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婚恋生活

龙凤双宝:这个大佬是爹地、龙凤双宝拐个大佬做爹地txt下载

龙凤双宝:这个大佬是爹地

龙凤双宝:这个大佬是爹地、龙凤双宝拐个大佬做爹地txt下载

主角: 顾娉婷, 厉斯年

字数: 808,628

状态: 连载中 共 808 章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好看的小说推荐(www.sossw.com)

龙凤双宝:这个大佬是爹地简介;一夜算计,亲人背信弃义,五年后回归,带着一双萌宝找爹地。 顾小宝:你是傻的吗?妈咪根本没想帮我们找爹地。 顾小贝:呃……怎么会?…… 顾娉婷:宝贝别急,等妈咪找到自己爹地……

龙凤双宝:这个大佬是爹地全文阅读

········
第1章 错认
········
半夜,赌场VIP包房,只有墙上一盏壁灯发着幽暗的光。

欧式铁艺大床上,顾娉婷双眼紧闭。

身上的男人,仿佛永远不会停下来。

她伸手极力按住男人的胸,想尽力推开对方,可男人的动作,却越发粗鲁了。

男人不满地攥住她的手腕,高举过头,按到枕头上方。

身下更加痛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终于俯在她耳边,发出一声低吼,停下来。  

顾娉婷忍着腿间的巨痛,扯过被子裹住自己,把头歪向一边,身体不自觉地蜷起来。

她听到身旁全裸的男人翻身下地,动作异常利落。

不带任何留恋一般,迈着修长矫健的步子,阔步走向洗手间。

顾娉婷回过头,昏暗的光线里,望着男人无情的高大背影,泪水夺眶而出。

再怎么不情愿,她还是主动上了这张床。

被那个脸都没看清的男人,夺走了初夜。

抹把泪,她忍着浑身的酸痛,从凌乱不堪的床上摸过衣服,抖着双手,一件件往身上套。

*

今天是顾娉婷有生以来,最衰的一天。

白天母亲心脏病住院。

晚上妹妹就在这家赌场,欠下百万赌债。

赌场的人扬言,如果她今晚不来陪睡,明天就去医院找父母要钱。

可家里哪来的钱?

就连母亲的医药费,都是勉强凑够的。  

她总不能眼见父母被一帮恶徒活活逼死。

别无选择的情况下,顾娉婷只能认命地来了赌场。

好在她进来时室内一片昏暗,看不清对方的脸。

不然怕是这辈子都忘不掉。

抹干眼泪,她只当自己做了个恶梦。

趁男人还在洗澡,飞快溜出房间。 

可顾娉婷不知道的是,在她跑远之后,妹妹顾子佳从暗处闪身出来。

顾子佳动作敏捷地潜进包房,打开灯,看向凌乱的大床,解恨地冷笑一声。

赌账是真,但赌场点名要姐姐是假。

她只是不想献出自己罢了。

之所以抖胆潜进来,不过是想让赌场的人立个字据,免得日后反悔。

这时浴室的水声停了,门随即被推开,一个身材高大,傲然俊美的身影走出来。

室内光线明明幽暗,可这一刻,整个房间都亮起来。

顾子佳双眼立刻迸出两道光,比男人自带的光芒,还要耀眼。

她全部的目光都集中在男人脸上,心骤然狂跳起来。

这是张怎样完美俊逸的脸,所谓的一眼沉沦,不过如此!

但随即,惊艳跟心动,便被狂喜代替!

眼前光彩夺目,慑人魂魄的男人,不正是连城第一霸总——厉斯年吗?!!!

姐姐哪来的好命!居然睡到了他……!!!

厉斯年掩了下浴袍,遮住令人垂涎三尺的胸肌,

微微皱下眉,瞥了顾子佳一眼,淡淡问道:

“要走?”

顾子佳尚未从狂喜的眩晕中清醒过来。

听到厉斯年充满磁性的声音,按下心中疯狂的嫉妒,

只知道痴笑着点头,竟一时无法发声。  

厉斯年深邃的眸光,轻扫过床上的那抹殷虹:

“也好,想要什么,你说。”

清凉醉人的声音,透着明显的疏离,似在无情地提醒,这不过是桩交易。

但,意识到厉斯年把她当成了姐姐顾娉婷,

顾子佳立刻摈除杂念,猛然清醒:

“一,一份工作,还有,帮我把……把疤脸的账抹了!”

顾子佳呼吸零乱,不错时机地说。

厉斯年黑漆漆的眸子一抬,淡淡瞥了眼顾子佳,

刚刚声音里的凉薄,竟淡了许多。

幽深的目光,再次扫她一眼:“就这些?”

顾子佳不安分的视线,难以克制地,在完美的脸上打着转,

忍着吞口水的冲动,果断对厉斯年点头:

“嗯,就,就这些。”

厉斯年面上最后一丝清冷,缓缓淡去,面色舒缓地握住电话,刚要吩咐下去,就听顾子佳又冲口而出道:

“当然,如果能跟在您身边工作,那就更好了!”

急促的语气,生怕错过时机,再无法讨到好处似的。

厉斯年蓦地眉心一蹙,随即挥了下手。

余光视线里,顾子佳匆匆在纸上留下电话,

一步三回头地步出门,厉斯年这才不屑地微微摇下头,幽深的目光,投向虚空。

他太熟悉女人眼中的贪婪。

无论对他的颜,还是对他的身份跟钱。

就连刚刚床上这个给他不一样感觉的女人,也一样不能避免。

不知为何,厉斯年心中突然生出一丝懊恼,好看的眉宇间,满是落寞。   

········
第2章 彻底翻身了
········
顾娉婷一路匆匆赶回家,进门便把自己泡进浴缸。

她一遍遍搓洗着全身,直到给自己搓疼了,白皙的皮肤上多了更多的红痕,这才停抖着双手停下来,掩面痛哭失声。

她再也不是那个清纯的小姑娘,她脏透了,从身到心。

她再也配不上景澜之,那个她从小爱到大的人。

本想大学通知书一下来,她就答应景澜之的表白。

现在,一切都是梦了。

可如果非要在自己的清白,跟母亲的生命之间做出选择,不管让她选多少次,也会是一样的结果。

次日大早,顾娉婷早早来到医院。

病房外,顾娉婷用心整理着衬衫,竖起衣领遮住颈间的红痕。

说什么也不能让母亲看出异样,不然她没办法交待。

病房内,顾子佳坐在床边双手托腮,双眸兴奋难掩:

“妈妈,收拾一下马上出院,不用再装病了,那个疤脸不会找您麻烦,我已经帮您搞定了。”

“我的宝贝儿,妈妈爱死你啦,不过,你是怎么说服那死丫头的?”

“拿您的病吓她啊,想不到那个蠢货还挺孝顺。对了妈妈,明天起,我就去厉氏工作啦,厉斯年的秘书,怎么样?您高兴吧?”

“高兴高兴!这回我总算扬眉吐气、再不用看人冷眼了,宝贝儿,如果你能抓住厉斯年,那就更好啦,从此后,我们家就彻底翻身了。”

“你们两个给我住口!”

站在窗边的顾父回过身,厌恶地瞪着母女二人,

“亏你们做得出来,娉婷可是我们的亲人!居然拿她去卖!”

“亲人?”

顾母蹭地从床上坐起身,指着顾父泼骂:

“谁的亲人?我看是你的吧?

起初我还以为你安慰我不能生,可为什么有了子佳之后,你还是不肯送走?

她们姐妹两个只要有矛盾,你从来都是偏心那个死丫头!

你说!她是不是你在外面生的?”

“胡说!娉婷明明是我们一起去孤儿院领养的!”顾父气得嘴唇又紫又抖。

顾子佳见父母吵起来,赶紧起身劝架:

“哎呀都给我闭嘴,吵什么吵?

还是为那个小贱货!

爸爸,不是我说你,你总是偏心她,换我是妈妈,我也要怀疑的。

再说,妈妈养她那么多年,让她尽点孝心怎么了?

难道养她不花钱吗?”

“你!”

顾父气得冲到顾子佳身边,扬手就是一耳光,“我让你胡说!”

顾母扯落被子跳下床,拦在女儿前面:

“顾宇成我告诉你,你再打子佳一下我就跟你离婚!

还有那个小贱人,回家我就把一切告诉她,让她赶紧给我滚!”

“你敢!你要真对娉婷这么做,这个家谁也别想好过!”

顾娉婷听到这里,身子一软,不小心碰到门,门里立刻没了声音。

意识到窗户纸马上就要捅破,她心惊得立刻拨腿就跑。

但身后的门还是开了,父亲心痛的声音传进耳里:

“娉婷!回来!你听爸爸说……”

她是不会站住的。

母亲和妹妹都是假的,还联起手来算计她,让爸爸从中为难……

这样的家,她再也不想回了。

父亲的声音渐渐远了,顾娉婷疯狂地奔出医院大门,抬手拦车跳上去,带泪回头,隔着车窗望向后面。

父亲跑得太急,被人狠狠撞倒在地,倒地之后依然拼命朝她的车子挥手。

泪水再次潸然而下,她在心里默默地说:

爸爸,不想让您为难,您等我,我会回来孝敬您的。

········
第3章 上热搜找爸爸
········
五年后,连城机场国际航班出口处。

一个头戴浅褐色阔叶帽,半张脸都被墨镜遮住,身材万般惹人的白裙女人,一手牵着一个大约四五岁的宝贝,从机场里面缓缓走出来。

忽听后面人群里传来一声高喊,带着点不满:

“顾娉婷!你回来!”

女人无奈地蹲下身,左右看着两个宝贝叮嘱:

“乖!妈咪帮干爹拿行李,马上过来找你们。” 

“宝宝,你是哥哥,记得看好妹妹,贝贝,这是妈咪第一次带你们出远门,一定听哥哥的话,就乖乖在这里等妈咪,哪儿都不许去,听见了吗?”

见两个孩子纷纷乖巧地点头,美艳的女人满意地笑着起身。   

见妈妈放心地走远了,两个孩子立刻褪去乖巧。

男宝威严地拽拽自己的小领结,女宝拍着手又笑又跳,指着哥哥取笑:

“顾小宝,你知不知道你这身黑西服像什么?哈哈哈!活脱脱就是个小老头儿!”

妹妹银铃般的笑声里,顾小宝浑不在意地撇下嘴,而后深沉地抱臂打量妹妹,声虽稚嫩,却充满威严:

“顾小贝,疯够了没?你是不是忘了我们的计划?”  

顾小贝立刻刹车一样停住嘴,一双乌黑的大眼睛滴溜溜转了一圈儿,匆匆瞟眼哥哥身后,突然凑近了悄声说:

“哥哥,怎么那么多人看着我们啊?”

虽然因为漂亮,从小便习惯了被人围观,但毕竟第一次出远门,顾小贝不由警惕起来。

顾小宝不动声色伸出手,从妹妹衣领处抽出墨镜,不经意似地照向自己身后。

墨镜里立刻映出指指点点的人群,议论声音也逐渐大起来——

这谁家宝贝?一看就是龙凤胎啊!

嘿!你看那小模样,也太俊了吧?

小姑娘头发编得真漂亮,这至少得忙活一小时吧?

你看那小裙子,哪儿买的?我也想给孩子买一身……

两个孩子听到这里,同时不屑地撇撇嘴,骄傲的神情及动作,惊人的一致,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买?

多少钱也买不到,衣服可是他们的美女老妈亲手做的。

对于这种围观跟议论,顾小宝早已视若无睹,习以为常。

不过就是英文转成中文罢了。

他牵起妹妹的手,绷着漂亮的小脸蛋儿,淡定地走到机场服务台,冲着一脸花痴的阿姨淡然一笑:

“姐姐,麻烦你帮个忙,我们的爸爸走丢了……”

几分钟后,环绕整个机场上空,循环往复地响起一则寻人启示:

“顾小宝顾小贝的爸爸,听到广播后,请速到XX航空服务台,两个孩子在这里等你!”

与此同时,机场各大屏幕上,映出一对漂亮的龙凤胎,男宝庄严肃穆,女宝漂亮地眨巴着灵动的双眼。

服务台前,顾小贝凑到哥哥耳边,压低声音道:

“哥哥,妈咪不是说爹地死了吗?我们这样明目张胆找爹地,妈咪会不会生气?”

顾小宝轻哼一声:“我从不信女人的话,妈咪的鬼话,也就骗骗你吧。”

········
第4章 简直胡闹
········
顾小贝不满地撇撇嘴,傲娇地想甩开哥哥的手,却被哥哥皱眉更紧地抓住:

“别动,听话!”他可得把妹妹看好了,坚决不能让傲娇的妹妹因为生气跑掉,他可不想给妈妈惹麻烦。

“可是我们这么找,是不是太傻了?爹地又不会碰巧在机场,再说,他根本不认识我们吧?”

顾小宝看白痴一样瞥眼妹妹:“你都能想到的问题,我会不知道?”

听哥哥这么一说,顾小贝顾不上被训得不爽,歪头噘着小嘴儿看哥哥,只等他的下文说什么。

可是半天过去,哥哥只是一脸淡定地站在那里,并没有继续解释的意思。

顾小贝正考虑着要不要放下身段,追问两句,就听见美女老妈喊他们的名字。

“顾小宝!顾小贝!”

顾小贝顺着声音找去,这才发现,他们兄妹二人,正被一群人远远地围观着。

无数只手机对着他们正在拍摄,熙熙攘攘的声音,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顾小贝不管那些人,只忙着搜寻妈妈的身影,足足过了一分钟,才看到顾娉婷终于拨开人群冲过来,抓着他们就往背人的地方带。

顾娉婷有些懊恼,边走边训:

“顾小宝!让你看着妹妹,你就是这么看的?不是早跟你们说过,你们是妈妈一个人生的!”

顾小宝挨了训,也不生气,只冷冷地道:

“妈咪,一个人生的,那是试管婴儿,可我问过干爹了,我们不是试管婴儿,妈咪,我看肯定是你跟爹地闹了矛盾,所以才跑到美国躲着他吧?”

顾娉婷很想抚额,奈何两只手都占着:

“可就算你们不是试管婴儿,你以为发个寻人启示,就能找到爸爸吗?简直胡闹!”

面对妈妈的训斥跟质疑,顾小宝却胸有成竹地点点头:

“当然啊妈咪,不信把手机拿给我。”

顾小宝朝顾娉婷伸出手。

顾娉婷不知道儿子想做什么,虽然心里有气,但到底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才导致两个孩子没有爸爸。

于是压下心里的气,把手机递给儿子,看看他到底想做什么。

就见顾小宝淡定地划开手机,点开微博,指着几条信息示意妈妈看一下。

顾娉婷狐疑地接过手机,但旋即眼睛便瞪大了,吃惊地看着那些信息。

就见热搜前十条信息里,居然有三条标题几乎类似。

——著名站姐某某帮龙凤胎萌宝寻爸。

——现实版爸爸去哪了

——著名艺人某某某帮自己最年幼的粉丝找爸爸

三条信息点开后,都是刚才两个孩子在机场的视频。

只不过二十分钟功夫,阅读量已经近百万,热评几千。

三条信息的置顶评论内容,也几乎相似。

–哪个男人这么粗心?这么漂亮的宝宝也能弄丢?不过话说回来,冲孩子这基因,那老爸应该长得也不差吧。

顾娉婷吃惊地看着儿子,就算是网络再发达,这传播速度也太快了吧?

顾小宝就像知道自己老妈在想什么,撇撇嘴解释说:

“我在您打算回国前,就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那几个大V是我朋友,我们早就认识了。”

“她们知道我的航班,我们约定好,下了飞机就去服务台找人。”

“等到屏幕播出来之后,就算她们各自在忙,也能录到我的视频,绝对让我第一时间上热搜,大家一起帮我找爸爸。”

顾小宝看着妈妈说到这儿,这才转头白了一眼张口结舌的顾小贝。

那小眼神儿仿佛在说:这回,你懂了吗?

顾娉婷听到这里,心情复杂地蹲下身。

刚想对儿子说些什么,就听有人在身后吵吵嚷嚷:

“在那儿在那儿!那两个宝宝都不跟她走,肯定是个人贩子!”

顾娉婷下意识回头,就见一大群人,正簇拥着两名机场警察,雄赳赳气昂昂地朝她走过来。

········
第5章 迷你版大Boss
········
两个警察一脸威严地走到她身旁,其中一名严肃地指着两个孩子:

“你是孩子什么人?请出示你的证件!”

另一名警察蹲到孩子身边,一手牵着一个,和声说道:

“小朋友不用怕,刚才是你们在找爸爸吗?”

顾娉婷总算明白过来,她这是被警察当成人贩子了。

哭笑不得地摘掉墨镜,赶紧解释:

“警察同志别误会,我是孩子妈妈。”

顾小宝顾小贝同时挣脱警察的手,主动过去牵住顾娉婷的手,相继解释道:

“这是我们的妈咪,警察叔叔,你们误会啦。”

两个警察对视一眼,继续不死心地追问:

“那妈妈叫什么名字?你们的证件呢?”

“我妈妈叫顾娉婷,今年二十三岁,证件在我干爹手里,她去取行李啦。”

顾小贝噼里啪啦一通抢答。

顾娉婷频频点头,并且赶紧掏出电话拨出去。

但是电话通了之后,怎么也没人接,此时两个警察刚刚缓和的眼神,又开始不对了。

就连围观的人也越聚越多,全都边议论边摄像拍照。

——真没想到,这么年轻漂亮,却是个人贩子。

——对啊,那两个孩子,明明刚才在服务台找的是爸爸。

顾娉婷毫不怀疑,这些人一准儿会把现在这一幕,再发到网上去。

顾小贝眼见着妈妈被警察贼一样盯着,面上越来越急,不愤地转头看哥哥。

可顾小宝这会儿,却淡定得跟没事儿人一样,目光不断在人群里搜索着。

就在顾娉婷跟两名警察费力解释的时候,顾小宝的眼睛突然一亮,朝人群里喊了声:“干爹!我们在这儿!”

就见一个帅气的年轻人分开人群,冲顾小宝挤挤眼:

“干爹来了!长那么漂亮干什么?走哪儿都被围观,真够要命的!”

顾娉婷看到来人,赶紧上前接过自己的包,迅速拿出证件,递给警察查验。

待警察确认无误,驱散围观人群,顾娉婷这才松口气。  

文昭看着顾娉婷摇头:“娉婷,我看你还是跟他们说实话算了……”  

顾娉婷立刻板起脸:“文昭,我再说一次,孩子就是我一个人生的。”

文昭是大她两岁的发小,五年前她离家出走,就是到美国投奔的他。

如果当年不是文昭,她一个十九岁未婚妈妈,还真不知道怎么带大两个宝宝。

就连这次她回国就职,文昭也是悄悄辞去工作,不远万里地亲自护送。

顾小贝见妈妈真的生气了,乖巧地挠挠妈妈的手心,嗲声嗲气道:

“妈咪,你别生干爹的气,我们以后再也不找爹地了,你快给贝贝笑一个,好不好嘛,妈咪……”

听了宝贝女儿贴心的话,顾娉婷心头一酸,到底是自己欠了孩子们一个爸爸。

于是强行挤出个笑脸,柔声道:“走吧,妈咪带你们回家。”

文昭见顾娉婷笑了,帅气的脸上也露出笑容,弯腰把孩子抱到行李箱上,然后一手拖了一只,甩头示意顾娉婷跟上。

一行四人,一路上赚足了来往行人的目光。

待几人刚一迈出机场大门,便有两名身着正装的男人迎面过来。

其中一人掏出张名片,双手递到顾娉婷手上,客气地道:

“顾小姐,我们是公司派来接您的,车子就在前面,您请!”

顾娉婷微笑着刚要应声,她身后,仍坐在行李箱上的宝贝女儿先叫起来:

“哇哦!妈咪!这车子好神气!……”

“闭嘴!”出门之前便跳下来自己走路的顾小宝,立刻低声喝止妹妹。

一个小姑娘是个车控也就算了,居然还不知道矜持点儿。  

顾小宝没料到他这一喝,反倒吸引了接机人的注意。

男人在跟他对视的同时,面上划过惊异的神色。

这哪里是小朋友?瞧那气场,精致漂亮的眉眼背后,尽是威严。

顾娉婷留意到男人的神色,立刻不好意思地笑笑,客气道:

“让您见笑,这是我两个孩子,请问,等下去公司报到,我方便带着他们吗?”

男人立即笑着点头:“方便方便!我正想邀请两个孩子呢。”

见顾娉婷只是客气地笑笑,男人立刻解释道:

“真的真的!您这儿子刚才吓我一跳,简直就是咱们迷你版大Boss,这也太像了!  

男人这么一说,顾娉婷心头不由一惊。

不会那么巧吧?

········
第6章 到底和我有多像
········
可旋即便抹去了这想法。

失身那晚她虽没看清人,但至少知道对方是赌场的人。

而眼前这男人口中的大BOSS,却是赫赫有名的厉氏总裁!

不不不,不可能,那晚的男人,绝不会是他!

将近两小时后,一行人抵达厉氏大楼。

顾娉婷叮嘱文昭带孩子一楼大堂等她,自己跟着接机的人到楼上报到。

待顾娉婷一走,顾小宝立刻立刻贴心地让文昭坐沙发上补眠,一口一个干爹你好好歇歇吧。

待文昭露出老父亲般慈祥的微笑,放心地闭上眼睛,顾小宝便把顾小贝拉到一边,说起了悄悄话。

“小贝,你听到机场那个叔叔说什么了吗?”

“听到了,说你像他们的大Boss,”

顾小贝侧身悄悄指下前台,

“我估计他没瞎说,哥哥你看,”

顾小宝顺着小贝的手指看去:

“前台那两个姐姐,从我们进门起,就一直在看我们。”

顾小宝伸手抓住顾小贝的手指,沉思了下,低声说:

“那你想不想去看看那个大Boss,到底跟我有多像?”

顾小贝马上笑咪咪地点头,但马上又发愁道:

“可是哥哥,这公司不让随便进吧?我刚才看到好几个人,都被拦住了。”

“没事,我有办法。”

顾小宝完全不当回事,说完扯着妹妹滑下宽大的真皮沙发。

再替妹妹跟自己整理好衣服,然后拉着妹妹走到前台。

顾小宝彬彬有礼,极绅士看着前台开口:

“姐姐您好,我们就是微博热搜里找爸爸的龙凤胎兄妹,能麻烦您帮我们个忙吗?”

前台女孩子立刻露出灿烂的微笑,拍手道:

“哇,还真是你们啊?小宝贝,找到爸爸了吗?”

顾小宝一脸严肃:

“有人说,我们爹地就在楼上,但我们等不及他下来,所以想上去找他。”

顾小贝听哥哥这么说,立刻一扁嘴,眼泪说来就来,哽着声音道:

“就是啊姐姐,我们好想爹地,一分钟都不想多等啦。”

“宝贝别哭别哭,姐姐带你们去找。”

美女前台马上连声道,不容分说快步出来。

顾小宝赶紧接话道:

“谢谢姐姐,不过不用麻烦您,我们自己上去就好。”

美女前台一手领了一个,把他们送到电梯前:

“你们知道在几楼吗?”

顾小宝立刻道:“爹地说,他就在你们大Boss的楼下。”

美女笑着替他们按下按钮:“那就是27层,上去吧。”

待电梯门徐徐关上,顾小宝立刻熟练地抱起妹妹。

顾小贝则一言不发,默契地按亮28层按钮。

落地后,兄妹二人相视一笑,然后击掌——搞定!

········
第7章 仇人相见
········
28楼很快就到,顾小宝紧紧拉着妹妹的手。

从他知道每个人不只有妈咪,还应该有个爹地那天开始,他便为找爹地这件事,绞尽脑汁。

现在,不管这个跟他很像的大Boss,到底是不是爹地,他都觉得,自己终于成功地迈出了第一步。

“哪儿来的野孩子?谁让你们上来的?下去下去!”

电梯门口,顾子佳嫌弃地朝他们挥手,一副轰人的架势。

顾小宝见状,不由沉下脸,稚嫩的童音充满威压:

“让开!不要耽误我们找爹地!”

顾小宝明明一米一的身高,却愣是给人两米八的气场。

尤其那模样那气质,简直就跟大Boss一模一样。

顾子佳不由心虚了下:“你们爹地?”面色立即放软:“哪位啊?”  

顾小宝眼睛都不眨,脸仍旧冷冷地绷着,淡定地答:

“他就在总裁办公室,你带我们进去不就知道了。”

顾小贝赶紧附和哥哥:“就是,还不快点?磨蹭个什么?”

顾子佳犹豫了下,一脸狐疑地带着兄妹两个往里走。

可当她推开总裁办公室大门的时候,面色立刻白了。

里面哪有什么客人?

明明总裁独自在处理文件。

但已经晚了,两个孩子在她愣神的时候,已经大模大样走到总裁桌前。

顾小宝牵着妹妹的手,拧眉盯着大一号的自己,气定神闲地问道:

“你就是他们说的大Boss?你以前认识我妈咪顾娉婷吗?”

“你跟哥哥好像哦,你是我们爹地吗?”

顾小贝一脸心急地补充,怕被后面的追兵抓出去,直接切入正题。

厉斯年今天上午格外忙,手边一堆文件等着处理,等下还要抽空见见公司外聘的国外回来的设计师。

忙得正不可开交,突然莫名被两个孩子打扰,还问着不知所谓的问题,眉头一皱,抬眼扫去。

但一抬头,目光便顿住了,定定地望着顾小宝。

幸好自己洁身自爱,宁缺勿滥,不然,他一定会怀疑面前这个男孩儿,是自己遗落在外的骨肉。

眸光一转,再落到旁边的女孩儿身上,心下不由赞叹—好漂亮的一双眉眼。

原来,是对龙凤胎。

门口吓得呆住的顾子佳,此时已回神冲过来:

“对不起厉总,我这就带他们走。”

顾子佳绿着脸走过去,不由分说,一边抓住一只小手往门外走。

快走到门口时,身后传来厉斯年不悦的声音:“再有下次,自己离职。”

顾子佳窝着气不敢吭声,强行尬笑带门出来。

待门一带上,马上把两个孩子扯到电梯门口,用力搡倒在地上。

横眉立目骂道:“你们两个小杂碎,哪儿冒出来的?简直害死我了!”

闻声赶来的保安,跟一群秘书助理,纷纷围拢过来,纷咂舌议论起来。

哪儿来的孩子?真够大胆,厉总可最讨厌孩子了。

长得好像Boss啊!你看你看!

咦?这不是热搜上找爹地的龙凤胎吗?这是找到这儿来了?

顾子佳嘴里一口一个“杂碎”地骂着,见保安只知道瞪眼傻看着,立刻朝他们凶起来:

“还傻看什么?赶紧把他们扔出去!”

“是是!顾小姐!”保安应声抓起两个孩子。

“放开他们!” 

电梯门刚好打开,顾娉婷从里面慌神冲出来,一边一个搂住孩子,抬头间对上顾子佳惊愕的双眼。

“顾子佳!”

顾娉婷眼中立刻迸出仇恨,蹭地站起身:

“你害我就算了,现在连小孩子都欺负,你还是不是人?!”

“你?这是你的孩子?”

顾子佳见鬼一样怔住,瞬间脑海里电光火石!

——顾娉婷当年竟然生下了厉斯年的孩子?

········
第8章 厉总来了
········
顾子佳恨得刚想张口回骂,却隔着围观的人缝,看到厉斯年从门里走出来,于是当即换上笑脸,拉着顾娉婷改口道:“姐姐,我们换个地方说话。”

顾娉婷立刻挥开顾子佳的手,激动道:

“别碰我!脏!我也不是你姐姐!我警告你顾子佳,以后最好离我两个孩子远点,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妈咪,这个女人刚才还骂我们杂碎!”顾小贝见到妈妈,立刻委屈地告状。

顾小宝刚才怕妹妹被打,一直护着妹妹,现在终于找到机会,黑着脸上前狠狠踩了顾子佳一脚。

就听“啊”地一声惨叫,顾子佳弯下身,抱着脚坐到地上,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样。

顾娉婷看着夸张的顾子佳,冷哼一声:

“顾子佳,收起你这套嘴脸!演给别人可以,我?你还是省省吧!”

顾子佳只坐在地上抹泪,也不回嘴,只忍痛低声吩咐保安:

“先请她们下去,别吵到厉总办公,嘶……好疼!”

“等等!”

随着突然响起的不悦之声,人群立刻散开,有人惊道:“厉总来了!”

顾娉婷立刻寻声看去。

就见一个高大挺拨的身影走过来,高了众人大半个头,眉眼异常醒目,气势迫人。

随意挽起袖口的高订白衬衣,利落地掖在笔直的黑色西裤里,双手随意插在裤袋里。

腰间皮带上的钻石,在不甚明亮的走廊里,发着耀眼的光芒。

正如同这个人的颜值一样,闪闪发光。

顾娉婷打量间,厉斯年已走到她对面,清俊的眸子,目光清冷,没把任何人看在眼里一样。

见厉斯年走过来,顾子佳立刻做出强行忍痛的模样,一瘸一拐挣扎着站起来,飞快地低声解释:

“对不起厉总,还是吵到您了,都怪我,当时相信了小朋友的话,以为他们爸爸在您办公室,这才带他们进去。

后来又因为被您责怪,又骂了他们几句难听的话,结果刚好被他们妈妈撞到,都怪我……”

顾娉婷完全没听进顾子佳以退为进的话。

她一双漂亮的眸子紧锁着厉斯年,满眼震惊。

刚才远观还不明显,此刻厉斯年就站在眼前,咫尺之间,不用细看——

这张脸,还真像儿子的翻版。  

如果他不是堂堂厉氏总裁,不可能跟赌场扯上关系,自己还真怀疑,他就是五年前那晚的男人。

顾娉婷失神间,厉斯年威严不悦的声音,钻进耳畔:“道歉!”

历斯年的声音并不大,但却充满威压。

厉斯年没半分回转余地的下着命令。

一句话短短两个字,却瞬间激怒了顾娉婷。

——这辈子她顾娉婷对谁道歉,都不可能对顾子佳。

顾娉婷当即迎着厉斯年清冷的视线看回去:

“道歉?

我没听错吧?

她骂我的孩子是杂碎,还把他们推倒在地上,现在你却让我给她道歉……

——请问,厉氏这是想仗势欺人么?”

众人哗然!

这女人谁啊?

也太生猛了!

居然连厉总都敢怼……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