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现代言情

龙潜香城-龙潜香城薛昊天

龙潜香城

龙潜香城-龙潜香城薛昊天

主角: 薛昊天, 柳慕晴

字数: 995,385

状态: 连载中 共 907 章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好看的小说推荐(www.sossw.com)

龙潜香城简介:五年前,他是亿万首富之子。一场意外,让他父亲跟女朋友双双坠亡,只有他一个人侥幸活了下来。 五年后,他王者归来,势必用自己的一双铁拳,让众人为之颤抖!!!

龙潜香城全文阅读

········
第1章 王者回归
········
太平洋,利比亚岛。

一名身材挺拔,肩抗六星的将军,正激动眺望远方。

“他回来了!”

六星将军激动之时,身后数万将士发出欢呼的声音。

三架直升机低空掠过头顶。

在重重迷雾笼罩之下。

数百辆军用吉普车一字排开出现,

队伍两侧,三千多士兵跑步跟随。

车队停下,一身材魁梧挺拔男子下车。

他棱角分明,气势不凡。

黝黑的脸庞,带着一丝刚毅之色。

那双炯炯有神的目光中,释放冰冷之意。

一双军绿色长靴走来。

身后三千士兵,顿时定住身形。

目光侧来,对他充满敬意。

“昊天,你做到了!”

六星将军喜极而来:“你一人灭掉了整个雇佣兵军团。”

“你拯救了两万同胞!”

数百名特战兵王,都不约而同屏住呼吸。

目光充满震撼之色!

薛昊天眼眸平静,道:“我流落荒岛五年,是你们找到了我。”

“这一次,是还你们的恩情。”

六星将军深吸口气,“昊天,加入我们吧,我提拔你当我的副将。”

“从此,万人之上!”

“不用了。”

薛昊天眸子望向东方。

他手里攥紧相片。

一个是他父亲,一个是他女友。

五年前,他还是亿万首富薛高国的儿子。

那天,他跟父亲还有女朋友,乘坐私人飞机出国考察,没想到飞机中途坠毁。

父亲跟女朋友双双坠亡,只有他一个人侥幸活了下来。

在海浪上漂泊七天后,最终被冲到了一个荒岛上面。

他薛昊天一人流落荒岛,饮血茹毛,睡山林,爬高山,躲野兽,苟延残喘活了半年。

后来,他在荒岛上发现了一个废弃的科研基地,还有一位老博士留在那里。

五年!

薛昊天握紧拳头,没人知道他这五年是怎么活下来的。

而他这些年所经历的一切,也是常人这辈子都无法想象到的!

薛昊天以为,自己这辈子都没办法离开荒岛了。

没想到撤侨的部队路过,刚好发现了他。

薛昊天为了报答救命之恩。

便孤身一人闯入利比亚首都,与三千全副武装的雇佣军团厮杀。

那一天。

血染大地!

战火如烟花,在天空绽放。

他独自平定了利比亚战乱。

两万华侨同胞,更是无一人伤亡被他全部带了回来。

六星将军闻言,深吸了一口气。

他知道薛昊天这种存在,是绝对不甘心被人指挥的。

哪怕他是权势滔天之人,也无法左右对方。

“昊天,回国之后,遇到任何麻烦,可以随时来找我。”

“我乃十大战区总指挥,二十万战士听我调遣。”

“有需要,打电话!”

薛昊天嘴角浮现冷意,乘坐直升机离去。

“将军,为何放他走?”

一名参谋忍不住问,“这种危险的人放回去……”

六星将军脸色凝重,缓缓道:“拉拢不了,我们损失的只是一员大将。”

“但若是得罪……会给我们带来无法想象的灾难!”

“五年困兽,注定如潜龙腾飞。”

“最多一年,薛昊天必定名扬天下!”

……

“终于回来了。”

三天后。

薛昊天站在了家门口。

还是熟悉的环境,熟悉的味道,心情难免一阵激动。

这五年来,他每一天都在思念自己的亲人。

她们肯定都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吧。

啪!

看到他的那一刹那,保姆的花瓶直接掉在了地上。

难以置信道:“少爷,是你吗?你回来了?”

“是我,梅姨,我回来了。”

薛昊天立刻走过去,用力抱住对方。

“少爷回来了,少爷回来了!”

梅姨激动万分喊道,楼上,一道身影蹬蹬跑了出来。

“哥,真的是你?”

妹妹薛天心热泪盈眶,不敢相信,身子发抖。

“是我,我回来了。”

薛昊天面露一抹笑意。

“哥,这些年你去哪了,我们都以为你死了,还给你举行了葬礼。”

薛天心大哭了起来,使劲捶打着他的胸口。

“好了,傻丫头,我这不是回来了嘛!”

薛昊天摸了摸她的头,笑着道。

“哥,你稍等一下,我立刻给妈打电话。”

说罢,薛天心激动拿起手机。

拨通后,大声道:“妈,你快回来,我哥回来了,他没死!”

十分钟后,母亲姜秀媛急急忙忙回到了家里。

当她看到活生生的儿子站在自己面前后,满脸震撼。

“昊天,真的是你昊天?”

姜秀媛落泪,她儿子回来了,她已经期盼了五年,菩萨真的保佑了。

薛昊天深吸一口气,与家人阔别重逢,终于让他再次体验到有家的温暖。

在那个冰冷孤寂的海岛上,他曾无数此幻想有家人出现在面前。

如今,今天终于实现了。

“薛家,你们的欠款,可以还了吧?”

就在这时,不等薛昊天开口,几个膀大腰粗的壮汉从外面走了进来。

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暴发户的土气。

薛昊天皱眉,这里是高档富人区,这些人怎么进来的?

看到这些人后,姜秀媛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为难道:

“实在对不起,我们已经把别墅抵押给银行了。”

“最快半个月就能拿到钱,你看,能不能再让赵总多宽恕两天?”

啪!

为首的胖子,一脚把桌子踢碎了。

他横肉一抖,凶狠的说:“赵总已经给了你们一个月期限,还不上钱,那就用人抵债。”

“把她女儿给我带走,拉去ktv陪酒!”

几个五大三粗的壮汉,带着猥琐笑容去抓薛天心。

砰的一声,两个壮汉突然飞了出去。

薛昊天眸子冰冷,“谁敢动她,我扭断你们的脑袋!”

········
第2章 接管公司
········
“妈,这是怎么回事,家里为什么要用别墅抵押?”薛昊天问道。

“家里出事了。”

姜秀媛苦笑起来,然后把事情经过简单解释了一遍。

薛昊天听完解释,眼中露出狠辣之色,简直是欺人太甚!

在飞机坠毁一个月后,公司股票大跌,董事会的人趁机夺权,霸占了董事长的位置。

而且,姜秀媛手里的股票也被强行回购。

要不是有几个忠心的叔叔出面,可能现在的薛家,连最后一个席位都没有了。

这五年的时间过去,薛家公司的所有盈利,都没有分红过。

家里以前欠下的负债,一直也都是姜秀媛来还。

这次,又要偿还一个亿的欠款。

逼不得已之下,才拿去把这栋别墅抵押。

“这房子,是我爸买的,任何人动不了!”

薛昊天声音冷漠的吓人,这是爸留给他们家唯一的财产了,谁敢染指,必死!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们赵总可不是搞慈善的。”

“没钱还,那就收你们的命!”

带头胖子,掏出一根电棍,凶相毕露。

“这母女俩姿色都不错,全抓去陪酒。”

“喝!”

胖子用电棍戳向薛昊天。

“哥,快躲开!”

薛天心惊呼道。

薛昊天站着没动,眼神却是变得跟野兽一样凶残。

五年荒岛的生存,他已经学的一身本事。

早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废物!

咔嚓!

胖子的胳膊断了,薛昊天捏住对方肩膀,用力一脚踢中小腹位置。

哇!

胖子喷出一大口血雾,膀胱炸裂,身子如石头一样倒飞门外。

“回去告诉你们赵总,欠你们的钱,连本带利,一分不会少!”

薛昊天冰冷说完,胖子狼狈爬起,恶狠狠威胁道:“你们走着瞧,薛家就等死吧!”

“完了,完了啊。”

姜秀媛惨然道:“赵总可是北城集团的人,得罪了他们,薛家只会加速灭亡。”

妹妹薛天心也脸色无比苍白,瘫在了地上。

“哥,你几年没回来,可不知道北城的局势,北城集团已经……”

“我不管北城集团有多强,从现在开始,没人可以欺负我薛家!”

“因为我薛昊天回来了!”

五年过去,他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富二代。

爸弥留之际,把薛家托付给了他。

身为家里唯一的一个男人,薛昊天必会成为这个家的顶梁柱,用自己的拳头来保护家人。

任何人敢伤害他的亲人,就是与他薛昊天作对!

“妈,妹妹,等我回来,我出去一趟。”

薛昊天拍了拍自己口袋,里面有一份遗嘱,他要去完成这份任务。

……

北城集团楼下。

薛昊天站在大门口,眼神冷若万年冰雪。

“这就是北城集团吗?”

“五年前,它还只是一个资产百万的小公司。”

“五年后,居然资产过千亿。”

“站住,干什么的。”

保安拦住他。

薛昊天一个眼神扫过,保安吓得尿裤子,脸色发白。

好,好可怕的眼神。

“您好,请登记一下,留下电话。”

保安立刻点头哈腰道。

薛昊天刷刷写了字,转身进入电梯。

保安看了一眼,卧槽,就一个薛字,占据整个本子。

但就这一个字,让保安都感觉面对千军万马一样,充满杀气!

薛昊天进入电梯时候,还有一个美女跟着进来了,黑丝长腿,大波浪,画着淡妆,胸口牌子写着郁金蕾。

“帅哥,喝饮料吗,我刚买的。”

郁金蕾微笑着问,她刚刚就注意到这个男人了,长得帅气,目光炯炯有神。

脸上还有那种当兵的坚毅,往那一站就跟铁塔一样,特有安全感。

这不就是她梦寐以求的白马王子吗?

叮咚。

电梯到了,薛昊天冷酷的走出去,郁金蕾直接被镇住。

好高冷,而且背影都那么帅。

“先生,您找谁?”

“先生,你不能往里面走……”

薛昊天直接推开副董办公室的门,一个中年秃顶正在跟美女视频,见到有人闯进来,连忙挂了。

“李董,对不起,这人我们拦不住。”

前台尴尬道。

李董打量薛昊天一眼,冷哼一声,“你是干什么的,出去!”

薛昊天并未理会对方,他直接走过去,用手拽住李董脖子,冷漠道:“通知所有股东,让他们五分钟内来到这里。”

李董顿时怒火冲天,张口就要骂人。

啪的一声,薛昊天把遗嘱拍在了他脸上。

“这什么玩意?”

李董刚要拆开,忽然看到密封的金线,他立刻意识到了什么。

“快,快出去通知所有股东,还有把法务律师都叫过来!”

李董身子发抖起来,这东西是什么他最清楚不过了。

他喉咙滚动,偷偷打量薛昊天,心脏扑通扑通跳的很快。

五分钟内,所有在董事会的股东,全都出现了,二十多个人占满屋子。

紧接着,就是法务团,还有四五个律师到场。

“李黑,你这么着急叫我们来干什么,我好几千万的业务不要了?”

股东们都一肚子的火。

李黑挤出一个笑脸,然后把遗嘱交给律师。

“各位,我现在当众宣布一份遗嘱。”

“还请各位律师作个见证,可以打开了。”

李黑的话,让更多人疑惑,什么遗嘱?哪来的遗嘱?

律师打开遗嘱后,看了一眼,然后道:“请所有股东都起身,这是唐董事长先生留下的。”

二十多个股东一脸震惊,唐董事长的遗嘱?

唐董事长,可消失了有七八年时间了!

律师开始宣读,“尊敬的各位董事,我是唐京。”

“在我去世三年以后,名下所有资产,包括公司百分之六十股份,还有所有财富跟一切个人财物,全部无偿转交给薛昊天先生。”

“什么,这不可能!”

二十多股东面色大变道,唐董事长消失七八年,突然就立下这么个遗嘱,怎么可能?

········
第3章 欠债千万
········
律师正色道:“此遗嘱真实有效!”

“从现在开始,薛昊天先生,便是北城集团新董事长,全权掌控控股公司一切事物。”

扑通。

一大推股东都傻眼倒在了地上。

这么庞大的千亿集团,就交给一个来路不明的人?

唐董疯了吧?

李黑拍拍自己胸口,还好自己没有得罪人,不然他这个副董就到头了。

“所有股东都出去吧。”薛昊天淡漠道。

在所有人都走以后,李黑小心翼翼的给他泡咖啡,道:“薛董,您跟唐总以前……”

“不该打听的别打听。”

“给我提一千万出来,到我账户上。”

“好,一分钟内搞定。”

一千万对北城集团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我最近几天,会不在公司,你定期通过一个叫郁金蕾的女人,向我汇报一下公司的情况。”

李黑愣了一秒钟,问道:“郁金蕾小姐,在哪里?”

“她现在是你公司一个小职员。”

李黑差点栽倒地上,我靠,几千亿上市公司汇报数据,交给一个小职员?

这时,手机短信响起,一千万到账。

薛昊天起身,往外走了几步,又站在门口。

“公司内,有一个叫赵总的人吗?”

“有,好像是市场部的小经理。”

“哦,从现在开始,他的位置让郁金蕾代替。”

薛昊天直接离开。

李黑呆若木鸡。

什么情况?

新来的董事长,跟郁金蕾到底什么关系?

怎么一来就撤了一个经理?

电梯内,薛昊天眉头紧锁,大脑飞速的转动。

北城集团势力庞大,他第一天来接管公司,肯定有很多老人不服气。

所以,他必须培养一些自己的眼线。

老唐临死前,把公司交给他打理,薛昊天自然不会让公司落入别人手中。

叮咚,电梯门开了,薛昊天走出去,刚刚拦他的保安立刻笑着打招呼。

“从现在开始,你是保安主管了,北城集团所有安全让你负责。”

“什么?”

保安直接傻眼,不敢相信金子会砸在他的头上。

……

薛昊天刚走出门外,忽然,一辆奔驰在他跟前停了下来。

车门打开,吴管家跟区长走了过来。

吴管家以前是薛家的管家,不过现在,他已经跟薛昊天的母亲姜秀媛,结婚了。

现在之所以来北城集团,也是因为刚刚薛昊天打了赵总的人,特意过来求情的。

此时看到薛昊天后,心中难免有些疑惑,这小子来这里干什么?

随即,吴管家漠视了薛昊天,然后恭恭敬敬请区长上楼,去说情去了。

吴管家带着区长上楼以后,被拦在了前台,因为没有预约,谁都不能进去。

在前台通知以后,李黑才同意让两人进去。

吴管家推开办公室的门,李黑笑呵呵冲两人打招呼。

“李董你好。”

吴管家客气万分道:“我这次来,是想聊聊薛家欠债的事。”

李黑笑了笑,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不过看在区长面子上,我可以在给你们三天时间。”

“三天内,若是还还不了剩下的那五百万,那我只好走法律途径了。”

吴管家心中冷哼,三天时间,薛家从哪凑五百万?看来他求情都没用了。

本来薛昊天那个小子,要是不动手打人,一切都好说。

这一切,都怪那个混账东西!

离开了北城集团,吴管家冷着脸回到家里,姜秀媛迫不及待的问道:“老吴,北城集团怎么说?”

“只给三天时间!”

吴管家冷笑起来,“我猜测,李董肯定是在生气打人的事情。”

“昊天那小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害惨了薛家了!”

姜秀媛脸色发白,身子摇摇欲坠,咬着嘴唇,“你在想想办法。”

吴管家怒笑一声,“我都请区长亲自过去了,还能怎么办?这一切都怪那个废物!”

“几年前薛家有钱,他就整天花天酒地,惹事生非,哪次不是让我去摆平。”

“这都是你跟薛高国惯出来的,这种败家儿子,就应该死在外面,还回来给我们活人添堵。”

姜秀媛情绪有些崩溃,儿子死而复生本来是好事,但家族却是要破产,一家人都要划为失信人。

瞬间从天堂跌入了地狱!

········
第4章 你就是赵总
········
从北城集团离开后。

薛昊天坐在出租车上,打量着外面的大楼。

这一切仿佛是那么熟悉,但又有些陌生。

“外地来打工的?”

司机笑问道。

“曾经,我属于这个城市,现在它属于我的。”

薛昊天下了车,司机骂骂咧咧,一个臭打工的,还装什么逼格。

金色年华ktv,薛昊天走了进去,一扇门一扇门推开,找赵总。

“你干什么的,找谁?”

一名保安,发现薛昊天鬼鬼祟祟的,直接按住他肩膀。

咔嚓,薛昊天反手扭断安保的胳膊,一脚踢断对方的膝盖,声音冰冷,“不要碰我,尤其是我的肩膀!”

“赵总在哪个包厢,指给我,不说我挖出你的狗眼!”

“在,在帝王包厢……”安保惊恐指了指。

薛昊天一拳把人打昏过去,直接来到帝王包厢。

包厢巨大,同时容纳五十多个人。

二十多个小姐,十多个男的在狂欢,宛如古代酒肉池林,奢淫无度。

薛昊天进屋以后,拿起酒瓶,砰的砸爆了电视。

包厢瞬间寂静无声。

“你他妈谁啊?”

一个大背头中年男子骂道。

“哪个是赵总,我只问一遍。”

“如果不说,我将用瓶子,挨个砸爆你们的脑袋。”

“草!”

“哪来的神经病,找死!”

一个二十出头的男子挥拳打过来,薛昊天脸色冷若冰霜,抓起酒瓶爆了对方的脑袋。

“啊!我的头!”

男子惨叫着跪在地上。

“你找死!”

中间一个男的起身,呵斥道:“我就是赵总赵州,你他妈的是谁!”

“是北城集团的,赵总?”

薛昊天确认了一遍。

“就是老子,你他妈哪位?”

赵州怒笑质问道。

“我来代表薛家,还欠你的钱。”

薛昊天把黑袋子仍桌上,里面是两百万现金,还有三百万的支票。

赵州微微一愣,薛家居然凑齐了五百万,让他没有想到。

他仔细打量薛昊天一眼,眉头紧锁,这小子的气质也不像个有钱人。

“现在,我来算一下咱们的账了。”

薛昊天忽然站在桌子上,眼睛冰冷不带感情,“你骚扰我的家人,还要抓我妹妹去陪酒,这笔帐怎么算?”

“哈哈!”

赵州大笑起来,眼神仿佛再看白痴,“你活腻歪了是吧,老子还没找你们麻烦,自己到先送上门了。”

“实话告诉你,你妹妹的心脏不错,有个大买主看上了,我……”

薛昊天眼中杀意涌出,四五个酒瓶子,砰砰爆在了赵州脑袋上。

“啊!你敢打我,你个畜生,我弄死你!”

赵州发出歇斯底里狂吼,薛昊天一脚把人踢翻了几个跟头,冲上去,抓着头发,使劲砸在白墙上。

撞击十几次以后,白墙溅了很多血,赵州五官扭曲,喉咙只能发出哀嚎的痛苦声,人躺在地上,尿了一地。

包厢的人,都吓得浑身哆嗦,一动不敢动。

啪。

薛昊天点了一根烟,五年没有吸过了,味道一如既往的不好闻。

他手指夹着烟,语气平静,“原来欠债是小事,真正的目的是买我妹妹的心脏。”

“买主是谁,我只问一遍,要是不说或者敢骗我,我让你死!”

赵州吐出几口血,吞吞吐吐,恶毒道:“不管……你是谁……你都死定了,死!”

薛昊天把烟头,按在赵州太阳穴上,然后拿起一万块钱,塞进对方的嘴巴里面。

“忘了跟你说,你已经被北城开除了。”

“让你跟这几百万,一起去见阎王吧。”

砰!

薛昊天一掌把一万块钱,打进赵州喉咙里面,死的眼珠子都爆出来了。

包厢内,一阵极度惊慌的惨叫声。

薛昊天拿起桌上的红酒,倒满一杯,饮下一大口。

噗。

“这是假酒,你们被骗了。”

薛昊天把十万一瓶的红酒用来洗手,随后在陪酒小姐的衣服上擦擦,转身走了。

从ktv走出来,薛昊天眼中寒意并未褪去。

有人胆敢要买他妹妹的心脏?

“呵呵。”

“不管你是谁,你找错人了。”

“伤我妹妹一根头发,我要你全家陪葬!”

········
第5章 我回来了
········
薛昊天回到了家里,看到姜秀媛一脸愁容攥着手机。

桌上放着个电话本。

在找她的朋友借钱。

“妈,咱家欠赵总的钱,已经消了,不用在担心。”

薛昊天语气平静,还有些心疼。

他出事的这几年,这个家是由姜秀媛一个人扛着的。

以前爸对妈很宠溺,这个家从来没让他们操过心。

可是那场意外出现后,妈这个弱女子,却咬着牙,独自扛起了这个家庭。

“昊天,你刚回来,不知道北城局势已经变了。”

姜秀媛苦笑起来。

儿子回来,她欣喜万分,但薛家的命运却是无法改变。

此时的薛家,早已经不是那个在北城,呼风唤雨的首富家族了。

从飞机出事那天开始,薛家就一天天没落了下去。

五年后,薛家早已经被上流社会圈子给踢出去了。

甚至为了还欠下的五百万,都要去抵押自家的别墅。

并且,十几天内,会有一个亿的银行债务违约。

那时候薛家就会破产,一家人被赶到大街上。

“妈,我已经接管了北城集团,钱的事你不用担心。”

“一切有儿子在。”

“哈哈!”

大笑声突然传来。

吴管家从楼上下来了,笑容有些讥讽,“虽然昊天少爷几年没回来,但还是没有改掉说大话的毛病。”

吴管家直接坐下,搂住了姜秀媛。

看到这个动作,薛昊天眉头一皱,心中猜到了什么。

“昊天,忘了跟你说,我跟你吴叔叔已经结婚了。”

“哦。”

薛昊天眸子有些冰冷,一个在薛家当了十几年的佣人,居然在爸死后翻身为主?

“昊天少爷,这五年你去了哪里,我们没有兴趣知道。”

吴管家语气淡然,“薛家现在欠债上亿,公司也欠债十个亿,离破产倒闭只剩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昊天少爷想回来接管家族财产,继续当你的逍遥富二代,愿望恐怕是要落空了。”

“薛家不会倒,薛氏集团更不会!”

薛昊天语气冰冷,“薛氏,是我爸一辈子的心血,没人敢让它倒下。”

“薛家这五年失去的一切,我薛昊天,都会一一的从新再拿回来!”

吴管家顿时冷笑,“昊天少爷的意思,是想回薛氏工作了,恐怕董事会的人……”

薛昊天忽然起身,眼神一如既往的冰冷,道:“抢占我家的财产,霸占我家的公司,那些人也配在董事会?”

吴管家心中暗骂白痴,这么几年过去,这小子还是那么不懂事。

薛家遇到的困境,是你几句话就可以摆平的?

“我出去了。”

薛昊天离开了家里。

他五年没回来了,很多事情都跟他记忆中的不一样。

但薛家,是不会倒的。

从今天开始,薛家一定重回北城首富家族位置。

他要夺回失去的所有荣誉!

……

星巴克内,一男一女靠窗坐着。

“慕晴,我们的婚礼还有三天,开心吗?”

男的笑容满面道。

柳慕晴搅拌着咖啡,脸上无喜无悲。

她不喜欢陈默,两人结婚,她是逼不得已。

“慕晴,能娶到你这么好看的老婆,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荣幸。”

陈默伸手去摸她的脸,柳慕晴下意识的闪避。

“你居然……”

陈默有些温怒,两人都要结婚了,居然还不让他碰。

随即,陈默强行去亲吻柳慕晴,吼道:“我给了你一百万,你凭什么不让我碰,老子今天就上了你!”

“不要,救命!”

柳慕晴惊恐,她拼命的挣扎,但她一个身材娇小的弱女子,怎么斗得过一个男人。

哧啦一声,她袖子被撕破了,星巴克内,投来许多惊讶异样的目光。

男的拿手机拍照,没有一丝要帮忙打算。

“你她妈装什么清纯,大学时候你早被富二代玩坏了,在我面前装!”

陈默贱笑一声,直接把柳慕晴拖拽去厕所。

今天他说什么也要把自己未婚妻给办了。

啪!

一张凳子突然砸他头上,陈默眼前一黑,扑通躺在了地上。

“谁敢动她,找死!”

充满杀气的声音传来,薛昊天浑身释放着凶狠气息。

········
第6章 谁敢动她
········
柳慕晴惊喜有人救了自己,但当她看清对方脸红,脑袋轰隆一声,顿时一片空白。

紧接着,她脸上表情变换,不可置信,震惊,还有痛苦,跟怨恨。

“慕晴,是我。”

薛昊天低声道。

啪!

柳慕晴狠狠抽了他一个耳光,又气又笑:“你居然没死,为什么没死?”

“你应该跟我姐姐一起死了才对,是你害死她的!”

说着说着,她就哭了,直接蹲在地上痛哭起来。

“你为什么这个时候回来,你不是飞机坠毁死了吗!”

“对不起,我一会再跟你解释。”

薛昊天冷漠目光看向陈默,道:“我数三声,立即从我眼前滚蛋,不然我让你变成狗!”

陈默愤恨目光盯着他,道:“柳慕晴是我的未婚妻,你他妈是什么东西!”

“薛昊天!”

三个大字,如重锤击中陈默的胸口,吓得他蹬蹬后退几步。

这个名字,陈默可是如雷贯耳,因为北城的富二代圈子,谁不知道薛少的大名!

但很快,陈默又狞笑起来,他现在还用得着害怕吗?

北城首富之子,早已经名存实亡了,薛家早已经不在上流圈子名单里面。

更是要不了一个月就会破产!

“原来是薛少回来了,你没死,可真是让我们大开眼界。”

陈默眼神有些凶残,几年前薛昊天还是首富之子时候,曾经睡过他的一个女朋友。

被带绿帽子这事,让他被朋友笑话了很久。

今日见到仇人没死,他怎会放弃报复?

但他一个人,打不过对方,得回去叫人才行。

“废物,我们走着瞧,我会把你回来的消息,通知圈子里面的朋友。”

陈默留下狠话离开。

薛昊天并未放在心上。

他早已经不是那个,只会无脑挥霍的富二代了。

“慕晴,聊聊。”

他目光有些复杂。

自己曾经对不起这个女人,犯下了一个天大的错误。

柳慕晴拿上包跑了出去,薛昊天紧随其后。

跟了几条街,对方都没有搭理他。

“够了,为什么跟着我!”

柳慕晴忍无可忍,回头愤怒瞪着他。

“我来道歉。”

薛昊天深吸口气,“当年,我不应该跟你姐姐搞在一起,还邀请她上飞机,害死了她。”

柳模样气的浑身发抖,她等这句话等了五年。

每个日夜都在想若是这个男人还活着,回来找她,自己该怎么办。

但她一直认为这个男人死在了坠机事故,没曾想会在今天再次见面。

柳慕晴心中不恨薛昊天不可能。

五年前两人还是情侣关系,但薛昊天却是跟自己的亲姐姐勾搭在了一起。

并且睡过以后,就邀请姐姐上了私人飞机。

若是那天没上飞机,又怎么会发生坠机意外?

她至今都无法原谅薛昊天犯下的过错。

薛昊天静静的看着柳慕晴,心情很沉重。

五年前,他是北城浪荡不羁的花花公子。

身边女友无数。

开跑车,睡网红,混夜店。

在酒吧一掷千金。

柳慕晴是他唯一爱上的女人。

可那个时候,柳慕晴的姐姐主动加他微信聊天,聊着聊着,两人就跑到了床上。

如果那天他不邀请对方上飞机,人也不会死。

五年时间,薛昊天一直欠柳慕晴一个道歉。

“我现在不想见到你,以后也不想。”

“而且我就要跟陈默结婚了!”

柳慕晴转过头走的时候,眼泪哗啦啦的流了下来。

薛昊天心开始痛,情绪悲伤。

这是他曾经深爱过的女人,现在要嫁给别人了。

他捂住难受的心脏,喃喃道:“慕晴,我欠你的,以后一定好好补偿你。”

薛昊天心中清楚,柳慕晴一时半会不会原谅他。

但他,会用自己的行动来证明。

此时的薛昊天,已经彻底改变了!

········
第7章 你没资格
········
就在这时,嘎吱一声!

一辆奔驰,三辆宝马,停在了旁边。

七八个富二代拿着棒球棍下了车。

刚刚的陈默冷笑走来,“薛少,我以为你躲起来了,没想到不怕死。”

“给我下跪!”

陈默拿棍子指着薛昊天脑袋,森然道:“在星巴克打老子,还抢走老子的未婚妻,今天他妈的打断你的狗腿!”

薛昊天眼神冰寒,想当年,这些富二代不过是他身边的一条哈巴狗,每个人对他毕恭毕敬。

家族没落后,这些阿猫阿狗,也敢来要挟他了?

“你与慕晴的婚姻,从现在开始解除了。”

薛昊天淡漠道:“她以前是我的女人,以后也是,除了我,没人有资格娶她。”

“哈哈!”

这群富二代捧腹大笑起来。

突然,一个瘦子抡起棍子砸向他的脑袋。

薛昊天眼底杀意闪过,猛然出手,嘎巴一声,棍子被他捏断。

同时,拳头落在这个瘦子的肋骨上,肋骨咔咔断了四五根。

“疼,疼死了!”

瘦子满地打滚,痛的惨叫。

陈默大吼一声,刚举起棍子,薛昊天砰的一脚踢在他肚子上。

“啊!”

陈默发出撕心裂肺的凄惨叫声。

“你不会死,以后只能吃流食了。”

薛昊天拽住陈默头发,冷漠无情道:“当年,你爹不过是我薛家养的一条狗而已,你抢走我薛家的东西,今天我会全部拿回来!”

当年侵吞他家的财产,陈家就曾经主动出谋划策,功不可没。

薛昊天绝对不会放过这对父子!

……

另一边!

陈建冰此时在香格里拉,正举行自己五十岁的生日宴。

今天很多圈里的朋友都来了。

大厅内,全都是衣着得体的上流精英。

陈建冰被一群人簇拥在中间,红光满面,意气风发。

两个月前,他拿下一个上亿的工程项目,并且跟北城集团的赵总搭上了关系。

从此以后,北城将会多一个上流家族。

那就是他陈家!

“陈总,恭喜,听说七天后您儿子大婚。”

“新娘很漂亮?”

“哈哈。”

陈建冰大笑了起来,“我儿陈默非常优秀,结婚以后,我打算把公司交给他来打理。”

“到时候,还请各位多多照顾后辈。”

“时间也不早了,那小子怎么还没来,我去打个电话。”

陈建冰掏出手机,一个服务员拿着礼盒走进来,说是送给他的。

正当陈建冰疑惑时候,他儿子的手机铃声,在盒子里面响了。

陈建冰手抖的拆开了盒子。

下一刻,陈建冰脸色剧变,心脏颤抖。

盒子里面有一根手指跟手机,手指是他儿子陈默的!

“谁,谁干的!”

陈建冰狂吼起来。

忽然,人群一阵惊呼。

人群目光看去,只见一男子走来,身去魁梧,龙行虎步。

他宛如黑夜中走来的死神。

头顶吊灯,都无法照清对方的五官。

从门外到中间,不过十几步的距离。

却是被对方走出了要登基一样的气场。

“是他。”

“那个废物回来了。”

“他是谁啊?”

“这人你都不认识,曾经北城首富的儿子。”

“一个惹事生非,只会泡网红的富二代。”

“我靠,他不是死了吗?”

众人议论声之中,薛昊天来到了聚光灯下。

他冷峻的脸庞,冰冷的目光,让所有人都呼吸一紧。

“陈建冰,好久不见。”

薛昊天语气平淡,“恭喜你五十大寿,我送的礼物,可还算满意?”

“是你!是你干的!”

陈建冰气的发抖,他没想到自己儿子的手指,是这个废物砍的。

薛昊天笑容逐渐冷森,“当年我家出事,是你第一个背叛,偷走公司所有机密资料,拿去卖给竞争对手的?”

陈建冰一声怒笑,道:“是我做的又怎样,你爹一死,薛氏集团群龙无首,我自然要去寻找一个新靠山。”

“商场如战场,我这么做也是在自保。”

“你把我儿子怎么样了!”

陈建冰死死盯着他:“你敢伤他一根头发,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
第8章 给你一次机会
········
薛昊天笑了,笑的很残忍。

他以为,陈建冰见到自己,多少会有一丝愧疚之心。

然后道歉认错,把抢走的都还给薛家。

原来是他想多了。

狗,永远都改不了吃屎。

突然,酒店出现二十多个保安,围住了薛昊天。

陈建冰顿时有了些许底气,他倒满一杯红酒,自然道:“薛家已经不是北城首富了,也不是你们说的算。”

“如果你是来要赔偿的,我可以给你几十万。”

他拿出一张卡,先是吐了一口吐沫,然后啪的一声,扔进红酒杯里面。

眼神蔑视道:“喝了它,里面的钱就是你的。”

大厅内的上流名媛,一个个眼神轻佻看着这一切。

薛家,已经不是首富了。

她们都很想看到,薛昊天是如何被羞辱的。

因为这样,会带给他们不一样的快感。

把曾经的首富之子亲自踩在脚下,在羞辱一番,想想就觉得很爽。

对吧?

“怎么,不敢喝?”

陈建冰笑容有些放肆,五年过去,这个废物果然还是跟以前一样。

没有了薛家撑腰,对方狗屁不是。

忽然,薛昊天走上前一步,手指夹起杯中银行卡,用力揉成一团。

陈建冰眼神愤怒,正欲开口,薛昊天突然掰开他的嘴巴,把银行卡塞了进去。

“呕!”

陈建冰立即干呕了起来,使劲扣自己嗓子眼。

薛昊天猛地一脚踢断对方小腿,抓起香槟,淋湿在陈建冰脑袋上。

“三天时间,把你抢走薛家的一切都还回来。”

“不然你儿婚礼当日,就是你父子丧命之时!”

说完,轰的一声,薛昊天腿如鞭子,把陈建冰抽飞了出去。

咚的一声撞在承重柱上,嘴里哇的喷出一口血。

全场寂静无声。

薛昊天冷眼扫过这些名媛,穿戴在昂贵的名牌,也掩饰不住身上的恶臭味。

他转身离去。

“我靠!”

“这个废物疯了吧,敢打陈总。”

“他当真以为自己薛家,还一手遮天呢。”

“现在北城的富人圈子,早就不承认薛家了。”

“看好戏吧,三天后,薛家必定灭亡!”

一些年轻总裁冷笑不断。

……

薛昊天从香格里拉走出来,脸上笑容没有消失。

反而越来越冷。

他今天放过陈建冰,是心软,是下不去手?

错!

大错特错!

薛昊天冷魅一笑。

他知道陈建冰是不会把东西还回来的。

之所以今天没杀他,只不过是给三天后的自己,找一个借口。

三天后,柳慕晴会跟陈默结婚。

他薛昊天,会亲手把自己爱过的女人送给别人?

不可能!

薛昊天攥紧了拳头。

他曾经对不起柳慕容,这辈子只有把所有的好,用来弥补她。

这是她姐姐柳慕云的遗愿。

也是自己在对方临死前,保证过的。

半小时后,薛昊天回到家里。

妈跟妹妹都在。

“昊天,妈跟你说件事。”

姜秀媛面带苦涩,道:“现在薛氏集团,是你吴伯伯在管理。”

“我刚刚跟他商量过了,给你在公司安排一个职位,当个经理。”

“你看怎么样?”

薛昊天沉默。

薛氏集团是爸打拼的心血,怎么可能交到姓吴的手里。

但现在,还不是去接手的时候。

“给我三天,三天后我会把薛氏集团要回来。”

薛昊天道。

“哥,你别说大话了。”

妹妹薛天心,没好气道:“你跟爸消失后,薛家的董事会就换人了,妈妈根本说了不算。”

“我回来后,就是我说的算。”

薛昊天语气淡然。

他现在已经是北城集团董事长,收回薛家股份,只是一句话的事情。

但他不想这么做,他一定要亲自去薛氏集团,当面质问那些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