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婚恋生活

傅少娇宠小蜜妻在线免费阅读、傅少娇宠小蜜妻TXT

	傅少娇宠小蜜妻

傅少娇宠小蜜妻在线免费阅读、傅少娇宠小蜜妻TXT

小说分类:[总裁豪门]

小说连载: [已完结]

上架时间:2020-08-21 16:59

小说章节:第 1183 章

最新章节: 第1183章 番外 (2020-08-21 16:56:09)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好看的小说推荐(www.sossw.com)

小说字数: 2,463,231

一句承诺,将她和一个陌生的男人联结在一起,她的生活从此天翻地覆。 “做好你的傀儡太太,管住你的心。” 撒旦的爱情不是什么女人都受得起,她心灰意冷,他却霸道地拽住她,“夺了我的心还想跑?”

精彩章节试读

第1章 她是傅家未来的少夫人
“顾清歌,不想让你妈死不瞑目,就乖乖嫁去傅家!”

锡城郊区一栋矮旧的平房中,顾清歌坐在床沿,听着继母颐指气使的命令,蹙眉道:“不是你们一直抢着要傅家的亲事吗?现在怎么又要我嫁过去了?”

“少废话!这门亲事本来就是你妈答应的,当然得由你嫁了!明天傅家的人会在机场接你,记得准时去,否则我们挖了你妈的坟!”

说完,电话直接被挂断。

顾清歌听着手机里传来的挂断音,眸底漫上一层怒色。

妈妈生前为她说了一门亲事,就是和傅家少爷傅斯寒的。

妈妈死后,继母带着继妹登堂入室,就把她赶出顾家。

十四年来,父亲对她不闻不问,任由那对母女霸占妈妈的一切、霸占自己的一切,甚至连妈妈帮自己订的亲事都被抢夺。

眼看婚期临近,不知道哪里传出来的消息,说傅斯寒因为车祸容貌尽毁,还不能人道。

顾家收了一千万的聘礼,不愿退回,继母又不愿牺牲亲生女儿的幸福,这才找上自己……

轰隆——

一道惊雷闪过,房间里灯光一闪,随即陷入一片黑暗中。

顾清歌一惊,正想从床上起身,一个高大的黑影突然推门而入。

“你……”

“别出声!”

黑暗中,一个黑色的枪口对准了顾清歌的脑袋。

顾清歌愣了几秒,反应过抵在脑袋上的是一把枪后,呼吸不由一滞。

这时候外面杂乱的脚步声伴随着凶狠的命令声响起:“他受了伤,一定跑不远,你们一间房一间房地给我搜,一定要把人给我找出来。”

“是!”

脚步声朝这边靠近,顾清歌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紧张地冷汗直冒。

“去床上!”傅斯寒推着僵硬在原地的女人去床边,寒声威胁,“不想死就照做!”

他被仇家下了药,又身负重伤,现在一定不是外面那些人的对手,只能委屈这个女人了……

“别、别杀我!”顾清歌感觉脑门上的枪支又用了几分力,颤巍巍地朝床边挪去。

才挨到床,身后的男人就一把将她压在床上,覆在她身上模仿着令人面红耳赤的动作,使得大床吱呀作响。

“给我叫!”

未经人事的顾清歌一时间没懂他的意思,磕巴地问:“叫什么?”

眼见外面的人越来越近,傅斯寒失去耐心,一把扯开她的外衣。

“啊!”女人的惊呼当即响起。

“继续叫!”男人厉声命令,“不想死就给我叫的大声点!”

为了保命,顾清歌当即笨拙地轻哼起来。

未经世事的青涩声音,充满致命的诱惑……

屋外嘈杂的脚步声停在顾清歌的门前,听到里面暧昧的动静,转而朝下一个房间奔去。

傅斯寒已经中弹受伤,肯定无法做这种事情。

脚步声渐远,男人紧绷的神经也跟着松懈,女人如小猫般的低吟更加清晰入耳。

娇软的身躯,惑人的馨香,惹得他体内被强压下的药性更猛烈地发作……

察觉到男人身体的变化,顾清歌连忙推拒着他:“你放开我!那些人已经走了!”

女人的挣扎让傅斯寒的呼吸又加重几分,他挪开了顾清歌脑门上的枪,却没有从她身上起身。

猩红的眸底,沾染着火般的欲望,脑海中一个声音一直在叫嚣着:要了她、要了她……

男人喉结滚动,沙哑地说了句“我会对你负责”,便低头袭上她的柔唇……

“啊!”

忽然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顾清歌痛的浑身发颤。

但是被欲望支配的男人,只稍稍一顿,便又驰骋起来……

整整一晚上,顾清歌就和海上无所依的孤舟,不断被抛上浪潮顶端,下一刻又被浪潮淹没……

第二天。

顾清歌苏醒的时候,外头雨已经停了,房间里空荡荡的,只剩下她一个人。

想起身,一阵剧痛传来让她重新倒回床上。

呆呆地看着天花板,想起昨晚发生的一切,止不住地流泪。

她没了妈妈,没了家,如今连她最在意的东西,还被一个不知名的亡命之徒夺去了……

妈妈,我好想你啊……

顾清歌下意识伸手去摸脖子,却发觉脖子上空空的,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

顾不得身下传来的疼痛,起身就到处翻找。

可她翻遍了没一个角落,仍是没有找到自己那条项链。

那可是母亲留给她最后的东西啊!她一直随身携带,怎么会突然不见呢?

与此同时。

景城,傅氏集团。

傅斯寒西装革履地坐在桌案后,听着手下的汇报,脸色难看至极:“林家这些跳梁小丑,既然找死就不必留给他们活路了!”

“是,傅少!”助理听到傅斯寒的话,就欲转身出去,却忽然被叫住,“等等!”

“傅少还有什么吩咐?”

“找到昨晚在锡城的女人。”

一听到这话,助理问:“那也是追杀少爷的人吗?”

“不,”傅斯寒望着手中的项链,忆起那个小女人在自己身下青涩绽放的模样,素来冷锐的眸底染上几许温柔,“她是傅家未来的少夫人。”

第2章 他会找到她
顾清歌抵达景城傅家的时候,天色已经黑沉。

佣人舒姨带着她去了二楼的一间卧室休息。

房间是冷硬的黑色调,给人一种肃穆冷锐的气息;屋内摆饰简单利落,却透着低奢的气息,很有格调。

“顾小姐有什么事情叫我就好。”

“好的,谢谢舒姨。”

顾清歌被那个精力旺盛的男人折腾一整夜,白天又都在奔波的路上,现在早已疲惫地不行。

舒姨一离开,她就直接倒在床上蒙头大睡起来……

在她入睡没多久,傅斯寒便迈着大长腿走进大厅。

一进门,他顺手脱下了手套和深色的简款西装,舒姨立即上前接过,“少爷回来了。”

“嗯。”低沉暗哑的声音,如缓缓拉动的大提琴音。

舒姨接过西装以后却赫然发现穿着白色衬衫的男人左肩上沾了血,一惊:“少爷受伤了?要不要去医院?”

傅斯寒淡漠地道:“不用,休息一下就好。”

傅斯寒上楼推开门,连灯都懒得打开就直接脱了上衣进了浴室。

等他冲完澡朝内室走去的时候,就意识到空气里的味道不对。

平时他的房间干净整齐无异味,可今日的空气里似乎盈绕了一股淡淡的清香。

傅斯寒蹙起眉,如鹰隼般的眸子露出凌厉,借着淡淡的月光行至床边,看到被子里居然蜷缩了一个娇小的女人。当即上前将被子用力一掀……

好痛——

因为顾清歌卷着被子,被这么一掀,整个人不受控制地滚到了冰冷的地板上。

顾清歌捂着摔疼的脑袋懵懵懂懂地起身,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屋内的灯就被人给打开了。

满室的明亮让她有些不适应地眯起了清丽的眸子,抬眸就看到一个陌生的男人站在自己跟前。

他有着一张俊美无瑕的脸,他深刻精致的五官仿佛是画师笔下精心描绘出来的一般,紧抿的薄唇像一条直线。

只是……

这个俊美的男人怎么没有穿衣服!

浑身上下只裹着一条浴巾,露出健硕的胸肌和腹肌,应该是刚洗过澡,发梢未干的水滴低落在他身上,一路下滑进浴巾深处……

“你是谁!”顾清歌连忙捂住自己的眼睛,耳尖红红的问。

傅斯寒目光如矩地盯着她:“你又是谁?在我房间做什么?”声音冷冽无比。

“你的房间?”顾清歌愣了一下。

既然这个房间有主了,那为什么舒姨会把她带到这里?

“是谁让你爬到我床上的?”傅斯寒望着中间被睡出一丝褶皱来的床位,浓眉紧紧地蹙起。

“我……”

“少爷。”

外头传来敲门声,顾清歌抬头看去,发现舒姨站了门口,一脸歉意地笑:“少爷,这位是顾小姐,傅夫人让我领她上楼安置的。”

少爷?

听到舒姨的称呼,顾清歌不由得重新看向浑身散发寒气的男人。

不是说他被车祸毁容了吗?怎么还生的如此俊美?

如果被继母他们知道了,一定会后悔逼迫自己傅家吧?

就在顾清歌神游的时候,傅斯寒不悦地眯起邪魅的眸子:“安置在我的房里?”

“她是您的……”未婚妻……

话还没说完,就被傅斯寒漠然地打断:“趁我没发火,滚出去!”

顾清歌被他突如其来的火气搞得一懵,然后就继续听到他冷厉的声音:“把你碰过的被子拿出去。”

顾清歌蹙眉,“你什么意思?”

“我嫌脏。”

“脏?”顾清歌眉头皱得更紧了,大有上前和他理论一番的架势。

舒姨见状,二话不说就将被子什么的都给收拾了,然后拉着顾清歌一块出去了,对愤愤不平的她解释:“顾小姐,我忘记告诉你了,我们少爷有洁癖的,不喜欢别人碰他的东西。”

“可是舒姨,您为什么要让我住你们少爷的房间?”

“哎哟我这不是一时脑热了嘛,以为你毕竟将来是要嫁给我们少爷的,所以就把你领到他房间里去了,谁知道……”

他就是要跟自己结婚的人么?一看脾气就很差劲的样子……

顾清歌深深地替自己的未来感到担忧……

房间里,傅斯寒扫了眼空荡荡的床铺,薄唇不屑地冷笑。

一来就妄图爬他床的虚荣女人,还真是不遗余力。

傅斯寒转身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突然想到什么,将藏在口袋里的那条铂金项链给取出来。

望着在灯光底下闪烁着炮眼光芒的铂金项链,傅斯寒隐藏在眼底的锋锐逐渐变得柔软起来。

昨夜那小女人小猫般的轻哼深深地印在他的脑海中,她绵软的身躯和身上的味道无一不让他魂牵梦萦。

最重要的是,为了救自己,她失去了第一次……

他会找到她,让她成为世上最幸福的女人的!

第3章 这么想成为我的女人?
第二天早上。

顾清歌还不是很适应新的环境,一整晚没有睡好,顶着黑眼圈拘谨地坐在餐桌上用餐。

对面是优雅的傅夫人,连个眼光都不屑给她,显然对她这个儿媳妇很不感冒。

“少爷,早。”

这时候舒姨的招呼声响起,顾清歌抬头望去,就见到楼梯上迈着矜贵步伐下楼的人

和昨夜赤身的他不同,深色的简款订制西装将他映衬得霸气侧漏,俊美的五官浑然天成,淡漠的眼神光如悠远的山峰雾景,站在那里便自成一界。

傅斯寒却好似没有听到舒姨的招呼似的,迈着笔直修长的腿径自朝门外走去。

“去哪?”这时候用餐的傅夫人问。

“出去。”

“今日你父亲要回来。”

听言,傅斯寒蹙起眉,“做什么?”

“商量你跟顾清歌的婚事。”

“婚事?”傅斯寒挑眉,犀利的双眸朝顾清歌扫去。

和这个爱慕虚荣的女人结婚?想都别想!他夫人的位置早已有了人选!

傅夫人瞥了他一眼,淡淡地道:“这也是你奶奶的意思。吃过饭和清歌去领证吧,你奶奶看了今天是好日子,抓紧领了证让她开心开心,说不定病就好了。”

“今、今天?会不会太快了?”顾清歌在傅斯寒那堪比冰碴的目光中,再次垂眸。

“早晚都要嫁进来,什么时候领证一个样。”傅夫人眼皮也不抬地回话。

傅斯寒心情不耐地伸手扯了扯脖子上的蓝色领带,一副要发火却又极力忍耐着的模样。

全程,顾清歌都感觉一道凌利如电的视线在盯着自己,不用抬头都知道是谁的。

最终傅斯寒还是冷哼一声入席……

吃过早饭,顾清歌跟着傅斯寒上车前往民政局。

“一千万,就能让你把自己卖了?”冷若寒冰的声音从左侧传来,顾清歌动了一下脑袋,才发现傅斯寒是在跟自己说话。

顾清歌没有答话,她怎么可能因为一千万就把自己卖了?

她只是担心继母为了钱,真的会去骚扰逝去的母亲罢了……

况且这场婚事,也是母亲的遗愿……

“给你一个亿,滚出傅家。”傅斯寒突然开口。

“什么?”顾清歌愕然地看着他,一双清澈如洗的眸子布满了震惊。

看她惊愕的模样,傅斯寒不屑地嘲讽道:“惊呆了?也是,像你这种爱慕虚荣的女人,听到这么多钱一定很满足吧?”

“如果同意,现在就下车。”傅斯寒声音冷冽,像冰谭里的谭水一样冰冷刺骨。

车子在路边停下,顾清歌坐着没动。

大约三秒钟的时间,傅斯寒蹙起眉:“还不滚?我对你这种女人没兴趣。”

只是才见了一面就认定她是爱慕虚荣的女人,那她就顺着他的意思爬好了。

忽地,顾清歌抬起头,清爽的眸子对上他的,“既然我是个爱慕虚荣的人,那我就更加不能下车了,因为你远远比一个亿值钱多了,嫁给你,以后你们傅家不都是我的吗?”

傅斯寒似乎没料到她会这样说,墨色的眼底绽出凌厉,周身的空气也冰冷了几分。

半晌,傅斯寒嘴唇勾起一抹近乎嗜血的笑容,猛地伸手掐住了她尖细的下巴,冷笑出声:“女人,你可想清楚了?”

下巴很疼,但顾清歌依然抿着唇,倔强地同他对视。

她不说话,他亦不语,两人就这样对望着半晌,他突然甩开她,暴躁地吼:“既然你想找死,那就随便你,开车!”

最终傅斯寒没有去民政局,只是将顾清歌抛在民政局门口,留下一句“贪慕虚荣的女人不配占我妻子的位置”,便让司机将车开去了公司。

当天夜里,顾清歌在傅母的要求下,还是重新住进了傅斯寒的房间。

房间里静悄悄的,顾清歌坐在床边,床头还贴了个大红喜字,红得有些刺目。

她看着手里的结婚证,傅斯寒不配合去民政局,傅家直接把两人的照片合成领了证。

这个世界上大概没有哪个新婚妻子比她更惨了吧?

顾清歌长叹一声,将两本结婚证放在桌面上,然后钻进被子里。

就在她快进入梦乡的时候,房门突然传来咔哒的声音,清歌条件反射地坐起身朝门口望去。

一个修长俊美身影出现在门口。

傅斯寒……

他怎么会回来?

看到床上的人,傅斯寒寒着脸,大步走来将她拽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你这个爱慕虚荣的女人,就这么想嫁给我?嗯?”

面对他如此强势到咄咄逼人的态度,顾清歌一颗心都悬了起来,“我没有,这是……”

“好,既然你这么想成为我的女人,那我就成全你。”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傅斯寒便冷声打断了她的话,一把将她甩到床上,高大的身躯跟着压上来。

眸子里满是暴怒掠夺的光。

“啊!”

顾清歌惊呼一声。

这样的举动她不是没有经历过,在离开锡城的那一个晚上,在酒店她就经历过这样的一幕。

他和那个男人给她的感觉有点相似,都很霸道专横,顾清歌下意识地伸手去推搡他。

双手却被傅斯寒举高扣至头顶,双腿压制住她,令她动弹不得。

“放开我。”顾清歌挣扎着,压在她身上的人却纹丝法劝。

暖黄色的灯光下,顾清歌那白净的小脸上惊慌与愤怒重叠。

浅蓝色的睡衣将她白皙的皮肤映衬得晶莹剔透,长发如瀑的模样更添几分妩媚,而那一双眸子清澈如洗,似这世间最纯净之物。

傅斯寒眯起狭长的眸子。

这么有心机的女人,怎么会有这么一双干净的眼睛?

离的近了,他能清晰嗅到她身上的味道,这种馨香让他总有种熟悉的感觉……

傅斯寒他心头一动,盯着她问:“前天晚上你在哪里?”

第4章 生不如死
“咚”的一声,顾清歌她仿佛听到了心脏撞击胸腔的声音。

前天晚上,不就是她被那个亡命之徒夺去清白的时候吗?难道他知道了什么?

不行,她一定不能被他知道自己失了身,否则她就要被退婚了……

她不能让妈妈死后还要被那对母女骚扰……

“前天晚上我当然在顾家了……”

傅斯寒眸色一沉,他真是疯了竟然会觉得这个贪慕虚荣的女人会是那晚救了他的小女人,

“既然已经结婚了,那就给我履行夫妻义务!”清冷的声音在耳畔响起,顾清歌回过神来的时候对方已经粗暴地将她的衣衫扯落。

“不要!”

上衣被扯开,当看到她衣下那暧昧的痕迹时,傅斯寒瞬间暴怒:“你这个荡妇,当我们傅家是回收站么!”

顾清歌身上暧昧的斑斑点点,一看就知道是什么痕迹。竟然敢如此明目张胆地带着别的男人的痕迹嫁进傅家,还占了他夫人的名分……

傅斯寒一时之间怒不可歇,把滔天的怒火都发泄在她的身上:“一个脏女人,还装什么贞洁烈妇?身子都被男人用烂了吧?”

傅斯寒嫌恶地甩开她,用凌厉的眸子冷冷地盯着瑟瑟发抖的人:“既然你这么想成为我的女人,那往后的日子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

顾清歌缩在被子里头,浓浓的屈辱感袭来。

她的清白早在来之前就被一个陌生男人夺走了,她无法辩解,无处哭诉,一切的一切就和一座山一样压在她的身上……

她好绝望,接下来的日子她要怎么办?

泪湿了枕头,顾清歌闭上眸子。

一连十多天,顾清歌都没有再见到傅斯寒的身影。

而她在傅家,就和多余的人一样,没人理会没人关心,还要时不时受着傅夫人和佣人们的嘲讽。

一天早上,她被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给吵醒的。

她睁着惺忪的眸子,扭过头便看到了多日不见的傅斯寒居然站在床边换衣服。

顾清歌一惊,就见到一个牛皮纸袋扔在她面前。

顾清歌咬着下唇坐起身,“这是什么?”

傅斯寒居高临下地开口:“我娶你只是为了我奶奶。等我奶奶病情稳定,这份离婚协议书就奏效,到时候你自己离开傅家。”

顾清歌抬起头,睁着那双纯净的眸子同他对视。

傅斯寒原来是不屑的,可一看到她那双清澈如洗的眸子,又觉得自己所做的这一切充满了罪恶感。

他蹙起了眉,别开眸子避开了她的视线。

该死的,他有什么可罪恶的?白白让她霸占了傅家少奶奶的位置,是她的荣幸了!要不是他还没找到那晚的女人,他哪能容得下她?

顾清歌抬眸看了他一眼,毫不犹豫地签下自己的名字。

傅斯寒忍不住蹙起眉,“不把合同看一遍?”

顾清歌将笔搁下,面色淡淡的。

“不管我看还是不看,结果都是要签。”

“哼。”傅斯寒冷哼一声:“算你有自知之明。”他伸手将合同拿起来,扫了一眼签名处。

顾清歌三个字秀气灵动跃于纸上,傅斯寒眸色深了几分。

傅斯寒扫了她一眼,突然加了一句:“离婚以后你是净身出户,什么也得不到,这样也不后悔?”

顾清歌坐在那里没有什么动作。

这让傅斯寒忍不住诧异,这个爱慕虚荣的女人听到净身出户难道不应该有所反应?她居然还呆坐在那里。

一时之间,傅斯寒觉得自己有些看不懂眼前这个女人了。

顾清歌却忽然想到了什么,抬了一下眼皮,然后朝傅斯寒看来:“我有个条件。”

听言,傅斯寒眼神冷了几分,“说。”

“在我们没有离婚之前,你不许再强迫我做不愿意做的事情。”顾清歌绞着手指硬着头皮说了这句话。

傅斯寒以为自己听错了,原以为她提的会是关于钱的要求,没想到她提的居然是……

傅斯寒同她对望半晌,忽而冷笑一声:“怎么?难不成你以为像昨天晚上那种事情还会发生?”

他这语气明显就是赤裸裸的羞辱,顾清歌白净的小脸一阵青一阵白。

“我不会碰不干净的女人,明白么?”

听到这个词,顾清歌觉得心里憋屈得很但她抿着唇挺直自己的腰杆:“好,这是你自己说的。”

“一会去医院。”傅斯寒说完这话,便拿上协议离开房间,连多余的眼神都不屑给她

去医院?

顾清歌虽然疑惑但也没有多说什么,反正他要自己做什么跟着就行了,省的惹这尊大神不开心。

车子行驶在路上,和傅斯寒同坐一排的顾清歌感觉如坐针毡。

身边的人简直就是移动制冷机,森寒之气不断外放,他正闭着眼睛休息,让她呼吸都忍不住低了几分,生怕弄出一点声音吵着他……

突然,一阵悠扬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在狭隘的空间里显得很突兀,顾清歌身子一僵,这好像是自己的手机铃声。

冷不防的,傅斯寒的眸子睁开,顾清歌登时感觉周围的温度下降了些许。

他醒了……

顾清歌看了一眼来电,她的眸色深了几分,直接将电话给挂断了。

随后又将手机给静音了。

这些动作落到傅斯寒的眼里,却让他嘲讽地勾起了唇角,“不接?”

顾清歌将手机放回口袋里,点头:“嗯,你不是要睡觉吗?我怕吵到你。”

“嗤。”傅斯寒却不屑地冷笑一声,“是怕吵到我,还是心虚?”

听言,顾清歌觉得他这句话实在太过莫名其妙,“心虚什么?”

傅斯寒眸中掠过一抹嘲讽:“难道不是你情夫的电话?”

第5章 他对她竟然不抵触
顾清歌好看的秀眉皱了起来:“我不过是看你在睡觉听不得一点声音,所以才没有接电话而已。”

说完,顾清歌见他仍旧是以侧脸对着自己,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她气得咬唇嘟嚷了一句。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倏地,傅斯寒紧闭的冷眸忽地睁开,射出一道寒光朝她而来:“有胆子,就再说一遍。”

他说得不缓不慢,声音也不大,可已经无端生出一股凌厉之气来,这道气势势破竹,惊得顾清歌忍不住缩了缩肩膀。

顾清歌抿了一下唇角,心下觉得自己好懦弱,可是面对他如此张扬霸道的气势,让她再说一句,她又没这个胆子。

气死她了!

真希望傅家的奶奶病情赶紧好起来,这样她就可以跟这个恶劣的男人一拍两散了,省得相看两厌。

手机关了静音以后,顾清歌也不知道手机有没有再响过,两人一路无言到了医院。

下了车以后,顾清歌刚准备跑远一点去拿手机来回电话,可刚走了两步后面的衣领却被人给揪住了。

“回来。”

“放开我。”顾清歌挣扎着:“我要去打个电话。”

“打电话去哪儿不行?还是真心虚?给情夫打电话?”

傅斯寒眸色一冷,猛地从她手中夺过了手机,顾清歌脸色一变,旋身想去抢。

“还给我。”

顾清歌比傅斯寒低了一个头多,他这一抬手,顾清歌跳起来都触碰不到那部手机。

“你还给我!”顾清歌拿不到手机,只能一直在他面前蹦哒着,像一只可怜的小丑。

傅斯寒抬头看了手机一眼,很老式的手机牌子,手机边沿都被摩擦得有点泛白了。

“快点把手机还给我!”顾清歌还在他前面锲而不舍地蹦哒着,他低下头,看到急得眼眶都快红了,纯净的眸子里似乎隐隐泛起雾意来。

这就要哭了?

傅斯寒冷着脸将手机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在离开医院以前,手机由我保管。”

听言,顾清歌脸色一变:“凭什么?”

“凭什么?呵,看来你到现在都还没有搞清楚状况。”

“我怎么没有搞清楚状况了,手机是我的。”

傅斯寒冷着脸,沉默不语地朝医院内走去,顾清歌见状,只好赶紧跟着他的脚步追上前,边走边问:“你到底拿我的手机做什么?我只是想给我妹妹回个电话而已。”

然而傅斯寒根本就不理她,他修长的腿迈的步子很大,顾清歌小跑着追他都有些吃力。

猛地,傅斯寒停住脚步。

顾清歌紧急地刹住脚步,差点就撞上他的后背了。

“一会进去病房以后,该怎么做你知道吧?”傅斯寒低头扫了她一眼,突然伸出一只胳膊来。

顾清歌望着那只横在自己面前的胳膊,愕然地抬起头:“什么?”

“你脑袋是拿来当摆设的吗?”傅斯寒突然没好气地质问了一句,“在人前我们是夫妻,懂?”

看她站在那里不动,傅斯寒冷笑:“都已经不是chu女了,还不知道男女之间的相处方式?”

这句话充满了嘲讽,顾清歌拧起秀眉,刚想反驳他,傅斯寒却直接不耐烦地将胳膊架到了她的肩膀上,然后冷声吩咐:“没时间跟你啰嗦,病房就在前面,一会见到我奶奶,你要跟我假扮成很恩爱的夫妻,懂么?”

听到这里,顾清歌总算是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了,她点头:“我知道了。”

“快点!”傅斯寒催促了一句,顾清歌这才伸手挽住了他的胳膊,然后感觉到傅斯寒的身体一僵,抬起头就看到他拧起了秀眉。

顾清歌立即想到了舒姨跟自己说的事情。

他们家少爷有洁癖,也就是强迫症,她现在这样碰他,他岂不是要发脾气了?

想到这里,顾清歌试图收回自己的手,然后一边问道:“你不是不喜欢别人碰你吗?”

听言,傅斯寒的步子一顿,是啊,他不喜欢别人碰她。

可是这眼下这女人……

他刚才居然没有想到这一方面,最关键的是,他居然对她没有抵触?

想到这里,傅斯寒不由得蹙眉……

第6章 独自参加宴会
从医院出来,傅斯寒不知道怎么回事,看也不看顾清歌一眼,直接大步流星地离开。

任顾清歌怎么追也追不上。

瞅着远去的车影,顾清歌负气地跺跺脚。

真是恶劣的男人,在奶奶跟前演完戏就丢!

而在车上的傅斯寒,透过后视镜看着越来越远的小女人,俊眉就没舒展过。

他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那晚的女人有消息了吗?”

“傅少,锡城郊区那晚断电没有监控,我们只能通过道路监控找,暂时还没消息……”

傅斯寒捏了捏西服口袋里的项链,冷然命令:“加快速度!”

“是!”

挂断电话后,傅斯寒疲惫地捏了捏眉心。

那晚救了自己的女人还没找到,他却三番两次地对这个爱慕虚荣的女人异常,这不是个好现象。

他得尽快找到那晚的女人,让她成为自己的夫人!

顾清歌独自灰溜溜回到傅家,正好是晚饭时间。

长长的餐桌上只有她和傅夫人二人,很是冷清。

顾清歌悄悄地打量着饭桌另一头的人。

傅夫人无论是举止,进食的动作,还是嚼食的动作,都优雅到了极点,好像天生就是富贵人家的夫人。

“吃饭便吃饭,盯着我做什么?”

傅夫人的眼神朝她扫来,顾清歌一惊,猛地收回了目光,不好意思地垂下眼帘。

“看你这上不得台面的样子,日后举行婚礼的时候,你要怎么过?”

傅夫人将餐巾放到边上,不容分说地道:“舒姨,晚上带她去宴会上看看世面吧,省得日后在婚宴上丢傅家的脸。”

说完,不给对方说话的时间,傅夫人就优雅地起身离开了。

顾清歌皱了皱鼻子,舒姨走过来,“少奶奶,吃过饭跟我来吧。”

晚饭过后,顾清歌换上了舒姨替她准备的晚宴小礼服。

顾清歌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焕然一新的模样,不由得惊住了。

珍珠白的抹胸小礼服完美勾勒出她的身形,脚上的水晶高跟鞋闪着细碎的光,华贵优雅。

这真的是她吗?

当舒姨打开门进来的时候,眼里也露出欣赏的笑容:“这件礼服真的是挑对了,很适合少奶奶。那我们去参加宴会吧。”

顾清歌这才点头:“好的,谢谢舒姨。”

今天晚上的宴会其实就是傅家临时拿到了名单。

其实以傅家在景城的名气,想去参加任何一个宴会,都能让宴会上大添光彩。

只不过这次傅家比较低调,因为是让顾清歌去体验的,也学习一下,所以才托人拿到了名单。

下了车以后,顾清歌跟在舒姨的身后,小手拽着她的衣角,小声地道:“舒姨……”

听言,舒姨不由得顿住步子,回头握住她的手安慰道:“少奶奶别怕,您只管进去体验就好,不用管其他的。”

顾清歌微蹙起秀眉:“舒姨,您的意思……是不跟我进去了吗?”

“当然。这种场合总要您自己习惯的,我猜在您举办婚礼之前,应该每天都要参加这样的宴会。”

顾清歌大脑有点空白,每天都要参加?不是吧?

“进去吧少奶奶,用不着紧张,您今天晚上很美丽。”

顾清歌一步三回头地进了宴会现场。

她被赶出顾家后一直生活在乡下,很不适应这种场合。

为了不引起注意,她慢慢走到一个角落里的桌子边坐下来,这才感觉好多了。

取了一杯五颜六色的鸡尾酒,顾清歌才喝一口,就呛到了。

“咳咳……”顾清歌一张白皙的小脸被呛得通红,她赶紧将酒杯放下来,捂着嘴巴咳得厉害。

这时候,一张绣着青竹的手帕突然出现在她面前……

“没事吧?”

顾清歌愣了一下,抬起头看向那帕子的主人。

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笑容优雅,眉眼弯弯的男人正笑望着她。

见她发愣,男人动了动手,“给你。”

顾清歌这才将手帕接了过来,擦拭了一下自己的嘴角之后,然后笑着和他道谢:“谢谢你。”

男人愣了一下,几乎被她明媚的笑容晃了眼,愣了几秒后,才回复:“不客气。”

顾清歌本就长得很漂亮,巴掌大的小脸上五官精致,而且最重的是她拥有一双很纯净的眼睛,像雪一样纯净。

笑起来的时候,颊边还有两个浅浅的小梨涡,典型的梨涡小美人儿。

秦墨对她起了好奇的心思:“你叫什么名字?”

“顾清歌。”顾清歌想都没想,直接就回答。

秦墨亦是一愣,半晌失笑,这个丫头还真是心思单纯。

“以前怎么没见过你?你是顾氏集团的千金?”

想到来这里的目的,顾清歌也没有多解释,点头,“嗯。”

“认识一下,我叫秦墨。”秦墨朝她伸出手。

他的手洁白又修长,骨节分明,虽然是男人,可这手却极为秀美。

顾清歌盯着他的手愣了好一会儿,自言自语地道:“你的手好漂亮。”

秦墨不由得轻笑。

他见过的女人,无一没夸他长得帅的,可夸他手好看的女人,这却是第一个。

不远处几个名媛,看着顾清歌进来后,就吸引了全场人的目光,甚至连秦少都过去主动搭腔,心高气傲的她们顿时不爽了。

“走,我们去会会她!”

秦墨一离开,她们就神色不善地朝顾清歌走去。

“你是哪家的千金呀?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顾清歌吓了一跳,猛地抬头发现几个同是穿着礼服,化着浓妆的女子在她旁边坐下。

“你们是?”顾清歌并不认识她们,而且她们这种自来熟的性子让她并不习惯。

为首一个穿着黑色礼服,大红唇的女人回道:“我姓李,是李氏集团的千金李思云,你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她们脸上都带着笑容,可顾清歌却觉得她们不怀好意。

第7章 傅少来了
顾清歌伸手将她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给小心翼翼地推开,然后道:“对不起,我不认识你们。”

“你刚才也不认识那男人啊,怎么就跟他自来熟了呢?难道,就因为我们同是女人,所以你不待见我们?”李思云嘲讽了一句。

看到这群人来者不善,顾清歌站起身,“我真的不认识你们,先失陪了。”

说完,她转身要走,可是刚走了两步就被人给拦住了。

“想走?连个名字都不敢说?我看你这么面生,该不会……是混进来的吧?”

“我没有。”顾清歌替自己辩解,“我不是混进来的,我有邀请函的。”

“邀请函?在哪里?拿出来看看啊?”

顾清歌顿了一下,邀请函一直舒姨拿着,她进来后也没找舒姨拿……

“看她那心虚的样子,不用问了,一定是偷混进来的。”李思云抬眼问身边的女人,“私混进宴会会有什么下场?”

“赶出去咯!”女人答了一句。

“赶出去!赶出去!”

这时候,有侍者走过,不知是谁直接端了一杯黄色的液体,直接泼到了顾清歌的身上。

“啊——”毫无预警的,顾清歌被吓了一大跳,胸前和颈上湿了一大片,很快春光便要显露出来。

她吓得蹲下身缩成一团,为什么?

她明明什么都没做,却要受这群人的冷嘲热讽和欺负?

是不是她这种人就如傅斯寒所说的那样,只要踏进这个圈子,就成了爱慕虚荣的代表?

“不要脸的女人,赶紧滚出宴会,别在这里污了我们的眼。”

“就是,妄图攀高枝的女人,赶紧滚吧。”

“瞧她的样子,脏兮兮的。”

顾清歌蹲在原地,大脑一片空白,她很想伸手捂住自己的耳朵,可是那样的话好像就会暴光,她只能一直将手护在自己的胸前,听着那些冷嘲热讽。

她不敢说明自己的身份,毕竟今天傅夫人只是让她来适应场合的,而舒姨没跟她一块进来,明显就是不想表露她的身份。

如果她在这个时候把傅家搬出来的话,肯定会让傅家蒙羞的……

在顾清歌被众名媛围住的时候,二楼贵宾室里,一个修长的身影倏然捏紧了酒杯。

傅斯寒冷凝的目光锁定住人群中间被欺负的顾清歌,剑眉紧蹙,心底满是怒火,却又强忍着控制自己。

他不想再被这个女人轻易影响情绪了!

然而下一秒,当见到顾清歌被别的男人抱住时,傅斯寒刷的起身,离开了贵宾室……

“你们太过分了!”这时候一道呵斥声响起,秦墨立马上前扶起地上的顾清歌,将外套脱下来披在她身上,“你没事吧?”

身上一暖,顾清歌抬头看到来人,感激地道:“谢谢你。”

“秦少,你不要被这个女人骗了!她是故意混进来勾引你的!”其中一个女人义愤填膺地开口,瞬间引来一片应和。

这边动静大了,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对着顾清歌指指点点。

“这怎么回事啊?我刚才好像看到这女生跟傅家的人在一起,怎么就成混进来的了?”

“傅家?你没看错吧?”

一听到傅家,所有人均是忍不住屏住了呼吸,似乎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若是跟景城的傅家扯上关系,那可就真的是……不好惹了啊。

李思云反应迅速地道:“如果她真的是傅家的人,为什么刚才不自报家门?为什么傅家的人不跟进来?”

“要证据很简单,我听说今天傅少也来了。”

众人哗然:“傅少也来了?我们怎么没有看到?”

“切,傅少是你们想见就能见的?他被请到楼上去了,人家可是座上之宾。”

“也对。所以只要想知道这个女生跟傅家有没有关系,一会问问傅少就行了?”

什么?

傅斯寒也来了?一想到他那张冷漠绝情的脸,顾清歌的身体就一阵发抖。

秦墨感觉到了,便蹙起眉。

而李思云也敏感地捕捉到了这一个信息。

“我跟宴会主人挺熟的,既然傅少今天来了,那不妨我就借借关系。是不是傅家的人,让傅少过来一认便知。”

听到他们去请傅斯寒,顾清歌心里又紧张了几分,而她眼底紧张的情绪全都显露出来了。

秦墨低声道:“怎么了?”

突然间周围响起了一阵此起彼伏的吸气声。

“傅少!”

“天啊!真的是傅少!真的来了!”

第8章 宣告主权
在场的女生们看到那个让人疯狂的男人出现,都激动澎湃起来。

只见傅斯寒迈着矜贵的步伐,和帝王一般一步一步从楼梯走下,一身黑色的西装将他修长的身材完全展现出来。

棱角分明,幽深的黑眸如大海般深邃,却又带着丝丝邪气,好看得夺人心魄。鼻子高挺,嘴唇薄得如刀削一般,优雅的下巴就像雕刻出来的那般完美。

越走近,众人便越能感觉到,从他身上孑然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

冰冷,强势。

顾清歌看到他走过来的时候,也是紧张得手心出了一层汗。

他……怎么会?真的出现在这里?

直到傅斯寒走近,顾清歌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慌乱。

糟糕了。

如果让他知道,自己给他们傅家丢了这么大的脸,他一定会很生气吧?

而秦墨敏感地捕捉到她眼底的慌乱,心中的疑惑加深,他知道,傅家谁都惹不起。

但这个女人,秦墨是真的起了想保护的心思。

于是他扣紧她的手腕,低声道:“害怕的话,你就躲到我身后去。”

傅斯寒站定之后,目光悠悠地落到秦墨身上,最后落在他的手上。

那只手,正好扣着那女人纤瘦的手腕。

傅斯寒的眸子里绽出冷意,才一会没见,她倒是好本事,这么快就傍上另一个人了

听到一阵冷哼,顾清歌抬头,赫然撞进那双犀利森寒的黑眸,不等她有所反应,一道冰冷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便响起:“过来。”

顾清歌忍不住浑身一抖,下意识地想走过去。

手腕处却传来一股拉力,秦墨蹙起眉:“清歌?”

清歌?

呵……

傅斯寒的唇角勾起一抹近乎嗜血的笑容。

宴会距离开始到现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两人就这么熟络了?真是个放荡的女人!

“谢谢你,不过请您放开我吧,我不想连累你。”

“你真是傅家的人?”秦墨的眼神变得复杂起来,盯着她。

“嗯。”顾清歌点了点头,然后抽回自己的手,低着头像一只可怜的小白兔朝傅斯寒走过去。

每走一步,顾清歌的内心都觉得自己好像迈向了深渊,往前再走几步,便是万劫不复。

可纵然飞蛾知道扑火是死,却还是奋不顾身。

纵然,她不想走过去,但……她也是迫不得已。

见她乖乖地抛下秦墨朝自己走过来,傅斯寒的心里居然升起了一股奇异的满足感。

只是……傅斯寒微微眯起眸子,墨色的瞳仁绽放出一抹凌厉,这个该死的女人为什么一副走向万丈深渊的样子。

她是想让自己在别人面前丢脸吗?

再看那秦墨,望着她的背影,居然握紧了拳头一副很不舍的模样?

不舍?

呵,可笑。

傅斯寒突然作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

他大手一探,突然将顾清歌拽进了自己的怀里,一手捏住她小巧精致的下巴,然后俯身在一片吸气声中吻了下去。

“唔。”

顾清歌受到了惊吓,她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感觉到他的薄唇在自己的唇上用力地吮吸着,似乎要把她的呼吸全部夺过去似的。

比起那天晚上他的粗暴,这会儿他的吻更像是要宣泄着什么一样?是她感觉错了吗?

顾清歌脑子里一片混乱,涨涨的,都忘了反抗,任他索取。

然而顾清歌不知道的是,傅斯寒在吻她的同时,眼神已经和秦墨来回过了几遍。

他的眼神冷酷又狠辣,充满戾气地朝秦墨投递过去。

秦墨只是呆了两秒就反应过来,随即心里已经透彻,原来如此。

傅斯寒是为了向他宣布。

这个女人,是他的,他秦墨碰不得,也不许肖想。

以及他这是想告诉所有人,那只小白兔属于他的领域内,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欺负的。

果然,所有人的表情都惊呆了,包括李思云和她的闺蜜团,看到这一幕简直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思云,那个女人,傅少怎么会看上这样的女人……”

听言,李思云思绪却飘远了,她的目光落在秦墨的身上,秦墨似乎从刚才到现在都一直在看着那个女人,连傅斯寒出现,他还想护着她。

思及此,李思云紧紧地咬住下唇。

现在有傅家护着她,她动不了她,可只要是男人,都会有厌倦的一天,等到傅斯寒厌恶了这个女人,她才有机会下手。

“别着急,总有机会可以整她的。”李思云说着眸中闪过一抹阴毒。

顾清歌不知道自己被吻了多久的时间,只知道自己的红唇好像有点麻了,呼吸也被全数夺走了,手脚无力,身体发软,眼神迷离地依附着他。

她这副样子,任谁看到了,都会起反应。

傅斯寒可没打算让其他男人看到她此番的模样,一吻毕,他退回自己的唇舌,然后大手霸道地按着她的后脑勺,将她按向自己的胸膛。

于是顾清歌脸上所有情绪,包括那迷离的眼神,都掩藏在他的胸膛之中。

傅斯寒冷冽的眼神扫过众人:“时助理,今天为难傅家少奶奶的人都记下了吗?”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