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豪门总裁

越过时光再爱你笔趣阁、越过时光再爱你免费阅读全文

越过时光再爱你

越过时光再爱你笔趣阁、越过时光再爱你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分类:[总裁豪门]

小说连载: [连载中]

上架时间: 2020-09-22 17:30

小说章节:第 511 章

最新章节: 第511章 婚约 (2020-09-24 08:03:10)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好看的小说推荐(www.sossw.com)

小说字数: 1,075,654

重生前的乔语诺,爱了戚言商整整十年,换来的结局是婚前一晚,她被人玷污掐死,而他陪着佳人共度浪漫之旅。 重生后的乔语诺,不再爱戚言商,选择了新的人生。 可后来,“她”的尸体被人发现,腐烂不堪,众人避而远之。 只有那个男人,抱着尸首,喃喃自语:“别闹了,戚太太。” 原来,他爱她,只是错了时间。

精彩章节试读

第1章 想让我娶你?
尹清欢醒来的时候,男人狭长深谙的眸子睨着她。

她倒是有些心虚的低下头,避过他这能杀死人的目光。

“尹清欢,”他淡漠的嗓音中不带一丝温度,却透着的厌恶不言而喻。

“胆子不小。”

胆子不小,可以把这话当做在夸她吗?

尹清欢蓦地轻笑出声,缓缓抬起头,看着那人。

“戚总该不会是不想负责吧?”

说到底,她还是受害的那一个。

“怎么,想让我娶你?”

戚言商说着,俯身贴近她,骨节分明的手指扣住女人的下颌,菲薄的唇角扬起冷笑的弧度:“可惜,你姿色太差。”

姿色差?

尹清欢倒是娇笑出声,红唇勾起:“戚总你也很一般啊。”

戚言商眯了眯眸,推开她的力道不轻不重,她都不知是该说他怜香惜玉呢还是不懂情调?

见他慢条斯理穿上西服,尹清欢再度开口:“翻脸无情,戚总我可不是那么好打发的。”

她总得拿到该有的报酬吧。

他挑眉,整理着西服袖口,棕黑色的瞳孔中看不出情绪喜怒,但说出的话,就格外伤人了——

“据我所知,几天前尹小姐刚为楚家公子自杀过,这么快就能忘情攀上我?”

“何必这么挖苦我,你不也一样么。与乔家千金的订婚宴才过去没多久,就按捺不住寂寞……我们呀,是彼此彼此。”

他说一句,她就怼回去一句,戚言商以前怎么没觉得尹家这小女儿说话这么伶俐。

尹清欢是有意提到他的未婚妻乔语诺的,但似乎……这男人脸上没有任何神色变化,大概是压根就不在乎吧。

她掩去唇角的苦涩,果然,他认不出她来了。

……

从酒店里出来,尹清欢就坐上了出租车回尹家。

车上,她看着窗外的景色,兀自暗下眸色。

戚言商,如果订婚前那晚,你在我身边,也许……

也许乔语诺就不会被人活生生掐死。

如今……

乔语诺死了,可灵魂却重生在了尹家千金尹清欢身上。

是的,她是乔语诺,也是如今的尹清欢。

更可笑的是,尹清欢的哥哥……就是掐死她的凶手!

第2章 用自杀来威胁
尹清欢回到了尹家,屋里已经有人在等她。

楚淮,那个能让之前的尹清欢为他割腕自杀的男人。

楚淮的脸色并不好看,尤其是看她的那眼神,厌恶中还带着嘲弄。

“尹清欢,用自杀来威胁我,你赢了。”

楚淮厌恶透了尹清欢这个女人,这几年来被她缠着不放,这次更是用割腕自杀的方式来逼迫他娶她。

事实是,她的威胁,的确成功了。

老爷子让他先和尹清欢订婚,目前公司有个开发合作需要尹氏企业的支持。

而此刻,女人看着眼前的楚衍,目光里都是漠然。

也许楚淮是尹清欢疯狂追求了多年的男人,可是对于现在的她而言,他不过是个第一次见面的……嗯,陌生人。

“楚先生你有事?”

刚才他的话,她听得不是太懂。

却是女人云淡风轻的一句话,让楚淮本沉着的脸色骤变成阴暗,跨步上前扣住了她的左手,腕间的伤口已经结痂,他冷笑道: “难怪死不掉。”

伤口那么快就愈合结痂,只能说明——

刀子割得不深,没有伤及要害。也就是,做戏罢了。

她这次是听明白了,看来这楚淮对尹清欢的厌恶已经到恨不得她真去死的地步了。

事实是,尹清欢的确死了。

而她,是重生后的尹清欢,重生后的……乔语诺。

“所以楚先生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专门来讽刺她没死成功吗?那他可真闲。

“尹清欢,少跟我装糊涂,你闹自杀不就是想让我娶你么。恭喜你,成功了。”

很快,两家就会对媒体宣布订婚的事,让她如愿以偿。

娶她?

女人嗔笑一声,挣开他的手,身体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

嗯,与陌生人还是保持一定距离为好。

她想要的男人不肯娶,吃干抹净还赖账。她不认识的男人一来就说要娶她,心不甘情不愿的真是矫情。

“那很抱歉,我突然又不想嫁给你了。”

楚淮,戚言商——

多么鲜明的对比啊,她还是比较喜欢放长线,钓大鱼。

“你在玩什么把戏!”

楚淮的确是有些震惊,追求他那么多年的女人竟然会说出不想嫁给他的话,这可不像是尹清欢。

“我很累,没空玩把戏。”她说着,伸了个懒腰,动作轻柔妩媚,尽显疲惫慵懒——

“毕竟我早上,刚从男人的床上下来。”

那种事情,对女人而言,很累的。尤其对方还是戚言商,技术虽然不太好动作也不温柔,体力倒是一级棒。她可吃不消,现在只想休息。

“尹清欢你!”

楚淮没料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那情绪波动变大也是情理之中,只是犯得着那么生气么,又没给他扣绿帽。

尹清欢什么品性,封城的人都清楚。身为尹氏千金,却屡屡被人拍到夜晚经常出入风月场所,夜场狂欢。

这也是楚淮看不上她的原因,在他眼中,她就是个骄纵不自爱的女人。

“贱。”

就在男人把这个字说出的同时,房间门被人推开了——

进来的人,一身玄色西服,身形颀长,一副斯文的黑框眼镜下,眸光深邃冷暗。

尹清欢身体猛地一震,刚刚还淡定自若的神色,在看到这人时,瞬间瓦解成惊慌,脚步不受控制的往后退了几步。

全身的血液倒流,那种窒息感再次袭来,层层的冰寒与恐惧将她包围。

耳边,似乎还能听到那可怕的声音,将她吞噬。

——乔语诺,我得不到的,宁肯毁灭。

第3章 你刚才说谁贱?
尹向泽这个男人,所有人对他的印象都是温文尔雅的绅士,当然这所有人里也包括乔语诺。

可就是这个平日里待人温善的绅士,在那个夜晚,忽然变成了一个可怕的恶魔,撕去伪善的面具,毁了她的一切。

没有哪种死法,比被人活生生掐死更绝望了,乔语诺就是这样死去的。

在她将要与戚言商订婚的前一晚,在那个昏暗的房间里,在那张凌乱的大床上。

她挣扎不开,手拽着床单,额头上青筋凸起,眼中渐渐充血,瞪着近在咫尺的那个人,而后在痛苦中停止了呼吸。

那种感觉,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乔语诺死在了尹向泽手上,而机缘巧合的事是——当天晚上,尹向泽的妹妹为情自杀。

她重生在了这个自杀的女人身上,也就是……害死她的男人,成了她的亲哥哥!

时间回到这一刻,房间里三人各占一方——

“你刚才说谁贱?”

尹向泽刚从国外谈成一笔生意回来,知道了妹妹前几日自杀的事,不想刚一进屋,就听到楚淮的咒骂声。

闻言,楚淮只是冷笑,说谁谁心里清楚,他楚淮绝不会娶一个不干不净的女人做妻子。

“尹家这门婚事,我们楚家高攀不起。”

话落,楚淮转身离去,身影没有丝毫犹豫。

楚淮走了以后,房间里就只剩下尹家兄妹俩。

尹清欢背在身后的手,捏紧成拳,随着尹向泽的靠近,那心跳的频率越来越快,她还没有做好准备去面对他。

“伤口恢复得怎么样,我看看。”

他说着,伸手要去碰她的手臂,尹清欢忙侧过身避开,这一举动让尹向泽蹙起了眉目。

尹清欢知道尹家兄妹的感情一直很好,她现在这样刻意的躲避,只怕会引起他的注意。

微微屏气,她尽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绪,扬着笑说道:“已经快好了,没事的。”

男人颔首,而后房间里就陷入了无声的沉默之中。

她垂着眸子,没去看他。

良久,听到他开口说:“楚淮配不上你。”

与其说是楚淮,不如直接说是楚家。

“把目光放远点,懂么。“

尹清欢眉目微微蹙了蹙,随即点点头,应付了一下。

等尹向泽离开后,她才松了口气,跌坐在地板上,平复自己的情绪。

不过,他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目光放远点,他指什么,指谁?

……

夜色,长廊尽头处的包厢内。

顾温流看着男人并不好看的脸色,就知道他昨晚上的体验,一定极差。

“那尹清欢真有种,竟然把你给睡了。”

要知道,这消息若是传出去,绝对是爆炸性新闻。戚氏集团总裁被一个刚毕业的小女生给强上了,虽然过程是曲折了点,但结局就是改不了的事实。

“她这行为倒是蛮像乔……”顾温流识趣的止了音,余光睨了眼那人,见戚言商冷着脸色,他就赔笑一声,啖了口酒。

嗯,当他没说。

这厮现在就是个定时炸弹,指不准什么时候就引爆了。

只是——

“乔语诺这次玩失踪的时间,会不会太久了?”

顾温流认识乔语诺也有几年了,虽然她平时偶尔会玩一两次失踪,目的是为了让戚言商去找她,证明他是在乎她喜欢她的,但这次的时间是不是有些久了?

而且,还是在订婚当天失踪的……

“会不会真出什么意外了,要不要派人去找找?”

第4章 让别人取代她
从乔语诺失踪后,就不断有传闻爆出,她是跟着情郎跑了。

但乔家很快给了说法,是说乔语诺去国外散心。

为了散心连自己的订婚宴都逃了,谁信?

“不找。”

不温不凉的两个字,顾温流却听出了恼意。

“不找就不找吧,但S.T怎么办?”

乔语诺这个主设计师不在,S.T相当于没了主核心,再加上几个月后要筹办的国际珠宝设计大赛……顾温流作为S.T的艺术总监,的确是急这些事。

“设计师很难培养么。”

“可……”

顾温流想说,可像乔语诺那样有天赋,并且有自己个性的设计师,还真是很难培养出来。

“等等,你刚才什么意思?”

戚言商不会是要……

“你应该知道,乔语诺为了这次的设计大赛,付出了很多,好不容易到了这一步,你要是让别人取代,那真的是很伤人了。”

平日里,顾温流不管这两人的感情如何,但就这件事,他觉得戚言商过分了。

“S.T作为戚氏集团下的珠宝公司,我只在乎它的收益。如果她当真在乎这次比赛,就不会闹消失。”

在商言商,没有人情可言。

“戚言商,你真够冷血的,乔语诺喜欢你那么多年,我真替她不值。”

怎么就,喜欢上这么绝情的男人呢。

另一边,尹清欢来到夜色的时候,是晚上十点。

刚进包厢,就被一个男人抱住了腰,她一惊,还没来得及反抗,另一个男人就亲了亲她的脸颊。

“你干什么!”

尹清欢用力挣开束缚,直接一耳光打在那个轻薄自己的男人脸上。对方应该是喝了不少酒,满身酒气要靠近她——

“想你了呗,你也亲亲我。”

“滚开!”

尹清欢推开围着自己的人,余光扫了眼这个包厢,昏暗的灯光下一片纸醉金迷,这些都是什么人,看着都不过才二十多岁的样子。

直到——

“安妮!”那已经有些醉意,半身倚靠着沙发的女人正跟一个男人在调情。

尹清欢走上前,直接拉起了乔安妮。

“清欢,你怎么才来啊……”乔安妮脚步有些不稳,指着尹清欢笑得娇媚。

就在刚才,她接到了乔安妮的电话,来到这里。

乔安妮是乔家的二小姐,乔语诺同父异母的妹妹,与尹清欢是大学朋友。

现在,她是尹清欢了,也就是说——

她和自己的妹妹成了同龄朋友。

的确耐人寻味,但现在更重要的是,把乔安妮带出这种地方。

不敢想象平日里乖巧的妹妹,竟然也会来这种地方,跟这些莫名其妙的人混在一起。

“跟我回去。”

担着乔安妮的肩膀,就把她带出了包厢,但还没走几步,尹清欢的手臂就被人拽住。

“才来就急着走,清欢你不会是转性了吧?”

是刚才那个上来就亲她的人,叫金莱,是金家的公子哥,不学无术的那种。

“你想怎么样?”

“宝贝,我想你了。”

金莱说着,直接按住女人的腰身就往那走廊上靠,要知道平日里这女人可是热情妩媚得很,怎么现在倒跟他生分起来了?

“你放……”

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乔安妮软绵绵的声音传来——

“姐夫,你怎么也在这儿?”

姐夫!

能让乔安妮叫姐夫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戚言商!

果然,那不远处站着的男人,一双棕黑色的瞳孔披上了一层深邃,冷倨的五官之下,那寒意阵阵袭来。

第5章 让她身败名裂
尹清欢没想过会在夜色这种地方,遇到戚言商。

更没想过,是以这种姿态……

使劲想要推开身上钳制住她的男人,金莱没料到这女人会推得这么狠,脚步一滑就摔地上了。

“尹清欢,你什么意思!”

那金少也不是好脾气的人,被尹清欢这么摆一道,心中自然不爽。

而女人的目光依旧看向那人,如果说昨天戚言商看她是厌恶的眼神,那么此时此刻,他的眼神里没有厌恶,除去冷漠以外,反倒多了几分嫌弃。

嫌弃?

嘴毒就算了,眼神也那么毒么。

“姐夫,”乔安妮不知何时已经朝男人的方向走去,用七分撒娇三分难受的语气说道:“你能送我回去吗,我头很疼。”

“你喝酒了。”

明明这话是他对乔安妮说的,可他的目光却盯着自己,这算哪回事啊。

反正尹清欢是觉得自己很无辜,本来这副身体的原主就名声不好,这不昨晚刚爬上了戚言商的床,现在就被他看到她与别的男人“行为亲密”。

只怕怎么洗,也洗不白了。

“是清欢让我来接她的,才进去我就被人灌了几杯,现在很难受。”

乔安妮虽然和尹清欢是朋友,也都贵为名媛千金,但彼此的名声却是天差地别。

乔安妮是安分的乖乖女,从不做任何逾越的事情,从不撒谎待人真诚。

这是乔语诺对妹妹一直以来的印象,但在今晚,只怕她要打脸了。

颠倒是非,这无辜装得可还真是自然。

“以后别再跟这种人来往。”

戚言商不温不凉的声音幽幽传来,这言语中的有意内涵,尹清欢又不是听不出来。

这种人指哪种人?

某人怕是忘了,昨晚是谁跟她这种人在床上翻云覆雨,乐此不疲呢!

果然是下了床就翻脸无情的男人,一点风度都没有,以前怎么就爱上他了呢。

乔安妮回过头看了眼脸色并不好看的尹清欢,又看向男人,点了点头。

……

直到戚言商和乔安妮的身影消失在长廊尽头,尹清欢都没有动作,依旧站在原地,良久——

狠狠地翻了一白眼。

真是够了,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谁稀罕!

要离开时,那金莱拦了她的路。

“该不会玩过一场自杀,就转性成乖乖女了吧?”

“跟你有关系么。”

“你可不是乔安妮,人家会装,你学不会的。”

装?真的都是装出来的吗?

她没有再理会金莱,转过身从另一个方向离开。

出了夜色这欢场,才长长吐了口气。

回去的路上,收到了乔安妮的短信:

——清欢,刚才我姐夫的话你别放在心上,他只是关心我而已。

她没有回,安静的盯着那手机屏幕,回想起刚才的事……毕竟是自己疼爱的妹妹,她怎么会跟安妮置气呢。

不想,乔安妮接下来的那条短信,让尹清欢身子微微一颤。

——她现在失踪了,我得抓住这个机会,让戚家退婚。我们重新联系一下上次那个记者,再爆点料让她身败名裂。

第6章 把她的尸体藏哪里了?
这一整夜,尹清欢都没有入睡,看着墙壁上行走的时钟,她闭上眼睛努力去回想过去的事。

母亲去世后,父亲就把在外的私生女带回了乔家,并给她取了名字叫乔安妮。

关于乔安妮的身世,并不是什么秘密,但在乔家,也从未有人敢在这件事上嚼舌根。

作为姐姐的乔语诺,并没有排斥乔安妮的存在。相反她还很疼这个妹妹,而乔安妮也很黏她,姐妹两可以说是无话不谈。

可以说除了时浅外,她最信任的人就是这个妹妹了。

但就在今晚,她突然发现,她根本不认识乔安妮了。

——她现在失踪了,我得抓住这个机会,让戚家退婚。我们重新联系一下上次那个记者,再爆点料让她身败名裂。

这个“她”,说的是谁,毋庸置疑。

虽然只是一条短信,可尹清欢能感觉到,背后的阴谋。

她需要去弄清楚这一切,包括那晚……

那晚的真相!

尹向泽杀了她,她重生在他妹妹尹清欢身上,就是因果循环,她一定要利用这个身份,为死去的自己报仇。

想要对付尹向泽岂是那么简单容易的事?

在封城,她只能想到戚言商。只有戚言商,才有那个本事与资格。

可是……

嗯,一想到戚言商那伤人的言语与目光,她就没辙了。

重生这种事情太过荒诞,而且在没找到真相前,她也不能向别人坦诚自己的身份。

现在,她到底该怎么做呢?

……

翌日早晨。

下楼就看到尹母与尹向泽正在说着什么,尹母皱眉似乎并不高兴,而尹向泽只是端起餐桌上的杯子,啖了口杯中的咖啡。

尹清欢缓缓走过去,在尹母身边的位置入座。

“清欢,你昨晚是不是又去那地方玩了?”

尹母知道不该在餐桌上问这些,也管不住这女儿的任性,可好歹也是才出院没几天,怎么也得注意一下。

况且,楚家那边已经在谈订婚的事了,尹母可不想这个时候再出什么差池来。

“不说这些了,我们谈一下订婚的事……”

订婚?尹清欢端起牛奶杯的动作微微一怔,是说跟楚淮的婚事么?

“没有订婚。”说话的人是尹向泽,言语中没有商量的余地。

“向泽,这是清欢选择的人生,你作为哥哥不应该阻碍她的幸福。”

尹清欢只是沉默低着头,没有言语。

直到男人问她,“你还想嫁给楚淮?”

尹母看向女儿,觉得这问题根本不用犹豫,这么多年女儿喜欢楚淮还不明显么。

“不想。”

但尹清欢的回应,着实让尹母震惊了一下。

倒是尹向泽不以为然,点头道:“那以后就不要再提。”

听上去云淡风轻,可字里行间却又透着几许冷硬,相信不只是她,尹母也察觉了吧。

尹向泽似乎跟平日不太一样了,一向温温如玉的男人,在此刻可是强行阻止了妹妹的订婚呢?

就这样,早餐在并不好的氛围下结束。以为尹向泽会直接去公司,不想却把她叫去了书房。

才进书房,尹清欢就注意到那桌上放着的手链。

格外眼熟,因为那是母亲留给她唯一的遗物,是母亲在世时自己设计的手链,乔语诺这些年一直戴着,从未摘下过。

其实她一直很纳闷,尹向泽杀了她以后,到底把她的尸体弄到哪里去了?

第7章 我对戚总很感兴趣呢
到现在乔语诺都是个失踪人士,还没有人发现她已经死了。

手链在,尸体不见了……想到这里,尹清欢心中又是一阵恶寒,直面这个可怕的男人,的确需要勇气。

“你毕业也有两个月了,考虑过想做什么吗?”

尹清欢在大学里主修的是人事管理,可明显对于现在的她而言,那不是她会做的事。

“没有。”

她摇了摇头,没去正视尹向泽。

“平时话不是很多么,想做什么直接跟我说。”

尹向泽睨着眼前沉默寡言的人儿,好看的眉宇微微蹙了蹙。

她咬了咬唇,尹氏兄妹感情一向好,自己现在这样有意无意的闪躲,势必会引起尹向泽的疑虑。

“我,我是真的没想好嘛,哥……”

最后那个字音,从她唇间溢出,天知道她需要多大勇气。

她说完这话后,对方也沉默了。

就这样,书房里的氛围莫名的变为的死寂。

半分钟后,尹向泽缓缓出声:“戚氏集团这次在恒仕地皮的开发项目前景可观,如果我们能拿到这个合作入股其中,尹氏就能将商业圈子扩展得更开。 ”

什么……尹清欢不解抬眸,尹氏想要入股戚氏集团的开发项目?

呵!虽然尹向泽的确是封城有头有脸的人物,可是她认识戚言商也不是一两年了,那个男人根本就看不上尹氏,也从来没把尹向泽当做什么实力对手。

“今晚,你跟我去个商业酒会,我把戚总介绍给你认识。”

如果说刚才还在纳闷尹向泽在打什么主意,那么现在就很明显了。

“认识?”

只是介绍给她认识那么简单吗?

想得到戚氏集团的合作,却也明白尹氏没那个资本,索性把妹妹给送出去是么。

与其说是妹妹,不如说只是一颗能给自己带来利益的棋子吧。

难怪不让她与楚淮订婚,难怪那天他会说目光放远点的话了。原来,目的在这里啊。

“好啊,我对戚总很感兴趣呢。”

女人唇角的弧度勾了勾,对于她的反应,让尹向泽有些意外,但这是好事,他也就没有再多说。

回到了房间,尹清欢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姿色的确是不怎么,尹向泽怎么会想到用她去做美人计呢?

可惜,要让他失望了。

戚言商对自己不仅没兴趣,只怕现在都厌恶透了。

不过这对于她倒是个契机,就看自己到时候能不能把握了。

……

傍晚时分,到达酒店会场。

尹清欢一袭香槟色长裙小露酥肩,白皙的肌肤衬上水晶色的项链,锁骨之间是若隐若现的玫瑰刺青。

她像是携带着星光而来,红唇浅浅的笑意,明媚动人。

面对尹向泽的时间长了,心中的恐慌也就渐渐消失了。

都说人天生就是会演戏的,用在此刻挽着尹向泽入场的女人身上,一点也不为过。

尹向泽带着她朝戚言商的方向走去,就这么直奔主题,会不会太直接了呢?

越走近,她就越发注意到戚言商身边的那个女伴。

并不陌生,前几天新闻还热议过的人物——新晋国民女星林姿。

如果尹清欢没记错,戚乔订婚前一晚,这位国民女星与我们的戚总正在马尔代夫共度浪漫甜蜜之夜。

是的,那个晚上,她在绝望中挣扎,他却在异地与美人相伴。

戚言商不爱乔语诺,从来没爱过。

从始至终,都不过是她一个人的独角戏罢了。

第8章 渣,很渣
“戚总。”尹向泽依旧同平时那样,温着笑,看不出真实情绪。

尹清欢很佩服他,杀了对方的未婚妻,还能装得这么不动声色来面对戚言商。

戚言商薄唇扬了扬,不以为然,那目光扫过尹向泽身边的女人,淡漠得就好像他和她之间没有过那一晚鱼水之欢。

说女人会装,男人不也一样么。

“这是我的妹妹,尹清欢。”

“戚总,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尹清欢有意加重“初次”两个字音,友好的伸出了手,笑容浅浅。

“嗯。”

嗯?!

嗯几个意思啊,就这么让她的手僵在这?

握一下又不会脏了你戚总的手,真是傲娇。

自找没趣,尹清欢默默收回了手,余光瞥向那国民女星,只见对方也同样看着自己,眼神却并不友好。

没一会儿,这酒会就让尹清欢觉得很无聊了。男人们谈的那些事,她都听不太懂,也不感兴趣。

女人在这场商业酒会里,就是陪笑陪酒的。

直到尹清欢在角落里看到了熟悉的两个人——顾温流,时浅。

不过,这两人似乎情况不太妙,阿浅看上去像是在生气,二流子在小心哄着呢。

她走过去时,就听到时浅的声音由弱变强——

“那混蛋不去找语诺也就算了,竟然还敢带着别的女人来这里。真替语诺不值,爱上个渣男!”

“对,渣,很渣。”

“顾温流,你跟戚言商半斤八两!那混蛋现在是什么意思,要招新的设计师,是想取代语诺在S.T的一切吗?!”

“别激动,宝贝,小心孩子。”

尹清欢脚步一止,她听到了什么?

新的设计师,取代……

顾温流看到了那站在时浅身后的女人,不就是那尹家小姐么。

嗯,前两天给戚言商下药,并且强上了他的大胆女人。

时浅被丈夫挽在怀里,听他笑道:“尹小姐。”

尹清欢嗔笑一声,取笑说:“二流子,你可越来越不会哄老婆了!”

语毕,没再多说,转身离去。

倒是顾温流,本勾着的笑意在听到那句“二流子”时,蓦地僵住。

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这么叫过他。

怀里的时浅却瞪起了眼睛,又是哪里冒出来的小三,竟然把他名字叫得那么亲密?!她直接咬了顾温流一口,也不管自己是不是肚里托着个娃儿,快步离开。

顾温流回过神,又看了一眼尹清欢的身影,这才去追妻子。

……

酒会快要结束时,尹清欢先离场到了酒店外,找到了戚言商的车。

直接拉开车门坐上了车,前座的司机先生猛地回过头——

“这位小姐,你上错车了。”

上错车?尹清欢不以为然地挑了挑姣好的眉目,不予回应。

在她知道戚言商想要找别人来取代她在S.T的地位时,就对这个男人冷情了。

取代?她倒要看看,自己一手做出来的S.T,谁有资格接盘。

那司机见女人没有动,就下车打开了车门,面对着她再次出声,但这次态度就严厉许多。

“这是戚总的车,请你下去!”

“司机先生你可真没情调,我是戚总今晚要的女人。”

那句戚总今晚要的女人,话音刚落,她就看到跟她说话的那个司机侧了身,另一个她十分熟悉的男人朝她缓步走近。

“我要的女人?尹小姐真看得起自己。”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