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婚恋生活

许你一生尽欢颜-许你一生尽欢颜楚虞陆佔

许你一生尽欢颜

许你一生尽欢颜-许你一生尽欢颜楚虞陆佔

主角: 楚虞, 陆佔

字数: 900,788

状态: 连载中 共 862 章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好看的小说推荐(www.sossw.com)

许你一生尽欢颜简介:她亲眼看着他将别的女人抱走,独留她一人去死。她亲耳听着他撕心裂肺喊别的女人的名字,用身躯去护住旁人。楚虞知道,陆佔是真的想杀了她,也恨透了她。所以他才会弃了他们的孩子,斩了她的信念,更将她的一颗真心踩在脚底碾压。他爱她时,便胜繁花似锦。可他的爱,却被她放的火烧成了灰烬。

许你一生尽欢颜全文阅读

········
第1章 不配冠上我陆家的姓
········
“陆佔!”楚虞看着高高在上的男人,浑身都在发抖。

男人蹲在她面前,戴着手套的手指覆在她右脸颊上,轻轻摩挲着,眼神中却没有一丝情意。

“你在害怕什么?我只不过是模仿你当年做的事!”

楚虞身上被绑着绳子,趴在地上动弹不得,亲耳听着最爱的男人说着最残忍的话。

“当年是你放了一把火,差点烧死我,害得我妈现在还在医院躺着。这一切,都是你的错。如今我重回江城,你就应该早早做好偿还的打算。”

陆佔说着便起身,然后拿起一旁准备好的柴油。

楚虞眼中的陆佔,仿佛加了慢动作特效,冷酷而绝情。

看着陆佔将柴油倒在自己身侧,楚虞拼命向前蠕动,她试图再次靠近陆佔,没想到眼看着就要挨上衣角时,却被踹了一脚。

男人神情矜贵而又傲然,仿佛高高在上的神。

楚虞趴在地上闻着刺鼻的柴油味,浑身都在发抖。

她大脑里思绪万千,却只有一个信念,她还不能死。

死了后,乐乐怎么办?

乐乐没了陆佔这个爸爸,不能再没了她这个妈。

于是她开始用尽全力向男人解释:“阿佔,当年的事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明明早都让人找借口支开你和伯母了,那原本应该是一个空房子啊!我点火也是因为要获取林妄的信任,要不然林妄会杀了你和伯母的,他就是个疯子!”

低头看着求生的楚虞,男人深邃的眼底闪现一抹阴霾后冷漠出声:“你看看现在的你,看看你自己的这副嘴脸。当初林妄有权有势,你便当着所有人面抛下我,更是对我和我妈下毒手。如今我陆佔重回江城,你就又说当初是被逼迫的,你的爱就这么廉价吗?”

楚虞听后只觉得浑身无力,再无法开口解释一句。

陆佔见楚虞迟迟不出声,便略微嘲讽地扯动下嘴角。

他坚定地告诉自己眼前这个痛哭流涕的女人不可信,八年前她还说爱自己,五年前却要放火烧死他和他的母亲。

他不能再被她骗了,绝对不能。

就在陆佔心肠再次硬下来时,却看见楚虞眼眶通红地抬头看他:“当年的事情真不是我做的,乐乐,他是你的亲生孩子!”

听到孩子时,陆佔的心猛地皱缩一下,随后又徐徐展开。

他看着女人眼中看似诚恳的目光,淡漠地抬起眼皮:“一个野种而已,还不值得冠上我陆家的姓!”

陆佔说完话后,便从口袋中掏出打火机,如同五年前的楚虞般,亲手放了一把火。

炙热的火光下,陆佔的背影越来越远,楚虞只觉得自己的眼眶被熏得发酸,被烫得发疼。

房门推开的刹那,巷子口的风吹进屋内,将火焰又吹高了一些。

楚虞看着面前一点点合上的房门,嘴里依旧在大喊着陆佔的名字。

饶是一切罪有应得的惩罚,也不应该如此悄无声息。

“乐乐可是你和我的孩子啊,就算我做错了什么,那也是你的亲生孩子啊!”

“阿佔,阿佔!陆佔!”

黑烟迅速席卷整个屋子,楚虞捂住自己的口鼻往屋外爬,却无论如何也撞不开那扇门。

在她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时,脑海中似乎走马观花般走完了自己的一生。

········
第2章 怎能让你轻易死去
········
“阿佔……”楚虞昏迷后口中还在碎碎念着这两个字。

门外的陆佔倚靠在墙上点了支烟,火光忽明忽暗,却也化不开他眼中的那抹薄凉。

随着屋内的嘶喊声逐渐消失,他拿烟的手却隐隐发抖。

想着刚才楚虞说孩子的事情,陆佔却突然没了抽烟的兴趣。

果然是个恶劣的女人啊,居然拿孩子来说事。

当年的楚虞和他在一起偷偷吃了多少避孕药,她又怎么可能会怀孕?

想到这,陆佔便不再管屋内的动静,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

楚虞是痛醒的。

她抬眼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江唯晨,却疼到说不出一句话。

“怎么能让你这么轻易死去呢?”江唯晨的高跟鞋狠狠踩在楚虞被烧伤的小腿上。

看着楚虞满脸痛苦的神色,江唯晨发出了久违的笑声。

江唯晨开车将楚虞带到了一个地下室里,楚虞全程做不了一丝反抗。

她的小腿被严重烧伤,江唯晨拖着她前行时,楚虞只感到了痛入骨髓的疼。

黑漆漆的地下室里,楚虞被铁链绑着,脖子以下浸泡在水缸中,痛不欲生。

不知过了多久,楚虞面前的显示屏却突然发出光亮。

在这漆黑的屋子里,楚虞还不适应这么亮的光,可当她适应后,却只觉得后悔。

显示屏中放映的是陆佔卧室的场景。

楚虞看着陆佔坐在大床上,而江唯晨则穿着红色睡袍温顺靠在男人身上。

屏幕里陆佔眼中的爱意太浓,浓的楚虞都忽视不掉。

心间歇性地开始疼痛,楚虞低头看了眼水缸中快溢出来的水,在江唯晨要亲上陆佔时,楚虞屈膝缩在了水里,只听水面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

快呼吸不过来时,楚虞猛地抬头冲出水面,却又听到了男人冷漠刺骨的声音。

“是啊,我恨她。我对她早就没了爱。”

“咕噜咕噜!”

“我会娶你!咱们没有孩子也没关系,我陆佔只要你江唯晨生的孩子。”

“咕噜咕噜!”

“阿佔,你轻些!”

“咕噜咕噜!”

透过水层,穿过水缸,楚虞在水里睁开了双眼。

显示屏上的一切她都看不清,也听不见。

只要不离开水面,楚虞的心脏才会有片刻的安宁。

也不知是小腿太痛,还是水缸中的水浸了眼眶,楚虞只觉得自己快要窒息。

八年前她便把整颗心交给了陆佔。可五年前,她却亲手毁了一切,但那真的不是她的本意……

陆佔恨她,他是想真的杀了她。

眼前又闪现了男人扔掉打火机的场景,楚虞下意识地往下屈膝。

她需要更深层的水,好帮她阻挡脑海中的画面。

可是阿佔,我真的好疼,好冷。

如果你信我,我便将五年前的事情都讲给你听。

可你却,早早地恨上了我。

就在楚虞不停思索时,地下室的门却发出了声音。

楚虞刚被拖出水面,脸颊便被锋利的纸张划破。

她看着散落在地的照片,上面是她的儿子乐乐。

江唯晨踹了她一脚后,看着楚虞痛苦不堪的神情冷嘲道:“看看你儿子的照片吧,毕竟再过一会儿就是个死人了!”

“你什么意思?”楚虞拿着照片,不可思议地开口。

“我的意思就是,陆佔要亲手杀了你的儿子!”

········
第3章 你不能杀他!
········
江唯晨说完话后,楚虞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推开挡在自己身前的江唯晨,然后拖着受伤严重的小腿,一点点地爬向楼梯。

不会的,陆佔再怎么心狠,也不会亲手了断自己的孩子。

楚虞不断给自己做心理暗示,可当她爬到一楼时,却是在门口看见了陆佔。

男人神情依旧冷漠,看向她的眼神就像看个死人。

“阿佔,乐乐是你儿子。你不会杀他的对不对?”楚虞嗓子干涸,发出的声音一片嘶哑。

“我为什么不能?当初是你害得唯晨出了车祸,导致她胎死腹中,以后再不能怀孕。用你的孩子来抵那个孩子的命,有什么不可以的?”

“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开车撞过江唯晨!”楚虞气得不断发抖,心里却在不停着急。

“阿佔,你不能杀了乐乐,那不光是你的孩子,还是我的孩子啊!”楚虞的手紧紧攥着男人的裤脚,却是再没了一丝力气。

“那不是我的孩子,是个野种!而野种,是不配留在这世上的!”猛地踢开面前瘦弱的女人,陆佔转身便走。

楚虞抬头艰难地看着距离她好远的男人,却只看见一片暗影。

然而楚虞却知晓,那是她眼中逐渐暗下去的光。

陆佔看着继续向前蠕动爬行的楚虞,心里突然有了一股火。

只见他大步上前,一把拖着她往前走:“你不是想看看那个孩子吗?那你就去瞧瞧他最后一眼吧,看着他死前是如何喊你的?”

楚虞被陆佔带到了一个荒野,她刚爬下车,便看见了乖巧站在坑边的乐乐。

只见乐乐衣着单薄,眼眶通红地望着她,还时不时拿小手擦流下的眼泪。

“乐乐,妈妈来了,没事啊,别哭!”楚虞将孩子一把抱在怀里后,才有了片刻的心安。

“妈妈,爸爸说要带我去买变形金刚的,可为什么要把乐乐埋掉,爸爸是不喜欢乐乐吗?”乐乐稚嫩的语气在荒野上响起,却活生生地揪住了楚虞的心。

“爸爸不会的,爸爸怎么会伤害乐乐呢?”楚虞一边伸手给乐乐擦眼泪,一边笑着安抚,可她自己却早已泪流满面。

乐乐听后便小心翼翼地转头看着身形高大的男人,有些紧张又有些激动。

从小妈妈便跟他说,乐乐的爸爸迟早都会回来的,乐乐不是没有爸爸的孩子,如今一看,妈妈果然没有骗他。

正当乐乐要鼓起勇气和陆佔说话时,身后却突然袭来一股巨大的抓力。

等楚虞反应过来时,她早已扑在地上,双手用力地攥紧乐乐的衣袖把他往坑外面拉。

“妈妈,妈妈……”乐乐不停地哭喊着,声音里充满了恐惧。

“乐乐别怕,妈妈在呢,妈妈在呢!”

再坚持坚持,很快就可以将乐乐拽上来了。

楚虞的手腕青筋暴起,眼看着用尽了全力,可她依然死死拽着乐乐的衣服。

就在楚虞差点就能抱起乐乐时,其中两个埋土的男人却突然扔了铁锹,然后蹲在楚虞面前,将她的手指掰开,可楚虞用力太深,两个男人也扯不开楚虞的双手。

于是他们对视了一眼,纷纷下了狠劲,活生生掰断了楚虞的十指。

十指连心,楚虞顿时喊出声来。

可她又强忍着,不愿乐乐看到她如此狼狈的样子。

听着妈妈痛苦的声音,乐乐忍着俱意主动放开了楚虞的手,只听他哑着嗓子却故作坚强地喊道:“妈妈你别救我了,你们快放开我妈妈!我让你们埋!”

········
第4章 乐乐心疼妈妈
········
铲土的男人动作极快,转眼间土就已经埋到了乐乐腰间。

楚虞疯狂地挣脱两个男人的束缚,浑身沾满了泥土。

那两个男人似乎也没想到楚虞会这么疯狂,手上便有了些许松动。

好不容易挣脱束缚后,只见楚虞艰难地爬向乐乐,可她的双手早被折断,无法再拽着乐乐往出走。

“妈妈,你别这样了,乐乐心疼妈妈……”

乐乐看着楚虞满脸的泥土和散乱的头发,心里止不住地难受。

都是为了救他,妈妈才变成这样的。

“妈妈会救你的,妈妈不会丢下乐乐!”楚虞的牙齿狠狠咬在乐乐的衣襟上,用力地往出拽。

乐乐被拽的一耸一耸,却还是哭着将手颤抖地放在楚虞脸上,给她擦了擦泥土后,便又开始往外推楚虞的脸。

小孩子的力气不大,可声音却重重砸在了楚虞心间。

“妈妈你放弃吧,妈妈别再救乐乐了……”

陆佔听着孩子稚嫩的哭声,看着楚虞的疯狂举动,一时间有些不忍。

他的手几次在抬起和落下间徘徊,喉咙里堵得发痒。

如果乐乐真的是他的孩子……

陆佔不敢深想,可看着眼前的场景,却还是让他忍不住动容。

就在他要开口阻拦时,江唯晨却从后面握住了他的手。

只听江唯晨有些哽咽地开口:“阿佔,要不你就放了乐乐吧!我也是当过母亲的人,虽然我的孩子因为楚虞没了,可乐乐毕竟才五岁。更何况我以后也生不了孩子了,乐乐就算是给你留的一个念想吧……”

陆佔听完后看了眼楚虞,又看了眼哭得梨花带雨的江唯晨,心肠再度硬了下来。

他刚才心疼楚虞的疯狂,可谁又能心疼江唯晨那胎死腹中的孩子呢?

因为楚虞,江唯晨以后都无法怀孕。

这个孽果,楚虞终究是要偿还的。

就在陆佔思虑之际,前方却传来一声撕心裂肺地喊叫,他忙看过去,只见孩子的眉眼在一点点被土掩埋,而楚虞则在两个男人地钳制下疯狂挣扎。

楚虞口中混了些许泥土,发出的声音也有些听不清。

可还是能断断续续地听见她在呼唤孩子的名字。

“乐乐,乐乐……”

“不要丢下妈妈!”

看着眼前完全被土覆盖的乐乐,楚虞顿时心如死灰,一阵绝望涌上心头。

“妈妈陪你一起去死!”楚虞喊着就要将脑袋砸向面前的铁锹。

就在这时,陆佔却一脚将铁锹踢飞。

他低头看着楚虞要死要活的样子,只觉得心头涌上一股火气。

为了那个野种,楚虞竟然连命都不要了吗?

江唯晨看着陆佔拖着楚虞走向车时,嘴角不禁拾起了一抹满足。

就是这样才对嘛,楚虞就应该生不如死。

因为只有这样,她才会快乐。

回去的路上,楚虞在后车厢里不停挣扎,像是被困住的野兽般嘶吼悲鸣。

陆佔被楚虞的动作刺痛了双眼,便骤然停下车子残忍开口:“那个孩子他早死了,你给我消停点!”

看着楚虞好不容易消停,陆佔眉头才稍微松了几许。

就在他要启动车子时,却猛然发现车窗处有一张笑的一脸谄媚的脸。

········
第5章 她也配
········
那人一边笑着一边请求陆佔打开车窗。

车窗打开后,那人忙上赶着开口:“真是王某的荣幸啊,在这路上也能遇见陆总。”

陆佔听着男人打招呼的方式,却并不记得这人是谁。

那人惯会巧言观色,发现陆佔不识他后,忙从口袋中掏出名片,要递给陆佔。

见陆佔并未伸手接下,便又讪笑着将名片拿了回来。

“鄙人是大成集团的王茂,上个月有幸和贵公司谈了笔生意……”

陆佔并不打算继续听王茂说话,王茂自然也发现了陆佔的不耐。

正当他不知该如何是好时,却眼尖地发现了坐在副驾驶后面的楚虞,便忙转移话题:“那位小姐,是陆总女朋友吗?可真是生的国色天香啊!”

陆佔看了眼后视镜,唇角勾起冷漠的弧度:“她也配?”

王茂自知拍马屁拍到了马蹄上,便越发尴尬。

江唯晨听到王茂对楚虞的形容后,便侧首看了眼身旁脏兮兮的女人。

就这,也配称作国色天香?

心里的怨气难以发泄,她打开了车窗,打算好好羞辱楚虞一番。

“江城最有名的名媛楚虞,当然配得上国色天香四个字!王总可真是好眼光!”

“楚虞?她真是楚虞?”王茂似是不信。

王茂想着自己那些见不得光的生意,心中便开始有了计较。

江唯晨看出了王茂的摩拳擦掌,便试探开口:“王总喜欢?”

王总看了眼江唯晨,又看了眼陆佔,这才小心翼翼说道:“这怎么弄这么脏啊?衣服破破烂烂的,浑身湿漉漉的?”

江唯晨正要说话时,便听见阿佔冷嘲出声:“她,不配干净!”

王茂听到陆佔这么说,心中的石头便落了地。

既然陆佔对楚虞也是百般羞辱,那么一切就都好办了。

陆佔的话刺耳地扎进楚虞耳中,她现在浑身疼痛难忍,心思更是随着被埋葬的乐乐彻底死去,便再没了与陆佔吵闹的心情。

昔日少年许她诺言,这一许,便给了一辈子。

转眼间,不过八年,就打回了原型。

此刻的楚虞真切地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心如刀割。

楚虞被王总拽下车子时,浑身用不上力气,便整个人从车上倒栽下来,额头直接磕在水泥地上,流了一大摊子血。

“阿佔!”江唯晨指着楚虞的方向发出一声惊呼,却是被陆佔伸手捂住了眼睛,男人温柔的声音在静谧的夜晚显得格外清晰。

他说:“脏,别看!”

楚虞阖上了眼睛,却又张嘴用力呼吸,每呼吸一口,心就痛了一下。

“这……哎……”王总看了看摔在地上破烂不堪的楚虞,有些叹气。

现如今的楚虞,这幅样子也着实令人倒足了胃口。

“你别碰我。我有丈夫,他是林妄!”在王总的手要碰上楚虞时,楚虞用着最大的力气说出了这句话。

说完话,楚虞便昏了过去。

········
第6章 江小姐都疼哭了
········
楚虞再次醒来时,是在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刺激着她的胃部,逼得她作呕。

可当她睁开眼睛时,却又发现情况不对。

这应该不是正规医院,而是一家私人诊所。

江唯晨站在她床尾,眼神阴鸷:“真是够矫情的,受了点伤居然昏迷了四天!”

楚虞嗓子痛得发不出声音,心里却止不住地怒骂。

双手被折,小腿烧伤,这叫小伤?

“知道我为什么在这吗?”江唯晨绕过床位,坐在了楚虞旁边开口:“你得感谢我。如果不是我的话,你早就死在马路上了。你以为阿佔还会管你吗?”

楚虞别过了目光,此时的她压根不想听江唯晨说一句话。

她满脑子,还在想着那被埋在土里的乐乐。

“都进来吧!”江唯晨拍了拍手,只见门外进来两个医生。

楚虞觉得不对,便扭头看了一眼:“你这是做什么?”

“既然阿佔不想要你的孩子,你也刚死了一个孩子。想必是以后对孩子也有阴影了。既然如此的话,你的子宫还有什么用呢?”江唯晨说着便拿起手术刀走向前。

疯婆娘,真是个疯婆娘。

楚虞看着江唯晨的步步紧逼,心中很是慌乱。

江唯晨是个医生,如果她真的无能反抗,那就真的是任人宰割了。

就在江唯晨一手抓住楚虞胳膊时,楚虞却用最大力气扑在了江唯晨的身上。

俩人瞬间扭打成一团,旁边站着的两个医生也不敢插手。

楚虞一口咬在江唯晨肩膀上,只听江唯晨大喊了一声:“你们愣在那做什么?还不快过来帮我,给我拉开她!”

楚虞被两个医生拉开后按在了床上,她疯狂地踢腿,小腿处的伤口不断撕裂,将裤子也染上了鲜血。

可就是如此,楚虞的牙齿还狠狠咬在江唯晨的耳朵上。

眼看着江唯晨的痛哭流涕,那两个医生也慌了,便都撒开了桎梏楚虞的手,想着上前把楚虞的牙掰开。

就在这时,楚虞却用了狠劲,直接拽着江唯晨往窗边跑。

只听一声巨响,玻璃渣子飞得四处都是,楚虞带着江唯晨从二楼跳了下去。

坠地的瞬间,楚虞感觉五脏都移了位。

她的身上都是被玻璃碎片划破的伤口,为了缓解疼痛,便下意识地张嘴小口呼吸。

夏季的地面过于炙热,烤得楚虞浑身更加地疼。

就在她快要失去意识时,陆佔匆忙赶了过来。

陆佔刚冲进大门便被眼前的场景所惊骇,只见楚虞独自趴在地面上,四周都是沾了血的玻璃渣子。

而江唯晨则被一堆人团团围住各种安慰。

有佣人看见陆佔,便忙喊道:“陆总快来啊,江小姐都疼哭了!”

原本下意识走向楚虞的腿,在这一嗓子下,还是拐向了江唯晨。

在楚虞的位置,能清晰地看见陆佔抱着江唯晨一脸着急的样子。

听着陆佔担心的语气,楚虞却不争气地哭了出来。

也不是没受过委屈,可这一次,楚虞却特别难受。

只见她小幅度地转动脑袋,将脸埋在自己的臂弯里缓缓抽泣。

会哭的孩子才有糖吃,可此时的楚虞哪怕哭坏了嗓子,也抵不过江唯晨的一声呻吟。

········
第7章 我好疼啊
········
陆佔将江唯晨送进救护车后,江唯晨的手指还紧紧攥着陆佔的衣服不肯撒手,陆佔低头看着鲜血淋漓的江唯晨,刚要开口安慰,便听见怀中女子哭诉着乞求:“阿佔,我好疼啊,我浑身都好疼!”

“别怕,我们马上去医院!”向来嗜血狠辣的男人,这一瞬却变得格外温柔。

“阿佔,我太疼了。可我的心更疼,我一想到以后不能做母亲了,我就难过。我还想要个孩子啊……我也想当妈妈……”

“我会给你想办法的,不要哭,我们先去医院!”

救护车带走昏迷的江唯晨后,陆佔回头看了眼趴在路中央动弹不得的楚虞。

只见楚虞仿佛死了般,身上没有丝毫起伏,呈现一副死寂。

楚虞醒来时,是在深夜,环顾了四周后,她发现这个房子过于熟悉。

这应该是她五年前放火烧了的房子,只不过陆佔又重新盖了一栋。

陆佔进来后便发现楚虞醒了,他刚坐在床头,脸上便挨了一巴掌。

楚虞打完人的手掌还在发抖,却被陆佔一把抓住,然后用力地攥着。

男人修长有力的手指与楚虞的手紧紧相贴,可却无关温情。

此刻陆佔的眸底,只有化不开的危险。

看着楚虞面露痛苦后,陆佔才松了手:“你又发什么疯?你知不知道小晨现在还昏迷不醒?”

“她醒不醒关我什么事?”

“是你害她摔下二楼!”

看着男人眼中闪现的风暴,楚虞却平静下来问道:“阿佔,你就那么信她?她说什么你就信什么?”

听到这句话时,陆佔身子向后撤了撤,就像是在笑着楚虞的不自量力。

男人笑着的样子十分好看,可此时眼神中却多了几抹讽刺。

“我和你之间的怨恨增加了五年,我和江唯晨之间的信任便培养了五年。现在你告诉我,我该信谁?”

楚虞从未想过男人会是这样的答复。

她怔怔地看着男人熟悉的面容,却再找不见一丝熟悉的神情。

她的心,被乐乐的死活活堵住。

此时的她,再没了同陆佔诉说五年前事情的心力。

她只想知道一件事:“那你带我来这做什么?”

陆佔掐着楚虞的下巴,将她的视线转过来。

然后右手顺势移到她的小腹上,细细地摩挲着,嘴上却像吐着天方夜谭:“你给我生个孩子!”

听到陆佔这句话后,楚虞先是愣了,随后又忍不住发笑,笑到眼里往外飙泪。

陆佔看着她奇怪地举动,便有些烦躁。

“陆佔,你可真有意思!先不说你对江唯晨说只要她生的孩子,你别忘了你已经亲手埋了你的亲生儿子。他才五岁啊,乐乐才五岁!更何况,我已经结婚了,我有自己的丈夫,也有了自己的家。”楚虞脸上的泪越来越多,看着陆佔就像是看个笑话。

“我要你生个孩子,然后过继给小晨!”陆佔看着楚虞瞬间僵住的唇角,便继续开口:“她被你所害,你就要有所偿还!”

楚虞听完这话,浑身气得止不住发抖,可心底却早已化了脓。

阿佔,我们怎么就变成了这般,彼此面目全非。

········
第8章 上梁不正下梁歪
········
楚虞也不知陆佔怎么想的,他来医院看江唯晨非要带上她。

看着陆佔将熬好的汤送到江唯晨嘴边时,楚虞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拐杖。

“阿佔,好烫啊!我要吹吹!”江唯晨撒娇的声音在这病房实在过于刺耳,逼得楚虞偷偷看了眼。

偏偏陆佔还吃这套,江唯晨让他吹,他就特别认真地吹。

楚虞看着陆佔由于低头而垂下的碎发,眼神暗了几许。

面对这一切,楚虞的脑袋里却像有台破旧的放映机。

里面正不切实际地拿着五年前的陆佔和现在的陆佔进行比较。

当年她们恩爱时,陆佔可谓是个黏人精,随时随地要亲亲抱抱。

她手划伤个口子,陆佔都心疼不已。

如今却是残了腿,从二楼跳下来也能在这坚强地拄着拐杖。

而陆佔,也早早地将宠爱给了她人,舍不得江唯晨受一点苦,看不得江唯晨有一丝哽咽。

楚虞用五年的时间习惯没有陆佔的生活。

陆佔则用五年的时间将宠爱另赋她人。

思来想去,楚虞的眼眶便有些酸涩。

只见她佯装困倦地别过了头,将泪水藏匿。

阿佔,原来不被人宠爱是这副模样。

就连委屈,也见不得光……

“哎呀呀,我的宝贝女儿是怎么了?”病房猛地被人从外推开,未见其人便闻其声。

楚虞站在门口躲避不及,差点被撞在地上。

来人是江唯晨的母亲,心宽体胖,穿着却格外富贵。

“晨晨啊,疼不疼啊,是哪个没长眼地伤了我家心肝?”王蓉伸手摸着江唯晨的手,脸色很是着急。

江唯晨没说话,可眼神却看向了靠墙而立的楚虞。

王蓉的目光顺着看过来,可谓是带着刀光剑影。

“就是你伤了我们家晨晨?”王蓉走上前,一巴掌抡过去。

楚虞瞬间攥住王蓉的手腕,眼神毫不服输的和王蓉对视着,在感觉到王蓉痛苦后,才用力将王蓉的手腕甩到一边。

“上梁不正下梁歪!”

楚虞话音刚落,便看见迟迟未动的陆佔起身将她拖了出去。

就像简单地抓着玩偶一般,很是轻松。

病房门关上后,还依稀能听见王蓉的骂声。

“少惹小晨不高兴,我让你过来是让你赎罪的!去把这个碗刷了!”陆佔将江唯晨喝过汤的碗放在了楚虞手上,眼神充斥着不耐。

楚虞皱着眉头看自己手中握着的碗,她当然不会给江唯晨刷碗,可她也实在不愿再进入病房。

便还是拿着碗去了公共水房。

这里是vip楼层,除了江唯晨住在这里,陆佔的母亲也在这里。

楚虞想着,迟早有一天陆伯母都会醒过来,到时候真相自然会大白于天下。

她殷切地期盼那天早早到来。

思虑之际,眼角余光却看到了匆匆离开的陆佔。

男人步履匆匆,没有丝毫逗留。

与此同时,病房内的江唯晨却走下了病床,和王蓉对视一眼后,就要往陆母的病房走去。

“你确定要这样做?”王蓉语气有些害怕。

“不这样做的话,咱们迟早都得玩完。要是陆佔她妈醒了,我还怎么嫁给陆佔,你还哪来的钱去买那些翡翠,丝绸?”

此时的江唯晨脸上早已没了柔弱,而是一反常态的狠辣。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