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婚恋生活

顾总毒恋二婚妻-顾总毒恋二婚妻无弹窗阅读

顾总毒恋二婚妻

顾总毒恋二婚妻-顾总毒恋二婚妻无弹窗阅读

主角: 姜淑桐, 顾明城

字数: 2,016,600

状态: 已完结 共 639 章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好看的小说推荐(www.sossw.com)

顾总毒恋二婚妻简介:再见时,她已罗敷有夫,面对他,她局促,退缩,隐忍。 而他,一再地高歌顶进。 他总在她需要困难的时候挺身而出,救她于水火,面对父亲的告诫,她终于发现,她怀上了他的孩子。

顾总毒恋二婚妻全文阅读

········
第1章 原来是陆太太
········
这不是姜淑桐第一次收到这种视频。

一男一女在酒店的阳台上,女人好像是最近挺火的名模言希,男人么,是姜淑桐的丈夫——陆之谦。

“砰”地一声,门开了,陆之谦走了进来,姜淑桐的视频还没关。

陆之谦瞄了一眼,就知道视频的内容了,他唇角冷冷地挑起一抹笑,“怎么?嫉妒了?”

姜淑桐懒懒地坐在沙发上,“陆大公子自来生活不检点,我早就习以为常,嫉妒——”她“呵呵”一笑。

陆之谦“啪”地把手里的东西摔到了茶几上,把姜淑桐压倒在身下,阴狠的脸和姜淑桐相聚不过五公分。

两个人对视五秒,姜淑桐眼中淡然而冷漠的光惹怒了他。

他忽地撕开了姜淑桐的短裙,要摸向姜淑桐大腿根部的手,却开始哆嗦,悬停在了半空中。

“姜淑桐,你的第一个男人到底是谁?”陆之谦阴冷而沙哑的声音传来。

“半年前我就告诉过你,不知道,或者,我不记得。”姜淑桐的眼光瞄向别处,对自己早就不是处女这件事情,姜淑桐破罐破摔。

两个人领证以后,曾经去做过一次婚前检查——姜淑桐不是处女。

她不知道婚前检查还要检查这个,医生理所当然地认为她把第一次给了站在她身后的陆之谦,只有陆之谦一个人,如同当头一棒。

自此,陆之谦患上了性冷淡,只对姜淑桐的性冷淡,对外面的女人,他热情得很。

一碰到姜淑桐,就会想到曾经有一个男人,看遍了姜淑桐的全身,在她身上贯穿,顶入,和她如胶似漆,你侬我侬,这种想象简直要逼疯了他,结婚半年,他从未要过姜淑桐。

“今天晚上我要宴请‘明城’集团的顾明城顾总,拿下他的分包合同,该怎么做,不用我提醒你。”陆之谦冷冷地对着姜淑桐说道。

“知道,真恩爱不会,假恩爱谁还不会秀。”姜淑桐这种置身之外的态度让陆之谦着恼,不过,他没再说什么。

晚上七点,明光楼包间。

陆之谦是从公司走的,比姜淑桐早到了十来分钟。

当姜淑桐急匆匆地赶到包间的时候,便看到一个人的背影。

偌大的包间里,只有陆之谦和这位顾总。

刚才陆之谦和顾总的谈判并不顺利,甚至一度陷入了僵局,顾明城并不认为把分包的工作交给陆之谦是明智的选择。

看到姜淑桐,陆之谦歪头,他向来喜欢在旁人面前秀恩爱,“我太太来了,姜淑桐。”

这位顾总才回头,看到了姜淑桐。

他一件黑色的衬衣,解开了上面的一颗纽扣,闲散而不羁,目光落拓,手把玩着放在桌子上的打火机,“原来是陆太太。”

姜淑桐有些发愣,在此之前,她并未见过顾总,这句“原来”从何而来?

姜淑桐迟到,自罚一杯,因为看出了陆之谦和顾明城之间的尴尬,所以,她还要敬顾明城一杯。

顾明城轻轻侧头,仰起来看旁边的姜淑桐,勾唇浅笑,“陆太太要亲自敬我?”

“不喝么?”

顾明城拿起了手边的杯子,整杯的红酒下肚。

这个项目就这样成了。

陆之谦并没有因为姜淑桐的帮忙,而有丝毫的感恩戴德。

回去的车上,他一口一个“荡妇”地说姜淑桐,姜淑桐有些听不下去,侧过头去看向窗外。

“顾明城是什么人,杀伐决断的商场精英,五天之内连着收购六家公司不停手,眼睛锐利到属下根本不敢在他面前有半句谎言,你去之前,我几乎都不抱希望了,可你一去了,情况刷地就变了。”陆之谦的口气病没有丝毫的缓和。

“既然是这样一个人,美人计肯定也见过不少,和他上床的估计也不少吧,他能够给你这个项目——”姜淑桐目光看向车窗外面,刚才给顾总敬酒,不过看到两个人气氛有些僵,想缓和一下气氛,她继续悠悠地说,“肯定有别的原因,更何况,我什么也没做。”

陆之谦也不明白,侧头打量了旁边的姜淑桐一眼。

巴掌大的圆润小脸,睫毛很长,眼睛很大,挺翘的鼻子,她身材纤细,怎么看都是天生yóu物,如果不是因为那次婚前检查,陆之谦会夜夜要到她告饶。

而顾明城,也是个男人。

可顾明城在酒桌上突然的转变,陆之谦还是不大明白。

········
第2章 这可是勾引别人的老婆
········
姜淑桐不工作,一毕业就嫁给了陆之谦,今天去商场逛街的时候,有一个女人出现在洗手间的镜子旁边。

是言希。

她的手张开,“是陆太太吧,那天的视频是我发给你的,我手上的戒指,是陆少戴在我手上的!”

她亮了亮手里的戒指,克拉大到让姜淑桐都有些嫉妒,她回,“我也想离哪,这半年当中像你这样找我的女人多到让我头疼,可陆之谦不离,离婚我提了很多很多次,他外面的女人也换了很多,可他就是不离婚。能不能求你让他跟我离婚呢?”

这种套路,言希没见过,姜淑桐已经骄傲地转身。

晚上她和陆之谦提出了“要离婚”的事情,陆之谦一下子把手里的杯子扔在了地上,“看上哪个野男人了,啊?想和我离婚!门儿都没有,我就是要万花丛中过,你不是觉得寂寞吗,寂寞你也出去找男人啊!”

他一把把姜淑桐推在了墙上,撞得姜淑桐的背生疼,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这样的日子,她真的过够了,更何况,她过得还是守活寡的日子。

“是看上那个顾明城了吗?觉得他比你老公有钱,长得比你老公帅?我告诉你,你就算脱光了躺在他的床上,他也不会要你的,烂货!去找你的野男人。”他推搡着姜淑桐。

姜淑桐觉得眼里的眼泪早就干涸,这是第一次,陆之谦骂她“烂货”,骂得她如此不堪,难以承受。

半年前,毕业前夕,母亲病重,她借酒消愁,喝到酩酊大醉,仓促之中,她拉住了大街上的一个男人。

“你喝醉了。”男人颦着眉头说道。

姜淑桐双手攀住男人的脖子,支撑就要倒下去的自己,眼神迷离,“我才没喝醉,我心烦,陪我。”

喝醉的女人最迷人,更何况是姜淑桐这样的性感yóu物,她眼神迷离,脸色绯红,带着醉醺醺的性感。

她攀住男人脖子的手,任男人怎么掰都掰不开。

男人沉默片刻,横抱起姜淑桐去了酒店。

即使姜淑桐忘了那个男人的模样,可是她也忘不了那场翻云覆雨。

关了灯,她看不见男人的样子,不过她记得男人戴了一块夜光表,在黑夜里,真的很漂亮,上面还有一排的英文字母,非常特别,这块表应该很贵,至少在她见过的夜光表中,没见过这种整个表盘都亮起来的,小到一个字母都清晰如白昼。

半夜,姜淑桐酒醒,她捶打着自己的脑袋,后悔万分。

她凌乱地穿上衣服,悄悄地走了出去。

那是迄今为止她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想起来就脸红心跳。

因为这一夜,成了她人生中的污点,成了“烂货”,在陆之谦的眼里,十恶不赦,恨不得把她沉潭才能解恨。

姜淑桐愣愣地看着陆之谦,他再也不是不遗余力追她的那个男人了,她火速拉开门跑了出去,到了楼下,黑灯瞎火中,看到一个男人的车停着,他靠在车边上抽烟。

和陆之谦吵成这样,姜淑桐失了理智,都没有看清对方是谁,就急促地跑到了男人的面前,攀住了男人的脖子,眼泪汪汪地乞求,“带我走!”

“带你走?这可是勾引别人的老婆。”声音浑厚,低沉有磁性,还带着些许的玩味。

姜淑桐黑色的瞳孔放大,仔细看了看这个男人,她有些不安,因为这个男人是——顾明城。

她并不觉得和丈夫的甲方有这种举动是多么明智的事情,可现在,她已经骑虎难下,她的声音带着明显的哭腔,“带我走,求求你,带我离开这个家。”

姜淑桐的家是二层别墅,楼上又传来了摔盆子摔碗的声音,她哆嗦了一下,更往顾明城怀里凑了凑,他强大的男子气息进入姜淑桐的鼻息,让她有些晕眩。

顾明城抬眼看了看二楼,把手边的烟蒂扔掉,说了句,“走吧!”

姜淑桐仓促上车,她不知道他要带她去哪,今夜只要离开这里就好。

········
第3章 向来喜欢攀男人的脖子
········
“吵架了?”顾明城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姜淑桐点了点头,眼睛看向窗外,陆之谦那一句“烂货”还在她的心里回响,她性情纯良,从未滥交过男人,这句骂词,对她来说,有着不能承受之重。

眼泪落了下来,到现在她才发现,她身上穿着睡衣,头发蓬乱,脚上穿着拖鞋,衣冠不整。

“陆太太向来喜欢攀男人的脖子吗?”良久以后,顾明城问道。

“嗯?”姜淑桐不明就里。

“没什么。”

姜淑桐没在意。

顾明城在一栋高档公寓前把车停下,让姜淑桐下车。

对今天发生的事情,姜淑桐越来越后悔,因为顾明城如一团迷雾一样,姜淑桐不知道他的过去,不知道他的为人,她觉得,跟着这个男人来,真的是太危险了。

他不过是她只见过一次的男人。

进了一栋装修豪华的房子,顾明城开了门,把西装脱在了沙发上。

姜淑桐四处打量,这应该是一套没有人住过的房子,因为地面光洁如新,很多的家具都用白布蒙着,好像很久没有人住过了。

顾明城转头对着姜淑桐说了一句,“愣着干嘛?去洗澡。”

洗澡?姜淑桐低着头,细细琢磨这两个字的含义,这里是顾明城养女人的外室吗?

姜淑桐咬了咬牙,今天是她自己撞到枪口上的,她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让顾明城带她走,是她不知廉耻地上了他的车,而那天,她不经意的举动,在陆之谦的眼里变成了“勾.引顾明城”,陆之谦能这么想,想必顾明城也是吧。

男人嘛,既然有女人自投罗网,他们自然乐意收着。

她咬了咬牙,进了洗手间。

而她也想让陆之谦看看,他不要,肯要她的人很多。

再出来的时候,她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黑色的直发在滴水,身上还有一些未擦干净的水珠滚落。

不是陆之谦说的,让她出来找野男人吗,那她豁出去了,而且这个男人还是陆之谦的甲方,是不是只要和顾明城上了床,那是否和陆之谦合作,就是她说了算?

顾明城坐在沙发上,正在抽烟,审视着她。

姜淑桐扯掉了身上的浴巾,凹凸有致的身材,白嫩光洁,胸部高挺,腰很细,臀很翘。

“陆太太这是什么意思?”顾明城问道,平淡的声音,仿佛根本没有受到姜淑桐的蛊惑。

“不要吗?”姜淑桐终于抬起头来,“顾先生把我带到这里来,不就是这个意思吗?”

否则,完全可以把她送去酒店,一个人离开的。

顾明城唇角微微勾了起来,他把烟蒂熄灭在烟灰缸里,站了起来,开始一颗一颗地解自己的衬衣纽扣,一步一步地朝着姜淑桐走了过来。

姜淑桐的心紧张到要死,砰砰地跳着,她本能地要后退的,可是一想,后退,这不是她现在该有的姿势。

顾明城把自己的上衣脱了下来,露出他精健的胸膛和腰腹。

就在姜淑桐呆呆地看他的时候,这件上衣,披在了姜淑桐的身上,带着他温热的体温,他把衣服给姜淑桐裹了裹,说了一句,“好女孩,要懂得自重!去睡觉,钥匙在桌子上。”

姜淑桐呆呆地看着他,自从她嫁给陆之谦,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叫过她“女孩”了。

她赤身luó体的样子,陆之谦都没有看过,她的脸庞慢慢地变了绯红,眼前的这个男人,真的让人捉摸不透。

在顾明城的指引下,她走进了卧室,临关门以前,顾明城的声音传来,“我今天去陆家是给陆之谦送合同,在楼下抽了一根烟,还有,这套房子我不住,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衣橱里有女人的衣服。”

果然是她圈养女人的地方。

接着,传来了大门被阖上的声音,满室的寂静,他大概走了,可是,他不是没穿上衣吗?怎么走的?

········
第4章 我是你选中的野男人
········
姜淑桐却怎么都睡不着了,没有哪个女人在和自己的老公吵了架以后还能安然入睡

她瞪眼看着天花板,清醒的很,没有睡觉的心思,想干点儿什么。

她忽然想找一份工作,越快越好,这样在陆之谦找到她的时候,她至少不再是摇尾乞怜的人,她自食其力,能够养活自己,离婚,她更不害怕。

她穿好衣服,起身,因为刚才她看到卧室里有一台苹果电脑的。

填写简历,她根本就没有工作过,经历一片空白,不过好在毕业的院校不错——海城大学,专业也不错——园林设计,园林设计这个专业报考的人很少,她一毕业的时候,就有好几家公司要找她签约,可因为要结婚,她一一回绝了。

智联的批量投递系统很好,她今天晚上投了上百家公司。

第二天,就有一家公司给她打电话,让她去面试,公司急用人,又是周五,所以公司规定:一天时间,初试复试全部完成。

姜淑桐从衣橱里找了一件白色衬衣,一条黑色的包臀裙,去了“盛世装修公司”。

初试是公司的人力面的,很成功,还说本来复试是要两天以后的,可是一会儿集团的老总要来,为了显得公司有规模,就提到今天了,让姜淑桐不要介意。

不过,不管人力怎么说,姜淑桐都觉得这是一件和她无关的事情。

很快她的复试也通过了,她毕业后只是半年没工作,而且,她的婚姻情况也写的是未婚,在学校的时候,她又是学霸,很容易找到一份工作,得到周一上班的消息,姜淑桐是喜滋滋的。

可随后,人力通知她去一趟总裁办公室,姜淑桐有点儿不明就里。

等她推开总裁办公室的门的时候,大吃一惊,才知道为什么总裁钦点了她。

“虚假简历,人品问题!如果是这样的人,陆太太要吗?”顾明城悠悠然地说了一句,桌子上摆着姜淑桐的简历。

姜淑桐的嘴动了动,想要说什么,终究没有说出来,她很羞赧,她没想过盛世的总裁竟然也是顾明城,陆之谦曾经说过,顾明城收购了好多公司,可她没有往顾明城的身上想。

“我不认为一个已婚妇女能把全部的心思都用在工作上,尤其是在她不差钱的情况下。更何况,你的婚姻状况,还作了假。”顾明城看着姜淑桐。

姜淑桐的眼睛里,委屈,无措,被人当场抓住的窘迫,让她觉得自己像是一个贼一样。

“请您给我这份工作,我需要一份工作。”她的声音梗在喉咙里。

“过来。”顾明城盯着姜淑桐。

姜淑桐不明就里,走到了顾明城的身边,刚刚站定,顾明城的手一把扣在了她的后腰处,把她拉向他的身体。

顾明城微微抬头看着她,“陆太太,你是有多希望我上你?”

姜淑桐的脸慢慢地爬上了红晕,这话从何说起?难道他以为她是故意来他的公司应聘的吗?

不过也对,住在他的房子里,昨天在他面前主动脱衣服,他有这种想法也不奇怪。

姜淑桐扬了扬脸,“顾总,我觉得您可能误会了,我和陆之谦很恩爱,之所以有那些举动,不过是想气他的,我现在后悔了,我今天会搬出您的房子,你女人的衣服,我要过几天还给您。”

顾明城的桌子上,多了一串钥匙。

“很—恩—爱?”顾明城一字一顿地重复姜淑桐说过的这三个字,带着玩味的不可置信。

姜淑桐不知道他发现了什么,可他的态度,并不重要。

“昨天是他气我,让我出来找野男人。”为了增加可信性,姜淑桐又加了一句。

“所以,我是你外面选中的野男人?”顾明城冷冷的目光攫住她。

“我没选,是您恰好出现了。”

两个人之间暂时的沉默,姜淑桐一直仰着头,像一头骄傲的小母兽,顾明城一手钳住她的手,另外一只手还是扣在她的后腰处。

“如果顾总肯给我这份工作,我会按时来上班,全力以赴,如果不给,那我另找。”患得患失的心情已经消失,姜淑桐突然间变得豁达起来,不就是一份工作吗?

顾明城还扣着姜淑桐的后腰,她挣开了。

穿着高跟鞋,就要走出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身后传来一句,“周一九点钟,来上班。”

姜淑桐没说话,钥匙已经还给顾明城了,她找了一家离公司近的酒店。

没想到第二天晚上,警察上门了。

这是姜淑桐长这么大第一次见警察,心里略慌。

········
第5章 怀了吗?
········
“是这样的,陆太太,您现在已经失踪四十八小时了,陆先生已经报了警,现在请您跟我们回家吧。”警察很正经很严肃地说道。

呵,好一个陆之谦啊,太太失踪了,让警察来找,估计如果她死在外面,也就死了,他究竟是有多恨她?

终究拗不过警察,姜淑桐跟着他们回了家。

陆之谦正优哉游哉地坐在沙发上抽烟,看到姜淑桐,说了句,“回来了?这两晚上住哪了?”

“我找到工作了,周一要上班。”

“我不管你上班还是不上班,爸妈今天晚上要见我们。”陆之谦挑眉对着姜淑桐说了一句。

姜淑桐愣了愣,她嫁给陆之谦陆家父母就十万个不乐意,嫌她家是累赘,爸爸的工厂,陆之谦耗了巨资才能填上,妈妈的病也花费不少。

让姜淑桐见她的公婆是赶鸭子上架,不过似乎今天他们有什么目的,因为婆婆的目光盯着姜淑桐的肚子,“怀了吗?”

姜淑桐脸一红,“没有。”

“你们俩结婚时间也不短了,也该要个孩子了。”婆婆对着姜淑桐说道。

姜淑桐看了陆之谦一眼,没有运动,如何造人?

如果先前姜淑桐很期待陆之谦要她的话,现在,她早就不抱希望了,婚姻里的两个人,一旦形成了某种格局,就不会改变,她已经预见了这辈子和陆之谦吵吵闹闹的人生。

回来的路上,姜淑桐的手机响了一下子,竟然又是言希发来的:“陆太太,我怀孕了,孩子是陆公子的。”

姜淑桐讥讽一笑,倒真是巧,婆婆想要什么,这个女人就有什么。

不过想必不是上次在酒店怀上的,不可能这么快。

她唇角一丝讥讽的笑容,给言希回了一条:“都怀孕了,力度还这么大,不怕把孩子做掉吗?”

“我也不想啊,可是你老公忍不住,非要天天要人家,我有什么办法呢?”

姜淑桐都能够想象出来那个小模特妖娆谄媚的样子。

“离婚吧,我没有的东西,言希有了。你妈看到也会很开心。”姜淑桐把微信递到陆之谦的眼前。

陆之谦看了之后,紧紧地咬住两边的腮,“你休想!只要我活着,就不要想从我身边逃走。”

“就这样相互折磨?”姜淑桐问道。

“对,就是相互折磨。”陆之谦好像来了气,猛地发动引擎,在一个路口处猛打方向盘。

“你不要命了!”姜淑桐大喊,话还没说完,车就撞到了树上,好在两个人都没有伤。

不过虚惊一场,陆之谦的怒气还未消,他转过身来就掐住了姜淑桐的脖子,“我掐死你!”

姜淑桐的瞳孔放大,她使劲儿地攥着陆之谦的手,脸色通红,咳嗽不出来,“陆之谦,你最好杀了我!”

陆之谦忽然就哭了,不出声的那种哭,脸上挂泪。

姜淑桐已经忘了身上的痛,呆呆地看着陆之谦。

松开她是警察来了以后,不过,姜淑桐的脖子上已经有了红痕。

所以,周一上班的时候,刚刚结交的同事说道,“哟,淑桐的脖子上是什么呀?我们没看到,什么都没看到。”

明明是伤痕累累,他们以为是甜甜蜜蜜。

恰好今天,顾明城也来了这家公司,听说他公司很多,不晓得他为什么就来了姜淑桐就职的这家公司。

片刻之后,姜淑桐桌上的电话响起来,竟然是顾明城找她。

········
第6章 不是很恩爱吗?
········
他交给姜淑桐一沓合同,“这是陆之谦的分包合同,上次没送成,你拿给他。”

姜淑桐浅声应着:“哦,好。”口气很像一只波斯猫。

等到转过身,却被身后的顾明城叫住。

“怎么了?”姜淑桐无辜的眼神看向顾明城。

“请陆太太以后不要把这种‘小别胜新婚’的印记带到办公室来。”顾明城厉目攫住姜淑桐,冷冷地说道。

连他也误会了么?姜淑桐眯了眯眼睛,不过始终家丑不可外扬,她没说什么。

姜淑桐回到家,把这份合同交给陆之谦,陆之谦狐疑、愤怒的目光看着姜淑桐,姜淑桐不明就里。

“你前几天住在哪?”陆之谦一副“请君入瓮”的姿态和神情。

姜淑桐的眼神本能地就开始闪烁,“我住酒店!”

“住酒店?撒谎!你明明跟着顾明城走了,我都看了监控了,一男一女,三更半夜的,能干什么?他就是你在外面找的野男人吧?我说那天怎么你一敬他酒,他就把这个项目给我了,你们俩早就认识吧?”陆之谦猛地把姜淑桐推开,姜淑桐始终力小,毕竟是女人。

以前虽然陆之谦骂起姜淑桐来,口不择言,可姜淑桐一向在家里安稳守规矩,所以陆之谦手里从未抓住过证据,不过今天,他竟然看了姜淑桐离开的视频,还知道了那个男人是顾明城,这让姜淑桐有些下不来台,脸上火辣辣的。

陆之谦已经涨红了眼睛,好像一匹发怒的狼。

“是,我是跟他走了,我跟他上床了,咱们的婚姻,为什么只许你在外面拈花惹草,我就不行?”姜淑桐的眼睛也在喷火,她早就受够了这种形同虚设的婚姻,对陆之谦也从刚开始的喜欢变成了恨,“既然这样,那就离婚啊!”

陆之谦愣愣地看着姜淑桐,以前任他怎么骂,姜淑桐都从不还口的,可是今天,她一句结结实实地和别人上床了,让他的心沉到了低谷,就如同那天他撞车,是一样的心态,骨子里,他很爱姜淑桐,正因为爱,所以,才对她的那一夜怎么都过不去。

他没说话,推着姜淑桐的后背就把她推到了门外,姜淑桐并没有和陆之谦反抗。

这次,又和上次一样,她什么都没拿,穿着睡衣,光脚。

她蹲在门口处,后背抵墙,一只手抱膝,一只手在地上画着什么,陆之谦已经关了家里的门,只剩下黑黝黝的一片。

说实话,她是怕的,片刻的功夫,眼泪便滴答滴答地落下来,妈妈早走了,这个世上,不会再有人可怜她,女孩子,千万不能做错事,即使做错了,也不能让现任老公知道,否则那是一辈子的祸患。

可在姜淑桐的心里,并没有半分埋怨顾明城,相反,她对自己很怨恨,是她主动勾引的人家。

她的手指在地上画小人,像是一个找不到家的小孩儿。

眼前多了一双脚,锃亮的皮鞋和笔挺的西裤。

陆家的别墅很少有人来的,姜淑桐不知道是谁。

顺着西裤慢慢地抬头,才看到竟然是顾明城站在她跟前。

合同她已经送给陆之谦了,她不知道他还来干什么。

明明脸上挂满了泪水,可她还是挤出一丝笑容,说了句,“顾总,您怎么来了?”

脸上的泪还是没挂住,“啪”地就掉在了地上。

“不是很恩爱吗?”顾明城低头看她,问了一句。

姜淑桐讪笑,怎么最近,她总是干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种事情,“只是吵架。”

顾明城没说什么,按响了陆之谦家里的门铃,门开了。

不知道顾明城是无意,还是有心,他没有把门全都合上,留了很大的一条缝隙,家里面的光就从这道缝隙里露出来,姜淑桐就不是那么怕了。

········
第7章 说了哪些不该说的话
········
那是一道微光,温暖了姜淑桐整个的青春时代,即使往后她遇到再多的烦恼,那道微光也会出现在她的心里,这道微光,是顾明城给她的。

姜淑桐能够听到里面传出来的声音。

他们两个人好像在谈这个项目,陆之谦带着不平的心绪,口气自然不好,可因为和顾明城地位悬殊,碍于面子和顾明城的地位,他暂时还没有提起那晚的事情,姜淑桐也希望他不要提,否则,她在自己的上司面前,真的是脸面都没有了。

不过,陆之谦始终都不是一个能忍耐得住的人,他很快把话题很快就转移到那一夜。

“我太太那一夜好像是跟顾总在一起的,是这样?”陆之谦似乎不经意地问道。

顾明城长久的沉默,良久之后开口,“哪一夜?”

口气很平静。

这句回答让姜淑桐愣了愣,总共他们一夜也没有度过,怎么会来“哪一夜”之说呢?她在他的房子里待了一夜,可是第二天她就住酒店的了,而且,那夜他也走了,姜淑桐把他的衬衣叠好了,放在卧室里。

陆之谦要点烟的手显然也定了定,他皮笑肉不笑地说道,“顾总和我太太总共度过了几夜?”

姜淑桐听到这里,听不下去了,她一下子从地上站起来,仓促地小跑到了陆之谦面前,使劲儿地推了他一下,“这是我那天气急了,对着你瞎说,你别在这里让别人看了我们的家丑。”

陆之谦意味深长地看了姜淑桐一眼,“心疼了?”

顾明城在姜淑桐的身后,她没有看清顾明城的神情,就听到后面传来一句,“去把拖鞋穿上!”

姜淑桐想了很久,才意会过来顾明城这是对她说的,因为整个客厅里,只有她一个人光着脚,脚下确实挺凉的。

她走到了玄关处,把拖鞋穿上了。

如果说以前陆之谦对姜淑桐和顾明城的关系,还只是猜测的话,那么现在,他已经隐约有些感觉了,竟然当着他的面,让姜淑桐穿拖鞋,这种细微的关切,他一个做丈夫的都做不出来。

不过碍于顾明城的地位,碍于这个合同数额太大,他只是冷“哼”了一声,什么都没说。

“很显然,今天不是谈公事的好时候,我先走了!”顾明城起身要走。

“我送您。”毕竟今天把自己的上司都扯进来了,姜淑桐觉得很过意不去,把头发往耳后塞了塞,脸色很红,对着顾明城说道。

顾明城没说话,姜淑桐跟了出来,她顾不得后面陆之谦能够杀人的眼光。

“您别听陆之谦胡说八道,他看了那天的监控了,知道我跟你走了,就多想。我当时也生气,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所以,他今天把账都算到您身上了。”已经走到了顾明城的车前,他没急着上车,倚在车窗边上,转身看着姜淑桐。

“哦,说了哪些不该说的话?”顾明城的口气,带着玩味,和让姜淑桐捉摸不透的味道。

姜淑桐低头,有些赧然,说和他上床了话,是不能当着他的面说的,释然地笑了笑,“我和顾总,在一起只有那一夜,我相信,我好好解释,他会听的。”

“是吗?”顾明城的这句话,颇有些让姜淑桐心思忐忑。

姜淑桐点了点头,“嗯,顾总一路小心!”

顾明城没说什么,上车了。

返回家的路上,姜淑桐有些不解,明明他今天晚上还要来的,干嘛还让她把合同送给陆之谦?他亲自送不就行了吗?

回到家,陆之谦已经回了他的卧室睡觉了,姜淑桐也回了自己的卧室。

姜淑桐以为这件事情就这样平息了,直到第二天,同事们都在谈论一个帖子。

大幅的姜淑桐的照片,她很多时候都是“太太”的打扮,很高雅,很风情。

另外,还有顾明城的照片。

上面说顾明城和姜淑桐不顾廉耻,做丧尽天良的事情。

这种“丧尽天良”指的是什么,姜淑桐很明白。

勾引“有夫之妇”呗。

她的手盖在了脸上,太龌龊,太肮脏,她刚才公司几天,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情。不用想,也知道这帖子是谁发的。

········
第8章 怎么了?
········
今天顾明城没来姜淑桐的公司,他日理万机,姜淑桐明白。

想了想,姜淑桐给他发了一条微信,因为工作的关系,她的微信加上了盛世的总裁——顾明城。

“顾总,对不起,我和陆之谦向来不和睦,他捕风捉影,喜欢无中生有,看我身边的每一个男人都像jiān夫,很抱歉,这次是您撞在枪口上了。我为帖子的内容向您道歉,我会尽快找人删除的!”发完了微信,姜淑桐就忐忑不安地等待着顾明城的回复。

可能顾明城见惯风月,见惯大场面,对这样的儿女情长,无聊的八卦根本不放在心上。

许久以后,顾明城的微信来了:帖子我没看。

这句话闪得姜淑桐够呛,显得她挺自作多情的,不过这个帖子给她带来的种种不安因为顾明城的这句话而烟消云散,好像为了解释自己的自作多情,又好像为了证明自己的不在意,她又画蛇添足地加了一句:也对哦,身正不怕影子斜。

她以为顾明城不会给她回了,可是顾明城竟然很快又给她回了一句:那身不正呢?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谁的身不正?是她吗?

不过这种事情,越纠缠就越说不清,任他去吧,姜淑桐没继续想。

晚上回家的时候,隔着老远,姜淑桐就听到家里吵嚷的声音。

她不明就里,推开了家里的门,看到陆之谦鼻子不是鼻子,嘴不是嘴地在破口大骂,“合同都签了,说撤销就撤销,他宁可赔上违约金,也不让我做了。把我当傻瓜吗?”

他一直踢着家里的凳子,姜淑桐坐在沙发上,倚靠着家里的墙壁,呆呆地看着他。

陆之谦并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她自来知道。

听他的嘀咕,姜淑桐知道,原来是顾明城把这个项目给撤销了。

肯定是顾明城看了帖子的内容了,姜淑桐觉得陆之谦真是傻,非要往枪口上撞。

可顾总原来就应该认识陆之谦吧,既然明知道他的为人,当时为什么又要把项目给他呢?

陆之谦走过来,掐住姜淑桐的下巴,“是不是你让他撤销掉这个项目的?”

“谁让你发那样的帖子?你是没有脑子么?”姜淑桐问了一句,明明是在两个人合作的当口,他干这种事情,不是没脑子是什么?

“难道你和顾明城真的那么清白?”陆之谦和姜淑桐的脸近在咫尺。

“你非要把你老婆想得这么重要,我没办法。”姜淑桐冷冷地说了一句。

陆之谦的手这才松了。

姜淑桐的电话响起来,是爸爸。

爸爸有一家小工厂,效益很一般,妈妈病重的时候,正是爸爸赔钱的时候,是陆之谦挽救了姜家,爸爸这次的电话,无非是让姜淑桐朝陆之谦借三十万。

“可是爸,你不会贷款吗?”姜淑桐看着还在发火的陆之谦。

“贷款多难,要有信用的,你爸我什么都没有,拿什么贷款,而且,三十万,对陆之谦并不是个大数目,可我在等着拿三十万给工人发工资,要申请贷款,起码也得几个月以后了。”爸爸对着姜淑桐说道。

的确不是大数目,可现在姜淑桐和陆之谦的关系。

“谁给你打电话?”陆之谦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地问道姜淑桐。

“我爸,他问你借三十万。”姜淑桐说了一句,两个人结婚以后,爸爸总共跟陆之谦借了两次钱,每次陆之谦都把钱甩到姜淑桐的脸上。

果然,陆之谦冷笑,“我刚丢了项目,你认为,我有钱借给你爸吗?”

虽然陆之谦和姜淑桐的夫妻关系不好,可至少之前,对姜淑桐的花钱是不管的,可是现在,自从他们之间横着顾明城的梗,现在陆之谦已经不随便给姜淑桐钱了。

姜淑桐觉得一点儿尊严都没有,她有时候会把心里的烦闷告诉父亲,可父亲只有一句话,“女人么,要那么多尊严干什么?”

姜淑桐就紧紧地咬咬唇,她觉得自己生活得暗无天日,陆之谦不离婚,父亲不支持她。

所以第二天的时候,她是红肿着眼睛去上班的,刚刚到了二十层她办公室的楼层,便走进来一个人。

她抬头,竟然是顾明城,他正盯着姜淑桐在看。

“顾总。”姜淑桐打招呼,声音略带沙哑。

早晨姜淑桐刚来上班,顾明城却已经在公司里环视一圈,准备离开了。

顾明城多看了姜淑桐几眼,双手插兜,在电梯里站定,问了一句,“怎么了?”

姜淑桐要走出电梯,擦过顾明城身边的时候,袖子却被他拉住,又问,“怎么了?”

电梯门已经合上。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