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婚恋生活

四年如狗般的上门女婿的生活,让他看清了,权势财富是何等重要,于是重回豪门继承家业

第1章 无尽侮辱

“萧尘,把碗给我洗了!”丈母娘李珍香重重地放下碗筷。

“稍等,妈,我先把卫生间纸篓里面的纸给处理掉……”卫生间捂着鼻子清理纸篓的萧尘应声道。

“你他妈的是听不懂人话?我叫你现在就给我把碗洗了!” 李珍香今天回家就黑着个脸。

萧尘浑身不由地一震,看着面前纸篓里面的红色物体,只觉着火气直冲大脑。

“萧尘,你没听到我妈的话?你是存心要惹她生气是不是?”

不等萧尘说话,客厅里面就传来了他老婆,林依依的声音,声音中充满着责怪和厌恶。

林依依很漂亮,大美人一个,一米七的身高修长之中不失丰满,此刻,正躺在沙发上面做着脸部按摩,一张雪白的娃娃脸,很是可爱。

“真是个垃圾,什么都干不了,今天我和你赵阿姨打牌去了,人家的女婿是上市公司的经理,年薪百万,再看看咋家的这个萧尘,我真是连提的勇气都没有!看到他我就生气,养他还不如养一条狗,狗起码还听话!”

见萧尘没有听话,李珍香一把将没喝完的粥打翻,汁水从桌子上流到地上。

“萧尘,你在卫生间到底干嘛?就不能先到厨房里面收拾一下吗?你想气死我妈?我怎么会和你这种人结婚!”林依依怒道,萧尘入赘她们家两年以来,只会在家当家庭主夫,连个工作都找不到,简直就是给她丢脸!她根本不敢和朋友说萧尘是她丈夫。

简直丢人!

卫生间里面,正整理纸篓的萧尘,浑身一怔!

这两年来,入赘之后,什么活都干,但却从来没有融入这个家,还要忍受无端的谩骂和侮辱!

萧尘的怒火再也压制不住!

一脚踢翻卫生间的纸篓,顿时鲜红的东西散落一地。

“都给老子闭嘴!”萧尘走出卫生间,怒吼道。

林依依和李珍香,见到平时像温顺猫一样的萧尘发脾气了,一时间也都愣住了!

萧尘攥着拳头,恶狠狠地看着二人!

没错,萧尘是林家的上门女婿,但他更是世界第一家族的少爷!

至于萧尘为什么有这样的身份,还要当林家的上门女婿,是因为两个字,爱情!

萧尘当年上高中的时候,和林依依是同班同学,而当时萧尘正处在家族历练时期,在这个时期萧尘是没有权利动用家族的财富和人脉的。

高中的萧尘生活捉襟见肘,时不时还要打个零工,经常三顿饭就是干啃馒头。

林依依见萧尘可怜,经常给萧尘买东西吃。

那时候,萧尘感觉林依依就像是心目中的女神一般,不仅漂亮,而且温柔会疼人。

五年后,家族历练结束,在外地上完大学的萧尘,打算到金陵娶林依依,而这时候,林依依的父亲意外病重,临死之前,放心不下女儿和家族财产,要招一个上门女婿。

萧尘也不想麻烦,就当了这个上门女婿。

结婚这两年来,萧尘一直精心照料着林依依,洗衣做饭,打扫屋子,甚至还动用家族的力量,帮林依依办成了很多事情,也挡住了很多的麻烦。

萧尘本以为他尽心尽力照顾林依依,林依依会感动,可没想到,换来的却是羞辱,谩骂!

顿时,萧尘明白,一切,都是徒劳!

即便萧尘依旧喜欢林依依,可心却凉透了。

“你算什么东西?一个上门女婿!谁给你这样的勇气和我们这么说话的?不想干活可以,和依依离婚,滚出我林家!”

在厨房里面的李珍香反应了过来,走了出来,指着萧尘怒骂道。

萧尘没有理会泼妇一样的李珍香,而是走到客厅里面,看着躺在沙发上面的林依依。

昨日依人,今日路人。

萧尘双眼通红:“林依依……我本以为,结婚两年来,我对你的付出,起码能换来你的一丝感动,却没想到换来的,是不如狗的话,你们看不起我,当我萧尘是废物?那好,离婚,我我滚出林家,这样你们满意吗?”

林依依淡淡看着萧尘,做脸部护理的手只是稍微停顿了一下,就又开始在那一张漂亮的脸蛋上继续运动: “萧尘,你想好了?你真的要跟我离婚?”

“嗯,你觉着我这样继续下去,能换来你对我看法的改变吗?”萧尘缓缓说道。

“那好,明天早上,咱就把手续办了!”林依依面无表情地说道。

“真是太好了,女儿,幸亏你俩还没有发生什么,就你这样的条件,明天妈就给你找个豪门公子哥,用不了多久,你就是豪门阔太太了!”李珍香欣喜地说道。

说完,李珍香又转头指着萧尘骂道:“姓萧的,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是什么东西,你就是一个上门女婿,就算是离婚,也是我们把你休了,想离婚,你把当初我老公给你的钱还回来啊?让你白吃白住两年,你还拿钱,这说不过去吧?”

“怎么?拿不出吗?你就是个垃圾废物,蛀虫!”李珍香见到萧尘没有说话,继续说道。

甚至还朝着萧尘脚下吐了一口。

萧尘冷笑,将朦胧额双眼擦干,扭头看向这个泼妇。

“这卡里有三十万,足够了!”萧尘掏出一张卡,扔在了李珍香的脸上。

萧尘真的受够了!

林依依怎么就有这么一个恶毒的妈!

“呵呵,这卡里有钱吗?你就是一个连工作都找不到的废物,还有钱?”李珍香嘲讽。

“要不是你是依依她妈……呵呵……”萧尘愤怒地看着李珍香。

“怎么?你要怎样?你能怎样?”李珍香笑道。

“算了……”萧尘叹了一口气,看向林依依。

“明天早上,民政局,我等你!”说罢,萧尘换掉脚下的拖鞋。

“还有,我不会回来了,我的东西,我也不会要了,你们都把它们扔掉吧!”

“切,你不说我也会扔,谁稀罕!”李珍香白了一眼萧尘。

临出门的时候,萧尘看向林依依:“林依依,说实话,我现在有点后悔和你认识……”

萧尘说完,关门离去。

第2章 你会后悔

金陵天香茶馆。

茶馆里面放着轻柔欢快的音乐,但萧尘却是感觉无比忧愁。

“白灵姐,再来两瓶酒!”萧尘冲着茶馆老板娘喊道。

白灵手中拿着两瓶酒,晃动着腰肢坐在萧尘的面前。

“我的少爷,我都在我这茶馆喝了五瓶酒了……现在酒也喝了,有什么愁该和姐姐说说了吧?”白灵拄着头,媚眼如丝看着萧尘。

白灵是萧尘的知心姐姐,他经常来天香茶馆喝茶,一来二去,来那个人就变成了知心大姐。

虽然白灵不怎么老。

“借酒消愁,愁更愁啊……”萧尘端起酒杯了,喝了一口,“她要和我离婚!”

白灵红唇微张,有点惊讶,但随后笑道:“她和你离婚,损失的是她!”

“为了她,我做了那么多,细心照料她的生活,可换来的,却是她的嫌弃!”萧尘摇头。

“现在的女人,不仅仅是你对她好,她就会喜欢你,你就该把一切都告诉她!”白灵又给萧尘倒了一杯酒。

“或许吧,但那样,我得到的,还是依依的爱情吗?”萧尘红着眼,看着面前的酒杯。

“碰到一个喜欢的人,不容易,我觉着你还是告诉她为好,你是金兴集团的总裁,这样,你们两个起码能在一起……”白灵劝道。

“不必了,我为了她,已经做了两年的努力了,两年来,我在生活上无微不至地关怀她,事业上,不断地在背后帮她,可换来的却是她的讨厌,我的感情,已经被她消耗殆尽了。”萧尘摇头道。

“现在分开,我和她,也算是两不相欠了……”

“既然已经想好了,那姐姐也就不多说什么了,无论你做什么,姐姐都支持你!”白灵举起酒杯。

“谢谢你,白灵姐!明天,我就和她办离婚手续!”萧尘举杯。

一杯酒下肚,白灵看着萧尘通红的双眼,不由地攥紧手中的酒杯。

……

第二天,早上,萧尘和林依依见面。

两人就好像是素不相识的人一样,办完了离婚手续,领到了离婚证。

至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

只是,在离开的时候,林依依看着萧尘远去的背影,突然叫住了萧尘。

林依依也不知道她为啥会这样做。

她只是忽然觉着萧尘离开的时候,有一种永远分别的感觉,就好像是她突然失去了什么东西一样,所以她才会情不自禁地叫住了萧尘。

“还有事?”萧尘回头道。

“……你没有车,要不我送送你?”林依依也不知道为啥会叫住萧尘,于是就编出来这样的一个理由。

“不必了!”萧尘摇头,然后转身就走。

“哼!”林依依冷哼了一声,她本来是好心,但没想到萧尘觉着这么不屑,那好,那你就走着吧。

“砰!”

就在林依依打算上车的时候,突然,一辆宝马停在了她车的前面。

一个风情万种的女人,从车上下来,径直朝着萧尘走去,挽住了萧尘的胳膊。

“林小姐,谢谢你把这么好的男人让给我,我喜欢萧尘很久了,现在我就是萧尘的女朋友,希望林小姐你以后别来纠缠他!”白灵挑衅地看着林依依。

林依依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一脸震惊!

这个女人,林依依认识。

白灵,金陵市美女形象大使,在金陵城中开了一家小茶馆,一个这样的美女开着一间小茶馆,但是却没有一丝负面消息在白灵的身上出现过,足以证明白灵的实力。

“你……你要当他女朋友?”林依依不可置信地问道。

她想不明白,这样的一个女人,怎么会看上萧尘?

白灵笑了笑,魅惑无比,然后踮起脚来,朝着萧尘的脸上吻了一下,吻完,还朝着林依依看了一眼,就好像宣誓主权一样。

“现在,你该相信了吧?林依依,和萧尘离婚,是你这辈子做的最错误的决定,你一定会后悔的!”白灵笑道。

林依依瞪大眼睛。

白灵挽着萧尘的胳膊,转身走了。

林依依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一阵失神。

萧尘就这样走了……至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也没有回头,和别的女人,就这样走了……

有那么一瞬间,林依依感觉自己才是被抛弃的人……

……

金陵市中心!

最高的建筑,金兴集团金兴大厦最顶层。

萧尘正透过巨大的落地玻璃,看着窗户外面的夜景。

灯光绚丽,人却惆怅。

想着这两年以来在金陵的生活,萧尘也是感慨万千。

一个身材笔挺的中年人,站在萧尘的后面。

他叫王少刚,是金兴集团的副总裁。

其实,在萧尘来之前,他是萧尘家族在金兴集团的总裁,只不过家族为了给萧尘历练的机会,这两年之间,才让王少刚退居二线。

当然,萧尘不喜欢张扬,对外依旧是宣称王少刚是金兴集团的总裁。

“少爷,金兴集团订购了林家的一批货物,已经到了验收打款的阶段了,除了定金五百万之外,还有剩下的一千万,您签个字,我让财务打过去……”王少刚恭敬地对萧尘说到。

萧尘看着眼前的订单,无比哀伤。

想当初,正是他帮着林依依促成了这一笔订单,只是现在订单到了尾声,他和林依依的婚姻却是走到了尽头。

“好!”萧尘拿起笔来,在纸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签完之后,萧尘久久没有放下笔。

“林依依,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了……”良久,萧尘叹了一口气,将手中的笔扔下。

“家族那边催了我好几次了,我也该到走的时候了……”萧尘对王少刚说道。

“少爷,您是要走了吗?”王少刚问道。

“是的,家族里面不止一次催过我,让我到京都掌管大局,可是,我就是想要多在金陵历练一下……”萧尘神色有点哀伤。

“少爷,金陵虽然有发展潜力,但始终格局还是太小了,京都才适合您!”王少刚缓缓说道。

只有王少刚,才明白当年萧尘执意来金陵的真正目的,他知道萧尘是为了一个心爱的女人,可是没想到现在那个女人居然要和萧尘离婚!

王少刚非常清楚这两年来,萧尘对那个女人付出了多少!

不仅仅是在家中好好照顾那个女人,更是在事业上帮了那个女人好几次!

甚至好几次,王少刚都看不下去林依依对萧尘的态度了。

要不是萧尘一直不让他插手这事情……

“你去准备吧……和家族那边联系一下,看看什么时候合适,让我上京都,最好尽快……”萧尘对王少刚说道。

“好的,少爷,我这就准备……”

王少刚关上办公室门,然后转身。

要是有金兴集团员工在的话,他们会发现,他们这个平时干练无比的总经理,居然眼角湿润了。

王少刚是看着萧尘长大的,萧尘受了这么大的苦,王少刚自然心疼。

“断绝和林家的合作,资金也不用给打了!”王少刚拿起电话,给公司财务部打了个电话。

“好的,王总,我这就办……”

第3章 公司危机

林依依公司,股东大会。

公司各部的负责人都在这儿了,但没有一个人脸上的表情是轻松的。

“林总,这次是金兴集团单方面取消合作,我们完全可以告他们,要求他们赔偿!”销售部经理道。

“不可能,咋们的货物远高于国家标准,但是完全没有达到金兴公司要求的标准,虽然当初金兴公司口头上是要求按照国家标准走就行,但合同上写着的是按金兴公司标准,这就意味着我们根本告不倒金兴公司!”公司律师道。

“那就是说这一次,我们的货物只能是囤积在那儿,卖不出去了?可我们还等着金兴公司打款,然后还债呢!我们制造这一批货物的时候,原材料可都是赊账!”公司会计说道。

众人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本以为蒸蒸日上的公司,却是只在金兴集团的一个决定,就进入到了生死攸关的地步。

“林总,我已经打听清楚了,这一次,金兴集团要和我们取消合作,是王少刚总经理亲自放话,我想着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您去找王少刚总经理亲自了解一下,毕竟当初这一单生意,是您和王少刚总经理签订的。”林依依的秘书张雪说道。

林依依听到这话,也是恍然大悟。

想起当初王少刚和她签订合同的样子,王少刚不仅仅和蔼,而且还给了林依依最大的宽容,甚至违反了行业规定,事先将百分之三十的定金打给了林依依。

林依依也是意识到这里面肯定是有什么误会,要不然,王少刚也不会亲自下命令取消合作。

“好,你们先别着急,安心工作,我这就去找王少刚!”林依依安抚众人。

然后,林依依驱车前往金兴集团。

到了金兴集团大楼下面的时候,林依依并没有着急进入,而是从包里面拿出化妆盒,仔细补了一下妆之后,才下车。

王少刚的办公室在顶层,林依依记得当初签合同的时候,王少刚曾经邀请她上去过。

林依依直到现在,依稀记得那种感觉,俯瞰着整个金陵,有一种在众人之上的感觉。

林依依朝着金兴集团里面走去。

“你好,小姐,请问你找谁?”前台拦住了林依依。

“哦,我找你们王少刚王经理!”

“有预约吗?”前台小姐职业性地微笑。

“不好意思,没有预约,不过我认识你们王总经理。”林依依笑道。

“呵呵,认识我们王总经理的人太多了,但我们王总经理认识你吗?”前台小姐不屑地瞥了林依依一眼:“没想到你穿着一身名牌,也是一个拜金女!”

像林依依这样的女人,前台小姐见多了,都说认识王总经理,估计是认得王总经理的钱和权吧,刚才还赶出去一个呢!

林依依一愣,怒气上涌,但还是保持微笑道:“我和你们王总经理是朋友……”

“朋友?朋友你没有预约?”前台冷冷道。

“我现在就和你们王总经理联系!”林依依怒道。

她也是被这个前台弄生气了,等会,我就打你的脸,让你看看我是不是王总经理的朋友。

一个电话打过去,王少刚居然没有接。

正当林依依打算再打一个电话的时候,听到了一个声音。

“不用打了!”

王少刚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

“王总……对不起,我真不知道她是你的朋友……”前台见到这个情形,赶紧说道。

“王经理……”林依依看到王少刚,就好像看到救星一样。

“我认识你吗?”王少刚看都没有看林依依一眼。

“王经理,我是林依依啊……”林依依一愣。

“抱歉,我不认识你,你听不懂吗?请你出去!”王少刚微微发怒。

“王经理……你……”林依依懵了!

“小姐,请你离开,要不然,我叫保安了!”前台小姐顿时明白了王少刚的意思。

“王经理,你为什么要取消和我们公司的合作……”林依依不甘心地问道。

“保安!”前台小姐喊道。

两个保安跑了过来,直接将林依依给架了出去。

“王经理……王经理……”林依依依旧哀求。

但是王少刚却不理会她,而且还像是看笑话一样看着她。

林依依,现在你和少爷离婚了,当初你给少爷的侮辱,现在我要你十倍百倍地还回来!

林依依看着金兴集团的大楼也是一阵恍惚,想当初,王少刚对她的态度,是不能再好了,可现在却是这样的态度,还将她给赶了出来。

林依依都不知道是怎么回到公司的。

公司众人看到林依依失魂落魄的样子,心中都是一颤!

“林总,谈得怎么样?事情有转机吗?”公司会计问道。

“王少刚说他不认识我……”林依依摇头道。

众人原本稍微有点期待的心,此刻是彻底凉了。

“怎么回事?难道我们在什么地方做错了吗?”技术总监说道。

“林总,你快点想办法啊,要是没有金兴集团这一笔钱的话,我们是没有办法去还那些原材料供应商钱的,一旦逾期,费用就是天文数字啊!我们公司,也就要面临破产了!”公司会计着急道。

一股冰冷的气息在众人之间环绕。

“对了,林总,当初我们竞标的时候,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可金鑫集团却非要选我们……”就在这个时候,林依依的秘书张雪道。

“那个时候,明明比我们有资质,有能力的公司那么多,但是金兴集团却是非要选择我们……甚至还是王总经理亲自出面和我们签合同,可是,我们和金兴集团就没有来往啊,”张雪道。

“对啊,林总,那时候王总经理专门找你签合同,我们还以为你认识王总经理,可现在看来……”销售经理道。

“林总,既然现在王经理不认你的话,那就说明当初一定是有人在帮你,林总,你快想想,当初是谁帮的你?”张雪好像想到什么一样。

颓废着的林依依立马坐起来身子,顿时意识到张雪说的,很可能是正确的。

林依依仔细地在脑海中回想着。

“应该是黄少……”林依依开口说道。

黄少名叫黄天成,是金陵大酒店老板黄忠实的儿子。

金陵大酒店,是金陵最大的一座五星级酒店,许多公司高层聚会,甚至谈合作,都会在这个地方,甚至一些公务人员,也喜欢到这里放松一下。

黄忠实也因此,结识了许多有头有脸的人物。

当初黄天成曾经纠缠过林依依一段时间,即便是知道林依依已经结婚,也锲而不舍,送东西,送花之类的。

后来林依依一直没有松口,也就不了了之了。

林依依觉着,当初一定是黄天成想要讨好自己,才让他爹帮忙,最后也就促成了他们公司和金兴集团的这一单生意。

第4章 天成插足

“那林总,你快去找他啊……”众人纷纷催促。

她们在公司里面都有股份,公司要是垮台的话,对谁都不好。

“好,我这就去找他!”林依依道。

虽然林依依很不想见黄天成,但是现在为了公司,别无选择。

“喂,是黄少吗?”林依依坐在车里,拨通了黄天成的电话。

“呦呵?林大美女?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黄天成也是有点意外。

他以前是想要将林依依追到手,只不过,林依依太难啃了,后来他就放弃了。

“也没啥大事,就是想请你吃个饭,地点你定……”林依依温柔道。

“好啊,吃饭好啊!”黄天成心里就快要乐开花了,心想,一定要好好把握,要把林依依拿到手。

“我现在还有点事情,时间定在今天晚上吧,具体是哪个地方一会儿我通知你!”

……

金兴集团的最顶层。

萧尘依旧在窗户边上看着,仿佛这一座城市,他永远看不够一样。

“少爷,去京都的时间已经定下了,三天之后,会有专机过来接……”王少刚在萧尘身后,恭恭敬敬地说道。

“三天?”萧尘一愣。

“对,京都那边,家族需要时间整顿一下,以确保少爷您过去就能直接接手……”王少刚说道。

萧尘扭头,看向外面,车来车往。

回来之后,一有时间,萧尘就会在这儿看着外面,看着这个城市,对这个城市,萧尘说不上留恋,也说不上讨厌,只是想要在这儿看一看。

只是这一看,就忍不住会想起来以前的点点滴滴,在这个城市的一幕幕过往,都会出现在他脑海中。

但这回忆之中,却总离不开一个女人的身影。

“想什么呢!”萧尘自嘲地朝着头上拍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

“来了金陵两年了,还没有真正见识过这一座古都的发展呢,金陵这几年发展真是快啊,比起我上高中那会变化大得我都认不出来了!既然有三天时间,也就当给我放一个假吧,正好,你陪着我当初逛一逛,”萧尘站起身来对王少刚道。

“好!”王少刚看着萧尘的样子,心里也是十分开心,萧尘开朗的样子,让他认为萧尘终于走出来了。

萧尘走在前面,王少刚走在后面。

一路上,金兴集团的员工都是好奇地看着两人,他们不明白,为什么王少刚对这一个不起眼的年轻人这么恭敬。

“王总经理……”

就在两人要出门的时候,突然引上来两个人。

为首的一个人身材发福,一看就是经常混饭局的那种,后面的一个人则是西装笔挺,只是看着有点不伦不类,就好像是第一次穿西装一样。

“黄老板?有事吗?”王少刚看着来人眉头一皱。

“是这样的,王总经理,今天是金陵大酒店开业十周年,你看您能不能赏个脸……”中年男人恭敬地对王少刚说道。

“不好意思,我今天有事情……”王少刚皱眉道。

“刚叔,你去吧,我自己走走也好。”萧尘道。

“是!那你有事情给我打电话…”王少刚点头道。

“恩!”萧尘恩了一声,然后就转身出去。

中年男人本以为请动王少刚,心中正开心呢,但看到王少刚回过头的那张脸,冷汗都要流下来了了。

王少刚面色不善地盯着他看着,好像是因为他坏了王少刚的好事一样。

难道是因为刚才的那个年轻人?

要这样的话,那年轻人的身份,也太恐怖了吧?

“王总经理,刚才那人是……”中年男人开口问道。

“不该问的别问!”王少刚冷声说道。

说完,就转身回去了,这意味着王少刚并没有答应中年男人的请求。

中年男人和他儿子在风中凌乱。

“天成,刚才那个年起人你记住了吗?”中年人问道。

没错,这两个人,一个是黄忠实,一个就是黄忠实的儿子,黄天成。

黄忠实的金陵酒楼虽然和各界都有关联,但是一直以来,都没有和金陵最大的集团,金兴集团攀上关系,这一次黄忠实就是想要和金兴集团攀一下关系,同时让儿子黄天成能开开眼。

“爹,你是说要我和这个年轻人结交吗?”黄天成问道。

“结交个屁,那种人是你能结交的?”黄忠实瞥了黄天成一眼。

他倒是十分清楚他儿子黄天成是个什么样的人。

“你每天除了找女人,和那些小混混混在一起,能有什么出息,我是告诉你以后小心点,千万别惹上刚才的那个年轻人,把你的眼睛放亮一点!”黄忠实道。

“爹,我懂……”黄天成想到刚才王少刚对那个年轻人低声下气的样子,不由地一震。

……

萧尘走在金陵这座城市当中,漫无目的地,就好像他的心一样,像漂浮在水上的叶子,四处飘荡。

……

入夜,金陵这个城市也迎来了它的夜生活。

玫瑰咖啡屋。

林依依和黄天成面对面坐着。

“黄少,当初我们能和金兴集团合作,还要多谢你啊,要不是黄少你让伯父关照我们公司,我们公司可能拿不到这样的大单……”林依依道。

“谢我?”黄天成一愣。

不过瞬间,黄天成就想了起来,当初他想要泡林依依的时候,是这么说过,会帮林依依……

但是,那都是哄林依依的,今天他爹上门,还被人家给赶出来了。

“不用谢我,都是小事……”黄天成笑道。

林依依看着黄天成爽朗的笑声,也是安心了不少。

“那个,黄少,我还有一件事求你……”林依依道。

“没事,你说……”

“事情是这样的……”林依依被黄天成那色眯眯的眼睛看得有点不自然,低头道。

“我们本来和金兴集团合作的好好的,但金兴集团突然毁约……解铃还须系铃人,所以我想请你帮忙在中间调解一下……”林依依道。

“没事,多大点事,我帮你!”黄天成道。

“谢谢你啊!黄少!”林依依道。

“没事,都是一些小事情!等我回家,我就让我爹帮忙!”黄天成脸不红心不跳地摆了摆手。

第5章 另有其人

“啪!”黄天成啪了一下手。

顿时,上来一队手中拿着乐器的人,一上来就演奏起来今天你要嫁给我。

还有一个小女孩,一路小跑过来,送上了一朵玫瑰花。

这些,都是黄天成安排的。

“哇,你看那边,有人在求婚!好浪漫啊!”

“是啊,要是我男友能这样做,我立马嫁给他!”

“那个女孩好幸福哦……”

……

玫瑰咖啡屋的其他客人都是一脸羡慕。

“依依,做我女朋友吧!”黄天成手中拿着玫瑰对林依依说道。

正当林依依犹豫着该不该接过来玫瑰花的时候,就看到萧尘从门口走了进来。

林依依看到萧尘,萧尘也自然看到了林依依,两人就这么对视在了一起。

萧尘在外面看着里面有人求婚,就想着进来见证一下这美好的场面,可没有想到主角是林依依。

林依依看到萧尘,想起昨天白灵和萧尘手挽手的样子,也是无比生气。

林依依接过黄天成手中的玫瑰花:“我愿意!”

黄天成也是有点意外林依依答应的这么快,但很快就拉起来林依依的手:“依依,放心,我以后会好好对你的!”

“萧尘,这是我男朋友黄少!家里面是做星际酒楼的!”林依依看向萧尘轻蔑地说道。

“萧尘,你看到了么?想要追我,比你还优秀的人,大有人在!”林依依道。

林依依是不喜欢黄天成的,但现在不仅答应了黄天成,还让黄天成拉她的手,林依依也不知道为啥会这样做,他只是想要气一下萧尘。

刚刚离婚,你萧尘能找到白灵这样的女友,那我林依依也能找到一个丝毫不差于你萧尘的男友。

萧尘看着面对面坐着的两人,当真了。

看着眼前的林依依,这个暗恋好多年,同时他又细心照顾两年的女人,萧尘感觉心痛无比,就好像什么美好的东西,失去了一样。

“依依,既然你找到了男友,那我祝你幸福!”萧尘道。

然后,转身要走。

“站住!”黄天成道,“依依,这就是你那个只会窝在家里面的废物老公?”

黄天成早就听说过林依依的老公是一个废物,整天就会窝在家里面,当初追不上林依依,就是因为林依依有老公。

这一次一定要好好羞辱他一番!

不过,黄天成并没有转过头来,只是侧着脸往后看了一眼,仿佛这个废物不入他的眼一样。

“对,就是他!”林依依说道,她有点想不通,白灵那样的女强人,为啥会黏上萧尘。

“以前有依依养你,现在离婚了,你应该还没有工作吧?我家酒楼倒是有一个到泔水的工作,我觉着挺适合你的!”黄天成笑道,然后转身站起来。

即便是一个侧脸,萧尘也认出来了,这个人,就是今天找王少刚去参观指导的那个中年人的儿子。

萧尘本来懒得理会这人,但架不住这人往自己身上撞啊!

但当黄天成转身看到林依依这个废物男友的时候,不由地愣住了!

是他!

“怎么?想给我倒泔水的工作?”萧尘玩味地看着黄天成。

“不……不敢……”黄天成都快要结巴了。

不都说林依依的老公是一个废物吗?怎么会是他!?一个让王少刚都无比尊敬的人,今天他爹黄忠实还让他小心着点,别惹上这个人……

“对不起,我不是她男友,对不起,不对起……”黄天成看着萧尘狠毒的目光,慌乱地说道,额头上的汗水不住地往下面落着。

林依依看着黄天成的样子,也是一愣。

“黄少?你?你怎么了?”林依依看着依旧发楞的黄少,开口问道。

“您把我当一个屁放了吧……”黄天成哀求道,就差跪下了。

“哼!”萧尘冷哼一声,懒得多看这种人一眼,转身离开。

黄天成看着林依依,他搞不懂,为什么林依依有这样的一个男人,还要和他离婚。

而瞬间,黄天成就好像明白了,金兴集团现在的困境,很可能就是这个男人的手笔。

想到刚才那个男人的样子,黄天成明白,林依依是那个男人的女人,即便是离婚了,也不是他能染指的,这种事情,还是离得越远越好……

“林小姐,对不起,我骗了你,我没有帮你,你说的事情,不是我帮你的,我走了,你也来找我,林小姐,你和他离婚,会后悔的……”黄天成哆嗦地说道,然后也赶紧离开。

不是他!?林依依一愣!

可要是这样的话,林依依根本就想不出来还有谁有这个能力帮她了!

但黄天成说的后悔,又是什么?白灵说她会后悔,现在黄天成也说她会后悔!

林依依想不通,和萧尘这样的废物离婚,能有什么后悔的?难不成萧尘还是什么隐藏的大人物?

失魂落魄的林依依付了账,回到家中。

“萧尘,我的拖鞋呢……”林依依本能地叫道。

但叫完之后,林依依才发觉,她和萧尘已经离婚了。

林依依笑了笑,然后蹲下身子,开始找起来拖鞋。

以前的时候,林依依每次回到家中,都会看到萧尘摆好的拖鞋,夏天穿的是凉拖鞋,冬天穿的是棉拖鞋,萧尘都会给她准备好。

刚刚进门的时候,林依依没有看到拖鞋,正想发脾气,却是突然想到萧尘已经不在家了。

“哎呦,我的闺女啊,你还惦记着那个废物呢,他都被咋们赶出去了,对了,闺女,我今天给你物色了好几个男的,都是事业有成的,赶明天,去见一见?”李珍香走出来说道。

“算了,妈,我没有兴趣……”林依依道。

公司的事情还让她焦头烂额,她哪里有心思想这些。

“依依,怎么了啊?”李珍香也是发现林依依的不对劲,开口问道。

“妈,金兴集团突然毁约,订的货他们不要了,也不打款了!”林依依道。

“什么?他们怎么这么不讲诚信,告他们!”李珍香怒道。

“没用的……”林依依很累,不想和李珍香解释。

“我去找他们!”李珍香道。

第6章 滨河小区

“妈,别去,我今天就去了,被赶出来了!”林依依赶紧拉住李珍香,不想让她出去丢人。

“对了,妈,我有个事情要问你……”林依依看着李珍香出门的样子,好像突然想起来了什么。

当初投标的时候,她本来是没想着去投标的,可后来却是李珍香要她去大胆投标,还说要是她不去的话,李珍香就要亲自去。

林依依当时只是把这当成是李珍香鼓励的话,后来也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投标了,没想到居然真的中了。

现在想起来,很可能是李珍香认识金兴集团的什么人。

“妈,你认识金兴集团的人吗?”林依依问道。

“我哪里认识金兴集团的人,我就是气不过,他们怎么能随随便便就毁约呢……”李珍香道。

“我要去闹他!”李珍香愤怒地说道。

“妈,金兴集团是我们金陵的第一大集团,要是选合作对象的话,比我们公司优秀的,多得是,可是,当初金兴公司为啥要选我们这一个小公司呢?我记得当初是你让我去投标的!?”林依依问道。

“当初是我让你去的,可是,我真不认识金兴集团的人啊……”李珍香说道,只是眼神有点躲闪。

“妈,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你还要瞒我吗?这一次要是金兴集团不打货款的话,我们公司就完蛋了,到时候,我们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都要拿去还债!”林依依道。

“什么?这么严重吗?要是这样的话,公司就要破产了?”李珍香就好像听到什么严重的事情一样,双眼瞪大,“可是,妈真的不认识什么金兴集团的人啊……”

“那你当初为啥要让我投标啊?”林依依着急地问道。

“因为……因为……当初是有人说让你去投标……可是……不可能会是他啊……”李珍香脸色惨白地说道。

李珍香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当初林依依和她说过,要是能中标金兴集团的话,那公司发展的前景,会变得很大。

只是当初林依依说这事情的时候,还没有投标,只能算是林依依的幻想而已。

可这话被当时正在干家务的萧尘给听到了。

后来萧尘对她说,让她劝林依依去投标,说在金兴集团有认识的人。

李珍香也就把这事情和林依依说了,只是李珍香根本就没有告诉林依依,萧尘帮忙的事情,更不用说提萧尘在金兴集团有认识的朋友了!

“妈,是谁?是谁你快点告诉我,这对我很重要!”林依依抓着李珍香的手问道。

“是……是萧尘……”李珍香低声道。

萧尘!怎么会是他?

一想到萧尘林依依脑海中就浮现出来萧尘带着围裙在家里面干活的样子,这样一个只会呆在家里,连工作都找不到的人,能认识金兴集团的人?

不过,林依依又想起来这几天的事情,天香茶馆的老板娘,还有黄天成,都说她和萧尘离婚,会后悔,难道萧尘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不成?

林依依摇了摇头,她突然觉着有点看不透萧尘了,但她还是觉着不可能是萧尘。

“妈,你别逗我了,怎么可能会是萧尘,你去吧,让我一个人静一静……”林依依推开李珍香,公司的事情让她这一整天都东奔西走,有点累了,明天再想想办法,实在不行,难道要去求爷爷?

“别管是不是,明天我就去找萧尘问清楚,他和你离婚了,也是咱家的一条狗!”李珍香道,然后转身出去了。

……

第二天一大早,正在被子里面躺着的萧尘,就被一阵电话声音惊醒。

萧尘很少睡懒觉,以前没有离婚的时候,即便是周末,萧尘都要早早地起来给林依依做早饭。

睡眼朦胧的萧尘看到手机上的备注是妈的时候,本能地接了起来。

“萧尘,你在哪,我要见你!”

听到电话中的声音,萧尘顿时清醒了。

是李珍香,备注还没有改过来,所以显示的是妈。

“滚!”萧尘怒道,然后挂了电话。

被一个电话打搅了心情,萧尘睡意全无。

刚刚放下手机,就又响了起来,屏幕上面显示的那个妈格外讽刺。

当初萧尘真心实意地对林依依母女,可换来的却是无边的侮辱,更让萧尘想不通的,是李珍香居然这么不要脸!

既然这样……

“萧尘,你竟敢挂我电话!?我告诉你,你永远是我们家的一条狗,你还敢挂我电话了!”

萧尘接起来电话,李珍香愤怒的声音传来。

“我在滨河小区!你过来吧!”萧尘说完,就挂了电话。

萧尘不知道李珍香找他要干什么,但这些都不重要,今天一定要灭一下李珍香的嚣张气焰!

“嘿,你小子,真以为不知道自个姓什么了?”挂断电话的李珍香呸了一口。

还敢挂电话,叫我滚?萧尘,你算什么东西!给我等着!

“去滨河小区!”李珍香打了一个车。

半个小时候,李珍香到了滨河小区,看到这个小区之后,李珍香菜意识到滨海小区是金陵市别墅区。

坐落在金陵开发区,寸土寸金,毗邻河畔,风景优美。

别墅建成之后,从来没有公开售卖过。

传言,这里面的别墅,都被金陵那些有头有脸的大人物给买走了,普通人更是连接触的机会都没有。

“难道,萧尘就住在这里!?”李珍香愣住了。

“阿姨,您找谁?”滨河小区的门卫笑着走了过来。

“我来这儿等一个人,不过他是不可能住在你们小区的……”李珍香摆了摆手说道。

“没事,阿姨,您进来等,顺便喝口水!”门卫很是热情地对李珍香说道。

“哎,好,那阿姨就进去了,不得不说,你们这高档小区物业的素质就高,能在你们这儿住着的,也一定是非富即贵,都是有文化,见过世面的人……”李珍香笑着说道。

只是,李珍香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一辆路虎开了过来,然后从车上下来一个熟悉的人。

第7章 就是萧尘

萧尘!

李珍香看到萧尘之后,不由地张大了嘴巴!

萧尘居然开这种豪车?

而且,好像还是从别墅区里面走出来的!?

“您好!”门卫见到萧尘,立马站直了身子。

“小伙子,你可看清楚了,这种人能是你们别墅的住户?”李珍香不屑地对门卫道。

萧尘是什么样的人,她再清楚不过了,这次萧尘肯定是想要在她面前装/逼,才租了一辆路虎,还买通了门卫。

不过,门卫没有理会李珍香。

“小伙子,做人啊,可不能为了几个钱,昧了良心!”李珍香阴阳怪气对身边的门卫说道。

门卫瞥了李珍香一眼:“是不是我们这儿的住户,我心里清楚!”

“对,你想的没错,都是租的,你可以叫保安赶我走!”萧尘走到李珍香的面前笑道。

“萧尘你给我滚出来,我有事情要问你!”李珍香对萧尘说道,上去就要拉萧尘。

“女士,请你放尊重一点,这里不是你闹事的地方!”门卫见到李珍香无礼,上前挡在李珍香面前。

“哎,怎么无礼了?对他这种人,我这样都算是给他面子了!”李珍香指着萧尘道。

“保安,来一下正门,这里有人闹事!”门卫朝着对讲机道。

没一会儿,就出来几个身穿正装的保安,直接按住了李珍香。

“你们这是干什么,你们这是侵犯我的权利……”李珍香大叫。

“不好意思,女士,请你离开!”保安直接将李珍香给架了出去。

“他给了你多少钱,你们这样替他办事?”愤怒地李珍香指着萧尘问道。

几个保安,包括刚才的那个门卫,都冷冷地看着李珍香,眼神中,都是戒备,仿佛李珍香要是还敢上来,就要继续将李珍香给架出去。

萧尘一直都在边上冷冷地看着这一场闹剧。

有些人,就算是真相摆在眼前,都不带看一眼的。

萧尘上车,准备离开。

“站住,萧尘,我问你,你是不是认识金兴集团的人!?”李珍香挡在萧尘的面前。

“认识啊?不过你相信吗?”萧尘笑道。

他不知道李珍香为啥会突然问他这个问题,不过萧尘懒得理会李珍香了,这种人,只会活在她自己的世界里面。

“萧尘你!”李珍香怒道。

“请你走开,不要妨碍我们小区正常秩序,你要是在这样我们报警了!”门卫和保安见到这种情况,赶紧过来把李珍香给拉开。

滨河小区是高档小区,给这些门卫保安的工资也很高,他们做的,就是为业主提供完美的服务,现在有人在他们眼皮下面纠缠业主,这还了得?

“你们放开我,你们放开……”李珍香挣扎道,但毫无用处,只能看着萧尘开车走了。

“我说他给你了你们多少钱啊?让你们陪他演戏?”李珍香扭头对这些门卫和保安说道,“租了车和房子,想来也没钱了,你们几个还真是尽心尽力!”

“我们滨河小区的别墅,从来都没有公开卖过,你觉着能买得起别墅的人会将别墅租出去?真是笑话!”门卫就好像看着白痴一样看着李珍香。

“赶紧走,要不然我们报警了!”保安也是过来驱逐李珍香。

李珍香就好像野狗一样,被驱赶了出去。

李珍香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一排豪华别墅,还有这几个衣冠楚楚的保安和门卫,难道,萧尘从她家出来之后,就真的住在了这里?

……

林依依公司,股东大会。

当众人得知当初帮助林依依的人并不是黄天成之后,众人都是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

“林总,不好了!”突然,公司会计推门而入。

“什么事!?”林依依站起来问道。

“那些……那些原材料的供应商,都上门来要钱了!”公司会计道。

“什么?当初签合同的时候,一个个都抢着和我们签约,现在就开始落井下石了!你告诉他们,合同约定的时间还没有到,想要钱,没有!”林依依拍桌子道。

“林总,这样一直拖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一定要找到那个当初帮我们的人……”林依依的秘书张雪着急道。

“林总,你再好好想想,是谁帮了你……”销售部经理劝道。

“当初是有一个人……”林依依将昨天和李珍香的谈话,对众人说了一遍。

众人听完之后,都是一副惊讶的样子。

“萧尘!?怎么会是他,他不就是一个上门女婿吗?而且只会在林总家里面干家务,连一个工作都找不到!”销售部经理道。

“我也觉着不会是他……”林依依摇头道。

“林总,是不是他,你去找他问清楚不就行了!?”张雪道。

“可是……我都和他离婚了……”林依依小声说道。

“什么?多会离婚的!?”张雪惊讶道。

“就在我们公司出事儿的前一天……”林依依道。

“难道,这是萧尘的打击报复?就因为和依依离婚了,所以让金兴集团取消了和我们的合作?要不然,这时间也不会赶得这么巧!”销售部经理歪头思考。

“我觉着不是,我去依依家的时候,也见过几次萧尘,他不像是那种瑕疵必报的人……”张雪摇头。

就在众人愁眉不展的时候,刚刚出去的会计推门进来:“林总,那些要债的人都走了,只不过,他们不答应按照合同办事,说只给我们一天的时间,明天,他们还会来的!”

就在这个时候,林依依的电话响了起来。

“女儿啊,今天我去找萧尘了,你知道吗?他居然住在滨河小区里面!还开着路虎!这小子,有钱着呢,我现在觉着我们当初要他三十万是不是少了,该要他个几百万,他耽误了你这两年的青春,三十万,太少了!”电话那边,传来了李珍香咬牙切齿的声音。

“什么!?你妈说萧尘开着路虎,而且住在滨河小区?”

林依依还没有反应,在林依依身边的张雪就已经惊讶地站了起来了。

第8章 因为什么

林依依心里面十分的难受,听到李珍香这样的话之后,更是直接挂断了电话。

“依依,刚才你妈在电话里面说萧尘住在滨河小区,是真的吗?”张雪问道。

“我出去走走……”林依依没有正面回答张雪的问题,而是起身离开了。

“张雪,你刚才听清楚了?萧尘住在滨河小区?”林依依走后,销售部经理问道。

“没错,而且依依她妈还说当初依依离婚的时候,要的钱少了……”张雪苦笑。

“滨河小区……那可都是别墅区啊,住的都是金陵市非富即贵的人,那这样来说的话,萧尘很有钱?”销售部经理眼中金光闪烁。

“没错,开着路虎不算什么,重要的是住在滨河小区,滨河小区可不只是有钱就能买到的……”张雪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张雪,那你现在是不是确信当初就是萧尘帮我们公司和金兴集团签下订单了?”公司会计小心翼翼问道。

“没错!滨河小区是什么样,我最清楚不过,当初,我姨去买过,带着一大堆现金过去,人家都不带瞧一眼的,甚至最边处,价格最低的别墅都不卖!小区管理更是严格,据说保安都是退伍士兵,不是小区的业主,根本进不去!”

“而且依依刚刚和萧尘离婚,咱们公司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也太巧合了吧?我觉着萧尘认识的,不是金兴集团的股东,就高管!”张雪一口气地说完,神色中,满是惊愕。

会议室里面,顿时安静了下来。

林依依的那个上门女婿,她们也不是没有见过,在林依依家里面,总是系着一个围裙,忙着各种家务,林依依他妈李珍香还经常对萧尘吆五喝六,萧尘宛如林依依她们家的一条狗。

而她们,也或多或少地骂过萧尘,想起当初萧尘那随意笑笑,丝毫不在意的样子,众人心中一阵后悔。

“两年前,依依他爹病重,找来了萧尘当上门女婿,现在想想,萧尘当初是怕依依伤心过度,所以才在家中忍受着李珍香的屈辱,尽心照顾依依吧,萧尘他那么有钱,自然不用出去工作,但因为这个,却被李珍香当成是废物……”

“呵呵,依依怎么就摊上了这样的一个妈,这样的一个好女婿,硬生生地被李珍香给气走了……”张雪咬牙道。

“哎……依依他妈也真是的……要不我们去劝一下萧尘?让他和依依复合?”销售部经理试探着说道。

“复合?你们觉着可能吗?这两年来,那个李珍香是怎么对萧尘的,你们都清楚,这李珍香,刚才还说要的钱少,要找萧尘要个几百万!”张雪摇头道。

“李珍香这是毁掉了我们的公司啊!”会计说道。

“张雪,我们知道当初是萧尘帮的我们了,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公司律师道。

“这件事,归根到底,还是依依的家事,咋们谁出面都不好使,刚才依依出去,一定也是意识到了,当初是萧尘帮的她,我们先再看看,实在不行,咱们只能是劝一劝依依了……萧尘为了依依,心甘情愿当了两年上门女婿,受尽了屈辱,这说明萧尘是真的喜欢依依,只要萧尘对依依还有那么一丝丝的感情,这件事情,就有解决的余地!”张雪叹了一口气说道。

……

林依依出了公司之后,哪里也没有去,而是在大街上面漫无目的地走着。

大街上面,时不时地走过一对又一对红男绿女,他们有的在欢笑打闹着,有的则是静静地互相依偎在一起。

现在,林依依已经确定,当初帮她的那个人,就是萧尘了。

只是,确认了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她已经和萧尘离婚了,而且昨天晚上,为了刺激萧尘,还说黄天成是她的男友……

林依依现在感觉无比的孤独,整个金陵,她觉着连一个能让心灵安息的地方都没有了……

家?

那还是家吗?

以前回到家里面,总会有人给她安排好一切,从进门要换的拖鞋,到热气腾腾的饭菜,再到铺好的床铺……

可现在,回家之后,这些却都没有了,无论在家的哪个地方,总有一种冷冰冰的感觉。

而公司,难道就真的要这样结束破产了吗?

去求爷爷?

算了吧,当初爷爷是如何将她爸赶出家门的,她还记忆犹新。

林依依宁愿去找萧尘,都不愿意去找她爷爷……可是,要找萧尘的话……

哎!

林依依叹了一口气,抬头看向天空。

半空中,一个广告牌吸引了她。

角落酒吧!

广告牌角落,还有一段细小的字:如果你在这个城市无处可去,就来角落酒吧,至少能让你一醉方休。

“一醉方休……”林依依呢喃着这几个字,仿佛是看到希望一样。

“喂,梦儿,你有时间吗?能不能陪我过来喝一杯……对,在角落酒吧,你知道吗?好的……好的,我等你……”林依依给闺蜜打了一个电话之后,就走进了角落酒吧。

角落酒吧,名不虚传,果然是一块很小的地方。

店里面,完全是那种狭长的,类似过道一样的空间。

林依依找了一个最里面,僻静的地方,就要了一瓶红酒,开始喝了起来。

几杯红酒下肚,林依依已经晕晕乎乎的时候,一个身穿瑜伽服,将爆炸身材展露无疑的女人来到了林依依的身边。

“依依,怎么了啊?喝这么多酒?”梦儿就好像没有看到周围男人那火辣目光一样,坐在林依依的面前。

“电话里面,我就觉着你有点不对劲,我把课推了,过来陪你……”梦儿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稍微带着一点数落的语气,对林依依说道。

两人由于工作的原因,虽不是经常见面,但总是一叫就道,算得上是最知心的闺蜜了。

脸颊通红的林依依抬头,看了梦儿一眼,心中不由地多了一丝欣慰,还有一个,能让她倾诉的人。

“梦儿,你见的男人多,我问你,我有一个男性朋友,很有钱的那种,可他为啥会甘愿当一个上门女婿,受尽侮辱呢?”林依依问道。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畅读】,回复书名【绝品狂婿】即可进行在线阅读!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