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现代言情

圣医下山–圣医下山最新

圣医下山

圣医下山–圣医下山最新

主角: 丁小当, 庄馨月

字数: 1,333,356

状态: 连载中 共 1000 章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好看的小说推荐(www.sossw.com)

圣医下山简介;女神跑到偏僻小村,并对乡野小子说: “只要你能治好我妈的病,我就嫁给你!” 从此,圣医弟子丁小当走进都市,用惊天泣地的医术征服世界!

圣医下山全文阅读

········
第1章 圣医弟子
········
“馨月,你妈的病情逐渐恶化,你赶快去兴安村,找那位周神医!”

“爸,我这就出发,无论花多少钱,就算跪我也把周神医跪回来!”说话之人眼中含泪,声音娇柔,容颜更是倾国倾城。

……

华灯初上,兴安村。

“小祖宗,李寡妇家的牛都要死了,你就帮忙救一救呗!”

村尾土坡上的茅草屋门前,一个头顶发秃,仅有的两鬓也微微发白,满脸油光的中年男人,拽着一名小青年说道。

丁小当看起来还不到二十岁,人长得白白嫩嫩,典型的小鲜肉,却整个人呈现出一副慵懒的姿态。

别看他年纪不大,却是村里出了名的赤脚大夫,村里无论是人,还是家禽走兽,只要跟他说病情,或者让他看两眼,吃他给的药,准能治好。

只不过,他从不白治,多少得顺点东西。

“不是早就跟你说过了吗,胡老头!”丁小当打着哈欠,懒洋洋说道:“把你老婆那块灵芝给我,我马上就去。”

“丁小当,你别太过分!”

胡老头脸一下涨红了,“那可是我老婆压箱底的嫁妆,你小子就不能惦记点别的?”

丁小当吃吃笑道:“要不我惦记惦记李寡妇?”

“你敢!”胡老头大骂,紧接着又回过味来,顿时气急败坏:“你什么意思?”

“就字面意思,昨个儿我在芦苇地里看到两个人在肉搏,顺手捡了他们不要的旱烟袋,还有一件女人的小衣裳。”丁小当不急不缓道。

“卧槽!是你拿的?!额……别吵吵,小点声!”胡老头一听,差点给丁小当跪下了。

说起来憋屈,胡老头好歹也是个村长,但村里谁都知道他是个妻管严,就上个月,因为一点芝麻小事,胡老头还被他老婆拿着扁担,从家里追出去十好几里地。

可谁承想,昨天那事让这小祖宗给看到了,而且还拿到了物证!

这要是给他老婆知道,那婆娘铁定不会再拿扁担撵他,会直接用刀!

胡老头哭丧着脸,“小祖宗,您想怎么着啊!”

“我没你这么大的孙子,我就只要灵芝,灵芝交给我,我就去王寡妇家给她治牛,那烟袋跟小衣服,我也还你!”

胡老头闻言一阵哆嗦,可是思来想去,灵芝跟丁小当开出的条件比起来,灵芝就不那么重要了。

“成,我豁出去了,你可要说话算话,不然……”

“咱一口唾沫一颗钉,我丁小当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话了!”

“等着!”

胡老头一咬牙,一跺脚,小跑着回去了。

“搞定!”

见胡老头消失在田埂,丁小当返回屋子里。

一进门,正堂端端正正摆放着一个灵位,灵位上龙飞凤舞八个金色大字。

先师“周波同”之灵位!

周波同是村里的老中医,也算他把丁小当捡回来的。

他从小教丁小当学医,却从没告诉他的身世。

直到三年前的一次,老头喝醉酒,突然说自己是国医圣手,而且和丁小当说,只要他在兴安村再待三年,就能得到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

那次不久,周波同便撒手人寰。

然后丁小当就傻傻的一个人,在兴安村守了快三年,而明天就是三年之期结束的时间。

“老东西啊,明天就三年了,你拍拍屁股走得痛快,答应我的荣华富贵呢?我跟你学的是治人的医术,可现在呢?老子竟然隔三差五,被人当兽医使!”

丁小当一边骂骂咧咧着,一把从灵牌下的桌子底下搬出一个药香,开始配药。

过了不久。

当胡老头做贼一样,揣着他老婆最宝贝的紫血灵芝,又回到丁小当屋门口的时候,丁小当刚好也把药给配好了。

“灵芝给你!”胡老头一脸肉疼的把灵芝摆在丁小当面前,“东西呢?”

丁小当接过灵芝,仔细检查了一番,随手把包好的药丢给胡老头。

胡老头接过药,一看包药的布有点眼熟,眼珠子一下瞪圆了。

“别瞪了,就是李寡妇的小衣服,烟袋也还你得了。这药是拿去治牛的,三次的量,已经给你分好了!”

胡老头闻言,赶紧把药揣怀里,然后一把抢过丁小当递过来的烟袋。

“灵芝已经给你了,小当,我跟李寡妇的事儿……”

丁小当摆手打断道:“你跟李寡妇有啥事?不就是过来帮她拿药嘛?”

胡老头秒懂,马上起身走人。

他一点都不担心丁小当给的药,治不治得好李寡妇的牛。

整个兴安村都知道,没有他丁小当治不好的病!

看胡老头走了,丁小当转过头,看着灵牌。

“最后一天了,明天要么就天降巨富,要不然老子绝对不会这鬼地方多待一分钟!”

丁小当指着牌位啐了一句,然后又恭敬地在灵牌前点了一杯茶,这才悠然自得地朝村外走去。

……

与此同时,通往兴安村的乡间小道上,一辆外形彪悍的越野车,正在快速向前疾驰。

车里面除了司机,副驾驶坐着一位油头粉面,西装革履的公子哥。

而后排座位上,坐着的一位素面朝天,却一眼看起来,让人感觉冷艳高贵的白裙女子。

女子双手抱胸,硕大的资本让人侧目,精致的脸上略施粉黛,显得极美,就连侧在座位下的长腿,也能引人无尽遐想。

进村的山路很是颠簸,副驾驶上的公子哥顿时不高兴了。

“这该死的路,也不修修,还有多久到地方?”

开车的司机闻言,看了眼导航后,沉声回答道:“应该不会超过三个小时……”

“还要三个小时……”公子哥闻言,夸张咋呼起来。

“李浩明,你要是呆不惯,现在就可以下车回去!”车后座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

李浩明闻言表情一滞,顿然聋拉着脑袋,老老实实不说话了。

女子见李浩明不说话了,眼睛看向车外的风景。

她叫庄馨月,江城首富庄家栋的千金,是专门前往兴安村寻医的。

庄馨月的母亲在三年多前得了一场奇怪的病,整个人的呼吸系统,莫名其妙的衰竭,到最后只能依靠呼吸机才能够生存。

庄馨月请了无数个名医专家前来会诊,却没有一个医生能检查出来是得了什么病。

而在一个月前,庄家耗费了不少人情关系,才从京城请来一位国手老中医。

可没想的是,国手老中医在给庄馨月母亲诊断后,只留下一句话,说完这话,就立刻告辞离去。

“此病,只有圣医周波同可治!”

········
第2章 穷山恶水出刁民
········
庄家马上动用了所有的关系,终于才打听到圣医周波同,居然一直隐居在江城的小山村——兴安村里。

又往前走了快两个钟头,李浩明似是有些忍耐不住,“馨月,你确定那个什么神医,该不会是什么骗子吧,别请来给伯母看坏了!”

“李浩明,你要是接下来在神医面前,还是这个态度,现在就请你现在下车。”庄馨月的语气,隐隐带着威胁。

李浩明顿时又不说话了,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内心里不断腹诽着。

庄馨月冷冷瞥了李浩明一眼,心中惴惴,她现在惟愿的,就是能够顺利请回神医,救治好她的母亲。

此时。

丁小当正背着竹篓,准备踏入进山的小道。

身后突然传来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

“我去,这么大一家伙!”

扭头一看,丁小当被迎面而来的越野车唬了一跳。

笨重的大越野,在山间小路上也开的飞快,扬起漫天灰尘,呼啦一下,就从丁小当面前奔驰而过,正吃惊张嘴的他,瞬间吃了满口灰。

“尼玛,开这么快,赶着去投胎呢!”

丁小当愤愤然往外吐着唾沫,“好车就了不起啊,等老子有钱了,这样的车一次买十辆!”

腹诽中的丁小当,看着周边冉冉升起烟尘,暗叫一声晦气,绕开眼前的道路,准备走另一条路上山。

结果刚转出去,就看到刚刚让自己吃了满嘴灰的车,停在前方的岔路口。

这时候车上的人都站在路边,正不知道往前看着什么。

丁小当一眼就看到了庄馨月,眼睛一下就直了。

这妞儿也长得太水灵了,比全村的女人加起来都好看!

魔鬼般惹火的身材,一头大波浪形金黄卷发发出耀眼的光芒,修长的大腿穿着一条黑色的直筒裤,显出身材的完美绝伦。

正看直眼的功夫,李浩明发现了丁小当,立刻朝他走来。

车到路口的时候,司机说导航没有提示了,所以停下来打算找个人问路。

“喂喂,那谁……”

李浩明冲丁小当轻佻招手,语气充满一种说不出来令人生厌的味道。

丁小当听见了,也只当没听见,眼睛里只盯着庄馨月这个大美女看。

“嗨,说你呢,耳朵打苍蝇去了?”李浩明脸色一沉,还从没有人无视他李公子的话。

丁小当斜了李浩明一眼,立刻用方言骂开了:“恩似嘛玩儿意啊,啷个有哏丘!”

丁小当骂得一本正经,李浩明听得一愣一愣,却又听不懂丁小当在骂什么。

“我问你,兴安村往那儿走!”李浩明皱着眉头,连比划带问,也不知道丁小当听不听得懂。

丁小当闻言眯了下眼睛,问路连个态度都没有,这就别怪老子不客气了。

故意穿不懂,看李浩明比划几遍,丁小当才做出一副恍然的样子,接着用方言笑道:“兴安村,哦,那儿……”

说着,丁小当就冲前面一条岔路指了过去。

李浩明抬眼一看,松了口气,立刻不搭理丁小当,回到车前。

看着李浩明的背影,丁小当嘴角勾起一丝怪笑。

叫你嘴欠,让你走到天边也找不到兴安村。

李浩明回去告知司机路线,庄馨月似是听到了什么,回头看了丁小当这边一眼。

丁小当在看到庄馨月正脸的时候,嘴巴又张开了。

“我去,真的是仙女下凡啊,妈的,这辈子找老婆就得找这样的!”

一颗春心正骚动着,庄馨月已经和李浩明一起上车,再度绝尘而去。

丁小当这才反应过来,兴安村穷乡僻壤,他们一看就是有钱人,这是去干什么?

……

“见鬼,这到底跑哪儿来了?那臭小子到底指的什么路?!”

看着横在车的小河,坐在副驾驶上的李浩明一脸的愠怒。

刚刚他指挥着司机,按照丁小当指的路一路走下来,结果别提村庄了,连个人影都没看到半个,要不是因为这条河拦在眼前,他们还不知道要继续走多远。

“李浩明,你刚刚怎么问路的?”一直默不作声的庄馨月,也皱起了眉头。

李浩明就把刚刚问路的过程,一五一十告诉给了庄馨月。

庄馨月一下就听明白了,直接冲司机命令道:“老胡,原路返回吧。”

“啊?馨月,你知道怎么走?”李浩明还没反应过来。

“怎么走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肯定被人耍了!”庄馨月冷笑一声,不再搭理李浩明。

李浩明这才反应过来,顿时脸都涨红了,“果然是穷山恶水出刁民,特么的,别让我再碰上!”

看着李浩明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庄馨月眼前浮现出刚刚丁小当的影子,嘴角竟勾起一丝弧度。

没想到这种地方,居然还有这么有趣的人!

第二天一早,庄馨月一行终于是开车进了兴安村。

顿时,整个村都沸腾了,几乎所有人都跑去看热闹。

只有丁小当,躺在自家院门前树下的吊床上,正在呼呼大睡着。

“小当,有城里人进村了,开着好大好大一辆车!”

“全村人都去看了,咱们也去吧!”

“听说那车上有个像是画里面走出来的美女,把所有人都看傻眼了……”

一个跑起来,浑身肉都在颤抖的小胖子,一路飞跑到丁小当跟前。

他叫胡小胖,胡老头亲儿子,丁小当跟胡老头不对付,跟他儿子倒是处得不错。

听到胡小胖这么一嚷嚷,丁小当就知道谁来了。

大汽车,美女?

不就是昨天被自己捉弄过的那车人吗,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找到兴安村来了。

“小当,咱也去吧,说不定还能摸摸美女的手!”胡小胖跟他爹一德行,还不忘蛊惑丁小当。

“没兴趣。”丁小当翻了个身,把胡小胖给弄懵了。

而这时候,胡老头跟村里的村民,正拥簇着庄馨月一行人,朝丁小当这边走来。

在看到丁小当住的茅草屋时,胡老头一脸谄媚的冲庄馨月笑道:“那儿就是,那儿就是周波同的家,不过……”

“不过什么不过,赶紧带路,到了地方,少不了你好处!”

李浩明不耐烦打断胡老头,要不是因为庄馨月,他才不想跟这里任何一个人开口说话。

“是是是,马上就到,马上就到!”

胡老头赶紧点头哈腰,然后在前面引路。

很快,一行人来到丁小当院子里。

胡老头一眼看见自己儿子和丁小当一起,立刻嚷嚷起来:

“丁小当,你家来客人了,赶紧起来!”

丁小当眉头一挑,从吊床上伸出头往外看,结果看到村民跟庄馨月,还有他昨天捉弄过的李浩明在一起,眼睛一下就瞪圆了。

尼玛,这什么情况?找我报仇来了?

而与此同时,李浩明也一眼看到了丁小当,顿然把他给认了出来。

“是你!”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李浩明火蹭一下烧了起来,大踏步上前,就冲丁小当伸手抓了过去。

········
第3章 老神医已死
········
“臭小子,我特么叫你骗老子!”

李浩明怒喝一声,一把抓向丁小当的领口。

丁小当人在吊床中,身子只微微扭动,人竟到了半空中,大声嚷嚷起来:“打人啦,救命啊!”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胡老头还有村民们都看傻了眼,都在惊诧丁小当身手的同时,不解到底这是闹得哪一出。

李浩明抓了个空,愣了一下,还想再抓,一声清冷的喝止声传来。

“李浩明,住手,你忘了我跟你说的话吗?”

是庄馨月!

李浩明回头辩解道:“馨月,就是他,就是他给我们指错路,我要……”

“李浩明,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听出庄馨月语气中的不容置疑,李浩明咬牙瞪了已然落地的丁小当,气呼呼走了回去。

庄馨月松了口气,赶紧给丁小当道歉:“不好意思,你没事儿吧?”

丁小当眉头一挑,淡淡看了庄馨月一眼,没有作声。

“你好,我叫庄馨月,从江城来兴安村,想找一位叫周波同的神医,请问你认识吗?”

找老家伙的?

丁小当眼底掠过一丝玩味,语气淡然道:“早死了,没事儿别打扰我!”

说着,丁小当转身走进屋子里,直接把人全关在门外。

听到砰的一声关门响,村民们倒是见惯不怪,庄馨月一行人都看傻了眼,李浩明更是鼻子都差点气歪了。

“馨月,让我去叫门……”李浩明有些按捺不住。

“不需要。”庄馨月直接打断,温润如玉的俏脸上,流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那,小姐我们现在怎么办?”司机老胡在一旁问道。

“这儿风景不错。”

庄馨月淡淡一笑,听到她这么说,司机默然站在庄馨月身后。

李浩明一脸憋闷,却也不敢多说话。

丁小当对李浩明印象不好,连带着对庄馨月等人也不爽,再听她说找死老鬼师父的,心里有些犯嘀咕,但也懒得搭理他们。

可是等多了一个多钟头,他凑到窗边缝隙处往外看。

发现胡老头和他儿子,还有村里的人,都已经走了,可庄馨月和李浩明,还有那个司机都还在自家院子里。

这是想干什么?没完没了了吗?

丁小当气性也上来了,拉开门走了出去,“我不是说了吗,人死了,你们还想干什么?”

看到丁小当出来,庄馨月顿然冲他微笑着说道:“我刚刚不是也说了吗,我找神医周波同先生,请您把他请出来,我真的有要紧事找他。”

听到庄馨月这话,丁小当哑然失笑起来,“我倒是想给你叫出来,可我也没那个能耐啊!”

听到丁小当这么说,庄馨月更是笃定丁小当不愿意帮忙,“那……我可以进去找他吗?”

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难不成这小妞儿是老东西的女儿?

想到这儿,丁小当让开身子,“得,想见是吧,那就进来见吧。”

“谢谢!”庄馨月闻言欣喜不已,立刻朝里走去,她身后的司机老胡跟李浩明也想跟着一起进门。

“站住!”丁小当又把门给堵住,“就你一个人进来,其他人不准进,尤其是他!”

看到丁小当专门冲自己一指,李浩明刚熄下去的怒火扑腾又燃烧起来,就要发作。

可这时候庄馨月却毫不犹豫点头转身,“老胡,李浩明,你们都在外面等我。”

司机马上称是,李浩明闻言,差点憋出内伤来,却不敢说什么。

丁小当见状,这才把庄馨月让进屋子里,随手把门关上的同时,朝身后灵牌方向一指。

“诺,灵牌在那里,你想怎么看都可以!”

庄馨月顺着丁小当指的方向看过去,很快就看清楚灵牌上写的字。

周波同,真的死了?

看着灵牌上的金色大字,庄馨月整个人瞬间僵住了,那张美丽的俏脸,瞬间苍白一片。

“他,他怎么会死,他怎么能死,他不是神医吗,他……”

看到庄馨月一副激动地样子,丁小当微微皱眉,“美女,你是老东西什么人?”

“老东西?”庄馨月微微怔了一下,然后缓缓摇头道:“我不认识他。”

“不认识你干嘛这样子?像家里人死了一样!”

“我找周先生,就是为了救我母亲的。”庄馨月一脸痛苦,“可是没想到……”

随后,庄馨月把自己此行的来意,告诉给了丁小当。

丁小当听完后才弄明白,原来庄馨月不是老东西的亲人,是找他看病的。

“村里人没告诉你他早死了吗?”

庄馨月微微摇头,冲丁小当微微躬身,“打扰了。”

说着,庄馨月转身,一脸黯然的离开屋子。

看到庄馨月出来,李浩明和司机一起迎了上去。

“馨月,怎么样,找到那个神医了?”李浩明做出一副关切的样子。

庄馨月摇了摇头,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转身走到一边,掏出手机,拨出去一个号码。

“喂,爸。”

“馨月,情况怎么样?神医找到了?”

一个沉稳有力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

庄馨月眼神黯淡着回答:“找到了,但是人已经去世了,据说已经去世很久了。”

“什么?”庄家栋在手机那一头的声音,再也沉稳不起来,“怎么会死了?”

“爸,现在怎么办?”庄馨月感觉到无助。

手机那头的庄家栋也沉默了,父女两隔着手机,相对无语。

良久,庄家栋突然说道:“之前那位高人说过,你妈妈的病,只有周波同的奇门指法才能够治。”

“周波同是世外高人,他难道死后没有把奇门指法传下来,你没看到周波同的徒弟或者传人吗?”

“徒弟?”庄馨月闻言一怔,美眸瞬间一亮。

“爸,好像周神医有一位传人,只不过看起来人很年轻,而且我不确定……”

“那就去确定,你妈妈真不能再等了!”庄家栋的语气很迫切,听得庄馨月心中一紧。

“是,那我待会儿再给你打过去。”

挂断电话,庄馨月转身看向丁小当的茅草屋,眼神中掠过一丝坚定。

········
第4章 我的老婆国色天香
········
当看到庄馨月去而复返,丁小当微微感到一丝诧异。

“你怎么又回来了?我不是跟你说,老东西死了吗!”

庄馨月深深吸口气,努力微笑看向丁小当,“你好,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问我问题?”丁小当眼底掠过一丝错愕,旋即微微点头,“成,你问。”

“能问下,你叫什么吗?”

“丁小当。”

“你是一直跟在周波同先生身边学医的吗?”庄馨月继续问,

“算是吧。”

“听说他有一门绝技,叫奇门指法,深奥晦涩,就是他本人,也没有学全。”

“你听谁说的,就那门指法,能有多难,我就……”

丁小当说顺嘴了,说到最后幡然醒悟过来打住,冲庄馨月一挑眉,“你在套我的话!”

庄馨月坦然笑着点头承认,然后道:“我想邀请你陪我去一趟江城。”

“去江城?”

丁小当一脸惊讶,“你想干什么?难不成你想对我图谋不轨?”

庄馨月的脸,不自觉的颤抖了好几下,她会对他图谋不轨,开什么玩笑!

“虽然你长得好看,可我也是堂堂正正黄花小伙子,我……”

庄馨月快要忍不住爆粗口了,咬碎银牙赶紧打断丁小当,“你误会了,我是想请你用奇门指法替我母亲治病。”

“治病?”正说得带劲的丁小当,又是一阵错愕,原来自己表错了情,会错了意。

“可以吗?”庄馨月深深吸了几口起,这才平复内心的情绪。

“不可以!”丁小当想都不想拒绝道:“没空儿。”

庄馨月似是并不惊讶这个答案,依旧保持着微笑道:“丁先生,请放心,你的出诊诊金,我们庄家是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听到庄馨月这么说,丁小当乐了。

“庄小姐的意思是,你能给我很多钱!”

庄馨月点头,语气中不自觉带着几分傲然,道:“只要丁先生愿意去江城,你可以随便开价,我现在就可以给你兑现。”

说着,庄馨月就从随身坤包里拿出支票本。

还真是大方的有钱人!

丁小当看得眼睛直发亮,心里也骚动得厉害,老家伙还真是料事如神!

但是转念一想,却又端起架子淡然道:“庄小姐,你看我是缺钱的人吗?”

拿出支票本的庄馨月,心里顿时一沉,她本以为已经抓准了对方的心思,却没想到眼前这个丁小当,竟如此的难缠。

“那丁先生的意思是……”

丁小当道貌岸然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师父死了,我怎么也得替他守孝三年,所以,对不起了,庄小姐!”

守孝三年?!

刚才还一口一个老东西,你守个屁!

庄馨月心中咬牙切齿,她何等的冰雪聪明,哪里相信这种鬼话。

再度深深吸了口气,庄馨月问道:“丁先生,我是非常诚心邀请你的,请问,到底该如何,你才肯救我母亲?”

丁小当低垂着眼帘,“我真去不了,孝期未到出山,是会遭报应的!”

“你……”庄馨月终于有了跟李浩明一样的冲动。

可是她不能像李浩明那样冲动,因为是她有求于人。

“丁先生。”庄馨月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你尽管开任何条件,只要你救我母亲,什么我都答应你。”

这话庄馨月是认真的,为了母亲,她真的什么都愿意。

听到庄馨月这话,丁小当眼睛骤然一亮。

“此话当真,我提什么条件,你都会答应?”

果然!

庄馨月满口银牙都快咬碎了,却还得装出一副笑脸来,“绝无虚言!”

“那我提了,你别又到时候反悔!”

“绝不反悔!”庄馨月咬牙切齿道。

“那这是你说的,我可没逼你啊!”

丁小当伸出一根手指,“我就一个条件,答应了,我就跟你去江城。”

就一个条件!

庄馨月内心里松了口气,淡笑道:“丁先生请说。”

“我要你做我老婆!”

什么?

庄馨月微微张开了嘴,再也绷不住自己的淑女形象,杏眼圆瞪,柳眉倒竖起来。

“你这人怎么这般无耻?”

饶是庄馨月脾气好,也控制不住自己,她完全没想到,丁小当竟然提出这么过分的条件。

可丁小当依旧一副恬不知耻的样子,“是吧,我就知道会是这样。”

“刚刚谁说我提什么条件,都会答应的,我这条件都提出来了,你又说我无耻!这就是你的绝无虚言,这就是你的绝不反悔?”

庄馨月的脸都快要皱成一团了。

被丁小当抓住话柄的她,哑口无言,她终于能够理解李浩明之前那句话。

真的是穷山恶水出刁民,他也真敢提条件!

可让庄馨月郁闷的是,自己刚刚的话说得太满,导致眼下连一点转圜的余地都没有。

“丁先生。”庄馨月努力平复情绪,“除了这个条件,别的我都可以答应你。”

“我就这一个条件,答应我就跟你去江城,不答应,您就请便吧!”

庄馨月闻言,很想痛骂丁小当一顿,可话出口却变成了:“你到底想我怎么样?”

女人生气起来,再漂亮的淑女看起来也像母老虎。

丁小当拉开跟庄馨月之间的安全距离,然后寸步不让。

“这问题该我问你,说让我开条件的是你,现在不答应的又是你,你到底想我怎么样?”

庄馨月真的快要气得失态,“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知道江城庄家意味着什么吗?你知不知道,你刚刚的条件……你竟然,竟然要我嫁给你,你……”

丁小当嘿嘿一笑,“我只知道,我是男人,你是女人,我想讨你做老婆,就这么简单!”

“你,你……”

庄馨月已经气得彻底无语了,俏脸通红,饱满的胸脯急剧起伏着,整个人都在剧烈颤抖,眼睛里像是快要喷出火来。

作为庄家未来的话事人,江城最负盛名的才女,以端庄贤淑著称的庄馨月,平生头一次有了想跟人打一架的冲动。

“唉,没意思。”突然,丁小当懒洋洋躺在了身后的椅子上,“你们城里人竟然连玩笑都开不起,真没意思!”

“啊?玩笑!”庄馨月懵了,“你说,刚刚的,都是玩笑?”

“要不然呢?”丁小当一脸诧异的反问道:“难不成你还以为,我真的要你嫁给我?”

“我承认,你确实长得漂亮,身材什么的都能打得上高分,可你觉得自己能让人看一眼就想着娶你?”

“开什么玩笑,我丁小当的老婆,不说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吧,最起码也得温文尔雅,国色天香,就你?呵呵……”

········
第5章 我要嫁给你!
········
什么?

丁小当刚刚说什么?

庄馨月差点没一口气把自己给憋死。

如果刚刚自己只是想跟丁小当打一架,现在庄馨月无比想做的,就是掐死眼前这个不要脸的!

这个穷山沟的臭小子,居然瞧不上自己,还‘呵呵’她,简直不能忍!

堂堂江家大小姐,倾国倾城,在全省乃至全国,无数男人的梦中情人,竟然被一个农民给嫌弃了!

这让庄馨月怎么能忍!

“你……”

庄馨月的手指,颤颤巍巍指着丁小当,都不知道该怎么骂眼前这个无耻小人。

“我知道你现在很感动!”丁小当自说自话,“看在你为了救自己母亲这份孝心上,我就屈尊降贵,陪你走一趟吧,也不要你什么诊金啊,条件了,我是差钱的人吗?”

丁小当说这话的时候,本以为自己的‘大度’会更加感动庄馨月,要知道,他这么说其实内心里也是心疼肉疼的。

好容易来个金主,那可是他的荣华富贵啊!就这么没了!

“无耻,混蛋!”

意外的,丁小当没听到赞美的话,却被庄馨月指着鼻子骂开了。

“你骂我?”丁小当脸一下黑了,“我这么大度,你居然骂我?”

“骂的就是你!”庄馨月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你居然敢瞧不起我!”

“我告诉你,你现在不提条件还不行了,不就是嫁给你吗,好,我答应你,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老婆。”

啊?

这下轮到丁小当傻眼了,他没想到庄馨月竟然飙出这么一番话出来。

“你这女人疯了吧,刚你说你要嫁给我?”

“没错,就是嫁给你!”

庄馨月真的气疯了,她已经完全失去理智。

“你给我听好了,现在,立刻马上,收拾东西,跟我回江城!”

丁小当微微皱眉,“你该不会来真的吧?我开玩笑的!”

“谁跟你开玩笑?”庄馨月手都快指到丁小当鼻子上,“回江城就结婚,你再给我推三阻四,我就阉了你!”

丁小当闻言,下意识夹紧双腿,这妞儿失心疯了!

“你敢嫁我也不敢娶啊!”丁小当一脸苦笑。

庄馨月眼中冒出火花,“那意思是要我阉了你!”

“好,行,听你的,别再提那个字了,我娶,娶还不成吗!”

听到丁小当这么说,庄馨月这才满意。

“好,那赶紧收拾,别磨蹭!”

丢下一句话,庄家大小姐扬长出门,望着庄馨月消失的背影,丁小当一脸心有余悸。

“开玩笑开成真的,不娶还不行,我怎么这么难啊!”

丁小当满脸无奈,回头看到周波同的灵位,眼睛骤然一亮。

“老东西,这该不会就是你说的荣华富贵吧,难道全都是你早就安排好的?专门连媳妇都给准备好了!”

转念一想,丁小当一挑眉,“不对啊,你会这么好?这么漂亮的妞儿送我当媳妇儿,不过话说回来,也能勉强接受,算老东西你说话算话,以后清明多给你烧纸!”

回头再看向门外不远处的兴安村,丁小当喃喃道:“以后我也算是有家室的人了!”

气冲冲出门的庄馨月,余怒未消着往外走,司机老胡见状也不敢上前,李浩明倒是舔着脸凑上去。

结果还没等他说话,庄馨月就冲他一瞪眼:“我现在没心情跟你说话,别跟着我!”

李浩明的笑容僵在了脸上,不知道这位大小姐到底是怎么了,直到庄馨月消失在他眼里,也没回过神来。

走出去老远,庄馨月掏出手机给庄家栋打了过去。

“怎么样,馨月?搞清楚没有?”

“呃……”庄馨月突然有些纠结,不知道该怎么跟自己父亲讲。

“怎么,搞错了吗?还是对方提什么过分的要求,跟爸说,只要不是太离谱,让爸来想办法!”电话那头,庄家栋自己胡乱猜测着。

庄馨月一听‘过分要求’这几个字,整个人立刻开始不好了。

深呼吸好几次,才平复下来,“爸,人找到了,我已经跟对方谈好,不出意外的话,今晚就能赶回江城。”

“真的吗?太好了,那我准备好,等你回来!”

电话那头,庄家栋喜不自胜,压根没听出自己女儿语气不对。

挂断电话的庄馨月,回首鸟瞰四周,随着一阵微风袭来,她纷乱的心,似乎平定了不少。

想想刚刚发生的事情,庄馨月脸又开始发烫,她居然对着那个混蛋,说出那种话!

都是哪个混蛋给逼的!

庄馨月刚给自己找了个借口,突然又想到一件更可怕的事情。

自己刚刚竟然逼着丁小当娶自己!

丢死人了!

庄馨月已经后悔了。

她堂堂庄家大小姐,怎么能跟那种泼皮无赖结婚?这说出去,不是旷世奇闻吗!

想想刚刚发生的事情,庄馨月都有种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的冲动。

那个混蛋都说不敢娶了,自己居然还逼着他娶自己。

天啦,庄馨月,你这是怎么了?就为了一时之气,你怎么会愚蠢到……

庄馨月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骂自己,一边对自己刚刚的冲动懊恼,一边不住顿足。

算了,不想了!

庄馨月很快又冷静下来。

就算自己答应了又如何,她就不信自己堂堂江城才女,还搞不定一个乡下小子!

“丁小当,我记住你了,你给我等着,等回了江城以后,看我怎么收拾你!”

平复下心情,庄馨月返回,准备带丁小当回江城。

可是等她到了门口,发现大门开着的,走进去一看,人不见了。

“丁小当!”庄馨月感觉到不对劲,找了一圈儿跑出门问司机和李浩明,“人呢?”

“人?”李浩明一脸奇怪,“没看到啊,不在屋里面吗,这门还开着呢!”

“你们……”庄馨月瞬间气得话都说不出来,司机老胡又里外找了一圈回来,脸色难看的摇了摇头。

“跑了!”李浩明跳起脚来,破口大骂,“那臭小子居然跑了,特么的!”

“混蛋!”庄馨月也忍不住口吐芬芳,长这么大,她还没受过这么大的委屈。

答应了自己,最后人竟然跑了,这让她回去怎么跟父亲交代?

“小姐,我在屋里找到了这个!”司机老胡手里拿着一张纸条,递给了庄馨月。

庄馨月赶紧一把抢了过来……

········
第6章 让我试试
········
“媳妇儿,我先回江城了,一想到咱妈的病,我是一刻都待不住了。”

“你放心,等你回江城的时候,咱妈肯定活蹦乱跳站在你面前,跟我一起迎接你……”

看着纸条上的落款——老公丁小当。

庄馨月一张俏脸气得通红。

谁是你媳妇儿!还咱妈,会不会说话,什么叫做活蹦乱跳?

“混蛋,无耻,简直,简直……”

当李浩明看到庄馨月流露出咬牙切齿的表情,整个人都看呆了。

还是司机老胡忍不住提醒道:“小姐,那咱们现在……”

庄馨月紧咬银牙,好半天才无奈叹道:“回江城吧。”

此刻,县城火车站。

丁小当拎着一个泛黄的帆布包,正在检票登车。

找到座位坐下,丁小当看着窗外兴安村方向,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终于要离开了,庄小妞儿应该已经看过自己留下的纸条,肯定又气得跳脚吧!

正想着庄馨月,跟前一阵香风袭来,丁小当抬眼一看,眼底掠过一丝惊艳。

眼前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少女,穿着一身简约的休闲装,如梦幻般清纯的大眼睛,让人只看一眼,就忍不住怦然心动。

少女正吃力弯腰,想拎起箱子放上行李架,乌黑的长发披散下来,真的是我见犹怜。

“我帮你吧!”丁小当起身。

“谢谢!”长发美女感激看着丁小当。

丁小当笑着将行李箱轻松塞进行李架,等坐下来的时候才发现,长发美女就坐她对面。

这让丁小当挺开心,而当他看到长发美女从随身包里掏出一本《基础医学》后,丁小当眼睛又是一亮。

“你是医生?”

“不是。”长发美女微微一笑,“我是学生,专业是护理。”

“原来如此。”丁小当笑着说道:“那咱们还真有缘,我也是学医的。”

“你是也是学医的?”长发美女对丁小当生出一丝好奇。

丁小当点了点头,“是啊,我学的是中医。”

“中医?”长发美女闻言黛眉微皱,显然不相信丁小当的话。

因为她很清楚,中医这行当,在医学院都快成冷门了,而丁小当看起来,也不像是学医的。

丁小当见长发美女不相信,正想说什么,车厢里突然骚动起来。

“来人啊,救命啊,妈,妈你怎么了?有没有人,救命!”

丁小当抬眼往前看去,只见车厢中央的位置,一个短发小伙子,正抱着一个老妇人手足无措。

老妇人脸涨的青紫,嘴里一边吐着泡沫,一边浑身抽搐着,眼睛往上翻,形态可怖。

四处乘客见状,都围了上来看,很快聚成一团。

“咋回事儿啊?”

“不知道,人突然就倒了,可瘆人了!”

“别是中毒吧,这白沫吐得,吃坏东西了吧!”

这时候,坐在丁小当对面的长发美女挤进人群。

“大家让一让,我是护士,让我进去看看病人!”

“医生!”小伙听到有人喊是护士,立刻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医生求求你,救救我妈!”

“你先让她躺下!”长发美女挤到跟前,立刻给老妇人检查。

可是没一会儿,长发美女脸色变得难看起来,“这,这该不会是癫痫吧!”

“癫痫,不能吧!”短发小伙一听,顿时急了,这时候火车已经开了一会儿,就算能够停下来也没法及时送到医院。

癫痫病人要是得不到及时救治,,那可是要死人的!

“将他侧卧起来,把头偏向你那边,注意她的嘴,小心可能会有呕吐物,千万别让她咬住舌头……”

长发美女指挥着短发小伙先做急救,避免老妇人因为发病窒息或者因为癫痫自己咬断了舌头。

丁小当这时候也凑到了跟前,看着长发美女的动作,微微点头。

紧急护理做得不错,可是治标不治本,老妇人的病,可没她想得那么简单。

丁小当脑子里刚掠过这个念头,老妇人抽搐得更加严重,脸色也变得厉害,长发美女一看,脸色也变得苍白,有些手足无措。

短发小伙见状,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妈呀,这,这怎么办啊,医生,医生你救救我妈,快救救她啊……”

“你起来,让我试试。”

长发美女正急的不知道怎么办好,冷不丁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回头一看,是丁小当。

“你,你行吗?”长发美女脱口而出。

周围乘客听了,也都有些意外的打量丁小当,因为丁小当看起来,比长发美女还年轻。

“都散开,病人需要新鲜空气!”丁小当没回答,冲周围摆摆手,然后蹲在了老妇人跟前。

只见他出手如电,只在老妇人头部几处点了几下之后,原本还在抽搐的老妇人,竟然不抽了,而且嘴里也不再吐出泡沫。

四周的乘客一看,眼睛瞬间都瞪圆了,因为谁都没想到,丁小当真的有本事。

长发美女更是惊讶不已,她虽然是学护理专业,但也多少了解过中医,尤其是中医穴位。

她很清楚,国内的针灸,其实就是一种穴位治疗方式。

但是像眼前丁小当这样,直接通过手指点击病人穴位,达到治疗效果的,她还是头一回见过,这简直就跟电视电影里,武功高强的侠客一样神奇。

“醒了,睁眼了!”

就在这时候,围观的人群爆发出一阵惊呼声。

长发美女再看老妇人,只见刚刚还一脸死灰色的老人,脸色已经变得平复下来,虽然人看起来还很虚弱,连话都说不出来,但比起刚才的情形,绝对好太多了。

短发小伙一脸感激涕零的样子,猛一下跪倒在丁小当面前:“谢谢,谢谢恩人,太谢谢了,我……”

短发小伙激动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周围乘客也都交头称赞起来。

“厉害呀,年纪轻轻,就能有这本事,了不起!”

“简直就是活神仙啊,我都没看清楚,人就已经救好了,太神奇了!”

“人家小伙子那是医术高明!”

丁小当淡淡一笑,摆摆手往座位上走去,众人纷纷给他让路,长发美女赶紧跟了上去。

········
第7章 神奇药液
········
经过刚刚的事情,长发美女看丁小当的眼神都变了,心里更不再认为,丁小当刚刚是在跟自己说大话。

“你好,认识一下,我叫夏彤,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刚一坐下,长发美女冲一脸微笑着,冲丁小当主动伸出手。

丁小当本来还想端端架子,可一看到美女主动伸手打招呼,他就端不住了。

轻轻一握美女的手,丁小当还装得一本正经,“我叫丁小当。”

“这名字,好!”夏彤差点笑出声,但马上又正襟危坐起来,“刚刚,太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怎么办!”

“大家都是学医的,救死扶伤嘛,别这么客气。”丁小当摆摆手。

夏彤闻言,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你说的太对了,但我从没见过,像你这样神奇的治疗方式,竟然就那么点了几下,救治好了癫痫!”

“这你就错了!”丁小当微微摇了摇头,“刚刚那个老人家,可不是癫痫!”

“不是?怎么可能!”夏彤一脸震惊。

“你学护理,应该清楚,癫痫病人容易咬到舌头,嘴里会有很多分泌物,可刚刚老人家并没有,而且症状也不是癫痫患者会有的。”

“你仔细回想下,刚刚的老人家是不是口眼有歪斜,肢体乏力这些症状?”

夏彤经过丁小当这么一提醒,美目瞪圆,“你的意思是,那个老人家是急性脑卒中?”

“对了!”丁小当冲夏彤竖起大拇指,“脑卒中就是中风,中风患者很多症状,表现得跟癫痫其实很像,所以被混淆了,也很正常!”

“那我真的要好好感谢你!”夏彤一脸心有余悸,因为刚刚要是照她治疗癫痫的方式治疗中风,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你的医术真的太厉害了,能问下,你是哪个医学院的?”夏彤对丁小当更好奇了。

“我没上过医学院,我的医术,都是跟我师父学的。”丁小当耸了耸肩膀。

“那请问你师父尊姓大名?”

“额,我师父已经去世了。”

“啊?”夏彤闻言一脸抱歉,“不好意思,我不知道……”

丁小当耸耸肩膀,不以为意。

夏彤对丁小当就更加感兴趣了,因为她实在难以想象,看起来比自己小的丁小当,医术竟然这么高超。

“我能问下,待会儿你在哪里下车吗?”

“江城。”

“这么巧,我也去江城,我在江城医学院读书。”

听到丁小当说自己也去江城,夏彤显得很兴奋,开始问东问西。

“你去江城做什么?是给人治病吗?”

丁小当摸了摸鼻子,点头算是承认。

“谁啊?”夏彤化身好奇宝宝。

“我丈……额,我朋友的朋友!”

本来丁小当想说自己丈母娘,但突然想到庄馨月,忍不住改了口。

随后两人越聊越投机,夏彤还主动把自己的联系方式,留给了丁小当。

两人一路聊下车,到出站口的时候,夏彤还有些依依不舍。

“小当,你真的没空吗?我请你吃饭!”

丁小当摆摆手,一副大方的样子笑道:“下次吧,我真有事,等我空下来再找你玩。”

“那一言为定!”

夏彤得到丁小当的保证,这才拖着行李箱,消失在人海中。

遥望远处的车水马龙,再瞅瞅眼前马路上不断过往的漂亮妹子,丁小当嘴里啧啧有声。

“老东西误我,他肯定早就享受过大城市里的漂亮妹子,才把我困在那个小山村里,这么多的漂亮妹子,让你们苦等我这么多年,都是我的错啊!”

丁小当感慨万千,随手从身上掏出一个泛黄的手抄本,“老东西临死前让我找这上面的人,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也不知道人还在不在!”

手抄本首页:江城市南北湖区金滩街44号。

瞧着手抄本上的地址,丁小当直皱眉,44号,这地址看起来就不那么吉利,不过这地方的名字倒不错。

金滩街,难不成哪里遍地黄金?

老东西跟我说的荣华富贵,难道就是在那里?

丁小当朝四处望去,准备打车去目的地,正巧就看到不远处停着一辆出租车。

走到跟前,丁小当发现出租车门是开的,司机正扶着门,佝偻着腰,艰难的活动着身子。

“师傅……”

“我不走,你叫别的车吧。”司机不等丁小当开口,一脸痛苦的冲他摆手。

丁小当瞅着司机手一手扶着车,一手扶着自己腰的样子,忍不住好奇问道:“师傅,你这是咋了?”

“老毛病,做我这行,谁没个腰椎病,小伙子你找别的车吧,我真走不了!”司机虽然身体不舒服,但还是给丁小当解释道。

听司机这么说,丁小当眉头一挑,仔细打量了司机几眼,随手从帆布包里取出一个小瓶子,倒了几滴液体出来,一股浓烈的草药味,顿然弥漫开了。

“你这是……”司机闻到草药味,一脸惊奇看向丁小当。

“师傅,让我给你按几下,我这儿可是专门治风湿关节疼痛的!”

“真的假的?”司机一脸谨慎,“你这要钱吧!”

“相见就是缘分,我要是给你治好了,你送我去个地方,我也不会差你车钱的!”

听到丁小当这么说,司机这才半信半疑任由丁小当撩起自己衣服。

不过司机并不太相信,只不过眼下实在是太疼了,就抱着死马当活马医吧,反正又没什么损失。

丁小当先在司机腰部按压几下,随后将液体涂抹上去,紧跟着指出如电,飞快在司机腰部几处点了几下。

“嘶……哦,哦,咦?”

司机本来经过按压涂抹,正倒抽着凉气,可是没一会儿,只觉腰部被轻点几下后,突然升腾出一股热气。

刚刚让自己痛不欲生的位置,一阵阵酥麻,紧跟着又是一阵清凉,竟真的不疼了。

司机惊讶回头,不敢置信的看向丁小当,他平日里可没少花钱治他这老腰病,可几乎没起到任何哪怕缓解的效果。

而丁小当就这么几下,自己居然就不疼了,司机顿时激动起来。

········
第8章 老头子留下的财富
········
“咋样啊,师傅,能走了吗?”

丁小当收手后,含笑看向司机,瞅着司机一脸惊诧和喜色,他就已经知道了结果。

“有效,有效,上车,请上车!”

司机很是激动,立刻请丁小当上车。

“师傅,你这是风湿加腰椎错位,正好我祖传独门药水,再加上我祖传独门指法,就能缓解你这老腰病。”

再听丁小当掰扯,开着车的司机没有一点不相信,反而一脸兴奋地说道:“原来是碰到神医了,你这整的太有效了,那我以后腰疼了还能找你吗?”

“能,不过下次可就要收费了。”丁小当半开着玩笑说道。

“没关系,只要有效就行,我还给你介绍生意……”

司机是认真的,因为只要是出租车司机,多半都受腰椎疾病的困扰,许多司机就因为这个病,每天少赚不少钱。

丁小当一听,心中不由得一乐,没想到就为坐个车,还能给自己招揽来生意。

一路畅通无阻,司机抵达目的地。

“小神医,这就是金滩街。”司机停稳后指着眼前狭窄的马路道

丁小当微微一挑眉,眼前狭窄破旧的街道,跟他想象中的金滩街完全不符,遍地黄金呢?去哪儿了?难道非要找到44号才行?

因为街道很窄,出租车进不去,丁小当准备下车,正准备掏钱的时候,司机直接劝止。

“小神医,不用给钱,这是我名片,等你有了联系方式,一定打给我,我后面还找你,给你介绍生意!”

丁小当现在还没联系方式,所以司机为了巴结丁小当,没收他车费。

丁小当也不矫情,冲司机摆摆手,然后就下车走进金滩街。

走在狭窄潮湿的街道上,丁小当一边瞧着道路两边的门牌号码,一边打量着四周。

越往里走,丁小当的心越往下沉,这地方有些房子,竟然还不如兴安村。

可丁小当有股执拗劲,既然周波同让丁小当来这里找荣华富贵,不找到地方他是绝对不罢休的。

“44号!”

丁小当站在一个老旧的两层楼房跟前,微微张大了嘴。

因为说是楼房,外墙上的水泥已经斑驳不堪,都快掉没了,露出里面的红砖,背阴的墙面上爬满了爬山虎。

正大门上的红漆也快掉没了,门上挂着一个手写的木牌,木牌上歪歪斜斜三个大字。

回春堂!

这就是老东西给我的荣华富贵?

丁小当很想调头就走,可思来想去还是上前敲了敲门。

“哟,看病啊,小伙子哪儿不舒服?”

很快,一个光头满脸皱纹的老头儿,堆着满脸笑容开门迎了出来。

“我师父是周波同,他让我来找你。”

丁小当言简意赅,结果没想到老头一听,眼睛瞬间瞪圆了。

“你是小当?你不认识我了?我是方栋梁啊!”

“方栋梁?”丁小当一脸惊愕,终于记了起来。

小时候,师父没死之前,是有个叫方栋梁的人到兴安村,不过当时他看着挺年轻,没想到变成这副模样。

“周前辈呢?他是不是也来了?”方栋梁探头朝外看。

“死了,他让我来找你的!”丁小当丢下一句话,就往里走。

屋子里看起来很简单,简单的家具,简单的陈设,让丁小当意外的是,正厅中堂上挂着的人,怎么瞅着怎么像周波同那老东西。

“周前辈去世了?”方栋梁一脸震惊,这让丁小当很是奇怪。

“你跟我师父很熟?对了你怎么变这样了?我记得你去兴安村挺年轻的啊,这才几年,怎么头发都没了,还长成这样?”

“当年我去兴安村就是求医的。”方栋梁解释道:“我这命就是周前辈给救的。”

原来当年方栋梁得了怪病,打听到兴安村找周波同治好了病,不过也因此落下后遗症,人看着早衰,而且再也长不出头发。

但比起能活命,这些都不算什么了。

“那我师父让我来找你,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丁小当想了下,又问道。

“我知道了,你等我一下。”

方栋梁似是记起来什么,转身朝楼上去了,不多时就抱着一个木匣子走了下来。

“当年离开兴安村的时候,周前辈让我替他保管这个匣子,说有朝一日,你会来取,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来了。”

“就这一个?”丁小当瞅着匣子,心想难不成这里面装满了金条?可就这么大点,能装几根金条啊。

“对,就这一个。”方栋梁将木匣子递到丁小当手上,丁小当接过后发觉没什么分量,断定里面不可能是金条。

那难道是老东西的私房钱,银行卡还是存折啥的?

丁小当打开匣子,结果打开看后,眼睛就直了。

匣子里面,就只有一本泛黄薄薄的小册子,以及十个看不出材质制成的指套,除此之外,就没了别的东西。

这跟丁小当期望的金条,存折实在是反差太大了,一旁的方栋梁却一副见惯不怪的样子,看起来是早就知道匣子里面装的什么东西。

拿起小册子,丁小当看到上面几个像是梵文的字。

周波同曾经教过他梵文,丁小当依稀辨认出这几个字是:紫阳决。

丁小当突然眼睛一亮,他记起来,老东西曾经跟他提到过,他的独门秘诀奇门指法,其实原名叫做紫阳手,是一门能有治百病,练到极限,甚至刚咽下最后一口气的,也能起死回生!

不过老东西教授给丁小当的,只是紫阳手的指法,治百病没问题,可是要想做到传说中的起死回生,必须配合紫阳决心法一起使用,才有可能达到。

而周波同一直都没有教给丁小当,说什么他时机未到,却没想到心法竟然放在方栋梁这里,心想周波同也真是心大,也不怕方栋梁给贪墨了。

丁小当翻开紫阳决,顿然明白过来,周波同为什么会放心交给方栋梁保管了。

原来这本紫阳心法也是用梵文写的,而且内容晦涩难懂,难怪方栋梁一脸不在意的样子。

不过等丁小当粗略翻阅后,却暗笑方栋梁不识货。

因为那几个指套,紫阳决中有记载,竟是用紫金秘银糅合制作而成,可以说价值不菲。

但指套的价值并不在这里,而是在于戴上指套后,施展紫阳手,能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