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沉年花惜落–沉年花惜落TXT免费下载

沉年花惜落

沉年花惜落–沉年花惜落TXT免费下载

主角: 顾倾之, 白修然

字数: 1,017,056

状态: 已完结 共 355 章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好看的小说推荐(www.sossw.com)

一宠成婚:想她顾倾之,年方十八,貌美如花,家世显赫。 怎么就找了一个二婚夫君,还带着一个六岁孩童? 一朝醒悟,后娘难当,还请夫君赐她一封休书,自在回娘家! “相爷,不好了,刘公公传话过来,夫人当着皇上的面,请求下堂。”小厮又着急的说道。 “是吗?”白修然森然一笑,让旁边的小厮冷汗直冒,咋感觉自家相爷黑化了。 “你把这个帖子交给刘公公,让他帮忙给皇上带一句话,就说修然连家事都管理不好,恐难帮助皇上管理国事,还是辞了这官,回归乡野。”

沉年花惜落全文阅读

········
第1章 嫁人
········
四月三日,清明时节。

宜立碑、祭祀、入殓、除服、成服;忌安床、嫁娶、作灶、入宅。

天还下着毛毛细雨,已有人家提着香宝纸钱去给先人上坟了。

香陵城的大街上,却是出现了奇怪的一幕。

一张喜气洋洋大红色的软轿,八人共同抬着,唢呐声吹的震天响,锣鼓声敲的是让人躁,路上的行人纷纷看了过来,眼中怪异之极,这是哪个二缺在这一天成亲了?

都说成亲要挑个吉日,这位到好,专挑了这么个日子,看来是不想好好过日子了。

顾倾之坐在轿子里正心烦,头都撞了几次轿子壁上。

她也是倒霉。

清明小长假,跟闺蜜约好了去游玩。

结果家里那位九十八岁的祖宗死活要回去扫墓,点名只让她陪着去。

她家那祖宅就在一个偏远山村里,村里人都出去打工,基本没人了,就是一个空着的村子。

白天看都鬼气森森的,晚上就更恐怕了。

她家祖宅就在村子最中间,原先还是一个大宅子,年久失修,残破不堪,植被占领了这个地方,她是不想来这个地方的,谁家的祖坟是埋在院子里的,太晦气。

据她家族口口相传,那坟里葬的是一位女子,到底是她家多少代祖宗,就不得而知,只知道生在巨商之家,长的是如花美貌,心地善良,可惜所嫁非人,年纪轻轻就被人陷害,最终落得英年早逝,凄惨下场……

顾倾之每每听到这个故事,总免不了嘘嘘两句,这人得多蠢,长的漂亮,家里还有钱,挑来挑去,挑了一个二婚的嫁了,那男人还有个儿子,就这智商,她不死谁死。

最让她不爽的是,她那位祖宗跟她同名,同叫顾倾之。

她就不知道她老爹老妈怎么想的,中国文字那么多,挑来挑去,给她挑了一个祖宗的名字。

“姑娘,到了。”外面媒婆喊了一声。

顾倾之听的更烦了,好端端扫一个墓,天降雷电,旁边树上的老鸦没劈着,直接劈她身上,就这么莫名其妙给穿了。

穿来第一天,她发现她成了这位跟她同名的祖宗。

今这日子,还是她给选的。

不知道之前那位顾倾之是怎么作的,反正她就轻飘飘的来了一句,要是今天不成亲,她就不嫁了,谁都知道今天不是一个黄道吉日。

她那位溺爱成瘾的父亲,竟然给答应了。

硬是上门跟白家人商量成功,答应今天成亲。

轿子门被踹开,透过红头盖,就看见一双穿着藏青色云纹靴的人站在了自己面前,男子背过身来,做半蹲之状,似要她爬到他的背上。

顾倾之很犹豫,她是极不想嫁人的,根据她家族流传下来的说法,这嫁过去,不到两年,她就该翘辫子了,人生如此美好,何必为了一个男人葬送了自己的青春。

“姑娘,赶紧的,时辰快过了。”媒婆见着着急,一把拉住她往男子背上靠。

要不是看在顾家给了大把的钱的份上,她才不会伺候这位小祖宗。

真真是,那么一位人中龙凤,让这位顾家大小姐给赖上了,让人惋惜。

天下谁人不知白家长子白修然,五岁成名,八岁名噪天下,十二岁入朝为官,十六岁拜为丞相,可谓是一个传奇。

多少女子将他视为梦中情人。

哪想,这样一位传奇人物,被迫娶了这么一位骄横霸道的女人。

········
第2章 大公鸡拜堂
········
不情不愿被人背着进了喜堂。

四周因为她的到来,出现短暂的安静,顾倾之也不在意。

整个香陵城都知道,她这个夫婿,是她胡搅蛮缠来的。

谁让她好命,摊上一个好爹。

顾雷霆是天罗国有名的大富商,涉及钱庄、玉器、房产、丝绸等等,只要是赚钱的买卖,就有德贤庄的标记。

他这一辈子,就顾倾之一个女儿。

可谓是宠上了天。

要海底的珍珠,派人去捞,要看天上的星星,给建了一座摘星楼。

大概也就这一股溺爱,把顾倾之养成了骄横跋扈、目中无人、脾气残暴之人,她不想读书,没人敢逼,她不想学刺绣,没人强迫,就连女人从小的三寸金莲,由于她怕疼,也没有去裹脚。

但是若她想得到的东西,必须去给她完成,不然哭闹还是小的,打砸算轻的,打人都不是事。

一个人品如此不好的人,这也是为什么,世人对她的风评如此的差。

就这么一个差劲的女人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让名闻天下的丞相大人娶了她。

按说那可是丞相大人,除了皇上,就属他最大啊,谁人能强迫他娶一个女人了?

但是,顾倾之就成功了。

冲着这一点,招了多少女人的妒忌。

凭什么她顾倾之能嫁给白修然?

若论本事,哪个都比她强。

以前有个秦紫衣,她们比不过也就罢了,毕竟江南第一美女兼第一才女之名,不是谁都能获得。

好不容易,秦紫衣英年早逝,私底下好多人偷偷乐了,这下她们总有机会吧?

可惜,任凭好多人来说媒,白修然自此再不提娶妻之事。

这次莫名娶了顾倾之,让多少女子气的直落泪。

“吉时到了,我们赶紧拜天地吧。”媒婆跟在旁边张罗。

就听见一个男子中气十足的喊道:“一拜天地,二拜高堂,三拜……”

“喔喔喔~!”

一阵公鸡的打鸣声,彻底打断了拜堂礼。

顾倾之一把拉下头上的红盖头,对面一只红黑相间的大公鸡正欢快的打着鸣,大红的鸡冠瞧着要多刺眼就有多刺眼……

看了一眼抱着公鸡的男人,再扭头瞧了一瞧看热闹的众人。

很好,非常好。

感情从一开始,那个白修然就没有出现,找了一个人来背她,再找一只大公鸡跟她成亲,看着白家主席位上,一个人都没有,想必也是知道这事,所以才一个都没来。

看众人这神情,也是知情的,原来就她一个人不知道。

把她当傻子耍了。

他这是打她的脸。

白修然,这梁子,可是跟她顾倾之结下了。

本来她也不想嫁给白修然,但是也容不得别人如此羞辱她。

众人面上不显,心底却是幸灾乐祸,活该,强扭的瓜不甜,还偏偏胡搅蛮缠的嫁了过来。

新郎不在,她只怕成了整个香陵城的笑话。

突然,就见一脸不悦的女子,抬起右手,朝前走了几步,众人心底暗叫一声不好,只怕这个抱着大公鸡的男人要遭殃了。

“原来不知我家夫君是个公鸡变的,我瞧着甚是喜欢,晚上就把它炖了吧,饭桌上,我要看见这盘菜。”顾倾之极温柔的摸了摸公鸡的脑袋,末了,拿食指点了点公鸡的头,“小淘气。”

众人傻了,跟预想的不一样啊。

按照顾倾之的脾气,还指不定把丞相府闹的鸡飞狗跳了。

这就完了?

········
第3章 各怀心思
········
顾倾之也不傻。

主角都不在,就一群看热闹的人,她又不爱唱独角戏。

“行啦,都散了吧。”反正也没有宾客,她也不打算让人当猴看了。

“可是,礼还没行完?”一个穿着灰色布衫的中年男子为难的说道。

顾倾之特意瞧了一眼说话的人,八字小胡子,表面谦和,两眼不大却藏着精光,一看就不是老实人。

“怀玲,给我找一只老母鸡,要芦花的,漂亮那种。”顾倾之轻飘飘的说道。

赵怀玲是她陪嫁的丫头,这会听见顾倾之的话,“小姐,你要母鸡干什么?”

“给它配对啊。”顾倾之又是温柔的摸了摸公鸡的头,“母鸡配公鸡挺好,等这俩拜好堂,都给我一锅炖了吧。”

众人面面相觑,貌似跟传闻有些不一样。

“这拜堂的我也给找到了,怎么样?还有事吗?”顾倾之特意看着中年男子。

“没事,没事。”他还能说什么。

顾倾之也没让媒婆、喜婆陪她进新房,直接让人给她找一间房休息去了。

今天这一出,也是她没有想到的。

本来她穿过来的时候,也强烈要求不要嫁。

没想到一向溺宠女儿的顾雷霆,生平第一次大发脾气,“我什么都给你弄好了,你说你不嫁,日后你闹着再嫁,打算再用什么招?上吊你也用了,跳河也跳了几次,毒药也买了几包回来。不就是哭着闹着要嫁给白修然吗?这会儿你又闹脾气不嫁,你要再这样,以后别指望我管你。”

作为一个现代女性,能屈能伸是必须的,惹谁,也不能惹这么一位金主,再说,白修然不愿娶她,即使嫁过去,肯定也想着法的要休了她。

要是白修然休了她,到时顾雷霆肯定也没话可说。

等她自由后,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游,就冲着她这颜值,再加上她这便宜得来的富豪老爹,日子要活的多滋味就有多滋味。

再过几年,她把这位祖宗以前留给众人的印象彻底颠覆,反正她爹有钱,多多做点善事,再凭着她这聪明样,替她那祖宗洗洗形象,没准再上门提亲的人,踏破门槛都说不定。

傍晚时分,丞相府后门口一辆马车悄悄驶进去,一个五六岁长的像瓷娃娃的孩童从里面下来,接着一个长身玉立的男子也从里面下来。

“相爷,你可回来了。”起先留着八字胡的男子匆匆赶了过来。

“怎么,她又在闹?”这个她,两人都知道说的是谁。

“爹,我先回房了。”白晨轩虽是一个孩童,说话形态却是很老成,他也不打算听大人说什么,就像,他知道今日他爹被迫娶亲,却没有出现在礼堂,而是等着他放学后,接着他回来了。

见着白晨轩被下人带着离开,白修然才转头看着八字胡男子。

男子一五一十将今天白天的事,事无巨细的讲了一遍。

“你说她没闹,什么也没说,就回房了?”白修然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虽说他不是很了解顾倾之,但也被顾倾之拦过几次,那个女人什么脾气秉性,他自认看的一清二楚。

今日倒是唱的哪一出?

或是,身后有哪位高人指点了一二?

“相爷,我让人把院子盯着紧紧的,可是这位夫人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出来,好像还在睡了?”

“行了,是狐狸总要显形的,不用管她,她要闹,就让她闹。”他还怕她不闹。

········
第4章 下马威
········
一夜好眠。

顾倾之是整整睡了一天一夜。

莫名其妙穿过来两天,她虽说胃口极好,但也不是缺心眼,一个陌生的环境,谁都不认识,要不是她连自己这位祖宗的记忆给接收过来,没准连顾雷霆那里都糊弄不了。

她之所以坦然接受嫁到丞相府,最大的原因,也不过是丞相府那边的人不熟悉她,哪怕她出现什么差错,也不会有人怀疑。

两天没有好好合过眼,没想到,穿过来,睡的最好一觉,竟然是在丞相府。

“你们家小姐还没醒吗?”门外有谁不耐烦的问道。

“你小声点,我们小姐起床气大着了,要是惹她生气,可就有大麻烦了。”这个声音虽然压的低低的,但顾倾之却听出来,说这话的是她的陪嫁丫头赵怀玲。

“你们家小姐也太能睡了点,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没起床。”来问话的男子也是无语了,睡了一天一夜了,还没见她起来,旁人又不敢去打扰她,“不会出事了吧?”

一个正常人,怎么也不会睡这么久吧?

虽说,他挺讨厌这个女人死皮赖脸的嫁到丞相府,但要是人死在他们丞相府,到时候相爷肯定有大麻烦的,毕竟顾雷霆可不是普通的人。

“吱~!”

只听门开的声音。

两人同时回头去看。

顾倾之还穿着昨天的喜服,懒散的靠在门上,“大清早,干什么了?”

“顾姑娘,我是丞相府的管家,我叫王仁义,我……”

话还没说完,就见顾倾之不耐烦的把手抬起,打断他,“姑娘?”顾倾之对这个称呼很玩味,人都住到丞相府了,竟然还被称为姑娘,是不是说明,谁都没承认她的身份。

“夫……夫人。”王仁义硬着头皮唤了一声,“您刚过来可能还不知道我们丞相府规矩,以前秦夫人刚嫁过来的时候,第二天是要到白府给白老太君他们敬茶的。”

提到上一位丞相夫人,王仁义满满的敬重。

“行吧,容我梳洗一番。”初来乍到,总得要低调一点。

白府跟丞相府就隔一条街,坐着轿子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就到了白家大院门口。

顾倾之被引到大厅的时候,白家一大家子都在吃早餐。

众人只是轻飘飘的看了一眼,又回头各自吃着各自的饭,好像没看到她似的。

顾倾之也饿了,睡了一天一夜,这会肚子里没食,一闻着味,肚子最先叫起来。

安静吃饭连点声响都没有的大厅,因为她肚子一通乱叫,又把注意力全部吸引过来。

顾倾之瞧的清楚,有好几位年轻女子不屑的撇了她一眼。

“你就是顾倾之?”主位上,一个鹤发老太太威严的问着她。

这不是明摆着吗?

她要不是顾倾之,还用到她白府看人眼色。

“奶奶好。”顾倾之甜甜的喊了一声。

白老太君别有深意的瞧了她一眼,“当我们白家的孙媳妇,就要守我们白家的规矩,这都什么时辰了,你这会才来?”

啧,这是打算给她来个下马威了。

顾倾之越发谦逊起来,做洗耳恭听状,天真的回道:“奶奶您说,是鸡鸣前过来,还是鸡鸣后过来,我保证准点到。”

“白福,你来给她讲讲我们白府规矩。”白老太君根本就不搭理她,让一旁的老者给她讲规矩,又慢悠悠的吃起早餐。

顾倾之心底默默的鄙视一番,从她刚才看到的,桌上没有空出一副碗筷,就知道,这白府的人没打算让她上桌一块吃。

这是明显的欺负人!

········
第5章 受气
········
这位白福老管家,尽职尽责的给顾倾之讲着规矩。

连衣食住行、言行举止都事无巨细的讲的透彻,听着顾倾之昏昏欲睡,连肚子闹腾也顾不上了,要不是白家众人都等着瞧自己热闹,她早就回房再睡一个回笼觉。

半个时辰后,白福依旧没有停顿的意思。

想借着吃饭,来看热闹的人,也吃不下去了。

等着人陆陆续续的离开,白老太君才不经意的开口:“算了白福,讲这么多,她也未必记得住。”

可不,她反正一个字都没有过脑子里去。

“倾之啊,你来跟我讲讲,你听进去多少?”白老太君话锋一转,突然问她道。

她早就看出来,顾倾之根本没有在听。

顾倾之脸色都没有变一下,笑的弧度恰恰好,“奶奶,我觉得光听一遍,总是不够的,还须得每日读上一遍,才能把这规矩记的熟络,不如,您让白管家给我摘抄一份,我好日日瞻仰。”

她就是小心眼,让她站着听了这么久的话,礼尚往来,她总该还回去的。

要是把刚才原话都写出来,那就有的写,没个几天是写不完,想想,就很爽。

当然,要是不想写那么多,以后谁再跟她讲规矩,就把这摘抄本拿出来,上面没有的,她可不认。

白老太君没想到她会说出如此的话,而且话里挑不出毛病。

又说了几句,白老太君才放她离开。

出了白府,顾倾之回头看了一眼这深宅大院,纵使全天下的女子都想嫁入白府,她也弃之如敝履。

“小姐,白府是不是特气派。”赵怀玲见着她看白府,想着小姐终于如愿以偿的嫁给丞相大人,肯定也想跟白府打好关系,所以特地讨好的说道。

顾倾之不轻不重的看了她一眼,赵怀玲吓的立马闭上嘴,头低着,不敢看她。

这一切被轿子旁边的管家王仁义看在眼底,果然传闻没错,连自己的贴身丫鬟都怕她,真不知道以后在他们丞相府闯什么祸?

顾倾之很无奈,她又不是老虎,把一个小丫头吓成这样。

“行啦,去天香楼。”她一天都没吃东西,快饿死了。

“夫人,您还是请回府。”王仁义拦住她,虽字字带着客气,却生疏的很。

“怎么?”顾倾之刚才白府受了一肚子气,这会一个管家又让她怄气,心情非常不爽,语气加重,“这是丞相的意思?还是你的意思?”

竟然不准她出去走动,当真觉得她好欺负。

“夫人还是不要为难小人。”

“我看是为难我吧。”顾倾之气急反笑,“我只是嫁到你丞相府,可不是卖身给你丞相府,限制人身自由这一套对我不管作用,有什么话,让白修然亲自来说。”

说完这话,也不瞧众人,独自离开。

赵怀玲赶紧对着王仁义解释道,“我们家小姐不是故意的,你们千万不要在意,小姐只是说的气话。”

小姐出嫁,老爷特意让她当的陪嫁丫头,为的就是看住小姐,不要出什么乱子。

要是小姐真的闹出什么事,老爷肯定是唯她是问。

王仁义看着快哭出来的小丫头,内心感慨,这么好的孩子,怎么就当那混世魔王的丫鬟。

天香楼二楼面对大街的一间房内。

两个年轻男子对坐着。

一人穿着紫衣,上面绣着仙鹤呈祥的暗纹,显得低调而华贵,另一人穿着藏青色衣服,袖子衣领处,绣着深色藤蔓,不难看出两人都是人中龙凤。

········
第6章 初相遇
········
“修然,看你气色不错,想必昨日新娘子让你满意啊。”紫衣男子打趣道。

白修然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大皇子真爱开玩笑,明明昨日拜堂,我在你府邸。”

顾倾之哭着闹着,死活要嫁给他,是整个香陵城都知道的事。

谁都知晓,他是迫不得已娶的她。

“停停,打住啊,你这话怎么那么使人误解了。”赵弘文赶紧说道。

“大皇子,今日约我出来,不是为了吃早餐吧?”白修然瞧了瞧外面的大街,阴了几日的天终于放晴,好多小贩卖着东西。

“其实我是打算让丞相大人替我看看青儿姑娘是不是真如传闻中一样,长得貌若天仙。”青儿是飘香院的头牌,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又善解人意,很得香陵城达官贵胄的追捧。

千金都难买美人见一面,听说,她今天会从天香楼过。

白修然这才瞧着他,似笑非笑的嘴角勾起,似看出来他说话的真假。

赵弘文尴尬的咳嗽一声,他这位好友什么都好,就是太聪明。

“其实我刚刚得到消息,上次贩卖奴隶的那批人中,有一个人逃了出来。”赵弘文正色说道。

天罗国作为一个大国,下面有好些附属国,难免有些不听话的出来闹事,被镇压后,失败的人就会作为俘虏被天罗国的贵族带回去,作为自己的私有物品。

这些俘虏,贵族们都有生杀大权,女的他们可以随意玩,或者卖到窑子,男的作为牲口,可以卖,可以当猎物杀掉。

后,上代皇帝觉得这有违天道,就废除了这项制度。

所有战俘,除了闹事的罪魁祸首,平民百姓一律放掉。

但这就触及到了某些人的利益,他们明面上服从,私底下依旧贩卖奴隶。

毕竟奴隶的作用还有挺多,可以当免费苦力,供他们挖矿或者其他,反正人死,也没人追究。

赵弘文这次就是在查还有哪些人还在做这害人的勾当。

白修然脸色也是一禀,深知这事严重性,“大皇子如何能判定,这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会有你想等的人?”

“嘿嘿,秘密。”他的探子好不容易得来的消息,不可能错。

“让让。”大街上,一个男子驾着马车急着赶路,差点将一个倒霉蛋给撞上了。

顾倾之就是那个倒霉蛋,刚瞧见天香楼三字,就有一辆马车冲她撞过来。

压了半天的邪火,这会儿全部爆发出来。

“你怎么驾的车,给我下来。”

“姑娘,对不住,我这有急事,不好意思啊。”男子不想惹事,赶紧道歉。

“有急事就乱撞人啊,赶紧给我下来,我们去衙门评评理,要万一把人撞伤撞死撞残,是不是一句道歉就了事。”她现在就是标准胡搅蛮缠。

刚刚瞧着马车直直撞过来,她吓得小心脏都快停止跳动了,肢体都仿佛僵住。

“你这不没事么。这样姑娘,改日,改日我一定请你喝茶赔罪。”男子压着自己情绪,讨好说道。

“不行,你今就得请我喝茶,刚好就这家。”顾倾之指了指旁边的天香楼。

“你这姑娘怎么这么不讲理了。”男子也急了。

旁边好些人都注意到这边,一个漂亮女子横眉冷对的拦着马车,故意刁难。

“这不是顾倾之吗?”二楼之上,赵弘文诧异的说道。

不是她,是谁。

白修然没有接话,放眼看去,冥冥之中,顾倾之似有所感,也抬起头。

两人眼光在空中交缠……

蓦然,顾倾之笑了,朝着他招招手……

········
第7章 英雄救美
········
“你等等啊,我找着人来评理,要是他说你没错,我就让开。”顾倾之指着白修然说道。

不过是随意一憋,竟瞧见一大帅哥。

眉如峰,眸如星,一张脸分外好看,最主要的,顾倾之觉得此人不是一般人。

原谅她此时不知道那人正是白修然。

她穿越过来,虽说接受她祖宗全部记忆,但是,她这是第一次见到白修然。

赵弘文瞧着有趣,顾倾之以往看白修然的神色,除了迷恋还是迷恋,可是现在,她眼中清明,似见一个陌生人般。

“修然,她这是唱的哪一处啊?”赵弘文打趣道。

“欲擒故纵。”白修然淡淡扬眉,没打算下去帮忙,从她嫁入丞相府开始,这个顾倾之好像收起所有的坏脾气,表现的从容大方。

是狼总要吃羊,一个人的秉性不可能说变就变,他等着看她到底玩什么花样。

“姑娘,你到底让不让?”男子也火了,最后一次问道。

“不让。”顾倾之也急,刚刚马车急刹车时,沉重的车帘晃动一个角,她眼神贼好的瞧见马车内有谁嘴上塞着布团,明显是有人被绑架了。

如果她此时大喊大叫,没准男子会逃走,自己也会有危险,为了稳住此人,她只好假装被吓住,拖延此人。

只是楼上的人,为什么迟迟不愿下来?

眼见着马车上的男子暴怒,马鞭扬起,顾倾之内心交战无数遍,让?不让?

一鞭子挥下,顾倾之想躲也来不及,唯有认命的闭上眼睛,好不容易做次好事,竟然得到这个下场。

“欺负一个姑娘家,似乎不好吧。”耳畔,一个男子中气十足的嗓音响起。

顾倾之慢慢睁开眼睛,一张英俊的男子脸出现在眼前,他的手上拽着一根马鞭,眼睛锐利而坦率。

萧以东站在一边从头看到尾,在顾倾之差点被鞭子打的时候,才出手相助。

不管谁的错,他是见不得男人欺负女人。

马车上的男子慌神了,赶紧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有急事,所以才急了点,还请见谅。”

“那不是顾倾之吗?”有路人认出她来,纷纷开始指责,“这驾车的怎么惹到这么个混世魔王,这下要倒大霉了。”

顾倾之嘴角抽了抽,要说人坏话,不背后,至少也要小声点,让她听见是怎么回事?

尴尬的朝着帮她的男子笑了笑,“英雄,帮人帮到底,这人马车里绑着人,切不可让他跑了。”

马车上的男子脸色都变了,眼露凶光,“你胡说什么。”

“胡没胡说,看看不就知道了。”有个男人站自己旁边,顾倾之底气也足了些。

萧以东有些意外的看了她一眼,刚开始以为她胡搅蛮缠,未想是借题发挥,这份机智实属难得。

至于她说的是真是假,掀开帘子就知道。

萧以东朝前一步,马车上男子瞳孔一缩,手中缰绳一拉,马儿受令,朝着顾倾之撞过去,似要逃走。

顾倾之眼巴巴看着马儿硕大的头要与她来次亲密接触,苦笑一声,这次不死也重伤。

一只手突然搂住她的腰,将她拉到一边。

顾倾之闻到一股清淡的香气中夹杂的墨香,抬起头,眼中出现了笑意。

“公子,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以身相许如何?”她纯属玩笑。

白修然嘴角抽了抽,她是装疯还是卖傻?

········
第8章 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
········
赵弘文跟在后面,瞧着有趣,刚想说点什么,白修然一个眼神就使了过来,他叹了一口气,还是看戏算了。

“姑娘是对着谁都以身相许吗?”白修然松开手说道。

顾倾之瞧着他,听着这语气,貌似在嘲讽她,哎,戏文上不是老写吗,美女遇难被大侠相救,一般都是以身相救的,难道是她说出来的,就不灵了?

不过,她也就随口一说,现在却下不来台。

好在,她是现代人类,自己给自己找个台阶还是挺容易的,“公子,相许这个问题,我们可以私下讨论,现如今最重要的是马车里被绑架的人。”

“你不要血口喷人,我马车里怎么可能有被绑架的人,无凭无据就随意冤枉人,天罗难道没有王法吗?”马车上的男子高声嚷道,引得往来路人纷纷停住观看。

见事态越来越严重,顾倾之才不在乎,“如果你马车里没有绑架的人,我顾倾之亲自上刑部领罚,但是你敢让我看吗?”虽是短暂一憋,她看的分明那马车里就有人被绑着。

马车上的男子恶狠狠又瞪了她一眼,看来今天凶多吉少,在众人眼前,突然弃车想要逃跑。

萧以东眼快,飞身一踹,将逃跑的男子踹翻在地,三下两下把男子擒拿住。

白修然走到马车边,一掀帘子,男男女女绑着五个人……

帘子放下,白修然朝着赵弘文使了一个眼色,两人走到一边,似在说着什么……

顾倾之狐疑的瞧着这两人,长的一表人材,不会跟那个被制服的男子有关吧?

刚刚让他们帮忙,都没出现,这会更是可疑,偷偷在一边不知道商量什么?

“大侠,你觉不觉得那两人也有古怪?”顾倾之移到萧以东旁边,小声的说道。

萧以东古怪的瞧了她一眼,“你不认识他们?”

她应该认识吗?

顾倾之好奇的问道:“这两人很有名吗?”以那两位的样貌的确百里挑一,难道是?

顾倾之脑中灵光一闪,有种不好预感。

“大皇子,丞相大人。”萧以东朝着她身后行了一礼。

顾倾之顿时斯巴达了,不满的瞪了萧以东一眼,为什么不早说。

假装自然的转过身,顾倾之朝着紫衣男子甜甜的唤了一声,“夫君。”

周围死一般的寂静。

这下不止萧以东,就连赵弘文跟白修然都一脸古怪的瞧着她。

顾倾之头皮一麻,视线在紫衣男子跟青衣男子之间流转片刻,传闻白丞相一向温文尔雅,如三月春风让人感到亲切,刚刚那个青衣男子不管说话还是瞧她,都带着蔑视,应该不是他吧?

赵弘文反应过来,嘴角挂着有趣的微笑,拍了拍白修然的肩膀,“我的丞相大人,你这小媳妇甚是有意思,竟然乱认夫君。”

“哼。”

白修然轻哼一声,不搭话……

“呵呵。”顾倾之感觉有一万匹羊驼从头顶呼啸而过,不带这么玩人的,特尴尬的搓了搓手,“瞧您说的,我怎么可能认错,只不过跟大家开个玩笑。”

她是打死不承认,认错人了。

在场都是聪明人,当然知道哪些是假话,哪些是真话,大家也不戳穿,当然,赵弘文是在等白修然的反应。

顾倾之觉得再呆下去,就更尴尬了,立马继续说道,“既然坏人已经被抓住了,马车里的人也跟我没关系了,诸位慢慢忙,我去吃个早餐。”

说完,就往天香楼里窜。

赵弘文出手拦住她,看的却是白修然,“刚好我们楼上有包间,一起吧。”

顾倾之他也见过两回,总喜欢拦着白修然的轿子,一脸理所当然的说要嫁给他。

那股骄蛮劲任谁都受不了。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