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热血兵王

异界魔君全文在线免费阅读、异界魔君TXT免费下载

异界魔君

异界魔君全文在线免费阅读、异界魔君TXT免费下载

小说分类:[玄幻奇幻]

小说连载: [已完结]

上架时间: 2019-02-20 14:01

小说章节:第 1187 章

最新章节: 第1187章 不能说的陷阱(大结局) (2019-02-19 20:17:15)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好看的小说推荐(www.sossw.com)

小说字数: 3,736,897

修真界丹宗唯一传人叶枫在渡劫之时肉体尽毁,带着一缕灵识附身到苍茫大陆一个叫叶不凡的富二代身上。还来不及享受一下富二代的生活,便卷入一场阴谋,待到拔云见日之时,叶家已经家不成家!凭着上一世炼丹之术,叶不凡在这个世界一步一步走向巅峰……

精彩章节试读

第1章 丹圣之死
作为修真界丹宗第十八代传人,同时也是唯一的传人,叶枫有着自己的骄傲。从筑基到进入渡劫期,仅用了短短的二百二十年的时间,绝对是丹宗第一人。即使放眼整个修真界,能出其左右者也寥寥无几。

不过此时叶枫后悔了,带着绝望的后悔!如果自己不是一时冲动服下那粒“蕴神丹”也不至于修为一下子升到渡劫期。

该死的渡劫期!该死的天劫!

叶枫自从踏上修真之途,一路顺风顺水,提升修为有丹药保着,需要材料有药丹去换,大有一技在手,天下我有之势。不过这也导致了叶枫的修为虽然已经到了渡劫期但是肉体的强度却只不过相当于化神期。

以此对抗天劫?虽然此时叶枫拿着当今修真界排名第四和第五的防御法宝,大明天罗伞和九幽法衣,但他仍然后悔了。

无他,只因劫雷出现之时,叶枫看出自己的雷劫竟然是寂灭大劫!

寂灭雷劫同有九重,叶枫渡过第八重之后,大明天罗伞和九幽法衣都已经出现无数裂缝,想要再依靠这两者对抗第九重天劫,已无可能。

将一把丹药放入口中,叶枫大喝道:“贼老天,来吧,小爷给你拼了!”能把丹药按把吃而不是按粒吃的,整个修真界估计也只有叶枫能这般豪爽。

老天似乎听到叶枫的嚎叫,愤怒的将一道道粗若水桶的紫色雷电劈向叶枫。

劫雷闪去,大地之上出现一个方圆数十丈的深坑,大坑之内还飘零着些许碎片。如果仔细辩论还能认出是大明天罗衣和九幽法衣的碎片。

大坑之内,不见人影!

不错,第九重天劫的第三道劫雷直接破开了大明天罗伞和九幽法衣的防御,击碎了叶枫的肉身。带着后悔和绝望,叶枫知道自己这次死定了。

紧接着第四道劫雷劈在叶枫的元神之上,令叶枫感觉到四周的空间在这道劫雷之下也隐隐出现裂缝,而自己的元神在这一击之下,几乎随时都有破碎的可能。

眼看第五道劫雷将至,叶枫双目紧闭,心中大吼道:“下辈子,老子一定要专心修炼肉身!”

就在第五道劫雷把第四道劫雷击出的空间裂缝撕扯得更大之时,一道黝黑的光晕将叶枫的元神牢牢裹住,闪入空间裂缝之中。

第2章 夺舍重生
当叶枫再次醒来时,感觉自己的意识在逐渐模糊,似乎随时都可能消失一般。他坚守着本心,因为他知道,一旦自己的意识消失后,那自己便真正意义上的消失了。

四周一片灰白,自己被一个黑色的光罩笼罩着不断的前进。这是哪里?他不知道。光罩要将他带到哪里?他也不知道。他只知道如果再不尽快找到一具身体温养自己的元神的话,那么自己的最终结果将是魂飞魄散。

这时,灰白空间的远处出现一个小黑点,随着前进的速度黑点在逐渐放大,直到一刻钟后,叶枫才发现黑点竟然是一个星球。

黑光的光罩包裹着叶枫,似乎也感觉到他的元神之力已经近乎枯萎,向着出现的星球飞去。

夺舍重生!这是叶枫此时心中最大的愿望,虽然自己坚守着本心,但他更明白自己的情况,自己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随时都可能……

“希望这个星球上有生命体的存在吧!”叶枫暗自祈祷。不过叶枫的运气并不算好,光罩带着他停留在一片森林的上空。

森林?靠,不是要让我夺舍一头野兽的身体吧!如果真到了那步,叶枫没得选择估计也顾不了那么多,毕竟好死不如赖活着!

光罩似乎也感觉到叶枫的情况越来越差,以极快的速度带着叶枫的元神到了森林中的一个山洞。

山洞的中央燃着一堆篝火,不时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来。内侧躺着一男一女,男的赤身裸体,女的衣衫不整,裙脚之处,印出朵朵梅花,双颊之上还隐有泪痕,从胸前轻微的起伏看得出此时她是昏迷过去。

以叶枫的阅历自然看得出此男子必定对这个少女用强!

“禽兽!”叶枫心中暗骂道。“也不等我来了才开始,错过一场现场版的AV,还是暴力类的。”叶枫有些遗憾。

光罩可没有叶枫这么多的想法,带着叶枫的元神一下子溶入到赤身男子的体内。

进入赤身男子的体内,叶枫才发现这个男子已经死去片刻,但当一些残留的记忆碎片一股脑的涌入叶枫那虚弱的元神中时,叶枫终于再也坚持不住,晕了过去。

赤身男子在叶枫昏迷之后,被一层黑色的光晕包裹起来,还好山洞内的那个女子并未醒来。

赤身男子的手指微微的动了一下,叶枫已经接受了他的一些记忆碎片。

姓名:叶不凡

籍贯:万丰国——东王州——云峰城

身份:二品贵族(纨绔子弟)

睡在一旁的少女正是云峰城城主之女,云若霜。被这小子用药迷倒之后,拖到此山洞之中……

而叶不凡这小子却因为事前服食媚药过量,挂了!否则以叶枫那虚弱的灵魂进入人家身体,指不定夺舍不成,反而会被人家把元神吞噬。这倒也便宜了叶枫,不过便宜之后往往随之而来的就是麻烦。

叶枫,不,应该是叶不凡。从此以后,叶枫这个名字他只能放到心底,至少在自己有绝对的实力之前,他还只能使用叶不凡这个名字。

叶不凡的目光扫向睡在一旁的少女。

衣衫破烂不整,胡乱的搭住娇躯掩盖着处处春光,从叶不凡此时的角度还隐隐可以看到那淡淡血迹,在火光的照耀下,容色晶莹如玉,脸颊上浅浅的泪痕诉说着叶不凡之前的罪行。就在这时,少女长长的睫毛眨动了两下,少女悠然醒来。

第3章 异变突生
云若霜醒来看着叶不凡的那一刻,眼神中便不带一丝生气,有的只是冰冷,一股彻骨的寒意!

在这般眼神之下,叶不凡也有种不安的感觉,老子招谁惹谁了?这事又不是我干的,不过这话也只能在心中想想,其中原因根本就无法对人言。

叶不凡心中暗道:“小子,我占了你这具身体,马上就替你背这个黑锅,咱也算扯平了!”

云若霜沉默地穿着自己的衣服,叶不凡也没有说话,因为他不知道这时自己应该说些什么。

云若霜衣服穿着整齐之后,用一种冷到极点的声音说道:“你如果不打算此时杀我灭口,那我要走了!”

杀人灭口!叶不凡不是没有想过,只不过面对云若霜他还是做不出来,毕竟云若霜的遭遇已经够凄惨了,如果自己再下杀手,似乎有些说不过去,而且此时的叶不凡同样全身一点力量也使不出来。

“你走吧!”叶不凡轻轻地说道。

云若霜从叶不凡的眼中看到了怜悯,这种情绪怎么可能出现在他的身上,他一定是装出来的。“你会后悔的!”云若霜冰冷的丢下一句话,蹒跚的向着洞口走去。

就在这时,山洞之外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

七、八个彪形大汉,手持重剑,身着盔甲,胸口处印着一个“云”字,突然出现在山洞口将云若霜的去路死死封住,接着一个锦衣少年走了出来,目光在山洞中扫过,眼中的狡黠一闪而过,关切地问道:“若霜,你没事吧?”

云若霜根本没看到这些人会突然出现在此地,遇到这样的事,云若霜虽然恨极叶不凡,但并不愿意声张,可是……

云若霜没有说话,脸色依旧冰冷。

少年看着躺在地上的叶不凡,怒喝道:“叶不凡,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做出这等人神公愤之事……”少年似乎情绪激动的有些说不下去。

云峰城中有三大势力:城主府、叶家、林家。

林飞扬,林家第三子,叶不凡大脑中自动出现此人的一些资料。“林公子出现得还真是巧啊!”叶不凡将巧字的音咬得偏重。从林飞扬的出现,叶不凡知道自己已经落入别人所布的局中。

林飞扬并未接叶不凡的话,对身后的人说道:“云城、云武护送若霜回城主府,其他人将叶不凡押到城主府,听候云城主发落!”

云若霜冰冷依旧,对于此间一切恍若未闻,木讷的跟着两个护卫走出了山洞。

目光把云若霜送走之后,林飞扬看着叶不凡说道:“叶少爷,你是打算自己跟我们走,还是先反抗一下再跟我们走?”言毕挥了挥手,身后的云峰卫士向着叶不凡走去。

看着那五个卫士脸上带着一丝胆怯,想来还是有些惧怕自己的身份,不过要说到反抗,叶不凡可没这个打算,以现在的身体情况,绝对是没事找抽。

就在叶不凡准备束手就擒之时,异变突生,一道寒光闪过……

第4章 栽赃嫁祸
一道寒光闪过,五颗大头颅滚落地下,五具无头的尸体软倒在地。

林飞扬拭去大剑上的血迹,一脸笑意的看着叶不凡,说道:“叶兄,不知道我这样做你可满意?”

叶不凡将残存的记忆搜索了一遍,并未发现自己与林飞扬有过什么交情,反而冲突到是有过几次。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你这么做是什么意思?”叶不凡眉头微蹙的问道。

林飞扬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仿佛刚才杀人的并不是自己,说道:“叶、林两家,一直被城主府压制,唇亡齿寒的道理我也懂,自然不希望叶兄因为一点风流事而承受云城主的怒火。叶兄快走吧,其他事情我自会为叶兄处理干净!”

叶不凡站起身来,向林飞扬拱了拱手,一脸得意地说道:“那这次的事就谢谢林兄了,过两天小弟在翠风居摆上一桌,定要和林兄一醉方休。”

看着叶不凡远去的背影,林飞扬脸上泛起阴险的笑容:“白痴!”

离开林飞扬的视线之后,叶不凡的速度骤然加剧,一点都不像那刚才那般无精打采的样子,宛若一头豹子在丛林之中奔跑。

按常理来说,灵魂与新的身体溶合之后,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来适应。但是叶不凡发现此时自己对这具肉体的控制几乎达到完美的地方,仿佛这具身躯本来就是自己的一般。虽然有些疑惑,但此时叶不凡没有时间考虑,他赶着去救人呢……

天色还未放亮,借着点点星光,叶不凡穿过一片丛林,耳中隐隐传来喧哗之声,辩明方向,叶不凡悄悄地潜了过去。

月光下,云若霜衣衫渍起朵朵血花,身体依靠在一棵小树上,脸色刷白……

不远处躺着一具身体,叶不凡认出是护送云若霜的两人之中叫云城的那个卫士。背部中剑,直插心窝,一剑毙命。

而另一个叫做云城的,此时正一脸淫笑的看着云若霜:“云小姐,反正你已经便宜叶不凡那小子了,不如再便宜一下我吧!”

云若霜牙齿磨得咯咯直响,显然那个名字再次触碰到她的禁忌,看着云城那般小人模样,云若霜突然发出让人不寒而栗的笑声。

“不好!”听到这般笑声,叶不凡一个闪身,从树林中穿出抄起尸体旁边的大剑,向着云城奔驰而去。

云城突闻身后传来异动,回头之际,看见手持大剑向自己砍杀而来的叶不凡。

叶不凡虽然有些纨绔,但手底下也不算太弱,至少比起这个城主府的卫士要强上几分。

面对突然而至的叶不凡,云城心中一惊,立刻抬剑格挡!

哪知叶不凡看似雷霆万钧的劈砍在中途突然变招,改劈为削,快若闪电的一剑,划破了云城的喉咙。

第5章 危机重重
云城只觉喉咙传来一阵凉意,丢弃大剑,双手连忙捂住喉咙,用力的张了几下嘴,最终还是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倒了下去……

叶不凡在划开云城的喉咙之后,依然保持着前冲之势向着云若霜奔去,突然大剑一挥,“咣……”的一声,把云若霜手中的匕首打击在地。

云若霜望着突然出现的叶不凡,带着哭腔喝道:“你还要干什么?你怎么不让我死!……”

云若霜那幽怨的哭声似乎感染了叶不凡。我他妈到底招谁惹谁了?好好的服个蕴神丹,服出了天劫;渡个天劫被打得肉身尽毁,元神也差点寂灭;刚寻得一个肉体重生,又赶上这小子刚对人家施暴,而且还陷入一场危机之中……

“不许哭了!”被云若霜吵得有些心烦的叶不凡怒喝道。

云若霜顿时止住哭声,无声的哽咽中眼泪如断线的珠子一颗颗的出现在脸颊,她不敢哭,她怕叶不凡。叶不凡是个恶魔,尤其是黑夜中的叶不凡。

“我们中了别人的圈套!”见云若霜没再哭出声,叶不凡说道:“你把事情从头到尾想一遍,你不觉得一切都太巧合了吗?”

从云城突然出手杀掉云武,又偷袭一掌击伤自己,云若霜就已经意识到情况不对,她不是傻子,但她却一个女人。“圈套又如何?阴谋又怎样?难道我失去的你还能给我补回来?我恨你!”云若霜用有些沙哑的声音喊道。

爱过方知情浓,死过方知命重!

此时的叶不凡可不想自己刚重生就被宰了,而云若霜则是自己是否能生存下来的关键。如果云若霜死在森林内,自己就算能走出这片森林,只怕也无法面对城主府与林家。而自己这样一个纨绔,叶家是否会舍弃自己,叶不凡没有把握,他更愿意把自己的命运把握在自己手中。

“你这个傻女人,如果我们都在森林里出了事,云、叶两家必然发生一场大战,这只会让林家坐收渔利,难道你不为你爹想想吗?”叶不凡大声的吼道。他知道云若霜此时的情绪非常凌乱,轻言细语她绝对听不得去,唯有如此尚有一丝机会。

果然,云若霜愣了一会说道:“我管不了那么多,我现在只想要你死!”说完向着叶不凡扑去。

看着已经近乎失去理智的云若霜,叶不凡一记刀手劈在其颈部,云若霜软软的倒在了叶不凡的怀中。

美人入怀,叶不凡此时却连多看一眼的心情都没有。林家花这般设计叶、云两家,只怕不会这么轻易让云若霜走出这片森林,只有云若霜的死亡才会激起云城主的疯狂……

抱着云若霜,叶不凡并没有向着森林外走去,反而向着山洞的方向行去。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至少短时间内山洞是安全的。

第6章 落入局中
至于向着森林外走去,叶不凡不是没有想过,只不过遇上林家人的概率比较高,凭着此时自己这付身子板,对付几个普通护城卫士还可以,如果面对林家之人,叶不凡可没有这个自信。

山洞之内,尸体已经不见了,除了刚才那团燃烧的篝火已经熄灭,其他都没有任何变化。

叶不凡将云若霜放到地上,整个人陷入沉寂之中,连篝火都不敢再次点燃。

黎明前的一刻,是一天之中最黑暗的时候,也是最寒冷的时候,陷入昏迷中的云若霜此时身体卷着一团,轻微的颤抖着。

叶不凡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云若霜的身上,开始盘坐起来修炼。他不怕,只要熬过了最黑暗的时间,光明来临之时,以叶、云两家的势力一定会很快搜到这里。短时间内,林家却不会再到这里搜索。

脱去外衣的叶不凡,此时也极为单薄,原本他以为自己修炼便可以不惧寒冷,但开始修炼时他才发现,这个星球之中连一丝天地元力都没有,无法吸入天地元力,如何修炼?

寒意吞噬着叶不凡的内心,来自内心深处的寒意比起肉体上的寒冷更为可怕!渡劫失败,叶不凡只是后悔没有修炼好肉身,并没有感觉到害怕;陷入林家所布的局中,他同样不怕,他相信只要自己保护好了云若霜,到时云城主也至于取了自己的性命。

可是无法修炼,这令叶不凡害怕到了极点!不能修炼说明自己只能是一个废人,曾经的骄傲令叶不凡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发生在自己身上。

心中的寒意,夜风的阴冷使得疲惫交加的叶不凡沉沉的睡着了……

阳光透过洞口,照射在云若霜的脸颊上。云若霜悠然醒来,扭了扭还有些发痛的脖子睁开双眼,再次看到这个如同梦魇的环境,大脑传来一阵刺痛,双手紧紧地抱着头。

就在双手抬起之时,叶不凡披在她身上的外衣落在地上,云若霜看着那件外套,再看着一边卷成一团睡着的叶不凡。

“是他给自己披上的?伪装的!他一定是害怕父亲的报复故意伪装出来的!”云若霜心中有个声音在不断的叫嚣着。

拾起地上的重剑,云若霜向着沉睡中的叶不凡缓缓走去。杀了他,然后再自杀,一了百了!

云若霜走到叶不凡身前,双手高举重剑,只要这一剑劈下去,一切痛苦都会散去。

就在这时,一道青影从洞口闪过,云若霜顿觉手中一轻,定眼一看,来人正怒瞪着自己。“叶……”想着叶不凡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云若霜这声叶世伯还是没有喊出口,泪花再次在眼中打转。

来人正是叶不凡的父亲,叶剑!

第7章 一个交代
昨晚叶不凡一夜未归,林家又活动频繁,叶剑心中隐隐有些不安便带着人去寻找叶不凡。赌场、妓院、酒楼……叶不凡常去的地方都找过,却不见人影,叶剑更加留意林家的动向。

终于在最关键的一刻出现在此地,否则叶不凡就要用自己的生命为别人的风流事买单了!

“父亲!”看着突然出现的叶剑,被惊醒的叶不凡自然的叫道,甚至都没有经过大脑,这大概是这具身体上还残存的一些意识吧。

叶剑严厉的目光从叶不凡的身上扫过,哼了一声没再说话。看着云若霜的样子,叶剑自然能猜到发生了什么事。这时又从洞口进来一个中年男子,叶不凡从记忆碎片中知道这人正是云峰城主——云天傲,更是云若霜的父亲。

看着山洞内的一切,云天傲的脸色冰冷,站在叶剑身后的叶不凡都能感觉到阵阵寒意。

“叶剑,今天这事,我需要一个交待!”云天傲半晌之后从牙缝中崩出一句话。

“云兄,此地不是解决问题的地方,一切我们等回城之后再说,你看可好?”知道自家理亏的叶剑,此时说起话来难免底气有些不足。

“可以,不过我要把那小子带走!”云天傲充满寒意的眼神瞪着叶不凡。

“不可能!”叶剑坚定的说道。

云天傲怒极反笑:“他做过什么事,我想你也清楚,今天我一定要把他带走,如果你要阻止就别怪我不顾忌叶、云两家的情面!”

看着云天傲坚硬的态度,叶不凡开始为叶剑担心起来。叶剑是叶家家主不错,但是他的实力在叶家却算不得最强,比起云天傲来说还有一段距离。

此时见叶剑面对云天傲依然把自己护在身后,上一世作为孤儿的叶不凡心中生出一种异样的温暖:“这就是父爱吗?明知道自己做错了,却还是依然不顾一切的护着自己。”

“今天之事,我自会给云城主一个交待,但这不孝子我一定要带回家。”叶剑并不知道叶不凡此时心中的想法。

“好,很好!”云天傲看着女儿的模样,心中的愤怒已经吞食了往日的理智,说道:“那就让我今天领教一下叶兄的高招吧!”

“云世伯,可否让我先说两句话。”叶不凡自然不愿意叶剑与云天傲发生正面的碰撞。

“你还有什么好说的?”云傲天狠瞪着叶不凡,仿佛想一口把叶不凡吞下。

接着叶不凡把昨晚到现在发生的事向云傲天说了一遍,当然还是做了一些适当的修改。比如自己主动服下媚药行那苟且之事被他说成是自己昨晚被人打晕,醒来之时已经在这山洞之内,而且被人灌下媚药,对云若霜那般作为也是不得已而为知。

至于林飞扬的一举一动,则被他形容的淋漓尽致,当然云若霜之事也被叶不凡夸大不少,毕竟先得缓和一下云傲天的情绪不是。

第8章 三大长老
以叶、云两家的势力,对于昨晚林家的一些异动自然也有所觉,只不过当时云天傲见女儿这般模样,愤怒之中并未多想,经叶不凡这一点明,同时也嗅到阴谋的味道。

“无论如何,这事你也脱不了关系,而且以你的信誉这些话并不足以让我满意。”云傲天的态度并没有改变,只不过此时看向叶不凡的眼神不再如之前那般冰冷。

靠!说了半天还要带老子走,给你带走,小命能不能保住还难说。叶不凡又说道:“如果云世伯不信,可以随我去我救下云小姐的地方看看便知。”

无论如何要把时间拖住,如果到时叶家之人赶来自己便得救了,如果是云家之人先赶到,自己也只是更劣势一些,影响并不大。

叶剑并未打断叶不凡的话语,只是心中有些不解,为何儿子突然之间变得如此沉稳。以前只要自己在身边,他连话都不敢多说,而今天却条理如此清晰。

“不要打算拖时间!我把你带走之后,自然会派人去查探!”作为一城之主的云天傲又岂会看不出叶不凡这点小心思。

“不信你可以问云小姐!”叶不凡无奈之下说道。现在只希望这个女人不要为了报复自己故意说假话。

云若霜感受到三人的目光投向自己,低着头说道:“父亲,我们回去吧!”

没有否认,但说明叶不凡并没有说谎,云傲天自然也不好在借此发挥,而且一旁还有虎视眈眈的林家,“这事,叶家需要给我一个交待!”说完一把拖起云若霜几个起落消失在森林中。

已经做到拼死一战的叶剑,见叶不凡竟然把盛怒中的云傲天说得离去,问道:“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是的,孩儿不孝,让父亲为孩儿担心了!”要保住小命还是得先把这大腿抱紧,况且叶不凡似乎也很享受刚才叶剑保护着他的那种感觉,父爱!

叶家宗堂,也是叶家高层的会议室。

叶剑、叶龙(叶家大长老)、叶虎(叶家二长老)、叶豹(叶家三长老)、叶狂、叶锦、叶凌,当然还有此次的当事人,叶不凡。

这个星球的女人地位并不高,家族议事女人都不得参与,当然叶不凡也同样没有资格,只不过今天事由他起,所以族中长辈需要当面问他一些情况。

三位长老都是叶剑的叔父伯,同时也是叶家耸立云峰城的武力保障,另外三人都是叶剑的兄弟。

叶不凡再次把事情讲述了一遍,不过该修改的地方,他同样一处也没有落下。

叶家宗堂内,诸人都紧锁着眉头,不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片刻之后,叶锦先说道:“不凡,这事你太鲁莽了,怎么就把云小姐给……这要是云家追究起来,总归有些难办。”

叶剑脸色微变,这个兄弟一向与自己不对路,见他借此机会来数落叶不凡的不是,说道:“不凡也说了,当时他是被人陷害,现在说这些都没用,应该讨论一下怎么解决眼下的问题。”

叶锦接着又说道:“这事终归要给云家一个交待。这样吧,一会我带着不凡到云家去一趟,把事实先说清楚,然后再对付林家。”

“跟你去云家?只怕老子就回不来了。”叶不凡心中有些不屑,如此低下的借刀杀人你也好意思在这里拿出来。

果然,叶剑说道:“不凡已经把当时的情况向云天傲解释过了,至于云家方面,我们还是看看他们的态度再说。”叶剑就叶不凡这么一个儿子,面对云天傲他尚且挺身护体,何况此时。

“不凡去云家只是代表着叶家的一种态度,如果此时我们不问不闻的,无疑会把云家推向林家,如果他们两家联手也不是我们可以抗衡的!”叶锦据理力争道。

“够了!”三大长老一直都紧闭着双目,此时对于两人的争论显得有些不耐烦的大长老说道:“我带不凡到云家把这事给说清楚。”

叶剑虽然是叶家家主,但是叶家真正的权利却掌握在三大长老手中,此时见大长老这般说来,也不敢反对。当然也是因为他相信大长老能安然得把叶不凡退出城主府,当下说道:“还不快谢谢大爷爷。去洗个澡换套衣服,速速赶来。”

虽然相信大长老,但叶剑还是需要一些时间来布置一下,不然云天傲真的一怒之下要扣下叶不凡,那也是一件麻烦事。

领命之后的叶不凡自然乐意离开宗堂,宗堂内三大长老给他一种无形的压力,令叶不凡有些喘不过气来。

回到房间下人早已把水放好,叶不凡赤身裸体的跳入澡盆。

“好舒服!”水温适宜,水面上飘散着朵朵花瓣,淡淡的清香洗去叶不凡的疲惫。

叶不凡低头开始观察起自己重新获得的身体。

就这低头一看,叶不凡却被愣住了,脐下三分,丹田之处有一个怪异的图案,一个黑色的珠子,珠身上有着一些凌乱的条纹。叶不凡相信这个图案肯定不是这具身体原来所带的,因为他认识这个图案。

还在修真界之时,叶不凡无偿的救助过一个落难的修真者,那人为了报恩,将一颗不知名的黑色珠子送给了叶不凡。叶不凡也只是觉得这颗珠子有些奇怪,但并未发现奇特之处,放在储物戒中也就没再拿出来过,久而久之,渐渐的忘记了这颗珠子的存在。

而此时丹田之上的图纹却与那颗珠子上的一模一样,如此说来护着自己的那道黑色光罩便是那颗珠子所化……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