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婚恋生活

一婚定情:亲爱的顾太太、一婚定情:亲爱的顾太太 免费在线阅读

一婚定情:亲爱的顾太太

一婚定情:亲爱的顾太太、一婚定情:亲爱的顾太太 免费在线阅读

主角: 苏可歆, 顾迟

字数: 5,143,893

状态: 连载中 共 2520 章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好看的小说推荐(www.sossw.com)

一婚定情:亲爱的顾太太简介:他许她一世,宠她入骨,待她如宝。她以为这就是所谓的幸福。 一朝从云端跌落,粉身碎骨,她黯然退场。 五年后,再次重逢。 “苏可歆,我们和好吧。” “我们已经错过了五年,想和好?晚了!” “只要是你,多久都不会晚

一婚定情:亲爱的顾太太全文阅读

········
第1章 餐厅里的神秘男人
········
小江南餐厅,苏可歆提前半个小时先到达了相亲地点。

她刚到没多久,手机就响了,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阵暴躁的说话声——

“苏可歆,你这个骗子,都在大学里被人玩坏了,还敢出来相亲?怎么,玩够了想找个老实人接盘?我告诉你做梦!要不是我前女友和你一个大学,我都差点被你骗了……”

“我就没见过像你这么不要脸的女人,呸!什么破婚介所,找到你这种女人!”

滴滴滴,电话被挂了。

苏可歆甚至都没来得及解释半句话,就被她的相亲对象判了死刑。

她捏着手机,十指泛白,嘴唇蠕动却发不出辩解的声音。

方才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大,导致此刻餐厅中许多人的视线都落在了苏可歆身上,带着鄙夷、讽刺、蔑视的目光就像是密密麻麻的细针扎着苏可歆的心。

“这位小姐,如果您不点单的话请离开。”

大概是餐厅顾客窃窃私语的声音实在有些大,服务员看不下去了,走到苏可歆身边准备有礼貌地将这位影响顾客用餐的客人请出餐厅。

“你好,她是我的女伴,你们无权拒绝我的女伴用餐。”一道清冷的嗓音突然出现在了众人身后。

那是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长相帅气,五官精致,带着一股从骨子中渗出来的默然,他虽然只说了这一句话,但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场让四周原本高傲地想将苏可歆请出去的服务员都变得不知所措了起来。

男人没有在意身边人的反应,他滑着轮椅,来到了苏可歆身边,低头望着她神情认真,“你想吃什么?”

他骨节分明的手中夹着一张黑卡,“吃什么,我买单。”

服务员愣了愣,很快他接过男人手中的卡,毕恭毕敬地将菜单放在了苏可歆面前。

苏可歆无措地坐在椅子上,那个坐着轮椅的神秘男人坐在了他对面,那个本应该属于她相亲对象的位置。

苏可歆望着菜单发呆。

“怎么,这里的菜不合胃口?”

“不是的,”苏可歆犹豫了许久,才重新组织好了语言说道:“这位先生,我……我并不认识你,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等等。”

“刚才你那通电话我听到了。”

苏可歆回头,怒气冲冲:“这位先生,难道你不知道尊重他人隐私是基本的礼仪吗!”

“在大庭广众之下接电话,难不成所有在你身边的人都要堵住耳朵?”坐在轮椅上的男人神情平淡,紧接着他又问了一句:“你在相亲?”

苏可歆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她不知道这个男人想做什么。

“你很着急结婚?”

“先生,我是不是在相亲,是不是着急结婚,和你并没有关系吧?”苏可歆耐着性子说道。

没错,她是急着结婚,因为她非常需要落户本市,这样她才能办好医疗保险,为重病的母亲治病。

但她着急相亲结婚,并不是今天站在这里被人无端羞辱的原因!

“你看我如何?比起那位还没见过面就在电话中对你破口大骂的相亲对象,你觉得我如何?”男人的说话语气就像是在说今天的天气不错,平淡无波。

苏可歆冷笑着骂了一句:“神经病。”

········
第2章 我们结婚吧
········
苏可歆离开的背影无比狼狈,坐在轮椅上的顾迟望着她仓皇的背影,修长的十指敲打着轮椅扶手,目光若有所思。

“顾总。”这时,一个年轻男人突然神色匆忙的走进餐厅,来到顾迟身侧,低声开口,“李小姐说她路上堵车,可能会晚五分钟。”

“告诉她,不用来了。”顾迟清冷的目光依旧落在窗外的苏可歆身上,语气漠然,“我不喜欢故意拿乔的女人。”

“可是……”身边那助理模样的年轻男子面露为难之色,“老爷子那里催的厉害……”

“你去查一下,这个女人。”

助理一愣,他这才注意到自家老板竟然一直追随着刚才那个女人离开的背影。

他们大Boss,竟然让他去打听一个女人?

这简直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关键是,这个女人看起来,好像……没什么特别的啊?

当天晚上,苏可歆就接到了顾迟打来的电话。

电话接通,电话那头的声音清冷且极其有辨识度,当下,苏可歆就听出了这是在餐厅中遇见的那个神秘男人!

“你好苏小姐,我是顾迟。”

“这是你在餐厅中留的手机号码,很抱歉这么晚了还来打扰你。”

苏可歆一愣,今天的餐厅是会员制度,她的确留了手机号码。

“我今天说的还请你仔细考虑考虑,你需要一个结婚对象,而我恰好也需要一个结婚对象。”

“先生,”已经冷静下来的苏可歆只觉得不可理喻,“请你别开玩笑了。”

“据我所听到的,你今天的相亲对象素质也就如此,既然你都能和那样的人相亲,为什么不能考虑我?”顾迟问的认真。

“我们才见了一面……”苏可歆心累地说道。

顾迟笑了,“你相亲见的那些男人,你原本也不认识。”电话那头男人的声音悦耳,再加上他蛊惑人心般的劝说方式,“苏小姐,我相信你很需要这段婚姻,如果这次你错过了,你觉得你的下一次机会在哪里?”

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真的是一个谈判高手,每一句都是死死抓住了苏可歆的软肋。

是的,她真的很需要一段婚姻。

更确切的说,她很需要在这个城市有一个户口。

不然的话,她也不会在短短的三个月里,和那么多男人相亲,甚至遇见了今天人都没来就打电话骂她的奇葩男。

苏可歆承认自己被说动了,拒绝的话一下子叶说不出口,只是盯着眼前轮椅上的男人许久,才终是憋出一句,“你……是S市户口么?”

听见这话,那男人的唇角微勾,“是。”

苏可歆没有再答话,只是放在包包里的手,默默地捏紧了户口本。

说来也是真是凑巧,今天正好医院需要妈妈的户口本办一些手续,所以她将她们家户口本给带来了。

难道说,这就是冥冥之中的天意?

念此,苏可歆又打量了一眼眼前的男人。

虽然坐在轮椅上,但无论是容貌和气度,的确是比她之前相亲所见的那些乌七八糟的男人,不知道强多少。

苏可歆啊苏可歆,这三个月来,你一直所求的,不就是迅速地嫁给一个本地人,得到这里的户口么?

如今实现愿望的机会就在眼前,你又在拿乔什么呢?

心里思绪万千,苏可歆最终还是咬了咬唇,压下心头的最后一丝动摇,说道:“好,我答应你。”

········
第3章 我讨厌心机女
········
第二天,苏可歆手里拿着红本本,走出民政局时,整个人总觉得轻飘飘的,好像做梦一样。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突然的嫁给一个男人,还是一个萍水相逢的男人。

一切发生的太不真实,苏可歆低头看向结婚证,只见上面的照片中,两个人并肩坐着,男人神色淡漠,而她则是一脸的拘谨和忐忑。

照片底下,是他们两个人的名字。

说来也是荒唐,她竟是从结婚证上,才知道了自己新婚丈夫的名字。

顾迟。

一个简单但不失大方的名字,和这个男人身上的气质很相符。

只不过,除了名字和手机号,苏可歆似乎对自己的新婚丈夫完全是一无所知。

她突然意识到,自己是不是真的有些太冲动了?虽然对方看起来人模人样的,但如果是个衣冠禽兽怎么办?

苏可歆正有些后悔之际,一只骨节分明的手突然递到她眼前,指尖夹着一张卡。

“苏小姐,我知道女孩子结婚都期盼婚礼、戒指什么的,但抱歉,我没有时间处理这些,如果喜欢戒指的话,你自己选一只吧。”

男人清冷的声音在身侧响起,苏可歆转头,就看见顾迟正看着自己,黑曜石般的眸子深不见底。

“不用了。”苏可歆这才回过神,忙摆了摆手,“我不在意这些的。”

她早就已经过了还追求浪漫的年纪。更重要的是,虽然对方是自己名义上的丈夫,但她还是不想有一种欠他什么的感觉。

可不想,对方并没有给她拒绝的机会。

“戒指还是需要的。”顾迟淡淡一语,蓦地伸手捉住了苏可歆的腕子,将卡放入她的手心。

肌肤相处的刹那,男人微高于自己的温度透过皮肤传来,苏可歆一下子有些失神。

“好吧。”毕竟他们也算是“新婚燕尔”, 苏可歆不想因为这种小事拂了他的好意,只好接过了卡。

“我下午还有一个会事,就不送你了。”顾迟依旧是淡漠的语气,哪怕是和苏可歆的关系发生了变化,态度上似乎也没有什么改变。

“好。”苏可歆本来就没指望对方真的将自己当成老婆来疼爱,因此心里也没有任何的失落。

“对了,关于我家的地址。”顾迟突然又想到了什么,再次开口,“我过会发给你,你方便的时候,直接搬过来就是。”

苏可歆突然有些紧张起来,忙道:“这个不急的。”

苏可歆当然知道结婚之后两个人理应同居,可她真的还没准备好,和一个陌生男人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

或许是苏可歆语气里的拒绝太过明显,顾迟这才微微抬眸,多看了她一眼,让她一下子又有些尴尬。

但顾迟也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按下轮椅上的按钮,转换了一个方向,“没别的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苏可歆点点头,本想问他一个人回去会不会不方便,但终归还是觉得有些失礼,便没有问出口。

苏可歆百无聊赖的在车站等车,并没有注意到眼前一辆黑色的轿车,从自己的身前,缓缓驶过。

车里的助理张恒,路过公交车站时,忍不住看了窗外的苏可歆一眼。

“顾少,我能问您一个问题吗?”似乎是经过了思想斗争,张恒终于又忍不住再次开口。

顾迟这抬头淡淡道:“你想问,我为什么要选她?”

“是啊。”张恒好像是憋了好久一般,“这个女人,未免也太过平凡了,还有我之前调查过她,她以前的那些事……”

“因为。”许久后,顾迟才缓缓开口,终是回答了张恒的问题,“我讨厌麻烦的女人,更讨厌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的女人。”

张恒愣住了。

“而她,刚好都不符合。”

········
第4章 结婚戒指
········
苏可歆到公车站后,马上给公司的人事部打了个电话。

“我应该很快就会转到S市的户口了,那关于我的医疗保险,什么时候能定下来?对,我不是说给我自己的,是顺带家人的,嗯,我妈妈在住院。”

苏可歆和电话里的HR聊了好一会,终于将保险的事给谈妥了。

挂断电话后,她深深的松了口气。

虽然今天这婚结的太过冲动,但至少她终于解决了一直以来最担心的事——

户口搞定之后,有了保险,妈妈的医药费就有着落了。

公车很快就来了,苏可歆直接去了公司。

由于这婚结的效率太高,她到公司的时候,还没有到下午采访的时间。借着这空余的时间,她便拿着顾迟给自己的银行卡来到了公司旁边的商场里。

毕竟是结婚,婚戒什么的还是需要的。但苏可歆也不清楚顾迟的家底到底如何,因此便选了一个最便宜最普通的款式,买了一对,自己带了一只,另一只小心翼翼地放进盒子里,才去上班。

到公司里坐下,苏可歆刚准备再阅读一下下午采访的资料,办公室里的晓梅和郑姐,就突然滑动椅子凑过来,眼睛亮晶晶的,问:“可歆,你这戒指怎么回事?”

苏可歆愣了一下,目光也落到自己手指上多出来的一抹璀璨,不由失声哑笑。

“你们眼睛可真尖。”苏可歆也没有要隐瞒的意思,毕竟公司里HR都知道她转户口了,估计过一阵子大家多少会听说她结婚的事,“我结婚了。”

“我去,这么突然?”郑姐的眼睛瞪得滚圆,但还是很快道,“可歆,恭喜你啊。”

苏可歆笑笑,一旁的晓梅则已经迫不及待地打量起她手上戒指的款式起来。

“可歆姐,这个戒指是姐夫送的吗?”晓梅将脑袋贴的很近,但在看清了苏可歆的戒指之后,眉毛紧蹙起来,“哎哟,好像钻不是很大?多少钱呀。”

苏可歆本来就是挑的最便宜的款式,不过是带着碎钻,她也没有要打肿脸装胖子的意思,如实道:“就一千多块钱。”

晓梅眉毛皱的更紧了。

“可歆姐,这可不行啊。”她一本正经的开口,“这戒指可是婚姻的象征,一个连戒指都不愿意给你买好一点的男人,怎么靠得住啊?”

苏可歆笑而不语,她知道晓梅这种年纪的女孩子,虚荣心都很重。可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戒指什么的,真的一点都不重要。

“量力而行嘛。”苏可歆不痛不痒地回了一句,就看见晓梅和郑姐看自己的眼神里带了几分同情,估计是理解为她嫁的老公经济条件不好。

不过说实话,苏可歆也不知道,顾迟的财力条件到底好不好。

但她也不在意。

“好了,不说这些了。”苏可歆不愿在这个问题上一直纠结,“下午的采访,准备的怎么样了?”

“哈哈,我已经百分百准备好啦!”苏可歆的话果然成功的转移了晓梅的注意力,她整个人兴奋起来,“可歆姐,你看我,今天漂不漂亮?”

她这一说,苏可歆才注意到,晓梅今天穿了一件粉白色的套装短裙,头发也显然精心打理过。

“很好看。”苏可歆毫不吝啬的赞美。

晓梅顿时更开心了,眼睛亮晶晶的,“那可歆姐你说,申远基金的那个钻石王老五总裁,会不会看上我?”

苏可歆愣了一下,才明白来晓梅这么拼命打扮的原因,是她们下午要去采访的对象。

········
第5章 总裁是老公?
········
苏可歆在一家杂志社工作,这一次他们要采访的,是迟曜集团的总裁。

迟曜集团,在整个S市,都是一个传奇一样的存在。

三年前,迟曜集团突然成立,以极其霸道的手腕迅速在S市的金融界占下一席之地。接下来的短短三年,这个凭空出现的公司,更加是迅速地发展成为整个S市最大的财阀之一,一时之间风头与S市历史悠久的三大家族平起平坐。

而这迟曜集团的总裁,则比这集团本身,更让人感兴趣。

三年了,大家不要说知道这个总裁的底细,就连他的名字和长相,都完全不知道。

但这份未知,丝毫不影响大家对这个神秘总裁的热情。

比如晓梅,一得知这一次要去采访迟曜集团的总裁,就特地这样盛装打扮。

苏可歆有些好笑地看着晓梅,打趣:“晓梅,你就这么想给这迟曜总裁留下印象?难道你不怕他其实是个秃头的糟老头子?”

“呸呸!我才不信呢!”晓梅气得跺脚,“大家都传闻,这迟曜集团的总裁,特别年轻,是不折不扣的钻石王老五!”

和晓梅的一脸期待不同,一旁的梅姐则是正了正神色道:“这次采访的机会难得,我们一定要好好准备。要知道,这是迟曜总裁第一次接受媒体采访,如果我们能拍到他照片,这肯定会让我们杂志的销量到达一个新的高度。”

苏可歆点点头。

迟曜集团的总裁的确是从来不接受采访。他们杂志社一开始去邀请也是被拒绝了,可也不知道对方是哪根筋搭错了,昨天突然又打电话过来,说接受采访。

这突如其来的喜讯,让他们主编都很震惊,简直就有一种天下掉馅饼的感觉。

迅速地核对了一遍过会儿要采访的内容,苏可歆、郑姐和晓梅,就带着摄影师,前往迟曜集团。

迟曜集团位于S市金融区,跟一楼的前台小姐打了招呼之后,苏可歆他们直接做电梯来到顶层。

“是风尚杂志社么?”总裁办的小秘书看见他们从电梯出来,立刻迎过来,“顾总已经在里面等你们了。”

说着,她就引着他们几个走进总裁办公室。

顾总?

苏可歆愣了愣。

没想到这神秘的迟曜总裁,竟然和她的新婚丈夫,一个姓氏。

进门的时候,晓梅特别紧张,一直拉着苏可歆,低声问自己的头发有没有乱。

苏可歆有些啼笑皆非,低声回答:“没乱没乱,很美……”

苏可歆一边说着,一边好奇地抬眼望了一眼办公室。

可当她看见落地窗旁的身影时,她突然僵住了,一下子忘了继续回答晓梅的话。

晓梅这时候目光也落到了窗边男人的身上,顿时也顾不上苏可歆了,压低了嗓子惊呼:“我的天,迟曜集团的总裁……是……是坐轮椅的?”

苏可歆还没来得及回答,窗边的轮椅,就缓缓转过来。

顿时,晓梅倒抽一口冷气。

“哇塞。这……这迟曜总裁长得未免也太帅了吧!简直比明星还好看!”

晓梅现在似乎早就已经忽视了对方坐在轮椅上这件事,只是兴奋地发出花痴的低呼。

可对于她夸张的感慨,苏可歆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

她只是死死盯着眼前窗边的男人,觉得脑子里好像有雷炸开一样!

窗外的阳光洒在轮椅上男人棱角分明的脸上,勾勒出他完美的面容,墨色眸子里是一如既往的清冷光芒。

是顾迟。

迟曜集团的总裁,竟然是顾迟!?

········
第6章 您是单身么?
········
苏可歆觉得自己整个脑子都是懵的,根本来不及反应,就看见顾迟对着他们淡淡一笑,“风尚杂志么?请坐。”

苏可歆人还有几分恍惚,直到身边的晓梅拉了她一把,“可歆姐,你在发什么呆呢?”

苏可歆这才回过神,跟着晓梅她们在沙发上坐下来。

顾迟将轮椅缓缓滑到他们面前,晓梅一脸激动地问:“顾总,我们可以开始了么?”

“请。”顾迟依旧是淡漠的神色,从头到尾都没有多看苏可歆一眼,好像两个人根本不认识一样。

这杨疏离的态度,让苏可歆那都忍不住怀疑,眼前的这个人是不是只是和自己的新婚丈夫顾迟长得很像而已?

“那个……顾总,由于您是在太神秘了,大家甚至连你的姓名都不知道。”晓梅的小脸红扑扑的,忐忑地开口问,“请问您介意告诉我们您的名字么。”

“顾迟。”清雅的两个字,利落的从眼前男人的薄唇里吐出,一下子粉碎了苏可歆最后一丝幻想。

顾迟。

他真的是顾迟。

她的新婚丈夫顾迟。

“顾迟,真的是很好听的名字呢。”郑姐带着几分讨好的一笑,“接下来,我们想问您几个问题。”

话落,郑姐立刻看向了苏可歆,可看见苏可歆还是有些呆呆的看着顾迟,不由有些急了,偷偷地掐了她一下。

“哎哟。”苏可歆吃痛的惊呼出声,这才反应过来。

今天的采访,说好了是苏可歆来采访,晓梅和郑姐做笔记。

对上郑姐责备的目光,苏可歆才赶紧抚平自己慌乱的心,拿出专业的态度,开始询问:“顾总,能请问您是S市人么?”

“算是半个吧。”和苏可歆的慌乱不同,顾迟从头到尾都很平静,“我在S市出生,但很小就去美国了。”

听见他的回答,苏可歆突然觉得有几分可笑,坐在自己对面的明明是自己的新婚丈夫,可关于他的这些信息,她竟然一个都不知道。

现在毕竟是在工作,苏可歆很快收起自己心里的胡思乱想,继续按照之前准备好的问题,一个个问下来。

采访进行的很顺利,顾迟虽然很冷淡,但也很配合,一扫之前传闻之中不近人情的形象。

苏可歆也慢慢进入了采访的状态,暂时忘了对面的这个男人其实是自己的新婚丈夫,可目光落到下一个问题的时候,她突然又哽住了,办公室陷入沉默。

“可歆姐,你在干嘛?”这一次倒是晓梅眼尖,又推了苏可歆一下,苏可歆才回过神,赶紧抱歉的笑笑。

“不好意思,顾总,这个问题有点私人,但相信我们很多女性读者都会感兴趣的。”苏可歆努力压下心里奇怪的感觉,按照之前准备好的采访稿,一字不落的询问,“请问您……是单身么?”

问题问出口,苏可歆就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

这简直就是废话好么?顾迟是不是单身,她明明最清楚不过了?可晓梅和郑姐都在旁边,她又不能不问。

问完之后,苏可歆有点紧张地看着顾迟,也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顾迟一直毫无波澜的眼睛,此时似乎闪过一丝笑意。

这不过这笑意稍纵即逝,快的都让苏可歆忍不住怀疑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这个问题……”顾迟慢条斯理的开口,语气莫测,“不知这位记者小姐,你怎么觉得呢?”

········
第7章 戒指很好看
········
苏可歆只觉得自己的心,在这个刹那都漏跳了一拍。

她猜?

她猜个什么鬼!

心里虽然很无语,但表面上,她还是只能扯着嘴角开口:“我猜啊……我猜顾总那么优秀,应该已经结婚了吧?”

问完,她更心虚的不敢去看顾迟。

但很快,她又忍不住懊恼地想——

她心虚个什么劲儿?是顾迟先对自己隐瞒了身份,进办公室后,一直装作不认识她的也是他,她有什么好心虚的?

就在苏可歆心思变化万千时,对面轮椅上的男人,将她脸上微妙的表情变化,都尽收眼底。

顾迟的嘴角,忍不住微扬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弧度。

他当然早就已经知道今天要来采访自己的人是她,更准确的说,是因为知道风尚是她工作的地方,他才会破例答应这一次采访。

刚才反问她这个问题,不是是想逗一逗她,但没想到她的反应这么紧张,这害羞的模样,倒是和之前他调查到的她的过去,十分不符。

顾迟心思微转,表面上只是平静地答道:“嗯,我已经结婚了,就是这几天的事。”

顾迟说到“这几天”三个字,微微拉长了语调,眼神若有似无的扫过了苏可歆,让她没来由的有点心跳加速。

苏可歆还没来得及接话,旁边的晓梅,就夸张地“啊”了一声。

“顾总您竟然已经结婚了?广大女性读者看见了,都要心碎了啊。”晓梅哀戚地开口,同时还忍不住八卦的问,“不知道顾总的妻子是怎么样的人?是不是哪一家的大小姐?”

“晓梅!”苏可歆赶紧拉了一下晓梅,这可是他们说好的稿子上没有的问题,而且太私人了,简直就有点失礼。

但幸好顾迟并没有生气,只是淡淡一笑,但也没有回答晓梅的问题。

“好了,我们也已经问了够多顾总的私人生活了,接下来还是问一些工作方面的问题吧。”苏可歆不想再结婚这件事上过多的纠缠,赶紧转移了采访的方向。

接下来的几个问题都很公式化,采访也总算在一个很安全的节奏下结束了。

“这一次很高兴接受贵杂志社的采访。”告别时,顾迟礼貌的跟他们握手,但在和苏可歆握手时,似乎多停顿了一秒,黑瞳微垂,目光落在她手指上的戒指上,薄唇勾了勾,“很漂亮的戒指。”

苏可歆顿时觉得自己脸颊发烫,赶紧抽回了手。

一路走出顾迟的办公室,苏可歆紧绷的神经才终于松开。

晓梅还在旁边夸张地大喊:“天哪,我握了迟曜集团总裁的手诶!我这个礼拜都决定不洗手了。”

苏可歆啼笑皆非的看着她,刚想骂她花痴,就看见顾迟的秘书突然朝他们走过来,手里拿着几个精美的小盒子。

“几位风尚杂志的记者,这是我们总裁为你们准备的小礼物,请笑纳。”

接过包装精美的盒子,晓梅更兴奋了,“我的天,还有礼物,这顾总也太贴心了吧?”

说着,她迫不及待的打开了盒子,看见里面是香奈儿的丝巾。

“哇塞,不愧是大公司的总裁,出手太大方了!”晓梅激动的直嚷嚷,“我们每个人花色还不一样,可歆姐,让我看看,你的是什么花色。”

苏可歆本来不想打开的,但受不了晓梅的软磨硬泡,只好打开了盒子。

可打开的一刹那,她瞥见里面的东西,脸色不由蓦地一变,赶紧将盒子给合上。

········
第8章 意想不到的礼物
········
“没、没什么。”苏可歆紧张的人都有些结巴了,迅速地将盒子放到背后,“跟你一样的花色啦,那个……我肚子好疼,我先去厕所啊。”

说着,苏可歆几乎可以说是落荒而逃的跑到了厕所里。

在隔间的马桶上坐下,苏可歆才小心翼翼地再次打开那个精美的礼盒。

和晓梅他们的名牌丝巾不同,躺在苏可歆的小盒子里的,竟是一串钥匙。

苏可歆拿起钥匙,人还没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就听见包包里的手机震动了。

她打开手机,就看见是一条短信,发自于“5000块债主”这个联系人。

“5000债主”,是苏可歆之前给顾迟的电话号码存的名字,谁能想到,短短的一天,债主就变成老公了?

苏可歆划开手机,就看见顾迟发给自己的,是一串地址,是S市最贵的富人区别墅。

地址和钥匙。

苏可歆马上明白过来了,顾迟是真的想让她搬过去。

当然,顾迟这个想法完全没错,他们现在是名正言顺的夫妻,本来就应该住一起。

苏可歆胡乱的将钥匙放进包里,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手机上顾迟的号码,改成了“丈夫”。

是丈夫,而不是老公,同样是两个字,同样代表婚姻关系,但前一个,就透出一股疏离感。

如同他们两个人的关系。

苏可歆从厕所里出来后,就和晓梅他们一起回到杂志社。

这一次采访,苏可歆他们带了摄影师,采访过程中也拍了几张顾迟的照片,但没有顾迟的同意,他们杂志社可没有胆子登。

于是主编大人又去试探地问了问顾迟那边,能不能刊登他的照片。

主编问这个问题不过是想碰碰运气,毕竟迟曜集团总裁向来都是以神秘闻名,这一次能够接受采访已经是惊喜了,照片他们根本不敢想。

但让人震惊的是,顾迟那边竟爽快的答应了,顿时整个杂志社都沸腾了。

“我去!迟曜集团总裁的照片啊!看来我们杂志社这一次是要发了啊!”

“诶,被说这些没用的,小张,赶紧给我们看看迟曜总裁的照片,到底有没有晓梅说的那么帅!”

之前没有顾迟的同意,苏可歆几个人都不敢将照片在杂志社内部公布,现在好不容易获准了,大家赶紧将摄影师小张给围住。

小张打开自己的电脑,顾迟的照片就出现在屏幕上。

顿时,整个杂志社里的女人们再次爆炸。

“哇塞!这也太帅了!晓梅你的描述,根本就没有讲述出迟曜总裁十分之一的帅啊!”

“对啊,这长相,娱乐圈那些小鲜肉老腊肉,都不是对手啊!”

“诶,不过顾总坐的椅子好奇怪啊?怎么好像是……轮椅啊?”

终于有人注意到了顾迟身下的轮椅,大家一下子安静下来。

“是啊。”晓梅大喇喇的开口,“顾总是坐轮椅的。但那又怎么样?长那么帅,又有钱,坐轮椅也是白马王子啊!”

四周的女人马上纷纷表示了赞同,但几个男同事心里有点不平衡了,酸溜溜的开口:“切,有钱又怎么样,长得帅又怎么样,你们不知道坐轮椅的男的,百分之八十那方面也是废了吗?”

“就是,你们不是说他刚结婚么?我看他那个新婚妻子,八成要守活寡了哟。”

一旁原本喝水不参加谈话的苏可歆,听到这句话,一下子被水给呛住了,剧烈的咳嗽起来。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