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热血兵王

镇国天王-镇国天王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镇国天王

········
第1章 至高无上的存在
········
杭江市!

六月的太阳格外毒辣,似乎能将人晒起一层皮来。

中午十二点。

陈帆骑着电动车,一路风驰电掣,终于在即将超时的时候,来到了御龙大酒店。

可是他刚到门口,就被保安拦了下来。

“那个送外卖的,这儿不准进!”

“点餐的顾客说腿脚有点不方便,让我送上去,麻烦你通融通融。”陈帆不卑不亢的说道。

“你听不懂人话吗?说了不准进就不准进,立马给我滚,否则休怪我不客气!”保安满脸凶狠的说道。

陈帆微微皱眉,正当他准备再和那保安说些什么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满是嘲讽的声音。

“这不是苏家那位大名鼎鼎的上门女婿吗?怎么穿成这样啊?”

陈帆扭头看去,只见一个身穿西装,将头发搭理得一丝不苟的青年男子迎面走了过来。

此人名叫黄博文!

是他老婆苏迎夏的追求者之一,当然,也是将他当成眼中钉肉中刺,对他恨之入骨的人。

不过对于这些人的话,他理都懒得理会。

各种冷嘲热讽的话,他已经听了三年了,早就习惯了。

所有人都以为他只是没钱没势的窝囊废,只能干点送外卖的活,殊不知,他的真实身份却是……

“原来还是个连狗都不如的上门女婿啊,呵呵……”

那保安也跟着讥讽嘲笑了起来。

陈帆摇了摇头,不想与对方再纠缠,提着那一份外卖,转身就走。

“哎呀,你别急着走啊!”

黄博文直接拦住了陈帆的去路,满脸戏谑的说道:“你想要进去,我可以帮你啊!”

“是吗?”

陈帆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神色异常平静。

“只要你跪在地上,给我磕三个响头,我便带你进去!”黄博文眼中的神色更加戏谑了。

“滚!”

陈帆脸色一沉,眼神冰冷地看了黄博文一眼,令后者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他无法想象,一个送外卖的,怎么会有如此凌厉的眼神?

原本已经到嘴边的话,硬生生被他咽了回去。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目光一扫,突然看到一个身穿唐装的老者,在一个妙龄少女的陪同下,疾步走出了酒店。

黄博文顿时心中大喜,也顾不得陈帆,转身就向那唐装老者跑了过去。

那可是唐老!

杭江第一大家族唐家的掌舵人,杭江的传奇人物。

他在这里蹲守了好几天,就是为了能见唐老一面。可他刚走了两步,却又满脸不可思议的停下了脚步。

因为他看到唐老竟然亲自迎到酒店门口,为一个身穿休闲装的俊朗青年拉开了车门!

黄博文顿时只觉得心跳加速!

那个男子到底是什么样的神仙人物啊?

竟然让唐老亲自给他开门!

而那青年对唐老,却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似乎还不怎么领情。

他不由得羡慕了起来,这才是真正的大人物啊!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说的就是这样的人。

就在这时,他发现那俊朗青年的目光扫了过来,他的心顿时砰砰直跳起来。

好凌厉的眼神!

然而……

那俊朗青年的目光根本没在他身上停留哪怕一秒钟,而是直接落在了正在给客人打电话的陈帆身上。

当他看到陈帆的脸时,顿时浑身一颤,眼中冰冷的神色瞬间变得无比炙热,仿佛看到了心目中至高无上的存在……

········
第2章 不败神话
········
“天……天……”

俊朗青年张大了嘴巴,那个横扫西方诸国、让全世界所有强者睡不着觉的的称号,差点被他在大庭广众之下喊出来。

幸好在那关键的时刻,陈帆突然扫了他一眼,让他不自觉闭上了嘴巴。

就是这个眼神!

错不了!

一定错不了!

俊朗青年激动万分。

三年前,就是这个眼神,吓退了百万雄师,威震了西方诸国!

同样,成就了他至高无上的地位,成为无数战士心中不败的神话,永远的信仰。

可是谁也没想到,那一战之后,这位传奇就突然失踪。

从此杳无音讯!

如今,三年过去了。

西方诸国隐隐有卷土重来的趋势,可大华之内,却再无可震慑对方之人。

战部已倾尽全力,在大华境内寻找,耗费了无数的人力、财力,都没有任何消息。

没想到今天竟然在这小小的杭江,被他遇到了。

天佑大华!

百姓之福!

只要他还活着,就绝对没有人敢踏足大华半步!

可当让回过神来之后,却发现那个身影已消失不见了。

“这……人呢?人去哪儿了?”

俊朗青年四处张望着,脸上却写满了焦急,冷汗不断从他额头上冒出。

“秦少,您怎么了?”

唐老满脸紧张的问道。

“人呢?”秦天佑抓住唐老的肩膀大吼道:“刚刚那人哪儿去了?”

唐老差点被他吓死,惊恐莫名的说道:“什……什么人啊?”

“就是刚刚那个送外卖!他人去哪儿了?”

秦天佑的声音都颤抖了起来。

“这……这我也不知道啊!”

唐老苦着脸说道,他刚刚所有的注意力都在秦天佑身上,哪里去注意什么送外卖的啊!

“快点去给我找,我限你两天之内找到他,否则,你们唐家就没必要存在了!”秦天佑面目狰狞地大吼道。

唐老听到这话,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脸色刷的一下变得苍白无比。

他听得出来,这位秦少绝对不是和让开玩笑的。

而他也绝对有这个能力,甚至一根手指头就能掐死他唐家。

让秦天佑这样的人如此疯狂的人物,那又是什么样的存在?

唐老想都不敢去想了!

然而就在这时,黄博文鼓起勇气走上前去,说道:“那……那个我知道那人是谁!”

“你知道?”

秦天佑那冷厉的目光瞬间扫了过来,差点将黄博文吓尿。

“你……你好,我是万龙地产董事长的儿子,黄博文,我……”

黄博文硬着头皮,刚想再自我介绍一下,可到嘴边的话又硬生生吞了回去。

因为让发现秦天佑的目光越来越冷,越来越可怕了。

“快点说那人是谁,否则我现在就捏死你!”

秦天佑让黄博文顿时如坠冰窟,他相信对方一定能说到做到。

“那个废物……是苏家的上门女婿陈帆!”

黄博文战战兢兢的说道。

“什么?废物?”

秦天佑顿时瞪大了双眼,他简直无法相信,曾经那个以一己之力,震慑了半个世界的无敌强者,竟然被人当成了废物!

笑话!

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这群人简直是瞎了他们的狗眼。

如果让他们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恐怕会被吓死去。

不过这个时候,他却没心思与黄博文废话了,因为他又看到了那个如神似魔一般的身影,从酒店内走了出来!

他急忙整理了一下衣领,无比激动地冲到了陈帆面前,啪地行了一个军礼。

“猛禽特种大队最高指挥官,秦天佑,报道!”

说完,他再次向陈帆深深地鞠了一躬。

········
第3章 前往杭江迎接我们的王!
········
黄博文和唐老直接傻眼了!

一是因为这秦天佑的身份,猛禽特种大队,那可是大华最强的特种大队之一。

素有猛禽一出,谁与争锋的美誉!

作为猛禽特种大队的最高指挥官,其身份地位已经高得让他们绝望。

这是他们这辈子都难以望其项背的伟大成就,而且对方看起来也才不过二十五六岁。

可以说是前途无量!

未来成为一代将星,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当然,最让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这样一个未来之星,竟然对苏家那个废物女婿鞠躬行礼!

这太不可思议了!

而更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那个废物女婿竟然坦然接受了。

难道他们真的认识?

想到这里,黄博文便感到一阵头晕目眩。

自己刚刚还对他冷嘲热讽呢,这可如何是好?

不过接下来陈帆那一句话,又瞬间将他从那种难以自拔的震撼中拉了出来。

“你,认错人了。”

陈帆微微一笑,晃了晃背上的外卖箱,说道:“我就是一个送外卖的。”

这下,轮到秦天佑发懵了。

但是转念一想,他又释然了。

这可是在大庭广众下,自己刚刚自报姓名已经违反了相关纪律。

想到这里,他后背上的冷汗刷的一下就冒了出来,吞了一口唾沫,说道:“不好意思,是、是我看错了!”

黄博文看到这一幕,顿时长松了一口气,“我就说嘛,他一个臭送外卖的,怎么可能认识这样的大人物,果然是认错了,呜呼,吓死我了!”

“如果没什么事,我先走了,我还有几个外卖要送。”

陈帆留下一句话,便匆匆骑上电动车,离开了酒店。

不过秦天佑是何等人物,早已不动声色的将那电动车的车牌号默默记了下来。

找到了!

终于找到了!

大华的镇国之魂还在!

……

“秦,秦少,这个废物根本不值得您生气,不知您有没有空,小弟做东请您去杭江最好会所……”

黄博文的话还没说完,秦天佑直接就是一巴掌抽了下来。

“啪!”

响亮的巴掌声响起,黄博文的牙齿直接被抽碎了一大半,哇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秦,秦少……”

黄博文直接被打懵了,有点不知所措。

“你嘴太臭了!”

秦天佑冷哼一声,然后转身对唐老说道:“那个人不必找了。”

“啊?为什么?”

唐老一脸疑惑,他比谁都清楚,眼前这位爷为了寻找那个人,废了多大的心力。

“不该问的不要问。”

秦天佑冷哼一声,没有再理会他,大步走进了酒店。

来到早就预订好了的总统套房,他的内心依旧久久不能平静。

过了好一阵,才掏出电话,拨通了一个代号为003的号码,深吸一口气,无比激动的说道:“龙头……他还活着,我、我找到他了……”

“什么?你找到他了?在哪里?快,告诉我,在哪里?”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苍老却无比焦急、兴奋的声音。

“在杭江,我们的王,他就在杭江!”

说话间,秦天佑的声调都变了,变得无比激昂。

“好,很好。”

“通知猛禽大队所有人,准备出发,前往杭江迎接我们的王!”

“另外,将这个好消息汇报给中心大楼!”

“不行,我得亲自跑一趟,你给我将人看好了,要是再一次弄丢了,你就是整个大华的罪人!”

听着电话那头的话,秦天佑不由打了个寒颤。

电话刚挂断,首都机场就有十几架猛禽战机轰隆起飞,飞速奔向杭江。

战机上每一人的表情都紧张而激动。

因为,大华的英雄,回来了!

……

········
第4章 三年期满,欢迎回归!
········
陈帆做完了一天的工作后,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里,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他掏出手机一看,只见手机上弹出了一条信息:三年之期已满,欢迎回归!

“终于结束了!”

陈帆收起手机,长出了一口气,如释重负。

一瞬间,他身上的气势便变得无比凌厉,仿佛一柄可以斩破这方世界的神剑出鞘。又仿佛一尊无敌的神袛,从沉睡中苏醒过来。

三年之期已满,他不必在隐藏身份了,更不必在忍受那些恶毒话语。

他终于可以将自己的一切,都告诉自己妻子了。

告诉她自己不是废物,她的丈夫实际上权势滔天、富可敌国,哪怕她要天上的星星,他都有办法给她弄下来。

想必等她知道这一切后,一定会很高兴吧!

想到这里,他连身上的外卖服都还没来得及脱下,便给还没回家的苏迎夏打了一个电话。

“喂,迎夏,你在哪儿啊,我有点事想跟你说。”陈帆强忍着心中的兴奋道。

“你能有什么事?”苏迎夏有些不悦地轻哼了一声道:“别给我添乱,我在公司加班!”

“公司?可你那边怎么那么吵?”

陈帆疑惑道,他的听力极佳,直接就听出了苏迎夏所处的环境,绝对不是办公室。

话筒里隐隐约约传来的繁杂音乐声,让他明白,那估计是什么娱乐场所。

一瞬间,陈帆便感到一股躁意涌上心头。

“你个窝囊废,有什么资格管我?”

苏迎夏没好气的说道,语气冰冷,满满的不耐烦。

“我是你老公!”陈帆耐心说道:“有责任保护你的安全。”

“保护我?你拿什么保护我?拿你每个月四千块的工资吗?还是拿你那辆破电动车?”苏迎夏的语气更加不耐烦了。

“你在哪儿?我去接你。”陈帆却已经习惯了这种语气,并没有生气。

这三年来,自己隐姓埋名,让她受了不少委屈,他心中有愧。

然而苏迎夏似乎并不太领情,“你烦不烦啊?我告诉你,我现在就在会所里陪客户,这下你满意了吧?”

说完,她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嘟嘟嘟……

听着话筒中传来的盲音,陈帆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犹豫了片刻之后,他拨通了一个加密电话。

“我是陈无敌,给我将一个电话的定位信息调出来,一分钟之内发给我!”

陈帆说完,便直接挂断了电话,同时大步向门外走去。

他倒要看看苏迎夏究竟在做什么。

纵使心中再有愧,但男人的忍耐也是有极限的。

有些事能忍,有些事却不能忍!

帝豪会所。

一间豪华包厢内。

身穿一席白色连衣裙的苏迎夏,正与几个油腻中年男人交杯换盏。

虽然她也不太喜欢这种应酬,但今天这里有两个实力惊人的投资人,如果能够获得他们的青睐,随便给自己投个几百万,那自家目前所面临的危机就能迎刃而解了。

所以,今天不管用什么方法,她都必须把那两个人拿下,哪怕……

········
第5章 校花老婆成笑话
········
苏迎夏刚放下电话没多久,一个青年男子就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苏小姐,怎么看你愁眉不展啊?”

苏迎夏一看到那男子,心跳顿时加速起来,眼前这人叫做徐少麟,杭江排名第十的豪门徐家大少爷,同时也是天音集团的总裁。

不等苏迎夏回答,一个妖娆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哟,这不是我们曾经的校花吗?”

话音一落,一个打扮得十分妖艳的女子,扭着动人的腰肢走了过来。

苏迎夏微微一愣,她还真没认出这个人来。

“怎么?苏大校花不认识我了?”妖艳女子娇笑着说道,话语中却带着几分讥讽,“果真是贵人多忘事啊,连我这个老同学都不认识了,呵呵……”

“老同学?”

苏迎夏更加疑惑了,在她的印象中,并没有这一号人物。

“雪莉,你们认识?”徐少麟笑着说道。

“雪莉?”

苏迎夏顿时焕然大悟。

这确实是她高中的同学,只是眼前这人和她印象中的雪莉相差太大了,简直判若两人,她没认出来也情有可原。

雪莉娇媚一笑,道:“何止是认识啊,我还是知道她为什么烦恼呢!”

“那你说说看。”徐少麟顿时来了兴趣。

雪莉说道:“十有八九是因为她那个老公呗!”

“老公?”

徐少麟的脸色顿时微沉了下来。

“是啊,她那个老公啊,可不得了,洗衣做饭、铺床叠被,无一不精,电动车还骑得贼棒,人称外卖小王子呢。”

雪莉神情夸张,语气中充满了嘲讽。

此话一出,包厢内立即响起了一阵喧嚣声。

“原来苏大小姐嫁给了一个送外卖的啊,啧啧……”

“哈哈……迎夏,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送外卖能挣几个钱啊,叫你老公来给我开车吧,月薪一万。”

……

见苏迎夏出丑,雪莉心中别提有多高兴了。

“是啊,迎夏,你看你们结婚这么多年了,你老公连戒指都没给你买一个。虽然说他外卖送得不错,但凭着他送外卖的那点工资,什么时候才能给你买个戒指啊。”

“你、我……”

苏迎夏一脸俏脸涨得通红,急忙将双手藏在了背后,又羞又恼地说道:“哪有,我……我只是没戴而已……”

可任谁都看得出来,她这只是欲盖弥彰而已。

“连戒指都买不起一个,也算男人?”

……

听着这些嘲讽的话,苏迎夏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紧咬着红唇,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如果不是三年前爷爷逼自己嫁给陈帆这个废物,自己又怎么会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任人取笑、嘲讽。

不甘、屈辱!

如潮水一般,涌入她的胸膛,让她的胸膛不停地起伏着。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徐少麟突然微笑着说道:“苏小姐,我这里正好有一枚钻戒,你看看喜不喜欢……”

说着,徐少麟便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

当中打开之后,露出了一枚女士戒指,上面镶嵌着一个鸽子蛋大小的钻石,看起来无比夺目。

现场众人顿时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不由得瞪大了双眼,满脸不可置信之色。

尤其是雪莉,眼珠子都差点瞪下来。

就连苏迎夏的心跳都猛然加速,如小鹿乱撞一般,脸色也逐渐红晕了起来。

徐少麟,徐家大少,年少多金!

虽说为人花心,风流成性,但怎么看都比自家的废物强?

如果能够得到他的青睐,或许所有的问题都能够迎刃而解……

苏迎夏有些心动了。

“我……”

苏迎夏低着头,刚想开口,只听见哐当一声,包厢门被人踢开了。

接着,一个如天神般威严的声音,在众人的耳畔炸响……

········
第6章 只要你喜欢,我可以送你一箱
········
“迎夏,只要你喜欢,比这大十倍的钻戒,我可以送你一箱!”

突如其来的声音,伴随着无尽的嚣张。

在场众人骤然惊讶。

大十倍?

还一箱?

谁敢喘这么大的气?

“嗖!”

在场众人齐刷刷地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

只见一个不算多高大,却异常伟岸的身影,大步走了进来。

倏然间,空气静止!

一秒!

两秒!

三秒!

……

整整三秒钟后,众人才被一声嗤笑惊醒。

“我当谁敢喘这么大气呢?原来是一个死送外卖的啊!”

“人家黄袍加身,有什么不敢说的,哈哈哈……”

包厢内,两人一唱一和,立即所有人都捧腹大笑起来。

刚刚肃杀的气氛,顷刻间就被这笑声取代。

雪莉强忍着笑意,朝着苏迎夏努努嘴,满脸讥讽地说道:“苏大校花,快看看谁来了?”

苏迎夏听到这些话,再看到穿着外卖服的陈帆,只觉得脸上火辣辣。

难堪至极!

“苏大校花,人家可是要给你买一箱钻戒呢,好浪漫、好man哟,咯咯……”

雪莉笑得前俯后仰,动作无比夸张。

苏迎夏的脸色更加难看了,眼神也随之冷了下来。

“真是张口就来,知道徐少手中的钻戒,价值多少吗?”黄毛青年叼着一根牙签,斜着眼睛盯着陈帆。

“我告诉你,你送一辈子外卖,也买不起一个角!”

“一箱,你也配?”

包厢内众人纷纷摇头轻笑,嗤之以鼻。

圈内早就传开,苏迎夏的老公是个上门女婿,前两年还是靠着苏家给的钱生活,后来苏家不给生活费了,才被迫出来送外卖。

这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

陈帆刚刚的豪横,此刻已经成了所有人眼中的笑话!

钻戒?

呵呵——

渣子都买不起!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苏迎夏冷冷开口,秀媚紧戚。

陈帆道:“只要我想,不管你在哪里,都能找得到。”

“你跟踪我?”

苏迎夏一下子反应过来,嫌弃的目光没有丝毫掩饰,对陈帆的厌恶更深了。

三年里,陈帆早就对她的态度习以为常。

三年里,他一次次地忍下别人的冷眼。

不过——

今天却不用了!

他过来的目的,就是摊牌!

三年期限已到,他不需要继续过这种屈辱的生活!

也不需要在被人俯视!

陈帆上前准备抱住苏迎夏,却被她一把推开。

他无奈一笑,但还是非常耐心地说道:“这次我来,是想要告诉你,我能帮你解决所有问题,你不需要委屈自己了。”

众人闻言,再次大笑。

仿佛听到有生以来最好笑的笑话。

一个上门女婿,竟然大言不惭的想要撑起一片天?

简直痴心妄想!

“帮我?”

苏迎夏轻蔑一笑,瞪着陈帆,呵斥道:“陈帆!你能不能脚踏实地点?穷不是你的错,但是你这样装逼,真的让人很恶心!”

“你这样信口开河,满嘴跑火车,不仅不会让我对你刮目相看,相反会觉得你更加没用!”

“要不是因为嫁给你,我要比现在好上十倍百倍!”

苏迎夏眼角逐渐湿润,她越想越气,当初为什么要听爷爷的话,嫁给这个废物!

还说什么陈帆早晚会龙吟九霄,那时的她会成为最尊贵的女人。

可整整三年过去了,这个男人不仅龙啸九天,反而给她带来了数不尽的屈辱!

“呵呵,一箱鸽子蛋的钻戒?”

始终作壁上观的徐少麟摇着高脚杯,轻蔑地笑出了声:“想必,你是哪家来体验生活的豪门富少吧?”

陈帆淡淡地摇了摇头。

“那你就是某个流落在外,终于被家族发现的世家子弟了?”徐少麟戏谑开口。

陈帆再次摇头。

“呵呵——”

徐少麟轻笑一声,“既然你什么都不是,那你装什么大尾巴狼?”

“先去换身像样的行头,多看看电视,学学富家大少的样子,再出来装逼吧!”

“你这样张口就来,只会让人笑话,徒添笑柄!”

徐少麟的话句句诛心。

尽管,矛头对准的是陈帆,坐不住的却是苏迎夏。

她羞愤得简直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次真的是丢人丢到了家。

这一切,全部都是因为这个废物!

只是——

在场所有人都不会明白,一身地摊货的陈帆,真真切切能买得起一箱钻戒!

不,确切地说,这世界上,就没有他陈帆负担不起的东西!

········
第7章 我不需要装
········
“我不需要装!”

陈帆淡然说道,脸上写满了强大的自信。

“哼,看来你还装上瘾了!我倒要看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徐少麟更加不屑,迅速取出笔,龙飞凤舞地在一张一百万的支票上签上名字,如同扔废纸般丢到陈帆脚下。

“看得清上面的零吗?”

陈帆只是冷冷地瞟了一眼,便没了兴趣。

可他这表情,却让徐少麟更加不爽了,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一脸戏谑地说道:“让你女人陪我一晚,这钱,就是你的!”

哗——

话音刚落,包厢里沸腾起来。

这是要把陈帆贬到尘埃里啊!

所有人看向陈帆。

眼中充满了鄙夷、冷漠、幸灾乐祸……

唯独少了怜悯!

“一百万吗……”

不得不说,苏迎夏心动了。

有了这些钱,她完全能够摆脱困境。

而且,徐少麟家境不错,长相也挺俊朗,一夜风流,她也不吃亏……

“呵,你以为这些钱很多?”

陈帆淡然一笑,看向徐少麟的目光,如同看一个流浪汉。

“哼,怎么,还要继续装?”

摇着高脚杯的雪莉满身优越感,看到一向压她一头的苏迎夏被明码标价,心里说不出来的畅快。

雪莉见陈帆无视她,这才扭头看向苏迎夏,阴阳怪气地说道:“苏大校花,你可要让你的废物老公好好想想,一夜一百万,这顶绿帽子很划算的,可别想不开!”

“哈哈——就睡一晚而已,多大点事!”

包厢里的其他人都跟着起哄。

“是啊,说不定还能喜当爹,多划算的买卖啊!”

“赶紧去捡啊,一百万,可不是一百块,这样的机会,可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一道道鄙夷的声音充斥着陈帆的脑海,不断的刺激着他的神经。

下一刻。

陈帆迈开步子,一步步的走到那张支票前。

弯腰,伸手——

这一刻,所有人都兴奋了起来。

“看啊,这个废物真的同意了!”

“吼吼,校花就是校花,成了人妻,一夜风流还要一百万!”

“这笔买卖划算!陈帆,你赚大了!”

在所有人看来,陈帆肯定是同意这笔买卖了。

苏迎夏则是心灰意冷。

果然,陈帆就是个没脊梁的废物!

但一百万一夜,对她来说也赚了。

然而,下一秒。

“撕拉——”

嗯?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陈帆竟然直接撕碎了那张一百万的支票!

纸屑还被他肆意扔到地上!

“陈帆!你他妈找死?”

徐少麟感觉自己被侮辱,猛地站起身,同时看向苏迎夏:“我本想着帮你,你看看你这废物老公?几个意思?”

“既然他不领情,那我也不用绅士了!”

没等苏迎夏反应过来,怒火中烧的徐少麟一把扯住她的衣服。

“撕拉——”

苏迎夏的晚礼服被撕开一角,里面的黑色蕾丝内衣若隐若现。

紧接着,徐少麟顺势环住苏迎夏的细腰。

苏迎夏象征性地挣扎了两下,随即便没了动静,似乎已经“认命”。

包厢内众人眼睛都看直了,一个个吹鼓舌燥,一副准备看好戏的嘴脸。

没有一人上前阻止,也没有一人敢上前阻止!

“敢扫我徐少麟的面子?老子现在就把你老婆正法!”徐少麟面目狰狞地冷笑一声,“这就是得罪我的代价!”

········
第8章 奇耻大辱
········
苏迎夏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紧紧搂住,还是当着陈帆的面?

多么讽刺的一幕!

对男人而言,这更是奇耻大辱!

所有人看向陈帆的目光中,只有无尽的冷漠与戏弄。

穷人,永远不懂得有钱人的跋扈!

眼看徐少麟把苏迎夏按倒在沙发上。

只是就在这时——

被视作废物的陈帆动了!

如离弦之箭一般冲出,顺势拿起桌面上的水晶烟灰缸。

面如表情,气氛肃杀。

转眼,出现在徐少麟身后。

水晶烟灰缸被高高举起

灯光闪烁下,更加刺眼。

众目睽睽之下,朝着徐少麟的脑袋,猛然落下——

“哐!”

水晶烟灰缸,重重地砸在徐少麟的脑袋上。

“呜——”

剧烈的疼痛让徐少麟的牙关缩到一起,同时忍不住哀嚎。

一向养尊处优的徐家大少,哪里受到过这种委屈?

愤怒、阴冷、怨毒,汇聚成一道道狠厉的目光,最终落在陈帆那张毫无波澜的脸上!

“血?啊——”

不知道是谁忽然喊了一声,包厢炸开了锅。

“流血了!徐少流血了!”

“陈帆!你疯了,你个疯子!”

苏迎夏的目光中充满了惊恐,攥着拳头,后背已经被细汗浸湿,怯生生的瞟了眼徐少麟,缩了缩脖子,指着陈帆破口大骂:

“你你你,怎么能伤害徐少?”

“你知道徐少身后的力量吗?这么尊贵的人是你能惹得吗?!”

苏迎夏说着大哭了起来。

她万万没想到,一向懦弱、没用的陈帆,竟然敢动手伤了徐少麟!

徐少麟动动手指,不仅陈帆要完蛋,整个苏家都会因为陈帆的可笑行为而遭殃!

她气,她恨,她更想尽快平息徐少麟的怒火。

“王八蛋——”

“敢和我动手是吧?”

徐少麟拿纸巾捂着还在流血的脑袋,狼狈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他堂堂徐家大少,哪里受到过这种委屈?

随着徐少麟的怒吼,包厢里的气氛逐渐变得凝重,所有人都自觉的闭上嘴巴,不敢说话。

陈帆完全无视还在发飙的徐少麟,看向脸色不是很好的苏迎夏,缓缓开口道:“夏夏,有些话,我藏在心里三年了。”

苏迎夏看着陈帆那真诚的目光,微微愣了一下。

陈帆深吸一口气,继续道:“从今天开始,我不需要继续隐藏身份。”

“三年里,你受的委屈,我会尽我所能,倾我所有对你补偿!”

隐藏身份?

对苏迎夏补偿?

苏迎夏懵了!

徐少麟怒了!

一个废物上门女婿,不仅打了他,事后还如此无视他?

简直是找死!

他脸上的血逐渐凝固,显得他更加狰狞几分。

他挑着嘴角,森冷的笑挂满嘴角,哪还有一点富家大少的模样?

“很好,陈帆是吧?你成功激怒我了。”

“看不惯老婆被我玩是吧?绿帽子不好戴是吧?”

徐少麟一字一顿,咬牙切齿。

下一秒,他突然咆哮起来。

“老子今天就把话摆在这里,苏迎夏我睡定了!而你,也别想从这里活着走出去!”

说完,徐少麟拿出手机,快速拨通一个电话。

愣在一旁的苏迎夏早就吓白了脸。

得罪徐少麟,整个苏家都要跟着一起完蛋!

而这一切,全部都是因为陈帆那个废物!

“走,我们回家。”

陈帆完全没理会徐少麟的话,上前准备拉着苏迎夏走。

“滚!”

苏迎夏却是一把甩开陈帆的手,躲到一边,狠狠的瞪着陈帆,恨不得这个不肯跟自己离婚的废物,立刻、马上去死!

转眼收敛情绪,爬到徐少麟的脚下,可怜兮兮的看向他:“徐少,不关我的事,他就是一个废物!整个苏家都嫌弃的废物!”

“你千万不要因为他,记恨苏家!”

徐少麟高高在上,一言不发,眼睛却不住地在苏迎夏的胸脯打转。

而苏迎夏也看出徐少麟的意思,有意无意的扭一下身子,晚礼服下的身材更是诱人到极致。

她转头看回陈帆,训斥道:“你还不赶快给徐少跪下道歉?或许徐少会网开一面,留你一条狗命!”

主角: 陈帆, 苏迎夏

字数: 1,067,244

状态: 连载中 共 950 章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好看的小说推荐(www.sossw.com)

镇国天王简介:他曾无敌于天下,威震一个时代,却为了一个约定,隐姓埋名做了三年上门女婿,受尽白眼与歧视。现在,三年之期结束……

镇国天王全文阅读

········
第1章 至高无上的存在
········
杭江市!

六月的太阳格外毒辣,似乎能将人晒起一层皮来。

中午十二点。

陈帆骑着电动车,一路风驰电掣,终于在即将超时的时候,来到了御龙大酒店。

可是他刚到门口,就被保安拦了下来。

“那个送外卖的,这儿不准进!”

“点餐的顾客说腿脚有点不方便,让我送上去,麻烦你通融通融。”陈帆不卑不亢的说道。

“你听不懂人话吗?说了不准进就不准进,立马给我滚,否则休怪我不客气!”保安满脸凶狠的说道。

陈帆微微皱眉,正当他准备再和那保安说些什么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满是嘲讽的声音。

“这不是苏家那位大名鼎鼎的上门女婿吗?怎么穿成这样啊?”

陈帆扭头看去,只见一个身穿西装,将头发搭理得一丝不苟的青年男子迎面走了过来。

此人名叫黄博文!

是他老婆苏迎夏的追求者之一,当然,也是将他当成眼中钉肉中刺,对他恨之入骨的人。

不过对于这些人的话,他理都懒得理会。

各种冷嘲热讽的话,他已经听了三年了,早就习惯了。

所有人都以为他只是没钱没势的窝囊废,只能干点送外卖的活,殊不知,他的真实身份却是……

“原来还是个连狗都不如的上门女婿啊,呵呵……”

那保安也跟着讥讽嘲笑了起来。

陈帆摇了摇头,不想与对方再纠缠,提着那一份外卖,转身就走。

“哎呀,你别急着走啊!”

黄博文直接拦住了陈帆的去路,满脸戏谑的说道:“你想要进去,我可以帮你啊!”

“是吗?”

陈帆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神色异常平静。

“只要你跪在地上,给我磕三个响头,我便带你进去!”黄博文眼中的神色更加戏谑了。

“滚!”

陈帆脸色一沉,眼神冰冷地看了黄博文一眼,令后者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他无法想象,一个送外卖的,怎么会有如此凌厉的眼神?

原本已经到嘴边的话,硬生生被他咽了回去。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目光一扫,突然看到一个身穿唐装的老者,在一个妙龄少女的陪同下,疾步走出了酒店。

黄博文顿时心中大喜,也顾不得陈帆,转身就向那唐装老者跑了过去。

那可是唐老!

杭江第一大家族唐家的掌舵人,杭江的传奇人物。

他在这里蹲守了好几天,就是为了能见唐老一面。可他刚走了两步,却又满脸不可思议的停下了脚步。

因为他看到唐老竟然亲自迎到酒店门口,为一个身穿休闲装的俊朗青年拉开了车门!

黄博文顿时只觉得心跳加速!

那个男子到底是什么样的神仙人物啊?

竟然让唐老亲自给他开门!

而那青年对唐老,却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似乎还不怎么领情。

他不由得羡慕了起来,这才是真正的大人物啊!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说的就是这样的人。

就在这时,他发现那俊朗青年的目光扫了过来,他的心顿时砰砰直跳起来。

好凌厉的眼神!

然而……

那俊朗青年的目光根本没在他身上停留哪怕一秒钟,而是直接落在了正在给客人打电话的陈帆身上。

当他看到陈帆的脸时,顿时浑身一颤,眼中冰冷的神色瞬间变得无比炙热,仿佛看到了心目中至高无上的存在……

········
第2章 不败神话
········
“天……天……”

俊朗青年张大了嘴巴,那个横扫西方诸国、让全世界所有强者睡不着觉的的称号,差点被他在大庭广众之下喊出来。

幸好在那关键的时刻,陈帆突然扫了他一眼,让他不自觉闭上了嘴巴。

就是这个眼神!

错不了!

一定错不了!

俊朗青年激动万分。

三年前,就是这个眼神,吓退了百万雄师,威震了西方诸国!

同样,成就了他至高无上的地位,成为无数战士心中不败的神话,永远的信仰。

可是谁也没想到,那一战之后,这位传奇就突然失踪。

从此杳无音讯!

如今,三年过去了。

西方诸国隐隐有卷土重来的趋势,可大华之内,却再无可震慑对方之人。

战部已倾尽全力,在大华境内寻找,耗费了无数的人力、财力,都没有任何消息。

没想到今天竟然在这小小的杭江,被他遇到了。

天佑大华!

百姓之福!

只要他还活着,就绝对没有人敢踏足大华半步!

可当让回过神来之后,却发现那个身影已消失不见了。

“这……人呢?人去哪儿了?”

俊朗青年四处张望着,脸上却写满了焦急,冷汗不断从他额头上冒出。

“秦少,您怎么了?”

唐老满脸紧张的问道。

“人呢?”秦天佑抓住唐老的肩膀大吼道:“刚刚那人哪儿去了?”

唐老差点被他吓死,惊恐莫名的说道:“什……什么人啊?”

“就是刚刚那个送外卖!他人去哪儿了?”

秦天佑的声音都颤抖了起来。

“这……这我也不知道啊!”

唐老苦着脸说道,他刚刚所有的注意力都在秦天佑身上,哪里去注意什么送外卖的啊!

“快点去给我找,我限你两天之内找到他,否则,你们唐家就没必要存在了!”秦天佑面目狰狞地大吼道。

唐老听到这话,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脸色刷的一下变得苍白无比。

他听得出来,这位秦少绝对不是和让开玩笑的。

而他也绝对有这个能力,甚至一根手指头就能掐死他唐家。

让秦天佑这样的人如此疯狂的人物,那又是什么样的存在?

唐老想都不敢去想了!

然而就在这时,黄博文鼓起勇气走上前去,说道:“那……那个我知道那人是谁!”

“你知道?”

秦天佑那冷厉的目光瞬间扫了过来,差点将黄博文吓尿。

“你……你好,我是万龙地产董事长的儿子,黄博文,我……”

黄博文硬着头皮,刚想再自我介绍一下,可到嘴边的话又硬生生吞了回去。

因为让发现秦天佑的目光越来越冷,越来越可怕了。

“快点说那人是谁,否则我现在就捏死你!”

秦天佑让黄博文顿时如坠冰窟,他相信对方一定能说到做到。

“那个废物……是苏家的上门女婿陈帆!”

黄博文战战兢兢的说道。

“什么?废物?”

秦天佑顿时瞪大了双眼,他简直无法相信,曾经那个以一己之力,震慑了半个世界的无敌强者,竟然被人当成了废物!

笑话!

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这群人简直是瞎了他们的狗眼。

如果让他们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恐怕会被吓死去。

不过这个时候,他却没心思与黄博文废话了,因为他又看到了那个如神似魔一般的身影,从酒店内走了出来!

他急忙整理了一下衣领,无比激动地冲到了陈帆面前,啪地行了一个军礼。

“猛禽特种大队最高指挥官,秦天佑,报道!”

说完,他再次向陈帆深深地鞠了一躬。

········
第3章 前往杭江迎接我们的王!
········
黄博文和唐老直接傻眼了!

一是因为这秦天佑的身份,猛禽特种大队,那可是大华最强的特种大队之一。

素有猛禽一出,谁与争锋的美誉!

作为猛禽特种大队的最高指挥官,其身份地位已经高得让他们绝望。

这是他们这辈子都难以望其项背的伟大成就,而且对方看起来也才不过二十五六岁。

可以说是前途无量!

未来成为一代将星,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当然,最让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这样一个未来之星,竟然对苏家那个废物女婿鞠躬行礼!

这太不可思议了!

而更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那个废物女婿竟然坦然接受了。

难道他们真的认识?

想到这里,黄博文便感到一阵头晕目眩。

自己刚刚还对他冷嘲热讽呢,这可如何是好?

不过接下来陈帆那一句话,又瞬间将他从那种难以自拔的震撼中拉了出来。

“你,认错人了。”

陈帆微微一笑,晃了晃背上的外卖箱,说道:“我就是一个送外卖的。”

这下,轮到秦天佑发懵了。

但是转念一想,他又释然了。

这可是在大庭广众下,自己刚刚自报姓名已经违反了相关纪律。

想到这里,他后背上的冷汗刷的一下就冒了出来,吞了一口唾沫,说道:“不好意思,是、是我看错了!”

黄博文看到这一幕,顿时长松了一口气,“我就说嘛,他一个臭送外卖的,怎么可能认识这样的大人物,果然是认错了,呜呼,吓死我了!”

“如果没什么事,我先走了,我还有几个外卖要送。”

陈帆留下一句话,便匆匆骑上电动车,离开了酒店。

不过秦天佑是何等人物,早已不动声色的将那电动车的车牌号默默记了下来。

找到了!

终于找到了!

大华的镇国之魂还在!

……

“秦,秦少,这个废物根本不值得您生气,不知您有没有空,小弟做东请您去杭江最好会所……”

黄博文的话还没说完,秦天佑直接就是一巴掌抽了下来。

“啪!”

响亮的巴掌声响起,黄博文的牙齿直接被抽碎了一大半,哇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秦,秦少……”

黄博文直接被打懵了,有点不知所措。

“你嘴太臭了!”

秦天佑冷哼一声,然后转身对唐老说道:“那个人不必找了。”

“啊?为什么?”

唐老一脸疑惑,他比谁都清楚,眼前这位爷为了寻找那个人,废了多大的心力。

“不该问的不要问。”

秦天佑冷哼一声,没有再理会他,大步走进了酒店。

来到早就预订好了的总统套房,他的内心依旧久久不能平静。

过了好一阵,才掏出电话,拨通了一个代号为003的号码,深吸一口气,无比激动的说道:“龙头……他还活着,我、我找到他了……”

“什么?你找到他了?在哪里?快,告诉我,在哪里?”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苍老却无比焦急、兴奋的声音。

“在杭江,我们的王,他就在杭江!”

说话间,秦天佑的声调都变了,变得无比激昂。

“好,很好。”

“通知猛禽大队所有人,准备出发,前往杭江迎接我们的王!”

“另外,将这个好消息汇报给中心大楼!”

“不行,我得亲自跑一趟,你给我将人看好了,要是再一次弄丢了,你就是整个大华的罪人!”

听着电话那头的话,秦天佑不由打了个寒颤。

电话刚挂断,首都机场就有十几架猛禽战机轰隆起飞,飞速奔向杭江。

战机上每一人的表情都紧张而激动。

因为,大华的英雄,回来了!

……

········
第4章 三年期满,欢迎回归!
········
陈帆做完了一天的工作后,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里,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他掏出手机一看,只见手机上弹出了一条信息:三年之期已满,欢迎回归!

“终于结束了!”

陈帆收起手机,长出了一口气,如释重负。

一瞬间,他身上的气势便变得无比凌厉,仿佛一柄可以斩破这方世界的神剑出鞘。又仿佛一尊无敌的神袛,从沉睡中苏醒过来。

三年之期已满,他不必在隐藏身份了,更不必在忍受那些恶毒话语。

他终于可以将自己的一切,都告诉自己妻子了。

告诉她自己不是废物,她的丈夫实际上权势滔天、富可敌国,哪怕她要天上的星星,他都有办法给她弄下来。

想必等她知道这一切后,一定会很高兴吧!

想到这里,他连身上的外卖服都还没来得及脱下,便给还没回家的苏迎夏打了一个电话。

“喂,迎夏,你在哪儿啊,我有点事想跟你说。”陈帆强忍着心中的兴奋道。

“你能有什么事?”苏迎夏有些不悦地轻哼了一声道:“别给我添乱,我在公司加班!”

“公司?可你那边怎么那么吵?”

陈帆疑惑道,他的听力极佳,直接就听出了苏迎夏所处的环境,绝对不是办公室。

话筒里隐隐约约传来的繁杂音乐声,让他明白,那估计是什么娱乐场所。

一瞬间,陈帆便感到一股躁意涌上心头。

“你个窝囊废,有什么资格管我?”

苏迎夏没好气的说道,语气冰冷,满满的不耐烦。

“我是你老公!”陈帆耐心说道:“有责任保护你的安全。”

“保护我?你拿什么保护我?拿你每个月四千块的工资吗?还是拿你那辆破电动车?”苏迎夏的语气更加不耐烦了。

“你在哪儿?我去接你。”陈帆却已经习惯了这种语气,并没有生气。

这三年来,自己隐姓埋名,让她受了不少委屈,他心中有愧。

然而苏迎夏似乎并不太领情,“你烦不烦啊?我告诉你,我现在就在会所里陪客户,这下你满意了吧?”

说完,她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嘟嘟嘟……

听着话筒中传来的盲音,陈帆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犹豫了片刻之后,他拨通了一个加密电话。

“我是陈无敌,给我将一个电话的定位信息调出来,一分钟之内发给我!”

陈帆说完,便直接挂断了电话,同时大步向门外走去。

他倒要看看苏迎夏究竟在做什么。

纵使心中再有愧,但男人的忍耐也是有极限的。

有些事能忍,有些事却不能忍!

帝豪会所。

一间豪华包厢内。

身穿一席白色连衣裙的苏迎夏,正与几个油腻中年男人交杯换盏。

虽然她也不太喜欢这种应酬,但今天这里有两个实力惊人的投资人,如果能够获得他们的青睐,随便给自己投个几百万,那自家目前所面临的危机就能迎刃而解了。

所以,今天不管用什么方法,她都必须把那两个人拿下,哪怕……

········
第5章 校花老婆成笑话
········
苏迎夏刚放下电话没多久,一个青年男子就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苏小姐,怎么看你愁眉不展啊?”

苏迎夏一看到那男子,心跳顿时加速起来,眼前这人叫做徐少麟,杭江排名第十的豪门徐家大少爷,同时也是天音集团的总裁。

不等苏迎夏回答,一个妖娆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哟,这不是我们曾经的校花吗?”

话音一落,一个打扮得十分妖艳的女子,扭着动人的腰肢走了过来。

苏迎夏微微一愣,她还真没认出这个人来。

“怎么?苏大校花不认识我了?”妖艳女子娇笑着说道,话语中却带着几分讥讽,“果真是贵人多忘事啊,连我这个老同学都不认识了,呵呵……”

“老同学?”

苏迎夏更加疑惑了,在她的印象中,并没有这一号人物。

“雪莉,你们认识?”徐少麟笑着说道。

“雪莉?”

苏迎夏顿时焕然大悟。

这确实是她高中的同学,只是眼前这人和她印象中的雪莉相差太大了,简直判若两人,她没认出来也情有可原。

雪莉娇媚一笑,道:“何止是认识啊,我还是知道她为什么烦恼呢!”

“那你说说看。”徐少麟顿时来了兴趣。

雪莉说道:“十有八九是因为她那个老公呗!”

“老公?”

徐少麟的脸色顿时微沉了下来。

“是啊,她那个老公啊,可不得了,洗衣做饭、铺床叠被,无一不精,电动车还骑得贼棒,人称外卖小王子呢。”

雪莉神情夸张,语气中充满了嘲讽。

此话一出,包厢内立即响起了一阵喧嚣声。

“原来苏大小姐嫁给了一个送外卖的啊,啧啧……”

“哈哈……迎夏,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送外卖能挣几个钱啊,叫你老公来给我开车吧,月薪一万。”

……

见苏迎夏出丑,雪莉心中别提有多高兴了。

“是啊,迎夏,你看你们结婚这么多年了,你老公连戒指都没给你买一个。虽然说他外卖送得不错,但凭着他送外卖的那点工资,什么时候才能给你买个戒指啊。”

“你、我……”

苏迎夏一脸俏脸涨得通红,急忙将双手藏在了背后,又羞又恼地说道:“哪有,我……我只是没戴而已……”

可任谁都看得出来,她这只是欲盖弥彰而已。

“连戒指都买不起一个,也算男人?”

……

听着这些嘲讽的话,苏迎夏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紧咬着红唇,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如果不是三年前爷爷逼自己嫁给陈帆这个废物,自己又怎么会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任人取笑、嘲讽。

不甘、屈辱!

如潮水一般,涌入她的胸膛,让她的胸膛不停地起伏着。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徐少麟突然微笑着说道:“苏小姐,我这里正好有一枚钻戒,你看看喜不喜欢……”

说着,徐少麟便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

当中打开之后,露出了一枚女士戒指,上面镶嵌着一个鸽子蛋大小的钻石,看起来无比夺目。

现场众人顿时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不由得瞪大了双眼,满脸不可置信之色。

尤其是雪莉,眼珠子都差点瞪下来。

就连苏迎夏的心跳都猛然加速,如小鹿乱撞一般,脸色也逐渐红晕了起来。

徐少麟,徐家大少,年少多金!

虽说为人花心,风流成性,但怎么看都比自家的废物强?

如果能够得到他的青睐,或许所有的问题都能够迎刃而解……

苏迎夏有些心动了。

“我……”

苏迎夏低着头,刚想开口,只听见哐当一声,包厢门被人踢开了。

接着,一个如天神般威严的声音,在众人的耳畔炸响……

········
第6章 只要你喜欢,我可以送你一箱
········
“迎夏,只要你喜欢,比这大十倍的钻戒,我可以送你一箱!”

突如其来的声音,伴随着无尽的嚣张。

在场众人骤然惊讶。

大十倍?

还一箱?

谁敢喘这么大的气?

“嗖!”

在场众人齐刷刷地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

只见一个不算多高大,却异常伟岸的身影,大步走了进来。

倏然间,空气静止!

一秒!

两秒!

三秒!

……

整整三秒钟后,众人才被一声嗤笑惊醒。

“我当谁敢喘这么大气呢?原来是一个死送外卖的啊!”

“人家黄袍加身,有什么不敢说的,哈哈哈……”

包厢内,两人一唱一和,立即所有人都捧腹大笑起来。

刚刚肃杀的气氛,顷刻间就被这笑声取代。

雪莉强忍着笑意,朝着苏迎夏努努嘴,满脸讥讽地说道:“苏大校花,快看看谁来了?”

苏迎夏听到这些话,再看到穿着外卖服的陈帆,只觉得脸上火辣辣。

难堪至极!

“苏大校花,人家可是要给你买一箱钻戒呢,好浪漫、好man哟,咯咯……”

雪莉笑得前俯后仰,动作无比夸张。

苏迎夏的脸色更加难看了,眼神也随之冷了下来。

“真是张口就来,知道徐少手中的钻戒,价值多少吗?”黄毛青年叼着一根牙签,斜着眼睛盯着陈帆。

“我告诉你,你送一辈子外卖,也买不起一个角!”

“一箱,你也配?”

包厢内众人纷纷摇头轻笑,嗤之以鼻。

圈内早就传开,苏迎夏的老公是个上门女婿,前两年还是靠着苏家给的钱生活,后来苏家不给生活费了,才被迫出来送外卖。

这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

陈帆刚刚的豪横,此刻已经成了所有人眼中的笑话!

钻戒?

呵呵——

渣子都买不起!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苏迎夏冷冷开口,秀媚紧戚。

陈帆道:“只要我想,不管你在哪里,都能找得到。”

“你跟踪我?”

苏迎夏一下子反应过来,嫌弃的目光没有丝毫掩饰,对陈帆的厌恶更深了。

三年里,陈帆早就对她的态度习以为常。

三年里,他一次次地忍下别人的冷眼。

不过——

今天却不用了!

他过来的目的,就是摊牌!

三年期限已到,他不需要继续过这种屈辱的生活!

也不需要在被人俯视!

陈帆上前准备抱住苏迎夏,却被她一把推开。

他无奈一笑,但还是非常耐心地说道:“这次我来,是想要告诉你,我能帮你解决所有问题,你不需要委屈自己了。”

众人闻言,再次大笑。

仿佛听到有生以来最好笑的笑话。

一个上门女婿,竟然大言不惭的想要撑起一片天?

简直痴心妄想!

“帮我?”

苏迎夏轻蔑一笑,瞪着陈帆,呵斥道:“陈帆!你能不能脚踏实地点?穷不是你的错,但是你这样装逼,真的让人很恶心!”

“你这样信口开河,满嘴跑火车,不仅不会让我对你刮目相看,相反会觉得你更加没用!”

“要不是因为嫁给你,我要比现在好上十倍百倍!”

苏迎夏眼角逐渐湿润,她越想越气,当初为什么要听爷爷的话,嫁给这个废物!

还说什么陈帆早晚会龙吟九霄,那时的她会成为最尊贵的女人。

可整整三年过去了,这个男人不仅龙啸九天,反而给她带来了数不尽的屈辱!

“呵呵,一箱鸽子蛋的钻戒?”

始终作壁上观的徐少麟摇着高脚杯,轻蔑地笑出了声:“想必,你是哪家来体验生活的豪门富少吧?”

陈帆淡淡地摇了摇头。

“那你就是某个流落在外,终于被家族发现的世家子弟了?”徐少麟戏谑开口。

陈帆再次摇头。

“呵呵——”

徐少麟轻笑一声,“既然你什么都不是,那你装什么大尾巴狼?”

“先去换身像样的行头,多看看电视,学学富家大少的样子,再出来装逼吧!”

“你这样张口就来,只会让人笑话,徒添笑柄!”

徐少麟的话句句诛心。

尽管,矛头对准的是陈帆,坐不住的却是苏迎夏。

她羞愤得简直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次真的是丢人丢到了家。

这一切,全部都是因为这个废物!

只是——

在场所有人都不会明白,一身地摊货的陈帆,真真切切能买得起一箱钻戒!

不,确切地说,这世界上,就没有他陈帆负担不起的东西!

········
第7章 我不需要装
········
“我不需要装!”

陈帆淡然说道,脸上写满了强大的自信。

“哼,看来你还装上瘾了!我倒要看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徐少麟更加不屑,迅速取出笔,龙飞凤舞地在一张一百万的支票上签上名字,如同扔废纸般丢到陈帆脚下。

“看得清上面的零吗?”

陈帆只是冷冷地瞟了一眼,便没了兴趣。

可他这表情,却让徐少麟更加不爽了,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一脸戏谑地说道:“让你女人陪我一晚,这钱,就是你的!”

哗——

话音刚落,包厢里沸腾起来。

这是要把陈帆贬到尘埃里啊!

所有人看向陈帆。

眼中充满了鄙夷、冷漠、幸灾乐祸……

唯独少了怜悯!

“一百万吗……”

不得不说,苏迎夏心动了。

有了这些钱,她完全能够摆脱困境。

而且,徐少麟家境不错,长相也挺俊朗,一夜风流,她也不吃亏……

“呵,你以为这些钱很多?”

陈帆淡然一笑,看向徐少麟的目光,如同看一个流浪汉。

“哼,怎么,还要继续装?”

摇着高脚杯的雪莉满身优越感,看到一向压她一头的苏迎夏被明码标价,心里说不出来的畅快。

雪莉见陈帆无视她,这才扭头看向苏迎夏,阴阳怪气地说道:“苏大校花,你可要让你的废物老公好好想想,一夜一百万,这顶绿帽子很划算的,可别想不开!”

“哈哈——就睡一晚而已,多大点事!”

包厢里的其他人都跟着起哄。

“是啊,说不定还能喜当爹,多划算的买卖啊!”

“赶紧去捡啊,一百万,可不是一百块,这样的机会,可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一道道鄙夷的声音充斥着陈帆的脑海,不断的刺激着他的神经。

下一刻。

陈帆迈开步子,一步步的走到那张支票前。

弯腰,伸手——

这一刻,所有人都兴奋了起来。

“看啊,这个废物真的同意了!”

“吼吼,校花就是校花,成了人妻,一夜风流还要一百万!”

“这笔买卖划算!陈帆,你赚大了!”

在所有人看来,陈帆肯定是同意这笔买卖了。

苏迎夏则是心灰意冷。

果然,陈帆就是个没脊梁的废物!

但一百万一夜,对她来说也赚了。

然而,下一秒。

“撕拉——”

嗯?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陈帆竟然直接撕碎了那张一百万的支票!

纸屑还被他肆意扔到地上!

“陈帆!你他妈找死?”

徐少麟感觉自己被侮辱,猛地站起身,同时看向苏迎夏:“我本想着帮你,你看看你这废物老公?几个意思?”

“既然他不领情,那我也不用绅士了!”

没等苏迎夏反应过来,怒火中烧的徐少麟一把扯住她的衣服。

“撕拉——”

苏迎夏的晚礼服被撕开一角,里面的黑色蕾丝内衣若隐若现。

紧接着,徐少麟顺势环住苏迎夏的细腰。

苏迎夏象征性地挣扎了两下,随即便没了动静,似乎已经“认命”。

包厢内众人眼睛都看直了,一个个吹鼓舌燥,一副准备看好戏的嘴脸。

没有一人上前阻止,也没有一人敢上前阻止!

“敢扫我徐少麟的面子?老子现在就把你老婆正法!”徐少麟面目狰狞地冷笑一声,“这就是得罪我的代价!”

········
第8章 奇耻大辱
········
苏迎夏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紧紧搂住,还是当着陈帆的面?

多么讽刺的一幕!

对男人而言,这更是奇耻大辱!

所有人看向陈帆的目光中,只有无尽的冷漠与戏弄。

穷人,永远不懂得有钱人的跋扈!

眼看徐少麟把苏迎夏按倒在沙发上。

只是就在这时——

被视作废物的陈帆动了!

如离弦之箭一般冲出,顺势拿起桌面上的水晶烟灰缸。

面如表情,气氛肃杀。

转眼,出现在徐少麟身后。

水晶烟灰缸被高高举起

灯光闪烁下,更加刺眼。

众目睽睽之下,朝着徐少麟的脑袋,猛然落下——

“哐!”

水晶烟灰缸,重重地砸在徐少麟的脑袋上。

“呜——”

剧烈的疼痛让徐少麟的牙关缩到一起,同时忍不住哀嚎。

一向养尊处优的徐家大少,哪里受到过这种委屈?

愤怒、阴冷、怨毒,汇聚成一道道狠厉的目光,最终落在陈帆那张毫无波澜的脸上!

“血?啊——”

不知道是谁忽然喊了一声,包厢炸开了锅。

“流血了!徐少流血了!”

“陈帆!你疯了,你个疯子!”

苏迎夏的目光中充满了惊恐,攥着拳头,后背已经被细汗浸湿,怯生生的瞟了眼徐少麟,缩了缩脖子,指着陈帆破口大骂:

“你你你,怎么能伤害徐少?”

“你知道徐少身后的力量吗?这么尊贵的人是你能惹得吗?!”

苏迎夏说着大哭了起来。

她万万没想到,一向懦弱、没用的陈帆,竟然敢动手伤了徐少麟!

徐少麟动动手指,不仅陈帆要完蛋,整个苏家都会因为陈帆的可笑行为而遭殃!

她气,她恨,她更想尽快平息徐少麟的怒火。

“王八蛋——”

“敢和我动手是吧?”

徐少麟拿纸巾捂着还在流血的脑袋,狼狈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他堂堂徐家大少,哪里受到过这种委屈?

随着徐少麟的怒吼,包厢里的气氛逐渐变得凝重,所有人都自觉的闭上嘴巴,不敢说话。

陈帆完全无视还在发飙的徐少麟,看向脸色不是很好的苏迎夏,缓缓开口道:“夏夏,有些话,我藏在心里三年了。”

苏迎夏看着陈帆那真诚的目光,微微愣了一下。

陈帆深吸一口气,继续道:“从今天开始,我不需要继续隐藏身份。”

“三年里,你受的委屈,我会尽我所能,倾我所有对你补偿!”

隐藏身份?

对苏迎夏补偿?

苏迎夏懵了!

徐少麟怒了!

一个废物上门女婿,不仅打了他,事后还如此无视他?

简直是找死!

他脸上的血逐渐凝固,显得他更加狰狞几分。

他挑着嘴角,森冷的笑挂满嘴角,哪还有一点富家大少的模样?

“很好,陈帆是吧?你成功激怒我了。”

“看不惯老婆被我玩是吧?绿帽子不好戴是吧?”

徐少麟一字一顿,咬牙切齿。

下一秒,他突然咆哮起来。

“老子今天就把话摆在这里,苏迎夏我睡定了!而你,也别想从这里活着走出去!”

说完,徐少麟拿出手机,快速拨通一个电话。

愣在一旁的苏迎夏早就吓白了脸。

得罪徐少麟,整个苏家都要跟着一起完蛋!

而这一切,全部都是因为陈帆那个废物!

“走,我们回家。”

陈帆完全没理会徐少麟的话,上前准备拉着苏迎夏走。

“滚!”

苏迎夏却是一把甩开陈帆的手,躲到一边,狠狠的瞪着陈帆,恨不得这个不肯跟自己离婚的废物,立刻、马上去死!

转眼收敛情绪,爬到徐少麟的脚下,可怜兮兮的看向他:“徐少,不关我的事,他就是一个废物!整个苏家都嫌弃的废物!”

“你千万不要因为他,记恨苏家!”

徐少麟高高在上,一言不发,眼睛却不住地在苏迎夏的胸脯打转。

而苏迎夏也看出徐少麟的意思,有意无意的扭一下身子,晚礼服下的身材更是诱人到极致。

她转头看回陈帆,训斥道:“你还不赶快给徐少跪下道歉?或许徐少会网开一面,留你一条狗命!”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