您的位置 首页 婚恋生活

大叔娇宠傲娇妻全文免费阅读 大叔娇宠傲娇妻全文在线阅读

镇国战神

大叔娇宠傲娇妻

小说分类:总裁豪门

小说连载:连载中

上架时间:2020-07-20 10:46

小说章节:共 1689 章

最新章节:第1689章 大叔,你抱够了吗? (2020-07-24 10:06:36)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好看的小说推荐排行榜(http://www.sossw.com)

小说字数:2,580,090

小说简介:“大叔我把林家大小姐鼻子揍歪了!”“让她歪着!”   “大叔我把秦家大小姐的脸刮花了!”“苏暖暖!你不惹麻烦会死吗!” “大叔!是她们先欺负我的,我不过是反击罢了!你看我脸,都被打肿了!”   “秦大小姐明天会被送进精神病院!”居然连他的人都敢动!   “大叔,那个明星好帅啊,好喜欢!”“苏暖暖!你想红杏出墙?”    小丫头笑得一脸欢乐道:“只要大叔一直乖乖宠我,我就永远喜欢大叔一个人!” “乖,什么都给你。”被小丫头吃得死死的总裁大人,直接给人宠上了天。

精彩章节试读

第1章 我会对你负责

男人炙热的大掌桎梏住苏暖暖的腰。

看到他猩红双眸里浓浓的欲-望,苏暖暖气急着挣扎:“你想做什么!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快放开!”

男人此时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他现在就只有一个执念,那就是——要她!狠狠的要她!

“不要!”

一阵撕裂的痛处袭来,苏暖暖瞬间痛得脸色扭曲,整个小身板缩成一团。

男人一顿,低头吻去她的泪水:“乖女孩……我会对你负责。”混杂着药劲的嗓音低沉沙哑。

苏暖暖却什么都听不清。

整整一晚上,她就如海上的浮萍,痛着晕过去,又痛着醒过来。

反反复复……

第二天。

苏暖暖浑身酸痛着醒来的时候,房间里空空如也,哪还有那个男人的身影!

她气憋得胸口发闷。

禽兽!上完就跑!

转头,她看到床头柜上留着张纸条。

上面遒劲有力的字体写着:我会对你负责。

落款是厉衍琛,和一串电话号码。

这时候,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来电显示正好是那个狗男人留下的号码!

呵,她还没找他,他倒先找上来了。

怒火中烧的苏暖暖按下通话键,开口就是一通骂:“厉衍琛是吗!我去你大爷的,人面兽心,禽兽不如的东西!我好心救你,你却这么对我!你干的这叫人事吗!就算你当时神志不清,你也是强X!我要告你,告你!”

电话那头的人显然没料到这个场景,沉默了半响,清冷的男音传来:“我会负责。”

“你负责?你怎么负责?你能把我失去的东西还回来吗?能吗!”

苏暖暖越骂越气,最后先把自己给气哭了。

昨晚她半路遇见被人追击的他,于心不忍,所以才将狼狈不堪的他救回了家。

却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她越想越委屈,越想越伤心,终于忍不住,捂着脸闷声哭出了声:“呜呜呜,你这个混蛋……”

“我可以娶你。”

“我又不认识你,谁稀罕你娶我?我去你大爷的,滚蛋吧,禽兽!”

苏暖暖挂断电话,气得将手机重重的摔在地上。

妈妈在医院生死未卜,连手术费都还没筹到;而她又发生这样的事情,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

可是她不能,她要是死了,妈妈就没人照顾,彻底没救了!

苏暖暖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强迫自己镇定,妈妈还等着她送饭呢!她一定要坚强!

中午十二点。

苏暖暖拎着午餐来到仁爱医院,刚走到妈妈的病房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尖利的嘶吼声:“苏玉梅,你这个贱人!要死就赶紧死,别在这浪费空气!我告诉你,你的医药费,我们顾家一分钱都不会出的!”

“警告你别再打电话给顾明远了!他是我老公,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更不会认那个小贱种!别指望你死了以后,我们会收留那个小贱人!”

苏暖暖刚准备冲进去,就听见妈妈哭泣的哀求声:“顾夫人,求求你了……暖暖是顾家的孩子啊,我死之后,她不回顾家,能去哪里……”

“这么放不下她,那就让她跟你一起去死啊!反正贱人的女儿也是贱人,活着也是祸害人,破坏别人家庭的!”

“我没有……我没有想要破坏你的家庭,当年的事情有误会,是顾明远他……”

“啪”,清脆的巴掌声响起。

“贱人!你还敢跟我提当年的事!我打死你这个贱人!”

“住手!”

苏暖暖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推开门冲了进去。

第2章 权势通天

苏暖暖抬手,对着那张嚣张跋扈的脸,挥舞了过去。

“啪啪”两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顾夫人整个人都被打懵了。

在看清楚是谁打她的之后,整个人瞬间炸毛了:“苏暖暖!你这个小贱人居然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谁跟本姑娘有关系吗?你赶紧给我滚,不要在这污染空气!这是我花钱给我妈妈安排的病房,不欢迎你这种垃圾进来!”

顾夫人气得浑身发颤,指了指苏暖暖,又指指病床上的人:“很好!苏玉梅,这就是你生的好女儿!还想来我们顾家生活?做你们的春秋大梦去吧!”

“当我稀罕你们顾家呢?求我去我都不去!赶紧滚吧!多看你一眼本姑娘都觉得恶心!”

苏暖暖说话间,已经粗鲁地把顾夫推到了病房外。

“苏暖暖!你这个贱种!你等着,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顾夫人冷嗤一声,拿出手机拨出一个电话,直接开了免提:“喂?院长是吗?你们怎么什么人都敢往里收?!”

“顾夫人,是谁惹您了吗?”电话那头院长谄媚恭敬的声音溢出来。

她斜了眼苏暖暖母女俩,趾高气昂地道:“501病房里这个女人,就是只野鸡,专门爬别人老公的床!生的女儿也是个小野种,脾气大得很,居然敢动手打我!你们医院还管不管了?!”

院长连忙保证:“您放心,我这就派人过去处理!”

虚弱的苏玉梅听到这里,顿时气急攻心,直接晕了过去。

“妈妈,妈妈!”

苏暖暖吓得急忙喊医生护士,谁知等来的却是一群训练有素的保镖。

顾夫人抱着双臂冷笑道:“知道什么叫权势通天吗?这就是你惹我的下场,你就等着给你死鬼妈买棺材吧!”而后颐指气使地指挥前来的保安,“你们,把她们给丢出去!”

权势通天?

权势通天就能随便污蔑人了吗?权势通天就能不把普通人的命当命了吗?权势通天就能为所欲为了吗?

看着来势汹汹的保镖,苏暖暖气得双目通红,护住母亲:“不准碰我妈妈!”

然而,下一秒,眼前发生的一幕却让苏暖暖惊住了。

只见几个黑衣保镖直接抓起顾夫人,像扔垃圾一样,把她扔出了病房。

顾夫人这辈子还没被人这么对待过,气得脸色涨红,冲着他们嘶吼:“你们干什么?你们搞错人了,赶的是病房里的人,不是我!”

为首的保镖面无表情:“赶的就是你!”

“我可是堂堂顾夫人,你们居然敢这么对我,我要你们……”

“扔出医院!”

顾夫人话没说完,就被黑衣保镖冷酷粗暴地抓住直接拖走了!

苏暖暖红着眼愣在原地,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什么时候,紧接着又涌进来了一大批的医生,亲自过来将苏暖暖和她妈妈邀请去了VIP病房。

里面装修奢华,卫生间小厨房一应俱全,如果不是淡淡的消毒水味,和酒店套房无二。

什么情况?

天上掉馅饼了??

幸福来得太突然,苏暖暖被砸晕了。

“对这里可还满意?”这时候,一道磁性的男声从身后传来。

苏暖暖刷的转头,就见到一个熟悉的人影出现在自己身后。

“大叔,怎么是你?!”

苏暖暖的声音里满是惊喜。

第3章 又老又丑的老流氓

厉衍琛的贴身秘书李铭听到苏暖暖的称呼,无语地解释:“什么大叔,你眼前的可是帝国集团的总裁!”

厉衍琛一个目光斜视过去,李铭瞬间讪讪地住了嘴。

但是听到这话的苏暖暖不由得狠狠一震。

帝国集团总裁?!

她昨晚随手救下的男人,竟然是整个京城金字塔最顶尖的男人?!

苏暖暖僵硬地看了眼豪华的病房:“这些……都是你让人做的?”

“不然?”厉衍琛迈着大长腿,走到她跟前,见到她红红的眼眶,剑眉微蹙,“哭了?”

温热的指腹掠过她的眼睑,苏暖暖不由得瑟缩一下,讶异他的温柔。

猛然想起什么,拉着他的手问:“大叔,你既然是帝国集团的总裁,能不能让他们救救我妈妈?”

“苏小姐放心,我们已经联系了全国所有医院,找寻和你妈妈匹配的肾源,相信很快就会有好消息的!到时候我亲自为您母亲操刀,做换肾手术!”这时候,一旁穿着白大褂的中年男人开口。

“谢谢!”苏暖暖感激不已,朝着大夫鞠了一躬,突然想起什么,有些怯怯地问道,“那院长还会不会赶我们走?”

听到她担忧的问话,厉衍琛忍不住笑出声,捏了捏握住自己的柔嫩小手,语带宠溺:“放心,不会有人赶你们走的。”

苏暖暖闻言,心里的大石头瞬间落地,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

怪不得那么多人拼命往上爬,想成为人上人。

因为普通人太容易被欺凌了,有时候连想活下去都是一种奢侈,就好比她的妈妈。

忆起顾夫人辱骂妈妈的模样,苏暖暖吸了吸鼻子道:“谢谢大叔帮我出气。还有……”

挣扎了几秒,苏暖暖仰头鼓起勇气问:“你早上说对我负责的话,还算数吗?”

厉衍琛微微挑眉:“早上不是不稀罕吗?”

“我改变主意了!我突然觉得帝国集团总裁夫人这个位置还是挺适合我的。”

以后顾夫人再敢骂她小三的女儿也是小三,她就用帝国集团总裁夫人的名头狠狠打她的脸!

还有她的妈妈,她一定会帮她洗清当年的冤屈的!

厉衍琛闻言,原本还有些温存的嗓音,立刻变得冷漠:“厉夫人的位置可以给你,那是我欠你的。但,其余的你就别想了。”

早上那一通电话,让他觉得,这小丫头不会是那种爱攀附权势的人,虽然骂人骂得很难听,但她的洒脱拒绝、她的干净纯粹,和那些拜金女不一样。

只是没想到,在知道他的身份后,她还是未能免俗……

厉衍琛的眉宇间涌起一抹失望。

苏暖暖却是一脸的无所谓,她要的只是总裁夫人这个名头,其他的她不在意。

只不过……

“对了,大叔,你会每个月给你老婆零花钱吗?”

厉衍琛眯了眯眼:“你很缺钱?”

“缺,超级缺!妈妈换肾要一大笔钱,术后还要各种护理,需要很多很多钱……”

原来是因为这个。

厉衍琛脸色稍许好看了些:“除此之外呢?”

“除此之外我就要个总裁夫人的名头就够了!其他不需要,我能养活我自己!”

厉衍琛仔细审视了她一眼,淡淡开口:“你最好说到做到。”

苏暖暖听到那怀疑的语气,当即不爽地腹诽:“你以为我愿意嫁给你这么一个又老又丑的老流氓啊?是你先夺了我的清白,说要对我负责的好不好?”

要不是现在要救妈妈别无他法,谁愿意搭理他。

此话一出,厉衍琛一张俊脸瞬间阴沉得能滴水。

又老又丑的老流氓?

感觉到气氛不对劲,心直口快的苏暖暖立马后悔了。

出气是出爽了,可要是对方生气了,之前说过的话不作数了咋办呐!

暗搓搓地瞄了眼厉衍琛的脸色,苏暖暖又怂包地说:“那个大叔,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哦……”

第4章 厉衍琛,你完了!

见到她小心翼翼的表情,厉衍琛不知道该气好还是该笑好。

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罢了,他和她置什么气!

下午五点。

苏暖暖将中午买来的粥在厨房里热好后,出来就看到妈妈已经醒了,正一脸茫然地环顾四周。

“妈,你醒了!”苏暖暖立马上前把她扶起,靠坐在床头。

“暖暖……这是哪儿?”

“妈,我们还在医院里呢!只是换了个病房,这病房环境好,适合你养病。”

苏玉梅一听,立马慌了:“暖暖!咱们花这冤枉钱做什么?妈妈又活不了多久了,简直浪费钱,赶紧换回去!”

“妈,你不要瞎说。肾源很快就能找到了,你马上就会痊愈的,你就安心在这养病康复就好!”苏暖暖安抚。

就算找得到合适的肾源,也没钱做手术啊!

苏玉梅心里很是难受,想到之前女儿被顾夫人羞辱的画面,眼眶又红了。

“暖暖……都是妈妈不好,是妈妈连累你了。咱不治了,带妈妈回家吧!你不想回顾家,咱们就不回了……”

“妈,什么连累不连累的,你就安心住着就是了。这可是你未来女婿,专程给你安排的高档病房!还有肾源,做手术的那些费用,他都一力承担了!”

未来女婿?

苏玉梅一脸懵逼道:“暖暖……这到底怎么回事?你什么时候交男朋友了?”

“呃,就最近啊!”苏暖暖略心虚地回复。

换肾的钱和手术费,可都不是小数目,才刚交往没多久,那个男人就付出这么大的代价,苏玉梅不相信天下有这么好的事情。

“暖暖你还小,很多事都不懂,这天下可没有白吃的午餐……你肯定是被人给骗了,听妈妈话啊,咱们回家,不住院了,也不用别人出钱给我看病了。”

她都是将死之人,真心不想拖累女儿。就怕女儿倔强性子,心性又还不成熟的情况下,为了她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之前跑去夜场应聘安保队队长的职位,就已经够出格了。

但女儿说,那里工资高,而且上晚班有充分的时间照顾她,而且她身手不凡,准不会有事的,她才勉强答应的。

可这一眨眼间,居然又多出个男朋友,让她这个当妈妈的怎么能安心呐!

苏暖暖算是看明白了,她说啥她妈妈估计都不会信。

反正她和厉衍琛这事儿,也没打算瞒着妈妈,索性当着妈妈的面,拨通了厉衍琛的号码。

厉衍琛刚从公司出来,就接到她的电话了。

蹙眉按下接听键:“什么事?”

“大叔,你未来丈母娘觉得你是个骗子,我说什么她都不听,能麻烦你帮我跟她说清楚吗?不然她晚餐都不肯吃了。”

未来丈母娘?

这新奇的词让厉衍琛微微顿了一下,而后回复:“你把电话给她。”

“好哒,谢谢大叔哦。”

苏玉梅接过手机,略忐忑地开口:“你好……”

对面一道低沉的男音响起道:“阿姨怎么称呼?”

“我姓苏……”

“苏阿姨好,我是厉衍琛。你女儿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会对她负责并娶她的。您的病情我也会安排人负责处理,所以请您安心养病,不必再质疑您女儿的话。”

话落,苏玉梅脸色苍白地挂断了电话。

负责……

什么情况下,一个男人会允诺对一个女人负责?

当初阴错阳差间发生那件事后,苏明远也曾说过,会对她负责的话语。

想到这,苏玉梅只感觉眼前一黑,差点再次被气晕过去。

她痛哭着拍打苏暖暖:“我都说了我不治了不治了,你为什么要为了钱出卖自己!为什么这么不自爱!”

“妈,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说……”

苏玉梅一激动,再次倒在了床上。

“妈!你可别吓我!”

苏玉梅躺在床上,双眸空洞的流着眼泪道:“你走……我现在不想看到你。”

“妈……”

“走!”

苏暖暖知道,这种时候妈妈已经认定了什么,自己根本就没解释的余地了。

医生说妈妈不能情绪激动,自己先离开,让妈妈一个人静一静好了。

只是厉衍琛那个老流氓,到底和妈妈说了什么?竟然让妈妈以为自己为了钱出卖身体?害的妈妈这么生气,还把自己赶出去?!

厉衍琛,我告诉你,你完了!

第5章 救条狗都不救他!

跟护士姐姐打了声招呼,又让医院安排了两个保安保护妈妈后,苏暖暖就去上班了。

她在闹市区一家名为荷塘月色的酒吧里担任安保队队长,每天晚上6点上班,凌晨2点下班。

昨晚,她就是下班回家的路上,碰巧救的厉衍琛。

只是没想到好心救个人,还把自己搭进去了!

想想就来气!

到了酒吧,苏暖暖换上安保人员统一的黑色制服后,又在自己脸上涂抹了些东西,让整个人看上去丑化好几分后,这才满意地拿起对讲机,开始工作。

巡逻经过一间包厢时,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侧脸,苏暖暖不由得一顿。

厉衍琛!大晚上的不回家睡觉,竟然来夜店消遣!

嘿,正好她要找他报仇,这人就自动送上门来了。

她微微眯起了双眼,走到包厢门口对着守在门外的服务生道:“小五,看到里面坐在沙发中间的那个男人了吗?”

被唤作小五的美少年默默往包厢喵了一眼,点头道:“看见了,怎么……苏姐你看上他了?”

“我看上个屁啊!脑子里想什么呢!”

“那苏姐你想干嘛?”

“不干嘛,就是这人跟我有点恩怨,一会儿他出来上厕所,或者要离开的时候,你对讲机呼我一声就成。”

“有好处吗?”

苏暖暖直接一巴掌拍到他脑门子上道:“还想要好处?忘记上次你被那大秃头看上,想要占你便宜的时候,是谁救的你?”

小五苦笑道:“苏姐我错了,我一会儿呼你就是了。”

苏暖暖丢给他一个白眼,继续去巡逻看场子。

约莫晚上九点的时候,苏暖暖终于被小五给呼了。

“苏姐苏姐,那个人出包厢了,去外面公用卫生间了。”

苏暖暖双眸不由一亮,回了声:“知道了!”

等了一晚上,终于给等出来了。

苏暖暖收到消息后没急着行动,而是假装巡逻,在公用卫生间附近暗中观察了一会儿。

没多久,她就看到一个打扮妖娆的女人,踩着高跟鞋朝这边走来。

苏暖暖觉得也就是个普通客人来上厕所,便没有多心。

只是当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女人明明没有喝多,却进了男厕所的时候,苏暖暖就被震惊到了。

卧槽!

厉衍琛那个老流氓不是要跟这女人在厕所里头偷情吧!

苏暖暖当即感觉吃了一嘴的苍蝇,整个人恶心到不行。

“厉老板……你对人家温柔点嘛!”

呵,还厉老板呢!

这人果真就是厉衍琛没错了。

说好娶她的,那么他们现在怎么着也算是未婚夫妻关系了,结果他居然跑这里来偷情!

还有他把自己当什么?当成是夜场里可以随便朝男人分开双腿的女人吗?

耳朵听着男厕里头传出的女人娇喘声,想起昨晚那个老流氓神志不清的情况下对自己做出来的事,苏暖暖整个人都出离愤怒了……

狗男人!

你给我等着。

苏暖暖当机立断,回了自己的工作间拿出夜视镜,而后再次回到男厕外。

啪嗒啪嗒几声响,将整个公用卫生间里的灯全都关了,而后飞起一脚踹开了男厕的大门。

“啊!”一道刺耳的尖叫声响起。

“闭嘴!”

男人一吼完,就看到一道黑影闪入,直逼他而来。

卫生间里漆黑一片,除了黑影什么都看不见,可带着夜视镜的苏暖暖轻松辨别出男人的位置,朝着他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照着那张模糊不清的脸就挥舞了好几拳,打得男人捂着脸嗷嗷直叫。

原本,苏暖暖只是因为厉衍琛在她妈妈那里阴了她,害她被赶出来,想恶作剧整一整这厮的。

但却发现这厮居然跟人偷情,直接就开揍了。

简直越想越气。

觉得昨晚的自己就是全世界最傻的傻帽,居然舍身救了这么一个货色。

早知如此,昨晚就该一刀砍了他。

救条狗都不救他!

第6章 厉衍琛要结婚了?

苏暖暖的断子绝孙脚就在这种极度气愤的状态下,使了出去。

只听见男厕里头传出几声杀猪般的男性惨叫声后,一道黑影从男厕里闪了出去。

苏暖暖进了女厕对着对讲机道:“公共厕所这边有情况,来个人!”

说完,就开溜了……

一周后。

仁爱医院顶层的走廊里,厉衍琛满脸不耐地迈着步伐。

身边跟着他的贴身秘书李铭,知道他们的总裁大人被老爷子逼着来医院看望他小叔,现在心情很不好,因此一路沉默跟随,生怕触了眉头。

等到了全医院最奢华的一间病房外,厉衍琛没有急着进去,而是站在门口听着里头的动静。

里头,一个看起来比厉衍琛要年长几岁,身高长相都和厉衍琛有几分相似的男人,正暴怒的嘶吼着:“一群庸医!都一个星期了,居然还没给老子治好!要你们何用!”

“四爷,你这被伤得有些狠了……恢复需要过程。”

“是啊,咱们已经在尽力为您医治了,只要您好好配合吃药治疗,最多一个月,就能让您重振雄风!”

“一个月!意思我一个月都不能碰女人了?”男人的脸色,阴沉得吓人。

突然,厉擎看到门口处出现的人,整张脸都扭曲了起来,咬牙切齿地质问:“厉衍琛!是不是你在背地里阴的我?”

厉衍琛扬了扬眉道:“我若说不是,你信吗?”

“肯定就是你!臭小子,翅膀硬了,连你小叔我的都敢算计?”

厉衍琛踏步走了进来,神色漠然:“若我出手,何须如此麻烦,直接要你命不是更简单?”

厉擎沉默了。

的确,那种情况下,就算真有人要杀他,也是能轻易得手的。

若是厉衍琛出手,以他们的关系,的确要他命更符合他的行事作风。

但就算是这样,厉擎脸色依旧很难看:“你是来看我笑话的?”

“爷爷让我来的,小叔身体可还安康?”

“滚吧!老子好着呢!”

“好到一个月不能碰女人?”厉衍琛别有深意地瞄了眼他的裤裆。

“厉衍琛!!老子现在不想听你说话,滚出去!”

厉擎是厉家老爷子到中年时和外面女人生的孩子,是厉家最小的儿子,也是厉衍琛的亲小叔,只比他大两岁。

对于这位堪称纨绔子弟的私生子小叔,厉衍琛一向没什么好感。

但爷爷疼他,非逼着自己来探望,希望能缓和他们叔侄俩僵硬的关系。

可厉擎和厉衍琛都知道,他俩的梁子是打小就结下的,想和好,这辈子都不可能。

因此厉衍琛也懒得继续在这浪费时间,走个过场满足一下爷爷就够了。

说了句“祝小叔你早日康复,重振雄风”后,就转身离开了病房。

厉擎只觉得那句祝福的话语,简直就是在讽刺他,脸都气黑了。

“厉衍琛,你给老子等着!上次中招让你跑了,算你走运,老子就不信你每次都能有那么好的运气!”

厉衍琛闻言,步伐不由一顿。

回头,冷冷地看着他:“那件事是你做的?”

厉擎丝毫没有害怕,反而坦荡地承认:“不然呢?你都28了还是个童子鸡,我这个做小叔的,自然得关心下你的个人问题,看看你是跟我现在受伤后的情况一样,还是……真如传闻中那般,喜欢男人?”

厉衍琛冷笑一声:“无论是哪种情况,只要爷爷知道了,我这厉家掌权人的位置,就都做不下去了是吧?”

“没错!老子才是厉家最受宠的儿子!你父亲那个痨病鬼早死了!若不是因为你,那位置早就是我的了!”

“是吗?小叔是忘了,你头顶上还有二叔和三叔在呢!”

一个被接进门养大的私生子而已,野心倒是不小。

厉擎有恃无恐地道:“就那两个上了年纪的糟老头子,我还真没放在眼里。厉衍琛,你也别忘了,现在只有我母亲活着,更是厉家的当家主母!”

厉衍琛的奶奶,是厉老爷子的第一任原配妻子,生下厉衍琛的父亲和二叔两个儿子。

厉衍琛三叔的母亲,是厉老爷子的第二任妻子。

厉老爷子的前两任妻子都已经去世,只剩下厉擎的母亲,是厉老爷子身边唯一受宠的女人了,也是厉家如今的当家主母。

所以厉擎这么有底气和他争厉家掌权人位置,也不足为奇。

厉衍琛头也不回的道:“很快就不是了。”

厉擎皱眉道:“你什么意思?”

厉衍琛已经走出病房,懒得和他多说。

倒是李铭,忍不住用看傻子一般的眼神看了厉擎一眼,道:“厉家掌权人如果有了妻子,厉家的女主人就会易主。”

厉擎闻言,当即傻眼。

厉衍琛那个童子鸡……这是要结婚了?

第7章 我就是那个奸夫冤大头!

可没听说过厉家要跟哪家豪门闺秀联姻的消息啊!

难道之前和他一起联合给厉衍琛下药的秦家大小姐秦媛叛变了?

厉衍琛从厉擎病房离开,直直地朝着电梯方向走去。

突然,前方一个病房外响起吵闹声。

“让开!敢挡本夫人的道,你们知道本夫人是谁吗?”苏玉梅病房外,顾夫人趾高气昂的站在门口大喊。

上次差点没被苏暖暖那死丫头给气死。

这次,她一定要找回场子!

病房门口,两个面无表情的保安将她拦截在门外:“抱歉,苏小姐说过,除非她和她母亲同意,否则任何人不得入内打扰!”

“放肆!不就一个小三和小三的女儿吗?两个下贱胚子罢了!还苏小姐,她算哪门子的小姐!警告你们,我顾家和这家医院院长家可是世交关系!得罪了我,没你们好果子吃!”

其中一个保镖闻言,淡淡道:“抱歉顾夫人,院长已经被停职了,现在医院副院长说了算。”

顾夫人皱眉道:“怎么可能,不可能!你们可别框我,苏暖暖那个小贱人到底给了你们什么好处?放我进去,我给你们双倍!”

“抱歉,恕难从命!”两个保安态度都很坚决。

顾夫人简直气不打一处来,但也奈何不了。

唯有冲着病房里头嘶吼道:“苏玉梅你有种给我出来!你一个不要脸的小三,还敢将我一个正室拦在门外?谁给你的脸!”

苏玉梅在病房里脸色发白,但却并没有起身让保安将人放进来。

女儿已经将顾夫人得罪了个彻底,她已经放弃死后让女儿去顾家生活这条路了。

所以也没必要再去和顾夫人见面,求她收留了。

顾夫人不甘心的在门外大喊道:“小贱人不在,老贱人在里面装死呢!怎么不真的去死呢!活着就是为了祸害人的贱人!生的贱人女儿也是有本事的,居然还真给你换了这么好的病房,这是傍了个大款,也有学有样的给人当小三了吧?还真不愧是你苏玉梅的女儿啊!”

苏玉梅闻言,气得胸口都犯疼了。

怎么诋毁她,辱骂她都可以!但不能这么说她女儿!

门,突然从里头被愤怒的拉开。

下一刻,顾夫人对上一双布满红血丝充满愤恨的眼睛,当即笑了:“苏玉梅,你倒是龟缩在里头,别出来给本夫人开门啊!”

苏玉梅满脸愤怒道:“顾夫人!我家暖暖是好女孩子,我不许你这么诋毁她!”

“哦?好女孩子?好女孩子能在短时间内变钱出来给你换高档病房?还给你请两条狗在门口给你看门?哈哈哈哈……这是傍上哪个奸夫冤大头了吧!”

“你们母女俩,还真是好样的啊!简直将有其母必有其女这句话表演得淋滴尽至了!也不知道是哪个奸夫冤大头这么倒霉,摊上你们这对下贱货母女!”

“我这个。”

顾夫人骂的正欢脱,突然,一道冷沉的男音接话道。

此刻,李铭面上的表情简直是精彩纷呈。

没想到他们的总裁大人突然停下来看热闹也就罢了,竟然还直接承认自己是冤大头!

看来,自家总裁对苏小姐还真是不一般,李铭默默地做好了抱大腿的计划……

而顾夫人,听见这道突然插入的男音响起后,第一时间扭头朝着厉衍琛瞪了过去。

原本狠厉不善的眸光,在触到厉衍琛那矜贵的身影后,不由一愣:“你是谁?”

厉衍琛淡淡扫了她一眼,淡然回复:“我就是你口中的奸夫冤大头。”

第8章 我会照顾好她

话落,不止顾夫人傻眼了,连站在病房门口为自己女儿辩驳的苏玉梅,也跟着傻眼了。

一双眼睛在厉衍琛身上,上下打量起来。

眼前这个男人约莫二十几岁,有着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庞,深邃立体的五官就和上帝精心雕琢的艺术品。

穿着黑色西装配白衬衫,简单利落的着装,不难看出是高级定制版。

与生俱来的的贵族气质,让她知道这人一定非池中之物。

就在顾夫人和苏玉梅都愣怔的功夫,就听厉衍琛礼貌地开口:“苏阿姨您好,我是厉衍琛,之前和您通过电话。”

苏玉梅回神,慌忙将视线从他身上收回,略局促地道:“哦哦哦,我记得你……你怎么突然来了,你这是……”

苏玉梅紧张得都快语无伦次了。

厉衍琛淡笑道:“专程来医院探望您的,李铭,我让你买的花和营养品呢!”

李铭反应飞快道:“抱歉总裁,刚上来的时候我放在后备箱里忘记拿了,我这就下去拿。”

说着,就疾步朝着电梯处走去。

心里默默的祈祷着附近有卖鲜花和营养品的商店……

苏玉梅闻言悬起的心,就这么放下了。

虽说,是女儿救了他,但他主动说负责了……还主动帮她们母女俩解决了不少麻烦。

现在还专程过来看她,待她态度也很谦和恭敬,像是对待正经长辈一般了。

应该是没有嫌弃她家暖暖……也没有看低了她。

比起将暖暖托福给顾家,被顾夫人厌恶的照顾着,还不如托付给眼前这个要对暖暖报恩的男人。

小伙子面相看起来还是不错的,不像是个坏人。

这般想着,苏玉梅再次看厉衍琛的眼神就变成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了。

温柔地说:“阿琛不必客气……人来就好,不用带鲜花和礼物的。”

阿琛……

这种称呼,已经好久没人喊过了。

莫名的觉得有几分亲切。

厉衍琛淡笑道:“应该的。”

“好孩子,快进来坐……”说着,苏玉梅就后退了一步,将厉衍琛给迎了进去。

顾夫人皱眉道:“苏玉梅,你眼睛瞎了吗!我还在门口站着呢!”

厉衍琛闻言,一个冷眼扫射了过去。

顾夫人只感觉头皮一麻,就听这年轻男人突然开口道:“丢出去!”

“是,少爷!”

两个保安都认识厉衍琛这个厉家现在的掌权人。

医院本就是厉家的产业,主子的话必然是会听从的。

顾夫人是被两个保安给一左一右的拖拽着离开的。

她心有不甘的如同泼妇一般的大吼大叫道:“你们做什么!还不快放开我!我可是顾家的女主人!你们得罪我,就等同于得罪了整个顾家!”

两个保安满脸的不屑。

比起厉家,顾家算什么?

虽然也是豪门,但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好吗!

病房里,只剩下苏玉梅和厉衍琛二人,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

苏玉梅给厉衍琛倒了杯白开水后,就不知道开口说些什么了。

好在厉衍琛主动找话题道:“苏阿姨,您女儿呢?”

“暖暖这个时间,应该在家睡觉。”

亲妈重病住院不贴身照顾,在家睡大觉?名字叫暖暖,人却一点都不暖……

厉衍琛挑了挑眉,没接话。

苏玉梅却好似知道他的想法,立马主动解释:“暖暖上的夜班,平时都很辛苦,一般上午都会在家睡觉,中午给我送饭过来,在医院陪我……晚上才去上班。”

厉衍琛了然的扬了扬眉,京城的夜场上班的确来钱快,也是拜金女们的聚集地,因为那里有钱人多。

在苏暖暖得知他的真实身份后,就让他履行诺言的举动,厉衍琛已经把苏暖暖划到拜金女一行。

这下子,更加认定自己的判断。

只是心里没来由的失望,难得遇到让他有些好感的女人,终究还是和其他物质的女人没什么两样。

苏玉梅见他很认真的听自己说话,就忍不住多说了几句。

“暖暖年龄还小,性格比较倔强……阿琛你多担待,她从小就跟着我受苦,吃了很多苦头,我这身体,即便做了手术能继续活下去,也是个半残废了,帮不了她什么……”

他淡淡回应道:“苏阿姨放心,我答应娶她,就必然会照顾好她。”

这是他欠她的,但除此之外的,就别想了。

苏玉梅欣慰道:“阿琛你是个好孩子,有你这句话,阿姨也就放心了……”

“苏暖暖是顾家的私生女?”厉衍琛突然开口道。

闻言,苏玉梅脸色不由一白……

谁也不知道这一天,苏玉梅和厉衍琛在病房里聊了些什么。

门外的保安只知道,在厉少走后,病房里的那个女病人,一动不动的坐在病床上,沉默了很久很久。

因为发了工资,苏暖暖一整天心情都很好,也终于有由头哄她妈妈开心了。

当她拎着保温瓶到病房给妈妈送饭的时候,结果却人影都没看到。

当即心底不由一紧。

妈妈不是因为生她气,离家出走了吧?

好在卫生间里传出动静,苏暖暖才松了口气。

将手中保温瓶放到床头柜上,苏暖暖敲了敲卫生间的门:“妈,上厕所呢。”

“进来吧。”里头苏玉梅居然温柔地回应道

苏暖暖受宠若惊的推开卫生间的门,入眼的画面,让她不由一愣。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