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婚恋生活

婚规、婚规 完整版免费阅读全文

婚规

婚规、婚规 完整版免费阅读全文

主角: 姚淇淇, 华辰风

字数: 1,041,578

状态: 已完结 共 497 章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好看的小说推荐(www.sossw.com)

婚规简介;三年婚姻,一朝成刺。 孩子病危等着救命,老公却撒手不管还骂我不专一。 无奈之下,我走了最后一条路,只为换孩子的平安。 他说,我要得到的,是你的全部。 他又说,春风十里不如你,浩月繁星不如你,江河湖海不如你。 最后他说,我对你说那些,都是假的。 我说,不管真的假的,我都当了真。

婚规全文阅读

········
第1章 交易
········
我叫姚淇淇,是个普通的家庭主妇,和老公吴浩结婚三年有个两岁的儿子,日子虽然拮据,但也还过得去。

可没想到上个月儿子的突然晕倒,给了我们这个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沉重一击。

因为我刚满两岁的儿子被查出患上肾病综合征,医生告诉我需要一百万治疗费。

面对巨额的治疗费用,我当场瘫软在地,不知道该怎么办。

可想到躺在病床上的孩子,哪怕是砸锅卖铁我也要给他治病,所以从医院出来后我就马不停蹄跑到吴浩上班的地方跟他商量。

让我没预料到的是吴浩的态度很冷漠,他说没有钱,也借不到,让我自己想办法。

我气的当场打了他一巴掌,来不及难过,我就四处想办法借钱。可我只是个商场售货员能借到的钱也只是杯水车薪,那几天我整天以泪洗面。

在我被逼如绝境的时候,一起工作的小姐妹给我想了个办法,在孩子的生命面前,我放弃尊严选择答应。

而现在我浑身酸软的躺在酒店的大床上,身上青紫的痕迹像是在嘲讽刚刚的欢爱有多激烈。

没错,为了孩子的手术费我把自己当做物品和陌生男人进行了一场交易。

这时浴室的门被拉开,男人穿着短裤朝着另一个房间走。而我趁着这个空档连忙捡起自己的衣服套上。

男人很快就回来了,他慵懒的坐在旁边的沙发上把手里的支票递给了我,充满玩味的声音响起“今天的服务很不错,这是你的报酬。”

他的话让我很羞愧,同时又让我松了口气,我连忙伸手接过支票,低头一看,却傻眼了,只有二十万。

可我的小姐妹明明告诉我有一百万的,想到等着救命的孩子,我有些焦急,“先生,你是不是搞错了,不是说好的一百万吗?”

男人诧异的看了我一眼,直接站了起来伸手捏住我的下巴,他的身材高大挺拔站起充满了压迫感,我有些害怕想要挣扎,而他嘲讽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一百万?呵呵,你这种女人我见的多了,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拿了钱赶紧滚。”

他的话让我心里绞了一下,但也知道惹怒他可能一分钱都拿不到,所以在他松开我之后,也不敢过多纠缠,拿了支票灰溜溜的滚出房间。

将支票兑现后,我火速打车来到医院。把二十万全部交给到了收费处。医生在确定我交费之后,才开始给我的孩子输液。

我坐在病床边上,看着孩子有些苍白的脸,精神有些恍惚。

三年前我现在的丈夫吴浩开始疯狂追求我。他的细微体贴和关爱让我很快坠入爱河。

本以为婚后的生活会很幸福,但是自从有了孩子之后,吴浩对我和孩子的态度越来越冷淡,动辙就打骂我和孩子。但为了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我一直忍气吞声,委曲求全。

可这次我真的没有办法再忍,吴浩的所作所为让我气愤难过的同时,也对这段婚姻充满了失望,感觉自己眼睛瞎了一样。

“妈妈,妈妈”,孩子的声音把我的思绪拉了回来,我侧着脸用手擦了擦眼睛,勉强对着孩子笑了笑。“宝贝乖,妈妈在呢。”

“妈妈,爸爸呢,爸爸什么不来看我?”孩子弱弱地问我。

我心里一绞,忍住自己的情绪,对孩子说,爸爸要上班,晚些时候会来看他。

安顿好孩子后,我请护士帮着照料一下,我回家取些生活上的用品。

我上楼打开房间的门,在玄关处换鞋时,听到吴浩和婆婆正在厨房说话,他们并没有注意到我回来。

因为听到提我的名字,还提到孩子。我就停住了动作,想听一下他们在说什么。

婆婆和丈夫的话,让我震惊之余,也坠入了无尽的黑暗深渊。

········
第2章 重逢
········
婆婆和吴浩好像也在争执,所以说话的声音较大,我听得清清楚楚。

婆婆说,明知道是人家的种,你还帮他养这么多年,真是个怂货,现在倒好,那倒霉孩子还得了怪病,要上百万的医药费,姚淇淇那个贱人还想卖房子给孩子治病,我看你怎么办。

‘明知道是人家的种’这句话像一把尖刀,狠狠地捅进我的心里。我的孩子吴小峰,怎么可能会不是吴浩亲生的?

“行了,我不会白养别人的孩子的,迟早有一天,我会捞回来的。”吴浩说。

听到到这里,我忍不住冲了进去,“吴浩,你刚才说什么?什么叫白养别人的孩子?”

婆婆和吴浩没料到我会突然出现,两人相互看了一眼,短暂沉默。

吴浩眼神闪烁,“我没说什么,别烦我,我约了朋友打麻将,我得走了。”

说着从我身边挤过去,准备要走。

我当然要问清楚,扯住他的衣服,“你把话说清楚,什么叫别人家的孩子?小峰怎么就是别人家的孩子了?”

吴浩更加不耐烦,“你他妈放开,听到没有?”

“你不说清楚,你就别想走!小峰不是你的孩子,那是谁的?你又要捞回什么来?你到底隐藏了什么?”

我不断的追问,吴浩又脱不了身,他越来越急。他伸出手卡住我的脖子,“姚淇淇你有完没完?放开手听到没有?”

我拼命挣扎,才勉强能缓过气来。但我还是扯住他不放,我一定要问清楚不可。

“你就告诉他,吴小峰是那个四哥的种不就行了,让他们母子滚蛋,养了个杂种在家里,看着也烦!”婆婆见我和吴浩纠缠,在旁边插了一句。

吴浩狠狠瞪了一眼婆婆,似乎是在怪婆婆透露了他不想说的话。这让我更加觉得有问题。

“谁是四哥?为什么说孩子是四哥的?”我盯着问。

吴浩手上用力一推,将我推向灶台,“滚开,我他妈哪知道四哥是谁!”

他用力太猛,我站立不稳,扑向煤气灶,打翻了上面正在沸腾的汤水,滚烫的汤水溅在我手背上,疼得我叫出声来。

吴浩并不管我死活,趁机冲出厨房,摔门而去。

手背上火辣辣的疼,我只好打开水龙头来冲洗,婆婆伸手推我,“你把吴浩气走了,你还赖在这里?你给我滚!”

我心如死灰,再没有力气和恶婆婆去斗,收拾简单行李,离开了那个我曾经有过很多美好憧憬的家。

城市已华灯初上,我一个人孤单地拎着行李走出小区,回头看了一眼五楼那个熟悉的窗口,眼泪忍不住下来了。

上了公车,我心里还是难受,想着自己为这个家付出那么多,到头却换来这么个结果,感到非常绝望。

回到医院,孩子睡着了,我找了张凳子,靠在孩子的病床上将就了一宿,次日一早起来挤公交上班。一宿没睡好,精神恍惚,情绪非常低落,差点错过下车的站。

刚到商场,就感觉所有同事如临大敌,连平时嚣张的经理都忙上忙下一副紧张的样子。同事告诉我,商场管理层临时接到通知,大老板要到商场来视察工作。

我刚把工装换好,就看到经理一边整理领带,一边向商场门口跑去。不一会,商场的高管们众星捧月般地簇拥着一个年轻男子走进了商场,那男子身材修长,皮肤白皙,鼻梁高挺,剑眉下是一对惹人的桃花眼,非常好看。

他一边走一边听高管们的汇报。但一直面无表情,连头都不点一下。

我心里有些疑惑,这男的看起来怎么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然后忽然想起,他好像就是酒店里的那个男人!一样雕刻般的五官,一样冷漠的眉眼。不过在酒店时灯光昏暗,我又太紧张,也不是很确定就是他。

这时,他却忽然改变原来走的方向,径直向我走了过来!

我心跳加速,心想难道他也认出我来了?我紧张得低下了头,不敢看他。

但他在我身边稍作停留,并没有说话,就直接走了过去。然后指着我旁边的柜台对经理说,这里是卖高端手机的地方,这个柜台显得太低端,让经理换了。

直到他乘扶梯上了二楼,我的心跳才慢慢平静下来。我真是想多了,首先不一定是他,就算是他,他也不可能再记得我了。在他眼里,我不过是一个‘卖肉’的,根本不值得他记住。

此时身边的同事已经亢奋得不行了,“哇塞,这老板也太年轻太帅了吧?这就是传说中的霸道总裁吗?”

“他刚刚看了我一眼,他真的看了我一眼耶!”另一个同事手捧着脸,一脸花痴的幸福。

“算了吧你,你是谁啊,人家会看你?我可听说了,华总的女朋友是市长千金,过两天就要结婚了。”另一个同事说。

我听着她们夸那个人好看,脑海中竟然是酒店里那些乱七八糟的画面,我强行让自己不去乱想,才勉强投入了工作。

快中午的时候,经理来找我,让我去他办公室一下。我紧张极了,担心又是工作上出了什么问题。但经理说,是华总要见我。

我的心跳再次加速,他要见我?他找我干什么?

········
第3章 原来是业余的
········
经理将我带到了办公室,说我把他带来了,然后毕恭毕敬地立在旁边。

华总坐在椅子上,正在看文件,头也没抬,只是挥了挥手。

然后经理就往外走去,我一看经理走了,我也想走,但经理示意我留下,出去以后,他顺手把门关上了,办公室里只剩下我和他两人,我更加紧张了,头也埋得更低。

我不希望他认出我来,但我又好像希望他认出我来。我自己都说不清楚。

然后我听到有脚步声向我靠近,他立在我面前,我继续把头放低。

“抬起头来。”声音很磁性,但也很冰冷,听不出任何感情。

我只好慢慢将头抬起来。

“这么巧,又遇上了。”声音里多了几分不屑和戏谑。

他果真是把我认出来了,脸上火辣辣的,想找条地缝钻进去。但我强装镇定,“华总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们没有见过。”

倒不是我不肯认帐,只是既然是交易,那么交易都过去了,我不想再和他有太多的瓜葛。更不想旧事重提,让他以为我会想攀上他这棵高枝。

他这样的人,应该是习惯了所有女人都往他身上贴吧,所以他对我的回答很不满意,语气又冷了几分。

“我要问责人力部门,为什么酒店的小姐都混到华氏旗下公司的员工队伍里来了。”

我忍不住抬头反驳了一句,“我不是小姐!”

他嘴角微微扬起弧度,一脸鄙夷,“原来是业余的,难怪在床上都不会叫。”

我的脸又烧了起来。头不由自由地往下垂。我不想继续被他羞辱,往外走去。

后面传来他的嘲讽,“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

我装着没听见,逃出了办公室。

回到岗位上,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却一直是他轮廓分明的俊脸。我心里骂自己简直有病。那么讨厌的一个人,想着他干嘛。

终于捱到下班时间,打完卡后我就冲向附近的公交车站。正值高峰期,站台上全是人。公交车一到,还没停稳,那些人就冲了上去,我试了几次,竟然愣没挤上。

想着小峰还在医院等我,瞧这阵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挤上公交,心里越来越着急。

这时一辆保时捷驶了过来,车窗摇下,竟然又是他。

他没说话,只用眼神示意我上车。我犹豫了一下,还是上了他的车。

“去哪儿?”他淡淡地吐出三个字。

“华东医院。”我轻声说。

“顺路。”他又说了两个字。

然后就一路沉默。他不说话,我也不知道说什么。气氛非常的尴尬。

就这样闷到了华东医院门口,我弯腰对他说谢谢,他完全不理我,一加油门,车呼啸而去。

真是个奇怪的人,他不是顺路么,怎么又掉头走了?

我来到病房,却发现病床上躺的不是小峰,是另外一个病人。

这可把我吓坏了,大声叫着小峰的名字。在医院里疯了一样的跑着找。

结果没找到,我到医院的前台问,工作人员告诉我,吴小峰那个患者,下午已经出院了,监护人还退走了余下的十几万医院费。

我说怎么说可能,我就是监护人。但院方说,办理手续的人,是孩子的父亲。对方能提供是孩子父亲的证明,医院也只好办了。

我想了一下,只能是吴浩这个人渣干的!我打了他电话,结果他不接。

无奈之下,我只好又赶回那个我不想回去的家,吴浩和婆婆都在。但我找遍所有房间,却不见孩子的影子。

我问吴浩要孩子,吴浩直接一耳光甩在我脸上,“贱人,给我戴了绿帽子,还敢问我要孩子?小峰会认你这个贱人当妈?”

我又急又怒,也一巴掌甩了回去,“你才是贱人!你不要脸,把孩子办出院,退了孩子的医药费。你把孩子还给我!”

吴浩一把扯住我的头发,将我拖到电脑面前,指着电脑屏幕,“你也妈还不承认?视频都发网上了,你还不认?姚淇淇,你要不给我一百万的精神损失费,你这一辈子都别想再见到孩子!”

我脑袋轰的一声,网页上的照片,真的是我。照片是在酒店拍的,角度也抓得很准,可以看到我和他同时进入了房间。

怎么会这样?难道是酒店拍了,发到网上的?

········
第4章 四哥
········
吴浩扯住我头发,凑近电脑屏幕,“看清楚了吗?现在没话说了吧?你这个贱人,背着我找男人,还他妈在我面前装无辜,你怎么不去死?”

我的头皮生疼,感觉一整把的头发都要被吴浩给揪下来了。我使尽全力,一脚跺在吴浩的脚上,他疼得往后一缩,我这才从他的控制下摆脱出来。

“你有什么权利指责我?孩子生病了,你不管。又不让我抵押房子,我只能自己去想办法,我不能看着自己的孩子去死而不管!”

吴浩指着我,“你他妈偷人还有理了?你个不要脸的,老子今天不打死你。”

我见他又要过来打我,随手抄到一把桌上一把水果刀,“你别过来,不然我今天和你拼了!”

我真的不是吓他,我已经完全心灰意冷,他要是再敢过来,我肯定会和他拼命。

吴浩倒也没有过来,但婆婆进来了,然后母子两人联合,将我赶出了家门。任我怎么拍门,他们就是不开。

我失魂落魄地走在街上,家回不去了,孩子也被吴浩藏了起来,一时之间不知何去何从。

大屏幕上,滚动播出的是一则新婚广告。画面上英俊的新郎,正是酒店的那个男人,华辰风。

我盯着大屏幕发呆,心想要是他肯帮我,或许能从吴浩那里把孩子要回来。吴浩明知道我是个穷鬼,却张口就问我要一百万,肯定是认出了视频上的男人是华辰风,而且知道华辰风是个有钱人,所以他才会狮子大开口。

我正胡思乱想着,电话响了,是经理打来的。

经理对我说话异常的客气,让我都感觉很不习惯。他在电话里说,华总要找我,然后给了我一个号码,让我打过去。

这也太巧了,我心里寻思着找华辰风帮忙,他就主动找我了?简直让人难于置信。

我忐忑着打通了那个号码,等了一会,里面传来了那个磁性的嗓音,“我是华辰风。”

我的心竟然砰砰地跳了起来,有些结巴地说,我是姚淇淇。

又担心他不知道姚淇淇是谁,我又解释说,就是坐你车去华东医院的那个。

他轻轻地哦了一声,语调有些戏谑,“你应该说,就是在酒店和我颠龙倒凤,却一声没叫的姚淇淇,这样我印像更深刻。”

虽然隔着电话,但我的脸还是烧了起来。

“你……找我有事吗?”

“没事,我就是担心你又想卖了,找不到客户,可以联系我。”他继续戏谑。

这个人说话太伤人,我心里的火又开始冒起来,但我努力强 压下去。

“我……有点事想请你帮忙……”

“可以。”我的话还没说完,他就接道。

我又愣住,他都没问我什么事,就说可以?

“我孩子被我老公从医院接走了,我老公问我要一百万……”

我的话再次被他强行打断,“不管你有什么问题,我都可以替你解决。明天中午,会有人来接你。”

我正想问他接我去哪里,要做什么,电话里传来嘟嘟声,他已经挂了。

我一头雾水,不知所措。他完全不解释他要让人接我去哪里,也不告诉我要干什么。

他说不管我有什么问题,都会替我解决。这话很虚,但我却又莫名地觉得可信。

这时公交车来了,我上了车。一路上都能看到他大婚的广告,这等派场,真是让人羡慕。不禁又让我想到自己失败的婚姻,心里一声叹息。

我回到商场的员工宿舍,问同事小妹借了一床毯子铺上,半睡半醒煎熬了一晚上,第二天疲倦地继续上班。

因为心里有事,一直魂不守舍,心里一直在想着,华辰风要接我去哪儿,要我干什么?他会不会真的帮我把孩子找回来?

终于等到下午两点,经理亲自跑到柜台上来对我说,外面有人找我。

商场门口,一个穿着西装的男子冲我点头微笑,弯腰拉开车门,说四哥让他来接我。

一听到‘四哥’这个称呼,我浑身一震,脑袋又是轰的一声。

当初婆婆说过,孩子的亲生父亲,就是一个叫‘四哥’的人。我问过吴浩四哥是谁,但他不肯说。

难道‘四哥’竟然是华辰风?这怎么可能?

········
第5章 我不愿意
········
“姚小姐,请。”那男子的话将神思恍惚的我拉回现实。

我弯腰进了车后座,经理跑了过来,“淇淇啊,你放心去,上班的事你不用担心,薪水是不会少你一分的。”

他这讨好的话让我更加不适应,他平时对我,可不是这态度。或许在他看来,我和华辰风走近了,他要是不讨好我,会对他不利。

开车的男子三十多岁,高大英俊,穿着很考究的西服。他一直从观后镜中打量我,“我叫蒋轩龙,是替四哥做事的兄弟。”

我忍不住问出心中的一直想问的话,“你好,请问四哥就是华辰风吗?”

他微微回过头看了我一眼,脸上的表情很惊讶,“你不知道?”

所以他的意思是,我早就应该知道?

见我一头雾水,他接着说,“华少在家中排名老四,海市政商各界,都会尊称一声四哥。少有直呼其名的。”

我轻轻噢了一声,脑海里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我的孩子,怎么可能会是华辰风的?之前我都不认识这个男人,又怎么可能会怀了他的孩子?

难道那个‘四哥’,不是这个‘四哥’?

这样想也对,海市长住人口都上千万,自然有很多人叫‘四哥’。吴浩他们说的‘四哥’,应该不是华辰风。

可我内心里却有一个声音说,如果真有那么一个‘四哥’的存在,我倒希望就是华辰风。

我为自己有这样的想法感到羞耻,我明明和人家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我这都在想些什么?

等我从胡思乱想中回过神,已经到了目的地。

眼前倚山而建的灰白色欧式建筑,我以前在网上见过图片。

因酷似美国总统办公的那幢楼,所以被网友称为‘海城白宫’。但这房子到底是谁的,网上却没有确切的答案。只知道是海城某个富豪的私宅。

白宫前足球场那么大的草坪,用鲜花扎成一道道拱门。场地中央,整齐地摆放着很多排白色的座椅,临时搭建的舞台背景是一个大屏幕,上面滚动播放的,是我已经看得很熟悉的新婚宣传大片。

我再笨也能看出,这里是华辰风的婚礼现场。原来他今天结婚。

可是他结婚,把我叫到这里来干什么?

蒋轩龙将我领到最后一排坐下,叮嘱我不要乱走。

呆坐了几分钟,我内心开始惶恐不安起来,有点想逃的感觉,但我还没有见到华辰风,我还需要他帮我解决孩子的事。

宾客陆续到达,全部都是盛装出席。

我穿着商场发的工装,头发油腻,皮肤黯淡,坐在一群名流中间,如芒在背,越来越坐立不安。

这么高端的场合,实在不适合现在的我。

终于坐不住了,我站起来,准备悄悄溜走。

但很快就有两个穿着西服的男子跟了上来,说四哥吩咐,要照看好我,请我回到座位上坐下,还让我不要让他们为难。

我听出来了,‘照看’的意思,就是让他们监视我,不让我离开现场。

我更加不安,这个华辰风到底要干什么?

就在我想着如何脱身的时候,掌声和欢呼声响起,一袭白色婚纱的新娘子,挽着一身礼服的华辰风,从白宫中慢慢走了出来。

礼乐响起,掌声不断,新娘一脸幸福,竟然主动频频向来宾挥手,慢慢走向那个舞台。

婚礼的司仪,是海市电视台最火的主播,而证婚人更了不得,是海市主管工商的常务副市长。

婚礼正常程序进行,各方致词,各种煽情后,到了最重要的环节,证婚人问新娘,“陈若新小姐,请问你是否愿意嫁给华辰风先生,成为他的合法妻子,无论贫穷还是富有,无论顺境还是逆境,无论疾病还是健康,你都与他不离不弃,患难与共?”

新娘脸上的笑容甜得让人嫉妒,“我愿意。”

证婚人转而问了新郎同样的问题,就在大家都认为新郎也会回答‘我愿意’的时候,新郎却意外地沉默。

全场鸦雀无声,所有的目光盯着新郎,然而新郎却还是沉默。而且他本来看着新娘的眼睛,慢慢调转了方向,向来宾席看了过来。

我的心又开始狂跳起来,因为他的眼光,正是向我这个方向看过来的。与此同时,他缓缓吞出几个字:“我不愿意。”

全场哗然。

········
第6章 你太过份了
········
华辰风‘我不愿意’几个字说出来后,来宾中已经有人站了起来。

最为吃惊的,当然是新娘子陈若新。她脸色铁青,“辰风,你说什么?”

“我有喜欢的人,而且她今天也在现场。”华辰风说。

此话一出,所有来宾的眼睛开始搜索全场,他们当然都想知道,这个让华辰风悔婚的人是谁。

我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但是怕什么来什么,众目睽睽之下,华辰风还是向我走了过来。将手里的鲜花递到我面前。

这时候我终于明白华辰风把我叫到这里来的原因了。

这场婚礼是一局棋,而我是他手里的一颗棋子,他就是让我来背锅的。

这锅我当然不背,我现在是很惨,但也不是可以任人宰割的板上肉。我要解释清楚,我不是破坏这桩婚姻的人。

“我和他……”

我的话还没说完,他的嘴忽然就堵住了我的嘴,让我说不出话来,这突如其来的吻,让现场更加混乱。

这时我耳边传来他冷冷的警告声,“想要你儿子平安,就乖乖听话。配合我,假装和我很恩爱。”

一听到孩子,我秒怂。这个混蛋,说好帮我找孩子,现在竟然反过来用孩子威胁我!

我抬起头,看到现场记者的相机对着我和他拍个不停。

“对不起淇淇,以后我不会再和你分开了。”华辰风深情款款地对我说。

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却在向我示意,让我配合。

这么多人的注视之下,让我和一个不怎么熟悉的人秀恩爱,这太难了,但他以孩子相胁,我再不会演,也得硬着头皮演。

“辰风,我们以后好好的就是。”我有些僵硬地说。

这话连我自己都不相信,说话的时候我还得盯着他的那张俊脸,我心虚极了,有些害羞,还有些说不出来的复杂滋味。

“辰风,你今天要是敢从这里走出去,你就不要再进华家的门!”一个穿着笔挺西服的长者威严地说。

“爸,我有负这个女人,她不仅是我爱的人,也是我孩子的妈妈,我欠他们母子太多了,请你原谅我必须要这样做。”华辰风说。

现场又是一片哗然。

我也有些愣住了,难道他真的就是吴浩口中的四哥?他是小峰的亲生父亲?

那长者脸色铁青,脸上表情复杂,好像在犹豫,又好像在怀疑。

“淇淇,我们走。”

华辰风拉着我已经冰冷的手,往外面走去。

有人要上来阻拦,但被华辰风的父亲挥手制止。

上了外面早就准备好的车,我才缓过神来,“你刚才说的话,都是真的?”

他扭头看了我一眼,忽然嗤笑一声,“你想什么呢?你是偶像剧看多了吧?你真以为我会喜欢你?明明就是在演戏啊。”

这话让我感觉受到极大的污辱,要不是吴浩说孩子的父亲叫四哥,要不是他碰巧也外号四哥,要不是他亲口说孩子是他的,我也不至于会如此不知廉耻,往他身上贴。

“华辰风你是不是太过份了?你自己想悔婚,还让我来背黑锅?什么叫我想多了?是你自己说,你是小峰的亲身父亲……”

“你觉得可能吗?你也不看看你自己什么样子。”

他一脸鄙夷。伸手打开贮物箱,拿出张支票,“十万,你的出场表演费。”

又拿钱堵我的嘴,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我冲他吼,“你太过份了,必须向我道歉!”

他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一脸嘲讽,“道歉?你以为你是谁?钱要不要?”

在他看来,他只要给我钱,就可以利用我欺骗我,任意践踏我。

我伸手接过他手里的支票,揉成一团砸向他的脸,“有钱就了不起吗?有钱就可以把别人当木偶来玩吗?”

我的动作激怒了他,他迅速一脚急刹车。我还来不及系安全带,惯性让我冲向前面,头撞得咚的一声。

“滚!”他冷冷吐出一个字。

“滚就滚,你个为富不仁的伪君子!小人!”

我骂完,开门下车,还没站稳,车已经呼啸而去。似乎还带着怒气。

我步行了很久,才找到最近的公交车站,却很久没车过来,心里越发委屈和烦燥。

这时电话响起,是一个陌生号码,我接起,是一个女声:“请问是吴小峰的妈妈吗?”

一听到说小峰,我心里砰砰又跳了起来,赶紧说是。

“请您到华东医院来一下,我们有些事需要向您交待。”对方说。

“华东医院?我孩子已经从那里出院了,请问还有什么未尽的手续吗?”我问。

“您先过来再说吧。”对方也没详细解释,就挂了电话。

我不敢耽搁,打车直奔医院。

到了医院,我刚下车,看到眼前的情境,我的眼泪又来了。

········
第7章 下套
········
小峰抱着一个变形金刚的玩具,正坐在台阶上等我。旁边陪着一个护工。

“妈妈。”小峰欢呼着向我扑过来。

我紧紧搂住他,失而复得的幸福,让我觉得只要孩子在,一切就都不重要了。

“姚小姐,孩子有我照顾,您尽管放心。”旁边的护工说。

“那护理费用,是怎么算的?”现阶段,我不得不考虑钱的事。

“这您放心,钱华先生早就给过了。”护工笑着说。

我心里高兴又感激,只有不停地说谢谢。

护工说,她受华先生所托,已经重新为孩子办了住院手续,打电话让我过来,也是华先生的意思。在电话不对我说清楚,也是他的意思。小峰听说妈妈要来,非要到门口来等我。所以才有这一幕。

华先生只能是华辰风了。他明明已经把孩子救回来了,却不告诉我,不但自己不说,还不让护工告诉我,非要让我着急。

护工领着我来到小峰住的病房,病房里的其他病人都已经让搬走,空病床上,放着一整套的金装版变形金刚玩具。

这是小峰一直想要的,网上都要卖两千多,以我的经济能力,确实没办法买这么贵的玩具给小峰。现在有人给他买了。

“小峰,妈妈不是教过你,不许乱要别人的东西吗?”我板起脸说。

小峰一脸委屈,“我也是这样说的,但华叔叔说,他不是‘别人’,他是妈妈的好朋友,所以我才收下的。华叔叔还说,只要以后我听妈妈的话,我要什么玩具,他都给我买。”

我心里竟然莫名地暖了一下。

“总之以后收别人的东西,要先得到妈妈的同意。”我严肃地说。

“知道了。”小峰撇了撇嘴。

和孩子说了一会话,这时有医院的工作人员进来告诉我,预交的三万块医药费,这一周应该是够了,但也要我提前准备下一周的费用。

我顿时心里又沉重起来。孩子是找回来了,但医药费的事,还是没能彻底的解决。

晚些时候,我正在医院陪着孩子,这时吴浩忽然闯到病房来了。

他的左脸上有明显的淤青,似乎是和人打过架。

我紧张地护着孩子,“吴浩,你要干什么?你不要为难孩子了。”

“我今天来,是接你和孩子回家吃饭的,我们也顺便聊聊离婚的事。”吴浩说。

吴浩会主动提出离婚,这倒是我没料到的。

不过这也符合他的风格,现在孩子生病,他如果和我离了,我们母子就不会再连累他。

“你要离,就离吧。吃饭就不必了。”我冷淡地说。

“我准备了一桌菜,就当是散伙饭吧。给个面子。”吴浩又说。

我当然是不想回那个家,但小峰却在旁边可怜巴巴地说,他想和爸爸回家吃饭。

我不想让大人的事让孩子太过不开心。取得医生同意后,我们和吴浩一起回了家。

还真是做了几个好菜。婆婆看到我和小峰回来,冷着脸就出门了,也不知道去哪儿。

一家人在一起吃饭,最开心的还是小峰。我虽然对吴浩失望,但为了小峰,也强装笑脸。

吴浩举起酒杯,“好歹也是夫妻一场,喝一杯吧,就当散伙酒了。”

我不喝,但他一直劝,我只好喝了。然后他又劝了我第二杯,第三杯。

渐渐地,我的头有些晕了起来,身上发软,有点坐不稳了,而且有种莫名的燥热。

“小峰,你乖乖在外面玩,爸爸和妈妈谈点事情。”

吴浩说着,从椅子上将我扶起来,向房间走去。我分明看到他嘴角闪过狰狞的笑。

我想挣扎,但根本无力。而且我怕吓着孩子。只好任他将我胁持进了房间。将我扔在床上,然后开始剥我的衣服。

他的电脑是开着的,旁边的摄像头一闪一闪的,也是开着的。

我意识到他不怀好意,大叫着放开我,一边用力挣扎,但我手脚一点力气也没有,甚至从床上滚下来的力气都没有。

“姚淇淇,你以为你攀上高枝,我就拿你没辙了?竟然敢叫人打我!四哥不是护着你吗,如果我录下和你的滚床单的视频,不知道他会花多少钱来买?”吴浩狞笑着说。

我又急又怒,但我知道得先稳住他。我不能让他动我,更不能录下过程。

“吴浩,孩子还在外面呢,你别这样。你不就是要钱吗,我们可好商量。”我尽量平静地说。

“没什么好商量的,姚淇淇你个贱人,给我带了绿帽,还找人打我,我今天干死你!然后再让你奸夫花钱来买视频!”吴浩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
第8章 蠢女人
········
“吴浩,你冷静点,你不能这样。你要是伤害我,四哥不会放过你的!”

我索性搬出华辰风来吓他,因为从他脸上的伤和他说的话来分析,他应该是被华辰风叫人给打了。

“你他妈是我老婆,我们现在还没离婚,我干你,天经地义,天王老子也管不着!再说了,等我录下视频,华辰风他还能怎样?只能乖乖拿钱来买了!他在婚礼上说,你是他喜欢的人,他会忍心看着他喜欢的人和别人的龌龊视频传出去吗?你说,他会花多少钱来买?五百万,还是更多?”

提到钱,吴浩眼里放出光来,一副丧心病狂的样子。

这时传来微弱的拍门声,力道很弱,“妈妈,妈妈?”

“看在孩子的面上,你放过我吧。”我苦苦哀求。

“孩子的面上?那小杂种根本就不是我的!我为什么要看在他的面上?”吴浩吼道。

“吴浩,你冷静冷静,这样吧,你说说,这孩子为什么不是你的,你说清楚了,你要钱,我让四哥给你。你不用做这些事情,你都可以拿到钱。”

我脑子越来越晕,身上越来越热,但我还是要尽力保持冷静。希望至少能拖延一下时间,虽然我知道拖延也不太可能会有人来。

“有什么好说的,你是我老婆,别的男人可以上,我他妈为什么不能?我就是要录下和你的视频,让华辰风花高价来买!”

吴浩说着,脱掉自己的裤子,向我扑了过来。

我一阵绝望,眼泪出来了。

就在我准备认命的时候,‘砰’的一声,房间门忽然被踢开了。一个男人提着一根棒球棍冲了进来,向吴浩砸去。

我定睛一看进来的人,竟然是华辰风!他像个神一样的出现在我的家里!

吴浩也看清了是华辰风,有些吓住了,抱着头缩在了地上,但华辰风却不手软,一棒接着一棒地砸下去,直到吴浩不再动弹。

他见我一动不动,似明白了什么。脱下外套,拿过衣服给我穿上,然后将我抱了起来,走出了房间。

孩子竟然没在,客厅里一个人也没有。

“小峰呢?我的孩子呢?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问。

他冷着脸,一声不吭。抱着我下了楼。

他的车停在楼下,车后座上,那个护工正在安慰小峰。

风一吹,我似乎有了些力气,但还是软,身上还是热。

他将我放在小峰的身边,小峰搂住我的脖子,“妈妈,爸爸拖着你进屋,我就害怕了,所以给华叔叔打了电话。”

我低低地对华辰风说了声谢谢。因为护工在旁边,我也没多说什么。房间里的事,确实羞于启耻。

“蠢女人。”我听到华辰风嘴里轻蔑地吐出三个字。

多亏他出现,不然我让吴浩那个畜生得逞了,我没有反驳,我也没有力气反驳。

我以为他是送我们回医院,但其实并没有。车往南效开,一直驶进了枫林别苑。

枫林别苑,是海城的高档别墅区。也是有名的富人区。以华辰风的身份,住在这样的地方,倒也一点不奇怪。

本来我不想寄宿在别人家,但我可以自己流落街头,却不能连累孩子。大晚上的,也只能这样了。

“去给孩子洗澡。”华辰风对那个护工吩咐道。护工应了一声,领着小峰去了。

我原以为,那护工是在医院临时请的,现在看来,她就是华辰风家里的佣人。

“跟我来。”

他说完之后,就往楼上走去,我只好跟着去,但还是脚步漂浮,根本上不了楼。

他又将我抱起,我绻在他的怀里,本来已经消退一些的燥热,忽然又浓烈起来。心里砰砰地跳,有些让自己都感到羞耻的念头一闪而过。

上了二楼,进了一个房间,将我扔在了床上。然后转身就走。

他拉开门,准备出去。却又忽然停住了脚步,转身看了我一眼。忽然又向我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脱下 身上的外套,甩在了一边,然后开始解领带。

我盯着他,心里跳得更快。我身体里的药性,并没有完全消退。

他俯下 身,盯着我看。忽然将手伸到我的腿间,我条件反射般地颤抖了一下。

他桃花眼微微眯了眯,嘴角浮起一丝邪魅的笑容,表情由冷漠变得有些玩味。另一只手,忽然抚上了我的胸。

我全身又是一震。

他上下其手,几乎抚遍我的全身。

在药性和他的挑逗之下,我内心的渴望越来越强烈。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