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现代言情

龙帅临门-龙帅临门小说叶不凡徐清婉

龙帅临门

龙帅临门-龙帅临门小说叶不凡徐清婉

主角: 叶不凡, 徐清婉

字数: 1,623,989

状态: 连载中 共 1486 章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好看的小说推荐(www.sossw.com)

龙帅临门简介:八年前,他本是豪门之子,却为爱顶罪入狱,戴罪从戎。 八年后,他荣耀归来,却遭到未婚妻肆意侮辱,甚至退婚! 一怒之下,他转身求婚未婚妻闺蜜,冷漠道:“我本龙帅,绝世无双!”

龙帅临门全文阅读

········
第1章 庆生归乡
········
北疆战区,阅兵场!

数十万荷枪实弹的迷彩服士兵,排成五十个整齐方队,气势如虹,威镇青天。

此等阵势,俨然国战!

阅兵台最高点。

一青年男子双手负背,军装在寒风中簌簌作响,不怒自威。

他,一言能号令百万雄师,

一语能喝退一国强敌。

当之无愧的国之脊梁!

他的副官鹰狼仰头高喝:“一号首长发来嘉奖令,为龙帅封王!”

“封王盛典,七日后于泰山之巅举行。”

男子偏头,望向鹰狼:“不必了,今日我要归乡。”

鹰狼狐疑道:“龙帅,为何?”

他目光变的柔和起来:“因为,三天后,是她的生日!”

众将士闻言愕然!

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值得龙帅放弃一身荣耀,为其庆生归乡?

……

三日后,江中市。

为迎接龙帅到来,机场清空,全城封锁。

一架豪华客机,在数十架战斗机的护航下,缓缓降落。

龙帅叶不凡透过窗口,望着这座城市,万千感慨。

这座城市,曾见证过他的落魄。

如今,又要谱写他的辉煌。

往事一幕幕浮上心头。

十年前,他还是豪门少爷,锦衣玉食,万人敬仰。

后来,他被双胞胎哥哥所陷害,被家族驱逐,流放。

甚至一度沦落到睡垃圾站的地步。

某天,垃圾站突发火灾,叶不凡被困于火海。

生死存亡之际,一个小女孩儿不顾危险,冲入火海把他救出。

她甚至不嫌弃叶不凡是臭乞丐,为他做人工呼吸。

女孩儿的真诚善良,打动了叶不凡,让他看到了生的希望。

他于是努力活了下来,并找了一份工作,努力打拼成为公司高管。

而后,他找到曾救他一命的小女孩儿陈如雪,并展开疯狂追逐,最终赢得美人儿芳心。

只是,在两人即将订婚之际,陈如雪却因醉驾,撞死一个老太太。

为报恩,叶不凡答应陈如雪,帮她顶罪坐牢八年。

当时恰逢边境告急,叶不凡自告奋勇,带罪上战场。

经过八年厮杀,终闯出“龙帅”的名号。

从此一人之下,亿万人之上!

“若雪儿知道了我今日的成就,肯定会很高兴吧。”他喃喃自语。

副官鹰狼为叶不凡披上裘皮军衣:“龙帅,接下来去哪儿?”

叶不凡:“你先一步以龙帅的名义,为其奉上生日贺礼。我随后就到,向她求婚,给她一个惊喜。”

“另,邀请她参加封王盛典,和我一起加冕封王!”

当年,两人约定好了。

等叶不凡出狱,陈如雪就接受叶不凡的求婚。

鹰狼:“明白!”

……

希尔顿酒店大厅,宾朋满座,为陈如雪庆生。

不过,主角陈如雪却一点高兴不起来。

刚刚不知什么原因,江中市竟然全城封锁,

她们被困在酒店里不得随意外出,也不敢放肆喧哗。

生日宴会,寡然无味。

正愁闷之际,一支气度不凡的礼仪军队忽然闯了进来。

他们每人手中还抱着一个礼盒。

领头的,正是上校鹰狼。

不等众人回神,鹰狼便高喊一声:“奉龙帅之命,特来为陈小姐庆生。”

“龙帅奉上贺礼八件,稍后会亲自到场庆贺。”

“倾城之恋,钻石项链一串!”

“团圆美满,极品帝王绿翡翠手镯一双。”

“长命百岁,千年老山参一对。”

“……”

哗!

人群炸裂!

龙帅是国之脊梁,高高在上。

他们平日里连仰望的资格都没有。

可今日,龙帅竟为陈如雪送上生日贺礼。

甚至稍后会亲自到场庆贺!

这……陈如雪是要飞上枝头变凤凰啊!

鹰狼再次亲手奉上邀请函:“龙帅特邀陈小姐,参加四日后的封王盛典!”

“这是邀请函,请笑纳。敬礼!”

鹰狼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接下来是龙帅的主场,他不能抢了风头。

鹰狼离去后,现场更火爆了。

所有人都在激烈讨论此事。

当事人陈如雪,更是泪如雨下。

“妈,我做梦都不敢想,龙帅会为我送来生日贺礼,更是亲自来为我庆生。”

母亲陈桂花也激动的声音发颤:“是啊,这是至高无上的荣耀啊。”

“而且,龙帅还邀请咱们参加封王盛典。”

“能参加封王盛典的,都是只手遮天的大佬。以后咱家的身价,要水涨船高了!”

陈如雪点头:“原来,龙帅封城,是为了我啊,真好。”

陈桂花一拍脑壳:“对了,龙帅马上要来。丫头快别哭了,好好补补妆。”

“一定要以最好的精神面貌迎接龙帅。”

“嗯。”陈如雪点头。

其他宾客,也都双目炽热的望着酒店门口,等待龙帅的到来。

陈桂花忽然面色一变,低声道:“该死。”

“我忽然记起,今日是叶不凡出狱之日……”

“啊?”

陈如雪顿时也慌乱了。

“妈,你快派人到门口守着,千万别让他进来。”

“如果让龙帅知道,我认识一个劳改犯,他肯定会嫌弃我的。”

陈桂花深吸气:“别慌别慌,我现在马上去安排。”

陈如雪冷漠道:“现在我也算人中龙凤了,而叶不凡不过是一劳改犯。”

“他现在连给我提鞋都不配。”

“不,认识他,都是我的耻辱!”

········
第2章 求婚被拒
········
门外。

叶不凡已到希尔顿酒店。

他心情忐忑不安。

不知道送的礼物,雪儿还喜欢么?

她若知晓自己便是龙帅后,肯定会很高兴吧。

他手捧鲜花,走进酒店大厅。

陈如雪母女俩看到叶不凡,顿时满面绝望,还是晚了一步。

叶不凡深情款款道:“雪儿,生日快乐。”

“请你嫁给我吧。”

他把手捧花递上去。

不过,陈如雪没接。

她冷漠道:“抱歉,我不能接。”

“知道么,今日龙帅亲自为我庆生,邀请我参加封王盛典,而你,不过是一劳改犯。”

“一劳改犯向我求婚,你觉得现实吗?”

陈桂花也挖苦道:“人啊,一定要有自知之明。”

“一个劳改犯,向天之骄女求婚,你不嫌丢人我们还嫌丢人呢。”

什么!

叶不凡猛抬头。

心如针扎一般的疼。

我替你们坐牢八年,

说好的我出狱,就结婚。

可现在你们拒婚也就罢了,

还一口一个“劳改犯”!

殊不知,你们口中的劳改犯,正是堂堂龙帅啊!

叶不凡本要发怒,

但,一想到她曾救过自己性命,还是忍不住心软。

“雪儿,你再好好考虑考虑吧。”

“不然你会后悔的。”

陈如雪顿时满面不悦:“请你马上离去。”

“再继续纠缠,我可叫保安了。”

人群也哄堂大笑。

“真是现实版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啊。”

“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敢向陈大小姐求婚。”

“还说人家会后悔,真不知道谁给他的勇气这么说。”

在全场讨伐叶不凡之际,

只有一人替叶不凡说了句公道话。

陈如雪的闺蜜,徐清婉道:“雪儿,别这样。”

“不管怎么说,叶不凡他都替你坐牢坐了八年。”

“你怎么能当众这么说他呢。”

叶不凡感激的看了眼徐清婉。

徐清婉不施粉黛,不过无论模样还是身材,都压今日的主角陈如雪一头。

以前叶不凡经济拮据的时候,徐清婉没少周济他。

徐清婉说出“替坐牢”的事实,戳中陈如雪心头敏感之处。

她当场爆发:“徐清婉,你竟然向着一个外人说话!”

“哼,你分明是妒忌我被龙帅看上了!不想让我过的比你强是吧?”

“让我嫁给一个劳改犯,然后被你压一辈子,这样你才开心是不是?”

徐清婉忙道:“不是的,我就是可怜叶不凡……”

陈如雪:“呵呵,可怜一个劳改犯?”

“你这个贱人,就配跟这种低等人打交道。”

“以前从火灾里救出臭乞丐,还给他人工呼吸。”

“现在更是替一个劳改犯出头!”

被闺蜜当众臭骂,徐清婉自尊心严重受挫,

不由得低头落泪。

而叶不凡则怔住了,

双目炽热的看着徐清婉。

“当年你是不是在西湖路边的垃圾站里救的小乞丐?”

徐清婉诧异:“你怎么知道?”

叶不凡又望向陈如雪:“当年,你救没救过小乞丐?”

“我呸。”陈如雪臭骂道:“臭乞丐就该被烧死,活着浪费资源。”

真相大白了。

原来,当年救过他的人,不是陈如雪,而是徐清婉!

他就说嘛,一个善良到肯为乞丐人工呼吸的女孩,怎么可能如此尖酸刻薄,爱慕虚荣。

在得知事情的真相后,叶不凡冷漠道:“陈如雪,你,配不上我。”

“我现在正式通知你,你,被我踹了!”

而后他真诚的把手捧花,递向徐清婉。

“婉儿,你愿意嫁给我吗?”

········
第3章 愿和天下为敌
········
“啊?”

徐清婉惊了一把,一时间没回过神来。

“你……你向我求婚?”

叶不凡郑重点头:“我以男人的尊严向你保证,我会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荣华一生,富贵一世。”

徐清婉怦然心动。

她眉目低垂,若有所思。

她想起了自己的婚约,想起那个嗜色成性的未婚夫……

片刻后,她抬头,接过手捧鲜花,语气坚毅。

“我愿意!”

叶不凡喜不自禁。

众宾客哗然。

当着前女友的面,宣称她被踹了,然后当众向她闺蜜求婚。

这是对陈如雪极大的侮辱啊!

果然,陈如雪恼羞成怒。

“徐清婉,你当众捡我破鞋,不嫌丢人?”

“现在,你们两个马上向我下跪道歉!”

“否则,等我参加了封王盛典,我要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叶不凡轻轻牵起徐清婉的手。

“婉儿,咱们走吧。”

“放心,有我在,不必怕她。”  

两人走出。

陈如雪嘶吼:“婊子配狗,天长地久。”

“你们现在不下跪道歉,我要你们死!”

众人收拾好凌乱情绪,继续等龙帅。

可,左等右等,龙帅就是没现身。

陈桂花最后一拍脑壳,骂道:“可恶,肯定是龙帅看到刚刚那一幕,影响了心情,所以不肯来了。”

陈如雪也是银牙紧咬:“王八蛋,坏我好事,我一定要你们死!”  

叶不凡开车,带着徐清婉离去。

走到半路,徐清婉忽然道:“停车,让我下去吧。”

叶不凡皱眉:“怎么了?”

徐清婉:“你向我求婚,只是逢场作戏,挽回你的颜面吧。”

“现在戏也演完了,我该回家了。”

叶不凡诚恳道:“婉儿,我是真心实意向你求婚。”

“你觉得我是那种因一点可怜的颜面,而胡乱玩弄感情的人?”

徐清婉沉默。

她很了解叶不凡,知道他大概率不是在演戏。

“你不会后悔么?”徐清婉眉宇低垂:“陈如雪拿到封王邀请函,她家马上要出人头地,荣华富贵……”

叶不凡耻笑:“邀请函还不是我一句话的事儿?到时我安排她们做仆人就是了。”

徐清婉叹口气:“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吹牛逼。”  

叶不凡:“我说真的,我会在封王盛典上,补你一个求婚仪式。”

徐清婉不想听叶不凡“吹牛逼”,干脆转移话题:“另外还有,我已经和方家方中信订婚了……”

叶不凡:“江中市谁不知道,方中信是个瘾君子,而且好色成性,被他糟蹋过的女孩,一只手都数不过来。”    

“我知道你并不想和他结婚,只是家族所迫,无奈答应。”

“只要你一句话,我把你解救出火坑。”

徐清婉苦笑:“方家家大业大,你不担心方中信报复你?”

叶不凡忽然笑了:“知道嘛,从你说‘我愿意’三个字的时候,我就已经做好了和天下人为敌的准备了。”

徐清婉猛的抬头。

这个男人,再一次冲撞了自己内心。

本来,她纯粹想让叶不凡当个挡箭牌,可现如今,她的原则有点动摇了。

只不过,方家黑白通吃,无论权势还是财富都碾压市井小民叶不凡。

他拿什么跟对方斗?

仅凭一腔热血,能抵得过现实的残酷?

他最终可能会被方家给毁了。

“先回家吧。”徐清婉满脸惆怅:“等你过了我父母这关再说。”

她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
第4章 针神再出手
········
徐清婉家,今天高朋满座。

下个月初,徐清婉就要嫁入豪门方家了,大伯二叔两家来她家祝贺,随份子。

“三弟,婉儿这次能嫁入方家,是我徐家三生有幸啊。”

“方家可是江中市四大家族之一,人家手指缝里随便漏出点,就够咱徐家吃饱喝足了。”

“说不定咱徐家能趁此机会,一跃成二线家族呢。”

徐清婉的父母,徐大海和李银环坐首位,红光满面。

众人的恭维,让二老满脸傲娇。

徐大海道:“大哥二哥,你们还不知道吧,其实方家托关系,拿到了封王盛典邀请函。”

“到时方家的能量,必定水涨船高。别说把咱们拉到二线家族了,一线家族都有可能!”

什么,龙帅的邀请函!

众人惊呼出声,现场氛围一度达到高潮!

大伯又道:“三弟,听说你最近在竞选医院的科室主任一职,现在情况如何了?”

徐大海道:“本来凭我的资历,竞选主任一职基本无望。”

“不过,我女婿方中信说他会帮我。方家出手,这个职位算是板上钉钉了。”

言语之中,满是对未来女婿方中信的赞赏满意。

众人也跟着夸起方中信来。  

徐大海手机忽然响起。

是陈如雪母亲陈桂花打来的。

陈桂花和徐大海是同事关系。

他开了免提:“老陈,怎么了?”

陈桂花:“徐大海,你闺女当众捡我闺女破鞋,你还管不管了。”

什么!

一时间,徐大海急血攻心,天旋地转,噗的吐出一口老血,摔在沙发上。

“孽障……气死……老子了!”

徐家人惊慌失措:“快,快送医院,他心脏病犯了。”

另一边,徐清婉和叶不凡还没到家,母亲李银环便打来了电话。

“婉儿,你……你想气死你爹娘啊,瞧瞧你今天干的什么事儿!”

“咱家的脸都被你给丢尽了。”

“你爸气出了心脏病,现在在仁爱医院,赶紧过来。”

啪!

徐清婉如遭雷击,小脸煞白,手机掉落在地。

她没想到今天这事儿会给父亲造成这么大的打击。

“快,快去医院。”徐清婉撕心裂肺的喊道:“我爸心脏病犯了。”

“嗯?好。”叶不凡立即一个甩尾漂移,朝医院驶去。

半路上,他给副官鹰狼打了通电话:“把我天罗十三针送来。”

叶不凡准备亲自出手救未来岳父,给他留个好印象。

除了“龙帅”,他还有另一身份,针神!   

他自创的天罗十三针,夺天地造化,侵日月玄机,救人无数!

上至将军,下至平民!

一个小小的心脏病,他还真不放在眼里。

电话那边的鹰狼双目炽热:“十年了,针神终于再出手!”

“不知对方何方神圣,值得龙帅亲自出手。”

叶不凡继续道:“不该关心的,少打听。”

“另外,四天后的封王盛典,安排陈如雪一家当仆人。”

鹰狼:“明白。”

挂了电话,叶不凡才发现徐清婉正古怪的眼神看着自己。

“你在干嘛?”徐清婉问道。

叶不凡:“我会亲手救你父亲。”

“另外,我已经安排陈如雪一家去盛典当仆人了。”

徐清婉颓废的躺在座子上,叹口气,透着满满的失望。

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人这么能吹牛逼呢。

先不说医术,单说龙帅的封王盛典,是他能染指的?

可笑至极。

没多久,两人便来到了医院。

而医院的一幕,让徐清婉心如刀绞。

母亲李银环,正给陈如雪下跪,苦苦哀求。

大伯二叔两家人站在一旁,一言不发。

陈如雪满脸孤傲,对李银环的哀求无动于衷。

叶不凡眉头紧皱:“陈如雪怎么来这儿了。”

徐清婉下了车,直冲向李银环:“妈,快起来,你下跪做什么。”

李银环抹了一把眼泪:“婉儿,你来得正好,快求求雪儿,救救你爸吧。”

“你爸已经进了抢救室,但主治医师是雪儿的妈,她妈不肯去救人。”

陈桂花和徐大海都在这家医院上班,两人貌合神离,暗中较劲,最近在竞争科室主任的位子。  

再加上今天发生的事,两家几乎是死对头了。

陈桂花会抢救徐大海才怪。

现在转院明显来不及了,李银环只能下跪哀求陈如雪。

徐清婉头大如牛!

现在没时间想太多,当务之急还是救父亲。

她不得不放弃尊严,哀求起来:“雪儿,我爸是危重病号,求求你行行好,让你妈救救我爸吧。”

陈如雪的笑更阴冷了:“现在知道求我了,早干嘛去了。”

“你这不是把你乘龙快婿带来了吗,让叶不凡帮你啊,求我干嘛!”

李银环这才知道,和徐清婉一块来的人是叶不凡。

她当场爆发。

“婉儿,你……你想气死我是不是,怎么把这废物带来了。”

“你真是瞎了眼,才会看上他……你难道不知道,他是个一无是处的劳改犯?”

“叶不凡我警告你,你休想跨进我家门一步,我家不养废物。”

“雪儿你放心,回去后我肯定好好教训徐清婉,今天的事儿是婉儿的错。”

陈如雪心里舒坦许多:“想让我妈出手也行,别说我不给你们机会。”

“叶不凡和徐清婉跪下给我道歉,说你就是个舔狗,根本配不上我。”

“徐清婉就是捡了我唾弃不用的破鞋!”

徐清婉双目泛红,心神颤抖。

这个要求太过分了!

但一想到父亲可能挺不过这关……

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她不得不妥协,双腿弯曲,要下跪。

叶不凡却忽然伸手拦住了她。

“婉儿,不用求她,你爸的病,我来治。”

········
第5章 因为,你是我的妻子!
········
陈如雪一听,嚣张的狂笑起来:“徐清婉,这下你见识到他的庐山真面目了吧。”

“为了你爸的性命,一点委屈都不肯受,还净吹牛逼!”

“他就是被我唾弃的破鞋,你也只配捡我的破鞋。”

她每一句话,都像针一样扎在徐清婉心上。

她的心,早已千疮百孔!

啪!

叶不凡忽然出手,重重的打在陈如雪脸上。

陈如雪跌落在地,牙都磕掉了一颗。

“我说过,徐清婉是我妻子,谁都不可辱。”

“哪怕是天王老子,也不行!”

叶不凡的话,掷地有声。

然后,安静,死一般的安静。

徐家人头都要炸了。

混蛋啊,现在还求人家治病救人呢,这混蛋竟把人给打了。

人家肯出手才有鬼呢。

徐清婉踉跄倒退两步,远离叶不凡。

他是魔鬼吗!

他此举可能害死父亲啊!

她失望,后悔。

后悔之前做出的选择。

“你……你为何这么做!”徐清婉声音颤抖。

叶不凡郑重道:“因为,你是我的妻子。”

徐清婉想骂她,却因他这句话而骂不出口。

此刻她的心情,一言难尽。

陈如雪过了好久才回过神来。

她的笑,狰狞恐怖。

“呵呵,好,好一个徐家,好一个叶不凡,你们找了个好女婿啊。”

“记住,害死徐大海的,不是我们家,是叶不凡。”

她走进办公室,砰的锁好门。

李银环一屁股蹲在地上,面色煞白。

“你……你走……给我滚!”     

此时,叶不凡手机响了。

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转身走开。

当然,他并未离开,而是去抢救室了。

刚刚鹰狼发来消息,他已把天罗十三针送到抢救室门口。

望着叶不凡离去的身影,徐清婉悲痛欲绝。

哀大莫过于心死,她对叶不凡,已心死。

这边,叶不凡拿了银针之后,便走向抢救室,救治起已经休克的徐大海来。

鹰狼暗自嘀咕一声:“多少名门望族,愿散尽家产求龙帅出手,龙帅都置之不理。”

“今日却为了一普通人破例!”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这边,李银环依靠着墙,孤独绝望。

“完了,这次全完了,叶不凡害死咱家了。”

“婉儿,方中信哪点不比叶不凡强一千倍一万倍,你为何执意要选叶不凡。”

大伯二叔两家也纷纷责备徐清婉,讨伐叶不凡来。

他们对此也很是愤怒。

当然,不是愤怒叶不凡可能害死徐大海一事,而是徐清婉没选择方家。

她不嫁给方家,他们还怎么沾方家的光。

大伯忽然灵机一动,道:“嗨,都别哭了,我想到了个好办法。”

“婉儿,你现在给方中信打电话,给他道歉求他原谅,让他出手。”

“方家关系网很广,连龙帅的邀请函都能托关系搞到,那肯定也认识医院领导!”

二叔也忙道:“之前方中信说,能托关系让你爸当上科室主任,他百分百认识医院领导啊。”

李银环顿时眼前一亮:“女儿,快给方中信打电话。”

徐清婉本能的想拒绝。

她不敢想象,嫁给方中信之后的生活。

但看到母亲孤独绝望的目光,再想想父亲此刻的境遇……

她还是一咬牙,拨通了电话。

她决定牺牲自己,保全父亲。

电话接通。

“喂,方中信,我想请你帮个忙。”徐清婉声音有点哽咽。

这边,方中信一脸诧异。

平时徐清婉对自己很冷漠,爱搭不理的,今天更是找了一个野男人。

她为何忽然求自己了。

方中信:“帮什么忙?”

徐清婉:“你认识仁爱医院的领导吗?我爸心脏病复发,需要心内科大夫抢救……”

方中信心中大喜。

对他来说,这是一个占有徐清婉的大好机会啊。

想起徐清婉那傲娇身材,方中信就如饥似渴。

他忙道:“我认识仁爱医院的老院长,巧的是,他正好是心内科专家。”

徐清婉欣喜道:“真的?求求你救救我父亲。”

方中信:“救他可以,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小要求。”

········
第6章 天罗十三针
········
徐清婉小心翼翼道:“什么要求?”

方中信猥琐一笑:“今晚来我住处,咱俩表演一个小节目。”

他的话让徐清婉一阵反感,恶心。

但一想到父亲可能……

她似乎只有这一条路可走了。

最后她嘴唇都咬破了,才硬着头皮道:“好。”

方中信:“哈哈,晚上见!”

今晚你的长发,将会是我策马扬鞭的缰绳,爽!

挂了徐清婉电话,他立即给老院长打了去。

不过,电话无人接听。

他随手就把手机扔到了一边,不再尝试!    

然后他扑到床上一女人身上:“小宝贝,我来啦。”

“春宵一刻值千金,徐大海的性命可不值得我浪费时间。”

“待会儿我就说老院长出差了,然后找个野郎中过去糊弄一番就是了。”

徐家这边,听说方中信找了老院长,各个眉飞色舞起来。

“不愧是大家族子弟,人脉就是广。”

“叶不凡那废物帮不上忙也就算了,还净坏事儿。”

“婉儿,这段时间你可得好好伺候方中信,毕竟你爸能不能当主任,全指望人家呢。”

“说不定他一高兴,还会带你去龙帅的封王呢。”

徐清婉双目微红,一言不发。

刚刚她分明在电话里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叶不凡,对不起……”徐清婉叹气:“或许,这就是命吧。”

而她哪儿知道,被她放弃的叶不凡,此刻正在抢救室里救她父亲。

叶不凡神色肃穆,双手娴熟的操纵银针,精准无误的刺入徐大海的各个穴位。

隔壁手术室,走出一白衣老者。

他是医院老院长,刚给一病人做完手术,神色疲惫。

经过叶不凡所在手术室的时候,他忽然停下脚步,眉头紧皱。

“该死,他不是医院大夫,怎么混进来的。”

他下意识的想上前驱赶。

但当他看到叶不凡操纵的银针手法时,顿时眼前一亮。

“这……这莫非是天罗十三针?”

“我华夏龙帅创造的顶尖针灸术!”

“天,没想到有生之年竟能见识天罗十三针!”

他僵在门口,双目炽热的“观赏”起来。

天罗十三针,非但疗效显著,而且极具观赏性。

渐渐地,病床上的徐大海也苏醒过来。

看到面前站着一身着便衣的陌生男子,徐大海也愣了。

他并不认识叶不凡,不知道他就是把自己气出心脏病的“未来女婿”。

“你……你是谁?”

“别动。”叶不凡沉声道:“我在为你针灸。”

“针灸?”徐大海愣了一下,继而低头看叶不凡为自己针灸。

片刻后,他激动的浑身颤抖。

“天罗十三针……传说中的天罗十三针!”

“我的天,我竟能亲眼见到天罗十三针,甚至是为我本人针灸!”

“荣幸,是我的荣幸!”

很快,叶不凡针灸完毕。

老院长忙跑上去:“小友,佩服佩服,你竟然懂得天罗十三针!”

“薛某人对你五体投地。”

徐大海也忙走下病床。

他浑身舒畅,感觉比之前还强健几分。

“小友,厉害厉害。”

“能不能求你指点我一二,我愿拜你为师。”

老院长也反应过来:“对,对,求求你收下我们两个吧。”

“师傅,请受徒儿一拜。”

叶不凡小心翼翼收起银针,冷漠回应:“我不收徒。”

不是不收徒,只是……你是我未来老丈人啊。

我喊你爸,你喊我师傅……不像话。

叶不凡转身离去。

徐大海和老院长紧随其后:“师傅,求求你一定收下我们两个啊。”

抢救室门口,徐家人等的心急如焚。

直到现在,老院长还没来。

他们开始怀疑是不是方中信放他们鸽子了。

徐清婉掏出手机,想催方中信一下,

此刻大伯却忽然喊了一声:“快看,人出来了。”

众人目光立即望去。

抢救室门口,走出三人。

领头的,赫然是叶不凡。

身后跟着的,是徐大海和老院长。

李银环惊叫一句:“那废物竟然没走!”

“该死,他该不会是进手术室捣乱去了吧。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

大伯哈哈笑道:“你管那废物做什么。”

“重点是,大海康复了,看着一点事儿都没有。”

“瞧瞧他旁边,就是医院老院长啊。”

李银环喜极而泣:“原来小方早就请来老院长抢救大海了啊。”

“是咱们错怪方中信这孩子了。”

“还是我这个女婿靠谱。”

一家人忙迎上去,围住徐大海和老院长。

至于叶不凡,直接被无视。

徐清婉眼神复杂的看了眼叶不凡,叹口气,也走向老院长道谢。

“老院长,您果然妙手回春啊。”

“谢谢老院长的救命之恩。”

“老院长,今天无论如何得请您吃饭,聊表谢意。”

老院长哭笑不得:“惭愧惭愧,其实不是我救的徐大海。”

“这都是我师傅的功劳,全程我都没插手。”

徐家人一头雾水。

老院长还有师傅?人在哪儿呢?

徐大海道:“没错,是我师傅救的我。”

“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就是我和老院长刚拜的师傅。”

徐大海走到叶不凡身边,弯腰鞠躬:“师傅,大恩不言谢。”

我……去……

徐家人眼珠子差点瞪下来。

叶不凡,救命恩人,师傅……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
第7章 谁说我女儿捡破鞋?
········
徐大海也愣了,搞不明白徐家人为啥这么大反应。

李银环忙道:“徐大海,你刚刚昏过去了,根本不知情,肯定是你搞错了。”

“他就是一个没本事的穷光蛋而已,怎么可能救你性命。”

“老院长,您别谦虚了,我们都知道真相了。”

“是方中信请您老出手,救的徐大海吧。”

老院长皱眉:“我都说了,我根本没出手,全是师傅一人所为。”

“再说,方中信是谁?他也没给我打电话啊。”

“哦对了,刚刚电话的确响了两声,不过我刚想接对方就挂断了,不知是不是他打的。”

徐清婉忽然意识到什么,忙给方中信打了过去,还开了免提。

“方中信,你联系到老院长了吗?”

方中信:“联系上了,不过老院长在国外出差,回不来。”

“我再给你联系一位大夫……”

徐清婉怒道:“骗子,你就是个骗子。”

“老院长现在明明就站在我面前!”

方中信有点尴尬:“是嘛?那可能是我跟他没沟通好。”

徐清婉:“滚,还想骗我!人渣,败类!”

“以后不要联系我。”

方中信也怒了:“去你妈的,你敢骂老子!”

“警告你,下月一号,咱俩准时结婚,敢反悔,我分分钟让徐家完蛋。”

“还有,离你今天找的那个野男人远点,否则老子找人弄死他。”

啪!

电话挂点。

现场一阵死寂。

现在真相尘埃落定。

被他们寄予希望的方中信,根本没把徐大海性命放在心上。

而被他们唾弃辱骂的叶不凡,却一人力挽狂澜……

徐家人心情复杂到了极点。

徐大海还是没搞清楚,面前这年轻人就是叶不凡:“师傅,您还没吃饭吧……”

“闭嘴。”李银环喊道:“他没资格当你师傅。”

徐大海骂道:“你个妇道人家懂个屁,没有他今天我就完了。”

李银环:“你瞪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了,他就是叶不凡,是他把你气的心脏病复发的。”

徐大海顿时瞠目结舌,石化当场。

差点再次心脏病复发。

师傅,竟是他最为仇恨的“未来女婿”。

为什么这么狗血的事要安排到我头上啊。

现场氛围很尬。

连老院长都替徐大海感到尴尬:“那个……呵呵,没想到师傅竟是你家的女婿啊。”

“你平时肯定没少跟师傅偷学医术吧。”

“我觉得你的医术完全配得上科室主任的职位,你准备准备,走马上任吧。”

说完后他转身走开,不准备插手人家的家事。

徐大海欣喜若狂。

没想到这么轻松就当上了科室主任。

但一想到,他是因叶不凡而坐上这职位,喜悦就消失了大半。

毕竟,在他心中,方中信才是理想女婿。

远处,陈如雪和陈桂花母女俩正朝这边走来。

陈桂花:“现在徐大海已经到了最后危急关头,就不信徐家不认怂。”

陈如雪:“哼,我要徐家像狗一样跪下求我。”

“尤其是叶不凡,我要把他的脸打烂。”

直到现在,她被叶不凡打的脸还隐隐作痛。

而当他们靠近徐家人群后,顿时愣住了。

徐大海竟然好了,而且面色红润,一点不像大病初愈。

“这……怎么回事儿?”陈如雪母女俩失落万分。

复仇计划泡汤了。

两人叹口气,准备离开。

“站住。”叶不凡冷冷的道:“谁让你们走的。”

陈如雪怒瞪他一眼:“闭嘴,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儿。”

叶不凡冷笑:“是吗?那徐主任应该有资格说话吧。”

“徐主任,你带的兵不行啊,因私人恩怨而见死不救,这样的手下你留着干什么?祸害社会?”

徐大海一时间没绕过弯来。

他对陈如雪母女俩之前的所作所为毫不知情。

李银环率先反应过来:这是他们复仇的大好时机啊!

李银环冲徐大海喊道:“徐大海,赶紧把她开除了!”

“之前我给她们下跪磕头,她都不带救你的。”

“气死我了!”

徐大海也怒了:“还有这事儿!”

“陈桂花,你给我滚出这家医院,你没资格当大夫。”

陈桂花轻蔑道:“呵呵,我看你不光心脏有病,脑子也有病。”

“谁不知道,我最有希望当上主任一职,至于你,想都别想。”

“你还想开除我?做梦。等着吧,等我当上主任,第一个把你给开……”

话还没说完,陈桂花和徐大海的手机同时响起。

陈桂花下意识的掏出手机看了一眼,顿时间面色煞白,手脚哆嗦。

办公群里,老院长亲自发了一条通告:徐大海任科室主任一职。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陈桂花歇斯底里的怒吼起来:“明明我最有希望担任科室主任一职!”  

“徐大海,你肯定行贿老院长了是不是!”

“你这个人渣,牲口,等着身败名裂吧你。”

徐大海冷笑:“我徐大海不屑于干那种事。”

“反倒是某些人手脚不干净,怕是没少给领导送钱吧。”

陈桂花:“放屁,你没行贿,老院长怎么可能钦点你当主任。”

徐大海还没开口,李银环便抢先道:“这次还真是多亏了你们呢。”

“多谢你们把叶不凡拱手相让。”

“叶不凡医术出众,非但救了徐大海一命,甚至还收下老院长当徒弟。”

“别说一个小小的科室主任了,就算大海想当副院长,老院长都得给叶不凡这个面子。”  

“谁说我女儿捡破鞋?我女儿这是捡了个宝!”

“只可惜,某些人眼拙,没认出这个宝!”

什……什么!

陈如雪母女俩望向叶不凡。

这个刚出狱的劳改犯,竟然收了老院长当徒弟!

他竟然还有这等本事,以前怎么没发现!

等等,如果今日不刁难他的话,那现在当上科室主任的,就是我了!

是我亲手断送了这个机会?

陈桂花悔的肠子都青了。

········
第8章 龙帅的封王盛典!
········
这时,一直沉默的陈如雪忽然开口了:

“叶不凡,我现在给你一个跟我复合的机会。”

“开掉徐大海,然后让我妈当科室主任。”

“这是你最后的机会,想清楚了再回答。”

她信心满满,语气傲娇。

她坚信只要自己松口,叶不凡肯定会乖乖滚回来当舔狗的。

毕竟,现在自己拿到了龙帅邀请函,前途无量,叶不凡跟自己复合,是攀高枝了。

徐家人顿时紧张起来。

叶不凡既然有本事让徐大海当主任,自然也有能耐把他开除。

叶不凡哑然失笑。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到底谁给的陈如雪勇气说这句话。

她为何这么坚信自己会求着回到她身边。

哎,怪我以前太宠她了,把她宠坏了。

他冷漠道:“当你见死不救,甚至逼我和徐清婉下跪的时候,咱们的感情,就已结束。”

“赶紧滚,别在这儿自取其辱!”

陈如雪暴跳如雷。

“混账,叶不凡你就是个没良心的白眼狼!”

“等着,我会让你们来求我的。”

“徐清婉,你别忘了现在你的生意全凭我一人维持,我分分钟能让你破产!”

“还有,四天后等我们参加了龙帅的封王盛典,整个徐家都要给你陪葬。”

李银环大惊:“你们拿到了龙帅的邀请函?”

陈如雪冷笑:“当然。”

全场骇然。

李银环瞬间怂了:“雪儿,这都是叶不凡在搞鬼,你要对付就对付叶不凡,别牵连我徐家……”

陈如雪:“呵呵,现在知道求我了,晚了。”

“滚回去乖乖等死吧。”

说着,她带着陈桂花离去。

李银环伤心欲绝。

叶不凡宽慰道:“放心,陈如雪一家不过是去盛典当仆人而已。”

“如果你们想去,我可以带你们进去,做至尊贵宾。”

“滚!”李银环爆发了:“现在还吹牛逼,你非害的我家破人亡是不是!”

“你要真对婉儿好,就离她远一点。”

“刚刚你也听到了,方家和陈如雪都因为你,而要婉儿破产。”

“人家两家都拿到了龙帅邀请函,身份尊贵的很,想搞死我徐家跟玩儿似的!”

徐大海一言不发。

虽然他敬佩叶不凡的医术,但也不会看着徐家被灭族。

叶不凡郑重道:“当婉儿说出‘我愿意’三个字的时候,我就已经决定替他扛起一片天了。”

“一个小小的方家,我还真不放在眼里。”

“至于邀请函……如果婉儿想,我能让她做封王盛典的至尊贵宾!。”

李银环骂道:“真会吹牛逼!”

“总之你尽快死了这条心吧,除非你真让我们去龙帅的封王盛典!”

大伯二叔两家也纷纷劝徐清婉。

“这个社会,钱才是王道。医术再好,能让你填饱肚子?”

“叶不凡这家伙不靠谱啊,太好高骛远,刚走出大牢,还想去封王盛典当贵宾?”

“还是方中信最适合你,听大伯的,我们还能害你不成!”

徐清婉反驳道:“真听你们的,等着方中信救我爸,那我爸刚刚就没命了。”

一句话,怼的他们哑口无言。

大伯红着脸怒斥:“臭丫头,你这是目无尊长,怎么说话呢这是!”

李银环忙打圆场:“大哥二哥,放心好了,回去后我会好好劝劝这丫头的。”

“咱们先走吧。”

徐大海叹口气,转身离去。

徐清婉却道:“妈,你们先回去。”

“待会儿我还得去厂子一趟。”

李银环点点头,和徐家人一块离去。

徐清婉眼神复杂的看了眼叶不凡:“刚刚你也听到了,方中信准备对你下手。”

“你害怕吗?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叶不凡:“怕?后悔?我的人生字典里,没有这两个词汇。”

徐清婉一脸苦涩:“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这么会吹牛逼呢。”

叶不凡:“……”

不是我说你告诉我,我哪个字是吹牛逼了?

徐清婉:“行了,你最近先住我那里吧,避避风头,免得方中信找你麻烦。”

叶不凡欣然答应。

没多久,两人便来到了徐清婉的钢材厂。

这家钢材厂是徐清婉一手创办,是她几年的心血结晶。

钢材厂最大,最依赖的业务,来自陈如雪效劳的方氏建筑公司。

巧的是,这家建筑公司,是方中信家族的产业。

建筑公司和钢材厂的业务来往,一直是陈如雪在负责。

甚至连方中信和徐清婉认识,也是陈如雪在中间牵线搭桥。

若陈如雪从中捣鬼,钢材厂真可能失去这一笔业务的。

果不其然,两人刚回到钢材厂,就接到了通知。

“方氏建筑公司,正式取消和钢材厂的一切业务来往。”

尽管早有心理准备,但确定了之后,徐清婉还是面色煞白,绝望无助。

叶不凡道:“婉儿,你很在乎这家钢材厂?”

徐清婉感慨万千:“哎,她是我的全部心血,相当于我的孩子,我怎会不在乎。”

叶不凡道:“本来,我想直接让你接手江中首富的全部财产的。”

“但既然你这么在乎钢材厂,那咱就把钢材厂做大做强。”

“以这家钢材厂为跳板,一步步做到首富的位子。”

徐清婉嗔怒道:“你一会儿不吹牛逼会死啊。”

叶不凡有点心累。

我富可敌国,江中首富沈家,只是我几年前随意一个小小的布局而已。

让你接手江中首富的全部财产,也就我一句话的事儿。

我真没吹牛逼!

徐清婉道:“你现在还没工作吧,不如暂时在我这儿做个业务员,工资按最高标准发放。”

“虽然……失去了方氏建筑公司的订单,钢材厂可能活不了几天了。”

叶不凡点头:“好。”

“婉儿放心吧,明天我为你拉来一笔大订单。”

若让外人知道,堂堂三军统帅,在这家小工厂当个小业务员,肯定惊掉下巴。

徐清婉眼神复杂的看了眼叶不凡。

又吹牛逼。

……

午夜!

无数短信疯狂涌入叶不凡手机。

黑白两道只手遮天的大佬,各大财团的当家人发来急电,

他们愿散尽家财,求龙帅出手治病。

今日,天罗十三针现世的消息,在上层圈子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叶不凡不予理会,只是找到其中一条最微不足道的消息。

那是江中首富沈逢春发来的:老板,沈家财产您何时接手?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