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婚恋生活

云海中的风-云海中的风txt

云海中的风

云海中的风-云海中的风txt

主角: 苏瑶, 陆励成

字数: 1,453,807

状态: 已完结 共 709 章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好看的小说推荐(www.sossw.com)

云海中的风简介:周彤死了。 陆励成说是苏瑶做的,那就是苏瑶做的,尽管大家心知肚明。 她被判了刑。 苏瑶没想到,二十岁生日这天,她会一无所有。 亲情,友情,爱情全部弃她而去。 而她却还要用下半生的时间去还一场根本不存在的债。 这一切,不过是因为她爱上了一个男人。

云海中的风全文阅读

········
第1章 怎么会?
········
“你们在干什么?”

一声凄厉的尖叫划破清晨的宁静。

苏瑶睁开迷糊的双眼,看清眼前的一幕后,大脑顿时一片空白!

她竟然跟陆励成躺在一个被子里?

衣服四散在地上,粉红色的小内裤在一堆衣物中相当醒目,最重要的是她那黑色的蕾丝文胸正明晃晃的挂在陆励成的脖子上,可见昨晚战况有多激烈!

苏瑶傻了一般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她珍藏了二十多年的清白竟然就这么没了?

虽然陆励成是她喜欢了十年的男人,可她却从来没有想过不清不白的把自己交给他,她一直珍藏着自己的清白,希望有一天在他交付真心的时候,亲手把这份视若珍宝的清白捧到他面前。

可是现在,谁能告诉她发生了什么事?

为什么她会和陆励成睡在一起?

苏瑶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该难过,只是有些头疼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尤其是陆励成的正牌女友周彤站在门口,正一脸震惊的看着他们。

陆励成被尖叫声惊醒,目光缓缓扫过地上的衣物,最终落在苏瑶的脸上。

眼神从迷蒙,慢慢变得厌恶。

“苏瑶,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一直拿你当做好姐妹,没想到你竟然这样对待我……”周彤脸上挂着泪,满脸痛苦:“我知道你喜欢陆励成,可我有多爱他你是知道的,你怎么能这么对不起我?”

“我没有,”苏瑶急忙解释:“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知道怎么会和陆励成睡在一起,周彤,你相信我……”

眼泪大颗大颗的从周彤眼中滑落,她摇头:“苏瑶,你都跟陆励成睡在一块了,还口口声声说要我相信你,我就那么好骗吗?如果你们真心相爱大可以说出来,我成全你们就是了,但是拜托,请不要把我当做傻子一样蒙在鼓里!”

“彤彤,事情不是你看到的这样,”看到周彤痛苦难抑的样子,陆励成心头泛过一阵心疼,胡乱套了一件外套,起身向她走去,“我跟她没有任何关系,你听我解释!”

“我不要听,我不想听!”周彤胡乱的摇着头,好似看到洪水猛兽一般后退:“你不要过来,求求你,什么都不要说,不要过来!”

说完猛地转身跑了出去。

“周彤!”陆励成大喊一声,抬脚就要追出去,却在门口猛地顿住了脚。

他身上只套了一件宽大的外套,鞋和裤子都没穿,这个样子怎么出去?

陆励成的一言一行不止代表他自己,还代表着整个S.T集团。

他转身,目光凶狠的落在苏瑶脸上。

如同在看一堆令人作呕的垃圾一般看着她,显然在等她解释。

苏瑶心里一痛,以前陆励成看她的眼神虽然疏离却也平和,不会像现在这样满是嫌恶。

“励成,昨晚大家都在一起喝酒,我也喝了很多,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昨天是周彤的生日,陆励成特意包了夜色整层酒吧为她庆生,苏瑶虽然不太想来看他们秀恩爱,但她好歹跟周彤是相处了十几年的发小,况且周彤极力邀请,她不好意思拒绝,所以就来了。

昨天晚上大家闹到很晚,苏瑶被灌了很多酒,早就断片了,脑袋到现在都迷迷糊糊,根本想不起来昨晚发生了什么事。

更不知道她是怎么跟陆励成睡到一起的。

见她反反复复始终是那么几句话,陆励成脸上闪过一丝不耐烦,漆黑的眸子更是变得阴沉,沉得仿佛能滴出水来。

陆励成的脾气苏瑶还是知道的,向来说一不二,嫉恶如仇。

自从他接手了S.T集团,成为国内最耀眼的钻石王老五之后,有太多的女人前仆后继制造各种巧遇,有故意撞他车想来言情版开头的,有穿着小短裙在他面前故意捡东西的,还有穿着性感情趣衣物偷偷钻进车里想生米煮成熟饭的。

凡是敢算计他的女人,全都没有好下场。

如果惹怒了他,恐怕她也会像那些女人一样身败名裂。

苏瑶缩着身子躲在墙角,双手死死捏着被角,脸上一片苍白,惊惧的看着陆励成。

虽然知道陆励成不会相信,可她还是说了:“励成,我承认我很喜欢你,但这么多年了,你应该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就算再喜欢我也不会用那些肮脏的手段,你相信我好不好?我真的不知道昨晚是怎么回事……”

“你是不是还想说,昨天晚上是我强迫你的?你即委屈又无辜?嗯?”

陆励成不屑的说,最后一个字低沉而上扬,更是把那份轻蔑表现的淋漓尽致。

“不是的,你没有强迫我……”

“这么说你承认了?苏瑶,十年了,你终于如愿以偿把自己送到了我床上,你还真是下贱!”

········
第2章 我要让你血债血偿!
········
陆励成冷哼一声,似是多看一眼都让他觉得恶心,转身穿衣。

苏瑶周身一片冰凉,好似被人猛地浇了一桶冰水!

难道就因为她喜欢他,所以这件事情就理所应当是她策划的?

不管她是否清白无辜,是否也蒙受了损失?

难道就因为她喜欢他,所以他就可以毫不留情的把她的尊严踩在地上?

甚至还要狠狠的碾上几脚?

她卑微到了泥土里,不过就是因为喜欢他!

苏瑶紧紧咬住下唇,脸上一片苍白。

“苏瑶,你最好祈祷周彤不要出什么事,否则我不会放过你!”

说完,陆励成摔门而去。

…………

刚才还好好的天气,突然下起了磅礴大雨。

陆励成周身散发着寒冷,站在抢救室门口,好似从地狱里出来的恶鬼,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

一个小时前,周彤出了车祸,被紧急送进了抢救室。

她太过悲伤,再加上大雨遮挡住了视线,没有看到刹车失灵的大卡车,一头撞了上去。

车子严重变形,送进来的时候,周彤已经没有了心跳,医生直接下达了死亡通知书,陆励成好似疯了一般卡住医生的脖子,勒令他必须抢救,否则就要他的命。

医生被吓到了,慌忙失措的把周彤推进了抢救室,到现在也没敢出来。

“陆总,”看到陆励成好似丢了魂一般的样子,Abby欲言又止:“刚才的情况您也看到了,周小姐已经停止了心跳,您节哀顺变……”

“住口!”陆励成爆吼一声,双眼赤红的看着Abby:“她没有死,也不会死,我不允许她死!”

Abby轻叹口气,不再说话。

她是陆励成的助理,从接手公司的第一天起就跟着他,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个样子。

陆励成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城府却很深,喜怒哀乐从来不会表现在脸上,见惯了他镇定自若的样子,Abby还真有些不习惯他现在这个样子。

可见周彤小姐在陆总心里分量很重。

Abby忍不住为苏瑶担心起来,以前也有不少女人算计陆总,试图攀龙附凤,但是无一例外下场都很惨,如果周彤真的抢救不过来……

Abby不敢想苏瑶会有怎样的下场。

陆励成一动不动的站在抢救室门口,双眼好似雷达一般紧紧的盯着那扇门,好似下一秒周彤就能推开门,微笑着向他走来。

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想起刚才周彤浑身是血的样子,心头就忍不住抽痛!

要不是苏瑶策划这一切故意让周彤看到,她又怎么会成为这个样子?

想起苏瑶那张令人厌恶的脸,陆励成就忍不住想要掐死她!

陆励成双眸闪过一抹狠戾。

苏瑶,你最好祈祷周彤平安无事,否则我要你生不如死!

“咯吱”一声,门开了,医生摇头叹息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陆先生,周小姐的伤势实在是太严重了,我们已经尽力了……”

下一秒,盖着白布的周彤从抢救室里推了出来,人已经没有了气息。

陆励成的目光落在面前的白布上,漆黑的眸子里压抑着滔天的痛楚。

他就那样静静的看着,好似一尊雕塑一般,很久不动。

Abby看不下去,轻声道:“陆总,周小姐已经走了……”

陆励成没有说话,一旁的医护人员也不敢擅动,只好眼巴巴的看着Abby。

Abby挥挥手,他们好像得了赦令一般,赶忙把周彤的尸体推走了。

陆励成突然转身,大步像门口走去,好似刚从冰窖中走出来一般,浑身散发着阵阵寒意,说出来的话更是让人不寒而栗。

“Abby,通知市场部,停止给苏氏集团供货,明天中午之前务必把苏氏欠的三千万货款要回来,还有,给公安部的刘局长去个电话,告诉他,我要让苏瑶血债血偿!”

Abby忍不住打了个颤栗,忙回道:“明白!”

…………

双腿好似灌了铅一样,苏瑶一步一步向家里走去。

眼泪渐渐模糊了双眼。

尽管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可是陆励成的目光始终在周彤身上,他从来不知道,她和周彤的生日只相差一天。

今天,是她的生日。

苏瑶低头苦笑一声,她这辈子都不会忘了这一天,这一天她失去了最好的朋友,失去了清白,更是失去了被她藏在心里十年的那份爱。

二十岁的生日,她终生难忘。

刚推开门,还没来得及看清房间里的情形,突然“彭”的一声响,一个物件应声砸了过来,鲜血顿时从额头喷涌而出。

“你个不孝女,竟然还知道回来?”苏长忠的怒骂声随之而来:“平时我们宠着你,由着你的性子胡来也就罢了,你竟然不知天高地厚的算计到了陆励成的头上,还恬不知耻的把人家弄到了床上,我们苏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鲜血模糊了双眼,额头传来一阵疼痛,可却也抵不过心里疼痛的万分之一。

为什么别人不相信她,连父母也不相信她?

要说多少遍她没有做,他们才肯相信?

········
第3章 为什么没有人相信她?
········
“长忠,有话慢慢说,你把孩子的头都砸破了……”苏瑶的母亲站在一旁干着急,有心想上来帮忙,却慑于苏长忠的怒意,不敢上前。

“你住口!”果然,苏长忠立即把矛头对向了她:“慈母多败儿,平常要不是你惯着,她怎么会那么无法无天,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事情来?”

“我没有!”苏瑶大喊一声,强忍许久的眼泪瞬间喷涌而出, “我没有做,昨天晚上我喝多了,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怎么会和陆励成睡在一起,你们相信我,这件事情真的不是我做的!”

“不是你还能有谁?我早就说过陆励成城府太深,让你离他远一点,你偏偏不听,喜欢谁不好偏喜欢他,临沂省但凡有点名望的人家都知道你喜欢陆励成,现在出了这样的事,你让别人怎么相信不是你做的?难道是有人把你塞到了陆励成的床上不成?”

“喜欢一个人有什么错?难道就因为我喜欢他,所以发生这样的事情就一定是我做的?你们甚至都没有问一句是不是我做的,就指着我的鼻子骂不要脸,为什么连你们也不相信我?”苏瑶心寒的看着眼前陌生的父母,眼泪争相恐后的汹涌而出。

她不害怕万人唾骂,不害怕损失清白,甚至不害怕承受陆励成的报复,她最害怕的是最信任的人不相信自己。

“我们相信你有什么用……”苏长忠一瞬间好似老了十岁,瘫坐在沙发上,“周彤死了,陆励成是不会放过苏家的。”

苏瑶大脑顿时一片空白,嘴巴张了张,她甚至听不到自己说了什么:“你说什么,周彤……死了?”

苏夫人无奈的叹了口气,说:“周彤出了车祸,伤势太重,去世了,半个小时前陆励成断了苏氏的货源,而且还要我们在明天中午之前把三千万货款结清。”

她满脸愁容道:“咱们家的情况你是知道的,前段时间你哥哥投资失败,苏氏本就岌岌可危,后来攀上陆氏,肯赊货源给我们,现在好不容易周转开,怎么可能马上拿出来三千万?这不是要咱们的命吗?”

说着苏夫人的眼泪掉了下来。

苏夫人后面说了什么苏瑶一句都没听见,满脑子都在回荡着那句话。

周彤,死了。

刚才还活生生的一个人,怎么会说死就死了?

虽然她很羡慕周彤拥有陆励成所有的爱,但她们好歹是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周彤就像是她的亲姐妹一样,那么鲜活的一个人,竟然就这么……没了!

眼泪,蓦地的流出。

她知道周彤在陆励成心里的分量,周彤死了,那陆励成岂不是伤心欲绝?

他该有多恨她!

苏瑶,你最好祈祷周彤不要出什么事,否则我不会放过你。

想起陆励成临走时那句话,苏瑶不寒而栗!

不,陆励成可以不爱她,但是绝对不能恨她!

这件事情不是她做的,那天晚上人很多,一定有人看到事情的真相,还有监控,一定可以还她一个清白。

苏瑶转身跌跌撞撞的向陆家跑去。

雨越下越大,刚才还淅淅沥沥的小雨,转眼间变成了磅礴大雨。

苏瑶不管不顾的向前跑着,大雨噼里啪啦的打在她身上,她全然不顾,只是一门心思的向着陆家跑去。

半个小时后,陆家。

“陆励成,你开门,这件事情真的不是我做的,你听我解释……”厚重的铁门好似一道天斩,挡住了她的脚步。

苏瑶急切的拍打着铁门,烟雨中模糊的别墅一片沉默,没有任何回应。

“周彤去世了我也很难过,她就像是我的亲姐妹一样,我比谁都痛心。可是,要我怎么说你们才会相信我,这件事情真的不是我做的,真的不是我做的……”

她哭的难以自抑,上气不接下气,即为自己的委屈,又为好姐妹的离世。

周彤死了,带着对她的恨死了!

无论她怎么解释,周彤都听不到了,无论真相是什么,周彤都看不到了!

苏瑶抓着铁门,指甲死死的掐进肉里,心痛的几乎站立不住。

为什么没有一个人愿意相信她!

别墅二层,陆励成站在窗前,双目阴郁的看着楼下的苏瑶。

她浑身都已经湿透,发丝凌乱的黏在脸上,鞋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丢了一只,光着一只脚站在雨水中,裤腿上满是泥水,样子狼狈不堪。

苏瑶,比起你给周彤的痛苦,这点苦又算得了什么,我要让你后半辈子都活在地狱里,为周彤赎罪!

“Abby,下去告诉她,想当面跟我解释,得表现出诚意来!”

········
第4章 不想再看见你!
········
“苏瑶,”Abby撑着一把黑伞走到她面前,为难的说:“陆总说如果你要当面解释,得表现出诚意,”说完面上闪过一丝不忍,劝道:“你还是先回去吧,他现在在气头上,肯定不会见你的。”

苏瑶傻了,冰凉的雨水早已浸透衣服,然而浑身的冷意却抵不过心里的冰凉。

诚意?怎么表现?

苏瑶知道陆励成不愿意见她,这些不过是借口而已,可是她不能就这么走了,她必须要当面解释清楚!

心口传来一阵疼痛,苏瑶紧咬住下唇,泪眼迷蒙的看着Abby,唇边涌起一丝苦涩:“我不知道怎样才算诚意,你回去告诉陆励成,我愿意在这里跪一晚上等他,一直等到他愿意见我为止。”

Abby 脸上闪过一抹惊讶,她竟然要跪一晚上?

“苏小姐,你回去吧,这么大的雨,跪一夜你的身子会垮的,不管这件事情是不是你做的,真相总有浮出水面的那一天。”

苏瑶摇了摇头,“我等不到那一天,Abby,陆励成一定恨死我了……他可以不爱我,但是绝对不能恨我,我愿意跪在这里等,希望他说话算数。”

Abby有心劝她几句,看到她眼中的坚定后,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若是几句话就能改变苏瑶的心意,她也不会坚定不移的喜欢陆励成十年了。

这是一个固执而执拗的姑娘。

苏瑶扑通一声跪在雨水中,膝盖狠狠的砸在地面上,仰头坚定的看着面前的别墅,脸上已经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但那抹固执却分外明显。

她是在用最后的尊严换求一个解释的机会。

别墅二楼。

看到苏瑶下跪的身影,陆励成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感觉,胸口像是堵了一团潮湿的棉絮,沉闷的让人喘不过气。

本该痛快,可是却开心不起来。

他最爱的女人离世了,怎么可能开心的起来?

“陆总,”Abby出现在门口,“苏瑶小姐说她愿意跪在外面等您,一直等到您同意见她为止,希望您能说话算话。”

“呵,”嘴角划过一丝冷笑,陆励成目光阴沉的看着跪在大雨中的女人。

像她这种不择手段,连闺蜜的男朋友都算计的女人,也配跟他谈条件?也配说出说话算话这四个字?

…………

冰冷的雨水从头顶浇灌而下,苏瑶一动不动的跪在大雨中。

寒意从四面八方而来,她冷的直打颤,双腿早已麻木,好似灌了铅一般。

她没有丝毫动弹。

苏瑶别无他法,唯有用这份坚持告诉陆励成,她没有做过。

让她跪也好,骂她不要脸也好,她都可以接受,却唯独不能接受这份污蔑。

没有做过的事情,就是没有做过。

她绝不承认。

雨水噼里啪啦的砸在苏瑶身上,却仍赶不走她心底的那份执念。

眼前迷迷糊糊,头也有些昏沉,苏瑶想,其实她今晚死在这里也好,这样就能当面向周彤解释了。

也许她死了,陆励成会真的相信她没有做过。

带着这一份卑微到尘埃里的念想,苏瑶咬牙坚持。

一夜过去了。

下了一夜的大雨终于收敛了几分,细若银线的雨丝飘散在风中。

苏瑶跪了一夜。

Abby撑着黑伞走到门口,同情的看着面前即狼狈又可怜的女人。

看到Abby,苏瑶灰白惨淡,没有一丝神采的眸子立马充满了希望,“他是不是肯见我了?”

张了张嘴,不忍心将后面的话说出来,可是陆总吩咐下来的话,她怎么敢不说?

“苏瑶,陆总说跟你这种人不用说话算数,他是不会见你的,你要真心想解释,那就去死,他说让你亲口向周彤解释。”

他竟然让她……去死?

坚持了一夜的苏瑶身子一软,差点瘫软在地。

苏瑶紧紧闭上干涩的眼,流了一夜的眼泪早已干涸。

她惨笑一声,为什么她的身体这么好,淋了一夜的雨都没有死掉?

她抬起苍白的脸,勉强挤出一丝笑容:“Abby,我认识他十年了,知道他的为人,他不会出尔反尔的,你开开门,让我进去见见他,好不好?”

她姿态卑微的乞求着,凄惨的模样让Abby看不下去。

“苏瑶,你不要这么固执,周彤去世了,陆总很难过,他现在肯定不会见你,也不会听你解释的,你解释再多也不能让周彤活过来,先回去吧,过段时间等陆总的火气下去了,总会有机会解释的。”

“你不明白,Abby,陆励成现在对付的不只是我一个人,是苏家,我怎么能让苏氏集团毁在我的手里?我必须把这件事解释清楚,你开开门,我求求你了。”

有那么一瞬间,Abby心软了一下,想着让她进去说清楚也好。

下一秒猛地响起陆励成阴沉的脸,Abby忍不住打了个冷颤,陆励成的手段她可是见识过,这辈子都不想跟他作对。

苏瑶不死心的看着Abby,声音沙哑而坚定:“我要见他,如果他不出来我就在这里一直等下去,直到他出来为止。”

········
第5章 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
········
Abby同情的看着她:“你又是何苦呢?这样下去你的身子就真的垮了,说不定会死在这里。”

苏瑶凄楚一笑,脸上透出几分解脱,“死在这里也好,说不定能让他消消气。”

说不动她,Abby叹口气转身进去了。

“不肯走?”陆励成嘴角划过一抹残酷的冷笑,“给周家去个电话,就说害死他们女儿的凶手正在门外。”

Abby嘴角抽搐了一下,“是。”

“还有,告诉苏长忠,想要解救苏氏的危急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他和苏瑶划清界限,我就放过苏氏。”

陆励成目光阴沉的盯着窗外那抹倔强的身影:“我要让她尝遍所有的痛,这辈子都活在地狱里。”

半个小时后。

苏瑶坚持不走,在门口等陆励成出来。

“苏瑶!”一道尖利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她还没来得及看清楚来人,“啪”的一声,脸上顿时多了五个手指印。

是周彤的母亲。

“我们周彤视你如亲生姐妹,有什么好东西都想着你,你竟然做出这种猪狗不如的事情,害死了周彤,你的良心被狗吃了不成,你还我女儿命来……”

周彤的母亲不由分说上手就打,苏瑶在雨里跪了一夜,哪还有半点力气?

头发被狠狠扯住,她的手劲很大,“啪啪啪”在她脸上接连扇了好几个耳光。

苏瑶的脸顿时一片红肿。

她没有反抗,也不想反抗,不管怎么说,周彤的死她都有责任,如果这样能让周母的心里好受些,她甘愿承受。

“你这个畜生不如的东西,你还我的女儿,你把周彤还给我……”

周母边哭边打,苏瑶好似个没有灵魂的木头人一样,任由她打着。

“你干什么?”苏母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苏瑶死寂的脸上终于多了一份生机,她抬头向不远处的母亲看去。

一同来的,还有父亲。

看到周母痛打苏瑶,苏母痛心不已,想要上前阻拦,却被苏长忠死死拉住。

一个小时前陆励成的助理打来电话,只要跟苏瑶划清关系,把她赶出苏家,陆氏集团会不计前嫌,帮苏氏度过难关。

要想保住苏氏集团,就不能和苏瑶沾上半点关系。

苏长忠冷眼看着不远处的女儿,她的衣服全湿透了,脸颊高高肿起,头发凌乱的散落在耳边,身上脏兮兮的全是泥水,一看就知道受了不少苦。

这个女儿,从小就有主见,不服管教,现在她做下了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还害死了周彤,也该受到惩罚。

最重要的是,绝对不能让她牵连到苏氏集团。

苏长忠双唇紧呡,把一张纸扔在苏瑶面前:“你做下这种没脸没皮的事情,我没脸再认你这个女儿,这是断绝关系证明,从今往后,你不再是我苏长忠的女儿,我们苏家也没有你这个人。”

周夫人愣在了原地,一时间忘了哭嚎。

好歹苏瑶的父母在这,俩家是世家,她不好意思继续打下去,更何况苏长忠已经说了这样的话,她就更不好意思说什么了。

浑身早已麻木的苏瑶终于有了一丝痛觉,那丝痛意好似银针一般,绵绵不断的扎在心口,痛的她喘不过气来。

弯腰捡起地上纤薄的纸片,上面醒目的几个大字触痛了她的双眼。

亲子断绝关系证明。

苏瑶以为这辈子都不会断的血缘关系,就这样被一张纤薄无力的纸片给生生斩断了。

同时斩断的,还有她对亲情最后的一点念想。

纸张微微抖动,原来不知何时,她的手正剧烈的颤抖着。

也好,苏瑶,从此以后苏家跟你没有半点关系了,陆励成的报复就只能落在你一个人身上,这样也挺好。

家人和苏氏集团就不会受你牵连了。

苏瑶抬头,对着远出的父母凄楚一笑:“妈……”

叫到一半突然顿住,改口道:“苏夫人,你们放心,从此以后我不会再去打扰你们。”

苏长忠抬头看了一眼陆家别墅二楼的窗子,隐约看到窗帘后有个高大的人影。

陆励成正看着这边发生的一切。

苏长忠冷哼一声,大声道:“这样最好,我们的女儿苏瑶已经死了,你跟我们苏家没有半点关系!”

苏母欲言又止,满脸痛心的看着狼狈不已的女儿,她还想说什么,却被苏长忠强行拉走了。

“苏瑶,幸好你有一对还算明事理的父母,否则的话我不会放过你,我告诉你,周彤的事情我跟你没完!”

周母恶狠狠的说完,也转身走了。

“你好,你是苏瑶吧?”两个穿着警服的人走到她面前。

苏瑶点点头,眼神透出几分迷惑:“我是,有什么事吗?”

“周彤小姐的车祸有些蹊跷,一些关键证据指明是你指使人故意制造的车祸,请你跟我们到警局走一趟。”

········
第6章 陆总说了,往死里打!
········
苏瑶一怔。

她指使人撞周彤?怎么可能?

她下意识向不远处的Abby看去,Abby沉默的看着她,目光里满是同情。

苏瑶知道了,这一定又是陆励成对她的惩罚。

今后一生,恐怕她都要生活在无休无止的报复中了。

苏瑶走到Abby面前,“麻烦你转告陆励成,他给什么惩罚我都接受,但我还是那句话,这件事情不是我做的。”

Abby点头:“我会转告他的。”

“还有一件事想拜托你,能不能帮我查一下那天晚上的监控?监控一定会证明我的清白。”

“好,”Abby应道:“我会着手去调查,有结果会告诉你。”

“谢谢你,Abby。”

苏瑶抬头看了一眼二楼的窗户,目光贪恋而留恋。

陆励成,我不后悔爱你,你只是被欺骗蒙住了双眼,我等着真相大白的那一天。

转身,决然的上了警车。

活了二十年,苏瑶什么都没有剩下,唯一仅有的只有那张亲子断绝关系证明。

…………

女子监狱里,屋子不算敞亮,不大不小的屋子住了八个人。

苏瑶双手双脚带着沉重的铁链,其实她的那些罪名原本就是欲加之罪,本不应该被这样对待,可她还是被“特殊”照顾了。

“快点,磨磨蹭蹭的,还当自己是千金小姐呢……”狱警不耐烦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同时伸手推了她一把,苏瑶脚下不稳,重重的摔进了牢房里。

“噗嗤!”,一个女人的笑声响起:“我总算见识到什么是狗吃屎了,哈哈哈!”

苏瑶缓缓抬头看去。

牢房里或站或坐着六七个女人,全都是短发囚衣,其中一个三十多岁,身材壮硕的女人嘴角挂着阴冷的笑,正一脸不善的看着她。

“苏瑶?”女人冷笑一声,起身向她走来,不偏不倚踩在她的手上,还狠狠的拧了两下。

一阵钻心的痛立马从手上传来!

“你叫苏瑶是吧?听说还是个什么集团的大小姐?”

一丝冷汗从额头落下,苏瑶咬了咬唇,没有说话。

“大小姐又怎么样?装什么清高,还不是和咱们一样住在这破屋子里。”另一个皮肤黝黑的女人白了她一眼,不屑的说:“进了这里面哪还有贵贱之分?眼高于顶的,看不起谁吶。”

苏瑶即冤枉又委屈,她刚进来,什么时候看不起她们了?

头发突然被人一把扯起,苏瑶被迫抬头看她。

女人好似一头阴狠的恶狼,恶狠狠的说:“我不管你之前是什么人物,既然进了这里,就要守这里的规矩,否则,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女人猛地甩手,苏瑶的头重重的磕在地上,一丝鲜血顺着额头留下。

看见鲜血流出,女人眼中闪过一抹惊慌,之前就收到消息,要她们惩戒一个得罪了大人物的女人,可惩戒也是有底线的,闹出人命就不行了。

下意识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狱警,狱警扫了一眼苏瑶头上的血迹,好像没有看到一般,冷漠的别开了脸!

一般情况下监狱里是不允许发生斗殴的,狱警看见之后都会严厉的惩戒打人者,可是狱警非但没有呵斥阻止,竟然还装作看不见!

众人心头顿时一喜,看来这个女人还真是得罪了大人物!

女人的胆子越发大了起来,狠狠朝苏瑶肚子上踢了一脚,骂道:“别在这装死,自觉点脱光衣服,去卫生间站一个小时!”

苏瑶大脑一白,不解的看着她。

“不明白要干什么?”女人笑的很贱:“这是规矩,每个新来的人都得做,快点进去把衣服脱了,站一个小时的墙角。”

“我不做,”苏瑶起身直视她:“这是哪来的规矩?”

“我是这里的老大,我的话就是规矩!”高个子女人明显被激怒,指着苏瑶的鼻子说:“你去不去?”

“不去!”

“啪!”的一声脆响,一巴掌落在了苏瑶的脸上。

刚才还看热闹的几人瞬间蜂拥而上,对她拳打脚踢。

混乱中,不知道谁扯住了苏瑶的头发,头皮传来一阵撕裂的疼痛,分不清是拳头还是脚,一下一下狠狠的砸在她身上,安静的牢房里,“啪啪”声不绝于耳,一记记响亮的耳光打在她的脸上。

牢房里这么大的动静,立马引来几个狱警的注意。

两三个狱警手持电棍站在门口,却仿佛没有看到一样,嘴角挂着冷笑,一脸看热闹的表情。

苏瑶原本还想求救,看见这一幕之后,心彻底凉了下去!

狱警交谈的声音隐隐传来:“这样打下去没事吧?下手也太狠了,要是把人打死了怎么办?”

另一个狱警不屑的笑了一声,毫不担忧的说:“怕什么,上头早就吩咐下来,往死里折腾,留一口气就行。”

“啧啧,这个女人看起来也不大,到底是得罪了哪号大人物?”

“临沂省只手遮天的,还能有哪号大人物?”

“陆励成?”惊呼声响起,交谈声渐渐小了下去。

苏瑶的心也跟着冷了下去!

陆励成,这三个字好像是一把重锤,狠狠的砸在了她的心上,将她的四肢百骸都砸的支离破碎。

往死里折腾,留一口气就行。

苏瑶多希望自己聋了,听不到这句话。

她不敢相信,这是她用命去爱的男人,说出来的话。

十几分钟后,几个女人终于打累了,狠狠的踢了瘫在地上的苏瑶一脚,算是结束了。

这次结束了,还会有下次,下下次,直到她离开这里。

苏瑶轻轻动了动手指,顿时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她浑身好似散了架,动弹不了半分。

苏瑶静静的看着面前的一小团血迹,血迹鲜红却也明亮,倒影出她的影子。

左侧的头发脱落了许多,露出一块白白的头皮,脸颊又红又肿,丝毫看不出原来的精致。

身上还不知道成了什么样子。

苏瑶不愿想,也不敢想。

她活了二十年,从来没有被人这样对待过。

短短两天时间,她就跌落云端,从精致的公主变成了肮脏落魄的乞丐。

这一切,不过是因为她爱上了一个男人。

这一刻,苏瑶终于知道陆励成要怎么惩罚她了。

他不要她的命,他要她痛。

被人误解的痛!被人谩骂的痛!被人痛打的痛!

被亲人抛弃的痛!

他要苏瑶每天都活在地狱里,为周彤赎罪。

这些痛像是蚂蚁一样,细细密密的啃噬着她的骨头,嗤咬着她的每一寸肌肤。

刚才一声不吭的苏瑶微微张嘴,吐出两个似雪花一样轻的字:“好痛……”

········
第7章 用你这条贱命给周彤赎罪
········
尽管大家心知肚明,周彤是自己不小心撞上了卡车,可陆励成说是苏瑶做的,那就是苏瑶做的。

就连警察搜集的证据也都指向苏瑶,苏瑶蓄意杀害周彤,这件事情算是落下了实锤。

苏瑶被判了四年零六个月。

“叶总,陆总在开会,您不能进去……”

“彭!”的一声响,办公室里所有人抬头向门口看去。

陆励成眉头微皱,似是很讨厌别人打断他。

叶思辰好似罗刹一般,气势汹汹的站在门口。

“陆总,”秘书一脸为难的说:“我实在是拦不住叶总……”

陆励成挥挥手,小秘书如获大赦,赶忙转身走了。

叶思辰抬手松了下领带,径直向陆励成走去,在拳头即将砸到陆励成脸上的时候,陆励成猛地抬手抓住了他的胳膊。

“陆励成,你算什么男人?”叶思辰气急败坏的说:“苏瑶有多喜欢你你不是不知道,好歹也是一个喜欢了你十年的女人,你就那样对待她?”

听到苏瑶的名字,陆励成脸上闪过一抹厌恶,狠狠甩开叶思辰,冷声道:“喜欢我就可以不知廉耻的把我算计到床上去?喜欢我就可以不顾姐妹之情害死周彤?”

“周彤那件事情只是意外,谁也没有想到她会出车祸……”

“住口!”陆励成猛喝一声:“不要在我面前提周彤!你不是喜欢苏瑶很多年吗?怎么,看不得她受苦?我不介意你去监狱陪她。”

“你这个人渣!苏瑶真是瞎了眼,才会喜欢上你这个混蛋!”

陆励成冷眼斜睨他:“我看你才是瞎了眼,怎么会喜欢上那种恬不知耻的女人。”

叶思辰气极,深呼吸几口气,勉强压下心头的怒火,说:“监狱里不是人呆的地方,你赶快把苏瑶弄出来,要不然别怪我不顾十几年的兄弟情面。”

陆励成转头不再看他,眼底满是冷漠:“苏瑶害死了周彤,我一定会让她付出代价。如果你执意要帮她,咱俩之间也没什么兄弟情义了。”

叶思辰恨不得上前掐死这个顽固的家伙,“我说陆励成,你怎么就那么坚定的认为这件事情是苏瑶做的?我相信苏瑶不是那样的人,这件事情一定另有原因……”

“监控把事情的经过都拍下来了,”陆励成冷声打断他:“这件事情就是苏瑶做的。”

叶思辰傻了眼,呆呆的站在原地,一时间忘了该怎么说。

…………

“173号,有人来看你。”

苏瑶茫然的随着狱警向前走去,谁会来看她?

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妈妈,多少个漆黑的夜里,被痛打欺辱的时候,她都会想起妈妈。

妈妈……真的会来看她吗?

苏瑶不敢想,毕竟半年多过去了,苏家没有一个人来看她。

她不是重刑犯,可还是被“照顾”的戴上了铁链,铁链随着她的走动发出“哗啦啦”的响声,响彻在安静的走廊里。

“苏瑶!”

Abby瞪大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女人,不敢相信她就是苏瑶。

她瘦的离谱,宽大的狱服穿在她身上好似袍子一般,脸色苍白,布满了青青紫紫的痕迹,嘴角挂着一块明显的淤青。

不过半年多的时间,苏瑶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苏瑶看到Abby的时候,沉寂的眼中闪过一丝意外,还有掩饰不住的失望。

苏家的人和她撇清关系都来不及,怎么会主动来看她?

强压下心头的失落,苏瑶冲Abby扯出一抹苍白的笑:“Abby,你怎么会来?”

“苏瑶……”看着她的样子,Abby不知道该说什么,叹口气,从包里拿出一个小小的U盘:“这是那天的监控视频,我考下来了,特意给你送来。”

“这是……那天晚上的监控?”

Abby点点头。

没想到当时的嘱托Abby还记得,苏瑶感激的看着Abby,问:“那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监控里能看出来吗?”

Abby欲言又止的看着她,轻叹口气,说:“那天晚上的事情,监控都拍下来了。”

“真的?”苏瑶顿时一喜:“这么说可以还我一个清白了?”

“苏瑶,”Abby顿了一下,面色犯难的说:“监控里清清楚楚的拍下了那晚发生的事情,你给陆总递了一杯酒,陆总喝了之后就昏昏沉沉,然后……你扶着陆总进了房间。”

苏瑶一脸震惊的看着Abby,身子忍不住颤抖,哪怕是被摁在马桶里的时候都没有过这样的绝望。

“你说什么……这怎么可能,一定是你看错了,这绝对不可能,我没有做过!”

Abby 直视着她,一字一字敲在她心上:“苏瑶,监控把这些拍的清清楚楚,我不可能看错。”

········
第8章 没有人给你作证
········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我明明没有做过,为什么监控会拍下那样的画面?”

苏瑶失控尖叫,凄厉的声音在空荡的房间里响起。

眼泪忍不住落下,苏瑶绝望的看着Abby:“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做过,这件事情真的不是我做的!”

Abby叹口气,“我也不愿意相信是你做的,可是监控拍的清楚,那天晚上十一点半的时候,你突然走到陆总面前,不知道说了什么,陆总喝了你递过去的酒,然后就陷入了昏昏沉沉的状态……”

“等等!”苏瑶猛地瞪大双眼,“你说那件事情发生的时间是十一点半?”

Abby点头:“对,十一点半。”

苏瑶脸上露出一丝狂喜,“Abby,不是我,视频里给陆励成酒杯的人不是我!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晚上十一点半我爸爸给我打过电话,问我什么时候回去,我嫌外面吵闹,所以去下面的厕所接了电话,十一点半的时候我在接电话!对了,在厕所里我还碰到了周彤,她也可以给我证明!”

“苏瑶,”Abby用同情的眼神看着她,提醒道:“周彤已经死了。”

好似被人当头猛的敲了一棒,苏瑶愣愣的看着Abby,好久才回过神来。

是的,周彤死了,所以她才会承受这些痛苦,才会每天都给周彤赎罪。

一个死了的人,怎么作证?

苏瑶瘫坐在椅子上,喃喃自语,也不知道是说给自己听还是说给Abby听:“我没有害死周彤,我怎么可能害死自己最好的姐妹?那天晚上我和周彤在厕所喝光了一整瓶红酒,我们还聊了很久,我们说好老了以后要做一对顶着白头发的姐妹花,说好要做彼此唯一的伴娘,还说好以后要给孩子们定娃娃亲,要一辈子亲如姐妹……”

她双手捂住脸,眼泪从指缝溢出来,安静的屋子里满是她痛哭呜咽的声音。

那些回忆越清晰,她的心就越痛。

进来之后她想起过很多人,却唯独不敢想周彤。

她害怕想起周彤,害怕看到她用布满血迹的脸仇恨的盯着她。

她该怎么去跟一个死了的人解释?

Abby犹豫了一下,似是有什么话想要说,却还是忍住了,“这件事情除了你自己,没人能帮你。”

苏瑶猛地抬头:“我爸爸也可以证明,十一点半的时候我正在跟他通电话,Abby,你帮我去找找他好不好?”

虽然苏家的人都不认她,可她毕竟身上流着苏家的血,是他们从小养到大的女儿,他们应该不会见死不救。

况且这关系着自己的清白。

苏瑶好似看到一丝希望,拉住Abby的手,急切的说:“你帮我去找找我爸爸,实在不行就找我妈妈,他们一定会帮我的。”

Abby怜悯的看着她。

昔日的苏瑶,曾经那样自信阳光,临沂省不知道有多少名门望族的少爷在追求她。

可是她的整颗心却拴在陆励成身上,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Abby还记得第一次见到苏瑶的时候,她站在阳光下,笑起来比阳光还要耀眼。

谁能想到她会变成如今这个样子。

Abby怎么忍心告诉她,苏长忠早就对外公布跟她断绝了关系,谁要是敢在他面前提起苏瑶两个字,他立马翻脸。

叹了口气,Abby起身说:“我尽力吧。”

“谢谢你Abby,你一定要帮我去问问,我等着你的消息。”

苏瑶满脸希望的看着Abby,好像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她身上,Abby说不出拒绝的话,点点头说:“我会去的。”

…………

四年后。

阳光炙烤着大地,路面上升腾起阵阵热浪。

“咯吱”一声,女子监狱沉重的铁门缓缓拉开一条缝,一个女人从里面缓慢的走了出来。

她很瘦,瘦的好像一根竹竿,仿佛风一吹就能倒了。

她的脸很白,却也精致,不难看出原来的美人胚子,只是脖子上一道长长的疤痕,影响了美观。她身上穿着一件浅灰色的上衣,藏蓝色的裤子和一双分不清颜色的布鞋,猛地一看像是三十多岁的中年妇女。

她怀里紧紧抱着一个小铁盒子,迷茫的看着往来车辆,以前在监狱里的时候总想着出来,可是真的出来了她又不知道该去哪里。

她没有亲人,没有家,唯一的好朋友也被她害死了。

她无处可去。

如果不能尽快找到一个住的地方,今晚恐怕就要露宿街头了。

她视若珍宝的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条,上面潦草的写着一串电话号码。

看到纸条完好无损,苏瑶才舒了口气,这是她求了半天,好不容易从监狱长那求来的号码。

她抬眼看去,马路对面有一个电话亭。

动作笨拙的拿起电话,她按照纸条上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

好半天,电话才被接起,一道不耐烦的男声响起。

“找谁?”

“你好,我是苏瑶,您还记得吗?”

对方明显想不起来这么一号人物,问:“哪个苏瑶?”

“四年前,您是不是从西南监狱里抱走过一个小孩的尸体?”

男人仔细想了想,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你有什么事?”

“您把他埋在哪了?我想去看看。”

“你是他什么人?”

苏瑶忍住喉间的哽咽,沙哑着嗓子说:“我是他……妈妈。”

对方不以为意的哦了一声,说“不记得了。”

“怎么会不记得呢?您再好好想一想,”苏瑶顿时急了,眼泪顺着干涩的皮肤往下流:“我求求您了,告诉我好吗?我真的很想去看看他……”

“这样吧,你准备好三百万再给我打电话,我就告诉你埋在哪。”

“啪”的一声,电话挂断了。

苏瑶又拨了几便,对方却始终不接听。

她站在炽热的阳光下,却如坠冰窖!

她身无分文,去哪找三百万?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