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婚恋生活

陵总痴缠小娇妻-陵总痴缠小娇妻完整版免费阅读

陵总痴缠小娇妻

陵总痴缠小娇妻-陵总痴缠小娇妻完整版免费阅读

主角: 黎景致, 陵懿

字数: 1,871,998

状态: 已完结 共 1727 章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好看的小说推荐(www.sossw.com)

陵总痴缠小娇妻简介:三年前,他设计她; 三年后,他没认出她来,他又设计了她。 后来,她不敢穿丝袜; 她不敢撒娇; 她不敢撩头发; 不管她做什么,他都觉得是暗示他…… 最后, 他不止要她的身,还要她的心。

陵总痴缠小娇妻全文阅读

········
第1章 你叫什么名字
········
“她就是陵太太?”

“嘁,有名无实算什么陵太太,听说领证当天,陵少爷都不在呢!指不定少爷都不知道她长什么模样。”

黎景致听着陵家女佣的窃窃私语,没有力气理会她们。

做了十多个小时的飞机回国,她现在只想躺到床上好好睡一觉。

进到陵母告诉她的房间,黎景致顾不得脚上窄细的高跟鞋,第一时间褪去身上沾了汗渍的连衣裙。

裙子的拉链在腰侧,她费了好大力气才拉开,裙摆霎时从身上滑落,露出白洁如玉的身体。

“吱呀”一声,浴室的门忽然被人推开,从浴室内走出来的男人,只在腰间围了浴巾。

男人深邃的眸子闪着幽光,望着她。

当裙摆从身上滑落的那刻起,黎景致的身体几乎是毫无遮蔽了。

没料到有男人忽然闯入,她迅速背过身,用双臂横挡在胸口。

眼前的男人身高约莫一米八四,长了一张帅到天怒人怨的面孔,他眉眼深邃,鼻梁挺直,薄唇性感。

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黎景致结婚三年,一直未曾见面的丈夫——陵懿。

黎景致迅速蹲下-身,将裙子拉起来围在身上,紧张的看向这个帅气的男人,“你怎么会在这里?”

刚问完这话,她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这可是陵家,他在这里理所应当。

怪不得陵母告诉她,以后就住这间房的时候,眼神颇有深意。

看样子,这间房根本就是陵懿的。

三年来,这场婚姻一直有名无实,她一直没考虑过这些,才会忽视了这点。

陵懿抿唇看着眼前这个紧张到不知所措的女人,眼里闪烁着如同饿狼捕食猎物的光。他的目光在她身上肆意的打量,无一处不美。

这女人虽然脸上一脸倦意,但是白皙精致的脸颊没有一丝瑕疵,甚至因为那淡淡的疲惫而更显得弱柳扶风,惹人怜惜。

也不知道这个女人是哪个损友给他送来的,知道他的婚姻无趣,特意给他塞了个小美人进房间?

本来,他对这些来路不明不干不净的女人是没什么兴趣的。可眼前这个……无论是样貌,还是惊惶的模样,都对极了他的胃口。

陵懿扬眉,勾起邪肆的笑意,快步上前,将她揽入怀中,“你现在才开始遮挡,会不会晚了点?”

她不敢乱动,双手揪紧了衣服。

“陵懿你怎么了?你放开我,我不是故意进你的房间的,是因为……唔……”

话未说完,便被他吻住。

“欲/拒还迎,玩的不错。”陵懿搂着人就往床上带。

去你的欲/拒还迎,她要是想上他的床,当年也不会一结婚就去国外念书躲了这三年。

黎景致开始抗拒起来。

陵懿一个旋身便把人压在床上,轻松桎梏住小女人的挣扎,鼻尖摩挲着她的脖颈,亲昵地问:“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嗯?”

黎景致脑海中紧绷的那根线忽然断裂,她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盯着她的丈夫……

········
第2章 没认出她来
········
她这才明白,为什么陵懿今晚会忽然这样反常。

按他的性格,哪怕色心再重,也不会碰自己。

原来,是因为他根本就没认出她来……

忽然想到楼下女佣的话,黎景致心底一阵嘲讽。

身下的女人,漂亮的大眼睛里蒙着一层水雾,像是委屈又像是难受。

陵懿放缓了动作,吻上她的眼眸:“小野猫,听话点,我会温柔些。”

这女人的身体,简直对极了他的胃口……

黎景致反抗不得,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骂着“禽兽”。

直到最后,眼皮沉重的再也睁不开。

晕了过去。

……

清透的日光洒遍大地。

陵懿睁眼时,怀中的女人已经不在了。

想到那女人被自己做到昏厥后软绵绵的趴在自己胸口,像只玩偶小兔似的被自己抱着睡觉的样子,他勾唇笑了笑,跑的倒是快。

他对这个女人很满意,话不多,身体也很诱人。

也不知道是哪个损友安排的,竟然挑了这样的极品。

枕头上还残留着她身体的浅香,想着那如玉般滑腻的触感……要是把她一直留在自己床上,也是不错的。

那女人馨香软嫩的身子,除了他那心机深沉的妻子,别人真的没法比。

那年,所有人都没想到,陵懿忽然之间就娶了黎景致。

回忆起过去,作为当事人的陵懿却只是冷冷一笑,要不是黎景致那个女人在自己酒水里下了药……根本就不会有这段婚姻,而黎氏也不会维系至今、肯定早早就消亡了。

后来,黎家人拿了那些本不该存在的证据找上陵家哭诉……要求他对黎景致负责。

陵父陵母巴不得他早早结婚生个大胖孙子给他们养着呢,连逼带哄的让他跟黎景致结了婚。

他厌恶极了那个女人,所以领结婚证也并没有到场,只是将证件交由助理代办,连结婚证上的照片,都是给p到一起的。

婚后,他的冷漠与讥讽,却让黎景致成了所有上流社会人士眼中的笑柄。

黎景致也算识趣,以年纪小为由头,直接转学去国外念书,一去就是三年。

这场婚姻里难堪的只有黎景致一个人,没有人会怪陵懿无情。

因为他是陵懿,天之骄子陵懿。

活了二十八年,陵懿自己也没想到,他唯一栽过跟头的地方,竟然是黎景致这个女人的床。

要怪,也只能怪黎景致那个女人心机太过深沉。

三年了,陵太太的头衔,重振黎氏……黎景致想要的东西都得到了。

这段婚姻,也是时候可以结束了。

陵懿眯了眯眼睛,交代了私人助理,让他拟好离婚协议,给黎景致送去。

该给的,他一分不会少,但是不该惦记的东西,她也一分别想拿到!

黎景致不知道怎么面对那荒唐的一夜。

第二天一早,她小心翼翼的从他怀里钻出来,换了衣服就跑。

又不能回黎家,只能去死党江暖暖那边先躲个几天养养身体。

江暖暖开门看见她的时候,还笑话她,说她走路的样子感觉整条腿都在发抖。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黎景致气的半天没说话。

但是她今天还重要的事情,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找那个狗男人算账。

黎景致特意穿了个立领的外衫,可依旧能隐约见到脖子上的吻痕。

黎景致对着镜子用遮瑕膏遮住露在外的痕迹,心底再次暗暗骂了一口:禽-兽!

这时候,江暖暖拿了个文件对她招手:“对了,刚才有人送了份快件过来,好像是给你的。”

“给我的?”黎景致接过文件,看了看发件人。

陵氏国际?会是那个狗男人寄的吗?

········
第3章 再遇陵懿
········
“先别看了,你不是在风铃集团还有面试吗?赶紧收拾好,我送你去!”江暖暖从她手中将文件袋拿下,放在桌上,“这文件又没长腿,你等会回来再拆。”

“好。”黎景致微微一笑,最后看了一眼文件袋上的陵字,心里有种说不清的预感。

将人送到风铃集团门口,江暖暖看了眼身边满身疲倦却努力打起精神的人,关心地问:“景致,你确定没问题吗?要是撑不住大不了和他们的人事知会一声改天再谈嘛!”

“真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死脑筋,背靠陵家黎家,用得着你出来找工作吗?做阔太太不好吗?才回国都还没休息就忙忙碌碌的。”

闺蜜带着些不满的絮絮叨,听在黎景致耳中却是格外的温暖,她知道对方是在关心自己,心疼自己。

三年前的一场酒宴,彻底改变了她的人生。

黎家败落,黎父四处求人注资,每场交际酒宴都必定到场。

那时候黎景致接到电话说黎父喝醉了,让她去接人。结果还没接到黎父,却被陵懿一把抓住,摁在床上,夺走了她的贞洁。

到今天,黎景致也没想明白,到底是自己走错了房间,还是通知自己的人说错了房间号。

那时候的黎景致刚上大学,还是个娇嫩的学生,发生了那件事之后,吓得魂不守舍,幸好江暖暖一直陪着她。

父亲让陵家负责,陵家二老却十分殷勤地答应了联姻。

那时候黎氏落魄不堪,嫁给陵懿,至少还能挽救陵氏。

所以黎景致同意了……

只是,终究她没能和相爱的人走到最后。

黎景致的眸底染上一抹黯然。

她知道陵懿厌恶她,因为自己在他眼中就是处心积虑设计他,从而攀上陵家的拜金女。所以连领证当天都没到场。自己离开的这三年,两人更没一句交流 。

同样,黎景致也厌恶陵懿,因为他强要了自己的第一次,让她不得不和相爱的人分离……

相看两厌的婚姻,维持起来太累了……

“景致,你有听我说话吗?”

黎景致从回忆中回神,侧头温柔地开口:“好啦,我知道了,我这不是感兴趣吗?”

她这次回来,就是想结束这段有名无实的婚姻的,所以她必须得为以后谋划出路。

脱离黎家陵家生活,有自己的经济来源,这是最基本的准备。

她在回国前就已经投了简历,获取了几家offer,最终通过比较,选了风铃集团。

“那还不如来我们江家啊!我们也能天天见面了。”

江家和风铃国际一样都是主营珠宝的企业。

江氏啊……

黎景致眸色闪了闪。

因为那个人就在江氏,她当然不能去了。她怕自己一见到他,就控制不住自己:控制不住扑进他怀中,控制不住朝他哭诉这些年的委屈,控制不住伪装多年的冷硬被彻底击碎……

一个不完整的自己,又有什么脸面奢求和那么完美的人在一起呢?

“咦,那是你老公吧?”

正要下车的黎景致顺着江暖暖的视线一看,脸色不由得一僵:“别出声!”

拉住就要唤人将暖暖,黎景致一直等到陵懿走进风铃集团大门后许久,才拾掇好表情地下车:“暖暖,你先去忙吧,我进去了。”

她特意调查过,风铃集团可不是陵家的旗下的产业,也和陵家不搭边,陵懿在这里,应该只是个巧合吧?

江暖暖顾不得疑惑,当即给她鼓劲:“景致加油!我就在边上的咖啡店等你凯旋!”

“好,我很快。”

半个小时后。

“欢迎加入风铃集团,期待与您共事。”

“谢谢。”黎景致落落大方地和集团的老总握手,达成最终协议。

面试和预计的一样很顺利,毕竟一切之前都已经谈好。

乘上电梯,黎景致长舒一口气,一直绷着的心也松懈下来。

合同签的很顺畅,也没有撞见那个男人,等她成功入职,她就找他谈离婚的事情。

这应该也是他期待的吧?

三年的婚姻牢笼,终于可以摆脱……

嘴角微微上扬的笑容还没有下去,“叮”一声,电梯在十五层停下。

门一开,当见到门外站着的男人时,黎景致脸色一变:陵懿?!

········
第4章 真想知道我是谁?
········
电梯外的陵懿,一身妥帖的黑色西装加身,勾勒出他黄金比例的衣架身材。

宽肩窄腰,身姿颀长,配上他卓越出众的外貌,简直就是行走的荷尔蒙,女性杀手的称号果真不是白来的。

黎景致面对面见到他的刹那,心忍不住漏跳一拍。

倒不是因为被他的美色震惊,而是心慌。

这么近的距离,陵懿自然也是见到了电梯里的黎景致,打量着一身职业装的人,双眸一亮,停下了和身边人的谈话。

“张经理,那先这样,具体事项以后再谈。”陵懿说着直直地朝黎景致行去。

“好的好的,陵总,我送你!”

“不必!”陵懿眸光都没从黎景致身上离开过,头也不回地进电梯,关门,将外面的人隔绝。

在他踏进电梯的刹那,黎景致整个人就和竖起倒刺的刺猬,退到电梯角落,一脸警惕地盯着来人。

“你、你别过来!”黎景致凶悍地瞪着不断朝自己靠近的男人,话语却磕磕绊绊,出卖了她的紧张。

瞅着她那奶凶奶凶的模样,陵懿就感觉胸口被一只小奶猫的爪子挠了一下,痒痒的,让人蠢蠢欲动。

陵懿没有停下脚步,电梯也就这么方寸的空间,没多久,他就站在了黎景致的身前,与她不到一拳的距离。

瞅着抵挡在自己胸口的小手,陵懿心底说不出的柔软。

伸出胳膊,抵在她身边,将人困在电梯壁和自己之间,近距离地看着她,多情的桃花眼微挑:“小野猫,我们又见面了。”

距离一近,对方身上的浅香就清晰入鼻,忆起她美妙的滋味,陵懿的喉结忍不住滚动了一下。

昨天晚上光线昏暗,他都没好好看看她的模样。

他知道她长得漂亮,今天仔细一看,才知道是多么的惊为天人。

她本就长得极为精致,今日化了淡妆,使得五官更加出彩。

巴掌大的小脸上,一双乌黑的杏眸低垂,浓黑的睫毛在眼下印出一片阴影。她的睫毛很长,一眨一眨地就如蒲扇般。

不知道是不是嫌自己靠的太近,秀眉蹙起,粉唇也紧抿着,一脸的不耐。

她讨厌自己的靠近?

认知到这一点,陵懿表示很不开心。

伸手握住她的小手,轻轻一拨,两人间就彻底没了隔阂,他轻而易举地和她娇软的身躯贴个正着。

“你干什么,陵懿!”感受到对方温热的胸膛,黎景致倏地抬头瞪着眼前的男人,眸子里隐隐跳着两团怒火。

见到她的反应,陵懿挑挑眉,不怒反笑:“还真是个小野猫。”伸手捏起她小巧精致的下颚,凑近她,问,“在这里工作?”

黎景致恼怒,扭头甩开他的手。

心底有种屈辱的感觉。

自己的丈夫认不得自己,却又把她当作外面的女人撩拨。

人渣!

“呵呵,”一阵低笑从头顶传来,低沉磁性的嗓音再次响起,“不想说,那我换个问题。”

陵懿幽幽的望着她,唇角勾起一抹笑意,又凑近了她几分,几欲与她的唇畔相贴:“你叫什么?那天晚上是谁带你去陵家的,嗯?”

上挑的尾音,带着无尽的缠绵之姿。

黎景致看着近在咫尺的俊颜,眸中的怒火更加旺盛,望进他充满兴味的黑眸,冷声问:“真想知道我是谁?”

陵懿挑眉,等待她的下文。

黎景致见状,心底恨恨地想:你自己都不要脸了,就不要怪我了!

遂扬起一边唇角,讽刺地开口:“陵懿,你听好了,我就是你……”

········
第5章 陵母来电
········
这时候,一阵电话铃声响起,打断了黎景致的自报家门。

陵懿掏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蹙蹙眉,松开了对黎景致的桎梏,站到电梯门边,接起电话:“妈?”

“你还知道有我这个妈啊!”电话一接起,火爆的女音噼里啪啦就响起,“昨天儿媳妇终于回来,让你去接机也不知道去接!今天让你带儿媳妇好好玩玩,你人又不知跑去哪里去,你纯心想气死我是不是!”

“妈,我这不是出去谈工作……”

“哪那么多的工作!”对方不管不顾地打断他,“今天晚上陵家要为儿媳妇举办宴席,你必须参加!所有的工作都给我推了听到没!”

“妈……”

“给我亲自接儿媳妇听到没!要是我没见到你们一起入场,小心我扒了你的皮!”说着不给陵懿拒绝的时间,直接挂了电话。

听着手机里的挂断音,陵懿蹙眉收起手机。

一想到那个算计自己的心机女人,心里就忍不住烦躁:让自己去接那个心机女?还和她一起参加宴会?想都别想!

转身,见到依旧站在角落里睁着圆圆的杏眼望着自己的小女人,陵懿蹙起的剑眉不由得慢慢舒展开。

正想上前和她说什么,又是一阵手机铃声。

只不过,这次是黎景致的。

掏出手机,见到来电显示,黎景致浑身再次紧绷。

是陵母的电话……

黎景致看了眼盯着自己的男人,刚刚破釜沉舟想要告诉他真相的勇气一下子就和被扎破的皮球一样,彻底没气了。

三年前,他们被迫结婚,结果陵懿把所有烂账都算在自己的头上。

如果他知道他把自己当情人给睡了,对方要是觉得丢了面子,肯定还得拿自己开刀。

所以,她不能让他知道自己的身份。

至少不是这么面对面,自己毫无退路的情况下。

“怎么不接电话?”

黎景致当然不敢接了。

刚刚陵母那中气十足的声音,连她都听得一清二楚,要是现在接了,自己的身份岂不是分分钟被拆穿?

“叮”,走走停停的电梯,终于抵达一楼。

黎景致就和受惊的兔子一样,门一开就立马蹿了出去。

“喂……”

“陵总,竟然在这遇到你,幸会啊!”陵懿正想伸手拦人,却被一个熟人叫住。

见到陵懿被耽搁,黎景致抓紧时间往门外跑,直到彻底不见了他的身影,才喘着气停下。

在电话即将挂断的前一秒,黎景致接起手机:“妈?”

“诶,景致,你终于接电话了,”先前火爆的女音此刻温婉无比,“怎么了,喘成这样子?是不是不方便接电话?”

“没、没事,”黎景致深呼了一口气,“刚刚在和闺蜜玩闹呢!我没事。”

黎景致对陵母的态度倒是很好,因为她能察觉出,对方是真心喜爱维护自己的。

“奥,这样,你刚回国,是该好好玩玩,”陵母温柔地说,“我也没什么事,就是晚上陵家有个宴席,你到时候和我家那小子一起来参加啊!我会让他来接你的……”

“不用,我自己……”过去就行了。

“就这么定了,你们先玩,我就不打扰你们了。”陵母再一次利落地挂断电话。

黎景致:“……”

看到黑了的手机,黎景致无奈地摇摇头,朝风铃集团边上的咖啡厅走去。

此时,她没有注意到,在她踏进咖啡店的一刹,一道怨毒的目光就锁定住了她……

········
第6章 小三挑衅
········
走进咖啡厅,黎景致一眼就见到坐在窗边等待自己的江暖暖,当即笑着上前:“暖暖,我好啦!”

“怎么样?顺利吗?”一见到自己的闺蜜,江暖暖当即激动地起身,仿佛就和自己参加面试等待结果一样。

“当然了。”

“奥,太棒了我的宝贝!”江暖暖给了她一个拥抱,“走走走,为了庆祝你成功找到工作,我带你去买买买!”

“好啊,”黎景致笑了笑,见侍者往这边走来,她顺手挥了挥:“waiter,结账。”

邻桌忽然响起一道尖锐的女声,“没看见我们要点单吗,结账急什么?还是说,你们有钱了不起?”

黎景致楞了楞,态度仍旧温和:“那让她们先点单吧。”

女人却还不满意,满眼嘲讽的说着,“啧啧啧,瞧这施舍的口吻,黎大小姐果然气势逼人。”

黎景致这才抬眸,细细打量着眼前眼咄咄逼人的女人。

那女人穿着深V的连衣裙,露出姣好的事业线。她不明白自己是哪里得罪了这人,她们似乎并不认识。

女人画着浓妆的眼,死死的盯着她,目光充满怨恨,可那怨恨中却又夹杂着些许嫉妒。

那女人表情极其隐忍,忍了半天却还是没忍住,蹬着高跟鞋走到她的桌前来,“黎景致!”

她淡淡的看向那人,“不好意思,我不认识你。”

“呵,你是真的不认识还是假装不认识我?”伊霓插着腰,妖娆一笑,讽刺的说着,“我整天跟在你老公身边,我就不信,你就看我不眼熟。告诉你,我叫伊霓!”

整天跟在她老公身边的女人?

黎景致眼皮跳了跳。

头一次见当小三还这么理直气壮的。

“黎景致你装什么傻充什么愣呢,我告诉你,懿哥哥不爱你,不管你怎么缠着他霸着他都没用!他不爱你,他爱的人是我!”伊霓歇斯底里的嚷嚷着。

黎景致并不习惯在大庭广众之下像泼妇似的跟人吵架。

四周传来或探究或鄙夷的目光,她果断选择将现金放在桌上,拉着江暖暖就走。

伊霓心气傲的狠,双臂横展,拦在黎景致面前堵住她的去路,“你躲什么,心虚?”

她深吸一口气,忍住揍人的欲望,“这位小姐,我们并不认识,你要吵架也别来咖啡厅吵影响别人。”

见她变得暴躁,伊霓洋洋得意,“你不仅霸占懿,现在却连着咖啡厅也要霸占了吗?难道这咖啡厅是你家开的,只有你能来我不能?”

黎景致微沉吟,淡淡的向她解释,“这咖啡厅是陵家送的聘礼,我只是懒得接手,但这咖啡厅严格意义上来讲,的确是我的。”

伊霓的脸红了又白,白了又红,“别以为懿给你一间咖啡厅有什么了不起的,他的心永远都不在你的身上!”

黎景致漠然的反问,“那又怎样?”反正她也从来没有想要得到过陵懿的心。

连连受挫,伊霓的面子实在挂不住,她猛地一拍桌子,拿了桌上的咖啡就泼在了黎景致的脸上。

“啊!”

躲闪不及,黎景致被泼了满脸。

那女人还不满意,挥舞着爪子就想往她身上扑。

黎景致从小家教森严,还真没跟人打过架。

一直处于下风,硬是挨了伊霓两爪子,手腕上留下一道红痕。

“黎景致,你抢了本该属于我的男人,我不会放过你的!”

········
第7章 酒宴再遇
········
江暖暖急忙护着黎景致,叫来服务员拉开伊霓后,又抽了纸巾给黎景致简单擦了擦,急忙拉着她快步往外躲,“那女人疯了吗,撒泼打架这么厉害,简直太可怕。”

刚到咖啡厅门口的陵懿见到路口那抹熟悉的身影,正要追上去,一个妖娆的身影就扑进他怀中:“懿哥哥,你终于来了!人家等了你好久哦!”

拐弯处的黎景致回头,想看看那个疯女人有没有追来,结果见到的就是自己丈夫和那个泼妇暧昧相拥的画面,秀眉蹙了蹙,加快了步伐离开。

江暖暖捂着胸口,惊魂未定,“我从来不知道,一个精致的女人翻起脸来,居然可以像疯狗一样咬人。”

比起江暖暖,黎景致还算是镇定,只是心下更坚定了离婚的念头。

不离婚,这样的事情只会一件接着一件。今天是这个所谓的伊霓,或许明天后天还有别人……

当初结了婚就就跑去国外念书,也有这一部分原因。

陵懿这个男人,太招女人了。

不管他是有意还是无意,只要站在那儿,就会有各色女人往他身上扑。

嫁给他,像今天的这些事总归是免不了。

黎景致心里知道,陵懿生在豪门,各种应酬免不了,指望这样的男人一心一意只爱你一个?可能性是微乎其微。

黎景致和江暖暖的身影消失在转弯处,陵懿这才收回目光,推开怀中浓妆艳抹的女人,沉声提醒:“伊霓,注意你的身份。”言语中带着丝嫌恶。

伊霓不情不愿地从他怀中退出,心底对那个占据了陵太太位置的黎景致更加怨恨!

华灯初上,陵家。

盛大酒宴,衣香鬓影,觥筹交错。

“你们听说没,黎景致回来了。”

“可惜了这么好看的一个女孩子,就算当了陵太太,这么多年还不是得独守空房。”

“黎景致不过是个挂名的陵太太而已,说不定陵总和她面对面都认不出她来呢!”

“哈哈哈!”

众人一阵哄笑。

“今天是陵家特意为这个所谓的陵太太举办的酒宴,今晚她应该会出现吧。”有人迫不及待的想看热闹。

“还叫陵太太?我还以为他们早离婚了呢。顶着这么大个虚名,黎景致也不怕脖子疼。”年轻的女人把玩着芊芊玉指,轻蔑的说着,“反正也抓不住男人,还不如赶紧把这婚离了,把陵总让给其他人。”

有人笑她,“是让给你吧。”

年轻女人也不生气,笑容中带着讥讽,“没错,我就是这么想的。结婚三年,连老公的面儿都没见着。我要是嫁给陵懿,才不会把自己弄成黎景致那可怜样。”

身后无人问津的角落,这些难听的议论全部落进黎景致的耳朵里。

瞧瞧多么似曾相似的一幕啊!

一场婚姻得失败成什么样,才能在背后被人当做笑料谈资?

不仅是陵家的女佣,连这些外人眼中,都默认自己这个陵太太有名无实。

可偏偏她们说的真是准,的确自己面对面站在陵懿跟前,他就是认不出自己,甚至还可笑地三番两次将自己当成外面的女人轻佻调戏。

黎景致拿着酒杯,轻轻抿了一口。

倒也没有多难受,更多的是觉得尴尬,和对那个狗男人的恼怒……

不想再去听那些以自己为主角的笑料,黎景致端着酒杯想离开。

只是一转身,就撞进一个温热的怀抱,头顶传来一道熟悉嗓音:“小猫儿,你也在这?”

········
第8章 提前收点甜头
········
头顶的声音低沉醇厚,犹如大提琴拉出的优美旋律,还透着几分意外和喜悦。

在外人耳中或许是能让耳朵怀孕的磁性声音,在黎景致听来简直就和地狱的锁魂音一样,瞬间让她汗毛倒竖。

一抬头,果不其然就对上陵懿那张带笑的俊脸。

心底忍不住咒骂了一声。

她特意单独前往陵家,想在陵母跟前露个面就借口离开,千方百计躲着这个狗男人,没想到还是撞上他了!

陵懿先一步拦住又要逃离的人:“又想逃?”语气带着几分玩味的宠溺。

“你让开!”黎景致推拒着他,一边警惕地环视着四周,看看有没有人过来。

生怕在他跟前拆穿自己的身份。

别看平日里陵懿花心不着调,但是在商场上他就是一个没有感情的魔鬼,为达目的不折手段。

狠戾又毒辣。

她现在只想赶紧和他顺顺利利离婚,而后老死不相往来。

要是在这之前知道了他感兴趣的新欢,就是他厌恶的心机妻子,一定会觉得是自己在耍他。到时候自己不死也要脱成皮……

见对方低着头不说话,只想着离开,陵懿索性长臂一伸,将黎景致整个人纳入自己怀中。

好小好软的一只,他能把她整个人全全笼罩住。

就和那晚她浑身无力地镶嵌在自己怀中,仿佛他们本该就是一体一样。

“是跟着我来的,还是谁邀请你的?”陵懿贪婪地嗅着她身上独有的香气,她的每一分每一毫无不令他沉醉。

察觉到他的下颚暧昧地摩挲自己发顶,黎景致猛然仰头,差点磕到他的下巴,咬牙道:“陵懿,请你自重!你可是有老婆的人!”

白天一个伊霓,晚上又把自己当其他女人撩,黎景致觉得有必要敲打敲打他。

虽然她马上就会提离婚,但目前,他们还是夫妻关系,他也是有妇之夫!

听到这话,陵懿挑眉再次上前拥住她:“吃醋?嗯?”

黎景致看着他貌似心情不错的样子,心底简直咒骂不知道多少遍了。

吃个鬼的醋啊!你知不知道你眼前的女人,就是你老婆!狗男人!

陵懿见着她跳跃着火焰的清亮眸子,心底再次悸动。

今晚为了参加宴会,她穿身着一袭紫色高定礼服裙,端庄优雅;裙子缎面褶褶生辉,把人衬托的气质特别高贵。

腰部的透视设计小露性感,她那盈盈一握的小腰若隐若现。

陵懿情难自禁地伸手捏了把她腰间的软肉,漆黑的眸子望着他,开口:“放心,我会和那个女人离婚,以后就要你一个,如何?”

“那你倒是离啊!”黎景致见到他那多情轻佻的模样就来气。

赶紧的离婚,然后爱谁谁去!

“同意了?”陵懿挑眉,唇角带着戏谑,“那我先收点甜头。”

然后不给黎景致反应的时间,倾身向她的红唇袭去。

黎景致只见到眼前的俊脸倏然放大,唇上随即贴上两片温软的物什。

“唔!”

觥筹交错的大厅中,陵母气冲冲地朝门口走去,一边质问身边的管家:“那个臭小子呢?叫他接人接到没?怎么现在还没来?赶紧再打个电话去再催!自己的媳妇那么不上心!信不信我扒了他的……”

目光触及到什么,愤怒的话语戛然而止。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