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婚恋生活

今夜星辰似你、今夜星辰似你 全文免费观看

今夜星辰似你

今夜星辰似你、今夜星辰似你 全文免费观看

主角: 诺筱颖, 傅夜沉

字数: 1,623,477

状态: 连载中 共 1001 章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好看的小说推荐(www.sossw.com)

今夜星辰似你简介;他宠她爱她呵护她,而她一看到他就想要逃跑。渣男贱女欺负她,他替她双倍欺负回去,霸气护妻欺负我的女人,找死!那你欺负我了,打算怎么死?她从他身边逃走了。五年后,小女宝抱大腿。

今夜星辰似你全文阅读

········
第1章 后果自负
········
汗一滴滴流下来。

“唔,好热……”

诺筱颖难受的蹭了蹭腿,翻了个身,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迷迷糊糊的摸到了空调遥控器,按了几下,空调都没有响。

诺筱颖才反应过来,估计是停电了!

诺筱颖郁闷的从床上爬了起来,房间里黑乎乎的,只有窗外的一点微光射进来,照着斑驳的墙皮。

房子实在是太老了,不仅不通风,还总在夜里停电,每次一停电,就热的跟蒸笼似的。

诺筱颖一边抱怨着以后一定要努力赚钱换个好点的房子,一边用手当风扇在脸边扇着,穿着拖鞋,眯着眼睛朝阳台走去,然后唰的一下拉开了窗帘。

突然,一个漆黑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窗帘后面,直直的站在诺筱颖的对面。

“啊——”诺筱颖瞬间瞪大眼睛,睡意全无!

刚尖叫了一声,一只大手就捂住了她的嘴巴,低沉暗哑的冷斥,在耳畔响起:“别吭声,过去……”

可是诺筱颖哪里还听得见男人的话,只是在脑海里拼命的盘算着该怎么办,在这个疏于管控的老小区,打架斗殴已经是家常便饭,不用想,身后的人一定不是什么善茬!

身后的男人耐心已经见底,低低的催促着:“快点!”

诺筱颖连忙头点,可脚却和黏在了地上一般,怎么都迈不出去一步。

黑影见状,低咒了一句,便直接把她像个小鸡似得夹在了腋下。

“你干什……”

话还没说完,后续的话语便被堵住。

这下,诺筱颖是真的吓傻了,看来这男人不是为了求财……

可是,这是她的初吻啊!

想到这里,诺筱颖拳头不停的砸在男人的胸膛上。

男人见状,直接用虎口钳住了她不安分的手腕。

他的手掌力气很大,轻而易举的就将诺筱颖固定的一动不能乱动,男人狠狠的在她耳边命令道:“我说了,不要动,否则,后果自负!”

后果?

诺筱颖才不管什么后果。

现在她的初吻被夺走了,就是她最差的后果。

所以她挣扎的更加凶了。

屋外传来哒哒哒的脚步声,男人敏锐的分辨出,那是五个人的脚步声,如今他腹部受伤,如果现在被这群人发现了行踪,别说他无法活命,就连他兄弟的命都可能会被搭进去。

为了顾全大局,他只能对不起身下的女孩儿了。

屋外的人恰在此时走到门口,停下了准备推门而入的手,在门口徘徊了几下,听着屋内的声音,想到那男人已经身受重伤,不会是他的动静,便离开去别处搜寻了。

男人紧绷的神经松弛下来,半瞌着眼皮,黑暗中,看着诺筱颖头发铺开在枕头上的模样,眸底漫上一层温柔的光。

诺筱颖哭的痛彻心扉,眼泪像是开水一样,淋湿了大片的枕头。

屋外的月色勾勒着男人的脊背,泪眼模糊间,诺筱颖只能看到男人面若刀削,唇若山峦紧紧的抿着。

就在她适应了黑暗,终于快要看清他的脸的时候,却再也没有力气的昏睡了过去。

男人疼爱的吻走了她眼角的泪痕,然后往她脖子上挂了一样东西,音色沉沉道。

“来日,我定娶你。”

········
第2章 定情信物
········
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清晨。

诺筱颖脑海里的思绪一滞,猛然想起昨晚的事情后,倏地坐起身来。

诺筱颖连忙转头打量着床单,才知道这一切并不是在做梦。

眼泪滑落了下来,她现在该怎么办,她已经有男朋友了啊!

但是如果她报了警,那么这事肯定会人尽皆知,到时候,不仅何明旭会离开她,她的学业也会因此而葬送的!

就在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客厅的门忽然咔哒一声被人从外打开,是她的合租舍友苏漫雪回来了。

诺筱颖吓得连忙起身,然后把床单揭了下来。

脖子上被一块石头样的东西砸的生疼,诺筱颖狐疑的取了下来,发现那竟然是一块白色的玉坠!

玉坠的质地非常的好,一看就价值不菲,上面刻着一个夜字,旁边缠绕着一道龙纹。

这样的东西,绝对不会是她或者苏漫雪的,那么……就只能是那个男人戴在她脖子上的。

想到这,诺筱颖一阵恶心,想都没想就把玉坠拽了下来,准备趁着苏漫雪回来之前,从窗子里扔掉。

可谁知,手刚抬了一半,苏漫雪就已经推着门进来了,一边进来一边抱怨着:“哎呦,累死了姐姐,这样的苦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真是够了。”

苏漫雪说着,抬起了眸子朝诺筱颖看去,看到她奇怪的姿势之后,立马问道说:“你干嘛呢?”

诺筱颖心虚的回答:“没,没干嘛。”

“没干嘛是干嘛?”

苏漫雪超诺筱颖走了过去,他们两个是老乡,又是同学,现在还一起出来勤工俭学合租在一起,以她们朝夕相处的经验来看,诺筱颖此时一定是有事在瞒着她。

诺筱颖想要把玉坠藏起来,谁知刚一转身,就被苏漫雪一个跨步抢了过去:“手里藏着什么宝贝,给我看看!”

下一秒,那个白色的玉坠就在苏漫雪的手心荡漾着。

苏漫雪看着玉坠,眼睛都发直了,因为她平时最喜欢研究珠宝首饰,所以一眼就看出来了,这块玉坠一定价值不菲。

“筱颍,这个坠子谁送给你的呀,肯定不是何明旭吧,他自己都靠你打工赚钱养活呢,哪里有钱去给你买这么贵的礼物。”苏漫雪说着,一半羡慕,一半嫉妒。

诺筱颖这丫头平时清纯的跟什么似得,好像多是金钱为粪土,多高尚一样,结果呢,还不是背地里背着自己的男朋友收了这么贵重的礼物!

诺筱颖闻言,连忙解释着:“这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你看错了,就是个赝品而已。”

“是吗?”

苏漫雪重新把目光投向了玉坠上,在看到上面刻着的那个夜字的时候,微微的蹙了下眉头:“这里怎么有字?”

诺筱颖一听,心脏都狂跳了起来,她向来不会说谎,如果被苏漫雪发现什么端倪,知道她在昨夜失了身,她以后还怎么做人。

于是,在苏漫雪还想问什么的时候,诺筱颖直接说道:“漫雪,你不是喜欢玉制品吗,这个坠子送你好了,对了,公司有着急的任务找我,所以我就先走了!”

说完,诺筱颖抱着床单就准备离开,苏漫雪立马问:“你拿床单干什么?”

“哦,外卖洒在上面,弄脏了,我拿去丢掉。”说完,诺筱颖就抱着床单头也不回的走了,直至走出了房间,才狠狠松了口气。

呼,好险。

屋内的苏漫雪,把玉坠戴在脖子上,然后去卫生间里臭美了一下。

发现这玉确实衬的人肤色好,不过是戴了块玉整个人的气质却完全不一样了,只可惜是个赝品,否则诺筱颖也不会这么大方的送给她。

想到这里,苏漫雪撇撇嘴就准备摘下来,恰在此时,门外传来嘟嘟的门铃声。

诺筱颖不是说上班了吗?怎么又回来了,自己就不会带钥匙吗!

苏漫雪一边在心里腹诽着,一遍不情愿的走过去开门,谁知打开门后,却发现两个身着黑色西装革履的男人正一脸严肃地看着自己。

苏漫雪吓了一跳,连忙警惕的说:“你们找谁?”

为首的之中年男人,将苏漫雪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最后视线落在苏漫雪脖子上那块傅家的祖传玉坠上,连忙欠身颔首,毕恭毕敬地问候道:“大少奶奶,您好!属下是来接你的!”

········
第3章 一夜定情
········
“大少奶奶?!”属下?接她?

苏漫雪被男人的一席话弄得惊怔,满脸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你们为什么叫我大少奶奶?”

为首的男人会心一笑,接着解释道:“因为您脖子上戴着的,是大少爷留给您的祖传玉坠!”

祖传玉坠?

苏漫雪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看胸前的这块玉坠,没想到这个玉坠竟然还有些来头,惊喜的同时,又有些失落,因为这块玉坠是诺筱颖的。

难道,面前的男人,不知道吗?

苏漫雪思前顾后,决定装傻,先探探对方的底细:“我还是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男人介绍道:“大少奶奶,您好!我们是傅氏集团的人,我是傅家大少爷的管家,您可以叫我刘叔。”

“傅氏集团?!”苏漫雪震惊,喜上眉梢得有些支支吾吾,“就是那个产业扩及娱商政三界,净利润称霸全国连续十年第一的傅氏集团?!”

“是的,大少奶奶。”刘管家微笑着点了点头,傅氏集团在国内外都很出名,几乎无人不知。

苏漫雪连忙激动的接着问:“那你家大少爷是?”

“我家大少爷是傅氏集团的继承人!因为大少爷的身份比较特殊,真实姓名暂时不宜透漏给您,等您和我家大少爷成婚后,大少爷自会告知您有关于他的一切。”刘管家继续保持微笑着回答道。

苏漫雪听得心花怒放了,她没有在做梦吧,傅氏集团的大少爷,竟然要娶她!

如果能嫁给傅家大少,那么她将再也不会住在这么寒酸的房子里,她会过上她梦寐以求的荣华富贵的生活!

“好,我跟你们走。”苏漫雪立马点头道,早已忘了这块玉坠真正的主人。

苏漫雪一件自己的行李都没有收拾,就跟着刘管家走了出去。

反正嫁给了傅大少,她就有花不完的钱,这些廉价的破烂货,已经配不上她!

下了楼,苏漫雪第一次坐上价值上千万的豪车,心潮澎湃,更对那位傅家大少爷充满了无限的期待。

傅大少爷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苏漫雪既紧张又激动,坐在驾驶座后,想到诺筱颖,不由地有些心慌,试探性地问:“你家大少爷,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还有,你家大少爷,为什么突然要娶我?”

“这个嘛……”刘管家顿时一时间也答不上来,因为大少爷并没有告诉他缘由,只是吩咐他,让他去希望公寓1808号房接一个拥有傅家祖传玉坠的女人,而这个女人,就是未来的傅家少奶奶!

刘管家摇了摇头说:“大少爷也没有告诉我您的名字。”

“这样啊……”苏漫雪假装可惜的说道,但心里早已心花怒放,哈哈,真是老天爷都在帮她!

苏漫雪连忙坐正,装作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说道:“刘叔,我叫苏漫雪。”

刘管家闻言,连忙点头,然后拿出手机发出去一条短信:

‘大少爷,已经成功接到大少奶奶,苏漫雪。’

漫雪,满天飞雪,真是个冰清玉洁的美丽名字!

某栋废弃的烂尾楼里,被伪装成破铜烂铁的越野车里,脸上涂抹了油彩的男人看到刘管家发过来的信息内容后,暗暗思索道,情不自禁地嘴角微扬。

“四少,待会我们将要跟‘秃鹰’大干一场了,你竟然还有心思看手机傻笑?”坐在身边的战友,脸上却被涂成黑炭的韩剑锋看着难得一笑的傅夜沉,不禁打趣地问。

向来冷酷面瘫,令敌人闻风丧胆的傅夜沉,竟然也会笑?!

韩剑锋今天倒是碰到新鲜事了,莫非这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

傅夜沉闻言,瞬间笑容淡尽,发了条短信后,便默不吭声。

韩剑锋八卦的问:“四少,你昨晚潜伏败露行迹,被‘秃鹰’的人追捕,从那么高的楼顶跳下去,竟然大难不死,该不会是被哪位美女救了吧?”韩剑锋摸着手里的枪,笑贼贼地问。

傅夜沉冷峻的黑眸瞥了一眼韩剑锋,反问:“本少被自家老婆救了,你也有意见?”

“你有老婆了?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韩剑锋一脸懵然,难以置信地看着傅夜沉。

傅夜沉嘴角微扬,会心一笑:“昨晚的事……”一夜定情!

········
第4章 你的老公
········
另一边诺筱颖在公司里忙的天昏地暗,一抬头,就她们的小组长杨阳就跑过来问她:“筱颍,怎么就你一个人在上班,漫雪怎么到现在还没来?”

“什么,漫雪没来上班吗?”

诺筱颖茫然的问道,早上实在太忙了,还没有注意到苏漫雪没来上班。

“对啊!都这个点了,她都还没来!而且还没有请假,她不会是出了什么事情吧?”

诺筱颖听着杨阳的话,连忙担忧的掏出手机,准备给苏漫雪打电话。

然而一连打了几通,漫雪都没有接听,就在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自己有一条未读短信,是一个陌生号码发过来的。

漫雪,在家等我。——158xxxxxxx1。

看完这条短信,诺筱颖错愕地回复了过去。

——你是?

过了许久,也没见对方回复。

诺筱颖不禁有些疑惑,给她发这条短信的人会是谁,为什么要管她叫“漫雪”,会不会是发错了?

然而一下午,对方都没有回信,就在诺筱颖已经要把这件事抛之脑后的时候,忽然手机滴滴的响了起来。

你的未婚夫。——158xxxxxxx1。

未婚夫?!

看到对方回过来的短信,诺筱颖一脸懵,漫雪有个未婚夫,她怎么不知道?难道是漫雪家里那边的人?!

于是,诺筱颖好心地回复了一句过去。

‘您好,您发错短信了,我不是漫雪,我是漫雪的闺蜜。漫雪的手机号码是139xxxxxxxx8,与我的手机号码最后一个尾数不同。’

因为她和苏漫雪是在学校里一起办的校园卡,所以,手机号码是连号,只有最后一个尾数不同。

苏漫雪的手机号码尾数是“8”,她的手机号码尾数是“9”。

傅夜沉在收到诺筱颖发过来的短信后,不由地怔了怔,然后下意识地去翻助理阿凯今早发给自己的短信内容核对了一下,是“139xxxxxxx9”没错!

昨晚,他用那个女孩的手机给阿凯打的电话,阿凯手机有来电显示,难道是阿凯把手机号码的尾数输错了?

此时,“139xxxxxxx9”又发了一条信息过来。

‘您若是能联系上漫雪,还麻烦您替我带句话给漫雪,让她给我回个电话,她无故不接电话,又没来上班,我很担心。’

‘她被我派人接走了。’

傅夜沉回复了过去,刘管家说他已经接到人了,并且将她安置在临海城东郊的依山别苑里。

诺筱颖还没来得及看对方的信息,苏漫雪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诺筱颖按下接听键,担忧地问: “漫雪,你怎么没来上班?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苏漫雪淡淡地回答道:“我没事,你帮我辞职吧!我不想干了!”

“漫雪,发生什么事了吗?”诺筱颖一听到苏漫雪那冰冷的口气,不由地有些紧张。

苏漫雪仍旧冷冰冰地回答:“我没事!我已经回家了!对了,以后我们就不要再联系了!你也不要对外提起我,更不要说认识我!总而言之,筱颍,我们绝交吧!”

“绝交?等等,漫雪,你到底怎么了?”诺筱颖感到一脸懵,完全不知道她跟她苏漫雪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能导致她苏漫雪突然说要跟她绝交?

“嘟——”

苏漫雪没有再回答诺筱颖的话,而是直接将电话给挂了。

诺筱颖拿着手机,看着屏幕上的“通话已结束”,顿时一脸莫名其妙。

漫雪这是在抽什么疯啊?

此时,小组长杨阳又跑过来问:“筱颍,漫雪她明天还来上班吗?”

“我想,她恐怕以后都不会再来了。”诺筱颖微微耸了耸肩。

小组长杨阳悻悻地转身离去。

诺筱颖这才点开刚刚那条短信看了看。

她被我派人接走了。——158xxxxxxx1。

看样子,苏漫雪是真的回家了!

难道是秘密结婚去了?

连未婚夫都有了!

诺筱颖想想都觉得可笑,闺蜜这是为了“结婚”而跟她绝交吗?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忙了一天,诺筱颖下班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只见苏漫雪的房间门是敞开的,走进去里面所有的东西都还在,却唯独不见苏漫雪的踪影。

“漫雪?漫雪?”诺筱颖喊了几声,见无人回应,于是掏出手机又给苏漫雪打了通电话。

电话响了许久,苏漫雪才接听。

“漫雪,你这一天都到哪里去了?”诺筱颖仍旧非常担忧地问,忙了一天的工作,她倒是把今天上午绝交的那事给忘了。

苏漫雪却没好气地回答:“我起初不是都跟你说清楚了吗?你还打电话过来做什么?”

········
第5章 心中的一根刺
········
“漫雪,你到底是怎么了?”诺筱颖顿时一头雾水。

苏漫雪突然冷哼道:“没怎么,总而言之,你以后不要再跟我打电话。更加不要提起你认识我!”

“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你跟我说说,我想办法帮你!”诺筱颖担忧地问。

苏漫雪顿时不耐烦起来:“我一切安好,你别想歪了!另外,我不会再回出租屋了,也不会再去那破公司上班。就这样,别再给我打电话了,烦,挂了!”

“嘟——”

被苏漫雪莫名其妙地说了一通后,诺筱颖这才恍然大悟地回想起今天下班之前所发的那些短信内容的事情。

诺筱颖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她真的是工作忙过头了,不记事就算了,居然还拿自己的热脸去贴她苏漫雪的冷屁股。

诺筱颖苦笑,这世界上还有比她更加倒霉的人吗。

一夜之间,被人掠走了清白,还被自己最好的朋友说了绝交。

望着狭小破旧的出租屋,诺筱颖抽了抽酸涩的鼻头,没有谁会陪谁一辈子,不是吗?

另一边,苏漫雪到了傅家的依山别苑,看到别苑大厅的墙壁上挂着的那些金灿灿的功绩勋章,顿时能猜到傅大少爷的另一个隐蔽的身份是什么了。

“大少爷是军人?”苏漫雪不禁忧心忡忡地看着一旁的刘管家问道。

刘管家微笑着点点头又摇了摇头,他觉得能给大少爷当管家很光荣。

但苏漫雪看着刘管家,却愁眉苦脸起来。

如果她将要嫁的人,是一名军人,那岂不是相当于她将要“守活寡”?

军人常年不是在部队,就是在外跟那些歹徒交战。

命都不是自己的,再有钱顶个屁用?

早知如此,她就不冒充诺筱颖了!

苏漫雪有点后悔,眸光黯然失色。

刘管家一眼便看穿了苏漫雪的心思,又补充道:“大少奶奶放心,大少爷今年会退役,转战商界,接手老太爷的傅氏集团!”

“真的?”苏漫雪顿时眼前一亮。

刘管家干笑着微微点了点头,心底却在纳闷,大少爷怎么就看上了这么一个如此“现实”的女人?!

“大少奶奶,您是真心想要跟着我家大少爷的吗?倘若现在您后悔,还来得及。”刘管家微笑着提醒。

苏漫雪刻不容缓,斩钉截铁地回答:“我这辈子,跟定他了!”

“好!既然大少奶奶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嫁给我家大少爷。我家大少爷还说了,大少奶奶有任何要求尽管提,我都会尽量为您办妥。”

苏漫雪听着刘管家那一口一个大少奶奶,差点的笑出声。

这不正是她梦寐以求的豪门生活吗,只是这一切……原本是属于诺筱颖的……

想到这里,苏漫雪的眸光沉了下来。

晚饭过后,诺筱颖收拾了一下厨房,然后提起包包出了门。

白天没空去逛超市,家里的冰箱空了,诺筱颖打算去附近的水果超市里买一些新鲜的水果来填填冰箱。

如今,苏漫雪不在身边,以后的每一天,就她一个人进进出出这间出租屋了。

诺筱颖心里虽然感觉有点儿孤寂,但人生就是这样啊,没有不散的演戏,她一个人,也可以把生活过得有滋有味。

水果超市里,诺筱颖挑了火龙果、香蕉和苹果,提着袋子去前台打秤买单。

就在她掏出钱包,准备付款的时候,一只修长的大手,早已拿着一张百元大钞递给了收银员。

“找您五十,请收好,欢迎下次光临。”女收银员笑盈盈地说,将找好的余钱,递给了这个付了款买了单的人。

诺筱颖怔愣地顺着这只手,抬眸看了过去。

“美女,你男朋友好帅啊!”女收银员面带微笑地看着诺筱颖,又看了看诺筱颖身旁的男人,惊艳地夸赞。

这个男人,长得确实很帅!

一张犹如宫廷画师勾勒出来的俊脸,棱角分明,五官精致到无可挑剔。

男人穿着军装、军靴,宽肩窄腰,双腿修长,透着十足的禁欲感。

他的身高,足足高了诺筱颖一头半。

“你……”

“跟我来!”

不等诺筱颖把话说完,男人便将手伸了过来,这大手抓住了诺筱颖的小手,防不胜防地牵着她离开了水果超市。

“你是谁啊?快放开我!”

诺筱颖一手提着一袋水果,另一只手想挣脱掉男人的手,但却被男人拉着往前走,没法停下自己脚下的步伐。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甚是想念。

诺筱颖没法体会到男人的这种心情,她甚至有些抱怨,这男人是不是疯了?!

她压根就不认识他啊!

男人停下脚步,一个转身,诺筱颖一头撞入了他的怀中。

她刚一抬头,他便低头吻了下来。

男人霸道又强势。

他的心跳猛烈,呼吸急促,让诺筱颖的脑海里一片空白。

这熟悉的味道……

和昨晚的那个男人好像!

········
第6章 被强吻
········
男人紧紧地抱着她,用尽自己的温度、自己的气息、自己的热情,去拥吻她。

诺筱颖使出浑身解数,双手乱捶,想要推开面前这个无礼的男人。

“嘶——”

男人忽然放开了她,吃痛地捂住了腹部。

诺筱颖怔愣了一下,猛然发现,他就是昨天晚上那个受了伤爬进她屋内的男人!

他夺走了她的第一次,竟然还敢出现在她面前!

“你……”诺筱颖本想破口大骂这男人,但见他痛得脸色惨白,心里又有些愧疚,只好改了口,“哎,算了!对不起啊!我是不小心的!要不,我帮你看看,你腹部上的伤口……”

“我没事,只是,我逗留的时间不多。本来打算回别苑去看看你,但是管家说,你出门了不在家中。我刚去医院换了药,没想到在这儿遇见了你。所以,我们之间,一定是命中注定的缘分。宝贝,你要等我,等我忙完这段日子,我就能天天陪着你了。”傅夜沉抬起手来,揉了揉诺筱颖的头顶,深情款款地说。

该怎么办是好?

他好像,真的已经爱上这个救了他的女人了。

一见钟情,再见倾心。

傅夜沉从来没想过,自己会一夜沉沦,陷入到这爱情的俗套之中,无法自拔。

明明他跟她刚认识不过二十四小时,却恍若认识了很久很久一样。

或许,他内心深处,对她有种似曾相识的感情。

正因为这样的感情,让他一直在等待着她的出现。

诺筱颖却只是目瞪口呆地看着傅夜沉,完全听不懂这个男人到底在说什么。

“宝贝,我该走了。晚安,要司机早点送你回家,不要让我担心。”傅夜沉随之俯身,温柔地吻了吻诺筱颖的眉心。

诺筱颖一脸茫然,刚想问这男人说的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只见这男人敏捷地转过身去,跃过路边的花坛,利索地跳上了一辆刚好停在路边,里面有人打开了后座的车门的军绿色越野车内。

“乓”地一声,车门刚关上,那辆军绿色的越野车便扬长而去。

他赶时间,赶到完全不给她问话的余地。

诺筱颖抬起手来,拍了拍自己的额头,会痛,所以,刚刚所发生的一切并不是梦。

还有,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一上来连句解释道歉都没有,就强吻她,还对她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既然他平安无事,那么就不要再回来找她了啊!

刚刚看那辆军绿色的越野车,是白色的车牌,也就是说,是军用车。

难道,他是部队里的人?!

傅夜沉回到车上后,指腹摩挲着自己的唇瓣,像是在为某件事情回味无穷。

战友韩剑锋拍了拍傅夜沉的肩头,噘着嘴,打趣着问:“我说,四少。别以为,刚刚我在车里就什么都没看到啊!怎么样?那女孩的唇,甜不甜?”

“……”顿时,傅夜沉紧绷着一张脸,犀利的黑眸,瞪了韩剑锋一眼。

韩剑锋忍俊不禁,“嘶溜”一声,抬起手来,在嘴上比了一个拉拉链的手势,示意自己闭嘴就是。

没过多久,傅夜沉在进行今天的第二次任务之前,给依山别苑的刘管家发了一条信息,询问苏漫雪有没有回家。

刘管家很快便回了一条短信过来,告知他,大少奶奶已经安全到家,并买了很多很多的昂贵的限量版的衣服。

嗯,只要她喜欢就好。

傅夜沉打完这句话,发给刘管家后,便将手机给关机了。

闺蜜跟自己绝交,已经是诺筱颖刚入社会所遇到的一件伤心事了,没想到第二件令她伤心的事情,在苏漫雪离开一个星期后,接踵而来。

诺筱颖原以为自己能安然地度过公司安排的实习期。

等到她大学真正毕业的时候,正好成为公司里的正式员工,却没想到自己居然被公司新上任的女老板给开除了。

而且,是莫名其妙地“被”开除!

新官上任三把火,一直不曾露面的女老板颁布一则通告:“辞掉公司里所有的实习生!”

········
第7章 成为她脚下路
········
诺筱颖觉得自己躺着也中枪,真的很冤!

她收拾东西,离开公司的时候,小组长杨阳好心过来给她践行。

“筱颍,我听说,我们公司新上任的女老板的名字叫苏漫雪!你说,我们这个女老板会不会就是你的那个闺蜜呀?”

临别前,小组长杨阳覆在她耳边,小声地八卦着。

诺筱颖怔了怔,淡然地笑了笑:“是不是,都已经与我无关了。”

“那你好自为之噢!别泄气!”小组长杨阳咧嘴一笑,握着拳头给诺筱颖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

诺筱颖点点头,微微一笑。

这一刻,算是她最狼狈的时候。

好不容易才找到的一份带薪的实习工作,却没想到这么快就结束了。

诺筱颖回头看了看这家装饰装修公司,心里突然有丝不舍。

这是她正式步入社会,人生第一次奋斗的地方。

与此同时,在某个深山老林里扎营的傅夜沉,不顾自己身上有伤,仍旧在跟敌人周旋。

大少奶奶只喜欢一切高消费的东西,比如:高档化妆品、珠宝首饰、名牌衣服、名牌香包、名牌高跟鞋!——刘管家。

傅夜沉看完刘管家发过来的信息后,不由地压低了眉头。

难道,是他看走眼了?

哎,算了。走眼就走眼吧!再怎么说,他们已经有过肌肤之亲,这也是他唯一一个有感觉的女人,他又能怨谁去?

大不了,将来等他退役了,他便负责赚钱养家,苏漫雪负责貌美如花便是。

“四少,秃鹰他们下一步,会选择什么方式走私?”战友韩剑锋的问话,拉回了傅夜沉的思绪。

傅夜沉收好手机,单指点了点地图上的一条河,果断道:“秃鹰一定会选择这条河水运!但是,他还会选择这条旱路作为掩护运输。”

他的判断,从来都没有失误过。

唯独失误在对一个女人的判断上!

傅夜沉本想着等这次任务结束后,回去买件她喜欢的同时又比较特殊的礼物送给她,于是询问了刘管家关于苏漫雪的喜好。

既然苏漫雪喜欢的都是那些常见得不能再常见的奢侈品,傅夜沉觉得自己还不如给她苏漫雪一张刷不完的信用卡会更省事。

事实也确实如此,当刘管家接到傅夜沉的指令后,替苏漫雪办了一张信用卡交给苏漫雪时,苏漫雪拿着那张信用卡,兴奋得欢天喜地,尖叫了好几回。

甚至,她还喜极忘形地对刘管家又搂又抱,一点贵太的矜持也没有。

被苏漫雪弄得非常尴尬的刘管家,不禁嗤之以鼻,并莫名其妙地对苏漫雪心生厌恶。

这种拜金女,压根就配不上他家大少爷!

因为有了钱,苏漫雪很快就在临海城的名流圈里混出了头,还结交了不少千金名媛和贵族公子。

这人脉一广,苏漫雪挥金如土,做什么事都非常顺心。

但,她的心却一直轻松不下来,因为诺筱颖的这根刺,一直扎在她的心脏上。

她一定要想办法,让诺筱颖在临海城混不下去。。

被公司辞退后,诺筱颖消沉了几天,然后重整旗鼓的去找工作。

可谁知,她就像瘟疫一样,那些公司一听到她的名字,就说不要,到最后,她不仅没有找到工作,回到出租屋里,就连房东都拿涨房租来逼迫她。

可是诺筱颖哪有多余的钱来垫付房租费,无奈之下,只好退了出租房,然后去投奔男友何明旭。

临海城有市中心,也有县区。

何明旭的大学,就在县区里,她从市中心坐公交车过去,要转三趟车,花两个半小时才能到哪儿。

等到诺筱颖拖着行李箱下了公交车,站在“临海大学”的校门口时,天都已经黑了。

男生宿舍是十点钟关门,诺筱颖事先并未给何明旭打电话,而是直接找了过去。

何明旭的宿舍她知道在哪儿,以前,每个周末,她一有空就会过来帮他洗衣服,以至于这里的宿管阿姨都知道她了。

而何明旭的另外三个室友也都认识诺筱颖,并且对诺筱颖都非常地友好,把她当妹妹看待。

当诺筱颖拖着行李箱,站在何明旭寝室门口时,宿舍里的三个男生看到诺筱颖后,立即连游戏都不打了,一个个全都凑过来,十分热情地欢迎她过来。

因为每次过来,不仅仅只是帮何明旭洗了衣服,就连何明旭他这三个室友的衣服,在何明旭的要求下,她也一并洗了,而且还把他们的寝室里打扫得干干净净的,所以,他们都很喜欢她。

此时,剪了一个球头,皮肤稍微黝黑的章海昌,非常殷勤地问候:“筱颍,今天不是周末啊!怎么也过来了?还带着这么大一个行李箱!”

方浩博搬来凳子,让诺筱颖坐下歇一歇。

戴着黑框眼镜,文质彬彬的马智杰则给诺筱颖倒来了一杯凉开水:“筱颍,你喝口水。”

“谢谢啊!”诺筱颖端过水,微笑着坐下,目光却四下看了看,“怎么不见阿旭?”

一提起何明旭,三个人相互交换了眼神,停顿了一下,章海昌才笑嘻嘻地说:“他去上自习了!”

“是、是啊!”方浩博有些支支吾吾地接话。

马智杰却皱了下眉头,不吭声。

诺筱颖总觉得他们三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她,于是从自己手提包里掏出手机,准备给何明旭打电话的时候,马智杰突然走过来,将她的手机给夺走了。

“电话就不用打了,我直接带你去找明旭吧!”马智杰忽然冷冷地说。

········
第8章 他早就背叛了她
········
章海昌和方浩博立即对马智杰挤眉弄眼,示意他不要多事。

马智杰瞥了章海昌和方浩博一眼,完全不顾他们的提醒,将手机又还给诺筱颖后,接着说道:“筱颍,你跟我来!”

他说完,便只身走出了寝室门。

诺筱颖连忙交代了一下让章海昌和方浩博照看一下她的行李箱,她提起自己的手提包后,立即跟随马智杰而去。

留下章海昌和方浩博两个人面面相觑。

诺筱颖跟上了马智杰的步伐,见马智杰心事重重的样子,不由地抿了抿唇,关心地问道:“马智杰,你这是怎么了?”

“待会见了何明旭后,答应我,不要哭。”马智杰一边往前走,一边深沉地说道。

其实,这是何明旭和诺筱颖两个人的事,他何必插手?

但是……

马智杰想到这里,眉头紧锁。

诺筱颖以为何明旭出了什么大事,急得嗓子都发出了嘶哑的声音:“是不是阿旭出什么事了?他要不要紧?”

“他没事,而且,活得很好。”马智杰冷淡地回答。

随后的这段路程,不管诺筱颖怎么问,马智杰总是用“到了之后,你就知道了”来搪塞诺筱颖。

诺筱颖不得不识趣地闭上了嘴。

两人去了学校的后门,后门外面是一条宽敞的马路,马路对面则是一幢又一幢的五六层的居民房和小吃街。

马智杰带着诺筱颖进了一条胡同,然后拐弯不到十米的地方,有一张不锈钢栏珊门。

这里进进出出的,都是成双入对的青年男女。

诺筱颖隐约间明白了什么,但是仍旧不敢去相信自己心里的那个想法。

马智杰拉开了不锈钢栏珊门走进了去,诺筱颖微微低着头,随后默默地跟了进去。

他们上了三楼,在一张墨绿色的防盗门前停下了步伐。

马智杰从裤兜里掏出一把钥匙,开了门,只身走了进去。

诺筱颖也跟着进去后,才知道,这房子里有四居室,带客厅、阳台、餐厅和厨房,是她和苏漫雪一起租的那个小出租屋的三倍大。

马智杰径直走到最左边的那张房门前,轻轻地敲了敲后。

房门里传来了何明旭的声音:“谁啊?”

“是我!”马智杰应了声。

何明旭又问道:“你不是说今晚回寝室去住吗?怎么又回来了?”

“你出来,我找你有事。”马智杰接着说道。

“那你等会儿,我穿上衣服后再说。”何明旭也应了声。

紧接着,房门内还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这个马智杰,真是的,来得一点都不是时候。”

“亲爱的,别急。等我问了他是什么事情,回来再跟你继续。”何明旭温柔地哄道。

从房门内传出来的声音并不大,虽不足以听清楚里面的人在说什么,但是却能分辨出里面的人,除了何明旭以外,还有一个女人。

诺筱颖就站在马智杰的身旁,听的一清二楚。

房间里除了何明旭,还有一个女人。

现在还没到睡觉的时间,何明旭为什么要穿好了衣服才能出来?

诺筱颖鼻子一酸,眼泪瞬间在眼眶里打转。

当何明旭打开房门后,看到站在马智杰身旁的诺筱颖时,瞬间惊怔了。

“明旭,你发什么愣啊?”那个女人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下一秒,声音的女主人便出现在了诺筱颖的眼前。

女人长发披肩,唇红齿白,脸上化了淡妆,身上还穿着何明旭的白衬衫,下露两条雪白的大长腿。

“哟,马智杰。你这书呆子,终于找女朋友了啊!”女人将诺筱颖打量了一番后,红唇微扬地嘲讽。

马智杰不以为然地斜睨了林若琴一眼,嘴巴刚一张,准备对何明旭说什么的时候,何明旭抢先了一步,打断了马智杰欲要说的话。

“她是我表妹!乡下来的!”何明旭微笑着说。

这一刻,诺筱颖心痛到就连眼泪都无法流出来了,只有唇瓣在微微颤抖着。

“对,你表妹突然过来找你。所以,我就把她带这儿来了!”马智杰冷冷地附和着。

何明旭微微侧身,温柔地对身旁的女友林若琴说道:“若琴,我先带我表妹去吃晚饭,安顿好她后,就回来陪你。她从乡下坐长途大巴过来,一定还没吃晚饭。”

“嗯,好。正好,我也不想出去了。就不陪你的表妹了!”林若琴撒娇地说道,顿了顿后,转眼看向诺筱颖,微微一笑,“小表妹,初次见面,你好呀!我是你表哥的女朋友,林若琴。”

“你们……在一起……多久了?”诺筱颖的声音有些哽咽。

林若琴腼腆地笑了笑,然后亲密地挽着何明旭的臂弯,回答道:“快一年了吧!旭,对不对?”

“先不说这些了,我带我表妹吃饭去了。”何明旭连忙岔开话题。

林若琴微微点头,放开了何明旭的手。

何明旭从房间里出来,并带关了房门,脸色突然一变,愤恨地瞪了马智杰一眼。

诺筱颖什么话也没再说了,而是转身就走,甚至大脑不听使唤地跑了起来。

何明旭连忙追了出去。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