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妖孽世子纨绔妃免费、妖孽世子纨绔妃txt下载

妖孽世子纨绔妃

妖孽世子纨绔妃免费、妖孽世子纨绔妃txt下载

小说分类:[古代言情]

小说连载: [连载中]

上架时间:2020-09-16 16:06

小说章节:第 401 章

最新章节: 第401章 请你收了剑 (2020-09-17 19:52:57)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好看的小说推荐(www.sossw.com)

小说字数: 452,245

世子殿下觉得自己犯了水逆,出使西凉遇刺,被一个面容清秀的“男人”救了。西凉皇宫遇刺,“他”又出现了!从此以后,此人便阴魂不散,厄运连连。世子殿下想不到,“他”竟是自己苦寻多年的小丫头!

精彩章节试读

第1章 绑架
南城西郊,秋风瑟瑟。

沈无双站在树林间,小手紧紧捏着衣角。

“紫儿姐姐?”她的声音微抖,喊着自己贴身婢女。

刚才婢女突然离开,只嘱咐她在原地等她。

可她等了许久,寂静的森林偶尔划过一声兽吼,吓得她脖子一缩。

纵使她从小胆大更是出自将军府,但一个人被仍在树林之中,着实有些紧张。

突然,一阵沙沙的落叶声响起。

沈无双猛地转身,一只力道很大的手拿着毛巾捂住她的口鼻!

一股刺鼻的味道扑面而来。

是迷药!

沈无双立刻屏息,好在没吸入多少。

她这是被绑架了!

几乎下意识,她反手就要去点身后人的穴位,奈何力量悬殊,挣脱不得。

她运功,牟足了力气从猛踹了那人好几脚,可依旧未能成功。

身后的人一阵闷哼:”臭丫头,敢踢老子!”

然后她就被被狠狠地扼制住,一掌拍在她的后脖颈。

沈无双被打得一阵恍惚,深知力量不敌,她偷偷将身上的衣带扯下来。

希望父亲沈岩在发现她不见后,可以找到她做的记号。

然后她便假装昏迷,手脚也渐渐垂了下来。

那人松了口气,一个麻袋套在她头上,往马上一扔,扬长而去。

麻袋套上来之前,沈无双瞄到了此人腰间有什么在闪烁着,很刺眼。

她努力回忆被劫走的位置,似乎不远处有棵被砍断的树。

这时她听到外面有铜币碰撞的交易声音。

她被带着走了很远,她耳边一直有铜币碰撞的声音。

她也在努力记着马儿奔跑的方向。

这人绑架自己,并没有灭口,估计是图财吧。

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沈无双被丢在了地上。

等到”砰”的关门声,她缓缓睁开了眼睛,此时她正身处一片荒宅中。

沈无双小手轻轻支起小身板,盘腿而坐。

小眼睛淡定地环顾了一下四周。

临危不惧,审势而动,这是父亲沈岩从小叮嘱她的。

她起身,开始寻找逃跑路线。

可惜,路线没摸着,倒是让她捡了个漂亮的小男孩。

那男孩估摸比她大了四五岁

高挺的小鼻子,眼角细长好看,轮廓分明。

她长这么大,第一次见到这么好看的男孩子!

比哥哥沈子衡还好看!

沈无双调皮的用小手捏了捏男孩的脸。

一声嘤咛,男孩睁开了星空般明亮的双眼看着她。

小哥哥睁开眼好像更好看了!

沈无双脸”唰”的一红,背过身去。

她怎么捏了一下他的脸,他就醒了!

这时门外响起了脚步声!

落地沉稳的又急促的步伐,来者不善!

沈无双轻轻一跳,跳上了房梁,身子不稳地晃荡了一下。

对了,那个男孩呢?

她向下看去,正碰上男孩抬头也在看她。

男孩震惊:这姑娘竟还会武功?

沈无双一脸诧异:嗯?这家伙不会武功?看着长得高高的,真弱。

她轻快的跳下,想把男孩抱上去。

小手抱住他的腰,纹丝不动。

居然能这么重!

沈无双哀怨地看了他一眼。

小男孩一脸无奈。

这时脚步声逼近,门外照着的影子即将推门而入!

来不及了,要被发现了!

沈无双环顾四周,立刻牵着男孩躲在了破布后面。

“嘘——”

沈无双竖起食指轻轻靠在男孩的唇边。

如触电般的麻感,男孩一双星眸直直地盯着她。

第2章 要死在这里吗
这女孩究竟是何人,如此胆大不惧。

沈无双黝黑的小眼睛有神的盯着外面。

门被推开,沈无双屏住呼吸,大气不敢出。

却没有注意到男孩那精致的脸上微微勾起的嘴角。

“赶紧把这两只带上运走……”走在前面的人突然瞪大了眼睛。

“怎么回事?两小兔崽子跑了!?”他一声暴怒。

男孩有些赞赏的看了眼沈无双。

明明只有十一二岁的样子,此时此刻竟能临危不乱,甚至还担忧他人的安危。

换做寻常孩子早就哭闹不停了吧。

“锵”一声尖锐的利器出鞘声。

沈无双熟悉这种声音!

她小手猛地握住男孩的手,紧紧攥着!

“别怕。”

她虽然害怕,但还强装镇定安慰着男孩。

男孩淡淡看了她一眼,如此境遇,仍然没有选择抛弃别人自己跑路么?

而且自己明明害怕的样子反来安慰他。

这时脚步声缓缓逼近,沈无双小手指甲深深抓入身侧的泥土中。

她没有趁手的武器,只能扬沙土了。

冰冷的剑光缓缓探了进来。

在拿剑人进来的刹那间,她抓起一大把沙土,猛地砸向那人的眼睛!

“啊——”一声惨叫,拿剑的壮汉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蠢货快进来,我看不见了!”

壮汉叫着自己的同伴,四处乱抓:”小兔崽子,抓到你劳资扒了你的皮!”

他手上的剑光一晃,沈无双眯眼注意到了那人腰间的令牌!

沈无双拉起男孩直往外面冲!

“小兔崽子,敢阴老子!”拿剑壮汉睁开通红的双眼,凶狠地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

破布外的壮汉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看见两小只跑出来准备拿剑去砍。

锋利的刀剑即将落下,男孩凝聚内力,刚想出手,身边的沈无双将他护在了身后。

男孩微愣,收回了自己的内力。

沈无双伸腿踢倒了一旁的凳子,用内力狠狠地砸过壮汉的膝盖骨。

壮汉一记吃痛,往前倒了下去,正好扑倒了身后眯着眼的另一个人。

“啊哟——你个蠢货!”

两人互相埋怨,一个脚疼一个眼瞎,胡乱缠绕在了一起。

趁着这时间,两人与他们拉开了一段距离。

男孩愣愣地看着沈无双牵着他的手,他竟然被一个小丫头拉着手逃跑!

“小兔崽子给老子站住!”

身后一瘸一拐的两个人追了上来。

站住?你当我是傻子吗!站着等你们砍?

沈无双还回头做了个吐舌的鬼脸。

这一下可惹火了两个人,掏出腰间的匕首朝她飞了过去!

“嘶——”

沈无双一记吃痛,她的右臂处被划了一道口子,鲜红的血缓缓地渗出。

男孩皱眉,这傻姑娘,也是够勇敢的!

“你快走,他们快追上来了!我去引开他们!”

密林中,沈无双轻轻推开男孩,只身拖着血迹往反方向跑了。

男孩看着她的背影,内心起了一丝涟漪。

萍水相逢,这傻姑娘居然舍身相救!

“这世上还有你这么蠢的丫头。”

男孩想追,但思索后,还是收住脚。

他一个人难敌四手,唯有和他的人汇合,才能救出这丫头!

“傻丫头,撑住啊。”男孩转身,有计划似地往后跑去。

不知过了多久,沈无双手臂上的刺痛愈来愈烈。

身后追击的脚步声也越来越近了。

沈无双觉得身心俱疲,脚步越来越沉。

她是不是要死在这里了?

这么小的她,从来都不觉得,原来死亡可以如此的近。

“噗通”一声,小小的身体支撑不住,狠狠地倒了下去。

第3章 沈家三小姐
身后两个壮汉追了上来。

几声刀剑碰撞的声音,身后的脚步声渐渐消失了。

几个黑衣死士收回手中的利剑,两个壮汉被他们一刀了结。

“殿下。”

死士纷纷向缓缓走来的男孩跪下。

男孩静静地看着地上的沈无双,冷酷的眼神中似乎闪过一丝温柔。

“殿下,此人今日留不得!”此时身侧的一名死士准备对沈无双下杀手!

殿下部署帷幄至今,断断不能被人发现!

“不杀!”男孩及时阻止,淡淡道,”带走。”

就在沈无双被抱起的那一刻,远处传来了马蹄声。

“殿下,是沈岩大将军。”暗处的暗卫”嗖”一声从远处飞了过来报备。

男孩眼神复杂的看了沈无双几眼。

沈岩怎会突然来这?

莫非和这丫头有关系?

罢了,既然是沈岩,这丫头便没有危险了,自己带着她反而不方便。

“撤。”男孩面无表情的拉了拉缰绳,余光瞥了眼地上的沈无双,飞驰而去。

沈无双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自家的床上。

她睁开朦胧的双眼,环顾了四周。

这是在她的房间?她怎会回来的?

这时,守在床沿的苏烟感受到动静,睁开了眼睛。

苏烟看见苏醒的沈无双,激动地一把抱住她:”双儿,你终于醒了,吓死娘亲了!”

苏烟摸了摸沈无双的额头,舒了口气:”伤口引起的发烧终于退了,你都躺了三天了。”

沈无双一惊,三天?

她忙问道:”娘亲,我是怎么回来的?还有,还有一个小男孩呢?!”

苏烟看着她焦急的样子,缓缓说道:”你父亲发现了你做的记号,沿着轨迹找到了你。”

“只是,你说的什么男孩,并未见到。”

看着沈无双回来的时候满身是血,苏烟都心疼死了!

沈无双恍然,是爹爹救了自己!

她是沈岩将军的女儿,沈家三小姐,沈无双。

如今边境战乱,流民走寇,很是不太平。

那日她随一个信任的婢女出门,殊不知就这么被卖了。

“双儿啊,等你伤养好了,为父便教你习武。”

这时,沈岩从门外走了进来。

“这次的事情恐怕和别国的流寇有关,地方官员背地勾结,如今只知道这带双儿出去的婢女是西凉国潜伏而来,已经吞药自尽,尚且没有任何头绪,双儿习武,日后至少要能保护自己。”

“夫君!”

苏烟眉头微皱,想要阻止沈无双习武。

但是此时的沈无双十分开心:”太好啦,谢谢父亲!”

沈岩给了苏烟一个安心的眼神,苏烟看了眼沈无双,叹了口气。

当沈无双还牙牙学语之时,抓阄抓的便是舞刀弄枪的玩意,从小就喜欢得不得了!

她天资过人,看别人练之后便能自己融会贯通!

沈岩不想她锋芒毕露,这才一直宠着她不让她碰武学。

如今绑架事件后,他还是希望能教她一些防身的本领!

即使不想让她锋芒毕露,如今这乱世,没有一点本事怎么对付豺狼饿虎。

他们将沈无双保护得再好,也难免会有纰漏。

这次混进沈府的婢女,便是西凉国的人。

自从沈无双开始习武,早晚都刻苦练功。

沈岩更是将沈家的绝世武功都传授给了沈无双。

长子长女善文,皆不如她的慧根。

看到沈无双进步超群,老父亲很是欣慰。

三年后。

一抹倩影翩然而过,从将军府的屋顶缓缓落下。

第4章 偷溜出去玩
十五岁的沈无双,眉眼清澈,身材纤柔有力,那乖巧的外表下,多了些许活泼调皮。

身着男款修身武装,在院落内熟练地运用着轻功。

这几年,沈无双的轻功已经炉火纯青。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沈无双嘴角微抿,纤细的食指轻抚了一下鼻头,转身点地,轻轻飞过了院墙。

“小、小姐……小姐跑太快了!”

气喘吁吁的几个家丁,追着沈无双跑,一晃就没影了。

皇城大街。

沈无双俏皮一笑,终于甩掉身后的小尾巴了。

以往热闹的集市今日人烟稀少,人群纷纷往那不起眼的街角挤去。

沈无双的好奇心驱使,走了过去凑个热闹。

却不想,这里竟然是在暗自贩卖没落国家的奴隶!

“这些可曾经都是贵族啊,看看他们现在的样子。”

“侵略我们国土,打死他们!”

围观的人们毫不留情的向衣着褴褛、倒在地上的人丢着烂鸡蛋。

蛋黄粘稠的液体粘在奴隶的脸上,他们只能咬牙隐忍不发。

因为反抗,只会引来人贩子更剧烈的鞭打。

沈无双看得小手紧紧握成拳。

这些奴隶看着都是平民家的孩子,与沈无双一般大。

家国灭亡,遭受如此酷刑。

“少爷,没想到我朝市井竟有如此污秽的交易。”

此时,另一角落,两个约摸二十岁的少年郎隐匿在人群中。

被唤少爷的蓝衣少年,面色沉稳,星眸如澈。

他看着眼前的景象,眼眸中染着一抹愤怒。

“老规矩,价高者得,欲购从速!”

蓝衣少年向身边的书童使了个眼色。

书童意会,刚拿出兜里的钱袋,便被一清脆稚嫩又霸气的声音拦住了。

“你们这是非法交易,我要去报官告发你们!”

众人的视线移到了沈无双的身上。

人群中传来悉悉索索的嘲讽声。

有人指着沈无双嘲笑:”黄毛小子,不在家好好念书来凑什么热闹!”

“就是就是,别扫了爷的雅兴。”

人贩子更是”扑哧”一声冷笑:”乳臭未干的小子。”

他拿起鞭子”啪啪”狠狠地抽打在地上,恐吓着举起鞭子:”小孩,知道这是什么吗?!”

“衙门里坐着的,是老子的亲舅舅!你尽管去告试试啊!”人贩子得意洋洋的看着她。

“你!”沈无双气得直咬牙。

方才她将跟着自己的仆人都甩掉了,她根本没钱帮这些奴隶。

“臭小子,再不走,我连你一起揍!”人贩子扬起鞭子”啪”的一声,鞭子狠狠地抽在了沈无双的脚边。

吓得沈无双一个激灵,撸起袖子,眼神不甘示弱地盯着人贩子。

“哎呀臭小子,还敢瞪老子,皮痒痒了吧!”人贩子摩挲着手上的鞭子,准备下手。

这时,少年温婉又洪亮的声音传了过来:”这些人,我买了。”

少年给了书童一个眼神,身旁的书童将钱袋丢了过去。

人贩子满足地掂了下沉甸甸的钱袋。

“你是不是傻子啊,你怎么可以把钱给这种人!”

沈无双嘟囔着嘴,心里很是不服气他的做法。

“臭小子,我看你是皮痒!”人贩子举起鞭子,向沈无双落了下来。

蓝衣少年快速移动到沈无双的身旁,轻轻将她拉向侧身。

他的手稳稳地抓住了飞来的鞭子。

轻轻一扯,人贩子整个人往前扑了去,嘴上正中地上稀巴烂的蛋黄。

第5章 人贩子
沈无双忍不住大笑。

“看你文质彬彬的样子,原来你这么厉害。”沈无双赞许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少年肩上一麻,倒也不抵触她的触碰。

这时,地上的人贩子爬了起来,凶狠地冲了过来。

书童抽出腰间的令牌,人贩子一下子急刹车!又吃了一口鸡蛋壳。

“小人眼拙,小人眼拙,大人赎罪啊!”人贩子趴在地上磕头求饶。

少年冷冷地看着地上的人贩子:”这钱你可以拿着,下次若是再让我看到,你便别想在这呆着了。”

“是是是,谢大人!”人贩子拿着钱袋连滚带爬地滚了。

周围看热闹的人此时也渐渐散去。

“谢谢你啊。”

沈无双轻声道谢。

“方才你不是还说我是傻子吗?”少年淡淡一笑。

她嫌弃地看了他一眼,这人怎么还斤斤计较呢!

“那个……”沈无双不好意思的摸着小脑瓜,”你借我点钱呗,以后我一定还你。”

少年嘴角微扬,将身上仅带的一包银两给了她。

“谢了。”沈无双道谢后,将银两分给了这些奴隶。

奴隶们纷纷有礼地做了个揖,拿着钱走了。

如此有礼节的,想必是哪个没落国家的贵族。

若非这乱世弱肉强食,他们又怎会沦落至此?

沈无双刚准备离开,角落一个小姑娘低着头,欲言又止。

“你怎不与他们一起离开?”

小女孩紧紧拽着破烂的衣角,尽管身上都是污垢,也能看得出是个约摸九岁清纯的姑娘。

“我……,没有地方……去。”小姑娘面露难色的看了一眼沈无双,立马又脸红地低下了头。

“嗯……”沈无双犹豫了一下,看向了蓝衣少年,”要不你把她带回家?”

蓝衣少年一惊,伸出双手在胸前挥动,连连拒绝道:”本公子身边不习惯带着女眷。”

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沈无双冷哼一声,念叨了句”无情”。

小姑娘也不说话,只是一直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盯着沈无双,满怀期待地看着沈无双。

如此无助的样子,让沈无双有一丝动容。

“这样吧,你先随我回去。”沈无双心软了,这姑娘看着也着实可怜。

小丫头的眼里散发出了发自内心的兴奋与喜悦。

沈无双带着小丫头,悄悄的进了沈府。

她一个轻功,稳稳地带着小丫头从外墙飞身而下。

“双儿,你又去哪了?”

宠溺又甜美的声音传来。

沈无双像被逮住的小猫,一个激灵!

亭子里沈子衡和沈子雪已经等了许久。

身旁无双苑的仆人们掩面而泣:小祖宗终于回来了!

亭内两人白衣似雪,举手投足间尽显优雅,哥哥沈子衡剑眉星目甚是俊俏,姐姐沈子雪沉鱼落雁身姿纤柔。

他们看向沈无双的眼中尽是担忧与宠溺。

沈无双进出,从来不走大门。

要逮住她,都要在墙角候着!

“哥哥,姐姐——”沈无双像一只小猫咪一样,乖巧地扑了上去。

沈子衡宠溺地摸了摸沈无双的小脑瓜,脸上笑眯眯,轻轻附耳:”双儿,下次出去可记得要带上为兄。”

沈无双调皮地吐了下舌头。

这几年沈无双除了出门”行侠仗义”,总是会记得找当初的那个小哥哥。

那个比沈子衡还好看的人。

只是,她对小哥哥的记忆模糊得快记不得他的样子了。

这个小哥哥对沈子衡而言,是个暴击。

第6章 比大哥还好看的男孩子
从小只花痴自己的妹妹,有一天竟跑回家告诉他”哥哥,我终于见到比你还好看的小哥哥了!”

自此以后,沈无双再也不花痴哥哥了。

“这是何人?”沈子雪温柔的眼神定格在身后被带回来的小丫头身上。

此时身后的沈子衡正在风中凌乱,沉浸在悲伤的回忆中。

“姐姐,这小丫头是我从人贩子手里救回来的,她无依无靠,就让她留下吧!”

沈无双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沈子雪。

沈子雪仔细打量了一番,小姑娘倒是挺腼腆,和双儿的性格正好相反,双儿似乎也挺喜欢这小丫头。

“双儿,你先带她下去收拾一下吧。”

耶!

沈无双开心的拉着小丫头离开了。

“这孩子来路不明,你怎就答应她了?”

沈子雪知道沈子衡的担忧。

“哥,如今双儿能保护自己,我们也不要管着她太紧,这孩子若是有什么不对劲,这不是还有你么?”

不论何人,沈子衡都有能力查清楚底细。

只要是沈无双喜欢的,他们都会同意,自然两人也是给沈无双擦了不少屁股!

无双苑。

“阿墨,带她梳洗一下。”

沈无双将小丫头塞给了阿墨。

阿墨是陪着她长大的,跟着她的屁股后面也学到了很多东西。

看着沈无双带回来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邋遢小姑娘,眉头一皱。

沈无双更是将自己的衣服拿了出来给她换洗!

看的她心里很是不爽!

“怎么?站着不动是想让我给你宽衣解带吗?”沈无双纤细的手指轻轻挑起小丫头的下巴。

小丫头”唰”地就脸红了!连忙跑了进去!

这小丫头真可爱!

阿墨一脸醋意:”小姐,夫子已经到了,你再不去,老爷就要生气了!”

“啊!又要上无聊的之乎者也了?!”

沈无双哭天喊地也没用,被阿墨推了出去。

一炷香后,兰亭内。

“呼…呼,呼……”

阳光明媚,满园书香。

沈无双手枕着下巴,睡得格外香甜。

时不时还有哈喇子滴在书上。

完全没有意识到此时已经暴跳如雷的教书先生!

“朽木不可雕也!”

这已经是被沈无双气走的第101个教书先生了。

不是她不愿意学,而是一碰到这书本,脑壳就疼,晕乎乎的就听睡着了!

果然文学的世界,她是望尘莫及。

一个呼噜泡轻轻的被打破,沈无双睡眼惺忪的揉了揉眼睛。

夫子又跑了?

一定又去和父亲告状了!

沈无双看局势不对,立马起身蹑手蹑脚地走了出去。

沈无双轻轻点地,飞身落在墙沿上。

看着门外被自己气的吹胡子瞪眼的夫子,气鼓鼓地离开,沈无双表示很无奈。

墙外的高柳下,一个身影缓缓走过。

沈无双瞪大了眼睛。

蓝衣似晴,星眸如澈。

沈无双双眸瞪大,我去,居然是他!

这时,脚下窜出了一团毛绒绒,惊得沈无双一下子没站稳,脚下一打滑,狠狠地摔了下去!

落地许久,沈无双竟然没有感觉到疼痛,轻轻睁开了眼睛。

身下的少年一脸吃痛,忍着抽搐的嘴角,眼神冷冷地看着沈无双。

接触到冰冷的视线,沈无双的小脑瓜”轰隆”一下就炸了。

“你,是不打算下来了?”少年生气地看着她。

冰冷的语气听得沈无双后背发凉,轻咳了两声,刚起身,脚一阵深疼!

第7章 乡野丫头懂什么
“趴”的往前再次倒了下去……

此时此刻,沈无双瞪大了双眼,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

如此良辰美景,她意外的把身下的人给亲了!

两唇相碰,沈无双觉得自己的体温突然骤升!

身下的人一阵恼羞,满脸涨红用力推开她:”荒唐!”

此时的沈无双,是女扮男装。

“嘶——”沈无双吃痛的摸了摸脚踝,许是方才摔下来扭伤了。

少年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眼院墙。

沈无双露出十分无辜的眼神,想着自己是不是要被抱起来了?

事实证明,现实是残酷的。

只见眼前的人若无其事的走进了将军府,随后几个沈府家丁出来把沈无双给抬回了家……

“双儿,你又翻墙了?”

将军府大厅,沈无双坐着一脸无辜地摸着刚上完药的脚。

沈子衡很是担忧,又似乎在伤心,沈无双没有带他一起。

沈无双低着头,不敢去看,父亲此时一定气的胡子都飞了!

“你看看你,气走多少夫子了!还敢翻墙把世子砸了!真是胡闹!”

“柿子?我如今竟有这力道,能只身劈树了?”

她家啥时候种柿子了?

沈无双显然没有反应过来。

她今日所压所亲的,正是当今的南郡王世子,淳于睿。

淳于睿的脸铁青铁青,身旁的小侍卫愣是没憋住笑出了声。

“你一会回去领罚三十大板。”淳于睿没好气地看了小侍卫一眼。

小侍卫满脸憋屈,倒是笑不出来了。

沈岩的脸也黑了,真是拿这丫头没办法。

“想必令公子这摔得着实不巧,本世子自然不会计较。”

明明是玩笑话,从淳于睿口中说出口,让人冷的直打寒颤。

世子?很厉害吗?。

看着沈岩毕恭毕敬的样子,沈无双意识到自己可能闯了更大的祸了!

听到淳于睿说不计较,瞬间松了口气,也没有去细想这话中的真意。

沈岩和淳与睿有事相商,沈无双侥幸逃过一劫。

两人前往书房之后,沈无双回了自己的房间。

经过101次的教学失败,想必沈岩短时间内不会再让她去看这些枯燥乏味的书本了吧!

沈无双在房间内坐了许久,脚下刚上过药的地方隐隐作痛,这时门口一团毛茸茸跑来,在脚下窜来窜去。

圆滚滚手掌一般大的雪白绒毛,一双宝石一样透亮的蓝眼睛,贴着她的腿,细细的”喵”一声。

沈无双看着这只让自己坠墙的罪魁祸首,却被萌了一脸而不忍心下手!

仔细看这只小家伙的腿上还有伤,似乎刚被包扎不久。

那软软的毛在自己脚踝轻轻扫过,一阵凉意,脚上似乎没有这么疼了!

沈无双轻轻把它抱起来,毛茸茸的特别柔软:”小家伙,以后就留在这里吧。”

“喵~”小眼睛水汪汪,开心地舔了一口沈无双的脸颊。

“主子,府里怎么能养野猫呢?”阿墨似乎并不喜欢这小家伙。

“公子放心,小猫身上并没有细菌,身上的伤口是被同类欺负所致,奴婢已经为它上过药了。”

被沈无双带回来的小丫头,洗漱之后整个人都清爽了许多。

沈无双没想到,她小小年纪,竟然还会医理。

这一捡,捡到宝了!

“乡野丫头,懂什么!”阿墨冷哼了一声,”既然主子喜欢,那便留下吧!”

阿墨撅着嘴,一脸小怨妇地走了出去。

第8章 以后就叫你阿水吧
阿墨,就是嘴硬心软。

走到门口,脚下一顿,看了小丫头一眼:”别忘了给自己上药!”

原以为阿墨是不喜欢自己,突如其来生硬的关心,让小丫头顿时眼里水汪汪的。

沈无双轻轻掩嘴一笑,她的傲娇墨,真可爱!

阿墨平时虽冷漠,内心却比谁都柔软,想必是方才洗漱之时看到小丫头身上的伤痕而难受了吧。

“你可有名字?”

小丫头轻轻低下头:”奴婢……水媱。”

这名字,听上去不像一个普通奴隶。

“以后便唤你阿水吧,你和阿墨的名字真有缘,以后在我这,没有主仆之分,不必拘礼。”

沈无双举起手中的小团子,轻轻吻了它的额头:”小家伙,以后你就叫雪糯吧。”

长得软糯软糯又雪白。

“喵~”雪糯一声萌音,似乎很喜欢这个名字。

原以为沈无双的脚崴了,会安分些,却没想到,才过了两天,又出去浪了。

“此去西凉,无需忧心。”

信条上歪歪扭扭的字迹,看得亲爹沈岩两手气的发抖。

这两不省心的娃哟!

沈无双调皮心大也就算了,沈子衡硬是惯着她,这不,沈无双拐着沈子衡一起出游了!

因为沈无双的原因,沈子衡几次三番丢下书院的课程,这回居然干脆跑出国了!

虽说西凉被收复,以西凉王的性格,岂会忍气吞声!

若是被发现,太不安全了!

沈岩一把扔掉信纸,气的心烦气躁,来回踱步。

“夫君,双儿如今武艺超群,我们不能再把她关在这里了,她只有尝尽了苦楚才是体会人生啊。”

顾烟说的没错,只是双儿的性格只怕会让自己慢慢身陷险境!

罢了,顺其自然吧!

“你啊,就是太宠她了。”沈岩轻轻刮了一下顾烟的鼻尖,微皱的眉头微微舒展。

“夫君又何尝不是?”顾烟莞尔一笑,”此次南郡王世子作为使者去签和书,不如便让殿下照应一下,夫君再派些人暗中保护双儿。”

沈岩眼前一亮,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孩子,千万别闯什么祸才好。

“驾——”

夕阳落处,一白一青两个身影骑着马,驰骋在蜿蜒的山路上。

“双儿,为兄看看你的御马术如今可有造诣。”沈子衡说完策马扬鞭,将沈无双甩开了一段距离。

“踏雪,咱可不能落后。”沈无双轻轻抚了抚马耳,追了上去。

沈无双一袭青衣,发髻高高束起,额间绑了一条深青色发带,更显得英气不凡。

身下的红鬃烈马额间有一撮红紫色的毛发,四只小脚丫都有白色的小斑点。

如此特别难训的马,在沈无双的手里,甚是温顺听话。

身后的树林,一个敏捷的身影寸步不离地跟在他们后面。

“你我今日这一出,父亲一定气坏了。”

“这有什么,又不是第一次了。”沈无双已然一副老油条的样子。

想当初,每次沈无双调皮捣蛋回来,吃苦的都是沈子衡的屁股。

“只是西凉方才收复,你我可要各处小心行事。”

沈无双的性子是关不住的,沈子衡从来都是宠她宠得无法无天。

如今无双精进的武功也的确让人省心了不少。

沈无双表面上缠着沈子衡出来,是为了一品西凉的美食。

只有她自己知道,不单单如此。

那日,那人贩子腰间的令牌和当年她被绑架之人身上所系,是一模一样!

烧成灰她都能认得出那上面的图案!

写着”凉”。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