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玄幻仙侠

绝代妖伶 插曲、绝代医女全文阅读免费

绝代妖医

绝代妖伶 插曲、绝代医女全文阅读免费

小说分类:[都市异能]

小说连载: [连载中]

上架时间:2020-09-07 17:43

小说章节:第 1305 章

最新章节: 第1305章 魔头 (2020-09-09 22:53:51)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好看的小说推荐(www.sossw.com)

小说字数: 2,709,881

上一世,孟川为了女友当牛做马,结果却被像垃圾一样丢弃;这一世,孟川得到祖上妖道医圣传承,又有一只橘猫护道,从此纵横都市,吊打一切,无所不能!

精彩章节试读

第1章 橘猫会说话

“不!不要吃我!呼……呼……”孟川猛然从床上坐起,满身虚汗。

“这是怎么回事儿,那条巨蟒呢?”

孟川看着周围熟悉的一切,有些发懵:这不正是自己之前的家吗?

孟川目光瞥见了墙上挂的日历,赫然发现这竟然是三年前!

难道这三年都是自己的梦?那这梦也太真实了!

正在孟川愣神的时候,自己房间的门突然被推开,一个娇小玲珑的身影飞快跑了过来,关切地问道:“川哥,你怎么了?!难道是做噩梦了?”

这是个二十出头的女孩,长相甜美清纯,可爱至极。看到这个女孩,孟川浑身一颤,一把就抱住了她,眼泪不禁落下:“可儿,你真的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江可被孟川这一抱弄得满脸通红,虽然两个人关系很好,但是毕竟是以兄妹相称,这么抱在一起,自己难免害羞起来。

“川哥,你怎么了?怎么还哭了?”

孟川松开了江可,擦了擦眼泪,高兴道:“没……没事,川哥就是太高兴了……”

看着江可清新可爱的脸庞,孟川感慨万千。

他自打成了孤儿后,便生活在了江家。

江家的江北祥与自己的父亲关系交好,也是一个医生,在衡州开了一家小医馆糊口,妻子多年前也去世,只剩下一个比孟川小两岁的女儿,就是江可。

上一世,孟川因为女友背叛,他遭受不了打击,患上了心肺之症,一病不起。之后三年,江可处处照顾他。

后来,在为孟川求医的路上,江家人遇到了一条蟒蛇的袭击!那条巨蟒足足上百米长,水缸般粗,头顶已经有角生出,根本不是凡物!

江北祥直接就被吃掉,江可也没能逃过厄运,在给孟川争取逃跑时间的时候,被巨蟒一口咬死。

临死之前,江可那满连泪痕的脸和那深情却迟来的告白依旧在孟川耳畔:“川哥,其实我一直没有把你当成我哥,我喜欢你,甚至是爱你……你一定要加油活下去,不要这么颓废了,因为世上还是有很多爱你的人啊……”

孟川此时想到,依旧心痛不已,所以刚才见到江可之时才会这么激动。

不过,孟川也随之想起,身体虚弱的自己当时也被那巨蟒追上了,只是在巨蟒即将要吃掉自己的时候,自己养了多年的那只橘猫突然出现,踩在了巨蟒的头顶!

那橘猫似乎有万斤重般,直接将巨蟒脑袋踩烂,并且对着奄奄一息的自己开口说话了!

“孟川,这三年颓废的生活也过够了吧?本座念在你家世代供奉,给你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并且将你家妖道医圣的传承尽数赐你,你不要让我失望。这三年,我可被你饿的够呛……”

说完,孟川失去了意识,一睁眼便真的回到了三年前。

想到这里,孟川搜寻了一下自己的记忆,果然发现自己大脑中果然出现了医道占卜、风水玄术等等知识!

这都是真的!对了,那只橘猫呢!?

想到这里,孟川连忙问江可:“可儿,大橘呢!?你见到它了吗?”

大橘就是那只橘猫,是自己祖母养的,后来祖母去世,自己的父亲又把橘猫从老家接回来,再到后来父亲在自己十三岁那年意外去世,这橘猫便跟着自己来到了江家。

之前孟川只是觉得这橘猫太大,太能吃有些不正常,但是现在想来,这橘猫似乎从自己没出生前就跟着自己祖母,年纪比自己都大!

想到那只几乎成精的巨蟒,孟川觉得世界上有太多自己不知道的东西,这只橘猫能让自己重新回到三年前,恐怕不简单!

江可不知道孟川为什么突然会问这只橘猫,想了想,道:“今天还没看到它,或许又去厨房偷吃了吧?你也知道,大橘它太馋嘴,每次都吃不饱……”

两个人正说着话呢,就听见下面传来一阵阵躁乱的声音,似乎是出了什么事儿。

“下面怎么了?”孟川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江可道:“不知道啊,刚才我爸接手了一个昏倒的病人,正在看病呢,难道是出了什么事儿?”

“咱们下去看看!”孟川起身说道,江可也跟在孟川身后,一并下了楼。

楼下,正是江北祥开的医馆。

江家家境也很一般,盘下了这个门脸之后,便将楼下当作医馆,楼上当作三人住的地方,勉强够用。

江北祥擅长中医,医术很好,所以这家“江北医馆”名声不错,来看病的人络绎不绝。

他本人也宅心仁厚,不仅不顾周围人的非议,拿孟川当亲生儿子一样养了多年,当时孟川重病,江北祥更是连医馆都卖了,给孟川治病,生活极其窘迫。

所以,孟川是把江北祥当作父亲看待的。

孟川一下去,便看到江北祥拿着毫针满头大汗,面前的病床上躺着一名身穿练功夫的老者,脸色铁青,满头大汗,捂着自己的胸口似乎极其痛苦。

通过妖道医生的传承,孟川一眼便能看出这老者是心梗发作。可是,老者通身有一种普通人看不到的寒气,又让这心梗之症有所不同。

也正是因此,江北祥施针之后,老者的心梗之症非但没有半分好转,反而是更加严重了。

其余在这里的患者看罢纷纷低语:“这江医生的医术,也没别人传得这么神啊。人家老头送过来的时候还能站着,现在被他一扎针,直接就躺下了!这不是给人活活医死了嘛。”

“就是,你看老头那脸色,估计一会儿就得咽气!这是什么庸医开的医馆,我可不敢在这里看病,快走吧快走吧!”

“就是,能治死人的医馆谁还来?万一两针把我也扎死了,我找谁说理去!?”

众人的话,更是让江北祥急躁。如果这老者真的死在自己这里了,那自己这医馆也别想干下去了!

“江叔,这是怎么回事儿?”孟川连忙过去问道。

江北祥面露难色,道:“这……刚才有好心人送这位老哥过来,说他在附近公园晨练,一下子昏倒了。我检查确认他是心梗之症,然后给他施针,明明是可以救他的,但是也不知道怎么,反而是情况更加严重了。”

第2章 颤针

“啊?!”江可一惊,顿时急了,“这可怎么办?爸,要不然赶紧把这位老大爷送到正规医院去吧,要不然……”

“来不及了!”孟川见老者脸色愈发铁青,知道再这么下去,他肯定活不过一个小时!而且,老者病的关键并非是心梗,而是身上的寒气。就算送他到大医院去,也只会跟江北祥一样无计可施。

凭借自己脑海中的妖道医圣的传承,孟川有十成把握可以将这老者救回来。

“江叔,我来试试,你的针袋在哪里?”孟川撸起袖子,准备动手。

江北祥下意识地指了指旁边桌子上的针袋,随即反应过来,道:“小川,你要救人?!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你从来没学过医,哪儿能救人?!要是出了什么事儿,你自己就脱不了责任了!”

孟川随手拿过针袋,取出四根毫针来,道:“江叔你放心吧,我爸也是医生,我小时候,他教过我治病救人,没问题的。要是人出了什么问题,我来负全责!”

此时,医馆中其他人见孟川要施针,更是惊愕,纷纷怒道:“这医馆未免也太不正规了吧?!一个年轻人,竟然也能给人针灸?万一出问题了谁负责人!?”

“就是!江医生都无可奈何,差点儿把人治死,这么一个年轻人就能把人救活了?”

“依我看,这年轻人就是江北祥这个骗子搬出来扛包的,如果这老头死了,江北祥就能说是年轻人治死的,跟自己没有关系!”

“没错,肯定是这样的,真是害人的庸医啊!”

“可惜了这老头,本来来的时候好好的,现在却被活活医死,这草菅人命的破医馆,真是应该关门!”

“胡闹!”江北祥顿时也急了,就要阻止孟川。

但是,孟川手法极其娴熟,已经将两根针扎入了老者魄户,神堂两根穴位上,离手之时更是在两针上轻轻一弹,顿时毫针震颤起来,随着毫针的震颤,老者身上那肉眼看不到的寒气在被逼退,全都缩回到了老者的左肩上。

显然,老者的左肩才是他病症的关键。

“颤针?!你怎么会用颤针?!”江北祥大吃一惊,因为他虽然也懂针灸,懂得也只是皮毛而已!

孟川这一手,他就算不会,也知道这是一种很高明的针灸手法,名叫颤针,除非是经验老到的中医,不然一般人不可能会!

正在孟川想要给老者再扎上最后两针的时候,医馆外突然传来了一阵汽车刹车的声音。随即,一个一身高档的中年带着几个保镖飞奔进来,着急地叫道:“爸,您没事儿吧?!”

见到老者躺在床上,几乎昏死,而给他施针的竟然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这个中年顿时大怒,骂道:“你们在干什么?!我爸病倒了,你们不把他送到正规医院去,怎么敢让这种小医馆的赤脚医生给他治疗?!”

“这么一个年轻人,他懂什么医术,要是我爸有个三长两短,我让你们这个医馆玩完!”

说着,他便招呼自己带的保镖要把老者抬走,送到正规医院去。

被打断施针,孟川眉头一皱,但是如果此时不扎针,老者肯定是九死一生,那责任还是会落在自己和江叔头上。

于是,孟川再次扎出两针,封在了老者的心俞、督俞两处穴位。

中年见孟川还敢动手,更为愤怒,上前一把扯住了孟川的衣领,骂道:“臭小子,我刚才说话你没听到吗?!还敢给我爸扎针,你看看我爸都被你们这破医馆给医成什么样了!”

孟川白了这个中年一眼,见他穿着打扮都很不俗,猜他的身份肯定不一般,要不然也不会如此嚣张跋扈,所以,也懒得跟他多说什么,道:“放心吧,老人家没事,我扎了两针,他的病情已经得到控制了。”

孟川猜的不错,这个中年正是衡州有名的富商,王城。王城的产业遍布衡州很多地方,是数一数二的富豪。他知道自己的老爷子心脏不好,平日都小心照料。

哪知今天老爷子在公园锻炼,心脏突然就出了问题,被好心的路人送到了就在附近的江北医馆。要不然,他哪能让自己的父亲来这种小医馆看病,肯定直接送到衡州最大的医院了。

“你放屁!”王城大怒,“刚才人都快不行了,你还敢说他没事……”

王城还没说完,突然听到躺着的王老爷子重咳一声,然后气顺了一般,重重喘了几口气之后,竟然坐起来了!

孟川微微一笑,打落了王城的手。

“唉吆,真是神了!刚才人都快不行了,就扎了四针,人就好了?!”

“这年轻人医术可以嘛!真是没想到,这都能把人救活!”

“江北医馆看来也不是什么沽名钓誉的地方,一个小年轻都能把人救活,那江北祥医生的医术,应该更好才对吧?”

其余的人纷纷点头,夸奖起孟川的医术来,对于江北医馆的怀疑也烟消云散了。

王老爷子坐起来,揉了揉自己的胸口,一脸惊愕地说道:“咦,真是奇怪,刚才疼得跟刀绞一样,现在竟然好了……”

王城连忙过去问道:“爸,您……您没事儿吧?!”

王老见自己儿子在这里,惊愕道:“小城,你怎么来了?我没事儿,刚才锻炼的时候,心脏突然疼得厉害,现在已经全好了。对了,刚才是哪位神医帮我治疗的?快让我好好谢谢人家……”

孟川笑笑,拱手道:“老爷子,刚才是我帮您施针治疗的。不过,您的病还没有完全好,要是想真正熬过这一关,还需要继续施针……”

“你闭嘴!”孟川的话还没说完,便被王城打断了。

“你们这些骗子,刚才差点儿害死我爸,现在我爸醒了,就不要脸地说是自己治好的,想邀功、骗诊金了!?”王城愤怒地指着孟川鼻子骂道,“告诉你们,想也不要想!我王城不缺钱,但是就算把钱给要饭的,也不会给你们这种骗子!”

第3章 妖道医圣

孟川听罢微微皱眉,心里满是不爽。

如果不是有人把你老子送到了我们这里,恐怕现在他老人家早就已经病危了!

我救了你老子,一个“谢”字都不说,反而口口声声说我是骗子,哪儿有这个道理!?

王城并不准备罢休,招呼自己带来的几个膀大腰圆的保镖,道:“来,你们给我把这害人的地方给砸了!”

那些保镖纷纷应声,就要砸医馆的东西。江北祥顿时变了脸,连忙想要去阻拦:“不行,你们不能砸我的医馆!附近的人都来这里看病,你们砸了医馆,这里的病人怎么办……”

江可也吓得脸色发白,不知如何是好。

孟川心中也有火起,正要动手阻止这群人,老者此时摆手道:“小城,不得无礼!”

保镖纷纷停了下来。

老者清咳一声,道:“我心脏的毛病,自己知道。这位小医生刚才确确实实是救了我,你们怎么能恩将仇报呢?快给这位小医生诊金,跟人家道歉。”

“给他诊金!?”王城声音提高了八度,“爸,您不知道我刚来的时候您的样子!他们差点儿害死您知道吗?行了,我给您一个面子,今天不收拾他们。您的身体才是最要紧的,快跟我去衡州第一医院去检查检查吧,可别被他们这群庸医治出什么好歹来!”

说着,瞪了一眼孟川之后,便搀扶着老者往外走。

孟川虽然心有不快,但是还是好心提醒了一下,道:“现在老爷子还不能走,我如果不尽快再帮他施针,他很有可能熬不过去。”

“去尼玛的,敢再诅咒我爸,我让人弄死你!”王城回头骂了一句,火气更甚。

老者知道自己再不和儿子离开,这里非乱起来不可,只能满怀歉意和感激地看了孟川一眼,然后拉着王城离开。

王城将老爷子送上车后,回头恶狠狠地看了一眼江北医馆的牌子,招呼一个保镖,小声道:“去找老刀来,把这破地方砸了!敢害我爸,哪儿能这么容易就放过他们!?”

“是,王董!”保镖点点头,便去安排了。

孟川见人走了,只能无奈摇摇头。今天万一这个老爷子真是有个三长两短,也完全是这个儿子自己作的,怪不得自己了。

此时,江北祥突然抓住了孟川的手,问道:“小川刚刚到底怎么回事儿?你在这个家住了这么久,我怎么从来不知道你会医术,而且造诣还这么高?别说是你爸交给你的,你爸走的那年,你才十几岁,能学会什么医术?!”

孟川心说不好,自己突然会了医术,果然江叔开始怀疑自己了。

“那个……我爸在我小时候交给我一些医术的底子,后来我自己又研究一些医书,加上经常在医馆看您坐诊,所以耳闻目染会了一些……”

“可是刚才那人的病,连我都束手无策,你又怎么能治得好?小川,你跟我说实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江北祥根本不信,打破砂锅问到底般问道。

“这……”孟川眼珠子转了转,本想再编点儿什么理由,却见二楼一只橘色的身影一闪而过,连忙道,“刚才我也只是误打误撞治好了那老人家而已。好了,江叔,这里还有这么多病人呢,您快看病吧,我还有事,先上楼去了!”

说完,绕过江北祥,几步便上了楼。

江北祥一把没抓住孟川,叹了口气,道:“这孩子,跟我竟然还藏着掖着。”

此时,旁边几个病人来让江北祥看病,江北祥无奈又投入到了工作中。

来到楼上,孟川回到自己的房间,果然看到那只橘猫此时正坐在自己的饭盆前,吃猫粮吃的正香。

孟川将房门关上,仔细打量着这只橘猫。

这只橘猫看起来并无什么特别之处,只是特别大,特别肥,体长将近五十厘米,体重也得有三十多斤左右,平时连可儿都抱不起来。

刚开始,这么大只的猫孟川虽然惊奇,但是也并没有怀疑什么,毕竟十只橘猫九只胖,还有一只特别胖。

但是此时,孟川怎么看这只橘猫怎么不对劲儿!

孟川贴着门,眼睁睁地看着这只橘猫将饭盆里的猫粮全部吃完,然后舔了舔嘴,坐在原地,一双碧绿的眸子开始跟自己对视起来。

良久之后,橘猫三瓣嘴动了一下。

“你瞅什么?没看到盆空了吗?给本座加满!”

孟川一愣,随即炸毛了:“卧……卧槽!猫……猫说人话了?!”

大橘“鄙夷”地看了孟川一眼,又开口了:“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之前本座一脚踩死那条怪蛇之后,不是已经跟你说过话了吗?”

孟川愣了愣,觉得自己大脑一团乱麻,良久之后才说道:“照这么说来,那一切都是真的?!我确实是回到了三年前,而你也不是一只普通的猫?”

“本座已经帮你把祖上的传承都传承给你了,你还不愿意相信吗?”大橘摇摇头,一脸不屑,“这么多任伺候本座的人,你恐怕是最愚钝的一个。偏偏妖道医圣传承的大劫要在这一世降临,真是让本座为难。”

“什么祖上传承?什么妖道医圣?你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孟川觉得自己世界观都有些要崩塌,这只橘猫嘴里的话,自己根本一点儿都听不懂!

橘猫叹了口气,道:“果然妖道医圣一脉衰落了,怎么出了你这么一个废物。算了,我简单跟你讲一讲吧。”

“世上,并不是正常人所见的一样,有很多玄而又玄的东西,其中之一,便是修法者。你们家祖上,正是赫赫有名的修法一脉——妖道医圣。”

“你的祖上是一位大能,成就世间最强的噬妖体,既能悬壶济世,治病救人,又能吞噬妖邪,斩除邪祟。就是那个时候起,本座开始追随……啊不,是他侍奉本座,代代如此。”

橘猫一本正经地继续给孟川讲述:“你的祖母,你的父亲,都是被本座传承了你们祖上的一身本领,唯独到了你这一代,却颓废地像一个废人一样将近三年。”

“直到那次你有生命危险,本座才出现,并且用了逆转春秋之法,带你回到了这三年前,再给你传承,希望你能重振妖道医圣的传承!”

第4章 大劫

等橘猫说完,孟川仔细一想,确实自己的祖母在老家是远近闻名的巫医,而父亲也是小有名气的医生,几乎没有治不好的病,原来他们都是有着祖上的传承!

而这只橘猫,居然追随过自己的祖上,那它的年纪也定然恐怖无比!至于他说自己祖上是供奉他的,那八成是在欺负自己不懂事,想要翻身当地主了。

“这么一说,我倒是明白一些。”孟川点点头,“那你刚才所说的我们传承的大劫,又是怎么回事?”

橘猫舔了舔自己的爪子,道:“这解释起来就比较复杂了。总之,你们妖道医圣这一脉,越来越奇怪。理论上你们族人的寿命应该会有三百多年才对,一旦成为大能,寿命则更加长远。但是到你祖母这一代,六十岁便寿终正寝了。”

“而你的父亲更是意外去世,年仅三十多岁。本座觉得有些不对劲儿,经过推演,便发现你们这一脉人有一场大劫。比如你,才二十多岁,便要被巨蟒生吞。”

“啊?!”孟川得知自己有大劫,顿时脸色就变了。

橘猫倒是淡定,道:“放心好了,既然知道你们有大劫,本座不会坐视不理。只要你的实力足够,自然可以成功渡劫。而本座,便会好好帮你提升自己实力。到时候那巨蟒再来,你一拳便可打爆!”

“真的吗?”孟川想到这只橘猫可以一爪踩烂那巨蟒的脑袋,心中也有底气,道,“那好,我相信你。”

橘猫自傲地点点头,道:“自然要相信本座。毕竟作为你们的主人,接受你们世代的供奉,本座还是有义务保护你们铲屎一族的。”

“铲屎……一族……”孟川不禁无语。

……

在王城的车上,老者语重心长地劝慰道:“小城,人家那位小医生确实是救了我,你回头可一定要登门拜谢啊。”

王城皱眉,道:“爸,我都跟您说了多少次了,您差点儿死在他们手上,怎么还替他们说话呢?”

“你这孩子,爸的身体,我能不清楚吗?他到底有没有救我,我心里门儿清,你……”王老说话间突然便皱紧了眉头,捂住了自己的心脏。

王城见状大惊,扶住王老道:“爸,您怎么了?!难道又犯病了!?”

王老此时已经疼得说不出话来,跟之前在公园里一样。

王城顿时急了,催促司机道:“快点儿,再开快点儿!我爸的心脏病又犯了,赶紧去医院!”

“好……王董您放心!”司机立马加速朝医院赶去。

到了医院,医生见来的是衡州大名鼎鼎的王董,哪里敢怠慢,立马让医院最好的医生去给王老检查治病,但是折腾了半个小时了,王老的症状丝毫没有减轻,反而是更加严重了。

看着躺在床上,疼得几乎昏厥过去的父亲,王城急眼了,扯住第一医院心外科科室主任刘保全的大褂领子,骂道:“你们怎么回事儿?!都是一群饭桶吗!?我爸疼成这个样子,你们折腾了这么久了,一点儿有用的事儿也没干,一天天都是在这里吃干饭的吗!?”

刘保全为难地说道:“王……王董,实在是对不起。主要是您家老爷子的病实在太奇怪了。看他的症状,明明就是心梗,但是我们怎么查也没有查出到底是哪根血管出现了问题,自然也没办法进行第一次球囊扩张,更别提放支架了……”

他们自然查不出王老的病症,因为堵塞王老血管的,是一种肉眼根本无法看到的寒气。

王城大怒,一把推开了刘保全,一脚踢翻了旁边的一张桌子,骂道:“饭桶!都是饭桶!我每年给你们医院捐了这么多医疗设施,结果我爸的病都治不了,什么破衡州第一医院,真是一群废物!我要给我爸转院,转到京城去治!”

被王城这般骂,刘保全虽然不爽,但是也不敢多嘴,只能小心翼翼地说道:“王董……王老爷子这情况,恐怕撑不到您送他到京城了……而且,心外科方面,我们的医疗设施不差京城的医院多少,就算到了京城的大医院,他们也束手无策……一会儿,您就签个字吧,老爷子这情况,真的说不好……”

“你给我滚!”王城一脚踹倒了刘保全,“你们一个个,都咒我爸死是不是!?”

说完这句话,王城猛然想到了一个人——孟川。

他清楚地记得,本来自己父亲跟现在一样,几乎昏死,但是被那小子两针就救回来了。而且自己临走前他还说过,自己父亲的病还没好,想要熬过这一关,必须得继续施针……

这一切,都被那小子说中了,难道他真的是神医不成!?

不管是不是,只能司马当成活马医了!

想到这里,王城立马招呼自己随行的保镖,跟自己回江北医馆让孟川过来给老爷子看病。

……

“……具体的方法就是这样,凭你们这一脉的传承,外加本座教的修法方式,你肯定能够快速提升实力,应对你自己的大劫,明白了吗?”橘猫一边吃着孟川从厨房偷来的一条鸡腿,一边说道。

孟川盘坐在床上,点点头。

在橘猫的教导下,自己已经算是要迈入修法着的世界了。只是橘猫所传授的修法方式……真的很橘猫!

“对了,”橘猫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一样,说道,“今天来医馆就医的那个老头,你还记得吧?”

“当然记得,怎么了?”孟川问道。

橘猫舔了舔哈喇子,道:“那股寒气,你应该也看见了。那老头家里可是有个好东西,回头你看看有没有机会去他家里一趟,咱们把那东西抓回来!”

“什么好东西?难道是……”孟川一惊。

大橘点点头,道:“没错,应该是一种妖。妖这东西虽然少见,但并不是没有,那寒气诡异,应该是一种肉质极寒的妖,要是能抓回来……”

第5章 我要的是你的态度!

大橘的哈喇子又下来了。

孟川默然无语,心说这只肥猫可真是本性不改,之前装普通的猫的时候,就吃个没够,仗着江可还算宠它,没少嚯嚯好吃的。现在开口说话了,还是张嘴闭嘴都是吃的,怪不得要比普通的猫大上两圈。

就在此时,楼下突然又传来了响动,这次跟上次争吵的声音还不一样,动静更大。

“怎么回事?我先下去看看!”孟川连忙起身下楼。

到了下面,孟川便看到医馆此时一片狼藉,几个混混一样的人正在打砸医馆的东西,吓得病人四散而逃。

“你们……你们别动我医馆的东西!”江北祥眼珠子都瞪出来了,上去就要拦住那群人,但是为首的一个刀疤脸恶狠狠地一耳光就抽在了江北祥的脸上。

“啪!”一声脆响,江北祥被抽的连退了好几步。

江可连忙上去扶住江北祥,怒道:“你们怎么还动手打人!?我们医馆怎么得罪你们了?!”

“得罪我们?得罪我们事小,得罪了王董才是大罪!敢害的王董的老爷子差点儿出事儿,你们这破医馆别想再开!”刀疤脸看了江可一眼,脸上露出淫笑,“吆,小丫头长得倒是俊俏,你要是愿意跟哥几个去玩玩,我们就放你们医馆一马,怎么样?”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快离开我们的医馆,不然我报警了!”江可羞愤异常,拿出手机就要打电话。

刀疤脸呵呵一笑,道:“还报警?你敢报警,我现在就扒光了你,让你以后再也没脸见人信不信?”

说着,手便朝江可伸去,要趁机揩油。

就在他的手要落在江可身上时,一只略显瘦弱的手精准地扣住了刀疤脸的腕子,让其难动分毫。

刀疤脸只觉得眼前一花,便出现了一个年轻人,抓住了自己的腕子,顿时吓了一跳:“你是谁?从哪儿冒出来的?”

孟川满脸怒容,并没有回答,而是一个耳光就抽过去了。

刀疤脸被打得一个踉跄,嘴里牙飞出去好几颗,勉强站稳之后大怒,道:“妈的,敢打我?!来人,这儿有一个刺头,给我收拾了他!”

其余人也不砸东西了,纷纷扛着家伙朝孟川冲去。

孟川扶住江北祥,关切地问道:“江叔,您没事儿吧?”

江北祥摇摇头,道:“我没事儿,小川你……小心!”

江北祥话音刚落,孟川身后已经有一根棒球棍砸下。孟川已经得到妖道医圣的传承,一身本事哪里是普通人能比的?

并没有回头,便已经感觉到了这棍子朝自己后脑袭来,随手一拳便打了出去。

“咔嚓!”棒球棍应声碎裂,而孟川的拳头却一点儿事儿都没有。

“敢来江北医馆闹事,真是反了!”孟川一回头,冷声说道。

其余人围住孟川就要打,但是在孟川的眼中,他们的动作都宛如蜗牛般极其缓慢,孟川一拳挥出,顿时有一个人像是被车撞飞一般,倒地不起。

前后几秒钟的时间,刀疤脸的一干小弟全被孟川撂倒。

刀疤脸一时呆愣在原地,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孟川已经薅住他的脖领子。

“是那个什么狗屁王董让你来的?!”孟川冷声问道。

刀疤脸一个哆嗦,想到王董,又有了一些底气,道:“没错,是王董!怎么样,要是怕了,就赶紧放开我,你应该知道王董在衡州的实力,弄死你就像碾死一只蚂蚁一样……”

孟川一个耳光就把他接下来的话抽了回去。

“我不管他是谁!敢砸我们江北医馆的东西,今天天王老子来了也要赔!”孟川这话极其霸道,一旁的江北祥却担心会惹出祸端来,上前劝道:“小川,算了,今天就当我施针差点儿害死哪位老先生的惩罚吧,你让他们走,这些人咱们得罪不起……”

孟川摆摆手,道:“江叔,这事儿您别管,我来处理!”

要是以前,孟川是绝对不敢惹事儿的。但是现在,他已经是死了一次的人了,身上又有妖道医圣的传承,楼上还有一只成了精的橘猫在,自己又有什么好怕的呢?

就在此时,门外响起汽车引擎的声音,是王城去而复返。

王城进医馆看到这幅情景一愣,突然想到自己让老刀,也就是刀疤脸来医馆打砸的事情。只是这群人未免太逊色了,竟然全都被打倒了!

“王董!快救救我!”刀疤脸像是见到主人的狗一般,立马呼救。

孟川见正主来了,大概也能猜到王城为什么回来,不由得冷笑一声,将刀疤脸给松开了。

看着满地哀嚎的打手,王城脸色阴沉,低声骂了一句:“废物!”

随后,王城看向孟川,道:“我爸的病症又犯了,你能不能救?”

孟川点点头。

王城心中一定,用不可拒绝的语气道:“能救就行!现在跟我走一趟,去医院救我爸!”

孟川丝毫没动。

见孟川没有动步,王城微微皱眉,还未说话,旁边一个保镖便骂道:“我们王董让你去医院呢,耳朵聋了是怎么着?!”

孟川冷笑一声,道:“你是来求我行医,还是来命令我的?”

“怎么?”王城觉得太阳穴腾腾直跳——这个臭小子,太不知好歹了!“命令你又如何?能亲自过来叫你去给我爸看病,我已经是给足你面子了!”

孟川呵呵一笑,道:“这面子,我可不稀罕。”

“你!”王城只觉得一口血快喷出来,强行压住火气之后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不就是图钱嘛,只要你能把我父亲救回来,我给你五百万!”

孟川负手,摇摇头笑道:“王董,看起来你根本不懂我的意思。这事儿,不是钱的问题。”

“不是钱的问题还能是什么问题?你要是嫌少,价格你自己开,只要你能把我父亲救回来!”王城恼怒道。

从来,王城就没有见过用钱搞不定的人!

不过,他这一招金钱攻势对孟川并没有半点儿作用。

孟川指了指被砸得一团糟的医馆,冷笑道:“钱?我要的是你的态度!”

第6章 医者仁心

“……”王城点点头,深吸一口气,对一旁的老刀道:“你,过去自抽耳光道歉!”

“啊?!”老刀一愣,

“愣着干什么,我让你自抽耳光道歉!”王城怒道。

老刀一个激灵,连忙来到孟川面前,啪啪抽自己耳光。

“对不起,小兄弟,带人来砸你的医馆是我的不对,我该死,我该死……”

王城背着手,冷声道:“现在满意了吧?”

孟川摇摇头,道:“王董,您的架子可真大。真正让我不爽的,是你这个狗腿子吗?”

“你父亲在公园因为心梗昏倒,被路人送到我们医馆来看病,我们出手相助,你一个谢字都没有也就算了,竟然还一口一个骗子,责怪我们差点儿医死他老人家!”

“即使如此,我还是不计前嫌,提醒你最好留那位老先生让我继续针灸,但是你呢?你非但再次辱骂,还让人过来砸了我们的医馆,就是这般恩将仇报的?!”

“今天如果你能放下架子,好好求我,我没准儿本着医者仁心,会出手救你父亲。但是你这个态度,呵呵,对不起,你另请高就吧!”

说完,孟川转身就要上楼。

“妈的!”王城听孟川语气如此坚决,顿时也怒了,道,“臭小子,我给你脸,你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是不是?!让我放下架子求你,你算是个什么东西!”

“那王董您就请便吧!你尽管可以看看,我若是不救,谁还能救!”孟川摆摆手,根本没有回头。

王城气得正要大骂,这时候他的手机响了。王城接过电话,电话那头便传来了刘保全的声音:“王董,您快回来吧,老爷子好像……好像快不行了……”

“什么?!”王城大惊,手里的手机“啪”地一声便摔在了地上。

“孟先生!”王城稍一犹豫,立马高声喊了孟川一声,不过孟川迈步上楼,并没有停留。

王城一咬牙,颤颤巍巍地抬起手,一个耳光便抽在了自己的脸上。

“啪!”一声脆响,惊呆了所有人。谁也没有想到,平时高高在上的王董,竟然真的会自抽耳光!

孟川也停了下来。

“孟先生,刚才是我不对,是我态度不好。求求您,您就出手救救我父亲吧!”

“啪!”王城又是一个耳光。

“我父亲他老人家不能有事,如果这两巴掌您还不消气,那我就继续打下去,打到您满意为止!”

江北祥见王城如此,心中难免动了恻隐之心,幽幽一叹,道:“小川,医者仁心,王董能做到这一步,也有心了。既然你有能力救那位老先生一命,就去吧。”

王城见孟川依旧没有回来的意思,第三耳光就要再次抽在自己脸上。

然而,这一巴掌还没有落在他脸上,他便觉得眼前人影一闪,孟川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拦住了他。

“走吧,去医院。”孟川说完,自顾自走出门外。

本来他确实不打算再管这件事情,但是念在王城一片孝心,为了自己老爷子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抽自己耳光跟自己道歉,那自己也没必要小肚鸡肠的了。

王城听罢大喜,当即招呼身边的保镖道:“你们快去给孟神医开车门!你留下,看看这里砸坏了什么东西,原价……不,十倍价格赔偿!”

说完,连忙回到车上,跟孟川一并到了医院中。

来到医院,孟川被带到了急诊室。

此时王老已经陷入了昏迷,各个仪器都发出“滴滴滴滴”的警报声响,情况很是危机。

刘保全见王城来了,连忙上前道:“王董您来了,老爷子情况真的快不行了,您还是快签字吧……”

“给我滚一边儿去!”王城直接推开了刘保全,带孟川来到王老旁边,焦急地问道:“孟神医,这种情况还能救吗?”

孟川检查了一下王老的眼睑,点点头道:“问题不大,我施针就能把人救回来。回头开一张方子,你们按照方子抓药煎服,我再针灸两次,就可以彻底痊愈。”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还请孟神医出手,救我父亲一命吧!”王城大喜,拱手道。

孟川点点头,把从医馆带来的针袋拿出来了,正要施针,一旁的刘保全见状心里一跳。

这个人是谁,看样子他要给王老治病啊!千万不能让他动手,万一他动手把人救活了,那岂不是说明我的无能?我一个心外科主任的脸,到时候也就丢尽了!

再或者他把人医死了,那死在我们医院里,责任不还得是我们医院背?

说什么也不能让他动病人,绝不能!

想到这里,刘保全立马上去抓住孟川,道:“你是谁,凭什么动我的病人?!你也不是我们医院的医生,我不能让你胡作非为!”

孟川微微皱眉,道:“我在救人,你这是干什么?”

“你救人?”刘保全冷笑一声,道,“看你这么年轻,懂什么治病救人?我可是衡州第一医院最好的心外科医生,我说这个人救不活,那就救不活!”

“再者说了,你有什么资格在我们医院治病救人?你是我们的医生吗?有行医资格证吗?”

这么一个人在旁边拉扯,是不可能能施针的。而王老情况也比较危急,要是再拖下去,人咽了气,孟川也不可能让人起死回生。

“快让开,你救不活,我能救活!再耽误下去,病人就危险了!”孟川训斥道。

刘保全丝毫不愿意撒手,说什么也不让彭涛碰王老:“不行!我说了,你不能碰我的病人!”

他不管病人是不是能够救活,如果救活之后折了自己的面子,那自己说什么也不会让孟川动手的。

王城看了着急,一耳光就抽在了刘保全的脸上,怒骂道:“你快给我滚开!孟神医是我请来救人的!既然你是个废物,救不活我父亲,就别在这里碍事儿,耽误孟神医出手!”

刘保全被打得连连后退,正要反驳的时候,急诊室的门再次被人推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进来了。

第7章 国医圣手

“陈院长!”刘保全像是见到了救星一般,连忙到老者旁边告状,“您终于来了!这里有一个臭小子,非要给王董的老爷子治病!他这样子,哪里会治什么病?!万一把人治死了,岂不是咱们医院来背这个锅?您快把他赶出去吧……”

陈义真正是第一医院的院长,在衡州也是数一数二的圣手,主攻中医。

他来这里,也是听闻王董的老爷子危在旦夕,所以过来看看。其实他来之前,王老的检查结果他便已经看了。明明检查结果没有找到堵塞的血管,却实实在在出现了心梗的症状,这情况陈义真也是第一次见。

就算是他来这里,也根本没有把握能够救活王老,来这里,更多的也是给王城一个交代。

得知孟川说自己能够救活王老,陈义真也颇感意外。看孟川手持毫针,明显用的也是中医疗法,但是中医不像西医,需要有多年经验才能将“望闻听切”四个字练习透彻,一般中医有成者,哪个不是五六十岁的老者,这个毛头小子能会中医?!

不过,陈义真毕竟不像刘保全只考虑自己,如果这小子真的能救活王老,让他试一试又何妨?

想到这里,陈义真沉声问道:“小友,自我介绍一下,鄙人是这医院的院长,陈义真。王老先生的状况你都了解吗?”

孟川点点头,道:“了解。”

“那,你有几成把握把人救回来?”陈义真又问。

孟川想也没有想,回道:“八成!?”

“哦?!”陈义真一挑眉头,心说果然是个年轻人,竟然这般自傲?就算是自己出手,也不过两成把握救活王老,而这个年轻人竟然说有八成?!

“既然如此,你就去救吧。不过咱们话先说在前面,王董也在这里,如果人你救不活,死了,责任可是也有你一份儿。”

孟川点点头,道:“这个没问题。既然我说能救活,那就能救活!”

陈义真笑笑,道:“那好,小友,就请你施针吧!”

“院长,怎么能让他动手呢?他……”刘保全想在说话,却被陈义真摆摆手阻止了。

孟川拿出四根针来,依旧是扎入魄户,神堂两处穴位上。四针扎完,王老的情况明显有所缓和,医疗器械的警报声也随之消失。

“切,唬人的东西而已。心梗之症,只能支架,怎么可能用针灸的方式治好呢?”刘保全不屑的冷哼一声,但是其实他自己心里也是没有底。

此时他只能希望孟川能够失手,医死王老,这么一来自己的面子保住了,自己也不用承担责任。

不过他这话刚刚说完,便被陈义真皱眉骂了一句:“闭嘴!”

因为陈义真看得出来,孟川施展针灸手法纯熟,没有几十年的苦练根本施展不出来,就算是他也就如此了。

区区一个年轻人,怎么会有这么高的医术?!

此时,孟川已经又拿出了八根针,顺着之前封住的亮出穴位依次往下,风门、膈关……

八根针,几乎同一时间被孟川刺下,不仅快,而且精准!

在孟川眼中,王老体内的那股寒气已经被自己十二根针斩断,封存在特定的位置中,无法再流动。

孟川暗暗掐了一个指决,体内的血气便汇聚在了自己的拇指和食指上。

这个血气,也是接受完妖道医圣传承之后孟川体内所产生的东西,类似修法者体内的玄气。孟川头脑中有妖道医圣的传承,所以知道怎么去应用。

孟川用这两只手指轻轻捻动着银针,血气顺着银针流入王老体内,将那股寒气依次驱散。

“破!”最后,孟川轻喝一声,捻动着最后一根银针一弹,十二根银针同时颤动,将王老体内最后一点儿寒气也都祛除了。

瞬间,在场的不少人觉得一股寒意袭来,打了个哆嗦。

“好!”陈义真见孟川施针完毕,已经开始取针了,终于开口说道,“先是三闭九合针,最后再以颤针收尾。这两者针法,就算是中医大家,能掌握一种就不错了,而这位小神医年纪轻轻,竟然能同时掌握两种,真是难得!”

孟川收完针,微微一笑,道:“哪里,在陈院长面前不过是雕虫小技而已。”

“这如果是雕虫小技,那当世谁还敢称自己是国医圣手?”陈义真笑笑,对孟川印象改观了不少。

这年轻人不仅年纪轻,医术好,为人也并不像自己想的那般自傲,反倒是比一般的年轻人谦卑不少。刚才他说有八成把握,恐怕并不属实,对于王老的病,他应该是有十成把握才对。

王城很是急躁,对孟川道:“孟神医,我父亲他……”

孟川笑笑,道:“王董放心吧,您父亲没事,马上应该就醒了。”

几乎是孟川话音刚落,王老的眼皮果然眨动了两下,然后睁开了眼睛,坐了起来。

周围医生护士无不啧啧称奇,明明刚才王老都不行了,这年轻人给他扎了几针,人就好了,这未免也太神奇了吧?!

而刘保全则是面如死灰。

“我……我这是怎么了……孟神医?!”王老环顾四周,见到了孟川,立马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朗笑道,“看起来,今天孟神医应该是救了我两次了。”

孟川笑笑,拱手道:“没有,是王老您自己吉人天相。”

“什么吉人天相,”王老摆摆手,苦笑道,“都是孟神医医术好,才救回我的命。之前我这儿子多有得罪,还望孟神医多多见谅。”

王城满脸愧疚,对孟川鞠了一躬,道:“多谢孟神医不计前嫌,救回我的父亲。”

他能坐上今天这个位置,目光自然比一般人长远。他能看得出来,孟川虽然年轻,但是医术比之陈义真陈院长恐怕也不逞多让。这种人才,自己当然是要好好结交,这样哪天有个病有个灾,也算是多了一个护身符。

孟川并未邀功,只是摆摆手道:“没事,举手之劳而已。”

第8章 天禄药业

王老瞥了一眼王城,正色道:“小子,孟神医今天救我两次,咱们也该拿出点儿诚意来。我记得你手上有一个医药公司吧?不如你把公司送给孟神医好了,正好孟神医家中有医馆,再有一家医药公司,购药也方便些。”

“这个当然没问题!”王城想也不想,直接点头对孟川道,“孟神医,我手上有一家名叫天禄的医药公司,不算大,您务必收下。到时候,我会派专人帮助您打理,您看可以吗?”

竟然是天禄医药公司?!

对于这个公司,孟川再熟悉不过!

之前,刘素素实习就是在这家公司。

刘素素,是孟川喜欢了五年的女人,同时也是让孟川大病三年的女人。上一世就是她劈腿甩了孟川,孟川一时接受不了,才大病三年,最终导致江家父女穷困潦倒,死在巨蟒口中。

两人上高中时就在一起了,因为二人成绩好,当时还是当时出了名的金童玉女。

后来两个人同时考上了重点大学,但是刘素素家中实在太困难,供不起刘素素。

孟川一咬牙,放弃了大好的前程,毅然决定打工供刘素素上大学。后来,刘素素上完大学回来,到这家公司成为了正式员工,利用关系让孟川也进入这家公司,去当了一个打杂工。

孟川当时对刘素素一往情深,想着能跟刘素素一个公司也不错,便答应了。

其实,当时公司经理王大海正在追刘素素。进入公司后,孟川被仇视自己的王大海以及其他人各种欺凌剥削,日子过得极惨!更过分的是,后来刘素素没有选择王大海,劈腿了一个富商,所有人都知道,但是都瞒着孟川,让孟川成了全公司最大的笑话!

可以说,这个公司给彭涛留下的记忆,可不怎么样。真是没想到这一次,这公司竟然落在了自己手里。

这一次,还能跟上一世一样吗?你们欠我的,也该还了吧!

于是,孟川道:“既然王董有心,那我也就不推辞了。”

“好!”王城极其高兴,就像是自己得到了一个公司一般。只要孟神医收了这个公司,那自己跟孟神医的关系也就拉上了,“回头我就跟公司的负责人说一声,您随时可以去接手公司。”

看到孟川被王城赠与了一个公司当诊金,刘保全眼珠子都红了。

孟川不知道天禄药业公司,他刘保全能不知道吗?天禄药业在衡州虽然是个刚起步的小公司,但是有王城的王氏集团扶持,发展极快,估值少说得有三千万左右!

就治好了一个老头,三千万就到手了?!

刘保全嫉妒万分,忍不住开口道:“王董,我之前也为治疗王老出了一份儿力!而且,王老能够醒来,未必都是这小子的功劳,跟我之前的救治也是分不开的。而他只是运气好,正好他施针的时候王老醒了。”

“所以,您只给这小子一个公司,未免有点儿不公平了,怎么着,也应该给我分一些股份吧?”

孟川听罢不由得一笑,心说这人还能无耻到这种地步,见到好处脸都不要了就想过来分一杯羹?在场的人都不是傻子,你救没救王老别人看不出来吗?

果然,他一说话,王城的眉头就皱起来了,骂道:“分你一些股份?!你算是个什么东西,我要给你股份?我爸送过来让你当主治医师,你除了说让我签字之外还会干什么?如果不是孟神医来,我爸现在能不能挺过去都难说,你还好意思跟我要股份?!”

“这……”刘保全被说的面红耳赤。

就连陈义真也是老脸一红,不耐烦地说道:“刘主任,你……你可真是丢了我院的脸啊!治不好王老也就算了,咱们医生讲究悬壶济世,盈利为末,你怎么还去抢功呢?”

“现在离开这急诊室,你的位置往下降半级,好好潜心研究医术吧,省得以后再折了咱们第一医院的脸面!”

刘保全脸色一沉,连忙道:“院长,为什么要降我的级?救王老我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呢,我……”

“出去!”陈义真脸上挂不住了,将刘保全训斥出去。

烦人的人一走,孟川心情也好上不少。

王老呵呵一笑,客气地问孟川道:“孟神医,不知道我这病,是不是以后还需要注意什么?”

孟川笑笑,道:“不需要。不过,现在您的病还没有完全好,我这次施针,能保证您一周之内不会犯病。您回去了按照我的方子抓药,按时服用,我明天再去您家里给您扎一针就好了。之后,心梗的毛病应该就能根治,不会再发生今天这种事情。”

施针,让王老去江北医馆也是一样的。但是孟川记得大橘嘱咐过,最好有就会到王家去一趟,因为王家有一样东西,可以让自己实力飞涨!

“好!”王老大笑,“孟神医真是医术高明,年少有为啊!我心脏不好,也有几年时间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来势尤为迅猛,差点儿就要了我老头子的命。”

“如果孟神医能根治我心脏的毛病,让我这个老头子多活几年,那孟神医就是我王家的大恩人!”

“呵呵,”孟川笑道,“王老身体不错,只是心脏不太好,等我医治完,别说多活几年,十几二十年也不是问题!”

“是吗!?”王城也是大喜,心说一家公司换跟孟神医的交情,这买卖真是太值了!

就在此时,孟川的电话突然响了。

孟川说了句抱歉,然后到一边去拿出手机一看电话号码,顿时脸色便沉了下来。

是刘素素的电话。

孟川心中冷笑,按下了接听键。

“孟川,我快到了,你快来火车站接我!”电话那头的人说完,便挂了电话,似乎根本不乐意跟自己多说两句话。

其实此时刘素素的渣已经显露,只是上一世自己太过于纯情,根本察觉不出来。

也好,这一世,我就陪你玩玩好了。

收起电话,孟川给王城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然后打车去了火车站。

在火车站等了十几分钟后,很快,一个靓丽的身影拉着行李箱便跟着人群走了出来。

这个女孩穿着高腰牛仔裤,上半身是一件雪纺七分袖,虽然戴着墨镜,但是可以看出长相还是极其出众的。

她正是孟川喜欢了五年的刘素素!

刘素素看到了孟川,快步走过来,有些埋怨地说道:“孟川,你怎么回事儿?!看见我了也没有过去帮我拎箱子,这大热天的,你想让我一个人拖着行李箱走多久?!”

说着就把沉重的行李箱给了孟川:“帮我拿着。”

然后,便自顾自朝前走去,准备叫一辆出租车。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