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婚恋生活

隐面佳人、隐面佳人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免费

隐面佳人

隐面佳人、隐面佳人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免费

主角: 沈蓓一, 宁少辰

字数: 1,520,752

状态: 已完结 共 1333 章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好看的小说推荐(www.sossw.com)

隐面佳人简介:为了救生病的母亲,沈蓓一隐藏了自己的绝世容颜,成为了宁少辰孩子的妈妈。几年后,又为了见孩子,她化身成了平凡的丑女,成为了他孩子的保姆。只是,这世间难道还存有真爱?否则,优秀如他,“平凡”如她,他却对她,又宠,又撩,是为何?

隐面佳人全文阅读

········
第1章 她的孩子
········
“蓓一,妈死后,你就去找那个孩子吧。孩子爸爸叫……宁少辰,你答应我,不可以……用你真实的容貌去见他……”

沈蓓一站在一栋高档别墅的大厅里,脑海里回旋着妈妈临死前的叮嘱。

六年前妈妈被查出癌症,为了筹集资金给妈妈治病,年仅18岁的沈蓓一去做了代孕。

怀胎十月,她生下一个男孩,可是还来不及看上一眼,就被人抱走了。

自那以后,母亲就千叮万嘱,让她绝对不能以真实容貌见人。

如今,母亲去世,她在世上唯一的亲人只剩下当初那个孩子了……

“你就是新来的保姆?”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猝不及防响起。

沈蓓一心里一惊,下意识地抬起头,对上一双漆黑深冷的眼眸,仿佛能把人灵魂都看穿。

这就是她孩子的父亲——宁少辰。

他缓步从楼梯上下来,一身矜贵清冷,绝顶的皮囊英俊迷人,气质却又危险得要命。

沈蓓一迅速低下头,不敢再看:“是,我是新来的保姆,沈蓓一。

“沈蓓一,23岁,父亲早亡,母亲上个月因癌症去世;最高学历高中……”宁少辰倒背如流地说出沈蓓一的信息,而后剑眉一蹙,“你还这么年轻,为什么要来应聘保姆?”

即便沈蓓一没有抬头,都能感觉到他带来的威压。

“为了照顾母亲,我高中毕业就辍学,没有一技之长,不好找工作。刚好看到宁家在招聘保姆,没有学历限制,我就来了……”

“不好找工作?那这几年你又是如何维持你母亲医药费的?”

知道自己会被怀疑,沈蓓一早就准备好了完美的说辞来解释。

“亲戚朋友能够借的都借了几圈了,所以现在急需一份工作赚钱还债。”

“招聘保姆的不止我们宁家。”

“但是宁家给的工资是最高的,我需要钱。”沈蓓一淡定应答。

宁少辰蹙眉看着眼前其貌不扬的女人,虽然她的回答很诚恳也很合理,但是心底那抹古怪怎么也挥散不去……

还想开口问些什么,忽然一个佣人匆匆下楼汇报:“宁先生,小少爷醒了,吵着要找您。”

宁少辰看了看时间,他一会还有个重要的越洋会议,遂抬头对沈蓓一说:“小少爷能接纳你,你才能留下,懂?”

“懂,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小少爷的!”素来平澜无波的声音带了丝激动的欣喜。

宁少辰一走,佣人就对沈蓓一说:“你快跟我上来吧,小少爷闹脾气,可不好哄……”

沈蓓一听闻连忙跟她上楼……

“小少爷,你就吃点东西吧,您午饭都没吃,会饿坏的。”

“不吃,别来烦我!我要见爸爸!”

越靠近卧室,越清晰地听到里面的动静。

孩子的声音清脆稚嫩,沈蓓一下意识加快了步伐,连带着眼底都浮现一层雾气。

她的儿子,她念了整整五年的儿子,终于能够见到他了……

沈蓓一压抑着心中的狂喜,竭力不让自己流露出异样,看向床中央小小的糯米团子。

小家伙裹着被子,只留下一个脑袋在外面,微微卷曲的头发,有些凌乱。

此时因为生气,小脸紧绷,唇畔紧抿,呆萌的可爱。

她无数次幻想着他的容貌,却没想到他如此的“秀气”。

如果不是那各种明显的男性特征,他像极了女孩儿,漂亮异常,确切的说,像极了自己。

他是她的孩子,千真万确!

血脉的羁绊让她心颤抖的厉害。

沈蓓一的手,紧了又紧,压抑着想抱抱他的冲动,出声打招呼:“小熙?”

宁小熙转过头来,浅淡的剑眉一蹙:“大婶,你是谁?”

“我是沈蓓一,新来的保姆。”沈蓓一微笑着,声音有些颤抖。

“你过来!”宁小熙出声命令。

沈蓓一依言靠近,宁小熙兀自从枕头下拿出一个平板电脑,小手在上面飞快的输入着什么。

没一会儿,宁小熙将电脑转过来,对沈蓓一说:“把你名字输进去。”

看到上面复杂的程序,沈蓓一讶异了一番,还是依言输入了自己的名字。

过了大概一分钟,宁小熙将电脑放至一侧,抬头:“大婶,你18岁前的资料,都是假的。”

他说的很笃定,沈蓓一瞬间石化了。

这父子两人,究竟是哪里来的妖孽?

哪怕她的资料做的再天衣无缝,他们还能发觉不对劲……

宁小熙双手环胸,严肃地盯着沈蓓一:“大婶,你改资料,是为了勾-引我爸吗?”

········
第2章 成功留下
········
沈蓓一瞅着一脸警惕的宁小熙,深呼一口气,蹲身和他平视:“你觉得你爸爸那么出色,能看得上我这样的女人吗?那些资料是为了好找工作,所以修改的。”

宁小熙闻言,上下细细打量一番。

这个新来的保姆不管长相打扮都很朴素,比之前来的二十多个花枝招展的女人,看起来顺眼许多。

“哼,女人都善于伪装!”宁小熙哼唧着开口,却没赶走沈蓓一。

他从被子里钻出来,而后小胳膊一抬,命令道:“帮我穿衣服!”

瞅着小家伙昂着脑袋一副傲娇的小模样,沈蓓一的心都要化了。

她拿过放在床边的衬衫和裤子,温柔细致地帮他穿戴起来,眸里掩饰不住的慈爱。

“来,抬手。”

宁小熙随着她的话乖乖地抬手抬腿。

其实穿衣服这种小事,他自己早就会了,只是莫名的,想让她帮自己。

因为她身上的味道很温暖,就和妈妈的味道一样……

“换好了!”沈蓓一满意地看着焕然一新的宁小熙,拿过床头柜上的碗,轻声哄道,“你是不是还没吃饭?我喂你吃,饿坏了可长不高了。”

宁小熙回神,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在这个大婶跟前走神了,当即小眉头一拧:“我不要你喂!”

“那你自己吃?”

“不吃!”

沈蓓一讶异,明明前一刻还好脾气的孩子,怎么突然又拗起来。

但是对他,她有足够的耐心……

“不吃饭没营养,没营养会长不高的哦。”

“哼,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宁小熙负气地甩开头,“我说不吃就不吃,你给我出去,不要烦我!”

半晌,房里没有动静。

宁小熙心底一咯噔。

这个大婶,该不会这么没有耐心,就走人了吧?

他偷偷转头朝呆站在原地的人看去,暗暗松了口气。

随后,别扭地道:“这些不好吃,我不要吃!”

正在思考该怎么让小家伙吃饭的沈蓓一,立马欣喜地问:“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宁小熙昂着小脑袋,开口:“我要吃鸡蛋面,不要葱。”

“好,我这就帮你去做!”

宁氏集团的大楼,宁少辰收到的就是这么一段温馨的视频。

视频里宁小熙坐在餐桌上,沈蓓一坐在他的旁边,一口一口喂着他面条吃,满眼的慈爱。

虽然宁小熙依然一脸的冷酷,但是他的身体微微偏向身边的人,主动向她索要食物,明显是亲近的姿态。

“少爷,看来小少爷接受新来的保姆了。”

宁少辰看着老佣人刘妈发来的信息,心底不知是什么滋味。

他给小熙找了几十个保姆,无一不被他赶跑。

终于有保姆成功留下了,却是个身份动机都令人起疑的……

宁少辰将燃了一半的烟蒂掐灭,蹙眉拨出一个电话:“沈蓓一的身份真的没问题?”

那头的柳絮无奈地道:“我说宁大少爷,这个问题,你问过好几遍了。我确认过好多次她的身份了,的确和资料所写的一样,背景干净的很。而且我也和她谈过,这个人挺老实的,这才推荐给你的。怎么,难道她也和之前的保姆一样来勾引你了?”

之前很多保姆打着照顾孩子的名头刻意接近宁少辰,柳絮也是知道的,所以对沈蓓一他格外谨慎地调查过。

“暂时没有。”

“我就说嘛,就她那模样还敢来勾引你,可太没自知之明了。”

“小熙接受她了。”宁少辰起身站在落地窗前,俯瞰着远方。

“哎哟喂,能被这个小祖宗接受可真是稀罕了,”柳絮夸张地道,“我说你啊,这可是大好事啊,干嘛一个劲疑神疑鬼。过了这村没这店啊,别想再让我帮你找人了。”

宁少辰淡淡地“嗯”了一声,便挂了电话。

柳絮的能力他自是信得过,难得真是的自己多疑了?

反正宁家有的是保镖和监控,倒也不怕那个女人翻出天来……

晚上,宁少辰带着未婚妻高雯回家的时候,隐约听到二楼传来嬉闹声。

“少臣,那是小熙吗?”宁少辰身边化着精致妆容的女人一脸惊喜地问,“我从来没有听过他笑诶。”

这时候老佣人刘妈也乐呵呵地上前:“是啊,这别墅一直安安静静的都不像有个孩子,现下这才热闹嘛!还是蓓一有本事。”

“蓓一是……”高雯有些紧张地问。

“新来的保姆。”宁少辰毫无起伏地解释。

一听到他的话,高雯脸上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僵硬,但是立马她又恢复了温婉的笑,看到刘妈端着水果要上楼,主动说:“刘妈,这是给小熙准备的吗?我帮你送上去吧,正好我也有礼物要给小熙。”

········
第3章 宁小熙的维护
········
二楼,卧室。

“哈哈哈哈,你放手放手!”宁小熙躲避着沈蓓一的“攻击”,逃窜着跳上床。

直到整个小身子躲在被子下面,他才绷着一张小脸道:“你居然敢挠我痒?”

沈蓓一无视他的冷脸,伸手在他脸上轻轻掐了下:“来笑一个,小孩子家家的不要总这么严肃。”

宁小熙肉乎乎的小手拍开沈蓓一的手,依旧严肃地道:“大婶,你这样是要被辞退的知道吗?竟然这么以下犯上。”

“嗨哟,你这小家伙还知道‘以下犯上’啊?”沈蓓一失笑出声,反而伸出两只手揪着她肉肉的脸庞,“那我就犯上了,你来打我啊!”

“我这就开除你信不信!”

“哈哈哈,”沈蓓一起身又去挠他的痒痒,“你开你开。”

“哈哈哈,你放开!哈哈哈……”

空旷的卧室瞬间笑声弥漫。

宁少辰和高雯进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一大一小两人在床上滚成一团的模样。

宁少辰当即双眉一蹙:“沈蓓一,注意你的身份!”

欢笑声戛然而止。

沈蓓一见到黑着脸站在门口的宁少辰,立马从床上下来,垂首恭敬地道:“宁少爷,对不起,我刚刚只是在和小少爷在玩闹而已,对不起。”

“保姆就要有保姆的样子!谁允许你对小熙动手动脚的?”

“爸爸,不要责怪大婶!”宁小熙听到声音,立马从被子里钻出来,张开小胳膊站在沈蓓一的身前,“是我让她陪我玩的。”

沈蓓一见小家伙一副保护自己的姿态,心底涌出一阵暖流,看他的眼神满是慈爱。

又是这个表情。

宁少辰见到沈蓓一那不自觉流露出的母爱,剑眉凝得更紧。

为什么感觉这个女人看小熙的眼神那么温柔慈爱呢?就好似小熙是她的亲生儿子一般……

隔着宁少辰,高雯见到了沈蓓一。

对方看起来约莫三十四五的年龄,五官仅仅算得上端正。带着一副黑色边框眼镜,皮肤暗黄无光。

穿着洗的泛白的格子衬衫,灰色的运动裤,黑色的运动鞋,掩不住的乡土气息。

得知这个平凡的女人就是宁家新来的保姆后,高雯立马温柔地安抚身边的男人:“少臣,别生气啦。小熙这几天一直不开心,难得有人能让他笑出来,该奖励才对啊!”

说着,她转向沈蓓一,亲和地道:“别害怕,少臣她就是太在意小熙了而已,你是今天刚来的吗?”

“是的。”沈蓓一这才注意到宁少辰身后的女人,连忙回复。

女人长相美艳,打扮高贵,谈吐优雅,看她和宁少辰亲昵的模样,应该就是宁少的未婚妻了,也就是小熙以后的后妈。

“以后小熙就麻烦你了,”高雯朝她点点头,然后从包里掏出一个礼盒,俯身递给宁小熙,“小熙,这是你一直想要的限量版定位手表,送给你,希望你天天开开心心的哦。”

宁小熙没有接,直接扭头上了床,蒙着被子瓮声瓮气地道:“我困了,我要睡觉。大婶,关灯!”

“宁小熙,你的礼貌呢?”

“少臣,别吼小熙!”高雯拉着宁少辰走出房间,和宁小熙说了声“晚安”。

走到楼下,高雯将手表交给宁少辰,依旧温婉地道:“少臣,那就麻烦你帮忙转交了。我看小熙最近心情不好,就想买点他喜欢的,这个手表我找了好多地方才找到的。”

说话间,秀眉皱成了一团,看样子,对宁小熙十分担心。

跟着下楼的沈蓓一将她的表情收入眼底。

这女人貌似对宁小熙还不错,希望她嫁给宁少辰后,也能始终如一地爱护小熙……

不过,她为什么觉得这个女人有些眼熟?

“你啊,就是太惯他了。”宁少辰无奈地道。

“下个月我们就订婚了,以后都是一家人,这都是我该做的啊。”

宁少辰看着贤淑的高雯,显然对她的体贴很满意。

他接过她手里的包装盒,脸上的温柔在转头看向沈蓓一时,一扫而光,冷冷的道:“拿去给宁小熙。”

“是,少爷。”

正盯着高雯打量的沈蓓一立马回神,接过盒子就朝楼上走去。

突然,沈蓓一脑海中一道白光闪过。

她想起来了,当初自己在医院的手术室外,见过那个女人!

是她,亲自送来的宁少辰的精-子!

········
第4章 面瘫
········
沈蓓一瞬间脑子乱成一团。

那个女人看宁少辰的眼神,明显很爱他。

但是她为什么要让别的女人怀上自己男人的孩子?

更奇怪的是,当初是宁家的人主动找上的自己要她做代孕。

以宁家的条件,哪个女人不是主动扑到宁少辰身上为她生孩子,又为何要这种方式?还专门指名自己?

一切的一切就和迷雾一样将她笼罩,理不清理还乱……

“大婶,是不是你在外面?”一道软糯的呼唤拉回她的神思。

沈蓓一定睛一看,这才发现已经站在了小熙的卧室门口。

她立马开门进去,就见到床上的小家伙抬着身子,湿漉漉的黑眸看着她。

沈蓓一的心一柔,上前将礼盒递给他:“呐,你的礼物。”

“我才不要!”宁小熙看也不看礼物一眼,嘟嘟嘴重新躺下,“你陪我睡,我没睡着你不准走!”

“好,你睡着了,我再走。”沈蓓一将礼盒放在床头柜上,上前给宁小熙掖了掖被子,“睡吧,要不要我给你读个故事或者唱个歌?”

“哼,你当我是小孩子吗?才不要呢!”宁小熙嘴上拒绝的干脆,心底却是忍不住向往。

有妈妈的孩子是不是睡前也都会给他们唱歌讲故事?

“你不就是小孩吗?”

“我已经五岁了,不是小孩了!”

见到宁小熙睁眼瞪着自己,沈蓓一失笑着调低了灯光的亮度:“好好好,你不是小孩了,睡吧。”

宁小熙重新闭上眼,还不忘叮嘱:“不准偷偷走掉!”

“我不走。”沈蓓一温声回复,一边隔着他的被子拍他的胸脯,一边轻柔地横着摇篮曲。

悠扬的曲子在宁静的夜色中响起,满是妈妈的温柔。

宁小熙满足地扬起唇角,渐渐入睡……

看着孩子的睡颜,沈蓓一的眼里再次起了雾气。

她吸了吸鼻子,母亲去世后,一个多月了,她终于觉得自己活得像个人了。

真好。

只要能够和儿子在一起,其他都不重要了……

而房间里一心扑在宁小熙身上的沈蓓一,也就没有见到门口的宁少辰,正透过虚掩的门缝,一脸复杂地看着她……

接下来的大半个月,日子过得倒是很平静。

宁小熙刚开始,对她各种挑剔和嫌弃,见她不恼也不怒,折腾了几天,也没什么劲了。

倒是沈蓓一,她享受着和宁小熙的每一刻的相处,她摸索着他的脾气性格,陪着他的喜怒衰乐。

可能是感受到她的真心,宁小熙开始对她越来越依赖。

而和宁少辰,虽然每天都有见面,但她刻意躲避,倒是没什么交集。

比想象中的生活,平淡了许多,却很幸福。

一天晚上。

“爸爸,你是说,你要带我去摄血岛?”沈蓓一刚走到宁小熙的房间门口,就听到他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这孩子,说是才5岁,可能因为太聪明,又像他爸,冷得很,所以,除了在她面前和刘妈面前,倒是极少见他情绪这么高涨。

宁少辰俯身,拍了拍儿子的肩:“早点睡,明天早上出发。”

“好的,爸爸!”

宁少辰走到门外,看到站在门侧的沈蓓一,面无表情的吩咐道:“把他东西收拾下。”走了两步,又停下,“你也一起去,方便照顾他。”

“哦!”沈蓓一开心不已。

她才不管这次旅行是为了什么,也不在乎自己去的目的,反正这是她与儿子的第一次旅行,她异常兴奋。

看着那道背影走远,沈蓓一忍不住的高兴原地跳了一下,满是少女的活力。

惹得远处那道一直关注他的身影微微僵住。

宁少辰盯着沈蓓一跑进屋子的身影,抿唇: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个女人如此开怀的一面,终于不再是老气横秋的感觉,而是23岁的女人该有的一面……

沈蓓一一进去房间,就开始兴奋地翻箱倒柜:“小熙,你说那里是海边,那我要不要给你带游泳衣?”

“防晒的是不是也要带?”

“还有,你会不会海水过敏?”

“你会游泳吗?”

“你……”

“喂,大婶,你有完没完,又不是你出去旅游,你那么兴奋做什么?”宁小熙打断了一直在那自言自语的沈蓓一,直接将被子蒙到头上。

“宁小熙,你这样会缺氧的。”沈蓓一上前把他的被子扯下。

见他瞪着自己,她在他脸上拧了一下:“屁大点的孩子,天天爱生气。小心长大后和你爸一样面瘫!”

门外,正想过来叮嘱什么的宁少辰,听到这句话后,脸不由得一黑:“面瘫?”

冷沉的两字从身后炸起,沈蓓一瞬间汗毛倒竖。

转头,就对上宁少辰深不见底的黑眸……

········
第5章 报恩
········
沈蓓一立马起身恭敬地呼唤:“少、少爷!”

宁少辰扫视了局促的人一眼:“你出来。”而后不忘叮嘱宁小熙,“早点睡,明天起不来就不去了。”

“奥!知道了爸爸!”宁小熙应和,还不忘对沈蓓一露出一口白牙,明显的幸灾乐祸。

沈蓓一对他皱皱鼻子,用嘴型说了句:小鬼头!

宁小熙朝她挑眉,直接闭眼躺在床上。

两人自以为隐秘的互动全部落在一旁的宁少辰的眼中。

走出房间后,他打量着低眉垂眼的沈蓓一,完全没了和小熙独处时的鲜活,又恢复了和外表一样的老气横秋。

“平时你和小熙都这么相处?”

深怕对方开除自己,沈蓓一立马慌乱解释:“少爷,我绝对没有欺负小少爷的意思,我只是和他玩而已。这个年纪的小孩子,本就是快快乐乐玩泥巴的年纪。但是小少爷天资聪慧,心智比一般小孩成熟许多,很多时候我看他都在看专业书,也不和同龄人接触……”

“我只是希望能用自己的方法给他更多的快乐,绝对没有越矩的心思,请您不要辞退我!”

宁少辰蹙眉:“我什么时候说要辞退你了?”

沈蓓一讶异地抬头,看着宁少辰拧起的剑眉,问:“少爷不是责怪我……”

“好好照顾小熙。”

说完这句话,宁少辰便迈步离开了。

他了解小熙的性子。

他愿意和你顶嘴,愿意和你说话,证明他心里有这个人,否则他跟本不屑一顾。

比如对高雯,他就连顶嘴都不会……

第二天一早,沈蓓一拎着小熙的书包出门的时候,就看到车里坐着的高雯。

沈蓓一不由得一愣,敢情是人家“一家人”出游,她去做电灯泡?

算了,只要能和小熙在一起,电灯泡就电灯泡吧。

一路上宁小熙都沉默不语,只有高雯间或嘘寒问暖的声音,沈蓓一感觉到小熙对高雯的浓浓排斥。

小熙不喜欢她?

但是高雯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都可以算是尽职贴心的后妈了……

车子行驶了3个小时,抵达摄血岛的时候,刚好是中午。

摄血岛名字虽然听着有点渗人,但景色极美。

碧海蓝天,一个废弃的港口,原始的渔民建筑,下船后,不远的地方,还残留着很久以前的炮台,古香古色。

“累不累?”宁少辰见高雯揉着太阳穴,温柔的询问道。

这个男人,对谁都冷冷的,唯独面对这女人时,却柔情似水,看来他真的很爱她。

察觉到沈蓓一的目光,宁少辰转过身,两人四目相对。

眼里的柔情,已不复存在,虽不动声色,却依旧让沈蓓一感受到了他强大的气场。

她不由自主的绷紧身体,说了句“我带小熙去下面沙滩玩”,就转身离开。

“大婶,你真不是为了我爸才留下来的?”

“宁小熙,我说几百遍了,你不要问了,行不行?再说,他和你高阿姨都要订婚了,你高阿姨又漂亮,又温柔,对你也好,我就是对你爸有心思,我也没那资本吧?”

“白莲花,绿茶……就你这智商会觉得她好。”宁小熙用力踢了下脚下的沙子,嘴里嘀咕道。

“你很讨厌她?”沈蓓一疑惑,“可是我看她挺好的啊。”

“哼,所以说你是笨蛋啊。”宁小熙气呼呼地道。

对于他的“语出惊人”,这段时间,沈蓓一早已习惯,扯了扯嘴角,说:“你爸觉得她好就行。”

“他?他本来智商是不低的,可惜呀,一根筋的想报恩,哪里还看得清,那人的好坏。”

报恩?

········
第6章 大婶,要不要考虑下我爸爸
········
沈蓓一蹙眉。

她不敢问太多,虽说宁小熙对她已不再排斥,但还是有戒心。

酒店大厅一侧。

窗边,高雯一头栗色长卷发,被撩到一侧,面色带着淡淡的笑意,眉眼动人。

宁少辰一袭深灰色西装,俊美非凡,两人似乎聊到了什么高兴的事,看起来,心情不错。

“啊!”沈蓓一忽然的尖叫声,让二人一起将视线移到了窗外。

“我的衣服!宁小熙,你怎么可以把海螺里灌满水!”

只见沈蓓一低着头,双手在拧着胸前的衣服。

因为用力拉扯,平坦的小腹若隐若现,拧了两下,她把衣服扯了下,胸前因为衣服打湿后,倒是看了个真实。

旁边路过的男人,目光看向她时,眼里已有些轻挑。

高雯低头抿了口咖啡,看不出这保姆身材倒是极好,如不是那张脸,她还真怀疑,这女人是为了宁少辰而来的。

她下意识的看了眼宁少辰,发现他已收回了视线,没什么表情。

高雯心底轻笑一声,自己真是想太多了,以他的身份和颜值,外面巴着他的女人什么样的没有。

“大婶,我有让你往自己身上倒水吗?”对于她的尖叫,宁小熙只是淡淡地道,但是圆圆的黑眸中藏着一抹恶作剧得逞的狡黠。

“宁小熙,你敢说,你不是故意的?”明明是他让听听海螺的声音,她才将海螺倒过来的。

这么小就这么腹黑,肯定不像她。

宁小熙不再理她,面无表情的小脸上,唇角却轻轻上扬。

“小熙似乎挺喜欢这保姆的……”高雯看着二人的互动,拿起小勺,搅动着杯里的咖啡。

那孩子,从来没有这样和她相处过,无论她表现的多好……

宁少辰没有回应,只是问:“饿了吗?去吃饭吧。”

“好。”

房间里,沈蓓一将宁小熙的衣服换好后,便去浴室换了衣服,自己也简单的梳洗了下。

出来时,宁小熙拿着她的手机,在上面按着什么,她上前几步,便夺过来:“叫你把水弄我身上,不给你手机看。”

宁小熙对于她的话没在意,倒是出声问道:“大婶,我爸其实人挺好的,你要不考虑下他?”

沈蓓一从床头柜抽屉里拿出吹风机,给宁小熙吹着头发:“考虑他?你可太看得起我了,你爸那是高富帅中的顶配,我可配不上!”

说完,心底不由酸涩:她这辈子,还能有爱情吗?

放下吹风机,她忽然抱住宁小熙:“以后,小熙做大婶的孩子,好不好?”

宁小熙眉头皱了下:“你能生出我这么高智商的儿子?”语气虽有讽刺,但人还是往她怀里钻了钻。

宁少辰正好回来拿点东西,路过两人房间时,便听到了这番对话,眉头又紧了紧。

让宁小熙做她孩子?这保姆的言行,实在是太怪异了。

“哈哈……宁小熙,住手,哈哈……”女人的笑声突然从里面传了出来,不稍片刻,又换成的稚嫩的小男声。

“哈哈……哈哈……”

“还敢不敢偷袭我?”

“哈哈……不,不敢了……哈哈……”

接着,便是二人的打闹声。

听声音便知道,那臭小子,很开心,他从没见过的开心。

思绪回转。

记得5年前,小熙突然被那老头送到了他身边,说是他的儿子。

他很清楚自己绝对不可能做出在外面留种这种事,但在DNA鉴定证书面前,他却无法辩驳。

这么多年,任凭他用了何种方式,也敲不开两老的嘴。

他也费了很多功夫调查,却依旧毫无音讯。

显然那老头做了善后。

所以,他到目前为止,确实不知道这孩子是个怎么回事,以至于在他面前,他有些不知道怎么做个父亲……

宁少辰走远,正想拨通柳絮的电话,结果对方先打了来。

“少臣,当年的事有线索了!”

········
第7章 当年的那个女人是谁
········
本来说第二天还要坐游艇去海上玩的,晚上9点多时,宁少辰似乎有急事,便带着一群人返回了别墅。

喧闹糟杂的酒吧,重金属的音乐哪怕隔着重重的门,都能穿透进来。

VIP包厢里。

宁少辰修长的手指,来回转动着酒杯,里面的红色液体跟着上下晃动。

“把人带过来。”

话音落,门被推开,一个女人,被人推了进来。

“把你刚刚说的话,再重复一遍。”柳絮推着女人,朝宁少辰的方向挑了挑。

拿起酒杯,宁少辰一饮而尽:“如果有半句假话,小心你的舌头。”

他说的云淡风轻,但在场的人却都知道,宁少辰干得出这种事。

女人双膝一曲,跪在了地上连连求饶:“我说,我说实话!当年,是他们逼我的。他们让我给你下了药,然后、然后取了你的……精子。”

“他们是谁?”

“你……你父亲……”女人颤颤微微,却不敢有一丝隐瞒,她恨自己喝多了酒,嘴贱。

“然后呢?那个女人,又是谁?”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我本来想,想自己怀……怀的,可是,你父亲没看上我,所以,给了我一大笔钱,让我出国,我……我花光了,最近,才偷偷回到C城,我……”

“把她送走,我永远都不想看到她。”宁少辰有些烦燥的打断她。

“宁少,你放过我吧,我保证,我一定不会说出去的!”

“带出去。”他低吼,心里,却莫名地松了口气,他儿子的母亲,自然不能是这种人。

柳絮坐在他身侧,摆弄着吧台上的空酒杯,半晌后,拍着他后背:“你家老头子应该不至于会坑你,毕竟是宁小熙的亲娘,他不可能随便找个人。而且,你看你家那小子的长相,我看他母亲,应该不会差。”

宁少辰沉默。

他实在不明白父亲当年,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何。

他还年轻,如果想要孩子,不过就是时间的问题,为何非要以这样的方式给他留下个孩子。

“要我说,最倒霉的,就是高雯,莫名其妙就给人当了后妈。你以后,可得善待人家。”宁少辰回瞪了他一眼。

想起高雯,他拿起酒瓶,将瓶中的酒,一饮而尽。

他确实欠她的,从小到大……

“所以,下个月初的订婚宴,你多费点心。”宁少辰说完便离开了。

柳絮对着走到门口的宁少辰翻白眼,又不是他订婚,又不是他对不起人家,他费哪门子的心?

宁少辰回家时,看到宁小熙的房间灯亮着。

看了看手腕上的时间,都快1点了,平常这个时候,他早睡了。

宁少辰推门而入,然后,便看到了床上一大一小。

沈蓓一自从母亲生病后,睡眠便十分浅,听到开门声,她就醒了,只是睡意朦胧,有些没缓过来,这会儿听到脚步声,她一下子坐起身。

宁少辰站在床头,脸色沉了沉,盯着她看。

“我陪他聊了会天,有点困,不小心睡着了,你……少爷回来了?”

说完,替宁熙拉好被子,然后,对着宁少辰点点头:“少爷,我先回房了!”

擦身而过,淡淡的香气,合着空气吸入鼻腔,宁少辰咽了下口水,突然感到口干舌燥。

“等等!”他叫住了沈蓓一。

沈蓓一背脊一僵,回身恭敬地问:“少爷,还有事吗?”

对上她询问的双眸,宁少辰有一瞬间的愣怔。

暗黄的灯光下,她平平无奇的五官仿佛带了圈滤镜,特别是那双黑框眼镜下的双眸,澄亮清澈,似有微光闪过。

让人忍不住想摘下她的眼镜,看看那双被遮掩的杏眸,究竟是如何的明亮。

宁少辰抬手,当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的时候,他猛地一惊。握紧双拳命令:“去给我煮碗面!”

一定是晚上酒喝多了,才让他有这种失控的想法。

对于宁少辰这不合常理的要求,沈蓓一愣了下。

她是来照顾宁小熙的,当初来之前也说过,她只负责宁小熙的日常……

“是,少爷!”

在宁家住了一段时间,沈蓓一知道宁少辰口味清淡,想着他身上的酒味,她便用牡蛎就着高汤煮了碗海鲜面。

面煮好了端出来放桌上时,宁少辰正好下楼。

他穿着藏青色丝质长睡袍,勾勒出修长高大的身材。领口微微敞开,露出健康的小麦色皮肤。

真是被上天眷顾的男人……

见他抬头,沈蓓一快速的收起视线。

抬手想解开脖子后面围裙的带子时,却不小心碰到发髻,长长的秀发一瞬间散落开来。

暖色的射灯此刻正好照在她一侧脸上,猛地一看,尽是无限的柔情秀美……

她“啊”的一声轻呼,想趁宁少辰没发现时走人。

但显然,大少爷的眼神已告诉她,晚了……

········
第8章 遇见夏宇
········
宁少辰脸色平静,只是眼眸里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暗芒,“不要在我面前玩这种把戏。”

沈蓓一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难道他以为自己在勾-引他?

“我的皮筋松了,不好意思污了少爷的眼。”沈蓓一带着不爽的说出了这话,便转身上楼。

宁少辰盯着她的背影,半晌才反应过来:这女人,是在甩自己脸色?

第二天。

正在厨房给小熙做甜点的沈蓓一,就见到刘妈气喘吁吁地跑过来:“蓓一啊,我总算找到你了。”

“刘妈,你这么急着,有什么事吗?”

“有事需要你帮忙!”刘妈说着,将手里的透明的袋子递给沈蓓一,“这是少爷的药,他上午忘带了,你赶紧给他送过去一下吧。”

“药?”沈蓓一扬了扬手里的袋子,看到里面的药物说明时,不由得一愣:“抑郁,安眠?”

看出了她的疑惑,刘妈微不可见的叹息一声:“少爷小时候发生过一点事,后面晚上就老睡不好,必须要吃这些药。”

沈蓓一哦了一声,豪门里都有些不可告人的事,她还是少知道点为好。

“要不让司机送过去?我也不熟悉路。”她推辞,和那男人,她真不想多接触。

“我怕司机嘴巴不紧,你知道这些事,不便让外人知道。”刘妈妈急匆匆地拉着沈蓓一出厨房,“蓓一,你就帮个忙,少爷下午要出差去外地,再不送去,我怕来不及了。”

刘妈看出了沈蓓一的犹豫,继续耐着性子解释着,“我年纪大了,就怕路上有个好歹,药不仅没收到,自己还要别人费心送去医院……”

知道刘妈因为劳累昏迷过,沈蓓一立马心软了:“我去送!”

沈蓓一打车去往宁氏集团。

百层大楼下,沈蓓一深吸了口气,走进奢华高档的大厦。

找到前台,她说了来意,毫无意外地前台被拦下:“送药?总裁又没病,送什么药?”

这年头,想接近总裁的女人真是各显神通,什么招都用上了。

沈蓓一闭眼,无奈叹息一声。

她拿出手机,打电话给刘妈,想让她和宁少辰说句,可电话半天都没打通。

于是便找了门口的位置,坐了下来。

刘妈说他下午会出差,她就在门口等,应该没错。

靠在椅子上,昏昏沉沉的,她有些睡意。

“蓓一……”迷糊中,听到有人叫她,是男人的声音。

她睁眼,看清来人,她一下子站了起来:“夏、夏医生,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夏宇看着沈蓓一,激动地上前将她揽入怀中:“你妈去世时,我在外面出差,回来后才知道。之后我就再也联系不上你了,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见!”

沈蓓一被他突如其来的拥抱,弄得有些惊愕。

夏宇是她妈妈的主治医生,妈妈住院期间,他很照顾她们,帮了她们许多,她对他是感激的,但也仅此而已……

在妈妈死后,她就准备和以往的人事物断个干净,重新开始生活。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夏宇……

“我……”沈蓓一退出他的怀抱,不知道如何解释自己目前的状况。

“好了,你不想说,就先不说,但是不可以再不和我联系了,知道吗?”夏宇在她头上揉了两下,宠溺无限。

眼神在扫过她挽在脑后的发髻和她身上的装扮时,皱了皱眉头,却没多话。

沈蓓一点头,不敢和他对视,他这个人,似乎永远都这么善解人意。

只是,他们之间的关系,这男人是不是表现得有些过了?

“你新的手机号给我个。”说完,不等沈蓓一有反应,便抽出她手里的手机,拨打了自己的号码,听到铃声响,才满意的还给她。

“你,要不要坐一会儿。”见夏宇似是没有要走的打算,沈蓓一示意他在自己身边坐下。

他长相出色,个子又高,站在这大厅里,实在是有些惹眼。

只是,却在碰到椅子时,她觉得有些冰,然后,便感觉身下有股“暖潮”涌了出来。

“啊……”她掩嘴轻呼,咬着唇,皱眉。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