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热血兵王

九州狂少在线免费阅读、九州狂少无弹窗无广告

九州狂少

九州狂少在线免费阅读、九州狂少无弹窗无广告

小说分类:[都市情感]

小说连载: [连载中]

上架时间: 2020-06-29 18:19

小说章节:第 2406 章

最新章节: 第2406章 (2020-10-19 13:51:33)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好看的小说推荐(www.sossw.com)

小说字数: 2,567,621

五年前,父亲公司被人设计陷害,血本无归,江北辰为了给父亲治病在亲人面前受尽屈辱,甚至被未婚妻无情抛弃,最后更是被沉入江中。五年后,他荣耀加身,强势归来,不仅扫尽一切凌辱,为父报仇,更是屹立九州之巅,俯瞰天下。

精彩章节试读

第1章 归来

深秋。

云海市国际机场。

一名青年从私人飞机上缓缓走了下来。

剑眉星目,器宇轩昂!

地面上,十几名西装革履的男子,站成一排,身如标枪!

“军门!”

他们神情恭敬,齐声高呼。

因为这青年,是血浮屠的执掌者,是西境的扛鼎支柱!

更是绝无仅有的少年天将!

堪称,当世传奇。

感受到阔别已久的气息,江北辰的指尖微微有些颤抖。

当年,父亲欠下光辉集团巨款,心脏病突发。

江北辰在云山江家门口跪了三天三夜,势利的大伯见死不救。

无奈,他去求助父亲的挚友王伯仁。

却意外撞破,同他已有婚约的王家二女王子晴,与堂兄江轩辕的奸情。

不仅如此,堂兄还借机羞辱他,让他跪下学狗叫。

让他恨天欲狂的是,钱借到了,父亲却没等到他赶回医院那一刻……

父亲下葬当日,光辉集团的人更是将他沉江!

江北辰忘不了所有亲戚对那时的他避如蛇蝎的态度、大伯的绝情。

更忘不了前女友和堂兄的背叛和欺辱!

还有光辉集团斩尽杀绝的毒辣!

被沉江那一刻,他以为自己会死。

他恨,他不甘啊!

可谁又能想到,他意外被恩人救起,入了西境。

这五年,他立下赫赫功名,成就军门传奇!

当年的遗憾,一直是他心里的一根刺。

人死不能复生。

但这个仇,他必须替父亲报了!

……

“军门,天气凉,您的伤还没痊愈,注意保暖!”

身后一名高大男子走上前来,为他披上一件黑色大氅,而后恭敬地退到一边。

“无碍!”

江北辰摆了摆手,旋即目光移向前方,脸色有些阴郁地开口道:“我让你查的事怎么样了?”

“已经有些眉目了!”

高大男子点了点头,“光辉集团这几年发展迅猛,总部搬到了江南!”

“但我们在调查当中遇到了一些阻碍,光辉集团背后似乎与京畿方面有些关系!”

“京畿?”江北辰冷笑一声。

“继续调查,这件事我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江北辰眼神闪过一丝凛冽寒意。

“是!”高大男子躬身答道。

“可还有事汇报?”

“军门,云海市首富何浮生得知你回来了,特将何家旗下的荣鼎投资公司划到了你名下,稍后他会安排秘书与你对接。”

“他的消息倒是灵通。”江北辰无奈地笑了笑。

三年前,他南下执行任务的时候,无意间救下何浮生一家老小,其实不过是随手为之。

但何浮生却当场发誓,何家上下将毕生侍奉、追随江北辰。

他这次回云海秘密修养,并不想惊动太多的人,否则怕西境局势动荡。

况且他回来,还有一件事要办,那就是要补偿他的妻子。

当年,王伯仁出差在外,不知道王子晴与江轩辕的所作所为。

后来王伯仁知晓此事,万般愧疚,便执意再将自己的大女儿王雪舞许配给他。

只是,江北辰除了三年前,完婚当晚见了王雪舞一面,此后三年,从未回来过。

江北辰自知理亏,心怀愧疚。

所以他想着趁此时机,好好补偿一下王雪舞。

何浮生此举,给了他一个商人的身份,倒是合了他的意。

“好了,你们退下吧,有情况随时向我汇报!”

江北辰摆了摆手。

高大男子带着西装革履的十几人隐没在机场的人流之中。

江北辰也迈步向机场出口走去。

走到出口,他的身形却是一怔,因为他看到了一道熟悉又陌生的倩影。

一名女子站在一辆宝马前,身材尤为高挑,五官精致,浑身散发着冷艳气质,她站在那,就是全场的焦点。

王雪舞,云海市王家大小姐,也是江北辰结婚三年的妻子。

结婚三年,也离别了三年的妻子。

没想到,她会来接自己。

江北辰快步走到王雪舞跟前,看着她微红的眼眶,想给她一个拥抱,又担心太过唐突。

心有愧疚,想说几句抱歉的话,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最终,还是王雪舞开口道:“回来了。”

“回来了。”江北辰嗓子有些紧,沉声答道。

“上车吧。”王雪舞低下头去,没有再多说什么,二人便上了车。

车子是宝马5系,有专门的司机,江北辰原本想要坐在后边,却发现后座还坐着一名女子,看样子是王雪舞的助理,他便坐到了副驾的位子。

“雪舞姐,我们耽误了半个钟头了,您和陈总约好的时间就快到了。”

小助理低头看着手上的腕表,一脸愁苦,“如果这次再拿不到投资,今晚王家董事会的时候,我们思韵可就真的没法跟董事长交代了!”

说完,她瞥了一眼江北辰,眼神中闪过不耐。

王雪舞也看了看时间,向司机道:“小胡,开快点,先把我丈夫送回家。”

三年前。

小妹王子晴与江家大少爷江轩辕未婚先孕,奉子成婚。

重门风的父亲一气之下得了重病,就让王雪舞履行和江北辰的婚约。

而王雪舞作为长女,为了父亲,只能顺从他的意愿下嫁江北辰。

因为江北辰弃子的身份,王雪舞这些年没少受委屈。

旁人的嘲讽,家族的排挤……

这三年来,她默默地扛下了所有的压力,如今,他终于退伍回来了。

但愿,能给她的生活带来一些改变吧。

江北辰听见“我丈夫”这三个字,心底不禁有些触动。

从她们的谈话中,得知王雪舞还有生意要谈,江北辰歉意更浓。

他想开口让王雪舞先忙,他自己打车回去就行。

就在这时候,助理于茜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喂,陈总,您到了是吧?非常不好意思,我们这大概还需要半个小时,哦,好的好的!”

挂了电话,于茜对着王雪舞说道:“雪舞姐,陈总说让您不要着急,他会直接到家里来找您!”

“谈的是生意,他到家里来做什么?”王雪舞眉头皱了皱。

于茜却抿嘴一笑:“还能是为了什么呀,还不是雪舞姐您魅力大,只要您勾勾手,云海市哪个青年才俊,能够抵挡得了?”

“如果您现在是未婚,咱们公司的门恐怕早就被那些豪门公子给踏破了!”

于茜话里有话,同时不屑地瞟了前座的江北辰一眼,轻轻地哼了一声。

“于茜,你不要乱说话,我已经结婚了。”

王雪舞斥了一句,扫了江北辰一眼,脸色微微发红。

虽然两人的婚姻有名无实,但她一直把江北辰当成丈夫那样去尊重。

这三年,她之所以能坚持下来,一方面是对父亲的孝心,另一方面就是她本性善良,觉得既然嫁给了江北辰,便要恪守妻子的本分。

江北辰皱了皱眉头,这助理似乎对他很有意见啊。

但他听见王雪舞的话,心头有些暖,也没再多说什么。

至于那个什么陈总,谈生意要谈到自己妻子家里去,他倒要看看是什么样的“青年才俊”。

随后,王雪舞岔开了话题,跟于茜聊起了公司的事。

江北辰在旁边听了个大概。

王家的思韵公司是做内衣品牌的,最近工厂设备升级,需要一千万的资金,不然产品恐怕面临滞销的风险。

“你需要一千万是吗?我或许可以帮忙!”江北辰忽然开口打断了两人的谈话。

第2章 我是她丈夫

“你有一千万?开什么玩笑!”

于茜不屑地笑了,“你一个当兵的,不吃不喝攒十年津贴,能攒到一百万吗?可别吹牛了!”

她本就看不起江北辰。

一个被江家逐出门的废物,就算去当了兵,也混不出个人样来。

也不知道雪舞姐怎么想的,得知这废物退伍回家,居然还来接机。

现在这废物还在这里吹牛,能拿出一千万?他还当他是当年的江家少爷呢?

王雪舞也忍不住皱了皱眉头,确实,他一个当兵的,部队又不允许搞副业,哪来那么多钱?

不过,她相信江北辰也是真心想帮自己。

毕竟以前江北辰也是富家子弟,或许,他想去找以前的朋友帮忙筹钱吧。

想到这,王雪舞又有些替江北辰心酸。

以前的朋友,现在还认他的,估计也没几个了。

“于茜!”王雪舞低声呵斥了一句,随后对江北辰说道,“你刚回来,先安顿好。公司的事,我会想办法的,实在不行我再找你帮忙。”

她虽然不指望江北辰能帮上忙,但也不想打击他的自尊。

江北辰默然,便也不再说什么了。

过了半小时。

车子驶入郊区一座豪华别墅。

“雪舞,你回来了!”

几人刚下车,后边一辆奔驰商务也跟了进来,车子停下,一名高大帅气的男子连忙笑呵呵地走了过来。

“陈总,有什么事咱们可以到公司谈,你跑到我家里来是什么意思?”王雪舞脸色有些不悦。

“雪舞,我的心思你难道还不明白吗?”陈志超摇了摇头,一脸认真的说道:“我知道你公司遇到了困难,我是来帮你的!”

“最近荣鼎看上了我的那家科技公司,打算投资两千万,我马上就会有一大笔资金到账,到时候可以分出一部分来帮思韵!”陈志超一脸得意地说道。

“荣鼎?”王雪舞美眸震惊。

在江北的投资界,荣鼎可是数一数二的大公司了。

而江北辰则是愣了一下,旋即露出玩味的笑容,这不正是何浮生划给他的那家投资公司嘛。

“陈总,您可真是年少有为,居然能获得荣鼎的投资,那你以后可是要发达了!”一旁的助理于茜也是美眸湛湛的说道。

陈志超原本的公司也就1000多万的资产,这下等于坐了火箭,甚至以后成为上市公司也并非没有可能。

“哪里哪里,诶,这位是……”

这时候陈志超终于发现了旁边还站着一位高大挺拔的男子。虽然长得不是多么帅气,但浑身有种铁血气息,让他微微有些压力。

“他……”王雪舞正要开口,便被江北辰打断。

“我是江北辰,王雪舞的丈夫!”江北辰直接开口说道。

“你的好意我替她领了,但是我们家自己的事不需要你操心,你可以走了!”

此话一出,王雪舞和于茜都忍不住呆了一下。

“哦……原来你就是那个当兵的废物?”

陈志超显然也听说过江北辰的事,知道王家是有这么个废物女婿,是个当兵的。

一个当兵的而已,能有什么前途?

在他眼里,江北辰在王家的地位就跟上门女婿没有区别。

“我是当兵的,但不是废物,你,可以滚了!”江北辰冷冷地说了一句。

此话一出,陈志超脸色刷的变了。

没想到这个废物竟然敢这么跟他说话,居然敢让他滚?

“北辰,你快给陈总道歉!”王雪舞也顿时急了,她没想到江北辰会这么莽撞。

陈志超坐拥着资产千万的公司,在云海市也算是有头有面的人物,更别说,她现在资金方面还有求于对方。

而江北辰呢,一个退伍兵,没权没势,轻易就把对方得罪了,肯定会被报复的。

“他还没有资格让我道歉!”

没想到,江北辰根本不领情,依然冷冷地看着陈志超。

陈志超怒极反笑,“呵呵,我没资格?”

“我的科技公司本就资产过千万,现在还被荣鼎看中,马上就能获得两千万的投资,前途不可限量!你有什么可以跟我比的?”

“你根本就是嫉妒!因为我可以帮雪舞,你不行!”

江北辰闻言,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哦?你就这么确定,荣鼎真的会给你投资?”

第3章 撤销投资

陈志超一愣,他没想到江北辰会这么问。

“江北辰,你什么意思?”

江北辰面无表情地道:“没什么意思,只是想提醒你,别太狂妄!”

王雪舞见陈志超脸色越发阴沉,忙开口道:“陈总,我代他向你道歉,对不起!北辰他在部队里待久了,说话比较冲,你别放在心上。”

陈志超原本就生气,此刻见王雪舞维护起江北辰来,无异于火上浇油。

“雪舞,你……你竟然维护这个废物?”陈志超恨得牙痒痒。

王雪舞本来就对陈志超不感冒,对他擅自上门也有些不悦。

现在听他张口闭口管江北辰叫废物,心里更不舒服了。

“北辰他不是废物,他是我的丈夫!”王雪舞鼓起勇气道。

“你……”陈志超气得不行,却又还对王雪舞有些念想,只能极力克制着,“雪舞,你迟早会明白,能在事业上给你帮助的是我,他这种人,只会拖累你。”

说罢,陈志超气冲冲转身上车离去。

王雪舞看着陈志超离去的身影,松了一口气,但同时,也深深地皱起了眉头。

这下,算是把陈志超得罪了,资金的事,可能也泡汤了。

想到这,王雪舞的心情变得沉重起来。

“陈总被你气跑了,这下你满意了吧!”于茜反应过来,没好气地冲江北辰吼道。

江北辰并没理会于茜,刚才王雪舞的维护让他很是感动,所以他的心情十分不错,也就懒得和于茜计较了。

于茜见江北辰竟然无视自己,气得跺了跺脚,转身跑进了别墅。

而江北辰走到王雪舞身边,轻轻搂着她的肩膀道:“放心,资金的问题,会解决的。”

王雪舞娇躯一颤,江北辰声音不大,话语间却似乎蕴含着一种魔力,令人信服,让她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至于陈志超,江北辰根本没放在心上。

以他的身份,陈志超这种人,根本连与他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江北辰松开王雪舞,二人一起朝别墅走去。

刚走到门口,一个打扮妖艳的妇女迎了出来,虽然已经半老徐娘,但由于保养得很好,就跟三十多岁的少妇差不多。

这女人便是王雪舞和王子晴的母亲,刁玉兰。

江北辰礼貌地问候道:“伯母!”

“你叫我什么?”刁玉兰脸色难看的要命。

在她眼里,江北辰其实就是个上门女婿,见面居然连“妈”都不叫,这是要造反吗?

“伯母,我需要时间适应一下!”

“你滚!滚出去!”刁玉兰一边骂着,一边用力推搡江北辰。

“妈,你这是干什么?”王雪舞对母亲的举动很是无奈,“北辰他说需要适应,你就给他一点时间吧。”

“女儿,你还向着这个废物?!连声‘妈’都不叫,还想进我的家?门都没有!”

“他害得咱们家被人嘲笑,还耽误了你的幸福。还有,我可听于茜说了,这废物刚回来,还把志超给得罪了,现在筹不到资金,董事长不会放过你的!”

王雪舞无奈道:“资金的事我会再想办法的,妈你就别添乱了行吗?”

“妈这是为你着想!女儿啊,听妈的话,和他离婚吧!像志超那样帅气又多金的青年才俊,才是你的良配,和这个废物在一起,能有什么前途?”

王雪舞头疼不已,有这么个妈,她也不知道该上哪说理去。

“妈,这三年我都没想过要离婚,现在北辰回来了,我更不会离婚的。”

王雪舞无奈道,“而且,当初结婚是爸的意思,也是江伯父的遗志,爸现在在国外,离婚的事你也别和我提了。”

刁玉兰见王雪舞说不听,气得索性进了卧室,“砰”的一声摔上了门。

王雪舞懒得理她,领着江北辰进了门:“你先去洗个澡吧,衣服我让保姆准备好了。你洗完澡好好休息,我要回一趟公司。”

江北辰点了点头,在保姆的带领下上了楼。

他刚走进卧室,一个电话便打过来了,是一个很甜的女性声音:“江总,我是荣鼎公司的总裁秘书张苗,是何董事长吩咐,让我与您对接,从今以后,您就是我的老板,有什么事情您尽管吩咐!”

“两件事!”

江北辰直接便下达了命令:“一,取消与陈志超的合作,撤销对他名下科技公司的投资计划!”

“二,准备一张一千万的支票,送到思韵总经理王雪舞的手里!”

第4章 混得咋样

“明白!”

虽然张苗对这两道命令有些疑惑,但下达命令的是老板,她不敢有丝毫质疑。

不过这个陈志超要倒霉了!

因为两方合作的项目已经进行到了一半,为了迎合荣鼎的投资,陈志超前期投入很大,如果这个时候撤资,荣鼎倒没什么,但对方绝对会是倾家荡产的下场!

江北辰挂了电话,就进了浴室,刚淋上热水澡,一种难掩的疲惫感瞬间涌了上来,旋即胸口忽然传来一股难掩的剧痛。

他连忙抚着墙壁,大口大口喘息起来。

在西境的最后一次任务,他受了很重的伤势,差点死在了战场上,虽然侥幸留下性命,但五脏六腑却造成了永久损伤。

甚至随时都有殒命的危险。

不然,以他在西境的地位和重要性,上峰也不会批准他暂时伤退。

冲了会儿热水澡,江北辰感觉身体终于舒服了一些。

他走出浴室,换上衣服,关上门,在床上盘坐起来,进行调息。

虽然这次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受了很严重的伤势,但也同样遇到了莫大的机遇。

让他在一个洞府之中得到了一张神秘残片,上面记载着一个上古传承——《玄清决》!

《玄清决》不知是何人所创,但却无比神奇,让垂死边缘的江北辰稳住了伤势。

同时他在这张残片上得到一个秘密,玄清决的主人曾炼制一枚“九命金丹”,九命金丹不但可以生死人医白骨。

而且可以彻底让人脱胎换骨!

不过残片一共有九块,他如今才得到了一块。想要找到九命,必须凑齐所有残片才行。数月之前他已命人到处寻找,只是此时暂无所获。

但好在有玄清决能够稳定住伤势,倒也不急于一时。

呼!

天色渐晚,江北辰吐出一口白气,缓缓睁开眼睛。

而这时候,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猴子?”江北辰有些意外,没想到给他打电话的是老同学刘候,当年上学的时候,刘候跟他的关系最好,江北辰在部队两人也没有断了联系。

“江哥,今天有同学从机场看到你,听说你回来了?”刘候小心翼翼问道,电话那头有些吵闹的声音,隐隐约约有人碰杯,有人吆喝。

“嗯,今天回来的!”江北辰没有隐瞒。

“哦,回来就好,那个,我们这边同学聚会,你能过来吗?”

“现在?”

“嗯,他们听说你回来,都想见见你!”刘候语气有些不自然。

这时候电话那头忽然吵杂起来。

“你让他来,让我们看看江二少爷混的咋样,是不是当上将军了!”

“哈哈!人家现在可是开坦克的!”

“呵呵,一个被逐出家门的废物,他要是能开坦克,我都能开航母!”

“哈哈哈哈!”

“江哥,你等我一下,我出去跟你说!”

另一头,刘候连忙捂着电话,跑到了外面。

“江哥,你还是别来了!”

刘候重新对上话筒,叹了一声道:“实话我也不瞒你,李立伟这小子发达了,在一家港企做总监,我这头有个小买卖等着他签字,他说如果我不能把你找来,他就不给我签字!”刘候也是个干脆人,说话不拖泥带水,直接把情况告诉了江北辰。

江北辰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脑海里浮现出一道歪瓜裂枣的身影。

李立伟!

当年班上一个穷小子,平时自卑的连话都不敢说,偏偏暗恋班级一个漂亮女生。

而这个漂亮女生,又偏偏喜欢江北辰,而且还当面把话挑明。

结果自然是被江北辰拒绝了,当众颜面扫地。

李立伟见女神受辱,不知哪来的勇气去找江北辰,结果自然是被江北辰踩在了脚下。

学生时代的奇耻大辱!

“江哥,我也知道了,李立伟找你来是想干什么,你别来了,大不了我刘候另起炉灶,再找下家!”刘候心知肚明,如今李立伟当上总监了,找江北辰过来只有一个目的。

就是要把当年的面子找回来!

“没事猴子,我江北辰什么时候怕过事?他不是想找我去吗,我现在就过去!”

原本江北辰是不会参加这种聚会的,但事关刘候他就不能不管了。

刘候很激动,江哥还是没变啊,还是这么威武霸气。

“那行江哥,你在哪,我现在开车过去接你!”刘候语气有些激动,几年不见了,他也挺想念江北辰的。

“不用,你把地址告诉我,我自己过去就行!”

江北辰向刘候询问了地址,挂了电话,便披上外衣出门。

刘候说的地方,是一间名叫“花前月下”的休闲会所。离王家别墅不到一公里,走着便到了。

会所一楼是茶餐厅,楼上便是ktv包房。连吃带玩一条龙下来怎么说也得人均千八百块,在整个云海市已经属于很高的消费了。

江北辰来到一楼包间的时候,十几个人正在里面推杯换盏。

“哟!这不是江二少爷吗?快快快,给倒个位子!”李立伟见江北辰来了连忙张罗起来,光嘴说了,屁股也没挪一下,其他人也只是扫了江北辰一眼,也都是无动于衷的神色。

只有刘候连忙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江哥,你坐我这!”

可位子就那么大,江北辰坐了刘候就坐不了。

最后让服务员换了两个小凳来,俩人这才勉强坐下。

“北辰,听说你当兵去了,这几年在部队混的咋样?”李立伟不咸不淡地问了一句,随手打开一盒九五至尊,挨个传了下了。

其他同学目光也都聚集在了江北辰的身上。

当年江北辰可是赫赫有名的江二少,众人如今都是好奇,如今他究竟混得如何?

第5章 要脸,还是要钱

“我暂时退伍了,在家待业!”江北辰手里夹着菜淡淡说道。

此话一出,众人的眼神便更加轻蔑了。

落了毛的凤凰不如鸡,当初江北辰是豪门公子,身边不少跟班。

如今不过是一个落魄的退伍兵,谁眼里还能瞧得起?

“北辰,既然待业,不如跟我混吧,我们公司目前正在招保安,你正好专业对口!”李立伟用施舍的语气说道,眼神格外轻蔑。

“专业对口?立伟,你可别搞笑了。你们可是港企,即便保安也是要会英语的大学生吧?北辰连高中都没读完就当兵去了,恐怕不合适!”

“是啊,现在这社会连个文凭都没有,当保安都没人要!”

“据说卖猪肉的都要大学生,哈哈!”

众人冷嘲热讽的,说到最后,除了刘候,所有人都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对了北辰,你这条件,应该还没对象呢吧?我记得当时咱们的班花可是很喜欢你来着,还给你写过情书呢!”

而这时候忽然有位同学竟然提起了当年那件事。

所有人的目光,都纷纷飘向了旁边一位打扮俏丽的女生。

打扮俏丽的女生,自然便是当初追求过江北辰的女生,张欣然。

自从江北辰落座,张欣然脸色便有些不太自然,同时暗中偷偷打量着江北辰。

而此刻听到众人调侃这事,脸色立马红了起来。

当年她可是班级的班花,就因为当年被江北辰拒绝,才颜面扫地。

那件事对她来说就是个污点!

李立伟脸色更加难看,因为当年就是为了给张欣然打抱不平,才被江北辰踩在了脚底下。

即便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多年,依旧耿耿于怀。

“嗨,过去的事还提它干嘛,现在我都有男朋友了!”张欣然勉强笑了笑,旋即又连忙说道:“而且我男朋友很优秀,现在已经在荣鼎投资公司做到人事经理了!”

“哇,荣鼎,那可是云海市最大的风投了!”

“据说在荣鼎的前台都月薪过万呢!你男朋友是经理级别,那年薪恐怕得几十万吧?”

“欣然,你男朋友很优秀啊,年青有为!”

张欣然被这么一夸心里美滋滋的,旋即瞥了江北辰一眼,不觉傲慢地冷笑起来。

“所以我说姐妹们,找对象就是要找像我男朋友这种有能力的,即便家里败了,靠自己的能力也能获得一席之地!”

“而不是像有些人,家道中落,就只能去当兵,成为一个废物!”张欣然若有所指的冷笑道。

指的是谁,众人心里自然清楚,都是忍不住偷笑,眼中露出浓浓的鄙夷之色。

刘候有些担忧地看了江北辰一眼,见江北辰似乎毫不在意,这才松了口气。

这会儿饭吃的差不多了,有人提议到楼上唱歌。

李立伟再次展示自己的经济实力,给大伙开了个大包,叫了几瓶人头马。

“立伟可以啊,这人头马三千多一瓶吧?”

“嗨,立伟人家现在是总监,年薪几十万,几瓶酒算得了什么!”

“牛逼牛逼,伟哥以后得罩着点咱们这些老同学!”

一群同学轮番恭维。的确,年纪轻轻,年入百万,已经属于精英中的精英了。成功人士!

李立伟也是一脸得意之色,眉飞色舞地说道,“嗨!这算什么,我眼下跟荣鼎公司有个大单子,如果成了,我在公司立马就是副总!年薪百万!”

“到时候我请同学们到水上人间乐呵乐呵!”

众人眼前一亮,水上人间啊,那可是荆州最顶级的会所,富人的天堂,众人可是只听过没去过。

于是又纷纷对李立伟恭维起来。

气氛顿时有些活跃,众人轮番围绕李立伟敬酒,还做起了游戏,倒是把刘候和江北辰晾在了一边。

两人自饮自酌,唠着嗑,刘候一直心不在焉的,不时地朝李立伟那头望一眼。

喝到一半的时候,刘候从自己的公文包里把一本合同拿了过来,朝着李立伟走了过去。

“立伟……”

刘候声音有点小,李立伟正跟人玩骰子拼酒,假装没听见。

“立伟,之前跟你说的这个事……”刘候又拍了拍李立伟的肩膀。

“啊,刘候啊,有事?”

“之前你说我把江哥请来,这合同你就给我签了,我这正好把合同拿来了,要不……”

“你看你,着什么急嘛,今天同学聚会,你让我给你签字,你觉得合适吗?”李立伟忍不住冷笑道。

“就是啊刘候,办事也不看看场合,立伟正喝酒呢,你让人家签字?脑袋有病啊!”

周围顿时便冷嘲热讽起来了。

“哎,也别这么说,换成别人我李立伟指定不惯这毛病,但大家都是同学,能帮还是要帮一把的!”李立伟忽然开口道。

“不过,我忽然想起个事!”

这时候,李立伟忽然打了手响,旋即脸色慢慢转冷。

“当年我为了欣然的事去找江北辰算账,结果被一个狗腿子打翻在地!”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初那个人是你吧?”李立伟忽然似笑非笑道。

刘候怔了一下,脸色顿时有些不自然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想到李立伟竟然还记得这事。

“这么着,你现在给我跪下磕头,为当年的事道歉,我就把字给你签了!”

“你觉得怎么样?”李立伟忽然开口说道。

而听到这话,众人都是楞了一下,就连那边唱歌的女生都停了下来,纷纷朝着这边往望了过来。

刘候气得浑身发抖。

他今天完全可以转身就走。

但他回到家里还是要面对窘迫的现状和妻子的责骂!

成年人的世界,没有那么容易……

刘候眼睛湿了,双腿忍不住弯了下来,但就在这时,一只有力的大手狠狠地抓住了他的胳膊,将他稳稳地扶了起来。

“江哥……”刘候转头眼睛红红地看着江北辰。

“没事兄弟,有我在呢!”江北辰笑着拍了拍刘候的肩膀。

“怎么着江北辰?难不成你想替刘候下跪?”李立伟忍不住冷笑起来。

“今天我就是要让你明白一个道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十年前你是江二少,但现在呢?呵呵,你就是个垃圾…”

嘭!

话还没说完,李立伟的脑袋开花了,酒瓶子碎了一地,鲜血哗哗往下淌。

第6章 得罪了荣鼎的老板

“你他妈敢打我?”

李立伟瞪大眼睛,捂着脑袋瘫坐在地上,脑袋上全是血!

其他同学也都目瞪口呆,没想到江北辰竟然敢动手?

江北辰丝毫不在意众人的眼光,接着一脚就把李立伟给踹翻了,而后双手揣兜,往前快走两步狠狠地将李立伟的肩膀踩在脚下。

“不要以为获得了点成就,就可以在同学之间耀武扬威!”

“今天大家能够聚在这里,是因为大家结交在没有功利心的时代。”

“同学聚会不是你用来炫耀的工具,更不是你用来欺压报复的平台!”

江北辰弯下腰冷冷地看着李立伟,“如果你非要纠结当年那点事,那你给我听清楚了!”

“老子五年前能把你踩在脚下,五年后老子照样能把你踩在脚下!”

五年后老子照样把你踩在脚下!

一句话,狠狠地钉在了李立伟的心上。

不仅钉在了李立伟的心里,也钉在了在场所有人的心上。

让在场的人连大气都不敢喘。

江北辰的气场太强了,比当年的江二少爷气场更强,身上有种令人惊恐的铁血杀气。

只不过之前隐藏的很好,并没有向他们展露而已。

“北辰,算了吧,都是同学,没什么过不去的!”

“是啊北辰,立伟知道错了,放开他吧!”

这时候同学们说话都软了下来,替李立伟求情,江北辰哼了一声,这才将李立伟松开了。

李立伟被人拉巴着站了起来,只是脸色依旧有些惊恐,刚才真的是被吓到了,仿佛被野兽盯上的那种感觉。

“刘候,我们走!”

聚会搞成这样,留下来也没什么意思,江北辰直接带着刘候走了。

留下众人面面相觑。

“立伟,你没事吧,用不用去医院?”一个女生关切地问道。

“不用!”李立伟摆了摆手,“妈的,不就是当了几年兵,有什么可嚣张的?还不是个穷逼?”

呸!

直到江北辰离开包间,李立伟才狠狠地吐了口唾沫。

张欣然也忍不住摇了摇头,都这么大的人了,居然还动武?

这种人实在是没什么出息!

另一头,刘候和江北辰走出会所之后,便坐在路边嚎啕大哭起来,都奔三的人了,居然哭成了泪人。

“行了,瞧你那点出息,不就是要投资吗?回头我找人把合同给你签了!”江北辰忍不住摇头说道。

刘候愣了一下,以为江北辰是在说笑。

江北辰则是直接给张苗打了电话过去。

“两个事!”

江北辰话语依旧简洁:“一,明天我让同学刘候到公司去,你把他的合同签了!”

“二,我问你个事,最近有没有一个跟我们谈合作的公司,总监叫李立伟的?”

“好的老板,是,最近是有一个叫京贸的公司想要我们投资,负责人就是李立伟!”张苗恭敬答道。

“好!从现在开始,立刻终止与京贸公司的合作,就这样!”江北辰说着,直接挂了电话。

刘候则是一脸目瞪口呆的表情。

“江哥,你……”

江北辰拍了拍刘候的肩膀:“男人,什么时候都不能轻易掉眼泪,更不能给人下跪。好了,回家吧,明天到荣鼎,会有人把合同给你签了!”

江北辰说完,便徒步朝着远处走去。

刘候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只是呆呆地望着江北辰的背影。

不知道是江哥喝多了,还是他喝多了。

江哥居然让他明天到荣鼎签合同?

那可是业内排行第一的大公司啊!

一定是自己听错了!

而此时包房里,李立伟刚处理好脑袋的伤口,准备跟众人再战一轮,这时候公司忽然来了电话,一看号码居然是香港总部的老板王明泽打来的,顿时吓了一跳,连忙让众人安静接起了电话。

“喂?董事长,您怎么亲自打电话过来了?”李立伟小心翼翼道。

“搞乜鬼你个扑街仔!就因为你这个废物,我们荣鼎的单子丢了!你说我为咩给你打电话!”电话那头王明泽狠狠的咆哮。

“什么??单子丢了?这怎么可能,他们明明已经答应给我们投资了啊!”李立伟顿时惊出一身冷汗,语气颤抖的说道。

“那就要问问你自己了,得罪谁不好,非要得罪荣鼎的老板?你他妈吃屎去拉,我顶你个肺!”

荣鼎是经贸公司打开内陆市场的敲门砖,重要性无与伦比,身在香港的王明泽此刻真恨不得跑过来敲碎李立伟的脑袋!

“我得罪了荣鼎老板?”

李立伟顿时困惑了,他工作的时候谨小慎微的,哪里敢得罪什么人,就更别说是荣鼎的老板了!

而最近唯一得罪的人只有……

想到这,李立伟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

这怎么可能??

第7章 一千万的支票

“李立伟,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立刻取得荣鼎那边的谅解,如果这个单子黄了,别说你升职的事泡汤,你也卷铺盖卷给我滚蛋!!老子还特么全行业封杀你!”电话里继续咆哮道。

“是是是,董事长,我现在立马就去!”李立伟挂了电话,感觉后背都已经湿了,眼神依旧有些惶惶不安。

“立伟,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这时候有人看出情况不对,连忙问道。

“散了散了!我今天还有点事,先走了!”

李立伟也顾不上说什么,连忙离开了包厢。

急匆匆地来到会所外边,正好看到正要打车离开的刘候。

“猴子,你看到北辰了吗?”李立伟连忙上前拦住了刘候。

“怎么?刚才在包厢里啤酒瓶子没挨够?”刘候冷笑一声,反正现在已经撕破脸了,他也不怕得罪李立伟。

“哪有!”李立伟苦笑一声。“之前的事是我不对,我向你认错,我也不知道,北辰现在混的这么牛逼,已经是荣鼎的幕后老板了,我一会儿要当面向他赔罪!”

“你,你说什么?”刘候瞬间立在了当场,脑袋仿佛被砸晕了一样。

这一下子,他仿佛什么都明白了。

刚才还觉得江哥是喝多了,现在这话从李立伟说出来,那简直就有点真实了。

毕竟总不能三个人都喝多了吧?

两个人拦了辆出租车,刘候指了个方向,司机连忙追了过去,在半道上便看到了正在回家的江北辰。

扑通!

“辰哥,刚才是我不对,求你给我一次机会,饶了我这次,不要撤销跟我们公司的合作,要不然,我这几年努力,全都白费了!”李立伟直接便跪在了大街上,苦苦哀求。

他现在是一点威风没有了,同时追悔莫及。

如果不能得到江北辰的原谅,他不仅会丢了工作,而且会被全行业封杀,那时候可就真的只能去送外卖了!

“你起来吧!”江北辰皱了皱眉头。

“不,你不答应我,我就不起来!”李立伟说着,还不停地扇着自己的嘴巴。

江北辰叹了口气,到底是同学,他又是真心认错,也不好做的太绝!

“行,我答应你了,你起来吧!”

江北辰摆了摆手,李立伟这才颤巍巍地爬起来。

“辰哥,不然,回去再喝点?当我给您赔罪?”李立伟小心翼翼地问道。

“不用了,你走吧,另外,对于我的身份,我不希望更多的人知道,你明白吗?”江北辰淡淡叮嘱道。

“明白!明白!”李立伟尴尬地笑了笑,灰溜溜地离开了。

而此时,刘候在原地顿时变得有点拘谨。

毕竟现在自己的兄弟可是大老板了,距离感自然而然就产生了。

江北辰笑着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别多想,你江哥还是你江哥!”

刘候眼泪瞬间便涌了出来,狠狠地点了点头:“哎,江哥!”

……

另一头,思韵公司。

王雪舞眼看着也到了下班的时间,这时候秘书将一封邮件送到了办公桌上。

“这是……”

“王总,这是一位姓张的女士送过来,说是她们老板让她交给你的!”秘书回道。

“她们老板?”王雪舞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最近公司出了问题,已经没有公司跟思韵合作了,不知道这邮件到底谁送来的。

让秘书下去之后,王雪舞便将邮件撕开了,看到里面是张支票,心脏忍不住跳了两下,然后看到上面数字的时候,脸上则是涌现出莫大的惊喜!

整整一千万!

好一会儿,她才缓过劲来,一千万对她来说不算是特别巨大的数额,但却可以解燃眉之急!

不然今晚的董事会上,她真的没法跟董事长交代。

冷静下来,她连忙查看支票的名头。

是一个陌生的名字,张苗。

应该是这个公司财务之类的角色。

不过对方的老板,到底是谁呢?

她第一个想到的便是陈志超。

因为陈志超今天上午刚刚找过她!

可是,陈志超不是被气跑了吗?她上午为了维护江北辰,已经把陈志超得罪了,他没道理再帮自己。

不是陈志超,难道是江北辰?

“需要一千万是吗?或许我可以帮忙。”

“放心,资金的问题,会解决的。”

王雪舞脑海里回荡着江北辰的话,但随即又觉得有些荒谬,他一个退伍兵,哪来的一千万?

而且人家说了,是对方老板让她交给自己的,江北辰刚回来,怎么可能是什么公司的老板?

王雪舞摇了摇头,甩开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

绕了一圈,她还是想回到了陈志超身上。

难道荣鼎的投资这么快就进来了?

“能在事业上给你帮助的是我,他这种人,只会拖累你。”

想起陈志超上午临走前最后一句话,也许他是为了证明自己比江北辰优秀,好让自己对江北辰死心?

王雪舞越想越有可能。

如果真是陈志超挪用了荣鼎投资的资金来帮她,毫无疑问,陈志超自己将会面临巨大的风险!

如果被荣鼎知道,有可能会被认为是转移资产,甚至会被起诉诈骗,到时候就是倾家荡产的下场。

“宁愿倾家荡产,你也要帮助我吗?”王雪舞深深地叹了口气,这样的话,这个人情可就有点大了。

她对陈志超并不感冒,也没想过和江北辰离婚,此刻看着手上这一千万的支票,反倒觉得有些烫手了。

咚咚!

这时候助理于茜敲门走了进来。

“雪舞姐,总部来电话了,董事长让您马上过去!”

“哦?董事会不是八点才开始吗,现在还不到七点?”王雪舞诧异。

但旋即,她便明白了。

八成还是为了资金的事!

她掌管的思韵,和堂兄王旭执掌的思恬公司,是王家最好的两个公司。

而王氏集团的董事长,也就是自己的奶奶,将要退位,而且已经宣布从她和王旭之中选一个人接替董事长的位子。

虽然她的思韵做的要比思恬好一些,但奶奶重男轻女,平时更偏向王旭多一些。

而此刻提前叫她回去,八成也是想要借着资金的事为难她!

第8章 道歉

“好了,我知道了,我收拾收拾,一会就去!”王雪舞叹了口气说道。

眼下情况紧急,只能先用这一千万去应付着了,至于陈志超那边,以后再说清楚吧。

“另外,雪舞姐,董事长听说当兵的回来了,让你把他也带过去!”于茜嘟着嘴说道。

“好,知道了。”

王雪舞听到这话,愣了片刻,虽然没有异议,但有些头疼。

江北辰回来,理应是要见见奶奶的。

只是这种场合,带他过去,怕是要被王家人笑话吧……

王雪舞无奈地叹了口气,看来只能让江北辰忍一忍,少说话了,别像上午那样莽撞,得罪了奶奶,他们一家都没好果子吃。

马路上,一辆老款桑塔纳大超人不紧不慢地行驶着。

桑塔纳是家里保姆买菜用的车,开车的自然是江北辰。

王雪舞刚刚打电话让他接着刁玉兰一起参加董事会。

王家老太太即是王家的董事长,又是王雪舞的亲奶奶,她老人家召见,江北辰自然得去,于是就拉着刁玉兰出发了。

刁玉兰是代表王伯仁参加董事会,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自从上了车,一直拿着化妆盒在后边补妆,也不搭理江北辰。

毕竟这个女婿哪哪都不顺眼,要不是不好打车,她真的不愿跟这废物在一个车里呆着。

“江北辰!你就不知道买套西装?你看看你浑身上下,就是我们家养的豆豆都穿得比你有牌面,你这种人只会给我女儿跌份!”

走到一半的时候,刁玉兰终于忍不住,还是爆发了。

她家“豆豆”指的是王家养的一只小泰迪,穿得跟个小土豪似的,有里有面。

这是话里话外把江北辰不当人看。

江北辰知道他这个岳母什么德行,也不说话,也不生气。

“跟我装深沉呢是吧?呵呵,也是,没本事的男人有什么资格发脾气?就你这样的废物根本配不上我女儿。我劝你趁早主动离开。等收到我女儿的律师函,咱们脸上都不好看!”

见江北辰没有反应,刁玉兰反而越发来劲,很狠地拍了拍前座:“你开牛车呢?这么慢干什么!董事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别耽误我女儿的大事,快点好不拉!”

“好,伯母,您坐稳了!”

江北辰嘴角微微翘了翘,离合,挂挡,油门瞬间踩了下去!

哽!

一路无话。

因为刁玉兰根本没有机会说话了。

“呕!”

来到王家总部楼下,车门刚打开,刁玉兰便跑到路边吐了起来。

“妈你怎么了?”这时候王雪舞也刚好到了,看到这一幕连忙跑了过来。

“我,呕……”

“北辰,妈怎么了?”王雪舞回过身来,紧张地向江北辰问道。

江北辰淡淡道:“伯母也许是更年期了,有点晕车,回头我让山东的战友邮点阿胶过来给伯母补补!”

听他这么说,王雪舞才松了口气,旋即又叮嘱道:“一会儿进去,你跟着我,少说话。”

“嗯,知道了!”

刁玉兰缓了好一会儿才好不容易缓了过来,用杀人的目光瞪着江北辰。

不过这会儿董事会就快要开始了。

三人连忙朝着大楼走去。

来到门口,被外边的保安拦住了,保安经理看了江北辰一眼,说道:“今晚王家董事会,只能股东和股东代表进去。”

“她是我丈夫!”王雪舞咬了咬牙,表明江北辰的身份。

“哟?当兵的回来了,这是退伍还是转业啊?”

这时候一道尖酸刻薄的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

奥迪车上走下一名男子,脸色戏谑地说道:“今天可是王家的董事会,一个外人,跑董事会来,难不成是想让奶奶给你安排个工作?”

“我可告诉你们啊,我们王家可不养废物!”

江北辰皱了皱眉头,认出眼前男子。王旭,王家长孙,在三年前的婚礼上有过一面之缘。

“王旭,我们来干什么还轮不到你管吧?况且是奶奶叫他来的!”听到这话,王雪舞不高兴了,毕竟不管怎么说,江北辰是她的丈夫。

“你说奶奶让他来的?”

王旭一脸不信,今天这么重要的会议怎么会让一个外人来参加?

“来也就来了,还穿的破破烂烂的。也对,你们思韵现在资金缺口很大。恐怕连给这个废物西装的钱都没有了吧?”王旭脸色戏谑地说道。

王雪舞看了江北辰身上的白衬衫,脸刷的一下红了起来。

今天她只顾着忙公司的事,忘记给江北辰买件西装了。

“不劳费心,思韵的问题已经解决了!”面对王旭的嘲讽,江北辰只是淡淡道。

“解决了?”王旭微微惊讶,一千万可不是个小数目,没想到王雪舞这么快就解决了?

王雪舞却是心生疑惑,有些怪异地看了江北辰一眼,她的确是收到了一张千万支票,但这个家伙是怎么知道的?

而且他说得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难道,这一千万跟他有关系?

当着王旭的面,王雪舞也不好问他,想着回去以后再问清楚好了。

王旭脸色很不好看,他原本还想借这个机会在董事会上羞辱这个堂妹一番,现在看来计划怕是要落空了。

“哼,这女人长得漂亮倒是有点好处!”王旭忽然意有所指地哼了一句。

“王旭,你什么意思?”王雪舞脸色忽然不善起来。

“我什么意思,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王旭露出一副戏谑的表情。

“这么短的时间,银行贷款都下不来,如果我猜得没错,你应该是挂上哪个大老板了吧?”

说到这里王旭眼神肆无忌惮地在王雪舞身上扫了一眼,讥笑道:“呵呵,也是,两腿一张,能不快嘛……”

啪!

一个大巴掌从天而降,直接把王旭扇了个踉跄。

“废物,你敢打我?”

王旭捂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江北辰,没想到这个废物竟然敢对他动手?

他连忙扬起了胳膊就要还回去,结果反手就被江北辰掰着胳膊制住了,疼得嗷嗷直叫。

“你们还看着干什么,赶紧给老子弄死这个废物!”王旭对两个保安大吼道。

江北辰猛然回头,鹰视狼顾。

一时间仿佛有无尽杀气扑面而来,两个保安吓得直接瘫坐在地上!

王雪舞美眸错愕,好半天回过神来,旋即心中忽然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仿佛一股暖流淌过,不过很快便又回过神来,低声喝道:“北辰,你快放手!”

王旭是王家长孙,江北辰要是把他伤了,奶奶怪罪下来,他们一家都得遭殃。

刁玉兰也连忙拍打江北辰的胳膊,“废物,你赶紧放手,放手啊!他们兄妹俩只是开个玩笑罢了,你想造反吗?”

刁玉兰实际也很生气,但董事长平时最疼爱王旭了,如果被董事长知道王旭受欺负,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给我老婆道歉!”江北辰眼神冰冷地看着王旭,只有这一句话。

而王雪舞听到这声“老婆”,心竟然莫名的颤了一下。

“我再说一遍,道歉!”江北辰顿时提高了声音,目光杀意阵阵。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