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婚恋生活

萌宝驾到:误惹冷酷总裁全本阅读、萌宝驾到:误惹冷酷总裁无弹窗无广告

萌宝驾到:误惹冷酷总裁

萌宝驾到:误惹冷酷总裁全本阅读、萌宝驾到:误惹冷酷总裁无弹窗无广告

小说分类:[总裁豪门]

小说连载: [已完结]

上架时间: 2020-09-28 11:58

小说章节:第 1074 章

最新章节: 第1074章 (2020-09-28 11:56:56)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好看的小说推荐(www.sossw.com)

小说字数: 1,176,147

一张照片毁了她的婚礼,还惨被好姐妹抢走心爱的男人…… 五年后,她成为单身妈妈,儿子聪明机灵却生父不祥。 她带着儿子归来要讨回一个公道,却不想招惹了一个不该招惹的男人。 冷魅的男人将她逼到角落:“刚才叫我什么?嗯?” 她低着头:“小……小叔。” 男人指着不远处他的缩小版,贴上她的耳朵:“再给你一次机会,叫我什么?” 她浑身一颤:“老……老公。” 男人满意勾唇:“乖,我们是不是该给儿子添个妹妹了?”

精彩章节试读

第1章 婚礼取消!

“浩言,轻、轻点……”

漆黑的房间里,简惜如菟丝花一般攀附在男人健硕的身躯上,随着他不断沉浮。

今晚的他格外的热情,仿佛永远不会累似的,托着她的腰肢一遍又一遍地要着她。

撕裂的疼痛伴随着迷醉的快gan一点点袭来,简惜彻底放弃了矜持,和心爱的男人共赴一场愉悦的盛宴……

“简小姐,简小姐!”

简惜猛地惊醒,对上化妆师复杂的眼神,她小脸一红,问:“是该我上场了吗?”

“是的,新娘入场了。”

“好的。”简惜起身,提起婚纱裙摆朝婚礼大厅迈步,满心的向往。

一个月前的那晚,是未婚夫靳浩言的生日。

晚宴上她喝醉酒,阴差阳错地和他滚了一晚的床单,那晚的记忆太深刻,以至于连做梦还总会梦到。

现在,她终于得偿所愿地嫁给他。

看着红毯另一端西装革履的男人,简惜的唇角扬起幸福的微笑,她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小腹。

今天,她还有一个惊喜要送给他。

那一晚,她有了他们爱情的结晶,如今宝宝已经在她肚子里扎根……

“浩言……”简惜加快步伐靠近那头一脸肃穆的男人。

然而不等她开口,“啪”一声,迎面而来一记响亮的耳光。

“贱女人,你竟然敢背叛我!”

简惜被打得跌到在地,脸颊一瞬红肿起来,她捂住脸,仰头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浩言,你为什么打我?”

“你告诉我,那是什么!”靳浩言脸色铁青地指着大屏幕质问。

伴随着宾客鄙夷的指指点点,简惜看向大屏幕,这才发现上面放出了好几张大尺度的艳照!

艳照的女主角正是她,而和她滚在床上的男人却不是新郎靳浩言!

简惜一瞬怔住,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这些相片?

“浩言,不是你想的那样,这其中一定有误会!”

“误会?你敢说相片上的女人不是你?”靳浩言颜面尽失,怒不可遏的低吼。

简惜无措地道:“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一个月前的那晚,明明是她的第一次,她根本没有和别的男人上过床……

靳浩言大力捏起她的下巴:“你敢发誓你没和别的男人上床?”

“我……”简惜的话没说完,闺蜜陆欣晴突然开口:“小惜,上个月浩言生日你一夜未归,那天晚上你和谁在一起?”

简惜立即道:“那晚我和浩言在酒店过夜!”

然而靳浩言冷笑一声:“那晚我喝醉了很早就回了家,怎么可能和你在酒店过夜?”

简惜浑身一震,仿佛遭遇晴天霹雳,脸上的血色一点点褪去。

那一晚的男人不是浩言,那是谁?

靳浩言看到她的反应,似乎认定了什么:“好,很好!简惜你好样的!我现在宣布,婚礼取消!”

“不!”简惜蓦然回过神,“浩言,我没有背叛你,有人害我,你相信我,一定是有人陷害我……”

靳浩言已经怒得失去理智:“简惜,你不要再装了,你真让我恶心!”

他狠狠踢开她,倏然俯身,蛮横地去扒她的婚纱,全程粗暴,再无往日半分温柔。

“浩言!你要干什么?”简惜浑身颤抖。

“给我脱下来,你有什么资格穿这个?!”

“不要!”简惜反抗着,却没有用,就那样被他当众脱下了那件为她量身定做的婚纱!

没了婚纱只剩一点布料遮羞,她纤细的身子就这样曝光在众人眼中,屈辱不已。

靳浩言无情的瞥了她一眼,丢掉婚纱,转身将婚戒递到陆欣晴面前:“欣晴,你愿意嫁给我吗?”

陆欣晴掩不住的喜悦:“我愿意!”

简惜不敢置信的看着好姐妹当着她的面带上了本属于自己的婚戒!

“不!陆欣晴,你怎么能……他是我老公!”简惜双目猩红的盯着好姐妹。

陆欣晴居高临下的俯视她:“简惜,你搞清楚点,浩言现在是我老公。”

陆欣晴微笑着凑到她耳边,用只有她们听到的声音说:“简惜,满意我送你的新婚礼物吗?”

简惜惊愕不已,一瞬明白过来,那些相片是她的‘杰作’!

怒意蹿上脑门,恨不得扑过去扒下她虚伪的笑脸:“陆欣晴!是你,是你害我!”

简惜的控诉还未说完,陆欣晴倏然一挥手,命令保安:“把这个贱女人给我赶出去!”已然一副靳太太的架势。

“放开我!放开!”简惜再怎么挣扎也没用了,她被保安架着拖走。

怒火填满她的胸口,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会被最好的姐妹陷害设计!

而那个口口声声说要娶她的男人却冷漠的看着这一切!

简惜被丢在酒店门口,来不及伤痛,医院倏然打来电话:“简小姐,你父亲病发去世了。”

“什么?!”她手一抖,手机掉落地上,心被什么狠狠刺了一下。

她挣扎着要起来去医院,可突然感到肚子一阵疼,有血正从她腿根流出来……

她大惊,痛苦又无助的捂住肚子:“宝宝,我的宝宝……”

第2章 她儿子的放大版

五年后,北城机场。

广播通告着降临的航班,不多时,一批乘客从安检口走出来。

其中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格外惹眼。

只见一个穿着休闲装的女人,肤色白皙,五官精致,即使素颜朝天,依旧挡不住她的美貌。

她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拉着小男孩。

小男孩约莫四五岁的模样,穿着酷酷的背带裤,细软的黑发一丝不苟的梳在头顶。

粉雕玉琢,不难看出,再过几年,他一定会是斩获无数少女心的小帅哥。

“妈咪,好热啊,我想吃冰淇淋。”一道稚气的童音响起,简星辰拉着妈妈的手眨巴着水润的黑眸说。

简惜无可奈何的瞥一眼儿子,看到他可怜巴巴的小眼神,明知道他是装的,却硬不了心。

“只能买一支。”她掏出钱包抽出一张钱给他,不忘叮嘱:“买到就回来,我在这里等你。”

“遵命!母上大人!”简星辰给妈咪一个飞吻,攥紧手中里钞票一溜烟跑了。

“慢点,不要摔倒了!”简惜看着迈着小短腿跑得欢的儿子,不由得宠溺地摇摇头。

站在机场大厅里,简惜望着周围熟悉的景物,有一种恍然如梦的感觉。

不经意的,她瞥到前方高挂的大屏幕上播放的新闻——靳少爷和靳太太将在二十六号举办结婚五周年庆祝晚宴。

靳太太?

靳浩言他真的娶了陆欣晴!

简惜感觉心脏猛缩了一下,垂在身侧的手暗暗收紧。

一晃眼,五年过去了,当年的羞辱她不会忘记!

她记得清楚,当年靳浩言生日那晚,是陆欣晴灌醉的她,然后把她送去酒店房间,说浩言在里面等她。

可转眼,她的好闺蜜就出卖了她,不仅抢走了她的婚礼,还放出那些大尺度的艳照,让她成为人人喊打的荡-妇,不得不带着孩子出国……

如今她回来了,定要为自己讨回一个公道!

“哎呀,叔叔对不起!”不远处一道糯糯的惊呼响起。

简惜蓦然回神,转眸看去,不禁吓了一跳。

是她的儿子!

小家伙手里拿着刚买的冰淇淋,大概是太高兴,跑回来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人。

她急忙走过去,把儿子拉回来,看到对方裤子上沾着一大片冰淇淋,心里满是过意不去。

“抱歉,抱歉,小孩子跑太急了,我帮你擦擦吧。”她说着拿出纸巾就帮对方擦。

她的手才帮对方擦了一下,就被一只有力的大掌牢牢攥住。

一道低沉冷冽的声音从头顶落下:“你想干什么?”

简惜被这一声给震住。

下意识抬头,蓦然对上一双阴鸷的黑眸,忍不住浑身一抖。

他的眼神好冷……

“这位先生,对不起,我帮你……额!”当简惜看清楚男人长相的时候,她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止住了后面的话语。

眼前的男人西装革履,气度非凡。

刚毅的脸上轮廓分明,五官深邃,此时他正抓着她的手,不满地看着她。

让简惜惊讶的不是男人的帅气,而是这张冷峻不凡的脸,怎么好像……她儿子的放大版?!

第3章 记忆中的香味

简惜一时间看呆了,心里只有震惊。

“看够了?”男人甩开她的手,语气冰冷。

简惜回过神,心中还很惊讶,这个人不会是她儿子的爸爸吧?

只是这个念头一出,简惜就否定了。

世上哪会有那么巧的事?那么容易让她碰上孩子的爸爸。

况且,当初艳照上的男人,根本不是他。

儿子只是某些地方和他神似而已,简惜心里这样想着,脸上扯出歉意的笑容:“实在不好意思,不然我赔你钱,你重新买一条裤子?”

她这才发现冰淇淋沾的地方正好是裤子拉链旁边,难怪她擦了一下就被他制止,那样敏感的地方,她刚才怎么下得去手?

简惜不由得窘了一下……

靳司琛俊容沉冷:“不必了,为人父母应该时刻看好自己的孩子。”

“就是,我们靳总的衣服都是量身定制,你赔得起吗?”站在后面的助理易繁低斥了句。

他瞪着简惜,一脸不善。

现在的女人为了接近靳总,还真是不折手段啊!

“不就是一条裤子嘛,我赔得起!”被妈咪拉着的简星辰忍不住出声,他闯的祸,不能让妈咪挨骂。

靳司琛幽深目光落到小男孩身上,他眉宇轻蹙,怎么觉得这小孩有点面熟?

靳司琛鬼使神差地问了句:“你要怎么赔?”

简星辰从自己的小黄鸭背包里掏出小猪存钱罐,把里面的零花钱都倒出来:“呐,这些够了吧?”

靳司琛看到他的零花钱,不知想到什么,冰冷的面容上浮过一丝微笑。

他的语气也没有刚才那么冷:“这点零花钱你好好留着,以后走路小心点。”

“叔叔,你看不起我吗?”简星辰皱着小眉头望着高大的男人。

简惜不想再和对方纠缠,既然人家不计较,他们识趣赶紧走就是了。

她连忙把儿子拉回来,再次道歉:“给二位添麻烦了,实在抱歉。”

她连声道歉后,抓紧儿子的手马上离开,与靳司琛擦肩而过。

靳司琛抬步准备离开,只是那个女人从他旁边经过的时候,一缕记忆中的幽香飘过鼻尖。

他猛然停下脚步,瞳孔骤然一缩。

回头看去,她已经带着孩子走远了。

母子俩的身影很快淹没在人来人往的机场,他却还站在原地。

易繁不解的看着老板,小心翼翼的问:“靳总,是不是要他们赔钱?”

靳司琛淡眯着鹰眸,那个女人身上怎么会有那种香气?

他想起五年前那一晚。

他刚从国外回来准备接管靳家,接风宴上他喝了被下药的酒,之后有个女人做了他的解药。

然而隔天醒来,那女人不见了踪影,他在床单上发现一抹血迹,还有女人的一枚耳钉。

他没看清女人的样子,但他记得她身上的香气。

五年了,他在很多女人身上闻到不同的香气,唯独没有他要找的这一抹香。

但是,刚刚那个女人身上的香味,和记忆中的很像……

“去查那个女人。”他冷静的下达命令。

易繁一愣,但还是点点头:“是,靳总。”

第4章 再遇机场的男人

简惜带着儿子走出机场,打车去了顾雨珊的住处。

当初她和陆欣晴以及顾雨珊在大学是同宿舍的好姐妹,三人关系好的几乎形影不离。

然而五年前那一场婚礼让她看清了陆欣晴的假面目,她们之间完全破裂。

只有顾雨珊是真心对她,她离开的这些年时常会和她电话联系,给她提供帮助。

她现在回来,顾雨珊就命令她带着儿子必须住她那里。

“小惜,你可算回来了,都想死我了!”一下车,简惜就被飞奔过来的顾雨珊抱个满怀,“五年啊,整整五年,你还真是舍得!”

简惜差点受不了她这么热情的拥抱:“好了好了,你放松点,抱那么紧,我不能呼吸了!”

顾雨珊这才放开她,眼眶却红了一圈,看到自己的好闺蜜容光焕发,显然生活不错的模样,这才放下心来。

余光瞥见她身边拖着小小行李箱的小家伙,顾雨珊瞬间双眼放光:“呀,你就是小星辰吧!你咋那么帅气可爱呢?快让干妈抱抱!”

简星辰瞬间被紧紧熊抱住,脸上的神情像是落入狼爪那般,挥舞双手向妈咪求救:“妈咪,救我……”

“她是你干妈,不是坏人,”简惜有点哭笑不得,把儿子从好姐妹手里‘解救’出来,解释道,“他认生,等过几天他和你熟悉了就好了。”

顾雨珊挑挑眉:“好吧好吧,我先带你们去我家!”

顾雨珊带着母子俩回到她的住处,屋子两室一厅,足够他们三人一起住。

简星辰在客厅玩积木,简惜和顾雨珊到厨房做饭。

顾雨珊看了眼客厅方向,手肘碰了碰简惜,低声道:“你这儿子和你像的地方不多啊,我看八成是像他老爸,按照他这长相可以推断,孩子他爹也是个大帅哥!”

听顾雨珊这么一说,简惜脑海里浮起今天在机场碰到的那个俊漠男人。

现在回想,那个男人天生自带一种矜贵气息,又给人一种冷冰冰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

“小惜?想什么呢?”顾雨珊抬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简惜蓦然回神,目光闪烁了下:“没什么,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你儿子肯定像他爸,他爸是个帅哥。”

“胡说,他明明遗传的是我!”

“难道你不希望他亲爹是帅哥?最好是比靳浩言帅一百倍,这样你也不亏了。”

顾雨珊说完这话就后悔了,转头看简惜,她的神情果然有些落寞。

“怎么?你对靳浩言还念念不忘?”

简惜摇摇头:“没有。”

“那就好,他就是个有眼无珠的渣男!”顾雨珊骂了句,马上转开话题:“告诉你个好消息,我帮你投了简历,明天你可以去新公司报道了。”

“那么快?”简惜讶异。

“怎么说你现在也是个小有名气的设计师,找新东家那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隔天,简惜到新公司报道。

五年前她离开北城后到了M国,生了孩子后她就去学习进修,主修室内设计。

简惜走进中盛集团,刚想问前台人事部在几楼,后面倏然响起一阵骚动。

不过片刻,所有职员在门口战列两排,这严肃的气氛像是迎接什么大人物。

黑衣保镖推开玻璃门,身材高大的男人自带一股强大气场走进来,凌冽如刀刻的面容,不怒自威,让旁边的职员感到一阵肃杀之意。

简惜回头看到被众星拱月般簇拥进来的男人,一瞬惊怔,怎么是……他?

昨天在机场遇见的那个男人!

第5章 私人目的

靳司琛走进总裁办公室,身后跟着助理易繁。

“靳总,您上次要我查的那个女人,我已经查到了。”易繁道。

靳司琛刚坐下,闻言眸光微凝:“说。”

易繁拿出一份调查资料:“这女人叫简惜,五年前离开北城到M国进修,一年前拿下国际室内设计师大奖,很巧的是……她已经应聘上我们公司的设计师。”

靳司琛抿唇不言,这么说他现在是她的上司?

而且这么凑巧,她也是五年前离开的北城……

易繁接下来的话打断他的思绪:“还有一点更巧合的是,她是您亲侄子的前女友。”

靳司琛眉宇一拧:“浩言?”

“没错,据说五年前他们准备结婚,但这个简惜劈腿背叛了您侄子,婚礼也就取消了,她大概是没脸留在北城才去M国。”易繁感慨了句。

靳司琛依稀记起他那个侄子五年前确实办了婚礼,但那时候他大嫂没有邀请靳家任何人参加婚礼。

“靳总,您说她不会是为了您侄子才来公司应聘的吧?”

靳司琛俊容沉了沉:“那她来错地方了。”

简惜从人事部报道后出来,正想坐到自己的工作位,总裁办的秘书倏然过来通知她,靳总要见她。

简惜怔了怔,靳总?就是那个在机场碰到的男人?

来这之前,她还没来得及了解这个公司的掌权人是谁,只知道这是北城最厉害的公司。

她点了点头,随即跟秘书去了总裁办。

简惜敲了门,听到里面传出男人低沉的声音:“进。”

不知为何,她倏然有点紧张,一想到他就莫名有种压迫感。

她深吸一口气才推开门进去。

宽大的办公桌那,男人正低头看文件,雕刻一般俊逸的五官,工作的时候有种吸引人的魅力。

“总裁,您找我?”

男人抬眸看她一眼,语气淡漠:“坐。”

简惜感觉他的目光有些锐利,似在审视她,她坐下来,脸带微笑,让自己看起来落落大方。

“简惜?”男人薄唇轻启,念出她的名字。

“是我。”她这才看到他手里拿着她的简历。

“为什么来中盛应聘?”他冷不丁丢出这个问题。

简惜有些讶异,这不是面试官问的问题吗?难道现在是老板亲自面试?

“我需要一个大的平台发展自己,而中盛可以给我这个机会。”她的回答很官方,也挑不出什么毛病。

只是坐在对面的男人审视着她,没有急着出声。

须臾,他直视她道:“不是为了什么私人目的?”

简惜皱皱眉:“您对我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还是因为那天在机场……”她的话被突然响起的内线电话打断。

靳司琛接起电话,不知秘书说了什么,他看了眼简惜,眸底有什么一闪。

“让他进来。”他说了这么一句然后放下电话。

简惜正迟疑要不要继续刚才的话题,办公室门此时被人推开,她听到来人一进来就说:“小叔,你要的相片都整理好了。”

简惜听到这声音身子一僵,是靳浩言!

第6章 艳照上的男人

突然听到靳浩言的声音,简惜一时惊怔,脑子里浮起当年婚礼上的一幕幕,他的无情和不信任让她想起来还很寒心。

靳浩言把一个文件袋放到办公桌上,一低头看到了坐在椅子上的女人。

他神色蓦然一变,瞳孔骤然收缩:“你……简惜?!”

简惜还没出声,倒是坐在大班椅那的靳司琛耐人寻味的打量他们:“怎么?你们认识?”

“不认识!”简惜几乎想都不想就脱口道。

靳浩言默了下继而冷笑一声:“确实不认识,我认识的简惜已经死了。”

简惜终于抬眸瞪向他,两人目光隔空交接,分明有种压抑的气氛。

简惜最终还是保持住了冷静,她今天刚来公司报道,在这里和靳浩言大吵一架对她没什么好处。

她抿了唇别开脸,就当真的不认识他。

“小叔,她是谁?”靳浩言目光依旧盯着她,她为什么会在这?

靳司琛已经把他们两人的反应看在眼里,他只当做什么都不知道,淡声道:“她是公司新聘的设计师。”

设计师?她现在有这种本事?

五年不见,她竟还和当年一样,他以为她会落魄会过得不好,不曾想她比以前更优秀,也更添了一丝韵味。

靳浩言暗暗捏紧了拳头。

“你没事可以回去了。”靳司琛收下他送过来的文件袋。

靳浩言的视线这才收回来,绷紧的脸分明压抑着什么,但他什么都没说,对靳司琛点了个头然后大步离开。

听到他的脚步声走远,简惜紧绷的心弦松下来。

她没想到自己的新老板竟然是靳浩言的小叔!

只是……靳司琛看起来也不过三十岁而已。

她的心湖到底还是被打乱了,维持着表面的镇定:“总裁,我可以回去工作了吗?”

靳司琛眸光幽沉的看她一眼:“去吧。”

他看到她眼底的一丝无措,看来易繁的调查没错,她是他侄子的前女友。

简惜离开总裁办公室,有些恍惚的走向电梯,转角处倏然伸出一只手把她抓过去。

“啊……”她低呼一声,那人立即捂住她的嘴,强行把她拖到无人的角落才放开她。

“靳浩言?你想干什么?”她挣脱了束缚,看清楚绑她的人是谁后,心里蹿起了愠怒。

靳浩言欺身逼近她面前:“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你怎么还有脸回来?你来中盛想干什么?”

简惜没有退后,抬头对上他:“你刚才不是听到了,我现在是中盛的设计师,我当然是来工作,还能干什么?”

“工作?呵……恐怕你另有目的吧!”他扣住下颌,凑近她:“你是不是又犯贱想来勾引我小叔?”

简惜眸光一凝,挥开他的手,抬手就甩他一巴掌!

“靳浩言!你最好不要再胡说八道,不然我告你诽谤!”

被她打一巴掌,靳浩言也怒了:“你不就是这么下作的女人吗?到了今天你还装什么清纯?”

“靳浩言,你可以不相信我,但你不能侮辱我!陆欣晴一句话你就信了,你为什么不信我?”她知道他还在为当年那些相片辱骂她。

“还有,你相信那些相片是真的?你有没有想过相片为什么会在婚礼上出现?”

靳浩言脸色难看的盯着她,心里有一点动摇,但依旧不相信:“你敢说你没有背叛过我?”

简惜心累了,淡漠的望着他:“你爱信不信,反正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她说完便越过他匆忙离开。

如果知道靳浩言的小叔就是中胜的总裁,她绝对不会来这里上班,她不想再和靳家的人扯上任何关系了!

一天的忙碌工作结束后,简惜有些疲累的回到住处。

只是她才进门,简星辰就皱着眉头捂着小肚子从房间出来:“妈咪,我肚子疼。”

简惜闻言连忙把他拉到面前,摸了摸他的肚子:“怎么了?是不是今天在幼儿园吃坏东西了?”

简星辰摇摇头:“我不知道。”

他的小脸有些白,额头还冒出了冷汗,简惜了解自己的儿子,如果不是很疼,他不会吭声。

“妈咪现在就带你去医院。”

“怎么回事?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刚出门买菜的顾雨珊一进来就听到星辰肚子疼,急忙拿起车钥匙:“我去开车。”

两人带着简星辰来到医院,医生检查过后,说是水土不服导致。

简惜和顾雨珊瞬间松了口气。

“我去拿药,雨珊你帮我照看下星辰。”简惜说着拿着药方立即去药房。

简惜很快取到了药,正往回走,转角的时候冷不丁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

陆欣晴!

她在对面走廊,虽然两人间隔着一段距离,但简惜还是一眼就认出她!

此时,陆欣晴正和一个身穿白大褂的男医生说话。

简惜听不到他们说什么,但他们举止暧昧,不知道的人会认为他们是男女朋友。

难道陆欣晴背叛靳浩言?

简惜凝眸打量那个男医生,这男人的侧脸怎么那么像……当年婚礼上那些艳照里的男人!

第7章 一家三口

简惜身子一震,她下意识要过去抓住那个男人看个清楚,眼前倏然出现一道人墙挡住她。

男人低磁的声音落下来:“简惜?”

她抬头看到靳司琛那张和儿子十分相似的脸,又是一瞬的恍惚,但她更急的是要抓住那个男医生。

她推开靳司琛要过去,然而对面走廊已经不见人影,陆欣晴和男医生都不见了!

“你在找谁?”靳司琛见她一脸着急,不由问道。

简惜心里一阵懊恼,竟让他们跑了!

她回过神才发现靳司琛正看着她,他好歹是她上司,总不能太无礼。

她垂眸掩去眼底的情绪:“可能是看错人了。”

“生病了?”靳司琛看到她手里拿着药。

她依旧垂着眸:“我儿子有点不舒服,带他来看看。”说完抬头看向他,反问:“靳总怎么也在医院?”

听她说起儿子,靳司琛想起在机场那一天,小家伙那张稚气又带着倔强冷傲的样子,还是有种熟悉的感觉。

他薄眯着眸子打量眼前的女人,心底又泛起一丝疑惑。

“他怎么了?”他竟不自觉的开口问起小屁孩的情况。

简惜倒是没多想:“有点水土不服,肚子疼,医生给他开药了。”

靳司琛闻言饶有兴致的调侃道:“少吃点冰淇淋就没事了。”

简惜抬眸看到男人薄唇边似有若无的浅弧,怎么办,他这要笑不笑的样子和儿子更像了!

她就那样一眨不眨的注视着男人出了神。

男人俊美无俦的脸凑到她耳边,无比低磁的男声:“你知不知道,用这种眼神看着男人会非常危险?”

简惜蓦然回神,心跳得很快,耳根一下就热了,她慌忙低下头,懊恼不已的咬住唇。

靳司琛看到她这动人的模样,心微微一动,而他再次从她身上闻到他一直在寻找的香气。

他注视她的眸光变得讳莫。

两人之间的气氛有点不一样了,倏然有脚步声往他们这边过来。

“小惜,你取到药没有?”顾雨珊和简星辰在病房等了好一会都不见她回来,只好出来找她。

简惜压下心中的情绪,真是糟糕,她怎么把儿子忘了?

“拿到了,星辰现在怎么样了?”

“好了一点,不过医生说还是要吃药才行。”顾雨珊看到站在一旁高大俊漠的男人,眼底浮起兴味:“小惜,这不是你的老板吗?他怎么也在这?”

没想到靳司琛比电视报道上看起来还要英俊,不过这男人天生自带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高冷,让人不敢轻易靠近。

简惜不方便和靳司琛多说,礼貌道:“靳总,那我回去看孩子了。”她说完便要和顾雨珊一起离开。

男人冷不丁出声:“我去看看他。”

简惜一怔:“这……不用了吧。”她难免奇怪,他是不是太好心了?

他却像是没听到她的拒绝,径直抬起长腿往前走:“哪间病房?”他一副不容拒绝的架势。

简惜扯扯唇:“靳总,您没别的事了吗?”

“医生在给我父亲看病,现在有点时间。”他简单道。

简惜这才知道他为什么也在医院,正踟蹰着,顾雨珊反倒很热情带路:“就在前面转弯,您跟我们走吧。”

顾雨珊说完就拉着简惜走在前面。

简惜瞥她一眼,低声道:“雨珊,你别胡闹。”

顾雨珊不以为意:“你紧张什么?就当是他这个上司关心下属。”

简惜难以拒绝,最后还是带着靳司琛来到病房。

简星辰正皱着小眉头,焉焉的瘫在病床,看到妈咪回来,眼里亮起一点光彩:“妈咪,你总算回来了。”

他看到后面进来的靳司琛,原本垮掉的神情反倒有了些精神:“咦?这个臭屁的叔叔为什么也在这?”

简惜脸上划过一抹尴尬,瞥了眼看不出情绪的男人,连忙对儿子道:“星辰,这位叔叔是妈咪的老板,你叫他靳叔叔。”

简星辰看着还是很高冷的臭屁叔叔:“那么巧?那他来这里干什么?”

靳司琛走到病床旁,看似温和的开口:“听说你不舒服,我来看看你。”他打量着眼前的男孩,越看越是觉得熟悉,心里的疑惑越重了。

简星辰斜睨他一眼,不相信他有那么好心,肯定是他把冰淇淋沾他衣服上,他不高兴了,特意来看他笑话。

“我没事,不需要人探望。”小家伙故意板着脸,还坐直了小身板,证明他很好。

然而下一秒,小家伙的肚子突然咕咕响,他的小脸也要绷不住了!

但是为了不被看笑话,他依旧绷着!

靳司琛看到他这倔模样,薄唇一勾:“要是不舒服就说,我不会笑你。”他看穿小家伙的心思,说完还故意拍拍他的肩。

“我……我没有不舒服!”简星辰绷得小脸都红了,就是不认输,决不能让他看笑话!

简惜看到儿子这样,不禁在心里暗叹一声,也不知道他这脾气像谁?

“先把药吃了吧。”简惜把药和水杯递到小家伙面前。

简星辰立马就接了过来,一口把药吞了,大口喝水。

“慢点。”简惜轻轻拍他后背。

靳司琛站在一旁但笑不语。

顾雨珊看着他们三人,竟有种错觉,他们是一家三口!

并且她发现简星辰竟和靳司琛很像!

第8章 难道五年前那个男人是他?

小家伙吃了药后,简惜让他躺下休息。

她回头看见靳司琛正定定注视着她儿子,那神情意味不明,她心弦微微绷紧。

而此时有人匆忙进来:“小叔,我爷爷怎么了?”

简惜眉头一拧,是靳浩言?

“小叔,听说爷爷晕倒了,他现在怎么样?”靳浩言一进来就问。

他听护士说靳司琛在这间病房,他便急忙进来了,也没看清楚里面是谁。

靳司琛眸光微转,淡声道:“老毛病,医生在医治。”

靳浩言这会才看清楚病房里的人,惊讶不已,怎么又是简惜?

顾雨珊毫不客气,立马出声:“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简惜抿唇不言,坐在病床边照顾儿子,不看他一眼。

靳浩言看到了孩子,他瞳孔一凝,这个孩子怎么……和小叔那么像?!

他猛地看向小叔,难道这是小叔的儿子?

不,小叔身边一个女人都没有,哪来的孩子?

私生子?小叔应该不会做这种荒唐事。

就在他审视简星辰的时候,顾雨珊挡住他视线,再次下逐客令:“你耳聋了?让你出去,没听到?”

靳司琛看了眼一言不发的简惜,眸光微闪,随即对靳浩言道:“你特意过来来看爷爷?”

靳浩言机械的收回目光,心里还是很惊讶。

“欣晴孕吐得厉害,我陪她过来看看,等下和她一起去看爷爷。”

简惜听到他的话,心弦一绷,陆欣晴怀孕了?

靳司琛看了眼腕上的表:“时间差不多了,走吧,我带你去看他。”

他离开前想到什么,回头对简星辰道:“小家伙,记住教训,别吃太多冰淇淋。”

简星辰哼了哼:“叔叔,你真的很臭屁!”言下之意是要你管!

“别说了,躺下休息。”简惜摸摸儿子的头,她怕靳司琛不高兴,他勾了勾唇,并没有生气。

靳司琛往门口走,见靳浩彦愣着不动,还直勾勾的盯着简惜母子,他挑挑眉:“怎么?不去看你爷爷了?”

靳浩言回了神,最后看一眼那个孩子才慢吞吞跟出去。

到了外面,他到底还是忍不住问:“小叔,那个孩子不会是简设计师的儿子吧?”

“是她儿子,怎么了?”靳司琛似有深意的看向他。

靳浩言惊怔在原地,她……儿子?!

简惜居然有儿子了!

他心里腾的一下冒起怒火,她还敢说没有背叛他!

他脸色极差,勉强干笑一声:“没,没什么,就是有点好奇。”

病房里,顾雨珊还在骂靳浩言。

“小惜,你听到靳浩言说什么吗?陆欣晴怀孕了!他真够不要脸的!还好意思在你面前说这种话!”

“不要再提他们了。”简惜不想听到他们的消息,她脑子里浮起今晚在医院走廊看到,陆欣晴和那个男医生。

顾雨珊呼一口气:“对,不提这对狗男女了,坏了我们的心情!”

简星辰眨眨眼:“妈咪,干妈在骂谁?”

简惜摸了摸儿子的头,她和靳浩言之间的恩怨,她从没和儿子说过。

“大人的事,你别多问,乖乖躺着。”

顾雨珊看了看小家伙,迟疑着对简惜道:“小惜,你有没有发现咱家星辰和你老板挺像的?”

简惜还没出声,小家伙就从被子里探出头抗议:“我和那个臭屁叔叔一点都不像,我比他帅多了!”

顾雨珊见他奶凶奶凶的小神情,忍住笑:“对对,你比他帅!”

简惜抿唇看着儿子,她不想承认儿子和靳司琛是真的像,可她无法欺骗自己。

难道五年前那个男人是他?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