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医品弃妃拽上天-医品弃妃拽上天免费阅读

医品弃妃拽上天

医品弃妃拽上天-医品弃妃拽上天免费阅读

主角: 白晚舟, 南宫丞

字数: 957,950

状态: 连载中 共 444 章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好看的小说推荐(www.sossw.com)

医品弃妃拽上天简介:风光无限的医药生物学三料博士后被个医闹一刀毙了命,落落魄魄穿越成了淮王府弃妃。丈夫不疼,小姑子不爱,还有绿茶等级十八级的白莲前女友。身怀绝世医术,救人被误会,不救人等着砍头,日子从未这么憋屈过!“咱俩三观不对、八字不合,勉强在一起不会幸福!”“女人,是你使诈逼迫本王娶的你,现在主意一变又要和离,有那么便宜的事吗?”

医品弃妃拽上天全文阅读

········
第1章 操蛋的人设
········
“南宫丞,你欺人太甚!”

白晚舟哭得妆容都花了,俨然一个歇斯底里的怨妇,手中一根锋利的金簪抵在细嫩的脖子上。

“你我成亲,你连面都不出,我一个人对着空气拜堂,如今楚醉云嫁给你六哥,你倒是忙前忙后,人家又不是没有兄弟,要你去背她上轿?”

眼前男人矜高清贵,看都不看她一眼,“闹够没?没闹够的话回府再闹,别在外头给本王丢脸。”

白晚舟抓住他袖摆,不甘心道,“我才是你妻子啊!”

男人眸光骤冷,狠狠捏住她下巴,“若不是你耍卑鄙手段,本王会娶你?”

白晚舟一下子泄了气,像滩烂泥瘫到地上,呜呜咽咽的哭诉,“我执意嫁给你是我不对,可我又如何知道你有婚约?成亲第二天,你就率兵出征,我独守空房一年多,早沦为全京城的笑柄……”

还没诉完,男人已厌烦的甩开她,迈开长腿往外走去。

她疯了一般大喊大叫,“你要是走,我就死给你看!”

“要死的话出去再死,别脏了醉云的婚礼。”

男人劲力之大,白晚舟摔倒在地,额头砸到冰冷的砖上,磕出了血,他却连头都没回。

为什么,凭什么?就因为她哥哥是东秦最臭名昭著的绿林首领?

可是哥哥为了她,率领五十万兄弟向朝廷投诚了呀,他怎么还是这样瞧她不起?

绝望、冰冷,铺天盖地的将她包围。

她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金簪,毫不犹豫的戳进了脖子。

……

“朗侍卫,求求您去请王爷来看小姐最后一眼吧!”

“王爷说王妃既不想活,他来也无用,让我来替王妃收尸,毕竟今日是颖王和楚小姐的大喜日子,不能给颖王府晦气。”

“王爷好狠的心呐!”

白晚舟被门外的争执声吵醒,一屁股坐起来,脖子上一阵阵锥心的痛,让她忍不住大口的喘着粗气。

怎么回事?

她记得她因为一个九十八岁的危重病人抢救失败,被激动的家属冲进来割了脖子,当场就昏死过去,怎么在这个地方了。

这是……灵魂穿越?

门外,南宫丞的贴身铁卫阿朗,不理会白晚舟陪嫁丫鬟楠儿的哀求,冷冷推开厢房门,却看到王妃披头散发端坐在地上,一脖子都是血!

饶是他跟着南宫丞见惯世面,也吓得呼吸一窒,“你刚刚不是说,王妃已经……”

楠儿不敢置信的盯了白晚舟好一会,确定不是诈尸之后,哇的一声哭出来,“小姐,您还活着!”

惊吓退去,阿朗不由拧紧眉头,心里越发看不上这个王妃,王爷辛苦经营这么多年的好名声,快被她作光了!

“既然王妃安然无恙,属下送王妃回府吧。”

原以为她还要作妖,没想到她竟非常配合的点头应了。

一路上,白晚舟心情惨淡。

她不止继承了原主的身体,也继承了她的记忆,原主的过去,在脑海中一幕幕如电影滚过。

绿林好汉之妹,淮王府弃妃,过去一年嚣张跋扈几乎得罪了整个王府上下,人设还能更操蛋一点吗?

········
第2章 要不要这么刺激的?
········
不知过了多久,马车停下,阿朗掀开帘子,“到了,王妃请移步。”

白晚舟不等楠儿扶她,自己就跳了下来,门口守卫看到满脖子是血的王妃,纷纷吓了一跳。

白晚舟不理会这些人,她实在太累,又失血过多,再不休息会死,真的会死!

依稀记得原主住在一个叫轻舟阁的小院,“楠儿,扶我回轻舟阁!”

回到轻舟阁,楠儿看着沉默寡言倒头就睡的小姐,总觉得哪里不对。

小姐,怎么像变了个人?

白晚舟只觉眼皮重得像压了两坨铁,刚躺下没多久,却听得院外一阵打斗之声,紧接着就有人惊呼,“不好,赖嬷嬷受伤了!”

白晚舟被吵得完全无法入睡,坐起身来对楠儿道,“去看看怎么回事。”

楠儿出去看了一眼就惊慌失措的跑回来,“有、有刺客!刺客刺伤了赖嬷嬷!”

刺客?要不要这么刺激的?

白晚舟这下也躺不住了,披上衣服往外走去,只见两个黑衣人倒在小院门口,嘴角流着黑血,应该是在舌下藏了剧毒,任务失败为防逼供自尽了。

阿朗在查看赖嬷嬷伤势,手中剑都没来得及入鞘,剑尖滴着血。

再看赖嬷嬷,躺在地上,痛苦的蜷成一团,身下被血濡湿一片。

粗粗一看,伤在大腿根部动脉位置,若不及时止血,很有可能几分钟就丧命。

正欲上前仔细查看,阿朗却拦住她,“尚不知刺客可有同伙,王妃还请回屋!”

又对小厮吩咐道,“快喊卞大夫,再去颖王府请爷回来!”

说话间,已抱起赖嬷嬷经迈开疾步就往她住处走去。

白晚舟到底不放心这医疗落后的古代,大夫是否有能力救治赖嬷嬷,便也跟了过去,楠儿见状,也追上她的步伐。

到赖嬷嬷小院时,卞大夫也赶了过来,只是看到赖嬷嬷,他却把头直摆,“伤了大筋脉,这哪里还有得救?朗侍卫别为难小医了。”

阿朗气不打一处来,“白养着你在府里那么多时日,怎么到需要你的时候就不中用了?”

大夫被阿朗数落得老脸通红,只得说了实话,“不是小医不肯治,是小医实在没这个实力啊!要不您请太医再来看看。”

阿朗气得不行,却也拿他没办法,只能将赖嬷嬷在床上安顿好,对下人嘱咐道,“你们把嬷嬷看好,我去太医院请太医!”

眼看着大夫和阿朗双双离去,白晚舟皱眉。

胡闹!

抢救必须争分夺秒,现在去请太医,请来的就是神医,人也凉透了。

原主的记忆又在脑中闪现。

赖嬷嬷,淮王南宫丞的乳母,掌管淮王府上下事宜,时常教训原主,原主对她深恶痛绝,但从白晚舟的角度来看,赖嬷嬷虽严厉古板了些,却时时在下人面前维护原主当家主母的地位。

是个面冷心热善良正直的人。

当机立断便对楠儿道,“回去把你的针线篓子拿来,要快,片刻都耽搁不得!”

楠儿一脸懵逼,“拿针线篓子做什么?”

白晚舟没理会她,而是朝驻府大夫离去的方向追去,追到后,将他身上的药箱一把扯下,就往回跑。

········
第3章 本妃就是大夫
········
主仆二人重回小院时,门口已经围了里三层外三层。

府中下人听到赖嬷嬷遇刺的消息,都赶了过来,有些仆妇甚至呜呜哭起来。

看见白晚舟,没人给她行礼,只让开一条小小的过道,勉强容她走到了门边。

却被一个凶巴巴的妇人拦了下来,“请王妃止步。”

嘴里喊着王妃,那轻蔑的眼神分明把白晚舟看得连下人都不如。

白晚舟当即冷了脸,“府中奴才什么时候这么没规矩了?”

这妇人是厨长赵二家的,她男人掌管厨房采买,很有油水可捞,连带着她也有几分体面,赖嬷嬷倒下了,王爷又不在家,她自认是府中最有话语权的人了,没想到被白晚舟一顿抢白,脸上好没光。

兀自嘴硬道,“朗侍卫吩咐我看好赖嬷嬷,除了大夫不许任何闲杂人等进去。”

白晚舟一把推开她,径直往里走去,“本妃就是大夫。”

赵二家的不料白晚舟这么粗鲁,冷不防被她推了个趔趄,反应过来白晚舟已经走到里面了,连忙追进去大呼小叫,“王妃,您不能进去!”

白晚舟哪里理她,三步并作两步就走到赖嬷嬷床前。

只见赖嬷嬷面如金纸,腿上伤口处简单的包着一块布,根本止不住血流如注,整张床都快被血濡湿了,狭小的空间里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

一个小丫头正跪在地上给赖嬷嬷喂水。

愚昧!

失血过多,血小板本就跟不上,喝水只会更加稀释血小板,血会流得更快。

白晚舟上前一把就打翻了茶碗,赵二家的哇呜一声就叫了起来,“王妃这是干什么?您就算不满嬷嬷平时总是管教您,也不能在这个时候跟她过不去啊!”

白晚舟皱了皱眉,“哪里来的苍蝇,嗡嗡嗡吵得我头疼,出去!”

赵二家的岂肯,反而大着胆子拽白晚舟,“王妃您就别添乱了,王爷怪罪起来没人担待得起!”

白晚舟看一眼赖嬷嬷,已经奄奄一息,一秒都耽搁不得了,当即一脚将赵二家的踹了出去,“楠儿,栓门!”

楠儿火速锁上了门,“小姐,现在该怎么办?”

白晚舟打开药箱,白棉,烈酒,三七粉都是现成的,省着点用应该够,便撸起袖子,操剪刀开始剪赖嬷嬷的裤子。

“端一盏烛台来。”

楠儿闻言,连忙将最大的一盏端了过来。

白晚舟就着烛光将赖嬷嬷的伤口清理干净,灌了一口烈酒到口中,对着伤口喷上去。

那是一瓶竹叶青,又浓又烈,喷到伤口上,刺激得皮肉疼痛不堪,原本已经昏迷的赖嬷嬷一下子就厥醒,痛苦的惨叫起来。

赵二家的在门外听到,急得直跺脚,“太狠了!嬷嬷都那样了还不肯放过!”

其余下人也一个个咬牙切齿,“匪女就是匪女,心狠手辣惨无人道啊!”

“嬷嬷要是死了,最高兴的就是她了,这府里再没人能管着她了。”

“王爷什么时候回来,再不回来嬷嬷就要被这坏女人折磨死了!”

楠儿听到外头的议论,有些害怕,“小姐,王爷回来会不会……”

“老娘救人,管他屁事!”白晚舟手眼不停,将针在烛火上燎了燎,又把线放进开水中消了毒,便开始缝合伤口。

她每缝一针,血就把她的手沾湿一点,三四针缝下来,两只手都快被血糊住了,又黏又滑,简直没法继续下手。

额头也有汗水渗出,不同以往在医院的手术室里,每台手术都会有好几个护士围着她,替她打下手、擦汗,这会儿她只能自己用手背胡乱一擦,以防汗水滴进眼睛影响视线。

这一擦,沾得脸上也都是血,看着比床上的赖嬷嬷还要可怖。

“楠儿,用酒洗净手,然后帮我用棉花把伤口滋出来的血沾掉,滋一点沾一点。”

楠儿早吓坏了,听了白晚舟的话,才回过神来,哆哆嗦嗦的开始蘸血。

有人打下手,活总算好做了些,白晚舟先用细针缝上了血管,又换了粗一号的针缝皮肉组织。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把贫简的器械使得行云流水,看得原本捏着一把汗的楠儿,不受控制的生出勇气和信任来:

赖嬷嬷在小姐的手里,能活!

这种动脉破裂的缝合手术就算放到现代,都是风险极大的,在这医疗条件约等于零的古代,更是难上加难。

没有麻药,没有止血电钳,没有无菌环境,没有抗生素,全靠医者一双手,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这也是赖嬷嬷合该大难不死,让她遇到了白晚舟。

白晚舟,非典型学霸,先后游学于哈佛医学院和伦敦皇家医学院,26岁获封医、药、生物学三料博士后,本该在国际医学舞台大放异彩为国争光,谁知被个医闹一刀毙命,有莫名其妙重生到这里。

如今沦落到只能用缝衣针给人缝缝动脉了。

做好所有缝合,又给伤口喷了一口白酒消炎,再敷上厚厚的三七粉,用干净的棉布包扎好,白晚舟累得直接瘫坐在地上。

门外。

南宫丞踩着一地碎月赶了回来,看到紧闭的门窗,冷眉问道,“嬷嬷呢?”

赵二家的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王爷,奴才拦不住王妃啊!您快救救嬷嬷吧!王妃进去后,也不知怎么折腾了嬷嬷,嬷嬷惨叫了好久,王妃栓了门,任凭奴才们怎么敲都不开,您不在府中这一年,嬷嬷确实对王妃多有教导,但那都是好意啊!王妃怎么能以怨报德,在这个节骨眼儿给嬷嬷罪受呢!”

南宫丞眸中凝了血光,不等赵二家的说完,便反手一掌震开了房门。

········
第4章 家法
········
白晚舟坐在床边喘气,刚吩咐楠儿替赖嬷嬷整理好裙裤,便觉脑后一阵钝痛传来,脖子有滴滴答答的湿热,白晚舟抬手摸了摸,只摸到一手黏腻。

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又是劈头盖脸几个耳光盖下来。

耳朵、鼻腔、脑袋同时嗡嗡作响,这几个耳光封住了一切感官,她几乎昏厥过去。

恍惚中只看到楠儿抱住了一袭华袍,哭着求道,“王爷!高抬贵手啊!您不能这么打小姐啊!”

白晚舟好想让楠儿不要跟他求情,可是张张嘴,什么都说不出来。

阿朗正好带了太医回来,南宫丞便踢开楠儿,把太医让到床边,口中不忘吩咐,“请家法,狠狠给本王抽这个毒妇一百下!”

淮王府家法是一根淬盐的倒钩马革鞭,南宫丞自立门户以来,还一次未用过,谁也没想到,第一次竟是用在自家王妃身上。

一鞭,两鞭,三鞭……

白晚舟刚毕业那会儿,曾随维和部队到伊拉克战场当过两年军医,在战场上,她受过枪伤,差点要了半条命,可枪伤和这鞭子抽在身上相比,不及万一。

枪伤给带来的是荣誉,鞭伤带来的,却是耻辱!

这到底是个什么鬼世道,她不过是想救人啊!

医者仁心,悬壶济世,这些都是她初学医时谨记在心的座右铭,怎么到了这里,变得一文不值了?

一百鞭抽完,白晚舟成了半个死人,楠儿搬不动她,南宫丞便让赵二家的和几个妇人,把她拖回了轻舟阁,一路上磕磕撞撞,浑身都碰出细碎的伤,但这些都不重要了,白晚舟已经不知道疼了。

这边厢太医替赖嬷嬷把了脉,对南宫丞拱了拱手道,“一切平稳,只是失血过多,须得好好补补。伤口在私处,既然已经没有血液渗出,应该是自动止血了,男女授受不亲,下官就不亲自看了,这里是止血膏和凝伤膏,每日给嬷嬷抹上,不出十日,应当就无碍了。”

南宫丞总算是放了心,命赵二家的接了药膏,封了诊金让阿朗送太医走。

阿朗支吾两声,大着胆子道,“要不要让太医给王妃也看一下?王妃的伤势,似也不轻……”

南宫丞沉了脸,目光阴桀,阿朗赶忙把剩下的话咽了回去,“当属下没说……”

南宫丞这才问道,“嬷嬷为什么会受伤?”

阿朗在怀中摸索片刻,将一张小相和几张银票递到南宫丞手上,“这是属下在刺客身上搜出来的,刺客的目标好像是王妃。”

南宫丞瞥了一眼,面色立刻变得阴郁,良久,才道,“派人看住轻舟阁,她的命暂时还有用途。”

········
第5章 伤情反复
········
……

轻舟阁。

白晚舟陷入了沉沉的噩梦,梦中前世今生交错,充满消毒水味儿的手术室,血淋淋的战场,临死前被捅的那一刀,一幕幕在眼前划过,如鬼压床一般,压得她喘不过气,拼命想抓住点什么,却什么都抓不住。

只有耳边低低的哭泣,提醒着她还活在尘世,“小姐,您不能死啊!咱们回黑风山,这王府不待也罢,繁华都是表象,它张着血盆大口吃人啊!”

白晚舟想睁开眼睛,努力了许久都没成功,终又昏睡过去。

再一次醒来,是渴醒的,“水……”

看到她烧得血红的双目,楠儿心疼得眼泪直掉,“我这就去倒水!”

后背被鞭子抽得伤痕累累,白晚舟是趴着睡的,这会儿只觉浑身酸痛不堪,本能的挪了挪身子,不料这一挪,差点把腰硌断。

“什么东西?”

伸手一摸,竟从被子里摸出一个药箱,这药箱,再眼熟不过,正是她前世一直不离手的吃饭家伙。

白晚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药箱也跟着穿越了?

来不及想那么多,白晚舟只想看看有没有能用得上的药。

她现在伤痕累累,脖子上是原主自己作死戳的伤口,后脑勺又有南宫丞用烛台敲的口子,背上还有一百家法,起了高烧,再不治疗,小命呜呼也不是没可能。

摁开她闭眼睛都能摸到的金属扣,箱盖弹开,里面静静躺着一瓶碘伏,一板口服消炎药,一小盒云南白药粉,还有一瓶特布他林喷雾。

药不多,但正好都是需要的,这算是到这边以后唯一一件值得开心的事了,当即便生吞了两粒消炎药,倒了些白药粉揉到后脑勺,后背没办法了,只能让楠儿帮忙擦碘伏消炎。

楠儿先给白晚舟喂了水,问道,“这药水儿是哪里来的?”

白晚舟瞎掰道,“驻府大夫那里抢的。”

楠儿恍然大悟的样子,拿棉花沾了往白晚舟背上擦拭,她手势已经够轻了,可白晚舟还是痛得冷汗涔涔,未免叫出声,她咬住了枕头,整个背擦下来,枕头被汗水湿了大半。

楠儿忍不住骂道,“王爷的心也太狠了!怎么说您也是他的妻子啊!”

白晚舟不禁冷笑,妻子?

在他心里,她这个所谓的妻子怕是连路边的阿猫阿狗都不如。

想在这王府中生存,必须做好长期和这个冷血男人作斗争的准备,白晚舟微眯了眯眼睛,向楠儿问道,“赖嬷嬷如何了?”

楠儿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只听说阿朗侍卫请了太医来。”

赖嬷嬷的小院。

小丫头壮儿笨手笨脚的给赖嬷嬷上了药,便趴在床头打瞌睡,半夜却被赖嬷嬷的呻吟声惊醒,睁眼一看,只见赖嬷嬷一张老脸烧得通红,两片嘴唇干得都裂开了,往外丝丝冒着血。

“疼……疼啊!疼死我算了吧!”赖嬷嬷无奈又无力的挣扎着。

壮儿吓得连忙出去把赵二家的喊了来,赵二家的见赖嬷嬷这样,一口咬定是白晚舟害的,又跑到长淮阁把南宫丞叫过来了。

南宫丞没想到赖嬷嬷伤情竟然会反复,即刻让阿朗把太医又请了过来,太医给赖嬷嬷把了脉,摇头叹气,“不中用了。奇怪,晚上看都好好的,怎么会这样呢?”

赵二家的抢着道,“铁定是王妃开始时给嬷嬷下了什么药!要不太医医术高超,嬷嬷病情怎么会反复呢?”

南宫丞眸光聚紧,“太医当真没办法了吗?”

若嬷嬷有什么差池,他要让那个女人血债血偿!

太医捋了捋胡须,“老人家伤口成疡,邪风入体,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了。”

南宫丞胸口闷痛,他生母乃是当今皇后,对他照料本就不多,再加上一向体弱多病,他幼年全靠嬷嬷照料关怀,外人眼中,嬷嬷只是个乳母,他心中嬷嬷只是比生母少了一点血缘罢了。

“把王妃带来!”

阿朗深吸一口气,“爷,王妃伤重,此刻怕也不好过……”

“要的就是让她不好过!”

南宫丞盛怒之下,无人敢劝。

楠儿一见到阿朗,条件反射的就开始发抖,“朗侍卫有、有什么事?”

看着这个又胆小又无助的小丫头,阿朗觉得自己凶神恶煞很像个坏人,但爷有令,他不得不板着脸,“王爷有请王妃。”

听到王爷二字,楠儿筛得更厉害了,瑟瑟恳求道,“王、王妃好容易才睡下了,有什么事明日再说不行吗?”

“不行。”阿朗说完,就冷冰冰的推开楠儿往里间走去。

屏风内却传出了白晚舟清冽的声音,“本妃好歹也是王府主母,一个侍卫往主母闺房闯,传出去怕是不好听吧?”

阿朗顿住,果然立在屏风前不好再往里去,只对着屏风拱了拱手,“王妃,王爷有请,属下只是依令办事。”

白晚舟就在这时从屏风后走了出来,“不必用强,我自己会走。”

她的脸色很苍白,走路的姿势也因为疼痛有些怪异,但脊背挺得很直,眼中尽是倔强,像一只美丽的孔雀,受伤也不肯低头。

阿朗被她无声的气势慑得有些失魂,这还是那个只会作妖的王妃吗?

半晌才伸手道,“王妃若不方便,可扶着属下行走。”

白晚舟看都没看他一眼,“我很方便。”

楠儿要跟着一起,被白晚舟拦下,“我有点饿,你做些吃食等我回来。”

出了院门,白晚舟道,“我与他的恩怨,你们不要为难我的丫鬟。”

阿朗张了张嘴,原来她什么都知道,只是为了保护楠儿,才故意让她留下做吃的。

到了小院,阿朗先进屋向南宫丞禀报,白晚舟则是等在门口。

路上阿朗告诉她赖嬷嬷快不行了,现在她其实很想进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伤口明明都处理好了,只要护理得当,按说会越来越好。

但南宫丞怎么可能让她进去?

只是淡淡几个字,“让她跪着。”

········
第6章 再次施救
········
白晚舟嘴角抽了抽,赖嬷嬷确实算得一个可敬的老太太,但让她以王妃之尊跪一个乳母,这比打她的脸还要诛心。

白晚舟昂了昂纤细的脖子,“嬷嬷若不治,我自会诚心替她烧几炷香,但此刻没有跪她的道理。”

南宫丞怒从心来,“你早就盼着这一天了对吧?”

白晚舟的骄傲不允许她和这么一个失去理智的人多言,“随你怎么想。”

南宫丞额角青筋跳动,看了阿朗一眼,“让她跪。”

阿朗走到白晚舟身后,“王妃,失礼了。”说罢,便提棍敲向白晚舟的两个膝盖弯。

白晚舟吃痛,扑通一声就跪下去了。

新痛旧伤加到一起,白晚舟眼窝不受控制的热了起来,滚烫的液体顺着脸颊滑下来,下一秒,她就趁着夜色拭去痕迹,不在这种是非不分的脑残面前流泪,是她做人的原则。

阿朗看她这般倔强,不由动容,弯腰悄悄在她耳边道,“嬷嬷情况不妙,王爷心里难受,王妃今晚千万别和他硬碰硬。”

白晚舟没有理会阿朗,只是静静地扶着双膝,用尽全身力气盯着眼前的地面,以防体力不支晕倒,只是不管她怎么努力,那几块地砖还是高高矮矮,起起伏伏,仿佛面捏的一般不停旋转。

里头赵二家的斗胆向南宫丞劝说道,“王爷,嬷嬷这架势不对,您看要不要备备,一来冲一冲,二来也防不测啊!”

南宫丞沉吟良久,“备着吧。”

说完,终是不忍继续看赖嬷嬷被痛苦折磨的样子,嘱咐阿朗好生照料,便离开了。

此时已是下半夜,更深露重,小院中寒风习习,十分冷冽,白晚舟刚刚退下去的高烧又起来了,被风一吹,就打起了摆子。

阿朗见状,支开赵二家的和几个婆子,对白晚舟道,“王妃,外头风大,您到里面跪着吧。”

白晚舟抬眸看了阿朗一眼,“谢谢。”

挣扎着起身,不料身子绵软,双膝也麻了,还没站起来就趔趄着摔了回去,幸好阿朗眼疾手快扶住了,否则脸都要磕破。

屋内烧了碳炉,很是暖和,却也烘得血腥气和膏药味更浓了,白晚舟嗅了嗅,喃喃道,“细辛,虎骨……伤的是动脉,又不是骨骼,怎么能用这些……”

“王妃,您说什么?”阿朗看着白晚舟两颊烧得通红,以为她在说胡话。

白晚舟摇摇头,“没什么。”

眼睛却向床上的赖嬷嬷打量了去,只见她面色是病态的苍白,仔细看,会发现她的身体也在微颤,是病危的症状。

太医用错药,伤口肯定感染了,若有上好的抗生素,再加上补液治疗,也许还能捡回一条命。

阿朗找了个软垫放在地上,“爷让您跪,属下也没办法,王妃委屈些吧。”

白晚舟还是淡淡一句谢谢,便跪到了垫子上,跪下去的一瞬间,只觉腰间一硬,似乎多了什么东西,伸手一摸,竟是药箱。

白晚舟的心突突跳了起来,这药箱,竟会随心而动?

刚才她只是想着有药也许能救赖嬷嬷,没想到它就出现了!

只是不知里面的药有没有更新,阿朗在,她不敢贸然打开来看。

咬了咬唇,白晚舟决定试试运气,“朗侍卫,我难受得紧,你能不能去驻府大夫那里讨些退热药来?否则我也跪不住,王爷知道了,还是要生气。”

阿朗看看赖嬷嬷,再看看白晚舟,有些犹豫,毕竟都说赖嬷嬷是王妃害成这样的。

白晚舟猜出他在想什么,道,“赖嬷嬷已经这样了,我就算想害她,也无从害起。倒是我这条命,若在王府折腾没了,只怕王爷跟皇上和我大哥都不容易交代。”

阿朗低头沉思片刻,觉得白晚舟说得很有道理,王爷因悲痛失去理智,他不能也跟着糊涂,“属下去给王妃拿药,王妃……照看着些嬷嬷。”

“嗯。”

白晚舟只淡淡应了一声,听得阿朗心里毛毛的,也不知该不该相信她,只是他想着自己腿脚快,去驻府大夫那边一趟也不要多久,白晚舟就是想整幺蛾子怕也来不及,便拔脚往外跑去。

阿朗一走,白晚舟立即起身打开药箱,让她失望的是,药箱并没有更新,还是刚才她用剩的那些药。

不过这些药也是赖嬷嬷用得上的,只是口服药效果比较慢,不知能不能从死神手里把赖嬷嬷抢回来。

不管药有没有用,第一步,还是要把伤口重新清理一下。

房门被南宫丞震烂了,没法上栓,白晚舟不知能不能在阿朗回来之前弄好一切,不由也有些犹豫。

这里的人,一个个不识好歹不辨是非,做了好事从不会得到好报,只会换来一顿毒打。

就在白晚舟犹豫不决之际,赖嬷嬷突然醒了,只见她浑浊的老眼油尽灯枯,“王妃……王妃是来看老奴的吗?老奴是不是快不行了?”

白晚舟没想到她会在这个时候醒来,不由怔了怔,还没想好说什么,赖嬷嬷又开口了,“王妃,当是老奴求求您,做好事结果了老奴吧,实在太疼了啊……老奴想体体面面的去,不想这般没有尊严的活……”

听到赖嬷嬷这样说,白晚舟打消了所有犹豫。

医者仁心,悬壶济世!

这是她刚考入医学院时的宣誓,怎么能因为处境艰难就忘记了自己的誓言?

“嬷嬷,你相信我吗?”

赖嬷嬷怔了怔,不明白白晚舟是何意。

白晚舟已经撕开了赖嬷嬷的裙裤,“你不用死,可以继续体面的活着,不过接下来可能会有点疼,你得忍着些。”

说话间,白晚舟已经掀开伤处的包扎,药本就用得不对,伤口更是包扎得一塌糊涂,把白晚舟原本缝合好的伤口都弄得惨不忍睹。

白晚舟拿一团棉花沾了碘伏,对着伤口轻扫,把太医给的膏药一点点扫了下来,赖嬷嬷痛得冷汗直冒,竟是一声未吭。

人在绝望的时候,难免会想一死了之,可当有了生的希望时,都会死死抓住机会,大好世界,不到万不得已,谁会想死?

赖嬷嬷此刻便是求生欲极强,她辛苦了大半辈子,好容易熬出了头,南宫丞又肯孝顺她,哪里真甘心撒手西去,是以极度配合白晚舟。

只可惜没有止痛药,碘伏又有刺激性,偏赖嬷嬷此刻又清醒得很,这痛楚不是一般人能忍受得住的,白晚舟见她痛得汗水淋漓,卷了一块帕子塞到她口中。

“等下我要彻底清洗你的伤口,会很痛,但你得忍住,切记不能叫出声,否则引来了人,我就不能继续救你了。”

赖嬷嬷昏迷时耳朵还能听见,大概也知道白晚舟为了救她颇吃了大亏,连忙垂着老泪点头。

伤口高度污染,白晚舟也不用棉花了,直接将瓶口对着伤口倒了下去,碘伏接触到皮肉的一瞬间,赖嬷嬷还是忍不住吐了帕子叫出声来,“啊!痛啊!”

阿朗拿了药刚走进小院,听到这声音,魂都吓飞了,又悔又恨又愤,怎么能自作主张相信一个爷都不信任的女人!

飞快的跑进房间,只见赖嬷嬷面如金纸,仰着脖子昏死过去。

而那个女人,撕了赖嬷嬷的伤口,用一瓶黑乎乎的毒药浇了上去!

········
第7章 帮我保密
········
啪!

阿朗想都没想就打翻了白晚舟手上的碘伏,又将白晚舟从床边迅速拖开,若不是碍着她的身份,阿朗恨不得也狠狠扇她几个耳光。

这个女人,太狠毒了!

拖拽的过程中,白晚舟的后脑勺被扯到,头部血管丰富,原本已经结痂的伤口顿时又开始血流不止。

可白晚舟注意不到自己的伤势,她只是心疼那瓶碘伏,也不知药箱会不会再给药了,那瓶碘伏是多么珍贵啊!

阿朗看到床边还有几粒丸药和一包药粉,夺到手中,意欲全部毁掉。

白晚舟心提到了嗓子眼,那可是给赖嬷嬷救命的消炎药和止血药!

要是被毁了,赖嬷嬷铁定熬不过今晚。

她也顾不上解释,扑到阿朗身上就开始抢,阿朗见她披头散发疯疯癫癫的样子,越发气愤,狠狠将她推倒在地,恼怒的道,“我真是瞎了眼了!”

说着,便将药全部扔到窗外。

白晚舟伏在地上,痛得难以动弹,不流泪,可情绪根本压不住,只能紧紧咬着唇瓣,很快一股咸腥钻入口中,唇被她咬破了。

“王妃既然心术不正,这屋里就别呆了,还是出去跪着忏悔吧!”阿朗愤愤道。

“朗侍卫、王、王妃是在救老身啊……”赖嬷嬷不知什么时候又醒了过来,看到眼前情景,便猜到发生了什么,她急得要命,既担心白晚舟为了她再次受伤,又怕自己的救命药被丢了。

阿朗怔了怔,“嬷嬷,您说什么?”

赖嬷嬷无力的捶了捶胸,“王妃是在救治老身啊!太医来之前,也是王妃替老身先缝合了伤口,要不老身早见阎王了。你们鞭笞王妃的时候,老身想起来阻止,可是眼睛怎么都睁不开呀……”

阿朗这下彻底懵了,王妃,竟是在救嬷嬷?

他不禁回忆起昨晚的事,他去请太医的时候,嬷嬷腿上伤口又深又长,血流不止,可是带着太医回来时,伤口确实不流血了。

难道,真的误会王妃了?

阿朗看向趴在地上沉吟的白晚舟,滚了滚喉结,“王妃……”

白晚舟用虚弱得几乎听不见的声音道,“把药捡回来,红色药丸口服四粒,白色药粉敷在伤口……”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很快就听不见了,竟是昏迷过去。

阿朗隐约意识到自己可能真的错怪了人,连忙到院外找回了药,放在灯下研究,想确定药是真是假,只是看半天也没看出什么门道来。

赖嬷嬷急道,“快拿来给老身服用,若有问题,老身自负生死。”

阿朗只好半信半疑的按照白晚舟所言把药给赖嬷嬷用了,弄好赖嬷嬷,他才想起看地上的白晚舟,手刚碰到白晚舟,就被烫得缩了回来。

这哪里还是个人,根本就是个火炉!

阿朗想起从驻府大夫哪里拿回的退热药,房中有现成的药罐,连忙煎出浓浓一碗灌白晚舟喝了。

赖嬷嬷说什么也不让白晚舟再瘫在地上,将床让出一半,命阿朗将白晚舟搬了上来。

阿朗很郁闷,本来只要看一个病号,现在变成两个,还都是重症,不管哪个出了问题,都是他兜不起的,难啊!

这一夜,兵荒马乱。

好容易熬到了天亮,赖嬷嬷一觉过后竟退了热,气色也回了三分,倒是白晚舟睡得昏昏沉沉,高热也退不下去。

阿朗也不敢向南宫丞禀报,只打了毛巾把子不断给白晚舟擦拭额头,擦到日头爬上树梢之时,白晚舟终于醒过来了。

“王妃,您好些没?”阿朗颇感愧疚的问道。

白晚舟烧得头痛,身子上的痛楚也一阵阵的,只张了张嘴,“渴。”

阿朗连忙去倒水,白晚舟见赖嬷嬷还在睡着,便摸了摸腰间,药箱果然应声出现,里面多了退烧药,止疼药,还有几支注射用高效抗生素。

白晚舟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这药箱,是会更新的。

这就意味着,不怕药物用完就没有了。

火速往嘴里塞了几粒退烧药和止疼药,阿朗便回来了。

白晚舟就着水把药咽了下去,便把头偏到里面假寐,不再理会阿朗。

阿朗知道王妃是记恨自己昨夜误会她,也不好意思解释,只挠了挠头,站在床边守着两人。

等赖嬷嬷醒了过来,白晚舟才起身,拿出一根针管,“嬷嬷,我现在要给你打消炎针。”

赖嬷嬷看到那针头,有些怵得慌,但白晚舟昨夜给她治疗后,现在她确实感觉好了许多,便想也没想道,“打吧,随便打。”

白晚舟一笑,不知是不是因为苍白,笑容显得有些凄楚,“也不是随便打的,你把袖子卷起来,得打胳膊。”

给赖嬷嬷打完,白晚舟硬着头皮给自己也打了一针。

阿朗在旁看着白晚舟手起针落,惊得嘴巴都张大了,这是什么古怪医术?

但是看起来,两人确实都比昨夜好了很多……

为表心中的亏欠,阿朗道,“王妃,对不起,大家都误会你了。属下这就去向爷解释清楚,您是在救嬷嬷,不是在害嬷嬷。”

白晚舟摆摆手,“不必。你要是真觉得对不起我,我救赖嬷嬷之事,就帮我保密。”

阿朗愣了愣,“为什么?”

被人冤枉的感觉很好吗?

白晚舟冷冷道,“你家爷对我的偏见不是一天两天,他更愿意相信我是害嬷嬷的人,多解释无益。”

白晚舟的话让阿朗无言以对,因为她说的是事实。

爷是极聪明的,昨夜的事,仔细想想,便有很多疑点,可他并不追查,只凭赵二家的几句话,就狠狠责罚了王妃,可能,只是借此机会给白晚舟一点教训吧。

“那属下送您回轻舟阁休养,爷那头,属下就说您重伤在身,跪了一夜昏迷过去,相信爷不会再为难您。”

白晚舟“嗯”了一声,留下几粒退烧药和止痛药,对赖嬷嬷道,“起热就吃这个,止痛药一天三次,晚上我会来再给你打针。”

赖嬷嬷知自己两脚已从鬼门关拽回来了,对白晚舟感激涕零,“王妃是老奴再造父母,待老奴好了,定拿下半辈子好好报效王妃!”

白晚舟不置可否,前世,在她手下乞命的病人不计其数,事后有送钱的,有送礼的,也有送人情的,她从未收过任何,这也是她的原则之一。

可是这一次,她决定先收下赖嬷嬷的承诺,这个时代,这个世道,不是她凭一身医术就能安然无虞的,多些保障总归不会错。

········
第8章 回去换身像样的衣裳
········
楠儿是个很听话的丫头,白晚舟叫她做好吃的等着,她就真的煮了一锅咸粥一直等着。

白晚舟回来的时候,咸粥已经在吊锅上足足熬了半宿,米粒儿都熬化了,香气扑满了整个轻舟阁,阿朗闻见了,鬼使神差的就跟着白晚舟一起进去了。

楠儿见到白晚舟完好的回来了,开心得不行,看到她身后的阿朗,脸又垮了下来,低声道,“这狗腿子怎么也来了……”

阿朗分明听见了,只装作没听见。

白晚舟不理会他们,烧退了,又累了一宿,此刻她只觉饥肠辘辘,“好香的粥,快给我盛一碗。”

楠儿连忙盛了一碗粥,又捡了一碟自己做的腌菜瓜,既清淡又有味儿,白晚舟吃得很香。

阿朗被粥香勾了魂,也不走了,只直勾勾盯着白晚舟的粥碗吞口水,他一个大男人熬了一夜,此刻比白晚舟还饿。

白晚舟想着昨夜要不是他,恐怕就要在赖嬷嬷的小院里冻成冰溜子了,便对楠儿道,“给朗侍卫也盛一碗吧。”

楠儿不情愿,又不敢忤逆白晚舟,盛了一碗狠狠扔到阿朗面前。

“王妃盛情,属下就不客气了。”阿朗也不管楠儿面色不善,搓搓手端起粥碗站着就喝了,喝完才心满意足的走了。

平白惹楠儿啐道,“饿死鬼投胎吗!平时狐假虎威的欺负我们小姐,现在居然好意思来蹭吃蹭喝!皮也太厚了!”

白晚舟吃饱喝足,身上的痛经就变得敏感,背后和脑门的痛楚都无端端放大了好几倍,又病恹恹的趴到了床上,楠儿这才发现她后脑勺又流血了,惊呼一声,连忙找布条给她包了起来。

不等楠儿包好,白晚舟就昏昏沉沉的又睡了过去,中途醒来,也就是喝水和吃药,一觉断断续续的竟睡到了傍晚,想起赖嬷嬷那边还要打针,挣扎着起来,偷偷给赖嬷嬷打完针,回来又躺下了。

那边厢南宫丞得知赖嬷嬷竟然捡回一条命,十分高兴。

阿朗想趁机告诉他是王妃的功劳,便试探着道,“爷,嬷嬷既然无碍了,要不要给王妃也治一下伤?她伤得重,昨夜又着了凉,听说烧得厉害。”

南宫丞原本有些笑意的脸立刻就沉了下来,“她是活该!让她就这么着,死不了就行。否则有劲儿了又不知该怎么丢人现眼。”

阿朗吓得把后面的话都吞了回去。

白晚舟就这么浑浑噩噩的睡了一天连一夜,直到第二天清早才被一阵吵闹声惊醒。

先是楠儿急急的声音,“赵二婶,里面是王妃的寝房,您不能随便闯……”

话音未落,一个粗壮的身影已经蹿进来。

来人正是赵二家的,只见她面色不逊,也不顾主仆尊卑,竟大摇大摆穿过屏风,直直走到白晚舟床前,连礼都不行,老辣辣道,“王爷唤王妃到长淮阁去一趟。”

白晚舟睡饱了,精神也好了许多,扶着床柱坐了起来,冷冷瞥她一眼,那张脸黑中透黄,毛孔粗大,一看就是常年便秘。

“出去说话。”

淡淡四个字,便叫赵二家的那张黑脸憋红了,出去说话,意思就是你不配站在这里。

赵二家的满肚怨气的退到屏风之外,恨恨道,“王妃,快着些吧,王爷最不喜等人。”

白晚舟挑了挑眉,“我自打进了这门,除了挨他的打,又没跟他打过交道,他喜什么不喜什么,我哪儿知道。”

赵二家被怼得无言以对,闷闷的站在那里不敢再说话。

楠儿看着伤痕累累的白晚舟,不忍替她穿衣,“小姐,您浑身上下都是伤,要不就别去了吧,奴婢去跟王爷启禀您的情况。”

白晚舟冷笑,“我的伤都是拜他所赐,他能不知道我浑身上下都是伤吗?他就是要在这个时候折磨我。给我找件宽松些的衣服就罢了,死不了。”

楠儿咬了咬唇,眼眶又红了。

长淮阁。

南宫丞正端坐在案前看帖,一袭玄色长衫,领口袖口有隐隐约约的六爪龙纹,如墨长发也用白玉龙纹冠束起,通身上下散发着逼人的清贵气质。

赵二家的通报白晚舟到了,他头也没抬,仿佛没听到一般。

足足晾了白晚舟半盏茶的功夫,才抬眸看了白晚舟一眼,见她一身宽袍,衬得像个未成年幼女似的,不由皱了眉头,“回去换身像样的衣裳。”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