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婚恋生活

变成微风去想你-变成微风去想你笔趣阁

变成微风去想你

变成微风去想你-变成微风去想你笔趣阁

主角: 顾清歌, 傅斯寒

字数: 2,512,124

状态: 已完结 共 1201 章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好看的小说推荐(www.sossw.com)

变成微风去想你简介:一句承诺,将她和一个陌生的男人联结在一起,她的生活从此天翻地覆。 “做好你的傀儡太太,管住你的心。” 撒旦的爱情不是什么女人都受得起,她心灰意冷,他却霸道地拽住她,“夺了我的心还想跑?”

变成微风去想你全文阅读

········
第1章 撒旦一般的男人
········
“纪天,我怀孕了,我知道你不愿意接受,我只能带着这个孩子一起离开这个世界。”

短信进来的时候,顾清歌就坐在墨纪天的身旁。

墨纪天看到这短信以后便再也忍不住了,当着她的面抱头痛哭起来,“对不起清歌,沫沫她怀孕了,我不能丢下她不管。”

顾清歌面色惨白地坐在那里不动。

“所以呢?”

“清歌,你那么坚强,就算没有我你自己也可以,可是沫沫和你不一样,没有我她会活不下去。”

墨纪天起身,边后退边道:“清歌,沫沫真的很需要我。”

“墨纪天。”顾清歌挺直腰杆,咬唇郑重地宣布:“你记住,是我不要你,如果以后有机会再见面的话,不要说你认识我。”

“好,好!”墨纪天转身跑了出去。

顾清歌忍不住落泪,然后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咬住下唇:“秋姨,你跟我提的那件事,我答应。”

夜凉如水,夜色漆黑如墨。

偌大的酒店房间里只有顾清歌一个人,她刚洗完澡出来,身上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背心睡衣,她心事重重地行至床边坐下来。

景城的傅家一听说她答应了这门婚事,就立刻差人给她买了明早的飞机票,她只好连夜赶到了酒店,准备明天一早起来赶飞机。

轰隆——

一道惊雷闪过,天空划过一道闪电,房间里陷入一片黑暗中。

停电了!!

与此同时房门被一把推了开来,一个高大的黑影从外面闪入。

顾清歌吓得从床上跳了起来,怎么回事?难道是她忘记锁门了?还是这酒店的门锁是摆设?

“别出声!”

黑暗中,一个黑色的枪口对准了顾清歌的脑袋。

顾清歌愣了三秒钟左右便立即反应过来,那抵在她脑袋上的是一把枪,一时之间,她连呼吸似乎都压低了几分。

外头有杂乱的脚步声传来,顾清歌听到有人压低声音下命令:“他受了伤,一定跑不了多远,你们一间房一间房地给我搜,一定要把人给我找出来。”

“是!”

脚步声朝这边靠近,顾清歌毕竟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吓得冷汗沿着额际滑落,她听到身后的男子贴在她的耳边压低声音道:“一会他们来了,你知道怎么做?嗯?”

顾清歌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放心,如果你敢出卖我,我一定会拉着你垫背,不要怀疑我的实力,嗯?”

顾清歌害怕得频频点头,感觉到她全身都在颤抖,男子微微一怔,这才缓缓松开了她,得到自由以后,顾清歌便赶紧伸手扶住了旁边的桌子,紧张地喘着气。

男子很快给自己找了个地方藏匿起来,而顾清歌则是扶着桌子防止自己腿软摔下去,就这样站了好一会儿,门外终于有人来敲门了。顾清歌没有动,一想到外面的人拿着枪杀人不眨眼,她就害怕得想落慌而逃。

“你想死吗?”身后有冰冷的声音传来,惊得她一身冷汗。

“不,不想!”顾清歌摇头,她咬住下唇伸手拭去了额头的冷汗,然后拖着脚步去开门。

顾清歌长得娇俏可爱,可因为常年缺少营养所以身子看起来格外瘦弱,甚至脸色白得很不正常,再加上她心里害怕,此时脸色更是白得跟鬼一样。

打开门的时候,门外的两个黑衣男人被她这番模样吓了一跳,其中一个还退了一步,警惕地看着她。

顾清歌藏在门内的手都在颤抖,她可怜巴巴地看了两人一眼,询问道:“有,有什么事吗?”

“我问你,你有没有见过一个高高大大的男人!”那个站在门边的高大男人盯了她一眼便直接粗犷地问道。

听言,顾清歌眨巴了下眼睛,摇头小声地道:“没,没有,我一直,在睡觉。”

“是吗?”男人明显不相信她的话,上前一步就抓住了她瘦弱的肩膀,恶声恶气地道:“没见过?那你说话为什么结巴?脸色白得跟鬼一样,那个男人是不是就在你屋子里?”

顾清歌原本就已经很害怕了,此时被他这么一威胁,眼泪就毫无预警地沿着眼角滚落下来,一双小手抓在男人的手臂上,哽咽道:“我,我怕打雷。”

上帝作证,她说的是都是实话。

“怕打雷?”男人眯起眼睛,想要将她抓起来,往后退了一下的那个男人上前按住他,“哎,老六,别太冲动,别吓到人家小姑娘了。”

顾清歌下唇被她咬得泛白,眼泪哗哗地往下流,她开始抽泣起来,发出不大不小的哭声。

她穿着背心长裙,站在那里哭得肩膀一抖一抖,像一个不经世事的初中生一样。

“算了,看她这个样子就一个胆小鬼,如果真见过会不告诉我们吗?别在这浪费时间,要不然找不到人头会怪罪的。”

“哼!别哭了,把人招来了我可要你好看!”

顾清歌立马停止了发声,可还是一抽一抽地哭着,一边伸手抹着眼泪,那样子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走吧!”

等两人走后,顾清歌还站在原地抽泣着,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退回房里把门给关上。

门刚关上,顾清歌就听到黑暗中传来一声冷哼:“还真是个胆小鬼,这么点小事就把你吓哭了!”

随即,她的脚步顿住,刚才哭得太自我,都忘了房间里还有这么一号危险的人物。

一想到他刚才拿枪指在自己的脑袋上,顾清歌的腿又开始发软。

“我,我……”顾清歌我了半天,目光触及到昏暗灯光中的男人面庞,月光很暗,她看的并不是很清楚,吓得又再一次闭上了眼睛,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过来!”男子道。

什么?顾清歌愣住,他要她过去,过去干什么啊?不过碍于他的威严,顾清歌还是很不争气地挪着脚步过去了,可是黑暗中根本摸不清楚方向,期间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到了脚,整个人朝前摔了过去。

摔下去后不知道压到了什么,顾清歌疼得不行,眼泪还没飙出来就听到身下那个男子闷哼了一声,跟着道:“该死的,你在搞什么鬼?”

顾清歌哭丧着脸:“我没睁开眼睛,我看不到路。”

男子倒吸一口凉气:“你闭着眼睛做什么?”

“我……”顾清歌真的快哭粗来了:“我怕看到你的脸,你不会放过我……”

“嗤。”男子忍不住被她逗笑了,然后顾清歌感觉到自己的下巴被人给捏住,之后听到那个男人命令式地对她道:“房里这么黑你能看清我?睁开眼!”

“不!”顾清歌不敢睁眼,还是紧紧地闭着双眸。

昏暗的房间里顾清歌一动不动地趴在他的身上。

“呵~”男人突然冷笑一声,“你信不信……如果你再趴在我身上,我可能会对你做些什么?”

体内的药性似乎在慢慢发作,而这个不怕死活的小女人,柔软的身子就压在他的身上。身上刚洗过澡的淡淡的香气沁人心脾,让他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体内那欲喷薄而出的欲/火。

“做什么?”顾清歌一阵诧异,不解。

“你说呢?”男人声音嘶哑,炽热的大掌忽然抚上了她的纤腰,吓得顾清歌尖叫了一声,同时也跟着睁开了眼睛。

可惜黑暗之中,她根本看不清男人的脸,只感觉他身上的气息很是滚烫。

顾清歌还感觉到那只滚烫的大掌在自己的腰上移动着,吓得伸手推他,“我已经打算起来了,你,你放开我!”

“太迟了!”

一道闪电划过。

男人直接翻身将她压下。

········
第2章 初到傅家
········
顾清歌吓得尖叫出声,可是声音还没有发出来,就被男人俯下来给直接赌住了,,让她再发不出半点声音。

“唔唔。”

顾清歌震惊无比地瞪大美眸,伸手用力地推搡着他,可是那个男人就如同一座大山,压得她无法喘气,甚至霸道地将她肺里的呼吸都给夺走了。

“不,唔……”不要!顾清歌吓得眼泪横飞,可是无论她怎么推都无济于事,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传来,顾清歌才意识到一个很严重很严重的问题。

就是……

她失身了!!!

而且是冰冷的地板上,外面在打雷闪电,而她被一个不知姓名的男人按在地上,夺去了身体。

顾清歌累得昏死过去。

等她醒来的时候,外头雨已经停了,房间里空荡荡的,四周很安静,床上只有她一个人。

顾清歌望着天花板发呆了许久,脑海里闪过昨天晚上那令人脸红心跳的一幕幕,又侧眸看了看身侧,没有一个人。

房间里只有她自己,难道说之前发生的事情是她在做梦?

想着,顾清歌撑着手臂起身,一动却感觉一阵剧痛传来,疼得她直接倒了回去,一脸处于懵逼状态了。

不是作梦?难道是真的?

如果真的失了身,那她要怎么跟傅家交待?

顾清歌撑着手臂坐起身来,却发觉脖子上空空的,才发现母亲去世前送给她的项链居然不见了。

顾清歌整个人都不好了!

怎么会?这条项链她一直都是随身佩带的,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

顾清歌顾不得身下传来的疼痛,起身就到处翻找,可她翻遍了无数地方,仍是没有找到自己那条项链。

难道是昨天晚上那个男人拿走了她的项链么?

没想到她不仅失了身子,还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

她一定得找到他,把项链要回来。

顾清歌起身收拾了一下衣服,临前走发现床单上染了血红的印记。

她蹙起眉,直接将床单卷起来扔到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时间快到了,她得去赶飞机了。

下了飞机,立马就有几个穿着严谨的人上来拦住了她,瞧了瞧她,又再看了看手上的照片,为首的老头眉眼精明却露出温和的笑容,“顾小姐。”

顾清歌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您是?”

“顾小姐,我是傅家的管家,金叔。”

傅家的?顾清歌赶紧朝他弯了弯腰,“金叔您好。”

“夫人让我过来接顾小姐,上车吧。”

立刻就有人上前接过她手中的行李箱,顾清歌就这样在众所瞩目之中离开了飞机场。

半个小时以后

顾清歌如坐针毡地坐在傅家的客厅里,局促地抬头打量这傅家,从下往上看,巨大的旋转式楼梯和精致的水晶吊灯充满美感,白色的泰式建筑自然婉约。

屋子里摆放着几株高贵端庄的风信子花。

这一切都很美好。

然而坐在顾清歌对面那个穿着露肩黑色连衣裙,拥有妩媚身姿,气质高贵的女人才让她略显紧张。

她应该就是这傅家的夫人了。

“你就是顾清歌?”傅夫人的目光并不和善,落在她身上打量着,然后透露出几许嫌弃之意来。

顾清歌怯怯地点头,“是,我就是顾清歌。”

傅夫人抬手逗弄着摆放在她面前一株风信子,嘴角笑容嘲讽:“既然你来了,那你父亲要的一千万,我会如约打到他的账户里的。”

“谢谢……傅夫人。”顾清歌难为情地向她道谢。

傅夫人看她的目光多了几丝嘲讽:“用不着谢我,如果不是我先生跟你母亲有那么点交情,你也进不了我们这傅家的门。好了,我今天很累,舒姨,你把她带下去安置吧。”

立马就有一个态度谦卑的中年妇人走到她面前,“请跟我来顾小姐。”

顾清歌起身跟着舒姨往楼上走去。

她被安置在一个摆饰简单却有格调的房间里,黑色系空间注入绿植拥了生机盎然的气息,没想到这房间倒是挺有风格的。

虽然她并不喜欢。

不过她现在是寄人篱下了啊,以后的生活翻天覆地,哪里还有挑剔的资格?

顾清歌脱了外套,在柔软的大床上躺了下去,她奔波了一整天,的确该好好地睡一觉了。

翻了个身,传来一股疼痛,顾清歌便又想起了之前的事情。

那个该死的男人……还真的是野蛮。

这样想着,顾清歌渐渐进入了梦乡。

楼下

高大俊美的男人一进门便脱下了手套和深色的简款西装,舒姨立即上前接过,“少爷回来了。”

“嗯。”

低沉暗哑的声音,如缓缓拉动的大提琴音。

舒姨接过西装以后却赫然发现穿着白色衬衫的男人左肩上沾了血,一惊:“少爷受伤了?要不要去医院?”

男人口吻淡漠:“不用,让今寻到楼上找我。”

俊美男人迈开修长的腿,稳步上了楼,舒姨愣了一下仿佛想到了什么,少爷的房间里现在有人呐。

沉稳的步子在大理石上敲击出完美的节奏,傅斯寒推开门,连灯都懒得打开就直接脱了上衣进了浴室。

等他冲完一遍澡出来的时候,外头仍旧没有声响,傅斯寒蹙起眉,这个今寻怎么还不过来?

他下/身围了一条毛巾朝内室走去,一走进去傅斯寒就意识到空气里的味道不对。

平时他的房间干净整齐无异味,可今日的空气里似乎盈绕了一股淡淡的清香。

········
第3章 轻薄
········
傅斯寒蹙起眉,如鹰隼般的眸子露出凌厉,借着淡淡的月光行至床边,看到被子里居然蜷缩了一个娇小的女人。

“唔……”顾清歌睡得很沉,翻了个身小声地嘤咛了一声,可身上的被子却突然被人给掀了起来,因为她卷着被子,同时被这么一掀,整个人不受控制地滚到了冰冷的地板上。

好痛——

顾清歌捂着摔疼的脑袋懵懵懂懂地起身,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屋内的灯就被人给打开了。

满室的明亮让她有些不适应地眯起了清丽的眸子。

俊美的五官上是一双邪魅到丝丝入扣的墨色眼眸,他的五官就像是画师笔下细心描绘出来的一般,紧抿的薄唇像一条直线。

顾清歌忽然想到一句话。

薄唇之人最是无情。

不过目前她貌似不应该关注这个问题,而是这个俊美的男人居然没有穿衣服!!!

傅斯寒目光如矩地盯着她。

“你是谁?”

顾清歌紧张无比地抓紧了胸前的衣裳,戒备地看着这个突然出现在她房间里的俊美男人。

“呵。”傅斯寒冷笑一声:“这是我的房间。”

什么?

顾清歌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是你的房间?”

那这么说来,他是傅家的人?顾清歌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既然这个房间有主了,那为什么舒姨会把她带到这里?

“谁让你进来的?还有,是谁让你爬到我床上去的?”傅斯寒望着中间被睡出一丝褶皱来的床位,浓眉紧紧地蹙起,这个该死的女人。

“我……”

“少爷。”

外头传来敲门声,顾清歌抬头看去,发现舒姨站了门口,一脸歉意地笑。

“少爷,今寻不在别墅里,还有这位是顾小姐,傅夫人让我领她上楼安置的。”

听言,傅斯寒不悦地眯起邪魅的眸子,身上冰冷的气息把室内的温度都给拉低了好几分。

“安置在我的房里?”

“呃,这个……”舒姨一直跟傅夫人,所以知道这个顾清歌是未来的傅家儿媳妇,反正早晚要跟傅斯寒结婚的,所以她当时脑子一热就将人安置到他的房间里了。

关键是傅斯寒平时很少回家,主要也是为了图方便,可谁知道少爷居然今天就回来了。

“趁我没发火,滚出去。”傅斯寒漠然地下逐客令。

滚出去?顾清歌听到这个词很想冲上去跟他理论一番,可却看到了舒姨在跟她招手,示意她过去。

“顾小姐,快过来呀。”

无奈,顾清歌只好朝舒姨走过去。

走了一半,傅斯寒却突然开口:“等一下。”

听言,顾清歌脚步一顿。

“把你碰过的被子拿出去。”

“……”顾清歌不可置信地瞪大眸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脏。”

“脏?”他是在嫌弃自己脏么?“我有天天洗澡的。”

舒姨走进来,二话不说就将被子什么的都给收拾了,然后抱在手上拉着顾清歌一块出去了。

顾清歌被拉出去以后满脸不解。

“顾小姐,我忘记告诉你了,我们少爷有洁癖的,不喜欢别人碰他的东西。”

“洁癖?是强迫症吗?”顾清歌似乎只在书上看到过这种描述,没想到现实生活中也会有么?

“大约是吧。”

“可是舒姨,您为什么要让我住你们少爷的房间?”害得她半夜从床上滚下来,摔得可疼了。

“哎哟我这不是一时脑热了嘛,以为你毕竟将来是要嫁给我们少爷的,所以就把你领到他房间里去了,谁知道……”

走着,顾清歌突然想到了什么,“我行李还在房间里。”

说完她猛地转身小跑回去,直接无视了傅斯寒,直接跑进去提着自己的行李袋跑出来,期间她自然注意到他那冻死人的眼神。

他就是这次要跟自己结婚的人么?

嫁给这种人,以后怎么生活?

顾清歌深深地替自己的未来感到担忧。

而这一边,傅斯寒床上的被子都被收走了,空荡荡的一片,他烦闷地扫了床上一眼,薄唇不屑地冷笑。

一来就妄图爬他床的虚荣女人,还真是不遗余力。

傅斯寒转身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突然想到什么,去了浴室将藏在口袋里的那条铂金项链给取出来。

望着在灯光底下闪烁着炮眼光芒的铂金项链,傅斯寒隐藏在眼底的锋锐逐渐变得柔软起来。

“我没睁开眼睛,我看不到路。”

“你闭着眼睛做什么?”

“我怕看到你的脸,你不会放过我……”

小女人带着哭腔的声音传入耳中,傅斯寒忍不住嗤笑了一声,真是个胆小鬼。

他第一次碰到胆子这么小的女人,可怎么觉得那么有意思?

比起那些整天围绕在他身边的女人不知道要好出多少,不过最重要的一点是,他轻薄了她。

昨晚……那感觉证明,她就是个雏儿。

········
第4章 对你没兴趣
········
这一夜顾清歌失眠了,到凌晨才睡着,结果没睡一会儿就有人敲门,她去开门的时候发现是舒姨。

“顾小姐早。”

“舒姨,您好。”顾清歌朝她弯了下腰,她的家境虽然一般,但她从小却被母亲调教得很好。

“夫人让顾小姐下楼吃早餐。”

“好,那我去洗漱一下。”

于是顾清歌洗漱完换了身衣服跟着舒姨一块下楼,却撞见了从房间里出来的傅斯寒。

和昨夜裸露胸膛的他不同,深色的简款订制西装将他映衬得霸气侧漏,俊美的五官浑然天成,淡漠的眼神光如悠远的山峰雾景,站在那里便自成一界。

“少爷。”

舒姨向他问好。

傅斯寒却好似没有听到似的迈着笔直修长的腿下楼去了。

顾清歌望着他挺拨的背影,在心里腹诽了一句真没礼貌,以后她如果真的跟这种人结婚的话,那她将来的日子肯定难过了。

楼下餐桌傅夫人已经就坐,今日的她穿了一件鹅黄花色的旗袍,很雍容华贵,看着二人一前一后走过来的时候,美眸划过一丝异样。

傅斯寒径自朝门外走去。

“去哪?”傅夫人问。

“出去。”

“今日你父亲要回来。”

听言,傅斯寒蹙起眉,“做什么?”

“商量你跟顾清歌的婚事。”

被听到名的顾清歌顿时变得局促不安起来。

一道凌利如电的眼神扫了过来,顾清歌不用抬头都知道是谁的,她轻抿了一下唇角,努力让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

“婚事?”傅斯寒挑眉,俊美的眸朝顾清歌扫去,跟这个爱慕虚荣的女人?

傅夫人瞥了他一眼,切了一块蛋糕送进嘴里,“这也是你奶奶的意思。”

听言,傅斯寒蹙起好看的眉。

“吃过饭带清歌一块去医院吧,你父亲会在你奶奶的病房里等你。”

傅斯寒心情不耐地伸手扯了扯脖子上的花色领带,一副要发火却又极力忍耐着的模样。

“顾小姐坐下吃早餐吧。”舒姨替顾清歌拉了一张椅子,顾清歌只好坐了下去,正好在傅斯寒的对面。

面对他那如冰碴子的目光,顾清歌后背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吃过早饭,顾清歌跟着傅斯寒去了医院。

车上

坐在后座的顾清歌如坐针毡。

“仅仅只是一千万,就能让你把自己卖了?”冷若寒冰的声音从左侧传来,顾清歌动了一下脑袋,才发现傅斯寒是在跟自己说话。

顾清歌没有答话,她怎么可能因为一千万就把自己卖了?

主要这也是她母亲临死前的心愿,让她嫁进傅家。

母亲已经去世了,她往后都尽不了孝道,只能完成她的愿望。

“给你一个亿,滚出傅家。”

傅斯寒突然语出惊人。

“什么?”顾清歌愕然地看着他,一双清澈如洗的眸子布满了震惊。

一个亿。

她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男人这么大手笔,居然说要给她一个亿。

看她惊愕的模样,傅斯寒不屑地嘲讽道:“惊呆了?也是,像你这种爱慕虚荣的女人,听到这么多钱一定很满足吧?”

“……”顾清歌一阵语塞,什么叫做她这种爱慕虚荣的女人?

她什么时候爱慕虚荣了?

“如果同意,现在就下车。”

傅斯寒声音冷冽,像冰谭里的谭水一样冰冷刺骨。

车子在路边停下,顾清歌坐着没动。

大约三秒钟的时间,傅斯寒蹙起眉:“还不滚?我对你这种女人没兴趣。”

只是才见了一面就认定她是爱慕虚荣的女人,那她就顺着他的意思爬好了。

忽地,顾清歌抬起头,清爽的眸子对上他的,“既然我是个爱慕虚荣的人,那我就更加不能下车了,因为你远远比一个亿值钱多了,嫁给你,以后你们傅家不都是我的吗?”

傅斯寒似乎没料到她会这样说,墨色的眼底绽出凌厉,周身的空气也冰冷了几分。

半晌,傅斯寒嘴唇勾起一抹近乎嗜血的笑容,猛地伸手掐住了她尖细的下巴,冷笑出声:“女人,你可想清楚了?”

下巴有点疼,顾清歌抿着唇,略显倔强地同他对视。

她不说话,他亦不语,两人就这样对望着半晌,他突然甩开她,顾清歌的肩膀撞上后面的皮椅,她捂着肩膀坐起身:“你!”

“既然你想找死,那就随便你,开车。”

20分钟后

顾清歌局促地站在病房里,此时病房里的气氛很怪异,病床上躺着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妇人,白发苍苍的模样看起来大概都有七八十岁了。

而床沿处坐了一个穿着笔挺西装,气场森严的中年男人,这大概就是傅夫人口中的先生傅峥了。

“这是云笑的女儿吗?叫什么名字?”老妇人询问。

顾清歌往前一站,温和地回道:“老夫人您好,我叫顾清歌。”

“真是云笑的女儿,长得真标致。”

傅峥面部严厉的五官难得温和:“母亲,清歌是昨天到的,您看?”

“我记得清歌是自己答应了这门婚事是吗?”

“嗯。”

“那你挑个日子,让他们俩把证先领了吧。”

“好。”

顾清歌在旁站着,听到这话更显局促不安,傅斯寒似乎是不愿意娶她的,可她又要完成母亲的遗愿,最终仍是什么话都没有说。

之后顾清歌留下来陪傅老夫人说了会话,傅老夫人问了一堆关于她母亲的事情,顾清歌都一一回答了。

顾清歌一直陪到她睡着。

回去以后却得到一个消息就是过两天去领证,这让她很不知所措,本来以为挑个好日子大概得几个月或者一个月左右,谁知道两天。

傅斯寒却不知道去哪了,一整天都不见人影,就连领证的当天也不见人影,傅夫人坐在位子上表情懒懒的,“既然他赶不及回来,那就让工作人员把他们俩的照片合成,把证办了吧。”

傅峥沉吟片刻:“这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就这么办。”

于是半个小时以后,两本红彤彤的结婚证出现在顾清歌的面前,顾清歌望着这两个红艳艳的本子,都有些回不过神来。

“傻愣着做什么?拿去。”傅夫人直接将结婚证丢到她怀里,顾清歌只得赶紧接过,“傅夫人,我……”

“少奶奶,得改口叫母亲了。”一旁的舒姨提醒了一句。

听言,顾清歌脸上一红,看了雍容华贵的傅夫人一眼之后小声地唤了一句:“母亲。”

“嗯。”傅夫人点头,但还是不大爱搭理她,起身道:“让她今天晚上就搬到斯寒房里去吧、”

“是夫人。”

当天夜里顾清歌便住进了傅斯寒的房间里,才去客房住了几天,没想到这么快又搬进来了。

房间里静悄悄的,顾清歌开了一小盏灯,洗过澡的她换了件蓝色的睡裙坐在床边,手里是那两本结婚证,床头还贴了个大红喜字,红得有些刺目。

连个婚礼都没有。

可今天晚上……

是洞房花烛夜。

可是证上那个人,根本不会回来。

就连结婚证上的照片都是合成的,这个世界上大概没有哪个新婚妻子比她更惨了吧?

那个没礼貌的家伙,应该不会回来了。

想到这里,顾清歌将两本结婚证放在桌面上,然后钻进被子里。

顾清歌躺了一会儿,快进入梦乡的时候,却听到房门突然传来咔哒的声音,她身形一顿,之后听到房间的门居然被推了开来。

········
第5章 履行义务
········
清歌条件反射地坐起身朝门口望去。

一个修长俊美身影出现在门口。

傅斯寒……

他怎么会回来??

顾清歌有些慌乱地从床上跳下来,那动作简直是下意识的在看到他冰冷厌恶的目光之后立刻跳下床的。

某人握在门把上的手指捏紧了几分,薄唇紧抿:“你好大的胆子!”

说话间,他松开了手,迈着沉稳的步子朝她走近。

他穿行在格子间一步一步走来,顾清歌的呼吸屏住,紧张地低下头咬住了下唇。

他是在责怪自己出现在他的房间里吧?关键时刻,顾清歌突然看到了放在桌上那两个红本本。

她猛地冲过去抓起结婚证摆在他面前:“我们已经结婚了,你的房间也不是我自己要住进来的,是母亲要求的。”

“母亲?”傅斯寒咀嚼着这个词语,冰冷的眸子凝视着那两本红得刺目的本子,上面的照片是合成的,可证却是真的。

该死的!

傅斯寒突然发了火,直接伸出大手朝顾清歌抓了过来。

“啊!”顾清歌吓得惊呼一声,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整个人被他抓了过去。

他将她推到冰冷的墙上,后背重重地撞上墙壁,疼得她皱起秀眉,傅斯寒却扣紧她的双手推到头顶,目光阴森又可怖:“你这个爱慕虚荣的女人,你就这么想嫁给我?嗯?”

面对他如此强势到咄咄逼人的态度,顾清歌一颗都悬了起来,“我……”

“好,既然你这么想成为我的女人,那我就成全你。”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傅斯寒便冷声打断了她的话,然后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直接抓着她按到了柔软的大床上。

“啊!”

顾清歌刚缓过神来,傅斯寒那沉重的身子便压了上来,这样的举动她不是没有经历过,在离开锡城的那一个晚上,在酒店她就经历过这样的一幕。

她脑袋里一阵白光闪过,下意识地伸手去推搡他。

双手却被傅斯寒举高扣至头顶,双腿压制住她,令她动弹不得。

暖黄色的灯光下,顾清歌那白净的小脸上惊慌与愤怒重叠,浅蓝色的睡衣将她白皙的皮肤映衬得晶莹剔透,长发如瀑的模样更添几分妩媚,而那一双眸子清澈如洗,似这世间最纯净之物。

傅斯寒危险地眯起狭长的眸子。

这么有心机的女人,怎么会有这么一双干净的眼睛?

“放开我。”顾清歌挣扎着,压在她身上的人却纹丝法劝,男人突然强势霸道地捏住了她的下鄂。

顾清歌一阵愕然,这个举动……

令她想起了先前酒店房间晨那黑暗中的那一幕,当时那个陌生男人也是这么强势地捏住了她的下巴,虽然她当时被他撞得迷迷糊糊的,可却没能忘记他捏住她的下巴,一边吻上她的红唇一边魅惑的地昵喃:“小东西,你真甜。”

“既然已经结婚了,那就得履行夫妻义务。”

清冷的声音在耳畔响起,顾清歌回过神来。

傅斯寒冷冽又无情地伸手要去解她的扣子,顾清歌脸色一白,摇头:“不要。”

“呵。”傅斯寒冷笑一声:“连我床都爬了,还装什么忠贞烈女?”

话落,他暴力地将她的衣衫扯落,引来顾清歌一阵阵惊叫声。

“不要,求你!”顾清歌一张小脸刹白刹白的,一双纯净的眸子布满了巨子的恐慌。

傅斯寒微眯起眸子,这个女人这么害怕,难道是个处子??

想到之前舒姨在他面前说的话。

“顾家的顾小姐是个挺好的女孩儿,平时学习成绩也好,也没有同不三不四的人来往,是个不可多得的女孩儿。”

想到这里,傅斯寒回过神来,鹰隼般凌厉的眸子变得渐渐没有那么凌厉。

看她在他身下颤抖害怕的模样,他的心也没由得一软,那一瞬间他竟低下头在她的耳畔轻声呢喃。

“别怕,一会就好。”

顾清歌苍白着脸,咬住下唇。

“求你了,我还没有准备好……”

她惊恐的模样让傅斯寒起了逗弄之心,于是邪魅的勾起唇角,修长的手指在她的眼角流连。

“今晚,是新婚之夜,这是夫妻义务……”

“啊!”顾清歌没能忍住疼,叫出声来,一张小脸更加苍白无血色。

她苍白无血色的脸,没有勾起傅斯寒的怜悯之情。

因为,此时的傅斯寒很愤怒。

“还以为是什么坚贞之人,没想到居然是个荡妇。”

他本来以为她是个清白的女孩,可她居然不是原装的,而她竟然还故作清纯,成了他的妻子。

傅斯寒一时之间怒不可歇,把滔天的怒火都发泄在她的身上。

“既然你这么想成为我的女人,那往后的日子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

········
第6章 你不配
········
不知道过了多久,傅斯寒抽身起床,一边整理自己的衣服一边用凌厉的眸子冷冷地盯着她。

“爱慕虚荣的肮脏女人,今天晚上你就独守空房吧。”

傅斯寒扔下这么一句话,然后转身无情地离开。

顾清歌缩在被子里头,饱受摧残的她现在就像一朵在风雨中被暴风雨浇盖的花朵,躲在被子里头瑟瑟发抖。

那个凶狠的男人走了,可顾清歌的心却疼得喘不过气来。

她万万想不到他会回来,而且回来以后还要了她,可她的清白早在来之前就被一个陌生男人夺走了,包括那一条铂金项链。

而她现在连那个男人叫什么,她都不知道……

她好绝望,接下来的日子她要怎么办?

泪湿了枕头,顾清歌闭上眸子。

母亲,你要我嫁给那个人,我已经替你实现了,可我的愿望……又有谁来替我实现呢?

*

第二日

舒姨来敲门让她去吃早餐。

顾清歌下床的时候差点摔下去,因为经过了昨天晚上傅斯寒的摧残之后,她现在的身体好像被火车碾过一样疼痛难忍。

她忍着双腿的疼痛洗漱完下了楼,傅夫人看着她的眼神有些怪,“昨晚斯寒回来过吗?”

听言,顾清歌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于是傅夫人便明白她为什么走路会一小拐一小拐的了,她伸手将脸颊旁边的发丝拨到了脑后。

“很好,往后的日子你要多努力些,斯寒奶奶的意思是,可以早点抱上曾孙,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顾清歌怔了一下,随后才抿唇点了点头,“我明白。”

“明白就好。”说话间傅夫人突然拿出一张银行卡放在她面前:“从今天起你就是我们傅家的人了,晚点去买几套体面点的衣服吧,别穿得寒碜出去丢人了。”

顾清歌望着那张卡没有动,“谢谢母亲,不过我自己有钱。”

“给你的,你就拿着。”傅夫人将勺子放下,瓷器相碰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声响。

“少奶奶,您还是收着吧。”舒姨在一旁也赶紧劝了一句,顾清歌无奈,这才伸手将银行卡收了起来。

傅夫人端起旁边的美容果汁轻抿了一口:“吃饭吧,吃过早餐让舒姨带你去。”

“嗯。”

在傅家她根本没有任何地位,因为顾清歌深深知道,与其说自己是嫁过来,倒不如说是傅家花了一千万把她买回来的。

一千万……

没想到有生之年,她居然还能值这个价,她都不知道该哭还是该觉得荣幸。

吃过早餐,顾清歌收拾妥当准备跟舒姨司机们一块出门的时候,却碰上了下楼的傅斯寒。

白色的衬衫没有一丝褶皱,长裤下是一双几近发亮的皮鞋,他从楼上走下来,浑身带着孑然天地的强傲气势。

“过来。”

他的声音冰冷又无情,不知在呼唤着谁。

顾清歌自然是没有自作多情到认为他是在叫自己,所以自然也没有理他,直接舒姨推了她一把,小声地在道:“少奶奶,少爷叫您呢。”

听言,顾清歌这才反应过来,傅斯寒他是在叫自己?

顾清歌朝他看过去,对上他那双如鹰隼般的眸子时,便想到了昨个晚上他的凌厉以及强势,白净的小脸染上一抹粉色。

“是耳背还是不会走路?”他突然冷声斥了一句,当着所有佣人的面。

顾清歌咬住下唇,小手紧握成拳头朝他走过去。

“有,事吗?”

走到了他面前,顾清歌才问道。

傅斯寒大手一探,直接将她抓到了自己的怀里,顾清歌吓得伸手挡在自己的跟前,面色惶恐地看着他。

虽说眼前这个男人跟她领了结婚证的,可却比撒旦恶魔还要可怕几分。

“昨天晚上……”傅斯寒冷声开口。

顾清歌面色一变,傅斯寒眯起眸子靠近,温热的气息喷吐在她的脸上,吓得她闭起眼睛,用力地推着他。

“女人,你在想什么?”

听言,顾清歌倏地睁开眸子,看到傅斯寒的俊脸近在咫尺,他吐出来的气息是温热的,可身上的气场却是冰冷的。

这么近的距离,傅斯寒清楚地看到了她睁着一双纯净无比的眸子,一脸惊恐地看着自己。

这个该死的女人,为什么会有一双这么干净的眼睛?

他忽然掐住她的下巴,咬牙道:“你就是凭借着这一双眼睛勾引了不少男人吧?”

什么?

顾清歌秀眉皱起,推着他:“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不明白?呵,那你听好了,记得一会出去药房买房,听到了吗?”

“什么药?”顾清歌以为他是要托自己替他买什么药物,所以一脸疑惑地看着他。

可谁知道他的笑容狠戾又嗜血,笑得如同来自地狱的恶魔。

“像你这种水性杨花,不知自爱的女人,根本不配怀上我的孩子。”

说完,他猛地松开手,顾清歌娇小的身子便退了退,才稳住了步子。

她也是彻底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意思。

他不是托自己买药,而是让她自己去买药,而且还是那种事后药,不能怀孕的那种。

顾清歌的脸色一片惨白。

早前吃早餐的时候,傅夫人还跟她说,让她多努力,好让他的奶奶抱上曾孙,可这会儿这个男人却绝望地告诉自己。

你没有不配怀上我的孩子。

多么残忍。

见她脸色刹白,纯净的眸子里流露出绝望的表情时,傅斯寒似乎感觉到自己的内心哪根弦被触动了一样。

可一想到昨天晚上那畅通无阻的感觉,以及她第一天就爬了自己的床的事情,他就狠下心来,冷声道:“记得乖乖去买药,晚上我回来检查。”

傅斯寒不知道走了多久,顾清歌还没有回过神来,直到舒姨走到她身边询问了一句,她才缓过神来。

“少奶奶,少爷跟您说什么了?”

回过头,顾清歌发现舒姨一脸疑惑地看着自己,她这才摇头:“没,没什么。”

“那我们走吧?”

“嗯。”

跟着出去买了几件衣服,舒姨带她去的都是高档的服装商城,顾清歌原本收下卡片就没有想过要用,可是当她看到那衣服上吊牌的价格以后,她才发现自己所有的积蓄加起来都不够眼前这条裙子的价格。

她万万想不到……舒姨居然会带她来这么贵的地方。

顾清歌将吊牌塞回去,一旁的服务员笑得灿烂:“喜欢吗傅少奶奶,要不要给您包起来。”

虽然她是笑容满面,可眼底却还是掩不住有几分嫌弃之意,傅家在是城是很有名气跟地位的,可怎么就娶了这么一个女人?

而且不声不响的,就连婚宴也没有,就娶进门了?

若不是这舒姨在这旁边,她还真要怀疑这个女人是不是冒充的了。

“不,不用了吧?”顾清歌将裙子还了回去,服务员接过以后有些发愣,“怎么了?您不喜欢这件裙子?”

舒姨凑过来,一脸谦卑地问:“少奶奶,是不喜欢这家店的衣服吗?咱们可以再换一家店看看。”

再换一家店?

顾清歌可不想再去这些名牌店里逛了,可不买两件回去交替估计傅夫人会不高兴的,只能转回头。

“不用了,就这两件吧。”

她随手挑了两件浅色的裙子,舒姨在一旁满意地点头:“少奶奶,不需要再挑别的了吗?”

“暂时不用了。”顾清歌摇头。

一条裙子就将近十万块,两条就要二三十万了,她这是……把她卖了都赔不起了。

回去的路上经过药店,顾清歌想起傅斯寒早晨跟她说的话,她便叫停了司机。

“少奶奶可是有什么要买的吗?”

“我,我要买点东西,你们不用跟着我。”

说完,她推开车门慌张地下了车,去了药店之后,顾清歌找店员买了避孕药,也不知道是她自己心理作用还是什么,总觉得店员和顾客看她的眼神都带满了鄙夷。

结完账以后,顾清歌直接将药瓶子装进了口袋里,然后匆匆出了药店。

这旁的舒姨看她匆匆进来,又匆匆出来,心里不由觉得奇怪。

“少奶奶,您买什么呢?需要我帮忙吗?”

听言,顾清歌的眼神有些闪躲,摇头,“不用舒姨,我已经买好了。”

“少奶奶买了什么?”舒姨见她两手空空,不由生出疑惑。

顾清歌随便编了个理由:“没,我只是想买点维生素,可它这家店里没有我要的那个牌子。”

“哦,是这样?少奶奶要买哪个牌子的,交待舒姨一声,舒姨让人替你去买。”

顾清歌一时之间无言了,只好随手说了一个维生素的牌子,舒姨一边笑着上前扶她:“一会回去就让人去买,我们先回去吧。”

“好。”

……

晚上的时候,顾清歌忐忑不安地坐在床边,心中焦急万分。

早上傅斯寒说的话她没忘记,可是她听说那种药对女人的身体伤害很大,况且母亲又说要她努力有个孩子。

可傅斯寒又说她不配有孩子。

所以这药她是吃还是不吃?

就在顾清歌纠结的时候,门把那里传来了响声,如坐针毡的顾清歌顿时打了一个激灵。

然后一颗心就狂乱地跳动起来,现在傅斯寒对她来说就像个恶魔一样的存在。

因为她根本不知道他今天晚上会不会继续昨天晚上的恶行,以及白天他说过的话。

········
第7章 我们可以离婚
········
咔嚓——

门声响了,顾清歌有一种想要挖一条地缝钻进去的冲动,最终只能起身在床上收拾着。

她准备今天晚上去沙发上睡。

傅斯寒进门以后根本不理她,像是没有看到她一样,直接就进了浴室去洗澡。

顾清歌听着浴室传来的哗啦啦水声,说不清心里是何等滋味。

把自己当成透明的更好,这样她今天晚上就可以安全地度过一晚了,顾清歌将被子盖好,然后靠在沙发上闭起眼睛。

也不知道是因为他在的缘故还是沙发不够舒服,顾清歌虽然闭着眼睛,可却一点都睡不着。

在这里过的每一分每一秒于她而言几乎都是煎熬。

浴室的水声停止了,傅斯寒打开门走出来,一边擦拭着头发一边打开灯往屋内走,当看到那个缩在沙发的娇小身影时,他的步子猛地一顿。

半晌他的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

今天自己跑到沙发上去睡了么?她这是在跟自己赌气?

赌气?

傅斯寒微眯起眸子,不过是一个耍心机,又贪慕虚荣的女人而已,有什么气好赌的?

不过她知道自己收拾被子去沙发上睡,倒是还有几分自知之明。

只不过他有更重要的事情找她。

傅斯寒走过去,猛地将内室头顶上的水晶吊灯给打开,刺目光芒让顾清歌再也无法紧闭双眼。

她掀开被子坐起身来,一双清澈的眸子不解地看着傅斯寒。

傅斯寒冷冷地看了她一眼之后,冷冽如冰的眸子忽然一转,像是想到了什么。

“让你吃的东西吃了吗?”

果然!

顾清歌心中一阵咯噔,他果然还记着这事呢,耀眼的灯光下,顾清歌本就白皙的小脸又苍白了几分,她轻抿了一下唇角,“我……”

她不是个擅于撒谎的人,可这会儿却只能期期艾艾地道:“吃了。”

说完她立即低下头,因为很心虚。

傅斯寒擦着头发的动作猛然一顿,修长的腿迈开朝她逼近,手直接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将头抬起来。

“女人,你知道欺骗我会有什么下场吗?”

顾清歌心中一片惊愕,回避他那冷傲的眼神,“我没有骗你。”

“是吗?”傅斯寒冷笑一声:“药呢?当着我的面再吃一次。”

听言,顾清歌瞪大眸子,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拿来。”

傅斯寒面色阴沉地看着他,俊美的脸庞此时像极了一只凶兽,顾清歌没有办法,只能伸手从睡衣口袋里将药瓶子拿了出来。

“我真的有吃过了,我……”

避孕药突然被他夺了过去,然后他当着顾清歌的面倒了一颗出来递给她。

“吞下去。”

顾清歌看着面前这颗药物不断地摇头:“我真的已经吃过了,你为什么不信我?你不能这样!”

傅斯寒眸色一冽,突然掐住她的下巴,脸色阴郁,像是无情冷血的帝王。

“不是什么人都配怀上我傅斯寒的孩子!”

“啊——唔。”

傅斯寒强迫她张开嘴巴,然后将药片塞进了她嘴里,双眸如电。“咽下去。”

“唔。”顾清歌在他的钳制下用力地挣扎着,忽然转过头直接对着他的手指头咬了下去。

傅斯寒痛得闷哼出声,甩手退了几步,同时顾清歌也被他甩了出去,娇小的身子无力地跌倒在地沙发上。

可是她很快又爬起来,将自己嘴里的药片给吐掉,因为挣扎,所以眼泪从眼眶里溢出。

这一幕让傅斯寒蹙起了眉。

那双纯净的眼睛……

“你用不着担心我会怀上你的孩子,然后用孩子来威胁你,因为我对你也没有好感。我们可以各过各的,如果你实在忍受不了,那么我可以从这个房间里搬出去,或者我们离婚。”

“离婚?”傅斯寒冷笑出声,“你说离就离?”

顾清歌咬住下唇,抬起头倔强地同他对视,那双眸子清澈如洗。

“对我没好感?”傅斯寒扯唇冷笑:“你是对我们傅家的钱和地位有好感吗?”

“……”

望着他嘴角恶劣的笑意,顾清歌觉得自己简直就是招惹了一头恶魔,下唇几乎要被她咬出血来,她愤愤地道:“我这辈子都不会喜欢上你这种自以为是的男人,我也不稀罕怀上你的孩子,对你们傅家的财产更是不感兴趣!”

“是吗?那是最好不过了,记住你的身份。如果不是因为我奶奶的病情,我根本不会和你这种女人结婚。”

顾清歌垂下眸子,睫毛上还夹着泪珠,她深吸了一口气,“我不是自愿嫁过来的,如果你想离婚,我也可以答应你。”

“呵,现在谈离婚尚早,不过……”

傅斯寒突然折出去,过了一会就回来了,将一个牛皮纸袋扔在她面前。

顾清歌咬着下唇坐起身,“这是什么?”

傅斯寒冷着脸没有回答她的话,她只好自己打开袋子看了一眼,发现居然是一份离婚协议书。

“等我奶奶病情稳定,这份离婚协议书就奏效,到时候你自己离开傅家。女人,敢不敢签?”

顾清歌抬起头,睁着那双纯净的眸子同他对视。

傅斯寒原来是不屑的,可一看到她那双清澈如洗的眸子,又觉得自己所做的这一切充满了罪恶感。

他蹙起了眉,别开眸子避开了她的视线。

该死的,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有什么可罪恶的?

他傅斯寒的女人一定要是那种乖巧聪明,安静温婉的单纯女子,绝对不可能是眼前这种心机女!

他的话,顾清歌记在心底。

而傅斯寒也不会知道自己今日的所作所为会给他日后带来多大的痛苦和悔意。

顾清歌抬眸看了他一眼,最终咬下唇拿起笔,翻到签名字签下自己的名字,没有一丝停顿和犹豫。

傅斯寒忍不住蹙起眉,“不把合同看一遍?”

顾清歌将笔搁下,面色淡淡的。

“不管我看还是不看,结果都是要签。”

“哼。”傅斯寒冷哼一声:“你倒是挺有自知之明。”他伸手将合同拿起来,扫了一眼签名处。

顾清歌三个字秀气灵动跃于纸上,傅斯寒眸色深了几分。

哼,字倒是写得挺好看的、只可惜,是个爱慕虚荣的女人。

傅斯寒扫了她一眼,突然加了一句:“离婚以后你是净身出户,什么也得不到,这样也不后悔?”

顾清歌坐在那里没有什么动作,这让傅斯寒忍不住诧异,这个爱慕虚荣的女人听到净身出户难道不应该有所反应?她居然还呆坐在那里。

一时之间,傅斯寒觉得自己有些看不懂眼前这个女人了。

顾清歌却忽然想到了什么,抬了一下眼皮,然后朝傅斯寒看来。

“我有个条件。”

听言,傅斯寒眼神冷了几分,“说。”

果然是爱慕虚荣的女人。

“在我们没有离婚之前,你不许再强迫我做不愿意做的事情。”

顾清歌绞着手指硬着头皮说了这句话。

傅斯寒以为自己听错了,原以为她提的会是关于钱的要求,没想到她提的居然是……

“不管任何事情,只要我不愿意,你都不能强迫我。”

顾清歌望着他,再重复了一遍,而且加重了语气。

傅斯寒同她对望半晌,忽而冷笑一声:“怎么?难不成你以为像昨天晚上那种事情还会继续发生?”

他这语气明显就是赤裸裸的羞辱,顾清歌白净的小脸一阵青一阵白。

“不干净的女人,我不会碰第二次,明白么?”

听到这个词,顾清歌觉得心里憋屈得很,明明她之前就一直很好地保留着自己的处/子之身,可没想到会突然发生这么大的变故,她忽然人夺去了清白。

现在又因为这事而被傅家的人瞧不起。

不过顾清歌抿着唇挺直自己的腰杆:“好,这是你自己说过的。”

“我说过。”

“那你就是答应以后不再强迫我了。”

“嗤。”傅斯寒冷笑一声,然后拿着合同扬长而去。

顾清歌见状,急急忙忙地从沙发上跳下来跟上去:“你还没有回答我的话呢,你……”

砰!

········
第8章 看够了么?
········
傅斯寒的步子忽地顿住,顾清歌收不及便直直地撞了上去,他的后背很硬,顾清歌鼻子都撞红了。

“记住,人前你是我的妻子,人后你什么都不是,明天要去医院,不许你把合同的事情泄露出去。”

顾清歌坚持着自己的信念:“可是你还没有答应我刚才提的条件。”

听言,傅斯寒蹙起眉,额前的青筋微微跳动,这个该死的女人……还真的是没完没了了。

他忽地转过身,扣住娇小的她,将她压在了冰冷的墙壁上。

“啊——”

顾清歌惊呼一声,没来得及反应,就看到傅斯寒那张俊脸猛地朝自己凑近,她惊得闭上眼睛,伸手去推搡着他。

傅斯寒眯起眸子,盯着这个被自己压在墙上一脸惊慌失措的小女人,她脸上的表情以及眼底的惶恐倒真不是演出来的,很真实。

难道……她是真的不想让自己碰他?

“呵~”傅斯寒突然冷笑一声,粗粝的手指钳制住她的小脸:“用不着欲擒故纵作戏给我看,因为无论如何,以后我都不会再碰你,明白?”

顾清歌仓皇之间抬起头,一双纯净如洗的眸子赫然跟他冰冷无情的眸子对上。

跟一个男人斗,她的力气终归是斗不赢他的,顾清歌只能当着他的面咬住自己的下唇,声音压低了几分。

“我知道了……”

样子可怜兮兮的,眼眶因为刚才跟他争执的时候而有些泛红,像一只受了欺负的小兔子,惹人怜惜。

怜惜?

傅斯寒愣住,同时也将自己的手收了回来。

真是可笑至极,他为什么要对这样一个女人产生怜惜的情绪?

傅斯寒退开几步,眼神冷冽地扫了她一眼,便抿着唇离开了。

顾清歌靠着墙站了一会儿,娇小的身子突然蹲下去缓了一会儿,才踱着步子回到属于她的沙发上。

躺下去以后,外头已经没了声响,顾清歌背对着大床,盖着被子却忍不住想掉眼泪。

明明之前她的天空是蓝色的,所有一切都是美好的,可是自从她答应了这门亲事开始,命运的齿轮好像就彻底转变了。

属于她顾清歌的纯净蓝色天空也不复存在了,她原有的世界也倾数崩塌,现在的她……似乎……真的是……一无所有……

一无所有……

顾清歌记不住自己是什么时候入睡的,只知道第二天她是被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给吵醒的。

她睁着惺忪的眸子,扭过头便看到了傅斯寒居然站在床边换衣服,他露出了健美的上身,然后顾清歌便注意到他有腹肌,然后便悄悄地数了数,发现居然是八块腹肌。

“看够了么?”冷得不带一丝温度的声音传来。

顾清歌猛地回过神来,才发现不知何时傅斯寒已经发现她醒了,目光冷冷地望着自己。

她愣了大概两秒钟的时间,然后迅速地别开视线,转过身背对着他。

“我又不是故意看你的,谁让你在这里换衣服的?”

听言,傅斯寒冷笑了一声。

“这里,是我的房间。”

顾清歌顿时无语凝噎。

是啊,这是他的房间,他想在这里做什么便做什么,为什么还去顾及她是怎么想的?

可是,既然他不顾及自己的想法,那他又为什么不让自己看?

想到这里,顾清歌也不知道从哪来的底气,直接掀了被子坐起身,直勾勾地看向他道:“那你就不要怪我看了你。”

傅斯寒动作像是卡住了一样,然后朝她看来。

面对他吃人般的冷冽眼神,顾清歌觉得周围的空气仿佛都压低了好几分,她赶紧起身直接去了浴室洗漱。

正刷着牙的时候,傅斯寒却突然推开浴室的门,把顾清歌吓了一跳,差点把嘴里的牙膏泡泡吞下去。

“一会去医院。”

他冷声道。

顾清歌用清水漱掉嘴里的泡沫,“去医院?”

傅斯寒打量了她身上那身土气的衣服,抿唇冷冷地道:“记得换掉你这身衣服。”

顾清歌愣在原地,低头看了自己的衣服一眼。

因为跟他住在一起的关系,所以她没敢换睡衣,只能翻了一件小熊款的卫衣加打底裤穿上,可现在他却一脸嫌弃的样子。

反正是要去见长辈,穿成这样得罪他了么?

不过最后顾清歌还是去换了身衣服,白色的衬衫加牛仔裤,虽然简单,可却落落大方。

可傅斯寒看到她这身打扮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蹙起眉看了她半晌,感觉到他的目光逐渐不悦,顾清歌低下头小声地道:“如果是见老人有的话,那我这样穿会体面些。”

听言,傅斯寒这才将目光落到她的脸上,冷哼一声:“你也知道你平时穿得不体面。”

顾清歌有点生气。

她哪里是穿得不体面,只是他们有钱人跟她们穷人的世界不同罢了!

她没有那么多钱,不可能拿自己辛苦攒了那么久的钱去只买一件衣服而不顾其他。

她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跟在他的身后走,心中思绪万分。

猛地,傅斯寒的步子停了下来,顾清歌猝不及防地撞了上去,她捂着额头退了几步,抬头就看到傅斯寒眸子不悦地盯着她。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傅斯寒收回目光,气息冷冽地上了车,顾清歌这才跟着坐了进去。

后车座只有他们两个人,进去以后,傅斯寒便闭起了眼睛,声音清冷:“开车。”

车子开动,顾清歌坐在车里却如坐针毡,因为坐在左侧的傅斯寒气息很冷,而且冷中带着强势,再加上他闭着眼睛似乎在休息,让她几乎都不敢动弹半分。

生怕弄出一点声音吵着他,然后他又要用那双冷冰冰的眸子来扫着自己。

大概是太紧张了,顾清歌觉得后背居然有点痒,她动了下身子,挠了一下后背。

仅仅只是这么一个细小的动作,傅斯寒居然就睁开了眼睛,然后朝她看了过来。

顾清歌的动作一顿,然后僵住。

她看了他一眼,发现他的眼神冷冷的,像冰渣子一样。

她将手收了回来,不敢动弹。

于是傅斯寒很快又闭上了眸子,可是不到一会儿,顾清歌又觉得后背不舒服了。

她有些窘迫,为什么今天后背总是频频觉得不舒服,难道是有头发落进去了?

顾清歌的皮肤很敏感,一根头发就能让她不舒服半天。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