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热血兵王

寒门战皇-寒门战皇完整版在线观看全集

寒门战皇

寒门战皇-寒门战皇完整版在线观看全集

主角: 楚庭, 苏绣颜

字数: 1,049,717

状态: 已完结 共 910 章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好看的小说推荐(www.sossw.com)

寒门战皇简介:战皇归来,老婆岳父惨遭凌辱,一怒之下,数万战王围城……..

寒门战皇全文阅读

········
第1章 王下跪
········
京州城,数十架战机低空横掠而过,发动机轰鸣咆哮的声音,让人肃然起敬。

今天是北漠战王回归的日子,京州城有头有脸的富商和豪权,皆守在龙腾大酒店两旁。

他们一个个神色严肃,等待北漠战王归来。

北漠战王还未前来,所有人的目光却被一辆很普通的军用越野车所吸引。

这辆军用越野车直接走迎接北漠战王的官道,最后稳稳的停靠在龙腾大酒店门前。

“靠!楚庭这个废物消失三年,现在竟然出现了,还如此放肆!”

“不是传言当年苏家出事后,他已经死在沙漠了吗?”

“妈蛋,不可能啊,这家伙当时在苏家危难之际逃跑,后来确实死在沙漠了。”

“他回来了又怎样,我看苏家现在也对他恨之入骨,他回来,还不是丢人现眼!”

众多富商名流看着军用越野车里的青年,脸色鄙夷,无情的嘲讽。

就是这么一个被多人鄙夷和嘲讽的青年,此刻却脸色平静,全然不将这些话放在眼里。

他是大荒漠的战皇,武力辗压大荒漠十万势力,培养出无数震动各州的战王,功绩就像一座大山。

他的名字宛如高升的烈阳,光芒覆盖十万大荒,成为了所有战王的仰望。

身为食物链顶端的王者,他没有跟蝼蚁计较的习惯。

“楚庭,这群爬虫好像在议论你,要不要我去拧断他们的脖子?”

说话的是李夕函,她目光透过车窗,看着这群富商名流,神色宛如看着一群蝼蚁。

她身为帝都龙州战王,声名显赫,实力非常恐怖。

虽然是个女人,但是实力比同级的战王要高出几倍,各大单兵战王在她手中,根本走不过一个回合。

这些富商名流,她用爬虫来比喻,已经算非常看得起了。

但就是这么强悍的人物,此刻,却不过是护送楚庭归来的一个卫兵而已。

“夕函妹妹,这里是城市,可不是大荒,咱们行事可不能由着性子,再说只是一群爬虫而已,咱出手不是掉了身价吗?”说话的是另一名女人。

她姓柳,名云熙,年纪比李夕函长两岁,坐落北城,为北城四大战王之首,实力同样高深莫测,是各大佣兵团的恶梦。

两个女人,坐在车两旁,各有气质,美的惊心动魄。

“柳芸熙的话有道理,一群蝼蚁而已,没有必要大动干戈,这次我归隐只想过回平淡的生活,行了,你们叫护送的这群家伙撤了吧,这群混小子还搞来战机护送,简直浪费资源。”

楚庭挥挥手,打开车门下车。

李夕函按下通信,报出一个暗号,不久后,上空再次传来战机的轰鸣声。

五架最先进的军方战机,似是在向谁致敬,在天空盘旋一圈,才有序飞远。

“都看到了吗,战机护航,这一定是为了迎接北漠战王归来!”

“这还用说吗,除了北漠战王,谁还有这分资格,享受这种待遇?”

所有富商名流脸色大变,议论纷纷。

“北漠战王,这要是放到大荒,只能算个渣渣,还想享受这种待遇?”

李夕函冷笑一声,提着行李准备入驻酒店。

但三人刚迈开脚步,就被十名安保人员拦下。

这些保安打量几人一眼,手中立刻亮出了警棍,目光极为不善。

“站住,你们什么身份,这间酒店今晚只招待北漠战王一人!” 为首的保安冷着脸爆喝。

突如其来的声音,将所有人的目光聚到三人身上。

当看到楚庭身边的李夕函和柳芸熙时,立刻有公子哥忍不住骂咧起来。

“这废材虽然很废,但这泡妞的本事不小,先是苏家那极品娘们,现在竟然又跟来两个极品,还一同住酒店,我承认我妒忌了。”

此刻,这些公子哥恨不得将楚庭按到地面上,狠狠的踩上几脚,然后代替他的位置。

李夕函与柳芸熙无论身材容貌都堪称极品,尤其是身上的气质,在一万个女子当中,也绝对找不出一人与两人可比,真不知道楚庭一个废物,是怎么找到这样的极品的?

人群当中,立刻走出一名帅气的公子哥,一身名牌,手带名表,脑门的毛发梳理的一丝不苟。

他脸上带着绅士的笑意,朝李夕函走过去:“小姐你好,请问可以请你进酒店一聚吗,我没有其他意思,只是仰慕小姐的气质,想与小姐谈谈人生。”

身为海洲第一大世家的公子,李复深信自己的气质才华,在人群中绝对第一,眼前的女人一定不会拒绝他的。

而旁边的楚庭完全被他忽视,当是一个死人。

这些富商闻言,脸上立刻扬起戏谑,目光都定在楚庭身上,想要看看他怎么应对李复的举动。

李复当着他的面邀请他身边的女人进酒店,这是赤裸裸的抽他的脸。

“你谁啊,滚下去。”

楚庭目光淡淡的撇着李复,那神色好像撇着一只卑微的蝼蚁。

虽然李夕函不是他女人,但李复的行为让他非常不爽。

此言一出,周围顿时一片哗然,全都瞪起了眼珠子,一脸不可思议。

李复可是北漠战王的堂弟,还是京州大世家的公子哥!

楚庭一个落魄世家的上门女婿,还是跑路归来的那种,身份跟李复相比,一个就像高高在上的帝皇,另一个则是流浪街头的乞丐。

现在一个乞丐竟敢当着这多人脸面叫李复滚?这已经不是打李复的脸了,而是将整个李家的脸,将北漠战王的脸,扔到粪坑里再捞出来践踏。

李家身为京州第一大商业巨头世家,竟然被一个废物公然踩脸,这绝对是不能饶恕的。

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聚在楚庭身上,那神色好像在看一个死人。

“小杂碎,你竟敢叫我滚?”

李复阴沉着脸,额间青筋暴起,五官也因愤怒,而变得扭曲。

“怎么,难道还想让我请你吃饭呢不成?”楚庭淡淡笑道。

李家虽然是京州第一大世家,但在他眼中不过是一群有点财力的蝼蚁罢了,惹恼了,只手可灭。

李复双眼冒火,一个废物竟然敢无视他,想到这里,他巴掌立刻杨了起来。

就在他准备动手时,前方突然传来了马达的轰鸣声。

“李一龙归来了。”所有人闻声面色大变,纷纷站的笔直。

“小杂种,你给我等着。”李复扬起的手收了起来,冷冷的刮了楚庭一眼,立刻朝前方走去。

李一龙,京州翘楚,京州唯一的传奇,十岁送入北漠,十五岁封王,如今已经成名十个年头,在北漠声名大噪,功绩和实力就像高升的烈阳,压得北漠无数的战王失去光彩。

酒店宣读着李一龙的功绩,京州所有富商名流权势世家,此刻都昂首挺胸,以李一龙为傲。

“李一龙是北漠战王?”李夕函一脸疑惑。

当年李一龙还是个小兵,怎么可能短短几年间就升为战王了?

不过疑惑归疑惑,她也懒得费心思去调查这些。

看着被二十辆军车拥护行驶进来的劳斯莱斯,柳芸熙则是一脸不屑。

北漠跟大荒相比,根本不是一个级别,就李一龙那点实力放到大荒,只能算是上等战兵。

军车飞驰而来,不少人暗暗替三人捏了一把汗。

这些商业巨头心里暗想,三人竟然敢拦北漠战王的路,纯碎就是在找死!

马达的轰鸣声呼啸而至,所有人都忍不住闭上眼睛,认为三人一定会被压成肉泥。

但刺耳的刹车声响起,让众人睁开了眼睛。

军车在三人一米处停下,数十名铁血壮汉齐齐跳下军车,原地立定。

他们周身所散发的气势,宛如千军万马在战火硝烟中冲杀,让每个人的灵魂都控住不住的颤抖。

劳斯莱斯车门缓缓打开,李一龙缓缓下车。

“欢迎大哥回归。” 李复立刻上前,神色卑微如犬。

李一龙眉头一皱,指了指面前,声音冷漠:“前方三只蝼蚁为什么拦着我的去路,马上拖出去剁了喂狗!”

就在他话音刚落,一道声音紧随而起:“李一龙,你好大威风,见到我,你还不下跪!”

········
第2章 以身还债
········
李夕函声音很轻,但是落在李一龙的耳中,却宛如惊雷,让他脸色大变。

所有富商名流的脸色在这一刹那都僵住了,时间仿佛在这一瞬间定格了一般。

整个场面陷入死一样的寂静,所有人的目光,全部定在李夕函这个敢叫北漠战王下跪的女人身上。

堂堂一代北漠战王,竟然被一个废材身边的娘们叫下跪!李一龙若是真的下跪,以后李家在京州定然成为笑柄。

安静了数秒,所有人反应过来后,立即破口大骂。

“这娘们一定是疯了,竟然叫京州战王给她下跪,纯粹就是嫌命长。”

”战王的威严不容侵犯,这娘们竟敢叫李一龙下跪,纯粹就是在寻死。“

此刻,这些富商名流的脸上都扬起歹毒的笑意,等着看李一龙狠狠收拾楚庭这个废物,和他身边的两个不知死活的娘们。

“臭娘们,你说什么,来人,马上给我剁了他们。”李复冷着脸爆喝。

竟然敢叫战王下跪,这简直就是犯大忌,必须严惩。

啪….

几乎是李复的话刚刚落下,脸上就传来一阵火辣辣的剧痛,身子也飞了出去。

“闭嘴。”李一龙冷冷瞪着李复,周身杀气滚动。

李一龙竟然打他!

李复捂住臃肿的脸,一脸不解。

这时,所有人都看到李一龙脑门冒出密集的冷汗,瞳孔的神色也是一片恐慌,接着扑通一声,身子直挺挺的跪了下,头紧贴着地面。

在李夕函面前,他不过是一个小兵而已。

他跪了?

这一幕,让所有人目瞪口呆。

他们崇拜的战王,竟然跪在一个女人的面前,这让他们对李一龙的崇拜激瞬间破碎。

一代战王竟然给一个娘们下跪,在他们看来这是荒唐可耻的,一些脾气暴躁的富商直接当场走人。

“行了,现在叫你的人滚开,我们要入驻酒店。”

李夕函没有兴趣跟一个虾兵浪费时间,挥挥手,直接跟着楚庭一同进入酒店。

拦在他们面前的保安,立刻让开了道路。

他们就算再笨,此刻也能够看出来,这三个人的实力非常的强悍,如果再拦他们的去路,那就是嫌自己命长。

直到三人彻底消失,李一龙才敢从地面上站起来,让手下驱离这些围观的人群。

李复连爬带滚的跑过来:“大哥,这是怎么回事?”

李一龙脸色一寒:“该死,你这不长眼的狗东西,竟然敢拦着龙州战王的路!”

“龙州战王?”李复顿时张大了嘴,反应过来后立刻跪下去,脸贴着地面颤抖的说道:“大哥,我不清楚她是龙州战王,况且我也没有要拦着她的意思,而是见到苏家那废材上门女婿拦你的道,想出手教训他一下而已。”

“楚庭?”

李复连连点头:“对,正是那废物。”

李一龙脸色一寒:“该死,竟然害我在众人面前丢脸,这笔账我一定找他算的。”

李复问道:“大哥,那咱们还要不要进去庆祝。”

“没眼力。”李一龙冷冷撇了李复一眼,冷着脸离开。

李夕函在里面住着,这时候他再进去大肆庆功,不是伸手打自己的脸么。

这点小事李复都想不透,在他的眼中就是个没用的废物。

酒店内,安顿好后,楚庭直接朝李夕函两人挥手。

“行了,你们两回去吧,以后没有什么大事,也别来打扰我的生活了。”

两人相视一眼,脸上写满可惜。

一代战皇就这么归隐,对十万大荒来说,是巨大的损失。

但是楚庭已经选择,没有人能够干预,也没有人敢干预。

留下联系方式,两人直接退出了酒店。

“苏绣颜,三年了,我欠你的,欠苏家的,接下来我会一一还清。”楚庭点上一根香烟,目光投向远方,陷入一片沉思。

他极少会露出这样的神色,在人前他是无所不能的战王之首,是十万大荒声名显赫的战皇,是天骄之子,无人匹敌。

但是在他内心深处,隐藏着一份愧疚,这份愧疚来自一个女人,苏绣颜。

他与苏绣颜结婚,也只是按照两家老爷子的意愿,两人并无感情,连见面都没有几次。

楚庭当时非常落魄,父母双亡,从小跟着爷爷长大,成年之际按照爷爷的意思上门苏家。

他刚和苏绣颜登记结婚不久,就被一名神秘老者强行带走,说如果再不跟着他走,将会有大祸降临。

这时正好碰到苏家出事,因此他背负上贪生怕死的骂名。

爷爷也因此被活活气死,死后还是苏家出钱厚葬。

正因为如此,他在十万大荒中将生命抛之脑后,深入各域险地历练,从一名无名小卒成,为了一代声名显赫的战皇。

而当初那名将他强行带走的老者,却是在他成名之后,留下一个信封神秘失踪。

信封里只有两行字,等他实力再进一步的时候,他会告诉楚庭真正的身世。

楚庭选择归隐,是为了还清这份愧疚,哪怕用一辈子时间,他也毫无怨言。

苏家大门。

楚庭再次出现在这里时,看着破烂不堪大门,裂开数百道缝隙的墙体,与昔日的辉煌相比,不由让人唏嘘。

在龙腾酒店的时,就听到那些爬虫说苏家落魄,没有想到竟落魄到这种程度。

咚咚咚!!

楚庭敲了敲门,里面很快就传来了脚步声。

门打开后,一张清瘦且苍白的脸映入眼帘,楚庭的心在这一瞬间,像是被针扎了一般,莫名的刺痛。

“老婆…” 楚庭张了张嘴,声音生涩,甚至有些僵硬。

从酒店出来之前,他准备了解释的台词。

但此刻,见到这清瘦毫无生机的脸,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啪…..

苏绣颜扬起手,直接朝楚庭的脸上一巴掌扇。

这男人出走选择是家族最困难时,一走就是好几年音信全无。

再次见到这张容颜时,这些年所承受的委屈,化成泪水,刷刷刷了流出来。

“楚庭你给我滚,还回来做什么,家已经落魄了,养不起你这个闲人,滚,马上给我滚。”

苏绣颜一边流着泪,一边将楚庭往外推,然后关门。

她这是为楚庭好,苏家现在已经欠一大笔债,而她也被刘家利用债务,逼迫她下嫁给刘家那个变态小儿子,赶楚庭走,是不想他再次被羞辱,更不想他因此丢命。

刘家在京州虽然不是一流世家,但是实力也非常强悍。

如果他们知道楚庭回来,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我不走,这次回来,就是要就是补偿我这些年的过错,以后绝对不会再让你受任何委屈。”楚庭按着门,说得铿锵有力。

就在这时,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传了过来。

“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这个贪生怕死的废物回来了,还不会让她受委屈,吹牛都不打草稿,苏家现在欠了一大笔债务还不起,你老婆都快要以身还债了,你还在这里大言不惭。”

········
第3章 累赘
········
苏生!

看清楚这青年的容貌,楚庭脸色当即阴沉下来,那深邃的瞳孔瞬间散发出一阵冷芒。

他极少出现这种神色,一旦出现,就说明他怒了。

苏生是苏绣颜堂哥,当年他上门苏家的时候,可没少被这孙子揍。

楚庭拉着苏绣颜的手,脸上闪过一抹愤怒:“老婆,到底怎么回事,苏家当年发生了什么?”

苏绣颜摇着头,哭的梨花带雨。

苏生冷笑道:“看样子你好像还不知道当年的事,那我就好心点告诉你,你们家三年前就破产了,你老丈人想翻身,结果连亏几亿,现在欠刘家五千多万,刘高山也不需要这笔钱,就要你老婆嫁给他的小儿子,订婚日子就在三天后。”苏生冷笑道。

说完,苏生目光看着楚庭嘴角露出残忍的笑意。

他心里暗想楚庭穿的破破烂烂的,一定是混的很差,在刘家这种庞然大物面前简直就是一只蝼蚁,看着自己的老婆被人占有,那种神色一定很痛苦吧。

“老婆,是不是这样?”楚庭的语气带着愤怒。

刘家竟然敢用这种卑劣的手段设计苏绣颜,必须要付出代价。

苏绣颜没有做声,显然是默认了。

“放心吧,我回来了,从今往后,没有人再能够欺负你。”

楚庭语气透着坚定,拍拍苏绣颜的肩膀,一同走了进去。

“没有人能够欺负,笑话。”看着进去的身影,苏生脸上挂满不屑。

突然苏生眉头一皱好像想到了什么,立刻破口大骂起来:“妈的,这小子现在回来 ,一定是想回来多分一份苏家的钱的,苏不凡这个该死的老狐狸好算计,我得回去告诉大家。”

骂咧几句,苏生立刻急冲冲的离开。

楚庭跟苏绣颜走到大厅,里面就传来一声询问。

“绣颜,是谁来了?”

“爸,是我,我回来了。”

这声爸叫的非常生硬,这也是楚庭头一次这么叫苏不凡。

此刻,苏不凡已经是满头白发,面容苍老,四十出头的岁数,看起来却像是六十多岁一般。

见到是楚庭,苏不凡嗖的一下从座椅上站了起来,神色非常激动。

“是你,你这忘恩负义的狗东西,还回来做什么,苏家当年待你不薄,你却在苏家落难的时候逃跑,现在回来做什么,我苏家没有你这样的女婿,滚,马上滚。”

话落的同时,苏不凡立刻拿着椅子旁边的拐杖,作势要打。

但是没走出几步,脸色就苍白起来,不得不停了下来。

四十出头岁数竟然要扶拐仗,楚庭目光扫向苏不凡的身体,看到很多肌肉已经萎缩,他一眼就看出来,这是一种慢性毒,而且中毒的时间,正好是三年五个月时间左右,也就是家里出事前,由此推断,当年家里那场风波是一场大阴谋。

想到这里,楚庭的心像被针扎了一般难受,当着苏不凡的面,直挺挺的跪了下去:“爸,我不会再离开了,这次回来,就是要守护咱们家不再受任何人欺负。”

战皇之跪,无人可承受。

谁人敢让战皇下跪,必承大荒之怒。

但楚庭认为,苏不凡承之无愧。

这一跪,包含太多,恩情,培养,愧疚。

苏不凡为之动容,但只是愣了愣,脸色很快又沉下去:“就凭你能够守护苏家,你不给苏家添麻烦就好了,滚,赶紧滚吧,苏家从今往后没有你这个女婿,你也不要再踏进我苏家半步。”

楚庭浑身上下加起来也不够两百块,这身行头,可以说是混的落魄至极,怎么可能有能力守护苏家。

他赶楚庭走也并非绝情,刘家小儿子对苏绣颜虎视眈眈,如果知道楚庭归来,以他那狠辣的个性一定会暗中下手。

“爸,我今天踏进来绝对不会再离开。”楚庭语气非常坚定。

“你滚不滚,不滚我打死你。”苏不凡脸色一怒,立刻将拐杖拿起,狠狠的砸向离魄的额头。

他企图用这种方法,将楚庭赶离开。

楚庭没有躲闪,即便额头被敲的鲜血淋漓,但是眼神仍然坚定。

苏不凡下不去手了,将拐杖扔到一边摊坐下来:“孩子,走吧,算我求你了,咱们家现在已经彻底完蛋了,我那几个好兄弟将苏氏集团的股权分割,我现在又欠了刘家一大笔债务,刘高山那老贼要绣颜下嫁他小儿子,不然就放火烧了苏家,绣颜这孩子为了救我已经私下答应了刘高山这老贼的要求,还有三天就是绣颜跟刘峰订婚日子,如果他们知道你回来,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所以赶紧逃吧,京州这地方你不要再回来了。”

这个时候苏不凡不想再隐瞒了,将这些告诉楚庭,让他清楚苏家将要面对的是什么。

“爸,我绝对不会离开的,也不会让绣颜下嫁刘家,这次回来,我一定帮你重振咱家产业,让那些设局陷害苏家的人付出代价。”

苏不凡紧皱起眉头:“你这孩子怎么不听劝,我都没有办法应对接下来的局面,你能有什么方法?留在京州你只会是无用的累赘。”

“我不走,刘家的那边,我来想方法应对。”

“你想方法,你能够想到什么方法?”苏不凡打量着楚庭,气的浑身直哆嗦。

以楚庭这身打扮,估计现在身上都掏不出一百块,就这落魄的样子还怎么应对刘家。

以刘家现在的实力,随便砸出一点钱,楚庭第二天就会浮尸京州大河。

见到楚庭不说话,苏不凡直接拿出五百块递过去:“孩子,家里的钱已经不多了,你拿着这些钱走吧,明天虽然是苏氏集团分财产的日子,但你是入敖进来的没有份,我们能够拿多少也不清楚,估计还不还债的十分之一,你走吧。”

苏不凡误以为楚庭这次回来,是为了分点苏氏集团的财产,于是他才这么劝告。

“爸,我不是回来分钱的。” 楚庭说道。

这话虽然说的很肯定,但苏不凡跟苏绣颜的心里仍然不信。

楚庭早不回晚不回,偏偏这个时候回来,时间太巧妙了。

········
第4章 窝囊废
········
楚庭不肯离开的态度非常坚决,苏不凡也没有办法。

或许是出于同情,担心楚庭没有地方住,苏不凡只好让他留了下来。

至于楚庭所说的守护苏家,他完全没当一回事。

楚庭安排在四合院的西面客房,刚躺下外面就响起敲门声。

“楚庭,我想跟你聊聊。”苏绣颜站在门外,一脸期待。

李阳刚才的语气这么坚定,她心里抱着一丝希望,想过来问问,楚庭能够想到什么方法。

“老婆,门没关。”楚庭回应一句。

苏绣颜得到答复,直接推门而进。

“楚庭,你到底有什么方法应对刘家?”苏绣颜看着楚庭一脸严肃。

刘家家大业大,财大气粗,她绝不相信楚庭能够应对。

“老婆,你放心吧,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这问题不好解释,总不能说自己是战皇,随便一个电话,就调人过来灭了刘家。

如果这样说,估计苏绣颜要拿扫把赶人了。

听着这话苏绣颜气的直哆嗦,直接给楚庭扔下一千块,叫他买点像样的衣服,然后甩门而去。

看着皱巴巴的钞票,楚庭脸上露出一抹苦笑。

次日,苏不凡起了个早,刮干净胡子,将苍白的头发染黑,人看起来与昨天相比也精神很多。

苏绣颜今天身穿一条紫色长裙,跟在苏不凡的身后,那特有的气质在紫色长裙衬托下,焕发出迷人的光彩。

“爸,你这是要去哪里?”楚庭站在院子门口,笑眯眯的打招呼。

“我跟绣颜回一趟苏家祖宅,你呆在这里不要随便乱走。”苏不凡吩咐一句,就准备上车。

楚庭立刻跟了上来:“爸,我跟你们一起去。”

“楚庭,你…..”苏绣颜张了张嘴,后面的话她说不下去。

楚庭知道她想说什么,无非就是想说他跟过去,想分苏家财产。

但是他不介意,也不会解释。

如果说跟过去是为了保护两人,这样的解释了,两人更不会信。

苏不凡皱了皱眉头,最后叹了一口气:“算了,让他跟上吧。”

苏绣颜没有说话,直接冷着脸上了车。

今天是苏天正退休的日子,也是苏氏集团大分家的日子。

苏家祖宅格外的热闹,京州不少名流世家都赶过来了,想看苏家这个商业天才苏不凡是如何被取消股份,被赶出苏氏集团的。

苏家在京州鼎盛时期可比李家强悍,但是由于苏家三兄弟不齐心,分歧很大,然后各自发展,最后导致苏氏集团一步步走向落魄。

苏不凡为二子,发展是最好的,但是苏不善以及苏不然妒忌暗中联合刘家以及多家做局,封锁了他的产业,让他连糟亏损一步步落魄至今。

上午十时,苏家祖宅两辆奔驰缓缓停靠下来,苏不凡率先下车,直接走了进去。

楚庭走在前面,苏绣颜紧随其后。

苏绣颜一下车,宛如一朵妖艳的玫瑰绽放,迷人的芬芳,立刻引来无数的目光。

太美了,无论是气质还是容貌,都让这些名流富商心动。

不过目光转到苏绣颜身边的楚庭时,脸上立刻闪过极度的厌恶。

楚庭仍然是穿着昨天那套皱巴巴的衣服,整副形象看起来跟一个乞丐没有什么区别。

站在苏绣颜的身边,简直就是一坨牛粪。

“这该死的小白脸福分不浅,苏绣颜这种娘们嫁给他简直就是浪费和遭罪。”

“是啊,不过很快就不用遭罪了,因为这小白脸很快就会被人废掉,刘峰不是扬言要取苏绣颜吗,订婚日子就在三天,苏绣颜也答应了这门婚事,现在这小白脸回来,两人还拉着手,这就是将是将刘峰的脸面按到地面上摩擦啊,以刘峰的个性,这小白脸还能够蹦哒多久?”

“可不是吗,以我对刘峰的了解,这小白脸最轻也要断掉四肢,苏不凡更会付出沉重代价。”

富商名流一个个议论纷纷,看着楚庭的目光,仿佛在看一个死人。

楚庭淡淡一笑,把这些爬虫的冷言讽刺当成个屁,直接跟着苏绣颜走了进去。

身为一代战皇,几只蝼蚁的冷言讽刺,他自然不会放在心上。

两人刚走进苏家祖宅的偏厅,里面立刻穿出来一阵讽刺的笑声。

“哈哈,都过来瞧瞧啊,这不是咱们的大姐吗。”

“啊…还真是,都来瞧瞧,你看她这条裙子像不像在淘宝里面淘到的,看着有些眼熟,不知道要不要一百块”

“要个屁的一百块,我看顶多五十块封顶,你们没有看到裙子上那些针线是多粗糙吗。”

“你们怎么能够这样呢,二伯生意失败,大姐穿淘宝货不是挺正常的吗,咱们谁有钱,以后记得给大姐施舍一点。”

以苏哲海的苏家晚辈拦着苏绣颜的去路,冷言讽刺。

他们一直跟苏绣颜一家都不和好,现在苏绣颜一家落魄了,这样的羞辱机会,他们怎么会错过。

苏绣颜眉头一皱,咬了咬牙,最后什么也没有说,拉着楚庭走了进去。

若是以前,这些人绝对不敢这样对她说话。

但是现在落魄了,她心里即便再怎么不舒服,也得隐忍。

就在她的的手搭在楚庭的瞬间,所有目光立刻转到了楚庭的身上。

“咦,这不是楚庭吗?这废物怎么回来了?你看看这身行头,他这是去哪掏粪了?”

“二伯够贼的啊,知道今天咱们家今天分股,特意带条狗过来,想要多分一份啊。”

“妈的,一家子都是不要脸的东西。”

苏家这些晚辈目光定在苏绣颜的脸上,语气无比的恶毒。

楚庭眉头一皱,瞳孔的寒光爆闪起来,但想了想,眉头再次露出无所谓的笑意。

身为王者,如果被几只蝼蚁挑衅怒,这是个很不好的习惯。

苏绣颜却没有楚庭那般心胸,此刻,她脸色难看到极点。

她深知自己这些堂弟堂妹点点品行,平时楚庭不在,他们怎么说也就算了。

现在楚庭在场,他们竟然还当着楚庭的面,出言羞辱她,这简直就是太过分。

再看看楚庭一脸淡定,苏绣颜顿时感觉自己这老公太窝囊。

“你们够了,我们一家不像你们这么肮脏。” 苏绣颜瞪着众人气鼓鼓的说道。

但这话刚刚落下,马上就有一道声音接起。

苏瑶瑶马上接话道:“哟,好姐姐,你还真是有脾气,现在反过来教训我们了。”

苏哲海说道:“是挺有脾气的,人家马上就要嫁入刘家了,那脾气能不上涨吗?真是羡慕咱们大姐姐,到时候能够有两个老公伺候,只是不知道刘峰大哥乐不乐意?”

这话一出,偏厅内顿时爆出哄然大笑。

“你们说完了吗,说完让开,我要进去了。”楚庭仍然是一脸淡定。

不过这神色,在苏哲海等人的眼中,就是一个没用窝囊废。

········
第5章 狗东西
········
看着楚庭的这种窝囊废般的表现,苏绣颜失望透顶。

这些人当着他的面对他老婆出言不逊,他竟然还能够保持这份淡定从容。

身为男人,这种表现太无能。

她也不指望楚庭会帮她出头,当即拉着他就走,省的在这里丢人现眼。

苏哲海等人好不容易才逮住这么个机会,怎么可能放楚庭离开。

他打了个眼色,身后的兄弟姐妹们立刻排成一字,拦住她和楚庭的去路。

“别急着走啊大姐,楚庭跟我们有好几年没有见面了,我们有很多话要跟他说。”

“是啊大姐,你要是有事可以先进去,楚庭这条狗我们来招呼就行。”

“这条狗离开苏家的这几年,我们可是闷的慌啊,大姐,反正你都要嫁给刘峰了,干什么还这么在乎他,难道你想那个啥??”

“我看一定是,要不然怎么还这么护着这个废物,大姐不愧是大姐,竟然要两个男人才能满足。”

众人继续出言嘲讽。,看着楚庭的目光极度不善。

在他们看来苏绣颜早不将楚庭带回,偏偏在苏家分家的时候带回来,分明就是想多分一份苏家的钱财,要不然,之前也不会答应下嫁刘家。

他们本身就不想将苏家的钱财分给苏绣颜一家,怎么能够容忍苏家的一条狗争夺一份。

苏绣颜脸色极度难看,咬了咬牙直接拉着楚庭推开众人,急冲冲的走了进去。

现在他们一家处于弱势,一旦跟这些人发生冲突,等下会对父亲的局面不利。,所以她得忍。

而就在这一瞬间,楚庭的瞳孔中一道艳丽的寒光闪烁而出,将苏家这些丑陋的嘴脸一个个记住。

敢出言羞辱苏绣颜,这些渣渣,必须要付出代价。

不过在场的人,此刻正因为羞辱了苏绣颜而感到自喜,并不清楚大祸正慢慢在他们头顶降临。

苏家祖宅正厅处。

苏天正高作太师椅,左边是苏不善右边是苏不凡,左下方是苏不然。

四人正商量着这次分家的事情。

按照人口分红,苏不凡折去亏损,只能得一百万。

苏不凡提出给他时间将亏损的钱填上,再拿回以前的股份,但是糟到苏不善和苏不然的联手拒绝。

他们费尽心思,才将苏不凡逼到今天的地步,怎么可能还让他翻身。

苏不凡自然不愿意,苏家整整三十个亿,他只能分一百万,这明显就是把他当成乞丐打发的意思。

就在三人争吵得脸红耳赤的时候,苏绣颜带着楚庭进来,身后的苏哲海等人也跟了进来。

站在苏不善身后的苏生见到楚庭后,脸色立刻阴沉下去,立刻在苏不善耳边嘀咕起来。

苏不善听完苏生的话立刻拍桌而起:“苏不凡你够阴险的,竟然招条狗回来,想多夺一份吗?”

苏不凡闻言满脸涨的通红:“苏不善,你血口喷人,我苏不凡行得正站的直,不屑干这些事情。”

“二哥行了吧,行得正站的直?这话说出口你不觉得脸红吗,那你给我解释一下,楚庭回来是做什么的,这不明摆着是你叫回来了,都是明白人,你这样装那就没有意思了。”苏不然站起来讽刺道。

“楚庭不是我叫回来的。”苏不凡冷着脸解释。

这时一直不动声色的苏天正,目光定在苏不凡的脸上,闪烁着厌恶。

“不凡,打小我就喜欢你,知道是因为什么吗,因为你聪明,但是你这个时候带条狗回来,分咱们苏家的财产,这如意算盘就打错了。”

他也认为楚庭归来就是为了分取苏家的财产的,楚庭身为上门女婿,如果不是苏不凡开口,绝对没有这个胆子走进苏家祖宅。

看着这些丑陋的嘴脸,楚庭顿时笑了,笑得非常平静。

他跟过来不过是为了保护苏不凡父女,没想这些爬虫,竟然全部把他当成了回来争夺那点小钱的狗。

此刻,他已经决定了,给苏家这些狗东西一个深刻的教训。

“废物,你笑什么,别以为装可怜我们就会分你一点。”苏天正冷声道。

“爸,他就是这个意思。”苏不善讽刺道。

“大哥说的没错,当年他入敖苏家不就是为了钱吗,你看二哥家出事后,这小子溜得比谁都快,现在见到有钱分了,又马上滚回来,这家伙就是属狗的鼻子比谁的都灵。”苏不然跟着笑骂。

楚庭脸色依旧挂着微笑,走到苏不凡面前:“爸,咱们还欠苏氏集团多少钱?”

“这…..”苏不凡张了张嘴说不出话。

苏绣颜则是气的脑充血,暗想自己嫁的什么玩意,这个时候竟然还想着钱。

“二哥,一百万你还要不要?”苏不然仍然不放过讽刺苏不凡。

苏不善接话道:“是啊,我听说你身子患了大病,这一百万可是救命钱,对了,你女儿三天后就要跟刘家那小子订婚了吧,到时候不要请我,你知道的,我接管的苏氏集团很忙的,没有时间。”

“二哥,我也没有时间,你也不用请我,楚庭你女人都要嫁人了,到时候你不准备点什么礼物吗,如果你认我做干爹,我可以给你二十万。”苏不然继续出言讽刺。

“你们两个混蛋…..”苏不凡暴怒。

但是话还没有说完,一声更为暴怒的大喝盖过了他的声音。

苏正天冷着脸指着苏家大门愤怒的爆喝:“滚,马上滚出苏家,我苏正天没有你这样的废物儿子,马上滚。”

苏不凡还想说什么,楚庭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先别动怒。

接着众人就见到楚庭伸手进口袋。

众人正疑惑他要做什么的时候,一张黑色的金卡拿出,一把拍到苏不善的脸上,打的苏不善老脸啪啪响。

“小混蛋,你找死。” 苏不善勃然大怒,就要冲过来用拳头砸死楚庭这条狗。

但是刚站起来,就被身边的苏不然拉住。

“大….大哥,是黑金卡。”

苏不然声音有些颤抖,这种卡就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黑金卡?”苏不善浑身一哆嗦,身子差点没有从椅上滚下去。

黑金卡可是特权的人才能够拥有,楚庭竟然能够拥有一张,这实在是太骇人了。

苏不凡跟苏绣颜脸色僵硬,愣愣的站在大厅中央,目光定在楚庭脸上,那神色震惊的无法形容。

苏家祖宅大厅,此刻雀哑无声。

所有人的目光,都定在苏不善脸上,看着那金灿灿的黑金卡,身子控制不住的颤抖。

沉寂数秒,苏正天皱巴巴的老脸强行挤出笑意,搓了搓手,小心翼翼的说道:“楚庭啊,你吃饭了没有,家里刚炖了鱼翅,要不要我叫下人给你端上来漱口啊。”

身为苏家的一家之主,用这种语气说话,他也觉得自己非常下贱。

但是在持有黑金卡的特权人面前,下贱总比丢命强。

苏不善一把抹掉脑门的虚汗,直接从椅子上跪了下来,战战兢兢的说道:“楚庭啊,刚才大伯那些话,不过是跟你开玩笑的,你知道的,大伯平时爱吃屎,哦不,是爱吃大蒜,嘴巴有点臭,你千万别介意。”

苏不然更加离谱,为了活命直接跪下来扮狗叫:“楚庭啊,刚才三叔那些话,其实就是在骂自己,你看我的样子像不像狗,汪汪汪。”

········
第6章 大祸临头
········
“姐夫,我们就是一群傻逼废物,你大人有大量,不会跟我们这些傻逼计较吧。”

以苏哲海为首的众人身子一软,直挺挺的跪了下去,双手将自己的耳光抽的啪啪响。

连家里的老爷子都放低姿态了,他们抽自己耳光又算的了什么。

在场唯独苏生仍然保持着狰狞的神色,他不甘心,更不相信楚庭一个废物,能够得到这种特权卡。

苏生咬了咬牙,当即吼道:“大家先别慌,我看这黑金卡肯定是假个,你们想想一个废物,怎么可能拥有这样的东西。”

这话一出,大家顿时反应过来,纷纷站了起来。

“苏生的话有道理,楚庭一个废物,怎么能够得到这种东西。”苏不善跟着说道。

他是苏生的老子,自然要帮着苏生说话。

“这废物,肯定是拿这些假冒的东西来唬人,爸,你叫人拿刷卡机来刷一下就知道了。”苏哲海跟着爆喝。

此刻,他恨不得剥了皮楚庭的皮,刚才那几记耳光,他可没有给自己留手,门牙都差点抽飞出来。

苏不凡的目光转向楚庭,见到他一脸淡定,顿时松了一口气。

如果卡是假的,楚庭听着这话一定会逃跑了,不会这么淡定从容。

这时候下人已经将刷卡机拿过来了,苏不然颤抖的拿着黑金卡放进去。

“滴!磁卡信息,无法读取。”

这声音从刷卡机中传出,苏家大厅老小的脸色全绿了。

苏不凡跟苏绣颜面面相觑,楚庭竟然拿了一张假卡,来打苏家人的脸,这下玩笑开大了。

“该怎么办才好?”

苏绣颜脸色苍白,浑身乏力,脑子里在飞快想着应对的方法。

以苏不善等人拿狠辣的性格,被楚庭这么耍了一通,肯定是不会放过他的。

果然,苏不善第一个暴走起来。

他直接从地面上站起,双目盯着楚庭,那神色就像是一只恶鬼,要活吞了楚庭一般。

“楚庭,你他娘的竟然敢拿张假卡忽悠我下跪,最好给我 一个合理的解释,不然老子剥了你的皮。”

楚庭淡淡一笑:“我有说那是什么卡吗,是你们一个个胆小如鼠,自己跪了下来,又是扮狗,又是说下贱话,还有抽自己耳光的,这表演实在让我大开眼界。”

甩出去的那张并不是什么黑金卡,而是比黑金卡更高级的东西,特权卡,只是这些土包子不识货,误以为是黑金卡。

听到这话,苏不凡父女的脸色更加苍白了。

这时候苏家上下已经彻底暴走了,他竟然还敢出言讽刺,简直就是不知死活。

“马上给我滚,立刻,限你们三个狗东西,三分钟内滚出苏家,钱你也别想要了,马上滚。”

苏天正指着门口暴吼,那狰狞的神色,恨不得将苏不凡三人的狗腿给打断。

苏不凡浑身一震,立刻拉着苏绣颜转身就走。

今天简直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带来这么一个不争气的东西。

不但让他钱拿不到,还被当成笑话狠狠羞辱一番。

楚庭赶紧跟上,走出几步,又返过身来:“苏不善,把我的卡还回来。”

苏不善瞪着楚庭冷声道:“你还想要这张垃圾东西,我立马打断你的狗腿。”

这卡他总觉得不简单,放在手中沉甸甸的,似乎很不一般,所以想强行留下来研究一番。

“还不快点滚,嫌不够丢人吗?”苏不凡看着楚庭的样子,更是气不打一处。

“滚吧,还想要卡,做梦吧。”苏不善冷笑。

楚庭没有再说什么,一脸平静的跟着苏不凡走出了苏家。

出了苏家,楚庭说他还有点事,招呼苏不凡跟苏绣颜先回去,他随后就回。

苏绣颜原本就憋着一肚子气,听着这话,立刻拉着苏不凡进车扬长而去。

这时,楚庭的瞳孔不再是平静,而是泛起了妖艳的寒光。

他走到苏家祖宅一处角落,拿出电话按下一窜数字。

若是有人在场一定会诧异,因为他按下的那串数字,是十五位数的。

特权卡,不容羞辱。

战皇归来,苏绣颜父女,更不容许羞辱。

羞辱之人,必须要付出代价。

电话一通,楚庭立刻下达铁血命令:“给你三十分钟,立刻给我调人到达京州这个通信位置,以羞辱特权卡罪,将苏不善逮捕。”

大荒总部!

一名铁血壮汉拿着卫星电话愣了几秒,接着脸色大变,迅速按下警报。

“各单位请注意,各单位请注意,这他娘的不是演习,重复,这他娘的不是演习,立刻通知十名战王,不,是二十名战王,五十名战兵以及十辆武装直升机集合,任务地点,京州正南,五十公里处,苏家祖宅逮捕苏不善,罪名,羞辱特权卡。”

什么?羞辱战皇微章?

这广播一出,大荒核心地带乱成一团,一些执行紧急任务的战王,立刻停止手上工作,迅速回归集合。

特权卡就是大荒的最高荣誉,岂能容蝼蚁羞辱,必须严惩。

短短的一分钟时间,二十名战王,五十名战兵集合完毕,十架武装直升机立刻升空。

武装直升机飞临京州,京州的高层瞬间动荡,看着武装直升机上面的标志,差点没有将魂吓出体外。

负责跟大荒联系的高层,立刻连线武装直升机的通讯,了解事情后,、当即驱车前往苏家祖宅。

一路上警车飞驰,所有车全部停靠在道路两边。

刚刚坐车走出的苏不凡父女,看着这么多武装车行驶向苏家祖宅,一脸疑惑。

苏家祖宅。

苏不善等人颇为高兴,正议论着去哪庆祝。

这时候,大门被粗暴的踢开,刘正明黑着脸带着人进来。

刘正明,京州联络大荒的高层之一,权利惊人。

听着巨响,苏不善脸色一沉,就准备发飙。

但是看到来者是刘正明后,立刻换上一副奴才一般的神色。

“明哥,今天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刘正明没有因为苏不善的笑脸,而给他好脸色,冷声道:“苏不善,你是不是拿了什么不该拿的东西?”

“没有啊。”苏不善一愣,随即摇头。

楚庭那张开卡他并没有在意,也不相信问题,出现在那张卡上。

“没有?”刘正明脸色阴沉下去,看了看时间,说道:“你还有二十分钟考虑,不然苏家将大祸临头。”

苏不善顿时慌了,苏家常跟刘正明接触,极少看到他有这么严肃的神色。

苏天正想了想问道:“正明啊,我苏家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了?”

“苏老爷子,苏不善拿了不该拿的东西,现在叫他交出来,事情还有转机,不然苏家要完蛋,我能够给你的提示就这么多。”

战皇的信息要保密,他也不敢透露出苏不善拿的是特权卡。

苏天正脸色一白,目光狠狠的瞪着输苏不善:“混蛋,你到底拿了什么不该拿的东西?”

苏不善记得满头大汗:“爸,我没有。”

“大哥,会不会是那张假黑金卡?”苏不然提示道。

“对,一定是那张东西,楚庭这个王八蛋,肯定是用着张东西来坑咱们苏家。”

苏不善说着立刻将那战皇微章拿了出来:“正明兄弟你要找的是这东西吧,这张黑金卡是假的,是我二弟那废物女婿偷来,故意放在我这里陷害我,你一定要把他抓住。”

刘正明浑身一阵,条件反射的敬个军礼,搞的苏家的人一脸雾水。

“这张黑金卡是假的。”苏不善重复一句。

“谁告诉你这是黑金卡,苏不善,你被捕了。”刘正明寒着脸,声音阴沉得可怕。

苏家上下听到这话脸色瞬间煞白,但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头顶就响起了武装直升飞机,螺旋桨呼啸的声音。

刘正明脸色一变,立刻挺直了身子。

········
第7章 征服
········
“你们苏家要大祸临头了。”听着呼啸的螺旋桨声音,刘正明一脸严肃的说道。

苏正天顿时慌了,他是一个极其会察言观色的人,连刘正明这种顶级大佬都要谈风变色的人,显然来的人身份不简单。

“正明啊,苏家对你不错,就算上头要苏家死,你也得让我们苏家死的明白对不对?”苏不善脸色煞白,战战兢兢的说道。

“你自己闯了什么祸,难道还要我说吗?”刘正明撇着一脸慌张的苏不善,心里暗骂这真是一头猪。

“难道是这张卡惹出来的祸?” 苏不善愣了愣随即说道。

刘正明没有说话,不过那神色算是默认了。

“该死的楚庭,竟然偷来一张卡,让整个苏家陷入危难之中,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苏天正狰狞着五官嘶吼,全部将事情推到楚庭的头顶。

这张卡是什么东西他至今都是一脑子雾水,不过现在引出这么大的动静,他就算是一头猪也知道这张卡不简单。

这种不简单的东西,他打死都不相信是出自楚庭的手,唯一的解释就是楚庭偷来的。

武装直升机瞬间飞临苏府的上空,战兵一个个从十几米的高空跳了下去,迅速将苏家祖宅包围。

见到中一幕,苏家的人眼皮又是一阵直跳。

这到底都是什么人实力这么强悍,怪不得刘正明会这么惊恐,还说苏家要大祸临头。

“正明兄弟,希望等下你帮忙说上两句好话。”苏天正吓得魂不附体,说话的同时,一张金卡递过去。

“苏老,你这是什么意思。”  见到伸过来的金卡,刘正明立刻冷下了脸。

苏正天一脸赔笑:“一点小意思,还希望你不要见外。”

刘正明脸色一寒:“立刻收回去,这事别说是我,即便是京州最顶层,李家那小子出面都无能为力,现在能够帮你苏家的只有上天了。”

这话一出,苏家上下面如死灰,连战王出面都无能为力,可见得来者是多恐怖。

苏天正琢磨片刻,目光死死定在苏不善的脸上。

苏不善脑门冒汗,一种不妙的感觉在他心里悠然而生。

果然,这不妙的想法在他心里刚形成,苏天正那冷冽的声音就传递过来。

“苏不善,从今天起,你这狗东西不再是苏家人,你的一家子,从今天跟苏家再无任何关联,我正式将你逐出苏家。”

他这是弃车保帅,企图让苏不善一家子承当这个后果,然后保住苏家。

“爸,你不能这样啊?”

苏不善当场跪了下来,头贴着地面磕的砰砰作响,脑门都磕破了,但是苏天正不为所动。

见到苏天正铁了心要将他赶出苏家后,苏不善瞬间恼怒成羞,站了起来暴喝:“老匹夫你真够歹毒的,我祝你死后没有人送终。”

啪啪啪….

就在苏不善这话落下,大厅外面响起了掌声。

“说的太好了。”楚庭笑眯眯的走了进来,听到这话他忍不住鼓掌。

刘正明看着清楚楚庭的容貌后,浑身一震就要敬礼,但是被楚庭的眼神横了回去。

战皇归来前,京州高层收到了一份SSS级机密文件,里面只有一张黑白的照片,以及简单的几行字,他有幸看了一眼,从此,便深深的记住了这张脸。

“是你。”

看清楚是楚庭回来,苏不善那张脸立刻扭曲成一图,狰狞到无法形容,盯着楚庭的目光更是怨毒无比。

”你这小杂种终于回来了,正明兄,那张卡就这小杂种偷来了,赶紧抓了他,拉出去枪毙了。”

苏不善狰狞的嘶吼,咧起的嘴角泛着残忍的笑意。

“毙了这狗杂种,太可恶了,竟然用张假卡来陷害我苏家,死一千次都不够。”苏天正第二个暴跳起来,朝着楚庭咬牙切齿。

那狰狞的神色,恨不得现在就将楚庭挫骨扬灰。

刘正明脸上狂冒冷汗,听着这话差点没跪下来。

在战皇面前,他连小虾米都算不上,现在苏家这些不长眼的狗东西,竟然叫他出手枪毙战皇。

他敢吗,就算给他一万个胆子,他都不敢。

这时,大厅处又走进来二十名铁血壮汉,为首的壮汉听到苏天正的话后,淡淡说道:“刘正明,你就照他的意思去做。”

二十名战王?

刘正明双腿一抖,差点当场没给跪下了,立刻挺直身子敬礼,脑门狂冒冷汗。

这事要是他不处理好,京州的高层,枪毙他一万次都不为过。

“听到没有,我大哥叫你照那老头的话意思做。”又一名战王说道。

刘正明哪敢啊,他就是一头猪,也知道这些战王说的是反话。

“这该死的苏天正,活了大半辈子,眼力都活到到狗身上了,这时候都分不清状况。”

刘正明心里暗骂,这一瞬间,他恨不得冲上去给苏天正几记大耳瓜子。

然而,苏天正下一句直接让刘正明吐血。

“这位一看就是明事理的人,正明啊,赶紧抓人吧,像这种偷东西的人,得用刑伺候,不然他是不会老实的。”

那为首的战王脸色又阴沉几分,目光定在刘正明的脸上,冷声道:“听到了没有,得用刑。”

刘正明这时候都快哭了,心里将苏天正祖宗十八代全部问候一遍。

对战皇用刑?这纯粹就是找死的节奏,一百个脑袋都不够掉。

“必须要让苏老狗住嘴,这王八蛋自己死没有关系,再让他说下去,自己得跟着陪葬啊。”

刘正明心里暗想,立刻抹掉了脑门上的冷汗,目光定在在苏天正的脸上,直接飞起一脚踩到他的脸上,接着连抽十几耳光,门牙都抽飞了几颗。

但是做完这些刘正明仍然不解气,一个过肩摔直接将苏天正轮到了地面,又往苏天正的老脸上狠狠的踩了十几脚。

“狗东西,现在给我闭嘴。”刘正明阴沉着脸,一边踩一边谩骂。

苏天正五官扭曲,疼得嗷嗷大叫连连求饶。

但是刘正明并没有就此停手,立刻招呼一名手下到苏家偏厅茅坑装来一袋子屎。

见到这一幕,苏天正魂都吓飞了,直接跪地求饶。

刘正明没有理会,直接踩着苏天正的头,按进屎里。

苏天正没法透气,只能大口大口的吃。

苏家上下见到这一幕,全是一片惊恐。

“刘正明你什么意思,这个渣渣偷了这么贵重的东西,你们怎么还不抓住人,却对我爸出手,我要告你。”苏不善站了出来冲着刘正明咬牙切齿。

刘正明二话不说直接飞起一脚,将苏不善踹到了苏天正的面前。

这一脚极度用力,苏不善的五官全部扭曲,脑门上全是冷汗。

这该死的狗东西,都什么时候,竟然自己还敢往枪口里撞。

“你…..”

苏不善指着刘明正,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刘明正的脚就狠狠地朝他脸上踩下去。

“狗东西,话真多,跟你老子一起吃屎吧。”刘明正冷喝一声,将苏不善的脑子踩到底。

咕噜咕噜的声音,顿时让苏家上下寒毛倒立。

楚庭拍拍为首的战王,在他耳边嘀咕几句,随即离开了大厅。

苏家的人不会注意他这样的“小角色”,他怎么离开苏家人也不在意。

“苏不善带走,其他人全部带到苏家祖宅门口,跪着唱征服,每人唱一百遍,然后再学一百声狗叫。”为首的战王冷冷说完,随即带着人离开。

这是楚庭的命令,为首的战王只不过代传。

刘正明立刻执行。

苏天正连爬带滚的抱住刘正明说情,说他年纪大了,能不能在里面跪着唱。

结果,这话刚刚落下,回应他的就是几脚,踢得他嗷嗷大叫。

羞辱战皇身边的人,下场是注定的。

若不是估计苏不凡和苏绣颜的感受,今日苏家已经不复存在。

苏天正挨上一顿毒打后立刻老实了,马上带着苏家老小跪在大门口,高歌一曲。

“就这样被你征服…..”

········
第8章 楚先生
········
这一瞬间,所有人都懵了,苏天正竟然带着苏家上下,跪在大门口唱征服,这算怎么一回事。

不远处,苏不凡跟苏绣颜也是一脸疑惑。

苏家在京州虽然算不到名望贵族,但实力也不容小瞧,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强悍的实力,能够逼到他们这样。

不过两人怎么都不会联想到,这一切都是出自楚庭的手,更不会相信,落魄的楚庭能够有这份实力。

两人在车里琢磨的时候,楚庭笑眯眯的凑过来:“爸,绣颜,你们还没有走?”

“楚庭,怎么回事,刚才我看到你跟从武装直升飞机的人说话,还进了苏家,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苏绣颜问道。

楚庭忽悠道:“哦,他们问我话,然后就叫我带他们进去,里面发生什么我也不清楚,进去之后,他们就叫我站在偏厅等。”

苏绣颜想了想,也觉得楚庭的话没有问题,毕竟这些人来到不小,以楚庭的身份若不是碰到这样的事情,恐怕一辈子都接触不到。

“行了,上车吧,咱们回去。”

苏不凡不忍心看着苏天正丢人,直接招呼楚庭上车,然后开着离开。

一路上苏不凡都是紧皱着眉头,满脑子都在想着,接下来的路怎么走。

现在苏氏集团这边一分钱都拿不到,刘家那边又欠了几千万,根本无力偿还,想到要用苏绣颜去抵债,他心里就是一阵痛苦。

“爸,你是不是在想刘家的事情?”楚庭问道。

苏不凡没有回答楚庭的问题,而是点上一根香烟,目光看着过往的车辆闷抽起来。

车内的气氛,也随着苏不凡的沉默,而变得压抑安静。

闷了几口香烟后,苏不凡咬了咬牙说道:“楚庭,你带着绣颜走吧。”

这是他想到的最好的方法,让女儿跟楚庭离开,刘家那边他来应付,大不了就丢了老命,也好过让女儿嫁给刘家那边糟罪。

苏绣颜不由急了:“爸,那你怎么办?”

“我留下来,钱是我借的,刘家要找也是找我的麻烦。”

苏绣颜神色痛苦:“不行,刘家这么歹毒,若是我离开了,他们一定想尽方法折磨你的,要走一起走,我不会留下你一个人的。”

说完,看了一眼眯眼休息的楚庭,苏绣颜心里又是一阵失望。

这个时候他竟然还眯着眼休息,果然是废到家了。

其实楚庭并不是在休息,他在理清思路,琢磨着接下来的路怎么走。

苏不凡担心的刘家,他丝毫不放在眼里。

“楚庭,你还有没有点良心,现在咱们家已经是火烧眉毛了,你竟然还在睡觉?”苏绣颜气的脸色发紫,直接冷着脸吼了起来。

“老婆,我也在想办法,而且已经想到方法了。” 楚庭睁开眼,嘴角露出一抹苦笑。

苏绣颜脸上闪过一抹厌恶:“你能够想到什么方法?”

明明在睡觉,却硬要说在想办法,这不诚实的态度,更是让她觉得恶心。

楚庭不解释,苏绣颜更气了,直接扭过脸不搭理楚庭省的看着来气。

车回到家,门口就停着三辆豪车,其中一辆劳斯莱斯颇为耀眼,车牌那五个八数字连接一起,更是唬人无比。

刘家的人?

苏不凡脸色一变,硬着头皮下车。

这时候劳斯莱斯的车门打开,但下车的并不是刘家的人,而是李一龙。

李一龙身穿皮革西装,毛发梳理的一丝不苟,五官俊冷,身高一米八五,加上那一身功绩,无疑是京州最耀眼的明星,也是京州万千少妇的梦中情人。

下车后,李一龙走缓缓的走到苏不凡的面前:“苏伯父不好意思,我才回京州,不知道你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实在抱歉。”

苏不凡有点受宠若惊,李一龙可是战王,京州顶级的存在,多少人想见一面都难,现在竟然亲自登门,还主动跟他打招呼这让他感到非常荣幸。

不过苏不凡疑惑,李家跟他向来没有什么瓜葛,这次亲自登门,又是什么意思?

带着一脸疑惑,苏不凡弓着身子,主动的伸出了手。

像李一龙这样的人物必须尊敬,即便不清楚他的来意。

李一龙同样伸出手与苏不凡握了握,虽然脸上带着笑意,但眼角处却透着厌恶,只是他隐藏的太好了,苏不凡没有发现。

他这次来的目标就是苏绣颜,他要将这娘们弄到手,玩腻了之后再扔,报复李阳在腾云酒店让他丢脸的仇。

“苏伯父,这次过来,就是想看看你需要什么帮忙,如果有你尽管开口,我能够帮的到的一定不会推脱。”

苏不凡听到这话顿时喜若欣狂。

这时候他正为刘家的事情发愁,如果李一龙肯出面,刘家一定不敢有丝毫不满。

想到这里,苏不凡立刻将李一龙请进了家。

苏绣颜看了看李一龙,再看看身边一脸淡定的楚庭,无奈的摇摇头,跟了进去。

苏绣颜进去后,楚庭瞬间变了一个人。

盯着那远去的背影,楚庭冷笑起来。

“李一龙,小子你挺能耐了,主意打到我的头上来了,好,我就要看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刚才李一龙那神色瞒得过苏不凡父女,但瞒不过他。

从那瞳孔闪烁的怨毒,他知道李一龙亲自登门,肯定不会是给苏家带来好处。

楚庭冷笑几声,随即拿出电话找出尾页最后一个号码按下去。

与此同时,海东省,一座八十层高楼,霍霍有名的洛矿集团,坐落于此。

此刻,洛矿集团的董事长萧震南,正在召开紧急会议。

突然秘书慌慌张张的走了进来,压低声音在萧震南耳边嘀咕几句。

萧震南脸色大变,立刻跟着秘书走进防窃听的办公室,接过秘书的电话,激动的问道:“楚先生,是你吗?”

“没错,是我,我已经回到京州了,有点事情想找你帮忙。”

“真是你,楚先生,你在京州什么地方,我亲自过来接你。”萧震南声音颤抖着,神态恭敬至极。

身边的秘书见到萧震南这副神色,震惊的难以言语。

身为海东省第一财神爷,平时海东省那些顶级大佬,见到萧震南都是,都得恭卑敬尊。

跟随萧震南二十年,她还是头一次,见到萧震南对人露出这副神色,可见得电话那头的人物是多恐怖。

楚庭报出地址后,萧震南立刻推掉所有紧急会议,召集二十辆劳斯莱斯,极速往京州狂奔。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