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豪门总裁

我家夫人很大牌全文免费阅读、我家夫人很大牌小说

我家夫人很大牌

我家夫人很大牌全文免费阅读、我家夫人很大牌小说

小说分类:[总裁豪门]

小说连载: [连载中]

上架时间:2020-09-17 15:39/p>

小说章节:第 1122 章

最新章节: 第1122章 已经,够完美了 (2020-09-17 15:03:04)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好看的小说推荐(www.sossw.com)

小说字数: 1,171,142

人人都说,她是魔都首富陆大少养的金丝雀,但他们不知道—— 飞跃天梯的神车手是她!武术大赛的蒙面冠军是她! 股市金手指大佬是她!就连红遍大江南北、创造一曲盈利数亿神话的神秘歌手,也是她! 陆大少:我老婆只是个弱女子,大家别为难她。 手下汗滴滴:大少爷,大少奶奶新设计的连环炮,把你的后山爆了! 萌宝:妈咪,你的新马甲又被爹地挖了!快跑!

精彩章节试读

第1章 黑夜中,那个看不清的男人
凌惜醒来的时候,身体发软,四肢无力。

浑身滚烫,让她立即意识到,自己现在是什么情况。

她被下了药!

门外有人在恭敬地说话:“先生,人在床上了。”

“嗯。”先生的声音很低沉。

不见其人,却已经嗅到一种冷到骨子里的寒气。

凌惜立即想起昨晚,姐姐凌雨薇和继母刘玉晴的对话——

“妈,我喜欢南枫,我不能看着南枫和凌惜那个贱人订婚!”

“可你爷爷已经答应了他们的事情,妈也没办法!”

“妈,我有个办法,你要帮我……”

之后,她们走远了,后面的话凌惜没有听清楚。

没想到,凌雨薇的办法,就是给她下药,找个男人把她毁了!

咔的一声,房门被打开,一道高大的身影,背着灯光走了进来。

凌惜紧张得额角冒汗。

不!不要碰我!不许碰我!

可是,凌惜的声音已经被药性腐蚀了。

小嘴儿微张,出口的,全是让男人疯狂的低吟。

房间好黑,什么都看不见。

男人没有开灯,直接走到床边。

他的脚步有点沉,越是靠近,越能感受到他身上异于常人的热度。

黑暗中看不见他的脸,却能听到他粗重的呼吸。

之后,男人压在她的身上。

没有任何语言的交流,男人将她的脚踝扣住,拉开……

……

凌惜从酒店逃出来的时候,身上除了一件男士衬衫,什么都没有。

她竟然在这个酒店里,被一个连脸都看不清的陌生男人,要了身体!

凉风吹在身上,冷得她瑟瑟发抖,意识也彻底清醒过来。

好痛!

两条腿之间,就像是被撕开了一样,痛得她腿都在发抖。

昨晚那个男人,气势可怕得像一头猛兽,将她折腾得几次昏阙。

一想到黑夜中,他绝冷霸道的气息,她就差点连迈步的力气都没了。

凌晨四点,这个时候,路上并没有什么人。

好不容易赶回凌家,凌惜正准备趁着大厅没人的时候,悄悄回自己的房间。

谁料,就在她踏入大厅那一刻,忽然,啪的一声,大厅的灯瞬间亮了。

一把娇滴滴的声音,刺耳地响了起来:

“南枫,你看,我没有骗你,我昨晚亲眼看到她和一个男人走进酒店。”

凌雨薇!

凌惜气得红了眼,冲了过去,一把揪住她的衣领。

“凌雨薇,你为什么要害我?”

凌雨薇被她揪了一把,平时都没这么脆弱的,今天,却变得弱不禁风。

被凌惜一揪,凌雨薇惊呼了一声,整个人竟然软软地往地上倒去。

身边的男人在她倒下的时候,扶了一把,将她扶了起来。

凌雨薇便顺势靠在了他的怀里,低声说:“凌惜,你自己犯了错,你还要打我?”

“是你陷害我!”凌惜还想扑过去,却被人一把扣住了手腕。

力道之大,抓的她手腕一阵刺痛。

慕南枫盯着她,眼底,再没有半点往日的柔情。

“凌惜,你闹够了没有!”

凌惜猛地抬头,看着自己的准未婚夫。

他护着凌雨薇的姿态,狠狠刺痛了她的眼眸。

“南枫,如果我说,这一切都是凌雨薇设计的,你信我吗?”

第2章 昨晚的男人,难道是他?
他们认识很多年了。

可以说,是青梅竹马。

凌家有三个女儿,大女儿凌明珠,整个人就像明珠一样璀璨明亮。

二女儿凌雨薇,虽然没有大姐漂亮。

但她一向表现得温顺乖巧,是特别容易让男人心疼的类型。

只有她凌惜,排行最小,最不让人省心。

不修边幅,大大咧咧,在学校经常惹是生非,家长老师都嫌弃她。

只有一个人,不管别人怎么评价她,都永远守护在她的身边。

慕南枫,这个马上就要跟她订婚的男人。

“你信我吗?”

凌惜的话,直撞入他的心脏深处。

慕南枫却抿着唇,没有回应。

凌惜的心,瞬间凉透了。

就在这时,父亲凌建国和继母刘玉晴,匆匆从二楼赶来。

走在他们身后的,是凌家最出色的大女儿,凌明珠。

一家人,除了住院的爷爷,都在了!

“你……你这个不要脸的死丫头!”

刘玉晴冲了过去,一把扯住她身上那件男士衬衫,将她拉到丈夫面前。

“建国,你看!你看这死丫头,都在外头干了什么好事!”

刘玉晴说着,忽然一把扯开凌惜的领口。

所有人的目光,瞬间落在她的脖子和肩头上。

只见原本雪白无瑕的身体,如今,布满了青紫斑驳的痕迹。

那分明是男人留下来的吻痕!

“爸爸,我没有,是刘玉晴和凌雨薇……”

“闭嘴!”啪的一声,父亲凌建国那记沉重的巴掌,狠狠落在她的脸上。

“我们凌家,怎么会生出你这样的不孝女儿!”

凌家虽然算不上是一流大家族,但,在魔都也是有头有脸的。

自己的女儿在外头和男人鬼混,这种事要是传出去,他的脸要往哪里搁?

“爸爸,是她们陷害我!她们给我下药!”凌惜指着刘玉晴。

刘玉晴立即哭了起来:“哎哟!建国,这丫头自己犯了错,竟然将责任推到我的身上,我……我怎么这么可怜?”

刘玉晴伏在凌建国的肩头上,哭得楚楚可怜。

凌建国再看凌惜这分明不愿意认错的态度,心也冷了。

“把她关起来,这段时间,不许她再出门给我闹事!”

“是。”两个佣人走了过来,将凌惜擒住。

凌惜却只是回头,看着一直没说话的慕南枫。

问的,依旧是那句:“你信我吗?”

慕南枫的大掌一下子握紧。

换了以前,他一定会心疼她这一刻的孤单无助。

可,只要看到她脖子和肩头上的吻痕,所有的心疼,便瞬间成了愤怒!

他不信她!

凌惜心如死灰,被佣人带回到房间,锁住。

倒是凌明珠看着她身上衬衫的袖口,若有所思。

袖口上,好像绣着一个字!

半个小时之后,凌明珠从佣人的手里,接过凌惜换下来的衬衫。

她翻开袖口,果然看到衬衫的袖口内侧,绣着一个字:玄!

这是陆家大少爷陆迟玄的衬衫,怎么会穿在凌惜的身上?

难道,昨晚和凌惜在一起的,是整个魔都,让所有女人痴迷若狂的陆氏总裁?

“你现在就收拾东西,离开凌家回乡下,永远不许回来。”

凌明珠盯着眼前的女佣,一脸森寒:“我会给你转一笔钱,这件事,绝不可以向任何人提起!”

第3章 抱歉,你生的是死婴
十个月后。

刘玉晴找的私人医院。

“恭喜,小姐生了个白白嫩嫩的少爷!”

护士抱着一个粉雕玉琢的男婴,从产房出来。

“这贱人,竟然生了个这么好看的儿子!”

刘玉晴气得一跺脚,恨不得掐死这野种。

就在这时,刘玉晴的手机铃声响了。

看到来电显示,她立即接起来:“明珠,你在国外过得怎么样?”

“妈,凌惜生了没有?”凌明珠只关心这件事。

“生了。”刘玉晴看着护士怀中的男婴,一脸嫌弃,“生了个儿子。”

“太好了!”凌明珠眼底掠过一抹光泽。

“明珠?”刘玉晴却不明白,凌惜生了个儿子,自己女儿在高兴什么?

“妈,”凌明珠深吸一口气,才一脸慎重地道:“听着,你要按照我说的去做,绝对不能有任何差错……”

……因为身体太虚弱,生完后又没有人照顾,凌惜是在一天之后,才醒过来的。

没想到,醒来的第一时间,却听到晴天霹雳的消息。

护士冷冰冰宣布:“抱歉,你生下来的是个死婴。”

“你说什么?”刚醒过来的凌惜一把抓住护士的手。

“之前明明还好好的,怎么可能?我不信!”

她用力摇晃护士的手:“我的孩子在哪里?我要见他!他在哪里?”

护士有点不耐烦,一把将她推开。

“尸体已经被你家人领走了,有什么事,你问你家里人去!”

凌惜从病床上下来,跌跌撞撞冲了出去。

正好,在走廊上,看到刘玉晴和凌雨薇。

“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在哪里?”

“凌惜,你还敢提那个野种?”

刘玉晴将她用力推开,一脸愤怒:“他死了!早就送去火化,骨灰都扔到海里去了。”

“我不信!把孩子还给我!”

凌惜疯了一般,要去抓她们的手。

凌雨薇却趁着无人注意的时候,一脚踹在凌惜的肚子上。

凌惜吃痛,滚在地上。

刚生产过的她虚弱无力,连爬都爬不起来。

可她依旧不死心:“把孩子还给我,还给我……”

“你的野种已经死了!死了这条心吧!”

凌雨薇走到她的跟前,眼底全是邪恶的笑意。

“还有一件事,正打算告诉你呢!我和南枫要出国了,呵,他嫌你脏,不想再看到你。”

“凌雨薇!是你给我下药,是你害的我!”

凌惜抱住她的腿,咬着牙:“我不跟你抢慕南枫了!我只要我的孩子,把孩子还给我!”

“听不懂人话吗?他死了!凌惜,你想要见你儿子,你就自杀下去找他吧!”

凌雨薇咬着牙,用尽全力的一脚,狠狠踹在凌惜的肚子上……

……

痛!

凌惜被手机铃声惊醒。

抬手一抹,额角上全都是冷汗。

四年多了!同一个噩梦,一直不肯放过她。

每次梦到,仿佛还能感受到被踹了一脚的肚子,撕心裂肺的痛!

铃声还在继续,凌惜的意识终于被彻底拉了回来。

她有点慵懒地趴在车窗上,后视镜里倒映出的那张脸,精致绝美,堪称倾城!

“小小,什么事?”

“惜惜,医院通知你的卡不能用了,你是不是和陆大少吵架还没和好?”

蓝小小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焦急:“兰姨马上要做第二次手术,惜惜,你快回去求求陆大少吧!”

第4章 四年,早就玩腻了
凌惜被陆氏总裁陆迟玄养了整整四年。

整个魔都,无人不知。

当初她生下死婴,被凌家赶出家门。

人生最潦倒的时候,她在酒吧里遇见了陆迟玄。

也不知道为什么,传言一向不近女色的陆家大少爷,竟然对她身上的味道十分痴迷。

从此,他将她养在身边。

而凌惜,也摇身一变,从凌家卑微的遗弃女,变成了整个魔都所有女人羡慕妒忌恨的对象。

但是昨天,她却和陆迟玄闹了别扭,离家出走。

“小小,你先别焦急,我去看看其他卡能不能用。”

凌惜从艳红的兰博基尼下来,走进最近的银行。

可是在取款机上试了一轮,陆迟玄给她的那些卡,真的一张都不能用!

他将她的退路,彻底封死了!

“惜惜,要不你去向陆大少低个头吧,他那么宠你,一定会原谅你的。”

“兰姨的手术不能等,我这边的钱也全部花进去了,真的不够……”

凌惜将电话挂断,颜色张扬的兰博基尼,最终停在了四海集团的广场。

凌惜从车子上下来,走进四海大堂,脚步沉重。

“凌小姐。”

招待小姐今天的态度有点微妙,唇角似乎带着一丝讽刺。

“请问有预约吗?”

“我要见迟玄,需要预约?”凌惜蹙眉,不悦。

整个四海集团,甚至整个魔都,谁不知道她和陆迟玄是什么关系?

但是招待小姐今天却寸步不让:“抱歉,没有预约,不能见!”

凌惜正要发怒,身后,一把娇媚的声音传了过来——

“这不是被陆大少包养了四年的凌惜?不过听说,陆大少不要你了,你还来做什么?”

柏氏集团的千金张柏玲,迈着优雅的步伐,走进大堂。

看到凌惜被四海的接待小姐拦下来,她才相信,传言是真的。

“全世界都想要的男人,你竟然主动闹分手?”

凌惜不想理会她,越过招待小姐,就要走向总裁办专用电梯。

招待小姐却脸一沉,怒了:“保安,把她拦下来!”

于是,凌惜被两个保安,拦在了电梯门口。

而张柏玲,却踩着恨天高,从她面前大摇大摆,走进总裁的私人电梯。

骄傲得犹如一只孔雀。

凌惜不死心,取出手机,拨了陆迟玄的号码。

电话是通的,但却被无情挂断。

他不愿意见她,连她的电话都不听。

“凌小姐,总裁不想见你,你走吧。”

“玩了四年,我要是总裁,我也玩腻了。”

“就是,这个时候不识趣滚远点,在这里招人讨厌吗?”

“肯定是想要再讨点分手费,这种女人,就是为了钱啊……”

凌惜闯不过保安的阻拦,只能走到大堂角落休息厅坐下,拿起手机给陆迟玄发消息。

对于耳边的非议,她只当听不见。

“真是不要脸!”

“呸!”

“把她赶出去吧,留在这里,污染我们公司的环境吗?”

“就是,把她赶出去!”

最后,她连大堂都没办法停留,被赶到了集团前头的广场上。

犹如,丧家之犬!

发出去的信息,陆迟玄不知道看到了没有。

但整整一个下午,一个字都没回。

凌惜在四海集团的门口,等了四个多小时。

终于,等到了陆迟玄下班的那一刻。

第5章 迟玄,我错了
“总裁!”

“总裁!”

整个大堂,随着那道身影的出现,气氛顿时变得肃静,却又热烈。

他走在人群中,天生的清冷气息让人不敢靠近。

可勾魂夺魄的眸,却在随意看你一眼时,便能让你呼吸停滞。

像飞蛾扑火,明知道很可能会粉身碎骨,却还是疯狂想要扑过去。

女人对陆迟玄,真的是又爱又怕。

这样的男人,对全世界的女人来说,就是致命的毒药。

而现在,走在陆迟玄身边的,不再是凌惜。

已经换了柏氏集团的千金,张柏玲。

从电梯出来,再经过大堂,一路上,张柏玲不知道在对陆迟玄说什么。

陆大少虽然不爱说话,唇角却偶尔挂上一抹浅笑。

看来,陆大少要宠的女人,真的易主了!

“迟玄,那你是不是答应了,今晚跟人家出海嘛?”

从旋转大门出去,张柏玲挽住陆迟玄的手臂,嘟哝着小嘴,还在撒娇。

“迟玄,你就答应人家,好不好?”

陆迟玄低头看了她一眼,唇角笑意再加深,但却没有给予任何答复。

“迟玄……”

“迟玄!”

广场上,早已站得两腿麻木的凌惜,好不容易走到他的面前。

“我要跟你谈谈。”

“凌惜,迟玄已经不要你了,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张柏玲生怕陆迟玄对凌惜旧情复炽,恨不得让这个女人赶紧消失。

凌惜却不理他,依旧看着陆迟玄,可怜兮兮的:“迟玄,我知道错了。”

“你别再来烦迟玄了!”

张柏玲一阵紧张。

见凌惜还挡在他们的面前,她想都不想,伸手推了她一把。

凌惜的腿早就麻得不行,被她这么一推,竟一个没站稳,咚的一声倒在地上。

掌心在地上一磨,疼得她差点掉眼泪。

磨破皮了。

以前只要她受点伤,陆迟玄都会心疼得不行。

可这次,她被人推倒在地上,他却只是从她的面前,冷漠地走过。

他这次,真的生气了!

“迟玄。”

凌惜坐在地上,看着他的背影,幽幽开口:“我错了,对不起。”

男人的脚步没有半点停顿,对她的话置若罔闻。

凌惜知道,他是要让她知道,没了他,她寸步难行。

现在,她真的知道了。

陆迟玄让她活,她可以活成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可他若是不想让她活,她或许连一天都活不下去。

“迟玄,”

凌惜又幽幽唤了声,这次,姿态更低,更卑微。

“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惹你生气,迟玄,我需要你,求求你,原谅我。”

男人的脚步终于停了下来。

身边的张柏玲急了,又慌又气:“迟、迟玄,你答应过,跟我一起……一起出海……”

但是陆迟玄却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在所有人震撼和不信的目光之下,他回头,走到凌惜的面前。

“迟玄。”凌惜抬头,迎上他幽深得毫无情愫的目光,伸出手。

“迟玄,我的手被磨破了,好疼。”

陆迟玄眯起眼眸,视线落在她掌心里。

果然是被磨出了血丝。

他眸色瞬间加深,语气却是云淡风轻的:“真疼?”

谁也不知道,陆大少这一刻是什么心情。

当然,也不会有人能看得懂,他究竟是在想什么。

“真的疼。”凌惜依旧可怜兮兮的,咬了下下唇。

“迟玄,我腿麻,走不动,你抱我。”

陆迟玄依旧不为所动。

围观的都只敢站得远远的。

女人们看到凌惜求抱抱的一幕,又气又不屑。

这贱人!还真不要脸!

但是女人们却又担心,怕陆大少真的会抱起这个贱人。

陆大少,到底还会不会要凌惜?

第6章 谁都不要,只要你
被逼到这一步,凌惜早就不知道什么是脸了。

陆迟玄看起来神色温和,可凌惜知道,他正在一寸寸磨掉她的自尊。

在他面前,她就不该有所谓的自尊!

他只需要她听话,乖巧,懂事,讨他欢心!

自尊?那是什么玩意儿?

凌惜现在已经没有办法,只能忍着心酸,仰望他。

“迟玄,我想要你,抱我。”

“不想要你的前男友了?”陆迟玄挑眉。

凌惜暗中捏紧了掌心,一抹幽暗从眼底掠过。

但却,不留痕迹。

她摇摇头:“谁都不要,只想要你,迟玄,求你,要我。”

……

夜幕降临。

黑色迈巴赫的周围,十几个保镖站得笔直。

将这一方天地,守得严严实实。

车子在动!

远远望去,听不见任何声音,也看不见车子里任何情况。

但,车子动起来的画面,让人脸红心跳!

一个半小时!

凌惜欲哭无泪。

眼泪落在衣服上,转眼不见了影踪。

凌惜吃力地爬起来,回头,抱住他的脖子。

“迟玄,你原谅我了吗?”

男人的胸膛还在激烈起伏,气息沉重!

他随手点燃一根香烟,吐纳间,圈圈烟雾,掩去他眸底的冷!

终于,多了一点点的温度。

“迟玄。”

凌惜靠在他的身边,娇弱乖巧得犹如一只波斯猫:“到底有没有原谅人家?”

“想要什么?”他终于低头看了她一眼。

忽然伸手,在她身上用力掐了一把。

“痛!”

“哪里痛?”他的声音很沉!

“不、不痛了。”凌惜咬着唇,依旧轻轻攀附着他。

在陆大少的面前,连痛都没有资格。

“迟玄,原谅我。”声音越发软糯,甚至,甜腻!

他就喜欢她这样,整整四年了,凌惜早就摸透了他的喜好。

但她永远摸不透的是,陆迟玄的体格究竟可以强悍到什么地步!

被她纠缠了下,男人忽然一把将她扯了过来,摁在腿上。

“还敢乱动?”

“不、不敢了。”凌惜吓得魂飞魄散。

好不容易才死里逃生,再来一次,她真的会死在他的身下。

“要什么?说!”男人的声音一度喑哑。

这女人不轻易求人,开口求他,就必然是走投无路了。

他没什么耐性。

“不要停我的卡,至少,我给兰姨交医疗费的那张卡,不要停。”

凌惜小心翼翼,从他腿上爬起来,又软软叫了声:“迟玄。”

陆迟玄没再回应什么,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凌惜的卡全部解锁。”

手机被他随手扔了出去。

凌惜的心才刚落下,被他扯了过去,一下子又提了起来。

“迟玄,你……做什么?”她惊慌失措。

不,是心如死灰!

不管他要做什么,都没有人能阻止!

因为,他是陆大少!

夜很深了。

他们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凌惜整个人还是晕乎乎的。

浑身无力,腿又酸又软,连走路都困难。

她挽着陆迟玄,几乎是半挂在他的身上。

外人看起来,就是这女人使尽了浑身解数钩引陆大少。

简直不要脸!

“迟玄!”

一直被保镖拦在远离车子一角的张柏玲抹了一把眼泪,快步冲了过来。

“迟玄……”那一脸的小委屈,眼红红的分明哭过。

简直我见犹怜!

但是陆大少,从来就不是个会怜香惜玉的人。

他的话,森寒刺骨:“你刚才推倒我的女人,她的手磨破了皮,而你的手,完好无损。”

第7章 不是同情,是怕
你的手,完好无损……

陆迟玄的话,平静无波,不带半点情愫。

但是张柏玲,却听得一声冷汗!

“陆大少……”张柏玲往身后退了两步。

直到,撞在了保镖的身上。

她吓得脸色惨白,浑身发抖。

“陆大少,求你……求你饶了我!”

这一刻,她连陆迟玄的名字都不敢叫!

她以为陆迟玄这次真的不要凌惜了。

却怎么都没想到,人家只是在闹别扭。

而他陆大少,对凌惜,始终是宠到入骨入肺!

凌惜向他服软,他就什么都原谅她了!

这个贱人!

凌惜对她怨恨的目光,丝毫不在意。

自从跟了这个男人,这世上,恨她的女人,何其多?

“要么,柏氏三天内倒闭,要么,看不见你手上有半点完好的地方。”

陆迟玄长臂往凌惜腰间一搂,将快要站不住的女人紧紧搂在怀中。

对凌惜的宠溺,和对眼前这女人的无情,差天与地!

“一分钟。”他丢出最后三个字。

张柏玲咚的一声,跌坐在地上。

“陆大少,陆大少求你不要这样,陆大少……”

陆迟玄搂着凌惜就要走。

他从来不是个有耐性的人。

“陆大少,陆大少……”

张柏玲跪着向他爬去,哭得梨花带雨。

堂堂柏氏千金,一辈子都没试过这么狼狈。

可她很清楚,陆大少从来不开玩笑。

要她柏氏三天之内破产,柏氏就绝对活不到第四天。

怎么办?

低头看着自己的手,皮肤光滑细嫩,不知道花了多少钱才能保养出来的完美。

可是他说,不要看到她手上有半点完好的地方……

张柏玲咬着牙,终于在一分钟快过去大半的时候,一狠心,掌心朝着地面,用力磨下去……

“啊……”

身后,女人惨叫的声音不断。

凌惜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眼。

张柏玲的手早已经血肉模糊。

她眼底掠过一丝黯淡,纤细的身体,还是忍不住微微颤抖了下。

“同情?”身边的男人挑眉。

“不同情。”凌惜收回目光,掌心却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微微收紧。

是不同情,只是,怕。

得罪陆大少的下场,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她终于又回到了这个地方。

男人的帝豪山庄,她的金丝牢笼。

“你养了我四年,为什么还没玩腻?”

这个问题,她今晚竟然问了三遍,胆子还真大!

陆迟玄将她的身体翻了过来,汗水沿着他俊秀的脸庞滑下。

落在她的肩头,瞬间被撞得飞溅出去。

“老夫老妻了,哪来腻不腻一说?”

他的声音喑哑低沉,性感得一塌糊涂。

粗重的低喘,有着全世界所有女人都无法抗拒的魅力。

是啊,四年,真是老夫老妻了。

就如这一刻,每次都被他折磨得几乎昏阙过去,每次都被他嫌弃体力太差。

但却又是每次,都在她精疲力尽的时候,男人将她搂在怀中。

两个人同时闭上眼,几乎是同时陷入了梦乡。

是老夫老妻,也是,习惯。

凌惜以为这样的生活,会继续无声无息下去。

直到那天早上,她接到了一个电话,听到了一把对她来说,似乎远在天边的声音。

“凌惜,我回来了,我要见你。”

第8章 你想和我重拾旧情吗?
人家回来了,跟她有什么关系?

见她?

有必要吗?

凌惜告诉自己,她一点都不在意。

她只是有点,想要将这部手机扔掉而已。

但是日子,它还是要过的。

就算将手机扔掉,也扔不去某些人的联系,一如现在。

“惜惜,车队需要你,能不能抽点时间来帮我看看?”

蓝小小很焦急啊,离比赛的日期越来越近了。

但是这尊大神,一点都请不动。

“迟玄不喜欢我玩车。”所以,不是她凌惜不想。

只要是陆大少不喜欢的,她不敢做,蓝小小又不是不知道。

“你只是玩车,又不是玩男人,陆大少不会那么小气的啦。”

关键是,他们车队现在真的很需要她这个车神。

“惜惜……”凌惜却没有反应了。

蓝小小叫了好几回:“惜惜,惜惜?惜惜你在做什么?说话呀!”

“惜惜,你不会和陆大少在一起吧?又开始了?”

“你这个重色轻友的色女!”

电话好像被挂断了,蓝小小恬噪的声音也听不见了。

此时此刻,凌惜心里眼里,只有眼前这个男人。

他真的回来了。

那天的电话,不是假的。

阳光之下,男人一张脸,比起五年前,少了几分稚嫩的味道,却多了几分成熟男人的魅力。

他现在是慕氏的副总,已经是公司二把手了。

凌惜有好几秒的失神。

几秒钟之后,她将手机收起来,双手插在兜里,不点而朱的薄唇勾了起来。

笑,风情万种。

二十三岁的女人,一双宝石大眼睛乌黑亮丽。

一笑,可以妩媚,也可以清纯。

可以无辜,也可以勾魂!

薄薄淡妆的脸精致无双,比起五年前,她出落得更加水灵,美得不可方物。

听说,这份媚入骨髓的美,是陆迟玄宠出来的。

“凌惜,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慕南枫的眼底映着她绝美的笑脸,重遇,他却连一个笑意都没有。

凌惜耸了耸肩,回答得理所当然:“我男人不喜欢。”

前男友呢!

谁不知道,当初凌家的小小姐,差点要和慕家三少爷订婚了?

但是后来,凌惜成了整个魔都家喻户晓的坏女人。

不,是贱女人。

痛心疾首的慕家三少爷,只能忍痛割爱,和贱女人划清界限。

如果,真能划清界限倒也就没事了。

坏就坏在,他这条界限,根本就划不清楚。

他和“温柔善良”的凌家二小姐凌雨薇在一起了。

“我男人”这三个字,就像一把刀,在慕南枫的心里狠狠戳了进去。

他捏紧了大掌,胸口一阵刺痛。

“凌惜,为什么要作贱自己?离开他!你要钱,你可以给你。”

“你给我钱?”凌惜睁着一双乌黑的大眼睛,眨了眨,一脸无辜:“慕总,你也想包养我吗?”

“凌惜,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慕南枫有点生气,当初那个单纯可爱的惜惜,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五年,真的可以改变这一切吗?

他想要牵她的手:“惜惜,我们别闹了,离开陆迟玄,我带你回家,过回正常人的生活,好吗?”

凌惜差点就要动容了。

他的眼神,是有多真挚!

但可惜,从身后走向他的女人,太刺眼。

她勾起唇,笑得妩媚:“这么说,你是打算不要凌雨薇,和我重拾旧情?”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