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婚恋生活

盛宠名门佳妻全文免费阅读墨靖尧、盛宠名门佳妻全文免费阅读

盛宠名门佳妻

盛宠名门佳妻全文免费阅读墨靖尧、盛宠名门佳妻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分类:[总裁豪门]

小说连载: [连载中]

上架时间:2020-03-12 15:23

小说章节:第 735 章

最新章节: 第735章 不许爬我的床 (2020-09-09 08:41:59)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好看的小说推荐(www.sossw.com)

小说字数: 1,448,340

旁人大婚是进婚房,她和墨靖尧穿着婚服进的是棺材。 空间太小,贴的太近,从此墨少习惯了怀里多只小宠物。 宠物宠物,不宠那就是暴殄天物。 于是,墨少决心把这个真理发挥到极致。 她上房,他帮她揭瓦。 她说爹不疼妈不爱,他大手一挥,那就换个新爹妈。 她说哥哥姐姐欺负她,他直接踩在脚下,我老婆是你们祖宗。 小祖宗天天往外跑,墨少满身飘酸:“我家小妻子肤白貌美,给我盯紧了。” 众吃瓜跟班:“少爷,你眼瞎吗……”

精彩章节试读

第1章 这是你丈夫

“跪下。”喻色才被推搡下车,就被按着跪了下去。

“磕头。”又一声低喝,随即她的头就被摁下,重重的磕在大理石地面上。

疼。

伴着疼的还有血。

然,押着她的人完全不理会的摁着她连磕了十几个响头。

血,沿着脸颊滑落,流到唇角,一片腥咸。

她想喊,可是塞在嘴里的红色织锦让她什么也喊不出来。

长发被扯起,让她只能被迫的仰起头看向前面。

一口红棺,红棺里安安静静的睡着一个男人。

喻色发誓,这绝对是她见过的男人中最好看的美男子了。

她呆呆的看着红棺里的男子,原来墨靖尧这么好看。

比她想象中的不知道好看了多少倍。

这样的男人,倘若是从前让她嫁的话,她一定会花痴的飞扑过去,恨不得立刻就嫁了就入了婚房。

然后,她就睡他。

但是今天,她不想嫁。

嫁给一个死人的结果是什么,她深知。

那就是她也得死。

“喻色,这就是你丈夫,从今天开始,你和他配了阴婚,到了那边记得要相敬相爱,长相厮守……”墨太太上前,眸色温和的说到,仿佛她真的就成了墨家的儿媳妇。

喻色听不下去了,眼睛里全都是惊恐,她还没死,凭什么配阴婚。

用力的一挣,猝不及防中,居然就让她挣开了押着她的两个女人。

随即转身就跑。

同时扯下了嘴里的织锦,一边跑一边冲着山下大喊,“救命……救命……”

她真的不想死,她这么年轻,她才十九岁。

然,她跑得再快,也快不过身后紧追而来的训练有素的墨家人。

两个女人一人拖着她的一条手臂,用她的身体在青石地板上划出干净的一道,仿佛还残留着她身上的那抹红,让人移不开视线。

而她则是眼睁睁的望着山下的方向,确定自己距离自由和生命越来越远。

“放过我,放过我,我求求你们了。”喻色哭喊着。

“我发誓我活着一样可以嫁给他,我以后就住在这墓园,每天守着他好不好?”她一向怕死人,更怕走进墓园这种地方。

但这一刻,为了活命,她宁愿一辈子都留在这墓园守着墨靖尧。

她都愿意。

没有什么比活着更美好的了。

“喻色,这是你的命,或者你自己进去,或者我们把你丢进去,你自己选。”人被抛在了红棺前,她被围在正中央,墨太太洛婉仪退开一步不容质疑的说到。

“爸……爸你救救我,我不想死。”眼看着墨家人不理她,她只得朝着几步外从跟过来就没有说过一句话的喻景安爬过去。

那是她爸。

却是她爸亲自把她送给墨家配阴婚的。

她实在是不懂她爸为什么对她这么狠心。

手扯着喻景安的裤角拼命的摇动,“爸,你救救我,喻色以后一定会孝顺你的,一定会听你的话的,绝不惹你生气,爸,你带我回家好不好?”

她仰起头,原本一张精致的小脸上全都是泪水和血的混合物,那般的狼狈。

可喻景安静静的站在那里,仿若雕像,落在喻色的眼里也越来越模糊。

他不是她爸,她从此没有这样的爸爸,充血的眸子狠瞪着喻景安,如果有来世,喻景安只是她的仇人。

还有眼前的这一个个的人,也全都是她恨极的人。

“吉时已到,把她丢进去。”身后,传来洛婉仪冷厉的声音,随即喻色就被人架了起来,直接丢进了红棺。

第2章 肤若凝脂的男人

红棺很大。

两个红枕头并排摆在一起。

喻色躺在枕头上,扭头看身旁的男子。

还是那么的好看。

她以为她会怕他,可是这样看着他的脸的时候,莫名的就想要伸手摸摸。

触手,虽然冰冷,却有种肤若凝脂般的感觉。

原本以为他这么好看都是妆容的结果,此时才发现墨靖尧居然是天生丽质。

“呵呵,你暗恋过我是不是?不然为什么死也要带上我呢?”指尖弹着墨靖尧的脸,她低声悄喃,而头顶就是墨家人盖棺的声音。

红棺动了。

身边的男人随着红棺的晃动也轻晃了起来。

她知道等红棺落入坑里就是填土 ,再就是筑墓了。

到时候,会有水泥浇筑在棺上,水泥外会贴上一块块漂亮的大理石。

到时候,她会活活的闷死在这红棺里面。

这一晃,晃开了墨靖尧的领结,晃出一个挂在他脖子上的项链。

项链上的玉刚巧就打在她的手上,接起,‘卍’字的形状看着就眼熟。

喻色怔了两秒钟,突然间反应过来为什么看着眼熟了。

手一撩身上的红色寿裙,露出手臂上的一块胎记。

确切的说正是一个‘卍’字形的胎记。

可当手里的玉落下时,喻色彻底的惊呆了。

不大不小的尺寸,与她身上的胎记完全的吻合。

她呆怔的瞬间,身体仿佛如过电一般,全身上下酥酥的流过如春风般轻漫的电流。

随着电流一起涌入四肢百骸的是无数的文字。

天文地理。

医道圣典。

内力口诀。

针疚之术。

……

无数的文字灌入身体,再流向大脑,只是顷刻间,喻色就感觉到了从手臂胎记处而起的一股股热烫的暖流,再反流向全身。

那热烫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强烈的让她只想找一份冰冷贴上去。

于是,下意识的就贴上了身边的男人。

热与冷,悄然间的中合,让人特别的舒服,让喻色甚至忘记了头顶上正在如火如荼封墓的墓家人。

忽而,红棺“咚”一声落下。

落在早就挖好的墓坑里。

这重重的一下,让喻色终于醒转,原本黑暗的棺中,她此时居然可以清晰的看到墨靖尧的一张俊脸。

他出了车祸,脑死亡后医生宣布呼吸停止。

这是T市人尽皆知的事情。

而且,就发生在三个小时前。

他死了,她被墨家人选中配了阴婚。

没时间消化这突然间的变故,喻色下意识的在脑海里迅速搜索。

随即一个治愈这种病例的点穴法跃然而现,喻色一点也不确定这点穴法是否有用,但最坏也坏不过她陪着墨靖尧一起死了。

思及此,喻色发狠的随着那一个个字符而起的意念快速出手。

先点人中,再掐头顶三大穴,腰间两穴,最后落向足底,只要点开墨靖尧足底的两穴,八穴出山,他就能活了。

但此刻,墨靖尧脚上的那双擦的锃亮的皮鞋阻挡了她点出去的手。

喻色想也不想的直接就扒下了男人脚上的鞋子。

墨家人真抠门,这么一双全手工定制的真皮皮鞋就不能配一双袜子吗?

顾不得想这些,喻色快速的点下了最后的两个足底穴。

收势。

随即又靠到了墨靖尧的怀里,她就想用自己的体温配合点穴法唤醒墨靖尧。

这样,他活,她就也活了。

轻轻的闭上眼睛,就连呼吸都放轻了,喻色在静静等待。

忽而,头顶传来一道若有若无的气息,伴着的还有身前男人胸口的微微起伏。

第3章 浅浅的呼吸

“墨靖尧,你活过来了?”喻色不敢相信的坐了起来,随即指尖落在墨靖尧的唇上,柔软的,带着浅浅的呼吸。

喻色睁大了眼睛,望着墨靖尧脖子上的玉石项链,再看看自己手臂上的胎记,看来,刚刚涌入她脑海里的一切都是真的了。

可惜,她现在什么内力都没有,如果有那些文字里所描述的内力的话,说不定这个时候墨靖尧已经醒了。

不过,他活过来就好。

“嘭嘭嘭……”喻色敲击着红棺的盖顶,“放我出去,墨靖尧醒了,放我出去,墨靖尧醒了……”

为了出去为了活命,喻色的手劲很大,嗓门也是豁出去的大。

“太太,少奶奶说少爷醒了。”红棺外,正在撒土的墨家人听到声音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起身向洛婉仪汇报。

洛婉仪眸色哀凄,泪如雨下,“我也想靖尧活着,可惜……”

喻景安上前,“喻色从不是无理取闹的孩子,或者……”

“喻景安,我给了你一个亿,我只是不想靖尧以后孤单,有靖尧这样的女婿是你们喻家的福气,让开。”

她亲眼看到插在墨靖尧身上的机器停止了跳动,人死岂能复生,不过是喻色那孩子不肯陪靖尧罢了。

不可以,靖尧是不可以一个人孤孤单单的,想到这里,洛婉仪抬手,“继续。”

于是,几个人飞快的挥动着手里的铁锹,很快就封住了红棺,修墓。

许是因为棺里的女人敲击的声音太响,他们听不下去这种活埋死人的凄惨,所以,所有人的动作都很快,只用了十几分钟,就熟练的封好了新墓。

洛婉仪望着墓碑上墨靖尧和喻色的合影,再望了一眼墓前整齐摆放的白菊花,擦了擦泪,转身离去。

墓园里安静极了。

喻色染血的拳头重重落下。

许是她一直在喊,红棺里仅有的那点空气越来越稀薄了。

人都走了,她再喊也没用了。

喻色冷静了下来。

再一次在脑子里搜索可以离开这红棺的办法。

九经八脉法,每天一小时,一个月可学成。

喻色直接否定了这个办法。

一个月后她都快要成白骨了。

九阴太经速成法,五分钟速成,但对于五脏六腑都有损耗,用此法后必须每天启用九经八脉法练习两小时修复五脏六腑。

在损害五脏六腑与成白骨的二选一中,喻色自然选前者。

五分后,整齐一新的新墓开了个口子,喻色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她终于可以出去了。

转身看墨靖尧,如果她自己一个人出去,墨家发现她后还是会把她押进这个墓里。

与其陪着死了的墨靖尧,她还不如把他带出去,至少,不用亡命天涯。

从墓地到守墓老人的小屋,疲惫至极的喻色背着比她高了一头的墨靖尧推开了小屋的门,“阿伯,手机借我一下。”

“姑娘,这是怎么了?”看到喻色和墨靖尧,虽然衣着有些奇怪,不过之前只见过墨家的车没有见到墨家人的守墓老人并没有怀疑什么,还以为是路过的路人,不过,手机还是好心的递了过去。

喻色柔和一笑,“山里迷路了,他饿晕了过去,我打电话让家里人来接我们,谢谢阿伯。”

她记得墨家打给喻景安的电话号码,那边只响了一声就接了起来,“墨宅,请问哪位?”

“我是喻色,我和靖尧在一起,麻烦你们派车来接靖尧回……”

下一秒钟,手机里只剩下了“嘀嘀嘀”的盲音,墨家的佣人已经挂断了……

第4章 两个电话

喻色原本就苍白的脸色更加苍白了。

墨家的佣人这是把她这个电话当成骚扰电话了。

墨家人全都认定了她和墨靖尧已死,她这样打过去,没有人相信。

“怎么了?你家人不接吗?”一旁的老人关切的看过来。

“没事,很快就会有人来接我们离开。”喻色先是把昏迷不醒的墨靖尧放到了老人的床上。

放下的瞬间,感觉墨靖尧好象动了一下。

喻色低头看他,从里到外都透着洁癖味道的男人仿佛在抗议她把他丢在了老人有点脏乱差的床上。

喻色懒着理他,若不是他,她也不会九死一生的差点死去。

喻色随即拨打了两个电话。

这次,都有人接,也都有了回应。

把手机还给老人,喻色安静的坐在墨靖尧的身边,闭上了眼睛。

她太虚弱了。

从运用了九阴太经出来,她能明显的感觉到身体的不适。

“姑娘,要不要喝杯水?”

“不用,我休息下就好。”喻色开始运转九经八脉法修复受损的五脏六腑了。

二十分钟后,当山下传来刺耳的120救护声还有110的警笛声的时候,老人终于知道喻色请了什么人接他们离开。

墨靖尧上了救护车。

喻色上了警车。

终于不用守着墨靖尧,喻色舒服的靠在了椅背上。

“姓名?”

“喻色。”

“你同伴的姓名?”

“墨靖尧。”

“墨靖……”正记笔录的民警写到这里一下子抬头,“你说的是墨氏集团墨靖尧先生的名字吗?”说着,抬头看了一眼前面的救护车,再回想一下被抬进车里的男人的面容,自言自语的道:“好象真的有点象墨靖尧。”

呃,那不是象,而是根本就是。

不过,喻色懒着解释。

“既然已经报了120,为什么又报了110?乱拨110是要被拘留的。”民警望着喻色,女孩很美,但是警车里有监控,他们必须公事公办。

喻色眼皮都未抬,她是真的累,“既然报警,就真的是有警情,我告半山别墅区888号的洛婉仪女士。”

正记录的民警手里的笔直接一抖掉到了脚边,“是墨氏集团的董事之一洛婉仪女士吗?”先是墨靖尧的名字,现在又是洛婉仪的名字,民警已经惊掉了下巴。

他没想到这么一个女孩居然敢告洛婉仪,那会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墨家人就连他们局长都要礼让十分,这女孩不是自找死路吗。

“喻色,你还是想清楚再告。”民警好心的提醒着喻色。

“我想的很清楚了,我就告洛婉仪女士犯下遗弃罪。”

“……”民警再次抬头看前面的救护车,“那车里的墨靖尧真的是几个小时前出车祸死亡的墨靖尧?”

“他没死就被洛婉仪遗弃了。”想起洛婉仪喻色就气不打一处来,再加上她打墨家的电话被挂,趁着这样的时候,她不搞点小动作她就不姓喻。

……

T市第一医院。

高级VIP病房。

病房内医生和护士正在做着所有能做的检查。

而病房外,里里外外十几个便衣直接把这间高级VIP病房围的水泄不通。

此时的病房,就连只苍蝇都别想飞进去。

洛婉仪‘踏踏踏’的脚步声不疾不徐的走了过来,“我倒要看看,谁敢告我?”被民警一个电话叫来医院的洛婉仪,这个时候眼底眉梢全都是怒意。

第5章 豪门贵公子

“是我。”已经换下了红色寿裙的喻色,此时穿着护士提供的护士服斜靠在陪护床上。

洛婉仪盯着喻色微怔,“你是喻沫还是喻颜?”不然这女人怎么这么象喻色。

据说喻家有三个女儿,喻沫喻颜和喻色,喻景安选了刚满十九岁的喻色做靖尧的媳妇。

虽然门不当户不对,但是喻色的八字和靖尧的可以说是天作之合,再加上靖尧已死,她最终同意了。

喻色起身,指了指病床上正接受检查的墨靖尧,“人交给你,我走了。”说完,她头也不回的转身。

“站住。”洛婉仪当即怒了,这还是这些年以来她第一次遇到如此不尊敬她的女孩,然,在她随着喻色走动的轨迹扫过病房一角的时候怔住了,“靖尧的寿衣怎么在这里?”

还与喻色的寿裙绞成了一团。

那是她亲手挑选的质地最上乘做工最精美的寿衣,六百六十六万的寿衣,此刻就象是一团破布般堆在那里。

“墨太太,喻小姐说好好的大活人穿着寿衣实在是不吉利,所以,我们就给墨少换上了干净的病服,都是新……”

“你说什么?”洛婉仪仿佛听到了天方夜潭似的起身,然后,箭一般的射到了病床前……

喻色眼角的余光里,洛婉仪握住了墨靖尧的手。

从此,她最好不要跟那个男人扯上什么关系。

他做他的豪门贵公子,他钱再多颜再好她都不稀罕。

粉色的护士制服,身无分文的喻色游魂一样的徒步往喻家走去。

一路上不住的有口哨声冲着她吹响,好在是大白天,所以她并不害怕。

她没有玩制服诱惑,她是没有别的衣服可选择。

指纹开锁,喻色进了喻家的联排别墅,然后不声不响的进了自己的房间,反锁后就进了洗手间。

温热的水落在身上,她舒服的喟叹一声,这一洗她足足洗了两个小时才肯出去。

仿佛这样才能把墓园里的死人气息消去似的。

静坐两小时修复身体的不适,喻色躺到床上就睡着了。

墨家人带走她之前,喻景安应该是良心使然,带着她去吃了一顿好的,都是她爱吃的菜,她吃的很饱,所以,到现在也不觉得饿。

那时的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吃完了那顿美食,等着她的就是要活活闷死她。

喻色睡到自然醒。

窗外,华灯初上,已经黑透了。

喻色下意识的拿过手机,才瞄了一眼就怔住了。

一整天没用手机,这会看过去,静音的手机居然有数不清的未接电话。

喻景安,陈美淑,喻沫,喻颜,甚至于连从来不给她打电话的哥哥喻衍的号码也在其中。

还有闺蜜杨安安,班主任张老师的电话。

喻色迅速扫描了一遍所有的未接电话,最后选择拨通了杨安安的。

“喻色,你人在哪?”

“在家。”

“你在家里?你知道不知道,你爸妈已经找到学校了,到处在找你,可你居然在家,他们是不是傻,找你自然是要先找自己家……”

喻色正听着开了免提的手机电话,忽而就传来“嘭嘭”的敲门声,不等她起身,就听门外有人道:“喻色,我听到你房间里有声音,你开门。”

第6章 不嫁那就是傻子

喻色从门上收回视线,继续与杨安安通电话,“他们闲就找呗,我没所谓。”

“喻色,听说你爸给你办休学了,你学习成绩那么好,马上就高考了,你真不读了?”

听到‘休学’二字,喻色心一颤,喻景安是认定她必死无疑,就先办休学然后稍等几天再注销她这个人的存在吧,“读,我明天就去学校。”

“太好了,你不知道,你就今天一天没来上学,我中午和晚上一个人吃饭简直无聊死了。”

“嘭嘭……”陈美淑已经从之前的敲门变成砸门了。

有点吵,喻色结束了与杨安安的电话,起身往门前走去,轻轻一转,反锁的门就开了,正对上陈美淑挥过来的砸门的手,而她身后赫然站着喻沫和喻颜。

“有事?”她淡淡的,如果不是她们太吵,她还不想开门。

有些人,在经历了生死之后,哪怕是至亲也打了折扣,此刻看着外面的母女三个人,莫名的,她甚至在怀疑自己是不是陈美淑亲生的。

“喻色,你回来为什么不跟我们打个招呼?你爸你姐姐还有哥哥和我,到处在找你。”

“我从前回家也没跟你们打过招呼,也没见你们找我。”喻色语调平静的说到,仿佛今天这一整天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似的。

“你……”陈美淑一噎,竟是无言以对。

喻沫拉开陈美淑,笑道:“喻色,开饭了,爸让我们叫你下楼吃饭。”

喻色点点头,越过陈美淑就往楼下走去,

从上午折腾到现在,已经近十个小时了,她还真饿了。

身后,陈美淑喻沫和喻颜紧跟了下来,就听陈美淑又道:“喻色,墨家来提亲了,我们知道你不喜欢墨靖尧,既然你不喜欢,年纪又小,嫁娶这样的事情都是从长到幼,我和你爸商量了,想让你姐喻沫嫁过去,你觉得怎么样?”

喻色头也不回的继续下楼梯,“挺好的。”就淡淡三个字,她便不说话了。

她和墨靖尧只是配了阴婚,至于阳世的结婚证,因着赶时间,并没有办理,她知道。

风水师傅说了,只有巳时之前下葬,这样才能破了墨靖尧车祸横死的晦气,到了下面也能大福大贵。

那时候听说墨靖尧死了喻沫和喻颜都不肯嫁,陈美淑就坚持让她嫁,这时候知道墨靖尧活过来了,就讲长幼有序的道理了。

真是讽刺。

“喻色,你这是同意了?”喻沫没想到喻色一点都没迟疑的就同意了,毕竟,她们喻家所有人都清楚墨家之所以来提亲,全都是因为喻色救醒了墨靖尧,是看喻色的面子。

墨靖尧出事之前是墨氏集团的执行总裁,可以说T市但凡是未出嫁的女孩,就没有不幻想嫁给墨靖尧的。

死了的墨靖尧她和喻颜不想嫁,但是已经活过来的墨靖尧要是不嫁那就是傻子。

这么好的机会,谁要是错过谁就是脑子有病。

嫁给墨靖尧,不止是自己的后半辈子不用愁了,荣华富贵享不完,而且那么一个高富帅老公带出去走一圈,那得多有面子。

喻色没吭声,走到餐桌前,坐下,抬头看对面的喻景安,“喻先生,喻沫要嫁墨靖尧我没意见,但是,早上你收的一亿,我要一千万,另外九千万算是我还了你们这些年的养育之恩,吃过这顿饭,我就离开了。”

第7章 祝我生日快乐

“小色……”喻景安听到这里身子微微一颤,低唤了一声。

陈美淑一个箭步冲过来,“喻色你闹什么闹?你这不是没死吗,你活的好好的,有什么可闹的,要说该闹的那应该是我,十九年前的这一天,为了生你我差点连命都没有了,打从生下你,风一吹我就头疼,大夏天都要戴帽子遮住额头,下雨阴天这腰就跟断了似的,凭什么你好端端的啥病都没有,就我每天都要饱受煎熬?”

喻色看了一眼桌子正中央漂亮的公主蛋糕。

这是打从她有记忆以来,第一次过生日有蛋糕。

她拿过蜡烛,插上,点燃。

从头到尾仿佛这餐厅里只有她一个人似的。

喻景安冲着陈美淑瞪了一眼,陈美淑气呼呼的坐下。

喻景安再给喻颜使了一个眼色,喻颜立刻就去关了灯。

喻色闭上了眼睛,他爸他妈还有哥哥姐姐没有一个开头给她唱生日歌的。

大抵是不习惯吧。

十九年了,她每年都要唱五次生日歌,但是每一次都跟她无关。

他家六口人,她是最多余的一个。

没人给她唱,她就自己在心里给自己唱一次。

“祝我生日快乐,祝我生日快乐……”

歌毕,吹熄蜡烛,喻色拿起刀叉切了一块,认认真真的吃了一口,真甜。

喻颜又开了灯,餐桌上明明一桌子的好菜,可这个时候场面却尴尬的不行。

“小色,生日快乐。”喻景安艰难的开口。

有他开了头,喻衍和喻沫喻颜也都开口祝她生日快乐。

陈美淑一撇嘴,“孩的生日,娘的苦日,她这生日,她根本没有资格过,应该我过才是。”

喻色默不出声的又拿起了刀叉,切了五块蛋糕,一一的送到每个人的面前。

然后又是抬头对喻景安道:“喻先生,这一桌菜虽然比不上早上那家五星级酒店的一桌菜看着高档看着色香味俱全,不过,我更喜欢这一桌菜,那一亿,我只要一千万,可以吗?”

“不行,我反对。”陈美淑一拍桌子,整个人就跳了起来。

“那好,我一分不要,蛋糕我吃完了,我走了。”她说完,真的起身就走,几步就上了楼梯。

“胡闹,给我回来,坐下。”喻景安着急的想要喊回喻色。

喻色已经进了房间,快速的整理了自己的生活用品,一个行李箱只用了五分钟就收拾好了。

推开门的时候,喻沫站在外面,“小妹,爸妈早上也是迫于墨家的压力,不得已而为之,你消消气,能不能不走?”

喻色越过喻沫第二次步下楼梯,朝着门前走去,真的走了。

这么些年,每逢年节喻景安给家里人发红包,其它人都是一千一千的发,她都是一百,不过,她从来不乱花钱,再加上每个月喻景安给她高中住校的一千块的生活费,三年的高中生活,她也攒了点小钱,算一算可以撑到高考。

所以,喻色一点也不迟疑的就离开了喻家。

“站住,给我回来。”喻景安继续吼。

“让她走,出了这个家门就再也不要给我回来,否则,我打断她的腿。”陈美淑气急败坏的喊到。

第8章 未婚妻

天有些晚,喻色直接打车去了启美一中。

正是晚自习的时间点,校园里静悄悄的,喻色拿着自己所有的家当打开宿舍的门就走了进去。

整理好东西刷起了手机,才发现现在整个T市都在狂欢墨靖尧活过来这件事。

只不过,他还没有苏醒。

但是这并不影响T市万千少女的花痴心。

论坛里到处都是这条消息,再配一张墨靖尧以前帅帅的照片,后面跟贴盖楼的可是说是秒增。

喻色只看了几个贴子就关了。

她不是墨靖尧的粉儿。

不过,她很清楚,她点穴的手法算是初学,墨靖尧虽然活过来了,但是距离苏醒还有段距离。

除非是她学成了九经八脉法,或者遇到一个比她更厉害的高手,才有可能。

下晚自习了,三个舍友冲了进来,杨安安一把抱起喻色,“你可吓死我了,你爸说给你休学,我还以为你生病了呢,快让姐看看你是不是哪里不对?”

喻色乖乖的下了床,任凭杨安安围着她转了三圈,然后直接搂着杨安安倒在了床上,使劲的呵她的痒。

这一刻,她终于活过来了,被人关心的感觉真好。

第二天,下了早间操就进入了教室。

班主任张老师一看到喻色就把她叫了出去。

“昨天休学是怎么回事?”

听着张老师严肃的质问,喻色明白张老师是不想她休学,毕竟,她的成绩在年级排名一向都在前十,眼看着再过两个月就要高考了,这个时候休学那就是毁了一辈子。

喻色想起昨天这个时候喻景安打电话让她请一天假专门给她过生日,她就真的信了真的请了。

反正,她觉得高考考的好不好,不是一天的学习就可以决定的。

结果,她被她爸配了阴婚。

“没事了,我爸以为我生病了,结果是医院那边闹了乌龙。”喻色随便的给了一个理由,配阴婚这种事情,喻景安不嫌丢人,她嫌瘆得慌。

张老师松了口气,这才又道:“昨天墨氏集团的洛董也打电话过来找你,我说你不在学校,后来她联系上你了吗?”

“她是找我爸的,已经找到了。”

“哦,真奇怪找你爸怎么找到你的头上来了。”张老师自言自语的说到,不过也没深究,就放行喻色了。

再回学校,喻色很珍惜。

昨天以为再也回不来的地方,再回,就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放学了,杨安安拉着喻色冲向校门外的砂锅店,“快走,不然去晚了我最爱的鱼丸就没有了。”

两人气喘吁吁的才坐下来,隔壁班一个女生就坐到了喻色对面,“喻色,喻沫是不是你姐?”

“不是。”

“切,明明就是,她可是咱们启美一中出去的美女校花,你不承认是不想自己被你姐给比下去吧。”

“想说什么,直接说完,别影响我吃砂锅。”喻色不想听喻沫的名字,不是因为她怕被喻沫给比下去,而是因为喻沫的冷漠,被配阴婚的这个阴影,她想绝对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过去的,要很久很久。

她不喜欢穿寿衣的感觉。

女学生一点也没被她的冷漠影响到,继续八卦着新闻,“你没看新闻吗,墨靖尧有未婚妻了,是你姐喻沫。”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