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热血兵王

冰皇-冰皇完整版免费阅读

冰皇

冰皇-冰皇完整版免费阅读

主角: 叶飞, 微微

字数: 4,584,309

状态: 已完结 共 1486 章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好看的小说推荐(www.sossw.com)

冰皇简介:天玄大陆,强者为尊,废柴叶飞,逆天重生,集天地寒气于体内,引寰宇异火于丹田,冰火相融,阴阳相生,是为冰皇!

冰皇全文阅读

········
第1章 陨落的天才
········
“相公!你不要死,呜呜……相公,你死了。今后叫微微怎么办啊!呜……”

似梦非梦,迷糊之间,一个女子凄惨忽远忽近的哭泣声丝丝的入耳。

潜意识下,叶飞定了定神。意识分明清朗了许多,听到这个女子哭泣,心理稍有纳闷,这人是谁啊?男人死了不去别的地方哭,偏在自己身边哭,哎!真倒霉?

刚刚想到这,叶飞感觉头脑中一片模糊如同流水一般翻滚涌来,这时飘荡着一段诧异的片段。

“寒飞,大商帝国,雪阳城玄武世家寒家……”

叶飞大吃一惊,这怎么回事?自己的脑袋内怎么有别人的记忆?

这一惊中,叶飞愕然瞪大着眼睛,入眼的是一片丝丝阴亮的寒光。稍弱的光芒细细的钻入了屋内,他这才发现自己正仰面躺在榻上,一睁眼就看到头顶的房梁,宽大的圆木,两边是一根根像肋骨似的檩木……

“我这是在哪?不是在医院吗?”

叶飞瞪大着眼珠子,脑海里冒出这么一个疑问。

记得自己分明在网吧上网,正兴高采烈的玩耍着今天最流行的一款叫冰皇的网游,而且正等到了网游刷新的一刻,终于让叶飞等到了本款游戏的终极BOSS冰皇。可是不知怎么的,当自己挑战打败了冰皇的刹那间,冰皇本体爆炸,屏幕内射出一道光芒……最后,眼睛自然一黑,不醒了人事。

可是……就算自己当时昏迷了,也该是在医院啊?可这里是哪?自己为什么会在这,而不是医院?

缓缓扭头望去,努力平复心中的波动。竭力的看清楚周围的情景。

门栏窗棂,古色古香,古朴陈旧。而在自己躺下地放的不远,一名青衣衫的女子正扑在他的身上哀哀痛苦,胸前被她濡湿了一大片,可是因为她俯着身子,只能看见她一头乌黑的头发,以及一双洁白如玉的小手。却看不清她的面貌。

叶飞喃喃的瞪着眼睛看着上方梁木,嘴唇轻轻的抖动,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而脑海中那些所谓的片段记忆再次纷纷涌来。

“不会吧!”

叶飞有些不敢相信眼前。平日里,也经常在各小说网站看一些玄幻小说,里面经常讲叙主角怎么怎么穿越的,心中多多少少知道一些穿越的片段。可是……这样不可思议的事情被自己遇上了?

寒飞,年馑十八,大商帝国,雪阳城寒氏家族家主的庶子?父亲寒威,寒氏家族族长……母亲是寒家的一个婢女,因为寒威有一次酒后乱性不小心占有了她,后来生下了寒飞。在这个时代,妾的儿子地位卑微,等同于仆佣,而他这个母亲连妾的身分都没有,所以他的地位和寒家普通的仆佣毫无二致。

不过这个寒飞到有长进,在他渐渐长大成人之后。得到了寒家的许可,可以跟随家族的子弟一起修炼。可是谁知,这寒飞简直是一个怪才。

年馑十岁,在寒家这样的玄武世家之中修炼一年,就进入了玄气五品,往后的三年里。寒飞更是一步登天,进入了玄者境界。成为了家族第一天才。

本来,依寒飞这样绝佳的修炼天赋,家族内应该会给予奖励,至少会给他一个好的身份。可是……正因为他是天才,身后又没有靠山,家族中不少直系子弟都感觉到了危机,就连他的父亲寒威对这个私生子都有了不同的看法。

终于,在寒飞十五岁那年,出事了!

········
第2章 借尸还魂
········
在一次偶然入山的厉炼中,遇到一名不明的高手偷袭,最后导致了寒飞筋脉碎裂,修为全失。最后若不是母亲向族长的哀求,救下寒飞,当时寒飞就一命呜呼。不过从此以后,寒飞实实确确的成为了一个家喻户晓的废物。

这一切一一浮现心头,叶飞又惊又骇,怎么会有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看来自己真穿越了?他闲书看了不少,也看过一些时空穿越的电影,但他从不相信世上真的有这种事,即便科学家们所说的时间黑洞理论上是真的存在的,可是眼前的一切……

“怎么可能?难道……我已经死了?现在借尸还魂?”两种记忆交叉涌现,弄得他头痛欲裂,心中欲呕,一时竟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谁了。

叶飞的面色一下子刷白了起来。

寒飞?叶飞?哪个是我?

“寒飞死了?我叶飞穿越到了这个世界,然后借尸还魂进去了寒飞的身体内?”

叶飞有些发愣。

现在他真正切确了一点,自己被穿越了,而且借尸还魂在一个叫寒飞的少年身上?

久久整理了一下脑海中的信息,叶飞隐隐淡淡的从刚才的惊异之中慢慢恢复了过来……

原来,寒飞的死,还要从他的母亲说起。在三个月前,寒飞的母亲为家族里做事,不小心掉进河里被淹死,本来这样的事情对于一个大家族而言,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毕竟才一个老丫鬟而已。死了后埋了不就成了。

但偏偏这死的丫鬟是寒飞的母亲,而且按理说寒飞的母亲就算地位再低,至少也是族长的女人。就算是死,也至少要按照家族的规矩去办,可是族长寒威知道后,默然半晌,却只淡淡地吩咐备一口薄棺明日葬了便是。

寒飞得知了此事,气怨交加下,眼见日渐的虚弱颓废,病上加病。因为被废,手脚筋脉断裂,连走路都极为艰难。就在昨日,寒飞想去找自己父亲讨个说话,可是人还没到,‘不小心’摔了一交,终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真是一个可怜的家伙,哎!”

见过悲哀的人多了,叶飞还没见过这么悲哀的。母亲死了,连个名分都没有,甚至还糊涂的被摔死。

当然!叶飞并不傻,寒飞的死,以及母亲叶氏的死,这里面绝对有蹊跷。

“相公,你醒醒,不要离开微微,呜……”

耳朵边那伤心哭泣声渐渐的传来,叶飞的耳朵稍有发酸。

趴在叶飞身上哭泣的小丫头的名字叫微微,是寒飞的母亲在寒飞身受重伤。生命危难的时候买回来给寒飞冲喜做妻子的小丫头。

不过这丫头到不是那种势力眼,无论是婆婆生前还是死后。她整天整夜守侯在寒飞的身旁照顾着他。

只是因为昨日微微必须按照家族的规矩,丫鬟必须出工。可是……没想到她外出工作,回来到却看到了相公冷冰冰的尸体……

“微微……”叶飞的手轻轻哒在微微的憔悴的小肩膀上,嘴里蠕动了几下,叫了简单的两个字。可是这最简单的两个字和小动作,却让叶飞疲惫不堪。

“不愧是筋脉被断的废物啊!该死……老子好不容易被穿越,一穿越过来就成废物!”

叶飞苦笑,既然是穿越,连正常人都做不了,还真是非同寻常的穿越啊!

········
第3章 梨花带雨小媳妇
········
“相公?”

哭的犁花带雨的微微,徒然娇小的身躯一颤。趴在叶飞身体上的小脑袋吃惊的抬起,那双水灵硕大的眼珠子,一动不动瞪着叶飞,小手惊惊捂着小嘴。

可很快那双瞪大的眼珠子内再次充满了泪水,喜伤交加下,一把搂住了叶飞,大声呼喊:“相公你没死,你没死!太好了,呜!相公,微微以为你真不要微微了……呜……”

叶飞摇头叹息一声,任由微微抱着,嘴里轻轻感叹。本来他是一个事外人,可如今也感觉到眼睛内酸酸热热的……

“微微……你先放开我好吗?”

这具身体本就很虚弱,而且筋脉断裂,如今叶飞继承了这具身体,被微微这么紧紧的抱着哭泣,那股疼痛感很快便涌了上来。

微微非但没有松手,反抱着更紧。小脸紧紧贴在叶飞的胸口,害怕自己相公再次离自己而去。

“相公,你知道吗?你要是死了,微微也不想活了。”微微声音窃窃道。

“呃!”

叶飞惊了惊,这是哪门子思想?要是换在自己上一世,人家一个女人眼看自己丈夫快要挂了,早开始思量怎么找新丈夫了。可是这个丫头……上一世中,这丫头也许还在念大学,享受一大群男孩的追捧吧?

“老天啊!你这不是耍我吗?人家穿越至少都是公子少爷的,可我到好,一穿越过来就成一个躺在床上不能动的废物身上……而且……而且……有这么一个可爱的小萝莉,只能看不能上……”

叶飞现在实在有些为微微的事情头疼。这么一个可爱的小丫头谁不喜欢,不仅漂亮而且贤淑可爱,换在是上一世,想找也找不到。但偏偏那种固执让叶飞有些难受。

还好自己重生在寒飞的身上,继续活了下来。如果自己没重生的话,那么微微这么一个可爱的小丫头会怎么办?真如她说的那样陪寒飞一起去了?

“寒飞啊寒飞,这么好的一个媳妇,你却不懂得疼……”

叹息了一声,爱怜的抚摩了一下微微的小脑袋,马上收拾了那种心情,声音轻轻道:“微微,相公好累,想睡一会……”

重生后,脑海中两股记忆的交加,现在又遇到微微这个固执的女孩,现在头疼的越来越厉害。

“恩恩!”微微惊了惊,抬起了小脑袋,小手擦干了小眼泪,坚定的道:“相公,你先休息会。微微去给你做吃的,相公昏迷了这么久,一定饿了。”

说着,微微擦干了泪水,小手把小被子拉到叶飞的脖子下,这才放心的奔跑出了小屋子。

“呼!”

微微离开了屋子,叶飞悠然长叹一声。

穿越?这就是传说中的穿越?真他妈的见鬼……

好半响过去了,叶飞才开始细细的整理脑袋内的记忆。

········
第4章 枪打出头鸟
········
如今叶飞所在的这个世界名叫天玄大陆,是以修炼玄气为主,实力为尊的武者世界。

天玄大陆地势广阔,种族众多。

广阔的大陆上国家林立……其实叶飞重生这个寒氏家族,正处于天玄大陆的南边区域。因为大陆上以实力为尊,无论是国家还是个人,都尊崇实力。

所以那些势力强的国家选择的土地都是发达肥沃之地,同样各大帝国内的家族也以这样的模式存在。

像寒家这样的家族,要想在帝国内乃至大陆生存的有声有色,就必须增强势力,以便培养家族中的少年子弟。为家族光辉耀祖。

就像寒飞生前,他本身是庶子出生。按照家族的规矩,连仆人都不如,可是他因为天赋出色,修炼奇佳。所以同样被家族中受到了重点培养。

不过,这家族也像一个国家一样,你越是出头。

人家越喜欢打出头鸟。一个天才的出现,对于家族而言,作用的确很大。但是你这个没有靠山的天才,人家那些次天才自然会看不过去。

再说,一个家族中分为好几派。你一个没有靠山的天才被人杀死,傻瓜才替你出头。所以说,以前嘴里口是声非为家族着想,可实际上,在一个家族繁衍到了后世。家族中掌事的人往往不是在为家族想,而是彻底为自己的打算。

毕竟,谁不想掌握更大的实力和权利。既然一个国家会有野心的大臣掌握权利,那么……家族中自然不会少。

况且,这个世界上以实力为尊,万一寒飞这个没有势力没有靠山的庶子。在某一日实力盖过家族中所有人,登上了家主之位的话。这样来对一个家族却是极大的耻辱,而且家族中会有移姓的说法。

所以,关于寒飞被废,寒母被杀。以及后来寒飞被杀一事,叶飞现在很是怀疑。

再怎么说,寒飞也是一个天才,一个天才出了事,家族中会没有半分反应吗?

“哎!”

回想起脑海中的那些记忆,以及自己的想法。叶飞幽幽叹息了一声。

“现在我算是死而复活了!可是……我这种活法,寒家的人会放过我吗?”

叶飞实在有些头疼。人家处心积虑弄死寒飞,现在看到死去的人复活了。那些站到背后的人会放弃吗?

当然!更加让叶飞难以接受的还是这具身体。

就算他们想对付自己,如果有具好的身体的话。至少可以跑嘛!可是如今这具筋脉断裂,走路都艰难的废物身体,跑的掉吗?

头疼!大大的头疼!

“哎!要说唯一能动,就只剩下了这个脑袋了?”

叶飞皱着眉不断的叹息,全身筋脉被碎裂,力气用不上来。之前所修炼的玄气化为乌有。这样的一具身体这辈子算是废了。

思考了片刻,睡也睡不着。叶飞懒得去理睬这些,不就是死吗?大不了再死一次,既来之,则安之。生死亦如何?

········
第5章 冰皇乍现!
········
心中稍微动了动,一套名叫《寒影决》的功法慢慢的运走在叶飞的脑海当中。在天玄大陆中,功法和玄技一样,从低到高,分为黄、玄、地、天。每一阶又分为:低、中、高三个等级。

修炼玄气功法的高低,也决定日后修为的等级高低。毕竟越高级的功法,修炼到最后可以聚集更多的玄气,而一般的功法很难修炼到更高等级的境界。

而叶飞脑海中这套《寒影决》就是黄级功法中等功法。算起来,这套功法在修炼的功法当中极为常见,甚至可以说。非常简单。

但是没办法,因为这具身体属性为冰,所以在家族当中特意选了《寒影决》这部功法。至于其他什么火乃至水或者土类的功法,基本上与叶飞无缘。

不过寒飞到是不错,十岁开始修炼,修炼五年。五年间修炼《寒影决》从一个修炼的新人进入了玄者境界,成为了家族第一天才,甚至实力上堪比上一代的叔伯。可以说,这不仅仅是寒飞下的工夫够多,自然也缺不了《寒影决》这套功法。

毕竟,功法分为很多类种。你的修炼属性为冰,但是像寒家这样的家族里,一些适合冰属性修炼者的秘籍也不为少数,但是如果你选了一本不适合自己的修炼的冰属性修炼功法,同样到头来一样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相对而言,玄技也极为重要。

要说这玄气是增加身体内的力量,那么玄技就是使用各种让玄气怎么对外界爆发,从而爆发出各种不同的威力来。只是很遗憾,叶飞仔细翻锁,寒飞脑海中的记忆,依旧不见半点踪迹。其实这也怪不了寒飞,毕竟冰属性的修炼者,在天玄大陆实在太稀少了。连一本功法都是极少见,更何况是冰属性的玄技。毕竟按照属性的划分,冰属性只不过是水的变异体。只属于水的一个分类,就算特意要去修炼玄技,那些冰属性的,大多都是修炼水系的玄技,所产生的威力都不是很大。

半个时辰很快过去,叶飞躺在床上,心理按照《寒影决》的功法慢慢带动着……

可是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全身上下空荡荡,功法的法门在动,以往出现过的玄气却丝毫不见踪迹……

“咦!”

正当他有些绝望的时候,干枯的丹田中突然传来一道冰凉的气息,缓缓流入他破碎的经脉。

气息下,格外的冰冷。涌入筋脉的时候夹带着丝丝冰寒……但是在这股气息流过之处,经脉竟然在缓缓修复,不过这股气息极为细微,不仔细留意根本难以觉察,修复度也极为缓慢。

叶飞大为欣喜,过了片刻心情才平静下来,立刻潜运心神,追随这股气息的来源而去,寻找源头。

终于,他的意念追本逐源,搜寻到丹田之中,这才发现,他已经干枯的丹田并非空无一物,在丹田的中央,静静地漂浮着一块菱角玄白色的菱角石头。那股充满冰冷的气息,正是从这座石头中散发出来,随即输入他的经脉!

“这……这是冰皇?”

叶飞愕然大惊,丹田内出现的这菱角石头赫然就是冰皇游戏中最后的终极BOSS冰皇出场的时候,那身体集合体的冰锥。

只是……因为身体没被拉开,所以看起来像一块菱角石头。

········
第6章 修复伤势
········
在玩冰皇这款网游的时候,叶飞常常去冰皇落点守这个终极BOSS以及常去官网查看关于冰皇的资料,所以对冰皇非常了解。

冰皇一共分为九个状态,玩家每打败冰皇一个状态之后,冰皇就会爆威。进化一次,如今丹田内那块菱角石头正是冰皇的第一个初级状态。可是……它怎么跑到自己丹田内来了?

叶飞心中蓬蓬跳动,立刻回忆起上一世最后的一点意识的那一刻,当时他记得打败了冰皇,并且只等冰皇倒地。可是这个时候……屏幕变花,一束光芒从电脑屏幕内射进脑门内……随即意识全无……

“冰皇藏进了我的丹田内?”

叶飞愕然失色。

生活在二十一世界的青年,叶飞哪会相信什么神仙鬼怪的。可是如今遇到一连串的问题,叶飞怀疑了……

琢磨了好一阵子,叶飞也弄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反正自己死了一次,大不了再死上一次。

再说,这冰皇把自己带到了这个新的世界,而且钻入了自己丹田内。想来,冰皇这么做,也不会让自己轻易挂掉。

这么一想,叶飞定下心来,继续集中精神观察体内情况。

对于现在这具身体,叶飞已经无话可说了。该断的地方已经断了,不该断的地方也已经断了,要不是寒飞身前有一口恶气没有散去,不甘这么死去,或许早在三年前那场意外中已经玩完了。

至于修炼……呃!筋脉断了,身体内脏各处移位,四处内伤堆积,要是还能修炼的话,那才是奇迹。

不知不觉下,叶飞还是小心翼翼的观察起了丹田中央那漂浮的冰皇。这冰皇到是安静,轻轻漂浮下,除了跳动着丝丝寒气外,没有任何动静。

毕竟才初级状态,就像一个刚出生的婴儿,你不去欺负它,它绝对是老实的安静呆着不动。就像冰皇这款游戏一样,冰皇出现,你不去点动它,它自然而然不会吃饱了撑着来攻击你。

当然啦!这只是叶飞一个无聊的猜测而已。鬼才知道它突然爆个威,会不会进化成第二阶段。

叶飞还清晰的记得,自己一个八十六级的战士号独自去单挑冰皇的时候,在第二状态的时候,冰皇直接一个冰天雪地秒杀了自己。

“咦!”

叶飞仔细观察悬浮在丹田中的冰皇,心念一动,意念触到冰皇,突然从冰皇那菱角表面一股力量袭来,将他的意念卷起,送入一个奇妙的白色世界当中。

“这里是……”叶飞愕然大惊,“一个白色的世界?”

叶飞定了定神,抬头四处打量,这里是一片白色如同雪色的世界,空间并不显得很大,四处飘荡着雪花,冰凉的寒冷轻轻袭来。仿佛来到了一个下雪的天气。

这片雪花的世界里,隐隐若若下,白色的雪花飘舞,在飘舞的雪花当中。大约半边虚空上,那里闪烁着清凉的光芒。

那些光芒为小小的光团,一共拥有九个白色的光团。在半空中围绕着一个圈子,从第一个光团一路排过去,每一个光团比之前那个光团大上足足一倍。

在一连续围绕起来之后,一共闪烁起来的白色光芒聚集在一起,格外的耀眼。丝丝舒服的气流从那九个光团内轻然的漂浮下,扑散到叶飞的意识上,迎来了一道道清凉感。之前身上的伤势,在这清凉下,隐隐消淡了几分。

········
第7章 冰皇九重
········
叶飞深吸了口气,只觉生机立刻充满胸膛,让他经脉的剧痛减弱几分,心中不由大喜:“好纯净的气息?呼!若是在这种环境下,只怕我的经脉再过几天就能痊愈!”

叶飞立时大为欣喜,仔细观察一下,忽然一个念头冒了出来,“冰皇?难道这是冰皇的体内?”

刚才只是稍微用意识接触了一下冰皇,想不到……却来到了这么一个怪异的世界?

仔细想来,来到冰皇的体内这个结论非常合理。

叶飞喃喃的思索了会,没有找到其他的东西,心念微动,立刻离开了冰皇的身体内。但为了证实这时,叶飞的意识再次靠近冰皇,果然和他想的那样,自己的意识再次进入了冰皇的身体中。

“果然如此?冰皇能够进入我的丹田内,我也能进去冰皇的身体内?”

只觉伤势又好了一分,呼吸起来顺畅了不少,叶飞心理有些欢喜了起来。现在看来,自己的意识进入了冰皇身体内,对伤势有极大的帮助。

“看来,冰皇钻入我的丹田内并非全部是坏事?”叶飞稍有欢喜的想。

这下意识再次进入了冰皇的身体内,反正自己现在躺在床上不能动,不如意识进入冰皇的身体内,这样一来对自己的伤势有很大的帮助。

就刚才,短短一会。叶飞明显感觉全身都舒服了许多。

“一共有九个光团?每个光团大上一倍,……这是冰皇的那九个状态?”叶飞皱住眉喃喃的思索。

记得冰皇九个状态转化下,都会多出一道光芒出现,一道光芒的出现比先前一道足足强大一倍,而到第九道光芒状态下,足足比起第一道光芒状态足足强上了二百五十六倍。

也就是说,冰皇在第一级状态下相当与一名八十六级的高手的话,那么到了第九个状态就是相当于二两五十六名初级状态下的冰皇。

现在仔细观察起来,从第一个小光团蔓延到第九个光团之后,一个刚好比前一个大上一倍,到了第九个后。比第一个足足大上了好几百倍。

“九个光团分为九个状态,那么……冰皇如果激发了这九个状态。那不是也会有网游中那么强大?”

叶飞心理蓬蓬响,虽然那只是网游,这里是真实的世界。但偏偏这种情况下,网游中的终极BOSS钻入了自己丹田内,而且带着自己重生穿越,这一切切根本不符合常理。既然不符合常理,那自己为什么就不能控制这九个状态点……

叶飞发现自己心中起了野心,在这个肉弱强食的世界里,来自内心一股强者之心涌来。根据寒飞的记忆,渐渐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没有实力,什么都不是。如果……自己控制了这九个状态点,成为网游中的冰皇的话,那还会怕别人欺负自己?

意识慢慢的靠近那九个光点,因为光点聚集成一个圈子。所以被排成了一排,身体稍微靠近,一股股纯洁的气流汹涌的扑了上来。

在光洁的气息笼罩下,潜意识悄悄的吐了口气,那些全身的疼痛感逐渐的消散,隐隐间能够感觉到筋脉之间那清凉的气流流动,不断的修复自己残败的身体。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叶飞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根据意识心神运转到身体各处筋脉的时候,那些受伤的筋脉以及移位的内脏乃至旧伤,现在都恢复如新,如同新生儿一样新嫩。

慢慢收回了意识,叶飞欢笑了起来。

········
第8章 落井下石
········
短短一个时辰,叶飞感觉这具残败的身体,那些断裂的胫脉,残破的内脏伤势,就如同脱胎换骨一般焕然一新,之前的疼痛截然不见。

“真想不到冰皇在丹田内。却给自己带来了这么大的变化,既然让我的筋脉恢复一新!恩,按照这个世界的实力划分,我如今的实力应该恢复了玄气三品。”

叶飞有些兴奋,内伤不但好了。而且实力也恢复了两成,他知道,这一切全亏丹田中的冰皇,若是没有冰皇,他根本不可能拥有如此大的变化。

挣扎下床,感觉自己不仅能够走动了,而且全身一片清爽。之前的疲惫感全然不见,而且伸出手来,按照玄气运转的方式,手上上立刻泛起了一层层浓郁的玄气。

“没错!就是玄气,我真的恢复了实力,终于可以再次修炼了……”叶飞眼里有些期待。

这个以实力为尊,武者为融的世界了。如果没有实力,连条狗都不如,既然自己穿越到了这里,怎能简单的度过这一生。

“马总管,微微求求你了。您就宽限几天吧!等过两天,微微一定把钱还你。您千万不要把我们赶走,如果没地方住,相公的病情会更加严重的。”

在叶飞兴奋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响在了耳朵之内。

很快,微微的声音被落下。一个森森不冷不热的声音被传了过来,戏谑的笑道:“我说微微啊!自从那废物被废了之后,你说你从本管家这里借了多少银子了?先是那个废物的母亲被淹死,你就从本管家这里借了五十两,上个月又借了十两。一共算起来也就是六十两了。再加上利息,可是一百两了啊!你一个弱女子拿什么还?”

叶飞循声看去,只见微微雨后犁花跪在一个面目阴冷的黑袍中年人面前,苦苦哀求。小脑袋还不断的磕碰地面。

那中年人是寒府外门的管家,名叫马勇,负责管理家族中物质买卖,平时掌握的钱多。所以才有大量的钱财借出来。

像寒氏家族这样的武学世家里,无论是族中子弟还是仆人。都有资格修炼,眼前这个叫马勇的中年人就是寒家仆人中,一名玄气五品的高手。所以得到家族重用,担任了家族总管的高位。

“马总管,我……我……我一定会还的,求求你不要赶我们走……没有了住处……相公又伤的那么重……”微微伤心的哭泣着。

自从婆婆去世之后,相公又伤的那么重,她一个弱女子根本不知道去哪里弄钱给相公治病,最后不得不把住处的房子压了出来,像马勇借钱。可是……如今欠的钱越来越多,微微根本没有钱还。这个马勇又听说寒飞在昨天被摔死了,这下正好过来收钱。既然对方没钱,那好办。就收房吧!

当然!在场只要不是傻瓜,都能看的出马勇的真正目的。他也像其他仆人一样,早就对这个废物的妻子垂涎已久。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