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热血兵王

绝顶仙医-绝顶仙医txt下载

绝顶仙医

绝顶仙医-绝顶仙医txt下载

主角: 江小乐, 瑶瑶

字数: 5,000,032

状态: 已完结 共 2397 章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好看的小说推荐(www.sossw.com)

绝顶仙医简介:“快乐是什么?快乐就是娶最美的女人,打最恶的人,过最开心的生活……”江小乐语。 一手妙手仙针,一身绝世功法,且看江小乐如何玩转都市,舞弄风云。

绝顶仙医全文阅读

········
第1章 医圣弟子
········
昆仑山下,白石村。

这是八百里山川,最陡峭的悬崖下的一个小村庄。

村庄很小,只有几十户人家。

大清早,鸡鸣狗吠的声音不时响起。

村头,一间简陋的青砖瓦房内。

一张四方大桌子摆在堂前。

桌子最中间的地方,挂着一副老旧画像。

画像上面是个白胡子老头,看着挺有仙风道骨的感觉。

两旁还写着:悬壶济世,医者仁心,八个龙飞凤舞的篆体字。

画像的前面放着一个灵位,上书:恩师吴天赐之灵。

江小乐站在堂前,先是上了柱香,随后叹了口气。

“师傅啊师傅,你个老东西净忽悠我!”

“你说,学医之后可以吃喝不愁,娶媳妇不愁。”

“我跟你学了十几年医术,结果呢?每天就干着兽医的活!”

“你还老说你是什么国医圣手,那我现在岂不是也和圣手差不多了?”

江小乐摇了摇头,倒了杯酒,洒在地上。

“不过我今天要走了,你那时候就说给我订了门亲事,现在算算,日子也到了。”

“老东西,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希望你给我选的老婆能靠点谱。”

说完,他把画像和灵位拿了下来,收进了包里,转身推开了房门。

过了一会儿,就听到一个刺耳的声音在门外叫嚷着。

“江小乐,你个小兔崽子,今个若是不把你王嫂子家的老母猪治好,我就把你赶出村子!”

“砰”的一声。

房门被猛地推开。

一个穿着老旧中山装、满脸麻子的男人骂骂咧咧地走了进来。

但看到屋子里的情况,他愣住了。

画像不见了,灵牌也不见了,被褥叠的整整齐齐,放在了一旁的木柜里。

桌子上用石头压着一张纸条。

麻脸男上前拿起纸条,只见上面用潦草的笔迹写着:

“四麻子,当你看到这张纸条的时候,我已经在去宁州的路上了,不管是土狗还是老母猪我都不想再治了,至于你的痔疮,就忍着吧,忍忍就过去了,哈哈!”

这些年,全村人生病了都会来找江小乐,所有人都知道,就没有江小乐治不好的病!

但没想到,他竟然偷偷摸摸地走了!

四麻子看完纸条,一张黝黑的脸庞气得颤抖起来。

“江小乐——!”

他大吼一声,但很快就捂着屁股倒在了地上,眼里都渗出了泪水。

痔疮疼起来,可太要命了!

……

数日后。

宁州市,伊水缘别墅区。

江小乐站在一栋偌大的古典别墅前,表情有些难以置信。

别墅的设计同时结合了欧式和中式,高雅而奢华。

门前左右两个巍峨的石头狮子更是显得气势威猛,中间的红木牌匾上写着两个大字:苏宅!

苏家,正是婚约的另一方。

虽然听老头子提过几句苏家挺有钱,但有钱的程度还是超出了江小乐的想象。

江小乐确定这是苏家后,朝着门口走了过去。

刚到大门口,就有保安站出来拦住了他。

“站住!请问你有出入证件吗?”

“没有。”江小乐摇了摇头。

“这里是私人住宅,既然没有出入证件,那不好意思,你不能进!”保安一脸严肃。

“我是来找人的。”江小乐对着保安说道。

保安对着江小乐上下打量了一番,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江小乐穿着一身地摊货,全身加起来不到两百块钱,怎么看都像是个乡下来的穷小子。

他的脸色顿时冷淡了下来,问道:“你找谁?”

“我找我媳妇。”

听到这话,保安忍不住鄙夷道:“小伙子,这里可是苏家!你确定你媳妇在这里边?”

“当然!”

保安嗤笑一声:“好,好,好,那我问你,你媳妇叫什么名字?”

“苏沐月!”

“什么?”保安听到这个名字,顿时惊呼了一声。

苏沐月可是苏家的大小姐,这穷小子疯了吧,敢这么胡说八道?

“小子,我不管你是谁,劝你赶紧滚蛋,要是再在这里胡闹,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保安语气凶狠地威胁道。

“苏沐月本来就是我媳妇。”江小乐有些不爽。

保安冷笑道:“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看来不让你吃点苦头,你是真不知道天高地厚啊。”

说着,就见他从腰间掏出警棍。

江小乐的神色也冷了下来,正准备动手。

突然,别墅的大门打开了,一个穿着唐装的老者从门口走了出来。

老者慈眉善目步伐矫健,保安看到来人立刻恭恭敬敬地喊道:“周伯好!”

周伯是苏家的老管家,在苏家已经几十年了,苏家上下每个人都对他十分尊敬。

周伯走过来,皱眉问道:“大清早的,怎么这么吵?”

保安指着江小乐,怒气冲冲地说道:“周伯,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个乡巴佬,跑这里来胡闹!他还说……还说……”

看到保安支支吾吾,周伯问道:“还说什么?”

“他还说,他媳妇是苏沐月!”

“什么?”周伯顿时无语,这小子胆子真不小,敢说大小姐是他媳妇?

“周伯,这小子就是来捣乱的,让我好好教训他一顿!”保安怒道。

周伯想了想,示意先不着急动手,看着江小乐皱眉问道:“你确定你媳妇叫苏沐月?”

“当然,这是我师傅订下的婚约。”

“你师傅?你师傅是谁?”周伯疑惑着问道。

“吴天赐。”

听到这个名字,周伯顿时惊呼出声。

“吴天赐?国医圣手吴天赐?!”

········
第2章 一言为定
········
吴天赐,这个名字现在许多人都已经忘记了。

但在几十年前,那绝对是如雷贯耳,那时的中医界,他是当之无愧的第一,被称为国之圣手。

无论什么疑难杂症,在他手上都是药到病除,相传他的针法甚至能够起死回生。

周伯这时也隐约想起来。

当年苏家老爷子似乎提起过,他和吴神医给小辈定下过一场婚约。

沉思了一会,周伯对着江小乐道:“这样吧,你先在这里稍等一下,我进去通报一声。”

江小乐点了点头,一脸的淡定。

周伯快步向里面走去。

保安对江小乐警告道:“我不知道你小子冒充了什么身份,但我劝你最好赶紧滚蛋,我们大小姐是什么人物,怎么可能和你扯上关系?”

江小乐淡然地摇了摇头,也不说话。

很快,周伯快步走了出来。

“周伯,怎么样?要把这小子给撵出去吗?”保安上前问道。

周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没有搭理他。

在保安不可思议的目光中,只见周伯走到江小乐身前,微微躬身说道:“家主请你进去,请跟我来。”

江小乐淡然向前走去,经过保安身边时,突然说道:“以后记住,不要狗眼看人低。”

保安脸色有些苍白,额头不断流出冷汗,大热的天,他只觉得浑身冰凉。

江小乐跟着周伯,走进别墅,来到大厅。

大厅中央坐着一个气宇轩昂的中年男人,身材不高,却有一种无与伦比的锐气。

“家主,他来了。”周伯对着这个男人恭敬的说道。

中年男人站了起来,走到江小乐面前握手道:“小伙子,你好!我是苏沐月的父亲,苏震北。”

苏震北一边说着,一边不动声色打量着江小乐。

江小乐伸出手,看着浑身散发着威严的苏震北,心想:未来岳父气场好大啊!

“你好,我叫江小乐。”

“听周伯说,你是吴天赐吴神医的弟子是吗?”苏震北微笑着问道。

“没错,这块玉佩可以作为证明。”只见江小乐从口袋里掏出半块玄鸟玉佩,递了过来。

苏震北接过,同样掏出半块玉佩,将两块玉佩拼在一起,正好严丝合缝。

看到这一幕,他的神色稍微放松下来。

苏震北把玉佩还给江小乐,笑着说道:“我以前的确听我父亲说起过,他和吴神医给你和沐月定了婚约,虽然老爷子走了好几年了,但我也没打算毁约。”

说到这,他看向周伯:“周伯,你去把沐月喊来。”

周伯应了一声,转身离开了大厅。

苏震北又和江小乐聊了一会,突然问道:“不知道吴神医现在身体还硬不硬朗?”

江小乐摇了摇头,神色有些暗淡:“我师傅三年前就已经去世了。”

“什么?”苏震北惊呼一声,神情中有惋惜,但更多的却是焦虑。

江小乐问道:“怎么了?苏叔叔找我师傅有什么事吗?”

苏震北犹豫了一会,正要开口。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门外传了过来。

只见一个五官精致、肤白貌美的女子急匆匆地走了进来。

她穿着一件紧身的运动装,身材曲线堪称完美。

江小乐眼前一亮,这绝对是他见过最漂亮的女人。

苏沐月看着大厅里这个陌生的男人,上下仔细打量了一番,眼神中满是失望。

虽然她本就是来拒绝这门婚约的,但心中未尝没有对所谓的未婚夫抱有一丝期待。

但是,她现在是真的没有从江小乐身上看到一丝一毫的优点。

只见她深吸口气,看向苏震北严肃道:“爸,我是不会和他结婚的。”

苏震北冷哼一声:“为什么?”

苏沐月指着江小乐道:“我虽然到现在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成就,但起码也是一家集团的总裁,我实在是接受不了自己的丈夫是个一无是处的男人。”

江小乐本来还笑嘻嘻的,听到这话,脸色有些冷了下来。

苏震北被噎了一下,说实话,他也没看出来江小乐有什么过人之处。

虽然江小乐的师傅是传说中的国医圣手,但他实在是太年轻了,中医本来就需要靠时间积累经验,这么年轻医术又能高到哪里去。

但苏震北对信之一字无比看重,只见他重重地一拍桌子,怒道:“这是立好的约定,也是你爷爷的遗愿,还轮不到你反对!”

苏沐月吐了口气,平缓下情绪,没有再和苏震北争吵,她知道父亲的脾气。

只见她看向江小乐,冷哼一声说道:“想让我答应婚约也行,你不是神医的弟子吗?只要你能把我母亲的病治好,我就嫁给你!”

苏震北还要再说些什么,却见江小乐开口了。

“行,一言为定!”

看到江小乐一口答应,苏沐月的眼中闪过一丝得逞的神色。

苏震北看着江小乐,摇头叹道:“小乐,你冲动了。”

江小乐淡淡道:“苏叔叔,你之前问我师傅应该就是为了给阿姨治病吧?”

苏震北沉默了一会,神色变得有些哀伤道:“是啊,三年前我妻子突然得了一种怪病,从那时起就一直瘫在床上,没法下地走路。”

“这些年来,我从国内国外请了许多名医专家,但无论如何也找不到病因。”

江小乐对苏震北的印象还算不错,他轻笑着说道:“放心,别人治不好不代表我治不好。”

苏沐月闻言,眼神里满是鄙夷,真会说大话!

苏震北摇了摇头没有说话,显然也不怎么相信江小乐的医术。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嗤笑声。

“哈哈哈,口气真大,也不怕闪着舌头!”

········
第3章 不要后悔
········
江小乐皱着眉头,顺着声音看去。

只见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走了进来,浑身上下都是名牌,一看就是豪门少爷。

“伯父好!”男子对苏震北讨好地打了个招呼。

苏震北淡淡地点了点头。

“张天豪,你来这干什么?”苏沐月皱眉问道,看向男子的目光中夹杂着一丝厌恶。

张天豪笑了笑,看着苏沐月,眼神中闪过一抹欲望之色:“我来当然是为了治伯母的病啊。”

“只不过没想到,一来就听到有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在这大放厥词。”

说着,他看向江小乐,语气里充满了嘲讽。

江小乐淡淡地扫了眼,没有说话。

只是张天豪却没有放过的意思,门口的保安已经和他说了,今天苏家来了个苏沐月的未婚夫。

虽然他知道苏沐月不可能看上这种乡巴佬,但顶着个未婚夫的名头,在他看来就已经是死罪了,他可是一直都把苏沐月视为自己的女人。

只见他走到江小乐身前,用手指搓了搓江小乐身上的廉价衣服,随后一脸嫌弃地掏出手帕擦了擦手指。

“我说,你这衣服都是哪里捡来的,穿在身上,也不怕得病?”

“还未婚夫?你脸皮还真是够厚的,真敢上门来吃软饭啊?”

“够了!”苏震北站了出来,冷冷地看着张天豪。

“小乐是我们苏家的客人!”

张天豪连忙赔笑:“伯父,真是不好意思,我这人就是太实在了,老是把大实话说出来。”

“张天豪,你到底要做什么?”苏沐月再次问道。

只见张天豪转过头,微笑着说道:“伯母的病,有救了!”

“什么?”苏沐月眼睛瞪大,有些难以置信。

苏震北也看了过来,平日里威严的面庞此时也多出了一丝紧张。

张天豪脸上挂着自豪的表情,拍着胸脯道:“这次,我们张家托了许多关系,花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终于请来了南派中医大家——孙景堂老先生,孙神医一定能治好伯母的病!”

“孙景堂?!”苏震北的神色变得激动起来。

“爸,孙景堂是谁?”苏沐月疑惑着问道。

苏震北深呼口气,说道:“孙神医可以说是南派中医界的领头人物,医术高深,最著名的一次事迹就是在一个死去不久的病人身上施了三针,直接让人起死回生!”

苏沐月捂着小嘴,一脸震惊。

张天豪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虽然这次花费了很大的代价,但要是能借着这次机会把苏沐月弄到手,对他来说就值了。

一想到苏沐月躺在他床上的那一幕,他就觉得小腹一片燥热。

至于一旁的江小乐,已经被他们给遗忘了。

“孙神医现在在哪儿?”苏震北有些坐不住了。

苏沐月也向张天豪投来了期冀的目光。

感受到苏沐月的眼神,张天豪挺了挺身子,笑道:“已经在过来的路上了。”

“好!我这就出去迎接孙神医!”苏震北站起身道。

走了几步,才想起来旁边还有一个江小乐。

苏震北看着江小乐,表情有些歉意:“小乐,你和我们一起过去吧。”

江小乐还没说话,张天豪就站了出来,不屑地说道:“伯父,依我看,不相关的人就不用过去了吧。”

苏震北犹豫着说道:“小乐也会医术,如果孙神医对我妻子的病情也没有办法,就让他试试吧。”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从表情来看,他显然只是为了给江小乐找个台阶下。

张天豪嗤笑一声:“他的医术还能强过孙神医不成?等会孙神医要是不愿意来了,伯父你可不要怪罪我。”

苏震北脸色一变,这句话可以说有种威胁的意味了。

只是治疗妻子的希望就在张天豪手上,苏震北只能沉默着。

“走吧?难道还要我们请你走不成?”张天豪看着江小乐,不屑地说道。

看到苏家人都没有挽留的意思。

江小乐摇了摇头,感觉再待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

他直接转身离去:“希望你们不要后悔!”

········
第4章 无能为力
········
看着江小乐离开的背影,苏震北叹了口气。

张天豪笑着说道:“伯父,那个小子就别管了,孙神医马上就到了。”

苏震北看了他一眼,冷哼一声,朝门外走去。

几人在门口等着。

没过一会,一辆豪华轿车停在了路边。

只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走了下来。

张天豪连忙上前,给苏震北介绍道:“伯父,这位就是孙景堂孙老先生。”

苏震北神色激动地上前握手:“这次就辛苦孙神医了。”

孙景堂捋了捋胡子,淡淡地说道:“病人在哪?”

这幅胸有成竹的模样给苏家人吃了一个定心丸。

苏沐月赶紧在前面引路。

很快,一行人来到苏沐月母亲的房间。

只见一个美妇人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看起来很是虚弱。

“有劳孙老了!”苏震北郑重地说道。

孙景堂淡然地点了点头,坐在床前,开始诊脉。

苏家人一脸期待地在旁边看着。

只是,孙景堂的脸色却变得越来越凝重。

“孙老,怎么样了?”

看到孙景堂收回诊脉的右手,苏震北紧张地小声问道。

孙景堂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他从怀里掏出一包银针,抽出一根,缓缓刺入妇人的胳膊。

大概半分钟的工夫后,他抽出银针。

只见银针上挂着一滴紫黑色的血滴。

孙景堂脸色一变,叹了口气:“这病,恕老朽无能为力。”

说完,他站起身就要离开。

张天豪连忙拦住了,脸色难看地说道:“怎么可能?这世上怎么可能还有孙老您治不好的病?”

到手的鸭子眼看着就要飞了,张天豪感觉整个人都要疯了。

然而孙景堂却是摇头道:“张少爷太高看老朽了,苏夫人的病症,老朽可以说是闻所未闻。”

“难道,就没有治疗的希望了吗?”

看到连孙神医都无能为力,苏震北父女俩脸色有些绝望。

只见孙景堂犹豫了一下,叹声说道:“欲治,唯有去昆仑,找国医圣手吴天赐!”

留下这句话后,他就离开了苏家。

只留下房间里脸色各异的几人。

……

夜晚的宁州市,车水马龙,灯火辉煌。

江小乐望着路边穿着超短裙露着大长腿的漂亮妹子,嘴里啧啧感叹。

“老头子可真不地道,这么多年一直不让我下山,这么多漂亮妹子,让你们等了我这么多年,真是苦了你们了!”

看了一会,江小乐从怀中掏出一个破旧的笔记本。

翻开笔记本,只见发黄的纸张上写着一排小小的字:宁州市西城区临光路紫霞街,23号。

“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师傅让我找的人还住这里不?”

瞅着笔记本中所记载的地址,江小乐嘀咕道。

三年前他师傅吴天赐临死前,就交代他,到了宁州一定要去这里找一个叫董老六的人,那里有一样东西是留给他的。

“哎!也不知道老头子到底给我留了什么宝贝,难道是金银珠宝?不对劲啊,老头子如果有钱也不会整天让我去帮他丫骗酒喝。”

江小乐有些想不明白,索性也就不去想了。

在路边随意拦了辆出租车,就钻了进去。

司机师傅看上去四十多岁,头发有些稀疏。

看到江小乐这身行头,他忍不住问道:“小伙子,来宁州打工啊?”

江小乐随口道:“是啊。”

“唉,现在有疫情的影响,许多工厂都倒闭了。”司机师傅好心道。

“对了,你去哪?”

“我去西城区临光路紫霞街23号。”江小乐道。

司机师傅应了一声,踩上油门启动了车子。

路上,司机师傅一直跟江小乐闲聊着。

原来着司机师傅也是外地人,在宁州拼搏了几年后,在郊区买了一套城郊的拆迁房,之后就开起了出租车。

“咱们外地人想要在宁州混出头,难啊。”司机师傅一边开车一边叹气。

“师傅,我看你就混的挺好啊,有车有房。”江小乐道。

“哈哈,还凑合吧,勉强够一家人生活。”司机师傅笑着说道。

聊着聊着,司机师傅脸色突然变得很是痛苦,车子也晃晃悠悠停在了路边。

江小乐疑惑道:“师傅,怎么了?”

只见司机师傅一只手按着自己的腰部,苦笑着说道:“老毛病了,我这一年到头都在开车,腰椎都快断了!”

“小伙子,实在是对不住,我把钱退给你,你去坐别的车吧。”

闻言,江小乐想了想,从木制医疗箱里边摸出一片膏药,一股浓烈的草药味弥漫开来。

“这是……”司机疑惑着问道。

江小乐把膏药递给司机,道:“师傅,你贴上这个吧,几分钟之内保管见效!”

“这玩意管用么?”司机有些不相信。

江小乐一脸自信:“绝对管用!我们村里,有谁风湿关节疼痛都是贴我的独门膏药,不出三贴必好!”

“你这膏药多少钱一贴?”司机谨慎地问道。

“放心,不收钱。”江小乐笑着说道。

听到不收钱,司机师傅这才接过了膏药。

虽然司机还是不怎么相信,但他的腰现在实在是太疼了。

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他揭开膏药,在腰椎疼痛的地方贴了上去。

看到司机师傅怕疼没有把膏药贴牢,江小乐伸手在膏药上拍了拍。

“嗷……咦?”

司机腰上被拍了几下,本来疼得差点叫出声。

但很快,腰间传来一股暖洋洋的感觉,原本刺骨的疼痛如冰雪般消融,效果是立竿见影!

司机看着江小乐,眼神难以置信。

“怎么样?有效果了没?”江小乐笑着问道。

“有!有!”司机师傅激动道。

“你的腰是久坐受损,而且受了寒湿,我的膏药呢,可以帮你排出湿气、疏通瘀血,所以能缓解你的腰痛。”江小乐道。

这次,司机师傅没有再怀疑江小乐了,他一脸兴奋道:“真是小神医啊,那我之后腰疼还能来找你吗?”

江小乐笑着说道:“当然没问题,不过下次可就不是免费了,我这独门膏药价格可不便宜!”

“贵,没关系,只要能治病,再贵都买!到时候我一定给你多介绍朋友来买。”

司机师傅拍着胸口道。

江小乐一听,心里乐了,没想到坐趟出租车还能揽到生意。

很快,在聊天中,司机师傅把江小乐带到了紫霞街。

“到了,这就是紫霞街。”司机在路口停下来,指着前面的小巷子道。

江小乐眯着眼睛朝着车窗外看了看,这里并不是很繁华,四周的建筑都有些老旧。

拿着蛇皮布袋和医疗箱,江小乐准备下车。

刚要掏钱,司机师傅连忙摆手,说不用付车费,权当膏药费用。

江小乐也不矫情,和司机招呼了一声,就拿着行李向小巷子里边走去。

········
第5章 上门敲诈
········
漆黑的巷子里边,江小乐刚走进来,就看到几个穿着暴露的女孩身影在角落里站着。

她们年龄不一,有的三十多岁,有的才十几岁,不过,穿着却都是暴露性感,露出雪白的大长腿,还有那胸口白花花的一大团!

丝袜,高跟鞋,还有那满脸的浓妆艳抹,此刻一边玩着手机一边望着路人,眼神娇滴滴的。

“咦,怎么这里边这么多美女?”

刚刚从大山里边出来的江小乐自然不会明白,这片区域可是城西最有名的“红灯区”,什么样的女人都有。

“小弟弟,玩么?”

走了两步,突然角落里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女人,冲着江小乐勾手抛媚眼道

烫着头发,穿着一件超短裙,露出性感渔网袜,夸张的胸部快要将衣服给撑破。

江小乐一看,当下脸庞一红,心想:我的妈啊!大城市的女人都这么开放么?就算我长得帅,也不至于这么明目张胆勾引我吧?

冲着女人尴尬笑了笑,江小乐赶紧向前走。

“23号!”

终于找到了!

这是一间老旧居民房,青砖铁门,四合院落,铁门的上方还挂着一个褪了色的木匾,上面写着:妙春堂!

“咦,还是个开医馆的?老头子难道让我找的就是这里?”江小乐嘀咕道。

想了想,他将行李放在门口,然后开始敲门。

咣咣咣!

“谁啊?”

里边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吱呀……

铁门被打开,一个穿着灰布褂子,看起来有50多岁的黝黑老头出现在门口。

“小伙子,看病啊,那不舒服啊?”老头询问道。

江小乐摇头道:“我不是看病的,我是来找人的。”

“找谁啊?”老头转过头疑惑打量着江小乐。

“我师傅是吴天赐,他让我来这找一个叫董老六的人。”江小乐道。

听到“吴天赐”这个名字,董正良顿时一脸震惊。

他难以置信地上下打量了一番江小乐:“你,你,你师傅是吴前辈?吴神医?”

江小乐点了点头:“是啊。”

董正亮惊呼一声,随后激动地说道:“终于来了,你终于来了,我都等了你快十年了。”

“快请进,快请进!”董正亮忙拉着江小乐走进院子。

四合院不大,但却显得很安静舒适,院子里种着一棵老梧桐树,枝繁叶茂。

“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董正良给江小乐倒了一杯热茶,笑着问道。

“我姓江,叫江小乐。”

“吴前辈呢?他老人家也来宁州了吗?”董正良一脸期冀地问道。

“我师父已经去世了。”江小乐淡淡道。

“什么?”董正良听到这个消息,一下子从凳子上跳了起来,满脸的不敢相信。

“怎么会这样?吴前辈……吴前辈……怎么会死了?”董正良震惊地问道。

“喝酒喝死的……”江小乐于是就将师父三年前喝酒死去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

听完江小乐讲述了整件事情之后,董正良一脸感伤,坐在那里叹气不已。

看到董正良如此感伤,江小乐疑惑地问道:“董叔,你跟我师父很熟吗?”

董正良重重地点了点头:“你师父是我的救命恩人啊!”

原来,十几年前董正良得了一种肺痨病,当时差点咳死了,最后是托熟人请到了吴天赐才治好了病!

“唉,没想到匆匆一别十几年光阴,现如今……吴老……竟然仙逝了……”董正亮说着说着眼圈就泛红起来。

江小乐想起了以前师父还在的时候,心里也有些不好受。

瞅着空荡荡的房间,江小乐问道:“董叔,这里就你一个人住啊?”

董正良轻轻叹口气道:“不错!现在就我一个人。”

“你没有家人么?”江小乐好奇地问道。

“有过……只不过我跟老婆很多年前就离婚了,离婚后,我女儿跟了她妈,然后这空屋子就剩我一个人了。”董正良提起自己以前的事情,神情有些哀伤。

“哦,原来如此啊!”

“小乐,你是第一次来宁州吧?”董正良突然问。

“是啊!”

“那以后你就住我这里吧,反正我这房间多。”董正良道。

江小乐一听,感觉有些惊喜。

被苏家赶出来后,他现在也需要找个地方落脚。

“那谢谢董叔了!”

“不用客气,到了我这啊,就跟在自己家一样!”

突然,想起了师父去世前的吩咐,他开口问道。

“我师父去世前,说让我来这拿一样东西,这件事你知道吗?”

董正良连忙点头,正要回答。

外面突然传来一阵“砰砰砰”的巨响。

院子的铁门被粗暴地敲打着。

江小乐看向董正良,董正良的脸色也有些疑惑。

“你先在这坐着,我过去看看。”

他刚打开门锁,铁门就被一脚猛地踹了开来。

“哎哟。”董正良猝不及防,踉跄了几步,摔倒在地。

只见几个穿着另类,流里流气的三个混混站在门口。

“你们……”看到这几个混混,董正良愣了一下。

“草!姓董的,你昨天给我们狗哥包的什么破药?他吗的,狗哥昨天晚上吃了你的药就开始肚子疼,一直疼到现在,你说咋办吧?”

一个染着黄毛的小混混进门之后,直接对着地上的董正良吼道。

旁边,有个混混穿着黑衣服,耳朵上打着耳钉,此时一只手捂着肚子,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嘴里还一个劲地叫着:“哎呀,疼死我了……疼死我了……”

正是黄毛嘴中的“狗哥”。

董正良心里咯噔了一下:“不可能吧?我昨天就给他开了点失眠药,怎么会影响到肚子?”

“少他吗废话!谁知道你给狗哥开的什么药?”黄毛混混一脸嚣张道。

董正良害怕道:“那要不我再帮他看看?”

“看个屁!你个庸医!狗哥都被你害成这样,还敢让你看吗?”黄毛叫道。

“那你们想怎么办?”董正良一脸苦涩。

“赔偿!”

“对,必须赔偿!”

几个混混起哄道,眼里满是贪婪。

“啊?”

一听赔偿俩字,董正良当下心里一凉!

他开的只是个小医馆,一个月也就两三千的收入,赔偿费他怎么负担得起?

“妈的,狗哥被你开的药折磨了这么长时间,不赔个十万八万的,老子把你店给砸了!”

听到这话,董正良气得浑身发抖。

敲诈!这是明目张胆的敲诈啊!!

········
第6章 怎么不去抢!
········
这几个人董正良也认识,他们是这一带有名的混混,这帮家伙整天横行霸道无所顾忌,没想到今天竟然来祸害自己了!

可即便他知道这些人是来敲诈他,他也不敢拿他们怎么样,毕竟,他也只是一个穷医生。

就在这个时候,江小乐走了过来。

看到董正良跌倒在地上,江小乐连忙上前把他拉了起来。

“董叔,没事吧?”

董正良刚想说什么,就见黄毛皱着眉头,指着江小乐的鼻子道:“草,你谁啊?”

江小乐打量了一下这几个混混,笑了笑:“不是说肚子痛吗?我来给你们看病啊。”

“看病?看你吗的病!我们狗哥都被这个老东西看成这样,我们敢看吗?”黄毛怒道。

江小乐瞅了瞅旁边捂着肚子一脸难受模样的狗哥,笑容有些玩味:“兄弟,你真的肚子疼啊?”

狗哥狠狠瞪了一眼江小乐道:“废话!老子从昨晚就疼到现在了,不赔钱老子他吗跟你们没完!”

“赔钱倒没什么,可是,我看兄弟这病……有些古怪啊。”江小乐瞅着狗哥,摇了摇头道。

“古怪?哪里古怪?”狗哥一脸狐疑。

“兄弟,你是不是最近总感觉早上起床头晕目眩,全身乏力,有时候脑袋还会胀痛?”江小乐问道。

狗哥听到江小乐这么一说,顿时脸色一怔:“你是怎么知道的?”

江小乐心里偷笑:蠢货,肾虚都不知道,白活这么大岁数了!

但嘴上却道:“我是医生啊,当然能看出来。”

“那你说说,我身体是怎么回事?”狗哥好奇问道。

江小乐摇了摇头,啧声感叹道:“兄弟,你有病,而且还是大病!”

“放屁!你他吗才有病!老子精神的跟驴似的,哪儿来的病!”狗哥听到江小乐的话,顿时怒骂道。

“真的,我真没骗你!不信的话,我给你号号脉。”江小乐一本正经道。

狗哥半信半疑,但心里又有些发虚,想了想他最终还是道:“好,老子让你看!但要是让老子知道你在蒙我,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江小乐微微一笑,手指搭在了狗哥的脉搏上。

他暗暗运力,一股无形的气息从他的指缝间涌了出来,而后在狗哥合谷穴上轻轻按了一下。

过了几秒钟,江小乐猛地收回手臂,像是触电一般跳了起来。

“大哥,赶紧去医院,不然来不及了!”

旁边的几个混混看到江小乐这一惊一乍的,被吓了一跳。

“什么情况?”狗哥一脸懵逼。

江小乐一脸痛惜的表情:“唉,没想到大哥年纪轻轻,就得了如此绝症啊!”

“绝症?”狗哥一愣,顿时血气上涌就要发作。

“小子,你敢咒我们大哥?”旁边几个混混撸起袖子就要对江小乐动手。

“别着急,听我说完再动手也不迟。”江小乐脸色淡然。

“行,那我就给你个机会!”

狗哥拦住小弟,看着江小乐冷笑道:“我倒要听听,你有什么说法?”

江小乐脸色变得有些严肃:“你的脉搏上下不稳,紊乱异常,再加上我之前说的那些症状,如果我没看错,等会你就会感觉到胸闷胀痛,再严重点甚至连呼吸都感觉困难!”

“你他吗放屁!老子……”

狗哥听到江小乐的话,气的破口大骂。

但他话还没说完,猛然胸口就感觉到一阵窒息,然后他嘴巴张着,剩下的话卡在嗓子里怎么也说不出来。

接着,他毫无征兆噗通一声地跪倒在地,嘴巴难受的呼吸,好似随时要窒息死亡似的。

旁边另外小混混顿时就懵了,赶紧搀扶起他,关心问道:“老大!你这是咋了?”

“看看,我没说错吧?”江小乐摇头叹道。

狗哥呼吸难受,心口像是被一块大石头给压着似的,呼吸十分艰难。

过了许久,这种情况才慢慢得到了缓解。

只见他一边剧烈喘息着,一边用嘶哑的声音问道:“我怎么了?我到底是怎么了?”

“我之前就说了,这是绝症!”江小乐神情痛惜。

听到这话,狗哥噗通一声瘫软在地,眼神满是绝望。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我身体一直都好好的,怎,怎么会有绝症?”

“你如果还不信的话,扒开你的衣服看看胸口。”江小乐再次道。

狗哥赶紧扒开自己的衣服,然后他就傻眼了。

只见他的胸口的地方有着一片紫黑色的血淤,老大一片,看着十分吓人。

看到这一幕,狗哥心里瞬间凉了,噗通一声,他竟然跪在了江小乐的面前:“医生,求求你,救救我!我还这么年轻,我不想死啊!!”

谁都怕得绝症,谁都怕死,混混当然也不例外。

只见江小乐道:“你这个病是心脏出现了问题,心乃五脏之本,所以啊很难治!不过也有办法,只是……”

“只是什么?”狗哥一听自己有救,连忙问道。

江小乐道:“我这有祖传秘药,专治这种病,只是价格比较贵……你能接受得了么?”

“能,我能!!只要能治好我的病,什么价格我都能接受。”

“好!那我现在就给你取药去……”

江小乐转身进入房屋,隔了两分钟又走了出来,出来的时候,他手上已经多了两粒黑不溜秋的药丸。

“这两粒药丸是用特殊材料配置的,从今天开始,你每两天服下一粒,吃完后,保管对你的病有效果!”

看到江小乐手里的药丸,狗哥伸手就要去抓。

江小乐“嗖”的把手臂撤回道:“别急,咱还没有谈这药丸的价格呢……”

狗哥连忙问:“多少钱?”

“我也不多收你钱,一粒只要一千块,如何?”江小乐一脸诚恳道。

“一千块?”旁边的两个小混混顿时跳了起来:“你他吗怎么不去抢?”

········
第7章 阴阳九针
········
江小乐翻了个白眼:“到底是钱重要还是命重要?难道你们老大的命连两千块钱都不值?”

“都给老子闭嘴!”狗哥对着两个手下一声怒喝。

骂完后,这才对江小乐道:“医生,你不要介意,这药只要能治好我的绝症,多少钱我都买!!”

说着,狗哥赶紧拿出自己的钱包,掏钱!

一边的董正良都无语了。

他怎么也想不到,本来敲诈他的三个混混,现在却掏钱来买药……

而且还是花了两千大洋买了两粒不知道什么成分的药丸?

狗哥凑齐两千块钱忍着心痛给了江小乐,江小乐点了点,这才把两粒药丸递过来。

“记着,两天吃一粒,不能多吃,也不能少吃!”

狗哥拿着药对江小乐连声道谢,在两个小弟的搀扶下出了院子。

走了几步,身边一个混混突然反应过来道:“狗哥,咱不敲诈他们钱了?”

狗哥一愣,啪一巴掌拍在了小混混的脑门上,嘴里大骂道:“敲诈你妹啊!老子现在都得绝症了,还敲诈?要是这两粒药不够治老子的病咋办?”

……

等到混混们离开,江小乐笑了笑,把手里的钱直接分了一半递给董正良。

董正良赶紧摆手道:“叔怎么可以要你的钱呢?”

“董叔,别客气,这些钱又不是我的,不要白不要。”

“可是……”

“拿着吧,就当我以后在你这里的住宿费!”说着,江小乐将钱塞到了董正良的口袋里。

董正良摸着口袋里的钱,心里有些感动。

回到屋里,董正良忍不住问起刚才的事。

“小乐,你快跟叔说说,你咋看出来那个人得了绝症的?”

江小乐一听哈哈大笑起来:“叔,我忽悠他们的。”

“啊?”

“这么说他没病?”董正良瞪大眼睛问。

“他当然没病!撑死了也就是肾虚而已!”

“可是……他的胸口变成那样……还有他呼吸困难这又怎么解释?”董正良好奇道。

江小乐眯着眼坏笑道:“那是我刚才在把脉的时候,按了他手上的合谷穴,嘿嘿,所以他才会感觉到胸口发闷,呼吸不过来。”

“那他胸口的血淤又是怎么回事?”

“我用气功阻断了他的血液流通,所以血液就集中在了胸口而已。”

董正良听到这,终于全部明白了过来,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江小乐搞得鬼啊。

“那你最后给他开的药丸也是假的?”

“是啊,就是用你花盆里边的泥巴胡乱揉了两颗!”江小乐指了指后面的盆景道。

董正良噗嗤一声差点喷了出来。

两个泥巴揉成的泥丸,竟然卖出去两千块钱?

望着眼前的江小乐,董正良由衷道:“小乐,叔真佩服你啊!”

“呵呵,对付这种小混混,我八岁就会。”江小乐自豪道。

“小乐,万一他们之后知道了真相,那可咋办?”董正良是个老实人,他怕惹麻烦,所以忍不住问道。

江小乐拍了拍胸口:“放心,有我在,不怕他们。”

听到江小乐这么说,董正良便也没再多说什么。

突然,他拍了拍脑门:“对了,之前说的事差点忘了。”

江小乐看向董正良,只听董正良说道:“当年吴前辈确实让我保管了一样东西,说是日后自会有他的后人来取。”

“东西呢?”江小乐问。

“我去给你拿。”

说着,董正良就到里面去取东西。

不一会,就见董正良抱着一个棕色的小皮箱子从里边走了出来。

皮箱子不是很大,四四方方的,上面落满了厚厚的灰尘,一看就知道很多年没有打开过。

“就这个?”江小乐瞅着这个箱子问道。

“对,就它!”

江小乐围着箱子转了两圈,心想,老头子到底给我留的啥宝贝啊?

看了几圈后,他蹲下身子,把灰尘吹了吹,打开了箱子。

咔嚓!

当箱子打开的那一瞬间,江小乐懵了!

一卷泛黄的古书,一包怪异的银针,箱子内除了这两样东西,别无其他!

“这是?”望着箱子内的东西,江小乐有些无语。

他还以为师傅会给自己留点什么金银珠宝呢。

拿起那卷泛黄的古书,江小乐仔细一看。

只见模糊不清的封面上依稀有几个篆字,上面写着:《阴阳九针》。

“阴阳九针?难道这就是传说中可以起死回生的绝世针法?”江小乐看到这几个字时眼睛顿时亮了。

阴阳九针,据古老文献记载,乃是西汉时期的一门旷世针法。

此针法据说乃是汉末时期一代鬼医董奉所著,这董奉在历史文献中极少记载,唯一知道的就是在汉末年代董奉与神医华佗还有医圣张仲景共称为建安三神医!!

相传这董奉天生奇丑,而且性格阴冷孤僻,故而后人称之为:鬼医!

虽然董奉长得奇丑无比,但他却对于医道有着极为独特的见解,而且传闻此人通晓周易玄学,因此很多后世之人称之他为:阴阳鬼医!!

《阴阳九针》就是董奉晚年时期所著,只不过因为他性格孤僻,此书一直很少被外界知晓!

但若放在中医界,这可是一本奇书!!因为传言此书有着“起死回生”的奇效!

江小乐打小就听吴老头给他讲《阴阳九针》以及鬼医董奉的事情,所以印象深刻。

现在看到真正的《阴阳九针》,他当然是大吃一惊。

“真没想到老头子竟然给我留的是这玩意!”江小乐一边拿着《阴阳九针》的针谱,一边嘀咕道。

再看那包怪异的银针,跟他以往使用的针灸银针完全不同,这些银针形状怪异,总共九只,每一只都散发着一种森寒冰冷的气息。

“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九阴九阳针?”江小乐瞅着面前的九只银针道。

········
第8章 往事恩仇
········
九阴九阳针,分四阴针、五阳针,阴针杀人,阳针救人!

东汉末年,天下大乱,三国群雄而立,乱世当道,横尸遍野,这鬼医董奉看到世间大乱,于是就创造出杀人针法以及救人针法,杀该杀之人,救该救之人,因此他的“鬼医”之名也越来越响!

“传说中的《阴阳九针》真的存于世间?我的妈啊!”连董正良都惊愣张大嘴巴惊骇在那。

董正良也是个学医的,自然知道《阴阳九针》的传说故事,此刻看到《阴阳九针》的书谱,他当然震惊得无以复加。

“是的!我师傅以前天天让我背什么口诀,还说这是《阴阳九针》的秘诀,没想到今个终于见到了。”江小乐抓了抓脑袋道。

“这么说,你会《阴阳九针》?”董正良看着江小乐,眼神里满是激动。

“会一点点,只不过我师傅当初就传授我前三针,他说,剩余的几针还不到学习的时候。”江小乐讪讪笑着道,脑海中想起来吴老头每天早上逼迫自己背那些听不懂的口诀,他现在还一肚子的火。

“据说这《阴阳九针》难学至极,需要配合身体的气劲才能施展出来,对吧?”董正良道。

江小乐笑了笑道:“不错,这《阴阳九针》的确需要配合气劲才能施展出来,而且极为消耗身体,所以一般人可千万不能随便学习,否则的话,气乱毁身,那可就是自作孽了!”

董正良一听心里更加震骇。

望着面前的江小乐,他眼眸里边露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敬佩之感。

毕竟江小乐看起来才二十岁左右的样子,如此的年轻人不但会绝世针法而且还修行了气劲……真是让人不敢相信!

跟董正良聊了一会,江小乐便把《阴阳九针》还有银针全部收了起来。

“谢谢董叔保管了这么多年!”江小乐对着董正良道。

董正良赶紧摆着手道:“不客气,不客气!吴前辈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替他保管这点东西算什么?”

听到他这么说,江小乐笑了笑。

“对了,小乐你还没吃饭吧,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说着,董天良就去准备饭菜。

不一会,董正良便从厨房里边端出来一盆香喷喷的五香牛肉,又炒了一盘花生米和青菜,手里还拎了一瓶二锅头!

“好久没跟人喝过了,今个咱喝一个。”董正良将杯子摆好,给江小乐倒了一杯。

江小乐也不客气,一边吃着五香牛肉,一边拿着酒杯跟董正良碰了一个。

“干!!”

一老一少,坐在院子里吃喝起来。

两杯白酒下肚,人就有些晕乎起来。

董正良醉醺醺地抓住江小乐的胳膊在那说着:“知道么小乐,我这辈子最佩服的人就是吴神医!他老人家一辈子起起伏伏多少次,最后竟然能平静归隐山林之中,这点,我董老六打心眼里边佩服!”

“老头子难道曾经还牛逼过?”江小乐疑惑着问道。

自他记事起,吴天赐就待在白石村。

在那个穷不旮旯的破地方,一待就是十几年!

期间,吴天赐从未跟江小乐提起过自己以前的事情,他只在一次喝醉酒的时候说过:老头子我以前可是万人膜拜的大人物!!而且还被封为——国之圣手!!

当然,江小乐是肯定不会相信老头子的酒话的。

现在听闻董正良提及师傅之前的事情,江小乐这才感到好奇。

董正良嘴里吐着浓重的酒味道:“你难道不知道吴前辈的事迹?”

江小乐摇了摇头:“不知道!老头子从来没跟我讲过。”

“好吧,既然你不知道,那我就跟你说说。”

“其实你师父三十年前就是中医界的泰山北斗,知道现在医学院的必修的那本《中医经脉理论史》是谁编著的吗?就是你师傅吴天赐!!!”

“哇靠!真的假的?”江小乐一听都无语了,心想:老头子真的以前这么牛掰??

“吴前辈当年在医学界可是有着响当当的神医之称,只不过后来被恶人陷害,这才让他老人家心灰意冷隐居山野之中。”董正良抓起桌子上的杯子,咕噜喝了一口涨红着脸道。

“陷害?我师傅被谁陷害过?”听到此话,江小乐一下子跳了起来。

虽然平时总是老头子老东西的称呼着,但师父可以说是他在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被人欺负了,这能忍?

董正良重重地拍了下桌子,骂道:“那就是一帮吃人不吐骨头的恶人,是一帮看着人面光鲜的混蛋!”

“他们是谁?”江小乐怒声问。

“我只知道当年陷害吴前辈的事和洛家关系最大……”董正良道。

“洛家?”

“是的!这个洛家也是医道世家,其祖上在清初期间还出现过一名药王!!当年的洛家老爷子洛天雄跟吴前辈在中医界齐名。”

“既然如此,那为何这个洛家要陷害我师傅?”江小乐再次问。

“因为权力呗!!”董天良又是一饮而尽。

“权利?”

“不错,当年的吴前辈乃是中医界的名誉主席,而洛天雄乃是副主席!这洛天雄为了掌握更大的权利,于是就陷害了吴前辈。”

“这帮乌龟王八蛋,竟然跟我师傅玩阴的!”江小乐一听就气的紧紧的攥起了拳头。

“妈的,这个洛家是怎么陷害我师傅的?董叔,你快跟我说说!”江小乐深吸一口气,平静了一下心头的愤怒问道。

“这个……具体我不清楚!我只知道,当年好像吴前辈好像把病人给治死了……所以……”

“怎么可能?我师傅医术那么高明,怎么会把人治死?”江小乐一听就怒叫起来。

“所以说这其中肯定有鬼!而这个鬼肯定就是当年洛家搞的。”

“虽然这些事吴前辈从来没说过,但我相信,以吴前辈的绝顶医术,是绝对不会把病人给治死的。”董正良道。

江小乐猛然问道:“董叔,告诉我,这个洛家在哪?我一定要为我师傅报仇!”

董正良摇头道:“你现在找不到的。”

“为啥?”

“因为他们在京都,不在宁州!况且现在的洛家实力庞大到你根本想象不到的地步!单单就中医界,洛家的人就是一言九鼎,更别说这么多年他们在国内外开办的那么多医疗器械加工厂、还有医院!人家现在可是要权有权,要钱有钱,你怎么报仇?”董正良叹息道。

江小乐沉默着。

但是心里已经暗暗发誓。

洛天雄!

给老子等着!总有一天,我要让你跪在我师父坟前忏悔!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