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热血兵王

重生不败巅峰-重生不败巅峰免费阅读全文

重生不败巅峰

重生不败巅峰-重生不败巅峰免费阅读全文

主角: 陈浩, 李静

字数: 3,673,332

状态: 已完结 共 1211 章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好看的小说推荐(www.sossw.com)

重生不败巅峰简介:浑浑噩噩活了三十多岁的陈浩,重生回到了98年。上一世的他,活的碌碌无为,泯然众人矣,为了生活奔波,受困于金钱,是不折不扣的俗人一枚!这一世,陈浩这个俗人,一边创业,一边修真,利用重生后先知先觉的优势,缔造出了一个金钱帝国;修真的他,见识到了一个上一世从未有过的精彩世界……且看俗人重生之后的精彩人生,如何一步步踏上人生巅峰!

重生不败巅峰全文阅读

········
第1章 重生98年
········
“我~的天!”

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教室,陈浩身体一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不是自己中学时代的场景吗?

“难道……我重生了?”

陈浩心里掀起一阵轩然大波,他很清楚的记得,自己明明在修炼,从炼气二层境界,马上就要突破到炼气三层境界了,结果一转眼,竟然重生了!

将课本拿起来,看了一眼,班级初三一班,陈浩心里一算,初三……不就是九八年吗?

“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不过……这样也好,我之前是在四十多岁时,才因缘巧合的踏上了修真道路,但因为岁数过大,导致我修炼起来极其困难,有生之年恐怕都无法踏入炼气六层境界!”

“而现在,我才不过十六岁,很有希望在这一世,能突破进入到阴阳境……”

震惊过后,陈浩立刻就恢复了冷静,内心深处还有一阵兴奋喜悦。

上一世,陈浩有太多遗憾了,初中毕业就进工厂上班工作了,浑浑噩噩活了几十年,为了那份四千多块钱的工资,每天风里来,雨里去,除非天上下刀子,否则一天都不敢迟到早退的工作,挣扎了十几年。

在一次年假旅行中,陈浩在一个新开发的旅游景点,捡到了一块玉佩,因为一次意外,滴血在了玉佩上,他头脑里就莫名其妙多出来了一份修真功法。

旋即,陈浩就踏上了修行道路。

但因为他那时已经四十多岁,年龄大了,错过了最佳的修行时间,按照获得的修真功法,陈浩磕磕绊绊努力修炼了七八年,才勉强踏入炼气二层境界!

“老天待我不薄!”

“上一世,我陈浩有着太多的遗憾,因为没钱,先后谈了几个女朋友,都被女方父母嫌弃,每个月辛辛苦苦赚到的钱,不舍得花销,大多数都还了房贷,以至于父母后来生病,在医院里需要住院费时,到处讨好赔笑借钱,看别人爱答不理的脸色……”

陈浩攥紧了拳头:“这一世,我不再像上一世那样,活的窝囊!”

他生活的小镇,是隶属于华夏国北方一个名为华强市的辖区内,镇上人口并不多,只有三四万人。

心不在焉的等到放学,回到家里,陈浩看见大门锁着锁头,父母都上班去了,下午才能回来。

陈浩顺手在门檐上摸了摸,然后就笑了。

果然钥匙还在。

家里面的摆设,十分熟悉甚至陈浩觉得还有几分亲切。

18寸的彩色电视,还有一台VCD,旁边还有一些碟片,陈浩拿起来,看了一眼,香港红磡演唱会的光碟,他一直就喜欢摇滚乐,当年魔岩三杰在红磡演唱会的光碟,他看见之后,立刻就买了下来。

当然,后来他才知道,这是盗版光碟,不过,这丝毫没有影响陈浩当时的热爱。

陈浩从茶几下面,找到父亲陈楠的半盒香烟,点燃了一根,看着这两块钱一盒的哈德门香烟,莫名其妙的,他鼻子一酸。

父亲一直就没有舍得抽过好烟。

即便是到了几十年后,父亲抽的烟,才不过是五块钱而已,而父亲那时领着三千多块钱的退休金,剩下的钱,他都一直攒着给陈浩结婚用。

“赚钱,让父母过上好日子……”

陈浩狠狠抽了一口香烟,喷出一股烟雾,低声说道:“没有钱,什么愿望都实现不了。”并非是他偏激,而是有了上一世的经历,他比谁都清楚,金钱的重要性。

修行,需要购买到大量的玉石原石以及各种杂七杂八的东西,开销只能用天文数字来形容。

法财侣地,金钱就排在功法之后,重要性可想而知。

“现在首要任务是要赚钱……只是,该怎么赚钱?”

陈浩皱起眉头思忖着,上一世,他并不关注双色球,所以买彩票中大奖的想法直接就可以排除了!

炒股,这个似乎可行,毕竟,华夏国有几只经久不衰的大牛股,但没有本钱,而且时间也太久了,陈浩可没那么多时间浪费,所以这也不实际。

炒房子,这似乎是稳赚不赔的项目,不过现在距离房价疯狂上涨的零八年代,还有十年之远。

“炒房子?”

陈浩心里一动,想到了一件事情,“眼下距离房价上涨还有十年的时间,但是,我可以先炒地皮啊!”

········
第2章 炒地皮吧
········
找出日历,陈浩算了算日子,没错。

九八年时,大国企神化集团正在和小镇里的钢铁厂,探讨联营合作的可能性——就是用钢铁厂的地皮,来盖他们的厂房,同时借用钢铁厂的铁路,向十八公里外的火车站发送货物。

在后世,这叫做强强联合,资源共享,对于双方来说,是双赢的局面。

但是,担任钢铁厂的厂长,眼高于顶,目光短浅,他不但没有看到和神化集团合作的好处,反而还认为,神化集团的进入,会分化镇上的居民择业意向,导致钢铁厂以后招工困难!

最重要的是,神化集团一旦在这里建厂,还会占用属于钢铁厂的土地!

所以厂长直接拒绝了神化集团的合作要求。

谈判合作失败后,神化集团退而求其次,在十八公里开外,距离火车站不远的地方,购买了大量的地皮建厂。

在十年后,围绕着神化集团所在的工业园区,聚集了将近五万人在那里生活,发展成了一个新的小镇。

陈浩之所以想起来炒地皮,是因为他记得那时听人说过这个事情,在神化集团选择建厂地址,征收土地时,有人因此而发了家,赚了一百多万!

这个时候的一百多万,那是不折不扣的一笔巨款!

“我只要抢先在神化集团后来选中的地方,购买到一块地皮,坐等神化集团收购就行了!”

陈浩眼睛一亮,“只要有了这第一桶金,接下来就好办多了。只是,这购买地皮的钱,该从哪里弄?”

家里肯定是没有的,父母就是普通工人,两人加起来,这会儿的工资,才勉强达到两千块钱。

即便这会儿物价便宜,去华强市内买一套九十平米的楼房,才不过五六万块钱,但要是买十几亩土地的话,怎么着也得需要十几二十万才够吧?

即便家里有这么多钱,父母也绝对不会相信他的话。毕竟,陈浩现在只是一个上初三,在父母眼中还是小屁孩的学生。

陈浩冥思苦想着,顺手掐灭了烟头,这时,茶几上放着的几片感冒药,让他心里一动,想起了一件事情。

镇上最有钱的一户人家,名为陶国强,镇里现在唯一的一家三层楼旅店,就是他开的!

而陶国强的父亲就是在九八年离世的,因为突发性脑溢血。

之所以陈浩记得这件事情,是因为这个陶国强,一直以来,就是小镇上最有钱的人!

后来,这陶国强又变成了华强市有钱人中的之一,身价过亿!

“看来,这一桶金,得从陶国强身上来获得!”

陈浩心里有了主意。他获得的修真功法,来自于丹符门。

丹符门,以医入道,其中又包含了风水堪舆、占卜看相等等心得,可以说,丹符门中的弟子,每一个人都是顶尖医者的存在。

至于陶国强父亲的脑溢血,对于陈浩而言,不过是小菜一碟罢了。

小镇并不大,所以很多事情,稍微一打听,就能知道。

陈浩在陶国强旅店对面的小卖铺,买了一袋方便面,随口问了一句,小卖铺的老板就笑了,“小浩,你竟然连这个事情都知道了?没错,陶国强的父亲昨天晚上脑溢血,被紧急送到市人民医院抢救去了,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不过,老人家毕竟是岁数大了,凶多吉少啊……”

凶多吉少?

陈浩笑了笑,没有吭声,转身走了出去,他知道,陶国强的父亲根本不是凶多吉少,而是九死无生!

距离小镇三十公里开外的华强市,在这个时候还十分落后,即便是市里最好的第二医院,医术高明的大夫也没有几个,各种医疗设备也都极度缺乏,在这个年代得了脑溢血的人,除非是生活在九百公里外的省会城市,或许还能够抢救过来也不一定。

而陶国强的父亲陶庆生,上一世就是这样离世的。

坐上通往华强市的汽车,晃晃悠悠走出了几公里之外,陈浩才想起来,下午还要上课。

放弃上学,那是不可能的,因为上一世的陈浩,只有初中学历,所以在后世互联网时代,吃了很大的亏。

他工作了以后总是在想,当初如果好好上学就好了,现在好不容易有重来一次的机会,陈浩断然不会放弃学习。

知识,无论在任何时候,都极为重要。

如果陈浩在上一世,是个程序员之类的,那他现在也可以弄个个人网站,比如hao456之类的,他也可以因此发家致富。

至于什么抄袭歌曲、小说之类的。

陈浩也想了,但事实不合符实际情况。

比如抄袭歌曲,寄给哪里?

那些什么华谊兄弟、滚石唱片之类的,公司地址在哪,陈浩都不知道。

况且,他也不懂五线谱,就会哼旋律,这旋律让谁来写?找音乐老师吗?

抄袭一两首还可以,但如果多了,又该怎么解释?一个连五线谱都不懂的天才音乐创作人?

别搞笑了,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有人会相信!

公交车路过一个桥洞,这桥洞上面就是铁路,在公路的北方,放眼望去,一片荒凉,没有人烟,陈浩眯起眼睛看着这里,他知道,两个月后的神化集团工业园区,就是选在了这里。

········
第3章 准备后事
········
晃晃悠悠到了华强市,已经是中午两点钟了。

到了第二人民医院,陈浩并没有着急进去,而是先在医院对面的药店里,买了一盒银针。

“……兄弟!”

看见病房里,昏迷不醒的父亲,三十多岁的陶国强,急的心急火燎,嘴里起了好几个火泡,他找到办公室里的李明医生,“你就实话实说,我爸还有没有救了?”

李明看了他一眼,拉着他,走出办公室,来到角落里,低声说道:“国强,咱俩从小玩到大,这个事情我也不能瞒你!伯父是脑溢血,这种病必须得做开颅手术,将里面的淤血,彻底清除干净才行,但是你也知道,这种开颅手术风险很高的,咱们医院里的大夫,没有一个有把握的,所以只能是采取输液消炎这种保守手段……老实说,情况很不妙啊!”

“那怎么办?”

陶国强脸一下就变白了,双手抱着头,顺着墙角,慢慢滑坐到地上,用力撕扯着头发:“兄弟,我爸今年才五十多岁!怎么就得了这种病?”

李明迟疑了一下,叹气说道:“国强,怎么说呢,这和伯父平时饮食有关系,大鱼大肉吃多了,再加上人老了,血管本身就已经脆化了,伯父还有高血压,平时也不怎么注意……”他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

陶国强痛苦不已:“我爸他平时就爱吃肉喝酒,这几年,我赚了一些钱,想到以前我爸不容易,就想让他好好享福,天天给他吃肉,没想到,反而还是害了他!”

“唉!”

李明看见他这副模样,心里也不是滋味,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说道:“国强,伯父这种的,坚持不了多久,就送往省会城市送,咱们自己开车去,也得一天多……这也是我不让你送的原因,伯父他根本受不了路上的颠簸,很可能还没有到,就在路上人就没了。”

顿了顿,李明说道:“国强,咱俩是兄弟,我也不瞒你……你,还是早点做准备吧,估计伯父在挺十几个小时,要不然就是明天这个时候,就……差不多了。”

陶国强眼泪瞬间涌了出来。

李明也是十分难受,作为第二医院的医生,他很清楚,最近几年送来的脑溢血病人,几乎都没有人能下手术台的,反而是曾经有一个年轻病人,依靠输液,硬生生的救了回来,不过这也是属于奇迹了,而且那个年轻人,脑溢血的面积也并不大,淤血不多。

“陶叔叔!”

一个年轻的声音,响了起来,痛苦中的陶国强没有听见,反而李明却是听见了,转过头来,看见一个中学生快步走过来,他眉头一挑,问道:“你找他?”李明指了指陶国强。

陈浩点了点头,“没错,我听说陶叔叔的父亲生病了,所以打算过来帮帮忙,给陶爷爷治病。”

“你说什么?”

李明和陶国强两人都愣住了。

陶国强擦了一下眼泪,抬起头来,仔细看着陈明,他依稀觉得有些眼熟,毕竟,小镇上的居民并不多,所以小镇上很多人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

“你……你爸是陈楠?”

陶国强想起来了。

陈浩点了点头,又重复了一遍:“陶叔叔,我听说陶爷爷病了,所以过来帮他治病。”

“你这小孩,去一边凑热闹去。”

回过神来,李明的脸,立刻就沉了下来,“这是你凑热闹的地方?”

陶国强脸色也极为难堪,父亲眼下躺在病床上,说白了,就是吊着一口气罢了,随时都有可能离世,他现在心里麻烦的要命,偏偏在这当口,镇上的小孩子还跑来捣乱!

陈浩并不认识李明,但是看见他穿着白大褂,就知道他肯定是医院的医生,“这位医生,我说的是认真的,医院是救死扶伤的地方,不是凑热闹的地方,这个我还是知道的。”

“你都知道这里是医院,还跑来捣乱?”李明眉头一皱,挥手不耐烦的说道:“去去去,赶紧有多远走多远!”

陈浩皱了皱眉,没有理他。

李明见状越发不满了,脸色一沉,说道:“赶紧一边去!”

陈浩心里蹭的一下蹿起一股怒火,冷冷的对李明说道:“你是什么人?我和病人家属说话,关你什么事儿?你不觉得你这个医生,管的有些太宽了?”

········
第4章 亮山门
········
“你这个小孩,还敢和我顶嘴?”

李明登时就怒了,眼睛一瞪,指着陈浩说道:“信不信……”陶国强拦住了发怒的李明,对陈浩说道:“陈家小孩,你就别来这里捣乱了,我现在心情不好,你赶紧走吧。”

陈浩来之前,其实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毕竟,他现在只有十六岁的年纪,在陶国强等人眼中,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孩子,但是眼下看见陶国强连听都不听他说,就直接让他走,陈浩心里也是有些腻歪了。

“行,你不相信就算了。”

陈浩皱了皱眉头,看着恼怒的李明,不屑的说道:“还有,你这位医生,你连个脑溢血都治不了,还在这里嚷嚷什么?明明可以抢救回来的病人,你们医院没这本事也就算了,别人过来帮忙,你们还挺牛逼,真是脑子有病!”

“我艹,你说谁有病呢?”

李明一听就不乐意了,他一个三十多岁的人,被一个中学生骂脑子有病,顿时就怒了。

“谁有病谁心里清楚。”

陈浩看了他一眼,不屑的说道:“你最近头晕耳鸣、夜间盗汗、总是感觉疲劳,呵呵,这位大夫,每天晚上悠着点,年纪轻轻就肾虚了,以后几十年你还怎么活?”

“啊?”

李明身体一震,脸上表情惊讶至极,脱口失声说道:“你,你怎么知道的?”

“废话。”

陈浩哼了一声,“你的病,自然是我看出来的。你敢说,你的病症,我有说错吗?”

李明哑口无言,的确,他最近一段时间,还真是像陈浩说的那样,头晕耳鸣、夜间盗汗,总是疲劳,他自己查了一下,还真是肾阴虚的症状。

当然,这个病,别人是不知道的,李明更不会傻到告诉别人,毕竟,年纪轻轻就肾虚了,说出去难免会让人遐想。

陶国强看见李明哑口无言的模样,登时愣住了,难不成,这陈楠家的小孩,还真会治病?

陈浩刚才直接点出李明的病症,这一手,在医家里面叫做“亮山门”,中医讲究望闻问切四诊法,陈浩用的就是其中的“望”,这靠的是真功夫,没有一丁点弄虚作假!

陈浩转身向外走了出去,反正机会给过陶国强了,他如果不相信,那就罢了。

陶国强迟疑了一下,追了过来,“陈楠家小孩……”

“我叫陈浩。”

陈浩停下脚步,看了他一眼,不冷不热的说道:“陶叔叔,有事儿?”

“我爸的脑溢血,你真有办法能治疗?”

陶国强希冀的看着他。

实际上,陶国强现在就是应了那句,病急乱投医的老话,李明刚才就告诉他了,能现在开始准备后事儿了,陶国强知道,这种话,李明肯定不会乱说的。

而陈浩刚才虽然展露了一下他的医术,但,陶国强内心深处,还真是没抱有多大的希望,因为,陈浩身上还穿着镇里学校的校服呢!

“脑溢血,说白了,只需要将颅内淤血清除干净就行了,接下来就是等病人慢慢恢复了。”

陈浩点了点头,不咸不淡的说道:“这医院肯定是没有把握能够做的了开颅手术,所以才不敢动手,如果我猜的没错,刚才那个医生,恐怕都已经给你下了病危通知书,让你开始准备后事了吧?”

跟过来的李明,听到陈浩的话,脸上顿时一红,哼了一声,不服气的说道:“没错,脑溢血的确最大的风险就是颅内出血,颅内压增高,压迫脑组织下垂造成病人死亡!治疗的方法也就像是你说的那样,只要将颅内淤血清楚干净就行了,但是!这世界上的事情,都是知易行难,听你这口气,难不成你还能做的了开颅手术?我还真就不相信了!你有执业医师资格证吗?”

“这位医生。请你别用你那贫瘠的想象力,去猜测别人的本事,而且,你做不到的事情,别以为别人也做不到。”

陈浩斜乜了李明一眼,反问了一句:“没错,执业医师资格证,我是没有的,但你有执业医师资格证,那请问,你有把握能治疗好这脑溢血吗?”

“你……”

李明被他连讽带刺,噎的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陶国强现在可没心情让他和陈浩争吵,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对陈浩说道:“陈兄弟,你的意思是,你有把握能治好我父亲的病,是吗?”

········
第5章 死马当活马医
········
陈浩有些想要笑,这么快就从刚才的小孩,变成兄弟了?

不过,陶国强的心情,他可以理解,点了点头,陈浩淡声说道:“没有任何一个医生,敢给你打包票,能百分之百治好病人。眼下,这医生都让你准备后事了,我现在做的事情就是,你给我一个机会,我给你一个希望,反正,最坏的结果,你心里都有准备了,再坏,还能坏到哪里去呢?”

陶国强眯起了眼睛,用力攥了攥手,然后松开,干脆果断的说道:“你说的没错!陈兄弟,老哥求你帮忙,只要能治疗好我父亲,要求你随便提,我绝对不会眨一下眼睛!”

陈浩心里暗赞了一声,在上一世时,这陶国强能够将生意做大,资产上亿,果然不是没有道理的。

假如换成另外一个人,说不定会犹豫思忖考虑一下,但陶国强却是直接这么干脆果断。

“兄弟。”

李明犹豫了一下,对陶国强说道:“这恐怕可不行。”

“为什么?”

陶国强一愣,旋即说道:“反正我爸现在也是这样了,既然你们医院没有办法,那就让陈兄弟试试,说不定会有奇迹发生呢。”的确,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既然如此,那索性不如让陈浩试试。

说白了,死马当活马医。

“兄弟,我不是这个意思。”

李明有些尴尬,说道:“毕竟伯父是我们医院接手了,而且虽然是病危,但……如果让这个学生来给伯父治病,出了问题,算谁的?”

陶国强恍然大悟,眉头一皱,沉声说道:“算我的!行了吧!我保证出现任何意外,都不会找你们医院的麻烦。”他心里有些不满。

李明尴尬的说道:“对不起兄弟,我也是按照规定来办事儿的。”

陶国强没有理他,对陈浩说道:“陈兄弟,你现在能开始吗?”

“事不宜迟,咱们抓紧时间吧。”

陈浩点头。

“走。”

陶国强转身向病房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陈兄弟,你需要什么东西吗?”他看见陈浩两手空空,什么东西都没有。

“不用了,东西我准备好了。”陈浩笑了笑。

李明皱了皱眉头,跟在了两人身后。

病房里,只有陶国强父亲一人,挂着输液瓶,躺在病床上,脸色惨白,呼吸微弱,昏迷不醒。

李明和陶国强两人,站在旁边,陶国强紧张的看着陈浩,走到病床旁边,盯着输液瓶看了一眼,转过头问道:“大夫,这输的是什么?”

李明闻言,顿时就无语了,有没有搞错,竟然连这个都不懂?他说道:“是消炎化淤的。”

“哦!”

陈浩点了点头,随手抓住输液器,拔了下来。

这个举动,顿时把李明吓了一跳,失声叫道:“谁让你乱动……”陶国强一把抓住他的手,沉声说道:“别管。”

陈浩笑了笑,淡声说道:“我看病,不需要你在这里乱嚷嚷。”

李明气的咬牙切齿,想了想,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旋即,陈浩站到病床旁,仔细看了看陶国强的父亲陶庆生一眼,伸出三根手指,搭在了他的手腕上,仔细品着他的脉象。

“国强真是病急乱投医!”

李明见状,心里无语了,这还需要把什么脉?退一步来说,就算你把脉了,那又能如何?难不成,还能通过脉象,探查到陶庆生颅内的情况吗?

事实上,陈浩还真能通过把脉,来探查陶庆生目前体内的状况。

陈浩现在是还没有进入炼气期,当他如果修炼进入到炼气期后,就不需要用把脉这种诊断方法,来探查病人的病状,只需要用丹符门特有的“望气之法”,就能准确看出来病人体内的情况了。

三指搭在陶庆生的脉搏上,随着他脉搏的跳动,他体内的情况,被陈浩立刻就察觉到了。

几秒钟后,陈浩收回手,毫不犹豫的,从口袋里掏出针盒,取出一根最长的银针——在购买时,他就特意选了加长的银针,这根银针的长度差不多有十公分。

陈浩捏着银针,顺着陶庆生的鼻孔,轻轻刺了进去。

陶国强见状,眼角不由自主的一抽,心里一紧,难道,这陈浩打算用银针刺入父亲的脑部?

李明的手,也下意识攥紧了,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用这样的方法,来治疗脑溢血!

这能行吗?

········
第6章 银针治疗
········
旁观的李明和陶国强两人,此时比陈浩还要紧张百倍,大气不敢出一口,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仿佛声音大一些,都能够打扰到陈浩似的。

随着银针,一点一点的深入,十公分左右的银针,都进去四分之三了,陈浩的动作,也慢了下来,神情变的凝重起来。

陶国强侧过头,有些不敢看了,银针进入这么深,岂不是说,已经刺入父亲的脑部了?

李明手心中,渗出一层汗水,这要是一个不小心,刺入脑垂体组织怎么办?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他难以想象,陈浩这样一个初中生,怎么敢有勇气这么做的?如果治疗不好,他难道就不担心后果吗!

陈浩捏着银针,又轻轻刺入一寸,旋即,松开双手,站直身体,长长出了一口气,神色一阵疲惫!

刺入陶庆生鼻腔内的那根银针,在他松开手后,忽然间,一滴紫黑色的血珠,沿着针身滚落到针尾,然后滴了下来。

紧接着,一滴滴血珠,匀速顺着针身,不但向下滴落。

“这……”

李明身体一震,倒吸了一口凉气,内心震撼到了极点,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这分明是将颅内的淤血,开始向外排出了!

竟然还有这样的手段?

李明看的目瞪口呆,震撼不已。

陶国强虽然看不懂,但是他能看懂别人的脸色!

从李明惊愕的模样上,他隐隐约约猜到了一些,忍不住轻声说道:“陈兄弟,这是……”

“陶叔叔,别急。”

陈浩摆了摆手,“陶爷爷颅内淤血很多,至少得排几分钟,才能够彻底排干净,你先别打扰我,我还有点工作没有做。”说着,他拿着几根较短的银针,扎入陶庆生头上。

这是为了阻断颅内的出血点。

淅淅沥沥的血珠,顺着针身,滴了几分钟后,速度变的慢了下来。

最后一滴血珠,足足等了两分钟,才慢慢滑了出来,陈浩见状,才小心翼翼将银针抽了出来。

李明下意识看了一眼病床旁边的监测仪器,登时身体一震,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仪器上显示,陶庆生的心跳、血压、呼吸频率,竟然恢复到了正常的状态!

要知道,就在前几分钟,仪器上还清清楚楚的显示着,他的各项指标都处于警戒值,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危险!

“国强,国强!”

李明一把抓住陶国强的手,激动的说道:“好了,伯父现在脱离危险期了!”

“真的?”

陶国强身体剧震,欣喜若狂:“兄弟,你没骗我?”

“你看仪器显示,伯父的各项指标……”

“安静点。”

陈浩皱了皱眉,不悦的看了李明一眼。

“是。”

李明立刻醒悟过来,连忙闭上了嘴,却是没有了先前不满的心情。

“陶叔叔,陶爷爷毕竟岁数大了,而且,我虽然将颅内淤血排除的差不多了,但仍然有一丝残留的,这得需要他自身来吸收,所以可能还会昏迷几天。”

陈浩走过来,看见李明口袋里插着一根笔,毫不客气顺手就拔了出来,对李明说道:“纸,有没有?”

“有,有!”

李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病例本,递给陈浩,他随手接过来,用笔在上面唰唰唰写了几种药材名字,撕下来递给陶国强,说道:“陶叔叔,你去药店,将这上面的药材买回来,文武火熬两个小时,等陶爷爷醒来后,让他一天两副药,喝上三天,在休养半个月,就差不多能恢复了。”

“好的陈兄弟,我知道了。”

陶国强接过陈浩开的方子,如获至宝一般小心翼翼揣进口袋里,感激不尽的看着陈浩,“真是谢谢您了!”他连敬语都用上了。

“陶叔叔,您太客气了。”

陈浩笑了笑,沉吟了一下,说道:“我有点事儿想要和你商量一下,能不能出来说?”

“没问题。”

陶国强自然没有任何异议。

出了病房,李明迟疑了一下,忍不住喊了一声:“陈兄弟。”

“哦?”

陈浩停下脚步,老实说,他对李明并不是感冒。

“我……我想和您商量个事情。”

李明尴尬的笑了笑,小心翼翼的说道:“您刚才给国强开的那个药方,能不能让我抄录一份?”

········
第7章 两套楼房
········
李明在医院工作,脑溢血的病人虽然不是很多,但十天半个月的,也能够遇到一例。

毕竟华强市,是一个人口百万的城市。

而陈浩给陶国强写的方子,根据李明猜测,应该是专门针对脑溢血病人后期恢复治疗的。

在见识到陈浩的医术后,李明已经彻底的心悦诚服,他心里已经承认,先前陈浩说他用自己贫瘠的想象力,去猜测别人的本事,还真是一点都没说错!

“哦?你想要方子?”

陈浩微微一怔,目光有些玩味。

“陈兄弟,您别误会,我不是想要偷师之类的,而是我想的,以后有类似的病人,也可以按照您的方子,给他们开药,让他们可以恢复的快一些。”

李明连忙解释着。

陈浩点了点头,他刚才也注意到,李明和陶国强的关系不错,假如李明有什么龌蹉的私心,完全可以等自己不在了,私下里找陶国强要方子看一眼,而现在光明正大的说出来,证明他的确没有私心。

“这位大夫,你贵姓?”

陈浩客气了一句。

“免贵,姓李,我叫李明,是人民医院的主治医师。”

李明连忙说道。

“李大夫,你应该是学西医的吧?”

陈浩问了一句。

李明点了点头,不明白陈浩为什么会这么问。

“中医和西医不同。”

陈浩淡声说道:“中医讲究因人而治,每个人的病,在中医看来,虽然大同小异,但其中也有细微不同之处,所以我们下药都是对症下药,不像是你们西医,拟定一个治疗方案,以后所有类似的病人,都按照这个方案来处理,所以,这个方子给你也没用,比如,如果你下一次遇到一个年轻的脑溢血病人,你用我这个方子给他开药,不但没有效果,说不定还会引起一些后遗症。明白了吧?”

李明恍然大悟,心里一阵失落,“嗯,我知道了陈兄弟。”

陈浩不再理他,转过身和陶国强走到角落中,笑了笑,说道:“陶叔叔,我想求你一个事情。”

“陈兄弟,你太客气了。”

陶国强听到陈浩用求这个字眼,顿时吃了一惊,连忙客气的说道:“只要我能办到,你尽管开口。”

“我会医术的事情,还请你回去以后,不要声张外传,让别人知道。”

陈浩在刚才就思考过这个问题了,假如让父母知道,自己会医术的事情,那他们肯定会刨根问到底的,所以只能是先暂时隐瞒,以后在慢慢,一点一点的透漏出来,让他们习以为常,慢慢接受。

陶国强闻言一楞,他还以为陈浩是有什么大事儿让自己帮忙呢,没有想到,竟然是这么一个简单的事情,他毫不犹豫的说道:“陈兄弟,你放心,你救了我父亲,你就是我们全家的恩人,我保证,这个事情不会让其他人知道的。嗯,李明那边你放心,他是我多年的好兄弟,我也会告诉他的。”

陈浩笑了笑,和聪明人说话,果然就是很愉快的一件事情,可以省掉不少口舌。

“行,我也没什么其他事情。”

陈浩说道:“你抓紧时间去抓药吧,熬好了以后,先放旁边,吃药时,最好先热一下,再服用。”

陶国强记在心里,看见陈浩转身打算走,他连忙说道:“陈兄弟,等一下。”

陈浩停下来,假装疑惑的说道:“怎么了?”

他其实也就是做做样子而已,做好人不留名,那是雷锋而不是他。

只不过,陈浩上辈子没有这种给人看病的经验,也不知道这钱,该怎么开口要,不过他知道陶国强的为人,很讲义气,肯定不会不给自己诊费的。

陶国强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存折,递给陈浩,说道:“陈兄弟,这折子上,有十万块钱,密码是六个零,你收下,是你的辛苦费。”

十万块钱?

陈浩吃了一惊,虽然他知道陶国强很有钱,但没有想到一出手就是这么多。

华强市的楼房,在这会儿才不过五万块钱一套,也就是说,陶国强直接给了自己两套楼房?

········
第8章 学医
········
“陈兄弟,我昨天来的匆忙,也没装多少钱。”

陶国强将陈浩的震惊,误认为是嫌钱少,连忙解释说道:“等我过几天抽空回家里,再给你取上十万块钱。”

“不是。”

陈浩回过神来,摇头说道:“陶叔叔,我是觉得十万块钱,有点太多了吧?”

“多?”

陶国强摇头,认真的说道:“陈兄弟,人命有价吗?再说,那是我父亲,不瞒你说,哪怕是倾家荡产,只要能救他回来,我也不会觉得多的。”

“你说的没错。不过陶叔叔……”

陈浩话没说完,就被陶国强打断了,“陈兄弟,如果你看的起我陶国强,就叫一声陶大哥就行了,怎么样?”

的确,两人的称呼有些怪异,一个叫叔叔,一个叫兄弟。

“行,陶大哥。”

陈浩想了想,点头同意了,毕竟,从实际心理年龄上来论,他现在和陶国强岁数也差不多。

“这就对了。”

陶国强高兴的笑了,在经历了父亲这一次病重,经历了束手无策,他第一次切身体会到,有一个好医生,真是的价值无量啊!

而陈浩在刚才展露出来的医术,让陶国强意识到,他虽然是一个初中生,但,绝对不能把他当成一个普通的初中生来看。

至少,在施针救人时,陈浩的一举一动,都显得极为成熟老练,根本就不是镇里那些什么都不懂,只知道每天逃课看古惑仔、在同龄人面前装,在大人面前扮乖乖孩子的初中学可以相提并论的!

陶国强在踏入社会后,就交往朋友、做生意、和各种各样人打交道,他深知一个道理,朋友多了路好走!

所以陶国强毫不犹豫放下他这个百万元户的架子,和陈浩以兄弟相称。

拍了拍陈浩的肩膀,陶国强掏出一张名片,塞到他手里,说道:“陈兄弟,这是我电话,有事儿你随时给我打电话,我随叫随到。”

陈浩嗯了一声,笑了笑,说道:“陶大哥,那你先忙,回头我联系你。”

陶国强也没客气,说道:“行,那我先抓药去了。”

从医院离开,陈浩第一件事,就是掏出存折看了看,数了数,没错,的确是六位数,他仔细装进口袋。

回到家里,已经是下午六点了。

一进门,陈浩就闻到了熟悉的饭菜香味。

很多人,只有在大了以后,才会明白一句话,有妈的地方,才是家。

母亲,是一个伟大的代名词,她象征是勤劳,容忍,付出。

“妈,我回来了。”

陈浩忍不住盯着做饭的母亲,仔细认真的看着,这时候的母亲,脸上还没有那么多皱纹,也没有那么多白发。

“嗯,洗手去吧,准备吃饭。”

陈浩的母亲吴英嗯了一声。

紧接着,她察觉到一双手臂,从身后抱住了她,吴英顿时身体一僵,转过头,看见是陈浩,眉头一皱,“干什么啊你臭小子。”

“没事儿。”

陈浩忍着心里的冲动,笑嘻嘻的说道:“就是想您了,妈,您辛苦了!”

吴英一怔,旋即心里一阵说不出来的怪异感,有感动,有欣慰,但更多的,是不自在,她冲着陈浩头上轻轻弹了一下,板着脸说道:“臭小子,你是不是在学校里闯祸了?”

“没有。就是想您了。”

陈浩摇头,轻轻抱了抱她,神色坚定的说道:“妈,我以后一定要让您过上好日子。”

这句话说的,让吴英瞬间眼眶一红,鼻子发酸,儿子长大了,知道心疼自己了,这十几年来的含辛茹苦,在这时都变的不重要了。

她点头:“嗯,妈等你的呢。好了,快洗手去吧。”

陈浩的父亲陈楠,是一个沉默寡言的男人,和绝大多数华夏国男人一样,他普通、老实、沉默,似乎这个年代的父亲,都不懂得该如何跟孩子沟通。

看见陈浩回来,也就是点了点头,继续看电视。

“爸、妈。”

吃饭时,陈浩一脸认真的将想好的托词说了出来:“我想以后每天晚上,去邻居董老师家里和他学医,你们觉得怎么样?”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