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热血兵王

一世狼王陈洋 小说、一世狼王陈洋免费阅读全文

一世狼王

一世狼王陈洋 小说、一世狼王陈洋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分类:[都市情感]

小说连载: [连载中]

上架时间:2020-03-03 17:38

小说章节:第 514 章

最新章节: 第514章 杀了他们 (2020-09-07 18:35:39)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好看的小说推荐(www.sossw.com)

小说字数: 1,065,839

五年前,被陷害入狱。 五年后,功名身退,追封狼王。 一世北漠,终身狼王!

精彩章节试读

1
第1章 五年荣归
“狼王,你真的要走吗?”

一名身形健壮的大汉,正神色紧张道。

陈洋淡淡的点头道:“嗯,五年了,我该回去了,这五年,我把一切都奉献给了国家,我欠她的,该弥补她了。”

陈洋脸上露出深色的无奈,他有一个五年未见的妻子。

五年,他对得起国家,却对不起他的妻子。

“可蛟狼不能没有你,你就是我们的主心骨,没有你我们怎么办?”

大汉露出哀伤道。

“大军,你已经变的很优秀,可以在蛟狼里独当一面,而且你是为了国家奉献,不是为了我,蛟狼有没有我,都是蛟狼。”

……

次日,江城机场。

陈洋从出口通道走出来,这时,一位身穿中山装老人立即迎了上去。

“二少爷,欢迎回来,家主和夫人让我来接你回去。”

老人微微躬着身,恭敬道。

他身后还站着一群黑衣男子,全都轻微低着头,脸上毕现出深深敬畏。

“哦?让你来接我回去?陈伯,他们心里还有我这个儿子吗?”

陈洋勾着嘴,发出一抹冷笑。

“二少爷,你说的是哪里话,五年来,家主和夫人一直都很想念你。”

陈伯轻叹道。

“亏你好意思说出口,当年我被陷害入狱,他们冷眼旁观,无动于衷,从那一刻开始,我便下定决心和他们断绝关系,他们不是我陈洋的父母,我也不再是陈家的人。”

五年前,陈洋被自己亲大哥陷害,以强/奸未遂的罪名入狱,可最令他寒心的是他父母,居然默许了他大哥的行为,从那一天开始,陈洋便与陈家恩断义绝。

幸好陈洋得到一位老者相助,才有今天的成就。

“你给我大哥带句话,总有一天我会亲手杀了他。”

陈洋露出阴冷的杀意,笼罩在陈伯身上。

直到陈洋离开,陈伯才感觉身体轻松了一些,他喘了好几口粗气,站在陈洋面前,他紧张的连对视的勇气都没有,汗水早浸湿他的后背。

来到机场外,陈洋打了一辆车,前往苏家别墅,他迫不及待想要见到他五年未见的妻子了。

苏家别墅内。

苏家正在进行家族会议,一众亲戚全都在场。

“苏家近几年蒸蒸日上,子孙后代们都很努力,我很欣慰。”

苏家老爷,苏建国看着众人略带满意道。

“只是咱们苏家遇到上升瓶颈,目前很难有往上发展的机会。”

苏建国一声长叹,面露忧愁,他拼了大半辈子,就是要把苏家作强作大,让苏家成为江城上流家族,不能沦落在二流家族中。

可他始终有心无力,江城的蛋糕几乎都被其他大家族抢去,只能喝汤的苏家,实在难以挤进上流家族。

“爸,难道我们一点机会都没有?”苏家长子苏大海不甘道。

“也不是没有,只要我们能得到白家的帮助,挤进上流家族,肯定没问题。”

苏建国带着一丝激奋道,但下一秒,他眼眸又黯淡下来。

“可白家是江城最富裕的家族之一,他们瞧不上咱们……”

听到这,苏家众人个个变得无精打采,他们都有自知之明,得到白家的资助,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爷爷,还有一个办法。”苏家长孙苏宇突然开口道。

苏建国眼前猛然一亮,急忙道:“小宇,快说!”

苏建国十分看重苏宇,有意将苏宇培养成未来苏家接班人。

“爷爷,白家少爷很喜欢苏如烟,他不止一次向苏如烟献媚,只要让苏如烟和白家少爷在一起,那咱们苏家和白家就能结为亲家,这样白家一定能资助我们。”苏宇笑道。

苏如烟长相甜美,身姿曼妙,苏家后辈中,属她姿色最出众。

苏建国立即看向苏如烟问道:“如烟,真有这事?”

苏如烟没想到苏宇竟然把她给推出来,迟疑了好一会儿,才咬着红唇点点头。

“有这种事你怎么不早说,你要抓紧和白家少爷在一起,最好和他结婚,这样苏家成为一流家族可就有望了。”

苏建国激动万分,完成这最后的意愿,他死也能瞑目了。

苏如烟沉默不语,没有答应。

“苏如烟,你哑巴了?没听见爷爷说什么?”苏宇见状,责备道。

“爷爷,可是……我已经结婚有丈夫了。”

苏如烟犹豫片刻,回应道。

苏建国眉头一皱,沉声道:“就是五年前和你结婚的那个男人?他不是坐牢去了吗?你怎么还想着他。”

“爷爷,就算他去坐牢,可我既然嫁给了他,在没有离婚之前,我都不能不忠。”苏如烟认真道。

她认为一个女人,就该守好自己的底线,所以这五年,她一直老实本分,没有做过任何背叛丈夫的事。

“如烟,你何必这么执着,五年你都没见过他,他可能已经死了,听爷爷的,不要守活寡,你还是黄花大闺女,嫁给白家少爷,做你的阔太太,也算是为苏家做出自己的贡献。”苏建国苦口婆心劝道。

“爷爷,我……”

“苏如烟,你这是打算违逆爷爷?你作为苏家孙女,苏家把你养这么大,为苏家做事都不肯吗?”

苏如烟话还没来得及说,就被苏宇冷漠打断。

“就是,苏如烟,你吃苏家的喝苏家的,现在该你出力的时候了,你却找借口搪塞,把自己说的多么忠烈,哼,一个五年都不见过的男人,能有什么感情,我看你就是个白眼狼。”苏家二孙女苏玉也跟着呛声道。

她和苏宇是亲兄妹,嫉妒苏如烟比她漂亮,所以处处针对苏如烟。

苏如烟羞愧的通红着脸,不知所措。

她突然感到憋屈,心里不由的产生了对她老公的恨意。

这五年,她受到太多太多的委屈,而她的老公却不在她的身边替她遮风挡雨。

她真的快坚持不住想要放弃了。

这时,一个下人忽然急急忙忙跑进来。

“家主,外面有人说自己是苏家女婿,要进来……”

苏家众人皆是一阵沉默。

苏家女婿?难道说,苏如烟的老公回来了?

苏如烟也露出了紧张的神情,终于要见到五年不见的陈洋了吗?

“让他进来。”苏建国不咸不淡道。

片刻,陈洋踏着大步走了进来。

苏如烟目光紧紧的放在陈洋身上,她幻想过无数次和陈洋见面的场景。

当真正见到陈洋时,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2
第2章 参见狼王
即使五年未见,陈洋和苏如烟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对方。

“如烟,我回来了!”

陈洋面带笑意想要靠近,却被苏如烟冷漠的伸出手给挡住。

“你还知道回来……”

苏如烟委屈的责问道,她把眼泪硬生生的憋了回去,她不想在陈洋面前失态。

“你……”

你过的还好吗?

话到了嘴边,陈洋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五年前,苏家老太太将苏如烟许配给陈洋,只是他们刚刚领完结婚证,陈洋就被陷害入狱,没过多久,老太太因病去世。

因为苏家只有老太太一人知道陈洋身份,老太太一去世,苏家也无人再知晓陈洋的身份,苏如烟也足足守了五年活寡。

这五年,苏如烟过的肯定很不好。

这时,苏建国轻咳一声,语气冷漠道:“陈洋,你回来干什么?”

一个劳改犯,苏建国不会给他好脸色,甚至都想把他轰出去。

“爷爷,如烟是我的妻子,我当然要回来。”陈洋面无表情道。

“陈洋,你还真不要脸,我们苏家可没认你。”苏宇冷哼道。

“没错,我们苏家绝不会认一个坐过牢的人。”苏玉直接了当道。

陈洋目光一凝,解释道:“我没有坐牢,我是去当兵了。”

“噗……”

陈洋话音刚落,四周立即传出一片嗤笑。

一个劳改犯,竟然说自己去当兵了,真是坐牢坐傻了。

“谁不知道你是因为强/奸未遂而入狱的强/奸犯,你好意思说你是去当兵?”苏宇好气又好笑道。

陈洋暗暗捏紧拳头,青筋暴起,强/奸犯这三个字,是他的逆鳞。

“我真的当兵去了!”

最终陈洋还是将怒意强忍下来,淡然又无奈道。

“行,既然你说你是去当兵,那我问你,你所在部队番号叫什么,职位是什么,只要你能回答出来,我们就相信你,苏家也会认同你这个女婿。”

苏宇冷笑着,双手抱在胸前,眼中充满了鄙视,他倒要看看陈洋怎么回答。

陈洋沉默。

“没话说了?”

苏宇脸上的笑意更浓了,看陈洋的眼神更是充满了轻蔑。

“陈洋,你说话啊,如果你真是去当兵,就实话实说,免得大家嘲笑你。”苏如烟着急道。

即使她自己也很难相信陈洋的话,但她还是抱有那么一丝丝希望,她实在不想自己的老公,是一个强/奸未遂的强/奸犯。

陈洋犹豫片刻,才漠声道:“我所在部队番号,是绝对机密,不可说,职位就算说了,你们也不懂。”

蛟狼特种部队,属于国家一级机密,知道狼王称谓的人,全世界没几个。

“哼,机密?我们不懂?我看你是瞎编的吧,爷爷可是当过十年兵,你有没有当过兵,爷爷会不知道?”苏宇冷声道。

“爷爷,你说呢。”

苏建国默然着,脸色渐渐阴沉,眸光中已经露出层层怒意。

“陈洋,你放肆!好大胆,竟敢冒充国家士兵,你简直是找死。”

苏建国喝斥道,他之所以这么愤怒,是因为他毕生几乎都奉献给了国家,十年兵龄,立下赫赫战功。

对他来说,部队和国家都是神圣的,陈洋这么做简直就是对部队的一种侮辱。

“部队是何等的纯净,岂是你这种肮脏之人可以玷污的。”

“什么部队机密,这种不要脸的谎言你也好意思说出口。”

苏如烟猛然脑袋嗡的一下,差点晕厥过去。

她一直抱有侥幸心理,希望陈洋是冤枉的,他没有去坐牢,而是真的当兵去了。

可苏建国立马就拆穿了他的谎言,陈洋有没有去当兵,苏建国一眼就能看出来,不会有错。

你坐牢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撒谎?你知道这五年来,因为你,我受尽了多少屈辱和白眼,本以为你回来,能改变现状,可没想到只会雪上加霜。

“陈洋,你真是让我太失望了。”苏如烟哭腔道。

见到苏如烟绝望的反应,陈洋急道:“我没有骗人,爷爷,我可以告诉你部队番号,但只能告诉你一人,你是老兵,会守好这个机密。”

他回来就是为了弥补苏如烟,可不能再让苏如烟受到半点委屈。

“都这样了,还死鸭子嘴硬,你以为爷爷会相信你的鬼话?”苏宇讥讽道。

“我劝你赶紧滚吧,别在这里丢人现眼,苏家不欢迎你,更不会认你这个女婿。”

陈洋还想辩解,但苏如烟瞪他道:“陈洋,你闭嘴,别再说了,还嫌不够丢人吗?”

苏如烟对陈洋彻底不抱任何希望了。

“爷爷,这种人可不能留在苏家。”苏宇煽风点火道。

“我都想好了,如烟,你必须和他离婚,他的人品你也都看到了,你不会想和这样的人过一辈子吧。”苏建国沉声道。

苏如烟面色纠结,没有答话。

“苏如烟,你不会舍不得这个男人吧?我们可先表态,这种肮脏的人是不可能留在苏家,他在苏家只会给我们苏家抹黑。”苏玉冷哼道。

“是啊,如烟,这种人不能留在苏家,我们苏家在江城也是有头有脸,要是被别人知道苏家女婿是强/奸犯,苏家岂不是成了江城最大的笑话。”

苏家其他人也在劝说苏如烟。

苏建国一摆手,苏家立即安静下来,只见苏建国看向陈洋,冷漠道:“陈洋,我苏家不能留你,明天你和如烟把离婚证办了。”

听到这,陈洋看了苏如烟一眼,见苏如烟低着头,陈洋回道:“只要如烟同意,我没意见。”

他不是死缠烂打的人,如果离婚对苏如烟更好的话,他绝不会留。

“如烟,你呢?”

苏如烟咬着嘴唇迟疑许久,才开口道:“我……我再考虑考虑。”

陈洋的确让她很失望,可她等了五年,为的是什么?就是为了等他回来离婚吗?不,这不是苏如烟想要的。

“如烟,你还考虑什么,你难道对这种男人有感情?他嫌自己坐牢丢人,能谎称自己去当兵,你和这种人在一起迟早后悔。”苏建国气的直敲拐杖。

苏建国这么执着,除了陈洋是劳改犯怕苏家被人笑话之外,他想让苏如烟和白家大少在一起,只有这样才能攀上白家这棵大树。

“爷爷,你别说了,我有自己的打算,我暂时还不会和他离婚。”苏如烟郑重道。

陈洋深情的望着苏如烟,心中的愧疚感更深,他陈洋何德何能,能娶到苏如烟这么好的女人。

就在这时,苏家一个下人跑进来。

“家主,外面来了一队人,说来找什么狼王!”

苏建国皱眉,今天怎么这么多不速之客。

“让他们进来!”苏建国一挥手,沉声道。

下人走出去后,很快,便看见一队井井有序的人踏着大步走了进来,领头的人气势磅礴,身后的人全都训练有素。

关键,他们还穿着一身军装。

“同志,你…你们是谁?”

苏建国本想大发雷霆,因为陈洋的事让他情绪很暴躁,可看到他们身上的军装,再看到他们身上的气势,苏建国只好把火气咽下去。

“我叫大军,是来找狼王的。”

领头的人正是大军。

“狼王?我们这里没有叫狼王的。”苏建国奇怪道。

大军没有回苏建国的话,因为他已经看到了陈洋,他不紧不慢的抬起手,下一瞬,大军身后一队人,目光都聚在陈洋身上,同时鞠下身。

“参见狼王!”

声势浩天,直冲云霄。

声音震慑进苏家每一个人的耳中。

苏家人脸色巨变,眼神纷纷转向陈洋,所有人脑海里都充满疑惑和惊奇。

苏建国不禁紧张起来,道:“同志,你们是来找陈洋的?”

大军点头道:“没错,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向陈洋汇报。”

嘶!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他们大致都猜到大军这队人的身份,再看大军他们对陈洋毕恭毕敬的模样,那陈洋岂不是……

“这位大哥,你们有事来向陈洋汇报,那你们是……”

苏如烟最先反应过来,语气激动。

“嗯,陈洋是我们的上司,我们是他下属。”

大军回答。

听到这,苏如烟喜极而泣,原来陈洋没有去坐牢,真的当兵去了,她五年的等待总算没有白费。

而苏建国、苏玉、苏宇,包括苏家其他人,全都目瞪口呆。

3
第3章 拒之门外
陈洋没有去坐牢,而是当兵去了?似乎混的还不错?竟然有这么多手下。

这种冲击,对他们来说实在太大。

想到刚才他们对陈洋的轻视,他们一张张脸都变成猪肝色,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狼…”

大军走到陈洋面前,刚一开口,却被陈洋一个眼神瞪了回去。

“如烟,我还有事要去办,先离开一下,办完事我就回去见见爸妈。”陈洋看着苏如烟温柔道。

“好。”

苏如烟擦拭眼角的泪痕,她不会耽误陈洋去办大事。

陈洋转身,带着大军一队人走出苏家。

步伐沉稳,背影不算伟大,却给人留下一股深沉的神秘。

片刻,便消失在苏家众人视线中。

许久,苏家人皆是沉默,无人开口。

事情转变的太快,一时间,他们脑袋都是懵的。

陈洋不是令人唾弃的强/奸犯?

他怎么可能当兵去了。

难道误会他了?

不可能!

五年前,他的的确确被以强/奸犯的罪名入狱,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此时,苏如烟还在看着陈洋离去的方向,脸上洋溢着笑容。

苏玉见苏如烟这么开心,不由生起一丝妒意。

但转瞬间,她便笑道:“如烟,我不是有意要打击你,不过,我想提醒你,五年前陈洋被逮捕,大家可都看的清清楚楚。”

听到这话,苏如烟脸色一僵。

苏家人也缓过神来。

“是啊,当年陈洋就是在大家面前被带走的,一个劳改犯,哪有什么资格去当兵。”苏宇也跟着开口道。

“没错,部队是什么地方,岂能让这种肮脏的人进去。”

“就算退一万步讲,他去当兵了,五年时间他能当多大?我看那帮人就是他请来演戏的,还狼王?部队里有这种职位吗?爷爷,你听说过狼王这种职位吗?”

“没有!”

苏建国冷着脸摇头。

“还说自己有事去办,他能有什么事,我看他是怕被拆穿,找个借口跑了,爷爷,你刚才就应该当场拆穿他!”苏玉咋呼道。

“刚才我也是没反应过来,这个陈洋,多次侮辱部队,真是人品败坏,绝不能让他留在苏家。”苏建国恼怒道。

这下,苏家所有人都认为,陈洋是装的。

大军一帮人就是陈洋花钱找来演戏的。

苏如烟听着这些话,脸上的笑容消散全无,心中,更是失望到了极点。

原来,你还是没有改掉自己的本性,居然耍这种小聪明,陈洋,我就不该对你抱有侥幸。

江城某宾馆,某间套房。

此时,大军正毕恭毕敬的站在陈洋身后。

“你不在北漠好好待着,怎么擅离职守?还把蛟狼所有人都给带来了。”

陈洋语气低沉,瞥了大军一眼。

就这一眼,大军便吓的缩了缩脖子,急忙道:“狼王,我没有擅离职守,而是得到上头的同意,才来找你。”

“既然见到了,你可以回北漠去了。”陈洋淡淡道。

大军没动,也没说话。

“还有什么事?”陈洋又道。

大军迟疑片刻,才道:“狼王,这次我来,上头让我转告你,给你两个选择,第一,回北漠,第二,陈家和军域一起联合成立一家公司,公司负责人由你来当!”

陈家?!

陈洋脸色一沉。

“替我转告上头,我不会回北漠,更不会当这个负责人!”陈洋摆手道。

“狼王…这是太主的意思!”

陈洋沉默了!

他可以不听上头的话,但太主的话,他不得不听。

没有太主,他早已惨死在牢里。

“我再考虑考虑,考虑好了再给你答复。”

说完,陈洋整理衣服,离开宾馆。

……

从房间里出来,陈洋回到了苏如烟家。

正好看到苏如烟站在门外。

“如烟,你怎么了?”

陈洋见苏如烟眼睛还有些通红,轻声问道。

“陈洋,你觉得这样好玩吗?”

苏如烟抬头,直直的盯着陈洋。

陈洋皱了皱眉,不解道:“如烟,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那帮人是你请来演戏的吧?”苏如烟质问道。

“啊?”

“陈洋,我知道你不想被苏家看不起,可你做这种不切实际的事,有意义吗?你这样更让我感到失望。”

苏如烟一开始被欣喜冲昏了头脑,当年她和陈洋刚刚结婚不久,就眼睁睁的看着陈洋入狱,他怎么可能去当兵。

“如烟,我…”

“别说了,我不想听,跟我见见爸妈吧。”

陈洋还想辩解,但苏如烟不给陈洋说下去的机会。

无奈之下,陈洋只好不再辩解。

……

“伯父,伯母,你们好。”

站在门外,陈洋尊敬的向苏如烟父母问好。

只不过,苏如烟的父母仿佛没听到一般,继续看他们的电视,全然当陈洋不存在。

“爸,妈,陈洋叫你们呢。”

苏如烟小声的提醒了一句。

“知道了,我们没聋。”说话的是苏如烟的母亲,江岚心。

江岚心这冷冰冰的语气,显然不欢迎陈洋,陈洋至少在门外站了有五分钟,至始至终苏如烟的父母都没主动让他进门。

“进来吧。”最后还是苏如烟让陈洋进了门。

陈洋前脚刚踏进去,江岚心狠厉的目光立即瞪了过来:“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伴随着喝斥,陈洋止住了脚步。

被拒之门外,陈洋心里毫无半句怨言,这都是他亏欠苏如烟的。

“妈,陈洋是我老公,他怎么就不能进门了,你看,他今天才第一天回来,就知道回来看你们二位。”

苏如烟试图为陈洋说几句好话。

“哼,假惺惺,他要是有那么好心,当年就不会和你结婚后,还去外面搞三搞四,最后把自己搞进监狱。”江岚心冷哼道。

“这五年,因为他,我们家脊梁骨都被别人戳穿了,他还好意思回来?怎么不死在外面。”

“就是,我们不会准许他踏进我们家的门,识相的自己滚。”苏如烟的父亲,苏海峰也跟着附和道。

“爸,妈,你们……”

苏如烟想气也气不起来,实在无话可说,好不容易从爷爷家脱身,一回到家又要面对自己父母。

“还傻站着干什么,还不快去给我爸妈道歉。”苏如烟推了陈洋一下。

陈洋厚着脸皮走进去,来到苏如烟父母面前躬着身。

“伯父,伯母,对不起,五年,我欠如烟的太多,我让如烟受了太多委屈,是我不好,我有罪。”

陈洋的态度十分诚恳。

苏海峰翘着二郎腿,把头扭过一边,看都没看陈洋一眼。

江岚心面色冷峻,眼神冰冷的看着陈洋。

“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既然你回来了,咱们就把话说开了。”

陈洋早猜到江岚心想说什么,波澜不惊道:“伯母你说。”

“五年前,老太太让如烟嫁给你,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但老太太已经走了好几年,你和如烟本来就没什么感情,这婚姻没必要继续下去。”

“你要是有自知之明就知道,你配不上我们家如烟,以如烟的条件,江城有不少豪门少爷都是如烟的追求者,就连白家少爷都对如烟有亲昵。”

“你一个劳改犯,凭什么和如烟在一起,所以,你今天就要和如烟离婚。”

江岚心语气不冷不热,却显得盛气凌人。

“伯母,我不是劳改犯!”

陈洋的神情严肃以及认真。

“你坐了五年牢,不是劳改犯是什么?你还是强/奸犯,真不知道老太太当年怎么想的,竟然让如烟嫁给你这个变态,行了,不想跟你多费口舌,滚出去,你没资格进这个门!”

江岚心起身,将陈洋推出门外。

4
第4章 说到做到
江岚心的狠心,令苏如烟急了。

“妈……”

苏如烟刚出声,立即被江岚心打断。

“如烟,你别帮他说话,你好好想想,因为他这五年你是怎么过的,咱们家在苏家已经没有任何地位,他留下来,老爷子总有一天要把我们轰出苏家。”

苏如烟犹豫了,她想到刚才陈洋在苏家的表现,实在让她失望透顶。

等了五年,只为等陈洋回来离婚,这不是苏如烟想看到的,但陈洋回来却没有让她看到希望,反而她觉得自己等回来了一个废物,不如离婚吧。

“如烟,别管他,等你和他离婚后,妈给你选一个最好的,我看白少爷就不错……”

苏如烟没动,眼神复杂的看着陈洋,说实在,她心中仍然是不舍,毕竟五年的等待。

“如烟,我就站在这里,哪都不去,如果明天你决意要和我离婚,我尊重你的决定!”陈洋目光坚定的看着苏如烟。

“我告诉你,你别跟我耍无赖,这个婚离定了。”江岚心咬牙道。

“我知道无论我说什么,做什么,都弥补不了对如烟的伤害,我陈洋有愧,我辜负了如烟五年的等待,如烟要离,我无话可说。”陈洋面色坚毅道。

“那你别站在我们家门口,赶紧走,明天去民政局等着!”江岚心看到陈洋就来气。

“不,我站到明天早上,只要能让如烟好受些。”陈洋回道。

“陈洋,你别闹了,快走吧。”苏如烟无奈道。

“如烟,咱们进屋,他站就让他站着。”

江岚心拉着苏如烟进门。

苏如烟迟疑了片刻,不忍道:“陈洋,你走吧,虽然你坐过牢,但现在这个社会找个工作不难,你努力些还是能养活自己,以后好好做人,别再去干那些没人性的事。”

说完,苏如烟狠绝的关上门。

她不信陈洋能待到明天早上,陈洋还没有那么坚强的毅力。

陈洋仍然站在门前,一动不动,他既然说站到明天,就会说到做到。

一夜过去。

陈洋始终矗立,面色不变,这对陈洋来说算不上什么,他记得刚刚入蛟狼的时候,连续训练三天三夜,不吃不喝,那才是生不如死。

咯吱一声,门开了。

“那废物肯定早走……”

说着话走出来的人是江岚心,当她看到陈洋还像根木头站在在门前时,硬生生的把后面的话咽了下去。

苏如烟看到陈洋满脸汗水,心狠狠的颤了一下。

“你真的站了一晚上?”苏如烟不可置信道。

陈洋勉强的笑道:“是,对你说过的话,我当然说到做到。”

听到这,苏如烟眼睛红了。

“爸,妈,给陈洋一次机会吧。”

苏如烟承认,她心软了。

“如烟,你可千万别被他骗了,他这是苦肉计。”

江岚心急了,她可是好不容易才说服苏如烟。

苏如烟没有理会江岚心说什么,而走到陈洋面前,盯着陈洋道:“陈洋,你说你欠我的,那我让你弥补我这五年缺失的,你能做到吗?”

“我能!”

“好,你别让我再失望!”

“不会,我陈洋会让你成为最幸福的女人。”

苏如烟深深的和陈洋对视一眼,转身走回了房间。

一看这婚是离不成了,江岚心气的直跳脚。

“你个劳改犯,竟然蛊惑我女儿,你滚,就算如烟不跟你离婚,我们也决不会让你踏进家门。”

江岚心破口大骂,把陈洋推得远远的,随后关上了门。

陈洋只好去外面的宾馆开了个房间住上,被赶出来没关系,只要苏如烟愿意给他机会,这就够了。

第二天,苏如烟给他发来一条短信,让他到苏家别墅一趟,苏家老二回来了,苏建国让苏家众人都到场,并且,苏建国还请了一位重要的客人。

苏家老二名叫苏子远,他深受苏建国影响,高中一毕业就进了部队,迄今已有八年,在部队里还当上了连长,算是光荣退伍。

苏家别墅。

苏家所有亲戚都在场,苏建国满面春风,眉目间充满着自豪,因为他最骄傲的孙子苏子远回来了。

而苏子远此时正被一众亲戚,众星捧月的围在中间,苏子远面色俊朗,气度不凡,身上确实有一股军人的气势。

“子远,你可终于回来了,听说你在部队里当上连长了?”

“有出息,没有给苏家丢脸。”

“以后别人可不敢再轻视我们苏家了。”

苏家一众,正七嘴八舌的拍着苏子远的马屁。

“我能有今天,都是多亏了爷爷,若不是爷爷从小教育我,好男儿当为国奉献,恐怕我也不会有今天。”

苏子远谦虚道,但他却丝毫掩盖不住脸上所展现出的傲慢。

苏建国则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苏家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苏子远身上,以至于,陈洋走进苏家都没人注意。

“今天我还要向大家介绍一位重要的贵宾。”

苏建国话锋一转。

“大家应该都注意到苏家来了一位陌生的客人,他就是江城年轻有为的企业家,白陆泽,白大少!”

哗!

苏建国话音一落,立即引起一阵轰动。

白陆泽,在江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便是苏家人常常挂在嘴边的白家少爷,也是江城第一阔少。

苏家众人的目光从苏子远的身上纷纷转移到白陆泽身上。

只见白陆泽一身白色西装打扮,长相清秀,跟电视剧里的小鲜肉一样,身上还有一股与生俱来的贵气。

“果真是白少爷,今天终于见到真人了,白少爷真是一表人才,风度翩翩,不愧为江城最成功的青年。”

“没想到白少爷居然愿意屈身来到苏家,我们没有好好招待,真是我们的过错,还请白少爷不要见怪。”

苏家人开始恭维白陆泽。

“大家过奖了,江城人才济济,我还排不上号。”白陆泽带着绅士般的笑容谦虚道。

眼底深处,却对苏家一伙人充满鄙夷和不屑,以他这般地位,要不是为了苏如烟,怎么可能愿意来一个小小的苏家。

5
第5章 北漠狼王
苏子远的归来,再加上白陆泽的光临,让苏家好不热闹,几乎忽略了陈洋的存在。

“陈洋?你来干什么?”

不过,苏宇还是注意到了陈洋。

苏宇话一出口,顿时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今天是我苏家聚会,你不是苏家人,赶紧滚!”苏宇没好气的吼了一声。

站在一旁的苏如烟又气又急,驳声道:“苏宇,你干什么,陈洋是我老公,你凭什么让他滚。”

苏如烟已经决定给陈洋一次机会,自然认可了陈洋。

不远处的白陆泽皱起眉头,看向陈洋的眼神充斥着敌意。

“苏如烟,你脑子坏掉了?把爷爷的话当耳旁风?”苏宇瞪眼道。

“如烟,昨天我怎么跟你说的,我让你赶紧跟他离婚,你非但不离,怎么还把他带回来了。”

苏建国神色低沉,同时暗暗观察白陆泽的脸色,白陆泽是他费了好大劲才找来的,是为了撮合白陆泽和苏如烟,他要借此得到白家资助,好让苏家变成上流家族。

可要因为陈洋惹的白陆泽不高兴,那他辛苦计划的一切可都要泡汤了。

“爷爷,我愿意相信陈洋一次,他不会让我失望。”苏如烟坚定道。

“胡说八道,你还没有看清他的为人吗?”苏建国气的吹胡子瞪眼。

苏如烟咬着嘴唇,早知道会这样,她就不叫陈洋过来了。

“你就是让如烟守了五年活寡的陈洋?”这时,苏子远走上来,直勾勾的盯着陈洋,眼神中带着一丝不善。

“是!”陈洋点头。

“我是如烟二哥,你应该知道我。”苏子远朝陈洋伸出手。

“你好。”

陈洋礼貌性的和他握起手,下一瞬,陈洋便感到一道怪力传来,苏子远正在暗自用力。

陈洋处变不惊,面不改色。

苏子远一开始还露出狞笑,他对自己肌肉爆发力很有自信,这一下陈洋的手非半残不可,他已经想到陈洋跪地痛哭求饶的画面了。

可他发现,陈洋至始至终都表现的从容淡定,而且他感觉自己好像抓在一块铁板上。

“看你能忍多久!”苏子远认为陈洋就是在强忍。

可直到他额头冒出冷汗,陈洋依旧一脸轻松。

苏子远手都开始麻了,但这么多人看着,他先松手可就丢人了。

“远哥,你力道很重,抓的我生疼,能放开了吗?”

苏子远如果不笨,就能猜到陈洋在给他一个台阶下。

苏子远挑了挑眉,从鼻孔里发出一声“哼”气,随后松开了手。

“赶紧去医院看看手,否则就废了。”苏宇轻笑道。

“陈洋,你没事吧?”苏如烟走到陈洋身旁,担忧道。

“没什么大碍。”陈洋笑了笑。

白陆泽看到苏如烟这关心的语气,心里很不是滋味,带着不悦的情绪走上来。

“白少爷。”苏如烟见状,赶紧叫了一声。

“如烟,这次来我给你带了礼物。”

白陆泽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打开后,瞬间光芒四射。

盒子里装着一颗如同鸽子蛋般大的钻戒。

在场的人都惊呆了。

“这是我特意托人从南非带回来的,价值十万美金,就是为了送给你,因为只有它才配得上你。”白陆泽深情款款道。

趁苏如烟没反应过来,白陆泽又道:“如烟,我给你戴上。”

说着,白陆泽想要握住苏如烟的手。

但陈洋很快便把苏如烟拉到自己的身后,淡淡道:“多谢白少爷好意,不过如烟不需要。”

苏如烟是他的老婆,其他男人怎么能随便乱摸她的手。

白陆泽眉头一狞,一股怒意猛地冲了上来。

不过不等他发火,苏如烟连忙道:“白少爷,这么贵重礼物我不能要,你拿回去吧。”

白陆泽深吸一口气,平息自己的怒气,又笑道:“如烟,这颗钻戒代表着我今天来提亲的。”

哗!

四周再次一片哗然!

苏家人面面相觑,白陆泽速度也太快了吧,这就要提亲?苏如烟都还没离婚呢。

下一刻苏家众人同时相视一笑,这样也好,只要攀上白家,苏家可就发达了。

此刻,苏如烟一脸愕然,她以为自己听错了,她可是有夫之妇,白陆泽这么做太不合理了。

白陆泽的目光一直放在苏如烟身上,看都没看陈洋一眼,他根本就没把陈洋放在眼里,就算公然抢别人老婆又怎么样,他白陆泽想要得到的东西,还从来没有失手过。

陈洋没想到,居然会有人这么明目张胆的抢他老婆,他实在无法忍耐,正要发怒,苏如烟却突然拉住他的衣角,使他冷静下来。

“白少爷,我有老公了,你还是去找别人吧。”苏如烟拒绝道。

“唉,如烟,你不是不知道我对你的情意,其她女人怎么能和你相提并论。”白陆泽轻叹道。

“如烟,别枉费白少爷对你的一番心意。”

“是啊,白少爷这么好的男人去哪找,我看你就答应了吧。”

“如烟,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苏家众人都在劝说苏如烟让她同意。

正当苏如烟感到为难时,陈洋把苏如烟拉到自己身后,对白陆泽道:“白少爷,如烟是我老婆,就算要送钻戒,也是我来送,你的好意还是收回去。”

“你拿什么来送?看你穿的这一身地摊货,就算你打工十年都买不起我这颗钻戒。”白陆泽轻蔑道。

“白少爷,你这颗钻戒的确是上等品,但还没有你说的那么神,属我直言,也就普普通通。”

“普普通通?十万美金的钻戒在你眼里也就普普通通?好啊,听你这么说,你有比我更好的钻戒?你拿出来让大家开开眼?”白陆泽讽刺道。

苏如烟摇了摇头。

她知道陈洋说的是气话,可再怎么生气,说话也要有分寸,贬低白陆泽的东西,这不是明摆和白陆泽作对吗?

“白少爷,你别生气,陈洋就是嘴快,没什么恶意。”苏如烟还想替陈洋说话。

“如烟,我说的是实话,他手上的钻戒确实算不了什么。”陈洋一脸平静道。

苏如烟都快气炸了,你怎么这么死板,是打算把白陆泽得罪死吗?

白陆泽脸抽搐了一下,咬牙道:“别只靠一张嘴,你倒是拿出一个比我好的钻戒出来。”

陈洋耸了耸肩,手伸进口袋摸索。

“哟,装模作样,我看看你能掏出什么。”白陆泽不屑一笑。

片刻,陈洋掏出手来,手里多了一颗散发着璀璨红光的钻石,光彩夺耀,晶莹剔透,不管是从材质还是面料都远胜于白陆泽的南非钻戒。

“不,不可能。”白陆泽人都傻了。

“白少爷,如果你识货,就应该知道这和你的相比如何,来,如烟,我给你戴上。”陈洋一边说着,一边挽起苏如烟的手,温柔的将红钻戒戴在苏如烟的无名指上。

白陆泽看到这一幕,脸都气歪了,这颗红钻戒是极品红翡做成,价值连城,他手中的钻戒的确比不了。

这是陈洋回来之前就准备好的,只不过一直没机会送给苏如烟,白陆泽正好给了他这个机会。

此刻,苏家众人面面相觑,白陆泽竟然被陈洋这个劳改犯给比了下去。

白陆泽气的青筋暴起,感觉受到了奇耻大辱,像被人当众抽了一耳光,脸上火辣辣的疼。

刚才他还信誓旦旦说陈洋吹牛,结果陈洋真把比他高级的钻石拿出来了,他白陆泽什么时候输给别人过。

正当气氛僵硬时,突然一个小辈急匆匆的跑进来。

“老爷,部队来人了,好像还送了一块横幅。”

苏建国蹭的一下站起来,指责道:“那你进来干什么,还不快请他进来。”

“是。”小辈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苏建国最敬重的就是部队和国家,在这方面他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怠慢,包括不管遇到什么事,他都会抛到脑后,部队和国家才是第一位。

很快,便看见一人将一块红布横幅拿进来,横幅周围还画满了狼头,属实怪异。

“辛苦你了,请问这横幅是送给谁的?”苏建国客客气气的问道。

来人回答:“不清楚,我也是受人所托,送完东西我也该走了。”

说完,他将横幅放好,头也不回的离开。

“快,把横幅打开!”苏建国急不可耐道。

苏宇走上前,打开横幅,念起横幅上的字:“北漠狼王,光荣退伍,特批横幅。”

“爷爷,还有荣誉证书,还是黑色的。”

“快看看,是给谁的。”苏建国激动的手都在打哆嗦。

黑色荣誉证书代表着至高无上的荣誉,他怎能不激动。

“给狼王!”

6
第6章 见识短浅
狼王!

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字眼!

一时之间,气氛变得诡异下来,在场的人,无疑不将眼神移到陈洋身上。

他们的眼神里,充满了惊愕,内心,五味杂粮。

他们没有忘记昨天那令人震惊的一幕,那一道声势滔天的狼王,完全将他们震慑住。

可他们都认为那不过是陈洋找来演戏的,一个劳改犯,怎么可能去当了兵。

但今天又一幕让他们无法相信的事情发生了。

刺眼的横幅,以及代表着至高无上荣誉的证书。

“狼王?这是什么职位?”

许久,苏才远才打破了这一僵硬的气氛。

没有人回应他,因为他们不敢接受现实。

“陈洋,这些都是给你的吗?”

苏如烟看向陈洋,整个人都颤抖起来。

陈洋迟疑片刻,轻轻的点了点头。

得到陈洋肯定的回应,苏如烟眼角闪烁着泪花,陈洋果然没有让她失望。

只不过陈洋脸上却没有露出该有的喜悦,黑色荣誉证书,是他作为军人毕生的追求,但这也代表着,太主替他做了决定,他将出任陈家和军域合作成立公司的负责人。

“如烟,你激动什么,虽然我职位不是很高,但部队里的职位我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狼王这种职位,我听都没听说过。”苏子远轻蔑一笑。

“那证书呢?横幅呢?这些难道都是假的吗?”

苏如烟现在更愿意相信陈洋。

“证书不能造假吗?如果证书是真的,那勋章呢?既然有证书,总该有勋章吧?还有这横幅,上面还画满狼头?什么横幅能画这种东西,依我看,什么证书横幅,都是陈洋胡编乱造的。”

苏子远双手抱在胸前,如同一副揭开陈洋谎言的模样。

众人一听,释怀了。

“原来又是假的,我还说呢,有证书怎么没勋章呢。”

“装也不装像一点,哪有证书上不写真实姓名。”

“烦不烦,被拆穿了一次还来第二次,这是把我们当傻子耍吗?”

面对众人的羞辱,陈洋并没有辩解。

真就是真,假就是假。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你永远都无法叫醒装睡的人。

苏如烟也无法反驳,但这一次她没有责备陈洋,只是心里还有些纠结。

“陈洋,只要你肯重新做人,坐过牢并没什么大不了,但你这种做法,实在太羞耻。”苏子远冷声道。

陈洋一声轻笑,面色淡然道:“羞耻?你自己见识短浅罢了。”

“……”

现场一片愕然,众人像看神经病一般看陈洋。

一个劳改犯敢说出这么狂的话,苏子远可是连长,就连苏建国都夸赞有加,他竟然敢说苏子远见识短浅?他哪来的资本说这样的话。

短暂的沉静后,四周立即爆发出哄堂大笑。

“苏如烟,你还是赶紧把这傻子玩意带回去吧,留在这里也是丢人现眼。”苏玉哭笑不得道。

苏子远也是一脸讥讽,好气又好笑。

“我知道你刚刚坐牢出来,觉得自己丢人,想要证明自己,可你这样只会徒增笑料。”

“我不会和你争辩,因为你不配,而且还会降低我的身份。”

“你要是有自知之明,就滚吧,省的在这里碍眼。”

苏宇也跟着道:“听见没,子远叫你滚,还杵着干什么。”

“连这种东西也敢造假,我看他送如烟的红钻戒肯定也是假的,如烟,你还是戴我的吧。”

白陆泽一找到机会,也跟着踩上一脚。

苏如烟感到十分尴尬,脸红到了脖子根。

苏子远摆了摆手道:“算了,他要待就让他继续待着,反正也是留在这给人笑话。”

这时,一直拿着横幅的小辈询问道:“家主,那证书和横幅怎么处理?”

“扔了扔了,都是假的。”苏宇把他手上的荣誉证书随手抛在地上。

陈洋眉头一皱,眉目间多了一丝火气。

“扔了吧。”苏建国一甩手,没再多看陈洋一眼。

陈洋走上前,把荣誉证书捡起,拍了拍上面的灰。

“哟,还捡呢,还真把证书当真的了?”苏宇嘲讽道。

“大哥,别管他,他要拿着就拿着,横幅也一起给他,毕竟他准备这些东西做戏不容易。”苏子远阴阳怪气道。

陈洋小心翼翼的把东西收好,不在意别人的白眼冷语。

对陈洋来说,他们不过是一群喜欢蹦跶的小丑。

众人不再把注意放在陈洋身上。

苏建国话锋一转,道;“子远,这次回来有没有带来什么好消息?”

苏子远露出笑意道:“当然有,我也是昨天才知道的,燕京陈家和军域打算在江城联合建立一家公司,这对江城所有家族和公司来说,简直就是天大的好事。”

“消息准确吗?”

苏子远坚定的点点头,回道:“千真万确,而且明天还要召开接待会,听说负责人也会到场。”

苏建国又问道:“那你知道这位负责人是谁吗?”

苏子远摇头道:“目前负责人还没有露过面,不会有人知道,不过我也收到了一点小道消息,负责人也是当兵的,而且职位是个迷。”

顿了顿,苏子远尴尬道:“我的职位还不够,根本触及不到那个层面,所以知道的消息也不够。”

“没关系,知道他是当兵的就行,咱们也是军人家族,而且你又是个连长,我相信他会给苏家一个面子。”苏建国笑道。

苏子远附和道:“爷爷,我也是这么想的,正好我这里有明天接待会的两个名额,我和你一块去,负责人一定会看在我们也是军人的份上,给苏家不少好处。”

“好,好,陈家可是百年豪门世家,而且还和军域联合成立公司,这次油水肯定不少,要是我们苏家也能分一杯羹,那咱们苏家成为一流家族,可就有望了。”苏建国喜笑颜开。

只要这次能顺利,以后苏家可就不用再看白家的脸色,甚至有可能会超越白家也说不定。

“爷爷,你放心,一定会的。”

苏子远信心十足。

没有人注意到,人群外的陈洋,满脸苦涩:“有够着急,明天就开接待会,也不问问我这个负责人的意见。”

7
第7章 没了脾气
整个苏家都陷入成为一流家族的美梦中,反观陈洋,早就已经被忘却在人群之外。

苏如烟虽说也是苏家人,却也被排斥在外,她待在苏家感到浑身不自在,正想带上陈洋一起离开。

但这时,陈洋的手机刚好响了。

“如烟,我出去接个电话。”

说完,陈洋拿着手机走出苏家。

白陆泽原本来到苏家,是想得到苏家的追捧,顺便再送颗钻戒,得到苏如烟的爱慕,只是没想到被陈洋给毁了,苏子远更是抢了他的风头。

“如烟,我们白家是江城的上流家族,明天接待会我也有名额,而且不限制,要不明天你跟我一块去?”白陆泽傲然道。

“不了,谢谢,我不需要。”苏如烟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白陆泽气的鼻子都歪了,要不是陈洋那个废物,苏如烟怎么会用这种态度对待他。

走出苏家的陈洋,接通了电话,那头传来了大军的声音。

“狼王,东西都收到了吗?”

陈洋淡淡回道:“收到了。”

“苏家那帮人都吓傻了吧,只可惜,太主说,勋章只有你接任了负责人之后才能发给你,不然,苏家人都跪下来膜拜你了,哈哈哈……”大军大笑道。

“这负责人我接任不接任,不都是我吗?”陈洋苦笑道。

“倒也是,明天就是接待会,太主让你明天去接待会,上任负责人。”

“为什么没人通知我?”

陈洋有些不高兴。

大军紧张道:“狼王,这是太主的意思,他说你肯定不会选择回北漠,就将接待会先决定下来,之后再通知你。”

陈洋对接待会没什么兴趣,只是太主决定下来的事,他只有听从。

“行,不过明天接待会你替我出席,我就不去掺合了。”

“不行啊狼王,我回北漠了。”

“那就找个人替我出席,你知道,我不喜欢太高调。”陈洋声音沉了下来。

“是是是,我明白了。”大军急忙应下来。

挂断电话,陈洋正准备回走,但苏家刚好散了,众人纷纷走出来。

“哟,跟谁打电话呢?”苏宇走出来,一脸讥讽道。

“朋友。”

陈洋看都没看苏宇一眼。

“你这种劳改犯也有朋友?不会是在牢里认识的狐朋狗友吧?”

“关你什么事?”

“你……”苏宇的脸狰狞了一下,随即又收了起来,冷哼道:“懒得和你这种无耻的人计较。”

苏宇又看向苏如烟,警告道:“苏如烟,我可提前告诉你,明天子远和爷爷就要去参加接待会见负责人,再过不久苏家就能成为江城豪门,这种不要脸的人是不可能留在苏家,你最好赶紧和他离婚,要不然你就等着被爷爷赶出苏家。”

苏如烟脸色一青一白,不知所措的看着陈洋。

陈洋轻笑道:“负责人都没见到呢,你就这么肯定他会帮苏家?别到了明天,苏家连接待会都进不去。”

“放你的狗屁!”

苏宇怒骂道:“闭上你的乌鸦嘴,我看你就是嫉妒,因为你连参加接待会的资格都没有。”

此时有不少苏家人走出来,苏如烟怕陈洋说错话,拉了拉陈洋的衣角,低声道:“别说了,跟我回家。”

苏宇不忘阴阳怪气道:“苏如烟,记住我的话,别说我这个做大哥的不为你着想。”

苏如烟没有搭理,拉着陈洋一路上了自己的车。

坐进车内,苏如烟便把头靠在方向盘上,发出细声的抽泣,以此来释放她心里的憋屈。

陈洋看了苏如烟一眼,转头看向窗外,心里有些心疼,却故作淡然道:“如烟,想报复吗?”

苏如烟停止了抽泣,抬起头,擦掉眼角的泪水,发出沙哑的声音:“报复什么?我就是苏家人,倒是你,他们这么说你,你就没有点脾气吗?”

陈洋撇着嘴摇了摇头,脾气?在北漠五年,早就磨灭了。

他经历无数次生死,苏家人的羞辱更像是马戏团里的小丑在表演。

苏如烟见陈洋没反应,还以为陈洋麻木了,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过你放心,你不会再受委屈。”陈洋突然又道。

我受的委屈还少吗?

苏如烟没把陈洋的话放在心上,平淡道:“今晚你不用去外面开房间睡了,跟我回家。”

“爸妈不会生气吗?”

“没事,这是我的决定,他们管不着。”

说完,苏如烟启动车子。

回到苏如烟家。

“如烟,你怎么又把他带回来了。”

果不其然,一进家门,江岚心的脸立即拉了下来。

“妈,陈洋是我老公,他和我住一起有什么问题?你要是把他赶出去,那我就和他一起出去住。”苏如烟坚决道。

“你……”江岚心气的说不出话来。

这时,苏海峰从外面回来,手里还捧着一尊金蟾蜍。

“爸,你买这么贵重的东西干什么?”苏如烟惊讶道。

“老苏,你买这玩意花了多少钱啊你。”江岚心下巴都要掉了。

“不多,也就十万。”

听苏海峰的语气,似乎不将这十万放在眼里。

“苏海峰,你是不是疯了,花十万买这小玩意?”江岚心气的都要炸开了。

“妇人,你懂什么,明天我要去参加接待会,这是送给负责人的礼物。”苏海峰解释道。

“爸,明天你也能去参加接待会?”

“对,怎么说我也是我们部的副级,豪门陈家和军域这次建立公司,我要争取拿到投资,所以我不惜花费巨资,买个贵重的礼物送给负责人。”苏海峰有些自豪道。

“只可惜啊,接待会的名额我只有一个,要不然如烟我就带你一块去了。”

“爸,没事,祝你能拿下这次投资。”

苏如烟强颜欢笑,没能去参加接待会,苏如烟还是感到有些惋惜。

“放心,我送负责人这么贵重的礼物,负责人肯定不会亏待我。”苏海峰笑道。

“伯父,我觉得,你这个礼物不太合适。”

陈洋突然开口道。

苏海峰收起笑容,冷着脸道:“你懂什么,坐牢五年坐傻了?现在想要办成事,不送点贵重的礼物能办成吗?”

8
第8章 相信我
苏海峰话说的没错,可陈洋对这些庸俗的东西一点兴趣都没有。

陈洋笑着摇了摇头,道:“伯父,你想啊,你能送,别人也能送,这就显示不出你的诚意了,你说呢?”

苏海峰顿住,虽然他不服,但他不得不承认陈洋说的有道理。

“而且这次负责人是个年轻人,他不会对这些东西感兴趣。”陈洋又道。

苏海峰若有所思点头道:“好,那你说,该送什么才好,你提的意见要是有用,你就可以暂时住在我们家。”

“一面锦旗就够!”

“锦旗?陈洋,你耍我是不是?”苏海峰的脸立即沉了下来。

陈洋不紧不慢的解释道:“伯父,负责人是个军人,军人无私奉献,驻守边疆,他们需要的并不是什么贵重的礼物,而是一种认可,人民的认可。”

苏海峰沉思下来,陈洋说的句句在理。

可明天接待会上,所有客人都会送上最好的礼物,他只送一面锦旗,会不会显得太磕碜了?

“爸,陈洋说的有道理,你试试吧。”苏如烟劝道。

“行,陈洋,我就信你一次,可你要是故意耍我,我永远都不许你踏进我们家门。”说完,苏海峰便准备锦旗去了。

不过苏海峰还是打算把金蟾蜍一起带上,要是锦旗行不通,还能留一手。

这时,陈洋的电话又响了。

“狼王,明天代替你出席的人找到了,他叫林天来,我让他过去和你见一面,顺便再把勋章交给你。”电话一接,大军开口道。

“好,再让他给我两张入场票。”陈洋嘱咐道。

“啊?狼王,你是公司负责人,接待会都是你说了算,还需要入场票干什么?”大军不解道。

“你照做就是,其它你不需要管。”陈洋淡淡道。

“是。”大军不敢多言,乖乖照做。

“对了,这次接待会,将两个人的名单抹除。”陈洋的语气里透着冷意。

“谁?”

“苏家,苏建国,苏子远!”

苏家,可以羞辱我陈洋,但我绝不能容忍你们让苏如烟受委屈。

不久,替陈洋出席的人到了。

“参见狼王!”林天来毕恭毕敬道。

陈洋打量了他一眼,发现他年纪较轻,身上却有一种气宇轩昂的气质。

“刚进蛟狼?”陈洋问道。

“是,原本要出发北漠,但突然接到命令,替狼王出席接待会,以后在江城,也全凭狼王吩咐。”

“这么年轻就进蛟狼,不错。”

“谢谢狼王。”

林天来激动的抖了抖身子,陈洋从不轻易夸赞人,得到陈洋的赞许,这让他有一种自豪感。

“狼王,这是你要的入场票,还有属于你的荣誉勋章。”

林天来捧着入场票和勋章的手,还有些颤抖。

陈洋爱抚着勋章,从今天开始,他再也不能回北漠。

夜晚。

陈洋和苏如烟进了卧室。

他们虽说是夫妻,可苏如烟还是无法接受睡在同一张床上,而陈洋也很自觉的打了地铺。

苏如烟躺在床上,目光复杂的看着陈洋。

“你放心睡,我不会乱来。”陈洋以为苏如烟多想了。

“你睡地板习惯吗?”苏如烟莫名其妙道。

“嗯,以前我还在沙漠里睡过一个月,能睡地板我已经心满意足了。”陈洋感慨道。

“你说什么?”

苏如烟有点不明白陈洋的意思。

“你和他们一样,都以为我去坐牢?”

陈洋盯着苏如烟道。

“我……”

苏如烟答不出话来。

她总感觉陈洋身上有许多秘密,令人琢磨不透。

“给你看样东西。”

说着,陈洋掏出了他的勋章。

苏如烟顿时一愣,有了先前的事,苏如烟看的很仔细。

“这是你的?”苏如烟怔怔道。

陈洋点头。

苏如烟对这些不是很了解,但她能看到勋章上华国的印记,这勋章造不了假。

“为什么之前你不拿出来,这样他们就不敢取笑你了。”苏如烟咬着嘴唇道。

“我不需要在他们面前证明自己。”陈洋面色淡然道。

苏如烟沉默了,她明白陈洋的意思,陈洋根本就没把苏家人放在眼里。

“睡吧,我答应过你,会让你成为最幸福的女人,一定会说到说到。”陈洋坚定道。

“嗯。”

苏如烟闭上双眼,这一晚,她睡的很舒适,她第一次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次日清晨。

陈洋早早起床整理好自己,也喊苏如烟起了床。

“怎么了?起这么早。”

“参加接待会!”

苏如烟呆愣的看着陈洋,道:“陈洋,你是不是还没睡醒,我们哪有资格参加接待会。”

“我说有就有,相信我。”陈洋一脸轻松的笑道。

苏如烟不是不信,而是接待会的资格很难拿到,就连苏家都没有资格,还是苏子远靠自己的关系才拿到的两个名额,而苏海峰是公务员,还是他们部的副级,就这才有一个名额的资格。

普通人根本不用想,因为没有资格。

一个名额都难得到,更别说两个名额了,除非像白陆泽那样的豪门才有能力拿到这么多名额。

见苏如烟犹豫,陈洋只好把入场票拿出来。

“这是入场票,这下子总该相信了吧。”

苏如烟震惊道:“陈洋,你去哪里偷来的?”

“你把我当什么人了?这是我托一个朋友弄到的。”陈洋无奈道。

苏如烟朦胧的起床,整理好衣物,去外面吃了早餐,随后和陈洋一起来到了接待会现场。

外面的停车位,停满了各种豪车,最低的价格都要百万以上,江城所有上层人士,几乎都到场了。

“陈洋,我们真的能进去吗?”苏如烟被眼前的场景惊到了,说话都紧张。

“放心,我不会骗你。”

陈洋带着苏如烟往现场里走,步伐沉稳,再怎么说他也是这里的主人。

刚走到门口,不巧遇到了苏建国和苏子远。

“如烟,你们来干什么?”

苏子远疑惑的声音传了过来。

苏如烟没有回话,她不敢说出她是来参加接待会的,怕被苏子远笑话。

苏子远讥讽一笑:“你可别告诉我,你是来参加接待会的。”

陈洋冷漠回道:“不行吗?”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