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婚恋生活

亿万萌宝买一送一、亿万萌宝买一送一小说、主角: 顾欢北冥墨

亿万萌宝买一送一

亿万萌宝买一送一、亿万萌宝买一送一小说、主角: 顾欢北冥墨

主角: 顾欢, 北冥墨

字数: 2,875,433

状态: 已完结 共 909 章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好看的小说推荐(www.sossw.com)

亿万萌宝买一送一简介:她十八岁时,走投无路,无奈之下,签了那一纸协议。 谁知道她产下一对双胞胎……于是她偷偷的藏了一个…… 几年后,阴差阳错,她发现一个跟她儿子一模一样的男孩。 而男孩的父亲,竟然是富可敌国的滔天人物!

亿万萌宝买一送一全文阅读

········
第1章 手术台上的双胞胎
········
纽约,中心医院。

顾欢叫的撕心裂肺,她就像是被人用斧头劈成了两半,痛不欲生。

“顾小姐,您再使点劲,孩子马上就出来了!”

顾欢眼眶含泪,这是她的宝宝,虽然她是为了给母亲治病才给人代孕生下这个孩子,但此时此刻,躺在手术台上,她却只觉得满心不舍!

这是她怀胎十月的孩子啊!

“出来了!出来了!顾小姐,恭喜你生了个男宝宝!”

顾欢艰难地动了动指尖,她还没来得及抱一抱这个刚出生的孩子,身边陪产的助理就快速将他抱走了,助理离开前只说了一句话:“顾小姐,您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剩下的钱我会打到您的卡上,再见。”

顾欢的心就像是被人狠狠揪住了。

产房的门合了又关,就在助理走后,医生快速握住了顾欢的手,“顾,深呼吸,你很勇敢,保住了第二个孩子!”

“谢谢你……琳达……”顾欢气若游丝,在医生的帮助下,又生出了一个男婴。

五年后,A市。

一栋旧区的小楼房里,忽然传出一道小孩的求饶声:

“啊呜,妈妈,洋洋知道错了!”

客厅沙发前,一个小小嫩嫩的男孩儿,揪着自己的小耳朵,可怜兮兮地嘟着小嘴。

顾欢眉心紧拧,细秀的手指握着一张考卷。

“顾洋洋,你看看你的中文考卷!简直一塌糊涂,你要存心气死妈妈!”

“妈妈……”小包子委屈地挤着脸庞,好像很难过的样子。

“这题,天若有情天亦老的下一句,你居然写:人不风流枉少年!”

“呜呜,妈妈……”他软软甜甜地喊了喊,希望妈妈别生气。

“还有,射人先射马,捉奸就捉双?”

“呜呜……”

“臭小子,别给我装委屈,什么叫床前明月光,李白睡得香?嗯?”

“……”小包子吓得噤若寒蝉。

“还有,问君能有几多愁,你居然写:恰似一群太监上青楼?!”

顾欢抿着唇,她实在不想这么严厉对待儿子,可是这孩子的中文未免也太离谱了!

这时,顾母于芬从厨房出来,笑道:“我们家的小洋洋考试很糟糕吗?来,让姥姥看看。”

于芬戴着老花镜,从顾欢手中拿过卷子,扫了一眼,然后乐呵呵地笑起来,“呵呵呵,咱家洋洋还这么小,这些题目又这么深奥,他能回答出来,姥姥已经觉得很天才了呢。”

“嘻嘻,还是姥姥懂得欣赏我……”洋洋趁机赖进于芬怀里撒娇。

“妈,你还护着他!”顾欢瞪了儿子一眼。

“欢欢,洋洋从小在美国长大,我们半年前才回国,他的中文成绩不好也是正常的,你别给孩子太大压力。”

于芬将洋洋抱紧怀里,并不是她溺爱外孙,而是她明白,他们祖孙三人这些年活得比谁都艰难,“都怪我,要不是当年我病重,你也不用为了我专程去美国医病……”

于芬深知当年苦了女儿。

虽然女儿始终都不肯说医病的钱是从哪儿来的,甚至连孩子的生父是谁也绝口不提,但于芬知道,这些年女儿受了不少委屈。

“妈,你的病不是好了么,我不许你再说这些事了。”

当年,她在美国产子,母亲在美国治病,几年下来,当初代孕的那五百万早已用得一干二净。

可看到母亲康复,她觉得这一切都值得!

于芬每每说到这里,都泪眼模糊。

“姥姥不哭哦……洋洋答应会乖乖的……”小包子伸出柔嫩的小爪子,轻轻帮姥姥抹去眼泪。

顾欢喉头有些哽咽,握紧手中的考卷。

她深深明白,必须要更努力的工作挣钱,才能给儿子更好的未来。

才不会枉费当年她私心留下这第二个儿子……

洋洋从小在国外长大,一口中文说的是乱七八糟,这次考试竟然直接考了个零鸭蛋,顾欢心疼儿子,但却不是溺爱,所以今天晚上,她必须要好好教训教训洋洋!

········
第2章 一条狗引起的战争
········
于此同时,城市的另一边,夕阳西下,北冥家大宅。

一辆限量版的顶级银白色跑车,缓缓驶进北冥家大门,佣人们一看车子,纷纷跑上前列队迎接。

“二少爷回来了!”北冥家家主北冥墨从车内迈了出来,一副黑超墨镜架在高挺的鼻梁上,棱角分明的脸部轮廓,是一如往昔的冰冷。

他将车钥匙交给佣人,刚迈开长腿——

迎面便扑过来一只又肥又壮的肉体,无比亲昵地扒在他的腿上,使劲儿摇着尾巴,“咕噜咕噜”的从鼻子里发出声音来。

北冥墨的视线往下一看,眉心拂过一丝拧痕,严重的洁癖使得他每次一看这个皱皱巴巴的蠢东西,都有一种想一脚踹死它的冲动!

“谁放这个蠢东西出来的,还不给我弄走它!”

一旁的佣人这才回过神来。

几个男丁赶忙凑上去,想要把这么个肉团子从二少爷的脚上拔下来。

无奈,这肉团子似是狗皮膏药般,“呜呜”扒着北冥墨修长的腿死也不放。

乱作一团之际,传来一道童稚的声音——

“不许欺负我的贝拉!”

佣人们停下手,回头,微颤,“程程小少爷?”

北冥墨透过墨镜,冷眸扫了一眼前方不远处站立的小男孩。

小男孩身穿一套白色的名牌休闲服,额头上还冒着些许薄汗,他仰起小小的脑袋,勇敢地直视北冥墨白皙俊俏的小脸蛋儿上,仿佛是和北冥墨一个模子雕刻出来那般,有种无畏无惧的高傲与冷清。

小男孩眉心不悦地拧紧,黑亮的瞳孔扫过正被佣人们大卸八块的小动物,“我再说一边,放开我的贝拉!”

佣人为难地看了看不高兴的小少爷,又看了看同样冷酷的二少。

这,这到底应该听从哪个少爷的吩咐啊?

北冥墨眸眼一冷。

“要么叫人弄走它,要么我弄死它!”对上小男孩的眼,他语调平静。

小男孩转身就要带贝拉离开,态度冷漠得完全不将北冥墨放在眼里。

北冥墨看了一眼小男孩与他如出一辙般冷静的背影,眉心蹙得更紧了,“站住!”

冰冷的两个字,让一旁的佣人听了都直冒冷汗。

小男孩却根本不理睬,继续拉着贝拉前行。

“这是你对一个父亲该有的态度?北冥、斯、程!”

一字一顿,北冥墨死死盯着这个依旧不肯转过身来的小背影。

程程脚步顿了一下,他转过身子,那张稚气的脸蛋上尽是冷漠:“你每天只会在外面开会,回家后只知道骂我,你又算哪门子爸爸!”

程程小眼眶里泛起一丝隐忍的眼泪,他狠狠瞪视着北冥墨,喘着粗气。

就在此时,趴在他脚边的贝拉也被人拉走了,程程见状,更加委屈,他直接哭着喊了出来:“我讨厌你!我讨厌你!你根本就不是我的爸爸,我讨厌你!”

吼完,在眼泪决堤之前,程程头也不回地朝大门口狂奔了出去……

“程程小少爷……”女佣们想上去追。

“不准去!”

“谁去追,谁就给我滚出去!”北冥墨冰冷的撂下一句,随即又出了大宅。

臭小子被他奶奶惯坏了,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北冥墨松了松领带,面色铁青,懒得惯着他!

········
第3章 酒会现场
········
这边顾欢刚教训完洋洋,就接到了公司老总的电话。

“顾欢,酒会开始了,你到哪了?”

“李总,我已经在车上了,马上到!”

“好的,直接上3楼,我等你。”

顾欢挂完电话,出租车刚好停车,她仰头望着眼前的奢华建筑,几个烫金的大字映入眼帘——夜魔帝国酒店。

这酒店是A市的标志建筑,也是她回国半年,在公司同事口中听到最多的字眼。

没想到今晚李总会要她来这里应酬,但一想到优厚的奖金,她立刻打起精神来。

为了能让母亲和儿子洋洋过上更好的生活,她必须要挣更多的钱!

她握紧手袋,在经过一辆停在路边的黑色轿车时,她顺道停下来,看了一眼车窗玻璃里倒映出来的自己,顺便整理一下仪容——

一头乌黑的长发挽成一丝不苟的公主发髻,轻描淡写的妆容也无懈可击,唯独今晚这身黑色削肩晚礼服有点儿不对劲。

唔,她对着车窗整了整胸前的礼服。

但就在这时,车窗玻璃竟然缓缓下滑……

顾欢石化!挤出来的微笑僵在半空!怎、怎么车里面居然有人??

她的脸一下子青红交错!

“小姐,这里不需要‘服务’。”车窗全部打开来,露出一张俊逸非凡的脸庞,男人特意加重“服务”二字,透着讥讽的味道,不屑地瞥了她一眼。

羞辱感让顾欢气得瞬间满脸涨红!

去你的服务,你才服务,你全家都服务!!

察觉到了顾欢眼中的怒火,男人冷冷地挑了挑眉,抿唇道:“还请你走开些,挡着道了。”

男人话里尽是嫌弃。

顾欢瞪大眼睛,简直要被气坏了。

她伸手,用力拍了一下车窗玻璃,恶狠狠地说道:“先生,如果你说不来人话,可以选择闭嘴,而不是像条疯狗一样见人就咬!”

说完,潇洒走人。

酒店三楼。

顾欢一进场,一阵夹杂各大品牌的香水味儿扑鼻而来。

偌大的会场里,衣香鬓影。

“小顾,你可来了!”李鼎盛一回头,便看见会场门口站着的女子。

他快速朝她走过去,他眼神里闪过一抹惊艳。

“李总。”顾欢微笑着点点头,心里升起一股莫名的不安。

“小顾,今晚你真漂亮!”李鼎盛绅士地握起她的手背,落下一个亲吻礼。

顾欢下意识地皱了皱眉,不太自然地抽回自己的手背,“李总,好像今天这种场合,应该让安娜来更合适。”

安娜是公司的公关经理,应付这种上流场合,安娜绝对比她这个工程部的小职员要厉害很多。

李鼎盛却不这么认为,他笑着从酒童手中取过一杯香槟,递给顾欢,“小顾,不瞒你说,今晚这场宴会,实际上就是‘映’工程竞标会的前奏。”

顾欢稍怔几许。

‘映’工程现在几乎是A市所有建筑行业趋之若鹜的重点项目,最近工程部为了争取这个项目忙到不行,难怪李总会派她过来。

“可是李总,我只是工程部一个工作还不到半年的小职员……”

“我就是图你够新!”

够新鲜!

李鼎盛嘴角笑出一抹深意,“小顾,我让你来,自然有我的用意,放心吧,今晚只要你好好表现,奖金少不了你的,来,把这杯酒喝了,预祝我们竞标成功。”

顾欢接过李鼎盛递来的酒杯,有丝踌躇。

“怎么不喝啊,小顾?别告诉我,你连香槟也会醉喔!”

顾欢有些脸红,摇摇头,“让李总见笑了,那么,我祝公司竞标成功。”

她不再迟疑,举着香槟与李鼎盛碰杯。

一饮而尽。

李鼎盛盯着她将酒喝光,细长的眼里闪过一丝算计…

顾欢将酒杯放下,喉头有些许呛辣。

顿时,会场一片寂静。

她还没弄明白发生什么事,就见所有人的目光此时都齐齐望向会场入口处——

一个身型高大俊美的男子优雅地迈进会场。

发光体那般,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男子一袭纯手工打造的全球限量版白色西装,将他那精壮的身形勾勒得堪称完美。

仿佛天生的王者,他的身后还跟着一群毕恭毕敬的下属。

是他?!

········
第4章 富可敌国的男人
········
顾欢一眼便认出来了,这人不就是刚才坐在车内的男人吗!

没等她反应,全场便沸腾了!

“呀,北冥总终于到了!”李鼎盛惊喜地低呼,趁势揽过顾欢的肩膀。

“小顾啊,北冥总可是大人物!A市首富北冥家族,认识吧?”

“北冥家族?”顾欢猛然一愣!

在A市,谁不知道北冥家族四个字背后的影响力?

富可敌国到令人发指!

简直能翻云覆雨,只手遮天了!

‘映’工程,就是北冥集团旗下的一个子项目,前几个月才放出来公开竞标。

业内各个企业,为了能争夺这个耗资几千亿的‘映’工程,无不是使出浑身解数,就盼能得到北冥氏的青睐。

鼎盛公司也不例外。

“是的,他就是北冥家少爷北冥墨,北冥集团的总裁!”

“小顾,走,我们也去跟北冥总打个招呼。”

顾欢不想去,先前在楼下,她就和北冥墨有着尴尬的相遇,此刻她哪还有那个热脸,去贴那家伙?

“那个,李总,我有些内急,可不可以等会儿再去……”

李鼎盛摇摇头,揽住顾欢不肯撒手。

指了指前方已被许多人上前拥护的北冥墨,“小顾你看看,多少人抢着巴结北冥总啊,我们不能落在人后!”

李鼎盛不容顾欢抗拒,他揽着顾欢一个劲儿往人潮中挤……

无奈场面热火朝天,他们根本挤不进去!

李鼎盛有些急了,突然心生一计。

趁着人多,他假装与顾欢分散开来,暗地里却将她往人堆里一推——

顾欢只觉得被人挤得身子一斜,然后她感觉背后似是听到布料被‘嘶’的声音——

不对劲!

随即——

一道尖叫声划破了会场上空!

霎时间,似是画面静止了一般,所有的人都停顿下来。

只除了还在持续尖叫的顾欢!

“小、小姐,你衣服破了……”不知是人群中谁那么好心提醒她一句。

顾欢的喊叫声哑在了喉咙里!混蛋,哪个没长眼的敢撕她衣服?!

大概没人料到,这么隆重的晚宴,竟然会出现如此滑稽的一幕。

北冥墨顺着人群中让出来的道儿,一眼便看到那尖声惊叫的女子。

深邃的眸眼扫过她暴露在空气中、颤抖的臂膀,贴身的黑色小礼服从背后散落开来,露出光洁莹白的腰部线条。

她狼狈地抓紧那残余的布料,死死掩护胸前。

不可否认,这女人的肌肤皎白胜雪。

顾欢的世界,在礼服被撕裂的那一刻,崩塌了,她甚至不敢抬头看围观群众的眼睛。

但就在所有人都等着看好戏之时——

一双修长的西装裤腿,笔挺地矗立在顾欢跟前,紧接着,她感觉到背后一暖。

“你——”她惊愕!

北冥墨的这一举动,引来会场的人倒吸一口凉气,他依然是一副千年冰川的表情,只是眉眼微微一挑。

当着所有人的面,弯下腰身——

一把将顾欢腾空抱起!

下一秒,北冥墨抱着她,穿过人潮,大步流星地往洗手间的方向走进去。

········
第5章 狼狈
········
顾欢忽然觉得有些头昏,她依偎在北冥墨宽厚的胸围里,她闻到一丝蛊惑人心的男性味道。

然而……差点散失的理智瞬间回归脑部。

“放开我!混蛋,放我下来……”她开始挣扎。

那残存的礼服因为她的举动,瞬间散落……

“呀……”她手忙脚乱地护住胸前。

他眸眼顿时深黯,抿着唇,扫过她的耳际,“如果你再不老实,我就将你丢回去!”这暗藏威胁的一句话,果然将她治得服服帖帖。

北冥墨深黯的眸子划过一丝阴邪,抱着她一直走到男士洗手间。

砰!

洗手间的门被他一脚踢开。

北冥墨冷眼扫视一圈,依旧以冷静得没有一丝起伏的语气说道:“都给我滚出去!”

顷刻间,洗手间内安静下来,顾欢这从他胸前探出头来,瘪着嘴不甘不愿地说道,“这下可以放开我了吧?”

北冥墨眉梢微挑,径直将她往洗手台上一丢。

“特殊服务卖到晚宴上来了,小姐,你胃口真不小!”

顾欢猛然对上他鹰隼的眼!

“先生,很感谢你刚才替我解围,但我再重申一遍,我——不、是、小、姐!”顾欢几乎是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说出这句话。

顾欢懒得再理这个疯子,抓紧身上的西装外套,急忙就要从洗手台上跳下来——

不知是不是卫生间内的空间过于逼仄,顾欢的头越来越昏沉。

“你又在搞什么鬼?”北冥墨捏着她的肩膀,冷冷问道。

“疼……”顾欢嗓音软糯,轻哼了一句。

北冥墨低头,就发现顾欢的脸上泛着不正常的潮红,浑身滚烫无比,该死,这个女人被人下药了都不知道?

蠢死算了。

“热……唔……”顾欢扭动着身子,神情焦灼不安,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意识渐渐模糊,她只想抱紧眼前这个男人。

她双手攀上男人的腰腹,笨拙地把自己的脸贴在北冥墨的身上,她的手很软,柔弱无骨的一双手勾起了男人的欲望。

“果然是出来卖的,经验这么足?”北冥墨冷嘲热讽。

听着这道清冷如水的嗓音,顾欢恢复了一丝理智,她抬头,咬牙切齿地瞪着他,“就算全天下男人都死绝了,我也看不上你!”

理智和欲望对垒,顾欢觉得她要被这种感觉折磨疯了。

北冥墨好整以暇地站在一侧,“如果你求求我,说不定我会帮你。”

“我是脑子进水了,才会求你!”顾欢挣扎着想要离开。

但她的腿刚下地,整个人就软了下去,直愣愣扑向了北冥墨怀中。

女人特有的馨香袭来,北冥墨托着顾欢的腰肢,把她腾空抱了起来。

下意识的,顾欢一双腿夹在了北冥墨的腰上,姿势极为尴尬羞耻。

“怎么,这就忍不住了?”

顾欢咬唇,不想让自己发出娇软的嘤咛声。

外面是衣香鬓影,卫生间内暗香浮动气氛旖旎。

北冥墨换了个姿势,把顾欢结结实实地抱在了怀中,开门,朝着酒店顶楼走去……

········
第6章 伺候人
········
幽暗的酒店套房内,淅淅沥沥的水声格外清晰。

顾欢睁开双眼,就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了浴缸中,浴缸内放满了冷水!

她猛地坐起来,水花溅起,浴室门被人拉开了——

“醒了?我还以为你要睡晕过去。”北冥墨穿着一身浴袍,身上还带着点点酒气。

“你……我……我们……”顾欢睁着眼睛,语无伦次地望着他,神情格外激动。

北冥墨拿起一件浴袍扔在了顾欢脚下,“就你?我看不上。”

语气极为傲慢,态度极为不屑。

顾欢气冲冲地朝他的背影挥了挥拳头,不过,他还算是个正人君子,没有……

来时的衣服已经不能穿了,顾欢狼狈地从总统套房内逃了出来,在搭电梯的时候,她遇见了李鼎盛。

李鼎盛一脸怒意地望着她,见她模样狼狈,劈头盖脸地骂道——

“顾欢!你连伺候个男人都伺候不好吗,亏我还特地把你带过来,真是个废物!”

李鼎盛这一番怒吼,让她彻底明白了今晚的来龙去脉。

蓦然,一股凉意直窜脚底!

她咬着牙,清澈的眸子瞪视着李鼎盛,拳头握得死紧!

原来——

所谓的应酬,不过是让她去充当一次高级妓*女!

“李鼎盛,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倒是恶人先告状来了!”

“算账?顾欢,我千方百计,打通多少关卡,才有这个机会,你倒好,只会坏事!”李鼎盛指着她的鼻子就是一顿臭骂。

“要不是看你有几分姿色,还算乖巧,又长得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清高样子,我犯的着用你吗?难不成你真以为我看中了你的工作能力?”

顾欢气得扬起手就想抽李鼎盛一个耳光!

“怎么,想打我?顾欢,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李鼎盛发狠地将她的手一甩。

顾欢的身子跟着踉跄跌倒在地。

“顾欢!别以为坏了我的事,就可以什么都不用负责!你爸还在坐牢是吧?改明儿我就让几个牢里的兄弟慰问慰问你爸!呵,不知道你妈那身子受不受得了刺激呢?”

李鼎盛突来的阴笑,刺得顾欢心尖儿一颤。

她哑着嗓子,“你、你要干什么,你别乱来!”

“怎么?怕了?”

李鼎盛笑得极为放肆,“查顾家那点儿事根本难不倒我!顾欢,你听着,除非你能拿下北冥总手上的那个项目,否则,我决不会放过你!我会让顾家跟着你一起陪葬!”

说完,他狠狠朝地上啐了一口。

就在顾欢失魂落魄地朝酒店外走去时,她突然接到了家里的电话,于芬在电话那头慌张大喊道:“欢欢,洋洋不见了!刚才我去楼下倒垃圾,回家后就没见到洋洋了!”

········
第7章 双胞胎
········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洋洋背着小书包,在路上游荡,他之前被顾欢骂了之后,满心都是难过,此刻耷拉着脑袋,腮帮子鼓鼓,惆怅哀伤,就是不想回家。

走着走着,洋洋忽然被一个人影拦住。

“小弟弟,怎么这么晚了一个人呀?是不是跟妈妈走散了?叔叔带你去找妈妈好不好?”

洋洋仰头看了一眼,是个中年大叔。

他笑起来好假的样子哦,一点都不慈祥呢。

妈妈常在他耳边念叨,不要跟陌生人说话,因为那个陌生人有可能是人贩子。

可是,人贩子是什么呢?洋洋仰着天真的小脑瓜儿,不解。

“叔叔,你是不是人贩子呢?”

中年大叔额头三条黑线,额,这么快就被发现了?

“呵呵,叔叔怎么会是人贩子呢?叔叔是爱护小朋友的大好人呢。”

洋洋一听,小肩膀立刻松垮下来。

没劲儿。

还以为能遇到个人贩子呢。

“喔,那对不起了叔叔。我不喜欢好人。”说完,洋洋继续耷拉脑袋前进。

中年大叔傻眼,正当大叔准备对洋洋伸出罪恶的魔爪时——

忽然,“嗞——”

一辆黑色保姆车冲撞了过来,刺耳的刹车声划破长空,稳稳停在了洋洋和中年大叔的身旁。

王管家几乎是泪奔着下了车,他一把抱起洋洋,“小少爷……小少爷……”泪洒满脸。

“谢天谢地,终于找到你了,程程小少爷……走,我们这就回家!”

夜色浓稠昏暗,一如顾欢此时此刻焦急的心情,她着急地走在家附近的小公园中。

“妈,洋洋回家了么?”

“还没……欢欢,还找不到洋洋是么……”

顾欢握着手机的指尖,颤抖了一下,“嗯。”

“怎么办,我好担心洋洋他……”于芬急的在电话那头哭了起来。

这一哭,哭得顾欢本就纷乱的心,更加不安了。

“妈,您先别哭,洋洋不会有事的!我今天刚骂了他,这个臭小子肯定是不高兴躲在哪个地方不想回家了,妈,你别担心!”

顾欢强撑着安慰于芬,五年来,她带着洋洋经历了风风雨雨,她深信儿子不会有事!

“欢欢……你都找这么久了,再找不到就要报警了。”

顾欢苦笑一声,不到二十四小时,就算报警恐怕人家也不会受理。

“妈,别担心了,您一宿也跟着没睡,我担心您的身体。快去躺会儿吧,一有消息我再打电话过来。”

挂断电话,顾欢拼命压抑住心里的恐慌。

继续前行。

她深怕错失一眼,深怕错过一个角落……

***

A市,海边。

此时已是涨潮的季节。

浪花冲上绵长的海岸线,拍打着沿岸的礁石。

一轮咸蛋黄似的太阳自地平线上升起,金色的光芒辐射在整个碧蓝的海面上,犹如一幅油画般,美轮美奂。

顾欢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一边沿着海边的堤坝走,一边焦急地东张西望。

“哎呀,那边有个孩子要溺水啦……”

突然,人群中不知是谁在喊。

‘孩子’两个字震得顾欢心脏跳漏了一拍。

赶忙转身,蓦然看见海岸线的礁堤上静静地坐着一个小男孩。

顾欢心中一紧!

虽说小男孩身上的白色外套她不熟悉,但那个背影她不会认错!

洋洋!

热泪就这么夺眶而出!

突然,一个海浪飞起,呼啸着卷上半空。

眼看就要朝礁堤岸边扑过去——

顾欢吓得呼吸静止!

“洋洋——”

身子跟着狂奔过去……

········
第8章 她是妈妈
········
程程静静地坐在礁石上。

静静地望着一望无际的大海。

金色的阳光,蔚蓝的海面,凉薄的海风,还有海鸥的鸣叫。

这一切都让他觉得自在而安然。

这仿佛是五年来,他第一次真正看到北冥家以外的世界。

无需学习深奥厚重的课本,无需接受繁缛的贵族教育,无需背负家族荣辱的使命。

他深深呼吸了一口冰凉的,似是带着咸味儿的空气,他喜欢这个味道,这是自由的味道。

看着突然升起的一个巨大的海浪,以呼啸勇猛之势席卷而来。

程程一脸平静。

他曾经阅读过一篇叫做《母亲如海》的文章,那是他有记忆以来,第一次接触到母亲二字。他知道,在北冥家,母亲两个字是禁忌。

所以他从不问也从不说。,他乖巧地做爸爸的儿子,做北冥家的小少爷。

可是无论他怎么努力,爸爸甚至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看着海浪越来越近,他闭上眼睛。

大海妈妈,你告诉我……

“不要——”顾欢心脏都快停止了。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电光火石之间,她跑出了此生最迅捷的速度,一个猛力扑到孩子身边,想都没想,将他往自己怀里紧紧一抱!

嘭!

巨浪拍打的响声,势如破竹般敲打在了她的背上。

仿佛想将两母子卷走那般,海浪从头浇到脚。却无法撼动顾欢半分,最后,不甘心地退散出去。

她紧紧抱着孩子,颤抖着身体,里里外外湿个彻底,直到耳边又恢复成平静,她才睁开眼睛,赶忙拉出怀里的孩子。

却触到一双早已睁开的晶亮眸眼,怔怔地望着她。

顾欢眼眶一热,捧着他的小脸蛋儿就是一阵猛亲,“洋洋……洋洋!妈妈的小宝贝……终于找到你了,终于……”

温热的眼泪划过脸颊,一滴一滴,滴到程程的脸颊上。

他睁着安静的眸子,冷静的情绪里没有一丝破绽,唯独,这一颗滚烫的眼泪,滴到他的脸上时,他的心莫名抽动了一下。

看着眼前的陌生女子,他忽然就哑了嗓子,“妈妈?”

好陌生的称呼。

“宝贝,吓傻了是不是?别怕,有妈妈在,有妈妈在……”

顾欢惊魂未定,抱着小家伙的身子仍在颤抖,她差点就以为海浪要卷走她的孩子了,她差点就以为从此以后就失去洋洋了。

她差点……

想到这个,她泪流不止。

五年前,她已经失去一个孩子,那种切肤之痛至今还烧灼着她的心口。

她不能再承受一次了!

“洋洋,妈妈答应你,以后不会再给你压力了,再也不骂你了,考试考不好也没关系,妈妈答应你,你也要答应妈妈以后不随便离家出走了,好吗?”顾欢抱着孩子,哭得差点肝肠寸断。

正因为她知道,抱走孩子的那户人家,非富即贵,那个孩子一定是受着最高端的教育,所以她就算拼了命,也要将洋洋供出来。

正因为洋洋跟在她身边,她才会给他那么大的压力。

可是,刚刚看到海浪席卷的那一刻。

她才恍然明白,那些都不重要啊,重要的是,孩子平安。

“答应妈妈,再也不要一声不响地不回家了,好吗?”

程程扬起眉,仰头看着哭得可怜兮兮的女子,身子感受到她的怀抱带来的温暖,忽然,他的内心,有些触动了。

大海妈妈听见他的心声了?

所以赐给他一个妈妈?

只是,她为什么口口声声喊他洋洋呢?

“洋洋?”顾欢看着一脸冷静的孩子,不哭也不闹,安静得有些不同寻常。

她心底划过一丝惊恐。

旋即拉着孩子的身子,掀开衣服,左看右看,直到确定没有任何伤痕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下来。

可,还是不对劲儿……

“洋洋,快告诉妈妈,昨晚上是不是遇到什么害怕的事了?你的校服呢?你的书包呢?”

顾欢脑中闪过一系列关于虐待儿童的新闻,越想越怕。

程程看着她紧张兮兮的模样,心里突然升起一股暖意,可是,什么校服?什么书包?他一个都不知道怎么回答。

然后,眼睛一闭……

“呀,洋洋,洋洋……”

他昏倒在顾欢的怀里,好吧,他没有逃避,他只是饿昏了。

原来,妈妈的怀抱是这样的。

这样的……

嗯,温暖。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