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婚恋生活

夫人她又美又娇-夫人她又美又娇无弹窗阅读

夫人她又美又娇

夫人她又美又娇-夫人她又美又娇无弹窗阅读

主角: 顾易柠, 傅寒年

字数: 1,306,092

状态: 连载中 共 1208 章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好看的小说推荐(www.sossw.com)

夫人她又美又娇简介:傅大总裁傅寒年被闯进公司的丑女人逼婚了。 婚后,这女人上赶着要给他生娃娃。 爬床第一天,他说他是GAY。 爬床第二天,她被无情踹下床。 爬床失败的第N天,某女人怒了:“今天你对我爱答不理,日后我让你真香打脸。” 于是,褪去丑装的小女人开始放飞自我。 时而妖娆性感,时而清纯可人,时而女扮男装,男女通撩。 更让人惊喜的是。 天赋异禀的顶级调香师是她。 神出鬼没的黑客天才是她。 妙手回春的神医鬼手是她。 虏获万千粉丝的电竞职业大神还是她。 终是宝藏女孩儿太优秀,冰山总裁动了心,日日夜夜馋她身不说,还成了赫赫有名的宠妻狂魔。 人们都说:单身狗死的时候,没有一对夫妻是无辜的。 以上特指傅寒年、顾易柠。

夫人她又美又娇全文阅读

········
第1章 丑女上门求婚
········
“我们结婚吧!”

这是顾易柠见到男人后所说的第一句话。

一双圆亮的大眼睛认真注视着对面的男人。

她正在求婚的对象——傅寒年。

黑白色调的办公室内,男人高大的身躯落座在真皮转椅上,身穿一席剪裁得体的黑色手工西装,姿态慵懒,却难掩高冷矜贵之气。

午后的阳光投射过来,那深邃冷冽的五官轮廓如一件完美到极致的上帝佳作,挑不出一点瑕疵。

男人的目光同时也在眼前这位打扮邋遢,外形丑陋,勇气可嘉的女人身上反复探寻。

年纪约莫20出头,穿着一件脏兮兮的白色T恤配牛仔短裤,皮肤细白,一双眼睛乌黑透亮,五官倒还算看得过去。

可左脸上一块醒目的青黑色胎记一直从脸颊延伸到眉眼之处,透着一丝狰狞。

几乎是毁了整张脸的美感。

就是这样一个女人。

十分钟之前,致使傅氏集团大厦所有的监控全线瘫痪,在十几个身强力壮的保镖拦截下,成功闯入他的办公室,来到了他面前。

身后的助理和一众保镖在听到顾易柠的话后,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胆大包天的丑女人。

破坏傅氏安保系统,强闯总裁办公室。

不为盗取商业机密,不为争取项目,只为跟傅总求婚!

还是这么简单粗暴又简陋的求婚。

这绝对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想疯了。

傅总会答应都能见鬼!

“我们认识?”傅寒年幽深的眸流转,冷唇轻启。

顾易柠笑着摇了摇头,并友好的朝他伸出了手,“现在认识也不晚,傅寒年你好,我叫顾易柠。”

傅寒年骨节分明的手自然的耷拉在办公桌上,并未有握过去的想法。

态度倨傲清冷,拒人于千里之外。

“顾家三小姐顾易柠?”

“是我没错。”她大大方方承认,还觉得这名字很拿得出手。

传闻顾家三小姐顾易柠在陵城是出了名的丑女智障,与家中两位才貌双全,美如天仙的姐姐根本没资格相比。

傅家老爷子正有意在顾家两位姐姐当中寻觅他的未婚妻人选。

却从未将这位顾家三小姐纳入考量范围之内。

如今她毛遂自荐,大言不惭的提出要跟他结婚,无非是想截胡两个姐姐的好事。

这种贪婪且没有自知之明的女人让傅寒年骤然生出一丝厌恶之感。

但,他还是想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一个机会。

她能进到这里,就已经证明她有也有过人之处,“给我一个选择你的理由。”

顾易柠取得了继续谈判下去的机会,信心倍增。

屁颠屁颠去搬了一张椅子坐到傅寒年的面前,离他更近了一些。

这压迫性的靠近让男人俊眉紧蹙,幽深的眸泛着深不见底的冷意。

他,并不喜欢女人靠他太近。

“请你离我们总裁远一点。”特助厉风上前来好意奉劝。

这女人正在挑战总裁的底线。

顾易柠置若罔闻,打开包扣,不急不缓的从包里掏出一把黑色的手枪。

这枪不由的让在场的人呼吸一滞。

坐在办公椅上的傅寒年淡定如斯,薄唇微勾,冷眸的睨着眼前的女人。

心想,这女人是要逼婚不成?

········
第2章 扔出去!
········
一眨眼的功夫,顾易柠手中的枪被特助厉风一把夺过。

顾易柠顺势松开手,红唇微张,扯出一丝淡笑。

厉风握着手中轻巧的枪,明显感觉到了不对劲。

他这才惊觉!

他们被这小丫头片子耍了。

顾易柠无奈的耸了耸肩,“一把玩具枪而已,用来吓唬人的,瞧把你们吓的。”

厉风气结,正欲开口。

傅寒年扫来一记厉眸,示意他们都出去。

厉风意会后,只好拿着那把玩具枪,带着一众保镖毕恭毕敬的退出办公室。

偌大的办公室内,只留下傅寒年和顾易柠二人。

谈判进入正题。

顾易柠从包里掏出一瓶香水和一瓶卸妆水,还有一小包卸妆棉放在他办公桌上整齐摆好。

她的包,像个百宝箱,不断的从里面翻出东西来。

傅寒年饶有意味的看着她,他倒想看看这个女人是想用这些东西怎么说服他。

“傅氏集团是全球最顶级的财团,旗下企业涉及各个领域,而您是傅氏集团唯一继承人,天之骄子,可傅氏集团以香水发家,作为集团总裁,您却没有嗅觉,这对外界来说,这是打压傅氏最好钻的空子。”

“你是从哪儿得知的?”被人当面戳穿嗅觉的残缺,傅寒年的脸色并不好看,对这女人的厌恶感又上升了一层。

“这个不是重点。”顾易柠摆了摆手,在被轰出去的边缘疯狂试探。

傅寒年犀利的目光投射过来,如利刃剥洋葱一般,将她一层一层剥开:“你就不怕我现在把你从这儿扔出去?”

“怕啊,但傅总是聪明人,不会做这么亏本又不绅士的事。”顾易柠咧唇一笑,露出一排洁白整齐的牙。

她笑起来的时,灿烂如照进人心的阳光,灿烂而耀眼,只是脸上那道胎记太过明显,硬生生压制住了她的光芒。

傅寒年挑了挑唇,“你继续。”

顾易柠从容不迫的拿起桌上那瓶香水,拧开盖子,向空气中喷洒了一些,并用手扇动空气。

将香气灌入傅寒年鼻间。

淡淡的栀子芳香在空气中萦绕,傅寒年的堵塞的鼻子似乎被陡然间疏通,花香味不断涌来。

傅寒年伸手夺过她的香水,往他手上喷了一些,鼻尖靠近,肆夜汲取这味道。

香味前调淡,中调味偏浓,后调更是回味无穷。

他真的闻到了。

傅寒年的眼中,终于闪现出一抹冰冷之外的神色。

有诧异和欣喜涌动。

“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他嗅觉丧失并非天生,而是之前发生过一些事导致的。

多年来寻遍名医,治愈无果。他以为再也无药可医。

“我的外公是一名中医,我的母亲是一名顶级调香师,而我,将两门技术都学了。但我现在只能让你闻见我调的香,并不能让你完全恢复所有嗅觉,治好你,需要给我一些时间。所以,娶我回去,不亏!”

顾易柠淡淡的说,其貌不扬的脸上却有一种常人没有的果敢和自信。

这些年,他一直在找能够让他再度闻到气味的人,而这个人今天却主动送上门来。

他倒想看看,她究竟有何目的。

“为什么想跟我结婚?”傅寒年放下香水,拉回正题。

········
第3章 借种来了
········
“我的母亲告诉我,只要我收敛锋芒,就能在顾家好好的活下去,其实并不然,就在我来这儿之前,我被赶出了顾家,摊上各种丑闻从大学开除,她们虐死了我养的狗,掘了我妈的坟,还把我拖进酒吧让我伺候十几个野男人……所幸我逃了出来。”

顾易柠苦涩的说着,目光却不由自主的投向傅寒年。

傅寒年听完她诉说的这些事之后,重新打量这丫头。

除了一个惨字,他也找不出别的词来形容她了。

“所以,你想让我帮你报仇?”傅寒年问。

报仇,并不一定要结婚!

“不。不需要你帮我。我只需要你跟我生一个孩子。”顾易柠坚定的说。

“咳咳……”傅寒年轻咳了两声,被她惊到了。

他竟完全摸不透这女人的心思。

被人欺负成这样,跑这儿来找他生孩子。

怕不是精神真出了什么毛病吧?

“你拥有最完美的基因和最出色的家世,我的孩子一定是全球最顶尖的孩子,只要我成功生下这个孩子,我才能有夺回顾氏继承权的机会。”

傅寒年明白了她的用意,搞了半天,找他借种来了。

“你确定我……跟你能生出最顶尖的孩子?我是不担心我自己,倒是你,恐怕会拉低孩子的颜值。”傅寒年不可置否的说。

不管是他,亦或是傅家上下,对子嗣的基因都有颇高的要求。

“这你大可不必担心。”顾易柠笑着说道,这边已经拿起了桌上的卸妆棉和卸妆水。

当着傅寒年的面,用卸妆棉倒上卸妆水,拼命的在脸上擦了许久。

只见,青黑色的胎记逐渐消失,露出一张白皙且没有一丝杂质的脸。

细细的柳叶眉,配上一双黝亮的水眸,挺巧的鼻,殷红小巧的唇。

未施粉黛的脸,没有了胎记的影响,横生出一抹妖艳的美。

一分钟的功夫,傅寒年亲眼见证,她从丑女到美女的蜕变。

他见过不少漂亮的女人,但没有一个人能够美到她这种极致,美而不妖,妖而不魅。

这颜值早就远超于她那两位姐姐。

看见傅寒年眼中无法藏匿的惊艳之色,顾易柠有些小得意的挑了挑唇:“现在,你不必担心我会拖后腿了吧?另外,我智商超群,三围体重都很标准,我……绝对是您最佳的妻子之选。”

不得不说,这是一场非常成功的自我推销。

但,他并不想买账。

一个天生扮丑,还掩藏着不知多少秘密的女人留在身边,绝非什么好事。

狭长的眸微微眯起,露出一丝不易捕捉的哂笑:“我如果还是不同意,你会如何?”

顾易柠似乎预料到他会这么说。

外界都说,傅寒年是个阴晴不定,挑剔龟毛的大魔王。

根本不可能那么容易搞定。

“不同意就不同意吧,明天我接着再来问一遍。”顾易柠眨了眨眼睛,迅速收起桌上的东西放回包里,连同那瓶能够让他闻到气味的香水也一并带走了。

吝啬的一逼,一根毛也没留下。

“站住!”

顾易柠的脚步在门口站定,回眸一笑:“怎么?傅总改变主意了?”

“你确定明天还能进到这里?”傅寒年轻挑剑眉,幽深的眸满是冰霜。

今日已有前车之鉴,明日傅氏大厦的安保会加强百倍,她就算有通天的本领,也未必能再闯进来见上他一面。

········
第4章 反悔是狗
········
顾易柠真诚的摇了摇头,“不确定啊,但我也许能让傅总亲自来找我。”

“呵,你哪来的自信?”傅寒年嗤笑出声。

这女人虽然一直在挑战他的认知下限,但未免也太过嚣张自信了些。

“首先,我会黑掉傅氏大楼的办公系统,让你们下班放假,其次,我会让傅总在明天的调香比赛上被媒体戳穿嗅觉缺陷,最后……”

话还没说完,一道光影从椅子上一跃而起。

高大俊硕的身躯压制过来,以肉眼不易捕捉的速度将顾易柠逼至墙角,强而有力的大掌锁住了她的喉管。

顾易柠呼吸的空气被逐渐抽空,白皙的脸一点一点变红,变紫。

“咳咳……”她快要喘不过气了。

“我最讨厌被威胁。”清冷的目光怒意翻涌,声音沉冷。

顾易柠仰望着散发着寒光的傅寒年,不屈的笑着。

没有反抗和求饶,眼神里也没有一丝丝慌张和害怕。

眼看这丫头都要窒息了,他也不想闹出人命。

锁住她喉管的指节逐渐松开,将她甩在墙角,重新坐回椅子上。

“滚!别让我再看见你。”

这是他最大的宽容了。

换做一般人,早已进了警察局。

顾易柠揉了揉被掐红的地方,笑脸盈盈的说:“傅总,让我把最后一条说完,说完我就滚……麻溜圆润的滚。”

“……”

这女人可真够执着!

“说。”

“最后,我打算去拜访一下您爷爷,或许他老人家喜欢我呢。”顾易宁目标明确条理清晰的将话说完。

傅寒年按住抽跳的额角,一张俊脸阴沉无比。

头疼!

今天他估计是没看黄历出门,碰上这么个难缠的女人。

前两条倒是无关痛痒,他有的是办法解决。

倒是最后一条,他没辙。

外人不知,傅家老爷子是怎么给他挑选媳妇儿的。

只要是活的,母的。

他老人家来者不拒,照单全收。生怕他讨不着媳妇儿。

更何况眼前这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的女人,若是她讨得了老爷子欢心。

这老家伙能像个折磨人的小妖精,一天磨他千百遍迫使他娶了这女人。

不过她既然执意要往傅家这浑水里跳,也别怪他利用了她,傅家长辈们为他选未婚妻之事生整日明争暗斗,尔虞我诈,生出不少乱子。

她,出现的时机,也算刚刚好。

同意结婚,不是他的妥协,而是,他需要一位强劲的妻子,堵住傅家上下的嘴!

各取所需罢了。

“身份证和户口本带了吗?”傅寒年背靠着落地窗前的椅子。

下午的阳光照射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气质越显矜贵卓绝。

那张脸帅是帅,但也是黑的够彻底。

有几个被逼婚,还能高高兴兴的?

所以说男孩子在外面要保护好自己,否则就能碰上像顾易柠这样的女人。

“带了带了。”顾易柠开开心心从包里掏出身份证和户口本亮在男人眼前。

“跟我结婚不是什么委屈的事,你开心一点嘛,婚后!老娘罩着你。”

傅家上下犹如龙潭虎穴,置身其中犹如坠入水深火热的境地,日子并不好过。

她丝毫不介意扮演一下贤内助的角色,帮他扫清障碍。

傅寒年:“……”

这女人,还能不能要点脸了?

他就这么有吃软饭的潜质?

踏入民政局之前,傅寒年停住脚步,特意询问她:“你确定不会反悔?”

“我比较担心你会反悔,我顾易柠要是反悔,我就是狗。”顾易柠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的说。

傅寒年这种极品能够撩到手,是多少女人的梦想,她开心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后悔。

“呵!记住你现在所说的话。”傅寒年薄唇微挑,眉眼处深敛着一丝讥诮。

她如今的义无反顾,将来一定会变成痛心疾首。

他……莫名有些期待看到她学狗叫的样子了。

········
第5章 她来了,带着四口棺材回来了
········
二十分钟后。

傅寒年和顾易宁一前一后从民政局出来。

黑色的迈巴赫停在民政局门口,厉风已打开车门候着。

傅寒年坐上车,目光森冷,薄唇抿着冷硬的弧度。

顾易柠刚想跟上来,傅寒年便扬声让厉风开车。

流线型的顶配迈巴赫在顾易柠的眼前飞驰而去,留下傲娇的车屁股还有纷飞的尘灰。

顾易柠握着手中的红本本,指着不见踪迹的车影,“今天你对我爱答不理,早晚我让你真香!”

……

夜幕低垂,灯火敞亮的顾家别墅内。

顾父顾庭远和陈慧岚以及两个大女儿,顾文珊,顾文萱坐在餐桌前,其乐融融的享用用着晚餐。

饭桌间。

几个人心情都不错,全然没有因家中少了一个人而感到半点难过。

二女儿顾文萱率先打破饭桌上的沉寂。

“顾易柠那丑八怪不在了,连食欲都好了不少,爸,妈,她在学校勾搭学长的艳照在论坛上挂的到处都是,她就算被开除了,不少人还因为我是她姐姐对我指指点点,我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摊上这种人做我妹妹,不过现在可好,她彻底滚出了顾家,真是皆大欢喜啊。”

陈慧岚下意识的瞥了顾文萱一眼,眸中尽是对二女儿的赞许。

如若不是女儿在学校策划了这一手,估计她们也没那么快让顾庭远将这个孽障清理出门户。

顾庭远这人好面子,顾易柠在学校闹的那一档子丑闻足以给顾家蒙羞,他又怎么还能容得下她。

顾庭远低头吃着饭,神色复杂。

“别提这个贱蹄子了,倒胃口。”陈慧岚怕顾庭远又燃起怜悯之心,毕竟这也是他的亲骨血,这便立马岔开话题。

顾文萱会意后,用筷子夹了一块肉递到顾庭远碗中,“爸,傅家那边你可要多帮我周旋啊,反正姐已经有男朋友了,这傅家少奶奶的位置必须是我的。”

顾文珊安静的咬着筷子,没说什么。

傅家少奶奶的位置她也想要,但她在家一直以宽容温柔的大姐自居,不敢随便开口争夺,怕损了自己的形象。

陈慧岚得意的挑着眉,“萱萱,傅家老爷子已经透过底,未婚妻要从我们家选,这傅家少奶奶的位置可不就是你的,到时水到渠成嫁过去,再生个儿子,拿到顾家的继承权,又有傅家这夫家撑腰,在陵城谁敢低看我们一头?”

陈慧岚这么一说,顾文萱的尾巴更是翘到了天上,得意的不行。

顾庭远心里也高兴,但毕竟是一家之主,总得端着架子。

“吃饭吧,明天让你妈带你们多去置办几套礼服,马上就能用得着。”

“老爷,夫人,大事不好了,三小姐回来了。”管家惊慌失色的从外面跑进来。

顾庭远重重的将筷子往桌上一拍,食欲全无:“这个孽障还敢回来?”

顾文珊从容的撂下筷子:“管家,她回来了就回来了,你这么慌张做什么,难道是见了鬼?”

“三小姐……她……她带着四口棺材回来了。”管家支支吾吾半天,可算把舌头捋直。

“什么?她有病啊。”顾文萱是个急脾气,最是按捺不住,把碗筷一扔,飞速朝门外走去。

········
第6章 虐渣渣
········
庭院外,顾易柠身穿一席黑色丧服,头戴白花傲然挺立在晚风中。脸上重新化上去的胎记在这样诡异的晚上更显吓人。

她的身后摆放着四口粗制滥造的劣质棺材,棺材摆放的整整齐齐。

风声习习。

宿黑的夜里,仿佛有悲戚的幽魂化身厉鬼,前来讨伐。阴森,可怕。

顾文萱一出来,吓的浑身一抖,赶忙躲到了大理石柱子后,不敢冒出头来了。

掘坟这事,是她带人去干的。

她怕顾易柠那短命鬼母亲变成厉鬼来吃人。

不一会儿,顾庭远,陈慧岚,顾文珊也一并走出来,几个人站在大厅门口,注视着顾易柠。

“你这个疯丫头,你在搞什么?”陈慧岚叉着腰,指着她怒斥。

瞥见陈慧岚如此气急败坏的脸,顾易柠抿唇冷笑:“看到我还活着回来,是不是挺气的?”

陈慧岚心虚的瞥了丈夫顾庭远一眼,她找人谋害顾易柠的事,还没人知晓。

这丫头大难不死准时回来讨债来了。

“你这恬不知耻的臭丫头,怎么不死在外面?还回来做什么?”

顾易柠抱着双臂,微抬下颚,高傲的眸光睥睨着这家子渣渣们:“你觉得我是回来做什么呢?掘了我妈的坟,我自当还礼啊,我送你们几口棺材,祝你们早点到地下陪陪我妈。她一个人在地下冰冷孤苦,也确实需要有人陪。”

“你……”顾庭远震怒。

他可是她的亲生父亲,她竟然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来。

简直天地可诛。

“哦,对了,我没什么钱,棺材买的都是劣质棺木制成的,也别太嫌弃,毕竟这棺材配你们一家子,绰绰有余了。”

顾易柠抿唇笑着,嚣张的气焰从漂亮的美眸里迸发而出。

陈慧岚差点没气到当场去世。

在场的人都是懵的。

这个死丫头是怎么了?

当初,她只是个不上进,自卑内向的丑八怪,在顾家,连大声说话都不敢。

现在,这嚣张跋扈,伶牙俐齿的臭丫头,真的是顾易柠吗?

“来人,把这个丑八怪和这几口棺材一同扔出去。”顾文萱从柱子后面站出来,对顾家的保镖发号施令。

几个小时前,她也是用这样的口吻勒令保镖将她扔出顾家大门的。

顾文珊和陈慧岚就站在现在这个位置,对她露出讥诮鄙夷的笑容。

她当时狼狈的趴在地上,恨的咬牙切齿,却不得不因为母亲临终前的告诫一再克制着,隐忍着怒火。

当年顾氏陷入危机,顾庭远不惜和陈慧岚假离婚,千方百计追求她的母亲,骗到了她的香水方子。

在母亲这位顶级调香师的帮助下,才有了如今在业内颇有名望的顾氏集团。

母亲生下她没几年就突然发病而亡,临终前抓着她的手说,“易柠,要想在顾家活着,必须收敛锋芒,不能比过你那两个姐姐。凡是别争别抢,平平淡淡的过完这一生。”

这些年,她都谨记母亲的话,谨小慎微的在顾家活着,什么都让给两位姐姐,做成绩不出色的学生,隐瞒自己的调香天赋,甚至一直扮丑到现在……

可这些人,包括她的父亲顾庭远,全部都将她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时刻都想要将她处之而后快。

她的丑,令顾家蒙羞,她的存在,令顾家上下不安。

他们容不下她,恨不得她去死。

即便她一忍再忍,也没有获得更好的下场。

········
第7章 她,要成为顾家的主人
········
那十几个野男人眼中叫嚣着狰狞的淫光,朝她逼近的那一幕,到现在还萦绕在她脑海里,如挥之不去的噩梦。

若不是她宁死不屈,又恰巧听到陵城傅爷要包场的强制命令,恐怕早已被他们拆骨入腹,并以最屈辱的方式死在那包厢里。

顾家老爷子去世前,曾立过一张遗嘱,顾家除顾庭远后再无男丁,若是她们三个姐妹中谁能先诞下血统最高贵的男孩,顾家所有基业无条件继承于她名下。

既然她有幸活下来,她便当以前那个顾易柠死了。

此后的她,要换一种活法。

她会成为顾家的主人,将他们统统赶出去。

让他们尝一尝跌入万丈深渊的滋味。

……

顾文萱的命令发出后,足有几分钟过去了,也没有保镖敢上前一步对顾易柠动手。

原因很简单。

顾易柠在进来之前,他们已经挨过一顿毒打。

现在,他们没胆了。

这女人,虎的很。

以前他们都被文弱的三小姐给骗了。

“你们是聋了吗?”顾文萱怒火中烧。

几个保镖面面相觑,纷纷摘下身上的工作牌递给顾文萱:“二小姐,我们辞职不干了,要去您自己去吧。”

说完,一个个脚底抹油一般逃出了顾家别墅。

顾易柠抱着双臂静静的望着顾文萱,朝她勾了勾手指:“有本事自己过来把我扔出去啊,我保证不动手。”

“萱萱,别去。”陈慧岚叫住她。

顾文萱却不屑一顾:“妈,她都说了,她不动手,看我怎么把这小贱人弄出去,多留她一分,我都嫌恶心。”

顾文萱走下几个台阶,快步来到顾易柠面前。

顾易柠冷艳的目光深瞥了她一眼,转而绕到了她身后。

顾文萱还没来得及出手。

屁股上便被踏踏实实的踹了一脚。

不动手,并不代表她不能用脚啊。

“啊……”

尖叫声划破夜空。

顾文萱被一脚飞进了身后开着口的棺材里。

脑袋磕在棺材板上,疼的晕了过去。

顾易柠瞥见里面躺好的顾文萱,悲叹的道了一声:“一杀!”

“顾易柠,你这个疯子……”陈慧岚骂骂咧咧的冲过来,雍容华贵的脸上被气出了不少褶子。

顾易柠转过头,倚靠着棺材板,拦住她们走过来救人。

“顾文萱害我被学校开除,又带人掘了我母亲的坟,我可得让她在棺材里好好躺一会儿。不然,哪对得起我那死去的老妈。你说是不是?”顾易柠挑唇,脸上绽放着狂傲的笑容。

“丑八怪,你给我让开!文萱出了什么事?我有你好看。”陈慧岚凶斥道。

陈慧岚也算出身名门,可她身上那股子尖酸刻薄的气质似乎是与生俱来的,从她身上看不到半点教养。

顾易柠一步步靠近,眸中充斥着火光,一只手突然攥住了陈慧岚的手腕。

比起顾文萱,她更应该收拾的人是他陈慧岚。

她的力气极大,陈慧岚努力的挣脱着:“放开,你个疯子。”

“呵?既然真把我当疯子,那我就疯到底,亲自送你上路。”顾易柠用力一拽,拽着陈慧岚的胳膊,将她甩到棺材前,铁了心要送她进去。

········
第8章 一一讨回来
········
一道凌厉的呵斥声从不远处传来,“顾易柠,你闹够了没有?”

此时,她的父亲顾庭远正朝她走过来,脸色黢黑,神色紧张。

自己的宝贝女儿和老婆被她折腾了,自然心疼了。

从小到大,他可没这么心疼过她。

今天,她就算把这儿捅破个天来,也不想维护那乖巧卑微的三小姐形象来乞求他们施舍那一丁点关爱。

以前,是她太傻。

“我闹?我乖的时候你们讨厌我,我现在这样也不合你们意吗?”顾易柠哂笑,并未打算就此放过陈慧岚。

“你给我放开。”顾庭远冲上前来意图解救陈慧岚。

“刚刚那几个溜走的保镖是被我收拾过一顿的,他们几个都不是我的对手,你这把老骨头还是别凑过来不自量力了,万一真进了这口棺材,倒正合了我意。”顾易柠冷傲的笑着。

身上那股谁都别想招惹老娘的气场逼的顾庭远再也不敢上前一步。

“你到底想怎样?”

“不想怎样,就是不想浪费我的棺材而已。”话毕,顾易柠抬手将陈慧岚也一并撂进了棺材。

只不过,她比顾文萱好些,没晕。

拍了拍抓过陈慧岚的双手,顾易柠渗出一丝轻蔑的笑。

碰她们,她现在都嫌脏。

陈慧岚从棺材里站起来,奈何棺材太高,她又穿着半身裙,爬又爬不出来,气的浑身微颤,掏出手机便扬言要给警察局打电话。

“你……我要报警。顾易柠,你就等着蹲监狱吧。”

一旁的顾庭远眼看着自己的女儿要被送进警察局,脸上不见丝毫的担心和紧张,反而有一些迫不及待。

顾庭远对她的不喜欢,甚至是厌恶,似乎是自打她一出生开始的,再加上她脸上那道从娘胎里带出来的丑陋胎记,更让他觉得她在顾家拿不出手。

顾文珊也是个表面装好人的白莲花,否则真要有心对她,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连阻止都不阻止一句。

这一家人的嘴脸,她看的无比透彻。

顾易柠摸了摸鼻子,任由她打。

今天她也就打算闹这一波,日后,再一点一点讨回来,现在当务之急是要赶回去入洞房。

陈慧岚挂掉电话,不屑的朝她冷哼:“死丫头,警察马上就到,看你待会儿还怎么嚣张。”

“呵,还能怎么嚣张,当然是回局子里继续嚣张。对了,姐姐跟傅家大少爷的订婚宴,可一定要邀请我啊,我一定来。”

趁着警察还没来,顾易柠揪着她们继续唠了一会儿。

说到这事,陈慧岚的脸上终于展露了一丝笑容,尖利的嗓音高昂:“那必须得邀请你,我要让你知道,你,永远都不可能跟我们家文萱相比,她的一生,注定比你高贵。”

“哦?是吗?那我就等着邀请函咯?”

……

十几分钟后,警车赶到,顾易柠被拉上警车带走。

她没有挣扎,没有反抗,老老实实把双手交给警察叔叔。

上车前,还对顾家人露出一丝邪肆的笑。

顾家上下吩咐议论,顾易柠疯了,而且还疯的不轻。

顾文萱从棺材里抬出来后,送回卧室救治,醒来后,又哭又闹。

扬言,等她当上傅家少夫人,一定要将顾易柠这个女人大卸八块。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