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现代言情

无敌奶爸在都市–无敌奶爸在都市笔趣阁

无敌奶爸在都市

无敌奶爸在都市–无敌奶爸在都市笔趣阁

主角: 萧尘, 柳妃萱

字数: 908,306

状态: 连载中 共 863 章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好看的小说推荐(www.sossw.com)

无敌奶爸在都市简介;战神归来,势不可挡!你们眼中的神,也只能在我的脚下匍匐,颤抖

无敌奶爸在都市全文阅读

········
第1章 还你百倍的甜!
········
临州国际机场。

萧尘一边从机场通道出来,一边向身旁一名气质冷冽的女子问道:“白筱,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五年前,萧尘在某次执行任务的时候,不幸中了媚药,被一名女子所救。

她本是好心,可当时萧尘已经完全失去意识,竟然强行和她发生了关系。

事后萧尘心系任务,醒来之后就立即离开了。

之后再想回去找她,却一直没有任何消息。

萧尘这次回来,除了看望养父养母之外,就是因为得到她在临州的消息。

“启禀萧帝,已经确定,她就在临州。而且,在四年前诞下一个孩子,是您的骨肉。”白筱连忙恭敬道。

眼前这个男子,乃是当世唯一被尊为帝师的存在,号称东方第一战神。

但凡知道他身份的人,无不毕恭毕敬尊他一声萧帝,或者萧师。

可即便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萧尘,在听到白筱的话,也是脸上忍不住露出一抹激动之色,“什么?我有孩子了?”

“马上把车子开来,我要去见她们。”

白筱答应一声,连忙加快脚步,率先去开车了。

“萧尘,你怎么回来了?”萧尘刚走出机场,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惊呼。

萧尘抬头看去,就看到面前不远处,正站着一个二十来岁的美貌女子,正满脸惊讶地看着他。

惊讶之余,脸上又露出几分不自然的神色,悄然和身旁一名西装革履的青年男子,拉开了一些距离。

“小雪。”萧尘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她,不过还是微笑点头。

李雪正是他养父的亲生女儿,小时候常跟在他身后,一口一个萧尘哥的喊着,可谓青梅竹马。

六年不见,竟已出落得这么亭亭玉立了。

不过萧尘暂时没时间和李雪多做寒暄,直接说道:“我也是临时决定回来的,暂时还有些事情,晚些时候再去看望爸妈。你回去,帮我和爸妈赔个不是。”

“哦。”见萧尘看到她和别的男人站在一起,却没有任何反应,李雪的心中有些不舒服起来。

他身旁的青年男子,自然注意到了李雪的变化,当下眼睛微微一眯,主动上前一步,搂住李雪的肩膀:“我叫江辰,是小雪的男朋友。”

“你就是小雪的哥哥吧。”他满脸戏谑地扫了萧尘一眼,“听说我那老丈人,可是非常喜欢你。当初还想着,撮合你和小雪呢。若非我横插一脚,她就该嫁给你了吧。”

“江辰……”李雪连忙拉了一下江辰的衣角,“我们快回去吧。”

萧尘毕竟是她哥哥,她也不想把关系闹得太僵。

“你先去开车,我有些话,要和这位未来大舅哥说。”江辰却满不在乎。

李雪也不好再说什么,点了点头就去开车了。

直到这时,江辰才满脸冷笑地看了萧尘一眼,“萧尘是吧?你这次回来,恐怕就是为了李雪吧?”

“人贵有自知之明,区区一个穷当兵的,也敢和我抢女人?不自量力!”

他轻轻掸去衣服上的灰尘,戏谑道:“要不你求求我,说不定我会帮你安排个工作,以后找个差不多的女人结婚生子,平淡一生。李雪这样的女人,不是你这种废物能够觊觎的。”

可他的话音刚落,四周忽然喧闹了起来。

大量的士兵,纷纷冲进出口通道,排成两列长龙。

四周行人纷纷让开,同时议论着,不知道何方神圣,竟然能有如此阵仗。

同一时间,一行人快步走了出来。有人西装革履,有人一身戎装。不过无一例外,全都是跺一跺脚,整个临州都要震三震的大人物。

此刻他们快步走到萧尘面前,向着萧尘恭敬一礼,“恭迎萧先生驾临临州,我等有失远迎,还请萧先生恕罪。”

瞬间,江辰就呆滞住了。

他们江家,虽然也算是一个小富之家。可就算十个江家,也绝对比不上,眼前任何一个大人物啊。

如今这么多大人物,竟然全都对萧尘如此毕恭毕敬,萧尘究竟有着什么惊天的来历啊?

萧尘却眉头一皱,“这些虚礼就不必了,我此行回来,为私不为公,你们退下吧。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说着,萧尘直接大步离去,留下浩浩荡荡的一行人站在原地,却不敢有半点怨言。

……

“萧帝,她叫柳妃萱,是临州柳家的人。如今担任柳家旗下,倾城美妆的总经理职位。不过柳家,似乎对她非常排斥。她女儿名为柳梦之,正在上幼儿园……”

“昨天,柳妃萱发布了一条招聘信息,需要招收一名生活助理。不过据我所知,因为柳梦之天天闹着要爸爸,实际上所谓的生活助理,只是为了冒充孩子的父亲,哄逗孩子开心而已。”白筱一边开车,一边将调查到的信息,告诉萧尘。

萧尘的眼中,闪过一抹愧疚。

他这一生,俯仰之间,无愧于天地,无愧于万里河山,唯独亏欠了尘世间这一对母女。

正在萧尘想着的时候,白筱迟疑了一下,开口提醒道:“还有一件事情,要提醒您。柳妃萱对于孩子的生父,似乎非常痛恨……”

萧尘轻叹一口气,当初柳妃萱救他,而他却……柳妃萱恨他,也是人之常情。

“我知道了,暂时不要暴露我的身份。还有,为我准备一份简历,我要去应聘。”

“萧帝,这万万不可……”白筱惊呼一声,堂堂夏国帝师,竟然要去应聘一下小公司的总经理助理?

这要是传出去,恐怕整个世界都要震动。

萧尘一摆手,直接打断了白筱的话。

他的目光坚定,心中暗道:“妃萱,梦之,我回来了。当初我为你们带来多少苦,如今我就要还你们百倍的甜!”

········
第2章 这下要露馅了!
········
倾城美妆,总经理办公室。

柳妃萱看着面前的萧尘,黛眉微皱,“你当过兵?”

“五年在役,曾获得个人三等功五次,个人二等功三次,个人一等功一次。这是我的证件和奖章。”萧尘说着,直接将手中的东西放在桌子上。

这些东西当然是白筱弄来的,不及萧尘真正功劳的百分之一。

柳妃萱检查了一下萧尘的证件和奖章,确定没有任何问题之后,脸色缓和了几分,“刚才我失礼了。”

“以你的条件,完全可以找更好的工作,在我这里恐怕有些屈才。这样,我给你六千月薪,工作日晚上五点后,和周末全天需要工作。工作的内容,就是冒充我女儿的父亲。如果我女儿喜欢你,以后可以再给你加薪,怎么样?”

柳妃萱对萧尘还算满意。

“没问题!”萧尘直接点头答应下来,钱对他而言,只是一串数字而已。

萧尘在意的,是能够陪在柳妃萱和柳梦之的身边。

柳妃萱对萧尘的表现很满意,直接起身道:“幼儿园快放学了,你陪我去接一下我女儿吧。关于我女儿的资料,待会儿在车上详细和你说。”

只是还不等他们出门,忽然一个不善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柳妃萱你个贱人,竟敢背着我在外面勾搭野男人!”

随着那声音落下,就看到一名青年男子,大步走了进来。

看到那青年男子的瞬间,柳妃萱便是脸色一变,听到他的话,更是目光微冷道:“方海,你嘴巴放干净点,我和你之间,没有任何关系。”

这个方海,完全就是个痞子无赖,缠着她也不是一两天了。

仗着方家的势力强大,柳妃萱根本拿他没办法。

方海狞笑一声,拿出手机晃了一下,“是吗?我这里,可还有咱们的亲密视频呢,要不要我发到网上去?或者,让你女儿看看,她妈妈是个什么货色?”

“你敢!”柳妃萱的俏脸之上,满是怒意,“方海,你恶意p图,到底想干什么?你这样,只能让我感到恶心!”

这方海的手段,是越来越无耻了。

最开始,只是死缠烂打而已。

可如今,竟然用出了这么卑劣的手段,恶意将小视频中的女角色,p成她的样子,用来威胁她。

“嘿,有什么不敢的。”方海满不在乎,“我告诉你,今晚你好好服侍我,也就算了。不然的话,我保证,明天这个视频,会火遍全网。”

“你的家人朋友,包括你女儿学校的老师同学,都会看到。到时候,我倒是想要看看,你还怎么做人。”

方海满脸得意地说道,一副吃定了柳妃萱的样子。

“哦?是吗?”正在这时,忽然一个冰冷的声音,在方海的耳边响起,“我给你三十秒时间,删除视频,然后从我的眼前消失。”

萧尘的眼中,跳跃着冰冷的杀意。

竟然有人,胆敢在他的面前,威胁他的女人,他女儿的母亲,简直就是找死。

若非如今是当着柳妃萱的面,萧尘不想让柳妃萱看到什么不好的事情。否则,方海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方海闻言微微一怔,随即看向萧尘,“呵,你就是来应聘的?”

“我没找你麻烦,你竟敢来招惹我,不知死活的东……”

只是,还不等他的话音落下,就被萧尘打断了,“时间到了。”

嘭!

萧尘直接一脚踹了出去,踹在方海的肚子上。

方海的身体,顿时猛地倒飞了出去,狠狠撞在墙壁上,才停了下来。办公室里的柳妃萱,感觉连墙壁都震动起来。

似乎差点坍塌。

而萧尘,却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看着方海淡然道:“滚吧,这次只是一个教训。如果还有下一次,后果你承受不起。”

方海只感觉浑身剧痛,简直要散架了一般。听到萧尘的话,刚想说几句狠话,就感觉像是被择人而噬的猛兽盯上了一样,遍体生寒。

让他到了嘴边的话,硬生生咽了回去。

随即艰难起身,连忙狼狈离去。

“萧尘,你……你太冲动了!”柳妃萱有些担心,她倒是无所谓,怎么说她也是柳家的人,方海不敢真的拿她怎么样。

可萧尘孑然一身,如果方海报复起来,萧尘很难应付。

“放心吧,没事的。”萧尘笑了笑,“方海的事情我来搞定,你不用担心。”

柳妃萱虽然放心不下,可她也知道,自己帮不上什么忙,只能点了点头。

眼看时间差不多,再不出发,柳梦之该要等急了。柳妃萱只能收拾心情,和萧尘一起前往心连心幼儿园。

“我女儿叫柳梦之,你只需要记住,自己当兵去了,现在才有空回来看她即可。”柳妃萱一边开车,一边说道。

同时,介绍了一下柳梦之的性格和喜好等,萧尘全都认真记下。

不多久,就来到了幼儿园门口。

正值幼儿园放学,门口许多家长,都来接自家孩子。

“妈妈!”正在这时,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在萧尘和柳妃萱的耳边响起。

只见一个身穿淡蓝色裙装,面容精致如瓷娃娃的女孩,一边喊着,一边向柳妃萱跑来。

看到她的瞬间,萧尘就移不开眼睛了。

虽然只是初次见面,可那种来自于血脉层次的联系,却让萧尘清晰地感觉到,二人之间的亲密联系。

不过柳梦之自然不认识萧尘,此刻一把扑进柳妃萱的怀中,同时连声问道:“妈妈,妈妈,你不是说爸爸要回来了吗?爸爸在哪儿?”

柳妃萱满脸宠溺地看着怀中的柳梦之,随即一指身旁的萧尘道:“爸爸在这里呢,这就是爸爸。”

“梦之!”萧尘情难自禁地看向柳梦之。

柳梦之也连忙满脸兴奋地看向萧尘,不过很快,眼中又露出一丝警惕,“我不信。除非你回答我几个问题,梦之才相信你是爸爸。”

萧尘和柳妃萱,全都是哑然失笑,“那你问吧。”

柳梦之的大眼睛一转,“我问你,梦之最喜欢吃什么?”

“棒棒糖!”萧尘微微一笑,开口说道。

可一旁的柳妃萱,却是顿时脸色一变,她刚才明明告诉萧尘,柳梦之喜欢吃甜甜圈。当时萧尘听的认真,她还以为萧尘已经完全记下了呢。

没想到,萧尘第一个问题就回答错了。

这下要露馅了。

········
第3章 如你所愿!
········
柳妃萱不满地看了萧尘一眼,想不到萧尘这么不靠谱。

而柳梦之则是接着问道:“那,梦之喜欢什么颜色?”

萧尘看了柳梦之的蓝色裙装一眼,“当然是蓝色了。”

柳妃萱有些生气了,她刚才明明说过,柳梦之喜欢粉色,萧尘这么快就忘得一干二净了吗?

亏她之前,对萧尘的印象还不错。

“最后一个问题,梦之最喜欢的动画片是什么?”柳梦之看着萧尘。

“唔,是猫和老鼠对不对?”萧尘故意沉吟了一下,开口回答道。

这一下,柳妃萱彻底忍不住了,她刚才明明说,柳妃萱喜欢小猪佩奇,什么时候变成猫和老鼠了?

当下柳妃萱忍不住低斥一声,“萧尘……”

她甚至有理由怀疑,萧尘是不是故意的了,三个问题竟然全部答错。

可还不等她的话音落下,柳梦之却是惊喜地欢呼起来,“爸爸,你真的是爸爸。”

说着直接伸出双手,扑向萧尘,“爸爸抱抱!”

萧尘连忙小心翼翼地将柳梦之抱了过来,生怕一不小心,弄疼了她。对于萧尘而言,什么东方第一战神,什么夏国帝师的名头,全都比不上怀中女孩儿的一根汗毛。

这边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

看到这一幕,柳妃萱呆住了,萧尘明明全都答错了,怎么柳梦之反而要认他?

正在她不解的时候,柳梦之早已经接着说道:“爸爸从来没有回来看过梦之,只有真正的爸爸,才会一点也不知道梦之的爱好。”

这一下,倒是轮到柳妃萱哭笑不得了。没想到,小孩子的想法,竟然这么简单。

萧尘则是得意地看了柳妃萱一眼。

柳妃萱故意脸上露出不愉之色,虽然这次的结果是好的,可是必须要让萧尘明白,以后不要乱给自己加戏。

万一露馅,就麻烦了。

可正在这时,柳梦之忽然开口道:“爸爸,你惹妈妈生气了吗?你快抱抱妈妈。”

“梦之每次惹妈妈生气,只要一抱妈妈,妈妈就不生气了,很灵验的。爸爸,你快试试。”

“呃!”萧尘有些尴尬地看向柳妃萱。

而柳妃萱,则是吓了一跳,连声道:“妈妈没有生气。”

“妈妈你骗人,你每次生气的时候,都说自己没生气。”柳梦之却是根本不信,这时从萧尘的身上下来,拉着萧尘的手搂住柳妃萱的腰。

几乎刚一接触,柳妃萱便是身体轻轻一颤,脸颊一片通红。不过当着柳梦之的面,她却也不敢说什么,只能闭着眼睛默默承受,希望萧尘不要太过分。

看到柳妃萱这个模样,萧尘的心中愈发歉疚了,这时双手情不自禁地紧了一些。

感觉到萧尘的小动作,柳妃萱的眼睛豁然睁开,柳眉倒竖,刚要开口呵斥,忽然听到耳边传来一个若有若无的呢喃声,“妃萱,对不起。”

“你说什么?”柳妃萱怀疑地看向萧尘。

萧尘这才意识到,刚才失态了,连忙松开柳妃萱,“没什么,我说时间不早了,我们先去吃晚饭吧。”

柳梦之连忙点头,“好呀好呀,梦之要用压岁钱,请爸爸吃饭。”

“我们去珍馐阁吧,那里的菜可好吃了。”

萧尘自然没什么意见,柳妃萱也点头答应下来,当下直接驱车前往珍馐阁。

珍馐阁在临州,算得上是高档餐厅了,柳妃萱出发的时候已经订好了坐位。来到餐厅的时候,直接就开始上菜了。

只是萧尘等人刚一坐下,四周不少人,就对着柳妃萱指指点点起来,“就是她,没错,和视频里面一模一样。”

“想不到,表面看上去这么清纯,骨子里面竟然是个浪货。”

“视频里面可是说得清楚,她是明码标价的。长这么漂亮,我都想上去问问价格了。”

听到他们的话,柳妃萱的脸色冰冷,死死咬着嘴唇。

她知道,方海的报复来了。

以后走到哪里,恐怕都有人对她指指点点,甚至还会影响到柳梦之。

而萧尘,则是眼睛一眯。他如今为人父,不想杀人。可无奈有些人,就是要自寻死路。

正在这时候,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满眼灼热地盯着柳妃萱,“美女,你开个价,今晚陪哥乐呵乐呵怎么样?”

“滚!”柳妃萱的脸色冰冷。

那中年男子顿时不乐意了,冷哼一声,“哼,一个出来卖的,还在这里装纯呢?你的视频已经传遍全网了,谁不知道你是什么货色?”

“我出五千,今晚跟我去酒店。”

几乎他的话音刚落,一旁就传来一个戏谑的声音,“五千?这可是高价了,上次我只花了三千。那滋味,啧啧!”

随着那声音落下,赫然看到方海,正满脸得意地从门外走了进来。

一看到他,柳妃萱顿时气得浑身发颤,“方海,你……无耻!”

“无耻?”方海不屑一笑,“这就是,你们得罪我的代价。”

说着他看向萧尘,眼中露出一抹怨毒之色,“小子,你不是喜欢英雄救美吗?这次,你倒是救一个我看看?”

柳妃萱几乎已经绝望了。虽然萧尘当过兵,身手不错。可遇到这种事情,根本不是身手能起作用的。

可正在这时,萧尘柔声道:“放心,交给我吧,不会有事的。”

他的声音中,仿佛蕴含着一种能够安定人心的力量,让柳妃萱感觉踏实了不少。

说着,萧尘直接拿出手机,拨出一个电话,“今天网上流传的那段视频,十分钟之内,我要看到一切负面影响全部消除。”

“还有,给我联系临州警方,让他们来珍馐阁抓人,我不想等太久。”

说完,萧尘也不管对方说什么,直接挂断了电话。

一旁的柳妃萱微微一怔,不知道萧尘什么意思。

而方海则是忍不住冷笑道:“十分钟之内消除影响?你也太看得起自己……”

可,还不等他的话说完,声音忽然戛然而止。

不远处的电视,忽然被强制转移到了新闻频道,“今天网上忽然流传一则不雅视频,经过技术分析,是人为恶意p图所致,和柳妃萱女士没有任何关系……”

········
第4章 要喊“亲爱的”
········
“这是……中央新闻频道的辟谣?”餐厅中,所有人全都是难以置信地看向萧尘。

这效率,未免太高了吧。

别说十分钟,从萧尘挂断电话到现在,最多两三分钟而已,竟然就有中央新闻频道,直接出面辟谣了。

“这怎么可能?”方海也是脸色一变。

就连柳妃萱,也是瞪大了美眸,想不到萧尘竟然有这么大的能量。

萧尘微微一笑,主动解释道:“我有一名战友,退役后在新闻频道上班,找他帮了个小忙。”

原来如此,柳妃萱这才松了一口气。

而这时候,电视上的声音继续传出,“根据调查,恶意p图和传播此视频者,是临州市方家的方海。因为追求柳妃萱女士无果,所以用这种卑劣手段,想要毁她清誉。除此之外,方海还曾犯过故意伤害罪,强奸罪,猥亵妇女罪……”

电视上,直接放出了方海的照片,并且罗列出了方海曾犯过的一系列罪名。

“原来是他!”餐厅里的众人,纷纷向着方海看了过去,眼中充满了鄙夷和愤恨。

“原来是方家那个人渣,我早就听说过他的恶名了。”

“现在连中央新闻频道都报导了,看谁还能保得住他。”

至于方海,早已经是脸色一片煞白,终于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了。

“小子,你给我等着!”他恶狠狠地扫了萧尘一眼,转身就想逃走。

可正在这时,忽然一阵警笛声从门外传来,直接堵住了珍馐阁的门口。同时十几名警员,同时涌入珍馐阁之内,瞬间就锁定了方海。

而方海看了那些警员中,为首的中年男子后,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周叔,您来了。我是被冤枉的,一切都是那小子搞的鬼,给我把他抓起来!”方海满脸怨毒地指着萧尘,嘴角露出一抹狞笑。

两次了,萧尘连续两次坏他好事,他早已经恨萧尘入骨。

可他的话音刚落,那位周队长就冷冷道:“方海你作奸犯科,证据确凿,给我带走。”

他身边的几名警员,立即一哄而上,直接把方海铐了起来。

一行人来得快,去得也快,很快就离开了。

“没事了。”萧尘这才看向柳妃萱。

还不等柳妃萱开口,她身边的柳梦之就满眼小星星地看着萧尘,“哇,爸爸好厉害,让警察叔叔把欺负妈妈的坏人抓走了。”

柳妃萱也是真诚道:“萧尘,谢谢你。”

萧尘只是她雇佣的员工而已,本不必掺和这些事情,没想到萧尘还是管了。这也证明,她没有看错人。

“不对不对!”这时候,柳梦之连忙摇头,“妈妈,你怎么能直接喊爸爸的名字呢?你应该说,亲爱的,谢谢你。”

“琳琳家就是这样,她说她爸爸妈妈的感情可好了。”

柳妃萱的脸色一红,这些小孩子,平时都聊些什么啊?

“妈妈,妈妈,你快说嘛!”柳梦之催促道。

柳妃萱和萧尘,才认识不到半天而已,哪里说得出口?她的脸色绯红,左右为难。

而萧尘则差点没忍住笑,果然是他的亲生女儿,知道给自己老爸助攻。

觉察到萧尘的笑意,柳妃萱狠狠白了他一眼。

萧尘也不忍心看到柳妃萱太为难,连忙解围道:“梦之,妈妈上了一天班,现在又饿又累,想要快点吃饭了呢。”

柳梦之闻言,这才乖乖点头,“那好吧……”

还不等柳妃萱松一口气,柳梦之就紧接着说道:“可是吃完饭,妈妈一定要喊爸爸‘亲爱的’哦?”

柳妃萱差点没晕倒,有这么坑妈的吗?

不多久,三人就吃饱了。

在柳妃萱的坚持下,柳妃萱不得不用低若蚊吟的声音,喊了一声“亲爱的。”

话音刚落,她整张脸都烧了起来,一片通红。

柳梦之则是一拍双手,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才对嘛,爸爸妈妈,我们回家吧。今天晚上,我要和爸爸妈妈一起睡。”

闻言,柳妃萱的脸色顿时僵了一下。

口头上喊萧尘一声亲爱的,为了柳梦之,她勉强还能接受。可要她和才认识几个小时的萧尘同床,却是绝对不可能的。

当下她顿时给了萧尘一个警告的眼神。

萧尘也知道,不能太心急,当下只能摇头道:“不行,爸爸还有事情要做呢,你和妈妈先回去吧。”

柳梦之闻言,连忙紧紧抱住萧尘的手臂,眼中已经蒙上了一层水雾,“爸爸又要丢下梦之,离开了吗?”

那楚楚可怜的模样,让萧尘的心中一痛,差点心软答应下来。

不过他很清楚,一旦答应,柳妃萱绝对翻脸。

当下萧尘只能耐心解释道:“爸爸当然不会再丢下梦之。不过就像梦之想爸爸一样,爸爸也很想爷爷呢,所以要回爷爷那里看一看。”

“那爸爸,明天还会来看梦之吗?”柳梦之泪眼涟涟地看向萧尘。

“当然会,以后爸爸会永远陪在梦之身边。”萧尘摸了一下柳梦之的小脑袋。

柳梦之这才破涕为笑,“那好,爸爸不许耍赖哦,不然……不然梦之再也不理爸爸了。”

“好。”萧尘答应一声,随即看向柳妃萱柔声道:“路上慢点开。”

目送她们离去,萧尘这才坐上不远处另一辆车子,坐在驾驶位上的,正是白筱。

“都安排好了?”萧尘问道,眼中闪烁着冷冽寒光。

他向来言出必行,之前已经警告过方海,如果再敢找柳妃萱的麻烦,后果他承受不起。既然方海不以为然,那萧尘自然要让他看看,他承受不起的后果是什么。

“安排好了。”白筱点头,一踩油门,就向着远处疾驰而去。

········
第5章 萧……萧先生,您回来了!
········
“方海,有人要见你。”拘留所中,一名警员将方海带了出来。

“要见我?是我爸吗?一定是我爸,太好了!”方海一听,顿时大喜起来,连忙随着那名警员,向着不远处走去。

很快,就有几道身影,出现在他的视线中。

其中一名头发半白的中年男子,正是他的父亲方明德。

“爸,你终于来救我了,太好了。”方海连忙加快脚步迎了上去。

方明德还没说话,一名身穿制服的中年男子,赫然已经向着一旁的萧尘恭敬道:“萧先生,人已经带来了。”

萧尘微微点头。

方海这才注意到,站在一旁的萧尘。

他的眼中满是怨毒,死死盯着萧尘,“是你!”

“是我。”萧尘微微点头,“我说过,你再敢招惹妃萱,后果你承受不起。”

“后果?”方海不屑冷笑起来,“有什么后果?现在我爸就在这里,你能拿我怎么样?承受不起后果的,恐怕是你吧!”

“爸,给我弄死他,我要弄死他全家!”

他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方家在临州,虽然不算什么顶级豪门,可也绝对是排的上号的大家族。

萧尘想要凭借这么点小事,来扳倒他,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是吗?”萧尘也懒得和方海争辩什么,此刻目光在方明德的身上一扫,“方明德,我想要你儿子的命,你有什么意见吗?”

“没有的话,他死。若有,你们一起死,你觉得怎么样?”

随着萧尘的话音落下,方明德的身体一颤,连忙低下头去,“没……没意见!”

“什么?”听到方明德的话,方海顿时呆住了。

方明德竟然……打算放弃他?

“很好。”萧尘微微点头,随即淡然说道:“动手吧。”

说着,萧尘直接转身,向着远处走去。他身边的白筱,则是答应一声,不知道什么时候,手中已然出现了一把匕首,瞬间出现在方海的身边。

“不……爸,救我,救……”方海惊恐大叫起来,可很快,声音便是戛然而止。

……

“去李家。”白筱回到车上后,萧尘直接吩咐道。

既然回来一趟,现在已经见过柳妃萱和柳梦之,接下来也该回去看看养父养母了。

萧尘在很小的时候,被养父李和从孤儿院收养。十余年来,他们都待萧尘如亲生儿子一般。就算女儿李雪出生,他们对待萧尘的态度,也一直没有变过。

在萧尘看来,他们和自己的亲生父母,已经没有任何区别了。

不多久,车子就来到一个老旧小区外。

“你在车上等我。”萧尘吩咐一声,在附近水果店买了些水果,就向着李和家中走去。

萧尘敲了一下门,很快门就被打开了,露出一个身材发福,头发半白的中年男子,正是萧尘的养父李和。

“爸。”萧尘笑着喊了一声。

“萧尘!”李和一怔,紧接着大喜了起来,“还真是你小子啊。”

“之前小雪说,在机场看见你,我还以为她在逗我呢,没想到你真回来了。”

“快进来,快进来。”

说着,李和连忙将萧尘拉近屋子,直奔客厅而去。

客厅里面,摆着一个大圆桌。除了义母刘芳之外,还有一大群李家亲戚,都围坐在圆桌旁吃饭。

李雪,也在其中。

而李雪身边坐着的,正是之前萧尘在机场见过的那个江辰。众人对他,都非常客气与热情的样子。

刘芳更是频频给他夹菜,“小雪这丫头不懂事,以后还要江辰你多多担待了。”

还不等江辰说话,李雪的小姑就连忙说道:“那还用说?江家资产上亿,小雪嫁过去,那可是当少奶奶的,还能吃亏了不成?”

李雪的小舅也立即应和,“就是,江少能够看上小雪,简直就是咱家小雪八辈子修来的福分。”

“江少,我敬你!”

一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吹捧着江辰。

江辰的脸上露出一抹傲然之色,不过嘴上还是谦逊道:“小姑,小舅你们过奖了,我们江家也就是小富之家罢了,和那些真正的豪门没得比。”

“都是一家人,你们也不用叫我什么江少,喊我名字就行。”

见江辰这么平易近人,众人对他更是满意。

看到这一幕,李和不禁有些尴尬。他刚才看到萧尘,心中激动,所以没多想。

现在才想起,他当年曾撮合过萧尘和李雪,并给他们定下过口头婚约。如今让萧尘看到这一幕,他会怎么想?

萧尘却没在意那么多,此刻直接喊了一声,“妈,小雪,我回来了。”

众人这才注意到一旁的萧尘。

“萧尘!”刘芳惊呼一声,显然有些意外,没想到萧尘回来了。

李雪的脸上,也有几分不自然。不过想起之前在机场,萧尘见她时的态度,这时候故意凑近了江辰一些。

在她看来,江辰比萧尘更优秀,更完美。年纪轻轻,就坐拥亿万家产。而萧尘,不过是个穷当兵的。

选择江辰,远比和萧尘在一起,会拥有更美好的未来。

她却没有注意到,在看到萧尘的瞬间,江辰的脸色蓦然一变。

至于李雪的小姑和小舅等人,这时候也是议论纷纷起来,“是萧尘,他回来做什么?”

“是啊,而且什么时候回来不好,偏偏挑了小雪要订婚的时候。他该不会,有什么别的想法吧。”

“哼!就算有想法又怎么样?区区一个穷当兵的,还能和江少比不成?”

他们全都是有几分不屑地看向萧尘。

听到他们的话,江辰吓了一跳,简直恨不得撕烂这些人的嘴。这些人,想害死他不成?和萧尘比起来,他算个屁啊!

当下他连忙如坐针毡般站了起来,向着萧尘毕恭毕敬道:“萧……萧先生,您回来了!”

········
第6章 他叫萧帝!
········
“什么?”一时间,整个客厅里面都是安静了一瞬。

所有人全都是满脸不可思议地看看江辰,又看看萧尘,心中简直激起了惊涛骇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江辰可是江家大少,资产上亿。

而萧尘,不过是个穷当兵的。

江辰怎么可能,对萧尘这么恭敬,而且还喊他什么“萧先生。”

就算是李和跟刘芳,也有些难以置信。

至于李雪,更是呆立当场。此刻死死咬着嘴唇,就连指甲陷入掌心,都没有觉察到。

在她看来,萧尘当了几年兵,该是穷困潦倒,平凡一生。唯有如此,才能证明,她放弃萧尘而选择江辰,是怎样明智的选择。

可她做梦也没想到,被她视为骄傲的男朋友,在萧尘面前竟然如此不堪。

萧尘扫了江辰一眼,虽然对他没多少好感,不过既然是李雪的男朋友,萧尘也不好太不给面子。

当下萧尘微微点头,算是回应,随即说道:“爸,妈,既然今天小雪的男朋友来家吃饭,我就先告辞了,改日再回来看望二老。”

李和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挽留,“你难得回来,怎么也要在家多住几天再走吧。”

萧尘微微一笑,“爸你放心,我这次回来,暂时就不走了,以后有的是机会来看你们。”

说着,看向李雪,“而且,小雪不是要订婚了吗?她的订婚宴,我这个做哥哥的,自然是要出面的。”

迎上萧尘的目光,李雪连忙低下头去。

李和这才答应下来,“那,我送你下楼。”

说着,就和萧尘一起下楼去了。

直到这个时候,李雪的小姑等人,才终于微微松了一口气,随即纷纷看向江辰,“江少,那个萧尘到底什么来头啊?你怎么……”

他们的心中不解,萧尘不就是去当了个兵吗?

萧尘十八岁入伍,如今才二十四岁,能爬到什么位子?怎么把江辰吓成这样?

李雪也连忙看向江辰。

“我也不知道。”江辰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萧尘究竟是何方神圣。他只知道,他绝对惹不起萧尘。不要说他,临州任何一个人,恐怕都惹不起萧尘。

可这话听在李雪等人的耳中,却让他们微微有些愕然。

江辰都不知道萧尘有什么来历,就对他这么客气?难道是江辰本性谦逊,知道萧尘算是李雪的哥哥,所以对他客气几分?

一定是这样了。

……

“萧尘,爸对不起你。当年给你和小雪定下婚约,可终归是女大不中留,小雪有了自己的想法。我这个做父亲的,也不能强行阻止她什么。”一直走到楼下,李和才缓缓开口道。

萧尘哑然失笑,“爸,我只将小雪当做妹妹看待,对她并没有别的想法,您不必自责。”

李和这才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说着连忙催促道:“不过你小子,也老大不小了,既然回来,得赶紧找个媳妇才是。我看老郑家的闺女就不错,听说海外留学回来,长得也漂亮,改天我给你介绍介绍……”

萧尘一阵头疼,还不等李和说完,就连忙道:“爸,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

说着,逃也似的离开了这片小区。

在军中,他是夏国帝师,百战百胜的东方第一战神。可回到家里,他也不过是一个被自家老头子催婚的普通青年罢了。

“萧帝,住所已经安排好了,在天海星城别墅区。那里环境不错,您应该会喜欢。”回到车上,白筱不苟言笑道。

萧尘微微点头,“走吧。”

天海星城,是临州最高档的别墅区。

其中的别墅价格,三千万起步,最高可达上亿,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够住得起的。

不过对于萧尘而言,这却不是什么事情。到了他这种身份与地位,一句话甚至能够影响世界格局,金钱于他而言,不过是一串数字罢了。

不多久,二人就来到天海星城大门口。

天海星城安保森严,白筱在门卫那边验证身份,而萧尘则是下车准备抽一支烟。只是烟刚拿出来,又被萧尘塞了回去。

他现在可是为人父了,身上的有烟味,对小孩子不好,还是戒掉为妙。

“你是……萧尘?”正在这时,忽然不远处传来一个,有几分诧异的声音。

只见一名青年男子,从天海星城出来,确定是萧尘之后,他的嘴角露出一抹戏谑,“还真是你啊,听说六年前你退学后就去当兵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萧尘看了他一眼,片刻才认出对方,正是高中时的同学孙昊。

孙昊的家境不错,当年就是学校有名的富二代。不过萧尘和他的关系,却谈不上好。

因为当年在学校,萧尘的成绩优异,也算是学校的风云人物。当时孙昊正在追求班花余潇潇,可余潇潇却喜欢萧尘,孙昊因此就记恨上了萧尘,处处和萧尘作对。

就连萧尘当年退学,也是孙昊从中搞鬼。

不过那些陈年旧事,学生时代的恩怨,萧尘早已不放在心上,此刻微微点头算是打过招呼,“我住在这里。”

“你?”孙昊差点笑出来,满脸讥讽地看着萧尘,“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天海星城这种高档别墅区的房子,就算是他家,也买不起。虽说钱是够的,可一旦把几千万甚至上亿的资金用来买房子,他家公司绝对要资金链断裂。

就凭萧尘一个穷当兵的,也妄想住进天海星城?简直就是白日做梦!

这时候,白筱赫然已经完成身份验证。萧尘也懒得和孙昊解释什么,淡然说道:“我先走一步。”

说着,直接和白筱进入天海星城之内。

“切,装得还挺像这么回事。”孙昊嗤笑一声。

紧接着他的目光微微一闪,忽然向着不远处的保安室走了过去,将一包烟塞给其中一名保安,同时问道:“王队长,刚才那两个人去的别墅,户主叫什么名字?”

“你问这个做什么?”王队长有几分警惕地问道。

孙昊也不隐瞒,“刚才我那同学萧尘,说他住在天海星城,我只是想看看,他是不是在吹牛而已。”

王队长松了一口气,这告诉孙昊,倒也没什么,当下他收起孙昊塞给他的香烟,笑着说道:“放心吧,那个户主叫做萧帝,不叫萧尘。和你那个同学,没有任何关系。”

········
第7章 活着的传奇!
········
听到保安队长的话,孙昊的嘴角,顿时露出一抹嗤笑,看着萧尘的背影不屑道:“我就说嘛,区区一个穷当兵的,也妄想能住进天海星城?简直是痴心妄想!”

“萧尘啊萧尘,我还以为,你当真会和当年一样光明磊落。现在还不是,变得这么虚荣,满嘴谎话?”

说着,他的目光微微一闪,“也不知道,如果余潇潇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会不会大失所望?”

……

萧尘自然不知道这些,此刻和白筱一起,步行走向自家别墅。

忽然,萧尘停下脚步,向着不远处看了过去。

不远处另一栋别墅门口,一名七旬老者正在练拳,拳风呼啸纵横,发出阵阵气爆,足见拳力刚猛。

而一旁,则是一名十八九岁的女子,同样身穿练功服,在看老者练拳。

以萧尘的见识,自然一眼就认出来,这套拳法正是军中有名的“战法拳”。不到一定级别,甚至没有资格修炼。

只是这套拳法,刚猛有余,极易伤身。对于随时有可能出征的将士而言,还算益大于弊,可对于一个七旬老者,却百害而无一利了。

不过萧尘也没有多事的心思,就像是有烟瘾的人,明知道抽烟伤身,却很难戒掉一样。对于这种退役老兵,练了一辈子战法拳,骤然让他们放弃,他们也绝对舍不得。

当下萧尘只能微微摇头,决定离开。

“小友且慢。”这时候,忽然那老者的声音传来。

他缓缓做了一个收尾动作,停止练习,这才看向萧尘,“老夫秦山,不知道小友刚才为什么摇头?难道小友,你也懂拳法?”

他身边的女子,这时候也注意到了萧尘和白筱。听到秦山的话,顿时有几分不屑道:“现在的人,最多学了点跆拳道,或者空手道那样的花拳绣腿,能懂什么拳法?”

萧尘没有理会她,看了秦山一眼,这才微微点头,“略懂一二,你这套拳法有问题,以后最好还是不要练了。”

既然对方主动问起,萧尘也不吝啬提点一句。

可听到萧尘的话,秦山却是脸色一沉,显然有几分不悦。

一旁的女子更是冷哼一声,“哼!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妄自评价我爷爷的拳法?别以为练了一点跆拳道或者空手道,就能装高人了。你这种花架子,怕是永远都不会明白,什么叫做杀人技!”

萧尘摸了一下鼻子,这似乎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说他。

不客气地说一句,萧尘杀过的人,恐怕比她见过的人还要多。东方第一战神之名,可是用白骨堆出来的。

不过萧尘,自然也不会和一个丫头片子计较什么。

正在这时候,一旁的白筱提醒道:“萧帝,您就寝的时间快到了。”

萧尘微微点头,既然秦山他们不信,萧尘也不想多言,直接和白筱一起离开。

那女子见状,还以为萧尘词穷了,不由得嗤笑一声,“怎么,回答不出来,就迫不及待要逃……”

她却没发现,在听到白筱对萧尘的称呼的刹那,秦山整个身体,就僵在了那里。

现在听到她的话,秦山心中顿时一个机灵,连忙反应过来,还不等她的话音落下,就匆忙呵斥,“双儿,住口,不可无理!”

他的目光灼热,死死盯着萧尘离去的背影,脸上满是激动,“萧帝……竟然是他,我竟亲眼见到了萧帝,简直是三生有幸,三生有幸呐!”

“爷爷,您这是……怎么了?”秦双儿满脸奇怪地看着秦山,向来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爷爷,如今这是怎么回事?

秦山这才回过神来,看着秦双儿郑重道:“双儿,以后见到萧……萧先生,你一定要比对我更恭敬。因为,他是一尊活着的传奇!”

“活着的传奇?”秦双儿看着萧尘远去的背影,低声呢喃着。

……

第二天一早,萧尘起床打了一套拳,白筱早已经准备好了早饭。

今天是周六,需要全天上班。

而且萧尘早就想念女儿了,匆忙吃完早饭,直接让白筱开车,送他前往柳妃萱居住的小区。

“爸爸!”来到柳妃萱家门口,几乎萧尘刚按响门铃,门就被打开了,柳梦之那小小的身体,直接就向着萧尘迎面跑来。

一边喊着,一边张开双臂扑向萧尘。

萧尘生怕柳梦之摔倒,连忙上前几步,一把将柳梦之抱在怀中。

柳梦之紧紧搂着萧尘的脖子,吧唧一声亲在萧尘的脸颊上,“爸爸你终于来了,梦之好想好想你!”

一旁的柳妃萱,则是苦笑一声,语气中带着几分吃味儿,“她五点钟就醒了,闹着要爸爸,怎么哄也哄不好。”

“你这才回来一天,她就这么粘着你。再过几天,我看她连我这个妈妈都不要了。”

萧尘微微一笑,满脸宠溺地看着怀中的女儿。

而柳梦之则是连忙摇头,“才不会,梦之最爱妈妈了。”

说着忽然想起什么,又补充了一句,“和爱爸爸一样爱妈妈。”

萧尘和柳妃萱闻言,全都哑然失笑起来。这丫头,倒是知道谁也不得罪。

片刻后,萧尘才看向柳梦之问道:“今天梦之想去哪里玩儿?”

还不等柳梦之开口,一旁的柳妃萱就已经开口了,“去游乐园吧,梦之念叨着去游乐园好久了,难得我有空,我们带她去游乐园玩一天。”

萧尘微微点头。

“不要,梦之不要去游乐园。”可正在这时候,柳梦之忽然摇着小脑袋,“梦之想去看珠宝展!”

“珠宝展?”闻言,萧尘和柳妃萱,全都有些错愕。

这么小的孩子,怎么对这个感兴趣?

正在萧尘想着的时候,柳梦之赫然趴在萧尘的耳边,低声说道:“妈妈想去看珠宝展很久了呢,可一直没时间。梦之虽然想去游乐园,可梦之也想妈妈开心。”

她声音虽然很低,可一旁的柳妃萱还是听到了,眼眶顿时有些红。

萧尘目光温柔地看向柳妃萱,眼中闪过一抹歉疚,随即点头答应下来,“好,就去看珠宝展。”

众人稍微收拾了一下,就下楼去了。

可几乎众人刚走到楼下,就听到一个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妃萱,今天有一场珠宝展,你想去很久了,我们一起去看吧。”

只见一名青年男子,捧着一束花,向着柳妃萱迎了上去,居然正是萧尘昨天才见过的高中同学孙昊。

········
第8章 遇到情敌了?
········
看到孙昊手中的鲜花,柳妃萱的脸色微红,既羞且怯,又感到有些尴尬。

而孙昊,这时候赫然也看到了萧尘。尤其是看到萧尘抱着柳梦之,和柳妃萱一起下楼,他的瞳孔更是剧烈收缩起来。

紧接着脸上闪过一抹惊怒,“萧尘,你怎么会在这里?”

说着看向柳妃萱,“妃萱,这是怎么回事?”

柳妃萱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见状,萧尘的眉头微微一皱,看来柳妃萱和孙昊的关系不一般。至少,柳妃萱应该对他有好感。

而柳梦之,这时候连忙说道:“爸爸,这个叔叔太讨厌了,经常来找妈妈,可是梦之一点儿也不喜欢他。”

“爸爸?”听到柳梦之对萧尘的称呼,孙昊的脸色顿时阵青阵白。

他自然不会想到,萧尘是柳梦之的生父,只当萧尘和柳妃萱有了那种关系,所以柳梦之才会主动喊萧尘为爸爸。

他心中的怒火,腾的一下就燃烧了起来。

当年在学校的时候,他就曾输给萧尘。

如今出了社会,他本以为,以他和萧尘之间的差距,绝对能够彻底碾压萧尘。

可却没想到,萧尘竟然再次抢先一步,和柳妃萱奠定了关系。

柳妃萱自然看出了孙昊的想法,张了张嘴,随即看向萧尘和柳梦之道:“梦之,你和爸爸先去车上,妈妈要和这位叔叔说几句话。”

“不要,不要嘛!”柳梦之顿时不乐意了。

说着泪眼涟涟地看向柳妃萱,“妈妈,你是想要和爸爸离婚,给梦之找新爸爸吗?”

“梦之不要,小涵说过,她的新爸爸可坏了,总是骂她,梦之不要新爸爸。”

柳妃萱闻言,眼中闪过一抹纠结。

一方面是自己的幸福,另一方面则是柳梦之的感受。如何抉择,太难了。

而孙昊这时候终于忍不住了,死死盯着柳妃萱,“柳妃萱,你个贱人!我追了你这么久,你却连手都没让我碰过。”

“萧尘才回来多久?你竟然就带他回家,成了你的入幕之宾,还让柳梦之喊他爸爸。你,真是好的很啊。”

听到孙昊的话,原本脸上还有几分愧疚的柳妃萱,却是顿时脸色一寒,“孙昊,我和谁在一起,你似乎管不着吧?”

“滚!”

说着,直接上前几步,故意拉住萧尘的手,和萧尘还有柳梦之一起,坐进车中。

孙昊气得咬牙切齿,狠狠一摔手中的花,回到车里直接驱车离开。

……

坐在驾驶位上,柳妃萱的身体还在轻颤着,脸上闪过一抹痛苦。

自从五年前那件事情之后,她对男人向来没有什么好感。

不过孙昊追了她整整两年,一直非常耐心,也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和要求。这让柳妃萱,对他的印象不错,感觉他是真心喜欢自己。

甚至想要尝试着,和他交往试试。

只是柳梦之对于孙昊,一点也不喜欢,这才让柳妃萱一直在迟疑。

刚才孙昊的话,让柳妃萱非常失望。

不过事实上,柳妃萱也知道,任何一个男人,看到这一幕,恐怕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刚才的事情,也不能完全怪孙昊。

一时间,柳妃萱只感觉自己心乱如麻。

“你在后面陪梦之,我来开车吧。”这时候,萧尘柔声说道。

之前怀疑柳妃萱和孙昊有关系的时候,萧尘的心中微微一颤。后来听说他们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关系,才让萧尘松了一口气。

如果没有柳梦之,事实上柳妃萱和谁在一起,萧尘也管不着。

当初他已经伤害过柳妃萱一次,绝不忍心再伤她第二次。

可如今,既然有柳梦之的存在。那么,任何人也休想拆散这个家庭。否则,萧尘倒是想要看看,对方能不能承受得住他的怒火。

迎上萧尘的目光,柳妃萱感觉心中忽然平静了下来,心情也好了不少。仿佛萧尘的目光,有着安定人心的力量一样。

听着萧尘温柔的嗓音,柳妃萱的脸色微微一红,答应一声,和萧尘换了位子。

而萧尘则是直接一踩油门,直奔今天的珠宝展馆而去。

刚来到展馆,就发现门外豪车林立,显然今天来参加珠宝展的富豪不少。四周则是张贴着,各种名贵珠宝的海报。

那些珠宝造型各异,各有千秋。

当然,最耀眼的,还是一对红蓝吊坠。

红色吊坠刺眼夺目,被雕琢成莲花瓣状,仿佛火焰在燃烧。中心部分,更是散发出点点金光,一看就不是凡品。

蓝色吊坠,则是幽蓝深邃,被雕琢成泪滴状。让人看一眼,就仿佛陷入幽蓝大海,深邃星空一般。

这对吊坠,是今天珠宝展上最珍贵的珠宝。据说就算是放眼整个夏国,也绝对算得上最顶级的珍宝了。

今天不少富豪,就是为它们来的。

其中红色的那串,名为耀世莲,售价高达三千万。

至于蓝色的,则是名为流星泪,售价更是达到了恐怖的八千万。

只是一眼,柳妃萱就被那串流星泪,给吸引住了。

而柳梦之则是开口道:“妈妈最喜欢那串蓝色吊坠了,可惜妈妈买不起。等梦之长大,梦之一定给妈妈买下来。”

闻言,柳妃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宠溺地揉了一下柳梦之的脑袋,“好啊,那妈妈可要等着喽。”

萧尘也是哑然失笑起来,“送吊坠是爸爸的事情,哪里能让梦之来做?”

闻言,柳妃萱白了萧尘一眼。暗道柳梦之是小孩子,不明白八千万是什么概念,萧尘凑什么热闹?

而柳梦之则是一拍手,“对呀对呀,有爸爸在呢。爸爸一定能把它买下来,然后亲手为妈妈戴上。”

说着,柳梦之还闭上眼睛想象了一下,柳妃萱戴上流星泪的模样,“到时候,妈妈一定是世界上,最漂亮的人。”

“那是当然。”萧尘也看着柳妃萱,笑着说道。

柳妃萱笑了笑,并没有当真。

萧尘要是能拿出八千万,岂会来她这里应聘?而且就算萧尘真这么富有,又凭什么白白送她这么珍贵的东西?

她却不知道,为她,别说区区八千万。就算是八亿,八十亿,甚至八百亿,萧尘也眼皮都不眨一下。

因为她,是萧尘这辈子,最重要的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