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婚恋生活

逆天双宝:总裁爹地套路深、逆天双宝:总裁爹地套路深 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逆天双宝:总裁爹地套路深

逆天双宝:总裁爹地套路深、逆天双宝:总裁爹地套路深 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 关月汐, 谢奕辰

字数: 99,632

状态: 连载中 共 88 章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好看的小说推荐(www.sossw.com)

逆天双宝:总裁爹地套路深简介;为救爷爷,关月汐被迫签下协议,生下双胎,偷走其中一个悄然离去。 四年后,她带着病重的孩子归来,扮成看护潜回谢大少身边。传言暴戾阴骘的谢大少在得知她的真实身份后,却化身宠妻狂魔。“老婆,不用藏着掖着了,我知道你偷了我一个孩子。”关月汐大惊“孩子不是你的,是我的!”谢大少“别怕,时间还多的是,如果你觉得两个不够分,我们可以再多生几个。”

逆天双宝:总裁爹地套路深全文阅读

········
第1章 一朝分娩
········
关月汐僵硬的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敢动。

听到房门被推开的声音,她下意识握紧拳头,想看,又不敢看黑暗中走来的人。

脚步声在床尾停下,接着便传来窸窣轻响,显示那人正在脱衣服。

她怕得发抖,为了不显得那么懦弱,还是咬着唇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直到那人粗粝的手指毫不怜惜的落到她身上,粗鲁的挑开她的睡衣。

“你很紧张?”

男人的声音响起,比意想中还要冷酷。

“没、没有。”

关月汐颤抖的说道。

“既然签了协议,你就该做好准备,最好一次成功,别再恶心我第二次。”

屈辱的泪水瞬间满上眼眶。

关月汐努力把眼泪憋回去,看着男人高大的身影附上自己,接着便是疼痛袭来……

“啊——”

“用力啊,快用力,已经能看到头了。”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

距那让人羞耻的晚上,已经过去九个月了。

关月汐呆在海边的别墅,一直由保姆照顾到孩子出生这天。

她在阵痛中醒来,立刻打电话联系了好友夏欣然,由她送到医院。

看她躺在产床上痛得脸色惨白,夏欣然心疼得快哭了,握着她的手不断为她打气。

“月汐,你要撑住啊,孩子出生之后,你就要当妈妈了,一定要坚强。”

关月汐咬紧牙关:“我、我知道!”

“哇——哇——”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努力,产房内终于响起了婴儿的啼哭。

接生的护士做好收尾工作,将刚刚出生的孩子放在关月汐的病床旁。

“是对双胞胎哦,左边那个是哥哥,右边这个是弟弟。”

关月汐长松一口气,目光在两个孩子稚嫩的小脸上流连,慢慢浮出笑意。

待护士离开,她便朝夏欣然道:“欣然,快,快帮我把孩子藏起一个来。”

自从产检发现自己怀的是双胞胎,关月汐就作了这个决定。

夏家是医学世家,夏欣然的姑姑在这家医院做副院长,想要帮她瞒下双胞胎的事,轻而易举。

“放心,我知道了,你先躺下,那边的人马上就要来了。”

夏欣然的话音一落,走廊果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她赶紧抱起右边那个安静些的孩子,在关月汐紧张的注视下走进旁边的观察室,将门掩上。

“关小姐,恭喜你的孩子平安出生,交易的最后一笔费用已经打到指定的银行卡上,孩子现在我们也要带走了。”

听到女人公事公办的话,关月汐脸上掠过一抹焦急,抬头道:“让我再看看他,就看一眼。”

女人笑了笑,眼神却有些冷,提醒道:“关小姐,这只是场交易,孩子自出生后便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希望你记住这一点。”

关月汐的眼泪忍不住掉下来。

她是个不称职的母亲,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保护不了。

可是她也没有办法啊,爷爷就在医院里躺着,若她不答应这笔交易,关永成就会断绝他所有的治疗费用。

奶奶去世后,爷爷便是这世界上唯一疼爱她的人,她不能看着他被病魔折磨而死。

看那些人抱着孩子头也不回的离开,关月汐不禁失声痛哭。

“月汐,别哭了,你还有一个宝宝呢。”

夏欣然温和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她安慰的拍着关月汐的肩膀,把留下的那个孩子送到她面前。

看着孩子嫩红的脸蛋,关月汐这才止住眼泪。

她把孩子小心翼翼抱进怀里,哽咽道:“宝宝,以后你就是妈妈唯一的孩子了,可要好好呆在妈妈身边啊。”

见她情绪稳定了,夏欣然提醒道:“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要回关家吗?”

关月汐决然的摇摇头。

“当然不回,爷爷的身体已经康复了,在福利院也能得到很好的照顾,我要继续去上学。”

夏欣然点头赞同。

“我支持你,博尼亚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已经寄来了,只要你准备好,我们随时可以去办手续。”

关月汐感激的看着她:“谢谢你啊欣然,要不是有你,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夏欣然稍微用力抱住她。

“别说傻话,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啊,只要你能振作起来,比什么都好,快躺下休息会儿吧,等出了院,我们就可以准备上学的事了。”

········
第2章 那个男人
········
四年后。

京城,凌云山庄。

一辆出租车在庄外的马路边停下,一个戴着眼镜,身穿白色长T和蓝色牛仔裤的年轻女子从车上下来。

她朝修建成花园形式的山庄看了一眼,便走过去按响了门铃。

不一会儿,一个五十岁左右的老人从别墅里走出来,隔着门问道:“请问你找谁?”

关月汐露出职业性的微笑,声音轻快道:“你好,我是来应聘的,昨天晚上跟你们通过电话,让我今天来面试。”

林叔恍悟:“哦,你就是关小姐吧?”

关月汐点点头:“您叫我月汐就行了。”

两人进屋,刚走到大门口就听到楼上传来嘭的一声,接着是一个男人痛苦的呻吟。

关月汐怔了下,目光疑惑的朝林叔看去。

林叔笑得有点僵,点点客厅的沙发道:“你先坐一下,少爷可能在处理事情,一会儿就会跟你面谈。”

话落,楼上又传来两声闷响,接着便见一个穿西装的男人,被两个戴墨镜的黑衣人架着从楼梯上走下来。

那男人看起来气息奄奄,被人粗鲁地拖下楼,却没有一点反应。

关月汐看着从他西装上蔓延开的血迹,拿着茶杯的指尖忍不住一抖。

林叔朝她惴惴的神色看一眼,无声的叹了口气,让人拿抹布把楼梯上的血迹擦干净,又像没事人一样走过来。

“关小姐,少爷的事情处理完了,你可以跟我上楼了。”

关月汐:“……”

她还有胆上去吗?!

林叔多半也猜到她的想法,只静静的看着她,并不催促。

关月汐颤抖的把茶杯放下。

如果不是实在没有办法,她是不会带熠熠回来的,可医生说过,只有有血缘关系的人才能治好他的病。

为了熠熠,她硬着头皮起身,声音发紧道:“好。”

林叔脸上绽出一抹笑,朝楼上比了比。

走上二楼,一股消毒水味便扑鼻而来。

关月汐紧张的吞吞口水,朝几扇房门看了看,便听林叔道:“少爷在书房,关小姐这边请。”

她僵硬的转身,跟着老人来到一扇棕色的木门前,慢吞吞的朝屋里走去。

举目,便见房中的书桌后坐着个人。

逆着光线,她并辨不清那人的面容,只瞧见他脸上的墨镜和棱角分明的面部轮廓,颇为冷峻。

“你就是来应聘私人护理员的?”

男人开口,声音清冷如霜,像严冬的风雪刮过耳旁。

关月汐暗吸一口气,点头道:“是的。”

脑海里有些混乱,忽而记起,五年前的那个夜晚,面前的男人也是用这种声音,冷酷的嫌弃她的僵硬。

又想起刚才看到的满身是血的男人,身体不由绷得更紧。

谢奕辰的视力尚未恢复,看人也只能望到一个模糊的影子。

不过昨晚听林叔接完电话的意思,对这个女人的印象似乎不错。

他将一份文件扔过来,声音毫无起伏。

“先看看合同,如果没有问题,你就在上面签字吧,记得按合同上说的去做,若有什么差池,刚才那个人就是你的下场。”

········
第3章 贴身护理
········
关月汐心下一跳。

这些年她也不是没见过风浪,但敢把威胁的话说得这么直白的,谢奕辰是头一个。

她将合同拿起来看了看,基本都是合理的要求,唯一让她不能接受的,就是要二十四小时贴身护理。

这样一来,她就很难见到熠熠了。

“怎么?有问题?”

见她久久不语,谢奕辰有些不耐的问道。

关月汐挣扎了下,摇头道:“没有大问题,但我如果有急事,能请假吗?”

谢辰奕嘴角讥讽的一扬:“拿了钱又想要自由?你觉得给我工作那么容易?”

关月汐憋屈的吸一口气,道:“我就是问问,如果不能就算了。”

反正她还可以跟熠熠视频。

只要达到自己的目的,就再也不回来了。

随着桌上的铃铛被拍响,林叔又从门外走了进来。

他脸上堆着慈和的笑,朝关月汐道:“关小姐,欢迎你来到凌云山庄,如果有行李要搬,你现在就可以回去收拾了,晚饭之前我会派司机去接你。”

关月汐没想到事情会进展得这么顺利,简直有些不敢相信。

“我确实有些行李需要收拾,不过不用派司机接了,我会自己坐车过来的。”

见她拒绝,林叔也没有强求,点头道:“那辛苦关小姐了,请跟我下楼吧。”

大约是她答应留下的原因,林叔的态度比刚才又热情了些,把在别墅工作的其他人也给她介绍了一遍。

离开的时候,关月汐忍不住向林叔打听。

“林叔,山庄里就这些人吗?”

林叔点点头:“目前就这些,庄子大,要处理的事情也多,少爷身边偶尔会缺人。”

关月汐不禁有些失望。

她的另一个孩子不在这里吗?那会在哪儿?

回到夏欣然的住处,正是午饭时间。

听说关月汐已经跟谢奕辰签了合同,夏欣然道:“那你见到熠熠的哥哥了?”

关月汐拿纸巾擦擦嘴。

“暂时还没有,不知道是不是被谢奕辰藏在别的地方了。”

看出她的失望,夏欣然道:“别着急,只要呆在谢奕辰身边,总有机会看到他的。还有,我给熠熠约了明天做检查,到时候把结果发到你邮箱。”

关月汐蹙起眉:“你把具体时间发给我,我陪你们一起去。”

熠熠长这么大,每次去医院都是她陪着的。

虽然小家伙从来不闹,但她知道,他心里也害怕。

夏欣然点点头,关月汐手机上就收到了熠熠的就诊消息。

一顿饭下来,熠熠没说一句话,直到放下勺子才道:“妈妈,欣姨,我吃饱了。”

关月汐摸摸他的头:“你先回房间,妈妈一会儿过来陪你玩。”

他走后,关月汐有些歉意的朝夏欣然道:“我去了凌云山庄,熠熠就要拜托你照顾了,如果实在不行,我可以请个保姆。”

夏欣然不以为意。

“放心吧,幼儿园我已经帮熠熠找好了,我下班时间也固定,就算偶尔有手术,也可以让朋友过来帮忙看看。”

和夏欣然谈完,关月汐就来到了熠熠的房间。

小家伙从小就喜欢打游戏,自从知道他患病后,关月汐也没有要求他做任何自己不喜欢的事,还专门给他买了一套游戏装备,让他可以舒舒服服的玩。

“熠熠。”

推开熠熠房间的门,关月汐就见小家伙坐在大屏幕前,十根手指在遥控器上上下翻飞,不一会儿就将对手KO。

········
第4章 果然查你了
········
熠熠虽然只有四岁,但对所有的电子产品都操作如流。

胜利之后将录制的视频放到某站平台,不到十分钟就获得大量点击和打赏,弹幕上还有不少粉丝疯狂打call。

关月汐看得挑起眉梢。

“不错啊,这款森林王者你才玩了三个月,就升到宗师级别了。”

说起游戏,熠熠眼中现出少有的光彩,看着关月汐道:“怎么样?妈妈要跟我PK吗?”

关月汐挑眉:“好啊!”

说干就干,母子两人各自拿起遥控器,指挥着小人在屏幕上厮杀起来。

与此同时,凌云山庄。

秘书方谨拿着谢奕辰要的资料从公司返回。

“先生,与关月汐有关的一切我都查清楚了,她是京城本地人,去年从经济学院毕业,就一直在一个小企业当财务,资料上显示,她是两个月前辞职的。”

谢奕辰眉头蹙起:“既然有工作,她为什么要辞职?”

“据说是因为她爷爷身体不好,曾动过两次手术,关月汐就是因为无法承担昂贵的手术费用,才辞了这份低薪工作。”

谢奕辰点点头。

虽然知道方谨做事一向谨慎,但这次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KO——”

欢快的机械声从视频里传出,显示关月汐再一次被她身边的小不点打败。

“哎呀,又输了!”

关月汐发誓,绝对不是她故意让着熠熠,她也想赢的。

可这小家伙实在太厉害了,各种技能轮番上阵,转换灵活,判断准确,她拼尽全力,还是打不过他。

“妈妈别泄气,你已经很厉害了,有很多菜鸟跟我PK,连三分钟都坚持不到。”

关月汐抽抽嘴角。

这是安慰人的话吗?

她可是妈妈,玩游戏竟然玩不过四岁的儿子。

天理何在!

房间外传来轻磕,关月汐回头,便见夏欣然从门缝里朝她勾了勾手指。

“熠熠,你先玩着,妈妈出去下。”

来到外面阳台,夏欣然嘚瑟的抱起手臂。

“你猜怎么着?谢奕辰果然查你了,还好我早有准备,把你这几年出国的痕迹消除干净了,只给他一部分真实的信息。”

关月汐松一口气,望着她道:“绝不能让他知道熠熠的存在,等我找到给他治病的办法,就马上离开这里。”

下午五点,关月汐提着行李准时出发。

得知她要外出工作,熠熠坦然接受了,送她出门时,也没有露出像普通小孩子那样失落的表情。

到达凌云山庄已是天黑,关月汐回到房间稍作收拾,就正式上岗了。

二楼书房里灯还亮着,显示谢奕辰正在工作,没有传唤,她是不能随便进去的。

直到晚上十点,林叔才推着谢奕辰从书房走出来。

男人穿着一身灰色的家居服,身材结实挺拔,脸上戴着墨镜,露在外面的侧脸和下颚都格外冷峻,看上去十分不好惹。

“关小姐,你今天刚来,就先休息吧,等明天早上我再告诉你要干些什么。”

看她拘束的站在原地,林叔好心提醒道。

关月汐自然不会自找麻烦,应了一声,转身下楼去了。

半夜,她被尿憋醒。

睡前实在太饿了,她又不好意思到厨房找吃的,只能喝了一肚子水,现在到放水的时间了。

上完洗手间经过客厅,关月汐发现二楼走廊的壁灯还亮着,却没听见人声。

她犹豫了下,轻轻走上楼,到谢奕辰房间外朝里看了看。

········
第5章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
房间里亮着一盏台灯,床头小桌上放着一个不锈钢铃铛,是为了方便他叫人用的。

关月汐轻轻推开门进去,发现男人正仰躺在床上,额头出了一层汗,就算是在睡梦中,他的脸也如刀削一般锐利紧绷,眉头皱得紧紧的,显得阴沉可怕。

关月汐觉得他情况有些不对,犹豫了下,走到床边朝他额头上抚去。

还没碰到他,手碗便实然被一只大手捉住。

“谁?”

男人沙哑的声音响起,带着明显的警惕。

关月汐被他猛的拉趴在床上,脸被他说话时的热气拂到,热辣辣的,心也突突的跳,紧张道:“谢先生,是我。”

听出是关月汐的声音,谢奕辰眉头蹙得更紧,冷声问:“你在这里干什么?”

关月汐奇怪的看着他:“我起来上卫生间,看到你房间亮着灯,就过来看看。”

顿了下,又道:“谢先生,你是不是发烧了?我看你出了很多汗。”

她边说边想将手抽出来,没想到谢奕辰却抓得很紧,且没有松开的迹象。

“谢先生,请你放开我。”

谢奕辰眼睛茫然地看着前方,听到她的话抿了抿唇角。

他方才做了一场可怕的梦,梦见自己困在一团火焰之中,经受烈火焚身之苦。

猛然醒来,伸手便触到一片冰凉,鼻端也传来一股若有似无的的香气,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闻到过。

他稍微用力扣住关月汐的手腕,沉冷的声音带着疑惑。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关月汐心里一突。

外面不是说谢奕辰十天前发生意外,双目失明吗?怎么会认出她来?!

她勉强保持镇定,稳住声线道:“谢先生是不是搞错了?我第一次来凌云山庄,以前怎么会跟你见过呢?”

大约是无法看清的原因,男人的眼神慢慢变得有些迷茫,给人一种无助的感觉。

关月汐心下微微一软,由他扣着手腕道:“你有哪里不舒服吗?要不要我为你做些什么?”

谢奕辰默了会儿:“不必了。”

说话间,他的神情已经恢复如常,像白天所见的那样冷峻尖锐。

粗朗的眉头微蹙着,眼瞳漆黑深邃,立体的五官和线条冷硬的面部轮廓,像修罗殿中的阎王爷。

大约是被他们说话的声音吵醒,林叔披着衣服从隔壁房间走过来,看到眼前的情景吃了一惊。

“少爷,发生什么事了?”

谢奕辰立刻松开关月汐的手,面上闪过一抹厌恶。

他怎么会突然觉得这个女人有些熟悉呢?难道受了点伤,他脑瓜也瓦特了?

关月汐连忙的从床边退开,解释道:“没什么,谢先生发烧了,我刚才正想给他测体温。”

林叔狐疑地朝她看了看,到柜子上帮她把温度计取了过来。

一测,三十九度三,必须吃药了。

等谢奕辰把药吃下,关月汐道:“谢先生身上的衣服都汗湿了,必须擦干净身子换套睡衣才好睡觉,我去卫生间打水过来。”

等她出去后,林叔朝谢奕辰低声道:“少爷,要我来帮你换衣服吗?”

谢奕辰脸色很不好:“难道要她帮我换?”

林叔默。

刚才两人不是好好的吗?还凑得那么近。

少爷这洁癖,还能不能好了?!

········
第6章 要被识破了
········
关月汐把水打过来,便被林叔支了下去。

她暗松一口气。

刚才真是太危险了,若不是知道他失明,她还以为自己要被识破了。

翌日,天刚亮关月汐就醒了。

山庄里已经很热闹,王妈在厨房准备早饭,园丁也在修剪花枝,林叔在清扫门前的落叶。

林叔大约在伺候谢奕辰起床,匆忙的脚步不时从楼上传来。

收拾好后,关月汐就主动到楼上去看谢奕辰的情况。

毕竟合同里有写,她要二十四小时给对方提供全方位护理,不能给人偷懒的嫌疑。

谢奕辰已经穿戴好,顶着幅墨镜坐在床上,脸向着窗外,不知到底看得清看不清。

关月汐拿着一杯水送到他面前,轻声道:“谢先生,你昨天发烧了,喝点水补充水份吧。”

谢奕辰眉头一皱。

视物不清让他心情很烦躁,原以为手术后便能完全恢复,没想到过程却如此漫长。

但他向来不会把自己的想法表露出来,生硬地朝前伸手,刚好碰到关月汐的手腕。

关月汐哆嗦了下,一个不慎,热水从杯子里洒出来,淋到谢奕辰身上。

感觉到胸口传来的热度,谢奕辰气炸了,抬头朝她冷喝道:“你想烫死我吗?”

关月汐小脸瞬间涨红,赶紧把杯子放下检查他的身体。

她刚才送水前已经试过了,杯里的水并不是很烫,顶多算是热而已。

“对不起,谢先生,我不是故意的,让我看看有没有烫伤,有的话就要擦药了。”

谢奕辰僵直地坐在床上,感觉一阵熟悉的香味拂面而来,接着自己上衣的纽扣被人解开,皮肤一凉。

他全身紧绷,连拳头都握紧了。

但预想中那种让人头皮发麻的恶心感并没有到来,而是有什么柔软微凉的东西,轻轻从他皮肤上拂了过去。

他征了下,脸色变得有些莫明。

自从十年前那件事情发生后,他几乎不能跟陌生人接触。

但凡有不熟悉的人碰到他的身体,他便会像吞了苍蝇似的恶心,所以才会在老爷子要继承人时,选择代孕。

可是这个女人……

为什么总让他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呢?

林叔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关月汐在帮谢奕辰擦烫伤膏。

谢奕辰脸色很不好,关月汐也低着头,眉头蹙着,唇角微抿。

他立刻上前道:“关小姐,让我来吧,你先下去帮王妈布置早餐。”

关月汐心里有些愤愤的。

姓谢的根本是小题大做。

刚才那杯水泼到她手上都没事,他却怒不可遏,一副她想谋杀他的样子。

明明是他自己不小心才把水碰洒的。

她深吸一口气下楼,调整好情绪,到厨房去帮王妈。

楼上,林叔给谢奕辰擦好了膏药,看着他道:“少爷,要不让江医生再来查查吧,先前他明明说你的视力很快就能恢复的。”

谢奕辰不耐的皱眉。

他很讨厌江月白拿他的头当试验品,摆弄来摆弄去。

林叔对他的固执也没有办法,叹息道:“那我去给你准备早饭……”

话音未落,掩着嘴咳了几声。

谢奕辰偏头看他一眼:“你要是不舒服就去休息,把活儿给关月汐干就行了。”

对这个把自己从小伺候到大的人,谢奕辰有一份多于常人的关怀。

林叔点点头:“谢少爷关心,我不碍事的。”

········
第7章 尚未谋面的大儿子
········
几分钟后,关月汐跟林叔一起将早饭端到房间。

谢奕辰已经换了一身衣服,白衬衫配灰色休闲外套,拿着水杯的手,修长白皙,骨节分明,指甲也修剪得非常整齐。

只是脸还是不能看,冷得吓人。

林叔将一杯咖啡端到他面前的小桌上,细心的将把手转到他掌心的位置。

关月汐暗暗记下,学着林叔的样子,把煎蛋和叉子放到他面前,换来林叔赞赏的一瞥。

伺候完早饭,关月汐终于得了片刻安宁,腾出房间给方谨汇报工作。

下楼经过客厅时,正好与林叔碰上。

他样子看起来不太好,脸色泛红,双眼都是血丝,一边走一边低头咳嗽。

“林叔,你怎么了?”

林叔声音嘶哑道:“关小姐,我可能感冒了,现在不适合照顾少爷,家里的事先由你负责,我去医院看看。”

关月汐连忙应下,担忧地看着他离去。

大约三个小时后,谢奕辰的工作处理完。

受伤加生病,让他的精神很不好,吃完中饭就在床上小憩了片刻。

关月汐不敢放松,搬张椅子坐在门口守着,眼睛则不断看向墙上的时钟。

欣然给熠熠约的检查时间就在今天下午三点,离现在还剩不到一个小时,她必须在那之前赶过去。

可林叔没回来,她实在不知该如何开口请假。

正着急,一阵电话铃声突然传来。

关月汐赶紧过去拿起手机送到谢奕辰手中。

“先生,出了点事情,你可能要来医院一趟。”

谢奕辰一听便知是方谨的声音,躺在床上沉声道:“怎么了?”

“刚才宋昕打电话过来,小少爷从幼儿园的滑梯上失足掉落,摔晕过去,被送到医院进行检查了。”

谢奕辰眉头一蹙,沉声道:“是哪家医院?”

“仁爱医院,就是当初小少爷出生的那家。”

谢奕辰立刻急促的从床上爬起来,因为用力过猛牵动伤口,痛得皱了皱眉。

关月汐看出他的焦急,道:“发生什么事了,谢先生?”

“给我换衣服,我要去医院。”

听到医院两个字,关月汐立刻心中一动。

她迅速转身到衣柜给谢奕辰挑了一套衣服,动作麻利的给他换上。

来到医院,已经快三点了。

感觉手机在口袋里微微震动,关月汐立刻拿出来看了眼,是夏欣然的微信。

我已经带熠熠到医院了,你到了吗?

关月汐立刻回复:还在停车场,等我五分钟。

夏欣然回了个OK。

扶着谢奕辰下车,关月汐立刻推着轮椅朝电梯走去。

司机则用电话联系宋昕,问她在哪里。

关月汐听到电话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我们正从检验科出来,小昀已经没事了,也做过检查,结果要三天后才能拿到。”

听到她的话,谢奕辰脸色明显一松。

关月汐觑着他的脸色,觉得这是个机会。

斟酌道:“谢先生,有件事我想跟你商量下,我有个朋友正好生病,也在这家医院,我能去看看他吗?”

谢奕辰舒展的眉头瞬间蹙起来。

但想到刚才自己的心情,到底没将拒绝的话说出口。

只道:“要去就快点,别磨磨蹭蹭,如果在我回去之前你还没出现,今天的工资就扣除。”

关月汐:“……”

想到尚未谋面的大儿子,她忍了。

“我知道了,谢谢谢先生。”

电梯到达一楼,她朝司机点头示意了下,便率先走了出去。

下午刚上班这段时间,正是挂号和收费处人最多的时候,她穿过人群四处张望,就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站在远处的走廊边。

········
第8章 那一定很痛
········
“熠熠。”

关月汐快步上前抱住孩子,在他小背上轻轻抚了抚。

被她抱住的孩子则眉头微蹙,不耐的动了下。

关月汐以为是她抱太紧了,松开他歉意的一笑:“抱歉,妈妈说过会陪你来做检查,差点又迟到了,你欣姨呢?”

与此同时,夏欣然正牵着熠熠向检验科走去。

“让让,麻烦大家让让!”

嘈杂的声音突然从后面传来。

夏欣然回头,便见一个浑身是血的年轻人躺在急救床上,旁边几个护士一边给他施救一边推着他朝急救室跑去。

“夏医生,这个病人需要马上进行手术!”

夏欣然神色一凛,道:“陈医生呢?”

护士急道:“陈医生请假了,今天他岳父过生日,他只上半天班。”

夏欣然脸上显出一抹为难,低头望了望站在旁边的熠熠,考虑片刻弯腰扶着他的肩膀。

“熠熠,欣姨得去给病人做手术了,你在这儿等妈妈好不好?她已经到了停车场,马上就过来。”

熠熠一直听着她们的对话,自然知道事情紧急,便乖巧的点了点头。

见他这么懂事,那小护士忍不住也朝他多看了两眼。

夏欣然一走,熠熠就只身等在了检验科外。

正朝走廊上的人群张望时,就听到一道声音从耳边传来。

“小少爷,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宋小姐呢?”

熠熠抬头,就看到一个男人推着轮椅站在他面前。

轮椅上的人伸出手,像是要摸什么。

熠熠愣了下,主动把小手伸过去。

那人的眉头本是蹙着的,在握到他的手时,立刻舒展开来。

“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受伤?”

熠熠摇摇头,目光有些疑惑的看着眼前的人。

这两个人是谁呀?妈妈的朋友吗?

这时,一个穿红色连衣裙的女人突然从后面跑来,看到站在谢奕辰面前的熠熠,立刻松了口气。

“小昀,姨妈才打了个电话,你怎么就跑到这儿来了?”

熠熠更加不解的看向她。

小昀又是谁?

但并没人理会他的想法。

握着他手的男人稍稍用力,就把熠熠从地上抱了起来,放到自己腿上。

司机连忙从后面提醒:“先生,你的伤……”

“没事。”

谢奕辰沉声道,一手握着熠熠的手,一手扶着他的小身子,将他稳稳的抱在怀里。

熠熠突然有些感动。

这个叔叔的怀抱好温暖,他的手也好大,如果他有爸爸,应该就是这样子吧。

他边想边向后转头,看了看男人脸上的墨镜。

“你的眼睛怎么了?”

谢奕辰微微一怔。

这些年为了忙事业,他很少跟儿子独处。

这次受伤之后,更将他送回老宅交给宋昕照顾,免得那些对他不利的人找上他。

“小旳忘记了吗?之前姨妈跟你说过,你爸爸出了点意外,眼睛受伤了。”宋昕在旁边小声提醒。

熠熠这才恍悟的偏了偏头,小手有些心疼的抚到谢奕辰脸上。

“那一定很痛。”

他两岁多就发病了,每次不舒服,去医院总要做各种检查,还要吃药打针。

为了让妈妈放心,他从来都不哭。

但是打针真的很痛。

触到他小手上传来的温度,谢奕辰也愣了下,感觉儿子今天跟以前似乎有些不一样,敢主动亲近他了。

他心底微微一暖,抬手附上他的小手。

“爸爸是男人,不觉得痛。”

宋昕抽了抽嘴角。

之前不知道是谁,听说要打针,一张脸就黑得跟锅底似的。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