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现代言情

战龙无双陈宁全文免费阅读、战龙无双陈宁小说全集免费阅读

战龙无双

战龙无双陈宁全文免费阅读、战龙无双陈宁小说全集免费阅读

小说分类:[都市情感]

小说连载: [连载中]

上架时间: 2020-08-19 13:59

小说章节:第 1234 章

最新章节: 第1234章 对付陈宁,还得我亲力亲为! (2020-10-14 09:22:35)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好看的小说推荐(www.sossw.com)

小说字数: 1,436,965

五年戎马,战神归来。 为报答她当年救命之恩,情愿忍受百般折辱。 只等她牵起我的手,便许她一世繁华。

精彩章节试读

1
第1章 北境战神
中海市,全城戒严。

一架军用飞机,在中海机场缓缓降落。

数百名荷枪实弹的特种士兵,整整齐齐的排列在机场上。

所有战士,眼神崇拜的望着刚刚降落的专机。

陈宁踏着黑色战靴,从专机上下来。

“立正!”

“敬礼!”

随着现场一名校官,响亮有力的喝令声落下。

现场数百名士兵,动作整齐划一的敬礼,齐齐吼道:“恭迎少帅,莅临中海!”

少帅陈宁,北境战神。

少年投军,屡战屡胜。

五年来,在北境立下赫赫战功。

也正是因为有他镇守国门,才能屡挫来犯敌寇,才有华夏今日的繁荣稳定。

陈宁身材挺拔,眸如星辰。

不过此时他微微皱眉,对身边警卫队长典褚淡淡的道:“我不是吩咐过,要低调的吗?”

典褚尴尬的道:“少帅,我已经通知过中海方面了,没想到他们还是如此高调。”

陈宁:“吩咐他们解除戒严,都回去吧。你也不用跟着我,我自有安排。”

典褚啪的行礼:“是,少帅!”

陈宁孤身走出机场,平日以沉稳著称的他,心情竟然紧张激动起来。

五年前,他因母亲过世,喝得酩酊大醉,倒在街头。

一名好心女子救了他,但是他在醉酒的情况下,却跟她发生了关系。

他醒来之后,她已经离开。

他一直想方设法寻找,苦苦找寻了五年,最近才终于有了消息。

那名女子名叫宋娉婷,至今未嫁。

却因为当年跟他一夜露水,生下一个女儿,取名宋清清。

陈宁心中暗暗的想:娉婷、清清,你们这些年受苦了。

我这次回来,一定要让你们苦尽甘来,给你们母女一个璀璨的未来。

……

天姿公司,会客室。

身穿职装套裙,打扮得干练而漂亮的宋娉婷,正在跟客户黄得志谈合同。

此时,她俏脸布满愤怒的瞪着这个臃肿男子,羞愤的拒绝道:“对不起,黄老板,你的要求我做不到,我不是那种为了业绩而出卖自己的人。”

她说完,转身要走。

黄得志伸手拦住宋娉婷的去路,笑眯眯的说:“宋小姐何必生气,我不就是让你穿你们公司最新款的几套情侣内衣,让我鉴赏鉴赏,看看效果嘛!”

“话我搁在这里,如果你原意穿给我看。我满意之后,立即下五千万的订单。”

“另外,我私下再奖赏你一百万,怎么样?”

宋娉婷愤怒道:“黄老板,请你放尊重点!”

黄得志冷笑起来:“尊重?”

“整个中海上流社会,谁不知道你这个宋家小姐五年前的那些破事呀,你还装什么冰清玉洁?”

宋娉婷脸色煞白,当年那件事,是她心中永远的痛,也让宋氏家族蒙羞。

她最忌别人说,没想到黄得志竟然当面说她痛处。

她粉面含霜:“我私人生活不需要跟你多作解释,至于我们公司跟你的合作,也到此为止,失陪!”

黄得志望着靓丽动人的宋娉婷,又看看会议桌面上几套情侣内衣,笑道:“宋小姐,我黄某看上的女人,从没有得不到的。如果你不识抬举,那就别怪我不怜香惜玉了。”

随着黄得志的话音落下,他身后的两个保镖,已经满脸坏笑的一左一右包围了宋娉婷。

宋娉婷惊怒交加:“你们想干什么?”

黄得志笑道:“我爱慕宋小姐,想跟宋小姐玩点情趣。宋小姐不识趣,那就别怪黄某粗鲁了。”

宋娉婷闻言,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她忽然朝着门口冲去,想要逃出去。

可是却被黄得志两个手下抓住她的手腕,把她拽住了。

宋娉婷颤声叫道:“救命,来人,救命啊……”

黄得志狞笑的说:“哈哈,我故意挑即将下班的时间过来的。这个时间点,你们公司的员工们早已经下班走了,现在你就是喊破喉咙,也没有人会来救你的。”

宋娉婷没想到黄得志这么卑鄙,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绝望而无助。

黄得志望着被他两个保镖按住双手的宋娉婷,淫笑道:“不要哭,哥哥我来疼你了……”

话语未落,忽然轰隆一声巨响。

会客室的门被人整块踹飞,重重的砸在黄得志等人面前,把众人吓了一大跳。

一个身材挺拔,剑眉星目的男子走了进来,正是陈宁。

宋娉婷见到陈宁,身体猛然一颤,是他!

刚才差点被黄得志侮辱,她都强忍着没有落泪。

此时见到陈宁,眼眸中的泪水却再也控制不住,断了线般滑落。

陈宁见到她落泪,这些年心冷如铁的他,竟然情不自禁的感到一阵揪心的痛。

五年前,她救了他。

他却在醉酒的情况下,强行跟她发生了关系。

这五年来,陈宁一刻都没有停止寻找她的下落。

她每晚出现在他梦中,这五年,她已经不知不觉成为陈宁心中最刻骨铭心的女人。

陈宁跟宋娉婷再次见面,彼此眼神都格外复杂。

黄得志的声音,却硬生生的打断两人的思绪,他打量着身穿一身普通衣服的陈宁,恶狠狠的问:“小子,你谁啊?”

陈宁看都不看黄得志一眼,他眼里只有宋娉婷,沉声说:“跟我走!”

宋娉婷泪如雨下,不断的摇头后退。

这家伙五年前强行占有了她,让她一家蒙羞,成为整个中海市的笑柄,她自己都不知道这几年是怎么从别人的鄙夷讥笑中撑过来的。

现在,这家伙见到她第一句话,就是强势的命令她跟她走,他把她当成什么了?

黄得志的好事被陈宁打搅,现在还听到陈宁说要带走宋娉婷。

他怒道:“小子,你是在找死,王强、张力,给我打断这家伙的腿!”

“是,老板!”

两个身穿高大的保镖,恶狠狠的朝着陈宁扑来。

砰砰两声,陈宁闪电般踢出两脚,直接把两个保镖踢得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两个保镖都是胸膛深深下陷,肋骨全断,当场昏迷。

陈宁踢翻两个保镖之后,冷冷的朝着黄得志走过去。

黄得志没想到陈宁身手这么强,他色厉内荏的喝道:“你想干什么?”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是明大集团的老板,黄得志!”

“在整个中海市,没有人敢得罪我,得罪我的下场都死得很惨。”

陈宁走到黄得志面前,冷冷的问:“废话都说完了吗?”

黄得志傻眼,本想搬出身份威吓陈宁,但没想到却换来陈宁这么一句话,在中海竟然有人不怕他?

陈宁抬起脚,狠狠的踢在黄得志的左脚上。

咔嚓,一声骨头断裂声响起!

黄得志的左脚骨头直接被陈宁踢断,他发出凄厉的哀嚎,满地打滚。

陈宁视若无睹,朝着满眼震惊的宋娉婷走过去,声音比刚才柔和了许多:“跟我走?”

“我不!”

她咬着嘴唇拒绝,她原谅不了他。

就是这个恶魔,彻底改变了她的人生。

“五年前那晚之后,我到处找你,找了足足五年,现在你别想再逃。”

陈宁说完,霸道的把她直接拦腰抱起,大步离开。

2
第2章 父女相认
宋娉婷被陈宁抱着离开,她没有反抗,似乎认命了。

只有眼泪,不断的从眼角滑落。

五年来,她受尽屈辱,几欲轻生,可每次想到无辜的女儿,都坚持了下来。

她恨陈宁!

恨陈宁毁了她!

恨陈宁让她母女受尽委屈。

她矢志此生不嫁,好好工作,给女儿一个幸福美满的未来。

但没想到,五年前制造了一切苦果的这个男人,竟然重新出现在她面前。唤醒她心底尘封的痛苦记忆,在她的伤口上狠狠撒盐。

难道,老天爷给她的痛苦还不够,还要让她更悲惨一点吗?

陈宁见到宋娉婷这模样,不忍心的将她放下。

素来不懂温柔为何物的他,第一次用温柔的口吻对一个女人说话:“给我一个弥补你们母女的机会,好吗?”

“既是为了女儿,也是为你自己。”

提起女儿,宋娉婷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

她缓缓的抬起头,眼眸中终于重新有了一点生机。

陈宁轻声的说:“我知道你们母女这些年受尽太多委屈,我知道你恨我,但请给我一个弥补你们的机会。”

“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一定不会幸福的,甚至会造成性格缺陷。”

“娉婷,给我一个机会,好吗?”

宋娉婷眼神复杂,是啊,女儿已经慢慢懂事了。

没有爸爸的家庭是不完整的,更没有幸福可言。

每次女儿可怜兮兮的询问她爸爸在哪里?

她都只能背过去偷偷抹眼泪,不知道怎么回答。

女儿真是太需要一个爸爸了!

宋娉婷望着陈宁,陈宁的眼神坚毅而笃定。

良久,她终于下定决心,说道:“好,我答应给你一次机会,让你跟女儿团聚。”

“不过我警告你,不要伤害我女儿,我只是看在女儿需要爸爸的份上才给你机会。”

“还有,我让你跟女儿相认,并不代表承认你是我的老公,你清楚了吗?”

陈宁点点头:“好!”

陈宁清楚宋娉婷的意思,她是为了女儿的幸福而妥协,答应让他跟女儿相认。

但她不会原谅他,更不会把他当丈夫。

陈宁知道这些年,她受了太多太多的委屈,心结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够解开的,只能慢慢来。

……

此时!

金苹果幼儿园,中班教室里。

老师不知去向!

一个白白胖胖身穿名牌童装的小男孩,正得意洋洋的牵着一条绳子。

绳子的另一端,绑在一个小女孩的脖子上,他竟然把小女孩牵着当狗玩。

小胖子一边死命的拽绳子,一边大声的叫囔道:“宋清清,你现在是我的狗,狗就要叫的,你快点学狗叫!”

被欺负爬在地上的小女孩,四岁左右,小脸蛋脏兮兮的。

但是小小瓜子脸轮廓分明的线条,却勾勒出一个美少女的稚形。

她被小胖子的绳子,勒得喘不过气来。

小胖子不满的催促:“宋清清,你这个没有爸爸的野孩子。给我快点学狗叫,不然我就让所有小朋友都揍你……”

宋清清眼睛红红的哭着说:“不是,我不是野孩子,我不是……”

“我说你是你就是,你就是个野孩子!快点学狗叫。”小胖子强势道。

周围的小朋友们见了,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就在这时,陈宁跟宋娉婷两个,出现在教室门口。

宋娉婷见到这一幕,脸色剧变,嗖的冲过来,一把抱起女儿。

她扯掉女儿脖子上的绳索,又急又气又心疼:“清清,你这是干嘛?”

宋清清见到妈妈,立即忍不住呜呜的哭起来:“呜呜……妈妈,张小明他说我是野孩子,要让我学狗叫。他说如果我不学狗叫,他就让同学们一起欺负我……”

什么!

宋娉婷浑身颤抖!

她知道这个叫张小明的小胖子,平日在幼儿园里就经常欺负女儿。

但她没有想到,女儿竟然被欺负得怎么惨。

宋娉婷紧紧的抱着女儿,心疼的安慰道:“清清你不是野孩子,你有爸爸。”

宋清清呜呜的哽咽:“没有,清清没有爸爸……”

陈宁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大声的说:“不,你有爸爸,我就是你爸爸。”

宋清清将信将疑的问宋娉婷:“妈妈,他真的是清清的爸爸吗?”

宋娉婷重重的点头:“对,他就是清清的爸爸,刚刚从部队退伍回来。”

“爸爸……”

宋清清朝着陈宁扑了过去,被陈宁抱起。

她双手紧紧的搂着陈宁的脖子,一声声激动的喊着。

陈宁抱着女儿,内心充满了柔情,一声声温柔的答应着。

宋娉婷在旁边,听女儿喊爸爸喊得真切,心中忍不住一颤。

女儿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拥有父爱。

宋清清被陈宁抱着,她搂着陈宁的脖子,一口气喊了好几声的爸爸才愿意停下来。

幼小的心灵第一次感到如此幸福,如此骄傲。

她转头望向旁边的小胖子,自豪的说:“看到没有,我有爸爸,我不是野孩子。”

小胖子振振有词的说:“他才不是你爸爸,我妈妈跟我说,你妈妈偷男人,生下你这个野孩子,你没有爸爸。”

陈宁闻言,脸色一沉!

宋娉婷再忍不住,严厉的批评道:“小朋友,你要是在这么没礼貌的话,我就告诉你们老师,让老师好好的批评你。”

小胖子吓得哇的一声,当场大哭起来。

“宝贝儿子,谁欺负你了?”

这时,一道破锣般难听的声音响起。

一个身材臃肿,打扮得珠光宝气的中年妇女,满脸怒容的从教室门口进来。

这富态妇女,正是小胖子的母亲,来接孩子放学。

小胖子见到妈妈来了,抬手指向宋娉婷,哭着说:“妈妈,她欺负我,她打我!”

3
第3章 你等着受死吧!
“贱人,你竟然敢打我儿子,老娘今天非抽死你不可。”

张太太闻言也不分青红皂白,怒冲冲的抬起右手,狠狠的就朝着宋娉婷的俏脸扇去。

宋娉婷刚想要跟对方解释,但没想到对方这么蛮横,直接就动手打人。

猝不及防之下,她根本没法躲开。

眼看对方手掌,就要落在她脸上。

可就在此刻,陈宁出手了。

陈宁左手抱着女儿,右手闪电般探出,一把抓住张太太的手腕。

张太太的手掌距离宋娉婷的脸仅有几厘米距离,却硬生生的停住,没法再向前分毫。

她还没有回过神来,陈宁已经反手一巴掌,啪的抽在她脸上。

这一巴掌,直接把她打懵了。

刚刚在美发店精心烫好的发型,也成了鸡窝。

她捂着脸,不敢置信的望着陈宁:“你敢打我?”

陈宁漠然道:“子不教母之过,你不分青红皂白就辱人清白,这一巴掌是教你做人。”

此时,幼儿园的老师也从洗手间回来了。

她没想到她就离开一会儿,就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连忙的过来道:“张太太,你没事吧?”

张太太回过神来,她愤怒的一把推开女老师,指着陈宁尖叫说:“你敢打我,你给我等着!”

她说完,立即打了个电话。

过了短短几分钟。

轰!

汽车引擎声,车胎摩擦地面声,从外面传来。

两辆黑色奔驰,长驱直入,通过幼儿园校门都没有丝毫减速,直到幼儿园教学楼前,才猛然急刹停下。

两辆奔驰豪车上,下来五个衣着光鲜的男子。

为首的那人,身材高大,满脸横肉,格外凶悍。

他满脸杀气,带着四个手下走进教室,恶狠狠的道:“是谁欺负我老婆孩子?”

张太太见到这个满脸横肉的男子,喜形于色,屁颠屁颠的迎上去,委屈道:“你怎么才来,你如果再来晚一点,你老婆孩子都要被人给打死了。”

男子脸色阴沉:“我看看是谁这么有种,敢打我张万龙的老婆孩子。”

张万龙!

宋娉婷听到这个名字,她眼睛里的担忧之色更浓。

她知道张万龙在中海鼎鼎有名,有钱有势,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招惹得起的。

张太太抬起手指着陈宁、宋娉婷,冷笑的说:“就是这对狗男女,老公,这件事你处理得不能让我满意,我立即就跟孩子搬回娘家住。”

张万龙眯着眼睛说:“简单,女的掌嘴,把她牙齿打光为止;男的话,他哪只手打的你,就敲断他哪只手好了。”

小胖子开口道:“爸爸,我也要打宋清清那野孩子,她也欺负我。”

张万龙微笑的摸着儿子的头:“好,一会儿找根绳子绑着那小野种,让你牵着当狗玩。”

张太太闻言眉开眼笑,小胖子也兴奋的拍手说好。

现场幼儿园老师,还有不远处前来接小朋友的家长们,听到张海龙的话,一个个都朝着陈宁一家三口,投来怜悯的目光。

得罪张万龙,从没有好下场的。

宋娉婷此时也焦急起来,她上前一步,对张万龙说道:“张先生,我是宋家的人,我叫宋娉婷。这件事我想跟你解释一下,其中有很多误会。”

张万龙冷哼:“你不用跟我解释,我张万龙行事,从不需要听别人解释,我说这么着就怎么着!”

“而且你也不用搬出宋家来吓唬我,我没有把你们宋家放在眼里。”

“何况据我所知,你堂堂宋家小姐,偷男人,未婚生子。你让宋家蒙羞,宋家老爷没有把你逐出家门已经算是好的了。”

“你竟然还敢找个野男人来欺负我老婆孩子,今天我就帮宋家教教你做人!”

张万龙说到这里,冷冷的吩咐他身后的四个保镖:“你们还不动手?”

“是,老板!”

四个保镖齐齐的应了一声,然后气势汹汹的朝着陈宁一家三口扑来。

“找死!”

陈宁眼睛闪过一抹冷芒,对身边的宋娉婷说道:“捂住清清的眼睛。”

宋娉婷听到陈宁这话先是愣住,然后她意识到什么,连忙抬起手捂住女儿的眼睛。

陈宁大步上前,迎面一拳砸在冲在最前面的对手脸上。

砰!

砰!

砰!

几声闷响!

对方瞬间如同被砍倒的大树,轰然倒地。

现场众人瞠目结舌,没想到陈宁身手这么强悍。

陈宁走到张万龙面前,也不多废话,一手按在张万龙肩膀上,冷冷的说:“跪下!”

张万龙感觉肩膀那只手仿佛有万钧之力,他情不自禁的往下跪。

扑通!

张万龙双膝着地,重重的跪在地上,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啪!

他还没有来得及惨哼,陈宁已经左右开弓,给了他几个耳光。

张万龙被打得满嘴鲜血,却如毒蛇般死死的盯着陈宁,狞笑道:“小子,你特么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可是宝哥的人,你特么竟然敢动我,你死定了!”

“信不信只要我一句话,你,包括你老婆孩子,全都要完!”

宝哥,董天宝!

东城区武装部的驻守部长。

可谓是东城区的一方霸主。

为人不仅性格狠辣,而且极度护短

张万龙正是他的心腹,而且格外受董天宝的器重。

大家听到张万龙的话后,顿时望向陈宁的眼神,充满了怜悯。

心想:这小伙子彻底摊上大事了。

你身手是厉害,能够打倒几个对手,但能够打倒几十个,甚至几百个吗?

本来张万龙是只要断你一条胳膊的,现在恐怕要你的性命了。

就连不远处,抱着女儿的宋娉婷,俏脸表情也越发的紧张跟担忧起来。

陈宁听着张万龙的叫嚣,面不改色,只不过眼神越发的冰冷,一字一句道:“我还真不信!”

张万龙瞪着陈宁,狰狞道:“有种让我打个电话,十分钟后,我定要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张万龙话音刚落,啪的一声,一件东西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脸上。

正是一部三防手机!

张万龙惊疑不定的抬起头,望向陈宁。

陈宁漠然道:“我给你十分钟时间,叫人吧!”

“动用你所有资源,把你最厉害的靠山都叫来。”

“今天是动我也好,还是动我家人也罢,拿出你所有的本事吧!”

4
第4章 场面好大好刺激啊!
狂妄,真是太狂妄了!

张万龙咬牙切齿的捡起地上的手机,飞快的拨打了董天宝的电话号码,大声求救。

打完电话,张万龙狞笑的望着陈宁:“你等着受死吧!”

周围的人见状不断摇头,觉得陈宁赶紧逃跑是正事,还敢让张万龙把董天宝叫来,这不是阎王桌上偷供果,自寻死路吗?

宋娉婷也抱着女儿来到陈宁身边,她眼眸里全是担忧,小声的说:“陈宁,董天宝是东城区的霸主,心狠手辣而且极其护短,我们还是赶紧走吧。”

陈宁淡淡的道:“能够一次性解决的问题,何必等他们改日寻上门来?放心吧,我来处理。”

十分钟时间不到,幼儿园门口再起骚动。

有人朝外看了一眼,惊呼道:“哇,外面来了好多士兵啊,光军用卡车竟然都来了好几十辆,天哪,这场面好大好刺激啊!”

伴随着声音落下,数十几辆军用卡车,气势汹汹的闯入了幼儿园。

“快!”

“快!”

车刚停稳,立即有数千名身穿迷彩服的士兵,从车上跳了下来,训练有素的集结。

紧接着,一个身材魁梧的络腮胡男子,也从一辆军用吉普车上走了下来。

正是张万龙打电话求救的靠山——董天宝。

“一排、二排,封锁街道,给老子把这个幼儿园包围起来。”

“从现在开始,没有我的命令,哪怕是一只鸟,都不准让它出去或者进来。”

董天宝声音洪亮如雷,下车后当下就做出了命令。

“是!保证完成任务!”

一排、二排,齐声回应,迅速带着众士兵,将幼儿园给包围了起来。

紧接着,董天宝又从腰间掏出一把手枪,命令道:“其余的人,跟我一起进去。”

“我特么倒要看看,究竟是哪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敢动我董天宝的人!”

话音落下,一个个士兵迅疾涌入,全部真枪实弹。

瞬间就将幼儿园里的每个人、每个角落给牢牢包围了起来。

“全都不许动!”

现场众人见到董天宝出现了,一个个都吓得浑身发颤,越发同情陈宁一家三口起来。

张万龙见到董天宝,底气也立即来了,狰狞的对陈宁说:“你的死期到了。”

说罢,他如同哈巴狗见了主人一般,满脸献媚的迎了上去。

“宝哥,你可算来了,这次你无论如何都要替小弟我做主啊!”

张太太这会儿也拉着孩子出现,哭哭啼啼的说:“是啊,宝哥,我们一家被人欺负惨了,你要给我们报仇啊!”

董天宝见到地上躺着张万龙的保镖,还有满脸鲜血的张万龙,皱起眉头:“怎么回事?”

张万龙抬起手指向陈宁,气愤的说:“就是这厮,非常狂妄,不但欺负我老婆孩子,还打伤我跟我几个手下,逼我下跪。”

董天宝顺着张万龙指的方向看去,正好跟陈宁目光相对。

下一刻,董天宝瞳孔一震,脸色微变。

张万龙站在董天宝身边,说话漏风的说:“宝哥,小弟在中海是头一回被人欺负得这么惨,今天你一定要给我主持公道。”

董天宝目光从陈宁身上移开,落在张万龙身上:“你想我怎么样做?”

张万龙腰杆挺直,昂首挺胸,得意洋洋的瞥了陈宁一家三口一眼。

然后当着所有人的面,高声的说:“在中海,谁都知道我张万龙一口唾沫一口钉。”

“我之前说过,要断他胳膊,今天就必须断他胳膊。不过现在不是一条,而是两条。”

张太太此时也插嘴说道:“还有那个贱人,也不能饶恕,要掌嘴,打到牙齿掉光为止。”

董天宝说:“好!”

说完,他望向身边的那群士兵,指着张万龙夫妇,吩咐道:“把他们两个,男的打断双手;女的掌嘴,直到牙齿打光为止。”

什么?!

现场众人都以为陈宁一家三口要大祸临头,可当董天宝的话出口,大家都惊呆了。

一个个震惊的同时,又非常迷茫,这什么情况?

就连张万龙夫妇,也是惊得眼珠子都快要凸出来了。

董天宝手下的士兵,对他自然是唯命是从。

他话语落下,这些士兵就立即气势汹汹的要对张万龙夫妇动手。

张万龙一边挣扎,一边惊恐万分的说:“宝哥,这怎么回事?”

张太太脸色煞白的颤声说:“是呀,宝哥你是不是搞错了,应该教训那对狗男女才对……”

“住口!”

董天宝一声怒吼,然后指着不远处负手而立的陈宁,对张万龙夫妇咆哮道:“你们知道他是谁吗,他是我董天宝心目中的神,他是我的信仰!”

“他叫我跪着我绝不站着,他叫我死我绝不敢活。”

“你们算什么东西,我身边的狗而已,也敢辱我心中的神?”

张万龙夫妇闻言,满脸的惊骇欲绝,望向陈宁的眼神,变得无比恐惧。

这男子,竟然是宝哥最敬畏之人,他们今天踢到铁板了。

两人脸色死灰,刚刚想要张口求饶。

但董天宝的士兵们,已经动作利索的一脚把张万龙踹翻在地。

咔嚓咔嚓两声,把张万龙的双臂给敲断了。

“啊——”

张万龙的惨叫响彻现场。

张太太也被两个西服男子挟持着,另外一个西服男子左右开弓,噼里啪啦的就是一顿狠狠的耳光。

打得她满脸鲜血,牙齿都掉光了。

嘭,嘭。

被断了两条胳膊的张万龙,还有被掌嘴打得满脸鲜血、牙齿掉光的张太太。

两人如同两条死狗般,被掼在陈宁面前的地上。

董天宝也快步走到陈宁面前,一边跪下一边说:“属下董天宝,参见少……”

少帅两个字还没有说完,陈宁就已经伸手托住了他,同时开口打断:“你已经不是我的手下,不需要再叫我少爷了。”

陈宁起初听到董天宝这个名字,并无印象。

直到见到董天宝的那一刻,才发现原来是他当年亲卫队的兵。

少爷?

董天宝听到陈宁的话,先是一愣,然后旋即明白,少帅是不想泄露身份。

他立即说:“此生无悔入北境,我永远都是少爷你的属下!”

他曾是少帅的亲兵,后负伤退役,驻守中海东城。

比起普通的北境战士,更加崇拜少帅。

少帅就是他心目中的神,他心目中的信仰。

他没想到离开亲卫队之后,有生之年还能再见少帅,心中狂涌起难以抑制的激动。

地上奄奄一息的张万龙跟他老婆,见董天宝对陈宁下跪,自称属下,他们就知道今天栽得不冤。

此时两人眼里没有之前的嚣张跋扈,甚至连恨意都不敢有,有的只是深深的绝望、恐惧、后悔……

5
第5章 他曾是我的手下
陈宁望向地上半死不活的张万龙夫妇,询问道:“他们是你的手下?”

董天宝羞愧的说:“是,这张万龙是给我办事的。”

陈宁怒喝道:“我想问你一句,究竟是谁给你的权力,以至于让你这么的肆无忌惮,随意发动武装?”

董天宝认错道:“属下知错了,还请少爷惩罚。”

陈宁冷声道:“今天回去后,主动递交辞呈,我觉得你不适合现在这个职位!”

董天宝大声的说:“是,属下谨记少爷的教诲。”

陈宁点点头,对董天宝的态度还算满意:“很好!”

紧接着,董天宝转头望向地上的张万龙夫妇,怒道:“还不给少爷道歉,少爷若是有丁点不满意,我亲手剐了你们。”

张万龙夫妇挣扎着爬起来,哭着跟陈宁求饶。

陈宁冷冷的说:“跟我老婆孩子道歉。”

张万龙夫妇又连忙的挣扎到宋娉婷母女面前,格外凄惨的乞求道:“陈夫人,陈小姐,我们夫妇有眼不识泰山,我们知道错了,求求你放过我们吧?”

宋娉婷此时已经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她心地善良,见张万龙夫妇已经落得这般下场,她望向陈宁:“要不就算了吧,他们已经知错了,也得到惩罚了。”

陈宁露出微笑,温柔的说:“听老婆你的。”

宋娉婷听到陈宁这话,忍不住俏脸酡红。

董天宝见状,便对张万龙夫妇说:“还不快滚!”

张万龙夫妇如蒙大赦,顾不得伤势,带着孩子跟受伤的保镖们,逃似的离开。

董天宝本想鞍前马后伺候陈宁,但陈宁却说只想跟老婆孩子团聚,不想被人打扰。

董天宝闻言,立即识趣的告退。

陈宁抱着女儿,跟宋娉婷从幼儿园出来。

女儿满眼崇拜的望着他,小脸洋溢着幸福的表情,亲热的跟陈宁说:“爸爸,你真了不起,你回来了,以后就没有人敢欺负我跟妈妈了。”

陈宁宠溺的说:“放心,有爸爸在,谁也别想欺负你跟妈妈,也不会再让你跟妈妈再受丁点委屈。”

宋娉婷在一旁听着,望着女儿开心的模样,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

海棠,城中城。

宋娉婷一家就住在棠下城中村一座破旧的公寓楼内。

这公寓楼没有电梯。

陈宁抱着女儿,跟宋娉婷走到了6楼。

宋娉婷拿出钥匙开门,同时对陈宁说:“进来吧,家里很小很乱。”

客厅里,宋娉婷的爸爸宋仲彬戴着老花眼镜,正在看报纸。

厨房内,宋娉婷的妈妈马晓丽,正在做饭。

宋仲彬见到女儿带着个陌生男子回来,他眼睛里露出惊讶的表情。

因为这是宋娉婷第一次带男人回家。

以前每次家里说要给她介绍相亲对象,她都坚持此生不嫁,独自抚养清清。

宋仲彬放下报纸,站起来迎了上去。

望着抱着宋清清的陌生男子,疑惑的问:“这位先生是?”

宋娉婷眼神有点忐忑,她还没有来得及回答,陈宁怀里的宋清清,已经得意洋洋的脆声说:“姥爷,他是清清的爸爸,清清的爸爸回来了。”

“什么,你就是五年前欺负我女儿,把我们一家害得这么惨的畜生!”

宋仲彬是性格温顺的老实人,但得知眼前此人,竟然是五年前玷污女儿,让女儿未婚生子的混蛋,他罕见的动怒。

“你这畜生人渣,你还敢来找我女儿,我砍死你!”

又是一声充满悲愤的怒骂,马晓丽拎着一把菜刀,异常激动的从厨房冲出,要砍陈宁。

宋清清被吓得哇的一声,哭起来。

宋娉婷也连忙上前死死抱住母亲,哭着说:“妈,不要——”

马晓丽被女儿死死抱住,无法靠近陈宁。

她用菜刀指着陈宁,一边哭一边骂:“畜生,人渣,都是因为你,我们一家才会被老爷子从祖宅赶出来,我女儿一生都被你给毁了。”

宋仲彬见老婆情绪非常激动,女儿跟外孙女也哭得一塌糊涂。

平日闷性子的他,此时大吼一声:“都够了!”

宋仲彬这声怒吼,让马晓丽激动的情绪压下去了一些。

宋仲彬趁机拿掉老婆手中的菜刀,然后搂住妻子,冷冷的望着陈宁:“你滚吧,永远都不要再出现。你给我女儿,给我们一家带来的伤害,已经够多了。”

陈宁哪能不知道宋娉婷这几年来吃的苦,他抱着女儿,眼神坚定的跟宋仲彬对视,认真而诚恳的说:“我不会走的。”

“我知道,娉婷这些年受了很多委屈。”

“我会给她们母女一个璀璨的未来,让她们苦尽甘来,拥有整个世界。”

璀璨的未来,苦尽甘来,拥有整个世界?

宋仲彬闻言,更瞧不起陈宁。

他最讨厌不务实,好高骛远,满嘴跑火车的年轻人。

这种浮夸的大话,也就能骗骗他女儿这种年轻的女子。

马晓丽更是直接丝毫不给陈宁面子,一边哽咽一边骂道:“我老公让你滚,你没有听到吗?给我滚!滚出我们家!”

宋仲彬也冷冷的说:“你若是再不滚,那我就报警了。”

事实上,如果不是觉得报警,会让人重新谈起当年女儿被这流浪汉强暴这件事,给女儿带来二次伤害,宋仲彬早就报警了。

泪眼婆娑的宋娉婷,此时抹了一把眼泪,坚强的昂起俏脸,说道:“爸、妈,让他留下吧。”

什么?

宋仲彬跟马晓丽都露出震惊的表情,齐齐的望向女儿。

马晓丽更是焦急的说:“小婷你疯了?”

宋娉婷摇摇头:“不,我没疯。”

“我这么做,都是为了清清。”

“清清她已经董事了,她需要爸爸,她需要父爱。”

“爸、妈,给他一次机会,让他暂时在我们家留下吧。”

宋仲彬闻言,眼神首度露出沉思之色。

他虽然不相信陈宁这种满嘴炮火车的流浪汉,能够给外孙女带来什么父爱跟幸福。

不过看到女儿那祈求的眼神,外孙女那哭着的可怜样子。

他,心软了。

叹了口气,算是默许了宋娉婷的请求。

马晓丽见丈夫也答应让陈宁这个混蛋住进他们家,再也控制不住,悲呼一声造孽啊。

转身跑回房间,砰的一声关上房门,隐隐约约传来她的哭声。

晚饭,马晓丽都没有出来吃。

宋仲彬也是心不在焉的吃了两口,就端着一碗饭菜进房,哄老婆了。

客厅里只剩下陈宁、宋娉婷跟女儿三个。

宋娉婷一边给女儿喂饭,一边眼神复杂的对陈宁说:“家里只有两个房间,你可以跟我还有清清睡一个房间,但你要打地铺。”

陈宁点点头:“好!”

饭后,宋娉婷找来一套她爸爸没有穿过的衣服给陈宁,让陈宁去洗澡。

陈宁刚刚去洗澡,忽然外面传来砰砰两声重重的拍门声:“开门!”

宋仲彬跟马晓丽从房间里出来,宋仲彬惊疑不定的说:“好像是大哥的声音,快开门。”

宋仲彬一家连忙开门,然后就看到门外站着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

这男子身材高大,两鬓斑白,一双鹰眼格外凌厉。

正是宋仲彬的大哥,宋家生意的实际管理者,宋仲雄。

宋仲彬见到宋仲雄,忍不住露出惊喜的表情:“大哥,你怎么有空过来,快请进。”

宋仲雄瞥了一眼破旧狭窄的客厅,冷漠的说:“不进了,脏。”

一句话,宋仲彬跟马晓丽表情异常尴尬窘迫,有点抬不起来。

同是宋家子女,宋仲彬一家跟宋仲雄一家相比,可以说是云泥之别。

宋仲雄目光落在宋娉婷身上,目光越发的冷漠:“听说你跟当初玷污你的那个流浪汉在一起了,还指使他打伤了我们公司的大客户黄老板?”

宋娉婷闻言急了,连忙的说:“大伯,您听我解释。”

宋仲雄强势的打断道:“我不是来听你解释的,你当年跟流浪汉发生关系,未婚生子,让家族蒙羞。我念在亲人情份,没有让老爷子把你们逐出家族,还留你在家族公司上班。”

“没想到你现在竟然倒贴流浪汉。就算你嫁不出去,也不用这样吧,我们宋家的脸面都让你给丢光了。”

“我这次来是想告诉你,亲自去跟黄老板赔罪道歉,求得他的原谅。”

“不然的话,你就不用来公司上班了,你们一家也都等着喝西北风吧!”

宋仲雄说完,便扬长而去。

宋娉婷俏脸苍白,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宋仲彬也低着头,默默的抽烟不说话。

马晓丽哭着用力的拍打他:“你啊,为什么这么软弱?你大哥掌控了偌大的家族生意,你什么都没有捞到,你吭都不吭一声。”

“你大哥一家,在老爷子耳边说我们家坏话,诋毁我们女儿,导致老爷子把我们家赶出祖宅,你也还是不吭声。”

“现在他上门来欺负我们家,都要把我们家逐出家族了,你还是屁都不敢放一个,你算什么男人啊,呜——”

陈宁洗了个澡出来,没想到家里大变样。

他皱眉询问怎么回事?

却没有人回答他!

最后,还是女儿清清来到他身边,拉了拉他的衣角,怯生生的说:“爸爸,大姥爷刚才来过,要妈妈去给人赔罪,不然就要妈妈失去工作,还要把我们家逐出家族。”

陈宁闻言,心中一冷:宋家这些人,在找死!

6
第6章 登门道歉
陈宁抱起女儿,朝着她们安慰道:“不要难过,搞不好明天黄得志就亲自来登门道歉了呢?”

只是他不开口还好,一开口立即捅了马峰窝。

马晓丽瞬间把所有怨气都撒在他头上,骂道:“你还有脸说话,如果不是你在公司打了黄老板跟葛美丽,大伯他们能来欺负我们?”

宋娉婷没有怪责陈宁,毕竟陈宁当时是为了救她,才得罪了黄得志跟葛美丽。

她叹气道:“黄老板登门给我道歉?你想多了,如果他愿意不追究我们打他的责任,恢复跟天姿公司的合作,我就已经烧高香了。”

陈宁淡淡的说:“放心吧,我说他明天要亲自来我们家登门道歉,他就会来。”

宋娉婷一家根本不相信陈宁的话,以黄得志那嚣张跋扈的性格,不可能反过来道歉的。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黄得志良心发现,那也不可能登门道歉。

因为黄得志被陈宁踢断了左脚,正躺在医院里呢。

黄老板不可能拄着拐杖前来登门道歉吧?

宋仲彬见陈宁满嘴跑火车的毛病又犯了,他脸色变得更沉,不悦的说:“不要异想天开了,想想怎么跟黄老板赔罪道歉吧。”

“明天我亲自陪小婷你去医院跟黄老板道歉,陈宁你也一起。”

宋仲彬说完,就跟老婆回房了。

宋娉婷也去浴室放水,开始给女儿洗澡。

陈宁则走到阳台外,拿出手机给典褚打了个电话:“典褚,你告诉董天宝……”

晚上,陈宁跟宋娉婷还有女儿一个房间,虽然陈宁是打地铺,但宋娉婷还是很忐忑不安。

她临睡前还跟陈宁说:“我听说男人睡觉会有很多不雅的习惯,如果你能够保持基本的礼仪,我会感激不尽。”

陈宁哭笑不得的说:“好!”

女儿清清好奇的望着打地铺的爸爸:“妈妈,爸爸怎么不跟妈妈你一起睡呀?”

宋娉婷俏脸绯红,有点恼羞成怒的责备道:“谁告诉你爸爸妈妈就要睡在一起的?”

清清振振有词的说:“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

宋娉婷冷哼:“你看的都是些什么电视,罚你两天不许看电视。”

清清闻言一下子嘴巴就扁了起来,委屈巴巴。

……

翌日,清晨。

宋娉婷一家起床,却发现陈宁竟然已经做好早餐了。

宋仲彬跟马晓丽还有宋娉婷面面相觑,唯女儿清清欢呼:“哇,好香!”

早餐有咸菜白粥,还有牛奶荷包蛋跟水果,挺丰富。

宋仲彬最先回过神来,看了陈宁一眼,拉开椅子坐下,对大家说道:“那吃早餐吧,等下送清清去幼儿园,然后我们去买点水果,到医院给黄老板赔罪道歉,请求他的原谅。”

宋仲彬的话音刚落,忽然外面就传来笃笃的敲门声,还有一个非常客气的声音出来:“请问有人在吗?”

马晓丽皱眉:“大清早谁呀?”

宋娉婷说:“可能是推销净水器之类的推销员吧,我去开门看看。”

宋娉婷说着,就走过去开门。

当她打开门,见到门外的人瞬间,她眼睛瞬间睁大,失声惊呼:“是你……你、你来干什么?”

“小婷,是谁呀,大惊小怪的。”

宋仲彬跟马晓丽听到宋娉婷惊叫,放下碗筷出来了。

他们两个来到门口,就错愕的见到一个穿着白色病号服,手拄拐杖,左脚打着石膏裹着绷带的中年秃顶男子。

这中年秃头男身后,还跟着几个西装革履的手下。

宋仲彬跟马晓丽见到门口这一幕,也有点傻眼,有点不明情况。

中年秃顶男脸上挤出牵强的笑容:“鄙人是黄得志,海龙公司的总裁。昨天我得罪了陈先生跟宋小姐,寝食难安,今早特意来登门谢罪的。”

什么?!

宋仲彬跟马晓丽,还有宋娉婷,听到黄得志这番话,全部都瞠目结舌,震惊得半响说不出话来。

旋即,他们三个猛然想起来。

昨晚,陈宁就口口声声说过,今早黄得志会亲自来登门道歉。

三人不由自主的齐齐转头,朝着客厅内餐桌边,正在喂女儿吃早餐的陈宁,都在惊疑不定的想:是巧合,还是这家伙干的?

宋娉婷艰难的咽了下口水,她还没有能够从震撼中彻底回过神来,她眼神复杂的望着黄得志:“黄老板,你是认真的?”

黄得志听到宋娉婷这话,瞬间急眼了。

他连忙的说:“当然,我今天是很有诚意来道歉的。”

“刚才都楼梯上来,我没有允许手下搀扶我。我自己拄着拐杖,一步一步爬上来,就是要证明我来道歉的诚意。”

宋娉婷、宋仲彬跟马晓丽听到黄得志这话,又吃了一惊。

他们注意到黄得志脸色涨红,汗流浃背,说话还喘,看来真是自己拄拐从楼梯上来的。

天啊!

平日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的黄得志。

竟然拖着断腿,手拄拐杖,一步步自己爬六层楼的楼梯,来亲自道歉。

这,这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

黄得志见宋娉婷没有任何表示,更没有说原谅他。

他急得不行,心一狠,一咬牙说:“宋小姐还不肯原谅小人,那看来是小人的诚意还不够。”

“罢了,小人也知道昨日行为太过分,今天就下跪给宋小姐道歉好了,希望宋小姐能够原谅小人一回。”

黄得志说着,还真要把拐杖扔掉,不顾左脚打着石膏,就要给宋娉婷下跪求饶。

这下子,彻底把宋娉婷跟她爸妈给吓傻了。

黄得志身后的几个手下,也慌张的说:“老板,你左脚骨头断了,你这样跪下去你要残废了。”

黄得志愤怒的推搡手下:“都给我滚开,你们不让我给宋小姐道歉,你们是想害死我么?”

眼前黄得志发疯般要推开他的手下,固执的要给宋娉婷下跪道歉。

此时,陈宁已经抱着女儿出来,淡淡的对惊呆了的宋娉婷说:“老婆,既然黄老板是真心诚意来登门道歉的,那么我们原谅他一回,也未尝不可。”

宋娉婷听到陈宁这话,一个激灵,终于从震撼中回过神来,连连的对黄得志摆手说:“原谅,我原谅了,你千万别跪。你跪下若左脚废了,我可担当不起。”

黄得志激动的问:“那宋小姐你是原谅我了?”

“嗯,我原谅你了。”

宋娉婷心想不原谅你可要跪下去了,我可受不起。

黄得志如同范进中举,笑着双手一拍:“噫,原谅了,宋小姐原谅我了。”

黄得志癫笑的说着,拄拐转身就走。

几个手下吓得连忙过去,搀扶着他,走了。

宋娉婷忍不住小声的说:“他该不会疯了吧?”

陈宁微笑的说:“没有,他只是太高兴了。”

宋娉婷一家,面面相觑。

7
第7章 有眼不识宝
黄得志离开之后,宋娉婷一家还没彻底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大家重新回到饭桌边坐下吃早餐,宋仲彬忍不住询问陈宁:“昨晚你说黄老板今早会亲自来登门道歉,没想到真的一言成谶,这件事该不会跟你有关系吧?”

马晓丽则冷哼的说:“他不过是瞎猫碰到死耗子而已,昨晚他都没有出门过,怎么可能跟他有关系?”

“再说了,他一个闲汉,能有什么能耐,让人家黄老板上门道歉?”

“根据我说呀,肯定是黄老板做了亏心事,晚上做噩梦,被菩萨显灵警告他不要为非作歹。”

“所以他才吓得大清早的登门道歉,这叫人在做天在看。”

马晓丽是个笃信的佛教徒,她在家里供奉着观音,每天早晚都要给菩萨上香的。

因此,她把黄得志的反常行为,归咎于被菩萨显灵警告。

宋仲彬虽然觉得妻子的说法有点迷信色彩了,他觉得不太可能。

但他也同样觉得,陈宁这么一个连工作都没有的闲汉,不可能有本事吓得黄得志亲自来赔罪道歉的。

他猜测,应该是黄得志良心发现吧。

宋娉婷隐隐约约的猜测,应该是陈宁找董天宝帮搞定的。

因为只有董天宝这种心狠手辣的地下霸主,才震慑得住黄得志这种无良商人。

她在高兴顺利度过此次危急的同时,也觉得陈宁已经两次找董天宝帮忙。

所谓事不过三,以后董天宝未必会再帮忙,陈宁的冲动脾气要改改。

……

此时!

一品尊府,宋家豪宅。

老爷子宋青松,正在书房里跟大儿子宋仲雄、三儿子宋仲平等人在谈话。

宋仲平说:“黄老板竟然原谅了宋娉婷,还打电话来表示,会跟我们的服饰公司继续合作,真是怪哉。”

宋仲雄说:“黄老板是生意人,宋娉婷的那个野男人,是性格暴躁的疯子。”

“穿鞋的害怕光脚的,黄老板身娇肉贵,宋娉婷的野男人烂命一条。黄老板觉得没有必要一般见识,所以息事宁人吧!”

宋老爷子听到大儿子提起宋娉婷跟陈宁,满脸的耻辱跟唾弃,冷冷的说:“我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才会有她这么个不知廉耻的孙女?宋家的颜面,都让她给丢光了!”

宋仲雄说道:“爸,明天是你70岁大寿,要不干脆直接把二弟一家赶出家族,连大寿都不许他们来参加得了。”

宋仲平也附和道:“是啊,他们一家参加您的大寿,简直是在亲戚朋友们面前丢我们的脸。”

宋老爷子却摆摆手说:“算了,黄老板都原谅她了。如果我们还把他们一家赶出家族,那么外面的人就要说我们心胸,还不如黄老板一个外人呢。”

中午,宋娉婷一家得到通知,让他们一家明天准时到君悦酒店,参加爷爷的70岁寿宴。

宋娉婷一家得到这个消息,都非常开心。

爷爷既然吩咐他们一家明天出席寿宴,那么就意味着不会把他们逐出家族了。

一家人商议,明天准备什么寿礼好呢?

宋娉婷说:“太贵重的寿礼我们买不起,太轻的礼物会被人瞧不起。最好是能够找到一份不太便宜,而且很实用很有意义的礼物。”

宋仲彬、马晓丽跟宋娉婷商量了半天,都没有能够找到一份合适的礼物。

最后还是陈宁开口:“要不,礼物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办吧。保证对老爷子来说,是一份最珍贵的礼物。”

宋娉婷半信半疑:“陈宁,明天可是爷爷的七十岁大寿,这礼物可不能太普通,你真的行吗?”

陈宁微笑的说:“放心,包在我身上。”

陈宁说完,转身走出阳台,给典褚打了个电话:“你给我准备一份合适宋家老爷子的礼物,不求最贵,但求最好。”

典褚:“遵命!”

……

翌日。

大家准备去参加爷爷的寿宴。

准备出门时候,宋娉婷才忽然记起礼物的事情,连忙的询问陈宁礼物准备好了吗?

陈宁微笑的拿出一个小盒子:“早准备好了,就是它。”

这盒子看起来挺老旧的,有点不起眼。

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是一颗密封着的中药丸。

瞬间,宋仲彬、马晓丽还有宋娉婷都傻眼了,老爷子七十岁大寿,他们家就送这玩意?

宋娉婷着急的说:“陈宁,这玩意怎么可以当礼物呀!”

陈宁笑着解释:“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这颗中药丸是60年前的了。名字叫安宫丸,用各种珍稀药材做成的。安宫丸对三高引起的疾病,比如中风之类的,有奇效。”

原来,这份礼物是典褚按照陈宁的要求,精心准备的。

典褚调查了一下宋家老爷子,得知宋家老爷子不缺钱财。

但宋老爷子年事已高,还有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等身体毛病,也就是俗称的三高。

三高患者很容易得中风之类的疾病,因此典褚花重金搜罗到了这颗对三高疾病有奇效的安宫丸,给陈宁当礼物。

宋仲彬夫妇,还有宋娉婷听陈宁把这颗貌不起眼的药丸,说得如此神奇。

再加上他们家没有什么钱,也买不起太贵重的礼物。

何况现在时间紧迫,想要准备其它礼物,也已经是来不及。

宋娉婷犹豫的说:“陈宁,这颗安宫丸,真的是珍贵的奇药?”

陈宁:“当然!”

最后宋娉婷一家只能相信陈宁一次,用陈宁这颗安宫丸当礼物。

他们只希望这药丸真是奇药,不然会被别人嘲笑的。

中午,陈宁抱着女儿,跟宋娉婷一家准时出现在君悦酒店门口。

今天是宋家老爷子的70大寿,因此宋家把君悦酒店的牡丹厅直接包下来,摆了五十席。

宋老爷子身穿复古唐装,带着大儿子宋仲雄、三儿子宋仲平等亲戚手下,亲自招待宾客。

“金丰集团老总,秦金海,送张大千名画一副,祝宋老爷子福如东海。”

“天宇房地产老板,覃中升,送珊瑚树一株,祝宋老爷子寿比南山。”

门口的负责登记贺礼的工作人员,不断大声的唱读来宾的身份还有送的贺礼。

陈宁跟宋仲彬一家走进大厅的时候,现场却听到工作人员大声的念道:“宋仲彬一家,送破烂药丸一颗,祝父亲福寿无疆。”

破烂药丸!

大厅里数百宾客,听到这话,不由齐齐的发出哄笑声。

宋家老爷子更是气得吹胡子瞪眼,怒视刚刚从门口进来的宋仲彬一家。

宋仲彬带着家人刚刚来到父亲面前,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说话。

宋老爷子就已经怒冲冲的质问:“仲彬,你送的什么好礼物?”

宋仲彬见父亲生气,慌忙的解释说:“爸,你听我解释,这颗药丸叫安宫丸,据说对治疗三高疾病有奇效……”

宋仲彬的话还没有说完,宋老爷子身边的宋仲雄已经冷笑的打断:“呵,二弟,你是不是巴不得爸快点病倒啊?”

宋仲彬闻言脸色剧变:“爸,大哥,我不是这个意思……”

啪!

一个老旧的盒子被扔到宋仲彬一家跟前,盒子碎了,里面那颗密封的安宫丸也滚了出来。

原来是宋仲雄的儿子宋浩明,把安宫丸拿过来,直接扔地上了。

宋浩明冷笑的说:“这狗屁药,还是留着你们家吃吧!”

宋仲彬跟马晓丽,还有抱着女儿的宋娉婷,都是满脸羞愤。

陈宁看了宋家众人一眼,随手把脚边的那颗安宫丸捡起来,冷漠的说:“现在你们把它扔掉,回头不要求着我们把药给你们。”

宋仲雄等人冷笑:“一颗破药丸,还真当宝了。我们绝对不会求你,留着你自己吃吧,哈哈。”

8
第8章 漫步云端
宋老爷子漠然的望着宋仲彬一家,冷冷的说:“开席了,牡丹大厅里没有你们的位置,你们到门口走廊的小桌子坐吧,那小桌子正好够坐你们一家。”

现场所有亲戚朋友们,都朝着宋仲彬一家投来异样的目光。

所有宾客们都坐牡丹大厅,唯独宋仲彬一家坐门外走廊小桌。

宋仲彬一家闻言更加的羞愤,如果不是担心被冠上不敬不孝的骂名,他们恨不得立即扭头就走,连寿宴都不参加了。

最后,宋仲彬一家忍辱负重。

在现场宾客们嘲弄的目光中,羞愧的离开牡丹厅,在门口走廊上那张小桌子坐下。

寿宴正式开始!

酒店服务员忙碌起来,一道道精美的菜肴,不断的被端上桌面。

可宋仲彬一家的这张小桌,迟迟没有上菜。

等了许久,很多宾客已经是酒足饭饱。

此刻,宋仲雄才过来,使唤几个服务员,把一桌客人吃剩下的饭菜,端过来给宋仲彬一家。

宋仲彬一家脸色彻底的变了,这是打发乞丐呢,还是喂狗呢?

平日老实巴交的宋仲彬罕见的出现脾气,站起来闷声道:“我们走,不吃了。”

宋老爷子正在给最尊贵的几桌客人逐一敬酒,忽然大儿子宋仲雄过来,凑在他耳边小声的说:“爸,二弟一家满脸不满,没有吃饭就发脾气走了。”

宋老爷子冷哼:“呵,不吃便罢,送颗破药来埋汰我,有好酒好菜我喂狗,也不给他们吃。”

……

宋仲彬一家从君悦酒店出来,马晓丽终于再也忍不住,直接把满腔怨气撒到陈宁身上。

她愤怒的骂道:“都怪你,让你好好准备礼物,你却要弄颗破药丸当贺礼。这下好了吧,我们全家人都被嘲笑了,还被他们当成乞丐打发了,你心满意足了?”

宋娉婷拉住母亲:“妈,陈宁也不是有心的……”

宋仲彬闷声闷气的说:“都别吵了,这次当着那么多亲戚朋友的面,我们家脸都彻底丢光了。还有爸肯定更嫌弃我们一家了,我们以后的日子会更难过。”

陈宁淡淡的说:“大家放心吧,很快宋家人就会亲自上门,求着我们把这颗安宫丸给他们的。”

宋娉婷苦笑说:“陈宁,都到这种地步了,你就别再吹牛皮了。”

“他们刚才就当着所有人的面,把这颗药丸给扔了,怎么可能回来求你把药丸给他们?”

“再说了,我爷爷有钱有势,就算身体不舒服,也可以到最好的医院治疗,不至于求你的药。”

陈宁却笃定的说:“放心吧,我说他们会放下架子,低声下气的来求药,他们就一定会来。”

陈宁这自信的模样,就如同之前断言黄老板会亲自登门谢罪一般。

宋仲彬一家都想不明白陈宁信心从何而来?

这会儿,陈宁怀里的女儿怯生生的说了一句:“爸爸,清清饿了,清清想要吃饭。刚才我看见别人桌子上好多好吃的菜呀,我好想吃。”

宋老爷子七十大寿,寿宴的菜肴自然丰富,而且都是些山珍海味。

什么野生大黄鱼,半头鲍,澳龙,佛跳墙等等,任何一道菜的价格,都是普通人一个月甚至一年的薪水。

宋娉婷对女儿说:“清清,那些菜太贵了,咱们吃不起,回家妈妈给你做小炒肉。”

陈宁开口:“不,咱们吃得起,今天咱们家就吃顿好的。”

宋娉婷闻言忍不住说:“陈宁,咱们家没钱……”

陈宁微笑的说:“咱们家有,我有,吃顿饭的钱,我还是有的。”

事实上,钱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数字而已,他并不关心自己到底有多少钱,但他知道千百亿肯定是有的。

漫步云端,中海最高级的餐厅。

餐厅处于中海市最高的大厦,中海之轴,最顶层。

在这里可以观赏最美的城市风景,享受最顶级的厨艺,品尝最美味的食物。

能够在漫步云端用餐的人,不但要富,而且要贵。

只有金钱没有权势的暴发户,是没有资格登上漫步云端用餐的。

陈宁跟宋娉婷一家,来到中海之轴大厦,乘坐专用来到顶层。

宋仲彬一家,见陈宁竟然带他们来这里吃饭,一个个刚刚走到餐厅门口,就局促不安起来了。

宋仲彬紧张的说:“小婷,这里这么高档,消费一定很贵吧?”

宋娉婷艰难的说:“贵,这里应该是中海最贵的餐厅之一了。在这里随随便便一道菜动辄上万,而且还是有钱都未必有资格进去消费。”

马晓丽一听瞬间吓了个哆嗦,立即就说:“天,这是抢劫呢,卖了我们都不够吃顿饭,咱们赶紧走。”

陈宁笑道:“爸妈,没有小婷说得那么夸张,而且区区一顿饭咱们还是吃得起的,放心吧。”

陈宁带着宋仲彬一家,抬脚就要走进餐厅。

但却被餐厅门口几个西装革履的保安给拦下来,为首的保安冷冷的望着陈宁几个说:“对不起,衣冠不整,恕不接待。”

陈宁一行虽然穿的不是阿玛尼、范思哲、古驰之类的顶级奢侈品牌服饰,但绝对衣着整齐,大方得体。

陈宁指着旁边一个穿着背心、大裤衩,脚上穿着一双拖鞋,大大咧咧的走进去的顾客,对保安们说道:“我们哪里衣冠不整了,他又为什么能够进去?”

保安队长冷笑的说:“别人虽然穿背心拖鞋,但别人是十几栋楼的房东,身价好几个亿,你们有什么资格跟人家比?”

“再说了,我们这里随随便便一桌饭菜,就十多万,你们这些穷鬼进去消费得起吗?”

宋娉婷这几年的存款也就十多万,她小声的对陈宁说:“陈宁,不要跟他一般计较,我们换个地方吃饭吧?”

陈宁:“不行,今天我第一次请你跟爸妈吃饭,绝没有被人赶出门的道理。”

“你,把你们老板叫出来见我。”

保安队长跟他几个手下闻言,都忍不住哈哈的笑起来。

保安队长皮笑肉不笑的对陈宁说:“我们这餐厅的老板有十几个,不知道你要见哪一个?”

陈宁漠然道:“谁能做主,就让谁出来见我。”

“十分钟之内,你们老板不出现在我面前,餐厅就可以关门了。”

保安队长冷笑的说:“癞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知道我们大老板是谁吗?”

“董天宝,宝爷!”

“如果不想死的话,就赶紧滚蛋吧!”

原来,董天宝前天按照陈宁的吩咐,主动递交辞呈,辞掉了东城区武装部长的职位。

他卸任之后,便立即盘下这家高级餐厅,当起老板来了。

他之前权利大,人脉资源广,为人豪气,在东城区很有威望。

所以即便他卸任了,但依旧是东城区的霸主。

陈宁听说这餐厅老板竟然是董天宝,沉着脸,拿出手机就拨打了董天宝的电话:“小宝,我在你餐厅门口。”

小宝?

保安队长跟他几个手下忍不住又冷笑起来,都嘲笑说这厮太能装了,假装打电话给宝爷?

可是他们的嘲笑话音未落,一个身材高大的络腮男子,就光着脚满脸焦急的从餐厅管理办公室那边飞奔而出,这络腮男子正是董天宝。

董天宝后面还跟着他的女秘书,女秘书手里提着双皮鞋,着急的叫唤道:“宝哥,宝哥,你连鞋都忘穿了……”

原来,董天宝正美滋滋的在办公室里,让女秘书给他按脚呢。

接到陈宁的电话,他吓了一跳,急得鞋子都没穿就跑出来迎接陈宁了。

董天宝见到陈宁,满脸激动,谄笑的迎上去:“少爷,您来了!”

保安队长跟他几个手下见到董天宝光着脚跑出来迎接陈宁,还尊称陈宁为少爷。

他们几个满脸震惊,眼珠子都要突出来了。

陈宁淡淡的说:“我来了,但你这里的保安说我是穷鬼,没资格进去。”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