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婚恋生活

天降双宝:妈咪只要九块九素年、天降双宝:妈咪只要九块九小说

天降双宝:妈咪只要九块九

天降双宝:妈咪只要九块九素年、天降双宝:妈咪只要九块九小说

小说分类:[总裁豪门]

小说连载: [已完结]

上架时间:2020-09-07 17:41

小说章节:第 1695 章

最新章节: 第1695章 费南洲柳诗诗番外:幸福永恒 (2020-08-17 15:12:56)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好看的小说推荐(www.sossw.com)

小说字数: 3,090,153

叶唯被姐姐和渣男算计,稀里糊涂惹上一个男人,逃跑后生下一对智商逆天的龙凤胎。 五年后,矜贵无双的男人找上门,“女人,孩子不交给我,还想跑?” 传闻,大名鼎鼎陆少凶残狠辣、茹毛饮血,传闻,陆少心理扭曲、身有隐疾…… 然而只有叶唯知道,真相并非如此……

精彩章节试读

········
第1章 李代桃僵
········
海城,雷霆酒店。

叶唯端着酒杯,来到601房间门口。

继姐叶安好说只要他来陪周导喝酒,就给她一百万。

弟弟刚出了车祸,亟需这笔救命钱做手术,叶唯想也不想就答应了。

正要开门进去,里面轻佻的交谈声传出。

“周导,听说这次来的是个极品小美人,还是未开苞的,你真是有福了。”

“哈哈哈,这不有福同享,我特意把你们都叫来,一起尝尝鲜。”

“够意思!哈哈哈……”

龌龊的谈话,让叶唯的心脏狠狠一抽,惊惧的寒意漫上背脊。

她以为自己陪了酒就能换来弟弟的手术钱,没想到叶安好根本就是要毁了她!

不,她绝不能被那些人抓住,沦为他们的玩物!

不知道是不是紧张,叶唯的手一滑,酒杯“砰”地一声砸在地上。

“谁?”

里面的人停止了交谈,立马出来开门。

叶唯转头就跑,后面追逐声夹杂着谩骂声紧跟而来:“小贱人,给我站住!出来卖的装什么清高!”

“救命,救命!”

叶唯脸色煞白地奔跑,眼看追逐自己的人越来越近,忽然一只有力的胳膊从边上的门里伸出,一把将她拉了进去。

“谢……啊!”

一个“谢”字才出口,里面的男人忽然狠狠地将她按在门板上,二话不说开始撕扯她身上的衣物。

“你干什么!放开我!”叶唯吓得大力挣扎,没想到自己才逃出狼窝就进了虎穴。

但是身后的男人气大的离谱,她的挣扎不过是火上浇油。

叶唯听到了解皮带的声音,下一秒她的双手就被钳住按在头顶,男人托起她的腰……

“啊!”

倏然一阵刺骨的疼痛袭来,叶唯痛的呼吸一滞。

感受着身后男人如兽般的凶猛,绝望的泪水从眼角滑落。

说不出究竟是身上更疼,还是心里更疼……

门外骂骂咧咧的声响也逐渐远去……

不知道过了过久,漫长的折磨,终于结束了。

叶唯如同一滩烂泥躺在床上,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恢复正常的陆霆琛起身捡起地上的衣物,一件件套套在身上。

每一个动作,都透露出凌驾于人的矜贵优雅、禁欲冷清,仿佛方才在床上强悍如兽的人,根本就不是他。

他伸出手,想打开床头灯,看看这个救了他的女人是谁。

不等他按下开关,门外就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

陆霆琛蹙眉,幽深的眸中,翻涌着嗜血的凉薄:这么快就追来了么?

他快速脱下大拇指上的指环,套在叶唯的手上:“女人,我会对你负责的。”说完就直接往阳台冲去。

他如同一只矫捷的猎豹,快速从阳台的窗户翻下。

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完美得如同顶级的好莱坞大片。

叶唯苏醒的时候,整个人双眼失焦地躺在床上,如同没有灵魂的布娃娃。

弟弟的手术钱没拿到,自己的清白也没了,她要怎么面对心爱的铭哥哥?

不,她要去找叶安好问清楚,为什么要这么对自己!

叶唯撑着酸疼的身子起来,忽然手上被一个硬硬的东西硌得她生疼。

疑惑地抬手一看,就见到套在手指上的银色指环。

呵,这算什么?标记所属物?

叶唯摘下指环,狠狠地丢在地上……

另一边。

叶安好慵懒地下床,就给周导打去电话,媚声问询:“周导,我妹妹昨晚的服务可还满意?”

只要叶唯让周导满足了,他就承诺将新剧的女二号给自己。

“满意个屁,那个小贱人早已经约了相好在其他房间快活!还害的我们被赶出酒店,这件事我和你没完!”

“相好?”叶安好疑惑地问了房间号,赶去雷霆酒店。

609房间里,一片凌乱,还残留着事后的靡靡之气,昭示着昨晚的激烈。

昨晚铭哥哥明明是和自己在一起的啊,那叶唯又是和哪个野男人滚的床单?

看到地上有个指环,叶安好刚上前捡起,门口突然冲进来几个西装革履的黑衣人,吓得她连连后退:“你们是谁?要干什么?”

见到她手中的指环,来人立马恭敬地朝她鞠躬:“这位小姐,我们家少爷有请。”

········
第2章 萌宝找爹地
········
五年后,海城一间小公寓里。

两个粉雕玉琢的小不点正头挨着头紧紧盯着一个iPad。

“哥,我有种预感,我们很快就会见到爹地了!”

其中的小女孩穿着粉色的蓬松公主裙,肉嘟嘟的脸颊上,圆圆的杏眼乌溜溜的转。

此时她盯着iPad上的头像,兴奋地晃着小短腿,一脸激动。

“嗯,我已经锁定目标了。”小男孩只是用肉肉的手操作着平板,毫无起伏的回复。

稚嫩的脸庞紧绷,活像一个迷你版的移动冰山。

但是他小小年纪就已经能看出棱角分明的脸庞和精致的五官,可以预想到长大以后会是如何英俊帅气。

“真的?!”小女孩开心地鼓掌,“哥哥,你真是太厉害了!快让我看看爹地的照片。”

“说什么这么开心呢?”此时叶唯换好衣服背着医药箱走到客厅,就见到两个孩子迅速收起iPad,一脸乖巧地看向自己。

叶唯宠溺地轻笑一声,配合地当作没有看见。上前揉了揉叶小宝的头发,说:“一会妈咪要出诊,哥哥照顾好妹妹哦。”

叶小宝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应声:“妈咪放心去吧,我会照顾好妹妹的。”

叶小贝站到沙发上,给了叶唯一个亲亲:“妈咪,路上小心,我和哥哥等你回来。”

软糯的叮嘱,瞬间融化叶唯的心。

五年前,她被继姐设计失去了清白,回家想找叶安好算账,结果竟然被父亲以不知检点为由赶出了叶家。

屋漏偏逢夜雨,在她失身被折磨的时刻,她心心念念铭哥哥竟然和和陷害自己的始作俑者滚了一晚的床单!

那一刹,她感觉她的世界都坍塌了。

为了筹集到弟弟的手术费,她在瑾姨的撺掇下,用一场婚姻换取了100W。

她不知道对方是何人,也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只知道瑾姨恭敬地称呼他为陆先生。

她很感激他,这五年,他对她没有任何限制。

哪怕她跑去国外求学生子,他都没有管……

目光落在眼前的两小只身上,叶唯心底柔软一片。

她是出国后才发现自己有了身孕,本来想去流掉的。

但是感受着孩子一天天在肚子里长大,感受着宝宝的动静,她越来越舍不得……

直到孩子出生、成长,她庆幸当初留下了他们。

他们是她在国外那段飘零孤寂时间里的唯一温暖与慰藉……

如今,她重新回到海城,原因之一就是那位陆先生,让她来海城签离婚协议。

这场荒唐的婚姻,早该结束了……

叶唯一出门,沙发上的叶小贝再次迫不及待地凑到叶小宝身边:“哥哥,快点快点,让我看看爹地的照片!”

叶小宝拿出坐垫下的iPad,肉乎乎的小手一番操作,屏幕里就并排显示出两个人的照片。

“这两个人,各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是我们的爹地。”

叶小贝长得很像叶唯,但是身为哥哥的叶小宝,没有一点像她。

所以他的长相,只能是像他们传说中的爹地了。

这段时间,叶小宝一直在运用黑客技术筛选跟他长相相似的人的照片。

经过一个多月的寻找,叶小宝最终锁定了两个和他相似度最高的人。

陆霆琛。

韩璟。

陆霆琛,是韩璟的亲舅舅。

这两个人中,一定有一个是他们的爹地!

只要想办法跟他们做亲子鉴定,他就能确定自己的爹地是谁了!

········
第3章 那晚的男人
········
叶唯背着药箱打车来到浅水湾。

这是老师给她介绍的客户之一,也姓陆,叫陆霆琛。

据说是男性那方面的问题,因为碍于身份,不便去大医院诊治。

赶到浅水湾的时候,门外等着一个人,见到叶唯,赶紧迎了上来:“叶医生,是吧?”

叶唯点点头:“您就是陆霆琛先生吗?”

顾衍摇头:“我叫顾衍,陆霆琛在别墅里面等你,请跟我来。”

叶唯和顾衍去到陆霆琛房间的时候,陆霆琛正慵懒地斜倚在沙发上,若有所思。

阳光穿过薄薄的纱帘洒落在他身上,为他镀上了一层金黄,完美得无可挑剔的侧脸,带着凌驾于人的矜贵清冷,远远看去,如同古希腊神话中的太阳神阿波罗。

当看清楚陆霆琛的正脸,叶唯手一抖,她手中的药箱,差点儿掉在地上。

这张脸,和小宝几乎是从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该不会……这个男人,就是那天晚上的那个人吧?!

一想起五年前被疯狂掠夺的那个夜晚,叶唯呼吸不由一滞。

这个男人,只是这么静静地坐着,就透露出上位者的气场。

而且能在这寸土寸金的浅水湾买下这么大的一栋别墅,一定是非池中之物。

如果被他知道,自己怀了他的孩子还生下来了,他会不会把小宝小贝他们夺走?

“愣着干什么?”陆霆琛凉凉地抬起眼皮,扫向一动不动盯着自己的叶唯,语气里满是不耐。

“过来,检查。”

“啊?好的。”叶唯立马回神上前。

他现在只是自己的病人,她要有基本的医德。

搭上他的脉搏,叶唯撇去其他杂念,专心把脉。

他的脉搏强劲,气血旺盛,不像是那方面不行。

不过没有仔细检查,有些事情,谁都说不准。

叶唯打开药箱,将银针准备好,对着陆霆琛说;“把裤子脱了。”

“你说什么?!”陆霆琛眉头紧蹙,脸色黑得仿佛要吃人。

叶唯无奈地说道:“你不脱裤子,我怎么给你检查?”

听到叶唯这么说,陆霆琛眸光沉了沉,还是解开了腰带。

除了五年前那一晚,叶唯还是头一次这么近距离跟一个男人接触,脸色不受控地红了红。

不过,医生给病人看病,她要保持一颗平常心。

暗暗深吸一口气,叶唯俯下脸就开始给陆霆琛检查,只是她的手刚碰到他,他就起了反应!

叶唯吓得差点跳起来,手忙脚乱地放开陆霆琛。

她刚要与他保持些距离,他一个转身,就重重地将她压在了沙发上。

随即,两片薄唇,紧紧地将叶唯的唇,封住。

一旁的顾衍直接被这情况给惊呆了,陆九这哪里是不行,明明就是很行!

可是为什么他送了那么多女人给陆九,他没有任何反应,但对叶医生,却跟野兽似的?

难不成陆九行不行,要分人?!

因为陆霆琛在陆家排行老九,所以顾衍私下一直称呼他为陆九。

叶唯也被这情况给吓傻了,这人为什么忽然突然吻她啊!

她卯足了全身的力气,将陆霆琛推开。

连诊费都顾不得收,就逃也似的冲出了浅水湾……

被推开的陆霆琛,望着叶唯狼狈逃窜的背影,眸色深沉。

他下意识地抚上自己的唇,他向来是不近女色的,除了五年前那一晚。

只是那以后,叶安好再靠近他,他再也没有了那种感觉。

包括其他女人,他也无法产生任何冲动。

他想,那天晚上,他会那样疯狂,应该是药效太猛的缘故吧。

这五年来,他一直不碰女人,以至于他的那些个好友,都误以为他那方面不行。

但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这个女人靠近他,向来自制力傲人的他,竟然有点儿……情不自禁。

还失控地吻了她。

唇上,依旧残留着她的味道,很香,还有点甜。

还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

陆霆琛正努力回忆着是否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女人,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是一条微信验证消息:“你有50%的可能是我爹地。”

看到这个笑话般的验证消息,陆霆琛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还点了通过好友验证。

马上,“拐个爹地带回家”就发过来了消息:陆霆琛陆先生是吧?

陆九:嗯。

“拐个爹地带回家”:我们两个人的外形相似度超过百分之九十,我觉得,我很有可能是你遗失在外的儿子。我建议,我们见个面,做个亲子鉴定。

说完这话,“拐个爹地带回家”就发了一张照片过来。

看着微信上收到的那张照片,陆霆琛的瞳孔一震:这个孩子,简直和他小时候一模一样!

········
第4章 父子相见
········
陆霆琛立马回消息:你在哪里?我过去接你,做亲子鉴定。

“拐个爹地带回家”:福星小区,我和妹妹在小区门口等你。

陆霆琛蹙了蹙眉,福星小区,貌似是一个很老旧的小区,他们就住在那里?

想到那个酷似自己的孩子,可能每天过着贫困清苦的日子,陆霆琛心里莫名扯了一下,有点疼。

陆霆琛一上车,就拨通了韩璟的手机:“来市医院,做亲子鉴定。”

对面的韩璟一脸懵逼:“小舅舅,我正在巴厘岛度假啊!”

陆霆琛沉吟了一秒,再次命令:“立马赶回来!”

说完,就挂了电话,徒留韩璟对着手机发呆。

陆霆琛开车过去的时候,叶小宝和叶小贝已经等在了小区外面。

叶小贝拉住叶小宝的手,“哥,你说他会是我们爹地吗?我好紧张好紧张,紧张得我老想吃巧克力。”

叶小宝唇角抽搐了下,从口袋里掏出一颗巧克力,塞到叶小贝手中。

他面上依旧是冷冰冰的,但是眼底的温柔,怎么都掩盖不住。

看到这块巧克力,叶小贝那是一个满足啊,她吃下这块巧克力,水汪汪的眼睛,更是欢喜得弯成了两个小月牙。

陆霆琛到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有爱的画面。

穿着黑色小西装的小男孩,酷酷地站在一旁,看向小女孩的时候,却带着明显的宠溺与温情。穿着粉色蓬蓬裙的小女孩,抱着他的胳膊,笑靥如花,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

陆霆琛的胸口,轻轻颤了下。

他感觉到,自己那颗冷硬的心,仿佛出现了一道裂缝。

有一种称之为柔情的陌生东西,在他的胸腔中泛滥成灾。

叶小宝和叶小贝也注意到了那辆黑色的兰博基尼,叶小贝抬起胖乎乎的小手指了指,“这该不会是50%爹地的车吧?”

“嗯。”叶小宝看了下车牌号,他破解过陆霆琛的资料,这辆车的确是他名下众多名贵跑车其中的一辆。

得到了自家哥哥肯定的回答,叶小贝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她冲到陆霆琛的车前,用力挥舞着胳膊:“50%爹地!”

陆霆琛打开车门,笔直的长腿迈出,就对上了一张自己缩小版的脸。

叶小贝看看陆霆琛,又看看叶小宝,50%爹地简直就是哥哥的翻版嘛,这肯定就是他们的爹地!

向来淡定的叶小宝也愣了愣,陆霆琛的真人跟他的相似度,比照片上更高,他几乎可以确定,他就是他们的爹地!

叶小宝上前,试探着问道,“你是我们爹地吗?”

不等陆霆琛说话,叶小贝道:“这还用问!爹地跟你长得这么像,肯定是我们爹地啊!”

说着,叶小贝就扑到了他的怀中,“爹地,我和哥哥想你想得好惨!我们终于找到你了!”

“爹地,妈咪一个人赚钱养家好辛苦,你以后要帮妈咪赚钱,给我买好吃的哦!小贝要吃好多好多的巧克力!”

陆霆琛最讨厌的,就是别人碰他。

他以为叶小贝扑到他怀中,他会嫌恶地将她推开,出乎意料的,他竟然觉得这个拥抱,有点儿温馨。

让他那颗冷硬的心,越发柔软。

叶小宝再少年老成,毕竟也只是个四岁半的孩子,面对这个极有可能是自己爹地的人,他也无法保持淡漠无波的模样。

他上前一步,声音中带着明显的激动,“你真的是我们爹地吗?五年前,6月8日晚上,你去过雷霆酒店?”

········
第5章 妈咪,那是我们爹地
········
陆霆琛顿了顿,而后点头:“嗯,那天晚上,我去过雷霆酒店。”

叶小宝和叶小贝兴奋得差点儿跳起来,叶小贝搂住陆霆琛的脖子,激动地叫道,“爹地爹地,我就知道你是我爹地!”

说着,叶小贝还用力在陆霆琛的俊脸上啵了一下。

叶小宝极力压抑着,但是他的小脸上,也写满了兴奋。

他忍不住走到陆霆琛面前,也抱住了陆霆琛。

陆霆琛看到窝在他怀中的两小只,心脏温软得仿佛不属于他自己。

他动了动唇,他想说,虽然那天晚上我去过酒店,但我不是你们爹地。

他睡的人是叶安好,叶安好更没有怀孕生子……

而自己的外甥韩璟 ,那天同样在雷霆酒店意外睡了一个女人,所以这两个孩子一定是他外甥的。

只是,对上叶小宝和叶小贝那期冀而欢喜的眸,他终究是没忍心说出这个真相。

想着等他们见到真正的爹地后,再告诉他们实情,他们应该更容易接受一些……

叶唯慌不择路的从浅水湾逃离后,平复了好半晌,才勉强平静下来。

那个莫名其妙的男人!

在五年前夺了自己清白,如今又这么饿虎扑朗地吻她,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就算再大富大贵,品性不好也决不能当自己孩子的父亲!

当然,她也没想给孩子找父亲。

最艰难的几年都过来了,她一个人能够把孩子好好养大的!

只不过他是老师介绍的重要客户,以后肯定还要和他接触,她得放好心态面对……

叶唯边思考便迈进超市买食材,打算晚上给两小只做些好吃的。

买好东西回家的路上,忽然听到街边一阵欢呼声响起,叶唯转头朝声源处望去。

当她见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时,整个身子不由得一震!

叶安好!

那个算计她失去了清白、害的她被赶出家门漂泊海外的叶安好,竟然就这么撞见了!

此刻的叶安好衣着光鲜亮丽,被路过的人围在中间索要签名,仪态大方的端足了大明星的架势。

正享受着众星捧月的叶安好,感受到一道视线,侧头一看,就对上叶唯那深沉的双眸,整个人一滞。

叶唯这个小贱人竟然回来了?!

当初自己占了叶唯的功劳,陆霆琛感谢她的救命之恩,对她极好,把她从一个上不得台面的网红,捧成了风光无限的影后。

只是,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叶唯还会回来。

不!

她绝对不会让叶唯抢走她现在拥有的一切!

因为妒忌和惊恐,让叶安好画着精致妆容的脸看起来有几分扭曲。

叶唯只是淡淡地瞟了她一眼,便转身离开。

她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懦弱无依的女孩了,叶安好的账、叶家的账,她会一笔一笔好好算清楚!

只是如今还不到时候……

叶唯压下满腔的仇恨,继续朝小区走去。

刚刚走进小区,一辆黑色的兰博基尼,就在她身旁停了下来。

车门缓缓打开,叶小宝和叶小贝从车上跳下来,争先恐后地朝叶唯怀中扑去:“妈咪妈咪,我们找到爹地了!”

听到宝宝们的话,叶唯疑惑地蹙起秀眉,短短时间,哪里来的爹地?

抬头朝驾驶位一看,正好陆霆琛幽深的黑眸。

叶唯瞬间大骇,牢牢将宝贝护在身后,一脸警惕地质问:“你怎么在这里?你要对我孩子做什么!”

陆霆琛也很意外,没想到这两小只的妈咪,竟然是她!

想到这个女人竟然和自己外甥有了两个孩子,陆霆琛感觉自己的胸口莫名有些涩。

特别是见到她一脸警惕的质问自己,陆霆琛更加不满的蹙眉。

“妈咪,那是我们爹地……”

“不,他不是!”叶唯立马激动得否认,“你们的爹地早就死了!”

陆霆琛:“……”

“可是……”叶小贝还想继续和爹地多待会,结果叶唯拉着他们就离开,一边训斥,“回家了。妈咪平时怎么教你们的?不能和陌生人说话!你们倒是好,竟然还上陌生人的车!”

“那是爹地……”

“他不是!”

叶唯突然的发火,让两小只吓得缩了缩。

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妈咪这么生气的样子。

“哇”的一声,叶小贝忍不住哭了出来:“他就是爹地,我要爹地!”

见到叶唯难看的脸色,叶小宝立马安抚妹妹:“小贝乖,妈咪说不是就不是,不要惹妈咪生气。”说着他扯了扯叶唯的衣袖,依然面无表情地开口,“我们不要爹地了,我们有妈咪就够了……”

还是淡淡的语气,但是能够明显听出他的失落。

叶小宝不舍地看向陆霆琛:“爹……叔叔,你走吧,我们不想让妈咪生气。”

叶小贝也渐渐止住了哭声,似乎在爹地和妈咪间徘徊了许久,最终抱住叶唯的小腿,抽噎道:“要妈咪。”

那艰难放弃的样子,让叶唯控制不住地红了眼眶……

········
第6章 我不是孩子的父亲
········
最初的害怕怒火后,叶唯见着两个如此懂事的宝宝,心底忍不住一阵阵抽疼。

两个宝宝从出生以后就很懂事,不哭不闹的;再大了一点,身为哥哥的叶小宝更是小大人一样,既照顾妹妹又照顾自己……

哪怕他们知道他们和别的小朋友不一样,是没有爹地的孩子,也从来没有哭闹过要找爹地。

但是又有哪个孩子不期盼有一个圆满的家庭,不想和其他小盆友一样有爹地的爱护和陪伴?

他们又有什么错?

叶唯瞅着两个孩子满身的不舍却还是维护地站在她身边的模样,她再也忍不住蹲下来,圈住两个孩子,哽咽道:“宝贝,对不起,妈咪不该凶你们,原谅妈咪好吗?”

“妈咪不哭,我们不生气。”叶小宝用小手抹去叶唯脸颊的一滴泪,小大人似的道,“妈咪,我帮你提东西,我们回家。”

一旁的陆霆琛看着他们母子三人抱在一起痛苦的模样,心底莫名的闷,有种想上去拥住他们的冲动,但是被他生生压抑住。

忍不住把远在巴厘岛度假的韩璟臭骂一顿。

如果不是那个臭小子酒后误事睡了人家,平白耽误了姑娘,还让孩子这么多年没有爹地,他一定要扒了他的皮!

在那个臭小子回来前,陆霆琛觉得自己这个做舅舅的,有义务帮外甥照顾好他们母子……

不等他出声,叶唯率先转头望向他,带着丝尴尬地问:“那个……陆先生,能够邀请你吃顿饭吗?我的孩子好像很喜欢你……”

“妈咪!”两个孩子同时惊喜地唤出声,然后期待地望向笔挺站着的男人。

陆霆琛一愣,随即在孩子希冀的眸光中点头:“好,正好我也有话要和你说。”

“我也是。”叶唯起身准备带路,没想到两小只更加殷勤地过去牵住陆霆琛,“爹地,我们带你回家!”

陆霆琛接过叶唯手中的食物袋,在两只的带领下微笑朝公寓走去。

后方的叶唯见到自己宝贝如此雀跃的模样,心情满是复杂……

回到公寓,叶唯进了厨房准备晚餐,陆霆琛则带着两个宝宝在客厅里玩。

看到白天那个矜贵的男人,和宝宝一起坐在客厅地上,侧脸满是柔和的样子,叶唯忽然生出一种错觉,仿佛他们就是温馨有爱的一家人……

好像如果他真的是孩子的父亲,也不是什么坏事……

“嘶……”叶唯被自己的想法骇的倒抽一口凉气,连忙摇头甩去脑海里那危险的想法。

她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孩子被抢走的!

“需要帮忙吗?”忽然一道磁性低沉的嗓音传来,吓了叶唯一跳,转头就对上陆霆琛深邃的黑眸。

想到他上午那个如狼似虎的稳,叶唯倏地红了脸,躲开他的视线佯装忙碌地道:“不需要。”

陆霆琛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站在一边盯着她。

她长得很漂亮,即便素颜朝天,也挡不住她精致的五官。

此时她戴着围裙,站在琉璃台前切菜,明明满身的烟火气,在他眼里却和出尘的仙女似的。

竟是忍不住想:如果那两个孩子真的是自己的就好了……

一察觉到自己在想什么,陆霆琛吓了一跳。

回神,就见到叶唯的一缕头发垂在额前,下意识伸手想把它们别去她耳后。

结果才抬手,叶唯就受惊的小兔一样,立马举着菜刀挡在身前,警惕地问:“你做什么?”

陆霆琛一愣,抿唇收回手,听不出语气地道:“你的头发。”

“啊?哦……”听到他的话,叶唯一阵尴尬,讪笑着将头发别在耳后,“那个,你还是出去等吧。厨房小,磕着碰着就不好了。”

说着转身偷偷按了按自己的心脏。

男人的气场太强大,就这么静静的站在一边,她的心跳就忍不住加快,更别说他还这么直直地盯着自己。

被这么一个帅的天怒人怨的男人盯着,更何况他还有极大的可能是自己孩子的父亲,她真是怕自己要失态。

陆霆琛没有出去,依旧幽深地盯着她说:“我知道你孩子的父亲……”

“就算你是我孩子的父亲我也不会承认的,”一提到孩子,叶唯立马就和护崽的母鸡一样,充满攻击性地盯着眼前的男人,不容置喙地道,“我知道你一定是有身份的人物!但是五年前本就是一场意外,孩子是从我肚子里出来的,谁也别想把我和孩子分开!”

“你……”

“不要和我提什么认祖归宗!”叶唯根本不给对方说话的机会,强势地打断他说,“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找上的他们,但是想要带走他们,除非我死!”

话说得决绝又坚定。

看着斗鸡一样的小女人,陆霆琛无奈地揉揉眉心:“我不是孩子的父亲……”

“我不管你……什么,你不是孩子的父亲?”叶唯惊愕。

········
第7章 叶唯被诬陷
········
陆霆琛将前因后果都说了一遍后,叶唯的脸色顿时五彩纷呈。

“所以我孩子的父亲是你的外甥?”叶唯艰难地开口,“你外甥几岁?”

眼前的男人看起来年龄也不大啊……

“比我小一岁,”陆霆琛回答,“我会让他对你们负责……”

“不,不需要!”叶唯知道眼前的男人不是自己孩子的父亲后,心底又是庆幸又是失落。

庆幸的是他不是来抢孩子的,至于失落,她也不知道失落个什么劲儿。

“我和孩子过得好好的,不需要他负责,”叶唯也趁机坦白,“你们这样的家庭也一定看不上我的背景,我绝对不能忍受骨肉分离的痛苦,我也不想高攀你们。所以你们行行好,当作不知道我和孩子的存在吧。”

“你不需要他,孩子真的不需要父亲吗?”陆霆琛盯着她,静静地问。

叶唯正想回答“当然”,但是想到两个孩子见到父亲后那激动的不能自己的样子,她犹豫了……

“在他回国前,你还有时间考虑。这期间,我会暂时充当孩子的父亲。”

叶唯没有说话,权当是默认了陆霆琛的提议。

这也让陆霆琛暗暗松了口气,生怕他拒绝自己。

一见到那两个孩子,他就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还有这个女人,也让他觉得特别又熟悉。

但是他们的人生不属于自己,他只能在那个臭小子回国前,偷偷以临时父亲的名义,陪伴在他们身边……

晚上因为陆霆琛的到来,叶小宝和叶小贝格外的兴奋连饭都多吃了一晚。

直到天色实在太晚了了,他们才依依不舍地和他道别。

“妈咪,我们明天还能和爹地玩吗?”

难得听到儿子的请求,叶唯转头看向陆霆琛:“他要工作的……”

“我明天休假。”正在换鞋子的陆霆琛回复。

“奥,太棒了,那爹地是不是又可以来陪我们了?”叶小贝赖在陆霆琛身边,星星眼地问。

陆霆琛宠溺地揉揉她的脑袋:“你们妈咪不反对的话。”

两个小宝贝顿时欢呼地看向叶唯,叶唯只能点头应下:“那你们要乖乖听话,有事情随时打我电话知道吗?”

正好她明天要去医院上班,没时间照看孩子。

“知道了,妈咪棒棒!”

第二天早晨,叶唯去海城中医医院肿瘤科报道。

刚进办公室,办公室的大门,就猛地被撞开。

一个五大三粗的女人,气呼呼站在门口,她发泄似地又踹了办公室大门一脚,“叶唯呢?!让叶唯给我滚出来!”

第一天上班的叶唯还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得罪的这个女人,出声:“大姐,我就是叶唯,什么事?”

“你这个贱人,你勾-引我老公,看我不打死你!”说着,那女人扬起手,一巴掌就狠狠往叶唯脸上甩去。

叶唯从来都不是任人捏的软柿子,她一把扼住那女人的手腕,声音中无形的威压,让那女人不由得后退了一步。

“大姐,你是不是弄错了?我刚回国,怎么勾-引你老公?!”

那女人肥壮的身板抖了抖,但想到叶安好给她的那十万块钱,她还是硬着头皮上前,“狐狸精,你别不要脸!你有胆做,却没胆承认,你怎么这么贱!”

那女人见周围围了不少人,她声音顿时提高了八度, “大家都快过来看看啊!这只狐狸精,破坏别人家庭,你们谁敢找她看病啊?也不怕自己老公被她给忽悠跑了!医院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让这种人来上班,是不是医院领导也跟她有一腿啊?!”

这边动静太大,科室主任听到风声,也赶了过来。

一看到主任,那女人就连忙冲了过去,“看你这样子,是个领导吧?你们医生勾引我老公,你今天必须给我个说法!”

主任暗暗捏了下口袋里的银行卡,她收了叶安好五十万,今天他必须将叶唯逼走!

主任当即装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小叶,你怎么能做出这种糊涂事!为了医院的声誉,你自己去办离职手续吧。”

主任问都不问直接定了自己的罪,见到他眸中的心虚,叶唯心下了然,恐怕他是得了什么好处,和这闹事的女人是一伙的,要开除自己吧?

叶唯的脸色,顿时寒了下来,质问那个女人,“你说我勾搭你老公,你有什么证据?”

“这还需要证据吗?我亲眼看到了,我老公也承认了!你这种人,根本就不配做医生!”说着,女人直接挥舞着粗壮的胳膊,就往叶唯身上扯,“你不是喜欢勾-引男人吗?现在我就扒了你衣服,让大家都看看,你怎么勾-引男人!”

那女人说着,就开始扯叶唯胸前的衣服。

叶唯心中一惊,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会直接动手,以至于一时不查被推倒在地。

周围的人已经有掏出手机录视频的了,要是她被扒了衣服,再被暴揍一顿的视频到网上,她的名声,就全毁了!

叶唯死命抵抗,结果那女人的力气比她更大。

眼看着自己的衬衣被扯开,那个女人就要去扯她的内衣。

忽然一道带着寒气的冷沉男音传来:“住手!”

········
第8章 一个个把他们毁掉!
········
下一秒,只听一声脆响,压在叶唯身上的女人的胳膊被一只有力的大掌生生折断。

“啊!”

杀猪般的尖叫响彻医院走廊。

陆寒霆冷着脸一脚将她踹开,脱下身上的西装披在叶唯身上,然后把她扶起:“有没有事?”

“妈咪,妈咪,你有没有受伤?”

靠在男人挺阔温暖的胸膛中,叶唯惊魂未定地看着关心地跑向自己的两小只,立马笑着摇摇头:“妈咪没事,你们怎么来了?”

“你把钱包落在家里了,我们和爹地给你送来,结果就见到……”叶小贝心疼地抱住妈咪,愤愤地瞪了眼在地上打滚的胖女人,“哼,坏女人!欺负妈咪!”

叶小宝冷冷地扫视了一眼地上的胖女人,和要开除妈咪的主任,记住了他们的样子。

陆寒霆见叶唯没有受伤后,这才抬眸,犀利的视线扫过地上的女人和科室主任,凉薄的唇轻启:“解释。”

当见陆霆琛的刹那,主任整个人就和被雷劈一样。

看了看叶唯,又看了看长得和陆霆琛极度相似的小男孩,主任瞬间有种生无可恋的感觉。

叶唯竟然、竟然是陆少的人……

“打人啦,大家快看看这个人打人了,还有没有王法了!啊,我要死了……”

主任听到地上那个女人的大喊大叫,当即叫来保安把她赶出去。

而后上前卑躬屈膝地连连朝陆霆琛道歉:“陆少,陆少,这都是误会。是那个女人找事……”

陆少?

叶唯看到前一刻还要开除自己的主任,这时候就和老鼠见了猫一样。

能让堂堂顶级医院的科室主任这么忌惮,可想而知这个陆霆琛身份的高贵,

陆霆琛眯了眯眼,身上无形之中散发出来的威势,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冤枉我的人,可不能轻松放过。”

“一定一定,我们一定会严惩闹事者,给小叶一个公道的。”

听到主任的话,叶唯的视线重新落在主任身上:“赵主任,你不是要开除我吗?”

主任几乎要将自己的脖子摇断,“这是哪里的话,我们这里就需要你这种优秀人才,你哪能辞职呢!”

叶唯扬唇,“可是赵主任你刚才明明说……”

“哎呀,误会,那都是误会!”主任笑得那是一个狗腿啊,“小叶,以后我们要互相学习,一起进步。”

叶唯见好就收:“好的,那希望我们共事愉快。”

“一定一定。”

因为上午的哄乱,主任特意给叶唯放了一天的假,让她好好休息明天再正式上班。

陆霆琛揽着叶唯离开。

一上车,叶小贝当即一脸崇拜地看着他:“爹地,你好帅!男友力max!”

叶小宝显然也很满意爹地对妈咪的维护,一脸赞赏地看着他。

“陆先生,谢谢你帮忙照看小宝和小贝啊,也谢谢你救了我。等我发工资了,我请你吃饭。”叶唯不喜欢欠别人人情,轻声对着陆霆琛说道。

“嗯。”陆霆琛淡淡地应了句。

沉默了片刻之后,他又说了一句,“他们很懂事。”

“啊?”叶唯一愣,他是在跟她聊天?

叶唯正思考她应该接什么话,她就听到叶小贝无比花痴地感叹,“爹地好帅好帅!说话也这么帅!妈咪你什么时候嫁给爹地啊?”

陆霆琛那扶着方向盘的手顿了顿。

明知道这两个还是不是自己的,却还有点期待叶唯的回答。

“咳咳……”听了叶小贝这话,叶唯差点儿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她本来面对陆霆琛,心跳得就已经有些不规律了,再讨论这么敏感的话题,她脸发烧。

叶小宝也是一脸期待地看着叶唯。

他希望妈咪可以嫁给爹地,这样他们一家人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叶唯咳了好一会儿,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她揉了下叶小贝的小脑袋,嗔怪道,“你们别乱说,他不是……”

刚想说他不是你们爹地,但是想到这两个孩子这么开心的样子,叶唯还是及时止住了后续的话。

默认了陆霆琛昨晚的提议,等到孩子真正的父亲来了之后,再和孩子说出真相。

这段时间,就暂时让他充当小宝和小贝的父亲吧。

“大人的事,小孩子别管!”

叶唯嗔视了眼期待看着自己的两小只,转移了话题。

而后趁着两小只自己在一旁玩的时候,悄悄靠近前座的陆霆琛,轻声解释:“那个陆先生,小贝年龄小,不懂事,你别听她胡说啊!我发誓,我绝对没有想过要嫁给你的想法!”

先不说他根本不是孩子的父亲,就算是,她也不会嫁的!

“嗯。”

陆霆琛回复的淡然,但是那落在方向盘上的大手,明显能够看到泛白的指节。

心里没来由的闷。

陆霆琛打开窗户。

微凉的风,从窗外吹进来,他心里却更闷了……

与此同时。

正在片场等热搜的叶安好,结果没见到叶唯被扒光衣服的热搜,反而见到陆霆琛出面维护的一幕!

陆霆琛向来冷情冷心,为什么会出面维护一个陌生的女人?

强烈的危机感涌现,只是当她见到叶小宝那张几乎和陆霆琛一模一样的小脸时,她差点尖叫出声!

叶唯竟然生下了陆霆琛的孩子?!

陆霆琛和他们在一起,那他会不会知道五年前的真相……

叶安好立马掏出手机就给陆霆琛打去一个电话……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