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热血兵王

武道成皇-武道成皇全文免费阅读

武道成皇

武道成皇-武道成皇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 易晨, 姚舞

字数: 3,599,658

状态: 已完结 共 1729 章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好看的小说推荐(www.sossw.com)

武道成皇简介:天星大陆,武道为尊,弱者沦为蝼蚁,而强者凌驾于天地之间,少年身携天火,逆天而为,踏海碎山,顺者昌,逆者亡,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武道成皇全文阅读

········
第1章 亲事
········
天星大陆,武力当道,世人皆敬仰武道强者,对于修为低下之人则是嗤之以鼻,甚至欺凌虐待。

豫州之北,天方城中,易家的演武堂之内。

偌大的厅堂之中摆满了铜人,在每个铜人面前都站着一个易家的子弟。

呼喝之声不断从那些少年的嘴中传出,他们都奋力的击打着面前的铜人,每一掌下去,铜人身上都会留下淡淡的印记。

“好了,大家休息一下吧。”

时至黄昏,一个中年男子出现在演武堂之内,环视一众弟子,淡淡的说了一句。

闻听中年男人的话,少年们都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而这时一阵轻轻的呼喝之声传入大家的耳中,众人纷纷侧目,在角落里,一个十五六岁,眉清目秀,身着短衫的少年依旧在练习,只是少年面前的并不是铜人,而是一个木人。

少年满脸的认真,可其他人却是嗤笑出声,面露讥讽之色。

“易晨,你每日只是拿这木人练习,又如何会有进步?我看你还是不要练了吧?”

一个面色微黄,年纪稍大一些的弟子行至少年的身侧,面带嘲讽的说道。

而后者却仿佛没有听到一般,手掌继续击打在木人的身上。

“聪哥,看来你的力度还不够,人家根本就不理你。”

人群之中有人嬉笑出声,易聪的脸色顿时就变得难看异常,一步跨到少年的面前,直接抓住他的手腕,道:“易晨,你聋了吗?我叫你停下。”

仗着父亲是家族三长老,再加上易聪的修为高过其他子弟,这家伙在家族内一向横行。

手掌加力,易聪的嘴角扬起一丝冷笑,而叫做易晨的少年则是死死盯着对方,并无惧色。

“昨日我叫你将地阳草交给我,你居然敢骂我是狗,嘿嘿,现在即便你把地阳草给我我也不会轻易的放过你,除非你从我的裤裆下爬过去。”

眼中现出浓浓的戏虐之色,易聪后退了一步,朝自己的裤裆下指了指。

“易晨,快爬吧,你骂聪哥是狗,那就应该有当狗的觉悟。”

“真是不知死活,居然敢对聪哥不敬,我还真想看看,易晨从聪哥的裤裆下爬过是什么样子。”

周围响起了他人的嘲笑声,易晨死死盯着面前的易聪,牙齿紧咬,随后猛然出腿,踢向易聪的裆部。

“给脸不要脸。”

见易晨竟然敢对自己出手,易聪冷笑了一声,轻易躲过后者的攻击,扬起手掌扇在了易晨的脸上。

“啪……。”

清脆的耳光声响起,易晨的脸上多了一个巴掌印,周围的人更是哄笑出声,易晨竟敢对易聪出手,这跟找死没什么区别。

“你们在干什么?易晨,你去长老堂,家主有请。”

中年男人的声音再次传出,让原本想要拼命的易晨止住了脚步。

“易聪,今天的巴掌我会连本带利的还给你。”

几乎将嘴中的牙齿咬碎,易晨冷哼了一声,转身而去。

“不愧是易晨,连家主都如此重视,还要单独召见,恐怕用不了多久易晨就会飞黄腾达,介时我们都得巴结他呢。”

看着易晨的背影,易聪一脸嘲讽的说道,其他人再次哄笑出声,而易晨则是一言不发,穿过人群,出了演武堂。

“易晨,不要忤逆家主。”

行至中年男人身侧,后者的目光在易晨的脸上扫过,那里已经是一片青紫,但中年男人却未说其他。

没有言语,也没有回应,易晨脚下未停,径直朝着长老堂行去。

穿过两个院落,易晨出现在一栋偌大的房所之前,深吸口气,易晨恭敬的敲了敲门,片刻之后,门内有了回应。

推门而入,易晨便看到代家主易正海端坐在大厅中央,在他的左手下方端坐着三位神色淡漠的老者。

那三人便是易家的长老,他们手中的权利不次于家主,家族之内没有人敢对他们不敬。

而在易正海的右手边则是坐着一名中年男人,男人的下首有两名老者和一个看上去大概二十岁左右的女子。

那女子面色黝黑,身材肥胖,而且脸上长满了雀斑,易晨认得她,她是孙家家主孙启元的义女,孙柔儿。

在易正海面前不远的地方还摆放着两口半人高的箱子,箱子盖着,并不能看到里面的东西。

“启飞兄,你看我这侄子如何?”

易晨躬身行礼,易正海并未理会,三位长老则是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看向中年男人,易正海笑着问道,后者轻轻点头,说:“生的倒是不错,只是不知道我侄女可看的上。”

言毕,中年男子将目光落在了孙柔儿的身上,孙柔儿则是死死盯着易晨,口水顺着她的嘴角流了出来。

“看样子令侄女很满意,既然这样,那此事就可以定下了。”

看到孙柔儿的表情,易正海哈哈大笑,孙启飞轻轻点头,没有多言,而易晨则是眉头微皱,朝易正海拱手问道:

“三伯,你是要我娶她吗?”

易晨不是傻子,从刚才易正海和孙启飞的言语之中他已经听的很明白,家族是让自己娶孙柔儿,而那两口箱子里装的应该是孙柔儿的嫁妆。

“不是娶,是把你嫁过去。”

易正海并没有回答,三长老易中山站起了身,用不屑的目光扫视了易晨一眼,说道:

“你自己的情况你很清楚,到现在为止你还只是炼体境一重的修为,像你这种没用的人,孙家能看上你是你的福分。

而且孙家可是家大业大,虽然柔儿只是义女,但孙家一直都视如已出,与亲生的没有差别。

你嫁过去会得到善待,凭孙家的资源,或许可以让你的修为有所突破,这对你来说可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易中山此言一出,易正海和另外两个长老都纷纷点头,易晨环视他们,言道:“我想孙家给的彩礼一定也很丰厚吧?以至于让你们把我卖给他们。”

目光在两口箱子上扫了一下,易晨的脸上全是冷笑。

“易晨,休得胡言,此乃两家联姻,什么卖不卖的。”

易正海的脸色有些难看,而易晨的笑声更冷,言道:“三伯,你真是我的好伯伯,为了利益,竟然要把我嫁到孙家,和一个傻子成亲。

我知道是因为我的修为低下,你们视我为废物,可堂堂七尺男儿,又岂能受如此羞辱?若是我父亲还在家中,你们又怎敢如此对我?”

双手握拳,脸上涨红,此时的易晨已经愤怒到了极点,其实他对族中的长辈还是比较尊重的,可他的尊重却换来了这些。

········
第2章 修为突破
········
本来易家的家主是易晨的父亲易正雄,但在两年前易正雄却神秘失踪,所以易正海才坐上了家主之位。

不过他现在还只是暂代,因为族中有规定,家主失踪三年才能择选家主,在这之前不可另立他人。

如果易晨的父亲还在,他绝对不会遭受这种待遇。

“易晨,这是家族的决定,还轮不着你来质疑,不管你同意与否都会如此。”

冷哼一声,易中山朝孙启飞抱拳说道:“亲家放心,此事既然已定,我易家一定会履行诺言的。”

易中山满脸赔笑,刚才易晨的那句傻子让孙家的几人都面现不善之色。

见对方如此,孙启飞也没说什么,轻轻点头,而易晨则是目光冷厉。

“我今日是废物,不代表我日后依旧会是废物,过几日便是族试,我会向你们证明,至于这门亲事,我不同意。”

易晨的话掷地有声,语气坚定异常。

“放肆,家族的决定你竟然违抗?我看你是找死。”

就在易晨话音落下之时,一股极强的气势猛然压到了他的身上,随即一道身影出现在易晨面前。

不等易晨看清楚对方的动作,他的身子便倒飞了出去,直接撞在了墙上。

“噗……”。

一口鲜血从易晨的嘴中吐出,胸口也传来阵阵剧痛,易晨知道,自己的内腑肯定是伤了。

“即便你死了,我也会将你的尸体嫁过去,三日后便是你的出嫁之期,胆敢违背,那就格杀勿论。”

淡淡的杀气从易中山的身上散出,将易晨笼罩,后者死死的盯着易中山,然后爬起身,一言未发,转身行出了长老堂。

看着易晨的背影,易正海和二长老易中岩都面色冰冷,而大长老的脸上则是现出别样的表情。

夜,繁星满天。

累了一天的易家子弟已经进入了梦乡,唯独易晨的房间内还亮着灯。

端坐在蒲团之上,易晨双眼紧闭,连续打了几个奇怪的手诀,可片刻之后他便睁开了眼睛,脸上全是失望之色。

“还是不行吗?”

丹田内依旧没有回应,这让易晨大失所望,可胸口传来的阵阵痛楚告诉他,不能轻易放弃。

两年前,在他父亲失踪的那日,一道天火落在他的身上,钻入到他的丹田之中。

起初易晨还以为自己得上天眷顾,可那天火在入了他的丹田之后便疯狂的吞噬他的真元,以至于让他变成现在这般模样。

也正是因为如此,易晨只能用木人练习,因为他无法承受铜人的反震之力。

整整两年时间,不管易晨如何修炼都无法寸进,那道天火就好像是喂不饱的饕餮一般,无论他累积多少真元,都会被其吞噬。

易晨很清楚,若是修为依旧不能提升,那他就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更无法去寻找他的父亲,虽然家族中人都认为他的父亲已经身死,但易晨却坚信父亲还活着。

回头看了一眼木床上的小女孩儿,易晨的脸上现出一丝柔色。

那是易晨的妹妹,叫易蕊儿,今年十三岁。蕊儿天生体质特殊,身具玄阴之气,每七天都需要一颗地阳草来压制她身上的阴气。

父亲在失踪之前给易晨留了不少,但现在已经快用完了。

家族在半年前便停止了对他们兄妹二人的资源供应,如今易晨的身上只剩下两颗地阳草,若是再得不到家族的资源,那蕊儿可就危险了。

脸上现出一丝决绝之色,易晨伸手入怀,拿出了一个锦盒。

将其打开,一股浓烈的药香便从盒内飘了出来,易晨精神一震,随即将锦盒之中樱桃大小的红色丹丸拿在了手中。

此丹名为中元丹,其内蕴含强大的真元之力,乃是易晨父亲留给他的。

“希望你会让我的丹田有所反应吧。”

原本易晨父亲给他留了三颗中元丹,之前他已经服用了两颗,可丹田始终都没有动静。

虽然中元丹只是三品丹药,但在这天方城内也绝对是稀奇之物,珍贵无比,易晨生怕这最后一颗中元丹依旧无法振作丹田,所以迟迟都没敢用。

可如今他已经别无选择,只能将希望寄托在这最后一颗中元丹之上。

丹丸入口,立刻就化作一道清气钻进易晨的内腑,在他体内游走了一圈儿,进入丹田之中。

“呼……。”

那清气一入易晨的丹田,便被一团火焰吞噬,易晨心说还是不行,但当火焰吞噬了清气之后,并没有如往常一样选择沉寂,而是化作一条火龙,冲出易晨的丹田,钻进了他的经脉之中。

炙热的火焰在易晨的经脉之中游走,一阵剧烈的疼痛传来,让易晨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随即那股火烧之感越来越强,易晨所承受的痛苦也越来越甚。

怕吵醒蕊儿,易晨始终忍耐着,当火龙在他经脉之中游走一个周天之后,重归到易晨的丹田之中,化作一个火球,而后便释放出浓郁的真元,遍布他全身的经脉。

“苦尽甘来了么?”

真元充斥着易晨的身体,他的修为一下便提升到炼体境二重,接着便是三重,直到四重才缓缓停下,同时,他内腑的伤势也完全好了。

闭上双眼,易晨内视丹田,令他震惊的是,那火球竟然化作了一个婴孩的模样。

婴孩周身燃烧着炙热的火焰,漂浮在他的丹田之内,小家伙时不时便会用手指弹出一丝火焰,游走于他的经脉之中,使他的真元力源源不断。

“这种力量,若是完全释放出来,恐怕就算是凝气境九重的高手,也能与其对抗吧。”

天星大陆,修为可分五个境界,为炼体境、凝气境、万象境、天罡境和星辰境,每个境界又分九重。

而天方城修为最高者乃为城主,其修为正是凝气境九重。

双拳紧握,感受着体内那蓬勃的力量,易晨面上现出一丝浓浓的喜色。

“嗯?这是……?”

就在易晨欣喜之时,漂浮在他丹田内的婴孩忽然缓缓动了起来,火焰婴孩手臂挥舞,缓缓出拳,虽然是在易晨的丹田之内,但易晨却能感觉到那双小拳头的威力。

········
第3章 破风拳
········
“这是……武技?”

脸上现出浓浓的震惊之色,好一会儿易晨才反应过来,他急忙走到院中,一边观察着火焰婴孩,一边学习它的动作,整整一夜时间,易晨都沉浸在那武技之中。

清晨,当阳光照射在易晨脸上的时候,他才停止练习。

心中狂喜,原以为那天火是祸,到现在易晨才知道这东西是福,不仅助他提升了修为,而且还教他武技。

天洲大陆,武技十分难求,可分为凡、灵、仙、神四阶,每阶又分上中下三等。

在天方城,能拥有一本凡阶上等的武技已经是很了不得了,而火焰婴孩所教给他的武技起码是灵阶,或许更高,易晨又哪能不兴奋。

走到院子中央,那里有一颗人腰粗细的柳树,易晨嘴角微扬,随即将武技施展出来,带着破风声的拳头砸在大树之上,随即他便听到柳树传来“咔嚓咔嚓”的声音,竟然寸寸断裂,轰然栽倒。

“就叫你破风拳吧。”

此等威力令易晨欣喜不已,他不知武技之名,但在施展之时拳可破风,所以易晨便称这武技为破风拳。

破风拳,共有三式,每一式的威力都可以叠加,昨晚修习的过程中,易晨还发现这武技之内蕴含暗劲。

以他现在的修为,若是将三式武技叠加施展,其力道足可以超越万斤。

“你们给我的侮辱,我会全都返还给你们。”

眼睛看向内堂方向,易晨面上全是冷意。

这时,易晨忽然想起今日是家族发放资源之日,面上的冷意便更加浓郁。

凡是易家子弟每月都能领到一份数量不低的真元石和三颗一品地元丹,真元石内蕴含真元之力,地元丹也是如此,两者共同使用,可助修者更好的吸收真元。

可自从半年前家族就停止了对易晨兄妹的资源供应,易晨心想这次要一并拿回来。

家族领取资源之处名为分源阁,为妹妹准备好了饭食,易晨便出了房所,将那颗大树处理了之后,朝着分源阁而去。

“咦?这不是我们的易晨少爷吗?怎么?你也来领资源?”

虽然时间还早,但分源阁这里已经聚集了一些易家的子弟,有人看到了易晨,便出言嘲讽。

冷冷的扫视了一眼说话之人,易晨没有多言,可那个家伙却不打算放过易晨,继续说道:“有的人可真是不要脸,整整两年修为没有丝毫的突破,竟还要妄想领取资源,真是下流之极。

易晨少爷,你说这样的人他怎么还有脸活着?如果换成别人,恐怕早就自毁经脉,死于人前了,对吗?”

那家伙的话音一落,其他人顿时就大笑了起来,易晨停下脚步,转身面对说话之人,言道:“易星,你再如此聒噪,我便打掉你的牙。”

易晨面色冷峻,而易星却装出一副很害怕的样子,说道:“哎呦呦,我们的易晨少爷发怒了,这可怎么办才好,他会不会真的打我呀?”

旋即易星的目光变冷,言道:“易晨,做人要识己,你也不看看你是什么东西,竟然还敢说如此猖狂的话,看来昨天聪哥那一巴掌并没有让你觉悟,既然如此,那我也不介意教训你一下。”

言毕,易星大跨步朝易晨行来,随即扬起手掌就朝易晨的脸上扇去,而其他人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看着易晨的目光之中全是蔑视。

在易星的眼里,易晨就是个彻底的废物,别说是易聪和他,任意一个易家的人都可以扇他的耳光。

手掌飞舞,易星仿佛已经看到易晨被他打的满脸花,跪地求饶的景象。

“啪……。”

一阵清脆的声音响起,刚刚看热闹的那些人脸上的笑容僵住了,因为不是易晨被打,而是易星被扇了一个耳光。

此刻易星打向易晨的手被后者牢牢抓住,易晨扬起另外一只手掌,再次扇到了易星的脸上。

“易晨,你敢打我耳光?”

两声脆响过后,易星的脸颊已经肿了起来,他用不敢置信的目光看着易晨,脸上也现出狰狞之色。

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竟然被易晨这个废物给打了,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

“易晨,我要杀了你。”

见对方被自己的质问没有丝毫的回应,易星更是愤怒,可还不等他有什么动作,易晨的手忽然一伸,抓住了易星的脑袋。

轻轻一按,易星的脑袋便低了下来,随后易晨的膝盖往上一顶,一阵闷响传出,易星的脸开了花,接着又吐出了几颗碎牙。

“想要杀我吗?那你就得有被杀的觉悟。”

冰冷的声音从易晨的嘴中传出,话音未落,他一把拉过易星的手臂,手肘下沉,竟然直接将易星的手臂给砸断了。

痛苦的嘶嚎伴随着骨裂之声传出,看热闹的那些人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本他们还打算看易晨被易星打,结果被打的却是后者,所有人的脸上都现出了浓浓的震惊之色。

不仅如此,易晨竟然将易星的手臂生生砸断,这种狠辣让四周之人全都感觉到了一丝寒意。

“若是谁不服气,大可以像他一样来羞辱我。”

一股寒意从易晨的身上散出,易晨的气势和之前骤然不同,此时的他就好似巨人一般,站在一众弟子面前。

但凡被他目光扫过的全都低下了头,惊若寒蝉,哪里敢与其正视。

冷笑一声,易晨收回目光,转身行入分源阁,而易星则是趴在地上不断的惨叫,直到易晨的身影完全消失,才有人敢上去扶他。

“易晨,我不会放过你。”

看着易晨走的方向,易星歇斯底里的喊道,他的目光之中全是怨毒,然而易晨已经看不到了。

“易晨少爷,家主有令,不可以供应资源给你。”

分源阁内,主管分配资源的管家淡淡的看着易晨,后者冷笑了一声,言道:“凭什么不给我资源,难道我不是易家的人?更何况我并没有犯什么错,若是因为我修为的问题,那么你睁开眼睛看清楚。”

说到这里,易晨的双掌便拍在了与总管相隔的石桌之上,这石桌乃是由青冈岩所造,十分结实,但被易晨的双掌拍中,石桌便开始龟裂,最后散落了一地。

········
第4章 易真
········
“易晨,你想要干什么?”

将石桌拍碎,易晨便迈步进了资源库,管家想要阻拦,但一触碰到易晨的目光他立刻就停下了脚步。

“我只是拿属于我的东西而已,你若是敢阻拦,我不介意让你和那石桌一样。”

凌厉的气势从易晨的身上散出,直觉告诉管家,若是自己再阻拦的话恐怕下场会十分凄惨。

“还有,你只是一个下人,再敢直呼我的名号,死。”

话音落下,易晨便开始拿资源,管家都不敢阻拦,其他的下人更不敢说什么了。

将半年的资源全都装进了储物袋里,易晨大踏步行出了分源阁。

看着易晨的背影,管家面色阴沉,对身边的一个仆人说道:“你在这看着,我去见大长老。”

管家直奔长老堂,而易晨则是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先是帮蕊儿炼化了一颗地阳草,这才将那些真元石和地元丹拿出。

“这些东西应该可以让我的修为提升一些。”

盘坐在蒲团之上,易晨看着那些真元石和地元丹,脸上现出一丝喜色。

这些真元石足有一百八十块儿,虽然都是下品的,但若是将其内的真元完全吸收,恐怕自己的修为也会提升不少。

更何况还有那些地元丹辅助,在族试之前,易晨有信心将自己的修为恢复到当年的程度。

“易晨,你给我滚出来。”

可就在易晨打算修炼之时,一个怒气冲冲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原本睡着的蕊儿被叫声吵醒,脸上挂着丝丝的惊惧,显然是被吓到了。

“蕊儿不怕,哥哥去去就来。”

自从父亲失踪,他们兄妹就饱受他人的冷嘲热讽,这让内心敏感的蕊儿连屋子都不愿意出,原本一个开朗的小丫头,如今却变成了这幅模样。

安慰了下妹妹,易晨站起身,行出房间。

此刻易晨的院落中站着一个身着淡蓝色长裙,年纪比他略大一点的女孩儿。女孩儿名叫易真,生的也有几分姿色,她是易星的亲姐姐。

别看易真是女孩儿,但她的性情十分火爆,再加上她炼体境五重的修为和种子弟子的身份,在家族内没几个人敢去招惹她。

“易晨,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打我弟弟,而且还断了他一臂。”

易真是来为她弟弟报仇的,易星被打之后便去找这个姐姐哭诉,易真也没有问缘由,便直接跑到易天这里兴师问罪。

“那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打他?”

双眼微微眯起,易晨淡淡的说着,而易真则是冷哼了一声,道:“我不管是因为什么,你打了我弟弟就该付出代价。

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一个废物而已,即便是我弟弟要打残你,你也只能忍着,今天我便打断你的双手双脚,为我弟弟出气。”

言毕,易真便朝易晨奔来,一条被长裙包裹的长腿直接扬起,踢向易晨的脑袋。

眉头微皱,易晨并不慌乱,也没有躲避,而是扬起手臂,以肘为攻,与易真来了个硬碰硬。

“砰。”

肘脚相撞,易晨和易真两人纷纷后退了两步,易真倒是没有继续上前,而是目光冷厉的盯着着易晨,说道:

“难怪你现在敢如此猖狂,原来是修为提升了呀,刚才你是用右手臂挡的我,那我就先打断你的右手。”

音落,人动,易真脚下轻移,身子贴近易晨,如同鬼影一般,出现在易晨的身侧,同时抓住了他的右手手腕。

“这就是你伤我弟弟的下场。”

运转真元,易真手上猛然加力,竟然想真的将易晨的手臂折断。

“滚……。”

见她如此易晨顿时大怒,低喝一声,浓郁的真元力运到了他的手臂上,随后一抖肩膀,直接将易真给震开了出去。

易晨的真元力中夹杂着天火,威力自然强大,虽然修为要差易真一重,但易真却抵挡不住他的真元力。

“看来你也想和你弟弟一样,变成废人。”

将对方震开之后,易晨身如鬼魅,出现在易真的面前,一只手直接掐在了她的脖子上。

随即易晨手上加力,易真顿时就感觉呼吸不畅,她不住的拍打着易晨的手臂,可易晨的手却如铁钳一般,任她如何挣扎也没有任何的作用。

见对方眼中流露出怨毒之色,易晨嘴角扬起一丝邪笑,另外一只手直接按在了易真的长腿之上。

轻轻摩擦几下,易晨说道:“我从来都不喜欢对女人动手,可你若是犯贱,我也不介意和你发生点什么。”

脸上的邪笑越来越浓,易晨的目光之中带着炙热,而易真则是又羞又怒,可当她触碰到易天目光的时候却忍不住打了个冷战,脸上顿时现出了求饶的神色。

“之前你弟弟说要杀了我,难道我就不能自卫?任由他对我动手?我只是废了他一条手臂作为惩罚,若是你姐弟再不识趣,那可就不能怪我了。”

邪笑变成了冷笑,易晨一甩手将易真扔了出去,后者爬起身,恶毒的看了易晨一眼,转身离去。

“下一个又会是谁呢?”

嘴角上扬,易晨将目光再次投向内堂的方向,一股淡淡的杀意也从他的身上涌出。

转身进屋,易晨把今天领到的资源拿出,先为蕊儿炼化了两颗地阳草,随后便开始吸收真元石的真元力。

一上午的时间,易晨便将那些真元石内的真元全部吸收干净了,他的修为也到了炼体境四重的巅峰。

和妹妹吃过午饭,易晨忽然听到了一阵鼓乐之声传来,眉头微皱,易晨心说不会是孙家之人吧?离约定的时间还差一天呢。

行至院中,易晨打算出去看看,而就在这时,几道人影出现在他的面前。

为首之人是易家的管家易忠,在易忠的身后还跟着几个下人,下人们的手上分别托着新郎服和大红花,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

“易晨少爷,孙家接亲的队伍来了,家主让您换上喜服。”

笑呵呵的看着易晨,管家朝身后的几人摆了摆手,那几人立刻就走到易晨身前,将服侍举到了他的面前。

“还是要将我嫁到孙家去吗?”

面色变冷,易晨没有理会管家和那几个下人,直接走出院落,朝着长老堂而去。

········
第5章 迎亲
········
“什么情况?孙家的那个傻妞要娶易晨回去?男人嫁女人,而且还是嫁给一个傻女人,这事儿倒是新鲜。”

“没错,家主已然将易晨嫁给孙家了,像他这样的废物,留在家族里有什么用?还不如换些东西回来。

只是孙柔儿长的实在太难看,若是换成是我,就算是挥刀自宫也不会跟她成亲,这下易晨可有的受了。”

此时许多的易家子弟都已经聚到了长老堂附近,高声谈论,见易晨出现,他们的声音便提的更加高了。

在长老堂的门口那停了一顶大红的花轿,八个轿夫立于花轿两边。

轿子前方有一个身着大红喜服,浓妆艳抹的女人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之上,正是孙柔儿。

她依旧傻兮兮的,看到谁都会裂开嘴笑,仿佛是感觉到易晨来了,孙柔儿转过头,然后便翻身下马,大喊大叫的跑向易晨。

“相公,相公……。”

孙柔儿口水狂流,那副样子让其他易家子弟笑的捶胸顿足,有几个甚至都笑的岔气了。

眉头皱起,在孙柔儿快跑到身前的时候易晨脚下一滑,便躲到了一边,然后迈步朝长老堂行去。

可还不等他走几步,孙柔儿竟然出现在他面前,然后猛然伸开双手,朝着易晨抱了过来。

“好快的身法。”

没想到孙柔儿会有如此速度,易晨略微一愣神,刚好被这女人给抱了一个正着。

“我去,易晨口味真的不一般,这样的他也受得了,而且大庭广众之下就搂人家,我实在是太敬仰他了。”

“我都要吐了,太恶心了。”

见易晨跟孙柔儿抱在了一起,易家的子弟们纷纷起哄。

急忙将面前的女人推开,易晨绕过她进了长老堂,而孙柔儿则是跟在易晨的身后,不管他怎么甩也甩不掉。

“易晨表弟,真是恭喜你,竟然能攀上孙家的高枝,以后你可要罩着我啊。”

此时长老堂内有不少人,不光有易家和孙家的长辈,就连年轻一辈的弟子也有不少,易聪便在其中。

见易晨进来,易聪立刻就走到他的面前,嬉皮笑脸的说道。

还有几个易家子弟也在此处,闻听易聪的话,他们纷纷笑了起来,只是碍于有孙家人在,不敢笑的大声。

“三伯,我不会嫁给孙家。”

不理会易聪等人,易晨面向易正海,一脸严肃的说道。

“易晨,我已经说过,此乃家族的决定,还轮不到你来反驳,给我乖乖的滚到一边去。”

还不等易正海开口,易中山便站起了身,易晨冷笑连连,言道:“你们不就是因为我的修为始终没有寸进,所以才会如此对我吗,既然这样,那我便挑战家族种子弟子,等比试过后,你们再做决定。”

易晨以为,家族之所以如此对待自己,就是因为他的修为沉寂了两年。

如今他已然恢复到炼体境四重,只要当着众人的面,击败了家族的种子弟子,那定然会受到重视,家族也会取消与孙家的婚约。

一个有潜质的弟子对一个家族来说是绝对要万分保护的,哪怕是会因此得罪其他家族。

“你要挑战种子弟子?我没听错吧?你有这个资格?”

即便是当着孙家人的面,易中山的口气之中依旧充满了讥讽。

“凭你的修为,若是与他人争斗,就算是不死也得残废,果真如此,可就不好向启飞兄交代了。”

易家子弟纷纷嗤笑出声,就连一些孙家之人也是如此。

“三长老,若是我可以呢?”

眯起双眼,易晨死死的盯着易中山,后者先是一愣,接着便面现不屑之色:“你觉得有这个可能吗?你还是乖乖的出嫁吧,孙家之人还在等着呢。”

不愿再跟易晨废话,易中山转头看向易家的一众弟子。

“伺候你们的易晨少爷更衣,再磨蹭的话就要误时辰了。”

易中山的话音一落,易征和另外一个易家子弟立刻就走向了易晨,他们脸上挂着鄙夷的笑容,说道:“易晨少爷,让我们来伺候你更衣吧,你最好乖乖的,不然可就得吃苦头了。”

话音落下,易征便伸手朝易晨抓了过去,后者身形不动,左手长伸,手掌成爪,叼住了易征的手腕。

随即易晨手掌加力,只听“咔嚓”一声脆响,易征的手腕竟然被易晨给生生的捏断了。

“易晨,你敢伤我?”

突如其来的状况让易征有些反应不过来,不过疼痛很快就让他清醒了。

脸上现出狰狞之色,易征怎么也没想到现在的易晨竟然有如此伸手,居然这么轻易的就捏断了他的手腕。

“滚开。”

不理会易征的聒噪,易晨快速出脚,直接将易征给踹倒在一旁。

刚刚还在嘲笑易晨的那些子弟们此时都噤了声,要知道易征的修为已然到了炼体境四重,竟然被易晨如此轻易的击溃,那也就说明易晨的修为起码到了炼体境五重,若是他们知晓易晨的修为只有炼体境四重的话,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三长老,现在我可有资格挑战种子弟子?我要挑战易聪。”

易家规矩,弟子之间可随意挑战,只要不致残或者伤及性命便好。

言毕易晨的目光落在了易聪的身上,面色冰冷,他们之间的仇怨已经积累了两年,今日也到了让对方偿还的时候了。

“易晨,你竟敢在家主和启飞兄面前如此放肆,你若是不赶紧换衣服上花轿,就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那个易征乃是易中山的外甥,因为他才得了易姓,若不是顾忌孙启飞,此刻易中山已然出手将易晨给废了。

“武斗,我要看武斗。”

便在这时,离易晨不远的孙柔儿忽然出声,她傻乎乎的跑到易中山面前,盯着他说道。

不敢将孙柔儿如何,易中山看向了孙启飞,后者微微一笑,道:“三长老,既然我侄女想要看你们易家的武斗,那就等完了再行成亲之事吧。”

没想到孙启飞会如此的娇惯孙柔儿,竟然连迎亲的时辰都不顾,易中山看向易正海,后者轻轻点头,道:“既然启飞兄有兴趣,那便看看吧。”

········
第6章 一招败敌
········
站起身,易正海对孙启飞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一众孙家之人便都跟着孙启飞走了出去,易家的弟子们则是跟在后面。

“易聪,把这个小子给我废了,只要不打死就行。”

落在最后,易中山低声吩咐易聪,后者“嘿嘿”笑了几声,道:“父亲放心,您不说我也会如此做。”

看着易晨的背影,易聪脸上的笑容渐渐变冷,他没想到一个废物竟然还有翻身的一天。

不过废物到什么时候都是废物,易聪绝对不会允许他再骑在自己的头上,曾经的易晨可是他仰望的存在,那种被压制的感觉实在不好,所以易聪一定会将这种事给扼杀在萌芽状态。

“易晨,小心一些。”

出了长老堂,大长老出现在易晨身侧,易晨轻轻点头,没有多言。

武斗场内,易家的子弟已然集合完毕,在一众子弟面前是一座足有丈许高,十几丈长,七八丈宽的擂台,那是易家用来斗武所用。

不管哪个家族,向来都最重视武斗,能在武斗之中胜出的,定然会受到家族的极大重视,也会为其提供最多的修炼资源。

“听说易晨要挑战聪哥,易家年轻一代的第一人对战一个废物,嘿,这倒精彩。”

“你还不知道刚才在长老堂内发生的事儿吧?易晨将易征的手腕给捏碎了,那易征可是炼体境四重的修为,能如此轻易的击败对方,易晨的修为起码得到炼体境五重了。”

“那又如何?聪哥的修为已然入了炼体境六重,咱们这代人中,除了那些进入宗门的,他可是最厉害的了。”

擂台下方的易家子弟窃窃私语,都在讨论易晨挑战易聪之事。

在擂台上方,易家的长辈和孙家的几个人已然落座,孙柔儿也在其中,她始终都是那副傻乎乎的样子,看谁都会笑。

“都安静一些。”

这时易正海站起了身,行到擂台中央,环视一众易家子弟。

“今日武斗,先由易晨和易聪开始,想来大家应该都听说了,易晨对易聪发起了挑战。”

目光在两人的身上扫过,易正海继续说道:“武者争斗,拳脚无眼,难免会有损伤,甚至可能致残丢命,若是出了什么岔子,也在情理之中。”

说着易正海深深的看了易聪一眼,后者不经察觉的点了点头,眼中有杀意闪现。

“不过你们乃是同宗,所以还是尽量不要伤到对方的好,行了,开始吧。”

不再多言,易正海回身落座,朝孙启飞笑了笑。

刚才那一番话他既是对易聪说的,也是对孙启飞说的,有些话还是说在前头的好,省的到时孙家追究。

在易正海落座之时,易晨和易聪两人都跳上了擂台,易聪背手而立,看着易晨,说道:“易晨,你还真是不知死活,竟然要向我挑战。

你以为你打败了易征就很了不起了吗,告诉你,你在我眼中依旧是垃圾,我只要动动手指就能让你变成残废。

不过念在你我是同宗的份儿上,只要你现在跪下给我磕三个响头,那我便放你一马,你最好快一些,不然可就没机会了。”

丝毫不将易晨放在眼中,易聪的脸上写满了蔑视。

“聪哥威武,干死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

“敢挑战聪哥,你脑袋是被驴踢了吗,废物,赶紧下去吧。”

擂台下的易家子弟都站在易聪那边,听到那些恭维的话,易聪更是得意万分。

“还不跪下?”

盯着易晨,易聪满脸戏虐,而易晨则是微微闭眼,深吸口气,等他的双眼睁开之时,两道如同实质的冷芒从他的眼中射出。

“凭你,还不配。”

声音淡漠,易晨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

“想要被废?那我就成全你,我会将你的骨头一寸一寸捏碎,再毁掉你的丹田,看你还怎么嚣张。”

话音一落,易聪的身子便动了,他快速的奔向易晨,在离易晨还有丈许远的时候猛然跃起,单手成掌,直接砸向易晨的脑袋。

“开山掌。”

脸上现出狰狞之色,易聪竟然施展出了武技,其手掌上竟然有淡淡的光晕散出,仿佛蕴含着千钧之力,快速的在易晨的眼中放大。

冷笑一声,易晨飘然出拳,他并没有用武技,因为易聪还不配。

“砰……。”

拳掌相撞,一股气浪从拳头和手掌之间席卷而出,将擂台上方圆半丈内的木板都绞成了碎片。

“嘿,这次那个废物还不死?”

“就是,敢跟聪哥嚣张,他一定会死的很难看。”

擂台下的易家子弟都在等着看易晨的笑话,可就在这时,易聪的身子猛然向后飞去,他的嘴中不断喷着鲜血,随后落在了两丈之外。

“聪哥……败了?”

正打算为易聪叫好的那些家伙见易聪竟然被击溃,叫喊声顿时戛然而止,脸上全都写满了不可置信,不光是他们,就连易正海和易中山也是一样。

“怎么可能?”

霍然站起身,易中山震惊无比,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易聪竟然会败在易晨的手里,而且对方只用了一招。

作为当事人的易聪更是惊讶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他傻傻的看着易晨,过度的震惊让他暂时忘记了身上的疼痛。

直到易晨的一只脚踏上了他的大腿,易聪这才惨叫出声。

“你刚才说要将我的骨头寸寸捏碎,还要毁了我的丹田是吗?”

脚掌用力,易聪的腿骨顿时就被易晨给踩的粉碎,而易晨却没有停止,将脚挪到易聪的另外一条腿上,再次踩下。

“啊……”。

剧烈的惨叫声从易聪的嘴中传出,那凄惨的嚎叫声传进易家子弟的耳中,让他们全都打了个冷战。

易晨的狠辣程度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就连易正海和易中山都没有想到易晨会如此辣手。

“易晨,还不住手?”

易中山反应过来之后便朝易晨大喝,后者就好似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一般,将脚移到了易聪的小腹处。

“你还说要废了我的丹田?”

脸上现出狰狞的笑容,易晨死死盯着易聪,后者已然顾不上疼痛,若是丹田被废,那他此生就无缘修炼了,介时整个家族都会遗弃他。

········
第7章 正面争锋
········
“易晨,我错了,你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吧。”

易聪开始朝易晨求饶,如果他能起身的话,他一定会跪在易晨面前,给他磕响头。

“易晨,你再敢放肆,小心我杀了你。”

易中山再次发声,随后他展开身形,直朝擂台掠来。

“刚刚在长老堂你还让他废了我,现在却不准我废他,呵呵……。”

转头看向不断朝擂台靠近的易中山,易晨微微一笑,随即脚掌下沉,直接踏碎了易聪的丹田,后者惨叫一声之后直接便晕了过去。

“贼子敢尔。”

已经上了擂台的易中山见易晨竟然如此胆大,竟然当着他的面废了易聪,这让他愤怒不已,扬起手掌便朝易天的身上打来。

“砰”。

易中山的手掌拍在了易晨的双臂之上,刚刚在他出手之时,易晨便将手臂交叉护在了胸前,硬扛了易中山一击。

身形连退,直到退至擂台边缘,易晨右脚猛踏地面,这才稳住了身形。

“易晨竟然连三长老的攻击都能扛下,他到底是什么修为?”

擂台下传来易家弟子震惊的声音,要知道易中山可是凝气境的强者,虽然只是凝气境一重,可炼体境的武者在凝气境强者面前,甚至连抵抗的力气都没有。

所有易家弟子都用惊讶的目光看着易晨,不只是他们,就连易家长辈也震惊异常,尤其是易正海,看着易天的目光之中全是不可置信。

“身为长老,竟然对家族弟子出手,你可真对的起长老这个身份。”

连续被易中山打了两次,易晨怒不可歇,手臂的阵阵疼痛让他杀意涌现,调动体内的真元,易晨左脚一点,身子便朝易中山而去。

“他竟然还敢主动攻击三长老,易晨是疯了吗?”

见易晨竟然朝易中山冲去,人群里再次爆出惊呼之声。

而易中山则是冷笑连连,他正巴不得易晨如此呢,他这样做,易中山便有了杀他的理由。

“竟敢对家族长辈出手,该死。”

冷冷的杀意从易中山的身上散出,而易晨丝毫不理会他,飞身到他面前,武技直接施展了开来。

“破风拳,一拳破风。”

凛冽的拳劲直朝易中山而去,可后者却是满脸不屑,在他看来,易晨只是蝼蚁一般的存在而已。

“死……。”

脸上现出狰狞之色,易中山也霍然出拳,只是他的拳劲不知道要比易晨的大了多少,周围之人都清楚,易晨这次九死一生。

“砰……。”

沉闷的声音传出,两个人的拳头撞在了一起,易晨连续后退了十几步,险些掉下擂台,一口鲜血也从他的嘴中喷出。

“还能撑住?看来留你不得。”

见易晨竟然没有倒下,易中山的脸色十分难看,他可是堂堂凝气境的强者,居然无法一招击溃易晨,这让他感觉十分丢人。

同时易中山也意识到,若是任由易晨成长起来,早晚有一天他会败在对方手中。

“中山,快住手。”

易中山的身形朝着易晨而去,这时易中云的声音传了过来,可易中山却不理会,此刻他只想将易晨击杀。

“小子,你可以去死了。”

出现在易晨面前,易中山双手成掌,直接拍向易晨的胸口。

“死的会是你。”

骤然,易晨气势一变,一团火焰从他的丹田席卷而出,刹那间便布满他的全身。

单手成拳,易晨猛然挥出,附带着火焰的拳头与易中山的手掌撞在一起,易晨屹立不动,而易中山则是连连退了七八步,这才稳住了身形。

场面静了下来,所有的人都被易晨的表现给惊住了,刚刚他硬扛易中山的攻击已然让大家震惊无比,而现在易晨竟然将易中山给打退了,大家全都傻了,时间仿佛都静止了一般。

“易晨竟然把三长老给打退了,那可是凝气境的强者。”

好一会儿,擂台下才传来弟子们颤抖的声音,大家都用看怪物的目光看着易晨,此刻的他就仿佛是武神临凡,气势恢宏,大家全都有一种感觉,若是三长老再敢动手,易晨就会击杀他。

“中山,下去。”

这时,大长老易中云飞上擂台,唯恐易中山再对易晨不利,他挡在了易中山的身前。

双拳紧握,易中山眼中凶光闪现,他没有想到,只是三天的时间,易晨居然变得这么强。

要知道刚才那一击他可是用了六成力,不仅没能击杀易晨,自己还被他给打退了。

有易中云拦着,他想杀易晨已经不可能,冷哼了一声,易中山跳下了擂台,但他的双拳却依旧紧握,其实他的手掌心已经焦糊一片了。

“这小子成长的还真快。”

不只是易家人,就连孙启飞也震惊无比,之前的易晨只有炼体境一重的修为,短短三天还不到时间,他竟然能跟凝气境的强者抗衡了。

这种资质,恐怕放眼整个天方城也寻不出第二个,即便城主府中的那个怪物也要逊色一筹。

不过当孙启飞的目光落在孙柔儿身上的时候,嘴角扬起一丝不经察觉的笑,要说天赋,恐怕谁也不是她的对手。

“相公好厉害,相公好强大。”

看到易晨取胜,孙柔儿立刻就大声叫好,而易晨则是看着易正海,眼中闪过一丝凌厉,言道:“家主,我是不是还要嫁去孙家?”

“易晨,你与易聪乃是同族,可你竟然毁了他的丹田,让他成为了废人,并且还对三长老出手,你知错吗?”

易晨能够一招击溃易聪已经出乎易正海的意料了,而他现在竟然能跟易中山正面抗衡,这让易正海的脸色异常难看,整个易家之中,最不希望易晨成长起来的就是他。

“家主,我记得你刚刚说过,武者争斗,拳脚无眼,难免会有损伤,甚至可能致残丢命,若是出了什么岔子,也在情理之中,难道家主忘了吗?

三长老对我出手,想要我的命,按照家主的说法,我就应该乖乖的站在那里被他打死,是吗?”

········
第8章 虎头石
········
嘴角扬起一丝不屑,易晨继续说道:“之前你们视我为废人,现在我已经证明了我自己,这门亲事,还望家主和长老帮我退掉吧。”

言毕,易晨死死盯着易正海,等着他的回答。

看向孙启飞,易正海的脸色十分阴沉,而孙启飞却是面无表情,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孙家的亲事可以退了。”

就在易正海不知道该怎么说的时候,易中云高声说道,易晨不仅恢复了当年之资,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身为大长老,他自然不会将他推到其他的家族之中。

启飞贤弟,你我两家的联姻恐怕不能继续了。”

易中云朝孙启飞抱拳,一个有潜质的弟子对一个家族来说十分重要,可能都会左右一个家族的命运,若是易晨依旧是那个废物,那么易中云并不会反悔。

可易晨不仅打败了易聪,还击退易中山,如此有潜质的弟子,易中云又岂能将他嫁去孙家。

“大长老,你们易家是要反悔吗?”

站起身,孙启飞面色冷峻,后者轻轻点头,道:“没错,我易家反悔了,我们会将你带来的聘礼全部退回,而且还会做出补偿,还希望启飞贤弟禀明令兄,介时我易家会上门赔罪的。”

孙家在天方城的势力仅次于城主府,易家虽然也不差,但却不敢轻易得罪孙家。

如果不是此刻的易晨太过耀眼,易中云也不会如此。

“正海兄,你也是这个意思?”

脸色阴沉,孙启飞朝易正海看去,后者没有言语,很明显已经默认了易中云的话,他很清楚,若是他执意将易晨嫁到孙家,那便会成为众矢之的。

“好,很好,你们易家当真是了不得,不过我孙家也不是好欺负的,你们如此背信弃义,那便等着我孙家的怒火吧。”

不再多言,孙启飞怒然起身,其余的孙家之人都一脸怒意的扫视易中云几人,带着孙柔儿,转身离去。

“相公,相公……。”

孙柔儿对易晨恋恋不舍,一直都在喊着相公,这次易家的那些子弟没人敢笑,因为此刻的易晨不是他们能招惹的起的了。

“孙家此去必然会报复我们,最近一段时间大家都要小心一些。”

等到孙家之人的身影完全消失不见,易中云转头对一众易家子弟说了一句。

随即他看向易晨,脸上现出一丝笑意,两年了,他终于看到易晨又重新站起来了。

“易晨,虽然武斗之时拳脚无眼,你若只是打伤易聪我不会说什么,可你竟然将他的丹田毁了,让他变成一个废人,此事不可就此了结。”

行至易晨身前,易正海沉声说道。

“家主,那易聪可是要对易晨下杀手,丹田被毁,完全是他自作自受,再者,易聪已然成了废人,不能因为一个废人再惩治易晨。”

谁都听的出来易正海这话的意思,二长老易中岩开口说道。

“原本将易晨嫁入孙家是我们共同的决定,但大长老却临时反悔,彻底得罪了孙家,我若不对易晨做出惩罚,孙家那边也不好交代。

这样吧,我也不会把他怎么样,就罚他去守一个月的矿场,我想几位长老应该没有什么意见吧?”

这个惩罚的确不重,而且易正海说的也不无道理,将孙家得罪成这样,若是不对易晨略微惩治,的确是有些说不过去。

三个长老都不再言语,易晨也没有争论什么,对于他来说,待在家族中和矿场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只是蕊儿让他有些担忧。

“易晨你放心,你去矿场的这一个月,我会帮你照顾蕊儿。”

知道易晨在担忧什么,大长老便开口言道,轻轻点头,易晨纵身跳下擂台,回到居所之中跟蕊儿交代了一下,简单的拿了些东西,次日清晨便到了矿场。

易家在天方城中有不少产业,其中矿场有五个,家族弟子修炼所需的真元石便是从这些地方出来的。

城北的这个矿场最小,也只出下等的真元石,主管矿场之人名叫邹洪,年纪已过三十,但修为只有炼体境三重,见易晨到来,邹洪急忙施礼。

易晨在家族中的表现早就传到这里来了,邹洪又岂敢对易晨不敬,将他引至最大的房所之中,邹洪说道:

“易晨少爷,家主已然交代了,您到此处不用理会那些杂务,只专心修炼便可。”

将一个储物袋交给易晨,易晨打开一看,这储物袋里装了不下三百颗下拼的真元石,其中竟然还有几颗中品的。

从废物变成了最有潜质的弟子,待遇自然不同,若是换做以前,易正海绝对不会给易晨如此多的资源。

朝邹洪摆了摆手,示意他可以出去了,等到邹洪走后,易晨便盘膝而坐,开始吸收真元石中的真元。

连续几日,易晨都在修炼中度过,倒是有些无聊不过他的修为却是到了炼体境五重。

这天,吃了晚饭之后,易晨行出了房间,看着仆人们采集真元石。

采集矿石是昼夜不停的,虽然已经天黑,但此刻是矿场亮如白昼,四周有不少照明石。

“晨少爷,要不要小的陪您转转?”

见易晨出来,邹洪立刻就跑到了他的身前,易晨微微一笑,道:“邹总管不必客气,我自己转转就行了。”

朝矿山上步行而去,刚走没多远,一个年纪与易晨相仿,身着仆人服的少年从急匆匆的从山上跑了下来。

“邹总管,我们发现了一块儿很硬的石头,形状似虎头,其内有光晕散出,我们都不认得,您来看看吧。”

跑到易晨面前,少年先是朝他行了个礼,然后才对邹洪说道。

闻听少年的话,易晨也来了兴趣,随着少年一同上了山,易晨见一群仆人围了一圈儿,当他们让开路时,易晨便看到了一块儿虎头形状的石头。

那石头跟普通老虎的脑袋差不多大小,其上有一层淡绿色的光晕,貌似是从石头内部散出来的。

“总管,这是啥玩意啊?里面是不是藏有好东西?”

看到邹洪出现,一个略微有些年长的仆人开口问道,邹洪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摇了摇头,将目光投向了易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