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婚恋生活

隐婚蜜爱:欧总娇宠小甜妻-隐婚蜜爱:欧总娇宠小甜妻趣笔阁

隐婚蜜爱:欧总娇宠小甜妻

隐婚蜜爱:欧总娇宠小甜妻-隐婚蜜爱:欧总娇宠小甜妻趣笔阁

主角: 佟小曼, 欧泽野

字数: 1,620,927

状态: 已完结 共 1509 章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好看的小说推荐(www.sossw.com)

隐婚蜜爱:上次见老公,还是又丑又老还秃顶的老男人。这次见老公,帅气,迷人,又多金。阴差阳错,他们联系在一起。在外,他是杀伐决断、冷血无情的游戏天才,坐拥千亿资产。而在内,却是一个大醋缸、小气鬼!

隐婚蜜爱:欧总娇宠小甜妻全文阅读

········
第1章 找错人了
········
“先生,请你轻一点,我、我是第一次……”

佟小曼攀附着身上健硕的身躯,羞涩地小脸通红。

她知道家里那个“老头儿”肯定不能让她怀孕的,为了弟弟的病,她必须找别的男人生孩子了!

今天正好是她的排卵日,是最佳受孕时间。

而身上这个男人,就是她在酒吧物色的精-子供给者……

“第一次?”男人低沉的嗓音响起,在暗夜里带着几分沙哑暧昧的味道。

居高临下地看着身-下的小人儿,浑身白皙的肌肤因为害羞透着淡淡的粉,身材虽然算不上丰满,却格外诱人。

如深海般的蓝色瞳孔中,跃起一抹火光。

“嗯,那……开始吧,轻点奥。”佟小曼闭紧了双眸,紧张地绷紧了身躯。

“放轻松……”

“唔!”

当撕裂般的痛楚袭来的时候,唇上覆盖上一片柔软,将她所有的痛呼堵住。

整整一晚,佟小曼就和大海上的孤舟,随着男人的凶悍起起伏伏……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第一次开荤的男人食髓知味地停下来,才发现身-下的小人儿早已昏睡过去。

“啧,体力真差。”

欧泽野起身下床,身上线条分明的肌理一览无余。

拾起地上的衣物慢条斯理地穿上,一举手一投足无不透着与生俱来的矜贵与优雅。

他站在床边看着床上的女人。

她有着一张标准的鹅蛋脸,有些清瘦,露出尖尖的下巴。

可爱清秀,是看上去很舒服的类型……

一想到昨夜的欢愉,欧泽野小腹一紧,一股电流再次升腾起来。

就在这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

欧泽野闭了闭眼再次睁开,眸底恢复冷然一片。

掏出手机一看,是他的好兄弟权彬打来的,而这个女人也正是他物色介绍的。

不得不说,他的兄弟还真是懂自己的胃口。

然而,刚按下接听键,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就传来:“我说兄弟,你不是一直嚷嚷着要破了自己保了二十六年的处身吗?人都给你找了,你去哪儿了?”

“我在酒店啊。”

“你去酒店干什么?不是让你在酒吧里等着吗?人家姑娘足足等你了两个小时了!你赶快过去!”

“什么姑娘?这不是在我的……”床上吗?

欧泽野话语一噎,看向了床上的佟小曼,剑眉一蹙:难道他找错人了?那床上的那个女人又是谁?

“你赶紧去酒吧!我保证给你找的这个姑娘比你家里的老婆好上一千倍!”对面的权彬还在嚷嚷着。

……

黑暗帝国总裁办公室。

低调奢华的暗色系办公室中,装潢考究,布局简洁大气。

欧泽野坐在办公桌前,对着电脑发呆。

从今天早上他就无心工作,满脑子都是昨天晚上那个女人。

这时候,秘书程浩走了进来:“欧总,您找我。”

“去帮我查个人。”欧泽野打开自己的手机,把一张照片调了出来,上面赫然是佟小曼的脸庞。

程浩定睛一看,惊愕地瞪大了双眸:“太……太……太……”

“太什么太?去给我调查这个女人的全部资料!”欧泽野蹙着眉发号施令。

“欧总,照片上的人就是您太太啊!”

········
第2章 睡了自己的老婆
········
之前,欧泽野结婚的事情是程浩一手负责的,程浩自然是见过佟小曼的。

“太太?”欧泽野有些不解。

“欧总,您忘了吗?一年以前,您和太太登记结婚了,就一直把太太安排在彩虹城那边的别墅里……”

欧泽野双手撑着桌子“噌”地站了起来,一双阴鸷的目光发狠似的盯着程浩,“你是说照片上这个女人是我老婆?!”

欧泽野自然是没有见过佟小曼的,这门婚事是她母亲一手促成,根本不是他情愿的,连结婚登记他都没有去。

所以,直到现在他都不知道自己的老婆长什么样子,甚至都忘了自己是结过婚的人了!

程浩不知道为什么欧泽野忽然发这么大的火,身子僵直向后退了两步:“是、是的。”

欧泽野粗喘两口气,又坐回了椅子上。

也就是说,他的老婆昨天晚上是给他戴绿帽子去了!

这女人!

虽然歪打正着最后被他睡了,可如果她碰见的是别人呢?这绿帽子不是戴定了?!

“欧、欧总,您刚才说要太太的全部资料,一年前您和太太结婚的时候,这资料就查过了,要不然我去给您拿?”

“还不快去!”欧泽野朝着程浩吼了一声。

佟小曼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十点,稍微一动,浑身就散架般的疼。

“嘶……”

昨天那个男人也太狠了吧!

她当真有些受不住。

佟小曼勉强支撑着身子坐起来,下床的时候,双腿还有些打颤。

身上到处是青紫的痕迹,匆匆洗了个澡,这才哆嗦着回家。

现在是5月,马上就要毕业了,佟小曼被毕业论文和工作的事情忙的焦头烂额。

所以只是休息了一下,就拖着疲惫的身躯来到学校——Z大电影学院。

刚准备迈进校门,忽然一辆宝石蓝的跑车“嗖”地冲了过来,以电光石火般的速度停在了她面前。

那是一辆法拉利拉斐尔!

在阳光的映衬下,它就如同一个等待战斗的野兽一般,杀气十足!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这辆高调的法拉利拉斐尔吸引。

这所校园里虽然出的明星不少,也有一些明星校友开着豪车过来的,可着实没见过这种层次的车,还是改装版的,至少在千万!

车门打开,首先出现在人们视野里的是一双逆天的大长腿,紧接着男人颀长的身姿展露。

来人是欧泽野。

他是黑暗帝国的创始人及现任总裁,是叱咤风云、一手遮天的大人物!

传说中的欧泽野是一个天才游戏玩家,他是靠游戏起家,他创造的游戏几乎垄断了所有的游戏市场。

后来,黑暗帝国便开始急速扩张,从游戏领域逐渐发展到各行各业,这也让欧泽野的财富急速增长。

年仅二十六岁的他,别说在国内,即便是国际上,也是财力雄厚屈指可数的人物。

只不过,他从来不在公开场合露面,没有人见过他。

但是大伙儿还是被他的容颜惊叹。

那张妖孽一般的脸展现在众人面前,尤其是那双蓝色的眼睛,仿佛要把所有人的魂魄都勾走了一般!

佟小曼看见欧泽野的那一瞬间,眼睛瞬间瞪得圆圆的:这世界未免也太小了吧?昨天才睡过,今天就碰上了?

佟小曼看着逆光而来的俊挺男人,那周身散发的王者气场不由得让她愣在原地。

直到落入一个温暖宽阔的怀抱,她才反应过来自己被他抱在怀中。

听到周围的议论声,佟小曼压低声音挣扎起来:“放开我,我们昨天不是说好了互相不纠缠的吗?你想干嘛?”

瞅着小人儿慌张的小脸,欧泽野薄唇一勾,直接将人往车上带:“我觉得昨晚我们进展太快了,很多事情还需要深入聊一聊。”

男人的嗓音低沉醇厚,犹如大提琴般悦耳,温热的气息喷吐在佟小曼耳边时,不由得让她打个战栗。

“快什么快?昨天我们都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要一个孩子,但是绝对不会赖上你!孩子我自己养,跟你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佟小曼抗拒着不肯上车。

这个男人给她的感觉很危险,她不想再和他独处。

欧泽野凑近佟小曼,在她耳边暧昧低语:“万一昨晚没怀上呢?我们是不是要继续努力?”

········
第3章 生孩子的原因
········
反应过来对方的意思,佟小曼脸蛋顿时变得羞红:“你适可而止……啊!”

话未完,整个人就被塞进车厢。

男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进了驾驶位,一踩油门,车子犹如猎豹般轰鸣而出。

“啊,你干嘛!”

“不想怎么样?你把事情说清楚就好,你为什么要生孩子?”

佟小曼扫了欧泽野一眼,真挚解释:“这个真的和你没关系,即便是我真的怀孕了,我也绝对不会纠缠你的,你大可以放心!咱俩就当……约了一pao,以后谁也不认识谁!”

“是么?”

欧泽野只是淡淡地问了一句,便没有下文。

直到车子停在一家高档的咖啡厅前,他才慢条斯理地掏出手机,调出一张照片给佟小曼看。

当看到照片上捕捉寸缕的自己时,佟小曼大惊失色:“你是变-态吗?竟然拍我果照!”

她伸手去抢男人的手机,但是对方直接收手,深邃的蓝瞳盯着她:“不想让你的同学都接到这些照片,最好老实交代。”

淡淡的语气带着无尽的危险之意。

“你卑鄙!”佟小曼狠狠地瞪着男人,眼眶泛红!

她昨晚就不该被他的容貌给迷惑,竟然找了个这么后患无穷的危险男人!

“想好怎么解释了就下车!”男人说着率先下车朝咖啡厅走去。

咖啡厅里。

沉默,沉默,还是沉默……

佟小曼微眯着眼睛紧紧地瞪着坐在她对面的那个男人,恨不得在他身上盯出几个窟窿来!

欧泽野倒是不紧不慢品着咖啡。

对待猎物,他向来有耐心。

更何况她的把柄还在自己手上,不信她不说实话!

“我到底和你有什么仇啊?你非要这么对我!”佟小曼终于开了口。

欧泽野冷哼一声,不紧不慢地把咖啡杯放到桌子上,掀起眼皮淡然地道:“我不允许我的jing子被用到莫名其妙的地方。”

佟小曼忍不住朝天翻了一个白眼儿。

昨晚也不知道是谁在自己说了不用套套后,和狼一般兴奋地眼睛都亮了,现在开始追究他那宝贵的jing子了?

男人果然都是大猪蹄子!

“如果我告诉你,你是不是可以把照片删掉?”

“没问题。”

佟小曼先是默默地叹了口气,“我结婚了。”

欧泽野丝毫都不意外,他当然知道她结婚了,而且,他就是她的老公!

“哦,你男人不能满足你?”欧泽野危险地眯了眯眼、

佟小曼面容羞涩地垂了头,“你昨天跟我……应该知道,我是……第一次,所以,我和我老公……”

“那你为什么要生孩子?”

佟小曼沉思片刻,一鼓作气地道:“算命的说了,我们家需要一个孩子冲喜!所以,我必须在一年之内怀孕。”

欧泽野打量着佟小曼清灵澄澈的双眼,尽管她的眼睛透彻无比,可他还是对这说辞有些怀疑。

“封建迷信你也信?”

“信则有,不信则无。”

“冲喜?你们家有什么丧事?要死人了?”

当欧泽野的那一个“死”字刚一出口,佟小曼猛地拍了一下桌子,脸色铁青,“闭嘴!”

欧泽野下意识看向佟小曼,看着这女孩子柔柔弱弱的,可这个时候,却在她的眼神里看出了一种倔强的力量。

佟小曼意识到自己太在意这个“死”字了,立即把头转向了一边。

“总之,对我很重要,我必须在一年之内生孩子。”

“那你为什么不找你老公呢?”

“我老公?”佟小曼转过头来,不可思议地看着欧泽野,“就那秃顶的老头儿,有没有生育能力,我都不知道!”

“秃顶的老头儿?”

欧泽野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茂密的头顶,蹙眉沉思。

········
第4章 我老公要回家?!
········
对了,他想起来了。

结婚登记那天,他直接让秘书程浩和家里的管家老吴负责结婚证的办理,老吴今年五十多岁,确实秃顶。

看来,她是误把老吴当成自己了。

“如果我说我结婚一年都没有见过我老公,你信吗?”

欧泽野当然信了,但他还是配合地问:“竟然有这种事?”

佟小曼摇了摇头:“说了你也不信,可我真的没见过他,我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结婚的时候,我就只负责自己的资料,然后签字,刚准备看一眼老公叫什么,就被那个可恶的秘书把结婚证抢走了。”

“然后,他就把我丢在一栋别墅里不闻不问。”

“哦,那是为什么呢?”欧泽野只能明知故问。

佟小曼捏着下巴思索一下,“我猜他可能太丑了,怕被我看见吧,也可能是不举,怕丢人,也或者是拿我冲喜的。”

欧泽野听到这话,心里极其不是滋味,可又不能反驳。

“也许有别的原因呢。”欧泽野淡淡地为自己辩解。

“所以,我真的挺惨的,你放过我吧。”佟小曼立即抓住了欧泽野的手,乞求地望着他。

女孩那楚楚可怜的模样,顿时让欧泽野心跳慢了半拍,但是转瞬,他就清醒了。

不管什么原因,眼前这个女人是他的老婆,而且要给他戴绿帽是不争的事实!

他必须好好惩罚她,让她长点教训!

“我都告诉你了,你可以把照片删掉了吧?”佟小曼哀求道。

欧泽野敛起了眸中的动容,看向佟小曼的眼神再次变得危险:“删掉可以,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

欧泽野邪魅一笑:“让我再睡一次。”

“你无耻!”听到这话,佟小曼恨不得一巴掌抽在那张俊脸上。

“我无耻?你一个已婚妇女出去找男人,你不无耻吗?”

“你——”

佟小曼简直要气疯了,她真是悔得肠子都青了。

“反正你都给你老公戴了一次绿帽子,也不在乎多戴一次了。”欧泽野斜了佟小曼一眼。

他倒要看看这女人敢不敢给自己再戴绿帽子!

“不行!我这个人是有原则的,我跟你是逼不得已,是为了生孩子!”

“有区别么?再说了,万一你没怀上呢?”欧泽野胳膊搭在椅背上,一派尽在掌握的从容。

佟小曼咬了咬嘴唇。

说真的,这种事情,她真的不会做第二次的,因为她的良心过不去。

“你慢慢想,我等你。”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

佟小曼的内心在挣扎。

如果欧泽野不删除那些照片,这些照片散不出去,她这个人就毁了!

如果她是个普通人也就罢了,可她偏偏是今后要做演员的,这些照片可以让她身败名裂。

可如果让她和欧泽野……

她真的会良心不安的。

毕竟,她生孩子只是为了救自己弟弟而已……

“我……”

佟小曼刚准备开口,她的手机就急促地响了起来。

“我先接个电话。”

佟小曼按了接听键,一听到对面人的话语,整个人惊的一跳!

“你说什么?我老公要回家?!”

········
第5章 夫妻之事理所当然
········
挂了电话,佟小曼拿笔写下自己的电话,火急火燎地道:“我现在要马上回家!这是我的号码,咱俩的事稍后再议。在没有达成共识以前,要是你敢把我的照片散播出去,我不介意和你鱼死网破!”

瞅着她匆匆离去的身影,欧泽野“啧”了一声,盯着纸条上娟丽秀气的字体,挑挑眉:什么时候通知她不行,偏偏在这么关键的时刻给她打电话告诉她!

彩虹城别墅区。

佟小曼刚一赶回去,就看见自己老公给自己安排的小保姆林兰兰正盘着腿坐在沙发上一边嗑瓜子一边看电视,俨然一副女主人的姿态。

佟小曼走过去:“你在电话里说……”

“是是是,把你高兴坏了吧?独守空房一年了,这下终于久旱逢甘露了。”林兰兰不屑地说。

“他怎么突然要回来?”

对于小保姆的嚣张气焰,佟小曼也习惯了,反正她回来的次数有限,两个人各过各的,懒得和对方多加争执。

“我哪儿知道?这里是欧先生的家,想回来就回来呗!你还真把这里当成你自己的了?”

佟小曼懒得理会她,直接转身准备上楼,突然那道尖细的嗓音再次传来。

“哎,我可提醒你啊,在欧先生面前小心伺候着,欧先生脾气不好,免得一不小心惹怒了先生,怪罪到我头上。”

佟小曼听见这话停顿了一下,又继续往上走。

坐在自己的卧室里,佟小曼很是忐忑,她不知道这老头儿回来干什么,还专门点名要她等着。

一年对她不闻不问,现在突然要回来?难不成是……

想沾她的身子?

想起这个,佟小曼就心生厌恶。

那秃顶老头看着都六十多岁了,想想佟小曼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可是她也不能拒绝,毕竟他们是合法夫妻,他碰她,合情合法合理。

该怎么办呢?

佟小曼纠结地蹙紧双眉。

不由得忆起一年前,那个老头的秘书主动找上自己的场景。

对方说,只要和他家先生结婚,她就能得到一百万资金。

当时弟弟正病重,初恋上官铭又劈腿,佟小曼想也不想就答应了。

领了证,她和老头儿也没再见过面,就被丢在这个别墅整整一年。

好在对方言而有信,领了证一百万资金就到账,解了她的燃眉之急。

只是她不知道为什么对方找上自己,和她结婚了又不现身……

一直到晚上十点,佟小曼也没能等到老头儿回来。

昨晚被折腾了一夜,她本就没睡好,眼皮实在支撑不住了,沾着床先睡去。

半个小时后,一辆劳斯莱斯商务车停靠在彩虹城别墅18栋门口。

欧泽野从迈着大长腿从车上下来,一进门,女佣就谄媚地迎上来:“先生,您回来了?需要吃东西吗?我给您做点儿什么?”

欧泽野低头睨她一眼,蹙了蹙眉,“不必了,太太呢?”

“太太在卧室里,应该已经睡了吧。”林兰兰立即回答。

欧泽野冷哼一声,这女人,心也够大的,一年不见,终于要看见自己的老公了,竟然还能睡得着?

欧泽野径直朝着楼梯走去,忽然又停下了脚步:“去把电闸拉了。”

林兰兰一怔,“拉电闸?”

“叫你去,你就去!”

“是!”林兰兰迅速跑去拉电闸。

没一会儿,这别墅立即暗了下来,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欧泽野这才放心地上楼。

如果那个女人没睡着,她看见自己的真面目,那他想要继续试探她的计划不就落空了吗?

他不能让她看到自己的容貌。

漆黑中,欧泽野轻轻推开房间的门,佟小曼的确睡着了。

借着窗外洒进来的一点月光,他能模模糊糊看见床上那个身影随着呼吸一起一伏,十分有节奏。

他轻轻地走到了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睡得香甜的人。

不得不承认,这张不施粉黛,即便在夜色里模糊不清,依然美丽动人。

欧泽野情不自禁地伸手,慢慢滑过她的脸颊,细腻的触感让他一阵心猿意马……

“唔……”似乎感觉到了痒,佟小曼嘤咛了一声,翻过身去。

带着慵懒娇软的嘤咛,瞬间让欧泽野眸子一深,有了冲动!

昨晚女人在他身-下承欢的时候,也是叫的这般动人。她的味道,让他至今记忆犹新……

欧泽野性格的喉结滚动,他灼热的目光落在床上的小人儿身上,想到她是自己的妻子,夫妻之事理所当然。

当即,他不再压抑自己,掀开被子,直接压在了她的身上……

········
第6章 第二次
········
身上一重,佟小曼被惊醒,刚准备喊的时候,嘴就被霸道地封住了。

努力挣扎了几下,双手双脚也被禁锢住了,只听见“哧啦”一声,她的睡衣被直接撕去了。

男人吻得热烈,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能进这个家门的,除了自己的老公,也不会有别人了。

佟小曼在反抗了几下之后,也就没再反抗。

可是,这肌肤的触感,怎么也不像是一个老头儿啊?

之后她的脑袋一片空白。

欧泽野像是一头野兽一样,直到发现身下的人没了动静,佟小曼再一次昏睡过去。

真是扫兴!

欧泽野亲了一会儿佟小曼的唇瓣,这才叹了口气。

他的手轻轻地捏了捏她的脸蛋,“该锻炼身体了你!”

低沉的嗓音带着一丝莫名的宠溺。

欧泽野洗完澡下楼,就让林兰兰打开了电闸,瞅着一脸殷勤看着自己的佣人,问:“你一直都在这边?”

“是,是吴管家吩咐我过来好好伺候太太的。”

“这里除了我,可有什么人还来过?”欧泽野目视正前方,眼睛微眯,眼神十分锐利,声音里不带有任何温度。

“额……程秘书来过两次,其它的也就没人来过了。”

欧泽野点了下头。

“不过,先生,有些事不知道该不该告诉您?”林兰兰踌躇片刻说。

“说。”欧泽野冷冷开口。

“不仅这里没人来过,就连太太都不怎么回来的,太太经常夜不归宿,一个星期能回来两天就不错了。”

欧泽野蹙了蹙眉:“你帮我留意太太的一举一动,有什么异常的地方立即向我汇报。”

“是,先生!”

得到这个金牌令箭,林兰兰很是兴奋,这似乎代表着,她不是这里的保姆,而是负责在这里监视佟小曼的,这有本质上的区别!

她更加不需要把佟小曼放在眼里了!

“另外。”

欧泽野顿了顿接着说:“如果她问你,我多大,你直接回答四十岁左右就好,其它的问题,你看着应付。”

林兰兰虽然不知道欧泽野是什么意图,可也不好问什么。

“是,先生。”

“下次我回来,直接把电闸关掉。”

“是,先生!”

第二天。

佟小曼醒来的时候,身子仍旧是疼痛地厉害,像是被大卸八块了似的,没有一个不疼的地方。

她趴在床上缓了好半天,才坐了起来。

昨天晚上,她老公……

她绝对不是一个老头儿!

那力量,那皮肤的触感,佟小曼是没办法和那个秃顶老头儿联系在一起的。

床上是她被撕扯烂的睡衣。

再看自己的身上,胳膊上和大腿上又多了几块青紫,加上前天晚上的,她身上直接可以开染坊了!

“这年头,男人都什么癖好啊!暴力分子!”

佟小曼缓过劲儿来就去洗澡了。

洗完澡出来,她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前天和今天就只有二十四小时的区别。

在排卵期前后,都是有可能怀孕的。

如果她这一次怀孕了,那这孩子是前天晚上那男人的,还是老公的呢?

佟小曼痛苦地闭上眼睛,头一次不希望自己怀孕!

可这终究也不是她能控制的。

洗完澡,佟小曼就下了楼,林兰兰吃过了早餐,正坐在沙发上吃着水果。

对于自己的老公,林兰兰肯定是见过的,她应该打听一下!

前天和昨天连续两天的折腾,佟小曼的脖子上还有好几个草莓,她选了一件领子稍高的来遮挡一下。

林兰兰照例还是坐在沙发上嗑着瓜子看着电视,俨然一副女主人的样子。

佟小曼清了清嗓子走下了楼,坐在了沙发上,林兰兰瞥了她一眼。

“怎么?想吃早饭啊,自己做去!”林兰兰仍旧气焰嚣张。

佟小曼自然知道,昨天林兰兰那顿饭完全是因为担心被主子发现罢了!

不过,她也不想追究一顿饭,毕竟她的手艺,她还看不上呢!

“我想问你一点儿事情。”

林兰兰转过头来,上次打量一下佟小曼,“你想问什么?”

“你家先生姓欧?”

这一点从昨天和林兰兰对话的时候,佟小曼就听出来了,她还是第一次知道自己的老公姓欧。

林兰兰轻蔑地笑了笑,“你连自己老公姓什么都不知道!”

“那他今年多大了?”佟小曼继续试探。

········
第7章 这可是你自己找上门来的
········
林兰兰想起昨天晚上欧泽野的嘱托,眼神有些缥缈,“四十多岁了。”

“哦……”

佟小曼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昨天晚上那肌肤的触感,肌肉紧实,四十多岁的人如果一直保持健身的话,那也说得过去。

林兰兰冷哼一声,“我告诉你啊,别看我家先生四十多岁,可这身体比二十几岁的小伙子还好,先生风流倜傥,一表人才!”

佟小曼算是看出来了,这林兰兰处处维护这个先生,没准儿以前就看上这个先生了!

“行了,我也没什么好问的。”佟小曼站起身来。

“喂,我告诉你啊,先生来了,好生伺候着,别惹先生不高兴,否则有你好受的!”

佟小曼大大的翻了一个白眼儿,怎么感觉林兰兰不像是保姆,倒像是电视剧里的恶婆婆……

回到卧室里,佟小曼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她的备忘录提醒她,今天有一个试镜。

快要毕业了,自己的同学都签了大大小小的公司,唯独自己,还没有公司愿意签。

没有经纪公司,也没有经纪人,她很难拿到试镜的机会,好在这次试镜是公开试镜,导演是著名导演林川,要拍一部古装大剧。

据说这位林川导演很喜欢给新人机会,所以佟小曼才能得到这次试镜的机会,虽然她试镜的是个女三号。

但竞争的人都有近100人呢!

换了衣服,化了一个简单的妆容,她就出了门。

她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熟人。

佟冉梦,她同父异母的妹妹,也是抢了她初恋的人!

看见佟冉梦的时候,佟小曼刚刚从洗手间里出来,她顿时就又缩了回去,她并不想在这里和佟冉梦碰见。

看着佟冉梦前呼后拥的样子,着实让不少来试镜的小演员们都心生羡慕。

“哎,听说了没有,佟冉梦可是艺新国际未来的少奶奶,这次试镜就是走个过场罢了,不过,她是女二号,跟咱们没有冲突。”

“谢天谢地,她跟咱们没冲突,要不然咱们这一趟白来了!”

“是啊,是啊,能攀上上官少爷,她以后肯定会大红大紫的,唉,再努力,也不如有个有钱有势的老公强!”

佟小曼听着其她人的对话,心里难免有些凄凉。

如果时间回到一年前,恐怕这一切都是属于她的,她也不会还在这里试镜。

佟小曼照着镜子补了补妆,随后便恢复了之前的从容淡定。

女一女二都是剧中重要的角色,因此试镜的地方和其它角色不在一起,这让佟小曼松了口气,这样就不用碰见佟冉梦了。

因为每次看见她,她的脑海中都是上官铭和佟冉梦在床上的样子,她会觉得恶心至极!

一间高档的休息室里。

佟冉梦的助理黄灿小心翼翼地走了过来,弯下腰在佟冉梦身边耳语:“梦姐,我刚刚看见佟小曼了。”

佟冉梦瞬间蹙起眉头:“她来做什么?”

“来试镜的,我查过了,她试镜的是女三号,和梦姐你没冲突。”

佟冉梦的脸上露出不屑的神色,“当然不会有冲突,像她连个经纪人都没有,自然没办法试镜好角色,不过……”

佟冉梦朝着黄灿勾了勾手指,黄灿立即把耳朵凑到了佟冉梦的耳边,两个人耳语一阵。

“梦姐,没这个必要吧,且不说她能不能竞争上这个角色,就算是竞争上了,她一个女三号也抢不走梦姐的风头啊,在这部戏里,女二号的戏份几乎是和女一号持平的。”

“你懂什么?佟小曼那个人不简单,她如果起来了,那绝对是我最大的敌人,照我的话去做吧!”

“好的,梦姐。”

看见助理离去的身影,佟冉梦眸底划过一抹阴毒。

佟小曼,这可是你自己找上门来的,就别怪我了!

········
第8章 遇险
········
另一边围聚着试镜小角色的拥挤休息室里,佟小曼正在看着剧本准备试镜的内容,忽然一个穿工作服的人过来:“谁是佟小曼?”

佟小曼立马起身回应:“我是。”

“你出来一下。”

佟小曼狐疑着走了出去,这名工作人员把她拉到了一边,上下打量了一下,“你就是佟小曼?”

“是啊,有什么事吗?”

“哦,是这样的啊,刚刚林导看了你的资料,对你挺感兴趣的,想单独见见你。”工作人员立即露出了笑容。

这倒是让佟小曼挺惊讶的,“可是,我的资料几乎是空白的呀,林导他怎么会对我感兴趣呢?”

如说相貌,能做演员的,哪个不是漂亮的一塌糊涂;如说履历,她之前都是在跑龙套,根本没有拿得出手的作品啊!

“这就是林导看上你的原因啊!相信你对林导的脾气秉性也有所了解,她就喜欢演艺圈里的白纸,因为发挥的余地比较大,别人的资料弄虚作假的不少,就你的最干净,林导才有兴趣的。”

“可是……”

这人说的是事实,林川导演在圈里是出了名的喜欢新人,可佟小曼心里还是有些不踏实。

这未免有些太幸运了一点儿吧?

“可是什么可是,这么好的机会你不要?我可告诉你,今天的试镜都是走过场,好多角色都是已经定了的,你如果不去的话,今天就白来一趟了。”

佟小曼咬了咬嘴唇,虽然这个圈子很乱,什么潜规则都有,可她去一趟又如何呢?

如果真遇上潜规则,总不能还把她强了!

她到时候拒绝就好!

想到这里,佟小曼点了点头,“好,我去。”

佟小曼对录影棚不怎么熟悉,只好一直跟在工作人员后面。

可是七拐八拐,拐的她都不记得来时的路了,还没有到。

她不禁心生疑惑:“麻烦你问一下,这林导在哪个房间啊?怎么还没有到呢?”

而且越走越没有人气,环境也漆黑一片……

这时候,工作人员忽然转身:“这不就到了吗?”

看到对方阴恻恻的表情,佟小曼暗道不妙,正想逃,他突然一把将她推进边上漆黑的房间。

“啊!”佟小曼重重地摔在地上,不给她反应的时间,工作人员脱下马甲卸去了伪装。

一脸yin笑地朝她靠近:“没想到你这么漂亮啊,这次的活儿还真是赚了。”

边说边解开皮带。

“你干什么!你是谁!”看到男人的举动,佟小曼瞬间脸色煞白。

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就是猪了!

“嘿嘿嘿,小美人儿,不要急,一会哥哥我会让你舒服的!”

“啊!走开!”佟小曼滚到一旁避开男人的靠近,连忙去开门,但是门竟然被外面反锁住了!

这是有预谋的迫害!

“救命,救命啊!”佟小曼拍打着门大喊。

“你叫,尽管叫,我倒是看看有谁来救你。”男人就和猫捉老鼠般,看着佟小曼无用的挣扎。

佟小曼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看着朝自己走近的男人,偷偷用手机拨出最近的通话记录,一边安抚住对方:“是谁派你来的?他给你多少钱,我给你双倍?”

但是男人丝毫不买账:“你一个十八线的小配角能用什么钱?况且……”

男人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眼,痞痞一笑:“我对你这个人更感兴趣。”

说完猛地将佟小曼扑倒在地。

“啊!放开我!救命救命啊!”在高大的男人跟前,佟小曼根本毫无抵抗力。

奋力的挣扎,依然挡不住他邪恶的大手。

眼看身上的衣服要被他撕扯下来,佟小曼流下绝望的泪水:“有没有人救救我……”

“小美人,我这就来满足你。”

就在这时,“砰”一声巨响,铁门被狠狠踹开。

绝望中的佟小曼激动地抬头一看,就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竟然是他!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