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农女强宠小丈夫-农女强宠小丈夫全文txt免费阅读

农女强宠小丈夫

农女强宠小丈夫-农女强宠小丈夫全文txt免费阅读

主角: 楚寒, 白玉珩

字数: 869,725

状态: 已完结 共 411 章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好看的小说推荐(www.sossw.com)

一宠成婚:刚从冰窟窿里上来就被一顿拳打脚踢,欺负姐姐我没倒过来时差?削伯娘,揍婶子,砸叔叔,楚寒的名头转瞬打响!看着那无良的小相公,楚寒撇嘴,这么精明咋还让人欺负了这么多年?男人曰: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呵呵,呵呵,我是天时呢还是地利还是人和呢!

农女强宠小丈夫全文阅读

········
第1章 倒霉的重生
········
楚寒觉得她倒霉透了!

你说死都死了,就让她死个透呗,干嘛又送她重生?

生也行,可怎么就又受冻又挨打?刚喘口气的工夫,这脸上都不知道被抽了多少巴掌,身上被踹了多少脚了?

老娘不发威,你这是把我当成病猫了?

就在她刚要支愣着起来的时候,一个小身板砸了下来,差点没把她的肺砸出来!

哎哟我——

“不要打我嫂嫂……”

然后她就被抱住了。

只是抱住她的小身板比她抖的还要厉害,可抱着她的双手,却没有一丝放松!

楚寒挺愣的。

转着僵硬的脖子,就看到一个粗壮的妇人,伸手不住地点着她,那嘴更是一张一合,一张一合……

晃了晃脑袋,才听到那胖女人在骂她。

合着她刚才被抽的耳鸣了?

“你个小贱蹄子,买你是来冲喜的,你敢给我寻死?你个小骚蹄子,我打死你……”

这女人一边骂一边伸脚踢了过来。

楚寒挣了下,竟然没有挣开小丫头的双手,耳边却是她焦急的求救,“大娘,求你不要打了,不要再打了……”  

粗壮的女人是白家大媳妇王大枝,此刻她非但没有停下脚,那脚更是一路飞起。

楚寒那暴脾气可就上来了,拍了拍破衣褴褛的丫头,“来,你让一下……”

声音虽然弱的像猫崽儿,却也因为王大枝转移了她的注意力,就觉得身体里有股洪荒之力无处发泄!

白幻灵傻愣愣的被楚寒扒拉一边,就看到楚寒瞬间抱住王大枝踢来的脚。

也不知道是怎么拧吧的,反正就听“砰”的一声,粗壮的王大枝直接挺挺地摔了下去。

楚寒冻拍了拍手从雪地里站了起来,也没理会瞬间没声的人群,拉着护着自己的白幻灵,说道,“走了,回家!”

一群没人性的王八蛋,就看着她这么一个八九十来岁的小孩儿被打,奶奶个爪的,都给她等着!

结果才迈了两步,就听到一丝丝细微的“咔吱咔吱”声。

猛然间想起了什么,抓着幻灵就地一滚,然后,一声清脆的“咔嚓”声传来,接着便是众人的惊叫。

再回头,嗯,那群王八蛋全掉冰窟窿里了!

——

破屋烂墙,褴褛衣裳!骨瘦嶙峋,面黄饥瘦!

这就是楚寒被拉进屋后的第一感觉。

耳边是白幻灵慌乱的叫声,“娘,快点拿棉被来,嫂嫂掉冰窟窿里了……再不暖暖,一会不能拜堂了!”

嘛?拜堂!

楚寒猛地咽了口水,是了,她记得她是一身的红衣服,就是薄的有点可怜人。心里顿时美了,老天爷对她也还是不错的,给了她青春还赠送丈夫一枚!

只是……这丈夫是不是太小了?

那炕上坐着个脸色冰冷的少年,楚寒看过去的时候,他也恰好看过来,却在对上楚寒的视线之后,冷漠的将脸移开。

楚寒皱了皱眉,她怎么觉得人家不大愿意啊!瞧那脸黑的,都快赶上锅底了!这种“牛不喝水强按头”的感觉,让她老大舒服了。

余光里,楚寒的表情一丝不落全被白玉珩看了去。

冲喜这种祸害人家清白又伤天害理的事,他白玉珩不屑做,更不要说眼前这个瘦瘦小小还从头到脚都是冰坨的小丫头,更让他不忍。

他虽身体不好,可自小便熟读诗书,明白事理,心中打定了主意,自不会改。

即便是母亲一时被人蒙蔽,听信谗言,他也是万万不肯屈就的。

故而只当没看见一般,整个人以一种拒绝的姿势,靠墙坐着。

正神游外太空的楚寒,双手被一粗糙的手掌包住,她一抬头就望入一双满是哀求的双眼。

“姑娘,你……你就可怜可怜珩儿吧,娘实在是没法子了,不然,娘不会逼你跟珩儿拜堂……”

“咯咯咯……”楚寒一张嘴,话还没说出来呢,那上牙便打起了下牙,寒意也瞬间从脚底上升,整个人都不好了。

“快快,上这炕上来,这里暖些……”妇人说着,便将她往炕上推去。

“娘——”一直未吭声的白玉珩开口,“不可!”

被推在炕边的楚寒,便轻轻的咬了下唇,虽然她也明白在古代男女授受不亲,也看的出那炕上的被子没比她的衣服厚到哪里,可她如今都冻成这样了,哪怕是献爱心,也不至于直接挡着人吧!

“珩儿……娘都是为了你好,你……怎就如此固执!”

少年冷着脸:“儿子的命是命,难道这小姑娘的命就不是命了么?”

妇人看了楚寒一眼,扯着少年的手,压低了声音:“你这个傻孩子说什么呢!你大娘说了,这姑娘的八字跟你最合,拜堂后,你的病就好了……”

妇人边说边流下了眼泪。

“愚昧!”少年断然丢下两字,便再也不肯开口,那炕,也没有让楚寒上的模样!

妇人眼神复杂看了一眼少年,终是转了头说道:“幻灵,去倒点水来……”

白幻灵应了一声就跑了出去,没一会端了个碗回来,“嫂嫂,你快喝点……”

楚寒抖着两手捧过那碗,才喝一口便哭了,“姑娘,咱没热水吗?我牙快冰掉了!”

白幻灵瞬间满脸通红,“没没没热水……”

那妇人的脸也讪讪的,另外还有仨更小的女孩儿,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正躲在妇人的身后,偷偷的往楚寒这边看。

楚寒算是看明白了,指望别人,她今天得活活冻死在这里,所以她打算自己去找点柴,烧点水。

当然在这之前,她也得弄条被子取取暖,所以,白玉珩身上的被子就被她毫不客气地拽了过来,刚一动,却被妇人拦下。

楚寒打着哆嗦口齿不清地说道,“我,我只是想烧点火……”

然而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这家穷的连根柴都没有!

那灶台上,只有一个深深的大坑,锅已不知去向!

回头,看向那跟在身后白幻灵,“你们是神仙吗,都不用烧水煮饭!”

“哇!”

可楚寒哪里能想到,她只是调侃一句,白幻灵竟然瞬间嚎啕大哭起来!

········
第2章 太跋扈了
········
“哎你别哭啊……我我开玩笑的……”楚寒最怕人哭,因为她向来不会哄人。

“啊呜呜呜……为了给哥哥治病,家里早就债台高筑了,爹在的时候还能赚些银两,如今爹不在,娘,娘……呜呜呜……大娘说娶个嫂嫂这是最后的法子……可家里没钱,所以,能卖的就全卖了……”

楚寒:“……”

楚寒只觉得头顶飞过数只乌鸦,满头黑线。合着这丫头是在告诉她什么叫做一贫如洗,什么叫做冲喜新娘啊!

不过眼下她也不想管冲不冲喜穷不穷了,她就想弄点火取个暖!扬头四下看了看,行吧,就那栅栏好了!反正东倒西歪也拦不了什么了!

没在说话,裹着那所谓的棉被走到栅栏边上。唉,穷的这栅栏也就剩下几根了。

丫也没什么其它想法,直接拿脚踹,在白幻灵带着眼泪直勾勾的目光中,楚寒将破栅栏抱回来,踹啊踹啊,踹吧碎了回头问白幻灵,“给我点个火……”

“啊?哦!”白幻灵不知打哪弄了些稻草回来,然后就把火给点燃了!

楚寒拢着被子坐到了灶台上,暖和啊,终于烤上火了!

可所谓饱暖思淫欲,她这才刚刚暖了一点,那肚子便“咕噜”一声,叫了起来。

楚寒揉了揉饿的瘪瘪的肚子,锅都没了,何况是米了?

“咕噜!”

又一声传来,楚寒便看了眼那面黄饥瘦的白幻灵,那丫头瞬间红了脸,“嫂,嫂嫂……”

“你也饿了啊?”楚寒咂吧着嘴问了一句。

白幻灵点头,“嗯,自打昨个儿把粮都给了大娘,就再也没有吃过东西了……”

“屋子里那仨小的也什么都没吃?”

白幻灵再次点头。

唉!

楚寒叹气,重活一世,没摔死没冻死,这是要饿死她啊!

还没想好上哪弄吃的呢,外面便传来了粗声嚎气的漫骂,那白幻灵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抖了下身子。

“谁啊?”这声有点熟,楚寒一时还真没想起是谁来。

“是是是大娘!”幻灵颤悠悠的声音出卖了她强装的镇定。

大娘?

楚寒想起来了,就是之前在冰面上对她又打又踢的粗壮女人。

哎哟,这么一想,她突然觉得这两个脸火辣辣地疼了起来,伸手轻轻一碰,靠,肿起老高啊!

哎哟我这爆脾气,这是欺负她刚穿过来没倒好时差!

从灶台上站起来,那寒意便从脚底升起,拢了下那裹在身上的被子,心道,就目前这十来岁的小身板,怕是打不过那粗壮的娘们!

踅摸着反正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便又坐了回去,可就是心里老大不舒服了。

“大嫂,你来了……啊!”

一声突兀的“啪”声传来,幻灵边叫着“娘”边撒腿往外跑去,而那妇人已倒在了雪地里。

“那贱丫头呢,让她出来,敢绊我还敢把我推到冰窟窿里,我非打死她不可……”

楚寒蹙眉,这女人是不是太跋扈了?

“大娘求你放过嫂嫂吧,嫂嫂她还小,她什么也不懂……她……啊……”幻灵话还没有说完,王大枝便一脚踢在了她的小腿上。  

原来幻灵就因护着她娘而跪坐在雪地里,王大枝这一脚可不轻,然而幻灵也只叫了半声,便将下唇紧紧咬住未在呼疼。

“贱蹄子赔钱货,有你说话的份吗?”王大枝那是一肚子的火。

在光荣村谁不知道她的脾气,那小贱货竟然敢将她推倒,要不是刚才回家换了衣服,她早跑过来弄死她了。

“不要打我娘不要打我大姐……”

一个小奶团子从屋里跑出来,一边大叫一边往前冲,可惜人还没跑到地儿,就被王大枝一把拎了起来,眼里全是厌恶之色,“赔钱货,明儿就卖了你还我的债!”

“放开我放开我……你这个大坏蛋……你拿我们家的米,拿我们家的钱,你是个大坏蛋……”小奶团子手脚乱踢着,可惜连王大枝的头发丝儿都没碰到。

可这话倒是把王大枝给说乐了,当然,是满脸的不屑笑容,“没有我,白玉珩他早死了,你还怪上我了……”

“放开四妹……”那门口,白玉珩被另两个丫头扶着走出来,只说了一句话,却已灰白了脸色,只是那双眼却坚定地瞪在王大枝的脸上,“放开四妹!”

王大枝看着那双眼,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心里竟然咯噔一下,手下意思的松开。

那小奶团子眼看就掉到了地上,却不想落到了一暖暖的怀里。

楚寒本来只想看热闹的,只是当小奶团子被王大枝拎在手中后,看着王大枝那没什么感情的双眼,她就觉得不大好。

结果这一出来就看到她松手的一幕,所以快跑几步,刚好接住了小奶团子!

这小奶团子瘦的没几两,看着也就两三岁,只是听她说话嘎嘣脆,估计应该有四五岁了!

而王大枝一看到楚寒那是直接伸手抓过来,“贱丫头,看我不打死你……”

楚寒早就防着她了,所以抱着小奶团子往旁闪去的同时,还伸出了脚,结果王大枝再一次栽在了她的手里!

“砰”的一声,摔了个结实。

听这声音楚寒便是一咧嘴,妈啊,这得多疼!

将小奶团子放幻灵怀里,“带着你娘进屋里去……”

“嫂嫂……”幻灵一脸担心。

楚寒拍拍她,“听话!”

回头看了眼那所剩无几的栅栏,便从中挑根最粗的掰了下来,在手里掂了掂,心道,打人能挺疼吧,反正自己年龄小,干点啥又能咋地!

那王大枝正骂骂咧咧地从雪地里爬起来,她忽然笑了一下,只是那笑容一闪而逝,动作却出奇快的来到王大枝身边,手里的棒子没有一丝犹豫地砸了下来。

那爬到一半的王大枝再次栽了下去。

而楚寒,抡着根棒子劈头盖脸地将王大枝一顿胖揍!

她算是看明白了,这什么大娘合着就是欺负这一家子孤儿寡母!

妈哒,老娘最看不惯的就是你们这些吃杮子挑软的捏的主!

王大枝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啊,她心里那个恨啊,可她也怕那如雨点般砸在身上的棒子啊,心里直骂那人芽子,明明就是个傻子是个哑吧是个活不过今天的主,怎么就跟鬼上身了一样,不担会说话,还他妈的会打人!

要不是后来楚寒放水,估计王大枝今儿就交待在这了!

不过这么一活动,楚寒倒觉得身上舒坦了不少,至少没觉得冷,支着手里的棒子,脸上带着一抹似笑非笑,看着那跑远的身影,心道,估计能老实几天吧,然后一回头,就看到倚在门上的白玉珩,正直勾勾的双眼看她呢。

········
第3章 守株待兔
········
“咳咳!”楚寒轻咳两声,她刚才是不是暴露了什么?

白玉珩那两眼珠子转也没转一下,仍就僵直。

楚寒伸着大拇指抹了下鼻子,反正她就这样,便流里流气地说道,“帅哥,这是吓到了?”

这么一看,突然发现这小子可长的还真不赖啊!

瞧那浓眉大眼高挺鼻梁……就算是双眼深陷,脸色煞白,瘦的皮包骨,可怎么看怎么就有点养眼呢?

白玉珩也不知道是因为她这话吓着了还是怎么了,一颗心都快飞起来了,顿时就是一阵猛咳,本来是倚在门上的,这一咳,直接跌地上了,吓的身边两丫头丢了魂一样哇哇直叫。

楚寒耸耸肩,他妈的又觉得冷上了,也没心思逗那白玉珩了,直接跑进了灶间,她还是弄点火比较实在,顺便再想一想去哪能弄到吃的,她可不想这么早就蹬极乐去陪佛祖!

然而却没有看到白玉珩那眼中飞逝的暗淡。

她重新坐回灶台上,伸着脖子往外瞄,就看到幻灵瘸着一条腿跟那两丫头将那小子给扶回了屋里,只是看着白玉珩那没什么力气的腿,楚寒皱起了眉,这小子得的是什么病啊?

正寻思呢,幻灵跑了进来,楚寒就扫了一眼她的左小腿,没记错的话,刚才那女人踢她的时候,可没留情。

幻灵后退了一小步,“嫂嫂……”

楚寒却一把将她拉了过来,这家的孩子都是营养不良型的,看这丫头也就八九岁孩子的身高,不过实际应该大于这个年龄,而且又极懂事又护家,那娘教的倒是好。

然而她却不知道,她自己也不过如此。

看向她的腿,轻柔问道,“还疼吗?”

白幻灵抿嘴摇头并送上一个大大的笑容,“不疼一点都不疼!”

楚寒也笑,其实哪里会不疼,只是这丫头不想她担心罢了。

长出一口气,“不管疼不疼,咱们都得弄点吃的,这家里连锅都没了,我寻思也不可能还有米,估计做农活的工具也没了,你去借个镐头,我带你找吃的去。”

幻灵挠了挠头,“要刨地吗?”

“聪明!”楚寒笑着打了个响指。

幻灵就囧了,“可是这数九寒冬的,地里也没有吃的东西啊?”

楚寒轻咳一下,“你尽管去借,我保证能弄到吃的!”

看着楚寒满眼笃定的神色,幻灵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相信了,点了头就往外跑,一面还道,“小四,给嫂嫂找个筐出来……”

于是这二人行就变成三人行了。

听幻灵说楚寒要带她们去找吃的,那小奶团子看楚寒的双眼都冒着绿光了!

楚寒伸手捏了捏小奶团子那没肉的小脸,“几岁了?叫什么?”

“嫂嫂,我五岁叫白幻依。我哥叫白玉珩十三岁了,大姐叫幻灵十一岁,二姐叫幻晶三姐叫幻蝶她们八岁,娘叫李慕雪,爹叫白池,可是爹已经不在了。”小奶团子说话嘎嘣脆,一会的工夫家里几个人都介绍完了,只是说到最后,声音很低,“我都没有见过爹……”

楚寒有些心疼,将她抱在了怀里,“没事,你还有娘,还有哥哥有姐姐……”

“嗯,如今我还有嫂嫂呢!”

小奶团子也是个乐天派,转眼就笑了。

楚寒摸了摸她的头,其实这一画面在外人看来有点搞笑,实在是楚寒也只是一个孩子。可没办法,谁让人家有一个成年人的灵魂呢!

这会正叹息着,果然是营养不良啊,一个个的都没开长!

而她心思转的也快,因为“李慕雪”这名字可不像是一个普通村妇该有的,而且就接触来看,幻灵说话也不同,像“债台高筑”、“数九寒冬”这种词一个普通的村里姑娘能说出口?更不要说她们几个的名字,与众不同。

心下虽有着疑问,终是没有问出口,只是让幻灵带她去了稻田里,便没在说话。

因为她现在唯一的要求就是吃口热乎饭!

“前面就是稻田了……”

一眼望去,白茫茫的一片,下了一上午的雪,不知何时已经停了!

楚寒在来的路上折了两个树枝,这会递给那姐妹俩,“来来,快去田梗上找耗子洞。”

“啊?”小奶团子那眼睛瞪的大大的,“嫂嫂,咱们要抓耗子吃吗?”

那边幻灵也露出疑惑的目光。不过对于吃耗子,她还是表现出了拒绝,“嫂嫂,吃耗子,不好吧……”

楚寒笑着摇头,伸手揉揉小奶团子那黄不拉饥的头发,“咱们不吃耗子,但咱们是来拿粮的!”

小姐俩没大懂,而楚寒只是吩咐照做便是,也没有再问,掘屁股翻起耗子洞来了!

“嫂嫂,这有一个……”

楚寒拎着镐头走过去,用尽了吃奶的力气开始刨。

就像幻灵说的,数九寒冬啊,那地冻的可不是一般的硬,不用尽吃奶的劲,压根就刨不动!

“砰砰砰……”

楚寒觉得自己的胳膊都麻了,天寒地冻,刨田梗跟刨石头差不多。

不过,运气还不错的,刨了差不多两柱香的时间,终于看到了几粒稻子,瞬间就跟打了鸡血一样,浑身充满了力气,“砰砰砰”又是一顿刨。

等她终于刨出金灿灿的稻穗时,那小姐俩都傻了!

傻过后就是小奶团子的尖声欢呼!

“啊——啊——啊——”

“嘘——”楚寒在唇边竖起食指,那小奶团子立马捂上了嘴,可却蹲下来将那稻穗往筐里装去,那动作可快了!

幻灵的眼睛是红的,抿紧了唇什么都没有说,翻到下一个耗子洞的时候,她已经从楚寒手里拿过了镐。

楚寒满脸的笑啊,至少不会饿死了!别跟她说什么鼠疫啊,她现在只想添肚子!

要知道,秋天耗子存粮,那真的是专挑粒大饱满的存。一颗颗稻穗沉甸甸的,虽然这个洞里扒出来的只有五六颗,却已是不小的收获了!

将刨出来的洞再用土填上,再把雪铺平,因为她都想好了,这个冬天估计只能这么活了!

所以,这点粮,她可不能再让别人分了去!

一个下午,小姐仨刨了一筐的稻穗,小奶团子自打看到第一颗稻穗后,那脸上的笑就没断过,更时不时的吸上两口口水,看的楚寒忍不住将她抱在怀里使劲揉了揉她那冻僵的小脸。

“呵呵……呵呵……”

白幻依除了笑还是笑,却是紧紧的搂着她的筐。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楚寒叫过二人准备打道回府。

然而一阵“沙沙”声传来,引的三人看去,就看到一道灰色的身影以着极速飞奔而来。

“砰”的一声,那灰影撞树上了!

楚寒下意思地抽了抽嘴角,学过“守株待兔”的成语,可她还真没看到不要命往树上撞的兔子,这还真是应了那话,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啊!

抬头看了眼老天,嗯,谢谢您老了!

拎着手里的镐头就往树边走去,只不过,那十步之外还站了一只黄不拉饥的狐狸,正对着她呲牙发出警告!

哎哟喂,这是看我们长的小?你丫一畜生也想欺负一下?

来来,要不咱俩干一架!正好拿你的皮做个小马甲给小奶团子穿!

楚寒拎着手里的镐奔着那狐狸冲去,一边还向那武林大侠一样吼着,“来都来了,就别走了!”

那狐狸呲牙尖叫转身就跑的没影了。

楚寒支着镐吼道,“有种你别跑!”  

而白家小四,此时已将这新鲜出炉还热乎乎的“晚餐”抱在了怀里,除了不住咽口水外,就只剩下“呵呵”了!

········
第4章 到嘴的兔子能让它飞了
········
“呵呵……呵呵……”

往家走的路上,白小四一直傻笑不停,因为她满脑子都是焖的香喷喷的兔子肉。

幻灵时不时的看一眼楚寒,眼里满满的好奇。

楚寒笑着看她一眼,“怎么总是看我?”

“我……嫂嫂,谢谢你!”

其实,她是害怕的、

害怕嫂嫂看不上这个家,看不上她们家里人,更看不上自己的哥哥,毕竟冲喜这种事,自古也没有人愿意。

要知道,自从知道这件事后,哥哥就一直在抗拒,而昨天晚上大娘将那纸契约放到娘的手上后,哥哥便没有再说一句话,更是连药都没有再喝。

娘一直在叹气,虽然没有明说,可是她知道,如果不是实在没有法子,娘是不会同意买个冲喜媳妇的!

如今嫂嫂进了门,虽然还没有跟哥哥拜堂,可是嫂嫂却护了她的家人,更带着她们找吃的,是不是……是不是说……“嫂嫂你不会离开,对不对?”

可却没有想到,这话竟是下意思的问出了口,随后脸便红了。

楚寒看着这个跟她一般高的丫头,伸手拍了拍她的肩,“不离开。”

因为她发现,她虽然借这身子活了,可脑子里原主的记忆并不清晰,甚至可以说是没有的,怕是这原主也没过几天好日子吧,既然记忆如此不堪,那自然也没有去捡回来的必要。至于离开……她还真没想过,毕竟在哪不是生活!

而她向来适应能力超强,穷不要紧,只要家人团结勤奋,总有富起来的那一天!

幻灵得了楚寒的话,那眼泪是唰的一下流了下来,“嫂嫂……”

“别哭,女儿有泪不轻弹,你可以痛可以流血,却不可以随便流泪!”

“噗哧”一下,幻灵破涕为笑,“嫂嫂,哪有这样的话,那不是说男儿有泪不轻弹的吗?”

楚寒揉了揉她的头发,“走吧,天要黑了。”只是走了两步便停了下来,“幻灵,咱们不能就这么拿着一筐的稻穗回去,要是被人看到了估计又会惹出不必要的麻烦来……”

那白小四却立马说道,“嫂嫂,那怎么办?这可不能丢!”并紧紧的护着她怀里的筐,那模样大有谁敢来抢,她就跟谁拼命的劲!

幻灵瞪她一眼,“这会你倒是不呵呵了?”

小四没理她,凑到楚寒身边,“嫂嫂,你看,咱们把稻穗塞衣服里怎么样?”

说着,她已经抓着稻穗往怀里塞去。

“咳咳,小四,不扎的晃吗?”

楚寒可是看到,那小薄棉袄里可光溜溜的只有一个小肚兜!

小四直摇头,手也没闲着,一会工夫塞的小腰鼓鼓的,转眼一筐稻穗都进了小姐俩的腰里。

再看白小四满脸的纠结,目光正扫向楚寒的腰,“嫂嫂,要不,这兔子……”

楚寒表示拒绝,便道,“没事,兔子放在筐里吧……”

“呵呵……”

再次扬起笑容,白小四满足了!

楚寒本来还想再说点什么的,只是看着这模样到嘴里的话也全都咽了回去,只剩下满满的心疼了!

——

楚寒料的不错,还没等走进家门呢,就听到了院子里传来了的一声紧着一声的谩骂。

眉头轻起,这一天天的还让不让人过日子了,她这才来一天,这孤儿寡母就没着个清闲,这又是遭了哪路小鬼儿?  

走到门口就看到一个瘦瘦高高的妇人,正掐腰指着蹲在房檐下抽烟的男人破口大骂,那真是要多难听有多难听,更是指槡骂槐。而那妇人的脚下有几个踩碎的土豆跟地瓜,一个蓝子滚出老远。

四周邻里邻居围着看热闹的还真不少,就是没有人上前劝架。

李慕雪脸色不大好看,站在门口身边站着的不知是小二还是小三,只是娘俩都将唇抿的紧紧的。

幻灵小眉头紧紧的皱着,看了一眼白小四,那小四却是将筐给了幻灵,自己抱着兔子往屋里跑去。

“死丫崽子,你给我站住!”还在谩骂的妇人倒是眼尖,本来骂的挺顺口的,看到小四的身影竟是两步窜过去,一把扯住了小四的后脖领子,“跑什么……兔子?正好赔了我家这些土豆和地瓜了……”

说着一手直接抓住那兔子往外一拽。

小四能有多少力气,就是再死抱着也没抱住,那兔子就到了那妇人的手里。

瞬间不干了,哇哇大叫,“你还我兔子……”

“说,你哪偷的……”

楚寒扯了一下幻灵,“这谁?”

“三婶。”幻灵说着就要上前,只是被楚寒拉了一把,“你把小四带走,再蹦跶一会,腰里的东西都掉出来了,这兔子我来……”

这到嘴的兔子还能让它飞了?

可笑!

幻灵担心地看着她,却见楚寒眯起了眼睛,所谓寡妇门前是非多,还真他妈的不假。

掂了掂手里的镐头,就在幻灵拉走哭闹的小四时,楚寒一镐头砸在了那蹲在屋檐下装怂的男人——脚边的瓦罐上!

“哗嚓”一声,别说那叫骂的三婶,就是看热闹的也瞬间没了声音。

而楚寒算准了这个时间,回身就将那兔子扯了回来。

“小兔崽子你敢抢我的兔子……”三婶何二喜那还真是炸毛的速度。

楚寒冷笑一声,“你的兔子?没记错的话,这可是我打的,什么时候就成你的了!再说你谁啊?”

何二喜被她噎的差点没上来气,伸着手指着楚寒,“你你你……”

“我什么我啊,欺负人也要有个度!你们俩口子吵架,放我们家吵是几个意思?”说着转头看向那还抽着大烟袋的男人,“大庭广众之下被自己娘们骂的这么难听,你是有多窝囊?你不嫌丢人,我们还闲恶心呢!滚!以后,我们家,你们给我离着远点!”

楚寒的态度绝对强硬,不只是骂的白老三脸色灰白就连四周也传来了抽气声!

那何二喜好半天才回过味来,她这是被个小丫头片子教训了啊?

“你个小兔崽子你骂谁?谁给你的胆子骂长辈子,我今天非撕了你这张嘴不可……”

然后楚寒就怒了,打都打了更何况骂了,再说骂你怎么地!

那大镐头瞬间就被她抡的风生水起,让那何二喜想上前也不敢,更不要说那镐头也不知道怎么了,直接拖把,砸在那闷不吱声的三叔脚上。

砸的三叔脸色顿变,何二喜嗷的一声就窜了过去,“当家的,你的脚怎么样?”

只不过回过味来,又奔着楚寒使劲。

楚寒就将那镐把子往雪地上一锤,“打的轻了是不是?”

何二喜的嘴里不干不净的,却没有想到,白家三叔竟然给了她一巴掌,随后瘸着脚走了。

何二喜的嚣张绝对不比上午有王大枝少,所以楚寒觉得对于这种人就应该以暴至暴,毕竟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愣的怕横的横的还怕不要命的呢,我们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我怕个毛,大不了老娘再死一回!

结果,一天的工夫,白老二家这个冲喜的媳妇就出名了:光荣村泼妇排行榜第一!

········
第5章 你让我往后怎么活?
········
出不出名楚寒不知道更不在乎,她只是将那脱了把的搞头捡回来,抓着兔子进屋了。

不过,六道目光齐齐放她身上,尤其是小四跟幻灵眼里的崇拜,弄的她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轻咳一下,“那个,你俩还不把肚子里的货倒出来,别的把肚皮扎破了……”

其实撒泼这种事以后还是少做为妙,毕竟影响形象,嗯,就这样!

“哦!”

白小四倒是速度,将腰间系着的小腰带一解,“哗啦”掉下一堆金灿灿的稻穗来。

“哇!”那小二小三集体发出不可思议的呼声,更不要说幻灵也从腰间抓了大把的稻穗出来。

而李慕雪除了满目震惊就只剩下诧异了。

白玉珩目光僵直地看着楚寒,一个没坐稳,差点从炕上掉下来,“这这……”

然而他却打住了话,他不了解楚寒可他了解自己的妹妹,所以,这些稻穗不是偷不是抢来的,可就是知道来的正,他才迷惑啊,从哪弄来的?

然后看着楚寒的目光就多了一份研究。

这瘦瘦小小的黄毛丫头,力量倒不小,他那大娘和三婶子,在村里向来是没对手的,今天接连吃亏在她手里……便皱了眉,等那俩缓过神来,怕不会轻饶了她。

楚寒自然明白他卡住不说的原因,不过看着他皱眉便送了个白眼过去,“思想怎么那么龌龊呢?”

白玉珩被她说的脸色顿红,却别开了眼没接她的话,可不代表他没想法:咱是男人,不跟女人一般见识。

但是不代表他不好奇啊,就坚着耳朵打算听听,可就在这时,他那肚子竟然毫不争气地“咕噜嘟噜”地叫了几声出来。

原本脸色就不自然,此刻,白玉珩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噗!”楚寒一个没忍住笑了,当然,她也没想忍,难得看着这张老成的小脸有点变色,挺好玩的。

“嗯!这是……哪来的?”李慕雪虽然诧异却不想自己儿子受堪,急忙问了一句,只是看向楚寒的目光更为复杂了。

下午,珩儿已经拿命来威胁她了,她到底该怎么办?

白小四嘴快,脸上更是笑开了花,“娘,嫂嫂带我们去挖耗子洞,那耗子洞里可多可多稻子了,嘿嘿……嫂嫂说了,咱们这个冬天,只能这么活着了……哦对了,还捡了兔子呢……”那小眼神一扫正好看到楚寒手里抓着的兔子,“娘……吸……”

说着说着就只剩下吞口水的份了。

李慕雪已不知要怎样去面对楚寒了,其实从最初决定买个冲喜丫头后,她心里就没好受过。

但凡她还有别的法子,也不会做这种下作的事。

自觉无脸转身往外走去,却因走的急,差一点摔到,倒是楚寒手快的扶了一把,李慕雪泪眼婆娑地往外跑去,小二还是小三跟在她的身后。

而楚寒这才看到,李慕雪竟然是个跛子?

“二姐,过来帮忙……”白小四抓过小板凳,扭头叫着陪在白玉珩身边的丫头,然后就开始摘稻粒。

至此,楚寒算是将小二跟小三分清了,因为白小二下巴上有颗小黑痣。

这边小姐俩忙活着摘稻粒,那边楚寒抓着幻灵钻进了灶间,虽然没有锅,但她记着灶间有两个熬药的药罐子。正好,一个熬粥一个炖肉!

楚寒将两个药罐子拿起来,虽然有一个坏了,不过将就一下还能用,便对幻灵道,“刚才回来的时候,我记得有个石头堆,你带着小三去搬些碗大的石头回来。”

她打算在屋子里磊个小炉灶,怎么都是烧火煮饭,干脆在屋里,还能暖和点。

对于楚寒的话,幻灵完全服从,啥都不问,直接叫上小三拎着筐往外跑。

楚寒一面清理药罐,一面呲牙,因为缸里的水快将她这满是冻疮的手冰掉了。

“快点快点……”

外面传来小四的呼声,竟是催着她二姐赶紧磨稻子。

看着那瘦不啦叽的小奶团子忙忙活活地,楚寒的嘴角也下意思地扬了起来,笑眯眯地拎着两罐子回了屋里。

屋里的气氛很怪异,不知道白玉珩说了什么,只见李慕雪一个劲地摇头,看到楚寒进来,便扭过了身子,不住地抽泣。

人家娘俩的事,楚寒自觉没有掺和的必要,放下药罐子,就想退出来,一抬头正好对上了白玉珩看来的目光。

她嘴角抽抽,搓了搓两手,“那个,我瞧着那栅栏也没什么用,正好又没柴烧,我寻思不如掰下来……”

白玉珩仍就盯着她,楚寒便咬了唇,怎么个意思?不同意?

可你倒是说个话啊!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虫子,她哪知道他想什么?真是的,三棒子打不出一个屁来……她便瞪了回去。

然而瞪着瞪着她突然张大了嘴,我滴妈啊,他的眼神涣散……随之,白玉珩直挺挺地从炕上摔了下去。

心里骂了一句脏话,在李慕雪没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跑到白玉珩身边了,只是并没有碰他,喊道,“喂……你醒醒啊……醒醒……”

只是看着那紧闭的双眼,发青的脸色,当真让楚寒心里一咯噔,不再多想,心跳加速地伸手按上他的人中。

这种事她还真的是两辈子加一起头回遇到,小时候听老人说的,晕倒按人中什么的,也不知道好不好使。

这会李慕雪也趔趄着爬了过来,“珩儿……”

“他到底什么病啊?怎么说晕就晕了?”

李慕雪摇头,“不知道。”

楚寒:“……”要是骂娘管用,她指定毫不客气破口大骂,“怎么会不知道什么病?”

李慕雪一面摇头一面想将白玉珩抱起来,却被楚寒拦下,“先别碰他……”

万一有个心脏的什么毛病,动来动去可能就直接交待了,所以,稳妥起见,还是不要挪为好。

楚寒喊的快,倒让李慕雪一怔。

没等说什么,刚好看到白玉珩的眼皮动了一下,她是长出一口气,直接跪坐在地上,握着白玉珩的手,无意识地念着,“珩儿……珩儿……”

白玉珩没想到睁开眼看到的会是楚寒,只是这张小脸的颜色并不好,看着那鼻尖上细密的汗,难得的白玉珩竟然露出一丝微笑,然而这笑却极为苦涩,“姑娘,你也看到了,我这身子骨……说不上哪天就……所以,明儿你便走吧……”

“珩儿!”李慕雪因着他的话倒是清醒了不少,急忙叫了一句。

不过楚寒却笑了,“你这人可真有意思,我可是你买来的冲喜媳妇,你说不要就不要了,你让我往后怎么活?”

········
第6章 很好笑吗?
········
白玉珩哪里能想到楚寒竟然不想走?

诧异过后便锁了浓眉,“姑娘……”

楚寒耸耸肩,人不是醒了吗,她便扭头喊着,“小二,回来把你哥弄炕上去……”

然后转身走了。

她才不要背他呢,这种自以为是的男人啊,就是欠教训!

当然,她也不是非要赖在他们家,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哪不能生活啊,可至少,也得容她吃口饭吧!

说着便按了按那瘪肚子,也不知道多少天没吃东西了,这么一按,都觉得按到后脊梁骨了,唉!

将兔子整理出来,又将那被三婶踹碎的土豆地瓜挑能吃的捡起来,怎么着也不能浪费食物嘛,正好幻灵跟小三也抬着石头回来了。

一块进了屋,楚寒便蹲在地上磊灶台,又叫幻灵去劈栅栏,反正都烧了也不差再多烧几根!

本来想在屋中间磊一个小灶台,却看到那炕下的灶洞瞬间改了主意,在南北两炕下,挨着灶洞磊了两个小灶台,刚好可以将两药罐放上去,煮饭的同时又可以烧炕,多好!

而幻灵也将柴抱了回来,不用吩咐直接点火。

楚寒将兔子打理好放到药罐里,便去清理土豆跟地瓜,她都想好了,一会将土豆下到兔肉罐里,这地瓜就跟大米一块,熬地瓜粥!

“好香啊!”白小三一边看着火一边闻着兔肉散发出来的香气,不住地咽着口水,那小脸上,早已挂上了满足的笑容。

楚寒边将土豆下到罐子里,一边看她,小三的脸便微微红了起来。

“哇哇……好香……好香好香……”白小四鼻子一抽一抽的就跑了进来,不住叫着,但手里的盆,却捧的紧紧的,递到楚寒面前,满眼兴奋,“嫂嫂,你看,好多米哦!”

“嗯,我来煮饭,叫上你二姐,去喝些热水暖暖胃……”楚寒一面接过米,一面拍掉那落在她头上的雪花,也不知道什么时起,又下雪了。

小四却嘿嘿一笑,转身跑到小灶台边上去闻味了。

和着切好的地瓜,将米一块下到另一个罐子里,看着火,熬着粥,这中间,一家子都没有再说什么,只除了小四那时不时吞进肚子里的口水声。

小半个时辰后,已满室浓香。

兔肉好了,地瓜粥也稠了,一家人围着桌子坐了下来,明明大家都非常的饿,可此时,却没有一个人动筷。

当然,除了楚寒之外,所以筷子伸到半路的她,左右看了看,便眨着眼睛说道,“看着就能饱?都不饿?”

然而白小四却“哇”地一声,趴李慕雪怀里嗷嗷哭了起来,吓的楚寒差点没把手里的碗给扔了。

挠了下头,“我,我也没说什么啊?”

小四抽抽哒哒,却扭头冲她直笑,从李慕雪怀中起来,伸着筷子夹了兔肉就放到了楚寒的碗里,“嫂嫂,谢谢你!”

结果,那三只也一人一块肉,弄的楚寒更不好意思了。其实这兔子也不肥,仅有的几块肉,这四只娃都放她碗里,她脸再大,也不好意思吃啊。

于是鬼使神差的就将她碗里的肉夹到身边白玉珩的碗中,脸上还挂了几分贱兮兮地笑容,“你吃你吃!”

白玉珩怔愣地看着碗里的肉,又看了看她,楚寒便又是一笑,随后捧着碗扭过头,使劲往嘴里扒饭,心道,老娘不管了,有饭不吃还矫情,这可不是她的做风!

楚寒扒饭扒的欢实,一碗粥几口扒没了,不过她却悄眯眯地抬眼看了一下,大家都垂头一小口一小口地吃着,相比之下,她的吃相真的是……一言难尽!

关键是这一碗粥下肚,她觉得好像只是落了个枣,然后她就瞥了眼那熬粥的罐子,咳咳,一个药罐子能有多大?虽然她熬了满满一罐子,但盛了七碗出来也没剩什么了。

结果这一眼,就被白玉珩看到了,在楚寒还没收回目光的时候,手里的碗就被人家抓住了。

吓的楚寒一哆嗦抓住另一边:你干嘛?

白玉珩没理她,往外拽那碗。

楚寒也死死地抓着,她虽然不娇情,也很想再吃,但说实话,对于她们这种长期吃不饱的人来说,这一碗粥刚刚好。

结果两人在桌下抓着一个碗就较上劲了。

可那碗原就带着“伤痕”,哪能受得住两人的拉扯?

“咔嚓”一声一分为二,碗底还余下的一口粥,“吧唧”掉白玉珩腿上了。

“哎呀不好意思啊……”

楚寒手快的往上一抹,原本不大的一块渍,这一下子就扩散了,而白玉珩那冰冷的小脸瞬间黑如锅底!

“噗!哈哈哈……”楚寒实在是忍不住,扭头趴幻灵肩膀上便放肆地笑了起来。

笑的白玉珩紧紧抓着拳头,两眼更恶狠狠地盯住楚寒那一颤一颤的肩膀,咬牙低吼,“很好笑吗?”

原来一小口粥清理起来也容易,被楚寒那恶意的一抹,几乎抹平了他一条大腿,上面黏糊的米粒还有地瓜,让他越发的抓狂。

对,他白玉珩有洁癖!

而且他突然觉得,这丫头她定是一早就发现了的。

其它几人也不知道这两刚刚发生了什么,一双双眼睛圆溜溜地在两人身上扫来扫去,好像嫂嫂很开心,可是,哥哥好像非常生气,怎么回事?

白小四挠了挠头,看了眼她娘,只不过李慕雪端着碗非常平静地吃着饭,倒是眼里带上了温和的笑意。

白小四想问又不敢,当真是要憋死她了,正抓耳挠腮想探个究竟的时候,院子里传来了一声呼叫,“舅娘舅娘……”

李慕雪一愣,幻灵道,“是皓辉……”

楚寒放开幻灵,幻灵便跑了出去,没一会拉进来一个满身雪花的男孩儿,看样子也就七八岁。

“舅娘……”这男孩儿进来乖乖地给李慕雪行了一个礼。

李慕雪将他扯到身边,伸手捂上他的小脸,满眼心疼,“雪这么大,怎地就来了?”

男孩儿笑的有些腼腆,指着地上一个大筐道,“娘说表哥今天娶媳妇,让我送些衣物和食物过来……”说着还看了眼楚寒有些不好意思地忙收回视线。

那厢幻灵寻了碗将罐里剩下的一点粥盛了出来,“快来吃点饭……”

谭皓辉却摇头,退了一步道,“舅娘,东西送到了,我就先走了……”

他的步子很急,看的李慕雪便皱了眉,“皓辉……”

可惜,谭皓辉已推门跑进了夜色之中。

李慕雪急急地道,“幻灵,你快跟上去看看,是不是你小姑出了事?”

那边幻灵早已拎着小灯笼追出去。

········
第7章 我烧死你
········
李慕雪皱眉来回踱着步子,而小二小三也已经收拾好了桌子,正在整理谭皓辉拿来的那筐东西。

屋外狂风暴雪,吹打着窗棂扑愣扑愣直响。

楚寒缩在炕洞边上烤着火,心却不大踏实。也不知道那小姑家在哪有多远,这大天黑的又是风又是雪,幻灵一个小丫头……怎么想怎么不安。

静寂的屋子里传来白玉珩一声紧着一声的咳嗽,楚寒抬头瞄去,他那冷冰冰的小脸上,已经泛起了不正常的红润。

“珩儿,怎么今儿咳的这么厉害?”李慕雪坐过来,白玉珩忍着咳问道,“幻灵离开多久了?”

“快一个时辰了。”

白玉珩便紧紧的锁起了眉头,“咳咳……小二,去拿爬犁……”

“不行!”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李慕雪截住,“你不能去。”

“娘,外面风雪太大,幻灵她一个人……咳咳咳……”

“我去!”手心手背都是肉,李慕雪自然挂心幻灵,不然,怎么会如此焦躁?

看着李慕雪要往外走,白玉珩便狠狠的捶了自己的双腿,更发出如兽般的低吼。

做为家里唯一的男人,可他除了托累家人外,竟是什么都不能做!

那一声吼,吼的李慕雪紧紧闭上要落泪的眼,吼的楚寒那心也跟着颤了颤,看着那突然变的通红的双眼,还有他的挣扎,也不知怎地就站了起来,对一旁有点傻的小二道,“拿被子将你哥包好,咱们一块去。”

“姑娘……”白玉珩突然愣住了。

李慕雪直摇头,“不行,会要了珩儿的命!”

楚寒道,“人的命不会那么容易就没的,再说他是个男人,是这家里的顶梁柱,你将他像鸟一样圈着,只会更早的要了他的命!”

李慕雪依旧摇头,然而白玉珩却重重地点着头,“娘,你的腿不好,我知道你担心小姑担心幻灵,你放心,我知道怎么做……”转头对小二道,“听你嫂嫂的……”

只是这话说完,他便愣了一下,向楚寒看去,随即露出一丝苦笑,这叫什么事啊,他一直极力反对这件亲事,结果这话连想都没想,竟顺嘴就将她的身份给定下了。

楚寒莫名的就觉得这脸有点热,虽然她很感谢老天爷送个丈夫来,但不代表她脸皮能厚到机关枪打不透的地步,轻咳一声,也没好意思去看白玉珩,便将之前谭皓辉拿来的棉袄穿上,反正她觉得这件棉衣就是给她的,再说,一条单薄的小棉被,也抵不了外面的大风大雪。

结果一出门楚寒便是一声哀号,她当真是低估了这大风大雪了!

几乎是瞬间狂风便打透了身上的棉衣,大雪更是呛的人张不开嘴。

前面小二提着灯笼带路,后面楚寒拖着坐在爬犁上的白玉珩,不时回头看上一眼,感觉白玉珩的情况还算好,便道,“你小姑家离着远吗?”

白玉珩摇了摇头,“不算远,有个八.九里吧!”

八。九里?

楚寒想骂娘,这还叫不算远?要是在现代,这点距离真不算什么。

可这里是古代,所有的路全靠两条腿走着,八.九里,走在这狂风暴雪的大黑夜,没个把小时,估计是走不到了!

见楚寒没言语,白玉珩便道,“怎么了?”

楚寒讪讪地笑了一下,“那个,你要是有哪不舒服,记得跟我说啊……”

白玉珩点头,心里越发觉得有些对不住她了。

前方小二深一脚浅一脚地越走越慢,起初没离开村子还好些,不时传来一两声狗叫,还没觉得怎么着,结果出了村子,越走越阴森,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小二直接停了下来,胆突地叫着,“嫂嫂……”

“怎么了?”楚寒忙上前,就看到小二脸色苍白地指着前方。

楚寒顺势看去,前方晃动着两束绿幽幽的光点,吓的她汗毛根根竖了起来,以为遇见了鬼,结果细看之下竟是一头狼!

我靠,狼?!

第一反应就是跑!可她这两条腿就像灌了铅一样挪不动啊,而小二已经一下扑她怀里,那灯笼也飞一边掉地上就灭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啊!

“小二啊,你这个坑嫂子的货!”楚寒顺着方向去抓灯笼,结果就抓了毛茸茸的一手,“啊”的一声尖叫,带着小二直接跌白玉珩身上,压的白玉珩一声闷哼,差点没背过气去。

还没反应过来呢,就觉得一道身影从头上飞过,接着就感觉那狼跟什么撕在了一起。

楚寒咽了口水,话说她刚才抓手里的不是狼的尾巴?那……听着那声音,她好像明白了什么,便向那灯笼的方向爬去,抓了灯笼回来,叫道,“快,小二,快点点上……”

然而小二早吓的三魂跑了俩了。

最后还是白玉珩将灯笼给点着了,其结果就是差点将包着白玉珩的被子烧着!

借着微弱的灯光,雪地里那一道道的血迹映入眼中。

果然,跟狼撕在一起的是一条狗,只是那狗快要败了,楚寒只觉得身后光亮放大,一回头就看到白玉珩真的将被子给点了。

“别怕!”白玉珩一手拎着着着火的被子,一手去滑爬犁,看向楚寒的目光更带着坚定。

狼怕火!

楚寒那有点当机的脑子瞬间反应过来,上前抓过白玉珩手里的棉被,跟疯了一样往前冲去,“我烧死你我他妈烧死你……”

再加上有狗的撕缠,那狼还真的怕了,嚎叫着往后跑,然而似乎又有些不甘,不时回头望上两眼,而楚寒跟神龙附体一样,拎着着火的被子往前追,“冲啊……”

等她回过味来的时候,一屁股跌雪里了,一边往回爬一边大叫,“我他妈竟然敢追狼?我滴个亲娘啊!”

不想被白玉珩抱在了怀中。

整个身体不住颤抖,像溺水的人抓住了浮木一般,抓着白玉珩的衣服就没在撒手。

也不知过了多久,等她回过神来后,只觉得一双不大的手在她后背来回安抚,耳边也是那清悦的低吟,“不怕不怕……”

楚寒的心瞬间就安了,有病怎么了,瘫子怎么了,这个男孩儿在关键时刻是最冷静的,这样的男人不抓住,不是傻吗?

至于之前还觉得“大路朝天各走一边”的话,早就抛到九宵云外了。

瞬间就下定了决心,这个男人,她要了,要定了!

········
第8章 我们不怕见官
········
狼跑了,仨人也回过神来了,可心里却更加不安了。

幻灵追着谭皓辉离去,也不知道遇没遇这倒霉催的。

楚寒赶忙将那剩余的棉被塞了塞裹住白玉珩,之后又把那倒在雪地里呼哧呼哧直喘的狗给拖了回来,这狗伤的可不轻,而且与他们有恩,不能见死不救。

看着吓的浑身没劲的白小二,楚寒默默地叹了口气,将她一块塞到爬犁上,好在这爬犁够大,然后又把狗塞她怀里了,叮嘱着抱住了,便提着灯笼拖着爬犁跑入大雪之中。

在白玉珩的指挥下,终于走到了下河村,结果才一进村子,都不用白玉珩再指挥,她自己就找到了老谭家了。

没别的,村里人都没睡,村道上不少人来来往往嘴里念念叨刀在讲着谭家的事,而且那门口围了太多的人,并且还挂上了岁头纸。

不用说也知道这家里死了人。

“怕是姑夫……”小二说到一半便停住了。

楚寒拉着爬犁挤过去,就看到那紧闭的大门前跪着一对母子,而且幻灵也跪在身边。

“幻灵幻灵……”楚寒叫着,幻灵回过头来,看到她愣了一下,随后跑了过来,“嫂嫂,你怎么来了……哥?”当真是满脸的诧异。

白玉珩点头,问道,“谁干的?”

一路走过来,已从村民的话里得知的差不多了,看着自家小姑被拦在大门外,他只觉得这谭家欺人太甚。

幻灵还真没看到她哥这般生气,瞥了眼楚寒便小说道,“我跟皓辉回来不久,姑夫就咽气了。等谭英俊他媳妇的娘家人来了之后,不知道说了什么,谭英俊就把小姑跟皓辉给赶了出来,说什么都不让进家口。”

白玉珩眯了眯眼睛,“走,咱们过去!”

幻灵跟楚寒便将他扶了起来,走到小姑白云的旁边,白玉珩便道,“起来,没有对不起他们谭家,不用跪。”

白云眼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侄子,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忙道,“珩儿,这大雪的天,你……你怎地来了?”

白玉珩的脸极其严肃,再次说道,“起来,不跪。”

白云也不知怎地,在白玉珩那略显冷漠的眼神中,就站了起来。

白玉珩对谭皓辉道,“去开门。”

谭皓辉摇了摇头,“里面锁死了,打不开。”

白玉珩便皱了眉,下意识地看向楚寒。

楚寒挑眉,嘛?你让我去开?

可能白玉珩也觉得有点荒唐,轻咳一声便收回了目光,对幻灵道,“上前去叫门,问问他谭英俊,是不是真的要做这种大逆不道的事?问问他,怕不怕见官!”

幻灵咽着口水,其实她也不敢,因为谭英俊他老丈人家的人都忒凶,可是看着哥哥那幽深的双眼,突然就觉得比那些人还要吓人,两下一衡量,她决定去敲门。

不过就在她犹豫的时候,只觉得身上重量多了一些,抬头就看到她嫂子按住了她的肩膀。

“嫂嫂……”

楚寒摆了摆手,“你不行!”

不是说自己有多彪悍,实在是幻灵她生在这个年代,骨子里就有一种弱气,就算上前了,也敲不开那门。

而她,压根就没想敲门,反正都是木头做的,好拆!

当然,她不是要拆门,她要拆栅栏!毕竟这玩意她今天已拆了几回了,就算他老谭家的栅栏结实一些,可架不住楚寒那满身的洪荒之力。

结果就看到那瘦瘦小小的身子,三下五除二的掰下一根,而后就一发不可收拾,没一会的工夫,老谭家那紧闭的大门旁边开了一道口子出来。

围观的百姓皆目瞪口呆,话说这谁家的姑娘啊?

拆完栅栏的楚寒回头对着幻灵道,“扶你哥坐爬犁上,咱们进去。”

你老谭家不就是欺负白云她孤儿寡母没后台吗,大不了咱就跟你拼了!

等一行人都从那栅栏走进院子后,外边的邻居就炸开锅了,呼啦啦地一窝疯钻了进去。

干嘛?看热闹啊!呸呸呸,什么看热闹,这老谭家不是死人了吗,咱们是来帮忙地!

院子里冷冷清清,那一口棺材孤零零地矗在那搭起的棚子下面,竟是连张纸都没有烧,而屋子里却是灯火通明,影影绰绰看到不少人在晃动。

等白玉珩一行人都进了屋,原来喧闹的屋子瞬间陷入了寂静,十来双眼睛全部看过来,除了震惊之外就剩下恼怒了!

那头戴孝帽的年轻男子猛地窜了上来,恼火地吼着,“谁让你们进来的?”

“英俊,你怎可赶我?”白云满面心痛,她养的十来年的儿子竟是一头白眼狼。

谭英俊歪着个脖子,一副不服天朝地府管的样子。

白玉珩冷冷地道,“谭英俊,我姑姑是你爹明媚正娶进你们谭家大门的媳妇,你爹尸骨未寒,你便将继母赶出家门,你不怕众人耻笑不怕被扣上大不逆的帽子吗?”

楚寒暗自咂了下嘴,我擦,大不逆的帽子?行啊你白玉珩,三棒子打不出一个屁来的主,放个屁就能呛死人!

果然,那谭英俊就变了脸色。

“谁说她是英俊的继母?她只是我公公花五两银子买来暖被的小妾罢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子一把将谭英俊拉到了身后,冲着白玉珩冷冷地说道,“怎么,你要为白云这个妾出头吗?就算是出头,你也不撒泡尿照下自己什么德性?一个没多少日子的病鬼,有你说话的份吗?”

白玉珩紧紧地捏着拳头,只不过他看的是谭英俊,“你五岁丧母,过的是什么日子你心里清楚,八岁的时候,我姑姑嫁入你们谭家,十年来对你如何?你就这般对待她?”

谭英俊的脸色越发的涨红,只不过他媳妇一直踩着他的脚不许他出声,而她身后的娘家人,那就是她的后台,下巴一扬,“都说了她只是一个妾,我们没有卖了她已算得上是仁至义尽了,再说了……”她目光一扫便盯在了楚寒的身上,冷冷一笑,“我没记错的话,你身上这棉袄应该是这个妾送回去的吧?”

楚寒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这棉袄,伸手弹了一下,慢幽幽地说道,“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件棉袄可是姑姑当姑娘时候的衣物吧?”

她之所以知道,那是刚才小二小三整理衣服的时候,李慕雪说的,而且这件棉袄也是白云现改的,原本要比这大多了!

“呵!”那女子不屑一笑,“总归是从我们家拿出去的。一个妾,拿着主子家的东西贴补外人,你自己说说,要是把她送官,等着她的是什么?”

哎呀!楚寒上前一步,“你倒是牙尖嘴利,不过,我们真的不怕见官,就不知你身后的男人怕不怕?!”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