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玄幻仙侠

医品护花高手免费阅读全文 医品护花高手免费

医品护花高手

医品护花高手免费阅读全文 医品护花高手免费

小说分类:[都市异能]

小说连载:连载中

上架时间:2020-05-19 13:48

小说章节:第 1185 章

最新章节: 第1185章 不得不佩服呀 (2020-08-17 09:14:37)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好看的小说推荐排行榜(http://www.sossw.com)

小说字数: 1,277,234

小农民偶得神医传承,命运改变,从此人生处处惊喜,处处好风景。

精彩章节试读

第1章 居然是她
朱雀城。

贵族足浴包厢之中,灯光昏暗而若隐若现。

门打开,一群花枝招展的女技师,着装单薄,面带笑容站成一排。

“朱老板,您是我们这里的老顾客了,这些女技师,都是我们足浴最好最漂亮的,保证让您满意。”

大堂经理,也推门而入,笑脸招呼着。

沙发上坐着一位四五十岁油头粉面的中年人,瞪大眼睛,看着这些女技师们的身材,嘴上露出贪婪的笑容。

此时他转过头,向身旁青涩的小男孩开口:

“长安,朱哥我对你好吧!你先挑选,选一个你满意的,今晚就可以真正当回男人。”

身旁的李长安,年纪十八九岁左右,穿着一身破旧的衣服,身材略显消瘦秀气。

灵动的眸子,看着面前这一些,面色通红。

朱老板是朱雀城青阳镇黑市街边收购货物的。

李长安、乡下未见过世面的小子,家有卧病在床的老母穷得叮当响。

为了医药钱,只能每天在桃花村后山爬来爬去,捉一些野生石蛙、蛇、大马蜂、蘑菇之类的,来到镇上集市卖给朱老板换钱。

这么多年了,两人关系很熟悉,为了让李长安把东西卖给自己,一直套近乎,这些年在这小子身上也赚了不少钱。

李长安怎么也没想到,今天赶集交易过后,朱老板说带自己去开开眼,见见世面好玩的,没想到来到这种地方。

“朱老板,多谢你的好意,我不是这种人,你留在这里玩,我先回去了。”

说着站起身,却被朱老板伸手按在沙发上,一脸笑呵呵的。

“哈哈哈!长安别不好意思,你的情况我了解,没女朋友,也没哪个女人敢和你交往的,连女人的手都没碰过吧!我心情好才带你来的,以后可没有这种好事。”

“不了,不了,我要回去……”

李长安还在坚持,这种事情要是传回村子里,回家不得被爸妈骂死,乡亲们也会戳脊梁骨说闲话的,可做不得。

“快点进去,磨磨蹭蹭的,都迟到了10分钟,还想不想要工资?”

就在这时,有一个女技师迟到,低着头走了进来,脸蛋长得俊俏,无论身材容貌,站在女人之中,非常显眼,傲视群花。

李长安一下子就看呆了,在昏暗的灯光之下,心跳加速,当看清那女人俊俏的容貌之后,瞳孔放大,停止呼吸,脑袋轰然炸响,整个人如同晴天霹雳一样呆在原地。

“嫂子!”

内心震惊,此时如同翻江倒海一般,用手擦了擦眼睛,认真打量,没看错。

那的确是隔壁,向问天大哥的妻子,童雅思嫂子。

“天呐!真的是童雅思嫂子,她不是和向大哥在外面打工多年,听村里面的人说,夫妻两人在外面赚了大钱,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一切像做梦一样,童雅思身材好,脸蛋也俊俏,当初嫁入村子,无数人都羡慕向大哥艳福好,好多人都羡慕嫉妒恨。

这么漂亮的女人,没想到出现在这里,而且看起来,比以前更漂亮吸引人,身上散发出无尽的韵味。

李长安彻底呆在沙发上,表情石化,眼睛瞪得大大的。

童思雅,站在一群女人后面,低下头,显然有些不自然。

微微抬起头,去观察面前的两位客人,当看到那农村小男孩之后,眸子也是瞪大眼睛,一脸不敢自信的看着,还用手擦了擦眼睛,又看了几眼。

随后也是露出吃惊的表情,整个人微微颤动了一下,随即目光躲闪,立刻低下头,脸色尴尬。

“这……这……天呐!这不是村子老家隔壁的小男孩,李长安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完了,完了,这该怎么办呀!

而且看样子,长安小弟弟,似乎认出了我,要是说出去,以后还怎么做人呀!……”

“朱老板,还有这位小兄弟,这位技师名叫童思雅,长得漂亮身材好吧!我告诉你俩,这女人可是我们洗足浴新来的,而且是我们这里顶级最漂亮的女技师,将来可能成为金牌红人,以后就不止这价钱了。

她家里面的老公生病,缺钱才来这里上班的,今天第一天上班,干净得很呢!”

经理神秘兮兮挑眉弄眼的介绍,一副你们两个懂的意思,也忍不住看了两眼。

心里想着,这女人简直就是极品,有时间自己肯定也会找机会好好享受一下,而且好几个高管也有这种想法,这女人的身材,还有脸蛋,像头母狐狸精一样。

“好了,我就不打扰两位兄弟的雅兴,祝两位今天晚上玩得满意。”

经理说完,退了出去把门给关上。

听经理介绍,名字叫童思雅,那么没错了,就是隔壁的嫂子,李长安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有些不敢自信。

朱老板目光之中就像有火在燃烧一样,肥胖的身材也微微前倾,张大嘴巴,盯着童雅思身材,这样的女人,自己是第一次看到,这身材,简直就是极品啊!

朱老板吞了一口唾沫,立刻开口:

“你叫童雅思是吧!走到面前来,今天晚上你跟我吧,小费不会少了你的。”

被点中,童雅思缓缓走出来,一直低着头,面色羞红,目光躲闪,却时不时偷看着身旁的李长安,这走出来感觉头皮都发麻。

娇羞的模样更美。

而且是家缺钱给老公治病,才来的,平时都碰不到。

第2章 我选她
童雅思,迈着猫步,有些害羞款款走到近前。

走近了,目光的余晖,刚好看到,若隐若现完美的身姿。

李长安顿时,脑袋胡思乱想。

这可是童雅思,十里八乡,最漂亮的女人之一。

自己家里面穷的连老鼠都不敢来,今年十八了,没有女人看得上自己,连女人的手都没碰过。

心里面想着,以后只要找得到老婆就好,哪怕丑一点都没关系。

像童雅思这样有气质身材好又漂亮的女人,想都不敢想象。

没想到今天居然近距离这种情况看着,而且看得真真切切,像做梦一样,短命两年都值得了。

“我在想什么呢!这可是我隔壁的嫂子。”

忽然想到隔壁的向大哥,小的时候经常一起玩耍,向大哥比自己大五六岁,而且关系很好,自己家穷容易受欺负,向大哥都帮着自己。

内心一股罪恶感,由而然而生,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

“朱老板,我就选这位大姐姐,就她了。”

李长安忽然开口,心里想着,可不能让童雅思嫂子,被这头肥猪给污染了。

既然被自己碰见了,那么自己先选,也算是帮向大哥,然后不干那种事情就行,明天天亮嫂子就可以回家,晚上也可以劝嫂子,别来这种肮脏的地方上班。

否则自己心里面都有些酸酸的。

童雅思,听见李长安的话,浑身一阵,转头美眸看着李长安,两人的目光对视着。

李长安也是立刻全身紧张,刚好看见,脸一下子变得更红了。

童雅思,自然看得出李长安紧张,未经过事的小男孩,现在心里害怕,俊俏的脸蛋上,婉然露出一抹笑容,对李长安飘了一个媚眼,显然意思是在说,你选我,别让这胖子把我选去了。

李长安这才松了一口气。

朱老板也是一愣,看了李长安一眼,又看了看面前这女人的身材,这样的女人,平时有钱也找不到的,一脸的不舍。

“长安老弟,你刚才不是要回家吗?你要是害怕被人说闲话,现在就可以回去了。”

李长安知道朱老板不想放手,显然也极为的动心,嘴角笑了笑,看向肥头大耳的朱老板。

“朱老板,看见这么漂亮的大姐姐,我突然不想回去了,我就选她。”

同时李长安,用手指着童雅思。

朱老板眉头皱了皱:“长安,客随主道,这可是我花的钱,而且我也看中了这女人,你选其她的吧!”

朱老板说着话,伸出手啪的一巴掌,打在了面前童雅思身上。

“哎呀!”

童雅思,发出一声轻哼声, 然后白了朱老板一眼,朱老板感觉自己魂都快飘出来了。

碰到这样的女人,一个晚上短命几年都划算。

“不行,朱老板,刚才你可是说让我先挑选的,你可是商人要守诚信。

而且我那些东西,你的同行,都抢着要。老哥让让我,毕竟我都没碰过女人,想让第一次有个美好的回忆,以后我在山上得的野货,都卖给你。”

朱老板毕竟是商人,思考了一下,长长叹了一口气,目光之中全是不舍。

“好吧!那就便宜你这臭小子,早知道不带你来了,记住你的话,以后东西都卖给我。”

朱老板想着,大不了明天自己不回去,再花钱点这个女人,一样可以享受。

“小弟弟,你长得真秀气,姐姐喜欢你,跟姐姐走吧!”

童雅思,忽然发出了那温柔久违熟悉的声音,脸上带着笑容,拉住李长安的手,李长安从沙发上站起来,然后并排而行,两人靠在一起,走在走廊而去。

李长安心砰砰乱跳个不停,这可是嫂子呀!感觉呼吸都困难,大脑之中很乱,一片空白,怎么走过走廊的都不知道。

童雅思,主动拉李长安走,显然有事要说,就算真正伺候,李长安长得秀气,虽然家里面穷,但也挺好看的。

自然不愿意去伺候那油腻中年胖朱老板,看着都有些恶心,也害怕朱老板变卦,所以提前拉李长安走。

朱老板,那是一脸不甘心,心情有些不好,不舍的看见两人消失在走廊尽头,然后转头看着面前的女人。

“你过来吧!其它女人都出去。”

于是他随便点了一个,现在满脑子心思,都是刚才看见那女人的模样呢!只有等明天。

李长安此时脑海神经,一片混乱空白,也不知道怎么走过来的,进了一间房间,房间里面的灯光花花绿绿的,依旧很暗。

童雅思,随手把房间门反锁,房间里面只剩孤男寡女两人。

刚才还想好措辞,现在只剩下两人,两人面对面的站着,目光对视着,一时之间极为的尴尬,房间里面安静了下来,心同样是很乱,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这么尴尬的事情碰见了,想死的心都有,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在老家,村里面的人都夸自己漂亮身材好又贤惠,很多男人只能羡慕自己,没想到现在自己穿着这么一身,在这隔壁小男孩的面前,真的是羞死人了。

李长安也看着,昏暗的灯光之下,这张俊俏的脸,长得很美,很好看,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观看。

两人这样对视着,安静的只有呼吸声,由于靠得太近,大脑有点缺氧窒息,心似乎跳得太快要停止跳动。

第3章 夫妻惨遇
两人就是这样尴尬的对视着,除了呼吸声,没有半点声音。

突然之间,童雅思居然靠拢过来拥抱。

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李长安背靠墙壁,忽然瞪大眼睛,紧接着站着一动不动像个木桩一样。

没有过女朋友,连女人手都没碰过一下的小男孩,哪里经受得住现在的情景?

可是脑海之中,又忽然浮现出向大哥的面容,罪恶感浮在心中,几乎是吓得当场清醒,然后伸出手把童雅思推开,一脸慌张后退了两步。

“雅思嫂子,你是我向大哥的妻子,我们两个不能这样的,不能这样的……”

李长安低下头,甚至不敢去看,目光躲闪、。

童雅思,也是一脸意外,随后脸色苦楚,美眸看着李长安。

“长安,几年不见,没想到你都长成大后生了,当初还是个脏兮兮的小男孩呢!

你以前可是没少悄悄偷看嫂子,别以为嫂子不知道,怎么?嫂子身材不好,还是不好看,或许你嫌弃嫂子?”

童雅思,说话的时候又靠了过来。

“没有,嫂子很美,身材也很好,我李长安这种穷人想都不敢想的,毕竟你是我向大哥的妻子,我也叫你嫂子。

我选你,是好奇,想问你为什么来这种地方上班。

你长得这么美这么好,村里面的男人都羡慕你啊!大家都说你和向大哥在外面打工赚了大钱发财了。”

李长安站在原地没动,不敢去看,但是忍不住,目光还是偷偷打量了一下对面身姿。

童雅思,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的工作服,长长叹了一口气,脸色苦楚,那美丽俊俏的脸蛋,看向李长安。

“长安,外面的人看我风光,其实并不是这么回事的。

当初我和你向大哥,在工厂上班,你向大哥也当上了主管,的确赚了很多钱。

人们都说红颜祸水,一点也没错,我倒是希望我变丑一点。”

童雅思,说着忽然哽咽了起来,显然发生了什么大事情,并没有说下去,李长安好奇追问。

“雅思嫂子,你和向大哥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以前你在村里面的性格,性格温柔端庄贤惠,我想不到万不得已,你不是那种女人,也不会来这种地方上班的!”

童雅思,长长叹了一口气,俊俏的脸蛋抬起,脸上露出柔和之情,她擦了一下泪水,打量着这害羞的小男孩,长得秀气,现在在害羞,淳朴。

忽然拉着李长安:“过来,坐,别那么拘谨,嫂子来上班,你花了钱,没什么的,你想听嫂子就说给你听。”

李长安整个人僵硬,童雅思拽了好几下,颤颤巍巍的,坐在旁边。

“呵呵,长安小弟弟,瞧你这副模样,脸都红成这样子了,很害羞吧!而且看你这模样,还没碰过女人对不对?

你看这房间,就我们两个人,做什么事情也没人知道,实在难受的话,要不要嫂子帮你按摩按摩。

回去你别乱说,更不能告诉你向大哥,就行了。

“雅思嫂子,不要说这些了,以前你身份那么高贵,我这么穷就是个穷小子,肮脏卑微,哪里配得上碰你。

我知道,你是怕我说出去,故意这样,好让我以后不敢说出去。

你放心吧!我李长安虽然穷,但说话算话守口如瓶。

我还是想听听,你和向大哥后面的事情。”

童雅思,看着这秀气的小男孩,单纯性格老实,看得出这家伙很害羞尴尬,忍不住噗嗤一声,发出了娇笑,真是个好男孩,只可惜家里面太穷了,被他那卧病在床的母亲给拖垮。

“咯咯咯……~长安小弟弟,长得这么清秀,又这么单纯,嫂子喜欢你。

你想听我就说给你听吧!后面工厂的老板,看中了我的姿色,经常对我开玩笑,在我身上动手动脚的。

有一天被你向大哥碰见,然后动手把那老板给打伤了,那老板一怒之下,手底下的员工,把你向大哥双腿都砍了,这事情都过了两年。

本来就是你向大哥动手伤人在前,最后无奈,虽然得了一笔赔偿的钱,但这两年买药医疗,几乎都花光了。

这两年我又是当妈又是当老婆的,照顾着你向大哥,如今一分钱都没有,你向大哥天天在家撕心裂肺的喊疼,我也心疼,想赚钱给他买药。

就在头几天,我有一个朋友在这里面上班,于是介绍我来,说这里面很赚钱,我才来的。

今天是我第一天上班,没想到就碰到了你,哎!看来以后这活是干不成了。”

“双腿都被砍了?”

李长安忽然惊叫出声,村里面可是没有一点消息的,以前半点都不知道。

“嗯!是的,毕竟不是什么光彩事,我都瞒着,没让家里面的人知道,否则家里面的人,会说我克夫,红颜祸水的。

乡下人多嘴杂,我也不想回去。”

第4章 要改嫁
这消息简直惊悚骇闻,十里八乡的人,都羡慕的夫妻,没想到现实情况如此凄惨。

童雅思,说着也低下了头:“长安,这两年我们夫妻两人,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而且那老板背地里使坏,在这朱雀城我连工作都找不到,真的没办法活下去了。

我也是脑袋一时糊涂,被朋友骗,稀里糊涂就来了。

刚才在大厅,我内心也后悔,还好碰见了你,今天过后就不来了。

我也做到了仁至义尽,实在不行,我只有抛弃你向大哥,改嫁给其他男人做妻子。”

两年时间,又是当妈又是当妻子,其实早已经烦透了,加上自身条件好,有很多有钱人都想得到,很难坚持住本心。

其实要是换做其他女人,早就走了。

李长安也是长长叹了一口气,自己本身就很穷,母亲的病钱,都没着落,更帮不上什么忙。

“雅思嫂子,这样想就对了,这地方不能来,否则一辈子就毁了。”

童雅思,美眸又看向李长安,两个孤男寡女的,尽管这样也很容易让人胡思乱想,应该心里面依旧担心。

“长安小弟弟,你转过头来看着嫂子,这晚上寂寞无聊,你看着我。

我知道你家里穷,还欠了一身的债,没有女人看得上你,以后找得到老婆找不到老婆都是回事。

其实你的手,可以到我身上来,你看哪里好看就到哪里,都可以的。

嫂子愿意让你享受一下女人的滋味,你应该是第一次吧!我教你怎么做男人,会让你一辈子都难忘的。”

听到这话,心跳的刚慢一些,现在又突然之间加速,也忍不住偏过头,偷偷看了几眼。

“雅思嫂子,你说啥呢!你可是我的嫂子,向大哥也像我大哥一样,你不要再说这些了。”

童雅思忽然站了起来,就站在李长安面前,近在咫尺。

“长安小弟弟,你看清楚了,我的脸蛋长得这么俊俏,身材这么好,你不要的话,我迟早会改嫁,我这样的身材,以后你做梦都得不到,而且会便宜其他男人,成为其他男人的,错过了今晚,以后你就没了。”

这样站在面前,红绿色昏暗的灯光之下,若隐若现,几乎都能看到。

听到那话,做梦都想的女人,现在终于有机会,却又不敢,而且罪恶感满满。

“你要改嫁,嫁给别的男人?”

这么好的女人,以后又是别的男人的了,不知怎么的心里面居然有些酸酸的。

“嗯!生活过不下去了,我也穷怕了,这两年也已经仁至义尽,有钱的老板追求我大把的,我准备找个有钱人嫁了。

你就不动心吗?,快点,以后我嫁远了,你连见我面的机会都没有。”

这可是别人的妻子,而且听说要改嫁,这么漂亮,身材这么好,要是嫁给自己多好呀!恐怕做梦都要笑死。

可是要嫁给别的男人,心里有点失落,一下子站起来,那股冲动,莫名其妙的,抱一起。

幻想了四五年,终于得到了,此时内心的激动,没有人能体会到。

“咚咚咚!咚咚咚!……”

房门忽然被急促的敲响,两人红着脸,相互对望了一下,然后都看着房门。

“里面的人,赶快跑吧!警察查房了。”

还来不及多想,外面有人急切的说了一声,就听见那声音小跑离去。

李长安和童思雅,都吓了一跳,如果被抓到,家乡的人知道,那就完了。

很快,警报声响起,拉开窗帘,大街上全是警察。

“怎么办怎么办?长安怎么办?” 童雅思一脸着急,显然乱了神。

“走,我们两个人悄悄离开这里,不能被抓到,否则一辈子就毁了。”

童雅思,上身披着李长安的外套,两人开门窜了出去,大厅乱哄哄的,有好多男女衣服都没穿,哭喊在跑着,也有很多便衣,见人就按在地上。

“前面有人,长安你跟嫂子来,我知道后门在哪里,我们往后门逃。”

两人慌慌张张,跑到了后门,看见后门一楼下,有十几个人,双手抱头蹲在地上,显然后门也被堵了,前门有大量的制服叔叔涌入,迟早会被抓住。

“怎么办?后门也被堵住了,这下完了,早知道我就不来了。”

童雅思,吓得脸都白了,李长安也是大口大口喘着气,心里慌乱,长这么大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以后打死再也不来这种地方。

目光四处看了看,恐怕整座洗足浴,所有的门都被堵了吧!

“雅思嫂子,别慌,别出声,你跟我来。”

说着拉着童雅思,串进了主廊过道,这时也看见了远处大厅,朱老板那肥猪,也被抓了蹲在大厅双手抱头。

打开一间房门,然后将房门反锁关上,李长安立即拉开窗帘,这是二楼,离下面地面有两三米多高,而且下面是一条幽静的小巷,并没有人。

看清楚情况之后,转头急切的开口:“等一下我跳下去,然后在下面接你,你也跳下来。”

童雅思脸色一惊,往窗户下面看了一眼,这么高跳下去,不是断手就是断脚。

“长安,不要啊!这么高跳下去万一出事,还不如被抓到,大不了以后换个城市生活。”

话还没说完,只听扑通一声,李长安居然跳了下去,还安然无恙,站在地上抬头望着上面。

“我们的根在老家,能去哪里?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个事要是传回去,十里八乡瞬间都知道。

雅思婶子,你赶快跳下来吧!我接住你,快点趁现在没人。”

“可是,可是嫂子不敢,太高了。而且你那身材瘦瘦小小的,能接得住吗?”

“快一点,别磨磨唧唧的了,我天天在大山里跑,有的是一把子力气。”

虽然害怕,跳下去最多断脚,然后李长安带自己逃跑,总比被抓住的好。

“那你要接住我,我跳下来了。”

童雅思鼓起勇气,洁白的牙齿咬着性感的红唇,俊俏的容颜闭上美眸,深呼一口气,然后直接朝着下面跳了下去。

顿时感觉一股重力压来,抱在怀里,紧接着两个人在地上打了一个滚,卸掉身上的重力,这才站起来,两人相安无事, 也来不及多说,立刻窜出小巷,来到人多的街上,装作没事人一样,就像两个情侣,走在大街上。

然而两人的心,却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额头上都全是汗水。

第5章 回到出租屋
走在大街人群之中,仿佛劫后余生,都没有说话,只是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如果被抓住那后果不敢想象。

“长安,谢谢你救了嫂子,对了这么晚,我们要去哪里?”

心情终于平复下来,看着面前的小男孩,内心暖暖的,在那危机时刻也没抛弃自己,身材虽然看着秀气,当自己跳下去时,那有力的臂膀,仿佛钢铁,内心由然升起一种安全感。

时而偷看着那有些稚嫩秀气的脸,以前没认真看过,现在越看就越发现,这小男孩长得很好看,五官精美。

长得分外的秀气,特别是那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

“这臭小子,家里太穷,都没人正眼看他一眼,现在认真一看,长得还挺帅挺有魅力的,只是可惜了,家里太穷了。”

童雅思内心惋惜,想到刚才两人抱在一起,差一点,就和这小男孩发生关系,同时也夺走这家伙的第一次,可惜被破坏了。

平静下来,李长安显得有些尴尬,脸色羞红,目光总是躲闪,有些不敢去正视自己的嫂子童雅思,低着头回了一句:

“朱雀城,我第一次来,人生地不熟的,也不知道去哪。

而且天黑了,也没有回青阳镇的中巴车。雅思嫂子你先走吧!我随便在街边找个地方蹲一夜,明早就买车票回村。”

“那怎么行?怎么能让你睡大街呢!走,嫂子带你去个正规的宾馆开……”

话还没说完,忽然停顿,刚才的查房,还心有余悸呢!哪怕是正规的宾馆旅社,都有些害怕,最后想了想继续开口。

“算了,我带你回家吧!你去看看你向大哥,去我家休息一个晚上。”

李长安内心一惊,心里有些害怕开始犹豫起来,雅思嫂子身材很好,人又长得俊俏,就算大街上这些花枝招展的女人,也没有几个可以比得上。

最主要刚才两人抱在一起,亲也亲了,现在还能回味是什么滋味呢!差一点两人还……

而且现在要回她家,去见她的老公,也就是向大哥,万一向大哥看出端倪……

“这……这有些不太好吧!”

看见这小男孩害羞的模样,童雅思俊俏的脸蛋上,露出笑容,白了李长安一眼。

这可是街上,伸出手拉住李长安的手,李长安挣扎了一下没挣扎脱,心又扑通扑通狂跳起来。

“臭小子,你怕啥?还害羞?我们两啥都干了,就差那么最后一步而已。

你家穷,以后找得到找不到女人还是回事,改天找个机会,嫂子给你,让你尝尝女人的味道。”

李长安顿时感觉大脑有些发晕,说话都有些吞吞吐吐的:

“雅思嫂子,别说这些了,刚才都是一时糊涂冲动,现在想想特对不起向大哥。”

朱雀城,离青阳镇很远很远,而且又是晚上。

童雅思忽然抓住李长安的手让李长安手揽着自己。

“别说那废物,说我就来气,你这臭小子想些什么,别以为嫂子不知道。

嫂子自愿给你的,你只要胆子大一点,说不定嫂子就会爱上你。

这样的话,我就不会嫁给其他男人,说不定改嫁给你哟!

长安,你说实话,你喜欢嫂子吗?如果我真的改嫁给你,你要吗?”

心感觉要跳出嗓子眼了。

李长安家里面很穷,虽然人长得秀气也挺帅的,但是太穷了,家里还欠了一屁股债,别说像童雅思这么漂亮的女人,做梦都不敢想拥有过。

就算村子上,那些长得丑长得胖的,也都不看自己一眼。

如果得到童雅思这样的女人,恐怕做梦都会笑醒,刚才可是看过、体会过,这样的女人肯定会短命的,谁都愿意。

而且听她的话,似乎自己有机会追求,能娶到她。

但她可是向大哥的妻子,这是挖墙脚,如果自己不动手,她有可能嫁给别的男人,和自己没任何关系,甚至以后面都见不上。

内心激动,又有些复杂,罪恶感,最多的就是想得到。

“雅思嫂子,你长得这么美,我做梦都不敢想,我当然要。

而且我家太穷了,有可能以后打一辈子光棍都找不到女人,家里还欠了一身债,是我配不上你,别的女人看见我就躲,像躲瘟神一样,你不怕吗?”

两个人说着话,不约而同,目光对视在一起,也站在原地,都想从对方的目光之中看到些什么,童雅思忽然笑了,笑容如同花一样美。

“呵呵~臭小子,终于说实话了吧!嫂子对你有好感,总比嫁给其它陌生没有感情的男人好,如果我们两个缘分到了,真嫁给你,我就不会嫌弃你穷,没钱可以打拼赚,是不是?有上进心就好。

不过也是开玩笑的,我和你向大哥毕竟结婚多年,多年的感情,我也可怜他,不会轻易抛下他的,除非生活逼着我,让我活不下去,或者有一天我真的厌烦了,才会考虑离婚嫁给其他男人。”

两人就这样走着,在大街上如同一对情侣,有时候看李长安那羞涩的模样,觉得好玩,故意豆他举动大胆,这样走着。

慢慢的来到朱雀城西城外的贫民窟,这里全部都是破旧的楼房,很多工人都在这里租房,一个月三四百块一间。

“长安,到我家了,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等一下见到你向大哥,你别说出来,回家也不许乱说知道吗?”

同雅思,美眸看着李长安,终于松开了李长安的手,开口嘱咐。

点了点头:“嗯!我知道轻重的。”

走进破烂的院子,一楼一间房间里,还没进门,就听见里面有疼痛的声音在那里喘着,让人听了头皮发麻。

走近了,里面的人似乎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那种疼痛声,立刻停止,主动开门。

向问天,坐在轮椅之上,看到自己妻子回来,一脸的惊喜。

就像主人离家很久,突然回来,守家的土狗,会很欢喜,蹦蹦跳跳尾巴都要摇断似的。

“雅思,你不是说你上夜班吗?怎么回来了?”

向问天,满面笑容,眼神之中痴情,就算以前正常,自己的妻子也爱到骨子里,更何况现在自己废了,都靠自己妻子,心里对于她全部都是依靠,以及依赖,眼神中可以看得出,童雅思就是问天人生世界的全部。

就在这时候,突然表情僵硬,很敏感的看向自己妻子身后,居然还有一个男人的身影,晚上看着有些模糊。

“老婆,你怎么带男人回来了?这男人是……”

自己双腿残废,妻子如此之美,身材如此之好,很多人都打着歪主意,很多男人都想得到,甚至有很多老板有钱人。

向问天心中最害怕的,就是别的男人把自己的妻子抢走。这两年也看到了很多男人来骚扰,所以极为的敏感,如惊弓之鸟。

特别是时间长了,最近半年,妻子对自己有些不耐烦,和别的男人开始说说笑笑,心里尽管害怕,也知道,有一天妻子可能会离开自己。

童雅思,表情高冷,没有回话,婀娜的身材迈着猫步,自顾自走进了房间,与向问天的轮椅擦肩而过。

“向大哥!是我,李长安。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第6章 神医传人
“李长安!”

向问天坐在轮椅上,整个人也是一愣,随后推着轮椅,走近在路灯之下认真打量几眼,果然是李长安,几年不见,都长这么大了。

“李长安,没想到真的是你。”

向问天,激动的抓着李长安的手,说着话都在颤抖,似乎激动的泪水都出来了。

人一旦出了问题,心灵就特别的脆弱,特别的想家。

而且双腿没了,一直担心受怕各种因素,心里其实很想老家很想回去,但是又不敢回去,忽然看见李长安出现,内心感觉特别的亲切,特别的激动。

“向大哥,是我,小时候你身后的那个小鼻涕虫,李长安。”

李长安内心感慨,思绪万千,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以前向大哥是多么的风光,娶了这么美的妻子,村里面的男人哪一个不羡慕?

可是命运弄人啊!现在活得连条狗都不如,看着都可怜心痛。

“长安,你随便坐不要客气,嫂子去厨房炒几个菜,填填肚子。”

“嗯!雅思嫂子你忙。”

李长安和向问天,在外面院子里,激动的寒暄了许久,才走回房间。

房间很小,睡的地方,还有衣服衣柜,就连洗手间也在房间,旁边有一个一米多宽的厨房。

童雅思,回到家之后,又变成了一个贤妻良母,换了一套衣服,没有了那妩媚之色,而是散发出贤妻良母的气息,这模样看起来更舒服吸引人,在厨房忙碌着。

房间里有两张床,上面都放有被子,可以看得出,夫妻两人是分开睡,生活关系很糟糕。

“长安,来了就好。”

向问天,一脸痴情,看着自己妻子的身材,在那里忙碌着。

快一年多了,妻子对自己的脸色越来越冰冷,就没笑过,今天李长安来,终于看见了那久违美丽的笑容。

这么好的身材,这么漂亮,还有如此勤快,简直就是完美妻子,可能过不了多少时间,就是别人的,可能在别的男人怀里,才会像以前一样露出笑容。

房间里安静下来,显得有些尴尬,李长安看见向问天,内心有一种罪恶感,因为脑海之中总会浮现出,刚才在洗足浴,和雅思嫂子发生的那一幕,以及对自己说的话。

“向大哥,刚才在院子外面,就听见你疼痛的叫声。你们的情况,嫂子也和我说了,没钱去医院打针或者吃止痛药。

你能给我看看吗?我试一试,看能不能帮你止疼。”

向问天,目光终于从自己美丽的妻子身上离开,转头看向李长安,忽然一脸惊喜:

“可以,对呀!我怎么把你给忘了。长安你快帮我看一看。”

向问天,一脸惊喜,把两只空空的裤脚解开,李长安蹲在地上看了一眼之后皱了皱眉头,随后从衣服口袋,拿出一个包裹,缓缓展开,布袋上面放有几把破旧的小刀,以及一排银白色细小的银针。

“向大哥,你别动。你的伤口没保护好,有些感染,加上有的经脉,没有彻底结疤,难怪你叫疼。”

李长安虽然干农活,但是手指白细白细的,比女人的手指还要好看,纤细而长,从布袋上拔出几根银针,手指很温柔也很灵敏,直接插到了伤口旁的筋脉上。

向问天的腿,全部都断了,骨头都没,只能一辈子躺在轮椅上,而自己只是能不能看帮他止疼痛。

刚开始还闭着眼睛,然后猛然睁开眼睛,那种疼痛,减少了很多很多。

童雅思,刚好端菜走出来,放到桌子上,惊讶的看到这一幕,明显李长安的医术有效果,否则这废物也不会露出这样舒服的表情。

“长安,没想到,你还会中医啊!”童雅思,脸上诧异。

“会,李长安为了给他母亲治病,很小的时候,就拜入我们村子山上的白家学习中医,听老一辈说,我们桃花村以前的白家,那可是神医后人,死人都能救活。”

李长安专注地插着银针,并没有说话,向问天在旁边向自己妻子解释。

童雅思,忽然想到李长安从二楼跳下去,半点事没有,还能接住自己,瘦瘦有些秀气的身材,力量却极大,忽然感觉李长安有些神秘,看不透,又有些好奇。

一双美眸上下打量的李长安。

“向大哥,你别乱动,过5分钟之后,我就会把银针拔掉。

其实就是止痛而已,没必要去医院花大价钱,如果你回村的话,我帮你找些草药,时而扎下银针,会好的。”

“真的?”

夫妻两人几乎是同时异口同声,瞪大眼睛看着李长安。

“嗯!我没必要骗你们。”李长安点了点头。

童雅思内心也有些激动,因为向问天,有时候疼得忍不住,就会哼出声来,大半夜就像二哈一样,喊得死去活来的,这两年,就没睡过安稳觉。

“呀!我真的感觉不那么疼了,长安,谢谢你。你这简直就是神医妙手,看来白家的传说是真的,你有这样的本事,早应该发大财了呀!”

向问天,等银针拔了过后,一脸激动。

李长安,忽然想到自己的师傅,以及绝美如仙子的师娘,脸上露出苦楚,显然不愿意提及自己的师傅。

“我就学了一点皮毛而已,家有家规,没有完全出师,怕败坏名声,我师傅他老人家,还不允许我给人行医看病。

可能要过两年吧!不过我也学会了很多东西,辨别草药,看地里长势。

这些年在山上,才找到了很多药草,以及松菇等一些东西,拿去卖钱给我母亲买药,否则我母亲也活不到现在。”

说到这事,大家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同为可怜之人。

“我们别说这些不开心的了,长安坐到桌子边,我们吃饭吧!”

“好,谢谢嫂子。”李长安点了点头坐在桌子边。

这时候的童雅思,却对李长安抛了一个媚眼,差点没把李长安吓死。

吃饭的时候,童雅思电话响起“喂,谁呀!”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老男人笑哈哈的声音:“雅思,我的声音你都听不出来了吗?正宏公司的老板,雍正宏,知道了吗?

这么晚了,你在干吗?我和你说的事,你考虑清楚了没有?你只要来我这里上班,听我的话,我给你买车子,还有我山庄那别墅,也可以送给你。

我老婆在国外,很多事情需要人打理,你考虑一下,你这娘们,老子馋你很久了,这下可是下了血本,就想得到你……”

电话声音,那头男人说话声音很大,向问天李长安,都听得清清楚楚,向问天没有说话,脸色却瞬间变白,手捏着拳头。

童雅思,尴尬的看了看两人一眼:“长安,你和你向大哥好好聊聊,有人打电话来,我在外面接个电话。”

说着婀娜的身子站起来,拿着电话走出了房间门,在外面院子接电话,而且说说笑笑的。

第7章 请求帮忙
刚才听那声音,对方明显就是有钱人,开口就是车子,别墅。

又想起雅思嫂子和自己说的那些话,内心忽然有些酸酸的,这样的女人,可能以后还真就是别的有钱人的。

向问天,没有任何的表情,但是手中的拳头捏的紧紧的,可能用力过大,指甲嵌进肉里,都没感觉疼痛。

现在忽然感觉,大腿的疼痛,算不了什么,比不上心疼。

这样的场景,见了太多太多,甚至还有好几次,男人冲进房间,当着自己的面,对自己妻子动手动脚。

自己奋力反抗,但毕竟是个废物,好几次,还被拖在地上打。

娶一个漂亮美丽的妻子,的确好,但也要有相匹配的实力保护,否则迟早就不将属于自己。

自己残废了,很多事情也不敢说,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向问天,目光又看向李长安,忽然想到了什么,嘴角笑了笑:

“长安,你可是我们村里十里八乡第一大男人,十一二岁在河边洗澡,就敢和大人叫嚣,傲视群雄,让那些大人都自愧不如,这么多年过去,你今年应该18了吧!

应该也长登了,刚才我悄悄看了一下,你那裤子一大坨,就像藏了一把手电筒一样,应该很吓人,和手腕差不多,我猜的对吧!”

李长安脸一红,同时心也一惊,这件事情十里八乡都知道,小的时候很多人见了自己就拿这件事情开玩笑,现在的确像一把手电筒,可是没有用武之地。

“向大哥这是说的啥话?难不成腿断了,心灵也受到伤害,而改变,口味变了,对男人的大不大有兴趣?”

目光看向向问天,顿时感觉头皮发麻,心中有些恶心。

“呵呵,向大哥,那尴尬的事情,你还拿出来开玩笑,大也没用呀!我这么穷,没哪个女人看得上我。”

向问天一直盯着李长安看,目光又看了看,童雅思在外面接电话,应该听不到两人在这里谈论,忽然之间一咬牙:

“长安,你虽然长得不错,但是太穷了还欠了一身债,也是出了名的穷,附近恐怕都没有女人看得上你,以后你也可能打一辈子光棍。

你看看你嫂子,长得美不美?身材好不好?合不合意?”

这话中有话,难道像问天会掐指会算?看出了什么端倪?李长安愣在原地,内心怦怦乱跳,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没想到问出这样的话?同时内心也充斥着一股罪恶感。

“说,老实回答。”

向问天脸色变严肃,就像小时的时候一样,自己做了坏事,他都会这么严肃打听情况,不管对与错最后还是帮自己。

“这……这……嫂子人长得美身材好,那是公认的。当初村里面人人都羡慕向大哥艳福好,娶了这么一个貌美如花的妻子……”

话还没说完,向问天,扑通一声从轮椅上掉了下来,然后趴在地上,没有腿跪不了,头在地上磕着头,发出扑通扑通的声音。

“长安,你觉得你嫂子满意就好,我现在有件事求你,还请你帮忙,看在小的时候我帮你护着你的份上,你一定要答应我帮帮我,大哥我求你了。”

李长安吓了一跳,放下碗筷,赶紧起身走过去,将正在磕头的向问天扶起,想抱在轮椅上,向问天却挣扎。

“向大哥,你这是干嘛!你给我下跪磕头干嘛!有什么事情起来再说。”

“不行,你是我的兄弟,就像亲弟弟一样,只有你能帮到我,我也只想你帮我。你知道我的性格的,一向不求人,现在都给你磕头了。”

李长安强行把向问天抱起来放在轮椅上。

“向大哥,你别这样,咱们两兄弟一场,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尽管说就是,能帮的我就帮,当然我的情况你也知道,除了钱之外。”

向问天坐在轮椅上,额头上还有磕在地上的红印,脸色痛苦挣扎,还挂着泪水,此时的心疼没人了解,如果人没有心那该多好,恐怕就不会知道疼了吧!

“长安,你可答应我了,我不要你的钱。我把你嫂子送给你,以后做你的女人,今天晚上你就可以和她睡觉,不管她同不同意,今天晚上你就在这房间里,把她给睡了,实在不行我帮你按着都行……”

李长安站在原地,这可是从向问天口中脱口而出,脑袋之中如同晴天霹雳,差点一个踉跄没摔倒,还好扶着饭桌,瞪大眼睛看着向问天,居然说出这样的话,心也是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向大哥,今天没喝酒呀!你知道你现在说的是什么话吗?雅思嫂子是谁?那可是你的妻子你的老婆,你居然说出这样的话?你是不是腿残疾,连心也残疾?”

虽然自己存在幻想,也看过岛国动作片,有些人心理变态,喜欢看自己的妻子被别的男人……

童雅思嫂子,长得这么漂亮又勤快又贤惠,没想到向大哥是这样的人,内心替她有些不值,有些气氛,语气也带着有些怒意。

向问天有些着急, 当初腿被别人砍掉,疼得昏死过去也没哭过,没掉一滴泪水。

现在眼中忍不住泪水哗啦哗啦流下,还小声的呜咽着。

“长安,算是我求你了。刚才那电话你也听到了吧!你嫂子长得美身材好,很多大老板都排着队在追求,迟早有一天会离我而去,我现在成了这样,你嫂子就是我的全部,我不能没有她,她离开我,就等于是要了我的命,我很爱她很爱她爱到骨子里的,从结婚那一刻到现在就没变过。

我双腿被砍了,那地方也受到影响,现在萎缩,就像手指头一样,而且有时候好不容易能抬起头,却不争气,你嫂子还没动,我就完事了。

她不光要照顾我,还要赚钱养我,不光人累,更累的是心,而且等于守活寡一样,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会崩溃,会离我而去。

你是我们村最大的,刚才我也看了,就像一把手电筒一样,你一定能让她快乐,让她露出笑容,不感觉到空虚,让她感觉到满足,而且其他男人也比不上你,会让她上瘾着魔迷恋你,贪婪你。

她可是我的妻子,我向你提出这样的要求,也应该知道向大哥,是真的没有退路,没有办法了。”

李长安瞪大眼睛,还有这种逻辑?这是怎么想出来的?难怪刚才嫂子,一直想和自己发生那种事情,原来是很久没得到满足,寂寞难耐的……

内心也怦怦乱跳个不停。

第8章 答应请求
看见李长安呆在那里,也没有同意,向问天脸色有些着急,继续开口,必须把逻辑事情说清楚了。

“长安,我是真的没办法了。只有这样,让你嫂子着魔一样贪恋你,就想和你在一起。

而且我们两家又是隔壁,到时候我们也搬回村,你们两个就能快活的在一起,我家就是你家,你随时可以来我家,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当我是空气就行。

这样你嫂子想和你在一起,就不会和我离婚,而离开我。

因为只有待在家,才方便和你在一起,在背地里就是你的女人,是你的老婆。

哪怕你天天和她在一起,晚上过夜在一起,都可以。

而我,我需要她照顾,看见她在我身边,看见那美丽的容颜,以及笑容,我就心满意足了。”

李长安站在原地,内心砰砰乱跳,脑袋胡思乱想很乱复杂,这样的条件,这样的女人,做梦都想的女人,是谁谁能拒绝得了?

可是看着这可怜的向大哥,却说不出口答应。

“向大哥,这样是不是自私了一点,再说了,嫂子的身材条件,很多大老板都在追求,你又怎么敢保证,她会喜欢我爱上我?”

如果真这样,那以后雅思嫂子,那就是自己的女人了,不用像以前一样躲在被窝里幻想,而是可以天天,光明正大的……

甚至去她老公家,当着向大哥的面,想想都感觉头皮发麻,又有些期待刺激……

“我是真的没办法,原谅我的自私吧!她一定会爱上你的,因为你雄厚的资本,其他男人是无法比较的,你向大哥我是过来人年纪比你大,知道女人需求什么,你那手电筒,就算那些老板有钱,也比不了的。

而且我刚才观察,你嫂子好像对你有好感,这事情一定能成。

你嫂子的性格我太了解了,温柔善良,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抛弃我的,我看得出她可怜我,换做其他女人早就走了。

只有你们两个这样在一起,她就绝对不会抛弃我,只不过让你受苦了,你救救大哥好吗?”

看了李长安还是没有开口答应。

“答应我,求你看在小的时候我对你的好,救我一条命。

否则,等你嫂子和别的男人走了,那么到时候,你帮我挖坑的时候,挖深一点。

肥水不流外人田,你嫂子的身材以及容貌,在朱雀城都是极品中的极品。

难道你不想,让她成为你的女人吗?

难道你就忍心,让这么漂亮身材这么好的女人,给别的男人糟蹋,变成别的男人的玩具?

而你自己,宁愿打一辈子光棍,天天在被窝里幻想一辈子?”

男人那点小心思,谁都知道,后面这几句话,直击要害。

“向……向大哥,行行行……我答应你,嫂子这么美,便宜别的男人的确可惜,而且我以后有可能打光棍,有嫂子,也可以了,只不过委屈你了。”

李长安长长叹了一口气,再推脱,可能以后嫂子就真是别的男人的了,而且向问天都这样说了,那么这事情肯定能成,而且先前,雅思嫂子也有意思给自己。

期待李常安答应,当李长安答应那一刻,内心又复杂,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内心也在滴血的疼,自己爱到骨子里面的妻子,以后要让这穷鬼享受,是别的男人……

“没事,我能活着,比什么都好?一点委屈算什么?肥水不流外人田,总比别的男人从我身边抢走的好,而且你也算救了我,最起码我以后还拥有。

那这事情就这么说定了,晚上等你嫂子睡着了,你就睡过去,把事情给办了。”

李长安头皮发麻:“向大哥,房间就这么小,当着你的面,我可是做不出这种事。

给我点时间做心理准备,没人的时候背着你的面,我会找机会,和嫂子把事情解决的。”

“不行,就今天晚上,我要亲眼看见,我才放心。而且万一你嫂子反抗,你又没碰过女人,你能解决得了吗?就算不反抗,你恐怕路都找不到。”

“啥?向大哥,别这样我害怕,也太小瞧我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小片子我也看过不少。”

向问天叹了一口气:“你还是年轻啊!有句话叫做,读万卷书,不如行千里路,以后你就知道了。……”

两人正在说的起劲,李长安内心激动,以后就有女人了,还这么漂亮,是村子里面男人人人都羡慕的雅思嫂子。

那婀娜的身影走进来,两个人的交谈戛然而止。

“长安,不好意思,刚才接了个电话,菜都凉了,我们赶快吃吧!”

李长安忍不住,鼓起胆子,当着向问天的面,目光在童雅思身上故意打量了一下,然后又看向向问天, 向问天真的当做什么都没看见。

“你们俩,在聊什么呢!远远都听见声音,好像很开心。”

“我们两个在说,我准备搬回村子,毕竟在城里,喝水都要钱更别说房租,生活开销也很大,你一个人赚钱很累。

回到村子就可以节约开销,而且李长安医术高明,我的腿也不痛了,晚上也不会打扰到你睡觉,以后李长安还可以给我治伤。”

童雅思现在如同贤妻良母一般。

几缕发丝掉在脸颊上,那副模样看起来很美,浑身上下散发出女人味,以及那贤妻良母的韵味,看着都让人羡慕。

美丽的秀眉一皱,看了向问天一眼:

“回村?回村是省钱,可是我也不会种地,在城里面我最起码可以找一份工作,不至于饿死,回到村里我们的生活该怎么办?你让我去买牛犁田吗?”

童雅思,看出向问天的小心思,想让自己回到农村,和外面那些男人断绝联系,然后就死守他一辈子,这怎么可能?

想问天尴尬的笑了笑:“刚才我和长安商量了,回去之后,你家不是做豆腐的吗?你说你也会做,那我们就买豆子做豆腐卖。

还有我家以前是烤酒的,我把秘方拿出来,教你烤酒。

我们在村里面卖豆腐卖酒就行,生活不出问题。

而且有重活的时候,李长安会帮你的。”

童雅思,还真会做豆腐,她母亲以前年轻的时候做豆腐,那可是出名的,小时候跟随在身边帮忙,那手艺也传承了下来,做豆腐卖肯定能养活,甚至能赚点小钱。

“长安啊!以后你要多帮帮你嫂子,多帮帮我,多帮忙干点活,大哥这腿残废了,那地方残废了,有兴趣的话,要是你嫂子寂寞无聊,你也可以帮帮忙……”

向问天这是开玩笑,笑哈哈的说道,却是在说给童雅思听的,暗中提醒,自己满足不了你,不会让你守一辈子活寡的。

童雅思,对自己老公的性格太了解了,没想到开这种玩笑,说出这样的话?柔美的表情也是一脸震惊。

然后又转头看向李长安,李长安故意假装听不懂,却眉来眼去的在暗示着什么。

童雅思,和李长安抱在一起过,也听说过李长安在村里面的名号,十里八乡第一大,那就是真实的一把手电筒,让人又爱又怕,在洗足浴的时候,鼓起勇气还想尝试一下呢!

想起李长安那手电筒,内心就砰砰乱跳,谁受得了?恐怕要受伤吧!心中害怕,最多的却是跃跃欲试,这么多年没得到过满足,要是和这样的男人在一起,那还不得快活死。

也知道向问天,现在是没办法,也知道自己要走,说出这样的话,等于是默许,以后自己勾引李长安,甚至和李长安乱搞。

同时内心也有些伤心,自己是他的妻子,居然说出这样的话。

更多的是可怜,一个男人说出这样的话,显然是被逼的没办法了。

房间里一时之间居然进入安静,许久之后童雅思开口打破安静。

“行,既然李长安能稳住你的病,那就搬回家吧!回乡下,在城里太累,我也想回去清静清静。”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