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玄幻仙侠

都市之仙玉传奇无弹窗、都市之仙玉传奇免费阅读

都市之仙玉传奇

都市之仙玉传奇无弹窗、都市之仙玉传奇免费阅读

小说分类:[都市异能]

小说连载: [连载中]

上架时间: 2020-10-10 16:43

小说章节:第 458 章

最新章节: 第458章 太神奇了 (2020-10-13 11:27:11)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好看的小说推荐(www.sossw.com)

小说字数: 1,005,730

公司裁员,副总威胁让我把老婆贡献出去,让他享用一夜。奇耻大辱!我是个老好人,也是个公认的窝囊废,但我是个男人,我也有尊严!今日之后,我不再窝囊!逆天改命,笑傲都市,走上人生巅峰!太虚阴阳玉,左手阴玉,杀人于无形;右手阳玉,布福泽于天下!

精彩章节试读

········
第1章 男人的尊严
········
“今晚八点,把你老婆送到希芸酒店803房间,这事如果办好了,别说一个小小的分组组长,就是部门主管,我都让你当!”

办公室里,张毅握紧拳头,低着头,听着眼前这位刘副总的话。

一张脸因为愤怒憋的通红。

公司裁员,他在裁员名单上,为了保住这份工作,他不得已找到公司副总,希望可以留下来。

可没想到,对方竟然提出这样的要求。

“刘总,请你自重!”

“怎么,你不同意?”

刘更生一愣,他没想到,这平日里唯唯诺诺,谁都可以随意欺负,脏活累活都主动往身上揽的傻逼,这一次,竟然硬气了?

可一想到张毅的老婆,刘更生就小腹一阵火热,恨不得现在就大干一场!

不自觉竟YY出了声,“啧啧啧,那身段,那小嘴,那屁股,从后面的话……”

张毅猛的抬头!

粗喘如牛!

满眼血丝!

然后一个箭步上前,顺手抄起桌上的烟灰缸,对着这狗东西脑门砸了过去!

“你敢动手!你想被裁员?不想在公司待下去了吗!”

刘更生吃痛怒吼!

“我打死你个畜生!”

张毅爆发了!

三十年,第一次出手打人!

“这工作!我不要也罢!”

本以为这一次可能会是自己这么多年唯一一个英雄时刻。

但现实又给了他当头一击!

刘更生一米八三,体重160斤。

而张毅,身高一米八零,体重125。

最终,他是被刘更生从办公室里一脚踹出来的。

好巧不巧,地上不知道是谁掉了个玻璃杯。

他脚下踩空,直接在公司员工面前,摔了个狗啃屎,底朝天。

张毅的脸立马涨红。

“你他妈被开除了!”

身后,传来刘更生愤怒的吼声。

这让他刚刚升起来的英雄主义,瞬间被现实淹没。

而他此时此刻的窘态,更是让整个公司的人笑成一团。

“哈哈哈,你看,他好像一条狗啊。”

“真可怜,听说他当年是托关系进来的,现在被开除,就他这逼样,肯定失业啦。”

“听说他老婆还挺……”

四周的嘲笑,极为刺耳,他恨不得就地钻个洞把头埋进去。

这就是我平日里刻意讨好的同事吗?

每天给你们打饭,拿快递,擦桌子,什么事我都做。

结果呢?

都在嘲笑!

从公司出来后,张毅颓然地坐在街上的长椅上,看着人流涌动,感慨间,突然看到一个老太太,正在颤颤巍巍的过马路,她走的太慢,以至于绿灯都变成了红灯。

一辆车,忽然从远处疾驰而来!

张毅忽然觉得,按照老太太这个过马路速度,八成要被撞!

下意识,他冲了过去!

继而一把推开了老太太!

但他自己,却是被那辆超速行驶的车头给刮过。

砰!

他以托马斯螺旋体的旋转方式被蹭飞,刚巧不巧,脸部撞在了斑马线中间的红绿灯上。

顿时,鼻青脸肿。

“哎呦,小伙子,你没事吧?”

那老太太反应过来,连忙关切的问道。

草!

没想到这么多年,第一个对他语气这么关切的,竟然是一个素不相识的老太太!

张毅捂着脸,摆了摆手,道:“没事。”

说着,他就打算离开。

而就在他离开的时候,身后,老太太的一只手,却是忽然抓住了他的衣角。

张毅一愣,脸色难看。

碰瓷?

张毅腿一软,瘫倒在路上。

“大娘!我错了!”

张毅想哭。

但此时,老太太却是一脸慈祥的带着笑意看着他。

紧接着,在围观群众的注视下,老太太取下戴在脖子上的一块玉石吊坠,缓缓放在了张毅的手上。

“小伙子,你是个好人,这块玉,送给你。”

张毅一愣。

老人赠玉,时来运转?

········
第2章 老人赠玉,时来运转?
········
再三推辞之下,张毅最终收下了这块玉。

他朝着家里走去。

他掏出钥匙打开门,刻意低着头,不让他们看到他脸上鼻青脸肿的样子。

客厅里,丈母娘和老丈人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神情悠闲。

老婆林初雪玩着手机。

儿子张冬冬在写着作业。

“我回来了。”

张毅轻喊了一声,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仿佛他根本就不属于这个家一般,也没有人把他当回事。

事实上,将近十年的婚姻,他从来没有从这个家感受到丝毫温情。

张毅低着头,朝着自己房间走去。

“喂,回来了就赶紧烧饭吧,难不成你还等着我们烧饭?”

一道充满尖酸的声音,在他耳边炸起,显得极为刺耳。

张毅心情本就不好,抬头看了看墙上钟表上的时间,他眉头一皱,忍不住嘟囔了一句:“现在都八点了,我不回家,难道你们都不吃了吗?非得等着我来烧饭?”

“我工作一天,已经很累了……”

当然,他自言自语的嘟囔了两句,只为了发泄心中不满,但他的脚步很诚实,很快钻进了厨房。

意料之中的,客厅里传来丈母娘柳素的谩骂声。

“你一个上门女婿,还敢发牢骚?也不瞅瞅你自己什么德行!”

“我真后悔当初怎么就信了你的邪,听了你爸的鬼话,把雪儿嫁给你这么个废物!”

柳素的谩骂一句比一句难听,可林初雪和老丈人,一点没有阻拦,权当没听见。

折菜、洗菜、刷碗、烧菜。

“你洗个碗弄这么大声音,想吵死我!不知道我神经衰弱啊!”

柳素的声音再度响起。

张毅咬着牙,切着洋葱,味道太重涌入眼里,混合着泪水。

这眼泪,应该是被洋葱给刺激的。

做了一桌子菜之后,张毅立刻低头进入了卫生间。

还好,自己脸上的惨状,并没有被发现。

他打开淋浴头,闭上眼,任由热水从上到下流过他的全身。

失业,已经给了他沉重的打击。

家里,却仍旧无法给他丝毫的温暖。

没错,他是林家的上门女婿。

当初自己的父亲在凤天市大小算是个干部,一次偶然机会结识了林万山。

也就是张毅的老丈人。

林万山的大儿子犯了点事,关进了牢里。

刚好自己父亲专管这一块,利用职权之便,给里面通了气。

林万山的大儿子在里面日子也就好过一些,为了报答自己父亲的恩情,林万山就把林初雪,嫁给了他当老婆。

对于这个老婆,张毅自然很满意。

论姿色,这可是整个凤天市都有名的美女,多少年轻俊杰趋之若鹜。

最终却是让张毅给捡了个便宜。

可随着自己父亲的退休,再加上被人举报,原本家境殷实的张家,瞬间家道中落。

如今,在这个家里,一点地位都没有。

“这个家,还有什么好过的!干脆离了算了!”

········
第3章 太虚阴阳玉,修复肾虚!
········
想到当初自己家里风光的时候,柳素那谄媚的样子,再结合现在这刻薄模样,张毅气不打一处来。

他狠狠地抹了一把脸。

“嘶——”

却不巧碰到了鼻子,这鼻血立马就流了出来。

他赶忙用手去擦,一不小心,这鼻血溅到了胸前的玉石吊坠上。

因为白天穿的西服,没有口袋装,于是就顺手带到了脖子上。

“咦?我靠!这吊坠,怎么会发光?”

张毅慌乱的擦着鼻子,却猛然间看到自己胸前的玉石吊坠,此刻散发着朦胧的彩色光泽。

他还以为是光线原因,又换了几个角度,可那吊坠散发的光芒越来越强!

而就在他的注视之下,那玉石,竟然奇异般的剥开他胸前的表皮,融进了身体里!

没有任何疼痛!

“我靠!”

张毅被吓的大叫一声,很他很快捂住嘴巴,生怕吵到了外面正在吃饭的众人。

“靠靠靠!这东西怎么进来了?什么玩意啊?”

“见鬼了!”

张毅不停的拍着自己胸前的排骨。

此时,一道洪钟大吕般的声音,传入他的脑海。

“姓名:张毅。”

“男。”

“三十一岁。”

“身体状况:亚健康。”

“疾病:腰间盘突出。”

“另外,这个男人肾虚,行房事能力差,三秒真男人,无法满足正常女性需求。”

嗡!

张毅愣住了。

最后一点,肾虚?

而他竟然下意识的开口问道:“肾虚,能治吗?”

嗡!

脑海中,不断有声音响起。

“太虚阴阳玉,准备认主……”

“修复宿主身体亚健康。”

“修复腰间盘突出。”

“修复肾虚,现在,宿主行房能力,达到男性一流水准!”

········
第4章 做一回真男人
········
整个卫生间,都是弥漫着厚厚的水雾。

张毅只觉得脑子嗡嗡的。

但除此之外,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好像变得强壮了许多,不再有那种腰酸腿软的感觉,并且,还有着使不完的精力!

“太虚阴阳玉?”

张毅迷迷糊糊的接受眼前这个现实。

貌似,下午老太太给他的这块玉佩,是个很了不得的东西!

“今天刚好是月末,晚上可以试一试!如果我的肾虚被治好了,就说明这太虚阴阳玉,是真的!”

张毅和老婆林初雪的感情不算好。

就连结婚那天晚上的洞房花烛夜,林初雪都没让他碰一下。

那天晚上,他那叫一个心痒啊!

一个如花似玉,身材曲线如同魔鬼一般的老婆就在旁边,他却什么也做不了。

但他不敢来强的。

后来,因为自己父亲想要抱孙子,林初雪这才不得已和他发生了关系。

那个时候自己父亲还没有退休。

也就是那次,他从男孩,变成了男人,尴尬的是,这个过程他只坚持了……三分钟。

就是这三分钟,林初雪怀上了。

后来怀胎十月,他即便心里再想要,也没办法。

等到儿子生下来,这下总该可以碰她了吧?

结果这林初雪,和他约法三章,每个月只能定时在月末交作业!

这简直是在羞辱一个男人!

但最终,张毅同意了。

可让他更羞耻的是,每次交作业,他都是锣鼓喧天的开始,三秒后,垂头丧脑的草草收兵。

每一次看到林初雪那厌恶和不满的表情,张毅就想给自己一巴掌。

太不争气了!我还是个男人吗!

尝试过各种西药中药,但这么多年,还是一点用没有。

今天,正好是月末。

张毅从卫生间出来之后,心脏砰砰跳。

希望今天晚上,他能有不一样的表现!

一直焦急的等到了晚上之后,林初雪似乎也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把儿子哄睡了之后,便是回到了房间。

看到林初雪那曼妙的曲线,张毅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今天的林初雪,穿着一件宽松的紫色睡裙,裙口只到大腿,露出没有丝毫赘肉的大腿,细腻而雪白,偶尔还点缀着几点血丝。

她先到梳妆台上卸妆,姿态高雅,如同上流社会的贵妇人一般,薄薄的衣料包裹她成熟丰满的身体,即便是背影也充满着绝美的曲线。

偏偏她的面孔还极为精致,跟韩国明星林允有着六七分的相似。

张毅心中焦急燥热,可他不敢催,要是把林初雪弄烦了,今晚恐怕就歇菜了。

终于,林初雪做好了一切准备工作。

她躺在床上,做好准备,露出白色蕾丝,声音平淡的说道:“动作快点,明天还要上班。”

她语气有些不耐烦。

张毅闻言,不由得有些生气。

这是什么态度?

难道这种事情,在你眼里,就是例行公事吗?

今天自己,可是治好了身体!不一样了!

“你这是什么态度?”

张毅有些不满的开口。

林初雪闻言,脸色下意识的一怒,不过想到自己刚才那句话可能有点伤一个男人的自尊,她的脸上怒色退散,不过仍是开口道。

“反正我都已经习惯了,你自己能坚持多久,心里没点数?”

林初雪扭过头,咬着嘴唇。

看到这,张毅再也忍不住了!

今天,我就要让你知道,我不一样了!

张毅心怀愤怒的冲向林初雪。

林初雪眉头一皱,如同死尸一般,一声不吭。

她在心里数着数字。

“一。”

“二。”

“三。”

每个月,基本上都是数到三之后,这每个月都要发生的闹剧,就结束了。

果不其然,在数到三之后,张毅停止。

林初雪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习惯了。

她动作熟练的拉起肩带,这一次,她竟然破天荒的安慰了一句:“没事儿,你已经很棒了。”

可……

就在林初雪准备收工的时候。

张毅却没有收工!

林初雪愣住了。

她满脸震惊。

今天,这是怎么了?

发生了什么?

十年了,第一次!

半个时辰!

这是她想都不敢想的!

张毅,今天怎么了?

半个时辰后,张毅看着累瘫的林初雪,一股男人的征服感,油然而生!

“你,你怎么……”

林初雪喘着气,不可置信的说道。

“怎么不一样了是不是?”

张毅满面笑容。

他看着林初雪,目光泛着精光,严肃的说道:“我告诉你,从今天开始,我张毅,再不是以前的张毅了!”

他满腔豪气!

太虚阴阳玉,是真的!

肾虚,真的治好了!

········
第5章 宝马车和电瓶车
········
这天晚上,林初雪睡的很熟。

而张毅,也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睡的这么安稳过。

第二天一大早,张毅准时起床,只觉得自己浑身都是力气,永远发泄不完。

他开心的做好的早饭。

柳素和林万山二人醒来的时候,都有些惊异的看向张毅,这个废物,今天心情很好?

看到张毅心情好,柳素就有些不高兴。

她翻了张毅一个白眼,嘲讽道:“一个大男人,跟个娘们似的,我看以后你就在家当家庭煮夫,让雪儿养你算了!”

张毅哪里听不出来柳素的嘲讽,只不过他也不生气,仍然乐呵呵的笑着。

“废物!”

看着张毅傻笑,柳素喋喋不休的骂着。

“好了妈,吃饭吧。”

这个时候,林初雪从房间里走出来。

张毅抬头,有些诧异,没想到,今天林初雪竟然替他说话。

“你还替这个废物说话啊。”柳素不满的嘟囔了一句,随后,她抬头,然后有些惊讶的喊道:“哎呦,雪儿,你今天皮肤怎么这么好?”

“很久没见你皮肤这么水润了,还泛着光泽,你是不是换了新的化妆品?”

“都不跟自己妈说的吗?”

听到柳素的惊呼,林万山也是抬了抬眼,淡淡道:“你今天状态,的确比以前好多了。”

听到这,林初雪脸色不由得一红。

这么水润?这么有光泽?

难道是因为昨晚上……

刚想到这,林初雪立马便是将这个念头抛去。

“学校最近准备给我提职称,可能心情好,皮肤就好了吧。”

林初雪回应道。

她可不愿意把自己的变化,和张毅有任何的联系。

在她眼里,张毅是个极为失败的老公,甚至于她的婚姻,都是失败的。

如果可以重新选择一次,十年前,她就是死也不会同意和张毅结婚。

“哎呀,学校要给你凭职称?”柳素惊喜道。

“嗯,最近有个副教授的职称,有名额空出来,我在提名名单中。学术方面都没问题,这一次评上副教授,应该问题不大。”

林初雪点了点头。

“哎呦,我们家雪儿可是出息了。”

柳素显然也是心情很好,不过她立马又扫向了张毅,脸色立马阴沉了下来,说道:“不像某些人,在公司里混了十年,仍然只是个小职员。”

“跟个废物一样。”

厨房里忙碌的张毅听到这话,身体一僵。

他现在,可连职员都不是了。

只是关于他失业的事情,现在暂时还是不要说出来了吧。

按照柳素现在的脾气,还是缓缓再说。

“东东,妈妈今天有事,来不及送你了,今天你让爸爸送你去学校吧。”

吃完早饭后,林初雪匆忙上班去了。

“啊——我不要爸爸送。”

张冬冬不满的说道。

“嘿嘿。”张毅则是朝着张冬冬笑了笑。

“哼!”张冬冬脸上流露出明显的幽怨,不过也没办法。

“看到了吧,做人没用,连自己儿子都嫌弃。”客厅里,柳素冷不丁的飘出一句话。

张毅一脸苦涩。

他,的确是有些失败。

但今天,不一样了!他有了太虚阴阳玉,他的人生,也该有些转变!

很快,张毅骑着电动车,带着儿子,一路来到了小学学校的大门口。

这是个贵族学校,每年学费惊人。

林初雪觉得自己的儿子一定要受到好的教育,所以花费重金,把张冬冬送了进去。

能进入这贵族学校的非富即贵,所以这门前停了不少豪车,什么宝马大奔劳斯莱斯,张毅一辈子都买不起。

“呦,张冬冬!这就是你的爸爸啊,骑电瓶车来的?你不是说你爸爸是公司总经理,都开劳斯莱斯的吗?”

学校门口,张毅把儿子放下来,刚准备走,却是听到有一道嘲笑声响起。

一辆宝马五系,停在了路旁,一个小孩从车上下来,小小年纪,便是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

“搞半天,你在吹牛啊!”

小孩捂着嘴笑。

张毅明显看到自己的儿子脸色因为羞愤变得通红。

“我没吹牛!”

张冬冬怒道,然后一把推开了那个小孩。

“小兔崽子,你敢推我儿子!我打死你!”

车上,立刻走下来一位穿着雍容华贵的少妇,姿色姣好,只是现在脸色狠毒。

她一步来到张冬冬面前,毫不留情的一巴掌朝着张冬冬扇了过去。

张冬冬应声倒地。

“草!”

“你敢打我儿子!”

张毅扔下电瓶车,立马抱起张冬冬,目光不善的盯着那少妇。

“呦呦呦,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张毅啊。”

“你想对我老婆做什么?”

宝马五系驾驶位上,走下来一个人。

张毅看过去,脸色微微一变。

刘更生!

怎么会?

这刘更生的儿子,难道跟自己儿子,是同学?

“昨天的事我还没找你,今天,你敢瞪我老婆!非得让我当着你儿子的面,狠狠的揍你一顿?”

········
第6章 还算什么男人?
········
看到刘更生从车上下来,张毅本能的往后一退。

这么多年被他压在头上,他的心里本能的对刘更生感到畏惧。

这里的动静,无疑是吸引了四周送孩子上学的不少家长围观。

很快人们就分辨出发生了什么事。

一个骑着破电瓶车的,想跟开宝马的硬碰硬?

你有资格硬碰硬吗?

听起来,这二人还是领导跟下属的关系?

“啧啧啧。”四周不少人唏嘘,这可真有意思。

最怕就是自己的老子没本事,连带着自己孩子在学校也抬不起头。

眼下这张冬冬,可不就是处于这样一个尴尬的境地?

“我看呀,那小孩被那女的打一巴掌,他爸恐怕连个屁都不敢放。”

“啧啧,这对小孩子的心理,可是会造成很大压力的呀。”

四周围观的,大都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

张毅能够明显感受到,怀中自己儿子身体微微颤抖,显然是被那刘更生给吓的。

张毅不由得气不打一处来。

“管好你老婆的手,这样显得没教养。”

面对刘更生的威势,张毅直接开口说道。

“什么!你敢说我没教养!”那少妇脸色立刻一变,然后挽着刘更生的胳膊,嗲里嗲气的道:“你听听你听听,你的下属,都敢这样对你的老婆说话了,你也不管管?”

“张毅!我看你今天真想找打!”刘更生也是一怒,立马撸起了袖子。

“我已经离职了,不是你的下属。”张毅淡淡开口。

“是吗?”闻言,刘更生嘴角一勾,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张毅,然后猛地伸手推了张毅一把。

张毅抱着张冬冬,本就重心不稳,这被推了一下,立马便被推到在地。

“哈哈哈——”

“一个男人,怎么这么弱不禁风。”

“身体这么虚,怎么保护自己儿子?”

四周嘲讽道。

张冬冬摔倒在张毅的怀里,连忙爬起。

而张毅也是脸色难看,站起来就要朝着刘更生挥舞拳头。

但这时,张冬冬却是攥住了张毅的衣角。

“不要打,你打不过他的。”

张冬冬说道。

说出这话,张冬冬的脸色一片通红,能够明显察觉到,在面对刘更生,也是他同班同学的爸爸,他产生了害怕和自卑。

在他心里,张毅不是刘更生的对手,反而可能会被反揍一顿。

一方面是怕丢人。

另一方面,可能也是怕张毅受伤。

看到自己儿子低头不语的样子,张毅心头一颤。

是因为自己吗?

是因为自己一直以来的弱小姿态,才会让自己的儿子产生害怕,产生自卑的吗?

一个男人!

如果连自己的儿子都保护不了,还算什么男人!

他自己窝囊就算了,总不能让自己的儿子从小就跟自己一样,变得窝囊,从小就比不过其他人!

绝不能这样!

今天,他要证明给自己的儿子看看,你爸爸我,不是个一无是处的废物!

“放心吧儿子,他打不过我,看爸爸怎么教训他!”

张冬冬还是摇头。

在他的潜意识里,爸爸还没有妈妈厉害,怎么可能打过那个人?

而刘更生在一旁听到张毅的话,忍不住大笑。

他老婆,这个时候也是抱起自己儿子,说道:“哈哈哈,儿子,你听到了吧?他说他能打过你爸爸?”

“你看他那细胳膊细腿的样子,能打过你爸爸?”

他儿子在他老婆怀里,也是咯咯咯的笑出声,奶声奶气的说道:“爸爸加油!打死这对笨蛋父子!”

“好嘞!”

刘更生揉了揉拳头,歪了歪头松松筋骨,然后一脸冷笑的看着张毅。

“今天天气不错,怪不得早上起来的时候有喜鹊在叫。”

“原来是遇到你这个废物啊,主动讨打?”

刘更生特意大声的开口羞辱张毅,吸引了四周越来越多的人过来围观。

刘更生故意的!

他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看到接下来张毅出丑的一幕!

他要当着自己儿子,和张毅儿子的面,狠狠的羞辱后者!

昨天好不容易撒谎欺骗了自家的母老虎,说晚上有应酬,腾出这个时间,就是为了昨晚能够抱得美人归,得偿所愿。

可他万万没有算到,眼前这个窝囊废,宁愿丢掉工作,也不肯把他老婆贡献出来。

他昨晚上一肚子邪火,最终还是找了外围女,方才发泄掉。

今天,冤家碰头。

他要借着这件事,把张毅打成屎!

而张毅站在原地,看着刘更生一脸冷意的样子,他的嘴角,不由得微微一勾。

“想借此羞辱我?”

刘更生不知道,今天的张毅,已经不是昨天的张毅了!

现在的他,拥有太虚阴阳玉。

左手阴玉,杀人无形。

右手阳玉,悬壶济世!

········
第7章 不再窝囊,不在废物!
········
刘更生仗着身强体壮,一步来到张毅面前,然后沙包大的拳头,直接朝着张毅的脸甩了过去!

张毅身后,张东东忍不住闭上了眼,他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的爸爸,被别人的爸爸一拳打碎门牙,满脸是血的场景。

那样,太丢人了!

“什么——”

可这时,四周突然响起一阵惊呼。

意料之中,张毅的惨叫声并没有发出。

张东东疑惑的睁开眼睛,这一看,他顿时目瞪口呆。

他看到了什么?

自己的爸爸!

瘦弱无力,身材单薄的爸爸!

在家里窝囊无能,在外面胆小怕事的爸爸!

每当同学问起自己的爸爸是做什么的时候,他都不得不撒谎说他是公司总经理的爸爸!

现在,竟然一个巴掌,握住了刘更生那挥出的一拳!

姿态,潇洒!

“就这么点力气?”

张毅一把握住刘更生的拳头,然后语气平淡的开口问道。

语气,略带讥讽。

刘更生也愣住了。

“我……”

“你……”

“你这个废物,竟然……”

他语无伦次,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这势大力沉的一拳,竟然被张毅这个窝囊废徒手给接住了?

而且,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

自己可是身高一米八三,体重超过一百六十斤!

在他眼里,张毅就是个小鸡崽子,一巴掌就能随便捏死的那种。

可现在……

“我就不信了!”

刘更生猛地收回拳头,脸色阴狠。

“爸爸加油!打死他!”

一旁,他的儿子开口助威道。

“老公加油!我相信你!把他打倒!让他刚才瞪我!”

老婆也是充满期待的开口。

在众人面前宣扬自己丈夫的武力,这让做妻子的,也非常有面子。

听到自己老婆儿子的声音,刘更生想要把张毅打趴下狠狠羞辱一番的念头,更加强烈了!

男人么,都喜欢在老婆孩子面前显露自己威风的一面!

“呵,刚才我没用劲,现在,你再试试?”

刘更生嘲讽一声,然后一个健步,直接冲到张毅面前!

一拳,挥向张毅的脸!

张东东看着刘更生这么大体积,忍不住朝后一退。

但这时,张毅的身躯,猛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如高山一般,拦在他面前!

那一刻,他幼小的心灵深处,深深印刻了张毅那伟岸的身躯!

啪!

在张东东震惊的目光中,张毅一巴掌扇出,直接将刘更生的挥舞过来的拳头拨开。

四两拨千金!

刘更生一拳被拨开,身形一阵不稳,险些踉跄着倒地。

“怎么可能!”

刘更生瞪大眼睛,不可置信。

“再来!我就不信了!平日里弱鸡一样的东西,今天真走狗屎运了?”

刘更生不再出拳,而是想靠着自己强壮的身体,直接扑过去。

张毅见状,双眼瞳孔一缩,太虚阴阳玉下意识的触发!

顿时,在他的视线中,刘更生的动作,竟然变得缓慢起来。

如同电影播放慢镜头。

包括他奔跑的速度,扬起的腿,伸出的脚,都变慢了!

更神奇的是,刘更生的身体弱点,竟然清楚的出现在他的眼里!

“膝盖有旧伤!”

太虚阴阳玉在刘更生的膝盖处标注了一个大大的红点。

张毅眼神一狠,因为昨天太虚阴阳玉修复了他身体状况的原因,所以现在的他,只感觉身体里面有使不完的劲。

在刘更生扑过来的时候,他一个闪身,很灵敏的躲了过去,然后紧接着一脚朝着刘更生的右腿膝盖踢了过去!

“啊——”

一声惨叫!

刘更生躲闪不及,顿时倒在地上,抱着膝盖,脸上充满痛苦。

刘更生老婆孩子立马停止了加油助威,一脸震惊。

“老公!你怎么了!哎呀!打人了!打人了!快报警!”

四周人群看着这一幕,都是颇为默契的转头离开。

谁没事会去趟这个浑水。

更何况,本来这事就是那开宝马的盛气凌人。

只不过……

众人离开前,都忍不住在张毅的身上扫了几眼。

“乖乖,这男的看上去瘦不拉几的,没想到还有点拳脚功夫?”

“真厉害呀。”

因为太虚阴阳玉的原因,张毅发现,自己的听觉也比平时变得更加敏锐!

听着众人嘴里嘀咕的声音,张毅不由得心中暗爽。

这种被人惊叹的感觉,真好!

原来一个男人真正威武起来,这么爽!

此时,张东东已经看呆了。

他看着刘更生倒地的惨状,再看看自己心里一直挺窝囊的爸爸,突然间大展神威!

他竟然忍不住嚎啕大哭。

“东东,怎么了!哭什么!”

张毅连忙把张东东抱起来,轻声安慰着。

“爸爸……”

他哭的很大声。

张毅见状,心里叹了口气。

原来,自己儿子这么小,心里却也藏着这么多委屈。

这都是他以前的窝囊导致的!

不久,张东东不哭了。

他看着张毅,捧着张毅的脸,一脸认真的说道:“爸爸,你今天好厉害啊!”

这是发自内心的。

张毅咧嘴一笑。

“爸爸!以后你会一直都像今天一样厉害吗?”

“当然了!”

“哈哈哈!爸爸以后能保护我了!再也不是奶奶嘴里的窝囊废了!我爸爸是世界上最厉害的爸爸!”

看着张东东那一脸开心的样子,张毅内心苦涩之余,更坚定了信心。

太虚阴阳玉,是他的人生转机!

从今以后,他一定要改头换面!

不再窝囊!

不再废物!

他要让身边所有的人,都尊敬他!

“看到了?这就是我爸爸!”

进入校门之前,张东东回头看了一眼刘更生的儿子,自豪的喊道。

刘更生的儿子,听到张东东的话,不由得低下头,小脸通红。

看到这一幕,张毅也是看向了刘更生。

“你竟敢打我老公!我打死你!”

刘更生老婆脸上一阵羞愤,自己老公,竟然被当众打趴下了?

这让她如何能忍?

她发疯一般朝着张毅抓去。

但张毅只是很随意的伸出一只手,抵在她的头,然后猛地一推!

“滚!别在我面前撒泼!”

她一个踉跄,摔倒在刘更生的身旁。

“哎呦!打人了!打人了!还有没没天理了!”

当众撒泼。

“老婆——”

刘更生感觉有点丢人,拽了拽她的手,喊道。

“滚啊!你个中看不中用的!他那么瘦,你都打不过?”

“你这个子白长了!”

“这日子没法过了!”

四周人来来往往,捂嘴笑过。

目送儿子进入学校,张毅回头扫了一眼刘更生,然后骑上电瓶车,潇洒离开。

“张毅,你给我等着!”

“这事儿没完!”

身后,传来刘更生的咆哮。

……

“爽啊!原来打脸的感觉,这么爽!”

骑着小毛驴,张毅只感觉自己这三十年都白活了。

一直以来窝窝囊囊,本以为以弱示人,过好自己普普通通的小日子就是他这辈子最大的追求了。

可窝囊换来的结果呢?

还不是随意受人欺负!

甚至自己的老婆都被别人给惦记上了!

张毅一只手骑着车,一只手放在胸口,仿佛能够感受到太虚阴阳玉的温热。

“这一生,我再不平凡!”

半个小时之后,张毅回到了小区。

“嘟嘟嘟——”

有救护车紧跟着他后面,进了小区大门。

“看来又有人要进医院了,也不知道谁家这么倒霉。”

张毅嘟囔着,一路骑到单元楼下。

可没想到,那救护车,就停在他家楼下!

他心里忽然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张毅!你丈母娘心脏病犯了!你怎么还在这杵着,还不赶快去帮忙!”

有邻居喊道。

张毅一愣,连忙丢下电瓶车。

“原来是我家这么倒霉啊……”

········
第8章 从不是一家人
········
帮着医生把丈母娘抬上车之后,张毅也跟着救护车来到了医院。

他打电话给老丈人,老丈人没接。

打电话给林初雪,她也没接。

急救室外,主治医师说道:“病人情况危急,你先去把住院费、挂诊费、手术费交了,差不多十万块钱,你赶紧筹钱吧。”

十万!

张毅一怔。

他和林初雪这些年结婚的存款,一共也就十万多块钱,这笔钱,总不能他出吧?

“丈母娘和老丈人这些年的退休工资,应该有不少。”

想到这,张毅又接连给老丈人打了电话,但一直显示无人接听。

张毅急了。

怎么这关键时候电话打不通了?

张毅咬了咬牙,心道:“算了!反正是救自己的丈母娘,这笔钱,我先垫着!”

丈母娘一家虽刻薄,但总不至于连这笔钱都不还给他吧?

张毅心里还是善良的。

他连忙打车回家拿了信用卡,然后回到医院交了手术费,一路上累成狗。

这刚把钱交完,老丈人林万山慌张的身影出现在急救室外。

“张毅,她怎么样了?”

“没事,爸,你不用担心,已经在急救了。”张毅安慰道。

林万山这才舒了一口气。

张毅欲言又止,本来是想让林万山把那手术费还给他,毕竟是他先垫着的。

不过想了想,这个时候伸手要钱,有些不合适。

“好了张毅,你先回去吧,这里有我。”林万山扫了张毅一眼,说道。

张毅点了点头,这一来二去都已经到晚上了,他也累的不行。

回到家,老婆林初雪还没回来。

忙里偷闲,今天怎么说也是为丈母娘忙这忙那的,张毅觉得应该奖励一下自己,看会电视!

平日里,客厅这个地方,他是没资格坐在这里的。

这个家是林初雪的家,从来不是他的家。

他躺在沙发上,正想要优哉游哉,门外面忽然响起钥匙开门的声音。

“老婆回来了。”

张毅一喜。

昨天晚上他生龙活虎,肾虚治好了,他不由得找回了自信,觉得今晚上如果再想要,林初雪应该不会拒绝。

想到这,张毅忍不住心中一阵火热。

但就在林初雪进家门的那一刻,高跟鞋也紧跟着扔了过来。

“张毅!”

林初雪一脸愤怒的看着张毅,俏脸通红,本就姿色脱俗的她,此时因为愤怒,更具别样风情。

张毅一愣,这怎么还发火了?

“老婆,怎么了?”

“还问我怎么了?信用卡绑定的是我的手机,银行下午给我发消息,十万多块钱被刷了,肯定是你刷的吧?”

张毅一愣。

“没错,是我刷的啊。”

林初雪闻言,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来到张毅面前,二话不说,竟然一巴掌扇了过去!

啪!

张毅的脸上顿时浮现一道通红的巴掌印。

“那是我的钱!你为什么要动我的钱?”

看着林初雪那愤怒的有些变形的脸,张毅顿时觉得一阵委屈。

“咱妈生病住院了,还来不及跟你商量,所以就先刷了信用卡。”

“对了,你赶紧收拾收拾,咱们去医院看看咱妈。”

想到丈母娘,张毅连忙拉起林初雪的手,准备到屋里给丈母娘拿一些必需品。

“滚!”

谁知林初雪猛地甩开张毅的手,怒斥道:“你妈生病,关我什么事!”

“那是我的钱,你妈生病,有本事你自己掏钱,你凭什么刷我的钱?”

“你凭什么动我的钱!”

听着林初雪愤怒的骂声,张毅愣住了。

他的心,忽然凉了半截。

“什么叫你妈。我妈,难道不是你妈?”张毅愤怒道。

结婚十年,林初雪每逢过年过节,从来没有去看望过他母亲。

反倒是他母亲,经常打电话对林初雪嘘寒问暖,叮嘱他照顾好自己老婆。

母亲,对林初雪很满意!

但林初雪,从来没有履行过一个儿媳妇应尽的义务!

张毅本来就对这件事心有芥蒂。

今天,林初雪这番话,更是伤了他的心!

“你妈是你妈,我妈是我妈,你妈生病,你负责,我妈生病,我负责!你随便动我的钱,算怎么回事?”

林初雪恨恨的说道。

张毅摇着头,他从来没有发现,林初雪的脸色竟然如此狰狞可怖,让他极为陌生。

原来,她从来没有把他当成是一家人!

“那信用卡里,也有我的工资,怎么说是你的钱?再说了,咱妈生病住院,你掏点钱,难道不应该?”

张毅心头的火也是涌了上来。

“别跟我扯这个!我不管,明天早上之前,你要把钱原封不动的还回来!不然,我就跟你离婚!”

林初雪说完,直接回到了卧室,卧室的门,被她摔的巨响。

客厅里,张毅站在原地,满腹委屈。

他是上门女婿没错。

但他张家,也算是对他林家有恩!

林万山的大儿子,如果不是张家打点里里外外,他能在牢里过的这么舒服?

他从来不欠他林家!

这些年,他更是把林万山夫妻、林初雪母子照顾的满满当当,没有任何遗漏。

难道,这还不够?

他林家,他林初雪,究竟要他怎样做,他们才能满意?

才能把他当成是自己人?

咚!

张毅仰面躺在沙发上,脸色悲伤,眼神空洞。

你林初雪的婚姻失败。

我张毅每天受你一家子气,我的婚姻,难道就不失败吗?

“呵呵,你妈我妈,原来在你心里,分的这么清。”

“我的钱你的钱,都是你的,林初雪,你还真是霸道啊……”

张毅苦笑着摇头。

空气,有些凝滞。

而就在这时,卧室里,传来一阵手机铃声。

“喂?”

“啊?什么?我妈生病住院了?”

“是我妈?”

只听到卧室里哐当一声,林初雪冲了出来,一脸担忧。

她急切的冲到客厅,准备穿鞋。

路过张毅身旁的时候,林初雪身体一僵,她的脸色有些不自然。

她转头看了一眼张毅,嘴唇蠕动,道:“原来,生病的是我妈啊……”

“你以为呢?”

张毅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

林初雪只觉得脸有些发烫。

“对……”

“不用和我说对不起,对不起的人,是我!我不该动你的钱!你妈是你妈!我妈是我妈!这是你说的!我今天记住了!以后我妈就是死,也不会让你掏一分钱!”

“但你妈要是死了,我也不会掏一分钱!”

张毅怒吼道。

心里积压的怒火,瞬间爆发!

“张毅,你敢咒我妈死!”林初雪瞬间炸了!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