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呆萌太子赖上我-呆萌太子赖上我百度云

呆萌太子赖上我

呆萌太子赖上我-呆萌太子赖上我百度云

主角: 白明月, 南曙光

字数: 508,587

状态: 已完结 共 246 章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好看的小说推荐(www.sossw.com)

呆萌太子赖上我简介:明月遇曙光,疑是地上霜? “太子殿下,你别动!” “太子殿下,让我来。” “太子殿下……你这样会挨揍的。” “明月,本宫饿了。” “明月,本宫渴了,” “明月,本宫……没事了,你忙。”

呆萌太子赖上我全文阅读

1

第1章 飞来横祸
“啊!南曙光!你给我住手!”女孩刺耳的尖叫声几乎要穿透了天际。天知道,她现在有多愤怒。家里的木椅被砸成骨折。

而她面前那个身着汉服的男子,脸上似乎写着“我什么也不知道”的表情,让女孩几近崩溃。

事情还要从三天前说起。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白明月和几个朋友一起去植物园游玩。其实就是为了他们的摄影作业罢了。好不容易放天假,本来想着在床上躺他个天昏地暗,结果,却被摄影作业折腾的起了大早,闲逛植物园。

这个时候的植物园里,只有些出来晨练健身遛狗的中老年人,夕阳红的气氛十足,年轻人的朝气与蓬勃呢?全在一个接一个的哈欠里了。

“那大家现在就分开行动吧,中午回到门口集合。”班长不耐烦的揉了揉自己鸟巢一样的头发,睡眼惺忪的样子,仿佛刚刚从床上爬起来一样。

白明月长长的呼了一口气。脖子上挂着沉重的摄像机,脑袋都要提不起来了。不过一想到摄影老师那张严肃的脸,不由得浑身打了一个寒颤。用手扶着摄影机开始在园里转悠。

说出来可能不信,但是飞来横祸这个词用在白明月身上再合适不过了。就在白明月悠哉的走在石子路上时,突然听到自己头顶上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白明月抬起头眯着眼看过去,果然,在树枝一阵乱晃之后,一抹明黄朝自己砸过来。

白明月眼疾脚快,蹭的一下跳到了旁边。

“啊!”一个短促有力的尖叫声伴着砰的一声,地上躺着一个身着汉服的……男人?

白明月还没有从刚刚的恐惧里缓过神来,盯着那个奇怪的人,手不停的安抚着自己的胸口,尽量安定自己的气息。

“看什么看?还不赶紧扶本太子殿下起来!”男人宽大的衣袖一摆,伸出了一只胳膊。俊秀的眉毛蹙在一起,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

白明月看着这张俊俏的脸恍惚了一下。立刻反应过来。“呵,还真把自己当太子殿下了!你知不知道你差点砸到我啊?”白明月本来就满心的怨气难平,又碰到这么个中二病,一下就爆发了。

男人的表情明显僵硬了一下,自己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叶子和土。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炸毛的女孩。露出了鄙夷,或者说是嫌弃的目光。

白明月被他看的发毛。

“汝……竟如此不知廉耻!”男人不瘟不火的冒出了这么一句。

白明月如同遭了晴天霹雳。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说她,而且还是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

白明月的眉头抽搐一般的跳动着。咬牙切齿道:“你……敢不敢再说一遍?”

“本宫说汝不知廉耻,已是口下留情,汝等不跪下求本宫开恩饶你一命,还直呼……啊!”男人的脸突然遭受到了一个暴击,整个人都踉跄一下。

白明月甩了甩拳头。好歹也是练过跆拳道的,这一下没把他牙打掉,也算自己手下留情了!

“本宫是太子!汝……疯了!”男人擦了擦嘴角的血,一脸的不可置信。

“你是太子,我还是皇帝呢!穿个汉服,还真以为自己是太子了,我今天就教教你怎么做人!”白明月说着就又提起拳头,对着男人的脸猛的挥去。

这一下,太子彻底不说话了。

白明月冷哼一声,转身就准备离开。

“这是哪里?”男人一边揉着脸,一边喃喃的说着。

自他从树上掉下来到现在,太子才开始注意到不对劲。这里的人,穿着暴露,而且都很奇怪,大街上,男人竟然可以牵着女人的手。男人都是大逆不道的短发。

这里是皇宫外吗?不,是皇城外吗?

“太子,你不会以为这是你家后花园吧?”白明月冷哼一声。真是奇怪,一大早的就遇上这个二货。

太子没有说话,而是定定的看着白明月,似乎想从白明月身上看出什么来一样。

“看什么看?”白明月别过脸。

太子沉默了许久。

白明月见这个太子不说话,心里突然开始有点害怕。难不成自己真的招惹了精神病吗?可是这脸长的,哪有这么帅的精神病啊?算啦,以防万一,走为上计!

白明月想到这,就欲转身离开。

“本宫饿了。”

“……”

拉面馆里,只有几个学生打扮的人在吃着面。最惹人注目的还是整个店里穿的最壕气四射的太子了。

“所以说,你是穿越了?”白明月若有所思的看着眼前的太子。

根据太子自己说的,他正在游船会的湖上乘船赏景,突然来了亡命之徒,想必是敌国的刺客。情急之下,太子脚滑落入湖中。

当他再次醒来时,就从树上掉下来了。

“穿越是什么?”太子用手托着脸,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白明月。倒还真像个认真求学的孩子。

白明月不由得看的呆了些。

“咳,就是你穿梭了时间。你叫什么名字?”

“本宫乃是南曙光,皇城内外无人不知的曙光太子。”南曙光说到这里时,上扬的嘴角和他那笑弯了的眼睛,都透露着他有多喜欢自己这个头衔。

殊不知,白明月听到这里,脸已经黑的彻底,心都凉了。

“原来……你就是那个无人不知的曙光太子啊。”白明月的气息都几乎颤抖了。

“怎么样?你也知道?”

废话!能不知道嘛?他不就是那个出了名的吃喝嫖赌,祸国殃民的曙光太子嘛!就这个人,在课本上都是反面教材!

这还不是最让人咂舌的。说起曙光太子,还有他那病态的爱好和思想。据说,曙光太子喜食甜食,吃甜糕时,都要奴才跪在地上,双手举着甜糕盘子,等着太子殿下吃够了,才能起身退下。

一日奴才手抖,甜糕盘子摔在了地上。太子着实心疼那盘甜糕。故而逼着那奴才将掉地上的甜糕都吃在肚子里。然后命人将那奴才的肚子划开,捆在一个密不透风的小屋里,从外面往里扔了几十只老鼠。

就是这样一个心思歹毒,处事阴狠的男人,此刻正一副懵懂无知,人畜无害的表情看着自己。白明月只觉得后背发凉。

2

第2章 落水太子
“面来了。”老板娘送来了面。

南曙光瞬间两眼放光,不得不说,这个面的香味扑鼻而来,南曙光早就已经饥肠辘辘了。

“吃吧,筷子总会用吧。”白明月无奈的把筷子递给他。还好筷子是中国上下五千年的文化产物。

可是,南曙光却没有接过筷子,眉毛都纠结在了一起。

白明月挑了挑眉,难道这货真不会用筷子?不应该啊。

白明月打量了一眼南曙光,瞬间就明白了问题所在。

“南曙光,这不是你的皇宫,没有金银碗筷。”白明月耐着性子开导他。

南曙光还是不为所动。

“太子殿下,吃饭吧,您要是饿坏了身体,可就再也回不去皇宫了。”白明月说道最后还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南曙光挑了挑眉。“本宫也这么觉得。”

白明月:“……”

南曙光接过筷子,大口的吃着碗里的面。“这面怎么这么好吃?”南曙光说话都说不清楚了,只顾着吃碗里的面。

白明月不禁心里暗笑。这面当然好吃了,南曙光虽说是太子殿下,说到底也是个古代人,当然没吃过这么有味道的东西啦。

“汝要是能助本宫回宫。”南曙光嘴里还嚼着面,话说不全,又端起碗喝了口汤。“本宫封你做女官!一品女官!”

突然被南曙光这么信任,白明月突然还有点感动。不过转念一想,白明月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她才不要做什么女官呢。

“我不做女官。”白明月饶有兴致的看着南曙光。

“那本宫赏你黄金!”南曙光信誓旦旦的说着。

白明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曙光太子,黄金呢?”

南曙光把手伸进怀里,又摸了摸腰间。早就已经空空如也。他的钱袋因为落水,早就被水冲跑了。

南曙光低头看了看自己,现在全身上下,没有一样拿的出手的东西了。只有腰间的那块烫着金字的玉佩。

南曙光咬了咬牙,一把把玉佩扯了下来。

“汝先收着,待本宫重返皇宫,本宫封你做侧妃就是了。”南曙光一脸委屈的说着。在南曙光看来,女人不要做官,不要黄金,那也无非就是想嫁给他这个太子殿下了。毕竟白明月于他有恩。他也不是知恩不报之徒。

这下轮到白明月傻眼了。

什么?这就要做侧妃了?不过,看南曙光这个样子,好像还委屈他了?拜托了,这个二货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呢?

“谁说要做侧妃啦?”白明月翻了个大白眼。

南曙光挑了挑眉。“那汝要干嘛?”

“把你的玉佩收回去吧。”白明月摆了摆手。

看太子殿下的那个样子,这个玉佩对他还挺有意义的。白明月也不是那种为了钱什么都做的人。不过,南曙光作为太子,身上肯定有值钱的东西。随便找一个出来,也够白明月挥霍一段时日了,看来这顿饭也没白请。

“太子殿下,你身上没有别的了吗?比如金手镯,银配饰之类的。”白明月眼睛里都冒着星星。

南曙光收回了玉佩。

南曙光伸出手,果然自己的胳膊上还挂着他不知道哪个皇叔送他的手镯。

南曙光拿下了手镯放在了桌子上。

白明月拿过那个手镯,就更坚信眼前的这个绝对就是曙光太子。这出手也太壕气了。随随便便就是一个大金镯啊。

见好就收,差不多就得了。

白明月将手镯放进自己的书包里。“曙光太子,这个就当做我请你吃面的回报了。你能不能回皇宫我也不知道了,可能你再跳次河就回去了吧。我就先走了。”

白明月说完就背着书包跑了。

眼看快中午了,也该去和班长他们汇合了。

至于那个曙光太子,应该不会有事的吧?再说了,这关白明月什么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才是王道。

“班长呢?怎么还没人来啊?”白明月已经在烈日下面站了许久了。不比清晨的温暖和煦,现在的太阳凶的很。

这时,三三两两的几个人在一起嘀咕着什么,还匆匆忙忙的往植物园里面走去。

“那边好像有人跳河了。快去看看。”

“跳河?怎么想不开了?”

“长的还挺好看的,帅哥哦!”

“失恋了?”

白明月听着她们这么说,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那个曙光太子。不是吧……

白明月来不及多想,快步的往植物园中间的那个湖跑过去。

那里果然围了好多人。还有班长他们。

“班长,这是怎么了?”白明月跑的上气不接下气。

“你自己看吧。”班长说着就往旁边挪了挪。这一下白明月彻底看清了眼前的一幕。

果然是曙光太子。南曙光坐在那里,不停的咳嗽。全身上下都湿淋淋的,墨色的长发紧贴在身上,还有几丝贴在了他的脸上。头发上的水顺着脸滑落。因为剧烈的咳嗽,惨白的脸上泛着不正常的红晕。

围观群众里还有些妙龄少女叽叽喳喳的调笑些什么。

到底要不要管啊?他还真跳水啦!就这脑子,活不过三天吧。白明月呆呆的站在那里,脑子里疯狂的走弹幕。

表面波澜不惊,内心波涛汹涌啊。

南曙光擦了擦头上的水,嗓子咳的难受,揉了揉眼睛,朦胧之间,一眼就看见了白明月。

“明月。”

白明月听到这一声,猛的回过神来。看来这下不想管也得管了。

白明月看着坐在地上的曙光太子,那粉里透红的脸蛋,那挂着晶莹若泪的眼睛,那委屈呆萌的神情。白明月觉得如果这个时候转身走了,绝对的人神共愤啊。

就这样,众目睽睽之下,白明月朝着南曙光走了过去。

“唉,算我倒霉。”

“明月,汝欺本宫。”

“谁欺你了,总会有办法的。”

“明月,不许离开本宫。”

“……”

3

第3章 汝会一直陪在我身边
“我不住宿舍了。”白明月收拾着自己的行李箱。在宿舍里公布着这个消息。

原因很简单,因为要照顾那个曙光太子啊。所以,当天白明月就收拾好了行李箱,准备出去住。至于租房的费用嘛,学校附近的房子都不贵。羊毛出自羊身上,曙光太子的金手镯也值几个钱,再凑一点,足够了。

不过,找房子也是要时间的。眼下只能带着曙光太子先住酒店了。

不得不说,带着一个身着汉服,浑身湿透的男人满街走,真的是有够难为情了。

倒是南曙光,一路上也没什么话,听话的跟着白明月。

白明月领了房卡,一进门就瘫在了沙发上,“累死我了。”

南曙光皱了皱眉。“说什么呢?呸呸呸,汝可不能死,汝死了,本宫怎么办?”

白明月听的一愣,才想起来,古时候大家对‘死’这个字可是避讳的很。

“好吧,既然已经这样了,我就给你讲讲在这个世界的事情吧。”白明月拧开了一瓶矿泉水咕咚一声喝了一口。

南曙光只是皱着眉,毕竟一路走过来,南曙光就已经发现,这个世界的人和他生活的地方不能一概而论了。

“首先呢,现在这个年代是距离你们那个年代至少2000年的地方。很多都不一样了……”白明月稀里糊涂的说了一大堆。虽然知道以南曙光的认知范围内肯定多少理解不了,但白明月还是粗略的讲了一些。

南曙光也是听的稀里糊涂。不过一些稍微简单点的,例如没有人会见到他下跪了,也没有人知道他是太子了。

当白明月讲完的时候,她手里的那瓶矿泉水也喝的见底了。

“咳咳,先说这些,以后慢慢来。”白明月深深的呼吸一口气。

南曙光也打了一个哈欠。“明月,汝……你会一直陪在本太子身边的吧。”南曙光突然很认真,很正经的看着白明月。好像真的在寻求一个答案。

白明月不是一个会轻易许诺别人的人。哪怕只是很小的事,白明月也知道,没有把握就不轻易承诺。免得给人希望,又给人绝望。何况,是这种事情。

“我……”白明月想不出来该怎么回答,可是,对于南曙光来说,这个未知的世界里,只有白明月一个人可以给他安全感,只有白明月知道他是曙光太子,或许,也只有白明月有可能帮他回家。

“总之,你先跟着我好了。”白明月无奈的叹了口气。说到底,她还是无法承诺别人什么。

南曙光却突然笑了起来。“如此甚好,不可违约。”

“……”白明月更是满脸黑线,谁跟他约定了?约定什么了?

“好啦好啦,你去洗个澡,我带你出去买衣服。”

白明月说着就把南曙光领到了浴室门口。然后在南曙光目瞪口呆的状态完成了开闸放水的神操作。

“看懂了吗?就是这样,向左是冷水,向右是热水。”白明月像在教小孩子一样,反复重复动作,语气都轻柔多了。

可南曙光却……眼神飘忽不定,嘴角带笑。

顺着他的目光看过来,白明月几乎原地爆炸。“南曙光!”说完立刻用手挡住了胸口。

为了帮南曙光调水,却被水洒湿了衣服,白色的衬衫遇到水,那若隐若现的粉色小可爱,天呐,一定是南曙光之前的表现太像幼稚园的小孩子了,才会让白明月忘了,他是个成年男人了。还是花天酒地的好色之徒。

“明月姑娘,本宫可是正经太子。”南曙光调笑。

“哼!又不是你逛青楼的时候了!”白明月怒气冲冲的回怼着他。

南曙光突然一愣,随后也反应了过来。“没想到我的威名流传千古啊。”

“威名个屁!你那是遗臭万年好不好?”白明月一个大白眼翻过去。

“一定是那个混账史官,什么都敢记,算准了本宫不能将他斩首。”南曙光一脸的悔不当初。接着道:“素闻一琴女技法高超,本太子是去听琴的。何来的逛青楼?”

“这不还得问太子殿下你自己吗?”白明月一甩头,别过脸。

“说了你也不信,待本宫回去了,一定把那史官的爪子剁了喂狗!”南曙光这一句话,可是把白明月听出了一身汗。

要是别人说说也就算了,可是眼前的曙光太子,可是真干的出来这种事。看来法制教育不能少啊。

“我信,我信行了吧。先洗澡吧。”白明月说完又教给了南曙光沐浴露和洗发水的用法。教完就准备走出浴室了,却被南曙光一把拉住。

“明月,留下伺候本宫吧。”南曙光用十分平常的语气说出了这十分不寻常的话。要不是白明月不停的告诫自己,南曙光是两千年前的智障儿童,恐怕现在南曙光已经不能完好的站在这里了。

“曙光太子,在这里,只能自己洗澡。”白明月这句话说的斩钉截铁。

南曙光满脸的不乐意。“那给本宫更衣呢?”

“不行!”

南曙光见白明月态度坚决,虽然不是很能理解为什么原来自己的小侍妾们争先恐后做的事,竟然会被拒绝。但想想还是决定算了。

因为,南曙光已经能感觉到白明月明媚的笑容下那已经攥起的拳头。

“慢,本宫自己来。”南曙光说着就识相的自己把浴室门关上了。

听见里面哗哗的流水声,白明月才重新回到沙发上。

从自己的行李箱里找出了一套男孩子的衣服。这是白明月之前买给前男友的。可惜前男友没能穿上。没想到这次派上用场了。

“曙光太子,好没好啊?”白明月实在等的不耐烦了,都一个多小时了。

“催什么催。”南曙光没好气的说着。

突然,浴室门被打开了。

白明月抬头看过去,白明月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陡然觉得,如果可以陪这个男人呆一辈子,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是不是被本太子迷住了?”南曙光撩了撩他湿哒哒的长发。

白明月揉了揉鼻尖,“切,这是衣服,你先穿着。”白明月把手里的衣服扔在了南曙光的身上。

一定是古代人没有电子设备,蓝光辐射,饮食规律又健康,才会把太子殿下养的这么好。一直以为古人都是没进化完全的人类,没想到书上说的肤若凝脂真不是夸大其词。

4

第4章 谋杀?
如果没有猜错,现在的太子殿下,应该是没有内裤的。

白明月不禁轻轻的咳嗽了两声。赶紧把自己脑子里那些奇奇怪怪的想法甩掉。

长的帅气的人真的穿什么都一样好看。南曙光穿着皇袍时就一副娇贵的太子模样,穿着运动黑短袖也不失大家之气。

白明月忍不住走上前,伸手摸了摸南曙光几乎及腰的长发。“你这头发……”

“我不剪!”南曙光说着就拍开了白明月的手。

白明月一愣,揉了揉被拍痛的手背。“凶什么嘛!”

南曙光俨然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不剪!”

白明月想说点什么,可是张了张嘴还是把即将溢出嘴边的话咽了回去。毕竟南曙光是活在2000年前的人,就算他再怎么胡闹,也终究是封建社会下长大的孩子。根深蒂固的思想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变的。

“不剪就算啦,过来我给你吹干。”白明月拉着南曙光坐在椅子上

“吹干?”南曙光睁大了眼睛。

当呼呼的吹风机响起的时候,南曙光噌的一下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这是什么?你要谋害本宫!”南曙光跳到了离白明月八丈远的地方。

“你是不是有被迫害妄想症啊?我谋害你干嘛?”白明月哭笑不得的举着还在呼呼作响的吹风机。

“本宫怎么知道?你可能想用本宫威胁父皇!还是谁派你来的?”南曙光倒是说的一本正经,好像真的有人要谋害他一样。

白明月关掉了吹风机的开关。“太子殿下,这可是21世纪,没人会谋害你的。”白明月突然有点心疼这个太子殿下。

明明贵为一国太子,每天却都身处危险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暗杀,被投毒,历史上不知道有多少皇亲国戚,王权富贵,都是因为这些因素而丧命。

南曙光听白明月这样说,才慢慢平复了心情,不过还是有些忌惮的看着吹风机。

“这是用这个时代的技术做出来的用品,用这个会让你的头发很快就干的。”白明月尽量用太子殿下能听懂的语言来解释这个东西。

说实话,白明月自己都不知道这些高科技产品的原理究竟是什么。

南曙光抿着嘴重新回到了座位上。“本太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也得陪葬!”南曙光只能用干涩的威胁来支撑自己对未知世界的恐惧。

就像把一个小孩子突然从父母身边抱走,抱到了一个他完全不知道的地方。什么都是那么的陌生。

南曙光真的是在强行忍耐自己想要逃走的动作,任凭那个奇怪的东西在自己的头顶呼呼乱响。

白明月也怕南曙光乱动,所以只好用一只手按着他。

不过这一下,在南曙光看来,倒像是在安慰。

白明月哪里会挽什么发髻,没了办法只能把头发梳成的高马尾,给太子殿下留了两撮鬓角。

“连发髻都不会挽,在我们那连奴婢都做不了。”南曙光甩了甩马尾辫。细长的手指随意绕着长长的鬓角。

“南曙光,我劝你最好对我客气点,不然你这辈子都回不去了!”白明月挥了挥拳头。难怪古时没人喜欢曙光太子,就他这个白眼狼,谁会真心对他好啊。

给他梳头发就不错了,竟然还挖苦我连奴婢都不如。不识好人心的二货!

“这露的也太多了。啧……”南曙光将白明月的话视做空气一样,自己低着头扯着身上的短袖和短裤。一脸的纠结。

“入乡随俗,夏天穿那么多,你不热么?”

南曙光愣了一下,“我们那的夏天也不会这么热。何况我们有冰桶,吩咐奴婢在一旁扇着,别提多舒服了。”南曙光又露出了那种洋洋得意的笑容。

白明月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其实南曙光无形之间说出了一种环境问题。现代社会的温度比古代高很多。看来全球变暖这个事情真的很严重啊。

同时,白明月也意识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南曙光是曙光太子的事情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不然,等待这个曙光太子的,可能是无法想象的痛苦,也许会把他关起来,问他那些连太子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也许会用太子做各种实验。

“对了,南曙光,以后别在外人面前说自己是太子了。”白明月一本正经的说道。目光严峻的样子,让南曙光也正经了起来。

“……好吧。”南曙光没有问为什么,因为他自己也隐隐的感觉到不对劲,这个世界对他来说,太过于陌生了。不暴露自己的身份也是对自己好。

“走吧,去买衣服。”

出租车上。

“哇……”南曙光把头伸向车窗外,感受着属于这个世界的风。风吹起他的长发,飘逸又灵动,如同泼墨一般。

“本太子要把这个买下来做龙辇!”

白明月用手拍了一下额头。她怎么忘了这个太子不长脑子的。刚刚还沉浸在曙光太子的美貌里,现在只觉得头痛。

其实,南曙光不说话的时候,真的很惹人喜欢。

白明月一把将南曙光拉了回来。“坐车的时候头不可以伸出去。”

“明月,买下来好不好?”南曙光眼冒金光的看着白明月。

“这个不能买,这个车是坐一次给一次钱的。”白明月小声的说着。眼光偷偷瞄了瞄坐在前面的司机师傅。

果然,司机师傅脸上扬起了一抹……笑容。

“那怎么了,没有金子买不来的。”南曙光倒是理所应当。

白明月索性不给他讲理了,说了他也不懂。

“哪里来的金子?嗯?我的太子殿下?”白明月对着南曙光故作无辜的眨眼睛。

这一下南曙光被咽到了。确实,他现在还哪里是那个要什么有什么的太子殿下了。不免有一点失落。

见南曙光那失望的表情,白明月还有点心疼。可是又找不到可以安慰到他的话。

5

第5章 全都要了
商场到了,南曙光站在商场入口处,看着这里琳琅满目的店铺,恍如做梦一样的感觉。

这里,全都是南曙光不曾见过的东西,

“跟着我,不许乱跑。”白明月拉着太子殿下的手。就像妈妈拉着孩子怕孩子走丢一样。

南曙光感受到手被一只软软的凉凉的手握住了,不由得低头看了一眼白明月。手也不自觉的反握住了白明月的。

走在商场里,凡是路过这两位的女孩子,都会频频回头看过来,嘴里还悄声的说着什么。一看她们脸上那娇羞的笑容,白明月就知道她们都打着什么样的小算盘。

不知怎么的,白明月很不喜欢她们的那些眼神,手里也不自觉的用力。

“哎哎哎,疼。”南曙光疼的龇牙咧嘴。

白明月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反应过度了。

两个人走进了一家男装店。

购物是不是人的本能啊?怎么感觉南曙光在挑衣服的时候,完全不输给现代人啊。

“这件,这件,还有这件。”南曙光随意挑着衣服。

“你怎么不试一试?”白明月拉了拉南曙光的衣角。

南曙光挑了挑眉毛。“这怎么试的过来?”

白明月:“嗯?”

就在这时,一个女销售员一脸谄媚的走了过来。“帅哥,喜欢的可以试哦。”

南曙光大手一挥。“不试了,除了本……我刚才拿的那几件,剩下的都要了。”

女销售员一愣。

白明月眼疾手快,一把将南曙光拉在了身后。“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他这儿有点问题。”白明月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对着销售员挤眉弄眼。

然后在销售员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拽着南曙光逃也般的跑出了男装店。

“明月,怎么了?”南曙光是真的不明白到底怎么了。

白明月真的被这个智障折服了。

“你说怎么了?你是不是忘了你在21世纪了?”

“本宫怎么知道你那么穷,连衣服都买不起。”南曙光这时候还不忘数落白明月一番。

白明月握紧了拳头。“南曙光!”

“哎,明月,你看!”南曙光不顾怒火中烧的白明月,拉着白明月的手,指着另一个方向。

白明月一转头,也瞬间火气降了不少。

那是一间古装店。

“只能选一套。”白明月提前警告了南曙光。

一进门,南曙光就在一套金光闪闪富丽堂皇的汉服前停下了。眼神有些复杂,南曙光伸手摸了摸这件衣服。

“喜欢这件?”白明月轻声问道。以为南曙光是怀念太子殿下的生活了。

南曙光摇了摇头。反而指了指旁边的一件。那是一件蓝白相间的素色衣衫,不过细节做的十分不错,袖口和领口都嵌了银边,绣着精致的纹样。

“怎么会喜欢这种呢?”白明月问着。

“我娘喜欢我穿的清素一些。”提起他娘,南曙光的眼神都柔和多了。

“那就是皇后咯。”

“不是。”南曙光的眼神又落寞了一分。

白明月呆呆的看着南曙光,感觉自己好像提到了不该提的事情。

一身素色的南曙光似乎多了一分温柔,少了一分孤傲。又配了一把折扇,倒也算是个风流雅士。可谓色若春晓,清雅出尘。

“怎么样?”南曙光对着镜子转了一圈。

一边的销售小姐姐早就两眼放光的过来了。“帅哥,你穿这个真的很合适啊。”

南曙光听了这话更是神气了。“是吗?”这很明显就是想让人家再多夸他几句嘛。

销售小姐姐也十分上道。“帅哥你貌若潘安,这身衣服配你,也是锦上添花啊。”

听到这里,白明月不由得在心里给这个销售姐姐鼓掌,不愧是古装店的销售啊,这文化水平就是不一样。

谁成想南曙光却有点不高兴了。“潘安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个侍郎。我……”

“曙光,喜欢的话就这件吧。”白明月赶紧打住了南曙光,再说下去,就不知道能说出什么了。

南曙光也识相的闭了嘴。

两人走出了古装店。南曙光执意要穿着这身古装,所以就索性穿了出来。

“明月,你刚刚叫我曙光。”南曙光讨好一般的看着白明月。这眼神,这神情,让白明月以为自己看见了一个摇着小尾巴的萌犬。

“怎么了?”

“没事,喜欢。”南曙光又拉起白明月的手。

“对了,你认识潘安?”白明月还是抑制不住好奇心。

南曙光撇了撇嘴。“不就是潘安仁嘛。一个侍郎罢了。本太子的陪读。还抢我的容姬。”

“容姬?”

“嗯。”

深宫大院里。几个7,8岁的孩童一起玩耍。

“小容,我带了甜糕!”穿着明黄衣服的小太子兴高采烈的捧着甜糕。

“我牙疼。”小容姬有些为难。

“昨日就知道了,这是镇痛的药块,含一会就好了。”小潘安打开了手里的小药盒。

次日。

“小容,你来看。我把吓你的老鼠抓了。”小太子身上脏兮兮的,身后的奴才手里拿着一个盒子。

奴才把盒子打开,里面是已经血肉模糊的看不出是什么的老鼠。

“啊!”小容姬跑了。

后日。

“我喜欢小兔子。”小容姬说。

小潘安下午就揣了一只毛茸茸的小白兔偷偷跑进宫里,递给了小容姬。小白兔红宝石一样的眼睛转来转去,可爱极了。

小太子手里提了一个小盒子。“小容,你喜欢的兔子来啦。”

盒子一打开,里面是一盘油亮亮的爆炒兔肉。

小容姬当场就哭了。谁哄也不好使。

白明月不禁满脸黑线。看来太子脑子不太好是天生的啊。

这太子,注孤生啊!

“明月,你说是兔肉不够好吃吗?”南曙光噘着嘴,满是不解。

“啊?”

“一定是这样的,本宫赐了那厨子一百大板。让他涨涨记性。”

白明月已经无语了。看来曙光太子的传闻都是真的了。

6

第6章 都留给你的容姬
“明月,你给我买这么短的裤子干什么?”南曙光手里提着一个平角内裤在白明月面前晃来晃去。

白明月咬了咬牙,一把抢过了那个内裤。“回去你就知道了!”

南曙光转了转眼睛,打开折扇,半掩着清秀面容下的猥琐笑容。“明月,这难道是你们这的什么新玩法吗?”

“南曙光!你脑子里都是什么啊?”白明月涨红了脸。眼睛不由得轻轻瞟了一眼那个不该看的地方。毕竟,太子殿下现在可是真空出街的。

“怎么?明月也想试试本宫的厉害?”南曙光的话越来越不正经了。看着眼前的少女紧咬嘴唇,面色桃红的娇俏模样,心里油然生出一种成就感。

可是,就在下一秒,南曙光只感觉自己的胳膊猛的被一股强劲向下拉去,身体不由自主的弓起来。

只见白明月一个提膝,生猛的撞在太子的小腹上。白明月伏在南曙光的耳边咬牙切齿道:“太子殿下,你还是先试试我的厉害吧。”

南曙光张着嘴,已然发不出声音。先是点了点头,随后又频频摇头。

白明月放开了手,南曙光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扶着膝盖。“明……月。”

“嗯?”白明月动了动手腕。

“没事,本宫受得住。”南曙光摆了摆手,艰难的站了起来。

在商场里逛了一圈,天都快黑了。

“明月,本宫饿了。”南曙光的眼睛一直盯着前面那家甜品店。

新鲜的蛋糕刚刚出炉,甜甜的味道离着很远都闻得到,怪不得南曙光已经走不动路了。

明月带着南曙光走了过去。明月只希望南曙光不要说出那种全部都要的话了。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

白明月跟在后面一脸的无奈。果然啊,根本拦不住。这里的甜品蛋糕都是曙光太子没见过的新奇玩意,他才不会放过机会呢。

白明月就这样手里拎了两个大袋子的甜品。整个人都被一股甜滋滋的味道包围着。

“明月,让我吃一个嘛。”南曙光说着就从袋子里随手拿了一个。正好是一个巧克力甜甜圈,上面还有棉花糖的那种。

“哇,明月。”南曙光嘴里嚼着棉花糖,一脸的不可置信。这个表情对于白明月来说,已经司空见惯了。这一整天,南曙光几乎都是这个表情。

“等本宫回去了,也要让容姬尝尝。”都说这个曙光太子怎么怎么薄情,怎么怎么恶毒,其实也还可以嘛。吃到好吃的还知道带回去给容姬呢。

白明月想到这里,心里有那么一点不自在。“好,都给你的容姬。”白明月白了他一眼,把手里的甜品袋子一股脑的都塞给了南曙光。

南曙光抱着香气四溢的甜品袋子,愣了愣,随即好像想到什么开心的事一样,咯咯地笑了起来。

“我的容姬?我的,哈哈……”南曙光又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

回酒店的路上。

“太子,你慢点吃,你不吃晚饭了吗?”白明月发现南曙光已经吃光了一袋子甜品了。他一点也不觉得甜腻吗?现在嘴里还叼着一块马卡龙呢。

“好吃是好吃,就是有点太甜了。本宫想吃点辣的。”南曙光说着还吧唧吧唧嘴。

“会拉肚子的。不行。”

“拉肚子?是什么意思?”南曙光嘴里不知道又叼了一块蛋挞。

“就是你会……”白明月不知道该怎么跟太子殿下说,难不成要直接说拉粑粑吗?太羞耻了。白明月再一抬头,南曙光已经不见了。

“南曙光!”白明月大喊着。这个曙光太子也太不让人省心了。

就是下一秒,白明月就知道南曙光在哪了。

“小二,给我来壶酒,再来盘牛肉,要辣的。”南曙光坐在一个烧烤店外面的板凳上。一身素色古装的他,总是让人以为他是汉服爱好者。

服务生也没多想,主动迎合上去。“好嘞,这位爷。”

白明月捂住了眼睛。“哎呀妈呀。”

“明月,快过来。”南曙光冲白明月招手。

“你还真是到哪里都吃的开。”白明月说着就坐到了南曙光旁边。压低了声音。“曙光太子,以后这种地方要少来。”

南曙光皱了皱眉毛。“这怎么了?本宫在我们也有这种店坊,本宫最喜欢那家店的酒酱牛肉。肉里都带着酒香。”

白明月挑了挑眉,“我还以为你只吃宫廷菜呢。”

“你也太瞧不起本宫了吧。”南曙光得意洋洋的笑着。

没一会,服务生就端上来了一盘爆炒牛肉,看着上面红彤彤的辣椒碎,白明月都条件反射的觉得的舌头疼。还端上来了两大杯扎啤。

“这是什么?”南曙光鄙夷的看着那杯扎啤。“这是什么颜色?”

“这叫啤酒。”白明月解释。

南曙光试探的端起这杯扎啤,看了眼白明月。

白明月点了点头,抬了抬下巴,示意他可以喝。

南曙光这才一仰头喝了一口。“噗!啊哈……呸!”南曙光将刚刚喝的那一口几乎尽数吐了出来,惹的周围的食客都纷纷朝这边看。

“明月,你骗我,这根本就是……马尿!”南曙光愁眉苦脸道,好像喝什么毒药一样,五官都纠结在了一起。惹的白明月差点就忍不住将嘴里的牛肉喷出来。

“怎么?太子殿下还喝过马尿?”白明月说完就笑的肚子痛。

“你……本宫没有!”南曙光恼羞成怒的样子也是可爱极了。

“哈哈,好啦,知道没有。”白明月安抚着南曙光。“这个喝不惯,那给你换一种。”白明月说着就对服务生招了招手,低语了两句,服务生就离开了。

随后服务生就拿来了一个坛子,还真像古时装酒的坛子。拿了两个碗,分别倒了一碗白酒。这可是纯粮酿造低度白酒。这酒应该放在热水里温着,这样喝才够劲。不过现在是夏夜,南曙光又吃了一堆奶酪蛋糕。怕他受不住。所以就省去了温酒。

南曙光端着碗放在鼻子下嗅了嗅,瞬间得意了起来。“明月,这个可难不倒我。本太子喝这个可是千杯不醉。”南曙光说着就端起碗来了一口。

“哈,爽!”南曙光眼里都放光了。奈何……

7

第7章 本宫要你和我一起死
“咳咳……明月……这酒有毒……”南曙光一阵剧烈的咳嗽,还真像中毒了般,满脸通红,神色痛苦。

南曙光只觉得肠子里,胃里都如火烧一般,“明月,此地不可久留……快跑……”南曙光眉头紧锁。一只手捂着肚子,一只手紧紧的抓着白明月的手腕。

白明月神色一怔,许是没想到南曙光临“死”之前,竟然还想着让白明月逃跑。

“噗嗤……哈哈,太子,你戏也太多了吧。”白明月拍桌狂笑。看南曙光那奇怪的脑回路和过硬的演技,白明月真是忍不住了,原来这个曙光太子还是个戏精。

南曙光没明白明月的意思。眨了眨眼睛,随后又是神色痛苦,“明月,本太子要是薨落了,你能不能帮我完成一个心愿?”说罢,就眼含泪花的看着白明月,那软萌可欺的小表情,简直让人拒绝不得。

白明月强忍住自己的笑意。“有什么遗言赶紧说吧,说了好上路。”

南曙光吸了吸鼻子。“你嫁给本宫。”

南曙光的两个眼睛紧紧的盯着白明月,一本正经的深情,让白明月有些离不开视线。

这也太突然了。突然就……求婚了吗?

“我……”

“答应我。”南曙光再次说着,好像在急切的渴望肯定。

“太子,你喜欢……我吗?”白明月有些不敢相信,明明才相处了一天啊,可是临“死”前,竟然说出这种话。

白明月等待着答案。

“因为明月姑娘美若天仙。”

“因为我对明月一见钟情。”

“明月姑娘救我一命,本宫愿以身相许。”

“我们上一世就有姻缘,注定要做七世怨侣。”

白明月在脑子里翻云覆雨的想了各种答案。甚至还回忆自己这一天里的哪个一个瞬间迷倒了太子殿下。白明月期待的看着南曙光。

只见南曙光薄唇轻启,“本宫想要你和本宫一起死。”

要不是南曙光还是满脸温柔,语气轻缓,恐怕白明月早就一拳下去了。

“你……好好说话。”白明月咬了咬牙,在桌底紧握着拳头,蓄势待发。

“明月,你于我有恩,我要你做我的太子妃,这样等我入了棺,你就能和我一起入墓,死后你也能跟着本太子吃香的喝辣的。”南曙光说完还一副等待夸奖的样子。

白明月一拳砸在南曙光的腹部,“你脑子里进屎了吗?谁要和你一起入墓啊?再说了,现在到底是谁跟着谁吃香的喝辣的啊?你心里没点数吗?”

白明月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南曙光就听懂了一句,脑子里进屎了。

“明月……你怎么又打我?”南曙光吃痛的捂着肚子,这感觉,比中毒了都难受。

白明月深吸一口气。“在我们这里,人是不能活埋的,这是犯罪。更没有结阴婚这一说。”白明月有些心疼自己。感觉和谐社会救了自己,差点就要被活埋的节奏啊!

“那……本宫是不是就要永远见不到你了?”南曙光有些失落。

白明月摆了摆手,“放心吧,你死不了。”嫌弃两个字仿佛已经写在了脸上。

南曙光不解。

“这就是普通的酒。”白明月也不明白,不过就是普通的白酒,就算喝了会觉得辛辣一些。怎么南曙光就要死要活的。

“真的吗?这酒也太烈了些。倒像是明月的性子。”南曙光说着又给自己倒了一碗。

白明月连忙拦住。“哎,难受还喝?”

南曙光摇了摇头,“本宫可是男子,越烈的酒越想尝出滋味。不然岂不是太无趣。”南曙光说着又端起酒碗,咕咚咕咚一饮而尽。

“啊……明月,要死了……”南曙光又捂着肚子趴在桌子上呻吟。

“喂,你振作一点,别喝醉了。我可背不动你。”白明月推了推瘫在桌子上的南曙光。

南曙光突然猛的坐了起来。“本宫怎么可能醉?青莲兄说过,‘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我怎么能对明月你空着酒杯呢?”南曙光说着就又拿起坛子给自己倒了满满的一杯。

然后举起坛子递到了嘴边。

“哎……”白明月想伸手拦,却已经晚了。

周围几桌的食客纷纷朝这边竖起了大拇指。

“啊……明月……”南曙光趴在桌子上抓着白明月的手腕。“明月……好难受……啊……爽。”南曙光已经意识恍惚了。嘴里时不时的低吟。

什么千杯不醉,这不就是一杯倒吗?

“不过青莲兄是谁啊?”白明月怼了怼意识低迷的南曙光。

“太白啊,李太白啊!”南曙光两只手撑着桌子,眼神飘忽。

白明月大吃一惊,原来是李白啊!差点忘了李白就是青莲居士。“曙光,没想到你还认识诗仙李白啊?”

南曙光一手支着脑袋,一手拿着酒坛。“诗仙?哼!我看叫他酒鬼正好。”

“酒鬼?要我说那也是酒仙啊。‘烹牛宰羊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南曙光愣了一下,突然哈哈大笑。“三百杯?这小子还真会抬举自己。哈哈……”南曙光笑的手舞足蹈,白明月忍不住想扶他一把,真怕他摔倒桌子下面去。

南曙光打了一个酒嗝,“太白兄自诩酒中仙,其实他才是三杯倒,迷迷糊糊的还以为自己当真喝了三百杯,哈哈哈哈……”南曙光吐槽起李白来还真是不留遗力。

“怎么可能呢?”白明月自顾自的嘀咕了一句,不成想,南曙光也听的一清二楚。

“怎么不可能?他啊,酒鬼一个,还偏不胜酒力,一喝就醉,倒也是有趣,哈哈……”南曙光说的尽兴就又举起坛子来了一口。

面部一阵纠结,随后又舒展开来。“也不知道他和那个许小姐怎么样了?”

“许小姐?”

“好像是什么宰相的女儿,太白运气倒是好,有我曙光太子做朋友,还有宰相女儿做媳妇,哈哈……”南曙光就这样一直笑,笑的累了,就喝酒,喝的尽兴了,就接着笑。

“太子……好像个傻子……”白明月无奈又有趣的看着南曙光。如果南曙光知道他嘴里的那个酒鬼,如今已经成了千年佳话,不知道又该怎么吐槽了。

8

第8章 我不要一个人
“明月,带我回家。”南曙光瘫倒在桌子上,嘴里一直念着这句。

白明月看着南曙光不省人事的样子,头都快炸了。

“喂,还能自己走吗?”白明月戳了戳南曙光。

南曙光听了以后,好像突然清醒了一样,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白明月。慢慢的眼眶开始泛红,眼含清泉,“我不要……自己一个人。”

白明月看着南曙光这个样子,竟然有点慌了,都说男子汉大丈夫,有泪不轻弹,怎么这个太子动不动就哭啊。“不是的,我和你一起的。我们一起回,起来吧。”

南曙光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自觉的伸出了一条胳膊,重重的压在了白明月的后颈处。整个人的中心似乎都压在那条手臂上。

白明月只觉得自己的身上仿佛压了一个千斤大鼎一样。“曙光,你好重啊!”白明月忍不住大声怒吼着。

也许是南曙光听明白了,白明月觉得她身上的压力好像少了一些。

到了酒店的时候,白明月都要累趴了。

“明月,本宫要如厕。”南曙光嘟囔着,手竟然就开始朝着裤子下手了。

白明月一个箭步扑过去,按住了南曙光的手。“别动了。跟我来。”白明月将南曙光从床上拽到了洗手间。

“就是这里了。”白明月指了指马桶,这个其实白天就有告诉过南曙光,只不过他现在酩酊大醉,真怕他做出什么奇葩事。

可是,南曙光在里面久久不出来,白明月有些奇怪。敲了敲门,也没有人应。推门进去,却发现,南曙光已经倒在马桶边睡着了。

“啊……”白明月要哭了。

好不容易才把他挪到了床上。南曙光却一把将白明月压在了身下。

“我的天,太子要酒后乱性了?”

“怎么办?我要不要推开他?毕竟他这么帅,还是太子。”

“我要不要配合他一下?”

白明月在心里各种脑补画面。甚至在开始想自己今天穿的内衣够不够性感。

“嗝……”太子殿下皱了皱眉头。“滚吧。”南曙光冷冷的吐出这两个字。

“what?”白明月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拜托,自己不说国色天香吧,但好歹也是当过班花的人,多少还是有点姿色的,这是怎么个情况啊?

“怎么?这么想爬上本宫的床吗?”南曙光眯了眯眼睛,嘴角牵起一抹嘲讽。“谁派你来的?嗯?”南曙光的眼神愈发冷了下来。

白明月呆了一阵。她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南曙光。眼神里尽是嘲讽与寒意,甚至,她能隐隐感觉到他的杀意。呼吸间浓重的酒气让白明月阵阵晕眩。

“知道为什么来本宫房里的女人都是站着进来,躺着出去吗?”南曙光压低了自己,伏在了白明月的耳边。

白明月陡然觉得颈间被一只有力的手紧紧的扼住。根本喘不过气来。这种失去氧气的感觉,让白明月第一次切身体会了生命可贵。

白明月抬起手,一拳打在南曙光的脸上。砰的一声,南曙光好像一下子就没电了,倒在了一边。

白明月翻身而上,一手抓着南曙光的衣领,“南曙光!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看看!我是谁?”

可南曙光如同撒了气的皮球,低着头,“小莲……”

“谁?”白明月本来握紧的拳头渐渐松了下来。算了,跟这个醉鬼说不清楚。

再漫长的夜在梦里都转瞬即逝,感觉自己好像根本就没睡过一样。

“谁阿,别动我。”白明月觉得自己快要被摇傻了。

“明月!你怎么这么懒?”南曙光说着一把将白明月身上的被子掀开。

白明月觉得身上一凉,瞬间清醒。“喂!你疯啦!”白明月想把被子夺回来,不过一低头,自己衣服都穿的好好的,也就放弃了。

“明月,昨晚……”南曙光欲言又止的样子。白明月猜想南曙光恐怕想起来了昨晚的事了。

“我差点就死你手里了!混蛋!”白明月抄起枕头就朝着南曙光砸去。南曙光也不躲。

“小莲是谁?”白明月皱着眉头问着。怎么这个太子的桃花那么多,又是容姬又是小莲的。

南曙光眸色暗沉了下来。“一个死人罢了,提她干嘛?”

白明月呆了呆。“你昨晚叫着她的名字,所以我才……”

南曙光摇了摇头。跟白明月讲了小莲的事情。

曙光太子很小的时候就有一个暖床丫头。不存在那些男女私情的暖床丫头。每晚都要在南曙光上床前沐浴,裸着身子爬到床上,将被窝暖热了再出来。这就是小莲。

小莲本没有名字,是曙光太子见她喜欢莲蓉糕,才取了这个名字。

虽说只是暖床丫头,可是小莲从小就跟在曙光太子身边了。哪怕曙光太子总是将气撒在她身上,打她,骂她,欺负她,可小莲从来没有对太子有任何不满,用太子的话说,这是他遇到的第一个可以为了自己去上刀山下火海的女人。

他至今都忘不了小莲身上都是伤,还为他挡下了一箭。不过小莲不是这么死的。

而是在太子准备上床的时候,小莲拿出刀突然对着太子殿下刺过来,一击不成,小莲哭了一会就自杀了。

后来听说小莲是敌国派来奸细,就为了有一天能杀了太子殿下。

“其实,那天晚上,她可以杀我的。”南曙光静静的坐在床上,眼里都是落寞。似乎对于小莲没能杀了他这件事有些失望。

白明月真心没想到,曙光太子这么恶劣的人,竟然也会有人愿意拿出真心待他。

“不过……怎么那么多人要杀你啊?”白明月问道。

南曙光撇了撇嘴。“我上有六个姐姐,一个哥哥,还有一个弟弟,哥哥因为参与战事折了条腿,弟弟又太小。举国上下还有谁比我更有可能坐上皇帝的位子。”

“那你爹呢,皇帝呢?”白明月追问。

“他都五十多岁了,我弟弟很有可能是他最后一个儿子。”南曙光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白明月心中暗想:历史上的曙光太子在一场篡位征战中死了,不知道怎么死的,总之最后尸骨无存,连个像样的墓室都没有,只遗留了衣冠冢。

白明月有些担心,她不知道该不该送太子殿下回家。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