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婚恋生活

报告爹地,妈咪已绑好、报告爹地,妈咪已绑好 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报告爹地,妈咪已绑好

报告爹地,妈咪已绑好、报告爹地,妈咪已绑好 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 温时雨, 封沉晔

字数: 1,238,464

状态: 连载中 共 1171 章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好看的小说推荐(www.sossw.com)

报告爹地,妈咪已绑好简介;几年前,温时雨和弟弟遭父亲无视,受继母继妹欺凌,过得苦不堪言。几年后,温时雨遇到一只软萌酷帅的小萌宝。小萌宝初次见面,就搂着她脖子,霸气道:阿姨,我养你啊!温时雨感动不已。 后来,萌宝他爹出现,同样霸气道:女人,我养你啊!温时雨:大可不必!封沉晔丝毫不理,豪车别墅钻石,扎堆往她跟前送。后来实在不知道该送什么,索性把自己也送过去。温时雨一脸苦逼:能退货吗?封沉晔:一经送出,概不退货!

报告爹地,妈咪已绑好全文阅读

········
第1章 骨肉分离
········
火烧般的炙热席卷而来,温时雨意识混沌,浑身难受。

她感觉自己就要死了!

隐约间,好像有只温热的大掌,温柔地安抚着她,给她带来一片清凉。

她贪恋地靠过去,耳边传来一道充满压抑的闷哼,随即一道低沉暗哑的声音响起,“别乱动。”

温时雨没理会,想要紧贴那片清凉,缓解身体的燥热。

男人一下克制不住,低吼一声。

紧跟着,一股剧痛侵袭,传遍四肢百骸。

温时雨痛苦地嘤咛出声。

这时,耳边又传来那道安抚,“很快就过去了,乖,我会对你负责的。”

温时雨想回话,可却一句话都说不出口,心里逐渐被恐惧占据。

她记得昨天自己被继母和继妹赶出家,然后被打晕,再然后……

“啊!”一个激烈的撞击,打断了她的思绪,她痛的喊出了声,“啊……你是谁?”

男人的动作没有因为这个叫喊声停下来,而是更快速的发泄。

最后他贴着温时与的耳朵说了一句,“我叫封沉晔,记住我的名字!”

但是温时雨脑袋一空,根本没听清他的话,便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天光已经大亮。

温时雨穿着纯棉材质的家居服,从二楼窗外望去,才发现自己身处的地方,好像是一栋高档别墅。

别墅门口镇守着七八个保镖,守卫十分森严。

她头上缠绕着厚厚的纱布,脑袋上的伤口显然已经经过仔细的处理。

这是哪儿?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温时雨一思考,头疼剧烈,完全回忆不起昨晚的具体细节,那个男人的名字她也根本没有记住。

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牢牢看管在这里,仿佛与世隔绝。

她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但每天在固定的时间点,都会有保镖给她送来丰盛的食物。

可惜保镖就像哑巴一样,除了送饭以外,绝不多说一个字。

漫长的两个月过去,温时雨每天掰着手指头算日子,几乎快崩溃。

这天清早,她起床就一阵干呕,有医生过来为她检查身体。

后来,保镖递给她一张纸条,上面写了一行字,简言意骇:你怀孕了,生下孩子,你弟弟的腿,将得到最好的治疗。

她怀孕了?

随后,他们给她看了一段弟弟在医院治疗的视频,还有弟弟在上面说的话。

“姐姐,我很好,不用担心我,哥哥他很照顾我!”

哥哥是谁?是那个睡她的男人?

但是一想到弟弟可以得救,她就渐渐开始接受这件事。

妈妈离开后,她和弟弟相依为命。

弟弟右腿残疾,心脏衰竭,只能坐轮椅维持行动。

但是就在两个月前,她的继母不仅抢占了母亲留给他们的屋子,把他们赶出温家,连弟弟的医疗费都给断了!

只要能救弟弟,别说生孩子,哪怕要她的命,她都愿意!

八个月后。

第一医院的产房里,温诗雨忍受着莫大的痛苦:“啊……好痛!”

“加油,深呼吸,孩子就要出来了!”

“看到头了,加油!”

“哇——”的一声清脆的啼哭声,昭示着新生命的来临。

“孩子,我的孩子……”温诗雨虚弱地躺在病床上,都还没来得及看一眼自己怀胎十月生下的宝宝,就被护士匆匆抱走。

与此同时,医院门口,停了辆顶级迈巴赫。

车后座,坐着一位头发发白的老者。

他一脸威严,双目锐利,神情夹带着淡淡的期盼,不住朝医院内望去。

不多时,一名医生抱着襁褓里的婴儿阔步而来,上了后座。

老者迫不及待地接过孩子,问,“男娃还是女娃?”

“是个男娃,恭喜老爷子了!”医生笑着回应。

“好,很好!我终于有曾孙了!”

老者抱着孩子畅快大笑,而后看向医生,不怒自威地道:“该处理的都处理好。一会告诉封沉晔,女人不要孩子,拿钱走了。”

“是!”

········
第2章 萌娃撑腰
········
五年后。

辽阔的蓝色海面上,浮着一艘豪华游轮。

游轮休息室内,温时雨抱着古褐色小提琴,正在安静调音。

这艘游轮的主人是封家小少爷。

传闻这封家小少爷不过四岁多,身价却高达上百亿,封家老爷子为了给小孩庆生,一挥手就是大手笔,买下了这艘游轮,送给小家伙当生日礼物。

而温时雨所在的这支乐团,也是受邀来到这里,为小太子表演助兴的。

她还被小太子钦点为他独奏……

“温时雨?”突然,一声尖利惊诧的女音响起。

温时雨闻声看去,顿时瞧见一张这辈子都不想见到的脸。

是温书雅!

只见她一身精致的礼服打扮,脸上化着精美的妆容,下巴微扬,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温时雨下意识蹙起黛眉,没想到竟然会遇见她。

六年前,她被继母赶出家门,就是被温书雅打晕,然后才会莫名奇妙和人发生关系,给那个人代孕,生了那个孩子!

可还没来得及看他一眼,孩子就被抱走,护士和她说,生下的是个死婴。

可她明明听到了孩子嘹亮的啼哭,那么中气十足,怎么可能是死婴呢?

但是不管如何,她再也见不到他了……

那孩子,是她一生的痛!

温书雅一如既往地高傲,尖酸刻薄地道:“呵,真没想到,居然真是你!消失了那么久,我还以为你和你那废物弟弟,早已经死了呢!”

温时雨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开口:“你跟你妈那个贱人都还没死,我们自然要活得好好的,好看看你们这两个吃人血馒头的,会是个什么下场!”

温书雅听后,脸色微微一沉,“你倒是越发牙尖嘴利了!”

“那当然。”温时雨讥讽回应,不甘示弱。

这模样,落在温书雅眼中,简直碍眼极了。

当初她费尽心机和母亲联手,把这姐弟两驱逐出温家,原想着自己已经是最大的赢家。

可不知为何,此时在温时雨面前,她却觉得自己仿佛矮了她一截。

相貌也好,气质也好,她就像个发光体!

温时雨不想再理会这人,马上要上台表演,她打算找个安静的地方再练习一下。

起身的时候,温书雅看到了温时雨手中的那把小提琴,眸底掠过一抹阴毒……

此次为了攀附豪门,她做了很多功课,了解到宴会很多细节。

其中就有关于封夫人喜欢珍藏名琴的事情。

听说这把小提琴,音色独到,价格非常高昂,全世界仅此一把。

封家这次为了小少爷的宴会效果,暂时借用给这个乐团。

如果这把琴摔烂了,会是个什么后果呢?

温书雅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趁着没人注意,故意伸腿,绊了温时雨一脚。

“啊!”温时雨狠狠往前一扑,整个人摔倒在地上。

小提琴也随之砸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嘣嘣”,琴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断裂了两根。

听到这边动静的乐队经理岳东堂,转头一看,当即吓得脸色煞白:“温时雨,你竟然把琴弄坏了!你知道这琴有多珍贵吗?就算是倾家荡产你也赔不起!”

“是她故意绊倒我的!”温时雨恼怒地盯着一脸幸灾乐祸的温书雅。

“谁绊你了,你可不要含血喷人!”温书雅无辜地摊手,“明明是你自己摔倒,这是你自己一个人的责任,休想拉我下水!”

“温时雨,你要是识时务就早点去找封夫人赔罪,现在去或许封夫人会让你少赔点钱。乐团你是待不下去了。”

她说完,给身边的保镖使了个眼色,让人把温时雨赶出去,她可不想被她给破坏了跟封家继承人的偶遇。

“不,这不是我弄的,我不要走,温书雅你别欺人太甚。”

她誓死也不会离开乐团的,这份工作对他极其重要,没有了工作她就没有收入养弟弟了,她绝对不允许这个事情出现。

就在一道酷酷又奶声奶气的嗓音在门外响起,“为什么是她去道歉,该道歉的人,应该是那个女人才对。”

········
第3章 小宝帮助温时雨
········
听言,所有人眼睛往外看去。

不知什么时候,一只软萌可爱的小包子,出现在了门口。

小男孩看起来,大约四五岁的样子,穿着白色衬衣,黑色背带裤和小皮鞋,让他看起来像个小绅士,贵族小公子。

“好可爱的小朋友!”

“哪里来的小可爱,太萌了吧。”

现场很多人都没见过这小孩,只觉得好可爱,都在打量着这孩子。

温时雨也看着这孩子,发自内心的觉得这孩子奶萌奶萌的,肉嘟嘟的小脸,模样格外精致,可爱极了。

尽管小家伙板着脸,表情非常冷酷,但那萌萌的固执的小表情,反而让人心都化了。

“你,才是应该道歉的那个。”小男孩这时手指温书雅,眼神冷淡。

温书雅脸色一变,当即怒道:“哪儿来的小屁孩,胡说八道什么?琴摔坏了和我又没关系,我凭什么道歉?”

“放肆!”

温书雅话音落下,小男孩身后出现两名保镖,冲着温书雅大声呵斥道:“哪里来的女人,竟然敢对我们小少爷这样说话!”

小少爷?

温书雅微微一愣,没反应过来。

旁边的岳东堂,倒是一拍脑袋,猛地想起,这不就是封氏集团的小少爷吗!

岳东堂连忙迎上去,脸上充满谄笑,“小少爷,您怎么会到这里来?”

温书雅听言,面色剧变!

什么?

这小屁孩,居然是封家的小少爷,今天的寿星?

小家伙依旧板着脸,奶声奶气,但气势很足,“我刚好经过这里,我看的很清楚,就是这个女人,绊倒了这位漂亮阿姨。”

温时雨见这小家伙与自己并不相识,居然帮自己说话,不由面露善意。

温书雅却慌了,她又怕又笑的连忙解释,“小少爷,人说话都要讲究个证据,您这没证据的事情,可不能随口乱说。”

小家伙冷笑,板着小脸道:“谁说我没证据?”

话落,他拍拍手,门外立即进来一个拿着摄影机的摄影师。

摄影师拿着摄像机,冷冷对着屋内人道:“我是专门负责记录小少爷今日生日宴全程的负责人,刚才那一幕,我都拍下来了,你绊倒那位小姐是事实。要不,我把录像放给大家都看看?”

温书雅听言,心狠狠一沉!

她愤恨又恼怒的绷紧了脸,竟无言以对!

“这把琴可是我奶奶的宝贝,价值六百万!你,赔钱!”小家伙严肃地道。

轰!

温书雅面如死灰,如遭雷击!

六百万?!

温家这些年,生意每况愈下。

六百万对于温书雅而言,简直是个天文数字!

温书雅神色慌乱,连忙低头认错,“对不起小少爷,真的对不起,我刚刚不是故意的,这地方就这么点大,我哪儿能想到会绊倒她呢?”

“这把琴这么贵,我又怎么敢轻易把它弄坏呢!温时雨……你快帮我和小少爷说说好话!”

最后一句,竟是有点命令意味。

温时雨脸色比刚刚还要阴沉。

这女人,可真无耻啊!

陷害她倒是顺手拈来,现在居然还要她求情?

不等温时雨开口,小家伙继续霸道地对温书雅说,“你做了坏事,就要跟漂亮阿姨道歉,你弄坏的琴,就要赔钱!”

········
第4章 阿姨,有对象吗?
········
虽然小家伙也就奶团子般大小,但说话却老气横秋,语气里满是不容置喙。

温书雅听后,赫然睁大眼睛!

道歉不算什么,可六百万!她哪里赔的起?

一时间,温书雅接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居然在众人视线下,直挺挺倒了下去!

旁边立即一阵喧哗。

现场一度有点混乱。

小家伙看着这一幕,眼底露出一抹不屑。

这就不行了?

刚刚陷害人的时候,不是还挺嚣张的吗?

转头,小家伙对着身后保镖命令,“把人带下去,好好盯着她,让她还钱,不还就送去警局!”

“是。”

保镖领命,其中一个便大步上前,把温书雅拖了下去。

整个休息室内,顿时噤若寒蝉。

周围人大气不敢出一声,心中暗叹,这小少爷,不愧是封家的人,一身冷酷劲儿,这么小就演绎的这么淋漓尽致!

小家伙倒没管他们怎么想,他转而看向温时雨,水灵剔透的童眸,直勾勾的盯着她,好像在审视什么。

温时雨也盯着小孩,良久后,善意的微微一笑。

小孩长得唇红齿白,五官虽没长开,但已然十分精美俊秀,板着脸酷酷的样子,反而显得小家伙格外软萌,像是一只小奶包子,可爱得让人忍不住想要抱起来咬上一口。

温时雨想,要是可以抱抱他就好了。

不料念头刚起,小家伙直接迈着小短腿来到了温时雨跟前,主动伸开了双手,“抱抱。”

嗯?

温时雨眼前一亮。

“漂亮阿姨,抱抱。”小家伙重申了一遍,稚嫩的声音,多少有几分撒娇意味。

温时雨轻轻一笑,哪舍得拒绝,连忙伸手抱起来了他。

小孩身上有种奶香奶香的味道,甜而不腻,好闻得不行。

温时雨对这孩子没来由的喜欢,温柔笑道,“小团子,谢谢你刚刚帮了阿姨。”

如果没有这小家伙,温时雨可能有理都说不清了。

整整六百万,还真不知道何年何月能还清。

结果小家伙倒不以为然,摇摇头,“不客气,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我最讨厌这种表里不一的女人了。”

温时雨听言,失笑,“你这么小,就懂得什么叫表里不一吗?”

小家伙煞有介事的点头,“当然知道了,我小叔说过,一个人的表面和心里不一样,她就是表里不一。”

温时雨眼睛弯成小月亮,“还真知道呢,小宝贝可真厉害。”

听到温时雨的夸奖,小家伙脸蛋刷地红了,双眸神采奕奕起来,似乎很开心,小脸却又还在装酷,只是抿着嘴偷笑,可爱极了。

温时雨心生宠爱,忍不住轻轻捏他娇嫩的小脸,“你好可爱啊。”

正在这时,保镖上前提醒,“小少爷,寿宴快要开始,咱们得回去了,不然待会儿老爷夫人那边该着急了。”

小家伙闻言,看了他们一眼,点了点头。

又扭头,对温时雨吩咐,“看在我帮你的份上,你抱我去找爹地吧,我累了,不想走路。”

“啊?”

温时雨闻言,不禁有点迟疑,“可我还要准备表演,而且我们才第一次见面,我就抱着你去见你家长,这不太合适吧?”

小家伙却很固执,他认定了温时雨,坚持道:“谁说不合适,我说合适就合适,再说,阿姨的琴坏了,要怎么表演呢?”

“我奶奶那边还有珍藏的琴哦,你抱我过去,我再给你拿一把。”

小奶团子睁大灵动的眼睛,期待地望着温时雨。

温时雨犹豫了一下,还是对着小朋友点了点头,“好,那我陪你去。”

小宝儿欢喜的不得了,忍不住对着温时雨的脸上猛亲几口。

“略略略……”

温时雨也开心的笑了起来,小宝真是太招人喜欢了。

“漂亮阿姨,你有对象吗?”

········
第5章 你嫁给我爹地吧
········
“没有啊,怎么啦?”温时有些疑惑的看了小宝一眼,真是越看越喜欢,如果她的孩子还活着,是不是也跟小宝一样可爱呢?

“你能不能嫁给我爹地呀,我想要你做我妈咪啊?”

“啊?你妈咪呢?”

“我……我没有妈咪……”说着小宝有些失落的底下了头,仿佛像是一个犯错的孩子一般,眼睛里还起了雾气。

“我想……漂亮做我的妈咪,因为……因为漂亮阿姨身上……有妈咪的味道……”

说完他就把把脑袋深深的埋在温时雨的肩膀上……

温时雨听完,内心被深深的触动到了,这是一个多么缺母爱的孩子啊。

她有些心疼的亲了亲小宝的额头,说道,“小宝别难过,以后阿姨会疼你的。”

“好!”

话落,小宝就紧紧的抱住温时雨,把小脑袋落在她的肩上没有说话。

一路上温时雨也没有说其他的话,她抱着小宝跟随着保镖的来到了小宝所说的藏宝之地,拿了一把最便宜的小提琴,跟小宝道别就准备上台表演。

“阿姨加油,小宝在台下给你鼓掌。”

温时雨听着,内心一股暖流侵入心扉。一切的不开心在这一瞬间扫灭。

“好的,阿姨会加油的。”说完,温时雨转身就往舞台上走去。

没过多久,忽然一群人黑压压的赶来。

为首的封沉晔大步跨了过来,身着剪裁合身黑色西装,修长双腿,被西裤包裹得禁欲高贵。

漆黑摄人的冰眸中,透出灭世的高贵与冷酷,五官轮廓深邃,有如上帝的鬼斧神工。

强大而冷酷的气场,从他身上不断外放。

“刚刚那个女人是谁?”

他上来就朝小宝质问道。

“漂亮阿姨啊,你看她是不是很漂亮,她马上要表演了,爹地,我们看她表演好不好。”

封沉晔没有接小宝的话,转身对身后的人吩咐道,“给我去调查一下这个女人的身份。”

妄想攀附封家的人多不胜数,但他绝不允许有人打宝儿的主意,利用他攀附封家。

“爹地爹地,表演开始了,我们要认真看。这可是爹地你答应我的,今天是我的生日,一切都听我的。”小宝撒着娇,撅着嘴说道,生怕封沉晔一个不开心,就把他带走了,还顺便把漂亮阿姨赶走。

封沉晔远远望了一眼台上的温时雨,一席剪裁合理的小礼服把女人的曲线勾勒的淋漓尽致,美的不可方物。

就在此时,他的心里面一股熟悉感油然而生,明明是第一次见,为什么会这样子?

还有小宝,他从来都不喜欢女性,更别说接触女性了。

在他赶来之前,有人跟他说小宝被一个女人抱着。他还不信,现在看着小宝对她热情的程度,就可想而知了。

看来这个女人不简单啊,这绝对不会是巧合,为了小宝的安全,他一定要快速了解清楚这个女人的底细。

“爹地爹地,快看啊,表演开始了。”

封沉晔二话不说,直接将小宝抱起走去了观众席最中间的位置。

在台上表演的温时雨不经意间,她微微抬眼,看到了台下的封沉晔。

男人身材颀长俊朗,立在人群中,完全是发光体的存在,让人一眼就能看到。

他眉目冷清,强大的气场宛如帝王,尊贵无比。

而且,他手中还抱着同款缩小版的萌娃,越发吸人眼球。

温时雨双目微微与他对视,心理面就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感觉,让她的心跳莫名加速。

他们见过?

········
第6章 光芒万丈
········
心晃晃的那一瞬间,温时雨立刻就移开了视线,转而对上小宝儿的目光。

抱着小宝的男人应该是他爹地吧,也是传闻中封家的一把手封沉晔。

温时雨也有听闻过这位的传言。

封沉晔,封氏集团现任总裁!

虽然没有像二少封沉瑾一样,频繁登上杂志,也鲜少露面,但却是个十足的商业奇才,智商超标,手腕铁血。

据闻,这位曾经还去当过特种兵,前两年才退役归来。

众所周知,这封沉晔虽然神秘,低调,却是真正高不可攀的存在!

台下小家伙被抱得高高的,眸子亮晶晶地看着温时雨,满眼都是期待。

温时雨也不知怎么了,看到他就无比的紧张,缓了好久才不紧张。

她又看了一眼小宝,稳了稳心神,嘴角绽放一抹明朗的微笑。

开始表演前,她对着话筒柔声道:“非常荣幸今天能在这里表演,接下来表演的这首曲目,献给今天最可爱的小寿星,希望,他能平安快乐的长大!”

“哗啦啦——”

现场掌声雷动。

温时雨轻笑着鞠了下躬,而后,立在舞台中央。

有聚光灯打下来,落在她身上。

她摆好拉琴姿势,准备开始……

一缕琴音很快传出,婉婉动听。

现场气氛不知不觉中,彻底安静下来,所有宾客仿若听到天籁之音。

台上的小女人,更如朦胧月光下的精灵,面容精致,自信唯美,光芒万丈!

浑身都是美好,叫人压根挪不开眼!

更为人称赞的是,从她手中拉出来的琴音,优美动人,深入人心,仿佛让人切身感受到了她曲中那个美妙的世界,身临其境。

所有宾客享受的同时,更是暗赞不已。

小宝鼓舞着双手给温时雨鼓掌,激动的问着封沉晔,“爹地,阿姨是不是很棒?”

封沉晔眼眸深沉了几分,没回应这个问题,反而问小宝儿,“你以前,是不是见过她?”

小宝乖巧点头,“嗯,见过,以前和曾爷爷去听音乐会的时候见到的。”

封沉晔有心,又多问了两句,“就只是见过?除此之外,你们有没有说过话?”

小宝儿摇头,果断道:“没有。不过我可喜欢阿姨了!”

就在父子两说话时,人群中的封家老爷子,正眯着眼睛,看着台上的温时雨。

他眼底带着几分思量!

这个姑娘,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

怎么看着如此眼熟?

难不成是……

········
第7章 小宝独自去找温时雨
········
不待他细想,台上的小提琴独奏,已然表演完毕。

温时雨从音乐中抽身而出,对着台下深深一鞠躬。

掌声登时排山倒海而来。

小宝儿更是欢呼雀跃,两只小手激动的拍个不停。

温时雨刚出宴会厅,就把小提琴递给身后两名保镖,“劳烦两位帮我把琴送回去了,这琴很名贵,放在我这不太好。”

“好的。”保镖顺手接过,很快离去。

温时雨顿时整个人都轻松起来,也非常开心。

关键是,还给那个可爱的小东西,庆祝了生日。

他现在应该很开心吧?

希望自己的表现,没让小家伙失望才好。

今后她应该也不会再和他有牵扯了吧?毕竟,他们是不同世界的人。

只是一想到这,温时雨心底有点淡淡的不舍……

小宝儿看着表演结束,想去找温时雨。

“爹地,我想去找漂亮阿姨,让保镖送我去可以吗?”

“不行,回家,奶奶还在等你。乖,听话!”封沉晔耐着性子的哄道。

他是不会让宝儿再去找那个来历不明的女人的,谁知道她安得什么心。

“不嘛不嘛,我要找漂亮阿姨,爹地放我下来……”宝儿在封沉晔身上手舞足蹈的反抗者,丝毫不影响封沉晔抱着他离开会场。

“臭爹地,坏爹地,我要漂亮阿姨……我要漂亮阿姨……你说过的,今天是我生日,你什么都答应我的……”

封沉晔没有理会宝儿的话,路上一言不发,浑身散发着一股戾气,一副生人勿近的气场让周围的人不寒而栗。

“骗子……你就是个大骗子……我要漂亮阿姨……我想要一个妈咪……呜呜呜呜……”

……

回家几天后,封沉晔看见还在闹脾气的宝儿,有些无奈,下令,“好好看着宝儿,别让他胡来,有意外情况及时联系我。”

“是!”陈叔颔首。

随后,封沉晔赫然起身,径直朝外走去。

欣长挺拔的身影,很快便进了豪华的宾利车上。

车子迅速扬长而去。

此时,小宝儿趴在二楼阳台看着他爹的车子远去。

待彻底看不到后,立刻转身,回到房间,拿起自己的超人小背包。

装上叮当猫喝水瓶,带上他袖珍的手表电脑,以及几套干净的衣服。

小宝儿背紧包包,开始用手表电脑定位,他这两天已经在网上查找到了漂亮阿姨乐团的地址。

既然爹地不带他去,他就自己去。

他偷摸着从后门院子墙上的洞钻了出去,顺便用电脑清空了家里所有监控视频记录。

小宝儿大功告成,拍拍小肉手,傲娇道:“哼,以为这就能困住我,也不想想我是谁!”

········
第8章 温时雨是我妈咪
········
刚出门,小宝儿就某平台打了一个车,定位就是两百公里的天音乐团。

两个小时过后,宝儿终于下车到了天音乐团门口。

宝儿背着他的小包进了大厦,询问了前台。

“小姐姐,我是来找妈妈的,我妈妈是温时雨,她在这边上班!您能帮我联系一下她吗?”

前台接待人员看了看小宝,十分的喜欢,但是当他说他是温时雨儿子的时候,还是把她给震惊了。

这些年,温时雨一直在这边工作,也没有听过说她有个这么可爱的儿子呀。

“小朋友,你一个人来的吗?你稍微等一下,我现在就给你妈妈打电话。”

“好的,谢谢阿姨!”说完小宝就站在前台等着。

温时雨接到电话的时候,还以为是观看表演的客人找她,却不想前台同事跟她说。

“温小姐,你儿子来找你了,他一个人来的,你赶紧过来,现在社会不安全,你可要好好照顾他。”

“啊……”她愣了几秒,还是说了一句,“好的好的,我现在就过去。”

她的孩子早在五年前去世了。

她想是不是别的小朋友找错妈妈了,所以找到她这里来了,既然遇见了也是缘分,她这就赶过去看看,总比被人贩子拐去的好。

很快,到了乐团,温时雨一进门,便见着了小宝儿。

温时雨瞳孔睁大,当场惊呆!

这小家伙怎么来了?

小宝儿瞅见温时雨,立刻欢快笑了起来,倒是很兴奋。

麻溜滑下椅子,背着小背包,迈着小短腿,飞速跑来,一把抱住温时雨的大腿,小奶音甜甜道:“漂亮阿姨,你可算来了!”

温时雨心都快化了,她蹲下身,和小宝儿平视,“宝贝儿,你怎么来了?”

小宝儿嘟着嘴,道:“爹地没空找阿姨,我就自己来找阿姨了!”

自己?

温时雨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整个人汗毛竖立,竟不知说什么好。

小宝儿居然敢一个人跑来,这是有多大的胆子!

而且,封家人要是知道,小宝儿一个人走丢了,那还不得急死?

脑中自动浮现封沉晔那张冷漠到极致的脸,温时雨莫名发怵。

她急忙安抚小宝,“小宝儿,你这样一个人出来,是不对的,阿姨这就送你回去。”

“不!我不要……”

小宝儿一听温时雨要送他走,立即紧紧抱着温时雨,委屈的脸蛋儿抬起,瘪着嘴问,“阿姨,你为什么要赶我走,是不是讨厌我?”

“当然不是,怎么会呢!阿姨喜欢你都来不及呢。”

温时雨连声安慰。

小宝儿板着小脸,哼道:“那为什么阿姨之前走的时候,也没来和我打招呼呢?”

“后来,我让爹地带我去找你,想和你道别,都没找到……”

温时雨一愣。

这小家伙居然找过自己?

当时表演结束,乐团全体下船,她没有不下船的道理。

没想到在小宝儿眼里,反成了不告而别。

温时雨当下勾起唇角,温柔一笑,抚慰道:“宝儿,你误会了。你这么可爱,谁看了都喜欢,只是阿姨认为,你这样单独跑出来,的确不合适。”

“你想想,万一你爹地报警找你,阿姨岂不就成了拐卖儿童么?”

绑架封家小太子?

就是借温时雨十个胆子她也不敢!

不料小宝儿反而有模有样,拍了拍胸膛,振振有词道:“不用怕,阿姨,我会保护好你,爹地欺负不了你的!”

温时雨噗嗤一声,眼中带笑。

伸手轻轻的,摸摸小宝儿娇嫩的脸颊,有这么个小人儿护着,她当然高兴。

但,到底还是觉得不妥。

温时雨思衬片刻,只好继续询问,“宝儿,你爹地的电话号码是多少,可以告诉阿姨么?”

……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