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婚恋生活

六宝天降:首席爹地超厉害-六宝天降:首席爹地超厉害 小说

六宝天降:首席爹地超厉害

六宝天降:首席爹地超厉害-六宝天降:首席爹地超厉害 小说

主角: 陶宝, 司冥寒

字数: 953,866

状态: 连载中 共 894 章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好看的小说推荐(www.sossw.com)

六宝天降:首席爹地超厉害简介:失恋找乐子的陶宝睡了酒吧头牌,隔日扔了钱就跑了。两年后,她带着六个孩子回国。找工作,没想到两年前的头牌变成了KING集团的掌权人。是京都权势熏天掌生死大权的大人物。被采访,镜头前,俊美深沉的男人跷着二郎腿。“您觉得您最优秀的地方是哪里?外貌,才华,财富,权势,选一个?”“繁殖力。”“……”

六宝天降:首席爹地超厉害全文阅读

········
第1章 睁眼,俊美深邃的面庞
········
身体传来阵阵酸痛,骨头都散架了,就像是骑着马跟火车赛跑了一个晚上。

陶宝疲惫地睁开眼睛,俊美深邃的面庞映入眼帘,线条棱刻如刀锋,哪怕是沉睡着,依然是一张性感魅力的脸。日光洒落,在凌乱的额发下投下一片深沉的阴影,却难掩眉宇间的冷傲。

陶宝欣赏了下,三秒后,昨晚上的记忆跟发疯似的涌入脑海,吓得她狠狠地倒抽了口气,立刻捂住即将尖叫出声的小嘴巴。

她她她,他他他……

想起来了,昨晚上她去酒吧喝酒,男友的背叛让她气得在酒吧里找模特,然后就和模特上床了。

陶宝很快冷静下来,视线落在男人的脸上,这种级别的应该是很高级的吧!

陶宝轻手轻脚地下床,地上狼藉的衣服在提醒她昨晚上的疯狂。

从皮夹里抽出一张美元,想了想,又抽了一张。然后穿起衣服就跑了……

三年后——

公寓小区A座五楼,房间还算整洁,各个角落都有孩子的玩具,地上铺着泡沫板,拼凑成一幅幅可爱的动画。

陶宝站在泡沫板上,一只脚站立,踮着脚尖,另一只脚抬起到脑袋,保持着一字马的姿势,稳得一批。

就在陶宝闭上眼,享受着做瑜伽的片刻宁静时,门砰地一声从外面撞开来,只见六个小团子争先恐后地滚进来——

“麻麻!”

“麻麻!”

“麻麻!”

“麻麻!”

“麻麻!”

“麻麻……”

挥舞着小短腿冲向陶宝。

陶宝一慌,“等等等等等等!啊啊啊啊啊!”接着咚地一声,陶宝和孩子们摔做一团,憨萌憨萌的莽仔还被摔出去滚了好几圈,然后在墙角停了下来,肉肉的脸一脸懵。

小隽和绩笑爬上陶宝的上半身,同卵双胞胎冬冬和静静也趴在她的身上,细妹坐在她的腰上。被六个,不对,五个娃包围着,让陶宝看起来就像是身上长满了娃。

跟着进来的保姆秋姨看到那一幕,不由笑起来。

滚到角落的莽仔吃力地爬起来,走到陶宝面前,似乎在认真地思考着,我要不要再上去?

陶宝总算从娃中坐起身,身上的娃纷纷掉下来,小隽趴在陶宝的背上大有要骑上去的趋势,小短腿在不断地努力着。

“小隽,你不要调皮,当心摔了。”陶宝提醒他。

“我不怕,我素最厉害的赞四!”小隽高举双手,然后咚地从陶宝身上掉下来。

“是战士。”陶宝纠正。

“麻麻,麻麻,我今天得到小红发惹!”绩笑肉乎乎的小手里有一朵小红花,双眼带着星星点点的亮光,等待夸奖。

“好棒!”陶宝表扬。

“我也得到小红发了!”冬冬也拿出小红花。

“我也。”静静软软地说。

陶宝看向细妹,细妹说,“麻麻,我的送人了。”

陶宝干笑,又送给哪个小男孩了是么?

小隽好不容易再次爬上陶宝的背,挥舞着一只手,“麻麻我也有小红发!但素莽仔没有!”

莽仔站在那里,挺着圆鼓鼓的肚子,一副深受打击的表情。

········
第2章 一胎六宝
········
陶宝忙安慰,“莽仔,没关系的,这次没有,下次还可以努力,加油!”

“嗯!”莽仔点头,眼神带着坚定。

陶宝看向秋姨,“秋姨,你回去吧。”

“好,明早八点我再过来。”

“好。”

秋姨走了,家里便是陶宝和六个小奶娃了。

陶宝开始给六个娃冲奶粉——

“奶奶冲好啦!”陶宝说完,六个萌娃一起冲过来,站在跟前,仰着肉乎乎的小脸蛋,嗷嗷待哺,“排好队,一个个来拿,小隽带队,报数。”

“一!”

“二!”

“三!”

“四!”

“五。”

“六……”反应慢半拍的莽仔小脸红扑扑的。

陶宝便将六瓶奶给了他们。

小家伙们抱着自己的奶瓶找好各自的姿势开始喝了,小嘴蠕动,圆圆的肚子一股一股的,像个小气球。

这是开胃奶,陶宝并没有歇息,转身又去给孩子们做辅食——土豆鲜虾烩饭。

做完了再给端上小餐桌。

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餐桌,早就在等着了。

端上去后,孩子们便开始动勺了。

陶宝看着他们美滋滋的吃着,心里的成就感和母爱便无限的放大。

三年之前,陶宝在酒吧找了个牛郎,却没想到就那么一夜,她怀孕了。

她那时还是在校生,怎么可能生孩子啊!准备打掉,却发现肚子里有六个!给她吓得直接在医生面前晕倒。

能怎么办?总不能六个孩子都给她拿掉吧!

于是,她便一边读大学一边生孩子。

学业修完,她孩子也生了。

小隽男宝宝,绩笑女宝宝,冬冬和静静是同卵龙凤胎,细妹女孩,莽仔男孩。

就是三男三女,各有性格和萌点。

在孩子刚三岁的时候就回国了。

回国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工作。

六个孩子六张嘴,别人家一桶奶粉吃一个星期,她家的一天就干完了。

陶宝时常感叹,那个牛郎不仅功夫好,连繁殖力也是如此的恐怖。

一下子六个!!

回国后简历投了二十家,没一家打电话给她。

这时,手机响起来,她看了眼陌生来电,接听,“你好哪位?”

“是陶宝么?我是SK电视台的,明天有时间过来么?”

“有!”陶宝按捺住内心的欣喜。

“那好,明天下午十二点到电视台来。”

“是,我明天一定准时去。”

挂了电话的陶宝开心得不得了,她有了工作,就不会饿到孩子了!

人家毕业的理想是事业有成,而她是养孩子!

翌日,陶宝便去了电视台,她还是提前去的。

陶宝刚到电视台门口,里面的美女记者就出来了,很凶,“陶宝怎么还不来?第一天就迟到么?”

陶宝立马上前,“你好,我是陶宝。”

张敏上下打量她,“你搞什么鬼?到现在才来!我们可是要去采访京都很重要的大人物的,耽误了时间,你赔得起么?”

“对不起对不起!”陶宝心想,我也没迟到啊……

“你的任务就是扛摄影机!”

旁边的人将摄影机给陶宝,陶宝拎过来,有些重。

········
第3章 只有十分钟的采访时间
········
张敏看也不看她一眼,就上车了。

陶宝赶紧跟上去。

在车上,张敏一边化妆一边说,“这是好不容易争取来的机会,还只有十五分钟的采访时间,你要是给我搞砸了,就可以滚蛋了。”

“是是是!我一定会注意的。”

“其实也不需要你做什么,就扛着摄像机对准被采访的人别让人家觉得你是业余的就可以了。”

“请问我们要采访的人是谁啊?”陶宝好奇。

“你管那么多做什么?你只要知道,在整个京都都想巴结的大人物,只手遮天,杀伐果断。想要爬上他床的女人趋之若鹜。你是走运的,第一天就跟着我去见世面了。”

陶宝看着张敏还在那张已经很精致的脸上修补个不停,嘴上更是涂着死亡芭比粉。

心想,不会你就是那些女人中的一个吧?

到的地方是豪华会所,能进这里的人都是非富则贵的,因为在这里都是一掷千金的,普通人遥不可及。

到了前台,“你好,我们是SK电视台的,有预约。”

前台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打电话过去。

“跟我来吧。”前台放下电话,说。

然后就带她们过去了。

刚到包房门口,就感到里面的氛围不对劲,前台一看,吓得转身就跑了。

门是开着的,便看到里面一男人痛哭流涕地跪在地上求饶,“司先生饶了我吧!我不是故意的,我是实在没有办法了!”

陶宝还是第一次见如此跪地求饶的人。

而坐在沙发里的男人,哪怕是坐着,都能看出颀长挺拔的身材,强大的气场充斥着整个包房,寒冷的空气从门口溢了出来。

只能看到男人的侧脸,剪影犀利,冷漠地看着地上跪着的人,手上的酒微晃,低沉的声音没有温度,“活在食物链底端的人,也敢跟我对抗。”

男人抖抖索索地求饶,“司先生,求您放了我,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你太吵了。”坐着的男人站起来,动作之快,都没有看到怎么回事,对面男人就被踹飞了。

男人直接飞出去几米,砰地一声撞在墙壁上,再摔在地上,口吐鲜血。然后站在旁边的男人命令身后清一色的保镖将人像拖尸体似的拖出去。

陶宝吓得浑身紧绷。

章泽转身,看到了门口站着的两个人,微微躬身说了什么,走过来,“你们只有十分钟的采访时间。”

“是是是!”张敏忙说,她也是吓得不轻。

进去后,当陶宝看到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时,浑身都僵住。

男人俊美的脸庞棱角分明,深沉至极,黑曜石的眸子锐利地扫过来,陶宝吓得立刻垂下脸。

不会吧?

一年半之前的那位是牛郎啊,他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是从酒吧转到豪华会所里来了?

不可能,身后站着一排整齐划一的保镖,还有张敏说了,这人是京都大人物,要不然电视台采访一个牛郎么?

她到底是睡了什么样的人啊……

“您好司先生,我是SK电视台的栏目主播,张敏,感谢您给了我们采访的机会……”

司冥寒靠在沙发上慵懒的姿势,跷着二郎腿,无法忽视的长腿,气势不怒自威。没说话,只是抬腕看了眼腕间名表。

········
第4章 我仰慕司先生很久了
········
张敏岂会不懂,立马说,“我现在就开始,陶宝,打开摄像机!”

陶宝回神,汗涔涔地开机,对准了司冥寒,那张俊美却深不可测的脸。

在对准那张脸的时候,陶宝的手都在抖,尤其是司冥寒忽然看过来,那锐利深沉的一瞥,吓得陶宝的摄影机差点掉下来。

张敏在问问题,陶宝在那里都要崩溃了,如果是两个人,怎么可能长得那么像啊?

虽然已经隔了三年,但印象深刻怎会忘记?

当年在酒吧里,她也是脑子迷糊,要不然怎么会把人家当牛郎了!

希望这人没有认出自己来!

“司先生,能不能问您最后一个关于感情的问题?这个是附加的,如果司先生不愿意,可以拒绝。”

“说。”

“您年纪轻轻却拥有富可敌国的财富,是所有京都女人心里的霸道总裁,有没有女朋友,或者是让您印象深刻的女人?”张敏问完这句话,浑身上下都非常的紧张,这期待的情绪连后面的陶宝都感觉到了。

陶宝的眼睛不由的移开镜头,看向气势深沉的男人,确实,那张脸十分俊美,只是那份冷漠和不近人情带着致命的危险,让人忌惮。

就算是这样,京都的女人依然趋之若鹜吧。

这种身价不菲的大人物,也不可能会缺女人的。

“有。”低沉的声音震慑人心。

“不知道是哪家的千金小姐呢?”

陶宝心里紧张,手指抓着摄像机因用力而发白。就在她心慌至极,就听到司冥寒说——

“无可奉告。”

张敏心里说不出的嫉妒,可她还是不想放弃这难得的机会,要不是因为工作,她哪有机会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司冥寒,而且能来采访还是她和其他同事斗来的呢。

画风一转,“司先生,不知道今天晚上可否荣幸和您一起吃顿饭?”

陶宝愣了下,你这和采访内容无关吧?

她一时不知道是不是该把摄像机给关了?

“我仰慕司先生很久了,您看,我也是可以成为司先生的女人的,我会很听话的……”说着,张敏就将自己的衬衫扣子也解开了,露出里面的风光。

“……”陶宝小嘴张得都能塞进去一颗鸡蛋了。这女人疯了吧!“扔出去。”司冥寒毫不留情。

章泽抬手,后面的保镖上前,一把拎起张敏,直接扔出去了。

甚至能听到张敏那摔在地上的惨叫声,可见毫不怜香惜玉。

陶宝被突如其来的转变给震得好几秒才回神,立马道歉,“感谢您抽出宝贵的时间来接受我们电视台的采访,再见!”说完,看也不敢看那大人物,提着摄影机就跑。

司冥寒黑眸锐利地看了过去,甚是危险,神情深沉的让人无法猜测。

章泽注意到司先生的眼神,拎着摄影机的女孩被他看了三次,这不寻常。

陶宝和瘸着腿的张敏上了车。

“采访的事情你要是敢透露半句,就给我滚蛋。”张敏说。

“哦。”

陶宝对张敏的所作所为一点都不在意,脑子里全部是自己的事情。

········
第5章 她一定要保守这个秘密
········
和司冥寒有过那晚的激情就算了,她还生下了他的孩子,六个!!

这可怎么办?她怎么会知道他不是牛郎,还是京都有权有势的豪门家族啊!

那么,如果司冥寒知道了她偷偷摸摸生下他的孩子,肯定会把孩子带走的吧!

不行!孩子是她的,才不能让司冥寒知道呢!她一定要保守这个秘密!

不过回想了下在会客室里的情景,司冥寒应该是没有认出她来的。

要认出的话,脸上怎么可能一点表情看不出来呢?

所以,他一定没有认出她来!

走出电视台,陶宝很想对着天空骂人。

回到电视台,就被张敏那三八给开除了,说什么她连个摄影都都不会,还说什么以前在国外做过的。

找什么借口啊!不就是担心她会把采访的事情说出去嘛!

跑了一天,一毛钱都不给,说什么一个星期才有工资的。

陶宝气得不轻,可是无奈,人家想不想要你还不是一句话,自己有什么权力去斗啊。

陶宝哼唧唧地蹲在路边画圈圈,她觉得自己无颜面对家里的小团子们了!!

回到家,门一开,她的腿就被抱住了。

“麻麻!”六个孩子跑过来。小隽跑得最快,所以他最先到陶宝面前,莽仔最慢,最后到。

陶宝蹲下身,看着六张萌萌哒的脸,“麻麻回来了,你们在家乖不乖啊?”

“乖!”六张小嘴齐声。

陶宝笑,心里愈发坚定,她绝对不会让那男人知道孩子的存在的。

陶宝以为又要开始找工作了,没想到隔了两天,她投的简历又有了希望,而且还是京都的KING集团。

这可给陶宝高兴坏了,虽然只是个前台的工作,可听说在KING集团里的前台都特别的高逼格。

在KING集团里,每年名牌大学的就业者都是挤破脑袋往里钻,那也未必会要的。人家说宁愿去做KING集团的高层,也不要自己开公司,可见多厉害。

所以陶宝能不高兴么?哪怕是看到那些牛逼的精英,她都觉得激动,好像自己都能成为那样的人一样。

但是瞬间气馁,在别人眼里,自己最多是个刚找工作的小屁孩。

前台主管面试她的,胸口戴着工作牌,金捷,一个三十几岁的女人,干练,严肃,“前台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容易,每天接到的电话,要面对的人,一个不小心就会得罪人,所以就要靠脑子去筛选的。你的试用期是一个月,去吧。”

“是。”

就这样,当天陶宝就在KING集团工作了。

当前台不是那么轻松的,需要一直站着。当然了,现在她不过是个小妹,站在旁边学习的。

临近中午的时候,外面汽车驶进来,在门口停下。

保安立刻上前整齐划一地站好,空气似乎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旁边当值的汪萍提醒,“司先生来了!”

陶宝的脊椎都绷直了。不过,司先生?怎么这么耳熟啊?

保镖将车门打开,车内的人下来,先是大长腿,穿着漆黑的高档牛津皮鞋,走了进来。

········
第6章 这也太倒霉了吧
········
空气如被入侵般动荡,强大的气场扑面而来,充斥着偌大的大厅,令人呼吸压抑。

陶宝的视线半敛着,看着那大长腿进来,心里还想,这男人的腿还挺长的。只是视线往上,在看到那张俊美冷漠的脸时,顿时傻了。

怎么会是他?

司先生……对了,那天采访的时候也是这么叫的。

只是,他怎么是KING集团的掌权人?

陶宝反应过来,所以,张敏说要采访的大人物,其实就是KING集团的掌权人司冥寒!

这也太倒霉了吧!

陶宝整个人都不好了,忙惶恐地低着脸,生怕被司冥寒看到自己的脸。

跟在司冥寒后面的章泽看到前台的新人面孔,愣了下,居然在这里看到她。

再看司先生,司先生的视线也落在新人的脸上,不过又冷淡地收了回来。

直到司冥寒在身后两三个人的簇拥下进了专属电梯,陶宝才敢把自己的脑袋抬起来。

而她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

“什么?你不干了?你在耍我么?”坐在办公桌前的金捷不悦。

“不……不是的。”

“给我个理由。”

“……”理由?我总不能说我和你们KING集团的掌权人睡觉了,还和他生了六个孩子,不得不吓到跑路吧!

“你可知道你是我在五十个人里选中的?”

“……”这个我倒是不知道啊,居然有五十个人愿意来做前台。果然KING集团的职位很吃香,哪怕只是个前台。

“既然没有理由,那么先做着吧!你让我短时间内哪里去找个形象好的?我好不容易看上了你,你却做一天就给我说不做了,你不是在找事么?出去!”

“是……”陶宝无奈,只能出去。

她还安慰着自己,司冥寒应该是没有认出她,既然如此,就别那么慌张啊!

等着金主管找到新人,然后她再离开。

第一天下班,陶宝完全没有了找到工作的喜悦,反而胆战心惊。

她是不是应该再重新找工作啊?

正当陶宝心事重重地往地铁站走去的时候,就看到不远处闹哄哄的。

一老头坐在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幻影上,身体靠着车,一边拍腿,一边哀嚎,“苍天有眼啊,把我的腿给撞坏了就想跑,赔钱啊,不赔钱我是绝对不会走的!”

旁边的男人气急败坏地看着他,“我这车都没有动,怎么就撞到你了?你这是碰瓷!”

“明明就是你撞到我了,你赔我钱!不赔钱就别想走!”

陶宝见状,忙上前,“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你撞了人哪有不赔钱的啊!这不是欺负人么?”

那老头立马说,“就是,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快给我赔钱,要不然我就死在这里算了!”

从会所出来的一人,在门口伫立着,身型颀长挺拔,气场强大,锐利深沉的黑眸看着这一幕。

后面的章泽想上前,司冥寒微微抬手,阻止了他。

“司先生……”章泽看着司冥寒棱角分明的侧脸,欲言又止。

这个女孩子明显就是多管闲事,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这样的善良是不是太过无知了?

········
第7章 你不是说腿撞坏了么
········
“你们是不是看他年岁大,就好欺负啊?太过分了!老伯,你把手机拿出来,我帮您拍张照片当证据,让他赖也赖不掉!”

“对,就是这样,还是你聪明。”老头将身上的手机掏出来,给陶宝。

谁知,陶宝拿到手机,拔腿就跑。

“抢手机!别跑,把手机还给我!”老头起身就追。几步追到陶宝面前,拦住她。“找死啊,手机给我!”

“哟,你没事啊?你不是说腿撞坏了么?”陶宝上下打量。

那老头才反应过来,自己追手机忘记腿被撞的事情了。

“你!”老头气得说不出话来。

陶宝翻了个白眼,走到男人面前,“没事了,我可以作证,他腿好得很。”

“多谢您。”男人微微弯腰。

“不客气。”陶宝笑眯眯的,没有注意到后面没有讹到钱眼神变得阴毒的老头,正从地上捡起砖头朝陶宝的后脑勺砸去。

司机只来得及说个‘当心’,陶宝转过身,砖头就朝脸砸过来,她吓得浑身僵住,下意识闭上眼。

却没有感觉到任何疼痛,睁开一只眼,发现砖头在面前停止了,老头的手腕被横空出现的另一只手抓住,脸上因疼痛变得扭曲,砖头也从他手上掉了下来。

陶宝错愕地抬起脸,在看到救她的男人是谁时,整个人都呆了。

老头神情痛苦,就像是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而司冥寒脸上却是凶残、阴鸷的表情。

“既然你想被撞伤,成全你。”说完,轻而易举地扭转老头的手腕,接着就听到咔嚓一声骨头的断裂。

“啊啊啊!!”老头哀嚎地捧着他的那只断裂手腕惨叫起来。

保镖上前,直接将老头拖走了,连惨叫声都听不见了。

陶宝站在那里都忘记回神了,她第一次听见骨头断裂的声音,还是那么近的距离,太恐怖了。

“司先生,刚才被讹的时候,幸亏这位小姐的出手相助。”司机说。

陶宝回神,巴不得马上就走,“只是路见不平,没什么的,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完就走,只是刚转身的时候,手腕一紧,被拽住了。

便是刚才他扭断老头那只手腕的手,微凉的温度,紧实的力道。

男人身高带着压迫性地逼近,“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贴在耳边的低哑之声,轻吐的气息带着炙热温度喷向她的耳朵、脖子处细嫩的肌肤上,让陶宝浑身都颤栗了下,血液更是冲上脑门。干笑着,“开……开玩笑,我怎么有这个荣幸被您见过,您认错人了。”

陶宝甩开手,转身就跑了,一溜烟的工夫,就没影了。

司冥寒眼神深沉地看着远处,眸光锐利。

装作不认识?

“我回来啦!”陶宝推开门。

里面秋姨正在陪着孩子们。

小家伙们看到陶宝,开心至极,小短腿奋力奔着,看过去就像是六个圆滚滚的小球,前后地跑过来,仰着婴儿肥的脸,小嘴张着,“麻麻!”

秋姨走过来,笑着,“你回来了。”

“是,秋姨回去吧。”

“好的。”

小家伙们异口同声,“奶奶拜拜!”

“拜拜。”

········
第8章 不知道以后要便宜哪个女人了
········
陶宝回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孩子冲奶粉。

冲奶粉的时候,依然心有余悸。

她只是路见不平一声吼罢了,没想到劳斯莱斯的主人居然是KING集团的掌权人,司冥寒。

她要是早知道那是司冥寒的车,她才不会多管闲事。

陶宝按量挖了奶粉放入奶瓶中,倒入热水,拧紧盖子,一边拿着摇晃均匀,一边想着事情地走来走去。

司冥寒是什么意思?耳边细嫩肌肤上的炙热感仿佛还在,而那句话,让她不安极了。

——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说明他不记得她是谁,可不代表他以后不会想起来?

陶宝觉得自己以后没事还是不要在他面前出现了吧!这太危险了。

陶宝回神,看着空空的屋子。咦,孩子们呢?

一转身,就看到跟在后面的小家伙们排的整整齐齐的,正个个眼巴巴地看着她。

陶宝汗,不会是刚才她走来走去的,他们就一直排着队跟在后面也走来走去的吧?像极了她的长尾巴。

赶紧将手上的奶瓶给小隽,接着去冲第二瓶,身后排着的尾巴满眼星星地等着。

陶宝想,这……这也太可爱了吧。

第二天,陶宝上班,站在前台,快到中午的时候,大厅里一阵躁动,就知道是司冥寒来了。

她立刻挺直腰杆,垂着视线,紧张不安地等待着。

一直到司冥寒等人过去,大厅的氛围恢复原样,她才轻轻地舒了口气。

“司先生好帅。”汪萍双手握在胸口,很是激动。似乎自己说了还不够,又转过身来问陶宝,“帅吧?”

陶宝干笑,“帅。”

“这种帅的危险的司先生,却是只能看着,遥不可及呢!不知道以后要便宜哪个女人了。”

陶宝心虚,以后便宜哪个女人不知道,但是以前便宜了谁,她还是清楚的……

司冥寒进了办公室,修长的手指落在椅背上,微微一转,座椅转了过去。

身体坐下,陷入黑色座椅里,吩咐,“前台的监控调过来。”

章泽微愣,随即明白,“是。”

转身走到门前,走了出去。

几分钟后,司冥寒面前电脑屏幕上呈现视频九宫格,点开其中一个放大,正是陶宝。

司冥寒身体微微后靠,跷着二郎腿,慵懒而不失深沉,眼神锐利地看着屏幕里的小脸。

而被看的人完全不自知,认真地工作着。

陶宝站了一上午,下午又要站到五点钟。

她还是第一次这么站着,还穿着高跟鞋,脚又累又痛。

汪萍说了,以后会习惯的。

但那也是以后啊。

下午的时候,陶宝站着实在是吃不消了,趁主管不在,陶宝便鬼鬼祟祟的将自己白嫩的脚丫子从高跟鞋里解放出来,踩在另一只脚的脚背上,可爱洁白的脚趾有些不安地蜷曲。

灵动的眼神时刻注意着四周。

啊……好爽。

这样子虽然不能完全解放,可也很舒服了。

解放了右脚,然后再解放左脚,动作小,怕旁边的汪萍看到。

就在她凉完左脚,准备换右脚的时候,视线无意间落在了右上角的监控处,陶宝的表情顿时僵住。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