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豪门总裁

你未懂我似海情深苏小年免费阅读、你未懂我似海情深小说

你未懂我似海情深

你未懂我似海情深苏小年免费阅读、你未懂我似海情深小说

小说分类:[总裁豪门]

小说连载: [已完结]

上架时间: 2018-10-09 13:18

小说章节:第 757 章

最新章节: 第757章 怀孕(大结局) (2019-01-08 10:25:00)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好看的小说推荐(www.sossw.com)

小说字数: 847,876

为救父亲,她不惜拿自己做交易,没想到阴差阳错和他邂逅。 为救公司,她背水一战,不料救世主竟然还是他。 兜兜转转,她逃,她躲,终究还是回到了他身边。 “苏小年,你是我的半条命,而我剩下的半条命,只用来爱你。” 爱上爱情,他再也不愿意放手。

精彩章节试读

第1章 我不缺女人
轰隆——

天空中炸响一记惊雷,阴云密布下,斗大的雨点快速坠落,越来越密集。瓢泼大雨瞬间弥漫在天地之间,模糊了众人视线。

苏小年被那矮胖的黄经理一推,从湿滑的台阶上跌了下来,‘哗’的一声摔在地面上,扑进积水里,眼镜也一下子摔出去,浑身湿透的狼狈不堪。

“你爸的事情,已经交给警察局处理了,你一个小姑娘又跑到我们售楼处来撒什么野!你爸打死人是毫无疑问的事,有委屈你找警察去!赶紧滚!”

台阶上传来矮胖男人的咆哮声, 苏小年咬咬唇,眼前都是朦胧的光点,想撑着手臂站起身,却怎么也使不上劲,只能一个人淋着雨,在地面上挣扎。

售楼处的人对眼前发生的一幕冷眼旁观,看着苏小年在地上狼狈的样子,默然不语。天地间,仿佛只剩下空寂的雨声。

苏小年死死咬着唇,她委屈的想要放声大哭,可是,她的哭又能改变什么吗?不会,什么都不会改变,所以,她不会哭,这是她最后的尊严。

咔——哒——

苏小年刚要再撑着身体站起来,哗啦的雨声中,突然一下沉稳脚步声,一双锃亮的皮鞋出现在苏小年面前。

苏小年一愣,察觉到一丝危险的气息,同时感受到眼前这男人的强大气场。是谁?

“哎哟,墨总,您怎么出来了!”

耳边传来售楼经理谄媚的声音。墨总?

脑海中似乎有根弦被人轻轻拨动,灵光一闪,苏小年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突然跪在地上,双手双脚并用,想都没想的爬到那皮鞋前,湿漉漉的手一下子抓住那人的西服裤脚,有样学样的叫着‘墨总’,哭喊道:“求求你,帮我……墨总,求求你帮帮我!我只想看一下那天的监控……”

能让那矮胖男人低声下气的人,或许,能够帮她!所以,不管面前这人是魔鬼还是天使,不管是不是会下地狱,她只能放手一搏了。

苏小年的喊声是那么声嘶力竭,周围的人都怔住,噤若寒蝉,大概是他们都没想到,苏小年会疯了一样抓住这个男人。

那黄经理战战兢兢的冲到雨里,抬起脚来,猛地踹了苏小年一下,苏小年一下子又扑倒,可攥着裤脚的手始终没有放开。那经理气极,吼道:“你赶紧给我滚,你最好……”

“抬起头来。”

雨声中,冰冷的男声从头顶传来,命令一般生硬,打断了黄经理的话。苏小年跟那黄经理同时一愣。苏小年逆着雨水抬起头,高度近视的她,却在抬头的一瞬间落入一束深邃的目光中。

男人微垂着头,棱角分明的脸上没有一点表情,看着苏小年的眼神极为淡漠,只是眉头转瞬即逝的一蹙。他颀长的身形带给苏小年无尽的压迫感,让她不自觉的想要臣服。

肖靖替韩峥墨撑着一把黑色的伞,站在韩峥墨侧后方,看到苏小年手上的雨水沾湿了韩峥墨的裤脚,皱了皱眉。

第2章 我不缺钱
“墨总……”苏小年撑着身子起来,跪坐在地上,颤巍巍的开口,仰着头,雨水和高度近视的双重折磨下,她根本看不清男人的模样。但不知为何,看到他模糊的脸部轮廓,苏小年的委屈突然兜不住了,眼泪顺着眼角滚滚而落,滚烫的泪水和冰凉的雨水混杂在一起。苏小年抓着韩峥墨的裤脚,匍匐在他脚下,手紧的更用力了。

“你认识我?”韩峥墨微抬了下眼,目光在苏小年脸上轻轻打转,似是发问,可语气里没有一丝波澜。

“我……不认识。”苏小年摇了摇头。

“那你就敢求我帮你?”韩峥墨反问一句,狭长的眼眸微微眯缝了一下。

“我……”雨伞沿上落下来的雨水不断淋在苏小年脸上,她像一直快要窒息的鱼,嘴唇微微泛着白,手上一松。韩峥墨似乎冷哼一声,抬脚要走。

“别走!”苏小年又猛地拽住韩峥墨的裤脚,比刚刚还用力,语无伦次的开口,“我不认识你……可是,从现在开始我就认识你了……求你帮帮我……我爸他不可能杀人的!我只不过想看一下监控……我求求你,求求你……”

“我帮人,从来不会无缘无故。”

“我……我有钱!我可以给你钱!”苏小年急的大喊,却换来韩峥墨的一声嗤笑,“我不缺钱。”

轰隆——咔嚓——

电闪雷鸣交加,苏小年似乎再也无话可说,嘴唇微颤。不缺钱?不缺钱他缺什么?可就算他缺,她苏小年也不一定会有啊!

韩峥墨微不可察的拧了下眉,脚上用力一扯,将自己的裤脚从苏小年手中扯开,绕过她,冷漠的往前走去。

身子又是一个踉跄,苏小年歪了一下,看到韩峥墨远走的背影,却视死如归般抬手抹了把脸上的泪水,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看着风雨中那个模糊的高大身形,像是要抓住最后一棵救命稻草,喊道:“我什么都没有!我只有我,你要吗?”

脚步一顿,伞沿儿上的雨水‘啪嗒’一声落在地上,又溅到裤脚上,似乎,也溅到了韩峥墨的心里。

狂风暴雨几乎将苏小年单薄的身影击倒,她在韩峥墨身后摇摇欲坠,虚弱又可怜无助的喊了一声,“墨总……我什么都没有,可我要救我爸……求求您……求您帮我一下……如果你觉得我……”

“我也不缺女人。”再次冷漠的开口,让苏小年心里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

她刚刚已经把尊严全都抛弃,对着一个素未谋面的男人出卖自己……可结果,是她太高看自己了。是她糊涂了,她都不知道这个被人称作‘墨总’的人能不能帮他,就贸然哀求,是她走投无路,昏了头……

天地苍茫间,谁都没有再说话。肖靖讶异于韩峥墨的岿然不动,轻声问,“墨总?”

韩峥墨身形一动,就在肖靖以为他要迈步向前的时候,韩峥墨却轻轻转过身,面对着苏小年发问,“你叫什么名字。”

第3章 我只有我
苏小年睁了睁眼,仿佛重新看到希望,条件反射的开口,“苏,苏小年。”

“你刚刚说什么?”韩峥墨单手抄进口袋里,睨着苏小年,轻飘飘的开口,“再说一遍。”

“求求您救救我爸!”苏小年哽咽着开口。

“上一句。”

那黄经理站在雨里,猛然听到韩峥墨的问话,心脏骤然停了一下,颤抖着手,抬起衣袖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和汗水。上一句话不就是……

苏小年的脑袋一时卡壳,她愣了两秒,迟疑着开口,“我……我只有我,你要吗?”

说完,借着瓢泼大雨的阻隔,苏小年看向雨伞下的韩峥墨,她跟他之间隔着厚厚的一层水帘,像隔了一条银河。

“你的意思是,我如果能救你爸,你,就是我的了?”嘴角轻轻勾起,韩峥墨语气轻松,眼底却不见一丝笑。

苏小年无端打了个寒颤,怔怔的看了韩峥墨几秒,终于点了下头,“……是!”

韩峥墨竟然看到苏小年眼中类似于‘视死如归’的情绪,眼睑合了合,很有他当年的风范。可是他当年,连一个可以去求的人都没有……

“呵……”轻笑一声,韩峥墨眼神冷了几分,“可我对你,没兴趣。”说完转身,抬起脚步就走,肖靖撑着伞,亦步亦趋。

吱——

两个上了车子,‘砰’的一声关上车门,车轮驶过积水的路面,往前驶去,越走越远。

泪水模糊了苏小年的视线,车子的影子越来越小,直至消失。雨声中,苏小年望着车子离开的方向久久未动,半晌后,突然弯下腰来,又哭又笑,身子抖得厉害。

傻不傻?谁会帮她这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作践的要出卖自己,却是自取其辱。就算是走投无路,怎么能在大街上随便抓个人求救……

“苏小年?”

身边突然又响起声音,苏小年愣愣的转过头去,只见刚刚那黄经理送走韩峥墨,又打了伞走过来,雨水从他肥腻的身子上流下来,像他身体里冒出的油,令人作呕。再加上他刚刚踹自己那一脚,更让人厌烦。

苏小年不动声色的往外挪了挪身子,“黄经理,有事吗?”

那黄经理又向苏小年靠了靠,色眯眯的眼神在她身上打量。雨水已经湿透了苏小年的衣服,她衬衣底下的风光,若隐若现。黄经理咽了咽口水,“你想救你的父亲?”

苏小年眼前一亮,“是!黄经理,你要帮我吗?你让我看看那天的视频吗?”

黄经理摩挲着自己的下巴,一边上下打量着苏小年,“视频嘛,我是没有……但是救你父亲……”

“黄经理您有办法?”苏小年瞬间又充满了希望。

“办法自然有,只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配合。”黄经理一笑,眼中精光乍现。

“只要能救我父亲,我什么都愿意配合!”苏小年感激又发誓般的开口,可刚说完,黄经理就伸手,塞给苏小年一张卡片,凑近她说道:“既然这样,能不能救你父亲,就看你的表现了。今晚八点,我等你。”

第4章 一张房卡
苏小年条件反射的一低头,看到黄经理塞给自己的是一张房卡,房卡上‘凯旋大酒店’几个字,让她霎时苍白了脸色,手也抑制不住的抖起来。

啪——

苏小年将房卡一扔,倒退了两步,拼命摇着头,“原来你……我是不会跟你做这样的交易的!你少侮辱人!滚开!我是不会……”

“不会什么?”那黄经理突然冷哼一声,“不会出卖自己的身体吗?那你刚刚实在做什么?恬不知耻的去求墨总要了你,结果呢?自取其辱!在邺城,墨总可是皇帝一样的人物,你以为你是谁?!也就是我看你可怜,想帮你一把,别不知好歹!”

黄经理的话像是在苏小年心口捅了几刀,她嘴唇微微颤抖,脸色又红又白。想起刚刚自己疯狂的举动,苏小年觉得身体内外都似火在烧。

“怎么样?”黄经理威胁完,又连哄带骗的开口,“放心,等你伺候好了我,我保证救出你父亲来,决不食言。怎么样?”

“苏小年!你要是不救出你父亲来,就永远不要回家了!你父亲对你那么好,还有,你别忘了你父亲的腿,是为谁断的!如今他在监狱里,杀人偿命的罪名要是承担下来,呜呜……我就不活了!苏小年,你要眼睁睁看着你父亲死吗?”

母亲的话回荡在脑海,一遍又一遍,苏小年痛苦的摇了摇头,眼神往下远处那被自己扔掉的房卡,竟犹豫了。连着十几天的到处奔波,就为了给父亲讨一个公道,律师、警察她都找过了,可竟是连父亲的一面都没有见到,如今,能有一个机会救父亲,她是不是应该抓住这个机会呢?即使,是要用自己的身体来换……

黄经理看出她的心思,又在她身上打量了一番。刚刚她戴着眼镜的样子,实在太过普通,可摘了眼镜,可好看了不止几倍,至于身材嘛,那更是让人着迷,要不是刚刚踹了她一脚,还真是发现不了这么个尤物……看她的样子,就不像是被人开发过,那自己,可真是走了运了……

“你真的会帮我?”苏小年眼神空洞的开口问道。

“当然!”黄经理一口应下。

耳边的雨声越来越大,苏小年木偶般的开口,“只有一晚。”

“嘿嘿……没问题。”黄经理见苏小年同意,大胆的拿手在苏小年肩上摸了摸,“一晚就够了。”

苏小年条件反射的要躲,可想到父亲,终究是硬生生忍住了。黄经理在她耳边又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苏小年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只是待黄经理离开后,蹲下身子,将那房卡捡了起来。然后,失神落寞的走向路沿石,坐了下来,任雨水拍打在身上,一动不动。

“墨总。”另一边的车上,肖靖开着车,透过后视镜默默观察韩峥墨的表情,道:“车上还有一条备用的西裤,您要不要换下来?”他刚刚看得分明,韩峥墨的裤脚湿了,有洁癖的人,容不得身上有一点瑕疵。

韩峥墨透过车窗朝外看了看,道:“去附近最近的酒店。”

第5章 一间套房
“好的,墨总。”肖靖先是应下,想了几秒,说道:“距离我们现在的位置最近的酒店,是凯旋大酒店。”

“就去那里。”

“好的,墨总。”

车子行驶到路口拐了个弯,朝着凯旋大酒店驶去。

韩峥墨一路上都有些心绪不宁。肖靖跟了他这么久,自然看的出来,只是不知道韩峥墨为什么会这样。是因为这瓢泼的大雨,还是因为刚刚那一段小插曲?

“欢迎光临,请问两位需要什么?”一进酒店,前台小姐便热情的开口。

“一间总统套房。”肖靖开口,递上证件和银行卡。

“好的,您稍等。”前台得体的微微一笑,查阅入住记录后,抱歉的说道:“两位实在不好意思,我们酒店今天的总统套房已经全部预定完毕,不知道换成其他类型的房间,两位是否介意。”

韩峥墨抿着唇角没有说话,肖靖喉结滚了滚,又问,“预定的总统套房都已经入住了?”

那前台又查了查,说道:“还没有,还有一间没有入住,是在三个小时前预定的。”

“就要这间。”韩峥墨突然开口,心中的烦躁越来越盛。今天是怎么了,连人家预定好的房间都要抢,可这一刻,他突然就想任性一回。

“可是房卡都……”

前台小姐一脸难色,肖靖见状,将自己的名片掏出来递给前台,“这件套房,我们要了。”

那前台疑惑的往名片上一看,看到‘肖靖’两个字,顿时变了脸色,又抬眼朝韩峥墨看了看,也就一秒的时间,立刻低下头,手忙脚乱的给两个人办理入住,“肖,肖先生,我马上为您准备房间。”

等了不到一分钟,那前台将房卡恭恭敬敬的递给肖靖,“两位请,从这边向右,然后左拐乘坐电梯,您的房间是1002。”

肖靖取了房卡,就跟着韩峥墨往电梯间走去。一进电梯,韩峥墨冷冷的开口,“去查,查售楼处曾发生过什么。”

“好的,墨总。”肖靖点点头,犹豫了一下,又问:“苏小姐的身份,查吗?”

“……不用。”

“刚刚那人是肖靖欸!那他身边的人,是不是传说中的韩峥墨啊?”

“我看有可能……太震撼了!我竟然见到了韩峥墨!”

前台两个小姑娘窃窃私语起来,纠结半天,其中一个突然一拍脑门,“完了,还没通知黄经理退房!”

“妈呀,这件事还是让咱们经理来亲自告诉黄经理吧!”

夜色渐浓,邺城这一场大雨,下起来似乎没完没了了,电闪雷鸣。下午七点四十分左右,凯旋大酒店的大厅里走进来一个衣服湿透又浑身酒气的女人。不是别人,却正是苏小年。

在售楼处空坐将近一个小时,苏小年还是下定决心来到这里。只是来之前喝了不少酒,一方面给自己壮壮胆,另一方面,是想麻痹自己的心和神经。毕竟,接下来要做的事,是她一生都可能挥之不去的噩梦……

第6章 1002房
酒店里的门童见到苏小年,连忙上前搀扶,“小姐,您没事吧?”

“没事!我能有什么事!”苏小年晃了晃手,挡开那门童,有些大舌头的开口,“电,电梯在哪里?”

“电梯在您右手方向。”那门童说完,又问:“这位小姐您不要订房,直接上电梯吗?”

“订房?”苏小年自嘲地一笑,将手里的房卡拿出来,“看……看见没?有人早就订了房!”说完,又醉醺醺的靠近房卡,指着上面的数字说道:“1……1002房!嘿嘿……”

那门童一看苏小年真的拿着房卡,不再多说,只将她送到电梯上,便转身离开。

砰——

那门童刚折回去,却听酒店前台处突然传来一声巨响,那门童抬眼看去,只见一个矮胖男人不知为何把皮包一下子摔在大理石桌面上,怒色正盛。门童摇摇头,今天来的都是些奇怪的客人,叹息一声,他独自往自己的工作岗位处走去。

“你说我的房间被人入住了?”黄经理一说话,满脸横肉都在颤抖,怒道:“谁?!是谁这么大胆?敢跟老子争房间!那是老子一早就预定好的!”

那前台咬咬唇,将肖靖的名片递出去,“黄,黄经理,实在不好意思,是这个人订的。”

“老子管他是谁!”那黄经理看都没看,将名片一扔,“把你们经理找来!跟我去十层!他以为给老子打过电话就可以推脱责任了吗?我连人都没见到!”

“黄经理,实在是我们经理有事不能来啊!而且我们已经给您解释过原因了,来订房的那位不好惹。”那前台忽然颤巍巍地开口。

“不好惹?你以为我黄尚就好惹吗?”

那前台看黄经理的喊话引来越来越多众人的目光,一蹙眉,“黄经理,您认识肖靖吗?”

“我管他……谁?!”黄经理的话一顿,“肖靖?”

“对,就是他。”

黄经理脸色突然变了变,连忙抓过刚刚被自己扫开的名片,果然看到‘联硕’‘肖靖’的字样,小眼神转了转。难道刚刚墨总没有回去,而是直接到了这里?那苏小年呢?

“黄经理?”

前台见黄经理愣愣的,开口问了一句,却换来他一记白眼。

“哼!”黄经理突然哼了一声,愤愤不平却心虚地开口,“只有这一次!下次再出这样的事,老子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说罢,拿着自己的包就转身离开,有些逃跑的意味。今天是走了什么霉运遇到韩峥墨……

“1002……”苏小年来到十层,从走廊这头往走廊那头一间间的找,走了半天终于看到1002的门牌,醉眼惺忪的一笑,将门卡往门上一刷,‘咔哒’一声,房门应声打开,苏小年踉踉跄跄的往里走去。

房间里昏暗模糊,只开着一盏昏黄的床头小灯,而椅子上搭着男人的几件衣服。已经到了吗?苏小年哼了一声,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摇摇晃晃往浴室走去。

韩峥墨正在浴室里冲澡,水开的特别大,水温调的特别低,他背对着门口,眼神有些迷蒙。想到刚刚喝的那杯水,他忽然蹙了蹙眉,将水温又调低了些,用凉水压制着心里不断往上涌的燥热。

第7章 我成全你
不知道先前定这酒店的人是谁,竟然在水里下药,不知道哪个女人又要被……正想到这里,韩峥墨却隐约听到开门声,眉头一蹙,立刻仔细听起外面的动静。可过了半晌,又毫无声响。正感叹自己被迷惑心智,出现幻听的那一刻,浴室的门,却毫无征兆的被人打开。

咔哒——

“谁?!”韩峥墨转身的瞬间,条件反射的大喊一声,伸手要去拿浴巾,可眼神在对上来人时,动作蓦地僵住,“苏小年?”

“啊——”苏小年身上被甩了好多水,她惊叫一声,完全没想到自己会在浴室看到一个赤着身子正在洗澡的男人,虽然雾气弥漫……她脚步不自觉地倒退了两步,酒劲也消下去不少,只是脸上的酡红却越来越浓。她踉踉跄跄的转身,抓狂的往外跑去。

“苏小年?!”韩峥墨不管不顾的扯过浴巾围在自己身上,随即大步追苏小年而去。

苏小年正跑到门口,手刚握上门把,身子却被人从后面抓住,紧接着,一股大力扳着她的身子一旋,苏小年的后背一下子撞到门上,而面前,却是扑面而来的湿热的男性气息。

苏小年紧闭着眼,偏着头,死咬着唇,一句话都不说。

韩峥墨的胸膛微微起伏,看着苏小年的样子,眯了眯眼,捏着他的手臂紧了紧,“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又见面了。”

黄经理的声音,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听了?不,不对,刚刚的人不是黄经理……

苏小年的大脑一片混沌,现在的氛围让她忍不住想尖叫,可她不能。她的目标却很明确,所以,无暇思考很多,也没有回答,而是用行动表明自己的决心。

于是苏小年忽地张开双臂,一下子抱住韩峥墨精壮的腰身,脸贴在他胸膛上,“我不跑了!我……我已经准备好了!”

韩峥墨对苏小年的举动吓了一跳,可身子,却因为她的拥抱变得火热起来,肌肤相亲,加上他现在的情境,一触即发。

苏小年维持着抱韩峥墨的动作,见对方没反应,豁出去了一样,突然又在眼前的人身上啄了起来,一通乱亲。

出卖自己的身体,应该就是这样吧?男人应该喜欢主动一点的女人……

“苏小年……”韩峥墨咬牙切齿的喊了一声,冰冷的眼底簇簇的燃烧起一点小火苗,感受着苏小年唇边的温度,他额角却微微渗出了热汗。伸手挡开她,她却又扑上来,难缠的很!这个女人还真大胆,刚见面就求自己帮她,不帮她便直接杀到酒店想扑倒他?好!很好!

韩峥墨一咬牙,直接将苏小年拎了起来,抱着她往床边走去。既然你想,我就成全你!

“啊——”身体忽然腾空,苏小年不可抑制的大叫一声,双手死死抱着韩峥墨的脖子,却骂个不停,“黄经理,黄经理你放开我!你,你个死流氓!啊——”

黄经理?韩峥墨思绪飞转,想到自己刚刚喝的那杯掺了药的水,顿时恍然大悟。原来不是他韩峥墨啊,这女人,想把自己卖给的人是黄尚那家伙?还真是廉价啊!

第8章 决定帮我了?
韩峥墨抱着苏小年走到床边,毫不留情地将她扔到床上,苏小年痛苦的哼哼唧唧,眉头紧蹙,双眼竟然还死死闭着。

“苏小年!”韩峥墨顺势将苏小年压在身下,手紧紧扣住她的下巴,强迫她睁开眼,“睁开眼好好看看!看看你身上这个男人,到底是谁!”

苏小年的下巴几乎被捏碎,她听话又认命的睁开眼,可目光一下子对上一张妖孽般的俊颜,一时忘了反应。棱角分明的侧脸,微薄的唇角,高挺的鼻梁,性感的下巴,原来他近看这么好看……

韩峥墨看到苏小年眼里的震惊和惊艳,眼眸一下深邃起来,却什么都没说。

“不,你不是黄经理,你是……你是刚刚的……墨总?!”苏小年身上还带了些酒气,可眼眸一下子清凉起来,她本能的使劲推着韩峥墨的肩膀,挣扎着吼道:“放开我!放开我!你放开我!”

韩峥墨眯了眯眼,虽然苏小年的一顿折腾让他好不容易压下的火噌的一下子又冒了上来,可他还是毫不犹豫的起身,站到床边,睥睨着苏小年,面无表情,语气却有些不屑,“原来你跟刚刚那个在雨里求我的人,不是同一个?”

苏小年刚坐起来,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又被韩峥墨的话击的溃不成军,脸色煞白。是啊,她刚刚求他了,可结果呢?丢掉了尊严,换来的却是深深的绝望……

她不知道原本应该出现在房间里的黄经理为什么变成了这个男人,她脑袋很晕,可她知道,她不能在这里呆下去。手撑着床沿就要坐起来,苏小年摇摇晃晃的下了床,道了声‘对不起’就往门口走去。

房间里一阵沉默,窗外‘咔嚓’一声,电闪雷鸣。韩峥墨只看着她的动作,待他转身缓缓开口,“若是我说,你父亲我能救呢?”

邪魅的声音让苏小年一怔,她猛的转过头来,眼神迷蒙,“你决定帮我了?”

“看你的表现。”韩峥墨冷冷的开口,站在原地未动,一副好整以暇的等待姿态,话里的意味却很明显。

苏小年脸色更白了几分,空有一副好皮囊又如何,跟那个黄经理说的话一模一样……可是,或许韩峥墨跟黄尚比起来,却是个更好的选择。

身上的衣服还是有些湿,苏小年从床上下来,慢慢朝韩峥墨走去,每走一步,心就空一分,脸就红一分。她一边颤着身子,一边伸手解着自己的衣服,外衣落下,苏小年在韩峥墨面前站定,手缓缓抬起,停滞的搭在韩峥墨肩上,下一秒,踮起脚,唇慢慢凑近韩峥墨。

叮铃——

黑暗中,不知道谁的手机突然响了一下子,唇齿只有半厘米相隔的两个人仿佛定住般,呼吸相闻,苏小年有一瞬间的清醒,却似乎又更迷蒙了,怔了一下再要继续,韩峥墨却冷冷的别开脸,苏小年的吻只落在他唇角。

房间里顿时陷入一片尴尬,苏小年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脑袋里全是浆糊,她不知道该怎么去在这方面讨好一个男人,于是陷入了长久的思考中……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