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婚恋生活

一宠成婚:情深不悔–一宠成婚情深不悔免费阅读

一宠成婚:情深不悔

一宠成婚:情深不悔–一宠成婚情深不悔免费阅读

主角: 安然, 华天澜

字数: 1,613,651

状态: 已完结 共 603 章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好看的小说推荐(www.sossw.com)

一宠成婚:安然最绝望的时候,华天澜拯救她于水火之中。 他成了她人生中的那颗启明星,却不成想被他推入了十八层地狱。 一颗真心换来的却是绝望的伤害…… 华天澜,我爱你,你知道吗?

一宠成婚:情深不悔全文阅读

········
第1章 弟弟的救命钱
········
为了弟弟的救命钱,安然走投无路……

房间门被一脚踢开,刺鼻的烟酒味瞬间弥漫开来,安然不禁皱起了眉头。

进来的男人很胖,房间门都要侧身进来。

他搓着手,一脸奸笑的道:“我的大美人,是不是等不及了!”

五十万啊,暮色最好的女人才五万一晚,他也是下了血本的。

看着越来越近的胖男人,安然有些慌乱的支起身往后挪了一下。

可这一动作让开叉薄纱顿时滑了下去,灯光下说不出的诱惑。

胖男人眼睛顿时直了,嗷的一嗓子就扑了上来,抓着安然的腿就要动手。

安然下意识开始挣扎,胖男人直接一耳光扇在安然的脸上,骂骂咧咧道:“你个贱人,再装不还是出来卖的?给我听话点!”

说完,肥硕的身躯便重重的压了上去!

那油腻的触感让安然眼睛猛地瞪大,手指紧紧地抓住身下的床单!弟弟的医药费只有三天时间可以等,她必须要拿到这个钱……

可是随着这个男人恶心的面孔逐渐靠近,安然头皮一炸,再也忍不住,对着男人狠狠一脚踹了上去!

胖男人一声惨叫,翻倒在床上身子蜷成一坨哀嚎。安然仓皇起身,抓过男人扔在一边的西服披在身上,就冲了出去,身后传来胖男人气急败坏的吼叫声。

她知道自己坏了暮色的规矩,而暮色对于不听话女人的惩罚,是二十四小时服务到死。

刚转过走廊,安然就猛的撞在一堵墙身上,身后杂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她晃着脑袋晕乎乎的抬头,却看到了一张堪称完美的俊脸,那双幽深的眸子,似乎把她的灵魂都吸了进去。

看着男人身上的CesareAttolini定制西装,她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再也顾不得矜持,猛的扑了上去,抱着男人的大腿喊道:“请您救救我!”

华天澜有些诧异的看了身下的女人一眼,他来这里只是为了把不务正业的弟弟抓回去,没想到竟然会碰到这样的场面。

还没等他反应,一群黑衣打手已经围住了他。一个捂着下面弓着腰的胖子气急败坏的道:“就是她,这个贱女人,给我抓回来!”

领头的打手看到男人气度不凡,一时有些忌惮,便挥手示意其他打手稍等,开口道:“抱歉,先生,这女人是我们店里的,她伤了顾客,劳烦把她交给我们。”

华天澜低头,恰好撞进安然的眼睛里,满满的哀伤绝望歇斯底里,让他心中竟然莫名的触动了一下。

“这个女人我要了!”

这霸道的话一出口,场面顿时冷了下来,胖男人更是气的一蹦三尺高,骂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你知道我是谁吗?我花钱买的女人,你也敢动!”

华天澜眼神凌厉的扫过去,胖男人忍不住后退了两步,就连习惯了刀尖舔血的打手们都下意识的低下了头。

········
第2章 给她钱
········
走廊里的吵闹让附近包房的人都纷纷出来查看,而这会儿一个俊美的男人刚探头,顿时忍不住叫出声:“二哥,你怎么来了?”

“三少……”他一出现,打手们立刻恭敬的问好,这三少可是暮色的贵客,挥金如土,身份更是贵不可及。

三少要喊二哥的男人,难不成是……

“开个价吧!”华天澜淡然的扫了眼胖男人,开口。

胖男人不傻,他在Z市怎么也算是有身份的人。脑子一转,顿时一层冷汗就下来了。

“对不起,对不起,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您能看上这个女人是小的荣幸,二少您好好享用……”

说完,他仿佛败家之犬般灰溜溜的跑了,对于华天澜的开价根本不敢回答。

华天澜也没有理会,只是面无表情的垂眸,看向有些呆滞的看着面前情况,完全没反应过来的安然问:“你准备抱多久?”

安然一个激灵,这才反应过来。讪讪起身,小脸爆红,两只手紧张的攥在一起道:“谢,谢谢了……”

“第一次?”

安然脸刷的变白了,小声道:“嗯……”

“价格?”

男人的话让安然的手攥的更紧了,攥出来青紫痕迹她都没察觉。

“五十万……”

安然知道自己冲动搞砸了一切,没有这五十万的手术费,她都不敢想弟弟即将面临的后果。如果这个男人能借给她钱……

这个想法一出现,安然就自嘲的摇摇头。这个素不相识的男人已经救了她一次了,自己未免太过贪心。绝境面前,竟然这么异想天开。

“给她钱。”华天澜淡淡的说道。

安然猛地抬头,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身边的华少旭小声抗议:“二哥,这个女人是特殊了点,但是傻子才会花五十万去睡她,你要是喜欢,这边恰好有对姐妹花……”

“妈还不知道你出来。”华天澜轻飘飘一句话让华少旭顺利闭嘴。

他无奈的从钱包里抽出来支票,唰唰几笔,递给了安然。

安然愣了一会儿,快速的接过来,手抖的她险些看不清楚支票上的数字。

弟弟的救命钱,竟然真的有了?

“等一下……”看到华天澜转身就要走,安然赶忙追了过去。

华天澜停步,微微侧头。安然低头嗫嚅道:“先生,我不能白拿钱……”

“所以呢?”华天澜面色依旧冷淡,唇角却挂上了一丝兴趣。

华天澜的注视让安然的脸上爬满红晕,但她还是鼓足勇气仰起脸来,一脸认真的看着他,声音分外坚定:“请您留个联系方式给我,这钱我一定会还……”

她话还没说完,却被华天澜打断道:“先欠着吧!”

说完,径直上了电梯,只留下安然呆呆的看着男人离开的方向。

出电梯后华少旭就忍不住抱怨:“二哥,就算是有钱,也不能这么糟蹋啊!我零花钱也不是大风刮过来的……”

是跟二哥要的……

华天澜脚步微顿。

他认识安然,当年的Z市第一千金,自然让人印象深刻,不过他也并不在意。

可是刚才安然抬头看他时的眼睛,是这个充斥着金钱和欲望的社会中少见的纯净,他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开口保下了她。

这个女人,竟然能这么轻易的影响到他的情绪。

········
第3章 他说我长得好看
········
华天澜缓缓闭上眼睛,再睁开是已经一片清明。他一巴掌拍在华少旭的头上:“有时间多来下公司,要是让妈知道了你整天混迹这里……”

华少旭脑海中浮现出了母老虎的身影,顿时感觉身上凉飕飕的,赶忙说是。

因为华天澜的出面,暮色并没有为难安然,往日里趾高气扬的经理甚至毕恭毕敬的把安然送了出来。

安然受宠若惊,赶紧打车回家换了个衣服,就赶往医院。

她做这事是完全保密的,如果让弟弟知道,他死都不会同意的。

交了手术费,医生立刻进行了手术。

安然第一次体会到了如坐针毡的滋味。

浑浑噩噩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术室门一开,她猛的站起来,医生说了一句手术成功,她才如释重负的瘫在椅子上。

第二天一早安浩醒来的时候,就看到姐姐趴在他手边睡着。

眉头紧皱,头发有些凌乱,他轻轻的把姐姐的头发捋好。

没想到安然忽的坐起来,挂着大大的黑眼圈惊喜道:‘小浩,你醒啦!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叫医生?’

安浩笑了笑,少年的笑容纯净而又阳光:“姐,我没事儿,不舒服我会按铃的。你工作很忙,就别管我了。”

安然不自然的移开视线,心里有些苦涩。她已经把工作辞掉了,暮色的事很快就会传出去,而她工作的地方最看重声誉。

安浩看姐姐不说话,顿时明白了什么:“姐,你不会辞职了吧?你赶紧和领导道歉,回去上班吧!或者我去跟你领导解释……”

看着弟弟焦急的模样,安然连忙打起精神道:“放心,工作我怎么会辞掉呢?待遇那么好。我只是请了几天假而已。你刚做完手术,需要静养,我想多照顾你几天。”

安浩这才长舒一口气,表情却有点低落:“姐,谢谢你,是我拖累了你……”

“说什么呢?姐姐照顾弟弟天经地义的,以后再听到这样的话我可就打你屁股了!”安然假装生气的瞪他。

安浩脸上有些不好意思,小声道:‘姐,我都长大了,以后不要打我……’

“大了也是我弟弟,不听话就要打!”安然直接打断,装作恶狠狠的威胁道。

姐弟俩对视,接着莞尔一笑,这样轻松愉悦的场景,在安浩检查出白血病之后,就再也没有过了。

“你好好休息吧,我去问下医生什么时候能出院。”

安然刚起身,却被安浩拉住了胳膊,他小声道:“姐,医生跟我说手术费需要五十万,你是不是去安家了……”

安然摇了摇头道:“放心吧,那是我一辈子都不会去的地方。”

安浩有些诧异道:“那钱是哪来的?”

“有个男人说我长得好看,给我的!”

安然笑着回答,不理安浩后面的话,直接掐死了话题。

安浩的身体恢复的有些慢,几次检查后,医生把安然单独叫了出去,给了张检查单。

安然疑惑的低头一看,脸上的血色瞬间消失:“医生,手术不是很成功吗?怎么会这样?”

医生满怀歉意很无奈的道:“手术是成功的,可患者出现了严重的急性排斥反应,保守估计还剩三个月……如果有条件的话,就去国外看看吧!”

········
第4章 违心的决定
········
安然惶恐的倚在病房门前,脑海里一片空白。

三个月,只剩三个月……

而安浩什么都不知道,顺利出院在家休养。只是莫名要吃很多药,让他很不喜欢。

安然找了份设计的工作,每天早出晚归,时不时的接点私活补贴家用。

这天晚上她买了鲤鱼,准备给安浩做他最喜欢吃的水煮鱼。

可刚到楼下,就看到一辆奥迪r8停在门口。

这个车牌号她认识,是安浩的亲生母亲张雅。

当初安然母亲还在的时候,张雅是她最好的闺蜜。

可是有一天,张雅突然怀孕了,孩子不是未婚夫的。

她偷偷生下孩子就嫁入豪门,孩子扔给了安然的母亲抚养。前几个月还偶尔来看看,后来干脆就消失了。

看着从车上下来的高贵妇人,安然表情有些僵硬:“阿姨好……”

“安然,小浩的事情我听说了,你为什么不来找我?”张雅面露责备的开口。

安然苦笑,解释道:“阿姨,你觉得如果小浩知道是你出的医药费,他还会做手术吗?”

这一句话堵得张雅哑口无言,调整片刻后才说道:“我这次过来,是准备带走小浩的。当年的事情我错的太离谱了,我必须要补偿他。现在我们在国外的基业没有继承人,我会用干儿子的身份带小浩回去。学校我都安排好了,他在那肯定会过的很好的。”

张雅说完后有些紧张,其实她很怕安然会拒绝。如果安然不点头,安浩是百分百不会跟她走的。

安然想了想,从包里把那张检查单递给了张雅,说道:“阿姨,小浩手术失败了,我一直瞒着他。你带他去国外,先把病治好吧!”

张雅一看,脸色登的变了,这个消息无异于晴天霹雳,她赶忙点头,立刻打电话给助手安排相关事项。

安然这算是变相同意了,两人约好了明早她来接。

晚饭时安浩心情颇好的跟安然说着刚看的漫威电影,安然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是嗯嗯着点头敷衍。安浩见状也渐渐没了说话的欲望,一顿饭吃的很是沉闷。

吃完饭,安浩刚要起身收拾碗筷,就被安然拦下了。

“小浩,我联系了张阿姨,她明早来接你,你跟她走吧!”

安浩立刻明白安然今天不对劲儿的原因了,脾气马上上来了:“她小时候抛弃我,我生病也不管我。现在却让我跟她走,不可能!姐,我不走,咱们风雨同舟,一起奋斗!”

安然一直低着头,生怕眼眶里的泪水让安浩发现,克制着哭腔道:“小浩,你走吧!你对我来说就是个拖油瓶,你病怏怏的拖累我找不到男友,也不能安心工作。我真的累了……”

安浩死死的盯着安然,脸上一会青一会白,整个人不可抑制的抖着,猛的起身把桌子上所有的东西都推了下去,大吼道:“我不走!”就冲进了卧室。

安然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她不舍得,可是又必须舍得。

········
第5章 以身救他
········
只有去了国外,依靠先进的医术,才能救回安浩的命。

安浩说不走,最后还是走了,只给安然发了条短信。

“姐,我不想再拖累你。”

杯子下面压着一张支票,五十万,张雅留下的。

看着空荡荡的客厅,安然的眼泪顺着面庞止不住的滑落,她终于失去了最后一个亲人。

安然一向不爱交际,也不知道华少是谁,只能傻乎乎的每天晚上守在暮色门口,想等到那个男人。

她知道对于那个男人来说那钱不算什么,可是她有借必还,这是原则。

然而半个月过去了,那男人都始终没有出现过。

周六加完班,同事约着一起去吃饭,吃完饭非要去k歌。

安然喜欢安静,可是也熬不住同事的热情,就一起去了。

只是没想到,同事们竟然选了暮色。

包间太吵,安然晚饭又喝了点酒,头晕脑胀的,就想出去透个气。

结果鬼使神差的,她竟然上了五楼。

这是她卖自己第一次的地方,也是在这里,她遇到了那个男人。

房门突然打开,一双手猛的伸了出来,一把抓住安然的胳膊,拽了进来!

安然吓得闭着眼失声尖叫,满脑子都是胖男人的身影,拼死挣扎抵抗!

可是依旧如同被拎小鸡仔儿一般,直接扔到了大床上,重重的压下,炙热的充满男性荷尔蒙的气息迎面扑来。

“抱歉,帮我一次,我会给钱……”

低沉悦耳又有些熟悉的声音,让正死命抵着男人胸口的安然一愣,猛地睁眼:

怎么会是他!

安然身体一滞的功夫,身下一凉,裙子已经被掀了起来。

她哆嗦着用腿顶住还欲更进一步的男人,喊道:“先生,别这样,我不是……”

可是话还没说完,就被男人堵住了嘴。

华天澜此刻已经被欲望之火燃烧的迷失了自己,如同一只失去理智的野兽。

安然痛叫出声,指甲深深陷进华天澜的胳膊里。

自己的第一次,就这么没了!

说不出来的情绪在心中弥漫,安然绝望的闭上了眼睛,承受着来自男人的力量,仿佛永远不知疲倦。

清晨的阳光顺着窗帘缝隙洒落在安然脸上,她难受的皱眉,长睫抖动,缓缓睁开了眼睛。

强忍着浑身酸痛想要起身,可是却一个不稳,险些从床上翻下来。

她抬头,恰好看到那张英气又不失俊美的脸,近在咫尺。

伸手想要抚上男人的脸,手却悬在半空,迟迟没有落下。

她曾无数次想过跟这个男人再次见面的场景,唯独不包括昨晚那种。

这样的男人,不是她可以奢求的。

他和她注定是两条平行线,这辈子都没有相交的可能……

床上的暗红血迹异常的刺眼,安然愣愣的看了半晌,红着眼眶,拿出那张支票,放在了床头柜上。

这样,他们就两清了。

开门前,她深深的看了床上的男人一眼,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
第6章 偷天换日
········
刚转过走廊,安然就跟一个行色匆匆的女人擦身而过。

女人个子很高,用帽子和口罩把自己遮挡的严严实实,可是安然还是莫名的觉得眼熟。

只是二人都忘了一点,走廊后面,只有一个房间。

穆薇一早就得到了消息,昨晚华天澜没有回家休息。

她迅速发动身边的关系线,当得知华天澜在暮色开了房的时候,险些咬碎了牙!

为了榜上华天澜这条大腿,她费尽财力物力,甚至数次“牺牲”自己,制造出各种与华天澜“偶遇”的机会。好不容易才硬生生挤进了华天澜的生活,成了他的“绯闻女友”。

结果,自己盯了许久还没来得及下口的肥肉,就这么被别的女人吃了?

刷卡,进屋,穆薇一眼就看到床上那滩显眼的红色,嫉妒如同毒蛇般缠绕住她。

那个贱女人应该走了,床上只有华天澜一个人。他似乎累到了,睡的很沉,床头柜上则放着一张支票,看样子是贱女人留下的。

一秒之内,穆薇迅速做好决定。收好支票,脱光衣服,在胸口、脖子上用力的揪出红痕,随后咬着牙狠狠地对自己掐了几下,疼的脸都白了,看着身体红肿起来,这才小心翼翼的在华天澜身边躺下。

华天澜醒来的时候就明白自己昨晚被人下药了,那个女人,应该被自己折腾的不轻。

可他侧目看去,却发现蜷缩在一边的女人,竟然是穆薇。

华天澜眉头微皱,是他记错了吗?昨晚的人,似乎有双很漂亮的眼睛。

穆薇本来就没睡,这会儿缓缓睁开眼睛,因为熬夜而红通通的眼睛配上苍白的小脸,越发显得可怜娇弱。睫毛上挂着一颗晶莹的泪珠,要落不落。

无意间对上华天澜的目光后,她惊慌的起身,捂住胸口,慌乱的抓起地上散乱一团的衣服,就往身上套。

房间的氛围安静的可怕,华天澜盯着床单上暗色的血迹,最终还是开口道:“昨晚,是你?”

穆薇点头,又摇头,眼泪顺着眼角滑落,声音哽咽道:“我听说你喝醉了,想来看看你,没想到……不过你放心,我会保密的,昨晚……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

穆薇知道华天澜向来吃软不吃硬,她在赌,赌华天澜会因为这件事,娶了自己。

据她的了解,华天澜是一个很负责的人。而华家作为Z市的顶级豪门,对自家名誉更是爱惜的很。

她咬着牙挪动着腿,往身上套着裙子。双腿似乎无意的,恰好朝向华天澜。

华天澜的眼神滑过她红肿不堪的身体,目光一顿。

穆薇不再多言,穿好衣服后就起身离开。

可刚下床,手就被华天澜一把攥住,耳边是他带着一丝温情的声音:“我陪你去医院。”

穆薇心中一喜,知道自己赌对了。

这两天Z市的新闻头条被一条八卦刷了屏:华家二少携女友,暮色沉沦一夜!

封面上配着一张华天澜英气逼人的生活照。

安然等公交的时候刷到这条消息时,顿时慌了。

那位先生竟然是华家二少!

难道前几天的事情被发现了吗?

········
第7章 逃不过的命运
········
她慌乱的快速往下翻:

华天澜女友竟是新晋小花穆薇!

下面还贴了一张二人从暮色出来的偷拍照。

安然手指开始控制不住的颤抖。

她终于知道为什么那天离开时,遇到的那个女人会觉得眼熟。

在她还没有离开安家时,穆薇,曾经是自己最好的闺蜜。

安然注视着前方,眼睛却失了焦距。心里似乎有个很重要的东西,碎了……

很快,命运跟安然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新公司年终体检,她怀孕了。

安然未婚,且对男同事的示好向来不假辞色。

在几个被拒绝的男同事的故意引导下,安然顿时绯闻满天飞:说她表里不一,是个骚货,私生活不检点。

但孩子是谁的,安然心知肚明。

她数度徘徊在医院妇产科的门前,最终还是没舍得打掉。

这是一个小生命,也是那个男人留给她的“礼物”。

安然做了一个决定-辞职,远赴南方。

在W市的第五年,抢了安氏,占了安家,还把自己跟安浩赶出去的伯母易秋彤,突然开始联系安然,说给她介绍了一门好亲事。

安然太了解这个女人了,稍微打听了下,居然是代替安晴嫁过去的商业联姻。

她想都没想就直接拒绝了,直到收到易秋彤的一条消息:

“安然,你要是再不回来,我就把你爸妈的骨灰撒到公共厕所里!”

这次,安然知道自己躲不过去了,当天就返回了Z市。

到墓园时,恰好看到一个工人正抱着两个骨灰盒往黑色的垃圾袋里装。本应是父母的合墓的位置,已经变成一片废墟。

安然的眼睛瞬间就红了。

她疯了一样的冲了过去抢夺工人手里的袋子,工人下意识的攥住,茫然的看向易秋彤。

“不用管她!”易秋彤冷冷的说完,用眼神示意身旁的一排黑衣人困住安然。

安然竭力挣扎,可是却被黑衣人死死的按住。

易秋彤上前踹了两脚垃圾袋,毫不在意安然眼中如有实质的恨意,嘲讽道:“哟,瞧瞧这是谁?安然,还活着呢?不是玩失踪吗?怎么又悄无声息的出现了?我还以为这是无主的墓碑呢!我安家已经买下了这片地皮,限定三天迁走的时间也过了,所以我有权拆除!自然也有权处理这些垃圾!”

说完,易秋彤丝毫不理会安然的怒吼,大声吩咐工人:“拿去扔厕所里。”

工人似乎有些紧张,唯唯诺诺的点头。从易秋彤旁边经过时,一个不稳,重重的摔在地上,骨灰盒从垃圾袋里滚出来,发出一声闷响,灰白的骨灰洒了一地。

易秋彤轻笑一声,收回腿。

安然呼吸一窒,发出一声如同濒死的野兽般绝望的嘶吼,死死的盯着洒落的骨灰,眼睛红的几乎要泣血:“停手,我答应你!”

易秋彤挥了挥手,正无措的不知道怎么办的工人转身就跑。临走时,愧疚的看了安然一眼。

易秋彤一副胜利者的姿态走到安然的面前,淡淡的说道:“看来是我高估了你的骨气。”

········
第8章 你个破落女,凭什么跟我斗?
········
安然整个人如同虚脱般,无力的跪在地上。浑浑噩噩的捧起洒落的骨灰,一点一点装回盒子里。

“易秋彤,你会遭报应的!”

安然嗓音低沉沙哑,声音不大,却掷地有声。可是易秋彤却仿佛听到了一个不得了的笑话,哈哈大笑起来道:“报应?现在安家是我的,你这个破落女,凭什么跟我斗?”

安然低头,捏住骨灰盒的手指泛白,她讨厌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

逃了五年,还是成了易秋彤的提线木偶。

抬手擦去脸上的泪水,安然看着易秋彤沉声说道:“让我做嫁过去可以,但是我有条件。”

易秋彤见安然竟然还敢讨价还价,顿时有些怒不可遏:“不可能!你不答应,我就让你爸妈跟屎尿为伍!”

没成想安然也没生气,反而淡然回击:“安晴现在还控制不住鼻涕眼泪吧,你确定华家会让她进门?”

这下可是戳到了易秋彤的痛点,女儿安晴从小被她宠的骄纵任性,要什么有什么。

留学半年在外面乱搞也就算了,竟然还染上了吸毒的毛病!

如果不是因为这次跟华家的联姻,把安晴叫了回来,他们还不知道猴年马月才会发现。

易秋彤咬牙压住心中的怒气道:“我劝你最好别狮子大开口!”

安然缓缓的将父母的骨灰盒抱住,愣愣的看着碎成几块的墓碑,开口:“我爸妈虽然死的仓促,但是也应该葬在安家陵园。”

安父安母当初突然去世,群龙无首。安然的伯父安鸿才利用这个机会,煽动其他恐慌的股东,把控了安氏集团,随后鸠占鹊巢,把安然赶出了安家。

因为自己的弱小,父母只能葬在公墓,这是安然心中最深的痛。

易秋彤咬牙切齿,脸色变了数遍,最后恨恨的道:“行,我答应你!”

易秋彤回家后,径直冲进了女儿卧室。

安晴这会正在床上浑身发抖,甚至开始撞墙。

看到妈妈出现,立刻扑上去,抱着易秋彤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道:“妈,求你了,给我弄点k粉吧!”

易秋彤恨铁不成钢的把安晴一脚踹开,骂道:“你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呢!嫁到了华家要什么没有,你竟然去吸毒!”

易秋彤叫来医生,给安晴打了一支镇定剂。

良久,安晴才安静下来,常出一口气道:“妈,你事情都办完了吗?”

让安然代替安晴嫁过去,不全是易秋彤的想法,安晴才是最大的促成者。

她心中已经有了打算,等戒毒成功,她再去补一下膜,然后所有的锅都推给安然,重新当上华家少夫人。

易秋彤恨恨的看了女儿一眼道:“你还有脸说!要不是你闯出这么大祸,我用跑东跑西给你补漏吗?”

静下来的安晴可就不是那么好吆喝的了,她脸一沉:“妈,你刚才那一脚我还没忘呢!”

易秋彤刚要发作,身后却传来了一声咳嗽声,安家掌权者安鸿才出现了。

“这件事确保会万无一失吗?”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