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现代言情

医世圣手-医世圣手小说免费阅读

医世圣手

医世圣手-医世圣手小说免费阅读

主角: 夏小宇, 秦子墨

字数: 4,058,640

状态: 连载中 共 1983 章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好看的小说推荐(www.sossw.com)

医世圣手简介:世家弃少夏小宇,偶学绝顶医术。开启逆袭之路,最终得女神青睐,抱得美人归

医世圣手全文阅读

········
第1章 三秒
········
寰宇贸易公司停车场。

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拉着一个年轻女人,正准备上一辆路虎车。

这女的长的不错,一身OL套装,黑丝白腿,看着倒是有几分诱人。这打扮,一看就是公司的白领。

女的好像有些担心,为难的和男人商量:

“别在这儿了,我害怕,老板快回来了,晚上我再去陪你好不好,到时候你想怎么样都行……”

男的倒是一脸的无所谓,他打开车门,蛮横说道:

“不行,就现在!你怕她干嘛?她还当什么老板,我马上就把她扫地出门,以后你就跟着我,保证你吃香喝辣的……”

说着,就推这位白领丽人上了车。

上车的那一瞬,白领一抬头,就见不远处的花坛边,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正笑嘻嘻的看着他俩。

这人叫夏小宇,长的倒是眉清目秀,但是穿的又脏又破,看着和捡破烂的没什么区别。

这女的吓了一跳,急忙说道:

“那有人看着呢……”

这男人一回头,就见夏小宇正叼着根青草,吊儿郎当的看着他,笑呵呵的说:

“你们继续,我什么都没看见……”

见夏小宇像个乞丐,这男人骂了一句:

“马上给我滚远点儿,小心老子打折你的狗腿……”

说着,也不管夏小宇,直接关门上车。

两人不是第一次车震,早已经轻车熟路。

放倒座椅,轻装上阵。一副**的画面,在路虎车里上演着。

夏小宇依旧慵懒的坐在花坛上,嘴里嚼着青草。看着路虎车,他慢慢的伸出手指,一脸坏笑的开始查数:

“一!”

“二!”

“三!”

“买单!”

车里的男人,像是配合夏小宇一样。随着夏小宇的最后一声买单,他也满脸沮丧的结束了。这位白领丽人更是失望,但又不敢表现出来。

这可能是史上最悲催的车震了,车身还没等晃荡,一切就都结束了。

路虎车上的表演刚结束,一辆老款的黑色帕萨特,忽然停进了停车场。

车虽然是老款,但下来的女人,却绝对是美女。

这美女二十多岁,身材高挑,身形凹凸有致。尤其她穿着紧身套裙,更是让她的长腿翘臀,完美的展露出来。

她就是寰宇贸易公司总经理,人称“江城四艳”之一的秦子墨。

秦子墨刚下车,夏小宇就慢悠悠的走了过去。一到她身前,上下打量一番,便笑呵呵的问:

“你是秦子墨,秦小姐吧?”

秦子墨一愣。她实在是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认识这位穿着破烂的年轻人。

但她还是点了点头,反问道:

您是哪位?”

“我是夏小宇啊,你找的医生!”

夏小宇话一出口,秦子墨一脸惊讶。

她怎么也不敢相信,眼前这位吊儿郎当,穿着如同乞丐一样的男人,会是医生。

秦家在江城颇有实力,虽然称不上是一流家族,但无论财力人力,在二流家族中也是首屈一指的。

只是最近秦家忽遭变故。也不知为什么,秦老爷子忽然之间重病缠身,医院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秦老爷子只能躺在家里奄奄一息的等死。

而秦家的这些子孙,已经开始惦记瓜分家产了。但秦子墨孝顺,她在暗网上悬赏百万,想找一位医术高超的名医,救爷爷一命。可怎么也没想到,接单的,会是眼前的夏小宇。

秦子墨正惊讶,忽然就见路虎车上的男人,拿着文件,匆忙下车。快步走到秦子墨身前。把手中的文件,朝秦子墨一递,同时说道:

“秦子墨,打你电话你不接,我只能来找你了!这是关于爷爷遗产的分配情况,你签下字吧。这也是爷爷同意的……”

说话的人,是秦子墨的堂兄,秦家的长子长孙,也是秦家未来的掌舵人,秦照天。

秦子墨并没接,她早已经知道这份文件的内容。除了把这间寰宇公司给她和妹妹外,再没有资格继承其它遗产。

而这家贸易公司,早已经是秦家产业中的不良资产了,每年都要赔钱。秦家老爷子早就想把这贸易公司转让。

秦子墨有些愤怒的看着秦照天,不满的说道:

“秦照天,爷爷现在还活着。你就这么着急分家吗?”

秦照天从小到大,就看不上冷傲的秦子墨。见秦子墨不同意签字,他便不耐烦的说道:

“你别废话,医生都下病危通知书了,爷爷还能活几天?马上把字签了,你还能有这家公司。要是不签,我告诉你,你最后屁都没有!”

秦照天从小就受秦老爷子宠爱,他在家里一向是专横跋扈,说一不二。

秦子墨气的秀脸涨红,她说道:

“我不签,我不能看着爷爷就这么走了。我已经给爷爷找医生了……”

秦子墨的话,让秦照天更是怒火中烧:

“别说医生,你就是把大罗神仙找来都没用!”

说话时,他见夏小宇正斜眼看着他,就鄙视的说道:

“这个要饭的,不会就是你找的医生吧?”

秦照天根本没想夏小宇会是医生。他本是嘲讽夏小宇,可没想到,夏小宇不急不恼,反倒笑哈哈的说道:

“对啊,三秒哥,我就是医生。我现在就先给你看看……”

秦子墨没明白夏小宇说的三秒哥是什么意思。但秦照天却心知肚明,他气的脸色煞白,刚要骂夏小宇,就听夏小宇继续说道:

“秦三秒,你最近是不是眩晕耳鸣、失眼盗汗、失眠多梦、颧红潮热?”

秦照天一愣,夏小宇说的这些全对。

“你这些症状,不只是肾阳虚,还有肾阴虚。还有你双耳辣红,脸色暗黄。说明你肝气下浮,胆气上升。不然,我怎么可能刚一见面,就知道你只能三秒呢?我还告诉你,你现在能三秒。再过一阵子,别说三秒。你恐怕进都进不去了……”

秦照天吓的张着大嘴,半天说不出话来。

好一会儿,秦照天才心惊胆战的问夏小宇说:

“那你说该怎么办?”

夏小宇嘿嘿坏笑,回道:

“这还不好办吗?阉了!”

········
第2章 赌约
········
秦照天大怒,一个像收破烂的臭屌丝,居然敢耍自己。刚要发作,秦子墨忽然开口问夏小宇:

“你真是医生吗?”

夏小宇刚刚和秦照天的对话,秦子墨已然听出了点端倪,但她还是有点不太相信,就开口问了一句。

见秦子墨不信任自己,夏小宇冷笑一下:

“如假包换!”

夏小宇最讨厌别人怀疑自己的医术,如果换一个人这么问,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走。但秦子墨不同,他之所以接了这单,并不是因为钱,而是来报恩的。

十五年之前,一碗云吞面之恩!

见秦子墨居然相信夏小宇,秦照天觉得可笑。他看着秦子墨,愤怒道:

“秦子墨,你可真行,找个要饭的给爷爷看病!好,我成全你。但我要告诉你,他要是治不好,这间寰宇公司你也别想得到!”

秦照天本来是不打算再找医生给爷爷看病的。毕竟医院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主治医生也说了,看他爷爷这病情,最多能活几个月。

“那如果我能治好呢?”

夏小宇反问秦照天,脸上依旧是一副玩世不恭的笑。

秦照天冷笑一声,咬牙切齿的说道:

“治好了,我管你叫爸爸!”

夏小宇哈哈一笑,指着秦子墨:

“我可不想有你这么个不孝儿子,如果治好了,你给秦小姐磕头赔礼!”

“好,就这么定了!”

秦照天爽快答应。他不相信,一个像捡破烂的乞丐,能治好爷爷的病。

虽然秦子墨也是半信半疑。但现在没别的办法,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看着夏小宇,她只能硬着头皮说道:

“夏医生,那就请你去我爷爷家吧……”

夏小宇却没动,他看着秦子墨,似笑非笑的说道:

“别急啊,我还有个条件!”

秦子墨一愣,有些奇怪的看着夏小宇:

“你说!”

夏小宇嘿嘿一笑,冲着秦子墨摆了摆手。秦子墨略一靠近他,一股馨香,直入鼻孔。

用手扶在秦子墨的耳边,夏小宇轻声说道:

“条件很简单,要是治好了你爷爷的病。你得陪我睡一觉……”

“你……”

秦子墨一脸愠怒,瞪着夏小宇。

而夏小宇满不在乎,依旧是吊儿郎当的,笑看秦子墨。

秦子墨从来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男人,对他刚刚有的几分好感,马上就消失殆尽。但为了爷爷,她也没别的办法。

做了一个深呼吸,秦子墨平复一下心情。接着冷漠的点了点头:

“好,我答应你!但是你要是治不好,别怪我和你不客气!”

夏小宇一口答应,跟着秦子墨上了车。

一辆老款帕萨特,一辆新款路虎,朝着秦家,快速开去。

秦家的府邸,在澜山别墅区。这里虽然不是江城最豪华的区域,但也是普通人望尘莫及的地方。

跟着秦家兄妹进了别墅。就见偌大的院子里,站着黑压压的不少人。基本都是秦家的亲朋旧友。

这些人也都是各怀鬼胎。秦老头子一旦过世,就涉及到财产分割。并且还涉及到,以后秦家谁来掌舵的问题。他们都想看看,能不能在这里捞到点便宜。

一到院子里,秦照天就朝着众人挥挥手,接着就冷笑的嘲讽:

“咱们秦家出了一个大孝女秦子墨。来,大家都来看看,她给爷爷请来个什么样的医生……”

说着,秦照天指着身后的夏小宇。

秦照天的话音一落,秦子墨的脸“腾”的一下红了。

也难怪秦照天嘲讽她,这夏小宇穿着的确太寒酸了。T恤脏兮兮的不说,胳膊上还有个大洞。牛仔裤更是大小窟窿都有。看着和捡破烂的没什么区别。

“哎呦,秦子墨,你显孝心也行,但你不能找个收破烂的装医生吧?”

秦家的一个女人扭着细腰,嫌弃的看着夏小宇说。

“秦子墨,你马上把他给我赶走!少在这丢我们秦家的人!”

“我都说了,就不能让秦子墨来。她就是一个克父母,克长辈的命。她克死自己的爹妈不说,现在又要克死爷爷了……”

众人的话,一个比一个刻薄。

秦子墨的眼泪,在眼圈里直打转。她十几岁时,父母先后过世。从那以后,在秦家,她不但没感受过亲人的温暖,还处处遭受打击。

爷爷虽然对她还可以,但重男轻女,也只是把她抚养长大而已。现在,她只是想救救爷爷。可没想到,这些人依旧这么对她。

见秦子墨流泪,这些人非但没有任何同情。反倒是越说越过分。

其中一个堂姐,更是走到秦子墨身前,指着秦子墨和夏小宇,骂说:

“秦子墨,这是不是你在外面勾搭的野男人,想带回来骗我们秦家的钱?我告诉你,门都没有。马上带着你的野男人,滚出秦家!”

秦子墨没动。她美艳的脸上,早已经挂满泪珠。

“还不走是吧?再不走我叫人把你们轰走!爷爷的葬礼,你也不许参加!”

说着,堂这姐伸手就要推秦子墨。

手刚一伸,夏小宇忽然猛的抓住她的手腕,冷冷说道:

“你再敢说她一句,我让你生不如死!”

刚刚还嬉皮笑脸的夏小宇。此时神情异常冷峻,看着都有些骇人。

堂姐吓了一跳,但又不想丢面子。就支支吾吾的说道:

“你,你,你……”

“你什么你!”

夏小宇甩开她的手,打断她说:

“你爷爷还没死,你们就在这儿准备葬礼了,你还配做他的孙女吗?还有,你一身狐臭,是不是以为喷了半斤香水,就能掩盖住了?”

“我告诉你,不但不能掩盖,反倒让你身上的味道更加恶心。你看看你刚才在院子里,谁都不挨着你站着。你不明白为什么吗?那是谁都受不了你身上那种人渣的味道!”

狐臭是堂姐心里最大的伤痛。她做过手术,但是效果好像并不明显。所以出门,她都要喷上许多香水,以为能掩盖住。可没想到,还是被夏小宇当众戳破。一个受不了,她哇的一声哭了。

········
第3章 数典忘宗
········
见乞丐一般的夏小宇,在秦家还敢这么张狂。秦家的一个男人气不过,就准备上前,给夏小宇点颜色看看。

刚一动,就被秦照天一把拦下。他不怀好意的低声说道:

“先别理他,让他快点给爷爷看病。秦子墨可是答应了,如果这个要饭的,看不好爷爷的病。她就放弃遗产继承……”

秦照天最为阴险,他现在并不打算为难夏小宇。因为他此时的目的就一个,掌舵秦家。

“秦子墨,还啰嗦什么,赶快带着你的神医,去给爷爷看病吧……”

说着,秦照天转身进了别墅。

秦子墨则带着夏小宇,在众人鄙视的目光中,也走进了别墅。

秦老爷子的房间,已然成了一个专业的病房。呼吸机,氧气瓶,各种专业检测设备,都从医院搬回了家。

病床上的秦老爷子,奄奄一息的躺在那里。他早已经没了意识,只是靠呼吸机维持着。

房间里,除了两个护工外,还有几名专家医生。他们都是秦家从全国各地请来的一流专家,组成专家团,一起来给秦老爷子会诊。

夏小宇一进门,就走到病床前,他刚要给秦老爷子把脉。就见一位年轻男医生,不满的问了一句:

“别动病人,你是干什么的?”

这医生叫霍彼得,性格高傲。毕业于哈佛大学医学院。他虽然年轻,却医术高超,给不少国内外的达官显贵都看过病。是秦家花了大价钱,特意请来的专家团团长。

霍彼得话音一落,秦照天就不怀好意的笑说:

“他嘛,是个中医。是我这个孝顺妹妹秦子墨,特意请来,专门给我爷爷看病的……”

见夏小宇穿着破烂又邋遢,霍彼得不由的皱了下眉头。看着秦子墨,不满的说道:

“秦小姐,这是胡闹!中医和巫术一样,除了骗钱之外,没有任何作用!你要相信我,我是哈佛医学院毕业的,有我在,秦老爷子或许还能多活几个月。但是中医,可是分分钟都能要了秦老爷子的命!”

霍彼得对秦子墨还算客气,毕竟秦子墨芳华绝代,没有哪个男人,舍得训斥这样的美女。

秦子墨刚要说话,就见夏小宇呵呵冷笑,吊儿郎当的看了霍彼得一眼,直接骂道:

“放屁,出国几年,你就数典忘宗,把自己当成假洋鬼子了?小爷我告诉你,中国医学早在原始社会就已经诞生,春秋战国时期,已经形成了独特的中医理论。要是没有中医,中华五千年,怎么可能延续到现在。也就不会有你这种小王八蛋,还能人模狗样的留学西方……”

夏小宇的话有些粗俗,秦子墨都觉得有些过分。毕竟霍彼得,也是秦家请来的名医。

霍彼得更是气的满脸涨红,他指着夏小宇,哆嗦着手指说:

“你怎么可以这么粗鄙!中医就是巫术,没有任何科学理论。对世界医学,也没有任何贡献……”

夏小宇越听越烦,他眉头一皱,立刻打断霍彼得:

“去你大爷的吧!还对世界医学没贡献?我看你就是个白痴,什么也不懂!你以为中医那么简单?小爷告诉你,中医不单是巡诊问病,还包括风水玄学,五行八卦等等。你还说对世界医学没贡献?小爷给你讲讲,日本汉方医学,韩国的韩医学,朝鲜的高丽医学、越南的东医学等等,都是以中医为基础发展起来的。这还叫没贡献?”

霍彼得对中医了解甚少,他说不过夏小宇,只能气呼呼的,对秦照天和秦子墨说道:

“你们不要听他的一派胡言!我告诉你们,如果你们用他,那我马上就走。至于出现的一切后果,由你们承担!”

霍彼得的话,让秦子墨心里不由一惊。她对夏小宇,也并不完全信任。毕竟夏小宇的样子,怎么看也不像是个医生。现在霍彼得提出要走,她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正犹豫着,忽然就听病床旁边的生命体征监护仪,发出一阵急促的滴滴叫声。护士急忙的对霍彼得说道:

“霍医生,病人血压急速下降,高压30,低压消失,出现室颤。并伴有抽搐……”

众人一回头,就见秦老爷子身体不由的抽搐着。而呼吸也只有进气,没有出气了。

霍彼得急忙冲着护士说道:

“除颤仪除颤,升压药注射,快!”

霍彼得还算镇定,但他心里知道。这个时候忽然出现了这些症状,秦老爷子恐怕难逃此劫了。

秦子墨更是着急,她又帮不上忙,站在一边,急的眼圈通红。

秦照天倒是一脸的无所谓,站在一旁,如同看热闹一样,看着众人。

之前一直嬉皮笑脸,怒怼霍彼得的夏小宇。此时一脸严肃,他也不管霍彼得是否同意。快速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檀木针盒。就见古朴的盒身上,雕琢着“三乾”二字。

掏出两枚银针,夏小宇双手持针,同时刺向秦老爷子的肺俞穴和胆俞穴。

当银针刺入的那一瞬,忽然就见秦老爷子的抽搐更加严重。

一旁拿着除颤仪的霍彼得,急忙大喊道:

“快给我躲开,病人不行了!”

但,夏小宇一动未动。

他屏气凝神,神情肃穆。

双手同时用力,银针几乎完全进入两个穴位。

手指捻动银针,刚刚还抽搐的秦老爷子。忽然间,一动不动了。

“病人,病人不行了……”

护士一见秦老爷子完全不动,呼吸已经停止,急忙冲着霍彼得说道。

秦子墨更是悲痛欲绝。明明爷爷还能活几个月。可现在自己请来了夏小宇,反倒让爷爷这么快就走了。

秦照天倒是暗暗高兴。爷爷的死活他根本不在意,倒是这回秦子墨终于是净身出户,一点遗产也分不到了。

但他却装作悲伤难忍,冲着夏小宇大骂:

“你他妈害死我爷爷,你还我爷爷……”

说着,冲过去就要打夏小宇。而秦家其他的人,也跟着大骂。

一时间,病房里嘈杂鼎沸,乱作一团。

········
第4章 初显身手
········
周围的情况,夏小宇似乎毫无察觉。他双手继续捻动银针,银针转动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眼看着秦照天就要打到夏小宇,护士忽然又喊了一声:

“数据恢复了,病人的数据恢复了……”

众人都看向生命体征监护仪,就见上面的数据,竟然奇迹般的出现,并且比之前的体征还要好一些。

而夏小宇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他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一层细微的汗珠。

“秦小姐,过来帮我个忙……”

一听夏小宇叫自己,秦子墨急忙走了过来。

就见夏小宇微微低头,下巴冲着胸口处点了点,示意秦子墨:

“左边里面的衣服兜里,有盒药,你帮掏出来……”

因为夏小宇双手持针,只能让秦子墨帮忙。

秦子墨也不敢多想,葱白的玉手,伸到夏小宇的怀里。按她所想,夏小宇如此邋遢,身上的味道一定会很难闻。

可没想到,夏小宇的身上,竟然有一种淡淡的青草香。闻着让人身心舒畅。

更没想到,夏小宇看着好像有些偏瘦。可当自己的玉手,触摸到他的胸肌时,竟是如此的发达。并且,夏小宇里面什么都没穿,这让她不由的脸色泛红。

要知道,长这么大,秦子墨还是第一次,触碰男人的身体。

也不敢胡思乱想,秦子墨急忙把药盒掏了出来。

药盒不大,和银针盒相似,也是檀木所制,看着古朴厚重。

夏小宇忙嘱咐道:

“打开,拿出一丸药,给你爷爷喂下……”

秦子墨急忙打开,就见药盒里面放着三丸橙黄的药丸,散发着浓郁的草药香。

她拿出一丸,准备给爷爷喂下。

一旁的霍彼得急忙阻拦:

“秦小姐,不行,不能给病人乱吃这种来路不明的东西,会对病人身体……”

后话还没等出口,夏小宇头也不回的骂了一句:

“滚开,假洋鬼子!”

如果放在平时,秦子墨或许还会相信霍彼得。但现在,她还是选择相信夏小宇。

秦子墨哪里知道,这丸药可是夏小宇跟着师父学了多年,才配制出来的。

如果不是为了报答当年秦子墨的那一碗云吞面之恩,夏小宇是无论如何也舍不得拿出来的。

拿着药丸放到爷爷的嘴边。秦子墨有些犯难了。

秦老爷子已经完全没有意识了,药丸虽然不大,但他根本不能吞咽。

夏小宇也看出了秦子墨的困惑,马上说道:

“掰开他嘴,先把药放进去……”

秦子墨按照夏小宇的话,把药丸放到爷爷的嘴里。

刚刚放进去那一瞬,就见夏小宇双手同时一起,拔出两枚银针。接着,又以迅雷之势,将两枚银针,分别刺入天突、承浆两个穴位。

就见秦老爷子的喉咙忽然一动,他竟像正常人一样,将药丸直接咽了下去。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药丸服下不一会儿,秦老爷子本已枯黄的脸,竟然泛起了丝丝红润。

秦子墨见爷爷似乎有了起色,就急忙问夏小宇:

“爷爷他还能不能醒过来?”

夏小宇得意一笑,自信回答:

“你爷爷这病并非不能治。但是看他脉象,他应该是病情多次反复,如果不查到病根。那是很难对症下药的。刚刚他服了我的丸药,暂时没什么问题了。明天我们再来看下。如果脉象有变化,再研究下一步的医治方法!”

夏小宇的一番话,倒是让秦子墨颇为赞同。她爷爷的病情,的确是反复过好多次。其中有一次,已经基本好了。可没过多久,又成了现在这样子。

见霍彼得还一脸怀疑的看着秦老爷子,夏小宇便冷笑的对他说道:

“假洋鬼子,别以为读了几天洋墨水,就觉得自己了不起。我告诉你,论寻病问诊,中医是你们西医的祖宗!”

霍彼得依旧不信,他怀疑夏小宇是用了什么巫术,暂时让秦老爷子缓和。但他又没有证据,只能哑口不说。

吃了药,还要等到第二天,才能看出效果。秦子墨也不想在这里多呆,毕竟秦家人现在都把她当成敌人。她便带着夏小宇,走出别墅,准备明早再来。

一出门,秦照天便跟了上来,阴损的说道:

“秦子墨,别说我没提醒你。爷爷治不好,寰宇贸易公司,你也别想得到!”

秦子墨也不理他,直接开车走了。

在车上,秦子墨一边开车,一边对夏小宇说道:

“夏医生,麻烦你一定要帮救救爷爷。我当初程诺的,一定会遵守的……”

秦子墨说的,实际是答应的赏金一百万。但夏小宇想的,却是秦子墨陪自己睡觉的事儿。

一想到秦子墨这么漂亮的大美女,并且还是江城四艳排名之首。能和这样的美女睡一觉,那简直是天下最大的美事了。

“放心,放心,为了和你共度春宵,我也得尽力救你爷爷!”

夏小宇贱兮兮的笑着说。

话音一落,秦子墨忽然一脚刹车,夏小宇没防备,虽然系着安全带。但还是差点撞到前面的工作台上。

夏小宇惊魂未定,拍着胸口,看着秦子墨说:

“我说秦大小姐,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是在谋杀亲夫!”

秦子墨冷若冰霜的看了夏小宇一眼,略显无奈的说道:

“夏医生,我一点也不喜欢你的玩笑!我希望以后你别再和我说这种话了……”

夏小宇歪头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的说道:

“大小姐,这可是咱们之前说好的。你不会反悔吧?”

秦子墨更显无奈。的确,在公司停车场,自己答应他了。想到这里,只好叹息一声:

“等治好我爷爷再说吧!你去哪儿,我送你……”

说着,秦子墨继续开车。

但夏小宇却一歪头,看着秦子墨:

“秦大小姐,我可是一分钱都没有,也没住的地方,你说我能去哪儿?我只能跟你去你家啊……”

面对着厚颜无耻的夏小宇,秦子墨压抑着自己的郁闷说:

“不行,我给你开酒店!”

夏小宇摇头:

“没身份证!”

“用我的!”

“不行,酒店没家的感觉。万一住了酒店,我睡不好,耽误明天治病怎么办?”

········
第5章 夜半治疗
········
一听夏小宇提治病,秦子墨是彻底没办法了。虽然心里一百个不情愿,但还是带着夏小宇,回了自己家。

秦家的这些人,条件都不错。住的不是别墅,就是大平层。秦子墨姐妹和他们一比,就显得寒酸许多。她们姐妹,住的不过是一个普通小区的两室一厅。

房子虽然不大,但收拾的干净又温馨。

天色已晚,秦子墨简单煮了点面,两人吃过后,秦子墨就拿着一套崭新的行李,放到沙发上。同时对夏小宇说道:

“条件有限,就委屈你睡沙发了……”

夏小宇倒是没觉得委屈,兴高采烈的接过被子,还特意闻了下说:

“不委屈,不委屈,这被子真香!”

可惜的是,秦子墨根本不理他,转身回了卧室,还特意把卧室的门反锁了。

夏小宇并没着急睡。他盘腿坐在沙发上,开始修习问诊决病的吐纳之法。

从八岁被赶出家门,夏小宇便流落街头。后被一位老医生收留,传他一身本事。

这十五年,老医生每天都是用数百种珍草名药,来给夏小宇沐浴。这也让他经络大开,各种奇能都异于常人。给人施针治病时,更是洞悉病情,妙手回春。

这位老医生除了医术高超之外,在其他领域,也颇有建树。除却医学,他更是将自己所学的奇巧之术,一一传授给了夏小宇。

夏小宇天资过人,所学之术,已然超过了师父。

练习两个周期,已经是午夜。

夏小宇正准备躺下睡觉。忽然就听秦子墨卧室的门开了。

接着,就见秦子墨穿着睡衣,还特意披了一件外套,一手扶着小腹,一边痛苦的走了出来。

虽然已经关灯,但夏小宇的眼睛早已经练的夜能视物。抬眼一看,就见秦子墨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丝丝冷汗。

“你怎么了,没事吧?”

见秦子墨好像特别痛苦,夏小宇关切的问了一句。

秦子墨慢慢摇头,忍着剧痛说道:

“没事,你睡吧……”

说着,就见秦子墨去翻箱倒柜,找出一盒药。

还没等吃,夏小宇就开灯走到她的跟前,看着她,小心的问:

“是痛经吧?”

秦子墨点了点头。她一直都有痛经的毛病,每次大姨妈一来,都让她痛不欲生。

“别吃药,有副作用,来,我给你看看……”

说着,夏小宇扶着秦子墨,坐到了沙发上。

两人并排坐着,夏小宇抬手便朝着秦子墨的小腹摸去。刚一伸手。秦子墨便朝后一躲,愠怒的问道:

“你干什么?”

夏小宇知道,这秦子墨是以为自己想占她便宜呢。他便解释说:

“我说大小姐,你都这样了,我就是想干什么,也下不去手啊。你放心吧,我看看你除了痛经,还有没有其它问题……”

秦子墨略显尴尬。但她已经认准了夏小宇是医生,也就没再反对。

一双手,在秦子墨平滑的小腹上,只是略一碰触,夏小宇的心跳,就开始加速。主要是秦子墨的身材太好了,小腹处,没有一丝赘肉。摸着如滑如细纱。

触摸了一会儿。确定没有别的问题后,夏小宇才又笑呵呵的说道:

“放心吧,没别的问题,就是痛经而已。我给你针灸一下,肯定针到痛除,让你飘飘欲仙……”

夏小宇一边随口胡说,一边扶着秦子墨,躺在了沙发上。

秦子墨出来时,穿的不过是件绸缎的吊带睡衣。虽然她外面披了衣服,但这一躺。衣服便掉在一边。胸前白皙的肌肤,和若隐若现的美胸,便展现在夏小宇的眼前。

夏小宇这十多年,专心研习。什么时候见过如此倾国倾城的卧美人。看着秦子墨,他忍不住咽了下口水后,才掏出银针,准备针灸。

治疗痛经,必须针刺中级和关元两个穴位。而这两个穴位,则在肚脐的下面,曲骨的上方。已经接近了秦子墨的私隐之处。

而秦子墨穿着睡衣,夏小宇只能先把她睡衣掀起,不然没办法挑针。

一碰到睡衣的那一瞬间。那种薄薄的、沙沙的感觉,让夏小宇心里痒痒的,整个人都变得有些僵硬。

秦子墨虽然闭着眼睛,但也感觉到了,夏小宇正在掀她的睡衣。她想反抗,但一想夏小宇是在给她治病,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一个忍不住,扭动了几下曼妙的身子。虽然只是下意识的动作,但在夏小宇的眼里,却是活色生香,千娇百媚。

睡衣掀起,手掌不由的触碰到秦子墨滑嫩的肌肤。那种如丝绸般的手感,让夏小宇的手,都有些颤抖。

秦子墨的小腹极为平坦,没有丝毫赘肉。夏小宇不由的多看了几眼,而秦子墨忍着疼,催促一句:

“夏医生,你尽量快点儿!”

夏小宇忙屏住呼吸,稳住心神。拿出金针,对着秦子墨小腹上的中级和关元穴位上刺去。

金针刺透娇嫩的肌肤,扎进穴位半寸左右。就见夏小宇急抖手腕,不过一会儿,金针便破肤而出。

那一瞬,秦子墨不由的秀眉紧蹙。而雪白的肌肤上,开始渗出点点血滴。和正常血的颜色不同,秦子墨的血竟然有些发暗,近乎乌色。

也不知道是因为疼,还是别的原因。挑针时,秦子墨发出了两声娇吟。这不过两声,就让夏小宇心猿意马,波澜阵阵。

秦子墨的确太诱人了,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是扣人心弦,让人欲罢不能。

虽然只是两针,秦子墨就感觉好了不少。她睁开眼睛,有些不好意思的问夏小宇:

“好了吗,夏医生?”

夏小宇冲她嘿嘿一笑,挑了下眉毛,像是故意挑逗秦子墨似的说:

“别急啊,秦大小姐,还有两处穴位没扎呢……”

说着,夏小宇又回身,握住了秦子墨的脚踝。

秦子墨身高有一米七,但脚却不大,也就三十七码左右。

脚背娇嫩白皙,可以清晰的看见细细的血管。脚趾柔弱无骨,脚掌处是淡淡的粉红,脚心微微向里凹着。一看平时就特别注意保养。

········
第6章 觅宝
········
略一上举,笔直修长的美腿,便被夏小宇托在半空。

秦子墨虽然闭着眼睛,但内心狂跳。自己从来没在任何一个男人面前,只穿着内衣,再没有别的衣服。更没有哪个男人,能这样触摸自己。

一手举起秦子墨白皙的美腿,一手持针。夏小宇不敢多想,拿着银针对准足三里,和三阴交两处穴位,慢慢的刺破娇嫩的皮肤,一点点扎了进去。刺到一寸多时,微微挑捻了几下。

因为有些许疼痛,秦子墨下意识的收了下美腿,夏小宇就问:

“秦小姐,你现在什么感觉?”

因为害羞,秦子墨依旧闭着眼睛。她轻声回答:

“酸,还有些麻麻的……”

虽然秦子墨只是说出自己的感受,但在夏小宇听来,却满是诱惑。

好一会儿,银针拔出,夏小宇也终于松开了手。秦子墨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竟然还有一丝失落。

果然和夏小宇说的一样,针到痛除。

秦子墨见自己好了,急忙羞红着脸起身,整理好睡衣,把外衣又披在香肩之上。对夏小宇说了声谢谢,就准备回自己的房间。

刚走几步,就听夏小宇在沙发上喊她的名字:

“秦小姐……”

秦子墨回身看着夏小宇。不知道为什么,她竟有些不敢直视夏小宇的目光。

“还有事?”

秦子墨问了一句。

夏小宇嘿嘿一笑:

“我怕你一会儿再疼,要不我去你卧室睡吧,你要疼了,我还能照顾你一下……”

说着,夏小宇再次挑了下眉毛。他这动作,更带着几分玩世不恭。

见夏小宇笑的不怀好意,又带着几分流里流气。秦子墨就白了他一眼,送他一个字:

“滚!”

或许是夏小宇帮助秦子墨,解决了困扰多年的痛经问题。第二天一早,秦子墨见夏小宇时,便没有那么冷淡了。

上午夏小宇要去买点药材,下午才能去给秦老爷子继续诊病。秦子墨就把家里的钥匙交给了夏小宇,自己开车先去了公司。

秦子墨走了好一会儿,夏小宇才想起来,自己兜里一共就二百多块钱,根本不够买药的。刚刚忘了管秦子墨要钱了。没办法,只能先去药材市场看看,先少买点再说!

江城药材批发市场很大,附近许多城市的药商和中医,都会到这里找药。

夏小宇转悠了好一会。因为没钱,也就没买什么。

正看着,忽然就见前面不远处,有个专门批发人参的摊位,摊主正卖力的吆喝着:

“人参,卖人参喽!东北长白山人参,二百一根,批发八折……”

因为价格不高,人参形体也不小,倒是有不少人围着挑选。

夏小宇走过去一看,摊主卖的人参,并不是真正的野山参。而是普通的人工栽培的园参,这东西在东北很多,并不值钱。虽然也有一定的药用价值,但和真正的野山参相比,那是天壤之别。

夏小宇刚想走,忽然就见这堆人参里,有一棵人参,露出了圆芦。

夏小宇眼睛一亮,要知道,别说普通的人工栽培的人参,就是十年以下的野山参,都不可能长出这样的圆芦。

夏小宇慢慢的从参堆里,把这棵人参拿了出来。简单一上眼,见五行六体都对,就知道这是根野山参。并且年头要在十年以上。放到市场上,怎么也能值三十万左右。

除了值钱,这种山参入药,更是可以治疗百病。尤其是大补元气,固精生津等。

拿着山参,夏小宇不动声色的,把兜里仅有的二百块钱掏出来,递给摊主:

“老板,这根我要了……”

摊主刚准备接钱,他转头随意的看了一眼这山参,马上又把手缩回去,说道:

“这根二百不卖……”

夏小宇一愣,以为摊主看出这是野山参了。他忙问:

“那多少钱?”

摊主又看了一眼,才说道:

“你没看这根比别的参都大吗?最低要三百……”

摊主虽然常年卖参,但他根本不懂野山参和人参的区别。他完全就是看形体大小,决定价格。

一说三百,夏小宇一下难住了。摸了一下裤兜,里面还有四十多块钱。他全掏出来,递给摊主说:

“老板,你不能说话不算话吧。你明明自己喊的二百一根,我这都多给你四十多了……”

谁知这摊主脾气还挺倔,他根本不接钱,摇头说道:

“我说了,别的都二百,这根大,三百,少一分不卖!”

夏小宇是真没钱了,他正准备和摊主再商量商量。

忽然,就见旁边一个看着得有二百多斤的胖女人,盯着夏小宇手里的山参说道:

“你不买我要了,这么大的一根参,回去熬点乌鸡汤,肯定大补……”

这女人得有四十多岁,脖子上挂住小手指粗的金项链,手腕上,更是带着两个宽厚的大金镯子。一说话,浑身肥肉都跟着乱颤。

说着,胖女人掏出三百块钱,就要递给摊主。

夏小宇一见这胖女人要截胡,气的夏小宇没好气的说:

“我说大姐,就你这身材还补,你也不怕补的你鼻口穿血,体重暴增……”

这胖女人白了一眼夏小宇,不屑说道:

“你懂个屁,这是给我男人补的,到时候他吃完这人参,肯定……”

后话没说,但是看这胖女人的表情,好像都能想到,她男人吃完人参,和她酣战淋漓,把她满足的样子。

不过她这表情,在旁人看来,的确有些恶心!

眼看着摊主就要接钱,夏小宇急忙说道:

“老板,你不能言而无信啊,是我选的参,你怎么卖给别人呢!”

夏小宇没钱,他只能硬着头皮和摊主讨价还价。

正说着,就听身后传来一个女人温柔的声音:

“的确,老板,你这么做生意,有些不太好吧……”

一回头。就见一个三十左右岁的妙龄少妇,跟在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身边,两人正笑呵呵的看着摊主和夏小宇。

········
第7章 百年野山参
········
这女人中等个子,身材匀称。梳着发髻,穿了一件白底青花的旗袍。材质是上好的丝绸。这也使得她的娇嫩肌肤,尤其是胸前的饱满,在旗袍下若隐若现。

白净的脖子上,带着一款细细的项链。项链看着很普通,但吊坠上的那颗祖母绿的翡翠却熠熠生辉,一看就是价值不菲。

修长白皙的小腿下,是一双米黄色的高跟鞋。让她整个人更显得高挑妩媚。

夏小宇倒是见过不少女人穿旗袍,但却没有这个女人穿的这样气质独特,充满韵味。

见摊主看她,这少妇又柔声说道:

“老板,你明明自己说的二百,人家出钱买了,你却临时涨价。这有些不合乎买卖规矩了……”

这摊主也看出这少妇不一般,但这么多人,他又不想丢了面子。就硬撑着说:

“别的二百,但这根三百。买不起就别买……”

最后一句,摊主是冲着夏小宇说的。

夏小宇还真就买不起。

这女的也看出来了,她依旧温柔如水,看着夏小宇问:

“先生,你还差多少钱?”

夏小宇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钱,倒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六十……”

这女人打开手包,从里面掏出一百块钱,递给夏小宇说:

“这回够了吧……”

夏小宇也不客气,一边接过钱,一边说道:

“谢啦,我一会儿十倍还你!”

说着,把三百块钱递给摊主。

包好山参,夏小宇本想回头感谢一下,可这女人扶着老头儿,已经走了。

夏小宇忙冲两人喊说:

“你们等一下,我一会儿还你钱!”

女人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

“下次吧……”

夏小宇和他们不认不识,怎么还能有下次见面的时候呢?看来,这两人根本就没把这一百块钱当回事。

这根山参,秦老爷子的病用不上,夏小宇就准备先找个地方卖了。毕竟他这次重回江城,几乎是身无分文。

药材市场除了这些摊位,还有一些大型的中草药店。这里除了卖一些名贵草药外,也是回收高档草药的。

夏小宇转了一大圈,选了一家最大的门店,准备把野山参卖了。

推门进去,药铺里客人不少。

夏小宇先是随便看了看,正准备找老板谈价。一转身,就见休息区里,一个带着金丝眼镜,穿着唐装的老板,正和一男一女说着话。

而这两人,就是刚刚帮夏小宇付了一百块钱的,温柔少妇和七旬老人。

这少妇也看到了夏小宇,她冲夏小宇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接着,就转过头去,再没看夏小宇。

穿着唐装的药铺老板,和两人说了一会儿。就见他起身回了后堂,拿出一个长条锦盒。笑呵呵的走到两人跟前,恭维的对老人说道:

“辛老爷子,您要的野山参,我给您找到了……”

说着,老板打开锦盒。就见里面放着一根老山参。

这山参长须圆茎,色泽黄褐,并且已具人形,看着足有六十厘米长。

夏小宇离几人并不远,加上他目光迥异,这根山参的形态,他看的清清楚楚。

这一看,他心里就是一惊。看这大小和形态,这棵山参,恐怕要将近百年了。

辛老爷子也是眼前一亮,他接过锦盒,掏出一枚放大镜,仔仔细细的查看着。

而老板在旁边一脸谄媚的笑说:

“辛老爷子,这山参是我熟悉的一位黑龙江的草药商,在十多年前,他亲手在大兴安岭里挖的。据说,他挖这根山参时,这参已经是六品叶了,可惜参叶没保留下来。他本来不想卖的,但是生意遇到麻烦,资金周转不开,才忍痛割爱,准备把这老参转让……”

辛老爷子也不说话,他依旧拿着放大镜,仔细看着。老板继续说道:

“老爷子,您再看这山参的须和芦,又细又长,一看就是老参。这皮纹,质地多好。还有这形状,已经都有人形了。要按传说来讲,这山参恐怕再有个十几年,真的要成精变成人了。您老要是留下这参,我再给您配点别的药材。您回去一服,保您延年益寿,老当益壮……”

说着,自己先哈哈笑了起来。

看了好一会儿,辛老爷子才把锦盒放下。抬头问老板说:

“周老板,我信得着你,你开个价吧……”

周老板笑眯眯的冲着辛老爷子说道:

“辛老爷子,这宝贝是我那位草药商的朋友,他托我代卖的。他当时说的是,低于七百万,绝对不出手。不过您老爷子是我的老主顾了。这么些年,没少照顾我的生意。您要是真想留,我就替他做个主,一口价,六百五十万,让给老爷子您了……”

辛老爷子抬头看了美少妇一眼,微微点了点头。

美少妇会意,她便对周老板说道:

“东西我们要了,我马上给你转款……”

说着,伸手就要去拿锦盒。

眼看着就要拿到锦盒,忽然,她白皙细嫩的小手,被一只大手一把握住。

美少妇一回头,就见夏小宇正笑吟吟的看着她。这少妇不由的脸色一红,急忙把手抽出来。有些埋怨的问了一句:

“你干什么?”

虽然是埋怨,但这少妇的口气却并不严厉,甚至有些温柔。

那位周老板,一下急了。他瞪着夏小宇,呵斥道:

“你是什么人,马上给我滚出去!”

说着,就冲门口的两个保安喊道:

“你们是干什么吃的,这种捡破烂的精神病,也能让他进来?马上给我哄走……”

这两个保安一听,立刻拿着警棍,快速跑了过来,想把夏小宇赶出去。

夏小宇不急不恼,脸上依旧是他那标志性的,玩世不恭的笑。

“别急嘛,周老板,你好歹即是医生,又是老板,该知道上门就是客的道理。怎么这么着急赶走客人呢……”

周老板不耐烦的连连挥手:

“快滚,快滚,我们不做你这种人的生意……”

夏小宇冷笑一下,看着周老板,慢慢说道:

“不做生意?我看周老板是怕我戳穿你这棵假人参吧……”

········
第8章 趴货
········
夏小宇话一出口,众人都惊呆了。

尤其是那位辛老爷子和美少妇,两人都不解的看着夏小宇。

周老板更是脸色大变,他指着保安,怒喝道:

“还他妈等什么,马上把他给我赶出去!”

说着,又低声下气的对辛老爷子说道:

“辛老爷子,咱们可别听他胡说八道。你看他这样,不是精神病,也是个要饭的……”

说话间,两个保安已经到了夏小宇的身前。分别抓着夏小宇的胳膊,想给他架出去。而夏小宇一动未动,依旧是笑呵呵的看着辛老爷子和美少妇。

辛老爷子面无表情的一抬手,冲着两个保安说道:

“放开他,让他把话说完!”

周老板更急了,他忙对辛老爷子说道:

“老爷子您看,咱们听他一个精神病胡说八道,这不是浪费时间嘛……”

辛老爷子一抬头,不满的看了周老板一眼。

只是这一眼,周老板便噤若寒蝉,不敢再说。他冲着保安挥挥手。两个保安这才松开了夏小宇。

看着夏小宇,周老板气急败坏的说道:

“你哪个眼睛看出我这人参是假的了?我告诉你,今天你说不明白,你休想离开这里!”

美少妇倒是很温柔的,看着夏小宇说:

“这位先生,你说这人参是假的,有依据吗?”

夏小宇再次看了一眼人参,自信说道:

“其实也不能说是假人参,只是这人参,就是个趴货而已……”

“趴货?什么意思?”

美少妇和辛老爷子都是第一次听说这词,好奇的问夏小宇。

夏小宇解释道:

“所谓趴货,是东北参农的一个俗语而已。真正的野山参,是它的种子是自然成熟后落地,或者被鸟兽携带,而落于山野林间。这种野山参,在生产过程中,既不会移动,也不会被人工管理的,是在山野间,吸取名山大川的山野精华,自由生长的……”

“但是趴货就不一样了,一般趴货都是参农用一些不错的园参种子,特意种在山林里。在人工的看护下,让其生长。这种趴货外形酷似野山参。但价格和药用价值,和真正的野山参,要相差十万八千里。周老板的这根参,就是林下参,也就是趴货……”

周老板气的脸色大变,恨恨的看着夏小宇。眼看到手的生意,被夏小宇搅和了。当然,他更怕的是得罪了辛老爷子,那自己以后的日子恐怕就要不好过了。

看着夏小宇,他恶狠狠的说道:

“小子,你在这里胡说八道,血口喷人,毁我易仁堂的清誉,我是要让你付出代价的!我问你,你凭什么说我这是林下参,你见过哪个趴货能有近百年的?”

见周老板恼羞成怒,出言威胁夏小宇。辛老爷子就不满的皱了下眉头,看着夏小宇说道:

“小伙子,你不要怕,继续说。有我老头子在这儿,没人敢把你怎么样的!”

辛老爷子语气平淡。但他眉宇间,却有种不容置疑的睥睨之气。

夏小宇当然不会害怕周老板的威胁,不然他也不会管这件事。

就见夏小宇从容说道:

“看山参,讲究的是五行六体。五行指的是须、芦、皮、纹、体。你这人参虽然是长须,但色白而嫩脆,上面连米粒状的‘珍珠’点都没有。还有你这参皮过嫩,色泽虽黄,却黄里泛白,缺少老山参的那种厚重的黄褐色。并且圆芦有抱箍的痕迹,很明显。这是在种植过程中,故意人为抱箍,伪装成圆芦……”

几句话,说的周老板冷汗频出。而夏小宇则指着人参,继续说道:

“六体指的是灵、笨、老、嫩、横、顺……”

夏小宇刚一出口,美少妇就忍不住问说:

“先生,你说的六体中的灵和笨,这不是矛盾的吗?”

夏小宇冲着美少妇,挑了下眉毛。这是夏小宇标志性的动作,和美女对话,他总是忍不住挑眉。

“这里的灵,指的是山参形状初具人形,看着是玲珑多骄。而笨指的是人参的根行,看似笨拙,却又不失古朴厚重。你再看看这人参,哪里具备这些特征。至于周老板刚刚所说,林下参没这么大的。完全是顺口胡说。林下参种植时,加点人工肥料。别说这么大,就是再大点儿,冒充千年山参都没问题!”

夏小宇的一番话,早已经把店内其它顾客吸引了过来,众人围在一边,看着热闹。

而夏小宇继续说道:

“周老板,按说我不该管你这事儿。但你是医生,我从医第一天起,师父就告诉我,德不近佛者,不可以为医!才不近仙者,不可以为医!而你呢,无才无德。看看你这里摆的这些名贵药材,几乎都是假货。你用假货坑人,说你抹黑医生行业都是轻的,说严重些,你就是在谋财害命!”

说这番话时,夏小宇一改平日里的嬉皮笑脸,眉宇间,倒是更多了几分浩然正气。

周老板脸色大变,嘴唇都哆嗦着,半天说不出话来。

夏小宇又看了美少妇和辛老爷子一眼,继续说道:

“况且,刚刚二位借给我一百块钱。我肯定是要报答回来的……”

辛老爷子冲着夏小宇,微笑着点了点头。接着,脸色一变,看着周老板,严厉说道:

“周老板,你是不是该给我这个老头子一个解释呢?”

周老板早已经吓的满头是汗,他卑躬屈膝的看着辛老爷子,强行解释说:

“老爷子,我,我真不知道这人参是假的。是我那朋友放在我这里寄卖的,我也是受害者啊……”

谁都知道,周老板是在说谎。

辛老爷子冷冷的站了起来,慢悠悠的说道:

“好了,你也不用再多说了!我看你这个易仁堂,也该关门易人了!”

辛老爷子的话,听着像是气话。但周老板却知道,辛老爷子绝对不是随便一说。他想解释,但辛老爷子根本不再理他。周老板一个忍不住,整个人瘫倒在地。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