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玄幻仙侠

玄医民工-玄医民工叶阳最新更新

玄医民工

玄医民工-玄医民工叶阳最新更新

主角: 叶阳, 唐嫣

字数: 5,297,158

状态: 已完结 共 4892 章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好看的小说推荐(www.sossw.com)

玄医民工简介:东风吹,战鼓擂,我是民工,我怕谁! 普通民工偶获神奇秘术,从此翻身走上巅峰……

玄医民工全文阅读

········
第1章 仙女入梦,获得传承
········
“美女,你确定不用戴套吗?”

“不用。”

“我看还是戴一下比较好,这样直接进去有点不太好。”

“啰嗦什么,快点进来!”

“哦,好,那我就直接进去了!”

华夏安城,酷热难当,一个颇为高档的小区的住户门口,一个青年,手中拿着鞋套,正在和一个穿着暴露,引人犯罪的丰腴少妇进行以上一番对话。

那青年,叫叶阳,今年二十四五岁的模样,身高一米七八,干干净净的,乍看起来,还有点小帅。

他身上虽然穿着物业维修工的服装,但看起来彬彬有礼的。

只是他的一双眼睛,却禁不住的朝一个雪白的地方偷偷瞥去,心头暗叫:“好白好挺啊,只怕苍蝇掉进缝里,都能夹死”。

那少妇并未注意叶阳的眼神,引着叶阳进入家中,嘴里说着:“我卫生间的管道有问题,你帮我看看。”

当她说着这话的时候,目光却骤然看到叶阳的小眼神正朝着自己身上的一个地方看来,她急忙捂住了两团丰硕,气急败坏的说道:“臭小子,你朝哪看呢?”

“好白好……啊?不对!美女,你刚才说什么?说哪个地方坏了来着?”叶阳急忙回过神来,说道。

“你!”

这少妇微微有些不悦,心道这小子原来是个小色胚!

“我说洗澡间的管道坏了,快进去维修!再乱看,我就投诉你了!”少妇眼眸凛然,冷冷喝道。

“别别,我这就去!”

叶阳一听这女人要投诉自己,便急忙朝洗澡间走去。

走到了门口,他从裤兜里习惯性的掏出一本黄皮古书,上面写着几个古朴的字“玄医秘术”,不禁叹息道:“外公临终之时,说是让我把此书研究透彻,定能飞黄腾达,走上人生巅峰,迎娶白富美,我特么都把这本书翻烂了,却他妈还是个单身狗,小小的维修工!”

“哎,我的命,怎么这么苦的哟,哪怕老天给我来场岛国剧情片里的维修工上门,被女房东强暴了也行啊!”

叶阳瞥了一眼那正在冷冷看着自己的丰腴少妇,心头痒痒的,只能摇摇头进入洗澡间,他一进入洗澡间,就看到一些花花绿绿的小衣服挂在了架子上。

那些花花绿绿的小衣服,都是什么蕾丝边的内内、网袜什么的,自然是那少妇的了……

看到这些贴身衣物,叶阳鼻子差点都要喷出血来,他本来还想靠近细细欣赏一番,看看这少妇有什么特别的秘密呢,而那少妇却是冲了进来,娇叱道:“小子,是不是看的眼珠子都拔不出来了!”

“美女,我没看啊,我在检查管道呢!你放心,我这人是个正人君子,牢记孔子他老人家的教诲,非礼勿视。”叶阳笑道。

“就你还正人君子?你从一进来,就不知道偷看我多少次了!你当我眼瞎啊?”

“咳……”

叶阳老脸一红,忙道:“那啥,我还是修管道吧。”

“小小年纪,花花肠子倒是不少!”

那女人冷冷说了这一句,便把那些让男人们魂牵梦绕的小衣服收走了。

叶阳瞥眼看了一眼那少妇曼妙的背影以及那浑圆挺翘的臀部,暗暗腹诽了一句:“腰是挺细的,屁股也挺大的,就是脾气太坏了,活该离异!”

叶阳拿出老虎钳,把那水管的螺丝拧了拧,可那水管由于太过老化了,在叶阳的拧动之下,居然直接炸裂,一团水花便朝叶阳的脑袋砸去。

“砰!”

一声闷响,叶阳直接被那水花砸晕,摔倒在了地上。

也就在这时,他裤兜里的那本古书,竟也被水浸透,而后便闪烁了耀眼的光芒,那光芒旋即又笼罩了他的全身。

而昏迷之后的叶阳仿佛进入了一个雾气弥漫,如同仙境的空间里。

只是他的身体,却像是被某种力量束缚着,根本动弹不得,就在他愕然而惊,不知这里是什么地方之时,一个动人无比的女子声音传了过来:“我的有缘人,你可来了。”

叶阳一怔,什么有缘人?这又是谁的声音?

就在叶阳懵逼不已之时,就见一个穿着白裙,赤着嫩白双足,如同仙女的女子,飘了过来。

而且最为诡异的是,这仙女的身体,竟然隐隐有些虚幻不定,像是鬼魂一般,把叶阳吓得够呛。

“你……是谁?”叶阳惊恐的问道。

“有缘人,我的名字叫洛瑶,五百年前,我曾是一代宗师女玄医,却被仇家暗害,身体沉入洛水,我一直在等着我的有缘人的到来,没想到你终于来了。我希望你能把我的玄门医术继承下来,学其精髓,成就无上道业,再把我的魂灵从九幽之地解救出来,为我重塑真身,让我复活……”

“等等,你说什么?九幽之地?洛瑶?这个名字我怎么这么熟悉啊。”

叶阳仔细想了一下,脸上露出了惊恐的之色,洛瑶这个名字,不就是自己随身携带的那本古书“玄医秘术”的作者吗!

“好了,话不多说了,我要给你传承了。”

说罢这话,这如同仙子的女人,竟然到了叶阳的身旁,面带红晕的,骑上了叶阳的腹部的……下三寸位置……

叶阳眼珠子一瞪!

这就是传承?

话说,这不是人类繁衍的……传承方式吗?

接着,这仙女就以这种方式,向叶阳传承自己的本事,同时也在这幻境中夺走了叶阳的第一次。

而与此同时,无穷无尽的信息,却也如同流光一般的朝叶阳的脑海里涌入……

········
第2章 一眼看穿你是肾虚
········
第二日,一家医院的病房里,叶阳陡然从一张病床上惊醒。

“我靠,原来是做了个春梦啊!咦?不对啊,我不是被水花砸晕了吗?怎么在这?”

叶阳疑惑嘀咕了一声,翻开了被子,却发现自己的裤裆部位,有些湿润,看来那个古怪的梦,让他梦、遗了。

此时,一个胸脯比较大的小护士走了进来,说道:“你可终于醒来了,这是缴费清单,你去把费用交了吧。”

叶阳急忙用被子盖住了自己那个湿润的地方,接住了清单,问道:“护士小姐姐,是谁把我送来的?”

“是你上门维修管道的业主打了急救电话。”小护士说罢这话,就径直离去了。

就在这时,叶阳的手机响了,叶阳接通手机,就传来了一个咆哮声:“叶阳,你这个废物被投诉了,我宣布你被开除了!”

那咆哮声说罢,就挂断了电话,叶阳骂了一声:“操,此处不留爷,自首留爷处!老子我稀罕你这破工作!”

叶阳并不在意工作被开除了,其实,他早就不想干那个坑爹的工作了。

而此时,他的脑海里一直回荡着那个古怪的梦境。

“洛瑶?九幽之地?玄医秘术……”

当叶阳嘀咕着这些关键词的时候,他的脑袋里就像是过电影一般翻滚过无数的秘诀、功法什么的。

“这特么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的脑海里怎么有那么多关于医学和功法的内容?”

叶阳喃喃自语,根本想不通这一切,就在他烦恼之时,一巴掌拍在了旁边的木桌子之上,只听得“咔嚓”一声脆响,那张桌子竟是被他那一掌拍裂了!

叶阳惊愕不已,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再看看那张桌子,尽是一片错愕之色!

“那个梦不会是真的吧?我练成神功了!我成武林高手了?”叶阳惊喜不已的叫道。

而他旁边的病床上,却有着一个染着黄发青年,像是看着傻逼一样看着叶阳道:“你叫什么叫!还神功,我看你是发神经了,应该去看神经科!”

而叶阳只是看了那青年一眼,而他的眼睛里居然闪过了一道常人不可见的亮光,将那个青年扫面了一遍,随即他的脑海里居然出现了一串文字,当他阅读完了那些文字,差点“噗”的笑了出来,说道:“我去不去看神经科,不用你管,反倒是你应该去看男科。”

“你放屁,我看什么男科!”那青年怒声叫道。

“因为你阴阳不调,肾阴亏损,失于滋养,虚热内生……”叶阳笑着说道。

“你他妈什么意思?!”那青年怒吼道。

“其实说白了就是,年轻人你肾虚,恐怕你每次和女人那个啥的时候,没有一分钟就结束了吧!”

“你……”

那黄毛青年一听叶阳这话,脸上露出了一片惊讶加愤恨之色。

他这次来到医院里,其实就是来割包皮的,他听人说,只要把包皮割了,就可以延长那方面的时间,可实际上他根本不是因为包皮的原因,而是因为肾虚!

只是,黄毛暗暗疑惑的是这家伙怎么知道自己那方面不行的呢?

叶阳之所以知道黄毛的病症,那自然是因为他掌握了那“玄医秘术”,当他通过“望”字诀看向那黄毛的时候,就像是激光扫描一般,把黄毛的病症说了出来。

“你才肾虚,你全家都肾虚!”那黄毛瞪着叶阳说道。

“谁肾虚谁知道!话说你的女朋友跟了你,可真是受苦了,想必每次还得用道具才能满足吧。”

叶阳嘴角噙着冷笑说着,然后下了床,由于他裤裆那里还有些湿润,便扭捏着身子,像是鸭子步一般出了病房。

“这个王八蛋!”

那黄毛青年注视着叶阳的背影,恨恨骂了一句。

叶阳到了缴费处交了医疗费,支付宝里就剩一百多块了。

现在工作没了,生活真是拮据啊!

“不管了,先到卫生间,把内裤脱了吧。”

叶阳由于做了那个怪梦,和古装小姐姐神交了一下,导致那里还是湿湿的,还很难受,他便朝卫生间走去,打算把内裤脱了,来个真空上阵。

可当他路过一个科室的时候,忽然听到科室里传来了古怪的声音。

叶阳蹑手蹑脚的走到了门口,贴着门听到里面传来的声音,脸色一变。

“孙主任,求求你,不要这样!我是有夫之妇了,我这次来找你,就是求求你能好好给我丈夫动手术……”

“何小姐,想让我给你丈夫动手术,保他一命很简单,只要你能陪我一晚上就足够了,而现在,我想要收一点利息……”

“啊,不要,救命啊!”

“你叫啊,你叫破喉咙也没用!”孙主任邪邪的说道。

禽兽!

叶阳听到这里,一股正义之气激荡全身,他直接一脚踹开了科室的门,冲了进去,大喝一声:“禽兽,放开那个女……人!”

········
第3章 英雄救少妇
········
屋子里的一男一女,都是吓了一跳,那男的穿着白大褂,脑袋上秃了一圈,寥寥几根毛搭在了脑门上,有点像是谢广坤!

他就是这科室的主任孙广坤。

而那女人年龄大概在三十岁的模样,穿着红色的连衣裙,身体丰腴,散发着一股天然诱人的少妇气息。

只是此时,她的脸上挂着一副羞愤之色,显然是被那孙主任调戏了一番,让她无地自容。

不过,她还是颇为感激的看了一眼叶阳,如果不是叶阳冲进来,只怕她就被这个禽兽孙主任给……

“你是什么人?!”

孙广坤看着穿着普通的叶阳,怒喝一声道。

“你问我是什么人?我想想啊,嗯,在古代,你可以叫我侠客;在现代,你可以叫我雷锋!”叶阳抱着膀子,一副正义无比的说道。

孙主任像是看着傻逼一样的看着叶阳,道:“小吊丝,你现在、立刻、马上滚出我的办公室,否则,我就叫保安了!”

“你叫啊,只要你叫,我立马把录音发给卫生局!”

叶阳拿出了手机,笑眯眯的看着了孙主任说道。

孙主任浑身一震,看着叶阳手里的手机,惊讶说道:“你刚才录音了?不可能,我的办公室隔音非常好,你不可能录到什么的!”

“是吗?有句话叫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你只要敢叫保安,我回去就把这录音发给卫生局,奥对,我还可以在网上也发布,让你出个名!”叶阳笑眯眯的说道。

“你……我……”孙广坤眼珠子直溜溜的转,但最终还是屈服了,“算你狠!你怎么才能把那录音给删了!”

“很简单,帮助这位小姐姐把他丈夫的手术给做了,而且还要好好的做!”叶阳说道。

“你……”孙主任简直气炸了,但他又无可奈何,他真怕叶阳的手机里真的存储了录音,只要一发布出去,那就完了。

最终,孙主任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咬牙切齿道:“好,那我现在就给他丈夫动手术!”

“对了,我要全程参观!”叶阳接着提了一个要求。

“这不可能!你一个非医疗人员,怎么可以参与?”孙主任怒声道。

“是吗?你问问它可不可以呢。”叶阳晃了晃手里的手机道。

“……”孙主任恨恨道,“算你狠。”

紧接着,孙主任便气呼呼的召集人员去给那少妇的丈夫动手术去了。

而那女人走到了叶阳的面前,无比感激的说道:“先生,我真是不知道怎么谢谢你了!我叫何雅琴,还没请教恩人大名呢。”

“我叫叶阳。”叶阳淡淡的道。

“好的,叶先生,你刚才真的录音了吗?”何雅琴疑惑的问道。

叶阳神秘一笑,摇摇头道:“并没有。”

“那孙主任他……”何雅琴惊讶的张大了嘴巴,露出了一片不可思议。

“秘密!”

“奥……”何雅琴恍然点了点头。

孙主任召集了医疗人员,准备动手术,也给叶阳准备了一身医生服。

而叶阳还特别给孙主任提了一个要求:“那个啥,能不能再给我准备一条内裤?”

孙主任气的脑子都充血了:“我都给你准备衣服了,你还要什么内裤?难道你自己没穿内裤吗?”

叶阳是穿内裤了,可是已经湿的不成样了!

可叶阳总不能把这个“梦遗”的事情说出来吧。

于是他晃了晃手机,笑眯眯的说道:“我让你准备,你就准备,你废这么多话干什么?”

“好吧。”

孙主任被那个“录音”威胁的几乎要无语了,只得让手下到医院门口给他买了一条内裤。

········
第4章 庸医害人!
········
叶阳换好了医生服,跟着孙主任一块进入手术室。

那些医疗人员看到叶阳这个生面孔,跟在孙主任的后面,都是一脸疑惑问孙主任道:“孙主任,这个年轻人是谁啊?不会是你徒弟吧?”

孙主任都不知道怎么介绍这个家伙,而叶阳笑眯眯的说道:“其实,我是孙主任的表叔,刚从中医科大学毕业,要跟我表侄学点西医。”

“臭小子,你胡扯什么!你是谁……好好好,你是我表叔,算你狠。”

孙主任气的要爆炸了,刚想要骂叶阳,但见叶阳举起了手机,立马改口。

“我去!孙主任,没想到你表叔很挺年轻的嘛,一个学中医的,还来接触西医,真让人佩服啊!”孙主任的助手,一个年龄在三十多岁的中年医生,一叠声称赞道。

可这话听在孙主任的耳朵里,脸色发黑,嘴角直抽抽!

叶阳微微一笑道:“虽然中医趋于没落,西医势大,但所谓大道归于一,条条大路通罗马,疏途同归,所以,即便我是学中医的,但也要对西医进行了解!”

叶阳侃侃而谈,说的给真的似的。

孙主任的那些下属听得如痴如醉,都是在那里鼓掌,大声赞叹道:“不愧是孙主任他表叔啊,见识就是深远啊,这番话说出来那真是让人醍醐灌顶,如读十年书啊!”

“嘿嘿,马医生你过奖了。能当孙主任的表叔,没有两把刷子能行吗!”叶阳谦虚道。

“……”

孙主任恨不得拿着自己手中的手术刀砍死这个王八蛋,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山猫野耗子,居然在这里忽悠起来了。

如果不是因为那个“录音”的威胁,他早就弄死这货了!

“表侄啊,你说我说的对吗?”叶阳看着孙主任说道。

“狗屁不通!”

孙主任在心底骂了一句,但还是笑眯眯道:“你说的真是太对了。”

“那必须的,要不你能是我表侄啊!”叶阳道。

“……”

孙主任几乎想死,要知道他可是这医院里最权威的外科大夫啊,外号“孙一刀”,何曾受过这种屈辱?

现在这个不知从哪来的王八蛋,愣是说是他表叔,弄得他很没面子啊!

“行了,都别杵着了,抓紧进去手术吧。当然,这次主刀的是我的表侄子,我就在旁边看着就好了。”叶阳笑道。

“嗯!好!”马医生等人应了一声道,对孙主任这个“表叔”不要太恭敬啊!

叶阳消了毒,随着众人进去了手术室。

此时,一个中年男人躺在了手术台上,看他国字脸,相貌堂堂,只是脸色枯黄,一片痛苦之色,这男人正是何雅琴的丈夫冯爱国。

叶阳只是扫了他一眼,脑海里便出现了一串文字,看到这串文字,叶阳的眉头皱了起来,便问孙主任道:“表侄,我想了解一下,冯爱国得的什么病,需要动手术?”

这一声表侄叫的孙主任脸皮发黑。

旁边的马医生忙说道:“叶先生,是这样的,冯爱国在脑袋里面长了一个小瘤,我们需要给他做个手术,把瘤子取出来,当然,这个手术难度非常大,只要稍微有点失误,恐怕就会危及病人的生命。这个手术,恐怕也只有孙主任能完成!”

马医生介绍完毕之后,叶阳直接看向了孙主任道:“你也是这么诊断的?”

“你不废话吗?我不这么诊断,我能做这个手术?你什么不懂,不要乱说!”

孙主任怒气冲冲的说道:“现在我要开始做手术了,你给我闭上你的嘴!”

叶阳摇了摇头,直接走到了冯爱国的身前,夺下了他的手术刀,说道:“你个庸医,你若是给他动手术,他必死无疑!”

叶阳的话,直接震惊的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

尤其是孙主任简直是气的要爆炸,这个小子不知道从哪跑出来的小子,居然敢质疑他!

“臭小子,你知道个屁!我们这都是经过各种医疗设备检查出来的,你居然敢说这种话。他的脑子里长个了瘤,如果不动手术,如何能把瘤子取出来,如果任由这个瘤子长下去,必将危及他的性命!”孙主任怒声说道。

臭小子?

马医生越听越不对啊,孙主任这也太无礼了吧?这年轻人不是你表叔吗?你怎么说人家臭小子?

叶阳嘴角露出了一抹玩味道:“他的脑子里至于长没长瘤,我并不好说,但我知道,凭我的方法,根本不需要动手术,就可以让他病情立刻好转起来!”

叶阳这话,把所有人都惊住了,而孙主任的嘴角浮现出了一抹讥讽。

········
第5章 民工治病?简直是胡闹!
········
孙主任讥讽道:“你说你能不用通过手术治好冯爱国的脑袋?你吹什么牛逼!我就这么跟你说吧,他脑袋里瘤子正在不断扩大,如果不赶快动手术,恐怕连三天都活不到,而且手术风险很大,只有两成的可能性会成功!你还不动手术,把他治好,你可真会吹牛!”

其他人也都面露质疑,显然觉得叶阳是在吹牛。

“我既然敢说这个话,自然就能做到!那不妨让我试试!”叶阳信誓旦旦的说道。

听了叶阳这话,孙主任的眼神里闪烁了一丝狡猾,说道:“年轻人,你想试试你的方法也可以,但出了事,都要由你负责!”

“这个没问题。”叶阳点了点头。

孙主任接着说道:“这样吧。我们把病人的家属找过来,让她签一个约定,如果她同意让你给她的丈夫治病,那么就你上,如果到时候出现了任何意外,也和我们医院没有任何关系!”

“好。”

叶阳并没有迟疑,直接点了点头道。

孙主任说到这里,眼神里闪过了一丝诡异之色,在他看来,叶阳这就是在装逼,他就是一个不知从哪来的臭小子,会治个屁的病?

就算他给冯爱国动手术,成功率也不足二成,如果能把这锅推给这小子,那实在是再好也不过了,到时候倒霉的可就是这小子!

而马医生在一旁低声说道:“孙主任,难道你表叔真的有什么特别的方法,不需要动手术,就可以治好冯爱国的病吗?”

孙主任眼神里闪过了一丝诡异道:“这小子想治,就让他治呗,到时候出问题了,由他承担!”

很快,孙主任等人把何雅琴找了过来,当叶阳表明了要通过自己的方法为冯爱国治病的时候,何雅琴迟疑了。

而叶阳则是目光灼灼的看着何雅琴道:“何小姐,你也听孙主任说了,你丈夫的手术成功率极低,我想通过我的方法为你丈夫治疗一下!希望你能同意!当然,出了一切问题,都由我来负责。”

叶阳的话,颇具感染力,还是让何雅琴意动了一下。

而孙主任则在一旁阴阳怪气的说道:“何小姐,决定权在你,如果出现了任何意外,我们医院是不负任何责任的!”

说着这话,孙主任把一份约定书递到了她的面前,说道:“如果你选他,就签了这份约定。”

何雅琴呆呆的看着叶阳的脸庞,她忽然从叶阳的眼神里看到了某种坚定。

那种坚定,居然让她选择相信这个年轻人!

因为在她最无助的时候,是这个小男人冲进来救了她,这让她对这个小年轻充斥信心。

“好,我相信他!”何雅琴忽然郑重的说道。

孙主任的眼神里闪过了一丝得逞之色。

何雅琴手指颤抖的把那份约定签了,然后看着叶阳道:“叶先生,拜托你了。”

“小姐姐,你放心吧。我会尽力的!”叶阳道。

“对了,孙主任他表叔,我能冒昧问一下,你之前在哪行医?”旁边马主任好奇问了一句。

“哦,我不是医生,我是个维修水电的水电工。”叶阳淡淡回答道。

什么?!

马医生眼珠子瞪得老大,一副惊骇至极的看着叶阳道:“你你……不是医生?你是一个水电工?”

这尼玛水电工要给人治病,这不是胡来嘛!

而旁边孙主任听了叶阳的话,差点失声笑了出来,他还以为这个小子还真是个什么医生呢,感情就是一个水电工!这大包大揽的,是想害死人啊!

就连何雅琴也是脸色大变,她刚想质问叶阳,而叶阳已经潇洒的进入了手术室。

何雅琴看着叶阳的背影,双腿一软,差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她在心底暗暗问着自己:“我让一个水电工给我丈夫治病,我是不是要害了我丈夫?”

而孙主任则是阴阳怪气的道:“何小姐,我早就劝你冷静一下的,结果你还是……哎,如果有什么事,你就找那个姓叶的!可别找我啊!”

········
第6章 钢钉锁魂邪术?
········
话说叶阳进去已经有五分钟了。

何雅琴一副哀愁的盯着手术室的门看,她觉得自己一定是害了自己丈夫!

她一直以为叶阳是个医生,但没想到只是一个水电工,水电工能治什么病?

“孙主任,你表叔能把冯爱国治好吗?”马医生脸色一副古怪的问道。

“马医生,你他妈给我闭嘴!那个臭小子根本不是我表叔!”孙主任冷声道。

“什么?不是你表叔,可是他亲口说你表叔的啊,而且你也承认了啊。”马医生惊愕的说道。

就在这时,本院的刘副院长刘平安走了过来,刘副院长乃是本院的实权派,也是一位很权威的医生!

孙主任急忙谄媚的上前,给刘平安打了一声招呼:“刘院长,你好。”

刘副院长看了看手术室的灯亮着,而孙主任一身做手术的行头,却和自己的助手呆在外面,疑惑问道:“孙主任,这手术室里是谁在做手术啊?”

还不待孙主任开口,旁边何雅琴忙说道:“刘院长你好,在里面动手术的是我丈夫冯爱国!”

“冯爱国?”刘平安嘀咕了一声,随即露出了一片疑惑之色,道:“我记得冯爱国脑子里长了个瘤,我们医院还开了专家的座谈会,一致要求让孙主任主刀的!怎么孙主任在外面?”

孙主任忙解释道:“刘院长,事情是这样的,本来我是要给冯爱国动手术的,可是却被一个年轻人阻挠了,而那个年轻人声称自己不用动刀子,就可以把冯爱国的病给治好!”

“什么?这简直是胡闹!你怎么可以让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给他动手术呢?这如果出现了意外,你能负得起责任吗?”刘平安瞪着眼珠子,一副气急败坏的怒喷孙主任道。

“刘院长,我也阻止来着,可是何小姐偏让那个年轻人为丈夫治疗,还签了合同,你不信可以问何小姐!”孙主任指着何雅琴,一副淡定的说道。

刘平安只看了一眼那约定,道:“那是哪个年轻的医生在里面动手术?”

“进去的那青年不是医生,而是一个维修水电的维修工。”孙主任说道。

“神……马玩意?进去治病的是一个水电工?!这不是胡闹嘛!如果一个水电工都能治病,那还要我们这些医生做什么?快点进去,把他抓出来!”刘平安愤怒喝道。

“哦,好!”

刘平安和孙主任等人得令,冲进了手术室,当他看到眼前的情形之时,脸色都变了!

此时,冯爱国浑身精光躺在了手术台上,眼睛闭着,脸色苍白,一丝生命的迹象都没有。

而且最为骇人的是,那青年居然还用一根小细钢钉扎在了冯爱国的脑门上,有着黑血从那小钢钉处渗了出来。

何雅琴看到这惊悚的一幕,直接吓晕了过去。

刘平安看着眼前这一幕,眼珠子瞪得老大,怒气滔天喝道:“年轻人,你干什么?!你竟然用这种邪术,把病人治死了!”

没错,在刘平安看来,叶阳已经把人给治死了,而且还用钢钉扎脑这种邪术,残害尸体,实在是太残忍了!

毕竟,在民间迷信里,用钢钉扎头,这可是相当于一种邪术,这是要束缚死者的灵魂,令其不得超生的啊!

“混账,你听到没有?你们都上去给我拦住他!”刘平安怒吼一声道。

“是!”

孙主任几人便朝叶阳冲去。

而当他们冲到叶阳身旁,叶阳断喝一声道:“如果你们想让他死,就尽管过来!”

········
第7章 针灸术!
········
众人闻言,都是停住脚步,面面相觑,露出一片不可思议之色。

“什么?冯爱国还没死?这怎么可能!他看起来连生气都没了,怎么可能没死?”

“就是啊!这小子用邪术扎人家脑袋,早把人弄死了!”

马医生等人纷纷叫道。

叶阳淡淡道:“你们不要打扰我,再给我五分钟,我管保让冯爱国活蹦乱跳的爬起来。至于我为什么用钢钉的扎他的脑袋,这其实相当于一种针灸。只是我半路出家,身上没有银针,只能把我昨天修水管留下来的钢钉拿出来凑合当银针用了!”

“什么玩意?这是一种针灸?而且还用钢钉针灸,这也太诡异了吧!”

“是啊!我从医这么多年,但也从来没听说过有人用钢钉当银针来针灸的啊!”

“这简直就是胡说八道!你分明就是一种锁魂之术,怎么可能是针灸!”

众人疯狂指责道。

叶阳嘴角露出了一抹讥讽道:“你们医术浅薄,对中医一无所知,所谓针灸,只是通过一种方式刺激病者的穴位而已,只要能够达到刺激穴位的目的,又何必在乎是不是用真的银针呢?自有针灸之术诞生以来,上古之人,还有用骨针针灸的,我今日用钢钉针灸,这又有何稀奇的呢?”

叶阳侃侃而谈,而他的脑海里,却是浮现出了一串一串文字,而这些文字,正是关于针灸的介绍,而叶阳也只是捡了其中关键的部分念了一些而已。

叶阳的话,让那刘平安却是眉头一皱,觉得甚是有理。

他虽然也是一名西医,可是年轻的时候,也跟着一位国手中医学了一段时间中医,对于针灸也是有些了解的,一听叶阳如此说,倒也有些道理。

叶阳本就是一个水电工,老虎钳、扳手、钢钉本来就是他随身必备之物,而他居然能够“废物利用”,实在是让人惊叹!

“你简直就是无稽之谈!你都把冯爱国的脑门刺破流血了,还针灸,我看你就是害人!”孙主任怒声道。

叶阳却是冷声道:“孙主任,我劝你跟我说话客气点,免得我把一些文件发给特别的部门……”

孙主任一听叶阳这话,直接打了一个机灵,秦扬这自然是在用“录音”威胁他了!

他恨恨的咬了咬牙齿,却是没有多说什么。

而刘平安则是疑惑问道:“你说的什么文件?”

“呵呵,这个孙主任应该清楚。”叶阳冷笑道。

“我……”孙主任面色苍白,忙说道:“没什么,这小子胡说呢!”

“孙主任,你别老说我害人,黑猫白猫,能抓住老鼠就是好猫,我只要能把病人给治好就行了,你管我那么多呢!”叶阳说道。

“可是,你这他妈是治病吗?就他妈在脑门上扎了一根钢钉,这也是治病?如果冯爱国真的死了,那么,一切责任都是你担!”孙主任咆哮道。

“没问题,这责任我担着。不过,孙主任,我跟你打个赌如何?如果我能把冯爱国的病治好,那么你可以叫我三声爹吗?”叶阳目光灼灼的看着孙主任道。

“没……没问题!我跟你赌了!”孙主任怒气冲冲的说道。

“赌个屁!你们快拦着他,别让他胡来了!看看冯爱国还有没有气!”刘平安叫道。

几人再次冲上前去阻拦叶阳,而叶阳则是捏起了那根细钢钉,直接拔了下来。

而就在几个人要把叶阳控制住的时候,手术台上的冯爱国忽然眼睛睁了开来,而且本来苍白无比的脸色,也逐渐变得红润了起来。

“冯爱国醒了!天哪!他真的醒了,他原来没死啊!”旁边一个小护士率先叫了起来。

而刘平安和孙主任自然也看到了冯爱国醒了过来,而且最为让他惊奇的是,冯爱国居然从床上跳了下来!

没错,是直接跳了下来!

要知道冯爱国的脑子里长了个瘤,让他痛苦不堪,也影响到了他的行动能力,他根本连下床的能力都没有,而现在居然跳下了床!

“这不会是回光返照吧?”

孙主任无比疑惑的说道,然后快步走到了冯爱国的身前,要抓住他的胳膊,可是,他却被冯爱国一掌推了开来,而孙主任差点跌倒了在了地上。

他彻底懵逼了,之前的冯爱国一点力气没有,而现在都可以把他推开了,这特么也太神奇了吧?

冯爱国死死的望定了孙主任道:“孙主任,你不要以为你做的那点破事,神鬼不知,等老子的病彻底好了,老子非得好好教训你!”

刷!

孙主任的脸色都变了,他恶狠狠的看了一眼叶阳,难道是叶阳把自己非礼何雅琴的事情,给冯爱国说了吗?

而叶阳则是一副淡然,并没有多说什么。

冯爱国快步走到了何雅琴的面前,掐着人中把何雅琴掐醒了。

何雅琴一睁眼就看到了冯爱国,惊愕的说道:“爱国,我们是在地狱相见吗?”

“傻婆娘,我还活着,是这位叶医生他救了我啊!”冯爱国抱着何雅琴一副惊喜的说道。

“真的吗?”何雅琴也是惊喜万分的模样,她直接走到了叶阳的面前,“扑通”一声的跪在了叶阳的面前说道:“叶先生,真是谢谢你救了我的丈夫!”

········
第8章 叫爹!
········
“何小姐,快请起!治病救人,扶危济困,本就是我们医生……咳咳,本就是我们青年的责任!”叶阳急忙笑道。

冯爱国也走过来,向着叶阳无比感激的说道:“叶医生,谢谢你救了我!”

叶阳则是连连说没什么。

“孙主任,开始履行你的赌约吧。那三声爹一定要叫的响亮一点!”叶阳忽然望定了孙主任说道。

“你……”

孙主任脸色铁青,冷哼了一声说道:“现在冯爱国虽然活蹦乱跳的,但不代表他的病就好了,我想用现代仪器对他的脑部进行全方位检查一下。我可以确定的是,那个瘤一定还在!”

刘平安也在一旁说道:“没错,我怀疑冯爱国现在也是回光返照,我们需要对他进行进一步的检查!如果有什么意外,你依旧难逃责任!”

“没问题,你们只管检查!我让你们输的心服口服!”叶阳微笑道。

于是,孙主任急忙让检验科的人,对冯爱国的脑袋进行全方位的检查!

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可当孙主任看到检查结果之时,他彻底呆在了那里。

而刘平安也是看了一眼检查报告,也是呆滞在了那里。

因为检查报告的结果是,冯爱国的脑袋正常,毫无问题,就连之前的那个瘤子都不在了!

这就神奇了!

之前给冯爱国诊断,他的脑袋里有个瘤,而现在他的脑袋只是被叶阳用钢钉扎了一下,放了一些黑血,他的脑袋里瘤子就不在了。

其实,冯爱国的脑袋里那个瘤子,根本不是个瘤子,而只是一团淤血,叶阳就通过自己针灸刺穴的方式,然后运转了一丝玄医功法,把他脑袋里淤血顺着那钢钉之处逼了出来,那个瘤子也就消失了。

“孙主任,叫爹吧!”叶阳说道。

孙主任脸色铁青成一片,显得十分难看。

刘平安眼珠子一转,急忙呵斥孙主任道:“孙主任,愿赌服输,你既然输给人家了,就该履行诺言!”

“咳……”

孙主任看着刘副院长一副变色龙的模样,简直要无语了好吗?

“好,我叫!”

孙主任真是屈辱死了,于是十分弱弱的叫了叶阳三声爹。

叶阳眉头一挑,道:“孙主任,你是早上没吃饭吗?连叫爹都这么小的声音?!”

“臭小子,你不要太嚣张了!你信不信我现在一个电话,就可以把保安叫来,把你臭揍一顿!”孙主任怒声道。

“卧槽!你自己同意的打赌赌约,现在居然赖账了!刘院长,你是个公道之人,刚才孙主任的话,你也听到了,按说他输了,该叫我爹,但现在又矢口否认,有这样的吗?”叶阳咄咄逼人道。

“这个……”

刘平安给孙主任使了一个眼色,而孙主任冷哼了一声。

叶阳则是竖起了自己的手机说道:“孙主任,你不想叫是吧?那好,那觉得你迟早会叫的!”

一看到叶阳拿手机了,孙主任慌了,他急忙很大声的叫了三生“爹”,而叶阳则是很甜甜应了三声:“哎,哎,哎!”

“噗哈哈!”

旁边围观的小护士什么的,一看孙主任吃瘪了,还叫叶阳为爹,都显得相当兴奋。

而孙主任叫完了三生爹之后,便气急败坏的灰溜溜的离开了。

叶阳也是看了一眼冯爱国说道:“现在你的病基本好了,以后要对你老婆好一点,她为了你,可吃了不少苦。”

“好的,我谨记你的话。”冯爱国忙点头道。

叶阳点了点头,二话没说就朝着门口走去了。

可当叶阳走到了门口之时,刘平安却是快步走了上来,说道:“叶医生,请止步。”

叶阳止住了步伐,看着刘平安说道:“刘院长,我现在郑重的告诉你,我不是医生,我是一个水电工!”

叶阳对这个变色龙副院长很没有好感,声音很冷。

而刘平安却是说道:“好吧,叶电工,我能冒昧的问一下,你刚才用钢钉施展的那个针灸手法,是不是江湖失传已久的洛女神针?!”

裸女神针?

这个刘平安也不知道是哪儿人,发音有些奇怪,他说洛女,愣是发音成了“裸女”!

“抱歉,我这只是普通针灸手法,并不是什么裸女神针。告辞!”

叶阳说完这句话,愣是快步的朝着外面走去了,可就在他刚要离开之时,一辆救护车却是骤然停在了他的面前,车门快速打开,几个护工推着一辆担架冲了下来。

“都让开!有人出车祸了!”

“快点!快点!”

“爸,你可不能死啊!你要挺住啊!你给我让开!”

几个护工叫着,而一个穿着ol制服裙的绝美女郎,则是直接把叶阳撞了开去。

而叶阳稳住了身形,只是瞥了一眼那担架上男人之时,眼神一凛。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